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极圈

1053浏览    26参与
PeanutMochi
【九羊 / 九扬】【NCT /...

【九羊 / 九扬】【NCT / 威神V】

极圈cp女孩上线

最近莫名想嗑九羊

皮小孩扬扬蹦蹦跳跳的笑着喊hiong~

九哥哥宠溺的笑着

什么都给弟弟买

也会带弟弟出去玩


而且之前都是中国队的

我枯了( TДT)

【九羊 / 九扬】【NCT / 威神V】

极圈cp女孩上线

最近莫名想嗑九羊

皮小孩扬扬蹦蹦跳跳的笑着喊hiong~

九哥哥宠溺的笑着

什么都给弟弟买

也会带弟弟出去玩


而且之前都是中国队的

我枯了( TДT)

九月授衣(中考暂退)

久居极圈

撕什么逼,

对极圈来说,

冷就是原罪。

🌑

好好割腿肉吧,

要相信,

总会有饿死的那一天的。

撕什么逼,

对极圈来说,

冷就是原罪。

🌑

好好割腿肉吧,

要相信,

总会有饿死的那一天的。

冥古宙

好似雪中访旧友,提着微光闪烁的灯烛在莽莽雪原寻觅,忽见远远有一活人也跌撞着朝你走来,心中便大为欣喜。


极圈手记


2020/03/04

好似雪中访旧友,提着微光闪烁的灯烛在莽莽雪原寻觅,忽见远远有一活人也跌撞着朝你走来,心中便大为欣喜。


极圈手记


2020/03/04

蛙 老 板 哒

【超短打】三月第一份代餐

[图片]
——正木和大古真的👌🏻

[图片]


——正木和大古真的👌🏻

蛙 老 板 哒

【短篇】你也曾见过光吗

*看起来好像无CP的剧情向喔(挠头


01.

“你也曾见过光吗?”


正木敬吾蓦地想起在新科技发布会上被人问及的话题,随即陷入了短暂的沉思。当时作为赛迪克科技公司最高负责人的自己,似乎对这类silly的问题嗤之以鼻,连想要回复的欲望都没有半分,大概是环顾而言他敷衍过去了。


那是正逢光之巨人迪迦复苏,在充满危机的现代化都市,与外来生物搏斗而被众人当做神一般的存在来称赞,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就这样,进入了大众视野的迪迦,也渐渐成为了正木敬吾进化计划的一部分。


起初只是抱着科研的态度去揭露他所探求的事实,想要看看究竟是如何优秀的人才可以先于他继承光。可当他通过丹后博士获取到...

*看起来好像无CP的剧情向喔(挠头



01.

“你也曾见过光吗?”


正木敬吾蓦地想起在新科技发布会上被人问及的话题,随即陷入了短暂的沉思。当时作为赛迪克科技公司最高负责人的自己,似乎对这类silly的问题嗤之以鼻,连想要回复的欲望都没有半分,大概是环顾而言他敷衍过去了。


那是正逢光之巨人迪迦复苏,在充满危机的现代化都市,与外来生物搏斗而被众人当做神一般的存在来称赞,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就这样,进入了大众视野的迪迦,也渐渐成为了正木敬吾进化计划的一部分。


起初只是抱着科研的态度去揭露他所探求的事实,想要看看究竟是如何优秀的人才可以先于他继承光。可当他通过丹后博士获取到TPC影像资料后,内心深处什么东西开始慢慢变质了。


他无法接受一个从运输队破格进入胜利对的普通人抢走本该由他继承的进化。不管是他从高中开始就因为软件开发被称作天才的事实,还是他作为世界著名物理学家从事宇宙开发工作的经历,都让他对这件事情无法释怀。


人在被自我情绪控住住之后,总是会做出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纵使是正木敬吾这般高傲的人,也无法逃出这个圈子,或者说他会比一般人更加偏执。事后想想,无非就是自己不甘如此罢了,若是早日意识到这点并与那人交好的话,他们应该会成为配合默契心照不宣的相棒。


“我想,那个时候我应该很靠近光了吧。”


02.

一切都要从正木敬吾的出生地熊本说起。


谁也没有想到一座饱含历史气息的现代化都市地底,会有一场惊天动地的阴谋正在酝酿。不知是巧合还是命定,本该负责这件事的警务局地上防卫队恰好无法赶往现场;又不知是否感知到命运的召唤,胜利队的大古成了首个飞向被称作鲨鱼的地底怪兽。


飞燕一号停在静止中的怪兽上方,试图扫描它的资料。谁曾想就是这么一个操作,带来了一道强光,而伴随着一闪而过强光而来的,是闪烁着光芒的神光棒。之后飞机上的所有机器都停止了运作,所有数据都被格式化,就连降落伞的失灵了;若不是大古重启了系统,熊本就是他的葬身之地。


在追踪途中跟丢怪兽也不是件概率很低的事。


经验丰富的新城队员在怪兽即将钻入地底消失前,发射了一枚信号追踪弹;一旦打入体内,系统就会捕捉到怪物的踪迹,怪物自带的体温使他们无处可逃。堀井开发的装备,从来都没有失灵过,但这次却怎么也等不来怪兽鲨鱼的具体位置。


泽井总监认为此事与TPC一直在研究秘箱的突发震动有关。秘箱,顾名思义是装着神秘物质有带研究的箱体。那么这里的秘箱,就是装载了在金字塔遗迹内被哥尔赞毁掉巨人石像的部分沙土。


秘箱是专门送至TPC进行研究分析的,一旦可以解析他们的力量,说不定就可以分析出让石像复苏的原理。负责此事的正是将TPC影像资料传送给正木敬吾的丹后博士,这也是造成日后邪恶迪迦危机的导火索之一。


也就是丹后博士的因为这层关系,正木和大古两个原本八竿子打不着的人,逐渐成为了两条迟早会相交的直线;而其中起到指引作用的,就是那条地底突然冒出的巨型鲨鱼怪兽了,也是正木完整计划的第一步。


03.

由于熊本县地下隧道系统复杂,加上信号追踪弹的首次失灵,地底调查变得举步维艰。要不是有市民抱怨某个洞口近期总是传来尖锐的怪声,胜利队估计这会儿还把搜查范围定在空间比较广阔的废旧矿坑里。


洞口传出尖锐怪声扰民的地方,叫做通卡拉铃。


它由五个隧道链接而成,是一个天然的庇护所。原本以为名字的来源有什么传奇色彩,却被告知只是从上往下丢石头会传来阵阵通卡拉铃的声音......而近日扰民的怪声,说不定与怪兽活动相关。


调查到这基本算是结束了,大体的方向也有了准确的把握。没有专业设备的胜利队员们自然是不能轻易进入洞穴内探查的,只好请求战斗机的支援。而乘坐战斗机前来调查的人,正是大古。


一方面他想搞清楚怪兽逃跑的诡计,另一方面他想搞清楚神光棒发光的原因。曾经飞过这片空域的时候,神光棒闪烁起来,甚至他的胸口也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如此想来,这次闪烁和面对鲨鱼怪兽时的闪烁是相同的,让他不得不上心。


就在他打算降落的时候,眼前的挡风玻璃上突然出现了一个陌生白衣男子的身影。


“原来就是你呀,是你继承了光。我猜你现在一定在想这个人是不是也有传心术,对吧?我才没有那种无聊的力量呢,我所拥有的是脑力。另外,和你一样,也拥有某种东西。快呀,快拿出来给我看看,你是怎么变成光的。”


比起男人突然出现的身影,那人所说的话,让大古更为震惊。


大古自以为身份隐藏的很好,现在竟接二连三有人发现了这件事,并且似乎之后有所动作。还没等他梳理完男人的言外之意,头盔里传来了怪兽再度出现并且一路穿山破草奔往三井游乐场的消息,打断了他的思路,在调查和战斗中也不该分心才是。


迪迦对付人造怪兽的能力还是有的,只不过他怎么也想不到这怪兽居然是人工制造的机械怪兽。如此想来,屡试不爽的信号追踪弹会失灵也不无道理。在怪兽的机械身份暴露后,它身后蕴藏着的阴谋便显露无疑了。


其实面对怪兽时失控的飞机与闪烁的神光棒,已经预示了男人的下一步行动,只是大古那个时候还没有察觉罢了。在迪迦出现之后所在区域突然异常的长短波,更加昭示了这就是为了引诱他出现而设置的圈套;这个时候的他已经成为了正木手中的提线木偶,剧情的走向都在正木的掌控之中。


04.

与阴谋无关的人,往往感知不到身后的危机。


就算是身经百战的胜利队员,对怪兽的来源以及制造的目的,也是百思不得其解。谁也说不上这个科技能力超越整个TPC的人,想要利用人造怪兽来做些什么。


大古,作为唯一一个了解其中缘由的人,却在恢复人类形态之后因为体力透支无法归队了。与人造怪兽搏斗消耗了大量体力,最后一击前又再度被白衣的男子的迷惑发言扰乱精神节奏,身心俱疲的他没有归队的力气,倒在旋转木马前满是水洼的地上,几乎无法动弹了。


他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那个陌生男人居高临下地对他说“大古,你已经获得了比人类进化得多的能力,为什么还要做这么无聊的事情呢?难道你以为你是唯一被选出来的天之骄子吗?你错了,你只是巧合地遇见了迪迦的金字塔而已。我就不一样了,我是靠自己的本事找到了超古代的遗迹,用那只被你毁掉的盖欧扎克。”


他不得不承认男人说的是对的,他确实只是巧合地遇见了金字塔。


但是他并没有觉得自己是唯一被选中的人,甚至只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只是想要为了人们做点什么而已。他不知道为什么连梦里都会出现这个男人,也不知道他的具体目的,只知道四周涌来的咒语性文字几乎要将他吞噬殆尽了。


大古之后在一阵欢快的电子音中醒来。


他依旧躺在满是水洼的地面上,后面是那个昏迷之前眼熟过一遍的旋转木马。夜晚游乐园的氛围和他当下的处境格格不入,恍然间,他似乎看见南瓜车上的人在向他缓缓走来。


“辛苦你了,即使你变成迪迦,但消耗的是你大古的体力。这份差事这么累人,你干嘛要变成他呢?”


又是和梦里一样换汤不换药的话,天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大古下意识地要反驳他的观点,谁知道“那是因为”几个字才刚说出口,男人就把大古接下来想要说的话给全部塞回去了,不给他丝毫发言的机会。


“根本就是为了自我满足嘛。你只是陶醉在拯救人类的赞美当众,光靠迪迦一个人怎么能拯救这个濒临破灭的地球呢?你说给我听听。”


这个时候若还搞不清状况,大古就该自动从胜利队辞职了。既然是100%的敌人,将他打倒才是首要任务。只是大古忘记了自己所剩无几的体力,也低估了科学家的体能,一拳挥空之后就被男人踹倒按在了地上。


“我拥有一般人所不能及的聪明才智,而且是天生的。不仅如此,我的身体也是锻炼过的。”


正木扯开衬衫的扣子,露出一身健硕的肌肉,科学家能达到如此体脂率着实难得。他为了得到更好的进化拼命锻炼身体,谁曾想到头来却被一个什么努力都被付出过的人捡了便宜,这大概就是他不甘心的症结所在了。


被正木压制的大古动弹不得,只能任由扯拉开自己外套的拉链,取走胸口口袋放着的神光棒。


“好美的东西啊。这就是让你转变成光的粒子的装置啊,我缺的就是这个,一个可以把我身体变成光的东西。”正木无视了大古让他归还变身器的祈求,头也不回地消失在了茫茫夜色里。


05.

这是注定让人难忘的一夜,除了消失的大古,还有本该在研究室内被密切保管的秘箱。


秘箱的消失与输送机的擅自起飞,标志的丹后在TPC的使命完成,也标志着正木敬吾的进化计划进入了正式开启的倒计时阶段。此时的胜利队也确定了大致的搜查方向,队员们在作战室集合完毕后,就开始各自行动了。


失去神光棒的大古在通卡拉铃附近徘徊。既然正木敬吾的目标是神光棒,那么神光棒的数次闪烁一定也与他的计划有关。只是靠人工搜寻怎么也找不到,泄了气的大古找了块干净的草地就躺了下来,还被一条小狗给舔了。


最终大古还是顺利找到了他想去的那个地方,靠那条小狗的指引。只不过小狗在奔跑的过程中不慎触碰到了某处的机关电网,昏死了过去。


谁能想到通卡拉铃的众多隧道中有如此广大的空间,以至于能容纳一个几十米的巨人呢。在城市的地下有除了迪迦以外的巨人石像,以及看起来就很高科技的神秘装置和防止人靠近的电网装置......这完全就是科幻小说中才有的情节。


这种阵仗任谁看到都会震惊,但是大古震惊之余还有一些担忧。如今神光棒在那人手上,指不定他会利用这个巨人来做些什么不该做的事,就像利用机械怪兽盖欧扎卡破坏城市已达成自己目的一样。


“你居然能找到这来。你和我是一样的,我说过了,并不是只有你才是特别的人物,你说对吗?”


“不是这样的。我并不是什么特别的任务,可是我一直在做我力所能及的事情。和这个星球上的人们,一起保护这个星球。”


“人们?人们可是把迪迦当作神一样崇拜,你还是放弃这种不现实的想法吧。迪迦的使命,是强制性地引导人类进化。”


“我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不管你的脑袋多聪明,也不管你是否能解析光的力量,你永远也不能变成光!”


“你果然把自己看成是一个特殊人物了,你看”正木笑着看向一脸笃信的大古,把他的视线引向身后的大投影,投影上是两个可以完全重合遗传因子的根因子。看起来他们两个很相像,但又不是兄弟类的相像,这简直就是命中注定的缘分。


正木将神光棒放置在那台神秘装置上,手掌轻轻滑过,随后蓝光一闪,他的身体几乎被蓝色的电流连通,“我要从人类这种矮小的生物进化了。古代的力量啊,把我变成光吧!”大古根本就无法阻止他,想要上前拦下他却被电流击倒在地。


“住手啊,如果用错误力量变成光的话......”


“现在你应该知道是对是错了。”


或许是洞窟巨人和失窃秘箱里的沙土碎片拥有同样的波形,胜利队队员通过探测仪发现了之前迪迦出现时长短波异常同样的情况,很快锁定了敌人的所在地——赛迪克科技公司。


这时,公司正门前的空地突然移动,闪光的巨人破土而出向着天空的方向飞去。


原来一年前建立起的赛迪克科技公司,将通卡拉铃的某一段洞窟当做了地下实验室,那么机械鲨鱼的制造空间也就有答案了。堀井顺利找到了正在实验室里搞研究的丹后博士,开启了一段长达数分钟之久的无间断battle。


最终丹后博士还是败下阵来。


看着监控器了暴走的正木敬吾,两个人的心血就这样变成了无情的街道破坏机,说不后悔绝对是假的;当最后迪迦和他们的巨人搏斗最后终获取胜利的时候,他总算是长舒了一口气,感叹道:这才是真的光啊。


败北的正木躺在TPC特制的担架上,回想起自己失败的进化过程,以及大古能够突破电网来阻止自己暴走的耐力。那不像是一个徒有英雄虚名的人能够做到的事,他在面临危机是没有选择临阵脱逃,而是选择了他所说的“力所能及”。


他显然没有预料到自己会被情绪控制导致暴走,也想象不到大古这么平凡的人究竟是怎样散发出耀眼光辉的。在他的世界里,向来都是强者为主,大古不过是运气好才成为英雄罢了......但会不会就是因为这样,才让他历经磨难成为了真正的光呢?


“你说的对,不管我的脑袋多聪明,也不管我是否能解析光的力量,我......都不可能变成光。”其实在观看丹后传输过来的TPC战斗影像时,他就应该知道大古的品性了。只是自己太过高傲,不愿意承认罢。


06.

在看守所的时间十分漫长,分秒都是煎熬。


起初还会跟负责看守他的人争论几句,后来便丧失兴趣了。一阵无聊之后,他开发了一个新爱好,在狭小的空间内看看窗外的景象,反正除了这个也无事可做。TPC的基地在海上,傍晚的风景还是非常不错的。


运气好的话可以看见正在返航的飞燕一号,有时甚至能看到迪迦掠过的身影。这时看守所的工作人员便会讲起迪迦的光辉事迹,对被迪迦送进来的正木敬吾丝毫不避讳,仿佛是特意对着他讲,让他难堪的。


正木发誓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大古这个人,毕竟他会从云端跌落完全就是拜他所赐,没落天才自然是心有不甘;但他又对这个平凡到他有些看不懂的英雄很感兴趣,为什么总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呢?


这突如其来的灾难如同梦境一般,黑暗的支配者和迪迦根本就不是一个level的选手,迪迦的败落在他的情理之中。拥有脑力的正木敬吾在预感到什么的时候,会利用能力感知外界的情况,这次也不例外。


看守所此时炸开了锅,迪迦的败北对于他们来说是个毁灭性的消息了,他只觉得这群人吵闹不堪,他相信大古不会就这么放弃的。按照对手的心理,在这种时候本应该是幸灾乐祸的,可他发现当他得知迪迦去迎战一个不可能战胜对手的时候,第一反应是“他是真的在履行力所能及的英雄义务,不愧是他。”


渐渐地,他开始担忧起人类和光的未来。他心中的不甘已经消失殆尽,他现在只希望大古能够活下来。他和他本该水火不容不是吗,既然如此,那么心里的得意感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此时的他把原因归结于男人的斗争,认为没有哪个男人会希望真正有资格比试的对手丧命于他人......或许如此吧。


胜利队的队员一致认为,利用八尾博士开发的麦格斯动力系统,通过物理性光离子照射的方式,将光的能量照射在迪迦石像上,能够使他再度复苏;那么分析巨人石像机理的正木敬吾,就成为了TPC救援行动的首选人物。


神像是听到了正木的祈祷以及TPC的计划,将旨意传达给了戴着黑框眼镜的传心术使用者,直接将远在火星卡罗基地的疾风队长送到了正木的面前,将他带去了停滞在海岸边的雅格蒂斯号上——


他有了将功赎罪的机会,而大古和全体人类则有了生的希望。


传心者带着真由美过来的时候,他正在端坐在窗前,望着铁栏杆外一片死寂的夜空。明明还是白天,却被乌云笼罩不见天日了。当真由美对他说“我们需要你的知识和智慧”的时候,他有那么一丝心情复杂。


他一直认为自己的研究是没有错的,或许真的如同大古所说,不可以用错误的方式变成光吧。


07.

“黑暗笼罩的世界里,需要有人用光来引导他们。”


他早就知道那个人不会是自己了,但是他可以凭借自己能够解析光之力量的智慧,将光带给那个人。不管是再一次操控光遗传因子转换器,还是称作载有麦格斯能源的小型潜水机器潜入海底,都无所畏了。


在新城驾驶的海豚号牵引下,他成功到达了石像附近。麦格斯能源箱的空间很小,只能承载一个人的重量,他在一堆看似高精密的机关的狭小空间内,利用特殊的电脑操控着用来使石像转变为光的机器。


潜入海底对一般人的身体素质要求非常高,要进行精确技术操作就更加考验人的身体状况了,纵使是为了进化而锻炼过的正木敬吾,在这种情况下也需要带着特质的氧气机。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搜寻和探索,他终于找到了和石像相似的波形。


“你一定要醒过来啊,大古!”


在他发射生光线之后,以为事情会向着他们祈祷的方向发展。可是突然起来的剧烈运动,让他心中一紧,很显然他们的救援行动被加坦杰厄发现了。海水剧烈的摇晃使海豚号和能源箱脱节,他也和大古一样,被困在了海底。


灾难中的时间过得比他在看守所发呆时都要慢得多,一分一秒的流逝,都是对未知未来恐惧等待的煎熬,但他依旧选择相信大古,相信他口中的“光”。


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在他被海水冲击得几乎感觉身体快散架的时候,他看见了光。他看见无数的光从各地汇集在大海中央,他自己甚至也出现在了光里,而被困住的大古也顺利解除了禁锢,在远方向他招手。


后面发生的事情他记不大清了,等彻底清醒的时候已经被丹后扶着从医务室出来了。之后他离开了雅格蒂斯号走向海滩,感受暴风雨过后的天朗气清,这似乎也是他被送进看守所之后第一次无忧无虑地呼吸外界的新鲜空气。


等他想要返回的时候才发现大古站在他的身后,似乎在这儿停留有一会儿了。他注意到大古手里的神光棒失去了色泽,变成了最初的石质形态。刚想说些什么,不知哪来一阵风,将它彻底吹散了。


“你再也不能变成迪迦了,是吗?”


“是的。不过你也是可以给人带来光的,这次你不就是就很好的做到了嘛。”


“不过,好东西没了倒是有点可惜。”


“所以说......”


“真的光是不需要借助外力的,不是吗?”


“你说什么?”


“大古,你已经变成光了。”


正木敬吾留在看守所内的记事本被风吹开,扉页写着——光,是品质和希望。


bigtree
即兴填词半首 处 处 极

即兴填词半首

处   处   极

即兴填词半首

处   处   极

路笺

『诺灿』不要温度

△搞半天啥也没搞的极圈诺灿滑步车

△撒娇line用甜腻语气打🛴架

链接见评

△搞半天啥也没搞的极圈诺灿滑步车

△撒娇line用甜腻语气打🛴架

链接见评

夕阳之下

朋友,在国内,

如果你混二次元,你可以去字母站

如果你混同人圈,可以去乐乎,堆糖

如果你混耽美文圈,可以找连城,晋江,可以去海棠

如果你混以上所有,这几个地方都能满足你

如果你混以上所有的同时是个主攻侧的主角控——

你哪也不能去

   ︿         ︿      ︿
( Bili )  ( Lof)  ( 妖 )
   ︶  ...

朋友,在国内,

如果你混二次元,你可以去字母站

如果你混同人圈,可以去乐乎,堆糖

如果你混耽美文圈,可以找连城,晋江,可以去海棠

如果你混以上所有,这几个地方都能满足你

如果你混以上所有的同时是个主攻侧的主角控——

你哪也不能去

   ︿         ︿      ︿
( Bili )  ( Lof)  ( 妖 )
   ︶         ︶       ︶
 ︿                    ︿
( j j )      你     ( 贴 )
 ︶                    ︶
    ︿       ︿      ︿
(海棠)  (wb) ( 腾 )
    ︶       ︶      ︶

我们的前景一片大好.jpg

周二早晨的草莓奶昔

第一次萌上冷cp,一萌还是两对。
排球少年 牛岛若利x日向翔阳
齐木楠雄的灾难 齐木楠雄x齐木空助

当我想要找粮搜tag的时候,只有100+让我十分绝望。
天哪牛日这么萌第三季简直就是牛日股暴涨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太太入圈啊啊啊啊啊!
哥哥只对齐神一个人感兴趣愿意m就应该是骨科股暴涨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太太入圈啊啊啊啊啊!
我第一次感受到了身在极圈的痛苦:)
在极圈里产粮的太太就是圈中袁隆平

第一次萌上冷cp,一萌还是两对。
排球少年 牛岛若利x日向翔阳
齐木楠雄的灾难 齐木楠雄x齐木空助

当我想要找粮搜tag的时候,只有100+让我十分绝望。
天哪牛日这么萌第三季简直就是牛日股暴涨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太太入圈啊啊啊啊啊!
哥哥只对齐神一个人感兴趣愿意m就应该是骨科股暴涨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太太入圈啊啊啊啊啊!
我第一次感受到了身在极圈的痛苦:)
在极圈里产粮的太太就是圈中袁隆平

白墙

冷圈十五题(卖安利的)

冷圈十五题
1、是什么圈子,怎么入的圈?
是凡尔纳写的《海底两万里》这个圈子,再细一点就是nemonnax圈(nemonnax是cp名,《海底两万里》的船长x教授),em就是在看书时发现他们有jq是cp哇所以就入了
2、相对拉你入圈的那个人/文/图/梗说些什么?
em,谢谢(我……都是看原著入的坑)
3、在圈子里蹲多久了?
大概……一个月?(2018.01.10入坑)
4、圈子现状如何?
挺好的,每年肯定有新鲜血液的吧,也有太太在产粮
5、在你印象里圈子最热的时候热了多久?是什么样的?
最热?我……我不知道,但是貌似是cp粮满天飞,凡尔纳看了都向把我们挂到鹦鹉螺号的冲角上(雾)
6、官方有发过糖吗?
原著!(蜜汁自信...

冷圈十五题
1、是什么圈子,怎么入的圈?
是凡尔纳写的《海底两万里》这个圈子,再细一点就是nemonnax圈(nemonnax是cp名,《海底两万里》的船长x教授),em就是在看书时发现他们有jq是cp哇所以就入了
2、相对拉你入圈的那个人/文/图/梗说些什么?
em,谢谢(我……都是看原著入的坑)
3、在圈子里蹲多久了?
大概……一个月?(2018.01.10入坑)
4、圈子现状如何?
挺好的,每年肯定有新鲜血液的吧,也有太太在产粮
5、在你印象里圈子最热的时候热了多久?是什么样的?
最热?我……我不知道,但是貌似是cp粮满天飞,凡尔纳看了都向把我们挂到鹦鹉螺号的冲角上(雾)
6、官方有发过糖吗?
原著!(蜜汁自信)把糖填满印度洋你懂吗!
7、圈子里最热的同人作品热到什么程度?
em,不了解呢
8、有为圈子产出过什么吗?
目前……没有(我我我画不出来他们的帅气呜呜呜)
9、有没有因为身处冷圈而点亮什么技能树?
自割大腿肉(雾)强大的脑补能力
10、圈子最冷的时候冷到什么程度?
无产出,贴吧乱得一团糟
11、为什么这么冷了还不出圈?
因为我真的喜欢他们,而且……而且我也没有出我以前的任何一个圈
12、圈子和谐吗?
和谐!!!
13、觉得还有热起来的可能吗?
有的,毕竟是必读书目嘛(笑)
14、希望有朝一日热起来吗?
当然了
15、给圈子/原作表个态吧。
谢谢在深海里产粮的太太们!!!真的万分感谢!!嘛……不知道要说什么了,总之!谢谢你们!!!!!(鞠躬)

文若纾生

极圈的日常

某日,带筐子搜山,怀凌云壮志。
“这片果园是洒家的了!”

昨日豪言壮语,今日蹲在坑底。
果儿呢?

饥肠辘辘,日渐消瘦。
低头看向自己丰硕大腿,于是拔刀嚯嚯,一刀下去,血呲糊啦,就着白糖大口吞下。
肉不是肉,果不是果。
不好吃,也不管饱。

抬头看向其他坑底众兄弟,皆手握镰刀,泪中带血。
“公明哥哥我们起义吧!”
我们……我们连个tag都没有。

一日一刀。
补的还没流的多。

今日份儿的大腿肉沾白糖。
还没割好。

某日,带筐子搜山,怀凌云壮志。
“这片果园是洒家的了!”

昨日豪言壮语,今日蹲在坑底。
果儿呢?

饥肠辘辘,日渐消瘦。
低头看向自己丰硕大腿,于是拔刀嚯嚯,一刀下去,血呲糊啦,就着白糖大口吞下。
肉不是肉,果不是果。
不好吃,也不管饱。

抬头看向其他坑底众兄弟,皆手握镰刀,泪中带血。
“公明哥哥我们起义吧!”
我们……我们连个tag都没有。

一日一刀。
补的还没流的多。

今日份儿的大腿肉沾白糖。
还没割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