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极电

559浏览    5参与
黄少天要说垃圾话

意难忘「五」

•久违更新!来猜猜是谁来找老婆了!

•预警一下,天神是有骨科线滴,不喜欢提前退出~



“什么?”


喻雯波好不容易才冷静一点,史森明小心翼翼去拿枪的手伸到一半,又被她快把人耳膜冲破的声音吓得抖了一抖。

“你再说遍给我听听,你刚才说谁回来了?谁把宋怡静带走了?是他妈谁?”

她每多问一句,脸色就更黑一层,原本白的能在人群中闪闪发光的皮肤,硬生生把自己气成了烧糊的锅底。


“是...刘志豪。”

无辜的酒店服务员用苍蝇嗡嗡大小的声音又说了一遍,还很是不怕死的忙中抽空看了一眼史森明,显然是知道皇族刊载在八卦杂志上可供人追读十年的那些狗血爱恨情仇。

史森明:“.......

•久违更新!来猜猜是谁来找老婆了!

•预警一下,天神是有骨科线滴,不喜欢提前退出~




“什么?”


喻雯波好不容易才冷静一点,史森明小心翼翼去拿枪的手伸到一半,又被她快把人耳膜冲破的声音吓得抖了一抖。

“你再说遍给我听听,你刚才说谁回来了?谁把宋怡静带走了?是他妈谁?”

她每多问一句,脸色就更黑一层,原本白的能在人群中闪闪发光的皮肤,硬生生把自己气成了烧糊的锅底。

 

“是...刘志豪。”

无辜的酒店服务员用苍蝇嗡嗡大小的声音又说了一遍,还很是不怕死的忙中抽空看了一眼史森明,显然是知道皇族刊载在八卦杂志上可供人追读十年的那些狗血爱恨情仇。

史森明:“......”看我一眼是嫌我死的不够快吗亲?

 

“史森明,”喻雯波转过头来,微笑着看了一眼史森明,“这糟心玩意儿是什么时候回临平市的我他妈怎么没听你说过啊?”

“咳,那什么,宝贝。”史森明摸了摸鼻子,“这一个月我都跟着你呢,你也不是不知道,刘志豪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怎么知道啊?”

喻雯波看到他摸鼻子的动作,冷哼一声,“不知道是吧,行。今晚你就滚回去,这一个月你见我够多了吧?下个月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别呀!”史森明听了这话,犹豫了三秒,“好吧宝贝我告诉你,其实这趟刘志豪回来我一个月以前就知道了,但是我真不能说,他有个一级保密任务,就连我也是不小心听到了不该听的电话才知道的。”

喻雯波的脸色这才缓和一点,“你下次再跟我说次谎试试看。”

 

但不管是一级保密任务还是二级保密任务,总之都和刘志豪在乐言的订婚式上带走了宋怡静没有关系。喻雯波只要想到这个名字就气不打一处来,看表情很想把刘志豪和赵礼杰送作堆,绑一块儿炸上天。

史森明显然也看得分明,于是拼命对喻雯俺身后的彭君捷使眼色。

彭君捷叹口气,实在是不明白今天这日子是不是撞了什么不太好的黄历。然而关于刘志豪的事,她实在是有心帮忙也无能为力,这个人的名字简直是她们全家的炸点,幸亏小叔叔不在这里……


“波波。”

这不是巧了吗?她脑海里刚想了不到片刻的小叔叔在下一秒就阴沉着脸走进来了,“我找了你很久,你去哪里了?”

喻雯波一口气还没捋顺,看到姜成錄更是一点好脸色都不想给,“你找我干什么,小、叔、叔?今天是我订婚吗?”

听到这句话,姜成錄深深地看他一眼,竟是不再开口了。

史森明看到姜成錄出现,不知为何也沉下了眸子,一双手毫无兴趣地玩弄着最终被拿回手里的上。可惜在场除了喻雯波并没人真的了解他,否则应该能看出来,他此刻心情变得很不美妙。


他们在这儿热热闹闹地上演豪门狗血剧,倒没注意一团乱的会场里,人并没有走干净。有个人饶有兴致地在门口看了半天的戏,却不知是什么原因,满场身手不凡感知敏锐的少爷小姐一个也没看到他。


“走了,找老婆去。”

看够了热闹,他倒也不进去掺和,嘴巴里哼着不知道哪国语言的歌,转身走远了。









 


 

黄少天要说垃圾话

意难忘「四」

•预警见合集前列。

•一直在纠结是正儿八经写狗血还是沙雕一下哈哈哈哈哈哈



场面一度非常混乱。

宋怡静与明凯作为两边的家长,本来应该在此时出面,却都不见了踪影。会场里的宾客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此刻却都被突然响起的枪声吓得魂不附体。


彭君捷环顾四周,深深觉得满场的人里只有自己还是冷静的,于是在心里叹了口气,准备去解决事情了。


然而她的步伐还没有迈开,就又被人拉住了胳膊——不知为何,那触感有些熟悉。


“太危险了,我跟你一起去吧。”

王杰不知何时又到了她的身旁,他摇了摇头,“你们家大小姐性格太厉害,还好史森明跟过来了。”

彭君捷想到喻雯波刚才的表情,不由得笑了一声...

•预警见合集前列。

•一直在纠结是正儿八经写狗血还是沙雕一下哈哈哈哈哈哈




场面一度非常混乱。

宋怡静与明凯作为两边的家长,本来应该在此时出面,却都不见了踪影。会场里的宾客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此刻却都被突然响起的枪声吓得魂不附体。


彭君捷环顾四周,深深觉得满场的人里只有自己还是冷静的,于是在心里叹了口气,准备去解决事情了。


然而她的步伐还没有迈开,就又被人拉住了胳膊——不知为何,那触感有些熟悉。


“太危险了,我跟你一起去吧。”

王杰不知何时又到了她的身旁,他摇了摇头,“你们家大小姐性格太厉害,还好史森明跟过来了。”

彭君捷想到喻雯波刚才的表情,不由得笑了一声,“她哪里会对我怎么样。刚才那是真的被气到了,乐言可是我们家最宝贝的小公主。”

王杰摇摇头,“赵礼杰这次真是完了。要跟我一起过去吗?两家各来一个,代替不靠谱的家长?”

彭君捷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跟他一起走向了还在冷冷凝视着赵礼杰的喻雯波。


“小波你看看我呗。你这样一直看别的男人,我也会吃醋的。”

史森明还在想办法哄她,然而或许这次是气狠了,大小姐并没有像以前一样马上就被逗笑。

“你去旁边呆着,今天没吃早饭吧?我已经让服务员给你拿点心了,我们家的事我自己解决。”


史森明只好小心翼翼地从喻雯波手里拿出那把枪,然后迅速拉上保险,躲到了一边,他和赵礼杰有过几面之缘,此刻颇为自来熟地给他做了个“自求多福”的手势,就躲到了一边,这怂得熟练的架势,怎么看也不像个黑道家族的出身。


彭君捷在旁边等了一会儿,等史森明离开以后才走过去,摸了摸喻雯波的头发,“我让王杰把赵礼杰和乐言带过来,你有话好好说,不许再动手,听到没?”

喻雯波看到是她,这才冷静一些,她深呼吸几次,对彭君捷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了。”


王杰当然不是过来看热闹的,这段期间他已经效率很高地遣散了宾客,并且把乐言和赵礼杰带到了喻雯波面前。


“姐,干嘛生这么大气?”乐言好像是还没反应过来这件事怎么发展成了这样,见喻雯波还生着气,也不敢直呼姓名了,轻轻地拉了一下她的衣角。


喻雯波也不理她,她双手抱胸,冷冷问,“赵礼杰,你现在是什么意思?看不上我妹妹?那当时答应结婚是逗她,还是逗我们家呢?”

赵礼杰此刻倒是有点破罐破摔的意思了,反正订婚宴也已经被搞砸了,不如砸个彻底,“喻雯波,这事儿从头到尾都是你家里和我家里谈的,我倒是一直不情愿,谁给过我说话的机会?你没问问你妹妹愿不愿意嫁给我吗?万一他要她也不愿意呢?”


乐言终于听懂了一句话,她愣在原地,转头看向赵礼杰,眼神里还有几分不易察觉的委屈,“原来你是不愿意和我一起吗?”


赵礼杰轻咳一声,不知道为什么他满腔自己在为爱战斗的热血一看到乐言就会软化三分,“是,我有喜欢的人了,我很喜欢她,我只想和她在一起。”


喻雯波气得又要拿枪,却突然发现枪已经被史森明拿走了,于是她只好换种方式来发泄自己的愤怒。

“说了半天还是嫌弃我家妹妹,你很厉害啊赵礼杰。”她冷笑一声,“史森明,你们家有杀人业务吗,我出一千万够不够?给我杀了他。”


“小波,刚才我们是怎么说好的?”彭君捷皱了皱眉,走过去拉住她,“好好说话,不动手。”

她拉住喻雯波的手,转头对王杰说,“抱歉,今天她有些不理智。这样吧,今天先到这里,我们改天再两家约个时间地点,好好聊你看行吗?”


王杰不置可否地耸耸肩,回答她,“留个电话给我吧,彭小姐。”

彭君捷没有拒绝,和他交换了号码。


赵礼杰跟着上了王杰的车。他深深觉得自己做了件了不起的事,此刻神清气爽,也没有想到此后自家的家长会怎么处理这个一鸣惊人的惊天大篓子。

然而王杰并没有把他往家里带,而是开着他往一个不太熟悉的地方带,赵礼杰一边给陈一梦发短信,一边随口问他,“这是去哪儿?”


王杰露出一个幸灾乐祸的笑容来,“就等着你问我呢。妈刚给我发的信息,她已经和宋阿姨通过电话了,根据她的说法,‘没有感情那就培养感情’,所以你接下来就要被送到你们的爱巢去了,你会和你的未婚妻在那里同居,在你想通之前,你都没有机会出家门了。”










黄少天要说垃圾话

意难忘「三」

•预警见合集前文吧~本文非常狗血,再次提醒!不爱狗血慎入。


彭君捷愣了一下,她确实是不认识眼前的这人,尽管他面带关切地看着自己。

“谢谢,我很好。”她勉强笑了笑,想绕过他走出去,却在迈开步伐的一瞬间感到一阵晕眩——早上出门没吃饭的结果,低血糖了。

那人反应很快地拉了一把她的手臂,又迅速地放开了,随后不知从哪里拿过来一颗糖,递到她面前。

“你需要补充糖份。”


“谢谢你关心我二姐。”乐言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今天订婚的小公主已经去换好了一身简单漂亮的白色礼服裙,她从王杰手里拿起那颗糖,剥开糖纸送进彭君捷的嘴里,“你今天是不是又没吃早饭?”

王杰见乐言来了,正想转身离...

•预警见合集前文吧~本文非常狗血,再次提醒!不爱狗血慎入。






彭君捷愣了一下,她确实是不认识眼前的这人,尽管他面带关切地看着自己。

“谢谢,我很好。”她勉强笑了笑,想绕过他走出去,却在迈开步伐的一瞬间感到一阵晕眩——早上出门没吃饭的结果,低血糖了。

那人反应很快地拉了一把她的手臂,又迅速地放开了,随后不知从哪里拿过来一颗糖,递到她面前。

“你需要补充糖份。”


“谢谢你关心我二姐。”乐言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今天订婚的小公主已经去换好了一身简单漂亮的白色礼服裙,她从王杰手里拿起那颗糖,剥开糖纸送进彭君捷的嘴里,“你今天是不是又没吃早饭?”

王杰见乐言来了,正想转身离开,却被彭君捷轻轻拉住,“谢谢你的糖,我叫彭君捷。”

王杰停顿了片刻,还是回握住她的手,“我叫王杰。你以后还是该好好吃早饭的。”



订婚宴虽不如结婚隆重,却还是有不少流程。赵礼杰与乐言此前都是陌生人,此时却要在众多人的注视之下交换订婚戒指了。

赵礼杰不知道乐言是怎么想的,他看着事先准备好但是自己根本没见过的戒指,只觉得茫然若失,他的未来,就要交付给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陌生女孩了吗?

赵礼杰缓缓拿起手里的戒指,只觉得面前的人无论如何都应该是陈一梦,他们曾躲在教学楼后交换过的青涩的吻,他们曾在课桌下偷偷交握的双手,还有他无数次告诉过她,他们会永远在一起的诺言。


“你真的愿意嫁给我吗?”他终于还是放下戒指,看向面前的女孩,她个子比一梦高,生得白白净净,此刻她眼神里全是茫然,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是被隐晦地拒绝了,而这其实已经是她第二次被赵礼杰拒绝了。


赵礼杰突然感觉心脏那里隐秘地刺痛了一下,好像是被针扎过的感觉,他早知道极家几个女儿里,这个小女儿是最受疼爱的,虽然没有做生意的天分却很爱这些,于是家里都撒手让她去做,捅出篓子了喻雯波自然会收拾。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被宠大的女孩,却被他避之如蛇蝎。可是他没有办法,他的心只有这么大,现在这颗心是属于陈一梦的。


“我是说——你就没有喜欢的人吗?你都还不认识我,可是以后我们就要……”

他面对着乐言三分天真的目光,有些艰难地想把自己的话说的再明白些,又不那么伤人。


“砰”地一声巨响。

有人对天花板放了一枪。


赵礼杰被这突然响起的枪声惊醒,他抬头望向门口,那是一个皮肤很白的女孩,此刻正目光冰冷地看着他,举着手枪的手还在微微发抖。


“赵礼杰,你是什么意思?”

她一字一句地问。


满场来宾都被吓到了,会场里一时有人尖叫,有人转头想跑却又不敢靠近门口,一下就乱成一团。

很奇怪的是,赵礼杰并没有被她吓到,反而松了一口气,他很感谢这个女孩的到来,让他有机会咽下他本必须要对乐言说完的话。


“小波?小波!祖宗,你把枪先给我好不好?”

还没来得及回答她的问题,门口就又跑进来一个人,这个人赵礼杰就不陌生了——前几天明凯带他去皇族拜访的时候才见过,这是皇族的小太子,史森明。

难怪有枪,黑道小太子,这个时候拿个手榴弹出来也不新鲜。

乐言也不关心赵礼杰奇怪的发言和此刻混乱的场面,而是三步并做两步跑向门口,“喻雯波你干嘛呢!快把枪放下,不小心走火了怎么办!”


“不去阻止你宝贝女儿发疯吗?”

此时的宋怡静紧张地出了一身汗,她正要有所动作,却被一个熟悉的声音钉在了原地。她缓缓转过头,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能发出声音,


“刘志豪?”

黄少天要说垃圾话

意难忘「二」

•极电家族联姻文学,多角恋狗血泥塑预警。之后打tag依然会把出场cp都打上,分量各有不同,还是希望大家如有雷点,善用红叉。

•为免有人不知道,冷知识预警:fate,元ig二队辅助,现在是ig替补辅助reheal。最近与希望老师有双排,本名彭俊杰。


“你不要再给我发信息一直让我来了。”赵礼杰看了一眼自己手机百分之二十的电量,一手插兜,另一只手一刻不停地给他此刻十分可怜的老父亲发消息,“我还在一梦这里,我怎么来?”


他倒是一点也不同情自己的老父亲,尽管他完全能想象得出此刻的订婚宴一定是不同寻常的混乱。

“别担心,我只想和你在一起。”他收起手机,捏一捏一梦的手,然而思绪又不受...

•极电家族联姻文学,多角恋狗血泥塑预警。之后打tag依然会把出场cp都打上,分量各有不同,还是希望大家如有雷点,善用红叉。

•为免有人不知道,冷知识预警:fate,元ig二队辅助,现在是ig替补辅助reheal。最近与希望老师有双排,本名彭俊杰。




“你不要再给我发信息一直让我来了。”赵礼杰看了一眼自己手机百分之二十的电量,一手插兜,另一只手一刻不停地给他此刻十分可怜的老父亲发消息,“我还在一梦这里,我怎么来?”


他倒是一点也不同情自己的老父亲,尽管他完全能想象得出此刻的订婚宴一定是不同寻常的混乱。

“别担心,我只想和你在一起。”他收起手机,捏一捏一梦的手,然而思绪又不受控制地飘向此刻的会场,本要与她订婚的乐言,那个女孩她曾见过。她此刻会不会觉得很难过呢,还是会气得说不出话来?



乐言倒是没有气得说不出话来,她此刻气得一分钟往外蹦三句话,但是她的气又和赵礼杰没有任何关系。

“宋怡静,你偏心!上次说好分我点生意,结果最后又全都给了喻雯波!L城这块地我可是志在必得的!她人呢,不行,你把史森明电话给我,我非要把她找出来!”


宋怡静倒是没有明凯这么慌,她们家的女儿惯常是能给她惹事的,从小到大鸡飞狗跳,什么热闹没让别人见过?因此她早就预料到此刻,把能解决麻烦的人带在了身边——


“乐言,冷静下来听我说好不好?”果然,彭君捷一开口,乐言立刻安静了。

“二姐。”只见这三姑娘立刻耷拉下了眉眼,不闹腾的时候安安静静,倒也真有几分温柔可人的样子来,只是满场宾客已经见过了她之前的模样,再不被她骗了。


“大姐今天不在,她就知道你要跟她吵这件事,所以特意避着你。”彭君捷不慌不忙地走到她身边,温柔地拉住她的手,“今天是你的好日子,我们不谈生意,其他的改天二姐帮你跟她去商量,你看怎么样?”

乐言果然是点点头,不再说话了。


难怪这极家早早放出风声,大女儿继承房地产,二女儿势必要给她做左右手。明凯此刻俨然已经忘记了自己乌云压顶的困境,看戏看的津津有味,一句话把喻雯波私奔的事和乐言吵的事都抚平了,确实有些本事。



“这是极家那位彭小姐?挺有意思啊。”

明凯也不知道王杰是什么时候走到他身边的,闻言他挑了挑眉,笑道,“喜欢啊?给你安排上?”

王杰耸耸肩,拎起田野递过来的小纸条,“你先把这个麻烦解决了吧。”


明凯用余光看向那纸条,仿佛它是洪水猛兽,“王杰,你看你今天改名叫赵礼杰,把这婚订了怎么样?”

王杰丝毫不慌,“行,你去和宋怡静商量一下,让她们家改二小姐出嫁,我就把人娶了。”


原来这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明凯神吸一口气,正准备开始自己演技精湛的晕倒,却感觉胳膊肘被人拍了拍。

这能把胳膊肘当场拍下来的熟悉的即视感……

明凯猛地回头,果然是童扬来了。

“我把你宝贝儿子带来了。”童扬从背后猛地拽出一个人,这半小时之前还沉浸在自己与初恋私奔的剧本里饰演着帅气男主角的,可不就是他不省心的三儿子?


“还是老婆有办法。”他没有忘记他和童扬还在冷战中,迅速地给了赵礼杰一肘子。这不省心的东西虽然在叛逆期,倒还有些和他蛇鼠一窝的默契,迅速赔上了笑脸,“妈,我去换身西装。”



宋怡静远远地看着他们那里发生的一切,她也是一手把极带到了今天地位的人,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们家这小女儿自小傻乎乎的,更没什么做生意的头脑,如今是被电家的小子嫌弃了。


“不嫁了。”

她一向理性又温和,但偏偏护短得很,一涉及到几个姑娘的事,便没道理可讲了。她维持着温柔的笑容,准备去找明凯说个清楚。然而走了没几步,便被揽住了肩膀。


“你冷静些。”彭君捷好不容易安抚好了妹妹,又匆匆地来收拾这里的局面了,“极和电的合作已经推进了很多,现在大家的利益盘根错节,不能翻脸。”

“那就让我们家的被欺负了?”

宋怡静一想到赵礼杰那张看着就拈花惹草的脸,恨不得往上面扔五百个飞镖,“我们家是穷吗?差他们这次合作吗?阿凛,就算你现在说你想把焕烽带回来,我也是……”


她看到彭君捷迅速黯淡下来的神情,自知是着急过了头,说了不该说的话。“对不起,阿凛,我……”

“没关系。”彭君捷轻轻摇了摇头,勉强露出一个笑来,“我总是觉得,这世界上的事,都有它发生的道理。既然他们家三公子现在准时来到了会场,那就说明今天的订婚能成。我们家当然是不怕翻脸的,但他们两个小的还没有接触过,你让他们试试,万一不成,我们再把妹妹接回来也是不迟的,你说对不对?”


宋怡静仔细看着彭君捷,总觉得她多说一句,就要流下泪来,于是也再不舍得多说了。

“儿孙自有儿孙福。”

她叹口气,“阿凛,你去找个安静地方休息会儿吧,你的脸色太差了。”


于是彭君捷也不再多说,低着头匆匆往外走,却冷不丁撞上了一个人。

“不好意思,我不……”

她抬头,想着道个歉,却被对方插进来的话生硬地打断了,“没关系,你还好吗?”






黄少天要说垃圾话

意难忘「一」

•极电联姻家族文学,群像多角恋预警,泥塑预警,狗血预警,自娱自乐产物。

•tag暂时只打每章有出场或是戏份多的,看下去就知道其他cp有哪些了,雷的话直接点退出就好了,谢谢各位。


“今天的订婚宴你必须来。”

明凯挂断了赵礼杰的电话,看到正朝他走来的宋怡静,表情顿时温和起来,“宋太太,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们家三小子太年轻了,做事毛毛躁躁的,这么大的日子还迟到。”


宋怡静笑了笑,并不放在心上的样子,“不要紧,我家小女儿也是,平时惯坏了,今天喊她早起化妆她也说不愿意,现在的小孩都是这样不听话的。”


“说的是,今后我们两家就是亲家了,往来可要多多照拂才是。”明凯伸出手...

•极电联姻家族文学,群像多角恋预警,泥塑预警,狗血预警,自娱自乐产物。

•tag暂时只打每章有出场或是戏份多的,看下去就知道其他cp有哪些了,雷的话直接点退出就好了,谢谢各位。






“今天的订婚宴你必须来。”

明凯挂断了赵礼杰的电话,看到正朝他走来的宋怡静,表情顿时温和起来,“宋太太,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们家三小子太年轻了,做事毛毛躁躁的,这么大的日子还迟到。”


宋怡静笑了笑,并不放在心上的样子,“不要紧,我家小女儿也是,平时惯坏了,今天喊她早起化妆她也说不愿意,现在的小孩都是这样不听话的。”


“说的是,今后我们两家就是亲家了,往来可要多多照拂才是。”明凯伸出手,和宋怡静握了一握,眼睛却情不自禁地打量起了周遭,“喻雯波今天不在吗?你们家这个大女儿好有能耐,前阵子L区那块地的竞标,可是让我吃了不少暗亏。”

宋怡静捋了捋耳边的头发,藏不住声音中的笑意,“是,我们家小波脾气大,做什么事都不藏拙,明先生不必担心,今后成了一家人,她自然也不会再对自家人做什么的。”


“也好。”明凯不再多言,拿过服务生手中的酒,向宋怡静示意后,就转身离开了。


宋怡静面带微笑地看着明凯走远之后,才拿起自己的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她看似表情如常,拿着手机的手却在微微颤抖。

“你找到她没有?”


电话里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三分担忧三分愤怒,“找遍了所有人,都说不知道。姐,我不相信,她一定跟皇家那小子私奔了。”

宋怡静握紧手中的手机,感觉手心在出汗,她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更平静一些,“那就继续去找皇家的人问!我家的大女儿还能不明不白失踪了不成!你今天不用来订婚宴了,电这边我来说。”


“好。”


而明凯那里也并不轻松,他在订婚宴上周周转转,应付了好几个人,却始终没有收到赵礼杰出发的消息。他一向是个做事有把握的人,却也不由得在这节骨眼上开始晃神,思考自己这样硬拉两个不相爱的人订婚,是否做错了……


“明先生。”服务生找到他,递给他一张小纸条。把消息折成纸条传递,这是田野的习惯,他已有不好的预感,然而把纸条打开时,他还是两眼一黑,有种天要塌了的感觉。


田野话从来不多,纸条上寥寥数字,言简意赅,“赵礼杰和他初恋私奔了。”


明凯把纸条收拢成一团,一瞬间脑子里冒出了许多乱七八糟的想法,赵礼杰从小并不被太多家门规矩束缚,他也从未提及商业联姻的事,这次订婚确实是他从头到尾做得不够妥当,可箭在弦上 ,已是不得不发,极与他们电的手腕不相上下,这两年甚至有在房地产市场一骑绝尘的意思,他们如何负担得起这样的失约?


见过许多大场面的明凯一时也有些头脑发昏,他事先想过赵礼杰在订婚宴上不配合的情况也做好了应对,却没想到他们家这个还在叛逆期的小子索性来都不来,带着初恋跑了……


然而更糟糕的还在后头。


他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便接到了we副总的电话,“明凯先生,我们家大小姐被赵礼杰带走了,您能给个说法吗?”


赵礼杰的初恋,竟是那旧日巨鳄we的大小姐!

明凯一阵天昏地暗,深感神仙来了都拯救不了这个局面,他甚至希望自己能两眼一闭,假装昏迷,天下太平。


天不遂人愿,极家小女儿乐言还是准时来了。她上身白衬衫西装外套,下身是传统的职业半身裙,看起来不像是来订婚的,更像是来谈生意的。

只见这三姑娘踩着一双5cm的黑色高跟鞋,风风火火地走进会场,直奔着宋怡静就去了。


暗中观察的明凯觉得自己呼吸都要停摆了,他调动自己毕生的听力,终于听到乐言说的第一句话,“喻雯波去哪里了!我上次说过L区那块地我有办法,她凭什么又和我抢业绩!”


他同情地看了宋怡静一眼,只觉得自家小子不省心,极家这几个女儿恐怕也不是好对付的。果不其然,下一秒,乐言动动嘴皮子,全然不知自己爆出了什么可以让房地产市场抖三抖的惊天大料,“我就知道她今天不会来,她是不是去史森明那里了!”


不是明凯的错觉,整个订婚宴会场在此刻突然静止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