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极短

735浏览    106参与
沽枂

我喜欢你,

就像鱼会在水里游,

就像云会飘在天空,

就像人会长大老去,

就像你会微笑哭泣,

就像我们会在一起,

都是很自然的事情。


我喜欢你,

就像鱼会在水里游,

就像云会飘在天空,

就像人会长大老去,

就像你会微笑哭泣,

就像我们会在一起,

都是很自然的事情。


每天嗑糖每天开心💜

许愿奶茶店

距离高考已经过了一段时日,金泰亨掐着手指头数着日子等着成绩公布的那天,倒不是因为真的在乎高考成绩,虽然不是学霸,但考试后自己估过成绩,上个好的一本应该是没有问题。之所以这么着急的想知道具体的成绩是因为高考前二模之后金泰亨被好朋友拉到学校对面新开的奶茶店许愿,傻傻如金泰亨想都没想的就在便利贴上写上‘如果高考成绩比二模成绩好的话,我就向jjk表白’ ,而纸上写的jjk就是今年状元热门选手,bts高中的校草学霸田柾国,金泰亨虽然长得好看,但也深知田柾国这么优秀的男生估计对自己一个同样性别为男的是一点兴趣都没有,所以在上上个月随机分班刚好分在前后桌上了一个月的晚自习的金泰亨以‘田柾国同学你有...

距离高考已经过了一段时日,金泰亨掐着手指头数着日子等着成绩公布的那天,倒不是因为真的在乎高考成绩,虽然不是学霸,但考试后自己估过成绩,上个好的一本应该是没有问题。之所以这么着急的想知道具体的成绩是因为高考前二模之后金泰亨被好朋友拉到学校对面新开的奶茶店许愿,傻傻如金泰亨想都没想的就在便利贴上写上‘如果高考成绩比二模成绩好的话,我就向jjk表白’ ,而纸上写的jjk就是今年状元热门选手,bts高中的校草学霸田柾国,金泰亨虽然长得好看,但也深知田柾国这么优秀的男生估计对自己一个同样性别为男的是一点兴趣都没有,所以在上上个月随机分班刚好分在前后桌上了一个月的晚自习的金泰亨以‘田柾国同学你有没有现金,门口买草莓的老大爷只收现金我微信转过你’这样的烂理由加了对方的微信之后,两个人的聊天记录只有简单的转账记录,跟金泰亨的一句‘谢谢大学霸’和田柾国敷衍一样的‘不用谢’三条,高考期间,金泰亨不想因为这样的事惹的自己学不下去,亦或者是让田柾国觉得有这么一个喜欢自己的男人让他不舒服,只是单纯的做了一个月的前后桌就让金泰亨开心了好一阵。放成绩的中午,金泰亨坐在电脑前双手合十,感觉自己18年来从没有如此真诚过,轻轻点击了成绩查询的按钮之后,金泰亨看着成绩界面的627分撅起了嘴,居然比二模少了三分!看来自己跟田柾国真的是一点缘分都没有!就在金泰亨不知道该为自己的成绩喜还是忧的时候,手机突然响起微信新消息的声音,金泰亨以为是小伙伴发消息为自己成绩,但是看到手机锁屏上面抬头jjk,内容‘考得如何’几个字的时候,金泰亨表示他觉得自己脑袋要炸了,田柾国为什么突然给他发微信!就在金泰亨还不知道怎么回复的时候田柾国又发来了一张图片,金泰亨看着田柾国发过来的图片上赫然是自己留在奶茶店的那条便利贴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谁来告诉他田柾国这种只喝咖啡的富少爷什么时候下榻奶茶店这种与他身份不符的地方了?金泰亨弱弱的回复了一句‘大学霸你这是什么意思?’只见田柾国迅速发来疑问三连:‘这是你写的吧?’‘你喜欢我吧?’‘所以成绩到底有没有二模成绩高?’ 金泰亨吓得下巴都要掉了,田柾国什么时候一起对他说过这么多话啊,但是还是发了个哭的表情后边跟着回复对方‘比二模少三分’便没有下文,也没回答对方关于纸条的任何问题,开玩笑,要是田柾国恶心他,岂不是连朋友都做不成了。‘金泰亨,你怎么这么笨呢?’看着田柾国发来的几个字,金泰亨委屈的都要掉金豆豆了。‘我在奶茶店等你。’金泰亨把嘴扁成小鸭子状一边吐槽到“骂人家笨蛋还要约人喝奶茶是几个意思!” ,一边嘴不对着心的开始在衣柜里挑选自己最好看的衣服准备赴约。

坐在奶茶店的金泰亨看着对面一身黑色运动衣的田柾国抿着嘴直溜溜的看着他咬着吸管也不说话,好像是要田柾国给他一个‘他怎么笨蛋了的’交代。     

“金泰亨,你真的是个笨蛋”田柾国开口第一句就是嘲笑小笨蛋。金泰亨更气了,还是噘着嘴咬着吸管,眼睛一直看着窗外不看田柾国。“我以为你能考的比二模好,我一直在等你表白,但既然你考的不如二模,那表白的话还是由我来说吧 ...”







今天发现wps里的存档 好像还要继续写来着所以没发 后来删减了一点 就不打算继续写啦                                                                                                                                                                                                                                                                                                                                                                                                                                                                                                                                       

书荒的咸鱼酱
极短终于70级了,7-4极短等...

极短终于70级了,7-4极短等级最好是多少级去来着,是75还是80啊,来为大佬告诉我啊😂

极短终于70级了,7-4极短等级最好是多少级去来着,是75还是80啊,来为大佬告诉我啊😂

书荒的咸鱼酱

8-2通关了,原以为战损会更高,没想到这么点,王点的主要战损是那个三花薙刀,一刀下去刀装扣半,但60级以上的极短好像跑得过,苦无两个极短就打死了,一刀也只损失两个刀装,不用怕

8-2通关了,原以为战损会更高,没想到这么点,王点的主要战损是那个三花薙刀,一刀下去刀装扣半,但60级以上的极短好像跑得过,苦无两个极短就打死了,一刀也只损失两个刀装,不用怕

书荒的咸鱼酱

趁着新地图还没开我有个问题,就是8-2极短多少级能过啊,我有点不放心,官方把极短在8图的数据调整成了日服的数据,不知道对8-2是不是一样,很难过吗?哪位大佬来告诉我一声

趁着新地图还没开我有个问题,就是8-2极短多少级能过啊,我有点不放心,官方把极短在8图的数据调整成了日服的数据,不知道对8-2是不是一样,很难过吗?哪位大佬来告诉我一声

书荒的咸鱼酱

退退极化回来了,天啦不论看几次极短的颜就是好,小短裤也很棒😗送龟甲极化去了,等龟甲极化回来辣么我第一部队的刀就极化完了,开心😘

退退极化回来了,天啦不论看几次极短的颜就是好,小短裤也很棒😗送龟甲极化去了,等龟甲极化回来辣么我第一部队的刀就极化完了,开心😘

书荒的咸鱼酱

终于把极化道具肝完一套了,送五虎退极化了,等五虎退极化回来就有两队极短,肝了这么久肝不动了,睡了明天接着肝,看能不能肝到新刀,还有小号的五花终于集齐了啊😋

终于把极化道具肝完一套了,送五虎退极化了,等五虎退极化回来就有两队极短,肝了这么久肝不动了,睡了明天接着肝,看能不能肝到新刀,还有小号的五花终于集齐了啊😋

Jvaey👈

一月二十六,一小段

(一)


  “大陆上的一切在这场史诗般的战役中落下帷幕,作为胜利者的联合军掌握了国家的每一寸天空、大地与海洋……”


  “小宇小宇,你写完没?”赵梓杳把书本立在课桌上,轻轻伏下身,隔着课桌冲着李明宇挤眉弄眼。


  “而失败的恶魔和作为奴仆的兽人则慢慢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李明宇课桌的最前方是足以遮挡所有视线的巨长书立,而现在的他正皱着眉头,嘴里念念有词地写着。


  “李明宇!”赵梓杳提高了音量,但李明宇还是没有回应。“艹,隔了个过道这小子就敢装听不见了。”赵梓杳在心里暗暗腹诽到,从抽屉里拿出一本练习册卷了卷准备捅李明宇一下。...

(一)


  “大陆上的一切在这场史诗般的战役中落下帷幕,作为胜利者的联合军掌握了国家的每一寸天空、大地与海洋……”


  “小宇小宇,你写完没?”赵梓杳把书本立在课桌上,轻轻伏下身,隔着课桌冲着李明宇挤眉弄眼。


  “而失败的恶魔和作为奴仆的兽人则慢慢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李明宇课桌的最前方是足以遮挡所有视线的巨长书立,而现在的他正皱着眉头,嘴里念念有词地写着。


  “李明宇!”赵梓杳提高了音量,但李明宇还是没有回应。“艹,隔了个过道这小子就敢装听不见了。”赵梓杳在心里暗暗腹诽到,从抽屉里拿出一本练习册卷了卷准备捅李明宇一下。


  “但危机并没有消失,在消失了共同的敌人后,联盟军也渐渐瓦解,不愿再作战的精灵退守北方的森林,而人类、地精、半人马则将战火重新带入了大陆。”李明宇继续在本上写到,突然有东西戳了自己的肋骨一下。


  “哎呦!”李明宇没有防备,被吓了一跳,整个班里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李明宇身上,随后转向了正弓着身子,拿着练习册僵在座位上的赵梓杳。


  笑声迅速占领了整个教室。


  一双绿豆眼在圆框眼镜后忽闪忽闪的数学老师脸色转青,把课本摔在讲台上:“李明宇!赵梓杳!你俩都给我出去站着!”


  赵梓杳尴尬的站起身,一边挠着头一边向教室后门走去。


  李明宇轻轻地合上笔记本,把笔帽盖回,站起身,看了一眼正瞪着自己的小绿豆,面无表情的走了出去。


  “哈哈哈哈,又是这俩!”班里传来了第二次笑声。


  “都闭嘴,想出去就继续笑。”


  赵梓杳和李明宇并排站在教室外面,李明宇低着头看着地板,赵梓杳则是悄悄往李明宇身边靠了靠:“对不起啊小宇,我不知道你反应这么大。”


  只见刚刚还低着头的李明宇突然用手指戳了下赵梓杳的肋骨。


“我艹。”赵梓杳捂着左边,身体歪了下去:“妈的,你真能演。”赵梓杳龇牙咧嘴地看着李明宇。


  两个人都笑了起来:“哈哈哈哈。”


  “外面那两个给我闭嘴!”教室里适时地传来了小绿豆的声音。


Jvaey👈

一月十八,框架(未补充)

(一)


  “杨家的小子,你怎么跑出来了?”一个扛着锄头的老汉在路边停下了脚步,笑呵呵地对着杨宁说到。


  “嗯?”杨宁看着老汉,又低头看了下自己超小号的衣服,果然,又是这个梦吗。


雨淅淅沥沥的打在破旧的屋檐上,屋顶上慢慢的笼罩上一层薄雾,雨水顺着屋檐落下,水珠渐渐连成一线。


  破旧的寺庙里,睡在佛像面前的杨宁悠悠然睁开眼,眉峰微微翘起,满是睡意的眸子眯成一条线,轻轻坐了起来。右手撑在身下的桌子,左手从佛像呈禅定印的手中取来一个酒葫芦,转动塞子,经过酒葫芦装过而呈现出淡黄色的酒液缓缓入喉。


  “谢了。”杨宁对着佛像轻轻...

(一)


  “杨家的小子,你怎么跑出来了?”一个扛着锄头的老汉在路边停下了脚步,笑呵呵地对着杨宁说到。


  “嗯?”杨宁看着老汉,又低头看了下自己超小号的衣服,果然,又是这个梦吗。


雨淅淅沥沥的打在破旧的屋檐上,屋顶上慢慢的笼罩上一层薄雾,雨水顺着屋檐落下,水珠渐渐连成一线。


  破旧的寺庙里,睡在佛像面前的杨宁悠悠然睁开眼,眉峰微微翘起,满是睡意的眸子眯成一条线,轻轻坐了起来。右手撑在身下的桌子,左手从佛像呈禅定印的手中取来一个酒葫芦,转动塞子,经过酒葫芦装过而呈现出淡黄色的酒液缓缓入喉。


  “谢了。”杨宁对着佛像轻轻举了下酒葫芦。


  外面的雨还在下个不停,杨宁在屋中间生起了篝火,用一根树枝挑动着,视线却在窗外流离。


  又是这个梦境。


  杨宁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多少次梦到这个场景了,自己浑身脏兮兮的,沿着一条田间小路漫无目的地走着,看着旁边和自己齐平的青青的麦穗。直到遇到那个拿着锄头的老汉,但每次到这里梦就会断掉,自己随之醒来。


  而杨宁之所以如此在乎这个梦,是因为,梦里的自己,是小孩子。


  杨宁所有的记忆都起源于一条围绕着村子的小河。


  村里人都集中在村口的晒谷场,看着一个浑身伤痕的男子被从河边架起来安置在这里。白发苍苍村医被人请了过来,临时处理了下他的伤口,随后让村民帮忙抬进了自己的住所,对一处处绽开的伤口进行了清理。


  很多围观的人都觉得这个人应该是活不成了,毕竟浑身上下除了头脸之外几乎没什么完好的地方了,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伤口。


  第一波围观的人过了一会儿就慢慢散去了,但是消息传出去后,又陆陆续续的引来不少人围观。


  “去去去,你们别挡着老头子我啊,还要给他清理伤口呢。”村医刚出去拿了药草,回头就挤不进自己的屋子了,在门口气的一边摇着头,一边连连跺脚。


  “好了大家,先让一让,让爷爷先进去照顾伤者吧。”轻柔的声音传来,周边的人群扰动了一下,随即打开了一个口子,村医这才慌慌张张地挤了进去。


  声音的主人坐在一张走廊的藤条椅上,虽然瘦弱得仿佛风一吹就要飘走了,但清秀的面容当得起眉目如画,坐在那里就是一副风景。


  人群里的几个小伙子更是调转了头,盯着女子看个不停,但女子却好似视而不见般的和他们对视着。几个小伙子看了片刻,随即不约而同都缓过神一般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因为女子真的看不见。


  虽然婉儿眼前一片漆黑,但她能感受到,今天熙熙攘攘的人群,好像有些不太一样。


  好像很多人交谈中都会反复出现“河边”“伤口”“活不久”这样的词,让她不禁暗暗为伤者担心着,下意识咬了咬嘴唇。


  过了好久,村医总算是弄完了,能不能活下来,还要看伤者自己。看着他微微起伏的胸膛,老头子感到惊奇的同时也有些无奈,伤成这样还有活着,不知道是福大命大还是受罪。


  围观的人换了一波又一波,慢慢来的的人就很少了。过了正午,太阳慢慢西斜,这时候来得就大多是小孩子了,但是比较奇怪的就是陆陆续续的来了许多女子,让老头子面色古怪。


  虽然村子里没那么多忌讳,女子也可以出门逛一下,但是这凑到一个重伤的人屋外,探头看看,然后眼冒桃花是怎么回事?虽然更需要静养,偏偏老头子还不能关门,不然村里这些女子肯定把你吵闹的不得安宁。尤其是刘地主家目测有两个男子身形的女儿过来的时候,老头子就更不敢说话了。


  接下来一天,老头子只能是喂了他一点清水,其它的就只能祈祷他自己能醒过来了。


  第二天早上老头子迷迷糊糊的刚睁开眼,就看到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你你你,你醒了?”老头子吃惊的猛一起身,把坐着的凳子都碰到了一边。


  “嗯?嗯。”床上的男子嗯了两声,轻轻动了下手,像是要坐起来,吓得老头子马上到他面前轻轻地按住他。


  “嗯?”男子停了下来,重新看着老头子。老头子被他看得心里毛毛的,额头上不禁就有冷汗冒了下来。


  “先别动,你的伤口会裂开的。”男子这才转移了视线,看着老头子刚才趴着的桌上上的水壶。


  “你想喝水?”老头子试探着问了一下。


  “嗯。”男子抿了抿有点干裂的嘴唇,眼睛更明亮了一些。老头子连忙到了一些水,喂男子喝了下去。这时候,吱扭一声,房门开了,原来是婉儿听到了声音,也拄着手杖摸索着进了房间。


  老头子看到婉儿过来了,马上上前挽住她:“哎呀,你这丫头怎么出来了,快出去吧。”


  “没事,爷爷,我听到有动静,就过来了,是受伤的人醒了吗?”


  老头子将婉儿扶到椅子上,这才开口:“是啊,那小子醒了,不过,好像脑子不太灵光。”


  “脑子,不太灵光?”婉儿问到。


  老头子重新来到男子身边问到:“你是从哪里来的?”


  男子看了看婉儿,又盯着老头子……沉默


  老头子回头看了看婉儿,又转过头来:“你怎么受的伤?”


  男子还是盯着老头子……沉默


  老头子有点抓狂,“你叫什么名字?”“你住在哪里?”“你父母呢?“你还记得些什么?”


  …………


  半晌,老头子终于确认了,这家伙脑子怕不是真的出了问题。老头子抬头看了看天,又看看婉儿,看看床上的男子,又低头看看自己,这可怎么办是好?


  好一通折腾,最后在婉儿的劝说下,男子就暂时的留了下来,村民们知道了那个受伤的人居然醒了,又陆陆续续来凑了一波热闹。后来在河边捡到男子的人又送过来一把剑,据说也是在那边发现的,剑上刻着两个字:杨宁。


  过了十几天,杨宁总算可以下床稍微活动一下,但还是沉默着,目光总是游离着看着前方或是天空。村里人也都渐渐知道捡回来的这个人是个傻子,老头子作为村医,每天还是比较忙的,于是经常就只剩婉儿和杨宁在家里。婉儿忽然除了爷爷之外,又有了杨宁,也算是平常有人陪着了,虽然脑子不好使的样子,但婉儿平常总算有个说话的人,虽然杨宁并不回话。


  婉儿和杨宁说的话越来越多,杨宁身上的伤也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恢复了。慢慢的,婉儿发现杨宁好像并不是脑子不好,反而更像是一个小孩子,于是她开始慢慢的教杨宁说话,做事,杨宁也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学习着,只不过,他学得很快。


…………


  两年过去了,杨宁已经差不多和正常人一样了,会和婉儿聊天,帮老头子去采药,帮忙救治病人,但他对于自己之前的记忆好像完全丢失了似的,除了一个自己走在田间小路的梦,以及那把刻着以及名字的剑。


  又过了一年,官府招民兵防盗贼,因为杨宁力气出人意料的大,因此被编入了民兵的队伍,在一次追捕的过程中,帮助一个门派弟子寻找击毙了受伤的邪教中人,被介绍到了门派做弟子,更出人意料的是,仅仅过去了半年,杨宁就下了山,还成了门派里有数的高手之一。这也让人纷纷猜测他的来历。


  下了山的杨宁依然回到了村子里帮着已经老了许多的老头子行医治病,最喜欢的依然是坐在椅子上静静地听婉儿说话。唯一不同的是,他身上多了一个酒葫芦。虽然现在的他并不喜欢酒的味道,但似乎多年养成的习惯,他会时不时情不自禁地灌一口酒,于是他就经常喝酒了,尤其是做到那个梦的时候。


  “这次回去,婉儿的眼睛应该可以好了吧。”杨宁灌了一口酒,看着外面的雨幕,有些高兴的想到,嘴角微微扬起。


  轻轻放下酒葫芦,杨宁猛然抽出了剑,对着窗外刺去。窗子应声炸裂,木屑一块快的翻飞,篝火的火苗颤了一颤。


  房檐落下的雨水和窗外落下的血水混合在一起,在雨水聚集成的水洼里蔓延。窗外,许许多多带着斗笠黑蓬的人已经将破庙团团围住。杨宁被打湿了的白衣在黑色中格外醒目。


  “杨宁,我早说过多次了,你本就是我邪教里的人,哪怕是失去了记忆,你邪教的身份也不会变化,我右护法的位置也一直会给你留着。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不过是沽名钓誉之辈,你能确信他们就能相信你?本来你就是他们出手击伤的,他们会让你就这样过下去?”为首的人掀开斗笠,任凭雨水落下,对着杨宁沉声说到。


  “现在的杨宁,不是以前的杨宁,而且,我只想要复明露,你没有,所以,你死。”杨宁眯上了眼,手中的寒芒微微闪动。


  “上!”黑蓬人一拥而上。


…………


  “别动,我来给你滴上。”老头子搓着手紧张地看着杨宁轻轻地将药液滴入婉儿眼中。


  婉儿眨了眨眼,随后目光落在杨宁脸上,杨宁和老头子则是一脸紧张地看着婉儿。


  婉儿忽然笑了起来,捏着杨宁右脸:“你还真挺好看的。”

——————————

以上为正常结局

——————————


  随后突然用左手捂住自己的嘴,大片大片的血从指缝间涌了出来。


  杨宁一把将婉儿抱在怀里,用内息护住婉儿静脉,老头子慌了神儿:“这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哈哈哈,邪教杨宁,你还不出来乖乖受死!”门外传来声音。


  婉儿的右手轻轻举起,捏了捏杨宁的脸:“没想到,只能看你一眼。”泪水和右手一起落下。


  “婉儿,你你你,杨宁,你害了婉儿!你害了婉儿!”老头子揪住杨宁,又把婉儿抢回自己怀里。“婉儿!婉儿!”


  杨宁握住剑,身上的伤口纷纷爆裂开来,眼中的怒火仿佛已经凝成了实质,外面是数百名斗笠白衣人,雨也开始慢慢落了下来。


…………


  杨宁整个身子伏在水洼里,周围数人围着他,身上或多或少都有着伤,看着婉儿,杨宁脑海里忽然闪过了画面。一个扛着锄头的老汉笑着对他说:“这么天真,小心以后被名门正派的人打死啊哈哈哈哈。”



Jvaey👈

一月十一,一小段

(一)

  熙熙攘攘的人群,踩过京西秋天的落叶,从四面八方急匆匆地赶往城市中心。


  城中心巨大的圆形广场上,五千名王城近卫将一层层的人与临时搭建的高台隔离开来。近五米的高台,让广场上的所有人都能够清清楚楚地看到上面的人。


  原本白色的囚衣被血色染得斑驳,双手被反绑在高大的木桩上,头垂在胸前,长发将脸遮挡起来。但即使是这样,所有人都知道这个高台上男子的名字——林怀一,原本王朝的镇远大将军。将在今天,以叛国罪论处。


  巨大的广场上有很多人在议论着,先帝因病驾崩之后,三十五岁的大皇子经过动乱后继位,不久朝中传出消息,新皇辰宣布镇远大将军林...

(一)

  熙熙攘攘的人群,踩过京西秋天的落叶,从四面八方急匆匆地赶往城市中心。


  城中心巨大的圆形广场上,五千名王城近卫将一层层的人与临时搭建的高台隔离开来。近五米的高台,让广场上的所有人都能够清清楚楚地看到上面的人。


  原本白色的囚衣被血色染得斑驳,双手被反绑在高大的木桩上,头垂在胸前,长发将脸遮挡起来。但即使是这样,所有人都知道这个高台上男子的名字——林怀一,原本王朝的镇远大将军。将在今天,以叛国罪论处。


  巨大的广场上有很多人在议论着,先帝因病驾崩之后,三十五岁的大皇子经过动乱后继位,不久朝中传出消息,新皇辰宣布镇远大将军林怀一私通北方草原,意图谋反。


  所有人都震惊了,包括满朝官员,都难以相信这个二十五岁自愿调出帝都,前往北方,为王朝抵御北方草原入侵十年的大将军,居然,谋反?


  新皇下令三万青龙军加上东部军团的四分之一前去讨伐,战争一触即发,就在全国上下都人心惶惶之时。林怀一,这个镇远大将军,意图反叛之人,回京了。


  在讨伐令下达四天后的黄昏,林怀一出现在了城墙上严阵以待的近卫军的视线之中。


  一袭青色素衫替换了原本的重铠,没有佩刀,就这么孑然一身的回京了。


Jvaey👈

一月七,一小段

(一)


  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转动钥匙,咔哒咔哒两声,铁门被打开


  借着走廊上的灯,整个房间这才有了亮光,空气潮湿而粘稠,充斥着发霉的味道。


  进来的人眉头皱了一下,神情间露出了明显的鄙夷。他咳嗽了一下:“A19990308”


  房间最阴暗的角落里传来铁链和地面摩擦的声音,一个枯瘦的人影一点点的显露在灯光下。头发乱糟糟的盖在头上,浓密的胡须覆盖在下巴上,灰色的上衣胸口处显示出白色的编号:A19990308,刚起身的缘故,几根稻草还黏在身上。


  “长官”男子晃晃悠悠地走到进来的人面前,行了...

(一)


  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转动钥匙,咔哒咔哒两声,铁门被打开


  借着走廊上的灯,整个房间这才有了亮光,空气潮湿而粘稠,充斥着发霉的味道。


  进来的人眉头皱了一下,神情间露出了明显的鄙夷。他咳嗽了一下:“A19990308”


  房间最阴暗的角落里传来铁链和地面摩擦的声音,一个枯瘦的人影一点点的显露在灯光下。头发乱糟糟的盖在头上,浓密的胡须覆盖在下巴上,灰色的上衣胸口处显示出白色的编号:A19990308,刚起身的缘故,几根稻草还黏在身上。


  “长官”男子晃晃悠悠地走到进来的人面前,行了一礼。


  军官转身对着看守:“他平常都是这个样子吗?”“没错,长官”两个看守诺诺地低着头回答道。


  好在他并没有追究下去的意思,翻开了带来的文件夹:“A19990308,陈岳,据帝国法院20140308号判决书,于京西服刑六年三个月,2020年6月8日即今日起恢复自由身”合上文件,“恭喜,收拾一下今天就可以出去了,祝你好运。”军官重新打量了一下周围,转身走了。


  男子还站在原地,仿佛还没缓过神,身上几根稻草缓缓的落向地面。


Jvaey👈

一月一,两小段

(一)

月已经升起来了,轻轻的扭过头,阳台正对着的树微晃着向他致意,何晨勉强挤出一个自嘲的微笑回应。


清冷的月光从云朵夹层中落下,将微笑吊成惨然,烟灰在阳台的地面炸得粉碎。


随手在栏杆上摁熄了烟头,何晨将自己罩在兜帽里,慢慢融进了夜色。


(二)

冬去春来,洛城慢慢的热闹了起来,山上也渐生春色。


刚落了场雨,让山间小路上本就稀少的行人更少了,一大一小的身影就在崎岖的小路上走着。


身后跟着头毛都快掉完的驴子,背上挂着两个瘪瘪的小包袱,时不时地喷出一口热气,在空气里上升,消散。


“老张啊老张,你能不能把这条路给弄的平整点啊,这一脚深一脚浅的,给我摔到泥里可怎么对得起这...

(一)

月已经升起来了,轻轻的扭过头,阳台正对着的树微晃着向他致意,何晨勉强挤出一个自嘲的微笑回应。


清冷的月光从云朵夹层中落下,将微笑吊成惨然,烟灰在阳台的地面炸得粉碎。


随手在栏杆上摁熄了烟头,何晨将自己罩在兜帽里,慢慢融进了夜色。


(二)

冬去春来,洛城慢慢的热闹了起来,山上也渐生春色。


刚落了场雨,让山间小路上本就稀少的行人更少了,一大一小的身影就在崎岖的小路上走着。


身后跟着头毛都快掉完的驴子,背上挂着两个瘪瘪的小包袱,时不时地喷出一口热气,在空气里上升,消散。


“老张啊老张,你能不能把这条路给弄的平整点啊,这一脚深一脚浅的,给我摔到泥里可怎么对得起这世间的女子。”


少年的裤腿没有必要的高高的挽了起来,这下可是既脏且冷了。


前面的汉子佝偻着腰,头发乱糟糟的堆在头上,连头也没回。


“那也不知道是谁上次在集市上给人拿扫把追出来的”老张小声嘀咕着


少年趔趄了一下,旋即叉起了腰“那是特殊情况,知道吗,是她非撞我身上,况且那是不小心,不小心碰到的,不能全怪我。”


汉子无声的咧了咧嘴,露出两颗大板牙。


后面跟着的驴子也凑热闹似的“儿啊儿啊”的叫了起来,声音回荡,于是一时间群山中都是“儿啊儿啊”的驴声。


驴子听着回声,很是吓了一跳,忙闭上了嘴,左右张望了一下,四下无驴,这才又迈开腿来。


书荒的咸鱼酱

果然还是极短爱我,去7-1浪,浪出了三把哥哥切,哥哥切好好出啊不过弟弟丸你看看我好不好,你哥都满乱舞了,你乱舞等级才三啊ᶘ ͡°ᴥ͡°ᶅ

果然还是极短爱我,去7-1浪,浪出了三把哥哥切,哥哥切好好出啊不过弟弟丸你看看我好不好,你哥都满乱舞了,你乱舞等级才三啊ᶘ ͡°ᴥ͡°ᶅ

Jvaey👈

锦衣 青丝 执笔 无题

   最近太废了,想着做点事情,开始偶尔写写自己的垃圾话、吐槽或者构想的场景或者故事,在网络世界里倾倒一下。先发下之前写过的吧。(虽然只有我一个人看吧,不过一个人看也算我的初衷了。)

  三月的锦州城,多的是没有终期的雨。

  已近了正午,无封仍只是披了衣衫,对雨无言。未遮住的腹部上一道疤痕狰狞着。

  他喜欢听雨声,雨声越大,心反而越发平静。

  头发随意的散着,棱角分明的脸上有了点点沧桑,浓密的眉覆在有些慵懒的眼上。撑着案几的手扶着脑袋,打了个哈欠。

  两年前,来到锦州,不,或许说逃窜更合适些。

 ...

   最近太废了,想着做点事情,开始偶尔写写自己的垃圾话、吐槽或者构想的场景或者故事,在网络世界里倾倒一下。先发下之前写过的吧。(虽然只有我一个人看吧,不过一个人看也算我的初衷了。)

  三月的锦州城,多的是没有终期的雨。

  已近了正午,无封仍只是披了衣衫,对雨无言。未遮住的腹部上一道疤痕狰狞着。

  他喜欢听雨声,雨声越大,心反而越发平静。

  头发随意的散着,棱角分明的脸上有了点点沧桑,浓密的眉覆在有些慵懒的眼上。撑着案几的手扶着脑袋,打了个哈欠。

  两年前,来到锦州,不,或许说逃窜更合适些。

  年轻的剑客,正是意气风发之时,辞师下山,提剑远游,觉得天下都去得,自是胸有丘壑,豪气冲天。

  可好巧不巧的,或许这老天爷非要让这样的人吃够苦头吧,总要假借世俗之手狠狠地敲打一番!  

  辞了师父有半年了,剑客走了不少地方,可这世俗到底还是让久居山林的他看不懂。

  最底层的人如那乞者之类的,可以在前脸还千恩万谢地恭维着施与者,转身就破骂这小气鬼好歹比自己有钱的多,就给这一文下来。

  随后又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似的,拿着得来的钱拍在吃食店桌上或是赌桌上。

  中层的人呐也差不多,从手指缝里漏出点钱做了点自己内心里的善事,便扬扬自得,一副我真乃大善人的神态。而见到了上层的人呢,则是唯唯诺诺,一副奴才模样。

  转了身却是不敢如那底层人一样骂一骂,那上层的人自是手眼通天咧,心里想一想还要战战兢兢告声罪过才好。

  而上层人则更无聊些,有财有权的每天也没啥大事,随意到街上或是什么地方转上一转,看看有啥奇异物件出现了,顺带接受下或羡慕或嫉妒的目光,心理美着呢。

  嫉妒?你嫉妒嫉妒呗,我又不会少啥,你也不会多啥。

  有权的就要想方设法地搞点钱过来,有钱的就要想法设法的搞点钱过来。
  光体面可不行,还要更体面些,最体面最好!
  可无封想不通,这样的一天天过的有意义吗?他可一点都不觉得。

  这天刚过了晌午,那火红的太阳铆足了劲儿发出光热来。饶是四处游行的剑客也觉得过了分了,半解开衣裳,朝着林子里走去。迎面撞来个矮圆胖来,商人穿着打扮。

  那矮圆胖慌慌张张地便跪了下来:“老爷饶命!俺那林子里的货物大老爷您随意拿去,小人贱命还请大老爷饶恕则个啊!”剑客倒是怔了一怔。

  那矮圆胖见这强盗老爷也不说话,忙抬头还要再说,正好是遇上那老爷的目光,“咦,俺个亲娘,这小贼毛长得倒不像坏人咧”,两人大眼瞪小眼看了一阵儿。

  最后还是矮圆胖疑惑地说话了:“咋我看你也不像个坏人咧?!”
  剑客脸抖了抖:“我勉强算是个好人”。

  就见那球马上从地上弹了起来就要走,走了几步又跑了起来,跑了几步又急急停下来转过身:“你还是绕个路吧,那边儿你可不能去,那边好多老贼毛正抢货咧。”

  说完脖子还没扭过去小短腿已经动起来了。
 
剑客看着肉球滚远了,摇了摇头,摸了摸剑鞘。

  入了林子,热气顿时消了不少,走了一阵儿,正好是块空地,空地上躺着二、三十人,站着二、三十人。
  站着的二、三十人见有人来了,停了手里的活,把一个个箱子扔到地上,抽出刀剑来。

  不知是谁冷笑了声:“不长眼的送死来了!”剑客并不作声,缓缓抽出剑来。二、三十人拿了刀剑,围将上来。

  剑客双足发力,提剑疾行,冲到一人面前持剑划半月上提,带头冲来的黑面汉子的肚肠便被刨开来,俯面而倒。挥手向右斜斩,挡住刀剑。右足发力,顺势左刺,长锋刺入胸膛,即刻抽剑,带起一片鲜红。

  出乎剑客的意料,二、三十人居然没一个逃走的,这并不是个好消息,因为这让他受伤不轻。

  背上三道剑痕,腹部的贯穿处正涌出血来,“倒是可怜了这身好衣裳,”剑客想着。

  现在空地上躺着的有四、五十人了。最后躺下的人倒下时恶狠狠地对剑客说:“莫大人不会放过你的!”

  剑客才不管什么莫大人不莫大人,莫大人能有他的衣服重要咧?!想起衣服,剑客就更心痛了。

  走上前,打开箱子,里面好些黄白之物,也有珠宝器物。“恁多宝贝,这些箱子里得有多少啊!”旁边停了三辆车,看上去是些粮食,想来那矮胖圆倒是被牵连了。

  剑客感叹一番宝贝真多,摸了些银两,扬长而去。

  走出去了好远剑客还是想着:“宝贝真多啊!”

  过了几日,无封走上街,城门围了许多人,正看着布告。

  “皇纲都敢抢,真是胆子大!”

  “岂止是胆大,简直无法无天!”剑客扫了眼布告,忙低了头直奔住处!

  刚收拾完细软,便听得吵闹声响起。

  “军爷军爷,坐坐坐,什么事都好说!什么事都好说!”掌柜的声音响起。

  “滚开!”

  剑客转身破窗而出,“嗖”一支箭朝着剑客面门袭来,在空中强行扭了身子,箭矢没入左臂。

  落地,斩断箭身,剑客没入小巷。

  “别让嫌犯逃了!”身后传来一片喊叫声。

  一路逃着,剑客在一个大雨天来到锦州城,住了下来,一住就是两年。

  后来无封才反应过来,这皇纲被劫明明就是那莫大人自己演的一出戏!自己却是好巧不巧的当了替罪羊!

  雨停了,无封站起身来,束了发,穿好了衣衫,摸了摸剑鞘。

  三日后,京师传来消息,当朝宰辅莫大人上朝途中被杀!杀人者提剑飘然而去,无影无踪。

  “嗯?怎么回来了?”老人拿着扫把问到。

  “山下不好玩。”有些沧桑的少年挠着头笑嘻嘻地说到。

江上

我把衣服吃掉了

衣服被洗衣机吃了

顺着下水道流到了垃圾站

商家把它做成了食品

送上了我的餐桌

我把衣服吃掉了

衣服被洗衣机吃了

顺着下水道流到了垃圾站

商家把它做成了食品

送上了我的餐桌

我把衣服吃掉了

Vobo's🍚

数学老师 番外(3)

唠嗑:极短番外 

          《数学老师》中提及的CP都会有

           Hozi最短就不打TAG了


幸福到站


1.澈汉    国民MC与物理学家


    “净汉呐——” 终于主持完整场颁奖礼的崔胜澈疲惫的躺在尹净汉的大腿上,“今天的紫发真好看。”还不忘扣住他的食指称赞他的新发色。


  ...

唠嗑:极短番外 

          《数学老师》中提及的CP都会有

           Hozi最短就不打TAG了


幸福到站


1.澈汉    国民MC与物理学家


    “净汉呐——” 终于主持完整场颁奖礼的崔胜澈疲惫的躺在尹净汉的大腿上,“今天的紫发真好看。”还不忘扣住他的食指称赞他的新发色。


   尹净汉习以为常,他摇摇头继续盯着手机屏幕 。


    “呀尹净汉,我今天造型不够好看吗?还是夸你夸不够,你也不看我一眼。” 崔胜澈简直是大柯基,温柔地没收了尹净汉的手机,小心地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尹净汉,还以为睫毛要掀起一阵风。


    “我家白菜被拱了。”尹净汉满脸可惜的说,手在崔胜澈的头发上乱揉。


   “什么啊...你非得说自己是猪吗?”崔胜澈闭着眼任尹净汉摸头,不解地问他。


   尹净汉大腿一颠把他颠出去,翘起二郎腿数落他,“有没有脑子!”还亏得这么多年经验崔胜澈反应快,不然脸朝地就该毁容了。


   “我是说Woozi,知勋,”尹净汉惋惜的说,“我看到的白菜被仓鼠拱了。”


   崔胜澈又理直气壮地坐回尹净汉身旁,“哼,净汉还不告诉我知勋跟顺荣是师生关系。”


   “有什么好告诉的?你一年也就见Hoshi两三次,其中一次还是颁奖礼,Woozi就没和Hoshi在你面前同时出现过。大忙人连回家陪我的时间都没有多少,还要告诉你别人的绝美爱情吗?”


     “爱情?”


   尹净汉抢过崔胜澈的手机,狠下手关了机。


   “少做国民MC S.Coups,多做尹净汉唯一的崔胜澈不行吗?”


   崔胜澈半跪在尹净汉面前,拉起他的手低头吻下,“好。”



2.佑灰     物理老师与生物老师


    全圆佑为躺在他大腿上的文俊辉揉着太阳穴。文俊辉正闭眼享受全圆佑的按摩服务,他们都喜欢抓住生活的细枝末节,讨要专属于他们的小确幸,就连听听对方的唠叨也觉得很有趣。


   “以后不许打这么久游戏了。”全圆佑几乎要帮文俊辉做下一套十六个八拍的眼保健操,忘了自己才是那个戴着厚厚眼镜的人。


   文俊辉“嘁”了一声,伸手准确的摘掉了全圆佑的眼镜:“眯眯眼小帅哥还说我呢嗯?是谁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没戴眼镜认错了人,把我牵了好远才发现的?”他的视力真的是比全圆佑好太多,全圆佑正眯着眼睛够着被抢去的眼镜。


   回忆起两位老师的第一次见面,还真是好神奇的,全都源于全圆佑的近视眼,几米开外人畜不分的那种——不是,也没那么夸张啦,认错人而已。


   那时全圆佑也是第一天到学校上班,他见到学校一份庞大的注入新教师的名单,才刚开始他的教学生涯便担心起来,担心担心着就发现了他熟悉的名字——金珉奎。他一下子就高兴了,还有个同僚可以欺负。


   开心上了头他也就踏上了大校园寻犬之路,连眼镜都忘了戴,“没关系,长得最高的那个傻大个儿就一定是了。”那安慰着眼前一片朦胧美的自己,顶着火辣的正午骄阳左顾右盼,最后想起他还有手机这回事的时候,他看到水池边的大榕树下疑似目标的人物。


   全圆佑再走近些,极力挤着眼睛朝那人望去:那人生得甚高,伸手就可以碰到高处的树枝,他捧着纸和笔,垫在跨上台阶的大腿上,弯着腰写画着什么,偏偏大榕树的阴影打在他的身上,只有一两束阳光透过一层落到他的手臂和肩膀上,成了两颗亮斑。


   这么高大还有着健康的肤色,不是金珉奎是谁?全圆佑当是狐狸般狡黠一笑,似乎一切都把握于指掌之中,他朝着那树底下大步流星。


   文俊辉正好把到了新岗位的第一篇随笔写好了,准备收拾东西走人,他还在展望美好的教师生活,刚把腰直起来,头还没抬到一半就被人用胳膊扣着了。


     “珉九啊!”扣着他的人说还一副兴致很高的样子,他正想反手给他压制到地上去,毕竟咱中华武术不白学,没想到那人又松开他了。


    “我说....”文俊辉正要抬头准备以德服人,结果对方拉上自己的手,文俊辉定睛一看,这手还挺好看,节骨分明,敲键盘的时候一定迷死千万少女。哦天,千万少女的心就不止为他一个人燃烧了...不行,“你...”


    “走,哥领你吃饭去。”可那人拉着她就快步往前走,跟谁比腿长似的,买一步送三步,莫名其妙,不过这还真是事实,那大腿裹在牛仔裤里显得极其修长,那千万少女....不不不不,文俊辉终于抬起头,真是个不认识的人。居然还有点帅,文俊辉就停了步子不动了。


    “怎么了珉九?”全圆佑越发感觉不对,怎么没被唠叨?他回过头一瞧……金珉奎变样儿了?


   文俊辉总算看清对方的正脸了,其实挺好看的,可惜了是眯眯眼。唉,世界上果然没有几个人像他一样接近完美的。他清了清嗓,“您哪位?”


   只见对方在包里翻找着什么,好一会儿才掏出一副银边圆眼镜。他低头将眼镜带好才抬眼看文俊辉,眼镜稳稳当当地架在他高挺的鼻梁上,他也终于稳当地发现自己认错人了。嘴巴刚张开又自动合上,一时失言,百口莫辩。


   原来是近视眼——戴了眼镜真是好绝。有个词叫什么来着?


   斯文败类。


   至于后来如何,全圆佑和文俊辉怎么莫名其妙走到一起,那真是说来话长了,那就长话短说吧....长话短说不如还是不说了。


   文俊辉把全圆佑的眼镜抛得老远,抛物线长得和全圆佑的反射弧有的一拼,他腰板一挺,熊扑在全圆佑身上跨坐着,他抚摸着全圆佑的眼角,问他


   “你还会把我认错吗?”


   全圆佑又不要命地笑了,“第一次见面我还是要认错你,”他双手环上文俊辉的腰禁锢起来,“那之后,我眼里也就只看到文俊辉了,认什么认?”



3.硕宽     学生Boo与当红偶像DK


    李硕珉又夹起第二盘五花肉喂起夫胜宽来,“胜宽啊,我的音乐剧看了吗?”他满怀期待地问道。


   “看了看了!我骄傲死啦!我们道谦哥做的真好!”夫胜宽嘴里还塞着肉块,迫不及待的告诉李硕珉他有多棒,他可是夫胜宽心尖尖儿上的骄傲啊。那个穿着王的战袍束着贵族发型,备着一把长剑的亚瑟王,其说是角色,不如说是李硕珉与生俱来的王者风范,他天生属于舞台。


   “我是想着你唱的。”李硕珉擦去夫胜宽嘴角的油补充道。


   小橘子的眼睛一下子瞪得好大,“真的吗?”不自信的问,清澈如一池桃花泉水,碧波荡漾。


   李硕珉笑着点点头,“对呀,我在等你站到我身边一起唱。”


   可他的小甜橘蹙起眉来,“可是今天有人拿Hoshi来威胁知勋哥了...那我..”


   李硕珉又往夫胜宽嘴里塞了一块肉,堵住他的嘴,再把人扳过来。


   “你是我的,不存在威胁。”


   窗外亮了几下闪光灯,预示着一对恋人歌手的诞生。





4.率灿    学长与学弟


       真是帅的一塌糊涂!这是李灿挤进人群里抬头说的第一句话,他本来是想骂人的。人群的中心是一个雕塑,会呼吸的那种,还系着一条斜边儿发带,李灿自嘲是个俗人,只能用“老外就是长得优越”概括全部。雕塑美男面前还有个女子,长得也真不差,可以是女神级别的那种俊男美女走在一起,哪儿不轰动呢?


    “崔韩率,分手吧我们。”李灿正准备悄咪咪离开一下,被年度大戏吸引了。


    可那个叫崔韩率的老外,不,小外一点儿反应也没有,甚至还在看手机,女生都着急了。李灿嘲讽的笑了笑,长得帅的渣男哦....哎,见怪不怪了,这年头


    半晌,崔韩率似乎终于觉得情况不对,他将视线转移到对面的女生身上,“什么?”他慢悠地摘下一只无线耳机,“可以走了吗?”拉起女友的手。


    “分手,要分手!走什么走!把你那耳机扔了吧!”女朋友...前女友甩手走了。


    崔韩率追了上去,追了好几次,不过李灿瞧见他那经典美国表情就知道没戏了呗还能咋的。李灿也拨开人群,鬼使神差地走上去,跟肥皂剧三角恋似的。


    “耳机别扔,可以给我。”他真不知该说什么,当时也还真挺后悔,因为他也不知道崔韩率怎么接的脑回路,才愣了一下就真的给他了,还把另一只取下来,一同塞到他手里。


    “我晕,你真给啊。”


    “不然?”  崔韩率一脸的理所当然让李灿觉得这小外真是神奇,或许这就是清奇的四次元直男脑回路吧。


   李灿不客气的接过了,心想反正会有一天要回来的吧,看看帅哥心情也挺不错的,说不定他还能蹭点儿英文教学。“哎,你韩语怎么这么标准的,哎...算了,耳机谢了,想要回来再找我吧。”李灿白拿着耳机就这么走了。


    后来李灿才知道那是高一个年级的学长,成绩优异,家里有矿,亿万少女的美梦那种,哪缺这一副耳机啊?


   缺,怎么不缺?崔韩率最宝贝这副耳机了,不记得是第几天后,崔韩率居然爬上楼来到李灿班里,甚至到他座位上找他要耳机。


   崔韩率看到李灿耳朵上塞着的不是他那副耳机,他就无由来的不爽,“我来拿耳机了。”


   李灿实在是没习惯,崔韩率长着一张绝美混血儿的脸庞,却说着一口流利地道的韩语。他干脆不去看,他在书包里翻翻找找。“没有。”他翻完了最后一个夹层,终于下了定论,“放家了。”


    “喔——”崔韩率尾音拖得老长,“那我放学去你那儿拿就行了吧。”他顺手牵走了李灿的有线耳机。以一物欠一物,其实就是强行让李灿答应。


    “喏,学长的耳机。”李灿用小盒子把崔韩率的耳机包的跟礼物似的归还到主人手里。


    崔韩率满意的点头笑了,“嗯。”他收好盒子,止在原地不动,然后被热情好客的李父留下来,喝了杯茶吃了顿饭,那可不嘛,李父看到这小孩儿就想跟他聊小李子。又想起自己的儿子研究迈克尔杰克逊的舞蹈,聊的李灿都厌的很。


   最后李灿把崔韩率送出家门的时候才拿到自己的有线耳机,可给他惦记坏了,于是半感激地向崔韩率挥挥手,“学长再见!”耳机还了,估计再也不见了吧。


   崔韩率伸手揉乱了,他刚洗好还是润的头发,“明天见啊小学弟。”然后消失在阵阵初夏的晚风里。


   明天见啊,何止明天,后天也见,每天都见。


   


   李灿开着车在蓝牙音乐坐在副驾驶座上发牢骚,“韩率哥,真的受不了那对!在你车子后排卿卿我我。”


  崔韩率可能反射弧长到岔路了,现在还会空耳,“开车呢,不能亲你,一会儿红灯...”


  “哥!你说啥呢!”小恐龙一脸正色,嫩粉色的脸蛋和发色一样好看,“我说Hoshi哥!”


   崔韩率恍然大悟,“啊你说他们,”没一会儿他就笑起李灿来,“我们那会儿不也是吗?”


   在一起好久,李灿终于逮着机会吐槽崔韩率,“你那也算?靠着一只耳机缠了我好几个星期,我都怀疑你家矿被吃了。”


   李灿想起崔韩率第二天去找他,理由居然是“耳机听起来和原来不一样了”。老天唉,他拿到耳机之后甚至都没入过耳,存放的盒子里也是亲手塞了几块海绵怕震坏的,开什么国际玩笑。哈,崔韩率就是说因为他没戴过,所以听起来和原来不一样了。结果就因为这一对耳机天天上他家蹭吃蹭喝,李灿任说要赔吧又不肯,非说世界独一无二,仅此一副,明明上网一搜一大片,只不过是贵罢了。李灿后来对这事儿也疲惫了,不过他对崔韩率的弘大生活还是挺感兴趣的。


    崔韩率缓缓停下车子,松开自己的安全带,“是啊,连带着人一起被你吃了。”


   绿灯转黄,跟你在红灯时接吻怎么样?







     [采访间]


H:    Ayo,Hoshi Woozi CP...

W:   闭嘴。


    李知勋掐上权顺荣的手臂,强制性收声,权顺荣这才乖乖坐下。


MC BOO:

     今天我们请到了《数学老师》的主演,Hoshi    Woozi!让我们了解更多拍摄幕后!


   权顺荣兴奋的晃着椅子,李知勋只是静静地看着镜头,手放在权顺荣的大腿上。


MC BOO:两位不打招呼吗


H:    Ayo!Ho...

W:  Say the name Seventeen,大家好,

         我是SEVENTEEN的Woozi

H:  我是SEVENTEEN的Hoshi,我们是Ho!

W:  Woo...


MC BOO:

          Woozi哥好像情绪不太高涨啊,或许是我主持的没有剧里的Coups哥好?


<Woozi CAM>  李知勋扶着腰摇摇头


H:   我们BOO最棒!

         你哥他...就是,有点儿累..


<Woozi CAM>  (近镜头)李知勋怒视权顺荣,

                          双颊微红


MC BOO:


      好的,今天信息量很充分了,看来是真的呢~非常感谢两位啊。最后对兼当编剧,导演,摄像,后期的西尔说句话吧。


W:    下次别再开车了!

H:     下次再刺激点!


<Woozi CAM> 

W(扔台本):    回家!


[画面外小黄人变声]西尔:


         两位对不起!这剧不播了!


未完


   


  


華麗的/絮語

【金梁金】五時三刻/a quarter to 6

「明天還要來……累死我了!累死了……!!!」


當森林系被拉進黑色安息日,便開啟了洪Issac、朴榮振、梁智完、金河鎮四人不得安寧的練團時光。這天好不容易完成錄音,難得願意入鏡的梁智完對著拍攝幕後花絮的攝影機大呼小叫。


「大家辛苦了,謝謝你們陪我這麼久,給大家添麻煩了。」

洪Issac露出萎靡的微笑,鬍渣長了滿臉,比起夢幻的森林系,更有叢林泰山的味道。

「哥怎麼這麼說,其實是我們給哥添麻煩……謝謝哥願意陪我們。」

從地上爬起來的朴榮振,鏡片後頭的眼睛少了節目上的煞氣,多了少年般的澄澈。

「謝謝Issac哥,錄到很好的成果,我們這首歌會很成功的。」

梁智完從電腦前起身,準備送...

「明天還要來……累死我了!累死了……!!!」


當森林系被拉進黑色安息日,便開啟了洪Issac、朴榮振、梁智完、金河鎮四人不得安寧的練團時光。這天好不容易完成錄音,難得願意入鏡的梁智完對著拍攝幕後花絮的攝影機大呼小叫。


「大家辛苦了,謝謝你們陪我這麼久,給大家添麻煩了。」

洪Issac露出萎靡的微笑,鬍渣長了滿臉,比起夢幻的森林系,更有叢林泰山的味道。

「哥怎麼這麼說,其實是我們給哥添麻煩……謝謝哥願意陪我們。」

從地上爬起來的朴榮振,鏡片後頭的眼睛少了節目上的煞氣,多了少年般的澄澈。

「謝謝Issac哥,錄到很好的成果,我們這首歌會很成功的。」

梁智完從電腦前起身,準備送疲憊的大家離開。



噓,洪Issac忽然比出一個世界共通的噤聲手勢。

朴榮振與梁智完順著Issac的視線看去,原本坐著玩遊戲、後來一度睡著,最後猛然驚醒並帥氣起身的金河鎮,這次居然靠牆壁站立閉上了眼睛,還點頭不停。

洪Issac微微歪頭、兩手合十放在臉頰旁邊,表示好孩子快快安眠。
朴榮振輕手輕腳拿起自己跟洪Issac的隨身物品,朝門的方向歪頭。
梁智完翻了個白眼,朝兩位客人雙手一攤。



xxxx



等梁智完送走隊友,回到自家錄音室,發現金河鎮又輸給了地心引力,整個人都快平躺到地上。於是蹲下來觀察,五官端正的金河鎮睡臉也很好看,長長的睫毛在眼下打出淡淡陰影,隨著呼吸緩緩起伏。這張俊臉梁智完看了超過十年,就算睡著、就算喝醉、甚至就算病得起不了床,金河鎮的臉依舊英俊,酒吧裡頭為了這張臉失聲尖叫的觀眾可多了,能吵得台上聽不見音樂聲。

梁智完並不覺得看到這張臉,心跳會快個一拍、慢個一拍、漏了一拍或者突然紊亂,他身體不強壯但還算得上健康,沒有任何心臟疾病症狀

但,自己確實多看了這張熟悉的臉好幾秒。


「起來。」


中斷不必要的注視,梁智完伸手朝對方頭上一推,睡美人背上一滑,直接在地上躺倒。


「……、?!」


金河鎮今晚不知道第幾次猛然驚醒,看到梁智完蹲在旁邊雙手托腮,一雙死魚眼直盯著自己。


「要睡去房間睡。」


說完也不幫忙倒地的青梅竹馬起身,逕自坐在電腦前,脫下漁夫帽、戴起耳機。金河鎮撐起上半身,維持坐姿將近兩分鐘,然後慢慢站起來,站立發呆兩分鐘,轉頭看梁智完。

屋主正在擺弄他的一桌混音器材--金河鎮知道梁智完聽的肯定是剛才他們花了幾乎16小時搗鼓出來的東西。東西,頂多稱為素材,即使花了16小時依舊離完成品有很大一段距離,梁智完捨不得睡,他正在一筆一筆確認、過濾、疊加、抽離、混合,試圖尋找還聽不見的完成型態。

金河鎮摸出手機確認時間,幾乎已是早晨,再不久臥房的窗外就要漸漸明亮,雖然他們所在的錄音室一年四季黯淡無光。他想了想,又重新在剛剛打瞌睡的角落坐了下來。


「呀,不是叫你要睡去房間睡嗎?」


發現金河鎮還在,梁智完眼睛沒離開螢幕,丟下一句話。金河鎮伸長手臂把手機放到電腦桌上、碰到了鍵盤;梁智完目不斜視,左手按著鍵盤調整什麼,右手放開滑鼠移到左邊,拿起金河鎮的手機放到不影響作業的地方。


「我懶得動了,就在這裡睡。」

「金河鎮……別這樣,會感冒。」

「又不是沒在你錄音室睡過,冷氣關小一點。」


回嘴堵住梁智完的抗議,金河鎮在牆角縮成一團,沒有要離開的意思。梁智完拿下耳機,蹲到金河鎮身前看著他:濃密的眉毛微佻,烏黑的眼睛睡意仍濃但意識清晰,好看的五官形成「怎樣?」的表情。梁智完嘆氣,用拳頭推夥伴的胸口。


「你走開啦,你在這裡我也會想睡耶。」

「想睡就睡啊。」


梁智完嘆了一口氣,任憑金河鎮用彈奏貝斯的手指幫他搓揉太陽穴,然後把手搭上金河鎮的大腿。


「很癢,不要弄。」

「太累站不起來,借我扶一下。」


說著居然拿金河鎮的大腿當作支點,故意把體重壓在上面,自己站起來,留下金河鎮在地上小聲幹譙。報復成功的梁智完笑笑,重新在電腦前坐下。


「再弄半小時,告一段落之後我們都去睡一下。你幫我看一下這裡。」

「喂,我說要在這『睡』,睡覺的睡,OK?」

「在這就得工作,我工作室不給人睡的。」

「真敢說……」


金河鎮罵罵咧咧爬起來,一屁股擠上粱智完的椅子,把耳機搶過來戴上,又抓過滑鼠連點,開始邊聽邊打拍子。

粱智完看著英俊的側臉,心想看了超過十年,居然還是有讓他心跳加速的情況。而且,唉,並不只是因為他英俊啊。在心裡悄悄翻了個白眼,沒有耳機無法同時作業,梁智完把頭靠上金河鎮的肩膀,故意用力不讓他隨著節奏搖擺。





不知是否加快的心跳,振動著鼓膜砰砰作響。









-fin.






====


五分鐘後的景況大概是這樣↓

「幹,梁智完你不要自己睡著啦!!!」


====



本想寫腦子裡轉了好幾天的吸血鬼AU,不知怎地卻生出與《AM 2:00》成對的這篇。

雖說那錄音室應該都是香煙的味道(總覺得音樂人很多抽煙,我的偏見XD),但寫的時候只覺得是乾燥夜晚的味道,他的呼吸與冷氣微微作響。

下一篇要寫什麼呢。

下一篇寫得出什麼呢。



====


補充:寫完重看花絮發現,錄Royals的錄音室應該不是梁智完家,但懶得改了啦對不起(艸)

華麗的/絮語

【金梁金】AM 2:00

Super Band這節目聚集了從歌手到樂手,從搖滾到古典,從天才到妖精到神仙的各路音樂愛好者,不僅能力各異,資歷也大不相同:有已經隨著專業歌手巡迴多年的社會人士,也有穿著制服下課趕來錄影的學生;有在街頭鍛鍊的歌者,也有在禮堂中演出的樂手。這些背景各異的人,因為賽制和空間的安排而需要時常聚首,除了培養感情,也可以擴充對不同領域的理解,對彼此的音樂素養和人脈都大有幫助。


不過,高強度的團練和錄影時程,現場的樂手大都無法適應。學生、獨奏選手和古典樂選手大部分兩者都沒經歷過,玩團的習慣團練但沒綜藝節目經驗。要說有沒有同時經歷過團練跟綜藝節目的,確實有,但有經驗不代表能習慣這種生活。偶像出身的Benji...

Super Band這節目聚集了從歌手到樂手,從搖滾到古典,從天才到妖精到神仙的各路音樂愛好者,不僅能力各異,資歷也大不相同:有已經隨著專業歌手巡迴多年的社會人士,也有穿著制服下課趕來錄影的學生;有在街頭鍛鍊的歌者,也有在禮堂中演出的樂手。這些背景各異的人,因為賽制和空間的安排而需要時常聚首,除了培養感情,也可以擴充對不同領域的理解,對彼此的音樂素養和人脈都大有幫助。


不過,高強度的團練和錄影時程,現場的樂手大都無法適應。學生、獨奏選手和古典樂選手大部分兩者都沒經歷過,玩團的習慣團練但沒綜藝節目經驗。要說有沒有同時經歷過團練跟綜藝節目的,確實有,但有經驗不代表能習慣這種生活。偶像出身的Benji節目上活跳跳,到了休息室連吵得要命的模仿環節都能睡;樂團出身的金佑星嘴上不說,笑起來一樣燦爛,卻連聲音都沙啞了。

不曾在節目中提起,但確實經歷過樂團選秀節目的金河鎮和梁智完,只覺得熬夜熬到快死了。


當地獄鼓手選了搖滾搭檔,再選了自然系主唱的時候,四個人就知道肯定要熬夜,小夜大夜整夜連夜熬夜。光是尋找方向就不容易,就算方向找到了,打造成適合四人的風格還是不容易,將有機農場開闢成禁入墳場,更是大大不容易。製作總監梁智完不只值小夜班跟大夜班,連白天班都兼了,幾乎生產線一樣 24小時運轉,偶爾斷電就用咖啡甜食充電,再不濟就用尼古丁塞滿血管,半夜兩點一根煙,腦內亢奮似神仙。


這天理所當然又是個熬夜日,四個人針對細節磨了一遍又一遍,好不容易達成共識,此時梁智完站起來,跟金河鎮點點頭。


金河鎮坐在地上跟梁智完揮手,梁智完推門出去了。

十分鐘後,金河鎮在走廊上尋找梁智完。

五分鐘後,金河鎮在大樓門口發現梁智完。


梁智完戴著漁夫帽,靠著牆壁席地而坐,睡到毫無形象張開了嘴。

金河鎮掏掏口袋,拿出香煙和打火機。


xxxx


「…、……?!?!?!」

金河鎮好整以暇站著,居高臨下看他的搭檔一邊咳嗽一邊清醒。

梁智完嗆得滿臉通紅,一臉沒搞清楚什麼狀況的朦朧,雙手摀著嘴咳了半天,抬頭發現搭檔嘴角叼著香煙站在自己面前。

「現在是怎樣?」

梁智完柔軟的甜嗓咳得有點啞,揮去了睡意、卻揮不去疲憊的眼睛炯炯有神,看著金河鎮慢慢把頭轉過來。

「你不沒菸了嗎。」

金河鎮兩根手指捏住幾乎沒抽的香煙,從嘴邊拿開之後直接塞進攜帶式煙灰缸,邊吐出煙霧邊皺眉。

「所以?」

「叫醒你啊。」

沒抽煙嘴裡卻嚐到煙味,梁智完摸了摸自己的嘴巴,覺得下唇有點發腫疼痛。

「你有病。」

搖搖晃晃站起來,梁智完仰頭伸懶腰,讓緊繃的身體放鬆;金河鎮扶住差點掉下來的漁夫帽,順便撐住梁智完的後頭部。

梁智完挺直上身,拉住金河鎮的西裝領子,前傾去咬他的下唇。金河鎮放任對方又舔又咬了一陣子,雙手包住梁智完的頭想繼續親,結果梁智完直接伸手擋住,金河鎮退而求其次舔了下他的掌心,有點鹹,梁智完抖了一下抽開手。

「你也有病。」

「呼呼。」


AM 2:00。



====


毫無劇情!(燦笑)

国王戴着驴耳朵
好久没来lof 三次元超级忙...

好久没来lof 

三次元超级忙 社畜忙着赚💰

刀刀一直有在玩

一边咸鱼一边肝 虽然时隔很久

但是我终于有一队满级极短啦!!

(๑•̀ω•́๑)

好久没来lof 

三次元超级忙 社畜忙着赚💰

刀刀一直有在玩

一边咸鱼一边肝 虽然时隔很久

但是我终于有一队满级极短啦!!

(๑•̀ω•́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