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极简

55.2万浏览    18.3万参与
镜子路边游
冲破陈旧的躯壳 召唤内心真我...

冲破陈旧的躯壳

召唤内心真我

独立生长着

冲破陈旧的躯壳

召唤内心真我

独立生长着

灵岩山水

兵马俑  陕西西安临潼

兵马俑  陕西西安临潼

灵岩山水

三清山  江西上饶玉山

三清山  江西上饶玉山

灵岩山水

兵马俑  陕西西安临潼

兵马俑  陕西西安临潼

灵岩山水

三清山  江西上饶玉山

三清山  江西上饶玉山

灵岩山水

兵马俑  陕西西安临潼

兵马俑  陕西西安临潼

灵岩山水

三清山  江西上饶玉山

三清山  江西上饶玉山

记得做梦.

【原创】【极简】《杀死一朵白玫瑰》

【极简】是我和我前男友的cp

大be结局

落魄杀手x落魄女高

穿越异世界文

                                           ...

【极简】是我和我前男友的cp

大be结局

落魄杀手x落魄女高

穿越异世界文

                                                (一条手动分割线


“B区有杀手。”

这是B区入口石碑上写的一句话。

B区的全称是Blood,鲜血。

我在躲避学校里混混穿越大半个城市的死缠烂打的时候躲进山林,负箧曳屣行深山巨谷中,迷了路,像无头苍蝇一样横冲直撞,被鬼打墙无数次以后看到这个石碑。

我这才反应过来,那帮混混也不是正好碰到我,她们看我不爽很久了。她们也不是想要我的钱,她们想让我去死。

我硬着头皮冲进那个地界。

我在完全陌生的地界。

我顺着断裂破旧的公路慢慢往里走,靠近城市,只感觉到阴森。

我想回头,发现来时的公路不断延伸仿佛没有尽头。

也许误入的人没一个出的去。

我顺着废弃公路往里走,心想着我不如被那帮女的按在巷子里打,打死了都比在这无穷无尽的陌生和惶恐里来的好的多,至少能死在生我养我的土地。

那帮混蛋女的看我跑进山里肯定就走了呜呜呜呜我在山里跑了这么些天就跑到这种鬼地方我为什么啊呜呜呜呜呜。

我直接悔不当初。

走进城市里,是一个极具重工业和资本主义色彩的城市,灯红酒绿纸醉金迷。一看就不像是国内能有的地方。

我一时不知道是该往里走还是躺在废弃公路中间饿死。

就像我漫长人生的远大理想一样,一时不知道是该坚持浪漫主义然后饿死还是放弃我想象的去按着最传统的人生慢慢浪费。

可是现在的重点不是我漫长人生的远大理想。做不出饿死还是往里走的抉择的话根本没有拥有远大理想的权利。

主要是在这种看上去就人情冷漠的地方我即使进去了也不一定能不能有饭吃。

那条公路很长很长,长得仿佛一辈子都走不完,我感觉我可能还没走到那就死掉了。我背上是书包,没有多的东西,只有薄薄的一两本书,一本日记一个笔袋,脚上是一双有点旧掉的回力,看起来很脏。

我失去了时间观念。

我感觉我走了一辈子才走到那个城郊的,废弃工厂一样的地方的。

工厂外围里的废铜烂铁堆后面,一个和我年纪差不多大,但是感觉眼睛里很有灵气的女孩子跳出来飞到我身上。

“你是不小心从外面进来的吗?”

我认真打量那个女孩,准确来讲是我们互相打量,她披肩短发,黑色卫衣,皮肤白皙,明眸皓齿。

她看我,我风尘仆仆,我满身疲惫,我眼神涣散,我生不如死。

于是她把我按进她家洗澡,把她的衣服塞给我穿。

“你以后住我家吧,我带你去我市中心的住所。”她看着穿着她衣服的我。

虽然我很喜欢她的衣服——版型和款式都是我喜欢我想尝试却来没来的及入手的——也很喜欢她,她长得好好看好可爱。

我坐在她的院子里的一个汽油桶上,问:“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她靠在门框旁边看着我。

“为什么要...带我去你家?”我低着头看着脚上早就脏的看不清颜色的旧回力,我手边是我的书包,拉链上挂着一个挂的花掉的玉桂狗亚克力挂件,书包也灰扑扑的看上去很旧的样子,我整个人除了人体,看上去全都残破不堪。

她走到我身边不远处一个木箱上坐下:“因为搬到城市边缘,我的责任就是要把误闯异界的人带到城市中心,带这个人真正进入城市。”

原来是任务。

“刷一个副本。而且你也是女孩,还和我差不多大,如果是男的我就扔给别人了。”

确实。

她从箱子上跳下来:“饿不饿我给你弄吃的。”

她拉着我的袖子跑进里屋。

我突然觉得她好开心。

他的里屋和外围截然不同,是千禧风原宿风和赛博朋克的极高有机融合。虽然是几种看似无关的风格但是毫无违和感。

这么好的家装设计师我以后也要拥有,不知道现实生活里会不会有。

不过现在根本出不去好不好!

她把我拉到厨房,给我煮乌冬面。

还好没有饿死在废弃公路中间。

“呃...你说你是从‘B区有杀手’的石头那里过来的对吧?”她一边搅动面条一边问我,另一个锅里的高汤咕嘟咕嘟冒泡泡。我盯着那锅高汤嘴上应着“对啊对啊那个公路本来是断裂的但是我走了一段回头看发现看不到我走上它的那个断口了。”心里想着“呜呜呜呜呜这个汤真的救命好香呜呜呜呜呜我好饿。”

她没有理会我多余的话和内心活动,自顾自的说:“B区有杀手,大多受雇于上流社会的世家大族,他们有太多秘密,平民稍微涉足其间便会招来杀身之祸。,那些杀手一般不屑于卷入期间,或者说装作毫不知情的演技天衣无缝。总之现在活下来的杀手都是单纯地拿钱办事,至少看上去是这样。只要知道要杀的人是谁叫什么,长什么样,从不问他干过什么事。”

我似懂非懂的听着。

建立了一个全新的世界观了属于是。

她看向咕嘟咕嘟冒泡的高汤锅,然后看向我:

“不要靠近杀手,会变得不幸。”

我懵懵懂懂的点头。

我大概可以知道她在表达什么,基本上是说,杀手冷血又势利,人情淡薄。拿钱办事也不问事实。

“杀手杀人是不违法的,”她补充,“但其实这个世界的法律都是服务上流社会的。”

这个地界,荒唐。

“我叫恩祈,感恩的恩,祈祷的祈。”她这样讲。

“嗯,我叫简汐。”

虽然我还是不太理解这个城市的构成,但是从恩祈的描述中我大概能听出来这样的意思:

“除了我,谁都不要靠近。”

正合我意。

而且恩祈的手艺是真的好,乌冬面一等一的好吃。

“我估计你饿了好久了吧,几天没吃饭了?”她问我。我猜我吃得真的很狼吞虎咽。

我喝了口汤想咽下嘴里的面:“还好吧,我进来之前已经两三天没吃饭了。”

“你一个高中生这么惨啊?”

“哎被人看不爽被混混害了呗。”

我说的云淡风轻,我努力让事情看上去云淡风轻。

她低头想了想,说:“我也不是因为你看起来饿了很久啦,只是觉得你从那个地方走进来确实需要这么长时间。”

“我以为我走了一辈子呢。”我吸溜着面条含糊不清的说。

她只是用眼睛笑:“会这样啊,失去时间观念在B区很常见。”

于是两人陷入了沉默。

我不是故意不搭理她的我好饿我在呼噜呼噜喝汤。

吃完就窝倒在她房间角落的一张沙发床上,呜呜呜呜好软好软我要醉进去了。

到底是累坏了我就这么毫无防备地睡进去了。

灵岩山水

兵马俑  陕西西安临潼

兵马俑  陕西西安临潼

灵岩山水

三清山  江西上饶玉山

三清山  江西上饶玉山

DarkRoom’s cat
No_078 翻着手机里的相册...

No_078


翻着手机里的相册,不知不觉中,这些都成了标志性的回忆。

No_078


翻着手机里的相册,不知不觉中,这些都成了标志性的回忆。

雲木创意

无奈的田野

开满了黑色的花朵

在光明里呆久了

忘记了世界的阴暗


在阴暗里

却相信

神圣的光

会穿透厚重的云层

洗去花朵的黑暗

让每一朵花重新鲜艳

无奈的田野

开满了黑色的花朵

在光明里呆久了

忘记了世界的阴暗


在阴暗里

却相信

神圣的光

会穿透厚重的云层

洗去花朵的黑暗

让每一朵花重新鲜艳

crazzzzzy
孤独的人,在等一束光。摄于海边

孤独的人,在等一束光。摄于海边

孤独的人,在等一束光。摄于海边

灵岩山水

兵马俑  陕西西安临潼

兵马俑  陕西西安临潼

灵岩山水

三清山  江西上饶玉山

三清山  江西上饶玉山

灵岩山水

兵马俑  陕西西安临潼

兵马俑  陕西西安临潼

灵岩山水

三清山  江西上饶玉山

三清山  江西上饶玉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