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枕上书

19242浏览    908参与
伊哇
私以为九九最漂亮的造型啊啊啊美...

私以为九九最漂亮的造型啊啊啊美而不妖❤️❤️

私以为九九最漂亮的造型啊啊啊美而不妖❤️❤️

伊哇
凤九:不知道为啥,看到这样的帝...

凤九:不知道为啥,看到这样的帝君总想扒拉他领口🙂


(每次看到帝君穿这身,真得会有这种想法!!!!)

凤九:不知道为啥,看到这样的帝君总想扒拉他领口🙂


(每次看到帝君穿这身,真得会有这种想法!!!!)

伊哇
看幕后采访又抓几幅图👇 九九...

看幕后采访又抓几幅图👇


九九的嫁衣是紫色的耶?!

最后在星光结界里面九九受了重伤在东华怀里头都无力垂下来了,东华又送不了她出去太无奈了😭

看幕后采访又抓几幅图👇


九九的嫁衣是紫色的耶?!

最后在星光结界里面九九受了重伤在东华怀里头都无力垂下来了,东华又送不了她出去太无奈了😭

♀VAMPIRE↣♤
awsl !!!帝君这个腰真的...

awsl !!!帝君这个腰真的是绝了!!!循环观看!!!养眼!!!

awsl !!!帝君这个腰真的是绝了!!!循环观看!!!养眼!!!

伊哇

穿越·东华x凤九 穿越12 说好的对糖不感兴趣?

穿越·东华x凤九 

本文又名《和年轻时的老公谈恋爱是什么感觉》

穿越12 说好的对糖不感兴趣?


和东华相处久了,凤九才渐渐觉得那些什么个神女仙女如此热衷于招惹东华,不过是被他外表迷惑了。但说得也是,能把一袭紫衫穿得出尘脱俗,拎起剑来若正若邪的样子震慑感十足,这模样······怪不得之前折颜说过,他不仅得女孩子欢心,男孩子也······

可转念又想,为何四海八荒千万年来各路...

穿越·东华x凤九 

本文又名《和年轻时的老公谈恋爱是什么感觉》

穿越12 说好的对糖不感兴趣?

 

和东华相处久了,凤九才渐渐觉得那些什么个神女仙女如此热衷于招惹东华,不过是被他外表迷惑了。但说得也是,能把一袭紫衫穿得出尘脱俗,拎起剑来若正若邪的样子震慑感十足,这模样······怪不得之前折颜说过,他不仅得女孩子欢心,男孩子也······

可转念又想,为何四海八荒千万年来各路绝色无数,帝君偏偏喜欢自己?凤九琢磨了些时日,得出了的结论就是大概自己不仅美而且还是个很有“烟火气”的仙吧,毕竟还挺少女仙做菜好又会打架的,不得不感叹,无论是现在的东华还是以后的,眼光都是很不错的。

凤九胡思乱想一通,决定不再和他计较昨天的事情,不过今天倒是没见着他人,这难道又出去了?看着手中新鲜做的圆滚滚的糖果,她决定装一个小木盒里面拿着出去找人。

兜兜转转,凤九终于在山脚下的大树上找到了东华。

枝叶挡不住日光,直接躺在枝桠上的东华,用书盖住了自己的脸,树下还有一盏茶水,飘着袅袅轻烟。

凤九走近,好奇地扯了扯他掉落的袖子,与往日不同的是,今天的东华居然穿了一袭白色的衣衫,凤九低头看看自己,自己穿的倒是暗红的。

还没回过神来,风机惊呼一声发现自己被他拉扯上来了,多了一个人就算这树枝粗壮,也不免的被压弯了一些。

凤九畏畏缩缩的不敢动,双手紧紧扯着东华的交襟,眼睛不时往下看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滚下去了。就算有法术傍身,但摔下去还是很痛的!

相比之下,东华倒是淡定地看了她一眼,又把双手枕到了自己脑后,似乎对现在凤九紧紧挨着自己的姿势十分满意。

要是远远看去,树上纠缠着的红白身影,暧昧感十足。

东华轻轻闭上眼睛,“你怎么来这里了?”

“找你啊!”凤九还在想着这树枝能撑到什么时候。

“哦?”

凤九回过神才想起自己手里还紧握着一个小木盒子,再不吃恐怕就要化了。

“喏,给你的,吃不吃?”

东华望着递到眼前的小盒子,轻轻东鼻子嗅了一下,闻到了一丝清甜的气味,疑惑道:“糖?”

凤九点点头,带着点小期待的眼神。

东华轻轻撇过头,“可是我又不吃糖”。

凤九一愣,这怎么跟帝君那时候和她说得不一样????这么一想倒是没注意到东华嘴边的笑意,这位尊神分明是在逗自己。

凤九就不信了,她往他身上挤了一挤,待靠稳以后,小心翼翼地打开盒子拿出一颗糖就塞他嘴里。

心情甚好的少阳君还主动张开了嘴,完全看不出“不感兴趣”的样子。

“嗯,还好吧。”

凤九往自己嘴里也塞了一颗,甜甜的味道涌上喉间不禁沾沾自喜,她就知道他肯定会喜欢。

如此闲适的时光,本来凤九也想学他一样,挡一下有点刺眼的阳光,可手一松小盒子就往下掉了。不知是忘了自己在树上还是高估了自己的法术,凤九本能地想往下翻下去接着这盒子。

东华察觉异样,比她先一步捞住盒子,又把人往怀里一带,双双滚到了树脚的草地上。

还没缓过神,有听见头上树枝开裂,这不堪重负的枝桠也折下来了。

凤九吞了一下口水,“这树也太不经用了吧?”

东华趁她不注意,把盒子收进自己的袖子里又把她扶起来,“那是因为你太重了。”

“说得好像你不重的样子?”凤九惊呼,明明两个人都在树上,现在倒是怪她一个人了?

东华端起茶杯递过去,无辜地说:“可是我在这里这么久都未曾发生过······”,说一半留一半还耸了耸肩。

“哎?那盒子呢?”凤九不想和他讨论这件事了,那盒糖果他也不要吃了。

东华直接把茶杯塞到她手里,还扶正了她头上掉下来时歪掉的簪子,“乖,你慢慢找一下,我回书房去处理些事情,待会再找你”。

说完就留凤九一人在这里左顾右盼。

这一天,凤九简直把这片草地翻遍了也不见那一盒糖果,反应过来杀去书房才发现“对糖果不感兴趣”的少阳君,已经把糖吃完了,徒留一个盒子还给她。


♀VAMPIRE↣♤

全程高能!!!吻戏背后的故事!!!xswl !!!

全程高能!!!吻戏背后的故事!!!xswl !!!

向上的光

迷仙引03

       折颜看着怀里的凤九,施法恢复了她额间的凤羽花。他知道她是在装睡,目的是不让他去太晨宫找东华的麻烦,果然,在她心里最重要的还是东华,为了他不惜骗自己。

       罢了,他何苦去拆穿她的小心思呢,随她吧。

       小心翼翼的把人放到了榻上,起身时才发现小丫头不知何时握住了他的衣角,试着抽了抽,反倒被握的更紧了,他哭笑不得,就这样怕他去找东华麻烦吗?!...


       折颜看着怀里的凤九,施法恢复了她额间的凤羽花。他知道她是在装睡,目的是不让他去太晨宫找东华的麻烦,果然,在她心里最重要的还是东华,为了他不惜骗自己。

       罢了,他何苦去拆穿她的小心思呢,随她吧。

       小心翼翼的把人放到了榻上,起身时才发现小丫头不知何时握住了他的衣角,试着抽了抽,反倒被握的更紧了,他哭笑不得,就这样怕他去找东华麻烦吗?!

       无奈中只好靠在榻边坐下,从袖中拿出了芙蓉花膏。话说这芙蓉花膏他没少为凤九准备,小姑娘皮肤娇嫩,且又怕疼,他特意根据古方调配了几次,方才制成这活血化瘀,润肤养颜的药膏。

       轻轻的调整了一下小姑娘睡觉的姿势,指尖沾了药膏在她羊脂白玉般的雪颈上薄薄的涂上一层,看着刺目的血痕被药膏覆盖,他的心情才好了些。

       打开了凤九手上包扎的白布,看着水葱般白嫩的玉指和手背上都是没有愈合的可怖伤口,他拿药的手都忍不住发抖。

      他如珠如宝放在心尖上疼爱的小姑娘被伤成这样,诚然是她自己执着要报恩,且无论是谁做出了决定就要承担后果。

      可是,他此刻还是舍不得责怪凤九,一腔怒火只能怪自己对她纵容过度,一开始就不该同意她去报这劳什子的救命之恩。不说东华是否在意这恩情,有他在,何须凤九出面,以后此事自有他一力承担。

       许是他走了神,涂药的手不小心重了些,睡梦中的小姑娘哼哼唧唧的喊疼,掐诀施法点燃了安神香,再次尝试着把衣袖拉出来。

       半梦半醒中,凤九闭着眼感觉有人在拉扯她手中的衣袖,不满的顺着衣袖大力的扯回。折颜本就不敢使力担心吵醒她,只能顺着她的手劲半躺到她身边。心满意足的小狐狸依偎着他,带着欢喜的笑颜沉沉睡去。

        凤九陷入了梦魇,那时她被帝君关了起来,只是因为她不小心伤了姬蘅。一连几天她被锁在房中不得外出,看守她的重霖看她实在是可怜,就偷偷放她出来玩耍。她悄悄躲在一旁偷看帝君,却发现帝君在用雪灵芝投喂姬蘅的宠物,那么贵重的灵药帝君从来没有给过她,唯一给她的还是让她吃了掉毛的糖醋鱼。她心灰意冷下想离开太晨宫,又被雪狮打伤,锋利的尖爪刺进她的皮肤,她想反抗,可是失去了法力的她根本不是雪狮的对手,被击飞掉落莲池。

      她觉得好冷,好后悔,不知道阿爹阿娘知道她这样死去会有多伤心,还有折颜上神会不会为纵容她的任性而被长辈怪罪?

      陷入濒死的状态,求生的本能让她在梦中不停的哭泣,求救。。。。

    折颜看着刚还睡得放松香甜的小狐狸忽然抓紧了他的衣襟,把自己缩成一团往他的怀里钻去,嘴里小声的喃喃自语:“折颜折颜,救我救我”。折颜心中大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小狐狸被吓的睡梦中都在求救。他一定要查个清楚。

       只是此时此刻,最重要的是安抚好小九。他长臂一伸,把凤九圈入怀中搂紧,温柔的大手在她的背上轻抚,一下一下,缓解她紧绷的情绪。

      “小九,别怕,我在呢”被噩梦困住的凤九被熟悉的声音唤醒,迷蒙的眼睛里半含着泪水,看着自己被折颜上神抱在怀里,原本的惊惧被羞怯代替,有一抹粉红从她耳后渐渐晕染到脸颊。

       看到凤九已经清醒过来,折颜略带遗憾的松开了抱着她的手臂,她那么信任他,他不能乘人之危。"小九,你好好休息,我出去了。”拍了拍凤九的头,他翻身下榻,从容离去。

     凤九瞪大眼睛傻傻的看着折颜离开,等到关门声响起她才回过神来。害羞的把脸埋进了枕头里,自己刚才是抱了折颜上神吗?

     他的怀抱好温暖啊。

     

   TBC.....

   

   

♀VAMPIRE↣♤

kswl !!!这块好甜!!!循环一百遍!!!

kswl !!!这块好甜!!!循环一百遍!!!

♀VAMPIRE↣♤

吃醋淋雨圆房一气呵成!!!不过依旧好虐!!!

吃醋淋雨圆房一气呵成!!!不过依旧好虐!!!

♀VAMPIRE↣♤

这一段真的是高虐呀!!!妈呀!!!看到正片都哭死!!!这一段的bgm听着都好好哭!!!

这一段真的是高虐呀!!!妈呀!!!看到正片都哭死!!!这一段的bgm听着都好好哭!!!

格兰仕的小乌龟

光热是真的呀 心心念念那么久的一个cp了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他们还有连宋成玉了 枕上书的编剧真的爱了爱了🥰🥰

准备开东凤新坑(可能更完吉漆再开)

光热是真的呀 心心念念那么久的一个cp了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他们还有连宋成玉了 枕上书的编剧真的爱了爱了🥰🥰

准备开东凤新坑(可能更完吉漆再开)

呔!狗贼哪里跑!
看了昨天晚上的点播突然好喜欢苏...

看了昨天晚上的点播突然好喜欢苏陌叶

于是就撸了一个(极度模糊


看了昨天晚上的点播突然好喜欢苏陌叶

于是就撸了一个(极度模糊


一地天子笑

东凤 前缘 之 仙途小日常

司命是个文官,喜欢写话本子。平常深谙职场之道,虽然八卦,但绝不逾矩。甚是好捉弄。于是太晨宫几大闲人之间的食物链就成了:帝君捉弄连宋,连宋捉弄司命。有一次,连宋诓他去吃帝君的糖醋鱼,差点把他老命搭进去。这是司命第一次想要揍连宋,但是他忍住了。然后回头就在写凡人运簿时安排了几个和连宋同名的宦官出气。

司命是个文官,喜欢写话本子。平常深谙职场之道,虽然八卦,但绝不逾矩。甚是好捉弄。于是太晨宫几大闲人之间的食物链就成了:帝君捉弄连宋,连宋捉弄司命。有一次,连宋诓他去吃帝君的糖醋鱼,差点把他老命搭进去。这是司命第一次想要揍连宋,但是他忍住了。然后回头就在写凡人运簿时安排了几个和连宋同名的宦官出气。


零壹差捌

情敌(4)_暴雨

       砸完折颜的半里桃花树后,东华走到了狐狸洞。毫不费力气的打开了狐狸洞的结界,直径走到了凤九的床边。


        此时的凤九因为酒精的作用,睡得正是熟,自然感受不到这不速之客的来访。“小白。。。”东华慢慢的坐在床边,用手轻抚凤九的脸,眼神里满是怜惜。“东华。。我好疼”凤九像是感受到了东华的抚摸,拉紧了东华那只手,到脸上蹭了蹭。东华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竟是皱了皱眉。外面,青丘结束了这几天的晴朗,下起了暴雨。狐狸洞里,那位世...

       砸完折颜的半里桃花树后,东华走到了狐狸洞。毫不费力气的打开了狐狸洞的结界,直径走到了凤九的床边。



        此时的凤九因为酒精的作用,睡得正是熟,自然感受不到这不速之客的来访。“小白。。。”东华慢慢的坐在床边,用手轻抚凤九的脸,眼神里满是怜惜。“东华。。我好疼”凤九像是感受到了东华的抚摸,拉紧了东华那只手,到脸上蹭了蹭。东华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竟是皱了皱眉。外面,青丘结束了这几天的晴朗,下起了暴雨。狐狸洞里,那位世人俗称远古上神的东华帝君正低头看着他眼中的珍宝,不去仔细看的话,任谁也不会看出东华眼中的那一丝痛意。



        第二天,凤九迷迷糊糊的醒来,发现自己正抱着一坨暖乎乎的东西,仔细一看,紫衫白发,不是她的夫君东华帝君是谁?她吓得想翻身下床,却是被一把捞在了怀里。东华刚睡醒的沉声便传了过来:“去哪?不睡了吗?”这声音使她感到特有的安心,却是突然想起她还在与东华闹矛盾,便把声音冷下来“不睡了。你睡完之后记得把床铺整理好。”说完,便挣脱他的怀抱,刚想走。却被东华拉住了衣袖“小白是还在生我的气?”你也知道我还在生气?凤九甩开他的手,硬是走了出狐狸洞,一出去便遇到昨天与她喝酒的古渊。



     古渊对她阳光一笑,温柔的道:“醒了?是否还有不舒服?”凤九我本想客气,但是又想到昨日与这位郎君倒了那么多苦水,今日又是那么温柔来问她,便也温柔的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谢谢小郎君关心了。”说罢,也对他展了一笑。孰不知,她这一笑对后面的紫衫神君甚是刺眼。



    古渊自然也注意到了后面那道火辣辣的目光,对着那道目光的主人也是露出一笑:“原来是东华帝君,久仰久仰。吾乃西荒古渊上神,见过东华帝君。”话虽然是这样说,但古渊却完全没有一丝包含敬意。东华瞥了他一眼,极是自然的走上前,撩过自家媳妇的肩膀“噢,本君对你是谁并不感兴趣,但是你挡住我和我娘子去约会的路了。”



   听到娘子这个词,凤九的身子抖了抖,用极不可相信的眼神看着东华“你。。你叫我什么?”东华转头看她,又是极自然的一句“娘子,怎么了?”凤九先是觉得自己像是被雷劈了一下,反应过来后,又是一脸红,但又想到现在自己是不是应该还在跟东华生气“谁 。。谁是你娘子!我走了!”刚一迈步,便被又被拉住,原来是古渊“小九要去哪,我陪你去吧。昨天你给我喝的桃花醉甚是好喝,我也很想再尝一尝,想认识那位做桃花醉的上神一下。”



     凤九先是看了东华一眼,又觉得他这种说辞好像也没什么可拒绝的,便应了他“我想去集市那边逛一下,买些东西。我先准备一下,你便陪我去吧,逛完后我带你去找折颜。”说完便撇下那两个人,走了。待她走远,古渊转过头,对着东华就是挑衅的一笑“东华帝君,你看就算是凤九也不承认你们的夫妻身份呢,劝你还是早些放弃吧,我会好好的对小九的。”说完,便是沿着刚凤九刚走开的那条路直径走开了。留下了东华在狐狸洞前,只见后者冷冷的看了一下他离去的方向“就凭你?”




大概还有两章就完了,我写的有点ooc😬😬


韩子袊

折颜x白凤九

  自白凤九下凡救了东华帝君的历劫之身玄仁后,就入宫成为了白小九,一个小统领。


  每日几乎就是悠闲的在宫中闲逛寻应陪玄仁历情劫的周梦溪。


  今日白凤九正坐在床上,思考着周梦溪到底在哪里,找了几个整个皇宫都没找到。


  “小九真是悠闲啊,完全不差于我在十里桃林中的日子,早知道当初就由我来救了。”


  折颜走到床旁,一甩袖子,坐在白凤九身旁。


  “折颜上神,悠闲归悠闲,但找不到人我也回不去啊。”白凤九移过身子,委屈的嘟着嘴。...


  自白凤九下凡救了东华帝君的历劫之身玄仁后,就入宫成为了白小九,一个小统领。


  每日几乎就是悠闲的在宫中闲逛寻应陪玄仁历情劫的周梦溪。


  今日白凤九正坐在床上,思考着周梦溪到底在哪里,找了几个整个皇宫都没找到。


  “小九真是悠闲啊,完全不差于我在十里桃林中的日子,早知道当初就由我来救了。”


  折颜走到床旁,一甩袖子,坐在白凤九身旁。


  “折颜上神,悠闲归悠闲,但找不到人我也回不去啊。”白凤九移过身子,委屈的嘟着嘴。


  听罢,折颜微低着头,一双桃花眼带着些许笑意映出白凤九的身影。


  “我留在这帮你找啊。”折颜勾唇,用手撑着床梁靠着头,一脸的笑意。


  ……


  叶青缇看着这个身穿粉衣的男子,忍不住问“这是你的朋友,怎么进来的?”


  白凤九尴尬的揉了揉头发“你别管,最近他来寻我有一点事情要在我身边几日。”


  听到白凤九如此说,叶青缇也不多问,点点头就安排下去。


  “这皇宫还真不错啊……”折颜一手拿酒一手拿扇,悠悠的随意走着。


  “折颜上神,你怎么知道我在凡间。”白凤九拿着把白色折扇,穿着白衣。


  听她问,折颜揉了揉她的头发“来找聂初寅有点事情,刚好救下了姬衡。”


  “姬衡?她怎么样了。”


  “她喜欢她的小待卫喜欢了这么久,结果是个女人,真是可怜啊。”折颜说着可怜,但眼中却有着冰冷。


  “姬衡喜欢的不是帝君的吗?”


  折颜转身,看着他,勾起唇摇了摇头“她从来没有喜欢过东华。”


  “哦。”


  ……


  “小九,周梦溪找到了,五年前入宫的。”叶青缇连敲门都忘了,直接推开了白凤九的门。


  白凤九正趴在折颜怀里休息,折颜则是穿着里衣,嘴角挂笑,饮着手中的桃花醉。


  听到有声音,白凤九不满的皱了皱眉,伸手抱紧折颜又悄悄睡去。


  折颜抬起手,把食指立在唇上,轻轻的摇摇头。


  看到他的动作,叶青缇点点头,就看到折颜轻轻的放下白凤九的手,站起了身。


  “周梦溪死了?”折颜皱了皱眉,麻烦大了啊……死了的话情劫怎么办。


  叶青缇点了点头“在大战结束后半个月中了风寒就死了,真是可惜了,你让小九别太伤心。”


  似是没听到他的话一般,折颜微垂着头,似是在想着什么。


  “折颜上神,小殿下。”在天刚亮,司命就急急忙忙跑了下来。 


  白凤九正梳着头发,见到他来,将头转过望向了他“司命,早啊。”


  头发也随之散在身后,折颜上前,抢过木梳。


  “嗯。”折颜小心的帮白凤九梳起散乱的发丝,脸上挂着笑。


  司命看到折颜,心里想着让白凤九帮东华帝君历情劫的念头有点打退堂鼓。


  “我会让小九帮东华历情劫的,你回去吧。”折颜叹了口气,道出了司命心中的想法。


  ……


  “真不想便宜了那东华。”折颜为她插上一根银色的簪子脸上带着笑意。


 见白凤九不答,折颜用折扇抵住她的下巴。


  “你爱他,他不爱你,爱你的是他的历劫之身,不是东华。”


  白凤九垂瞳,把折扇移开,轻轻说了一句“我不挨他啊……”


  连仅有的回忆甚至都是我在当他的宠物的时候,这种爱有什么意义?


  渐渐的就放下了啊……我自己都很意外,更何况他人,或许是我就是个花心的狐狸?


  白凤九想着想着就乐了,吐吐舌头“知道了,折颜上神。”


  ……


  “九美人,真难听。”折颜坐在月华宫偏殿内,嫌弃的说道。


  白凤九轻轻的摇摇头“下次说这话小心被王君砍头啊,折颜上神。”


  折颜拿起折扇轻轻扇着,不再作答。


  见他不回答,白凤九也不说话,看着他的脸饮着酒。,不知不觉间就睡着了。


  “这么容易醉还老爱喝这么多酒,唉,我就是只替你擦屁股的老凤凰。”


  折颜感叹,伸手再倒上一杯酒饮了起来。


  “什么凤凰?”玄仁带着大内官来了,去正殿找不到人,一问才知道在偏殿。


  见到来人,折颜没太在意,随意敷衍“没事,今日在酒楼听的一个关于凤凰故事。”


  玄仁点点头,看到了睡在桌上的白凤九,小心的过去将她抱起。


  对此,折颜微皱了皱眉,但也没有拦着,睡着了也不能做什么了。  


  “折颜上神……”白凤九感觉自己被人抱起,嘟囔了一声。


  折颜……上神?他是朋友叫折颜,为何要加上上神两字?


  …… 


  “折颜上神,你尝尝,无忧糕,等一会我拿给王君,你帮我尝尝看好不好吃。”


  拿着食盒,来到了偏殿寻到折颜,白凤九把食盒子递过去。


  折颜轻笑,接过食盒,放到椅上拿出了一碟无忧糕放到桌上。


  “小九做的啊,那我可真是有福了。”折颜低头,一笑,然后抬头拿起一块轻咬了一口。


  白凤九亮着眼睛“怎么样,好吃吗?折颜上神。”


  “好吃,早就知道小九厨艺很好,没想到在凡间做的依旧好吃。”


  折颜笑了笑,用手指点了点她的凤尾花胎记,轻轻揉了揉她的头发。


  玄仁在门外,看着两人亲密的互动,叫人撤走了自己做的安神香就离开了。


  ……


  “东华现在已经爱上你了,你现在要让他体会爱而不得,找个人私奔吧,王后之位,不能坐。”


  折颜说着,停下手中饮酒的动作,眼睛向白凤九看去。


  白凤九沉思着,最后抬起头,目不转睛的看着折颜。


  许是她的眼神太过于认真,折颜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和我关系最好最有可能的……就是折颜上神啊……”白凤九点着头,朝折颜勾唇一笑。


  折颜正想习惯性的也勾唇一笑,但回过神来白凤九的话,又停下了。


  摇了摇头,揉了揉她的头发“也就只有你能让本上神做这等事情。”


  白凤九吐吐舌头。


  卦后大典,王后失踪,折颜一同消失,还在房内找出了两人的书信。


  叶青缇率兵去追,不多时就找到了那两个身影。


  “别劝,我们情投意合,本不该出现在宫内。”折颜倒是不慌,微垂着头眼睛笑看着众人。


  “青缇,你们退开吧,我不想伤你们。”白凤九揉了揉头发,牵起了折颜的手。


  “王君待你不知道有多好,你就是这样回报王君的吗?”叶青缇问。


  “小九!”玄仁骑着马,急匆匆的就来到了众人所在地。


  “跟我回去,小九,回去以后,你要去哪里都可以 。”


  “我说了,我喜欢的人是折颜,你够了,别缠着我了。”


  折颜懒懒的靠在马上,又拿出了一壶酒,慢慢饮了起来,一点也不急。


  玄仁被他的模样激怒了,气冲冲的上前与折颜打斗起来。


  “你们别上,我和他单挑。”


  “真是急躁啊,这样可不好啊。”拿起折扇向上一挡,再饮了一口手中的酒。


  折颜以折扇为剑,与玄仁厮斗起来,但其实只要是个不瞎的,都拿看出来折颜在让他。


 叶青缇转过视线,看向了白凤九。


  白凤九却完全没在状态内,逗弄着马儿饮着小酒倒是丝毫不紧张。


  “上!”知道了王君再无胜算,叶青缇指挥了众人上前。  


  白凤九有一些烦躁的揉了揉头发“折颜上神,我打不过,你快点。”


  折颜轻笑“好,小九等我,很快。”


  玄仁烦躁的出手越来越急,最后直接被折颜一扇子敲晕。


  与众人厮打半晌,却突的有人涌出。


  上下起码两百人,由应王带头走到了他们面前,应王冷笑。


  “没有了叶青缇的禁卫军不再是不可一世,但没了禁卫军的叶青缇呢?啧啧啧,废物一个。”


  见玄仁晕倒,直接就嘲讽起了叶青缇,最后下令,围杀。


  众人立马冲出,白凤九嘟了个嘴,看向了折颜“折颜上神,怎么办?”


  “我不想让叶青缇死。”白凤九可怜巴巴的看着折颜,示意叶青缇有危险自己可能会用法术。


  叶青缇视线移过,不由得还是有一些好笑,对方几百人,死生又不是你掌握的。


  折颜轻轻点点头,还是同意了,要不然无辜的人死了可能小九会更难过。


  白凤九握着剑,也冲了上去。


  叶青缇现在也没搞懂,他们二人到底什么意思,到底怎么回事?


  玄仁早被叶青缇拉到马上被小心保护着。


  玄仁眉头动了动了,猛的惊醒“小九!”


  白凤九习惯性的转过身,但面前正有一剑刺向她的心脏。


  来不及躲了,玄仁后悔,叶青缇则是飞身下马。


  尸体起码也要完好无缺。


  一阵桃花花瓣吹过,把那一剑推开,白凤九才转过身。


  折颜温柔的笑了笑“下次遇敌千万不能分心,下次我不在那该如何?”


 白凤九点点头。


  ……


  “小九……咳,小九!”玄仁咳着坐起身,看上去倒是非常的狼狈。


  小九?……看着空无一人的月华宫,他才回过神来,是啊,小九已经走了。


  她喜欢的是荣华富贵啊……从来没有喜欢过朕,这一切只是朕一个人的独角戏吗?


  喜欢的是……荣华富贵啊……你留在皇宫中,只是喜欢荣华富贵吗?


  以前的话都是假的啊……白小九,你骗的朕好苦……当初还不如不救朕。


……


  “折颜上神,我喜欢你诶。”白凤九帮睡着的折颜熬好了药,坐在他身旁,轻轻的说着话。


  “你的一举一动在你心中是对后辈都关爱,但却每次都在撩拔我的心。”


  “几十万年的老凤凰啊……也是,我就是一只几万年的小狐狸而已。”


  低头,轻轻的吻了上去。


  正欲起身,头却被压住了,睁开双眼,对上了他的双瞳。


  “神仙,最不缺的就是时间,比你大个几十万年而已。”


  “还有,告诉你个秘密,折颜上神喜欢青丘白家的白凤九。”


  折颜轻轻一笑,朝白凤九眨了眨左眼。


                                                                             END.

  最近感觉特别烦,做什么都静不下心,最近文可能有点差,等过几天就正常了。

  

白芥

【菩提轶事】

三、叶青缇与白滚滚


自从被谢孤栦抱来碧海苍灵,白滚滚就没再没去别处玩过。整日呆在碧海苍灵里,白日里在折颜那习法术,习完了法就盼着阿离来找他玩。晚上就和父君九九一起看星海,再吃一些九九的拿手小菜,日子每天过得充充实实。


某一天,白滚滚刚下早课,阿离就风风火火来碧海苍灵,想悄悄把白滚滚带上九重天,去参加天界三千年一次的蟠桃盛宴。


这对从来没上过九重天的白滚滚来说,就成了件向往的事,所以他觉得这件事有必要先和父君同九九吱个声,于是乎他跑到父君房间找父君,人不在。去厨房,九九也不在。白滚滚发现今日他们好像都不在,所以走之前就留了一张字条。


白滚滚在凡尘困苦的地方呆过,也...

三、叶青缇与白滚滚


自从被谢孤栦抱来碧海苍灵,白滚滚就没再没去别处玩过。整日呆在碧海苍灵里,白日里在折颜那习法术,习完了法就盼着阿离来找他玩。晚上就和父君九九一起看星海,再吃一些九九的拿手小菜,日子每天过得充充实实。


某一天,白滚滚刚下早课,阿离就风风火火来碧海苍灵,想悄悄把白滚滚带上九重天,去参加天界三千年一次的蟠桃盛宴。


这对从来没上过九重天的白滚滚来说,就成了件向往的事,所以他觉得这件事有必要先和父君同九九吱个声,于是乎他跑到父君房间找父君,人不在。去厨房,九九也不在。白滚滚发现今日他们好像都不在,所以走之前就留了一张字条。




白滚滚在凡尘困苦的地方呆过,也在碧海苍灵那种充满灵气的地方呆过,这唯一一次上九重天,倒也是大开了眼界。宫殿辉宏富丽,周围的景色让人应接不暇。房上琉璃白玉瓦,瑶池碧水莲香绕,白滚滚觉得,他第一次来这么富贵阔气的地方。


阿离带着白滚滚来到开宴会的那一处,许多人见到阿离会不失礼貌地打个招呼或者拜一拜,再看到阿离身后跟着的白滚滚,一头白发,脸是肉嘟嘟的可爱,这周身又有一股生人勿近的气场,他们不禁低头讨论起来。直到连宋和成玉见到这俩吉祥物的时候,是下巴都惊到掉下来。


“阿离你怎么把滚滚给带来了?”连宋见不停有人往他们这边看,便把他们带到人少的角落里,仔细询问他们。


阿离仰着小脑袋同连宋道:“每次都是我去滚滚家玩,麻烦人家家,怪不好意思的,所以就借着这次蟠桃盛宴带滚滚来我家玩。”


连宋一脸痛苦,他不晓得帝君知不知道滚滚来了九重天,滚滚第一次来,怕是如有人猜到他的身份,蟠桃盛宴人又多,这人多口杂,给小孩子心里留下心里阴影就不好了。如果让帝君晓得,他小孩留下阴影他也有份,天晓得会出什么事。


白滚滚看着连宋的表情,知道他是为难的。想想以前刚去碧海苍灵看望昏睡的娘亲时,娘亲的众亲友不一个个都目瞪口呆。


要不这次就算了吧。


“阿离,我还是回家吧,父君和九九可能已经在家等我了呢。”白滚滚拉拉阿离的小手,脸上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可是浑身就是散发出一种说不出的犹豫感。


见没什么希望,阿离也很是失落:“好吧…”


“只是玩一下而已,这有什么关系。你要是怕帝君报复你,你就怕着吧。”在旁的成玉撇了一眼连宋,蹲下来同他们讲:“有我成玉姐姐在,要玩便玩,没关系的。”


听完,阿离又高兴了,马上对连宋连连摇头:“三叔公,你不行了,没成玉厉害呀。”


连宋:“……”




大人都同意了,白滚滚依旧闷闷不乐的。成玉大概知道他心中想的什么,于是就和他说:“滚滚,其实你不用太担心,天族人也就爱吃个瓜八卦一下,要是你实在是怕,要不……变个样?”


滚滚一双大大的眼睛顿时变得闪闪亮亮。


成玉一挥手,滚滚的头发就已经被梳起,接着一顶虎头帽就变到了他头上,完全看不出滚滚的头发是什么颜色,见着的只是个可可爱爱的小娃娃。



半个时辰后,刚刚还在角落的四个人现在都已经大大方方在瑶池边赏花吃桃子。总有几个神仙会过来找连宋和成玉聊天,一下没看着这两个小朋友,阿离和滚滚就玩到偏僻的池桥上。


阿离追着滚滚,滚滚跑太快,回头看阿离时,没看到前面有端蟠桃的仙娥,便迎面撞上去。池桥不宽,滚滚和那名被撞的仙娥都一时没稳住,双双跌落池水。


旁边不少仙娥都附在桥旁,喊着救命,有的已经跑去找人了。


“滚滚!”阿离想要跳下去救滚滚,没想到被一个人拉到一旁,接着那人又跳入水中。待阿离跑去看时,那人已经把滚滚和仙娥一起捞了上来。


三个人湿湿嗒嗒的,滚滚的帽子也不晓得哪里去了,一头白发湿漉漉,浑身瑟瑟发抖。


那人抱着滚滚,急急同阿离说:“你可有新衣服,我法力不高,可能变不出衣服。”


阿离点点头:“我的房间在庆云殿,走吧。”


那人大概晓得了阿离的身份:“谢谢小天孙。”



二、


待滚滚换好衣服,就在殿外看到了刚才救他的那个哥哥。


滚滚跑过去,到他面前时,恭恭敬敬鞠躬:“谢谢哥哥的救命之恩。”


那个人愣着看了一眼滚滚,温柔笑道:“不用谢。”


阿离过来问那个人:“不知上仙名讳是什么,家住何处,改日一定登门拜谢。”


那人道:“我叫叶青缇,一件小事而已,登门拜谢就不必劳烦天孙亲自了。”


说着,眼神又转向白滚滚。这个小孩,他是没见过,但看着头发和长相,再想想外面的传闻。


是了,应该是她和帝君的孩子。


他对他们说:“下次玩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千万别再撞到别人了。”


白滚滚乖乖点点头,只感觉这个叫叶青缇的人很是亲切。


“滚滚,阿离!你们没事吧!”连宋人还在大老远,声音就先传来。


听到连宋的声音,叶青缇才拜别,离开了庆云殿。




滚滚见连宋和成玉赶来时,后面多了几个人,他都不认识,他想着自己大约是闯祸了,所以才会来这么多人。


“没事,有位哥哥救了滚滚,还把滚滚抱来庆云殿换衣服。”阿离回道。


知道滚滚没事,连宋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


————————————————————————————

晚上睡觉时,凤九问滚滚今天救他的人是谁,滚滚就说:“他叫叶青缇,他真好。”


凤九愣了一愣,拍拍滚滚:“是的,他是个好人,很好的人。”


滚滚:“九九你认识他吗?”


凤九道:“嗯,认识,是娘亲的一位故友。”


滚滚:“他对娘亲好吗?”


凤九微微一笑:“他对娘亲很好。”


于是滚滚暗自下决心,以后他也要对叶青缇好。



伊哇

穿越·东华x凤九 穿越11 我看你就是故意的(2)

穿越·东华x凤九


穿越11


本文又名《和年轻时的老公谈恋爱是什么感觉》


这厢在治疗包扎,折颜倒是落得清闲,非常自觉地坐下来自己给自己倒茶喝了。一盏茶的时间还没过,便看见文曲带着医者躬身出去了。换过一身干净衣衫的东华走出来,刚坐下便看见折颜递过来一杯茶。

折颜也没想着东华会接过去,直接就放桌面上了。

“以前受过再大的伤也没见你皱一下眉头,倒是这次你直接就回来了,大家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就让我过来看看你”,折颜含笑,“倒是没想到是咱们少阳君着急回来······...

穿越·东华x凤九

 

穿越11

 

本文又名《和年轻时的老公谈恋爱是什么感觉》

 

这厢在治疗包扎,折颜倒是落得清闲,非常自觉地坐下来自己给自己倒茶喝了。一盏茶的时间还没过,便看见文曲带着医者躬身出去了。换过一身干净衣衫的东华走出来,刚坐下便看见折颜递过来一杯茶。

折颜也没想着东华会接过去,直接就放桌面上了。

“以前受过再大的伤也没见你皱一下眉头,倒是这次你直接就回来了,大家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就让我过来看看你”,折颜含笑,“倒是没想到是咱们少阳君着急回来······话说到底谁教你的?”折颜一脸八卦,装模作样地把扇子半挡着脸神秘地问。

东华扯出一个毫无感情的笑脸搪塞过去,拿起杯子没打算回答他的问题。

要是他会说就奇了怪了,折颜低头用手抚摸着被子圆滑的边沿,玩笑的神情逐渐收敛起来,漫不经心地喊了一声:“东华。”

东华倒是很少听见他直呼自己的名字,等着他的下文。

“八荒六合之中,不管是神族还是魔族,曾经都期待着自己的族内出现一位强大的尊神,结束这混乱的一切,而如今这个人已经出现了”,折颜神情略显肃杀,“你觉得这样的尊神如果有一个致命的弱点,他会怎么样?”

“不怎么样”,东华淡淡地说道,眼神却直直地盯着他。

“你明白我说什么”,折颜点到为止,“要不然如今这碧海苍灵的结界是想挡着谁还是想困着谁?”

室内安静了片刻,不等东华回话,折颜起身又恢复了往日的神色,“好了,我还要收拾你刚刚一走了之的烂摊子,这几天你就好好修养吧”,说完还抛给东华一个“媚眼”。

凤九拿着托盘回到书房门口的时候刚好看见折颜离去的身影,走进去居然看到了东华难得发呆的模样。

东华察觉有人进来,向来人招了招手。凤九直接坐在他旁边,左顾右盼地打量了一下他的伤口,“看来刚刚你已经包扎好了,也不需要我了嘛”。

谁知道她话还没落音,东华掀开左臂,露出了一小截微微泛着血色的口子。

凤九顿觉无语,这人······还故意留下一个非得她包扎不是?凤九只好认命地拿起药膏和白布条。

“我有没有和你说过?”凤九好像想起来了什么事情。

“什么?”东华也是十分好奇。

“你的血看起来好像挺值钱的样子”,凤九说完还忍不住笑出来了,“你看,赤中带金,难道不是吗?”

“我觉得你的重点好像跑偏了”,东华无奈地揉了揉额头。

凤九才不管有没有跑偏呢,“在阿兰若梦境时,我以为你那时候受的伤已经够严重了,没想到现在的你倒是打架不要命似的”。

“阿兰若梦境?”

“嗯,一个困住了我们好不容易才走出来的地方。”

“那进去干什么?谈情说爱吗?”东华表示很不能理解。

听到谈情说爱这几个字从他嘴里蹦出来,凤九差点被口水噎到了,发狠拍了一下他的手臂,“还不是因为你!”凤九想起来就生气,“你把属于我的东西送给了别的女人。”

虽然此时的他非彼时的帝君,帝君也是不故意要把频婆果送给姬蘅,但凤九决定现在就要把这笔帐算他头上。

忽然东华向她凑近,趁她不注意的时候轻碰了一下她的嘴角。

凤九捂住自己的嘴巴,瞪大眼睛愕然地看着他,“你、你干嘛?”

“嗯?道歉?”,东华说完又想亲过去,凤九赶忙捂住他的嘴巴。

“你这又想干嘛?”

只见东华颓废又失落地坐了下来,“伤口真得很不舒服”,似乎真得不舒服还抚上了自己的胸口。

“所以呢?”凤九警惕地看着这个人,又见他久久不回答,信以为真地想去看看是不是刚刚包扎好的伤口又裂开了。

结果手还没碰到,就被拉着仰起了头,唇上传来温热之际凤九才后知后觉,这人是故意的!


桃子三酱
嗑CP后遗症 高甜甜真的好看吼...

嗑CP后遗症 高甜甜真的好看吼(莫名觉得和我男票在某些表情上很像啊)

嗑CP后遗症 高甜甜真的好看吼(莫名觉得和我男票在某些表情上很像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