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林乐杰

5840浏览    494参与
frame

他日相逢

  “Tin,你中计了!”Ae看着眼前来赴约的Tin,笑意浮现,Can果然没有让他们失望。

  “是吗,那还真是失败呢。”Tin看到这样的局面掏出枪射杀了几个打手,驱车逃离,却被Ae的重重包围堵在了跨海大桥上,面对如此场景,Tin没有表现出任何局促,行为举止一如从前,他从容不迫地下车,整理衣袖,俨然一副翩翩贵公子的形象,在摸到袖子的时候,Tin还微微一笑,那里是Can早上亲手给自己系上的袖扣,或者说——定位装置。

  “Tin,投降吧。”

  “我只和他说话。”

  “他,谁?”...


  “Tin,你中计了!”Ae看着眼前来赴约的Tin,笑意浮现,Can果然没有让他们失望。

  “是吗,那还真是失败呢。”Tin看到这样的局面掏出枪射杀了几个打手,驱车逃离,却被Ae的重重包围堵在了跨海大桥上,面对如此场景,Tin没有表现出任何局促,行为举止一如从前,他从容不迫地下车,整理衣袖,俨然一副翩翩贵公子的形象,在摸到袖子的时候,Tin还微微一笑,那里是Can早上亲手给自己系上的袖扣,或者说——定位装置。

  “Tin,投降吧。”

  “我只和他说话。”

  “他,谁?”

  “你的老大,Can。”

  听到这句话,不仅是Ae,连坐在车后座的Can都惊讶了,原来……他都知道。

  “少胡说八道了,Can不是你Tin少的情人吗?怎么会是……”Ae的耳机里似乎说了什么让他闭上了嘴,然后走到车后座,恭敬地开门。

  Tin心心念念的Can穿着一身黑色西装走下车,面无表情,全然没有往日依偎在他身旁撒娇时的软萌样,可是Tin的眼神在看到Can后却变得温柔,即使眼前的Can已经不是他认识的Can了。

  “Tin,认输吧。”

  “认输?我从来都不会认输,”Tin看着Can,用最温柔的语气说着最硬气的话,可是接下来又话锋一转,“可是如果这是你想要的,好,我给你。”

  “你想干什么!”看着Tin逐渐后退的举动,Can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的慌了,他想要上前去拉住他,可是下一秒Tin高大的身影就如同风中残叶落入海里……

  几天后,曾经与“异域”分鼎相对的“绝杀”被完全取代,掌权人Tin宣布死亡。

  各大新闻铺天盖地都是黑道大哥坠海死亡的报道,其热度数日不下,而在这期间,Can,不,不对,是Plan,一个人坐在和Tin的房子里,现在是他一个人的房子了,手里拿着一个录音笔,那是从大桥回来后他在床头柜的抽屉里发现的,他打开之后,里面的内容让他真真切切地感到了心痛:

  “Can,宝贝,当你听到这段录音时,我应该已经死了吧,死在你的谋划上,其实在你答应和我在一起之前我就已经知道了你接近我的目的,可是我愿意赴死,因为我爱你,只是希望你能好好对我的兄弟,拜托了,最后,真是遗憾啊,我都没机会当面叫你一声——Plan。”

  其实当Plan看到Tin坠海时,他就已经意识到自己已经爱上了那个高高在上的Tin,而且还是无可救药的那种,所以当一切尘埃落定,Plan没有回到自己的家,而是选择留在了他和Tin的家,这个充满回忆的地方,是对他的思念,也是对自己的惩罚……

  两年后,“异域”垄断了所有的黑色买卖,成为了实至名归的第一黑帮,其掌权人Plan右手无名指带着戒指,却没有爱人,不近女色,成为了整个帮派最神秘的存在。

  这天,Plan驱车在市中心,仿佛冥冥之中的某种缘分,他的余光看到了路边一个梳着中分,笑得见牙不见眼的男子,那是——Tin!

  即使行为举止与往日大为不同,但是那张脸,Plan很清楚,就是他消失了两年的Tin!

  Plan在路边停下车,狂奔到那人的身后,用力拽住的手:“Tin!”

  那人被拽得一个趔趄,然后像是受到了惊吓一样转过身来,小心翼翼地问:

  “先生,请问您是……”

  “Mean,你朋友吗?”一旁的一个女生开口说道。

  “怎么可能啊,学姐,你看这位先生穿得那么精致,怎么可能会是我的朋友呢?”

  “也是啊。”

  “对,对不起,”看着眼前对自己一脸陌生的男人,Plan意识到自己或许认错了,是啊,他的Tin在两年前就已经死在冰冷的海里了,“是我认错了……”

  失魂落魄的Plan回到家,在玄关处换鞋时,一双手臂紧紧地环抱住自己,Plan下意识要去反抗,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宝贝,刚刚在街上还拉着我不放,现在就不认识了吗?”

  刚刚?街上?所以Mean真的是Tin!意识到这一点的Plan很激动,他想要转身拥抱Tin,却又不敢,因为他害怕这是假的……

  “怎么了?”看到自己的宝贝没有反应,Mean有些意外,他想要看看Plan的表情,却被Plan猛地一个转身拥入怀中,随后记忆中那像小猫一样奶萌的声音传来:

  “你刚刚还说不认识我。”

  “是不认识呀,”听到这句话,Mean不可自制地笑了,“你现在是Plan,而我是Mean,我们……”

  原本还想接着打趣的Mean突然没了声音,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的胸口一阵温热,他的宝贝正在他胸前哭泣……Mean沉默了……

  昏黄的灯光下,两个身影重叠在一起,一个无声地哭泣,一个沉默地守护。

  假若他日相逢,我将以何贺你?以眼泪,以沉默。


  作者有话说:小学生文笔,小学生文笔,凑合着看吧!

Space-17

meanplan<想你的N次方>

我的爱只能够让你一个人独自拥有520系列之MeanPlan

Mean十岁,Plan六岁。

“Mean,只是你弟弟,打个招呼。”

“你好。”Mean不屑的看着躲在父亲身后的小男孩,他是爸爸收养的孩子。

“哥,哥哥好。”Plan不安的看着Mean。

“Mean,以后由你照顾你弟弟。”

“哦。”Mean转身准备回房间,“跟我走吧。”

Plan握紧衣袖跟着Plan走进自己新的房间。


Mean十五岁,Plan十一岁。

“喂,你叫Plan是吧,听说你家很有钱,哥儿几个正好缺点钱,要不你贡献贡献。”几个小混混挡在Plan面前。

“我,我没有。”Plan很害怕,他从小就很害...

我的爱只能够让你一个人独自拥有520系列之MeanPlan

Mean十岁,Plan六岁。

“Mean,只是你弟弟,打个招呼。”

“你好。”Mean不屑的看着躲在父亲身后的小男孩,他是爸爸收养的孩子。

“哥,哥哥好。”Plan不安的看着Mean。

“Mean,以后由你照顾你弟弟。”

“哦。”Mean转身准备回房间,“跟我走吧。”

Plan握紧衣袖跟着Plan走进自己新的房间。

 

Mean十五岁,Plan十一岁。

“喂,你叫Plan是吧,听说你家很有钱,哥儿几个正好缺点钱,要不你贡献贡献。”几个小混混挡在Plan面前。

“我,我没有。”Plan很害怕,他从小就很害怕。

“哼,抢他的包!”混混头子发令。

“不行,这时我哥送我的。”Plan抱紧了包,被揍了一顿。

“你们在干嘛!”Mean来接他弟回家没想到看见Plan被打在地上的一幕。

“你是谁?”那个混混没有把Mean放在眼里。

“我是他哥。”

“哟,原来是哥哥啊,那你给两个钱?”

Mean没有说话,上去就揍了他一拳,然后掏出一沓红色的毛爷爷,“滚。”

“C,算你牛逼。”那些混混捡起钱就走了。

“哥。”Plan可怜兮兮的坐在地上。

“傻子,你怎么不跑啊。”Mean拿出手帕给Plan擦脸。

“我,我,他们要抢你送我的包。”

“那就给他们啊。”

“可,可是,那是你的送的。”

“下次就给他们,我再送你一个就是了,你自己要是再受伤,我就再也不理你。”

“嗯,好,谢谢哥。”

Mean二十二岁,Plan十八岁。

“喂?”

“哥,救命!”电话里传来Plan的呼救和其他男生的声音。

“别叫了。”“乖,哥哥会好好疼你的。”“你不是喜欢你哥吗。”“让你提前体验一下跟你哥一起的生活。”嘈杂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出,还有Plan的哭叫声。

“Plan你等我。”Mean飞快的冲出办公室,从手机上定位Plan的位置,是一个废弃的旧工厂,Mean一路闯红灯飙车到了那里。六七个男生正光着膀子围着Plan,Plan穿着扯破的校服衬衣,裸露着大白腿,坐在地上哭。

“Plan!”Mean冲过去。

“哟,他哥来了,快快快,先拍几张照,来不及上了。”几个男生赶紧对着Plan拍照。

“滚!给我住手!”Mean飞快的跑过去,脱下自己的外套裹住Plan,抱着他,Plan依偎在他的怀里,小声的啜泣。“Plan,你没事吧。”

“没,没事,他,他们,没,没把我,怎,怎么样。”Plan断断续续的说。

“嗯,如果你要是有事,我会撕碎他们。”

“嗯。”

“给我打。”Mean走出工厂,从旁边涌出一大群保镖。后面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嚎叫。

Mean把Plan抱到副驾驶,然后自己走到主驾驶,把车开到另一个僻静的地方。“Plan。”

“嗯?”

“他们说你喜欢我,是真的吗。”

“我,我,是,是真的。”Plan哭了,他最不想让他哥知道的事情还是被知道了。

“别哭,我也喜欢你。”

Plan哭的红肿的眼睛突然瞪大了看着Mean,Mean没有多说,他凑上前去吻了Plan。

晚上,他们回到家里跟父亲讲了Plan的事情,以及Mean怎么救了Plan,不包括两人开车到另一个地方后的事。父亲听完很气愤,让Plan从学校退学,在家里由Mean教他。

Mean二十六岁,Plan二十二岁。两人把他们的事情告诉了父亲,父亲并没有反对,反而打趣说“肥水不流外人田。”

Mean二十七岁,Plan二十三岁。两个人正式举办了婚礼,还去马尔代夫度了蜜月。

Mean三十五岁,Plan三十一岁。两人领养了一对六岁的双胞胎男孩。

Mean四十岁,Plan三十六岁。Mean和Plan联手创办了世界上最大的品牌,并向全世界公布了他们的关系。

Mean六十岁,Plan五十六岁。两人宣布退休,一起去了郊区的别墅养老。

Mean七十岁,Plan六十六岁。两人坐在阳台上晒着太阳。

Mean八十四岁,Plan八十岁。两人一起在夕阳下拥吻。

Mean九十八岁,Plan九十四岁。

房间里,“Plan,很高兴遇见你。”

“我也是。”

“Plan,我爱你,再,见。”Mean去世了,在自己的房间里,安安静静的。

“我也爱你。”Plan趴在Mean身上失声痛哭,“你让我去哪里和你再见啊。”

第二天,两个儿子在房间里发现了两位父亲安详的尸体。

Mean死后,奈何桥边。

“哎。”Plan叹了一口气,准备喝汤过桥。

“Mean!”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你?”

“我想你了。”

“我也想你,乘二。”

“我更想你,乘一百。”

“我最想你,乘一万。”

“我想你的N次方。”

 


CantaloupePlan

哈密瓜的超可爱混剪

Runaway Baby  
点击收获撒娇精哈密瓜❤️
[图片]

Runaway Baby  
点击收获撒娇精哈密瓜❤️

你的宝贝添上线啦!

你比慕斯更加甜(二)

甜品店店长兼林乐杰小粉丝 洪天逸mean

X

退圈影帝总裁爱甜食林大佬 林乐杰plan


————————————————————

文/叶添


回来接管公司一点都不容易,尤其是对一个并不怎么熟悉业务的总裁来说。林乐杰根本没有时间去店里吃东西或者点单了,忙起来比一天三场动作戏还累。


半个多月了,林乐杰和洪天逸的交集也就剩下line上寥寥数语的历史聊天了。


好不容易抽空,再次想吃草莓慕斯时林乐杰到底还是自己亲自去了店里。


这段时间mean一直给自己道早晚安,不去见见似乎是对这个热情的小粉丝的一种敷衍和不屑。...

甜品店店长兼林乐杰小粉丝 洪天逸mean

X

退圈影帝总裁爱甜食林大佬 林乐杰plan


————————————————————

文/叶添


回来接管公司一点都不容易,尤其是对一个并不怎么熟悉业务的总裁来说。林乐杰根本没有时间去店里吃东西或者点单了,忙起来比一天三场动作戏还累。

 

半个多月了,林乐杰和洪天逸的交集也就剩下line上寥寥数语的历史聊天了。

 

好不容易抽空,再次想吃草莓慕斯时林乐杰到底还是自己亲自去了店里。

 

这段时间mean一直给自己道早晚安,不去见见似乎是对这个热情的小粉丝的一种敷衍和不屑。

 

这不行,林乐杰可宠粉了——尽管现在他不是明星。

 

没想到在店里能碰上自己的合作伙伴之一:tin metthanan。

 

俩人微微颔首示意,算是打了个招呼。

 

今天店里头人不多,只有一个老妇人和一对情侣……?

 

林乐杰觉得有点眼熟,好像是当红演员mew suppasit和一个同样俊气的男孩子。

 

他和mew不熟,对方没看到他林乐杰也不自讨没趣。自己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了。

 

tin和洪天逸似乎认识,因为四下安静,乐杰听见了他们对话的内容——

 

“你翘了我的会议来经营店铺什么意思?”tin总明显很生气。

 

“啊哈哈,”mean干笑几声,“你有对象了我还没有啊,我的年纪也不小了嘛……”

 

tin仍然皱眉。

 

洪天逸把一个袋子塞到tin手里,“你老婆点的哈密瓜味慕斯,拿了赶紧走,不要耽误我谈恋爱。”

 

顺着洪天逸的视线,tin看了一眼林乐杰。“他?那后天和TWOWISH的合约会谈你去参加。”tin说完就走了,也不管自己公司的销售总监愿不愿意。

 

洪天逸翻了个白眼,谁还不是个大爷,要不是家里老头子不同意他专注当一个碌碌无为的甜点师,谁稀罕拿着简历去tin公司面试。

 

害。洪天逸叹了口气。

 

“plan哥,你来了。”洪天逸端上来两份草莓慕斯,一份放在林乐杰面前,一份自己拿着坐到林乐杰对面。

 

林乐杰盯着他,原来你就是那个怎么也联系不上的项目负责人。

 

“好久不见。”大佬发话,眼神却不善。自己忙前忙后地工作,某贴心小粉丝有时间道早晚安却没时间工作?笑话!

 

mean心里有数了,plan哥肯定是听到了自己和tin总的聊天内容。“咳,plan哥你听我解释。”

 

“不用解释。”林乐杰放下勺子,“追星适度,不要影响自己的生活。”

 

洪天逸急了,连连解释:“不是追星!啊不,算追星,我是想追你!”

 

林乐杰皱眉,“这俩有区别?”

 

洪天逸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想把你变成我男朋友……”

 

想桃子?

 

plan没开口,却觉得mean熟悉得很。像谁呢……他想不起来。

 

“反正下次有合作你可不要玩消失。我不喜欢这样的合作伙伴。”plan也不多说什么了,只是开口提醒。

 

洪天逸有口解释不清,怎么告诉他那天自己的手机因为存太多plan的照片爆满了打不开line,没收到tin的消息,才失了约。

 

最终只能说一句嗯。

 

 

 

苍天!林乐杰无语了。

 

洪天逸这家伙是什么脑回路,说要追他第二天就抱着九十九朵玫瑰花站在公司门口等他。

 

员工们起哄的声音让林乐杰微恼。

 

昨天自己没有明确拒绝某逸人以为自己默许了?

 

“nong mean!”

 

“plan哥你不喜欢玫瑰啊……”洪天逸不敢妄言,眼前的林乐杰看上去不怎么高兴。

 

林乐杰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我可想起你是谁了,沙 雕 洪 3 4 !”


(未完待续)


腐呂子

Meanplan(真人向)痛爱07

随着开拍的时间越长,演员们都开始熟络起来,同时自从捣蛋大王Plan遇上了Perth弟弟,剧组中便欢声不断,所谓有人欢喜有人愁,不期八子中最年长的Earth 成为了 被他俩集中「关爱」的对象。


其实Earth 觉得这两个弟弟挺可爱的,如果他们不是一个正在锁着他的脖子,一个正在抓着他的腿⋯⋯


第一天:plan和志同道合的Perth弟弟,在剧组中横着走


第二天:plan打算去找perth商量计谋,却被告知perth去了煮虾还准备剥虾了


第三天:plan打算找Gun溜达,却被告知Gun被小腹黑拐走了...

随着开拍的时间越长,演员们都开始熟络起来,同时自从捣蛋大王Plan遇上了Perth弟弟,剧组中便欢声不断,所谓有人欢喜有人愁,不期八子中最年长的Earth 成为了 被他俩集中「关爱」的对象。

 

其实Earth 觉得这两个弟弟挺可爱的,如果他们不是一个正在锁着他的脖子,一个正在抓着他的腿⋯⋯

 

第一天:plan和志同道合的Perth弟弟,在剧组中横着走

 

第二天:plan打算去找perth商量计谋,却被告知perth去了煮虾还准备剥虾了

 

第三天:plan打算找Gun溜达,却被告知Gun被小腹黑拐走了

 

第四天:plan打算去逗title,却被告知title跟着markgun吃狗粮去了

 

第五天:plan打算去找earth ,终于有一次能找到人了,可惜对方和男友聊得正欢

 

好吧! 没关系! 我还有手机⋯⋯手机0%电,强制关机

 

Plan耐不住心中的烦燥在拍摄地的足球场跑了起来

 

他跑着跑着被鞋带绊到,以一个只有偶像剧才会出现的场景,扑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第一时间他发现,对方是男的,还比他高,第二件事 ,他条件反射地双手合十道谢,但当他抬起头看见一个沙雕的笑容,他被吓到向后跌,对方像偶像剧男主角般拦腰接着他(好吧,这其实只是几秒之内的 事情

 

Mean:P’plan小心,幸好我反应够快

 

Plan的脸不争气地红了起来:mean,不好意思,没撞着你吧

 

Mean对plan的关心在这一刻胜过了害羞:没什么啦,反而是P’ 的脸那么红,难道撞到脸了,P’没事吧!

 

Plan被那轻抚着他脸的手吓到,然后低下头,mean成功令plan变成一颗熟透的番茄

 

此时mean依然未放开在Plan腰上的手,plan害羞的抱怨:mean,可以先放开我吗?

 

听到这句话mean终于意识到他们现在紧贴的身体,放开了手,退后了一大步

 

两人在烈日下满脸通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中暑了

 

但事实是,自从那天的吻戏后,他们看到对方都会羞红着脸别过头,不敢看对方,New还以为他们是因吻戏而感到尴尬,所以暂时停止了他们吻戏的部份 ,先拍其他人的场景。

 

但他们又不是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怎会只为一个吻而毁掉他们四、五年的感情呢

 

 所以plan没有告诉任何人,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不能像从前一样坦然地看着mean的眼睛,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和那双咪咪眼对视时会心跳加速

 

他拍了拍自己的脸頬,提醒自己和Mean只有兄弟关系,一切只是太过入戏

 

但心底里谁又不知每一次对视,每一次拥抱自己的确动了心,没错,不是接吻,也不是多亲密的接触,只是像兄弟般的互动,他也无可救药的心动了

 

但他也知道,不论有多入戏,他和mean也不可能像can和tin一样如此自由地去爱上对方

Pumpkin pie

啊啊啊 520快乐鸭 今天还有直播hhh 幸福

啊啊啊 520快乐鸭 今天还有直播hhh 幸福

腐呂子
今天也是被林大佬美颜暴击的一天...

今天也是被林大佬美颜暴击的一天(//∇//)

今天也是被林大佬美颜暴击的一天(//∇//)

menuu
好的 知道了 浪味仙。

好的 知道了 浪味仙。

好的 知道了 浪味仙。

肥菜山人
原来可以发动图啊。我都不知道。...

原来可以发动图啊。我都不知道。试试试试

原来可以发动图啊。我都不知道。试试试试

你的宝贝添上线啦!

你比慕斯更加甜(一)

甜品店店长兼林乐杰小粉丝 洪天逸mean

X

退圈影帝总裁爱甜食林大佬 林乐杰plan


————————————————————

文/叶添


新年伊始,马路两旁的灯忽明忽暗。漆黑的夜空中烟花绚烂夺目。


在这一天,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是影帝林乐杰宣布退圈接管家族企业的新闻。


谁也不明白一向追求快乐自由的大佬为何突然离去,也许……他累了。


林乐杰带着口罩和渔夫帽,在大街上无所事事游逛着。


没有目的地前行,寻觅一处可以安放失措的秘密花园。


家里长者年纪大了,父亲身体不好,他只...

甜品店店长兼林乐杰小粉丝 洪天逸mean

X

退圈影帝总裁爱甜食林大佬 林乐杰plan


————————————————————

文/叶添


新年伊始,马路两旁的灯忽明忽暗。漆黑的夜空中烟花绚烂夺目。

 

在这一天,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是影帝林乐杰宣布退圈接管家族企业的新闻。

 

谁也不明白一向追求快乐自由的大佬为何突然离去,也许……他累了。

 

林乐杰带着口罩和渔夫帽,在大街上无所事事游逛着。

 

没有目的地前行,寻觅一处可以安放失措的秘密花园。

 

家里长者年纪大了,父亲身体不好,他只能放弃梦想回去接管公司。

 

就当作,拿到了影帝就是实现了梦想,也该知足了吧。林乐杰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街角有一家看上去冷冷清清的甜品店,装修十分简单,和店长一样不喜浮华。

 

林乐杰看了一眼店名,“万物生长”,好像是一家网红店。

 

时间不早了,就当吃顿夜宵。反正……不当艺人了,就不必刻意保持身材了。

 

林乐杰走进店里,挑了一处靠近吧台的位置。

 

“你好,先生来点什么?”年轻帅气的店长拿着一份菜单走来。

 

当看清楚来者是林乐杰时,店长的眼睛亮了亮。

 

“一份巧克力淋面蛋糕,一杯卡布奇诺。”林乐杰递上卡。

 

店长点点头,片刻后端来了一份巧克力淋面蛋糕,一杯卡布奇诺,还有一份草莓慕斯,一杯柠檬水。

 

放下甜品,店长坐到了林乐杰对面。

 

“尝尝这份草莓慕斯吧,我的得意之作。” 店长的语气有掩饰不住的骄傲。

 

林乐杰打量了他一眼, “你对每一个顾客都这么热情?”

 

“这是新年。”店长笑着喝了一口柠檬水, “大明星不回家过年,这么晚了还在外游逛是因为心情不好吧。”

 

“哦?”林乐杰挑眉。

 

店长放下水杯, “你好,我叫洪天逸,是林乐杰的粉丝。”他递上自己的名片, “我的偶像最喜欢的是草莓慕斯,他只有在心情不好时才会吃巧克力。”

 

林乐杰接过名片,随手放进口袋里。舀了一口慕斯, “太甜。”

 

喜欢草莓慕斯,心情不好时才会吃巧克力,这是非常古早的一个采访了。他感动洪天逸对自己的喜爱和支持,但对于食物,太甜就是太甜。

 

洪天逸把卡布奇诺往林乐杰手边推了推,“搭配食用。”

 

咖啡的微苦和草莓的酸甜,还有慕斯绵密的口感

 

林乐杰不再言语。

 

“新年快乐。”当又一朵烟花绽开的声音炸响,洪天逸笑着给林乐杰递上了一只翻糖玫瑰,“plan哥,新年快乐!”

 

林乐杰有所触动。这似乎是近十年来第一次有人给他递上新年礼物,祝他新年快乐。

 

“谢谢。”林乐杰接过花,“洪天逸,你的花很好看,很香。”

 

这样的夸奖能给一个厨师带来比金钱更高的愉悦感。洪天逸把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plan哥喜欢就好。不管有什么不开心,吃了糖,就把它留在去年吧。”

 

“嗯。”林乐杰笑着点头。

 

鬼使神差般,林乐杰地上了自己的手机。 “加一下line吧,我想下一次我可以让你送货上门。”

 

面对偶像这样的邀请,很少有粉丝能够拒绝吧?

 

“乐意效劳。”洪天逸高兴地加上了林乐杰好友。“plan哥,叫我mean就好咯。”

 

mean?林乐杰觉得有点耳熟。“好的,nong mean。”

 

(未完待续)

———————————————————

LBC2不远了,几个月前想好的文才开始动笔。

这是写给敏敏和荚荚的甜文!


unu

林大佬也太好看了叭,我可太喜欢小粉毛了

侵删

林大佬也太好看了叭,我可太喜欢小粉毛了

侵删

腐呂子

Meanplan(真人向)痛愛06

《不期而爱》开拍~

 《不期而爱》正式开拍,作为Tin的cp can这个角色,在mean开拍的第一天,plan也理所当然的出现在现场,只是令他们两人都没想到的是一场要拍的戏就是吻戏!  !  !

 New: Mean, plan 你们好,我是导演New

 plan:导演你好

 Mean:导演你好

 New:那我先来讲解一下今天要拍的场景,可能一开始就要拍吻戏会有些紧张,不过不用担心,第二次就习惯了

 Meanplan:!  ...

《不期而爱》开拍~

 《不期而爱》正式开拍,作为Tin的cp can这个角色,在mean开拍的第一天,plan也理所当然的出现在现场,只是令他们两人都没想到的是一场要拍的戏就是吻戏!  !  !

 New: Mean, plan 你们好,我是导演New

 plan:导演你好

 Mean:导演你好

 New:那我先来讲解一下今天要拍的场景,可能一开始就要拍吻戏会有些紧张,不过不用担心,第二次就习惯了

 Meanplan:!  !  !

 Plan一脸平静但大脑炸成一团浆「不是吧!!!要和这家火ki...ki.....ki....kiss!!」

 Mean也努力靠他的演技表现得一脸平静,但心脏不但没有慢下来,反而越跳越快

 New:那你们先站到那边吧! 我会透过这个耳机告诉你们要做什么,请带在镜头看不到的那边吧!

 Meanplan:ok

 当他们走到去场景的时候,周围的声音已被自己的心跳声盖过

 Plan:这⋯这样吧,你也不想要重拍多几次吧,这里我们一次过吧

 Mean:也⋯也是,听P’的吧!

 Mean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New:镜头准备好,灯光准备好,大家3 2 1 Action

 Plan看了看mean, mean领会到他的眼神,扭头亲了上去,不论是plan还是mean心跳得也跳得更快了,原先已无法停下的心跳也变得震耳欲聋

 「me...mean的嘴唇太强势了,完全被碾压过去了」

 「P’plan的嘴唇很软,原来男生的嘴唇也这么软的呀!意外地舒服,不想停下来」

 「mean你到是停下来呀!都多久了,我快喘不过气来了,快⋯快站不稳了~」

 New:cut, cut , cut

 Meanplan二人都因刚才长达20秒的吻在喘气

 New:我还未叫你们开始亲,你们怎么就亲了起来呢?

 Meanplan两脸懵逼

 New:不过见你们吻得这么起劲,放心这段会剪进去的,但台词还未说,还有几个角度需要拍,可能要麻烦你们再多亲几次

 Meanplan:⋯⋯⋯⋯⋯⋯

 感谢观看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