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林余

2578浏览    42参与
毕仔绝赞摸鱼中
摸到就是爽到,我爽了,进入贤者...

摸到就是爽到,我爽了,进入贤者时间

摸到就是爽到,我爽了,进入贤者时间

毕仔绝赞摸鱼中
摸完鱼的喜悦全被发现lof把我...

摸完鱼的喜悦全被发现lof把我图从741k压缩到79k给冲击没了,我杀lof

摸完鱼的喜悦全被发现lof把我图从741k压缩到79k给冲击没了,我杀lof

毕仔绝赞摸鱼中
キスじゃ足りなくて いっそ殺し...

キスじゃ足りなくて  いっそ殺して

kiss不够的话 干脆杀掉好了

歌词有感的摸鱼


(忘记说姿势有参考)

キスじゃ足りなくて  いっそ殺して

kiss不够的话 干脆杀掉好了




歌词有感的摸鱼


(忘记说姿势有参考)

毕仔绝赞摸鱼中
占tag致歉。华受同人群群宣,...

占tag致歉。华受同人群群宣,具体群规请看我置顶或入群看群规。



群里太太与咸鱼共舞,氛围逗比,剪刀手比较缺。➕群一起吸Andy老师的细腰翘臀收获快乐——

门牌号419♂779631

占tag致歉。华受同人群群宣,具体群规请看我置顶或入群看群规。



群里太太与咸鱼共舞,氛围逗比,剪刀手比较缺。➕群一起吸Andy老师的细腰翘臀收获快乐——






门牌号419♂779631

王大拿唄。

【林余】存亡(04)

扫毒2|林正风×余顺天


非原剧情。瞎jb写(倒也没有


正文:


    微风拂过有如数年前自己微长的发在脸上轻轻扫动。


    萨格勒布是温带大陆性气候,余顺天喜欢这儿的温和。他想带着家人,或者孤身一人在随便哪片草地上走走停停。兴许是因为之前无法逃离被仇恨占据的生活而向往平静,现在真的面对一片干净的草场,反而心里没什么波澜。


    现在是每天难得的外出活动时间。他坐着,在萨格勒布某间疗养院中的一座凉亭下,光脚穿着拖鞋,微凉的风从病号服的裤管钻进,在身体外周转,令到...

扫毒2|林正风×余顺天


非原剧情。瞎jb写(倒也没有


正文:


    微风拂过有如数年前自己微长的发在脸上轻轻扫动。


    萨格勒布是温带大陆性气候,余顺天喜欢这儿的温和。他想带着家人,或者孤身一人在随便哪片草地上走走停停。兴许是因为之前无法逃离被仇恨占据的生活而向往平静,现在真的面对一片干净的草场,反而心里没什么波澜。


    现在是每天难得的外出活动时间。他坐着,在萨格勒布某间疗养院中的一座凉亭下,光脚穿着拖鞋,微凉的风从病号服的裤管钻进,在身体外周转,令到他全身都凉凉的。


    那颗子弹角度刁钻,差一点就能射中心脏。医生说他命大,但他全然听不懂。自那天在纯白色的病房里缓缓苏醒,他知道的只是自己身处萨格勒布,又学了几句克罗地亚的问候语。


    从最初的目的开始想。阿明是否结果了地藏?每次自己与阿明不便谈话,用摩斯码传递消息时都会先敲上密码以证身份,所以轻易不会有变动,而阿明有能力把事情办妥。


    林正风为什么提前安排说如果有黑帮火并,叫下属不要插手?炸地藏的消息是自己传出去,没理由林正风知道。但他不仅知道,还说可以立即命令下属攻击地藏一方。反过来保护地藏一方也是一句话的事。


    他究竟怎样令这件事完结,或者说,根本未完结?余顺天缓缓转头四望,身处异国的恐惧第一次涌上心头。但他习惯神色平静,将情感积压于心,立刻感到胸口传来一阵疼痛。


    毕竟伤口离心脏那样近。他感觉到自己像是被强行拖离开这场悲剧,像被蒙住眼睛,堵住耳朵,浑身洗刷干净,被人轻手轻脚放在一尘不染的所在,彻底藏起来。殊不知受到这样保护的人反而更想进入迷局的深处一探究竟。


    他曾拥有很强的行动力。但现在不行。他不能长时间站立或坐着,不能抬放重物,脆弱得像个水晶做的人。但更重要的是他的想法也在发生改变。他懒得去回忆,懒得思考,这使得发生在香港的所有事,像晴空中的云,飘得越来越远。




    事情好像真的和他无关了。直到那天林正风来看他。


    他当时只是躺在床上看书。本能让他朝床里缩了一点,心里乱糟糟的不知道在想什么。但他逼迫自己抬头去看林正风。像是调去文职,林正风身上的衣服干净整洁了不少,但脸依然沧桑。


    抬头的动作也让林正风更好地看清现在的余顺天。他又瘦了很多,眼窝更加深大。皮肤因长时间缺乏与阳光的接触而变得苍白。没有原本的锻炼,肌肉有一定程度的退化。胸前微敞的病号服中露出厚实的白色纱布。他坐在被子里,显得更加单薄。


    一时无言。余顺天将视线缓缓移回手中的书。他想知道最终的结果,但懒得去问。伤口疼得厉害,但他不想表现出来。这算什么?明知林正风紧张自己,却故意摆出种别扭的姿态?还是说自己心里其实已经顶讨厌见到这张脸了?余顺天不知道。他累极了。


    “…要不要吃点东西?”林正风突然开口。


    余顺天摇头。牵动了伤势,整个人都蜷了起来。林正风马上上前查看,碰到余顺天的皮肤,冷得他心都猛颤。


    到底还是贪恋温暖,尤其是那温暖来自比他高大、年长的男人林正风。久违的肌肤相亲带来的灼热让余顺天一时脑袋发晕,几乎就要沉沉睡去。但他不能这样睡去。


    这男人可怕啊。他能把子弹打进心爱的人的身体里。


    他能容许心爱的人发出的声音被人听到而无动于衷。他能漠视不相干的人的性命,只为救心爱的人脱离苦海。


    “你别再抱我,”余顺天低声道,“别再展示给我你的温柔。我不想爱上你这样的人。”


    林正风一怔,接着叹气道:“我只是想你活着。”


王大拿唄。

【林余】存亡(03)

扫毒2|林正风×余顺天


非原剧情。显然有挺多bug所以不能带脑子看。


正文:


    这是林正风第二次见邹文凤。她被保护得很好。即使知道所处环境并不甚安全,但仍保有从容与镇定。她向余顺天略一点头,得到回应后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并无说话。


    整个签署离婚协议的过程短暂而顺利。余邹二人轻轻握手,最后一次将温度传达到对方无名指上的环状金属。他们并肩走着,本以为再无交流,邹文凤却突然忍不住说道:“听说你要去萨格勒布。”


    “嗯,”余顺天转过头来看向邹文凤。...

扫毒2|林正风×余顺天


非原剧情。显然有挺多bug所以不能带脑子看。


正文:


    这是林正风第二次见邹文凤。她被保护得很好。即使知道所处环境并不甚安全,但仍保有从容与镇定。她向余顺天略一点头,得到回应后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并无说话。


    整个签署离婚协议的过程短暂而顺利。余邹二人轻轻握手,最后一次将温度传达到对方无名指上的环状金属。他们并肩走着,本以为再无交流,邹文凤却突然忍不住说道:“听说你要去萨格勒布。”


    “嗯,”余顺天转过头来看向邹文凤。


    “一路上注意安全。”


    “你也是。”


    “怎么没见阿明?他这次不陪你吗?”


    余顺天沉默了一会儿,笑说:“他不喜欢旅行。”




    总觉得关车门的声音似枪响。林正风皱眉,朝身后警员打了个戒备的手势。在从邹文凤的车到余顺天的车的几步路上,用自己较为高大的身躯挡在余顺天身侧。


    砰砰作响的是心跳。林正风擦了把汗,右手已不自觉贴紧配枪的枪袋。他几乎想现在就掏出武器指向临街以震慑对方,但不行。现在路上只有车流飞驰,和人们快速走动衣服摩擦的声音。


    “嘭!”是猛摔车门。不,这次是真的枪响。林正风一边将余顺天扑在地上,一边抽出枪朝对面猛打。而余顺天几乎是一瞬间红了眼,从车里拣了只手枪便开始攻击。


    林正风记得迪奇说过第一枪要狙击,幸而自己挡住了目标,令到他错失了良机。林正风知道,如果再交一会火,对方换了枪或者手榴弹攻击,后果可能难以设想。他当机立断拿出扩音机大声喊道:“停止开枪!”


    林正风说着打了个手势,这边加强火力,迪奇那边同样猛烈进攻着,并未理会林正风。而左边余顺天脚下已有两三个空弹夹。


    恍然间时间回到2002年,或者更早。长发散落的青年穿着染了血的白衫挥刀砍人,朝脸砍,当时他神色与如今无二。林正风脑海中突然又出现了妻子颈动脉被划破,鲜血喷涌而出的场景。他狠命将余顺天拖拽至掩体后,而对方只是挣扎,力气大得吓人。


    林正风拽着余顺天衣领,用不容置疑的口吻对他说:“你得活下来!”说着一把夺下余顺天手中的枪支。手枪不是这么用的,摸到已经发烫的枪管,林正风手一抖,把枪甩在地上。显然余顺天并不甘心,林正风一把拖住他问道:“是那个阿明教你用枪的?”问得余顺天一怔,从林正风手上逃走的力气也忽然小了。


    现在不是谈话的时候,说着便有几颗子弹擦着衣角飞过。林正风用他给人以震慑同些许安全感的眼神望着余顺天,那边拿起手边的扩音机,大声道:


    “我是毒品调查科行动组总督察林正风,我命令你们停止开火。”


    迪奇那边的子弹没有理会林正风,林正风同样没有理会自己所处的环境,镇定道:“地藏那边我的确布置了警力,但我特意安排,如果有黑帮火并,不要插手。”


    枪声有些微减弱。林正风继续道:“现在那边已经开始交火,如果你们继续开枪,我就命令我那边的下属去攻击地藏。”


    由不得对方不信。林正风做了停止开火的手势,几个下属不解道:“为什么不继续?他们不是我们的对手。”林正风只是说了句“手榴弹”。等那边枪声完全消失,响起迪奇的声音:“好,我放余顺天一马,你们放我老大一马。”


    话音未落,余顺天已捡起枪对准林正风,而林正风几个下属则把枪口指向余顺天。


    时间有一瞬间静止。余顺天有如血哽在喉中,一双黯淡的眼怔怔地流下泪来。


    “求你,别帮他们。”


    “我在帮你。”


    “不…你现在的做法是想杀死我…”余顺天红着眼眶,苍白着一张脸,仿佛每一个动作都能造成生命的狂泻,但他用最后的力气指住林正风,颤声道:“地藏不死,我就会死的,那样你很高兴么?…”


    “不!我想你活,我想我们全身而退…”


   “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余顺天打断林正风的话。


   他忽然扣动了扳机,不是对着林正风,而是调转方向对准迪奇。大约是手在抖的缘故,并没有打中。


    但余顺天应声倒地,胸口赫然一个弹孔。


王大拿唄。

【林余】存亡(02)

扫毒2|林正风×余顺天

非原剧情。不能带脑子看。

正文:

    这样的预感自林正风推门进来就已萦绕于心,但林正风、甚至自己,都没给自己一个深入思考的时间。

    而现在更不适合想事情。猛烈的冲撞下他相对单薄的身体如一根怒海上的浮木,无所依凭,还偏叫人捉住个点不放。终于在临界的紧要关头,似寻到风暴中心的一点亮光,他拼尽最后力气,在林正风耳边问道:“有人要杀我?”

    收是收不住了。紧接下来的生理现象并没有因这句话而减弱到什么地步,但林正风之后沉默了很久。他抬手去轻抚怀里那人的脊...

扫毒2|林正风×余顺天

非原剧情。不能带脑子看。

正文:

    这样的预感自林正风推门进来就已萦绕于心,但林正风、甚至自己,都没给自己一个深入思考的时间。

    而现在更不适合想事情。猛烈的冲撞下他相对单薄的身体如一根怒海上的浮木,无所依凭,还偏叫人捉住个点不放。终于在临界的紧要关头,似寻到风暴中心的一点亮光,他拼尽最后力气,在林正风耳边问道:“有人要杀我?”

    收是收不住了。紧接下来的生理现象并没有因这句话而减弱到什么地步,但林正风之后沉默了很久。他抬手去轻抚怀里那人的脊背让他慢慢放松,然后低低在他耳边“嗯”了一声。

    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二人都保持静止。林正风是贪图一种久违的温存,而身上那人看起来已经睡着了。没什么声音,连胸膛起伏都几不可察。林正风就慢慢把自己和他分开,拿了纸巾为他仔细清理。

    自当差以来,或者说自妻子亡故以来,内心的安静好像从未达到过现在的程度。他多少次觉得自己不应当这样。十五年来,自己刻意地过好每天的生活,而余顺天自始至终都是事端的代名词。林正风想控制,想横蛮,想成狂,最终竟然只是缱绻于片刻的欢愉当中。

    “你在干什么?”余顺天突然问道。不知道他是何时醒来的。

    他声音极微弱,在暗夜里却足够清晰,这让林正风有种不真实感。他选择不回答,继续手上的动作。

    余顺天一直躺着,现在他只是把头仰了仰,无意义地看向一片空白的天花,却因此露出脆弱的颈项,显出一种更不加防备的姿态,以平静语气说道:“为什么不直接把我打晕带走。现在这样是打算让我听从你的意见,还是说我只是你发泄的工具而已。”

    “随你怎么想。”

    “萨格勒布,”余顺天说,“我想去那。我和我太太的离婚协议再找个地方签,签好了我就离开香港。”

    林正风停顿了几秒钟,然后说道:“好,我来安排。”

    余顺天阖上眼,缓缓挪动身子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像是想快点打发走这个夜晚,不再理会林正风。同时林正风的手机也收到一条短信,发件人一栏赫然写着迪奇二字。

    “林sir,你不够厉害,害得无辜市民冯先生要被人炸。”

    收到他的来信本身已经让林正风有种自己无能的感觉,信息内容更让人一头雾水。但林正风定了定神。迪奇发这样一条信息,显然他自己也陷入了困境。

    林正风将手机调至静音,回复迪奇道,“如果冯先生不幸身亡,我只能深表遗憾。”

    “如果余顺天先生不幸身亡,你大概不只是遗憾这么简单。”

    林正风皱皱眉,不再回复。等迪奇坐不住,自然会提出条件。在等待的时间内,他在房间四周走动寻找监听器,最终一无所获。

    现在疑点在余顺天的手机上。他翻看通话记录,心中一凛。

    差不多就在刚刚他和余顺天纠缠的那段时间内,这部手机一直保持着与阿明的通话。

    这是什么特殊癖好?还是说他想给阿明交代什么事情?林正风找了个角落坐下。他可以让当值的下属现在就找出余顺天的通话内容,并发给自己,但他当然是不会这么做的。他静静地坐着理清思绪,果然等来了迪奇的电话。他按下接听,不发一言,听迪奇如何陈述。

    “我监听了余顺天的手机。”

    “他好像不太情愿呀,林sir。这边跟你搞着,那边还分神用摩斯码告诉他小弟,说明天要炸我老大。”

    “现在我和你做个交易。”

    “你同样用发摩斯码的方法取消杀我老大的任务,同时出动所有警力保护他。我刚已经在一路上埋伏好了要杀余顺天,如果你取消,那么我这边同样。”

    “怎样啊林sir?”

    迪奇不是“刚”埋伏好,所以取消杀余顺天的可能性很小。埋伏“一路”是能做到的,他可以在窃听到刚才的内容后,临时加派人手。知道的事情太多的感觉并不好受,林正风能预感到,一场冲突在所难免。

    他思考良久,淡淡道,“好,合作愉快。”

王大拿唄。

【林余】存亡(01)

扫毒2|林正风×余顺天

非原剧情。赶着写。或许有一种爱叫做把他腿打折(bushi

正文:

    林正风结束一天工作回家,把手洗干净,看孩子睡了,煮了碗云吞把自己肚子胡乱填饱。

    然后把窃听用的耳机贴近耳朵。短暂的电流滋啦声后是两个男人的对话。

    “你打算什么时候跟藏哥说?”

    “不说。说了像邀功。”

    两日前,林正风奉命24小时保护地藏时,发现地藏手下这两个小弟有些古怪。一个是地藏最信任的迪奇,...

扫毒2|林正风×余顺天

非原剧情。赶着写。或许有一种爱叫做把他腿打折(bushi


正文:

    林正风结束一天工作回家,把手洗干净,看孩子睡了,煮了碗云吞把自己肚子胡乱填饱。

    然后把窃听用的耳机贴近耳朵。短暂的电流滋啦声后是两个男人的对话。

    “你打算什么时候跟藏哥说?”

    “不说。说了像邀功。”


    两日前,林正风奉命24小时保护地藏时,发现地藏手下这两个小弟有些古怪。一个是地藏最信任的迪奇,另一个叫利维。两人在地藏贩毒集团里的地位都不低。

    绝对忠心,但好像总有些背着地藏的交流。

    多年的调查让林正风对地藏的性格了如指掌:凶残、但不愿牵连无辜。他警觉地认为这两个马仔想搞出些大动作,而这在没有地藏的指挥下很可能会演变成一场不可收拾的祸事。

    林正风把迪奇男式钱包的皮革连接处侧切开,塞了个窃听器,然后仔细粘好。当晚就听到了原本只有迪奇同利维两个人知道的绝密部署。

    “藏哥是君子,不会答应用暗杀这种手段除掉余顺天。”

    “…但我们不是。”

     果然地藏离开香港前不会一切都风平浪静。

    林正风之前已经把一切对余顺天有威胁的可埋伏区域安排了自己的人手,从他家附近的住宅区,到他的公司。现在是地藏的马仔把漏洞指了出来,即是民政局门口的一段路。

    迪奇说,这里不下手就再无机会。狙击不到,就用连发步枪、手榴弹,直到把余顺天搞死为止。


    明天就是迪奇他们下手的日子。

    其实自从林正风掌握了这个消息,他便一直处于一种纠结的状态。他可以什么都不做,放任余顺天被袭击、死亡,而地藏离开香港。他可以马上回到之前正常的生活,不过地藏就永远逍遥法外了。

    他也可以在迪奇和利维按照约定埋伏好后,一有动作就直接叫飞虎队去逮捕他们二人。不过“二”这一单薄的数字大约也是这两只忠犬给地藏留的后路。如果想再行袭击,绝不至于让地藏的集团伤筋动骨。

    报告很好写,但不是写给自己看的。

    林正风混沌了两天的脑子突然清醒了。

    他的目的,不过就是让余顺天,彻底从这个漩涡中脱离出来,藏在一个只有他林正风知道的所在。


    虽然和邹文凤还保有夫妻关系,但余顺天这几日一直在公司住着。

    林正风敲门进去时,余顺天办公的房间只开了盏落地灯,而余顺天在一旁的沙发上翻着手中的文件。他身上是相对休闲的衬衫和裤子,光着脚穿着拖鞋。林正风走过去,站在他面前。

    “很晚了,林sir。”余顺天声音如几宿没睡般沙哑。

    “嗯。”

    合上文件,余顺天抬头看向林正风:“有什么要紧事要现在谈?”

    余顺天向上盯住林正风的脸,他的眼睛反映一些昏黄的灯光,却亮得惊人,加上俯视的视角,面前的景象让林正风头脑发热,但还不至于放任自流。

    “余顺天先生,不如你…”

    “不如我现在收手?”

    余顺天语调平淡:“翻来覆去就是这一件事,可它重要的程度看起来不值得你现在来谈。所以为什么是现在?我不答应的话,会有什么事发生?”

    不很友善的语气,在林正风这里就是点火。他心情焦躁但不动声色,面部表情维持在平静冷淡的状态:“马上离开香港,否则你一定后悔。”

    “多谢关照,”余顺天道,“我不会后悔的。”

    林正风用行动回答了余顺天的问题。不答应收手的话,就在这里采取非常手段。女人有个隐秘地方连接心脏,男人也差不多。余顺天反抗很强烈,不过身体素质到底比不上常年训练体能的林正风。穿的衣服裤子又轻薄,几下就撕开了。林正风跪在余顺天腿间往里怼,到最后余顺天没什么力气,双臂双腿缠上林正风身体,头枕着林正风肩膀,也挺像他自愿的。

毕仔绝赞摸鱼中
甜甜的林余,甜甜的3A—— L...

甜甜的林余,甜甜的3A——


Lam Sir,放完工不如一起饮杯茶添?

(画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甜呜呜呜

(签名倒了懒得改了

甜甜的林余,甜甜的3A——


Lam Sir,放完工不如一起饮杯茶添?

(画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甜呜呜呜

(签名倒了懒得改了

毕仔绝赞摸鱼中
林正风x余顺天,私设如山,慎入...

林正风x余顺天,私设如山,慎入。


有点ooc,犹豫要不要继续写下去,但毕竟是上映之前就开了的脑洞不写有点可惜,所以还是搞搞吧。写不写下去另说。

林正风x余顺天,私设如山,慎入。


有点ooc,犹豫要不要继续写下去,但毕竟是上映之前就开了的脑洞不写有点可惜,所以还是搞搞吧。写不写下去另说。

帷幕文和

3A是真的!

以及我群太太个个是宝藏

3A是真的!

以及我群太太个个是宝藏

毕仔绝赞摸鱼中

这段揪衣领的戏,余顺天下意识环住林正风的腰,可惜被剪了。



“拣一个人做兄弟,就跟选择做夫妻一模一样”


“如果圈中拣一个人当你哥哥,你会拣边个?”


“三哥苗侨伟”



我们3A四十年友谊是真的哦

这段揪衣领的戏,余顺天下意识环住林正风的腰,可惜被剪了。



“拣一个人做兄弟,就跟选择做夫妻一模一样”


“如果圈中拣一个人当你哥哥,你会拣边个?”


“三哥苗侨伟”




我们3A四十年友谊是真的哦



王大拿唄。

对于他俩he也很简单应该。
最后林sir撺弄天哥赶快走,然后把现场炸了。
(天哥在逃出去的时候偶遇Tok,疑惑道,你怎么在地铁隧道里玩儿?

对于他俩he也很简单应该。
最后林sir撺弄天哥赶快走,然后把现场炸了。
(天哥在逃出去的时候偶遇Tok,疑惑道,你怎么在地铁隧道里玩儿?

毕仔绝赞摸鱼中
l 林正风x余顺天 OOC。上...

l  林正风x余顺天



OOC。上映后突然就没了灵感,等脑子开窍中。

l  林正风x余顺天



OOC。上映后突然就没了灵感,等脑子开窍中。

毕仔绝赞摸鱼中
为什么我画的3A都是这种姿势(...

为什么我画的3A都是这种姿势()
很久之前扫毒2探班时候的激情摸鱼
大概还是那个正直警察x切开黑慈善家的梗

为什么我画的3A都是这种姿势()
很久之前扫毒2探班时候的激情摸鱼
大概还是那个正直警察x切开黑慈善家的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