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林俊杰

10.5万浏览    4724参与
Mine
林俊杰首部个人纪实DVD 签名...

林俊杰首部个人纪实DVD

签名

需要看主页哈

林俊杰首部个人纪实DVD

签名

需要看主页哈

✨✨✨

🎐林俊杰亲笔签名 听见 首部个人音乐纪实电影DVD+铅笔🍬

🎐林俊杰亲笔签名 听见 首部个人音乐纪实电影DVD+铅笔🍬

moments1

有思想,也有忧伤和理想,这才是生活。

有思想,也有忧伤和理想,这才是生活。

music01分享

裂缝中的阳光 - 林俊杰

下载地址:

裂缝中的阳光 - 林俊杰.mp3: 

https://72k.us/file/18791921-422475676

………………………………………………………………................................................................

点击“普通下载”即可:博客所有资源来自网络,不得用于商业用途,如有【链接失效】等问题,请留言告知!

本资料版权归原作者及版权商所有,如果你喜欢,请购买正版

仅限个人测试学习之用,不得用于商业用途,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下载地址:

裂缝中的阳光 - 林俊杰.mp3: 

https://72k.us/file/18791921-422475676

………………………………………………………………................................................................

点击“普通下载”即可:博客所有资源来自网络,不得用于商业用途,如有【链接失效】等问题,请留言告知!

本资料版权归原作者及版权商所有,如果你喜欢,请购买正版

仅限个人测试学习之用,不得用于商业用途,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林小二同学

我继续(全文完结)

简介:

先说一下啊,来自于mv的改编还有我自己的臆想。嗯。。。。加了一些二战的元素,主要的历史基本上来自基辅战役,,,很惨的一场战役。想了解的自己百度吧~

当然是架空的,不想写任何关于历史的,因为不想翻书查史料,,我懒~主要是老林拍的的确这个装备什么的不太像现代战役。。。。嗯,也可能确实是吃鸡吃多了,将就看~

有点小私心,本来我们书豪是男主角的,但是我还是写成配角了,毕竟我大秋杰还是有爱的呀

另外,最近感觉三剑客从卓楠变成书豪了呀。

【正文】

【a】

当子弹射进他的胸口的时候,我知道,我终于能正视我的感情,可是也终于要失去它了。

 ——JJ

1941.8.16

从...

简介:

先说一下啊,来自于mv的改编还有我自己的臆想。嗯。。。。加了一些二战的元素,主要的历史基本上来自基辅战役,,,很惨的一场战役。想了解的自己百度吧~

当然是架空的,不想写任何关于历史的,因为不想翻书查史料,,我懒~主要是老林拍的的确这个装备什么的不太像现代战役。。。。嗯,也可能确实是吃鸡吃多了,将就看~

有点小私心,本来我们书豪是男主角的,但是我还是写成配角了,毕竟我大秋杰还是有爱的呀

另外,最近感觉三剑客从卓楠变成书豪了呀。

【正文】

【a】

当子弹射进他的胸口的时候,我知道,我终于能正视我的感情,可是也终于要失去它了。

 ——JJ

1941.8.16

从第一辆敌方的坦克开进我方营地时候,已经过去一个多月的时间了。

我逃出随身携带的小本仔细的翻阅,这个牛皮封面的本子上已经残破不堪,甚至不久前还替我挡过一枪,古铜色的子弹嵌在本子里,让本子几乎被订的翻不开,我就努力努力的翻,好像只有看见里面的文字才能知道,自己所处的现世不过是个梦境。

“嘿,JJ现在几点了。”旁边忽然传来一个声音,在大峡谷的风声中有些失真。

我不由的抬手看表,表盘已经碎了,我对着篝火努力的辨认着时间:“凌晨两点了。”

声音的主人张怀秋沉默的点了点头,然后又半躺着抬头望向天空:“这星空真美啊,只是兄弟们都看不到了。”

他难得的放下头发,只是没来得及打理,有些乱蓬蓬的顶在头上,连胡子也冒出来,胡乱扎在他的下巴上,显得落拓不堪。

他从怀里拿出一只有些残破的布偶兔子,有些脏了,就用手指蘸着口水小心的抹了抹。

我不忍的闭上眼睛,眼泪却禁不住的一直流。

因为我一直记得,那个兔子的主人,如何憨厚正直,却偷偷的从军队驻扎的小镇用自己的补给罐头换来了这只玩偶,小心翼翼的揣在怀里,说要给自己刚出生的女儿。

可是也是那个人,最后只来得及把这只兔子塞到我们手里,就勇往直前,再也没有回来。

泪眼模糊里,我找到他的遗函:宝贝,爸爸把这只兔子给你,你能帮爸爸亲亲你的妈妈,让她别哭了好吗?

眼泪不断的涌出来,我怕滴在纸上,赶快扬起了头。

“他们一定会看见的。”张书豪缓缓开口,他手里的一串项链被风吹的叮当作响。

一贯开朗的他仿佛在一瞬间就长大了。

我缓缓摇头,那叮当作响的声音仿佛是一种嘲讽,一条项链就是一个兄弟,那种无声的嘲笑,似乎在质疑我,质疑我们的信仰,质疑我们的忠诚,质疑我们所献上生命的坚持,不过从来都是一场笑话。

我压抑着呼吸,一张一张的翻阅夹在本子里的画,最终还是忍不住,咳出一连串的咳,带着心痛带着血腥。带着峡谷里止不住的寒风和环绕在我们之间的绝望。

我赶快用袖子擦了擦,怕他们看到,也怕我自己相信,如今的一切都是真的。

已经快十天了,准确的来说,是九天零16时了。

战争开始的那天是个风和日丽的上午,我们照例训练完成,我靠在树上认真的拿着炭笔在本上画着速写。

没有人知道我在画什么,但是假如他有机会看到的话,就会瞬间明白,因为从始到终,从头到尾,我画的从来都只有一个人,训练的,洗漱的,吃饭的,和旁人打闹的,统统只有一个模样,丹凤眼,半长不短的黑色头发,和我穿一样的衣服,却显得更加像个落拓的小痞子的模样。

一切风平浪静,一如梦里。

然而,警报铃忽然想起,远方机甲的轰鸣声伴着滚滚浓烟向我们驶来。一颗子弹暮然间从耳边擦过,钉入身后的树里,我仓皇回头,营地已经乱成一片。

之后的记忆产生断章,又或许是我不愿意再记起了。我只记得队长带血的双手把我们推出去:去,快去总部报告上校。记得,我们是玄鹰队,除非死,一定不能放弃。

我们几个仓皇狼狈的跑出玄鹰队驻地,但是路上还是遇到了伏击,小队拼死抵抗,最终逃出来的,只有我们三个。

整个玄鹰,1236名战士,只剩下我们三个,只剩下我们最后这般狼狈模样的三个。

而玄鹰战士,除了死,必须勇往直前。

眼泪划过脸庞有些略微的刺痛,我不顾嘴角残存的血迹,翻看着本子上最后那幅还没画完的速写,闭了闭眼睛,将本子,往火里一丢。

书豪,快速的跑来,一脚踩灭了刚爬上本子外皮的火焰,他不顾炙热的把本子从灰烬中捡出来往我胸口上一砸,又近乎粗暴的抹了抹我脸上残存的泪痕和血迹。

“等活下去,你自己给他!”他粗暴的开口喊出这几个字,继而默不作声的坐回原处,不在理我。

我瞪圆了眼睛看他,转而又看向怀秋,

怀秋在看我,眼睛里深邃的,仿佛可以盛满整个天空,又仿佛可以把我牢牢锁住。

只是这一次,我却悄然避开他的视线,转而看向天空,如梦幻般的星宿,以及在天空盘旋的鹰。

一瞬间整个世界仿佛都不存在了一般,只剩下穿越山谷的呼啸的风,

是天堂,

也是地狱。

【b】

下辈子还会再见,下辈子,也还会再爱你

——怀秋

1941.9.02

当子弹打进我腹部的一瞬间,好像,时间都静止了。

我听不见书豪的呐喊,也听不到俊杰的哭喊,耳边只剩下心跳声和我粗重的喘息声,一下一下,牵强又薄弱,充斥着我的耳膜。

我们穿越峡谷,爬过高山,终于接近总部,却在枪林弹雨里明白,就连总部,也沦陷了。

陷入混战,弹药,枪支,轮番上阵,却在,越来越后退的战壕里明白,我们,已经到了弹尽粮绝,必须肉搏上阵的时候了。

身边的兄弟,一个一个爬上去,向前冲,却很快,倒在了敌人如雨点般的子弹洗礼里。

尸体叠着尸体,下一个就用上一个人的尸体做掩护,继续向前挺进,誓死要守住主城。

我被他们架着挪到了一辆卡车后面,失血过多已经模糊不清的眼中,却看着一个一个倒下的兄弟,和不断减少的陷阵人群。

要想保住兵力,就必须要撤退了。

俊杰小心的触碰我的伤口,似乎怕碰痛我,只是他不明白,我现在几乎已经麻木到感觉不到痛了。

他好像又快哭了,从在兵营见到他的第一面起,他似乎就是个小哭包,我对他用力的挤出一丝笑。

我真的很好,他和书豪都好好的,就真的很好。

“这样不行,我留在这儿,你先走。”

又一颗流弹袭来,书豪下意识的抬手替我挡住,震动落下的灰土,坚定的对俊杰说道。

他握着我的手不肯放开。

“走!”吼声更粗暴了些。

俊杰像是坚定了什么一样,握紧我的手摇了摇头:我不走。

“走!”书豪似乎已经疯了,他用尽全力的嘶吼着。

“凭什么?”

“你走!”他伸手推了俊杰一下,在气他的犹豫,在气他的隐忍。

其实我明白的,无论是要走,还是要留,如此艰难,不过都是在违背不违背玄鹰誓言的抉择。是生和死的抉择,是兄弟之间的抉择。

“凭什么要我走?”他的眼睛里射出一道寒光,显然也是动了怒气。

有一颗流弹落下,敌军又向前行进了数米,里我们只差毫厘了。

“这是命令!走!”书豪去推他。

“命令害死多少兄弟呀!”他看了我一眼,低声吼道,语气里带着悲愤和哭腔。

书豪一把掏出枪顶在他脑袋上,“你走。”语气里带着无奈和愤怒。

我明白,其实最难过的是他,作为队长,一直以来,都是他最护着我们,也是他,最把兄弟当兄弟。

我笑了,仿佛又回到了玄鹰队的训练营,每次,我们偷懒不去练习,他也是这样愤怒的要拔枪杀了我们。

【与其让你们学术不精的死在别人的枪下,不如老子现在就结果了你们,省的麻烦。】

我伸手握住那根黝黑的枪管,只想我的心口,想说,书豪啊,别针对他,你杀了我吧,你们一起走。

可是一张口,血气就直往上涌,我只能挤出一个微笑,伸出一只小指,那是玄鹰独有的手势,也只有一个意思,除了死,必须完成任务!

我看他,又看向俊杰,我们是玄鹰啊!

俊杰握住我的手哭了,他的哭声在炮火声中显得压抑又薄弱,书豪也沉默的握住了我的手。

那一刻,我想起了在训练营里,我们1236名战士,伸手发誓的暗号。

玄鹰,宁折不弯。

书豪似乎坚定了什么意志,缓缓的放开我的手,站起来,向外走去。

而俊杰,泪还挂在他的脸上,他抬头看着书豪的身影,忽然像决定了什么一样,从怀里掏出他一直宝贵在身上的小本子,站起来伸手拦住了书豪,把本子砸在他的身上,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样。书豪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摇了摇头,他却坚定极了,如释重负一般的最后看了我一眼,转身跑去了战场。

我的手高高的抬起,最终还是攥成拳头放下。

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开始在眼中盘旋。

那是,我最后一次,看见他。

书豪握着那个本子痛哭出声,然后他跪在我旁边,用力抱住我,接着也端着枪义无反顾的向总部深处跑去。

我看着那个背影,想起了从前的他,那个在夕阳的戈壁上自由奔跑的他,多么洒脱啊。

我努力的扯过自己的背包,拿出那个一直戴在身边的玩偶,抱在怀里。

然后又翻开俊杰留下的本子,上面的炭笔痕迹有点模糊,但是里面的人物却无比熟悉。

一张一张,都是我的模样。

我忍不住笑了,这傻瓜一直以为我不知道,可倘若不知,又怎会总摆出好看的姿势给他画,倘若不知,又怎会一次一次的维护他,又怎会,一次一次,趁他低头作画,放肆的盯着他看。

我眷恋的翻到最后,最后的那张,是我坐在峡谷的火堆边上,凝视他的样子,我的眼睛里,有星辰,数不尽的明亮星辰。

他在旁边写了一句话:我们走散,在土里,在地里。我们相聚,在一望无际在遥远梦里。

我笑了,缓缓闭上眼睛,拿起手枪,扣动扳机。

当子弹穿过我脑子是,

我能想到的最后一句话就是:傻瓜,我的眼睛里没有星辰大海,

我的眼睛里,只有你。

MET THA OUJA(下辈子我们会再见面)


林小二同学

无可僭越—第一章(2)

那些厨子看他拿不出钱来,语气顿时凶恶起来:“丑和尚,白费我半天功夫。”说着,就要拉少年走。

“且慢!”林俊杰咬咬牙,从脖子里拽出一枚小玉佩“施主等等,我这就典当了还你。”说着就起身往典当行走。

那厨子哼了一声,也拽着少年跟在后面。

那是林俊杰他娘留给他唯一的念想,在当铺,他握在手你摩挲了好半天才交给了典当师傅,换了五十文钱,交到了厨子手里;“钱既已还清,还轻施主放了这位小施主。”

厨子哼了一声,松开揪着少年衣袖的手:“算你小子好命。”说罢便离开了。

围观的人群也渐渐散去,林俊杰叹气道:“阿弥陀佛,小施主以后还是找些正劲事做,莫要再做这些事情了。”说完背起行囊离开。

走了几步发现少年...

那些厨子看他拿不出钱来,语气顿时凶恶起来:“丑和尚,白费我半天功夫。”说着,就要拉少年走。

“且慢!”林俊杰咬咬牙,从脖子里拽出一枚小玉佩“施主等等,我这就典当了还你。”说着就起身往典当行走。

那厨子哼了一声,也拽着少年跟在后面。

那是林俊杰他娘留给他唯一的念想,在当铺,他握在手你摩挲了好半天才交给了典当师傅,换了五十文钱,交到了厨子手里;“钱既已还清,还轻施主放了这位小施主。”

厨子哼了一声,松开揪着少年衣袖的手:“算你小子好命。”说罢便离开了。

围观的人群也渐渐散去,林俊杰叹气道:“阿弥陀佛,小施主以后还是找些正劲事做,莫要再做这些事情了。”说完背起行囊离开。

走了几步发现少年跟在后面,他叹口气,加快了步子,可是一晃都走出了坊市,身后的影子还亦步亦趋的跟着,他不禁无奈的回头:“小施主总跟着我干什么?”

那少年挠挠头:”那玉佩是不是对你很重要?“

“无妨,小施主快些回家吧。”

“那长老可有去处?有无急事?”那人依旧未动。

他叹口气“出家人四海为家。”

”那可有急事?“

”并无“

“我并不是个轻易欠人情的人,既然长老并无急事,也无去处,那不如和我一道,待我赚钱为长老赎回玉佩再离开也不迟。”

林俊杰思索,这样似乎也不错,便点了头。

那男孩欢呼一声,拉着林俊杰就走:“我还不知道长老的名讳。”

“林俊杰。”

“我叫张怀秋。”

跟着张怀秋走,进坊市又出坊市。道路由曲折变为宽广又从宽广变为曲折。

林俊杰一路跟着走也不说话,气氛忽然有点尴尬起来。

张怀秋轻咳了一声:“那个......我应该叫你长老还是林俊杰?”

林俊杰一笑:“施主叫我名字便好。”

张怀秋也跟着笑:“行,那你也别称呼我为施主了,叫我怀秋就好,,,我们这番施主长老的,倒向是书里的,我就像能把你吃了的妖精。”

林俊杰点头算是允了。

“那个俊杰啊......”张怀秋直呼他的单名倒是顺嘴的很“你今日,,为何要救我?”

林俊杰仔细想了一阵:“出家人慈悲为怀,无论遇见什么不公平都是理应解决的,我佛慈悲为怀,我们参禅定也希望帮佛祖排忧解难。只是怀秋,你日后也一定要一心向善,这种事情,切莫做了。”

张怀秋哼了一声:“你这大道理我不懂,出家人是不是都像你一样咯嗦?我少年的朋友也是因为家里穷便送到寺院当和尚了,但愿他不会像你一般咯嗦,不然我定打他的头。再说了我不是说不还钱,只是最近手头紧又饿,所以先欠着,哪知这家店这么不讲理。。。。。总之还是要谢谢你了,不然,我今日定要去跟那大人打招呼去。”

“这长安城不该有施粥铺吗”他疑惑。

“粥铺?”张怀秋哼笑一声:“若几年前,施粥铺里的粥还能勉强看见几粒米,现在,那仅有的几粒也不知道进了哪个官员的口袋,小和尚,你到了长安才知道,信佛不过是那些显贵的事,我们这些老百姓,那可是佛祖神仙王母娘娘管不来的。”

林俊杰沉默不语,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确实,那些穷苦百姓哪有钱来寺院拜佛给香火钱呢?

原来众生并没有得到佛祖庇佑,所世依旧是一片苦海。

阿弥陀佛

善哉,善哉。


林小二同学

杰生—第二章

【二】

事态动荡不安,袁世凯没几年就下台了,孙先生成为代总理,中国改为中华民国,同时,一个从陕北发展的支派共产党,也渐渐兴起,壮大。同时,国外的侵略势力却一直躁动不安,整个国家都陷在惶惶不安里。

但对于我们这些年少的学生来说,还是影响不大的,只是,我还是能从父亲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开始专门派了车接我们,和透过车窗里漫天飞舞的宣传手册和喊声震天的游行队伍里隐隐约约的意识到,大概真的到了生死存亡的地步。

不过那个时候的我,并不想成为他们中的一员,我其实心里还带着些许的怨恨,本来放了学,我和书豪、卓楠他们还能一起跑去海边疯跑,或者去学校后面大学的假山上闲坐,扯东扯西。

而现在我一出校门就能看...

【二】

事态动荡不安,袁世凯没几年就下台了,孙先生成为代总理,中国改为中华民国,同时,一个从陕北发展的支派共产党,也渐渐兴起,壮大。同时,国外的侵略势力却一直躁动不安,整个国家都陷在惶惶不安里。

但对于我们这些年少的学生来说,还是影响不大的,只是,我还是能从父亲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开始专门派了车接我们,和透过车窗里漫天飞舞的宣传手册和喊声震天的游行队伍里隐隐约约的意识到,大概真的到了生死存亡的地步。

不过那个时候的我,并不想成为他们中的一员,我其实心里还带着些许的怨恨,本来放了学,我和书豪、卓楠他们还能一起跑去海边疯跑,或者去学校后面大学的假山上闲坐,扯东扯西。

而现在我一出校门就能看见门口停着一辆一辆的车,我们几个便各自钻进那个黑色监狱里,一路回家,再进另一个监狱毫无乐趣可言。

至于林俊杰倒是我们几个里唯一的例外,他还是一个人走路上下学,我好几次都透过窗户看见他穿梭在那些激愤的学生中间,奇怪的是,他从来都是不疾不徐,那些宣传单仍的漫天都是,他也只是偶尔从眼前捏住一张,看看,然后折起来放进口袋里。

就好像,这世间的纷乱和他没有一点关系,他永远那么安定,永远那么沉稳好像这世间的任何事,都和他没有丝毫关系。

我当真佩服至极。

这天,先生一改平时的之乎者也、枯燥冗长,敲了敲讲台,把我们几个都引的从桌上爬起来看他。

他咳嗽了一声:“国家已经到了危急存亡的时候,最近的局势,你们应该也有点了解罢,听说现在孙先生已经在离我们不远的黄埔岛成立了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和国立广东的大学。国共两党都有合作,这两党我不多赘述了,大家平时看的报纸也不少,对此或多或少应该知道一点。今天我主要说说这两所学校,这两所学校一武一文,说白了,就是创造革命军队,培养政治人才的。你们几个年纪已经不小了,最小的书豪今年也12了吧?你们目前已经是我们书堂最大的学生了,可以考虑一下报名这两个学校。”

“先生,我。。。。我害怕。”启达难得没睡觉,支支吾吾的说。

“我们国家目前已经到了危急存亡的时刻,你们是有知识的一群,说白了,我主张你们都考,用知识奉献国家。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看法,你们说到底还是要和家长商量的。”先生谈了口气:“这局势要是再发展下去,我们这学堂也估计开不了多少日子了,从前说可以逃,之前那慈禧不也几次迁宫吗?但是就现在满目荒原,还真不知躲到哪去啊,倒真希望有个桃花源,黄发垂髫怡然自乐,我怕我这辈子看不到了。”

我此前一直觉得先生是个骂起人来不分青红皂白,不懂时务只知孔孟之道的腐朽老头,但那天他这番话,却让我记了许久。

下课后,我们五个反常的没有上蹿下跳,而是聚在一起。

“先生的话你听了吗?”张书豪说道:“我不管你们,我反正啊,一定会去报考军校的,我想试一试,战场上,能多杀一个日本人那就是我的荣幸!”

我明白他的决心,他的二叔,据说前段日子,就是被日本的流弹炸死的。

“我想报广州大学吧,因为你看我这小身板也不太行,还是报个文科,当个谋臣比较适合我。”张卓楠含着个麦芽糖棍,含含糊糊的说:“再说,我们家不比你们,我家就我一个,我去报名军校我妈肯定不同意。”

“我也是!”启达弱弱举手“我也报广州大学吧,我觉得其实搞文挺适合我的。”

“卓楠你倒是挺合适,平常你小子就一肚子坏水儿,到时候,我看你到军队里当个参谋军师的,正好,保证把那些小兔崽子算计的屁滚尿流的。”我笑着打趣:“启达呀,你啊,也行吧,就是得跟紧卓楠,别被人算计的裤衩都不剩。”

几个人哈哈大笑,卓楠笑着问我:“你小子呢?肯定是去报名军校吧?你小子天天上蹿下跳的,去军校正好。”

“刚才老头说的时候,我就确定了,肯定军校啊,我不爱读书体力到还差不多,去军校挺适合我的,而且,你们都去广大了,书豪一个人我怎么着也得照顾他啊!”我笑嘻嘻的揽住书豪的脖子,两个人打成一团。

“对了,俊杰,你去哪?”启达开口问。

我停下手里的动作,看他,这几年,我跟他关系算不上亲厚,但总比他们几个和他亲近些,所以他如果去广大,他跟卓楠和启达,三个人一起,我还觉得肯定会想他们的。

“肯定广大呗。”书豪哼哼一句:“到时候你们仨抱团算计别人我和坏球一起,在前线为你们几个拼命,齐活儿!”

“谁坏球呢?张课本你给我好好说话啊!”我一巴掌拍上他的脑袋:“以后只有咱俩相依为命了你懂不!”

接着又打成一团。

“我去军校。”林俊杰低低的说了一句,手里翻的书没有停,但是却掷地有声,一下子,让我们几个安静下来。

“啥?你去军校?”张卓楠吞了吞口水。

“对,我打算报考黄埔军校。”林俊杰又说了一次。

我是在不能理解,于是松开蹂躏张书豪的手,走过去坐在他旁边:“那个,俊杰啊,你可想好了啊,那可是军校,培养的都是革命战士,是需要流血牺牲的,你。。。。”

“我不能去吗?我不能流血牺牲?”他合上书认真的看我:“为什么我不可以呢?”

“不是,老林我跟你说,坏球不是这个意思”张书豪认真的和他解释:“你看看你啊,咱不说别的,进了军校,就得天天刻苦训练了吧,你这身板,我们怕你受不住,而且,你是我们几个里头脑最好的,要我说啊,没有人比你更适合考广州大学。”

“我只想成为一名军人,为国家贡献自己而已,没想那么多,至于训练,书豪兄,你和怀秋可以受得住,我林某人就不会临阵脱逃的。”

书豪还想说什么,正好上课铃响了,卓楠拍拍他的肩膀,各自坐回位置上,这件事,一直到下学也这么不了了之。

我其实还是了解林俊杰的,他这个人,平时看这随和,但是一旦认定什么事儿,这辈子都不会改。

但是,知道是知道,震惊是震惊,我包括其他人,肯定没想过,他会选择当一名军人。

下学后,我破例,跟司机说,不上车,让他跟在我身后。

我就漫步着跟在林俊杰后面。

快过年了,南方的城市不下学,但是飘着的小雨却能像钢钉似的扎进人的骨头缝里,让人觉得寒气侵骨,冷的要命。 

我跟着他,不紧不慢的走,路上又有起义游行的学生,排着队吼声震天,我眼睛紧紧跟着他,窜梭在人群里,忽然被人撞了一下,仰面就要跌倒,却被人拉住了,我定睛一看是林俊杰。

他一把把我拉起来,我丢人的挠挠头:“啊,就今天我们家司机吧,有事儿,所以我自己回家。”

这时,一边车上的怀颢看见我差点跌倒,忙从车里探出头来大喊:哥!你没事吧!”

我暗骂一声,稚子坏事!叹了口气,无语的摆摆手,示意自己无妨。

这时,听到耳边传来一声笑,我扭头就看林俊杰抿着嘴,两颊上各有个小酒窝。

同窗几年,我几乎很少见他笑,我从没发现他笑起来有酒窝,还这么好看,一时间愣了神。

林俊杰收了笑:“早就发现你跟着我了,什么事儿?要不要到我家坐坐?”

我愣愣点头。

林俊杰看着我一副傻样无奈的摇头,拉着我避开人群,到车前:“您好,我是怀秋的同学,今天想邀请他到我家做客,麻烦您回去告诉令尊一声,晚了我自会派车送他回去,请他不必担心。”

说完了就拉着愣着的我向前走去。

我们俩并排着,我好半天才从他那个惊世骇俗的笑里回过神来。

他带着我从容的避开那些学生,穿梭在漫天飞舞的花纸里,我被他牵着的手心里有点微微发汗,不自然的动了下手指,却不舍得松开,那一瞬间,仿佛耳边杂乱的声音都不见了时间好像都定格了,只剩下我和他,手拉着手,漫步的,也不是人海茫茫的旧窄街道,而是飘着桃花的溪水边,春风拂过,暗香阵阵,仿佛真的去往了先生所说的世外桃源……

那一瞬间,我第一次生出了想让这条路一直没有尽头的错觉。

可是才刚有,又被我连连摇头甩掉,大小伙子,怎么会有这种女人家的心思?

低语半晌我才开口:“那个,俊杰啊!”

他微微侧目,看向我:“嗯?”

“就是,那个,你怎么会想起来报考军校的?”

他似乎早就料到我会问这个:“就是想去,觉得能抛头颅洒热血献身祖国是件我这辈子都想做的事情。再说,你不欢迎我去?”

好官方的回答,好精明的反问,果然是林俊杰没错!

“怎会!”我嘀咕一声:“其实卓楠他们跟你也没说几句话,未必能照顾好你。”

他低低一笑:“所以你觉得你照顾的好我?”

我摇头:“我别的不敢说,但是我自以为我们总是比他们和你亲厚一些的。”

他又笑了:“哈哈,你这么想啊?”

“确实啊!”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你看我们俩在拉手诶,你会和卓楠那小子拉手?”说完晃了晃我们俩交握的手。

他似乎才想起来我们俩还牵着手,挣扎了两下想要松开,我却握的很紧:“我跟你说,以后我和你还有书豪,我们三个要一直这样,手拉手,不管去哪都不分开。”

他点了点头,看样子像是同意了,拉着我继续往前走去,我们俩的手握的很紧,紧到再也分不开。

至少,再那一刻,分不开罢。


槿玖汐

你是我的关键词

安利关键词,敲好听

你是我的关键词

安利关键词,敲好听

橘橘🎫

林俊杰,薛之谦,萧敬腾 

亲笔签名照库存

林俊杰,薛之谦,萧敬腾 

亲笔签名照库存

Mine
林俊杰亲签存货 需要看主页哈

林俊杰亲签存货

需要看主页哈

林俊杰亲签存货

需要看主页哈

胖次喵

自己做的林距离小瓶子

jj每一首歌我都喜欢

只有很喜欢和更喜欢


自己做的林距离小瓶子

jj每一首歌我都喜欢

只有很喜欢和更喜欢


噗噜~

画了一晚上

通宵了但是好爽啊www

感觉有一点点像又不太像

可恶

想把我比较喜欢的他在梦想的声音里好看的衣服都画一遍


在他生日那天之前不知道能凑几张emmm

画了一晚上

通宵了但是好爽啊www

感觉有一点点像又不太像

可恶

想把我比较喜欢的他在梦想的声音里好看的衣服都画一遍


在他生日那天之前不知道能凑几张emmm

Resurgence
林俊杰娃娃,欢迎大家来领养喵小...

林俊杰娃娃,欢迎大家来领养喵小俊,目前正在入定中,满50人送样!

喵小俊是20cm的棉花娃娃

全款104R

定金36R

尾款68R

林俊杰娃娃,欢迎大家来领养喵小俊,目前正在入定中,满50人送样!

喵小俊是20cm的棉花娃娃

全款104R

定金36R

尾款68R

影子MU
进阶刚出那会晚自习在草稿纸上的...

进阶刚出那会晚自习在草稿纸上的涂鸦

不要脸自夸一句还是蛮像的

进阶刚出那会晚自习在草稿纸上的涂鸦

不要脸自夸一句还是蛮像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