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林凡

31.3万浏览    4045参与
·暮安·

来帮姐妹做一波周边宣传✨✨


这里是她自己定制的凡柯的周边

-内容包含:立牌/手幅/小卡/旗子/尺子

【详细的可以看图🔎】


不拆开来卖 一套40r【包邮】

现在仅剩6套啦!!!

🔥速下单 这两天就能发货啦!


微博联系方式在p5

也可以直接点此链接👉🏼 链接🔗 

有什么问题想咨询的 欢迎直接微博🧣私信她

或者评论/私信找我来帮忙解决 都可以的!


喜欢就来下单💞

快来快来 期待你的加入~


来帮姐妹做一波周边宣传✨✨


这里是她自己定制的凡柯的周边

-内容包含:立牌/手幅/小卡/旗子/尺子

【详细的可以看图🔎】


不拆开来卖 一套40r【包邮】

现在仅剩6套啦!!!

🔥速下单 这两天就能发货啦!


微博联系方式在p5

也可以直接点此链接👉🏼 链接🔗 

有什么问题想咨询的 欢迎直接微博🧣私信她

或者评论/私信找我来帮忙解决 都可以的!


喜欢就来下单💞

快来快来 期待你的加入~





喜歡cp的大蘿蔔

星途(二)心結

寫到自己也有點生氣🌝

OCC

不喜勿看

大概會每星期至少一更...吧?🐷

會什麼主cp還沒決定😊


「喂?」


  柯燃接起了電話。


  「小柯,明天一起吃個飯吧,我和你爸明天會進一趟城。」


  「好。」


  就這樣,柯燃斷了通話。


  她和她父母的關係一直是這樣,一段對話沒有多少句,連一句關心的話都沒有。小時候,柯燃還能說服自己他們是為了給自己一個更好的生活,而日日工作,不回家。但從她提出希望去當練習生開始,她的父母就很像打了雞血似的,天天管着她,...

寫到自己也有點生氣🌝

OCC

不喜勿看

大概會每星期至少一更...吧?🐷

會什麼主cp還沒決定😊


「喂?」


  柯燃接起了電話。


  「小柯,明天一起吃個飯吧,我和你爸明天會進一趟城。」


  「好。」


  就這樣,柯燃斷了通話。


  她和她父母的關係一直是這樣,一段對話沒有多少句,連一句關心的話都沒有。小時候,柯燃還能說服自己他們是為了給自己一個更好的生活,而日日工作,不回家。但從她提出希望去當練習生開始,她的父母就很像打了雞血似的,天天管着她,用着一百種方法希望她會放棄,直到她真的放棄了時,關係又回復到之前一樣,話少得比之前更厲害。就連奶奶生病了,他們也只是一句「哦」就帶過了。


  她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躺在那不算舒適的床上,思考着紫茵和林凡的話。想著想著,她決定去看一看奶奶。


  


  

  她熟練地走到那間病房,一進去就看到奶奶坐在離窗口很近的坐位上,看着外面的小鳥飛翔。


  「奶奶。」


  柯燃把手上拿著的水果輕輕放在桌上。


  「柯柯,你怎麼來了。奶奶可好著呢!」


  柯燃跪在她前面。


  「因為想你了,所以來了。」


  她又露出了她的小酒窩。


  奶奶隨之看着她笑了笑,欲言又止。


  「怎麼了,奶奶?」


  「柯柯啊,其實我什麼都知道,你也可以不用再瞞住我。你來看我,還有其他原因吧。」


  柯燃低下了頭。


「柯燃,奶奶一直都知道你不喜歡讀書,你寧願去學擊劍,也不願意乖乖坐在補習社。奶奶知道你一直喜歡跳舞、唱歌,雖然演藝圈這條路不易走,但不代表難就不走啊。你是個孝順的孩子,也是個體貼的,為了迎合別人,你什麼都可以做,但這並不一定是一件好事,你也要為自己着想呀。奶奶並不擔心你,你做的任何決定我相信都經過深思熟慮,而且你也是個聰明的孩子。你做什麼,奶奶都會支持的,趁着自己還年輕,去闖一闖吧,別擔心我。我也一把年紀了,只想看見自己的孫子開心、快樂。」


  奶奶握著柯燃的手,慈祥地說。


  柯燃強忍著淚水,點了點頭。但她心裡知道,自己應該不會再上舞台了。可能是那種願意跳出舒適圈的勇氣已經燒盡了。


  就這樣,柯燃站了起來。


  「奶奶,我走了。」


  奶奶點了點頭,無奈地看著她離開。





第二天...

  


  為了遷就父母,柯燃在早上8:00就起來準備了。他們很不喜歡她較為中性的穿著,說得清楚一點,就是認為女生就是要穿裙子和有一把長長的秀髮。雖然柯燃並不喜歡,但她還是不得不做,去維持他們那脆弱的關係。


  她渾身不自在地走進了餐廳。


  身上的裙子過一會兒就向上移動,讓她想不停地把它往下拉。


  她一走進包廂裏,就看見父母和幾位她不認識的叔叔阿姨假笑、聊天著。他們所有人看見她後,上下打量著她。她心裏想著幸好穿了裙子,不然又要被說了。


  「爸,媽。」


  「坐吧,柯燃。」


  她坐下後,又忍不住拉了一下裙子。


  「柯燃,他們是爸媽的合作夥伴。」


  「叔叔和阿姨們,好。」


  她輕輕地點了點頭。


  「既然你們女兒也來了,我們就先離開了。」


  「好!我送你們出去!」

 

  平時很兇的老爸裝得特別殷勤地說著。


 

  在他們都走了之後,老爸又變回了原來的樣子,簡直比川劇變臉還要快。


  「還好這此你沒給我丟臉。」


  每一次,她的這個爸爸也只會記掛著她以前做過的事,沒做,就是不孝和丟臉;做了,就是她應做的,從來沒有替柯燃想過。一直他也喜歡在職場上打親情牌,讓合作夥伴覺得他是為了養家才工作,不會騙人。 


  說到底,他就是個不折不扣、自私自利的人渣。當爸爸這個工作,他根本沒有認真做過。

汪一亿

柯凡ABO6

陆柯燃把林凡抱到沙发上眯着眼笑着看林凡

"宝贝,想吃什么姐姐给你做。"

林凡扶着腰见了鬼似起身:"别闹,陆柯燃别进厨房,我可没精力逃生。"林凡现在是腰酸腿疼咪咪肿胀,下半身在撕烈

"我点外卖,你来给我按摩上药。"陆柯燃本来一脸委屈的看着林凡,听完林凡下达的新旨令又立马开心的笑了,堂堂精英级女A现在笑的像个傻子。

"好的,我喜欢这样的工作。"说完立马找到药坐到林凡身旁帮林凡脱裤子,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这个过程极慢,陆柯燃的手指指腹触碰着林凡每一寸肌肤,林凡感到脸颊温热:"你快点!"说完打开手机里的某团

"好的,老婆我想吃肠粉。"

(这段过不了省,,,只是擦药过程。。。。。)

一股红酒...

陆柯燃把林凡抱到沙发上眯着眼笑着看林凡

"宝贝,想吃什么姐姐给你做。"

林凡扶着腰见了鬼似起身:"别闹,陆柯燃别进厨房,我可没精力逃生。"林凡现在是腰酸腿疼咪咪肿胀,下半身在撕烈

"我点外卖,你来给我按摩上药。"陆柯燃本来一脸委屈的看着林凡,听完林凡下达的新旨令又立马开心的笑了,堂堂精英级女A现在笑的像个傻子。

"好的,我喜欢这样的工作。"说完立马找到药坐到林凡身旁帮林凡脱裤子,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这个过程极慢,陆柯燃的手指指腹触碰着林凡每一寸肌肤,林凡感到脸颊温热:"你快点!"说完打开手机里的某团

"好的,老婆我想吃肠粉。"

(这段过不了省,,,只是擦药过程。。。。。)

一股红酒的香味刺激着林凡的嗅觉,疲惫感莫名少了不少,沙发很大,林凡拍了拍身边的空位

"躺下,抱我。"

紧接着林凡像是被什么东西紧紧抱着,陆柯燃的气息淡淡地打着林凡的头发,一股热流向林凡涌来,和更浓的酒香味让林凡彻底放松起来

"凡凡,我们这算复合了吗?"

"难道您做过不负责的吗?

"负我负!负全责。"

林凡感到身边的人呼吸越来越急促内心走愧疚感,一时之间无法消散

"谢谢你,凡凡谢谢你让我知道你没有放弃我"

 林凡一顿转过身去面向陆柯燃,深深的看着她

眼里是藏不住的爱意,和另一种奇怪的感情

"陆柯然是我该谢谢你,谢谢你还愿意等我是我不够勇敢,不够坚定。当初在学校的时候,我,,是真心实意的喜欢你但那时的我太懦弱,太胆小了,远不如你。。"

陆柯燃察觉到林凡的情绪不对劲,立马打断"凡凡,我们之间的爱是对等的。”

"现在我妈妈给我跟你扯了张证,是她放弃了自己年轻的时候的执念,认清了我林凡,她的女儿从始至终都是一个omega,再怎么教育我我都成不ALPha。"

陆柯然有些惊讶的看着林凡,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自已深爱女孩的家庭,远不如她想象中的光鲜亮丽

"很惊讶吧?他一直想跟我找一个女omega来的但这是不可能的,即便信息素引导我的DNA就是一个omega一个只有生育能力能培养出优秀后代的omega,所以说我跟你谈恋爱的时候才那么遮遮掩掩的,原谅我,我做不到同时爱着你,也爱着我父母。所以当初他们发现的时候,我选择了放弃,,去意大利。"林凡脸颊上划过晶银的泪花,陆柯然把林凡抱得更紧了:"评价一个人优秀与否,从来不是看他是不是Alpha是不是omega?而是这个人的心。林凡,你是个好画家,你也是个好女儿,同时你也是个让伴侣骄傲自豪的女朋友。"

"但是,我伤害了你不是吗?抽屉里有安眠药还有抗抑郁,,的药,我对你的伤害都那么大了……却还爱着我,我该怎么办?"

"只要你往后余生还在我身边,继续爱我就行了只要你还爱着,我就能爱。"陆柯燃无比坚定的说到,林凡终于忍不住的哭出声来,紧抱着陆柯燃

"这么伤心吗?那就亲亲我好了"陆柯燃看着林凡轻轻一笑

林凡闭住双眼,吻了上去。

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人分开人又在一起就像所有的路都有个共同的尽头,不同的是,在尽头里等你的人。


阳光透过玻璃支离破摔地洒在她们身上,她们此时就是最普通却又最幸福的情侣

烧鹅濑粉

【凡柯】距离

林凡陆柯燃

这是他们的第二次见面,或许也是最后一次了。

林凡想要挽留她,但是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此刻的心情就像是蜜糖果酒,随着气泡越飘越远,直到消失不见。

“你好,请问您找谁?”

保安拦住了那个女生,然后询问道。

只见那个女生眨了眨眼睛,然后说道:“哦…没事儿,打扰了。”

说完,便转身走了。

林凡望着那个女生的背影,但是却再也看不清她的脸了。

想要伸出手去抓住,最终还是收回了手。

或许这就是命运吧,注定让你们错过。

何必呢?

大概是因为直觉吧,虽然知道自己和对面楼的那个人之间肯定有点什么,但是在女厕所见到对面楼的那个女生的时候,林凡还是害怕了。

如果说当年的自己没有看...

林凡陆柯燃

这是他们的第二次见面,或许也是最后一次了。

林凡想要挽留她,但是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此刻的心情就像是蜜糖果酒,随着气泡越飘越远,直到消失不见。

“你好,请问您找谁?”

保安拦住了那个女生,然后询问道。

只见那个女生眨了眨眼睛,然后说道:“哦…没事儿,打扰了。”

说完,便转身走了。

林凡望着那个女生的背影,但是却再也看不清她的脸了。

想要伸出手去抓住,最终还是收回了手。

或许这就是命运吧,注定让你们错过。

何必呢?

大概是因为直觉吧,虽然知道自己和对面楼的那个人之间肯定有点什么,但是在女厕所见到对面楼的那个女生的时候,林凡还是害怕了。

如果说当年的自己没有看清楚心意,而现在岂不是又要重蹈覆辙吗?

林凡想象着自己喝醉酒后做的事情,便只感觉浑身发冷。

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或许是因为距离产生美吧。



这是ai生成的文不是我写的

一根鲷鱼烧
阿姨的回答好暖❗女孩什么样都?...

阿姨的回答好暖❗女孩什么样都🉑以

阿姨的回答好暖❗女孩什么样都🉑以

喜歡cp的大蘿蔔

星途(一)序幕

主打什麼cp後面再説☺️

OCC

不喜勿看

突如其來的靈感

文應該會挺長的🤓

至於幾日一更,我也不知道🙈


  清晨的陽光照射在陸柯燃的臉上,但這種看似溫暖的陽光在柯燃眼裏,依舊是冷冰冰的。自從從小照顧她的奶奶病倒在床上後,她就像認了命似的去依照那兩個不負責任父母的話上大學,去修讀經濟,之後再在畢業後去找份薪酬高的工作。


  「叮咚」


  便利店的門被開啟了。


  「歡迎光臨。」


  陸柯燃在整理雪櫃裏的飲料時,背...

主打什麼cp後面再説☺️

OCC

不喜勿看

突如其來的靈感

文應該會挺長的🤓

至於幾日一更,我也不知道🙈



  清晨的陽光照射在陸柯燃的臉上,但這種看似溫暖的陽光在柯燃眼裏,依舊是冷冰冰的。自從從小照顧她的奶奶病倒在床上後,她就像認了命似的去依照那兩個不負責任父母的話上大學,去修讀經濟,之後再在畢業後去找份薪酬高的工作。

  

  「叮咚」


  便利店的門被開啟了。


  「歡迎光臨。」

 

  陸柯燃在整理雪櫃裏的飲料時,背對着門口說了聲。


  突然間,一雙手搭在了她的肩膊上。


  柯燃轉身便看見一位笑得合上了眼的人。她和柯燃一樣有一個十分帥氣的短髮造型,唯獨不同的就是她們身上散發的感覺:一位是十分冷漠,另一位是十分可愛的。而可愛的那位就是林凡。


  「 柯柯!」


  柯燃立馬露出兩顆小酒窩,眼中冷淡的眼神全化為溫柔的。


  「很久不見呀,林凡。你怎麼來了呢?」


  陸柯燃笑着說。


  「就是找你敘舊的。你下班了嗎?我們一起去吃個晚飯吧。」


  




  她們到了一家麵館,裏面雖然並不華麗,但卻異常地有一種家的溫暖。她們坐在了一張距離門口很近的位置,雖然餐廳並不坐落在城市的中心,外面也沒有美麗的風景,但只是看着街頭上來回走的人,已讓柯燃和林凡很滿足。不過一會兒,柯燃就已經點了一份雲吞麵,而林凡就點了肥腸麵。


   「距離之前我們在XX公司當練習生,已經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陸柯燃咬了一口面,點了點頭,似乎並不想提起此事。


  「你現在過得真的好嗎?你確定真的要繼續做一些你不想做的事,聽天由命嗎?」


  柯燃停頓了手上所有動作,也停止了咀嚼。

  

  她深呼吸了一下。


  「我過得好不好,這個問題並沒有意義,你又不是不知道的。從我走出公司開始,我就已經決定好了。」


  柯燃吞下那口面,接着喝了口水。


  「可是這是你的人生,我唯一知道的,就是出道是你的夢想,就算你不說我也知道現在它還是。你和我花費了多少心血,才把舞蹈練好,就差那一步你就會成功了!你真的甘心嗎?」


  林凡臉上的青筋都露了出來。


  「凡。如果你口中的敘舊,就是說這番說話,那我們就沒有繼續說下去的理由了。」


  柯燃從口袋中拿出一些錢放在桌上,轉身就離去了。


  「柯柯。你認真再想想吧,這樣你會後悔的。」



  


 

  回到家後的柯燃心情極十分差,她明白林凡說的一點也沒錯,但她也知道她並不想奶奶擔心。藝人這條路的確難走,就算成功出了道,也不代表一定會成功,而直接出去找一份工作,就算並不能賺很多錢,也起碼能養活自己。她要讓奶奶安心地養病,她不想再令她失望。


  「 柯柯,你回來了嗎?」


  徐紫茵拿著一袋零食走進家裏。


  柯燃此時像一拖爛泥,攤在沙發上。


  「你怎麼了?」


  紫茵坐在她身旁。


  「你為什麼能一直堅持着夢想,就算令到自己要早上上學,下午去練習,晚上回家繼續練習,也要堅持。」


  柯燃看着她。


  「可能因為這是我喜歡做的事吧,就算多辛苦,我也樂意。俗語那句:『沒有夢想的人,就是一條鹹魚』也解釋了沒有夢想的人,生活也只會是沉悶的。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


  柯燃若有所思。

  

  


  突然之間,柯燃的電話響了起來。螢幕上顯示的是老媽,那兩個字。

  





六八月流火

《日星说》分析文

刮着台风哪也去不了,就把这篇本来要明天发的分析文先产出啦。


①:这个故事看似是一个黑帮老大千辛万苦逃离法律制裁和以公谋私的警察相恋的故事,但是我必须必须和大家声明一件事:法律是底线!法律是底线!我这样写文只是设定!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②:我觉得我在文里有很多处明显的表达出来,善人不是绝对的善人,恶人不是绝对的恶人。善与恶很多时候都是相对的。因为不同的人不同的情况,不同的条件。同样的事情,同样的人都会被贴上不同的标签,所以我们大家有时候看一件事情的时候不要太绝对,尝试用善意的眼光去看待周围。(当然也要保护好自己呀)

③:关于角色(自己塑造角色特征的能力太差,...

刮着台风哪也去不了,就把这篇本来要明天发的分析文先产出啦。

 

 

①:这个故事看似是一个黑帮老大千辛万苦逃离法律制裁和以公谋私的警察相恋的故事,但是我必须必须和大家声明一件事:法律是底线!法律是底线!我这样写文只是设定!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②:我觉得我在文里有很多处明显的表达出来,善人不是绝对的善人,恶人不是绝对的恶人。善与恶很多时候都是相对的。因为不同的人不同的情况,不同的条件。同样的事情,同样的人都会被贴上不同的标签,所以我们大家有时候看一件事情的时候不要太绝对,尝试用善意的眼光去看待周围。(当然也要保护好自己呀)

③:关于角色(自己塑造角色特征的能力太差,只好这里大白话说出来了😂)

陆柯燃:她抑郁却温柔,她乖戾却善良。这篇文里的陆柯燃很复杂,虽然她是被迫遵从父命干一些不好的事,但我们仍然不能否认她性格中骨子里一种黑暗的基因。与林凡的相遇让她性格里更温暖更强大更阳光的那一面显露出来,才有了三年之后,强大到足以保护林凡的她。

林凡:这篇文的林凡不同于大多数文里一个温暖的小太阳的形象,她的懦弱和颓废的一面对剧情的影响可能更大。这篇文里的凡子更加理性,更加有自我意识,但是不那么敢爱。所以与柯柯就是完美互补。

刘雨昕:黑白通吃的老大,是我心目中雅痞的刘老师,就写出来满足一下我的小幻想。她是一个会用尽一切方式强大自己来保护她爱的人的人,就像刘老师,温柔且强大。

金子涵:这可能是大家整篇文最看不懂的一个人。她的工作甚至比卧底还忍辱负重。为了破案,她成为刘雨昕和黑帮之间的桥梁,忍受同事的不解与不屑。与她有最多矛盾冲突的就是刘令姿,刘令姿就像是一个传声筒,向金子涵诉说着所谓正义对她的指责。金子涵是一个为了能够破案可以不惜一切代价的人,这让我想说的就是,可能很多人都会有别人不理解的坚持,没关系,坚持吧,只要是你所认定。

④:写文的过程中也收到过评论和私信,问我好像两个主角的感情线没有很明显。没错,我这篇文就是剧情线重于感情线的一篇文,可能有时候两个主角同框的场合都很少,因为我认为这样的剧情安排能够更好的传达一些我想表达的思想。为了满足大家想看同框的心理呢,我中间也有安排过花絮的小甜饼,希望大家理解啦。

⑤:世上的爱真的有太多太多种了,可能我们看到的只是其中几种甚至只有一种。爱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我们渴望他追求他,所以我们也不要影响别人追求它拥有它的权利,哪怕TA的爱是一种我们还不理解,或者说是还没见过的爱。

 

 

 

 

 

 

 

抱歉啦,这样的一个小故事写了这么久。

到7月17号我敲下《日星说(终章)》初稿的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我刚好写文整整一年了。这一年里我有很大的变化,也收获了很多。看你们的评论是我最快乐的事情,也是我最大的动力来源。我还记得去年生日的时候更新了《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的最后一章,评论下整整齐齐的“太太生日快乐”,真的很感谢。等今年的生日我已经在学校里为高考奋斗不能更文了,但希望在世界不同角落同样爱着她们两个的我们都越来越好。

我并不是一个优秀的写手,但很荣幸有优秀的你们。

放心,我还会继续创作的

lllll_wen

没空 歌词

林凡 Marco 


没空

Listen 


开启Girl 大陆

剪个短发 穿上工装 就是基本保护

我要耍酷

都不同 请自重

听了别又来发疯


洗洗睡吧 要不照照镜子再跟我起哄

烘托出我有多么出众 把你触动

盯着我不放是情有独钟 你懂不懂

谩骂是把戏般的糊弄 徒劳无功

我生来就那么与众不同 

胜过孙悟空


飙戏般的活着呀

虚伪绑定生活爬

不爽还得笑着答

忘记要讲家乡话


站上舞台抛开一切

变成迷人的妖怪


不分青红皂白...

林凡 Marco 


没空

Listen 


开启Girl 大陆

剪个短发 穿上工装 就是基本保护

我要耍酷

都不同 请自重

听了别又来发疯


洗洗睡吧 要不照照镜子再跟我起哄

烘托出我有多么出众 把你触动

盯着我不放是情有独钟 你懂不懂

谩骂是把戏般的糊弄 徒劳无功

我生来就那么与众不同 

胜过孙悟空


飙戏般的活着呀

虚伪绑定生活爬

不爽还得笑着答

忘记要讲家乡话


站上舞台抛开一切

变成迷人的妖怪


不分青红皂白扫射攻击 攻击

眼中嫉妒给你所有冲激 冲激


给我设计一场独角戏

从此与人无交集

沉淀奋斗悄悄为了爱我的人 


不倒闭 

都别逃避

来看看最后究竟谁玩不起

别再讲人情


Cause I’m 没空 没空 没空 没空

Cause I’m 没空 没空 没空 没空


电影被我剧终

别再蠢蠢欲动


嘲笑 目光 是动力

号召 全部 都雄起



六八月流火

日星说(终章)

萌新警察凡×黑帮继承人柯

主凡柯,副万有寅力,带大虞海棠,妮刘而上,昕雪,爱崎艺,呆驼

这是一个关于成长与正义的故事

ooc预警,婧人出没注意

勿上升!


“以后,我来保护你吧。”


林凡走出酒吧的时候已经醉得不成样子——这已经是他不知道第几次在酒吧喝的烂醉。他有时候还庆幸自己当初离开警局,不然自己喝酒的技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被点亮。

三年了,林凡就这样过着醉酒、醒酒、喝酒、醉酒的无限循环,葛鑫怡有时候会把自己的私活借给林凡干干,白天清醒的时候偶尔在酒吧帮帮忙,林凡就靠着这样乱七八糟稀里糊涂的过了下来。

快...

萌新警察凡×黑帮继承人柯

主凡柯,副万有寅力,带大虞海棠,妮刘而上,昕雪,爱崎艺,呆驼

这是一个关于成长与正义的故事

ooc预警,婧人出没注意

勿上升!

 

 

“以后,我来保护你吧。”

 

 

林凡走出酒吧的时候已经醉得不成样子——这已经是他不知道第几次在酒吧喝的烂醉。他有时候还庆幸自己当初离开警局,不然自己喝酒的技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被点亮。

三年了,林凡就这样过着醉酒、醒酒、喝酒、醉酒的无限循环,葛鑫怡有时候会把自己的私活借给林凡干干,白天清醒的时候偶尔在酒吧帮帮忙,林凡就靠着这样乱七八糟稀里糊涂的过了下来。

快入冬了,林凡还在纠结今年要不要回去看看林夫人——春天的时候又一次拒绝她去为林先生扫墓的请求,两人大吵了一架,再没有联系。林夫人一开始知道林凡从警局辞职的时候什么都没有说,反倒是知道林凡把以前的房子退掉,下一份工作还一点没有着落的时候急了眼。

我怎么可能还住在那个房子里,那个房子里都是她的味道——林凡捏了捏手里的酒瓶子。

深秋夜晚的街道还是挺冷的,林凡没有穿外衣,只好走在大街上不断的搓着自己的手臂。梧桐树的叶子都快落尽了,印象中,上一次看到它们的时候还绿油油的。林凡抬头,路灯的光在酒鬼眼里幻化出无数个幻影——这三年林凡才发现不审案子,没有养父母,她也照样可以把生活过得一塌糊涂。

“冷……”林凡喃喃道。记得陆柯燃特别怕冷,冬天每次都喜欢所在自己怀里,一定要林凡给她盖被子,暖手暖脚,知道觉得暖和了才哼哼唧唧的睡着。

……

怎么又是她?!林凡一把把酒瓶子敲碎在地上,一屁股坐在路边,阴魂不散!林凡把脸埋进双手,烦死了,这女人忘恩负义还阴魂不散。

她阴魂不散,难道不是怪你自己没用吗?

林凡自嘲的笑了笑,人家早就逍遥法外了,自己还在这儿消沉糜烂,呵,没有心的东西。

林凡抬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在家楼下——说是家,不过是个小车棚罢了。

四周很安静,是一片老旧的居民楼,这楼,还……还有点熟悉。

林凡倒吸一口凉气,糟糕,是我们以前住的地方。林凡赶紧想挣扎着起来,但是酒精让她的动作不那么灵活,脚后跟踩在一片苔藓上,滑了一跤又一屁股摔下来。

靠,老子在这儿捡的陆柯燃,现在又要在这儿摔一次是吧。

林凡好容易站起来,哼,要我林凡在一个地方摔两次,不可能!

林凡揉着后腰正打算走。

“林凡。”一个很抖很抖的声音在身后想起,不知道她是在哭还是冻的。

林凡本能的要跑,但发现喝了酒自己根本跑不了。跑了几步认命的站在原地。

“你喝酒了?手怎么了,要不要紧啊?”陆柯燃一边检查着她身上,一边在包里翻着什么。

她的头发留长了,留到后脖颈——这样还挺好看的。一件很单薄的风衣,里面一件高领——啧,还是不会照顾自己。

陆柯燃掏出一片酒精棉,拉过林凡的手要给她处理伤口,被林凡一把甩开。

“你谁啊,我和你很熟吗?”林凡强迫自己转过头不看她。

“林凡,不闹了,伤口要紧。”陆柯燃说着又去拉林凡,林凡都能感觉到她身上的凉气——不知道在外面站了多久。

林凡再一次甩开。陆柯燃愣住了,双手垂在半空不知道该做什么好。

“林凡?对……对不起。”

林凡突然蹲在地上,小脑袋埋进,膝头。

“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人!还回来干什么,我是死是活跟你有什么关系?!”

陆柯燃蹲在林凡旁边,“林凡,你生气了啊?”

林凡不说话。

“我……我也是为了活命啊……我去年才回来,shaking帮我找了个报社的记者工作。我每天晚上下班都在这里等你……我……我以为你还住在这儿。”

“去你的,这房子谁租的起。”林凡的声音闷闷的。

“听说……听说你不在警局工作了。”

“你还挺盼着我在警局工作啊,我现在就去报案,刘雨昕这一年可紧着找你和谢可寅呢。”

“你去吧……我认的。”陆柯燃见林凡没那么反抗了,伸手给林凡擦伤口。

“呵,算了吧,当时说好会一直保护你的。”林凡越说越小声。

陆柯燃擦拭的动作停了下来,把酒精棉扔在一边,把林凡的脑袋从膝间拉起来,强迫她和自己对视,林凡的脸上还挂着泪痕,不情愿的望着她身后的垃圾桶。

“林凡,以后我来保护你吧。”

 

 

 

 

回来了

对不起鸽了很久

之前一直在考试,前段时间人也很乱

或许这个结尾有一点点草率,但是

我永远相信她们之间的爱

快一年了,这个小故事终于完结了

谢谢你们的支持和喜爱,我还会继续写作的

(过两天会更分析文的,期待一下哦)

 

这位仙子还再想名字

林凡x陆柯燃

文笔不好多多包涵

轻点喷谢谢

有建议可以评论哦(´-ω-`)


陆柯燃感觉自己在慢慢下坠,像成团夜那样明明自己是凭实力成团的,但却遭到了别家粉丝的谩骂与指责。骂她不要脸抢了别人的出道位,骂她没实力。但以前是陆柯燃能撑下去,因为还有林凡在她身旁,现只有她自己了。手机提示音把陆柯燃从深渊拉了出来,是提醒自己看凡凡直接的。看到那张朝思夜想的脸时,陆柯燃笑出声了,林凡总是在用自己的方式来拯救自己。在看到林凡说:''不愿看滚出去 。''陆柯燃才发现曾经跟在自己身边叫她姐姐的人,现在也可以独挡一面了。

说实话陆柯燃想她了 ,很想很想她了。想...

林凡x陆柯燃

文笔不好多多包涵

轻点喷谢谢

有建议可以评论哦(´-ω-`)




陆柯燃感觉自己在慢慢下坠,像成团夜那样明明自己是凭实力成团的,但却遭到了别家粉丝的谩骂与指责。骂她不要脸抢了别人的出道位,骂她没实力。但以前是陆柯燃能撑下去,因为还有林凡在她身旁,现只有她自己了。手机提示音把陆柯燃从深渊拉了出来,是提醒自己看凡凡直接的。看到那张朝思夜想的脸时,陆柯燃笑出声了,林凡总是在用自己的方式来拯救自己。在看到林凡说:''不愿看滚出去 。''陆柯燃才发现曾经跟在自己身边叫她姐姐的人,现在也可以独挡一面了。

说实话陆柯燃想她了 ,很想很想她了。想起在婧的时候两个人在一起练习,一起吃饭等等。想起她去看林凡跳有点甜,还有总决赛时她亲了林凡好像在告诉众人她们的感情有多好。想到这陆柯燃突然觉得那些流言蜚语算不了什么。她打开界面给置顶的林凡发了消息:

         凡凡,我想你了



                                                                            


凌晨两点我终于把陆柯燃篇写好了୧( ⁼̴̶̤̀ω⁼̴̶̤́ )૭还会有林凡篇的哦(´-ω-`)不是be!!!




皮蛋一个梨

【凡柯】长岛冰茶

陆柯燃X林凡


(调酒师和设计师)


好久以前的产物。


陆柯燃所在的酒吧生意不错,就是怪人很多。没办法,毕竟顾客是上帝。在连续调了三杯水割之后,陆柯燃有种想要拿酒瓶打人的冲动。生意真的是越来越难做了,陆柯燃在心里抱怨着,左手按摩着右手的手腕,自我安慰:还好没人点拉莫斯金菲士…


喝了酒的客人们有时不受理性控制,总有人想为难我们的调酒师。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声音,“喂,调酒的,会凿冰球儿吗?”陆柯燃不理会。声音的源头是一个看起来不太友善的男人,见陆柯燃没理他,气急败坏的向吧台走过来,中途有客人阻拦,他还顺手打翻了人家的酒,是陆柯燃刚才调好的威士忌水割。酒杯滚到了木制地板上。陆柯燃的...

陆柯燃X林凡


(调酒师和设计师)


好久以前的产物。


陆柯燃所在的酒吧生意不错,就是怪人很多。没办法,毕竟顾客是上帝。在连续调了三杯水割之后,陆柯燃有种想要拿酒瓶打人的冲动。生意真的是越来越难做了,陆柯燃在心里抱怨着,左手按摩着右手的手腕,自我安慰:还好没人点拉莫斯金菲士…


喝了酒的客人们有时不受理性控制,总有人想为难我们的调酒师。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声音,“喂,调酒的,会凿冰球儿吗?”陆柯燃不理会。声音的源头是一个看起来不太友善的男人,见陆柯燃没理他,气急败坏的向吧台走过来,中途有客人阻拦,他还顺手打翻了人家的酒,是陆柯燃刚才调好的威士忌水割。酒杯滚到了木制地板上。陆柯燃的酒吧是一个清吧,除了酒吧循环播放的克罗地亚狂想曲之外的声音来源就是陆柯燃调酒时器皿与器皿,酒液与冰块碰撞的声音。酒杯落地滚动,虽然杯子没有碎,但是这样的声音在这间酒吧里显得还是很违和。


男人在吧台前随意的找了个位置,不善的打量着陆柯燃:陆柯燃很高也很瘦,给人的感觉像柳枝,看起来很温柔。


给你调杯教父吧。陆柯燃淡淡的说。侍应生从冰窖里取出了一整块老冰,吃力的将巨大的冰块抬到吧台上,陆柯燃拿出刚刚准备好的小型冰镐,在冰块上铲下了一个冰的正方体。一阵冰屑飞扬,溅了男人全身,男人刚想发作,就见到陆柯燃手中的冰球晶莹剔透,旋转着放在杯子中。冰球不停的在杯子中旋转,渐渐的杯壁上被水雾包裹。在杯底灯光的照射下,如同钻石般熠熠生辉。


陆柯燃打开苏格兰威士忌,缓缓的倒入杯子当中,又加入了杏仁香甜酒以增加杯中酒的香醇,三滴苦精酒中和了甜酒的甜腻。这杯酒满口都是杏仁的香浓,酒精的味道被冲淡,但是酒的度数却很高。陆柯燃在酒吧里从来不会拒绝客人的古怪要求,她只会让这些不自量力的客人喝完她调的酒之后暂时性失忆然后连续三四天对与杯中酒相似味道的事物反胃恶心。嗯,仅此而已。其他常来客人看到陆柯燃调的这杯教父之后,露出了意味深长的表情。陆柯燃对着男人微微一笑,说:调酒的告诉你喝完这杯记得买单。


陆柯燃喜欢调酒,但是从来不喝酒,或者说是很少在外人面前喝酒。陆柯燃见过太多酒后失态的人了,本来脸皮就薄的她因为这一点对酒精非常的克制。如果有幸见到陆柯燃醉醺醺的趴在桌子上,嘴里嘀咕着什么,那么坐在陆柯燃对面的那个人一定是林凡。


如果说用酒来形容林凡,那么长岛冰茶最适合不过了。有着如同清爽的茶饮料般的外观与口感,而饮用下去却是一杯倒的高度数烈酒,用最不含酒精的名字去迷惑初入酒吧却不想醉倒的人群。


陆柯燃的酒吧叫tender,译为温柔。陆柯燃兼职学调酒的时候勇师傅对她说:调酒师的英文是bartender,是酒吧本身和调酒人的温柔糅合在一起,缺少了哪一样调酒师调出来的酒水都不完美。在陆柯燃学习调酒的日子里,见过太多奇怪的客人了。有的酒后找茬对酒水百般挑剔,有的因为她是女生的原因进行肢体上的骚扰。陆柯燃是个怕麻烦的,虽然小时候练过一段时间的击剑让她有足够保护自己的能力,但是在这个城市里,尤其是在酒吧做生意的都是能不生事就不生事的。所以陆柯燃剪了短发,穿着也日渐男性化了。勇子哥调侃她,说陆柯燃是方圆百里的小姑娘见到都要叫男神的程度。陆柯燃对此一笑了之,但内心还是了开了花。剪了短发之后的确麻烦少了好多,可是每次陆柯燃调酒的时候酒吧各个角落里多了几束热灼灼的目光齐齐的盯向吧台。


林凡打死都不会承认她第一次来tender是为了揪出抢了她商院校草的罪魁祸首。


虽然是酒吧,tender给人的感觉更像是专卖酒的咖啡馆,如同它的名字般温柔。循环播放的克罗地亚狂想曲让林凡对这家酒吧有了更高的评价,驱逐黑暗,向往光明。虽然是来一睹陆柯燃的尊容,但似乎享受一下这里的气氛也不错。林凡在吧台找了个位置坐下了,在这里一抬头就可以很好的看到陆柯燃调酒的全过程。这是林凡第一次来酒吧,平时她都是与朋友在大排档就着啤酒狂吃烧烤,在面对着眼前的酒水单子,林凡有点发懵。朗姆,伏特加,百加得,还有那些一看名字就很醉人的酒…终于,林凡对着正在切割冰块的陆柯燃说:一杯长岛冰茶。陆柯燃顺着声音的方向抬眼,与林凡四目相对。


林凡的眼睛很漂亮,据陆柯燃说,第一次见到林凡的眼睛时,她的眼睛就跟星星似的,一闪一闪的看着她,让她正在切冰的手抖了抖,差点就切歪了被勇子哥训。不知道为什么,在见到林凡的时候,陆柯燃特别想炫技。也许是旁边的人太漂亮了,陆柯燃才没觉得自己被比了下去。拿出刚刚切好的老冰,放入长饮杯中,用吧叉匙旋转冰杯,直到杯壁上起了水雾后,迅速在桌下拿出水果刀,水果刀借着惯性在空中旋转,陆柯燃背过身去,反手抓住刀柄,转过身又对着天花板扔了个青柠,水果刀看似随意的向上一刺,青柠不偏不倚地插在了水果刀上。陆柯燃潇洒的将长条冰块扔了出去然后开始处理柠檬。陆柯燃的刀工并不是很好,但是切水果块足够了。一半柠檬切块捣碎,另一半压汁放入杯中。陆柯燃的手很白,明明是骨节分明的手,却因为手指的细长而显得秀气很多。拿着吧叉匙的手在金属的衬托下,更显白皙。陆柯燃把长饮杯中柠檬块和柠檬汁混合,又拿着捣棒轻轻的将柠檬捣碎,让柠皮的油脂沁出,以增加酒的风味。陆柯燃拿出shake壶,分别加入伏特加、朗姆酒、金酒、龙舌兰,再加入冰块、白薄荷酒,在盖上壶盖之后,疯狂摇晃。待壶中的酒液充分混合之后,倒入杯中,又拍醒两片薄荷,用镊子夹着放入杯中,既是增加清爽的感觉,又是增加鸡尾酒的美感。陆柯燃熟练的开了一罐可乐,在罐口白气没散开的时候就将可乐倒入杯中。杯中的液体迅速拥有了红茶的颜色。


您的长岛冰茶。陆柯燃对林凡说。


在看了陆柯燃一系列的调酒之后,林凡打量着自己手中的酒,用无辜的大眼睛盯着陆柯燃看,随即怏怏的问陆柯燃:长岛冰茶不是茶吗?陆柯燃对上了林凡的目光,在听到林凡的问题之后懵了一下,戏谑地反问道:第一次来tender?在没有得到林凡的明确回复之后,陆柯燃转过身,背着林凡,说:老婆饼里也没有老婆,长岛冰茶里当然也没有茶,你是女生吧,一个人来酒吧要小心,这杯算我请你的,下一次要保护好自己哦。在听完陆柯燃的话之后,林凡的目光一直没有从陆柯燃身上离开,直到她发现陆柯燃耳朵好像有点红…这是耍完嘴炮之后害羞了?陆柯燃好像是个挺好说话的人呢。算啦,酒钱还是照付好啦。林凡端详着眼前的酒,用吸管吸了一口在口腔中细细品味。柠檬的香气与朗姆的独特香气融合,又混杂着薄荷与龙舌兰酒的清凛,可乐的微微气泡口感,酒的气息被很好的混合,没有一丝辛辣的感觉,如同调酒师本人一般,清澈而温暖。虽然杯中的液体并没有让人感受到酒精的刺激,但是这杯酒可是很烈的,即便是被稀释过伏特加和龙舌兰也依然很是醉人。不知不觉杯中的液体所剩无几,林凡的眼睛也由清澈变为混沌,直勾勾的盯着陆柯燃。第一次来酒吧就点这么烈的酒,这孩子也是心大,陆柯燃在心里嘀咕。


陆柯燃喜欢林凡的眼睛,本就脸皮薄的陆柯燃在被林凡盯得紧了之后赶紧转了身去。好奇怪,为什么见到这个人之后脸颊烫了起来呢?什么老婆饼没有老婆呜呜呜陆柯燃你在说什么胡话!经过一番自我批判,陆柯燃平复了自己的心情,再一次恢复到了高冷不好说话的状态。在给林凡调酒之后,陆柯燃有陆陆续续的调了几杯难度不大的酒,但是陆柯燃总是无法专注于手中的酒,总是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着旁边那个有着漂亮眼睛的短发女生,调出的酒的质量只能勉强使人满意。今晚的注意力都被旁边那个喝着长岛冰茶的短发女生吸引了。


未完待续。

一根鲷鱼烧
林凡好A,被帅到😍😍😍

林凡好A,被帅到😍😍😍

林凡好A,被帅到😍😍😍

阿拉薯条🍟
躲进温馨儿童区的小朋友❤️

躲进温馨儿童区的小朋友❤️

躲进温馨儿童区的小朋友❤️

烧鹅濑粉

【凡柯】杂文大杂烩


无🚗,球球福爹不要再屏我🙏


有两篇私信+我Q要链接吧

2069600547

《重来》1和《夜/还/长》


以后更文估计都是合在一起发了

不然翻自己主页太麻烦了


能不能发出来都随缘吧

【凡柯】杂文大杂烩


无🚗,球球福爹不要再屏我🙏


有两篇私信+我Q要链接吧

2069600547

《重来》1和《夜/还/长》


以后更文估计都是合在一起发了

不然翻自己主页太麻烦了


能不能发出来都随缘吧

波光粼粼
凡姿妳太可爱了说自己这词真的好...

凡姿妳太可爱了说自己这词真的好吗hh

 _

 最近才看了婧2

 直接垂直入坑凡柯 私心带个凡柯tag

 好想看两人同框啊

 _

 图源/林凡《All Right》MV花絮

凡姿妳太可爱了说自己这词真的好吗hh

 _

 最近才看了婧2

 直接垂直入坑凡柯 私心带个凡柯tag

 好想看两人同框啊

 _

 图源/林凡《All Right》MV花絮

沐梓熙.

【凡柯】尽头深处是回忆

背景是学生时代

结构架空

人设崩

可能属于衍生?

不喜勿喷⚠️


题记

“路已经走到了尽头,但故事还没有结束”


01.

两人相识在辅导班,去年暑假,当时辅导班还是换老师不换班制,她俩很巧,在一个班,三科都坐在一起上课,一个学期下来,她们慢慢认识了

02.

“你好a,我是林凡”

“你好我叫陆柯燃”

两人第一次见面还是林凡先开的口,互相介绍一番后才慢慢熟识,在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中等到了上课,两人乖乖坐好,仔细聆听着老师讲的课程。上到一半林凡无聊极了,拿出一支笔转了起来,因为这些她都会,所以也无所事事,她的头往左边撇了撇,看着正在低头做题的陆柯燃入了神,长睫毛,大眼...

背景是学生时代

结构架空

人设崩

可能属于衍生?

不喜勿喷⚠️



题记

“路已经走到了尽头,但故事还没有结束”


01.

两人相识在辅导班,去年暑假,当时辅导班还是换老师不换班制,她俩很巧,在一个班,三科都坐在一起上课,一个学期下来,她们慢慢认识了

02.

“你好a,我是林凡”

“你好我叫陆柯燃”

两人第一次见面还是林凡先开的口,互相介绍一番后才慢慢熟识,在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中等到了上课,两人乖乖坐好,仔细聆听着老师讲的课程。上到一半林凡无聊极了,拿出一支笔转了起来,因为这些她都会,所以也无所事事,她的头往左边撇了撇,看着正在低头做题的陆柯燃入了神,长睫毛,大眼睛,林凡把紧绷的身体放松了下来,看着她渐渐忘记了这是上课

“林凡,这道题选什么?”

老师叫了正在愣神的林凡,她急忙站起来,用含糊不清的话语说到

“额…嗯…这,这道题应该,应该选C”

陆柯燃小声的提醒

“选A了啦”

老师沉默不语,他看着林凡,林凡浑身不自在,但她也不想被盯着,就相信了陆柯燃

“不对老师,这道题应该选A”

林凡拿着他的书用手胡乱挥舞着

老师笑了笑,示意让他坐下,说这道题选A,林凡松了口气,对着旁边的陆柯燃说到谢谢你啊,陆柯燃笑了笑,也没在说话。

03.

下课后,在交谈中发现两人顺路,坐B52路一起到泉城广场下。上了公交车,两人坐在了一块,路上聊着正欢,一眨眼就到站了,因为两人家在一个方向,所以还可以顺路走一段路程,在一个十字路口两人分别,林凡先挥手告别,陆柯燃也挥了挥手,她望着林凡渐渐离去的背影他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感,可能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这么一个可以交心的人了。

04.

去年暑假,陆柯燃喜欢上了一个女生(别问,问可能就是刘老师)两人在一起有一段时日了,在那一段时间里,陆柯燃经常跟林凡提起她,说她追了一段时间没有白费,跟她在一起非常的快乐,起码努力得到了回应,林凡点头表示赞同

“好铁子有对象应该为他高兴才对啊怎么会心里难过呢……”

林凡心里默默想到,但这份小心思他放在了心里,没有说出去

05.

日子一天天过去,陆柯燃跟那个女生的关系也渐渐变淡,林凡看着他一天天兴趣不高,想帮帮她,可是她不知道该怎么做,本来是好朋友说说可能就好了,可是她惧怕了,不知道为什么,她对陆柯燃产生了一种不同的情感,她想去抱陆柯燃,可是手停在半空中缩了回去,陆柯燃睁着眼睛看着她,她靠近了她的怀里,林凡愣住了,用僵硬的手拍了拍她的后背。今天是她们上课的最后一天,两人情绪都有点失落,林凡是因为担心她以后永远也见不到陆柯燃了,陆柯燃心中也五味杂陈,她知道自己心里不仅仅只有那一个女生,还有现在在安慰她的这个女生。两人上了公交车一句话不说,林凡先开口说到

“柯燃,咱们秋季的课程还能再次见到吗”

陆柯燃回应了她

“我转校区了,以后,可能没办法陪你了”

林凡看着他一言不发,她知道可能这也是她们最后一次见面,到了站牌,两人拖着互相沉重的步伐走到了那个十字路口,她们互相到了别,往不同方向走去。

陆柯燃回头了,习惯性的,她每次都会等林凡消失在视线中后她再走,其实陆柯燃她也喜欢林凡,她就没有把林凡当普通朋友看过,可是她不敢说,万一林凡不喜欢她怎么办,她会在每天晚上胡思乱想。陆柯燃在那个十字路口鼓起了勇气叫住了林凡

“林凡!”

她回头

“我们一定会再次相见的……吧!”

林凡冲她笑了笑,骄阳正好

“一定会的”

06.

时间很快,距离上次事情发生已经过了一个月,陆柯燃回到家后才后悔没有要到他的电话,之前有QQ好友却不小心删除了,这一个月她经历了很多,那个女生提出了分手,可能在意料之中吧,她只希望上了高中会好一点。

林凡这一个月说不上好,她满脑子都是陆柯燃,因为林凡觉得她很特别,可以一起聊一些别人不知道的梗,她在但愿上了高中也会有一个像她这样的人。

07.

九月份很快到来了,那天分班站队,陆柯燃来的早,在后面无所事事,左看右看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好像是…林凡?!她看着她慢慢向这边走来,她现在只希望她能和她一个班。林凡站在她面前,看着分班表上有两个人的名字,冲着陆柯燃笑了笑

“我说过啦,我们一定会再次见面的”

陆柯燃愣了一下,她看着眼前的人,既熟悉又陌生

“幸好…”

陆柯燃呢喃着

林凡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让她看远处的太阳,太阳光照到了她俩身上,温暖,像黑暗中的一束光,去安抚那迷茫的人们。

尾声

“失而复得,幸好是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