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林夕

22443浏览    1694参与
FionChan

摸了一只吐舌头的林小夕~

58岁正是爱吐舌头的年纪呢!✨

摸了一只吐舌头的林小夕~

58岁正是爱吐舌头的年纪呢!✨

梦魇

蝴蝶的玫瑰

依然停留在

几亿年前的寒武纪

怕镜花水月   终来不及

去相遇


——林夕《寒武纪》

蝴蝶的玫瑰

依然停留在

几亿年前的寒武纪

怕镜花水月   终来不及

去相遇



——林夕《寒武纪》

喜欢做甘愿受

一两年了,他写得少,歌词愈加复杂,并非在技艺上折损了什么,只是年龄与经历的关系,或许很难再因年轻人的起起落落而神经受难了。

本来以为我对他的执念也会渐渐淡去,我自认没有能力如他爱张爱玲一般长情,确实,近一年很少听他的词了。

然而就是这两日,偶然听起这首和最近心境毫无关联的歌,盯着歌词看了一会儿,情绪便如巨浪从天上压下来。

他常常说没有什么是永久的,保鲜更是不要奢求。可他自己的青年光华永远地留在了这些歌谣里。即使现在二十二岁的我只得近六十岁的他,我也总是可以与那个二十多年前的年轻人聊聊心底话。

我可以随意停留在他生命的每个年代,昨天看一部讲述宇宙的纪录片说,摄影是一种时光机器。

歌词是...

一两年了,他写得少,歌词愈加复杂,并非在技艺上折损了什么,只是年龄与经历的关系,或许很难再因年轻人的起起落落而神经受难了。

本来以为我对他的执念也会渐渐淡去,我自认没有能力如他爱张爱玲一般长情,确实,近一年很少听他的词了。

然而就是这两日,偶然听起这首和最近心境毫无关联的歌,盯着歌词看了一会儿,情绪便如巨浪从天上压下来。

他常常说没有什么是永久的,保鲜更是不要奢求。可他自己的青年光华永远地留在了这些歌谣里。即使现在二十二岁的我只得近六十岁的他,我也总是可以与那个二十多年前的年轻人聊聊心底话。

我可以随意停留在他生命的每个年代,昨天看一部讲述宇宙的纪录片说,摄影是一种时光机器。

歌词是他送给我的时光机器。

你笑自闭了
介绍一下 这是我可可爱爱的媳妇...

介绍一下 这是我可可爱爱的媳妇儿

介绍一下 这是我可可爱爱的媳妇儿

Norene
常年辗转各个软件听歌。 这张专...

常年辗转各个软件听歌。

这张专辑超可爱。

常年辗转各个软件听歌。

这张专辑超可爱。

山鬼貳叁只
如时间战胜了的一声苦情歌

如时间战胜了的一声苦情歌

如时间战胜了的一声苦情歌

李欧梵不梵

突然想起,初中的语文老师讲到什么不知就提到了句“当然好多歌词也是优秀的文学作品”(意思相近的话)。

而我,当时,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爱屋及乌的原因,而且那乌鸦还扯的很远:)

在下面压着声音但还是激动的叫了句:

方文山

……

(我连周杰伦都没听过几首就因为……)

然后我似乎感觉到了她有点鄙视地白了我一眼。

一个胖胖的,白白的,声音一般很大有时很尖的三十多岁女老师。(当时,现在更胖。)

噢,好像是个夕粉。

ri。

虽然我们表面素来不和已是常态。

突然想起,初中的语文老师讲到什么不知就提到了句“当然好多歌词也是优秀的文学作品”(意思相近的话)。

而我,当时,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爱屋及乌的原因,而且那乌鸦还扯的很远:)

在下面压着声音但还是激动的叫了句:

方文山

……

(我连周杰伦都没听过几首就因为……)

然后我似乎感觉到了她有点鄙视地白了我一眼。

一个胖胖的,白白的,声音一般很大有时很尖的三十多岁女老师。(当时,现在更胖。)

噢,好像是个夕粉。

ri。

虽然我们表面素来不和已是常态。

好大一个月亮🌙

这首歌是一个朋友推荐的,挺心酸的吧。听着听着上头了就瞎写了一个妹子的心路历程。

词不达意

“有些人用一辈子去学习,化解沟通的难题”。

方语想这说的大概就是她吧,可是她做不到呢。努力地把舌头捋直了,可是另一个人左耳进右耳出。

“无形地坐视不理,我尴尬地在沉默里,泪水在滴”。

一个已经不想听了,一个想说却说不出来。罢了,反正是没有可能的事。

“要如何翻译我爱你”?

是不开心便陪着聊到深夜,是把一树花开拍拍修修半个小时又不发了,是把自己的开心伤心都说出来期待回应然后尴尬收场,是手腕被抓住时无法自控地心跳加快。

“不论天晴或下雨,陪你悲伤欢喜”。

已经放不下了。都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这首歌是一个朋友推荐的,挺心酸的吧。听着听着上头了就瞎写了一个妹子的心路历程。

词不达意

“有些人用一辈子去学习,化解沟通的难题”。

方语想这说的大概就是她吧,可是她做不到呢。努力地把舌头捋直了,可是另一个人左耳进右耳出。

“无形地坐视不理,我尴尬地在沉默里,泪水在滴”。

一个已经不想听了,一个想说却说不出来。罢了,反正是没有可能的事。

“要如何翻译我爱你”?

是不开心便陪着聊到深夜,是把一树花开拍拍修修半个小时又不发了,是把自己的开心伤心都说出来期待回应然后尴尬收场,是手腕被抓住时无法自控地心跳加快。

“不论天晴或下雨,陪你悲伤欢喜”。

已经放不下了。都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但是这样告白就能成功吗。

“我也想能与你搭起桥梁,建立默契,却词不达意”。

说不出来,就这样吧。



踏云的少女 | FALLING IN.
踏云的少女 | FALLING IN.
李欧梵不梵
对,这位,林某人昔日舍友兼好友...

对,这位,林某人昔日舍友兼好友,对的上。。。。。。(我……《曾经》太可暴露了我哎这个信息时代)

对,这位,林某人昔日舍友兼好友,对的上。。。。。。(我……《曾经》太可暴露了我哎这个信息时代)

李欧梵不梵

雪甚却无声

emmm,算是新年应景烫手随手随便想到哪儿勾什么之作吧。


  “给徘徊在陆佑堂外的一位挚友”,挚友当然是黄,从中六到几月几日最最要好的朋友。但离开被动易聚的客观条件后,不过几次几十次口不对眼眼不对心的交谈言笑后,不能说是生了芥蒂,倒像是两只夜航船,始于湖心亭上肴核炉火,即渐于夜寂寒雪中了。人改不了的是念旧本性,早知褪色之色也等同滤镜,陈酒作新饮总能勾起情调。但lam自觉是个早醒的人,故在伤逝前就预备起怀念的姿态,可终不一回事,不是么?研究生,也是助教生涯的第二年,经人介绍遇上了当年知己F君。F小他三岁,是入校不久的学弟。师兄师弟一见而如故,长夜谈日论,起口若澜翻之...

emmm,算是新年应景烫手随手随便想到哪儿勾什么之作吧。



  “给徘徊在陆佑堂外的一位挚友”,挚友当然是黄,从中六到几月几日最最要好的朋友。但离开被动易聚的客观条件后,不过几次几十次口不对眼眼不对心的交谈言笑后,不能说是生了芥蒂,倒像是两只夜航船,始于湖心亭上肴核炉火,即渐于夜寂寒雪中了。人改不了的是念旧本性,早知褪色之色也等同滤镜,陈酒作新饮总能勾起情调。但lam自觉是个早醒的人,故在伤逝前就预备起怀念的姿态,可终不一回事,不是么?研究生,也是助教生涯的第二年,经人介绍遇上了当年知己F君。F小他三岁,是入校不久的学弟。师兄师弟一见而如故,长夜谈日论,起口若澜翻之趣不能已。张爱玲钟玲玲老庄鬼谷,聊的开,也惯于不用“人话”对白,仿佛置身舞台。但所谓知己也难胜炉火,酒沸茶腾,掩不了随时备发的舟。再见又会是什么时候的事呢,lam不细想,因这问题本不成问题。道亦无不在也,因而无定理更无小大之辨。人情世故这一狭戏,何用看得这么投入起劲。庄子还是看人情的吧,归去山川与否,实也逃不了归去的命理定义。神台灯一夜F好像也聊到了庄子。李君。他想的却是《紫钗记》。一个短波裤赤着上身,一个穿睡衣,为什么要聚在一起呢?不过是寻找远方一盏鲜红的暖意,从前的从前童年居家的唐楼,天井,厅堂。仿佛今日也未飘远。lam抬头四望,满街是通红的暖意,当然不止红,很多的人气滚在一处时自然显得斑驳了,生动了,仿佛时代并未远离。温不温暖倒还不一定。第二年春节,那只偷听购得的加菲猫给搁在他床上有几个月吧,或更长(?)更短(?)。不记得哪一天lam才发觉这项消失的,反正这前后又有小大琐事涌入。也没好意思去问或者打听,万一是丢掉或丢失又不大愿讲。他不愿闹出一堆不愉快。

  但没想到又想到的是不快与否弯弯绕绕都是一个结果。现在恐怕也没精力去走一整夜了,从西环到将军澳鱿鱼湾,甚至于西贡。

  但所幸的是现在还有精力坐上一个漏尽,看见晓色,不快与否都随晓色化掉。

  lam走过一个铺头,平庸的灯笼彩饰下唱机内传来尹光声音,虽然早不是旧价,但旧碟上的人一直很新。边笑边唱一句接一句同唱《相士大只西》《荷里活》的中学同学们会在庙街嗅人声么。或许会,但八成难驻足,但,又点样,如何,不过。lam知他又绕进了闭环。

  lam胡乱想过许多,还是下定心来活在当下。但当下是什么,还不是前前后后换了cast嘅胡思乱想。不虞时,已到家中,anthony开的门。

  “新年都冇雪啦。”这年lam还没把日本的雪看够。临着铁塔的突兀,他想他不会忘,更何谓记。

  “几时香港下过雪呢,连特大暴雨都未出过《我爱太空人》的尾场哭戏。”身边人话。lam想这人竟也深察剧中自然常识的谬误,真是同当初那方蕙有……

  身旁人侧身轻吻住他,一会儿,不作声地坐下,点起烟来。留lam细数心跳的有力节奏。

                                       时一九九五年正月初一晚


  回忆也不是不可回忆的,他想。

  他也点起一支烟来,望向窗外灯光璀璨,摇摇晃晃的又一年。



大家新年快乐,要素有点多还掺和了不少李林但真真真好磕相信有盆友也是这么觉着的其实他们这么多人的独角戏都挺好磕的好我闭嘴了。

还是功利一点,恭喜发财!(自觉接受林某人批判)

李欧梵不梵

随游记

1.不知道为什么,见清冷疏冽的街景,不管是昼还是夜总会想到东京。还有,日光明澈的午后,照在两旁树上,温暖的人气。

  其实是知道的。

2.不知有没有哪位和我一样,听《k歌之王》时会把《约定》的前奏和“分一丁目赠我”细听,而不太注意末尾的《绝》。还有,有没有想过干脆换成《下一站天国》算了?但毕竟不是林生的独幕戏,他也不愿这么明显地造作。

3.有没有看过《曾经》的童鞋?记得有一篇里梁同学讲他们不太“讲人话”,老师问他生活愉快吗,又问f学习怎样。。。。为什么会问林某人李君如何怎样?林的老师,况且林也似乎不上李的课。。就算上课,怎么偏偏只问他。

不知是否有隐情。

1.不知道为什么,见清冷疏冽的街景,不管是昼还是夜总会想到东京。还有,日光明澈的午后,照在两旁树上,温暖的人气。

  其实是知道的。

2.不知有没有哪位和我一样,听《k歌之王》时会把《约定》的前奏和“分一丁目赠我”细听,而不太注意末尾的《绝》。还有,有没有想过干脆换成《下一站天国》算了?但毕竟不是林生的独幕戏,他也不愿这么明显地造作。

3.有没有看过《曾经》的童鞋?记得有一篇里梁同学讲他们不太“讲人话”,老师问他生活愉快吗,又问f学习怎样。。。。为什么会问林某人李君如何怎样?林的老师,况且林也似乎不上李的课。。就算上课,怎么偏偏只问他。

不知是否有隐情。

你笑自闭了

盛世需要美人点缀

乱世需要美人顶罪

盛世需要美人点缀

乱世需要美人顶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