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林娜琏

22.6万浏览    3745参与
36

“偶像不是绽放笑容的工作,是让台下的人绽放笑容的工作”

娜琏永远是元气的代名词!

这才是偶像存在的意义!

“偶像不是绽放笑容的工作,是让台下的人绽放笑容的工作”

娜琏永远是元气的代名词!

这才是偶像存在的意义!

tt

【sanayeon】Winter Sun(预告)

建筑设计公司职员琏 X 建筑系大学生纱


灵感来自歌曲《Winter Sun》里的歌词:

I will be your winter sun

And you can be my summer rain

We will be there when the bad things come

And when good rolls around again


娜琏是帮纱夏走出那个风雪夜的冬日暖阳

纱夏是给娜琏的生活重新带来活力的夏日骤雨


娜琏:

建国大学建筑系毕业生,有野心的公司职员,对小柴来说是社会阅历丰富的“大人”,温柔的、总是很细心的姐姐,对生活的信心好像无时无刻都坚不......

建筑设计公司职员琏 X 建筑系大学生纱


灵感来自歌曲《Winter Sun》里的歌词:

I will be your winter sun

And you can be my summer rain

We will be there when the bad things come

And when good rolls around again


娜琏是帮纱夏走出那个风雪夜的冬日暖阳

纱夏是给娜琏的生活重新带来活力的夏日骤雨


娜琏:

建国大学建筑系毕业生,有野心的公司职员,对小柴来说是社会阅历丰富的“大人”,温柔的、总是很细心的姐姐,对生活的信心好像无时无刻都坚不可摧。非常要强,在外总是会坚持到最后一口气用尽,在熟悉的人面前才会显露出疲惫和依赖。

 

纱夏:

建国大学建筑系的日本交换生,会无意识地风情万种,实际上是一只憨憨小柴,但是内心有很敏感很柔软的地方。装作情场老手,常混迹于灯红酒绿处,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实际上同父异母的姐姐去世之后就没有再向任何人打开过心扉。


目录预告:

Chapter 1 关于初雪那天在路边捡到醉酒小狗这件事

Chapter 2 像姐姐又像妹妹的奇怪人类

Chapter 3 那一天的夏日骤雨

Chapter 4 我是姐姐特别的人吗?

Chapter 5 走不出的雪夜

Chapter 6 I will be your winter sun


内含一点 2yeon 和 37line

两粒兔头

【林娜琏▫️自修】

可爱兔兔🥺

【林娜琏▫️自修】

可爱兔兔🥺

@^小昂冬日记..%

左航你跟林娜琏什么关系

左航你跟林娜琏什么关系

白熊觉得可以

    kpop门面裴珠泫😍

    kpop纯元皇后周子瑜😘

   如樱花般灿烂盛开的宫脇咲良🥰

   秋田犬来了🐶

   兔年就要看兔兔😊🐰

   猪猪蛇我好爱(⑉°з°)-♡😱 

    kpop门面裴珠泫😍

    kpop纯元皇后周子瑜😘

   如樱花般灿烂盛开的宫脇咲良🥰

   秋田犬来了🐶

   兔年就要看兔兔😊🐰

   猪猪蛇我好爱(⑉°з°)-♡😱 

欧炸冰

困在时间里的鱼

  

CHAPTER 09

  

“现在怎么办?”

娜琏坐在沙发里,问子瑜也是在问自己。

子瑜抱着胳膊在客厅里走来走去,眉头紧皱,似在思考,情况发生得突然,完全打乱了她的计划,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个凑崎,已经知道了她和娜琏的关系,也知道了娜琏对金大贤是逢场作戏,他知道的太多了,不知道他嘴巴牢不牢,可不可信,也不知道他这么做究竟出于什么,到底什么意思,他和金大贤会说什么。

“子瑜啊,走来走去晃得我头晕,过来坐坐吧。”

娜琏揉着太阳穴。

子瑜转过去看看娜琏,叹了口气。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娜琏因为给金大贤灌酒,自己也喝了不少,此刻脸颊红扑扑,子瑜看到她手撑着额头,以为她不...

  

CHAPTER 09

  

“现在怎么办?”

娜琏坐在沙发里,问子瑜也是在问自己。

子瑜抱着胳膊在客厅里走来走去,眉头紧皱,似在思考,情况发生得突然,完全打乱了她的计划,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个凑崎,已经知道了她和娜琏的关系,也知道了娜琏对金大贤是逢场作戏,他知道的太多了,不知道他嘴巴牢不牢,可不可信,也不知道他这么做究竟出于什么,到底什么意思,他和金大贤会说什么。

“子瑜啊,走来走去晃得我头晕,过来坐坐吧。”

娜琏揉着太阳穴。

子瑜转过去看看娜琏,叹了口气。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娜琏因为给金大贤灌酒,自己也喝了不少,此刻脸颊红扑扑,子瑜看到她手撑着额头,以为她不舒服。

“娜琏不舒服吗?”

“还好。”娜琏摆摆手,“就是有点头晕,可能酒劲还没过。”娜琏向后靠在沙发上,手臂挡在额头上。

子瑜起身去了洗手间没过一会又出来,走过来拿开娜琏搭在额头的手臂,用湿毛巾帮她擦脸,然后敷在额头上。

“这样好点吗?”子瑜询问。

娜琏点点下巴。

可能是酒精加夜深,娜琏看上去有些疲惫,靠着沙发,半眯着眼,似有睡意。因为刚才突如其来的紧张事件而没来得及整理,胸口露出一大片,子瑜摇摇头,坐过去,帮娜琏整理衣服,把扣子一颗一颗重新扣好。

感觉到胸口布料的摩擦,娜琏歪过脑袋去看,就见子瑜低着头在帮她扣扣子,一颗一颗,表情认真。

“不知道他们在里面做什么呢。”娜琏嘴里嘀咕着。

“也许是在跟他主子商量着怎么收拾咱俩。”娜琏自问自答。

“很有可能。也许我们应该先下手为强。”

子瑜的腰包里还有一只备用吐真剂,可以用来对付凑崎,顺便从他那里多得到点关于过去的事。只是不知道他战力怎样,看他的体格,应该也挺能打,不过好在他瞎了一只眼,应该不难对付。又或者,她应该在这里借此机会直接把金大贤干掉,然后嫁祸给凑崎,天时地利人和,多么恰当的时间点,多么合适的背锅侠,一石二鸟,一劳永逸。子瑜心里盘算着。

“子瑜啊,在想什么呢。”

子瑜给娜琏扣扣子,表情却逐渐变得阴沉起来,娜琏不知道她想到了什么,只是不论她想到什么,那一定不是什么美好的事情,因为此刻她觉得喉咙口有点紧,子瑜因为想得太过出神,给她直接扣到了最后一颗。

娜琏的话打断了子瑜的思绪,看看娜琏涨红的小脸,再看看自己手上的动作,子瑜自觉失态,赶忙又解开两颗,随后起身坐好。

娜琏感觉又能呼吸了。

“子瑜,长浦制药最近发生的税务事件,你听说了吗。”娜琏突然问。

“嗯,听说了。”子瑜点头。

“怎么好端端地突然发起了调查?”娜琏嘀咕。

“据说是集团子公司的财务系统被非法入侵,而后一位据说是常年调查该集团的检察官的邮箱收到了一封匿名邮件。邮件内容包含集团近年的财务和税务情况,与官方公布的颇有出入,还有一些录音文件,涉及集团懂事和高层,还有一些政府人员。”

“子瑜,这些你怎么知道?”娜琏记得新闻里没有说得这么详细。

子瑜没有说话。娜琏心里有了答案。

“子瑜啊,我都不知道你电脑玩得这么溜。”娜琏捂嘴,惊讶之情溢于言表。

“黑客不是我。”子瑜否认。言下之意,黑入系统的人不是她,但这件事的其他什么环节和她有关。子瑜参与了这次事件。

“子瑜,我们真的有必要做到这地步吗?”

娜琏的初衷只有一个,那就是摆脱金社长。可是事情的走向却让娜琏越来越觉得不安。说好的借接近金社长只是为了打听一些商业秘密用来自保,可谁曾想,一不小心却陷入金家内斗,还牵扯出新药造假这样的大事。金社长和金小姐,这两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如果站错队,哪一个都不是她们能对付的。而新药事件也随着卢科长的失踪而变得不再单纯,搞不好还会升级成非法拘禁和伤害事件。事情的发展早已超出预想。娜琏只觉得脚下踩着细细的钢线,钢线之下是万丈深渊。她如履薄冰。

子瑜只是看着娜琏,她看到她眼中的担忧和害怕。半晌。

“娜琏放心,有我在,一定会帮你到底。”

子瑜说这话时一如往常平静,人间正直周子瑜,她说的能做到就一定能做到,只是不知为何,她在她眼中却越来越陌生,她不知道自己面对的究竟是什么人。

“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会飞檐走壁,还能轻易潜入任何地方。”

“子瑜啊,你究竟是谁?”

看着她,娜琏狐疑地眯起眼。

“我有这么厉害?”

子瑜反问。娜琏耸耸肩,用力点点头。

而后子瑜给了她一个听不懂的回答。

“娜琏啊,你问我是谁,这个我也想知道。”

子瑜安静地看着娜琏,撇撇嘴,似是玩笑又不像玩笑,从她的眼中,娜琏好像真的看到一丝疑惑,一闪而过。

“娜琏,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子瑜看出了娜琏的异常。

“可能是上次的拉伤没好透,没事,我吃点止痛药就好。”

娜琏拿过手包去找药。后背隐隐作痛。她的旧伤复发了。

“娜琏,你喝了酒不能吃药,”子瑜叫住她,“我帮你揉揉吧。”

既上次中医馆事件之后,娜琏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去理疗,一来她近期空闲工作少,劳损没有加重,二来是她还没有找到新的合适的理疗师。

今晚因为脱离剧本的剧情接二连三,让娜琏过于紧张,由内而外的,从神经到肌肉。

“这个力道可以吗?”

“如果感到疼,娜琏一定要说出来。”

不知为何,看上去纤细的子瑜,手劲却意外很大。

娜琏侧身坐在沙发上,腰背挺直,双手交叉反扣在后脑勺,子瑜在身后扣住她右臂,慢慢向后打开。

“可以,不疼。”娜琏应着。

子瑜手臂慢慢放松,让娜琏胳膊回位,而后是左边,左右互换,又做了几组。

拉伸过后,娜琏觉得一阵轻松。

动动脖子,舒展一下,娜琏转过来,对着子瑜。

“子瑜,我问你是谁,不是怀疑你的身份,而是你和从前一样,像个迷,让我看不懂。”

“子瑜啊,不要怪我多疑,我周围能信任的人越来越少。我不知道还能相信谁。”

“所以子瑜,老实告诉我,这些是不是早就计划好,而我只不过是你计划里的一环?”

娜琏想起那日在拳室,是子瑜提议的要她将计就计,顺水推舟,接近金社长。是不是从那时起,她就已经在子瑜的计划里,或者更早,从她突然出现的那刻起。

“为什么选择这个时间点回来?回来找我?”

娜琏的样子看上去很无助,子瑜不知道这些年她都经历了什么,眼里的光不再,忧愁却如影随行。

“娜琏不必想得那么复杂,我不是在利用你。”

“娜琏不必相信我,相信从前的我就好。”

“子瑜啊,说点我能听懂的好吗。”娜琏皱眉。

娜琏觉得子瑜应该是去外星球待了一段时间,说话是真的听不懂。

“我回来,是因为有东西丢了,我想把它找回来。”

“是什么?”

子瑜笑笑摇摇头,没有接话,似乎不打算告诉她。不过不知为何,娜琏心里好像多少明白一点。

“子瑜啊,你能不能抱抱我?”

娜琏的脸颊带着酒醉的红晕,眼神却异常清亮。不知为何,子瑜对眼前的情景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她看着娜琏,没有说话,伸出手臂轻轻将她揽住。

她好像从前也这么做过。

“子瑜啊,这些年,姐姐去了很多地方巡演,有没有到过你在的城市呢。”

娜琏的声音闷闷的。

娜琏的问题让子瑜有些慌乱。子瑜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好像从娜琏的话里窥探出了一丝哀怨。她为什么要哀怨?为什么要难过?为什么要怪她?还有,为什么要妒忌?

没错,妒忌。子瑜最终还是琢磨出了娜琏这么多不安的第三层原因,以及那天对着沙袋发泄的不良情绪。

“子瑜啊,你好像这里在流血。”

娜琏的气息扑在子瑜耳后,温热的,带着些许刺痛的感觉。

娜琏嗅到一丝血腥味道。她重新坐好,借着昏暗的壁灯,拨开子瑜头发,娜琏看到她耳朵后面,一条长长的,泛着猩红的伤口。

本来是应该提前到达客房,在金大贤进来关上门的同时就应该碰到等候多时的子瑜,然后一个手起刀落从身后给他敲晕,神不知鬼不觉,继续后面的事情。可是子瑜却在通风管道里迷了路,耽搁了一段时间,等她赶到,恰巧遇到酒醒一半的金大贤,与他正面相遇,不得已还搏斗了一番,弄出些动静,还让自己受了伤。

房间里没有急救箱,娜琏从冰柜里取了酒和冰块,又从卫生间里拿了干净毛巾,帮子瑜处理伤口。

新鲜伤口在酒精刺激下所产生的痛感如触电般随神经迅速传到大脑,大脑发出指令,收缩肌肉,指挥面部做出表情,四肢做出动作。而到了子瑜这里,这套系统似乎不再那么灵光。娜琏手里的毛巾蘸着烈酒,一下一下小心地沿着伤口擦拭,伤口不大,却有点深,不知道是被什么伤到,子瑜只是安静地坐着,任由娜琏帮她清理,脸上是惯有的平静,只在每一次的接触,腮帮子那里偶尔会有一些起伏。

“疼吗。”

换作娜琏,哪怕只是一个小口子,也早就叫起来,把伤她的人祖宗十八代全部问候一遍。但子瑜只是微微摇晃下巴,表示否认。

娜琏看过类似的剧本,主人公之一是个杀手,冷血无情,冰冷面瘫,脾气还差,却意外地极其受欢迎,被女一女二爱得死去活来肝肠寸断。当时只觉有病,什么人才能写出这么离谱的东西。不过现在,娜琏却好像有那么点明白了。

子瑜表情不多,什么时候都很平静,好像没什么事会让她担心,难过。不仔细分辨,很容易被打上冷血无情的标签。就像是狗血剧本里的男一。只不过和剧本男一不同,子瑜不是杀手,脾气也比他好太多。所以如果如此差劲的男主都能吸引众多女士竞折腰,那么比他好八百倍的子瑜,让人喜欢,也就不是那么离奇了对不对。

娜琏帮子瑜清创,脑袋里想着离奇剧本里的男一。子瑜安静坐着让娜琏帮她清创,脑袋里想着如何才能找到卢科长以及接下来要怎么办。

屋子里陷入安静,屋外也是一片寂静。隐隐地,有声响扰乱这黎明前的平静。

声音是从套间卧室里传来。隐隐约约,像是喘息。而后越来越清晰,似乎带着力道和节奏感,一下一下。

卧室之外的客厅,沙发上的两人,难以言说的尴尬。

子瑜不知道凑崎这唱的哪出,也不清楚他有没有经过金大贤同意,更不敢想金大贤把凑崎当成了谁,毕竟子瑜给他注射的吐真剂里有致幻的成份。

“子瑜啊,他们不会是在——”

娜琏的声音在子瑜耳边。

“娜琏不要听,只专心想些问题,比如还有什么办法能找到卢科长。”

子瑜清冷的声音,带着惯有的平静。

娜琏渐渐停下手上动作。子瑜感到娜琏的靠近,她将额头抵在子瑜太阳穴那里,轻声问她。

“子瑜啊,如果,我是说如果,今天你来晚了,又或者被金社长的安保发现而抓住,你知道这个房间里今晚会发生什么吗?”

“那样的事不会发生,我不会让它发生,所以娜琏不必害怕。”

子瑜安慰她。

“我不是害怕。我只是想知道,假如发生了那样的事,你会怎么做?心里会是什么感觉?”

娜琏当真是脑回路清奇,哪有人这么做假设的,假设自己是受害人,被人摧残。子瑜不打算回答,不过如果真是这样,她大概会杀了那家伙吧。

“木头。”

见她不回答,娜琏叹了口气,揽着子瑜,贴在她耳畔,絮絮叨叨地念着。

“你为什么要回来呀。”

“本来我都把你忘了。”

“现在倒好,丢了工作,每天时间一大把,有工夫胡思乱想患得患失。”

“金大贤王八蛋,都怪他,害我丢了工作,混蛋,狗崽子。”

娜琏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听到她均匀的呼吸。子瑜垂眼去看。娜琏睡着了。

“娜琏,我说我丢了东西想要找回。”

“我丢的,是一段记忆。”

“娜琏,我病了。”

安静的房间里,娜琏靠在子瑜怀里安静地睡着,子瑜在她耳边轻声告诉她。

  

  

一些废话:凑崎和金大贤之间发生了什么,大家都懂吧。凑崎顾问爱好广泛,这点,看过《硝烟》的朋友都知道。

  

子瑜失忆之谜,名井南为什么不在子瑜身边,以及子瑜为何会重新出现在娜琏身边,下章揭晓。

  

单纯讨厌你

  任何一个人不爱娜琏我都会很伤心的OK?

  任何一个人不爱娜琏我都会很伤心的OK?

K

【T宝恋综】超前点播|TWICE×你

  

  

  

  

  

你=K


  

  


  

一号演播室

  

“大家好,我是林娜琏。今年28岁,A型血,职业是一名歌手,喜欢小动物,特别是狗狗。希望在这里能找到和我契合的人。我还没有谈过恋爱呢kkk,大家多多关照吧。”

  

  

二号演播室

  

“大家好啊,我是俞定延。27岁,O型血,现在是一名口腔科医生。平常喜欢打扫和清洁。在这里希望能遇见对的人……能接受我兴趣爱好的人。大家多多关照。”

  

  

三号演播室

  

“你好,我是momo,也可以叫我平井桃。27岁,A型血,是一名舞者。爱好……吃算不算?希望在这档节目里遇到一个...

  

  

  

  

  

你=K


  

  


  

一号演播室

  

“大家好,我是林娜琏。今年28岁,A型血,职业是一名歌手,喜欢小动物,特别是狗狗。希望在这里能找到和我契合的人。我还没有谈过恋爱呢kkk,大家多多关照吧。”

  

  

二号演播室

  

“大家好啊,我是俞定延。27岁,O型血,现在是一名口腔科医生。平常喜欢打扫和清洁。在这里希望能遇见对的人……能接受我兴趣爱好的人。大家多多关照。”

  

  

三号演播室

  

“你好,我是momo,也可以叫我平井桃。27岁,A型血,是一名舞者。爱好……吃算不算?希望在这档节目里遇到一个会做饭…想法和我一致的人。请多多关照吧。”

  

  

四号演播室

  

“大家好!我是sana,日本人哦~也可以叫我凑崎纱夏。今年27岁了!B型血,是一名作家。爱好有很多kkk。我是一个热爱自由的人,希望能遇到一个包容我,支持我的人。多多关照!谢谢。”

  

五号演播室

  

“大家好,我是朴志效。今年26岁,O型血,是一名西餐厨师。喜欢尝试新鲜的事物。希望找到一个能懂我,真诚善良的人。大家多多关照吧!”

  

六号演播室

  

“大家好,我是Mina名井南。26岁,A型血。是一名设计师。喜欢拼图、游戏。希望找到一个志趣相投、两情相悦的人吧。多多关照。”

  

七号演播室

  

“大家好啊!我是金多贤,也可以叫我豆腐~25岁,O型血,现在是一名国语教师。爱好是弹钢琴,有机会也想尝试其他的乐器。希望有一个体贴我,真正了解我的人。大家多多关照!”

  

八号演播室

  

“大家好!我是孙彩瑛。24岁,O型血,现在是一名画家。喜欢大自然里一切可爱新奇的事物。希望能遇见和我有共同热爱的事物、有着丰富灵魂的人。多多关照吧!很期待见面呢。”

  

九号演播室

  

“大家好,我是周子瑜。今年24岁,A型血,现在是一名演员。爱好么…开心就好啦。我很内向,希望能把我应该做的事情做好,遇到一个能给我能量、善良的人就够了。请大家多多关照。”

  

十号演播室

  

“大家好,我是K,也可以叫我小K。我今年23岁,O型血,一名糕点师。喜欢花花草草。在节目里希望能遇见一个…能让我开心,在一起没有任何束缚的人。那就请多多关照啦!”

  

以上介绍End.

  

  


  

  

  

  

    

一个脑洞,CP大乱炖。xxs文笔大家想看什么CP可以留言,会写但不一定会成(狗头

  


Oran.

满庭霜(三十)

两个杀手迅速钻进树林沿着小路逃跑,几个身着盔甲的士兵立即追上去。周子瑜跌坐在地上,将雪面下埋着的树枝压得断裂作响。

“周将军!”

周子瑜靠着树根坐着,看见俞定延先奔了过来,林娜琏磕磕绊绊的跟在后面。

“救哥哥...”周子瑜抬起左手扯下眼睛上的白纱,指着马车的方向。

“周将军,我们大获全胜了!你坚持住!”俞定延的声音总是那么有安全感,周子瑜点头,俞定延和部下随即跑去马车所在的位置救人。

“子瑜!”林娜琏跪坐在周子瑜面前,捧住周子瑜的脸,手在颤抖,心也在颤抖。

“你不要有事!我带了人回来了!”

周子瑜的脸颊和脖子已经僵硬,林娜琏着急用手摩擦她结满冰霜的面部。

“谢谢你来救我。”周子......

两个杀手迅速钻进树林沿着小路逃跑,几个身着盔甲的士兵立即追上去。周子瑜跌坐在地上,将雪面下埋着的树枝压得断裂作响。

“周将军!”

周子瑜靠着树根坐着,看见俞定延先奔了过来,林娜琏磕磕绊绊的跟在后面。

“救哥哥...”周子瑜抬起左手扯下眼睛上的白纱,指着马车的方向。

“周将军,我们大获全胜了!你坚持住!”俞定延的声音总是那么有安全感,周子瑜点头,俞定延和部下随即跑去马车所在的位置救人。

“子瑜!”林娜琏跪坐在周子瑜面前,捧住周子瑜的脸,手在颤抖,心也在颤抖。

“你不要有事!我带了人回来了!”

周子瑜的脸颊和脖子已经僵硬,林娜琏着急用手摩擦她结满冰霜的面部。

“谢谢你来救我。”周子瑜喘着气说,林娜琏遽然哭起来,扑在周子瑜身上,用自己身上的温度去融化。

“少夫人,小侯爷晕了过去,但是身体一直在颤抖,这是什么症状?”俞定延踩着雪从马车边过来。

“是痫症!要赶紧送他到温暖的地方,让大夫扎针救命!”林娜琏抬起头。周子瑜表示自己没关系,让她去看看哥哥。

“我哥哥有一直以来治疗他的团队,那些大夫知道怎么救治他!俞大人请你尽快送他去那里!”周子瑜紧张的交待俞定延,俞定延手掌向下示意她安静。

“城隍庙附近的医馆被我们征用了,我就怕会出现大规模伤亡,向皇上要了宫里太医馆的医生过来,等下搭好马车,直接送你们去那里。”

周子瑜点头,靠回树干上。

“京城怎么样了?郑吾白和党羽都抓到了吗?将军府被侵入,我让人放出响箭爹可看见了?有没有派人赶回将军府?”

俞定延看着周子瑜冻得开裂的嘴唇,拧开水袋,蹲下递给周子瑜。

“我是从城隍庙直接赶来救你的,大将军早已赶回去了,应该没有问题的。等下我收到部下的消息,把今天的细节一起告诉你。”

周子瑜听到父亲赶回将军府,稍微放了心,提起水袋喝水,给身体回了暖。在她喝水的时候,俞定延小心查看了她的伤势。

“早知道就不让你插手了,三天两头的受伤,手上和肩膀上的伤口都裂开了...背上又来一刀...”俞定延看到被刀砍破的衣服又被血染透了。

“大人,马车已套好!”士兵跑来禀报。

“走吧!伤得这么重,不赶紧处理要留下病根的!”俞定延扶起周子瑜,将她送上马车。

周子瑜钻进车里,哥哥已经平静下来,紧闭着眼睛躺在车厢里,呼吸极不规律,林娜琏跪着在给他揉前臂上的内关穴,这个手法周子瑜也会,哥哥的痫症从落水那年就有了,一受惊就容易犯,父亲请了名医来教过全家人急救和缓解方法。

“还好吗?”周子瑜按着肩膀坐下。

林娜琏摇头,眼泪也被甩下。

“出发吧,用最快的速度到最近的医馆去!”俞定延骑马与马车同行。

马车动起来,可以感觉到在全速前进。

“肯定会没事的,别担心。”

林娜琏虽然已经对夫君失望透顶,但他毕竟是自己深爱过的人,怎么也无法放弃他。而坐在对面难受得满头冒汗的周子瑜,也拉扯着她的心。

很快到了医馆,俞定延拿出令牌,又将两位伤者的身份表明,医馆内的大夫和学徒们立即为小侯爷忙碌起来,周子瑜外伤严重,也被带去处理了所有的伤。

周子瑜从诊室出来,看见俞定延在椅子上坐着,林娜琏焦急地走来走去。

“怎么样?都处理好了?我只知道你受伤,伤了哪儿?严重吗?”

周子瑜一瞬间心慌意乱,她的焦急担心,竟是因为自己吗?

“比前几天又严重了些,手臂和肩膀伤口再次撕裂,背后浅挨了一刀,还有部分小伤口...”周子瑜看见林娜琏的眉头随着自己话语加长而皱得越来越紧。

俞定延从椅子上起身,“少夫人不用担心,周将军的伤都不及要害,这事了结后,有足够的时间给她养伤,明年开春就又能活蹦乱跳了。”

“你听,俞大人都这么说了,就相信我吧。”

林娜琏扶着她到椅子上坐下,不安地抠着手心。

“哥哥怎么样了?”周子瑜问,林娜琏低头不语。

“他是受了重击才犯病的,大夫说比起单发病要复杂得多,你放心吧,里面好几个大夫呢,还都是御医,肯定能缓解小侯爷的症状。”俞定延代替林娜琏回答。

周子瑜想起哥哥插进杀手背后那一刀,一定是因为杀手用内功震开刀的时候,哥哥被撞回车厢内才晕过去的。

“是我没保护好他...”周子瑜低头。

俞定延叹气,抱着刀在周子瑜另一边坐下。

“今日大雪,城隍庙虽不及往次庙会时热闹,但也人头攒动。我们上午在路上抓捕了部分来不及接到消息仍旧赶来参会的外地党羽,布下更加严密的防备等着翰林学士大联盟的主使们出现,午时后,各埋伏点通了信息,都没有发现郑吾白的身影,这才明白,郑吾白早已金蝉脱壳。”

“大将军来到城隍庙和我汇合,准备改变策略时,突然听到了刺耳的声音,抬头看到一支响箭飞过,便得知将军府被偷袭了,大将军立即带人回了将军府,我则继续在城隍庙周边追捕来探消息和参会的乱党人员。”

“混乱之中,一匹惊马冲到庙前商街,吸引了我的注意,我看见马上竟是少夫人!她来向我求助,说你遇到危险。”

“接下来的事,你都知道了。”俞定延长出一口气。

周子瑜侧身看林娜琏,林娜琏紧闭着双唇,轻轻点头。

“你有伤在身,又一人与两个杀手相持,如果不是马车正好停在了城隍庙的后山,如果不是你果断让少夫人先离开来求助...”俞定延说到一半停下了,这几年也听说了一些周子瑜打仗时的惊险故事,但这一次的危险是直接摆在眼前的,连俞定延都淡定不了了。

“刚才我的人来报过了,将军府的骚乱已经被平息了,你们府里那些卫兵立了大功,大将军眼下正忙,估计要些时间才赶得过来。”

“将军府被偷袭一事,我还需要调查一番,但...初步怀疑,与小侯爷有关...”

林娜琏抠着手心的动作停了下来,她有些后怕的贴近了周子瑜一些。

“我知道...”

另两人都看着她。

“夫君他假装要与我谈心将我从佛堂带出,让我推他去后院花园小坐...佛堂起火,应该是他来找我的时候故意放了火引...全府的人都忙于灭火,这才让那些杀手趁后院混乱侵入将军府...我们也被绑起来,然后迷晕了,带到这里来了...”

“都是我的错,是我对他狠不下心来,才让他有机会乱党联络上的...”林娜琏理顺了今天的所有事情,再也冷静不下来。

俞定延皱眉,小侯爷竟然如此狠心,竟然用放火的方式声东击西引狼入室。

“如果听俞大人的,一开始把他囚禁起来就好了,就不会发生今天的事了...”林娜琏崩溃大哭,声音回荡在医馆的二楼。

“不怪你,要怪也是怪我,那天讨论该不该囚禁哥哥的时候,是我极力反对俞大人的。”周子瑜轻拍她的背部。

俞定延要去宫里向皇上汇报和回锦衣卫审讯,只待了一会儿就离开了,走前安排了手下在医馆内外守护着。

小侯爷的痫症在治疗过程中又复发几次,吓得大夫们不敢出去通报,直到天黑后,灯火通明的诊室大门终于打开了。林娜琏靠在椅背上,疲惫得昏昏欲睡,周子瑜没有惊扰她,起身去见主治医生。

“大夫,我哥哥怎么样了?”

“回禀小将军,小侯爷已经稳定下来了,虽然仍旧处于昏迷状态,不过这种昏迷更像是昏睡,短时间内不醒来也是好事,便于我们观察他的变化,也有益于他在沉睡中恢复...”

“先回了魂也好,劳烦各位妙手仁心的大夫,一定救回我哥哥的性命。”周子瑜叹气,哥哥犯病后昏迷不醒也不是第一次了,这次更是雪上加霜,在本就愈加孱弱的身体情况之上,又受了冻受了伤。

一阵寒风从楼梯口吹来,惊醒了林娜琏,她只看到那扇门又关上了。

“怎么样了?”林娜琏着急起身。

周子瑜回身,扶住差点摔倒的林娜琏。“暂时没事了,大夫说没有抽搐了,只是还在睡着。”

林娜琏长吐出一口气,重新坐回椅子上。

“冷不冷?我们进屋去等吧,哥哥若是醒了会有人来通报的。”

林娜琏转头看着周子瑜,她的泪干了又流流了又干,此时已是一脸疲态。

“子瑜,抱抱我吧...”

周子瑜没有犹豫,急忙用左手揽过她抱着,两个人贴在一起,周子瑜感受到林娜琏身体的颤抖。

“我不是冷,我是害怕...就差那么一点,我们就都没命了,就差那么一点,将军府就要出大事了。我回想了这一个月发生的所有事情,原来这是个如此庞大的体系,是走错一步就会全盘皆输的体系,我这么一个普通人,竟然不自量力的参与进来,还妄想帮你分担...”

“我的害怕可以追溯到你刚回京城和我相见的那一天,现在想起那之后的每一天,我都心惊胆战...”

周子瑜用手掌轻拍林娜琏的背部来安慰她。

“我后悔过那天现身见你,我觉得该像瞒着祖母和娘那样,让你什么都不知道。这样一来,你就能躲过这一劫。可我又做不到对你视而不见,我现在也很后怕,我将你拉入这个局,万一走错一步,岂不是害了你?但还好,到了今天,我们都还好好的。”周子瑜抱紧了林娜琏,林娜琏趴在她肩上呜呜的哭。

三更天,周大将军终于赶来医馆,他将府内的混乱平息,用了很长时间向族人解释清楚儿子和女儿身上发生的事,老夫人受到冲击晕了过去,又让府里上下手忙脚乱了一阵。

大将军由俞定延手下带领到二楼见周子瑜。

“小瑜!”大将军进了屋,眼睛瞪得老大,仔细打量浑身都是伤的女儿。又看见林娜琏也在屋里,也是一身狼狈,他说不出话,无力地坐在了椅子上。

“爹,先喝点热水。”林娜琏倒好水奉上。

“爹,对不起,我没能守护好将军府。”周子瑜检讨自己。

“先别说这些!你的伤严不严重?娜琏呢?我看你也受了伤?”

“爹,我只是擦伤而已。”林娜琏回答。

“我也没事。倒是家里,祖母和娘如何?其他族人呢?”周子瑜仅知的信息是从俞定延那里得到的,一下午又一晚上,都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些什么事。

“你追着杀手出去后,你那些叔叔伯伯很快赶来和府兵们扛着,收到你的信号后我带人回来,将入侵者镇压并捉拿了。于是我不得不留在府里向众人解释今天的一切,你祖母气火攻心,短暂的晕厥了,但现在已经没事了,有晚辈们陪着,你娘伤心得哭了好久...”大将军亲自在大厅跟全家人讲述这段时间的事件时,有好几个女眷都因为接受不了这变故而哭泣。

“总的来说,府里上下都比你们要安全。”大将军又抬头,看到周子瑜也只能叹气。

这时大将军的手下也叫来了大夫,对方禀报了小侯爷现在的情况,但用词很是小心,大将军看出他们的不安。

“这里没有外人,有话直说。”

“小侯爷身上本就有种种旧疾,今日又遭受了外部重击引发痫症陷入昏迷...我们可以保住他的命...但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小侯爷应该都会处在一个很痛苦的状况内,不仅离不了人照顾,还要每天接受针扎和药物治疗...”

周子瑜下意识看向了林娜琏,她抬起手用牙齿咬着袖口。

屋里安静了好一阵,大将军放下茶杯才发出了一丁点声音。

“知道了,麻烦您了,辛苦诸位太医们今日在此守候为我们保障,我会亲自去向皇上致谢。”

医生退出房间,三人又陷入了沉默。

“即使现在保住了他的性命,未来又怎么办?将军府要如何向朝廷交待?我不可能为了保住自己的儿子而背叛天下百姓...虽然他是我的儿子,可是我好恨他走上了错路,最终自食恶果...”大将军埋着头,肩膀微微颤抖。周子瑜知道,父亲是恨铁不成钢,也在忍着心中的难受。

周子瑜扶着桌沿跪下,“爹,这件事说到底我也有责任,我会去分掉哥哥的罪,我一定会竭尽全力挽救他的!”

大将军和林娜琏都愣住了,他们都明白周子瑜这话是什么意思。大将军转身看着跪在面前的女儿,酸楚涌上心头。林娜琏放下手,又用手指使劲揪着手帕。

“小瑜,挽救你哥哥也该是为父的事!你放心,爹会尽力让将军府受到的冲击减小的...”大将军恢复了些本身的威严,扶起周子瑜。

“皇上应该会急着要审讯结果,我还得配合俞大人继续抓捕郑吾白,这几天你们就留在这医馆里休息养伤,回了家也难招架里里外外的询问。”

“娜琏,小龙和小瑜就拜托给你了。”大将军向儿媳妇抱拳行礼,林娜琏受宠若惊的答应父亲的请求。

送走大将军,周子瑜回到房间里,林娜琏仍然站在屋当中,周子瑜觉得她的眼泪从下午见了面就没有停过。

“都已经过去了,别再哭了,今天好累,早些休息吧。”周子瑜走到林娜琏对面,抱住她。

“你说你会去分掉你哥哥的罪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林娜琏往后退,想要看周子瑜在回答自己的时候是什么表情,周子瑜却将她锢在了怀里。

“你明明那么懂我,又这么问我,是真想听我的回答?”

周子瑜身上各种药物的味道混在一起,将林娜琏的精神混淆,她侧头贴着周子瑜的脖间,眼泪也侧着流下。

“你曾说你愿意拿你的寿命去换你哥哥一副健康的身体,现在又打算用你的命去换他的命...我不许你胡来,如果可以,就用我的命去换好了...”

周子瑜放开了林娜琏,稍稍弯腰与她平视,拿出腰间的红色手帕,轻轻为林娜琏拭去了眼泪。

“我是被你佑护着的,所以才能绝处逢生逢凶化吉,将来也一样,会因为你许过的愿,而继续平安的。”

烛光闪烁间,林娜琏看见周子瑜眼角的细纹,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她笑的时候眼角总会挤出这么几条小褶,或许这是她真的长大了的标志,可林娜琏希望只有二十岁的她不要这么老成,希望她仍是那个在自己身后叽叽喳喳喊着琏姐姐的小跟班。


--------

初五送穷鬼

祝大家新的一年一路暴富

---------------------

欧炸冰

困在时间里的鱼

  

CHAPTER 08

  

推杯换盏,酒过三巡。金大贤似乎有些醉意,笑眯眯地看着娜琏。

“娜琏,今晚不要回去,留下来陪陪我吧。”

娜琏脑袋里飞速转着,推脱的话语就在嘴边。耳机里传来子瑜的声音。

“娜琏,卢科长。”

长浦集团的风波似乎暂时平息,而得了空闲,金大贤第一时间便约了娜琏。

车里,子瑜将一个小盒子递给后排的娜琏。娜琏打开,好像是无线耳机,但比普通的小很多。

“这是无线耳机,蓝牙连接手机。之后与金社长的见面都戴上,我会在外面听着,确保你的安全。”

子瑜担心再发生上次那样的事,本应该早些拿给娜琏,却因为近来的诸多琐事而耽搁住。

“金社长是个混蛋,但应该也...

  

CHAPTER 08

  

推杯换盏,酒过三巡。金大贤似乎有些醉意,笑眯眯地看着娜琏。

“娜琏,今晚不要回去,留下来陪陪我吧。”

娜琏脑袋里飞速转着,推脱的话语就在嘴边。耳机里传来子瑜的声音。

“娜琏,卢科长。”

长浦集团的风波似乎暂时平息,而得了空闲,金大贤第一时间便约了娜琏。

车里,子瑜将一个小盒子递给后排的娜琏。娜琏打开,好像是无线耳机,但比普通的小很多。

“这是无线耳机,蓝牙连接手机。之后与金社长的见面都戴上,我会在外面听着,确保你的安全。”

子瑜担心再发生上次那样的事,本应该早些拿给娜琏,却因为近来的诸多琐事而耽搁住。

“金社长是个混蛋,但应该也不会明目张胆到这个地步。你别忘了,姐姐我也是练过的,如果事态变严重,也不会轻易叫人欺负。”

娜琏象征性地举起右手臂,对着空气展示她纤细的肱二头肌。

“娜琏不要掉以轻心。”子瑜在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

“子瑜这是在担心我吗?”

娜琏也看向前排驾驶位。

“当然。”坦坦荡荡周子瑜,回答得干脆。如果娜琏因为金大贤受到伤害,那么她之前做的一切就都失去意义。所以毫无疑问,她当然担心。

“那么子瑜在担心什么呢?能说具体点吗。”

娜琏凑过来,趴在副驾椅背上,饶有兴致地问。

之前明明怕得要死,现在却来反问自己她怕什么,子瑜只觉得娜琏有毛病。不过娜琏的脑回路向来清奇,她说什么都不奇怪,子瑜只当她又开始发癫。

“娜琏,试试耳机。”对于娜琏的怪奇发问,子瑜不予理会,只叮嘱她。

娜琏撇撇嘴,好像不在意,心里却乐开了花,她挺满意子瑜的回答。

“啊,啊,test,test,啊,啊,能听见吗?”

娜琏戴上耳机,连上手机,靠在椅背上,闭着眼认真调试,煞有介事。

“我就在你面前,不用耳机也能听见。”

子瑜让她试耳机,没让她用试麦的方式试耳机。子瑜无奈地摇摇头。

“那这样呢?”娜琏换了个方式,以手遮口,捏着嗓子,用气声小声说。

“啊,啊,test,test,子瑜能听见我说话吗?”

因为小声说话,连造型都变得猥琐,子瑜看见后视镜里,娜琏缩在后座里小小一团,神神秘秘又挺认真严肃,看得子瑜欲哭无泪又有点想笑。在心里感叹,试个耳机而已,有必要那么多戏吗,真是脑回路清奇林娜琏。

与金大贤安全顾问的见面告诉子瑜,卢科长的揭发计划应该是夭折了。那天之后子瑜去过卢科长家,想要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发现,接待的是卢科长的妻子,看上去有些憔悴,交谈中得知她与卢科长正在办理离婚手续,结束之后将带女儿去往国外的哥哥那里暂住,而关于离婚的原因,是卢科长放在工作上的时间过多,显然他爱工作胜于爱家人,而他已经三天没有回家了,而这不过是他们的日常。子瑜却觉得不寻常,卢科长的失约再结合汤米的话,子瑜认为金大贤这边应该对卢科长做了什么,直接说来应该是囚禁起来了。而他们接下来会对这个所谓的叛徒做什么,子瑜多少心里有点数。所以眼下,找到卢科长就成了关键,而作为事件的始作俑者,想办法套出金大贤的话就成了关键中的关键。因为之前的事件,金大贤更为谨慎,聘请了新的安全顾问,也因为这个安全顾问,金大贤身边的安保得到了升级,子瑜再不能像从前那样轻易接近,而娜琏就成了目前能接触到金大贤的为数不多的几位。

“娜琏,今晚你只需要做好要做的,其他不要多做。如果遇到危险或者感到有什么不对劲的,立刻终止,说安全词。还记得安全词是什么吗?”

“波尔多。我还没老到记忆衰退,而且这个应该不难记吧。”

娜琏在后座补妆,对着手里的小镜子左看右看,随口答到。

“不过你说的其他指什么?我还能做什么其他的事吗?子瑜你说具体一点。”

粉扑在脸上拍几下,娜琏瞟了眼前座驾驶位。

娜琏一直清奇,但是子瑜觉得今晚的她格外清奇。

今晚的计划,是娜琏找机会给金大贤灌酒,灌到不省人事,借口送他去休息,子瑜则提前等在房间,而后给他注射吐真剂,从金大贤口中套出卢科长的情况。

所以当金大贤提出要娜琏陪她,子瑜知道机会来了。而娜琏这边,却因为下意识的反应而犹豫了。金大贤整晚眼睛都在她身上,寸步不离,看她的眼光已经不够用色迷迷来形容,那眼中闪着的绿油油的光,分明是在盯着猎物。娜琏感觉很不好,被一个雄性用这种眼神盯着,心里的感受已经不能用恶心来形容,准确说应该是恶心加惊恐。娜琏有些害怕,还有点紧张,整个人紧绷绷的。而她一紧绷,身上某个部位就会非常不舒服。

耳机里子瑜的声音打断了娜琏的犹豫,娜琏眨眨眼回过神,虽然心里mmp,依然努力挤出笑容,冲金大贤笑着点点头。

“好。”

娜琏跟随金社长进了楼上客房,金社长摆摆手,跟随的手下便停在门口不再入内,在二人进屋后,从外面带上门,守在门口。

一进屋金社长醉态尽显,扶着额头,脚下不稳,跌跌撞撞着似要摔倒,娜琏自知只站在一边观看略显不妥,只得象征性地上前扶住,却被金大贤顺势揽住。

“娜琏真是体贴,如此担心我。”金大贤看着娜琏,眼神迷离,嘴里说着。

“社长您醉了,当心脚下。”

娜琏后悔没让他摔倒,最好是磕到脑袋不省人事。她怪自己太有礼貌。避开他靠近的脸,娜琏暗自发力,试图拉开两人间的距离。为了灌酒,娜琏也喝了不少,本就不太舒服,而金大贤的靠近让娜琏胃里的翻滚更加剧烈。

“我去给金社长倒杯热茶,帮社长醒醒酒。”娜琏说着,想要推开,却被金大贤搂得更紧。

“不必,我的酒量没有那么差,不是酒让我醉,而是娜琏。”

金大贤说着,凑过来贴在娜琏颈间。温热的带着酒味的气息扑在娜琏颈间,让她瞬间清醒,鸡皮疙瘩起了一层,这回她不再客气,手肘抵在金社长肋下制住他,整个人向后躲去。

感觉到娜琏的抗拒,金大贤疑惑地看向她。

“娜琏这是讨厌我?”

啊,当然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死了你个狗崽子。娜琏在心里衷心问候着,嘴上却说。

“金社长不必着急,娜琏先去洗漱。”

金大贤不再强求,箍住的手似有松动,娜琏正欲离开,却被他拉住,在脸颊上亲了一口才放开。

娜琏匆匆进了套间浴室,锁上门,打开淋浴,扶住面池平复一阵。而后耳机里响起子瑜的声音。

“娜琏现在安全吗?”

娜琏点点头,想起不对,又出声。

“暂时安全。”

“子瑜,你在哪?我到房间了怎么没见着你呢?你别是走错屋了吧?”

“娜琏再坚持一会,我就过来了。”

“门口有两个守卫?你如何进得来?”

“我自有办法。”

随后耳机里便没了说话声,娜琏只听到轻微的喘息和摩擦声响。

娜琏在浴室里等待,像想起什么,忽然拿过毛巾,侧过脸对着镜子,对着刚才金大贤亲过的地方猛擦,边擦嘴里边骂骂咧咧。

耳机里传来一阵声响,娜琏抬头望向门口。而后走过去,小心翼翼拉开个门缝向外看去,同时小声询问。

“子瑜你来了吗?”

“娜琏可以出来了。”

娜琏拉开门走出来,便看到子瑜正架着不省人事的金大贤,把他拖进套间的卧室。

娜琏跟过去。

“他是死了吗?”

“没有,只是晕过去。”

娜琏看到子瑜把金大贤拖到床上放倒,拉过他手臂,撸起袖子,在内侧拍拍,从腰包里拿出针管,用嘴咬开针套,在他手臂扎下去。拔了针管等待一会,将他双手反绑在床头,解开他腰带抽出来,绑在他嘴上。做完了这些,子瑜一个翻身躺到旁边,长舒一口气。

计划完成了一半,接下来就是把金大贤弄醒,让他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过在此之前,子瑜需要先缓口气。

不过显然金大贤的手下们不打算让子瑜休息。

“咚咚咚”

门外传来敲门声。随后一个闷闷的男声从门外传来。

“社长,您还好吗?”

子瑜和娜琏同时警惕地望向门口。

娜琏回过头看看子瑜,示意她不要出声,随后轻轻带上房间门。边向门口走边踢了高跟鞋,解开衬衣扣子拉开半边露出肩膀,走到门口站定,随手在嘴唇上蹭蹭,把口红抹开。而后深吸一口气,调整呼吸,转动门把手,拉开门。

“你们什么事?”

原本是两个人守着的,现在只剩一个。娜琏一眼认出,这剩下的一个,却不是之前两人中的任何一个。

门口站着个梳着油头的男人,从他穿着的西装可以看出,身材壮实,只是裤子也有必要穿这么紧的吗。男人用他的一只眼将娜琏打量了一番,随后勾起嘴角。

“我是金社长的安全顾问凑崎砂一郎,林小姐可能不太认识我。”

原来是你!娜琏想起那天在书吧里调戏子瑜的油腻男。

“方才听到屋内声响,想问林小姐社长可安好?”

“社长很好。”娜琏语气平静。

凑崎似乎不太相信,越过娜琏倾身向里屋张望,却被娜琏抬头挺胸向前一步挡在门口。

“怎么?不信?要不要进来参观,顺便让社长亲口告诉你?”

“那失礼了。”

娜琏本想以退为进让他意识到失礼然后自行滚蛋,谁知这家伙脸皮比城墙还厚,让他进来就真进来,一点不客气。凑崎侧身用肩膀推开娜琏搭在门上用来阻拦的手臂,径直走进来,向卧室走去。

“呀!混蛋!给我站住!”

娜琏惊慌,在他身后喝止,却不起任何作用。

娜琏眼睁睁看着凑崎推开房门,站在门边,目光落在什么地方,面容冷峻。娜琏心下惊慌,她清楚凑崎露出这种表情的原因。娜琏跟着跑过来,也露出了和凑崎一样的表情,但随后很快又松了口气。

床上只有个被五花大绑露出肚皮的昏睡老男人。子瑜不在。应该是躲起来了。还好还好。

“哟,不知林小姐还喜欢这种玩法。”

凑崎勾起嘴角,瞟了眼旁边的娜琏,故作惊讶。

“怎么,犯法吗?”

眼下对于娜琏,承认爱好SM要比承认房间里藏了个刺客容易得多。

“当然不犯法,不过总感觉不是那么合乎情理呢。林小姐不像是这种人,而我们社长自然也不是。”

凑崎抱着胳膊倚在墙边,眯起眼将娜琏上下打量一番。娜琏从他眼中看到了一丝不可思议和怀疑。

“这是能随便写进简历里的东西吗?抱歉让你失望了,不过我就是这种人。”

“所以你现在可以离开了吗,还是说你要留在这里全程观看?”

娜琏也抱起胳膊,学着凑崎的样子,眼缝里看他。

而凑崎接下来说的话,却让娜琏后背一阵发凉。

“林小姐,想要查出你和周子瑜的关系并不困难。”

“而你们正在做的事情很危险,我建议及时停手。”

听到他说出子瑜的名字,娜琏瞳孔颤动,脸上一闪而过的惊慌,但是很快掩饰住。她抱着胳膊,强装镇定,理直气壮地装傻。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娜琏的微表情,凑崎看在眼里。他只是笑笑。

“林小姐和我们社长之间的逢场作戏,也只有我们善良的社长大人看不出来。不过好在这点,目前也只有我知道。”

“我来,是提供peace offering,林小姐可以平安离开,毫发无损,而不必做不想做的事,我可以保证,今晚林小姐对我们社长做的事他不会知道,前提是您和您的朋友不再插手制药的事。”

“当然我也可以通知楼下安保,同时报警,告你人身伤害,毕竟你只有一个人,哦不,是两个人。”

“进警局事小,得罪金社长事大。想必林小姐之前也已经吃过苦头,心里多少有点数。”

“全看林小姐怎么选。”

凑崎说完,面带微笑,安静地看着娜琏,等待她的回答。

娜琏只是皱着眉盯着地面,似在思考和权衡,心里却明白,她别无选择。

没等娜琏开口,房间里的衣柜门悄无声息打开。

“我们选前者。”

二人同时朝柜子这边看过来,子瑜从阴影里走出来。

子瑜走过来,拉过娜琏,从房间里离开。

“明智的选择。”

凑崎看上去很满意,在她们身后说到,随后径直走进卧室。

“天亮前你们就等在这里。”

“不论听到什么,都不要进来哦,还有,不许偷看。”

房门在凑崎身后关上。

  

南风知我意

许允真 卢正义 林娜琏 安宥真 joy朴秀荣 haerin姜海粼 hanni范玉欣 吴海媛

许允真 卢正义 林娜琏 安宥真 joy朴秀荣 haerin姜海粼 hanni范玉欣 吴海媛

li_Paula.

  兔年就要看兔系女爱豆,太可爱啦!🐰祝大家在新的一年“兔”飞猛进,前“兔”光明!!!

  兔年就要看兔系女爱豆,太可爱啦!🐰祝大家在新的一年“兔”飞猛进,前“兔”光明!!!

云悯

  换上林娜琏头像,让兔牙给你带来幸运吧!

  换上林娜琏头像,让兔牙给你带来幸运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