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林孝埈

16.2万浏览    1384参与
小暗君

一直被超话制裁,干脆b站和lof同步提前更新一下。

小林!生日快乐!我们都相信你也期待你!

b站up:rosewreath,欢迎大家来找我玩~

一直被超话制裁,干脆b站和lof同步提前更新一下。

小林!生日快乐!我们都相信你也期待你!

b站up:rosewreath,欢迎大家来找我玩~

吟月歌

【林孝埈X我】天上掉下个林哥哥(9)

私设多,OOC,玛丽苏,时间线混乱,禁止上升真人,一切不合理在我这里都合理因为我开了金手指(๑˙❥˙๑)


剧情需要改动真实参赛人员及比赛结果,比赛过程瞎写不要考究OTZ


亲上了亲上了小亲亲 而已(*∩_∩*)

私设多,OOC,玛丽苏,时间线混乱,禁止上升真人,一切不合理在我这里都合理因为我开了金手指(๑˙❥˙๑)


剧情需要改动真实参赛人员及比赛结果,比赛过程瞎写不要考究OTZ


亲上了亲上了小亲亲 而已(*∩_∩*)

礼树礼树(约稿见置顶)

【瓜队】安可(encore)

【瓜队】安可(encore)


*yoasobi——アンコール

*试训期低迷小林的故事,但我确实不知道当时的人员名单。

*又名小林兔第二十二次站在泳池边,终于跳了。


明天就要世界末日了,再也见不到大家了。

所以也要挥挥手,说一声,再见。

他第二十一次站在水边,盯着水面。

这是小区里的一处人造湖,深水处到2.1m,不会游泳跳下去八成会死。他沉默了半天,盯着平静的水面看了半天,最后深吸了一口气。

把凌晨五点多还算寒冷的空气全都吸到肺里,吸到肺有些胀痛,才屏息,最后缓缓地吐了出来,他压低了自己的棒球帽,裹紧了自己运动服的外套,把拉链拉到下...

【瓜队】安可(encore)

 

*yoasobi——アンコール

*试训期低迷小林的故事,但我确实不知道当时的人员名单。

*又名小林兔第二十二次站在泳池边,终于跳了。

 

 

明天就要世界末日了,再也见不到大家了。

所以也要挥挥手,说一声,再见。

他第二十一次站在水边,盯着水面。

这是小区里的一处人造湖,深水处到2.1m,不会游泳跳下去八成会死。他沉默了半天,盯着平静的水面看了半天,最后深吸了一口气。

把凌晨五点多还算寒冷的空气全都吸到肺里,吸到肺有些胀痛,才屏息,最后缓缓地吐了出来,他压低了自己的棒球帽,裹紧了自己运动服的外套,把拉链拉到下巴处,默默地朝前走了一步,就在那双昂贵的运动鞋的鞋尖即将接触到水面的时候,他像是被什么惊到了一样,慌忙的后退。

运动员引以为傲的大腿肌肉竟然没能支撑住他的身体,让他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上,他慌张的翻过木头的防护栏,在地砖上蹭干净鞋边沾上的泥巴,戴稳了耳机,再次绕着小区最外圈跑步。

他怀疑自己已经疯了,不是可能,而是已经。他想跑快一些,让清晨城市里还算干净的空气使劲的迎着自己的脸刮,就像自己曾经时速六十公里的蹬冰速度一样,凌冽的擦过自己的脸颊,让自己被零下的冰场温度冻得僵硬的脸有一种要被带刀的风划破渗血的疼痛感。

但他不能这么做,跑步有配速,不按照配速跑,训练的效果达不到。

早餐的时候,母亲再次提起了金教练的提议。

去不算遥远的地方试训一段日子。哪怕当做玩儿呢?

至少有冰场,至少能滑冰,至少身边有专业人士跟着。哪怕那边的队员可能不会对自己很友善。

有世仇。

他没有回答母亲的问题,默默地吃饭,眼珠子都不带动摇的。

三百六十行,非得滑冰。

母亲觉得很无奈。她完全可以带走这个执拗的儿子,去遥远的美国,去做生意也好,去干别的事情也好,她完全可以做到。

但她不愿意。

不滑冰的儿子,她想象不出来。

她甚至不敢想。

“妈妈,明天可以陪我去买点东西吗?我想准备一些出国需要的东西。”

 

不出意外,确实没有得到很多欢迎。

大家没敢跟自己说话。

年龄略长一些的队员还是很客气的微笑点头,同龄的选手对上视线也只是微微笑了笑,随后尴尬的扭开视线,去摸没什么东西的防护垫,年龄小的只敢远远的躲在年长的队员身后小心的打量。

不一样的氛围。他情不自禁的想到了曾经的那个队伍的氛围。

突然有点羡慕能够依靠年长哥哥的那个小弟弟。

又突然更羡慕能被乖巧弟弟依靠的哥哥。

他默默地低着头缓慢的沿着边沿滑行着,没有说话,戴上了护目镜。

护目镜对他而言,就是生命的窗户。

圆阵。那个全能王微笑着滑过来,没有多说什么,指了一下已经三三两两凑在一起揽着彼此的肩膀准备圆阵的其他队员,然后拍了拍自己的肩膀,伸手揽住了自己的肩膀。

一瞬间,他有一种被当做自己人的感觉,他把手搭在那个全能王的肩膀上,笨拙的用不熟练的陌生语言说着加油。

 

按照金教练的安排,他在队伍的最后跟滑,因为他已经很久没有在冰场上滑行了。前一名是刚刚那个躲在那个全能王身后偷偷看自己的小孩,虽然很稚嫩,但能看得出他将来能成为一根坚实的支柱。

好坚实的队伍。

训练结束的很常规。这个国家的队伍对于技巧的训练是有欠缺的,也许是一些先天不足,也可能是骨子里对赛场上使用一些技巧的意识不强烈。

一个个大汗淋漓的,却仰着笑脸,彼此拍着彼此的肩膀,笑着说刚刚练习的事情。他听不懂,默默地跟在队伍的最后,把冰套戴上,跟在最后。

队长突然扭过头看着自己,先是吸了一口气准备说什么,但瞬间停住了,交谈的对象变成了跟在自己身后的翻译。

有点失望,但并没有那么意外。他扭过头看了一眼翻译,又看着队长。结束了短短的三言两语,队长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了句再见。

“再见。”

说的是冰场里浴室在维修,要去稍微远一点的游泳馆里洗澡才行。

他磨蹭到最后,磨蹭到只剩下翻译跟着他一起。翻译不洗澡,坐在场馆的更衣室等他。

从更衣室到浴室要路过游泳池。

没有人。他盯着平静的泳池水,站在原地,沉思了一下,最后带着淡淡的无奈笑意朝浴室走去。

换了一身舒服衣服的他光着脚走到了泳池边。头发刚刚洗过没有吹干,微微滴着水。

最浅1.5m,最深2.3m,他看着泳池边的标注,理解了一下意思,然后坐在泳池边,双脚在水里来回的划动,水花溅湿了他卡其色的短裤,他白色T恤的下摆。

最后,他撑着池边跳下了水池。

在2.3m的深水区,水压迅速地积压着他,他没有挣扎,缓缓地朝下坠落,天顶的灯光透过水面的折射显得虚幻美好,他觉得自己离天堂很近,连嘴唇都不自觉的张开了。

很凶,很粗暴。

他认为天使不该是这样的。狠狠地从腋下勒住自己的胸口,硬生生的拖着自己,弄得自己的胸口疼痛难忍,他不管自己的小腿磕在坚硬锋利的边缘,把自己放倒在地上,使劲的按压自己的胸口,一直在耳边聒噪的大喊什么。

一口水吐出来,他才回过神。

跪在自己身边的是之前笑话过自己的那个人。他脸涨得通红,喘着粗气,眼里却是满满的鄙夷。

脚步声由远及近,一群男人聒噪的说话声让刚刚回过神的他觉得头疼。

他撑着地板坐起身来,喘着粗气,没有说话,没有抬眼看任何人。唯一能听懂的只有会说母语的翻译关切的话。

他询问自己,还好吗?

还好吗?

他愣了愣,抬眼看着那个救了自己的人,他张开嘴,刚想用不熟练的语言说谢谢。

“你不用说谢谢,是个人都会救你的。倒是你自己,你知不知道你就算死了,也会给别人添麻烦的啊。”

翻译迟疑了,没有立刻翻译。队长扒拉着他的肩膀,让他少说两句。

“有什么不能说的,他死在这儿可是会引起国际争端的。”那个人很不爽,翻了个白眼,叉着腰瞪着他,“什么事儿就要死要活的?你之前过得很顺才这么脆弱吗?一点儿事儿就要死要活的,没一点老爷们儿样,怂包。”

那人撑着地板站起来,盯着他看。

翻译没有翻译,只让他先等一下,队医马上来。

全能王和那个小孩领着队医跑来,两个人手上拿着大大的浴巾和毛巾,盖在他身上,小孩眼眶都红了,应该是吓得不轻。全能王用毛巾盖住他的头发,轻轻的擦他的耳朵,嘴里喃喃地说着,“没事儿了,没事儿了啊。”

他听得懂这句话。

他莫名的安心。

他突然想哭。

于是他哭了。

“怎么?怎么了?怎么哭了?”全能王也有点惊慌,松开了擦耳朵的手,抱住了他。

刚刚做父亲没多久,全能王面对人类的哭泣,还是下意识的选择拥抱这样简单的方式。

他抓着全能王腰部的衣服,放声大哭,因为刚刚喝了泳池的水,他嗓子已经哑了,但依然不管不顾的哭,哭得脸涨红,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手指抓着全能王的衣服,抓得指尖泛白。

而大家的安慰都很笨拙,说着没事了,说着不害怕了,轻轻的拍拍他湿透了的头发,最后把他抱在中间。

 

哭得太厉害了,副作用是嗓子发炎,支气管炎,发烧了。

队医把温度计拿出来看着三十八度的体温,跟身边的队员说些什么。而刚刚吃了退烧药的他已经困得睁不开眼睛了,他缓慢的眨眼睛,嘴唇微张呼吸着。

全能王轻轻的拍着他的胸口,隔着厚重的被子,他说,没事儿了。

那个救了自己的队员因为有点着凉,坐在旁边测体温,眼神不自觉的瞟自己。

“睡觉吧,睡觉,睡一觉出出汗,就好了,就没事儿了,明天就能继续滑冰了。”

队长拍了拍全能王的肩膀,帮他掖好了被角。

明天……

明天……

他的视线缓缓地朝着天花板挪动。

痛苦的过去也好,讨厌的记忆也好,难忘的旋律也好,都在他们说的没事儿之中被淹没了。

就告别了,就没事儿了。

如果明天,我是说如果,如果明天如约而至的话……

他会想告诉全世界。

他没事儿了。


小白鸽

格林威治×你

3P文学

林孝埈×你×任子威

群相册拿文

699535125

记得回来推荐加关注哦~

3P文学

林孝埈×你×任子威

群相册拿文

699535125

记得回来推荐加关注哦~

北夜楚歌

【全员恶人】百分之五十

老规矩啊,我就不来回念叨了哈哈哈


本来前两天就想更的,但是我忘了🙈


第三回


我一开始是下了决心要和老福特死磕到底的,但现在我放弃了,各种法子都试了,以后还是凭缘分吧,能发出来就发,发不出来就走微博,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放弃😂😂😂


微博:北夜楚歌


辛苦大家,看的开心~


评论和喜欢留这儿,谢谢~


老规矩啊,我就不来回念叨了哈哈哈


本来前两天就想更的,但是我忘了🙈


第三回


我一开始是下了决心要和老福特死磕到底的,但现在我放弃了,各种法子都试了,以后还是凭缘分吧,能发出来就发,发不出来就走微博,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放弃😂😂😂


微博:北夜楚歌


辛苦大家,看的开心~


评论和喜欢留这儿,谢谢~


吟月歌

【林孝埈X我】天上掉下个林哥哥(8)

私设多,OOC,玛丽苏,时间线混乱,禁止上升真人,一切不合理在我这里都合理因为我开了金手指(๑˙❥˙๑)


剧情需要改动真实参赛人员及比赛结果,比赛过程瞎写不要考究OTZ


第二天,当我醒来的时候,范可新在整理一边的床铺,她这是昨天睡我这儿了?见我迷惑,范可新解释道,“你啊你啊,喝成这样,难怪队长不让你喝,你不知知道昨天晚上把我和春雨折腾成啥样。”


我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对不起嘛姐,给你们添麻烦了,我这不头一回失恋嘛……”


还没等我说完,范可新赏了我一记毛栗子,“失恋你个大头鬼,你看看昨晚上给林孝埈打了多少电话。”


啊?不是吧,我昨晚上到底干了啥啊...

私设多,OOC,玛丽苏,时间线混乱,禁止上升真人,一切不合理在我这里都合理因为我开了金手指(๑˙❥˙๑)


剧情需要改动真实参赛人员及比赛结果,比赛过程瞎写不要考究OTZ






第二天,当我醒来的时候,范可新在整理一边的床铺,她这是昨天睡我这儿了?见我迷惑,范可新解释道,“你啊你啊,喝成这样,难怪队长不让你喝,你不知知道昨天晚上把我和春雨折腾成啥样。”


我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对不起嘛姐,给你们添麻烦了,我这不头一回失恋嘛……”


还没等我说完,范可新赏了我一记毛栗子,“失恋你个大头鬼,你看看昨晚上给林孝埈打了多少电话。”


啊?不是吧,我昨晚上到底干了啥啊?我拿起手机一看,微信电话打了17个,电话打了23个,喝酒误事啊,以后再也不喝了。


“范姐……你说我会不会被他拉黑啊?”


“……”范可新一脸生无可恋,“我想拉黑你!赶紧的起床收拾一下,我帮你跟安教请了会儿假,也别太晚去了。”


于是我赶紧收拾了一下,和范可新一起去了食堂吃早饭,然后换上装备上冰训练。


我跟在大部队后面先滑了十来圈热一下身,然后开始今天的针对性训练。


不知道是不是昨天太过于放纵的缘故,今天的训练状态很不好,弯道别说超车了,不飞出去已经不错了,再一次撞向挡板以后,我索性趴在垫子上不动了,我在思考,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一边金善台继续监督队员们训练,一边安贤洙缓缓滑到我旁边,“聊聊?”


我站直了身体等待来自教练的批评,我知道今天的表现他肯定很失望。


“你的状态不是很好,前面教你的技巧,完全没有在训练中有所体现。”


“对不起教练,我……”


“不用和我道歉,你不是为我滑冰。”


安贤洙指着场内正在训练的其他人,“他们中有些人,天赋比你高,技术比你成熟,还有些人,过去可能不如你,但训练比你努力,一个个都要超过你,你呢,停滞不前甚至在倒退,我教给你的东西,不要求你一下子完全领悟,但也别完全丢掉吧。”


我低着头不敢去看安贤洙的表情,不用想也知道,不是平常那个温温和和的安教,他肯做我的专项指导,定是对我充满了期望,可我却让他失望了。


“你要比的不仅仅是我们队里的人,还有世界上其他更高水平的运动员,奥运会是和他们的较量,你想不想站在最高领奖台?”


“当然想。”


“那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吗?”


“知道!保证不让教练失望!”


安贤洙点了点头,“你们年轻人的感情问题,我不方便多说什么,但是有一点,不要影响训练和比赛。”


“哦……安教,您也看出来了吗?”我无语,我表现得这么明显吗?不会全队都知道了吧。


安贤洙笑而不语,看着朝这边滑过来的林孝埈,拍了拍我的肩膀,“你是我第一个徒弟,加油吧。”然后又拍拍林孝埈,滑走找其他人训练去了。


……


远处训练间歇,范可新凑近武大靖,“头一回看你偶像这么严肃啊。”


“没法,谁叫小盒子是他第一个徒弟呢?丫头状态不对,他肯定比谁都着急。”


任子威问道,“居然不是你吗?”


“你边儿去。”武大靖回怼。


“哎哎,小林过去了,安教拍了拍他是啥意思?”


“安教过来了,把空间留给他们了,大概是让他俩自己解决吧。”


“在说什么?”安贤洙滑到众人面前,“议论队友可不是好习惯哦,全体都有,5000米走起。”


“啊……不要吧教练!”


“靖哥,你快给安教撒撒娇。”


“滚犊子。”


……


我看着队友们都开始准备新一轮的训练了,也想跟上去,或者说,是想逃开林孝埈,因为我不知道要跟他说什么,如果没有刚才安教那番话,我可能还要沉浸在失恋的痛苦中好几天,不过现在,我觉得我有更重要的目标要完成,那就是两年之后的奥运会,我一定要让大家都看到我。


林孝埈拉住了我,“清和,我有话要和你说。”


“如果你是想对我刚才的滑行做一些技术指导的话,可以,其他的下训再说。”


“……行。”


然后林孝埈就给我讲了刚才几次我为什么会摔出去,过弯时候动作变形不得要领,没法超越则是因为蹬冰速度没有跟上,再然后林孝埈让我在前面滑,他在后面看着,继续给我纠正问题。


到了午饭时间,由于刚才答应了林孝埈下训以后听他说事儿,于是我让范可新他们先去食堂,我们随后就到。


我和林孝埈来到训练馆后面的一个小花园,这时候人不太多,我找了个相对隐蔽的地方,免得被别人看到。


其实经过昨天的事情以后,现在单独和他相处,我反而不自在起来,总觉得现在我俩之间已经不是从前他们说得一层纱了,好像是一座山横在我们中间,愚公也无法搬走。


“那个……昨天对不起啊,我打扰到你了吧。”我摸着脖子说道,“昨天喝多了有些失态,我说什么你都别当真,我……”


“我当真。”


“害,我说啥了你就当真,胡话你也信。”我笑了笑缓解尴尬。


“可是队长他们都说,酒后吐真言。”


我现在万分想问,武大靖他们昨天都跟林孝埈说了什么。


“沐清和,我喜欢你,我没有喝酒,但是我说得也是真的。”


-TBC-



ice_lemtea😇

追逐月亮(8)

 一个暗恋被拒的小故事,但是为了喜欢的人变得更优秀不也是很美好的事吗?

含大量瓜队/对话体/信息体预警

第二人称乙女向

文笔不好,请多担待

故事继续

—————————————————————

🧊 

——————————————————————

多多评论吧~

521快乐!

 一个暗恋被拒的小故事,但是为了喜欢的人变得更优秀不也是很美好的事吗?

含大量瓜队/对话体/信息体预警

第二人称乙女向

文笔不好,请多担待

故事继续

—————————————————————

🧊 

——————————————————————

多多评论吧~

521快乐!

年更尧

脱单不靠脸-毕业篇

大家还是去石墨吧,叹口气

https://shi嘿mo.im/do啊cs/vVAXVLO嘿R8QiGM2qm/

大家还是去石墨吧,叹口气

https://shi嘿mo.im/do啊cs/vVAXVLO嘿R8QiGM2qm/

则覆

【友情向】我的朋友林孝埈

*我:从小和小林一起skate的姐姐,小红书账号Mirae,真名我编的

*流水账,有些细节纯属杜撰。林孝埈天天开心!


虽然我们两家住得近,但是我和林孝竣直到一起练习滑冰的时候才认识,那时他因为鼓膜手术放弃了游泳项目。穿着训练装备时,八岁的孝竣有点像小企鹅啵乐乐。平时衣服鞋子都是吕阿姨给挑的,格子衬衫打领结,黑色短裤配皮鞋,配上一双笑眯眯的眼睛,拉小提琴的话就更像小绅士了。

初中我读的是女校,但每周仍能在训练场和孝竣碰面。十三岁的孝竣个头蹿上来,刘海也向下蹿了——对时尚有自己的看法了嘛。不变的是他活力满满的招呼“姜——未——来——”以及和共同的朋友在小吃店里的聚会。

孝竣下决心要当职......

*我:从小和小林一起skate的姐姐,小红书账号Mirae,真名我编的

*流水账,有些细节纯属杜撰。林孝埈天天开心!


虽然我们两家住得近,但是我和林孝竣直到一起练习滑冰的时候才认识,那时他因为鼓膜手术放弃了游泳项目。穿着训练装备时,八岁的孝竣有点像小企鹅啵乐乐。平时衣服鞋子都是吕阿姨给挑的,格子衬衫打领结,黑色短裤配皮鞋,配上一双笑眯眯的眼睛,拉小提琴的话就更像小绅士了。

初中我读的是女校,但每周仍能在训练场和孝竣碰面。十三岁的孝竣个头蹿上来,刘海也向下蹿了——对时尚有自己的看法了嘛。不变的是他活力满满的招呼“姜——未——来——”以及和共同的朋友在小吃店里的聚会。

孝竣下决心要当职业选手比我晚,他内心的摇摆和伤病是一大原因。初一的重伤几乎断送他的生涯,不过真的很喜欢很喜欢滑冰,休养后转到首尔训练。我们十五岁的那个盛夏,平昌申办冬奥会成功了。在喜气洋洋的氛围里,我们静静看着大邱街头庆祝的烟花,收到了他的短讯:“我想为大/韩/民/国拿奥运金牌。”

他想做什么就一定会去做的。第二年世青赛上十六岁的孝竣夺冠的那一刻,大/韩/民/国的速滑圈子沸腾了。他们说林孝俊选手是下一个安贤洙,会开启新时代。孝竣一回大邱,大家就约起来玩。午饭时吃着鱼香肉丝的他兴高采烈地说起在世青赛认识的中国朋友,是叫许宏志吧?送了他一件中国队服,上面有条很酷的金龙。


我居然高兴得忘记了他的身体很脆弱。孝竣就是那种看起来很健康、却容易受伤的人,还没有到“玻璃人”的程度,只是五年间数不清的受伤和手术让人触目惊心。世青赛成名后,他几乎在公众视野里消失了。大手术、错过的国家队选拔赛、吕阿姨的哀求……如此密集地重击他。

某天下午他来训练场看我,看我在冰场上奋力地滑。他说:“未来啊,我真的不能没有滑冰。”孝竣看我的眼神就好像他已经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我无法也不愿更改。吕阿姨在电话里求我劝劝孝竣,母亲不想让孩子这样遍体鳞伤地生活着。我不是孝竣的妈妈,我是他的朋友和滑冰的伙伴,所以自私的我摘下头盔,轻声说:“那就好好滑吧。”

他笑了笑,是那种我很熟悉的笑容。

暌违五年的冬天,孝竣通过选拔赛成为短道速滑国家代表,直通平昌冬奥。第二年,22岁的孝竣率先打破了索契无金的阴霾,登上1500m的颁奖台。全世界的观众都看到了他指向天上时亮晶晶的眼睛,我想起他的奥运五环和耶稣受难像。是怎么样的呢……“痛不痛啊?”他摇摇头。他总是对你微笑,然后摇摇头,继续抿唇专注地做自己的事。

林代表忙了一阵子,又是接受采访又是上综艺,5000m滑倒让他在队内承受了不小的压力,可是国民都很喜欢他。他有了越来越多的粉丝。孝竣刻苦、爱笑又帅气,从小就是一个受人欢迎的男孩子。为手术的剧痛他哭过,为摔倒他又哭了。

林孝竣,祝愿你以后再也别这么难过了,你在节目里保证过的。我对着《黄金渔场》默念。

不久后的世锦赛上,他又拿了很多奖牌,即使伤痕累累。大家都说,林孝竣时代要开始了。“国家代表林孝竣先生——”我刚学着朋友们要调侃他,他就一本正经地比了个手势,“姜记者,现在是胡萝卜蛋糕时间。”


那年的世界杯1000m决赛,孝竣因伤弃权。吕阿姨再一次泣不成声地恳求他放弃滑冰,可孝竣也像她恳求他一样请求她,“妈妈,我不能没有滑冰。”

赛季末,他获得全能王称号,积分比第二、三名加起来还多。那双金灿灿的冰靴他炫耀了很久。我不知怎么有点恍惚,距离我们第一次在冰场见面,居然已经过去十多年了。他不再是那个青涩的小男孩,手中小小的头盔的号码变成了大大的“1”。我不断地用到“小时候”这个时间状语。

可我想不到,不,也许有过当时以为是胡思乱想的担忧的,会发生那种事。孝竣喝完二十三岁的海带汤后没多久,就被他的队友害得禁赛,闹到了法庭,罪名是性骚扰。孝竣和叔叔阿姨低声下气的道歉只换来黄大宪的冷面以对。黄大宪,孝竣偶然提起过这个名字,脸上有轻微的厌恶,因为他经常言语骚扰女队员。为什么孝竣竟然变成了被指责的人?

那是最艰难的一年,曾经那么追捧“国家代表林孝竣”的人们,或斥责或沉默。孝竣不可能对那种人做那种事,他也真的是问心无愧,但一审判决“有罪”却伤害了所有为他写联名信的朋友。林家输给了黄家,前辈败给了后辈。

一个骄傲如天鹅般的人坠入了泥淖。我所能做的只是不停地鼓励他。

孝竣发起了上诉。他表示过转籍的意向。有人建议他去荷兰,他说他想去中国,那里有世界顶尖的选手和教练。我知道,那里有他的偶像武大靖,有他的朋友许宏志,有玩笑般的对手任子威,有他曾经的恩师金教。我遇到过不少对中国抱抵触态度的同学,自己也不太了解那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国家。而孝竣喜欢中国,还因为吃北京烤鸭太频繁被我们笑话是不是又要学游泳了。

既然想去就去吧,孝竣你总能做出正确的决定。

吕阿姨这次完全支持她的儿子。明明为了梦想为了国家挺过了无数伤病,现在却成为众矢之的,实在让人寒心哪。孝竣去中国试训了三个月,和队员相处得也不错。

二审宣判,林孝竣无罪。然而大/韩/民/国早就用一年来的冷遇抛弃了他。他还是决定转籍。


一年后送孝竣上飞机的时候,吕阿姨哭得很伤心,孝允姐和孝灿红着眼安慰妈妈:“孝竣他会过得很好的,妈妈不要担心了。”

我没有去送孝竣,发了一条消息给他:“祝贺你新生了,林孝竣。”“林孝竣”三个字用的是中文。以后就不是“Lim Hyo Jun”而是“Lin Xiaojun”了呀。

在胸口画着十字,我为我远行的朋友向主祈祷。

林孝竣,这次真的再也不要难过了。

吟月歌

【林孝埈X我】天上掉下个林哥哥(6)

私设多,OOC,玛丽苏,时间线混乱,禁止上升真人,一切不合理在我这里都合理因为我开了金手指(๑˙❥˙๑)


剧情需要改动真实参赛人员及比赛结果,比赛过程瞎写不要考究OTZ


被夹了我也不知道哪里disu了!亲亲都没有!


补档! 

私设多,OOC,玛丽苏,时间线混乱,禁止上升真人,一切不合理在我这里都合理因为我开了金手指(๑˙❥˙๑)


剧情需要改动真实参赛人员及比赛结果,比赛过程瞎写不要考究OTZ


被夹了我也不知道哪里disu了!亲亲都没有!


补档! 

Joker.Cancer

格林威治20cm棉花娃娃,上面两只出样了,娃妈准备开团

格林威治20cm棉花娃娃,上面两只出样了,娃妈准备开团

杪夏十七

【短道速滑|金all】适度(下)

金善台all 言.川言.戒预警

涉及:武大靖 林孝埈 任子威 孙龙 李文龙

都是假的 不要上升运动员 热度给这里谢谢


——————


现实的生活比虚拟的SNS 重要


——————


·因为太忙所以咕咕咕了好久,终于发完啦,谢谢大家一直等着我💕

·揍这么多孩子真的太累太累了,这章就哄哄我们小兔兔吧。

·免费粮票解锁彩蛋《善台的日记》✍

·再次谢谢大家的喜欢,快来评论区找我玩~

金善台all 言.川言.戒预警

涉及:武大靖 林孝埈 任子威 孙龙 李文龙

都是假的 不要上升运动员 热度给这里谢谢


——————


现实的生活比虚拟的SNS 重要


——————


·因为太忙所以咕咕咕了好久,终于发完啦,谢谢大家一直等着我💕

·揍这么多孩子真的太累太累了,这章就哄哄我们小兔兔吧。

·免费粮票解锁彩蛋《善台的日记》✍

·再次谢谢大家的喜欢,快来评论区找我玩~

龙子由

【靖埈/ABO生子文学】玫瑰玫瑰我爱你 29(小林比较病弱)

【逗比宠妻狮子座攻X对外温柔强大对内敏感患得患失双子座小作精受】
【时间设定:米兰冬奥会之后,两个人都在当教练】

【研究了一下双子座,觉得挺有意思,想写一下人前人后反差这种感觉】

【微博ID@知物与由学,主页直接搜索玫瑰】

【不要在微博那边评论点赞,都在lof这边】 

【随手点红心蓝手】


年份:2027年


武大靖:33岁,圆梦米兰之后退役,任职国家队教练,常驻地黑龙江哈尔滨(A:大兴安岭云杉香)


林孝埈:31岁,圆梦米兰之后退役,国家青训营教练,常驻地河北省国家青训营(O:保加利亚玫瑰香)


安贤洙:42岁,国家...

【逗比宠妻狮子座攻X对外温柔强大对内敏感患得患失双子座小作精受】
【时间设定:米兰冬奥会之后,两个人都在当教练】

【研究了一下双子座,觉得挺有意思,想写一下人前人后反差这种感觉】

【微博ID@知物与由学,主页直接搜索玫瑰】

【不要在微博那边评论点赞,都在lof这边】 

【随手点红心蓝手】




年份:2027年

 

武大靖:33岁,圆梦米兰之后退役,任职国家队教练,常驻地黑龙江哈尔滨(A:大兴安岭云杉香)

 

林孝埈:31岁,圆梦米兰之后退役,国家青训营教练,常驻地河北省国家青训营(O:保加利亚玫瑰香)

 

安贤洙:42岁,国家青训营总教练,常驻地河北省国家青训营(B)

 

韩天宇:31岁,圆梦米兰之后退役,吉林省队教练,常驻地长春(B)

 

任子威:29岁,在役国家队运动员,常驻地黑龙江哈尔滨(A:朗姆酒香)

 

李文龙:26岁,在役国家队运动员,常驻地黑龙江哈尔滨(B) 



吟月歌

【林孝埈X我】天上掉下个林哥哥(7)

私设多,OOC,玛丽苏,时间线混乱,禁止上升真人,一切不合理在我这里都合理因为我开了金手指(๑˙❥˙๑)


剧情需要改动真实参赛人员及比赛结果,比赛过程瞎写不要考究OTZ


5月29日,林孝埈生日,队里准备了一个简单的庆生会,因此今天的训练提早结束,下冰后大家都回宿舍冲澡换了身干净衣服,我们前几天在训练馆附近的蛋糕店定了个蛋糕,顺路拿了以后就前往附近的饭店,林孝埈今天没有出现在训练场,可能是有些私事要办吧,以防他找不到地方,我给他发了个定位。


林孝埈在办完了手续以后也往这边赶,半路上接到了自家堂姐的电话,说是婶婶林孝埈的妈妈,知道她这段时间在这边有商务活动,特地拜...

私设多,OOC,玛丽苏,时间线混乱,禁止上升真人,一切不合理在我这里都合理因为我开了金手指(๑˙❥˙๑)


剧情需要改动真实参赛人员及比赛结果,比赛过程瞎写不要考究OTZ






5月29日,林孝埈生日,队里准备了一个简单的庆生会,因此今天的训练提早结束,下冰后大家都回宿舍冲澡换了身干净衣服,我们前几天在训练馆附近的蛋糕店定了个蛋糕,顺路拿了以后就前往附近的饭店,林孝埈今天没有出现在训练场,可能是有些私事要办吧,以防他找不到地方,我给他发了个定位。


林孝埈在办完了手续以后也往这边赶,半路上接到了自家堂姐的电话,说是婶婶林孝埈的妈妈,知道她这段时间在这边有商务活动,特地拜托她来替自己给儿子庆生。


当林孝埈走进店子,队长招呼他过来,然而后面跟着进来的女生,让队长的手搁在半空中不知道是放下好还是不放下好,大家都齐刷刷看向我,欲言又止。


“看我干啥啊?我又不是主角。”我主动把位子让出来,坐到了武大靖旁边的一个空位上。


“小盒子,我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怂?”武大靖悄悄地说道。


“是啊,我也才发现我很怂。”


我没勇气捅破这层窗户纸,结果呢,人家带着女朋友来了,果然还是只把我当成是一个小妹妹吧,他对我的帮助也只是一个成功的前辈对后辈的教导罢了,我这些天一直和他通话,鼓励他安慰他,仿佛也成了一个笑话。


那个姐姐看上去那么漂亮,那么有气质,不像我,训练占据的时间多,没什么时间打扮,周末放假时候就算出去逛街也还是以舒适为主,我拿什么来和她争?我以为他心里有我,不过是我的一厢情愿罢了。


“小林啊,杵在门口做什么?进去啊。”王濛指导一如既往地大嗓门,“哟呵,带家属呢啊这是。”


“王指导。”张雨婷喊着王濛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再说了。


“欢迎我们三个老人家来参加你们年轻人的聚会嘛?”金善台适时插进来打破尴尬,安贤洙也指了指里面,“应该是欢迎的,那边还有三个空位应该是留给我们的。”


武大靖站起来,把大家都安排到了座位上,喊来饭店师父为我们上菜,都是我们这里的特色菜,可我却没有什么胃口。


“濛主,可以喝酒吗?”我问道。


“原本是不可以的,但是今天林孝埈生日,特许大家可以喝一点。”


得到王濛指导的允许,每人桌上都多了一罐啤酒。


“小盒子,三杯倒你还喝酒。”武大靖悄悄说,“不许喝听到没,一会儿没人把你扛回去。”


“可是队长,我难受,你就让我喝呗。”


曲春雨和范可新也附和道,“酒壮怂人胆,让她喝,一会儿我们负责抬回去。”


武大靖最受不了女生的撒娇,我对他闪烁着星星眼,再加上范曲二人的保证,他还是同意了。


“耶!队长最好了,最喜欢队长了!”


武大靖忽然感受到了犀利的目光,他凑过去问旁边任子威,“为什么我感觉林孝埈好像在看我?”


任子威抬头,“有吗?人不看小盒子,看你?大哥,你病得不轻。”


“真的!我骗你干啥?”


“快吃吧大哥,一会儿肉都没了!”


每人一罐啤酒,大家的话匣子仿佛打开了,都开始边吃边聊,而我只闷头吃,外加多喝两口酒。


生日总要有个仪式,许愿,吹蜡烛,分蛋糕,在黑暗中,我看着他们一起吹灭蜡烛,心也沉到了最底。


灯亮了,队长问我哭啥?我赶紧擦了擦脸,笑着说,没事儿,你也知道我三杯倒,我就是,喝多了,嗯,有点上头。


吃得差不多了,美女姐姐有话要说。


她说,“感谢大家为孝埈准备的庆生会,孝埈经常说这里的大家都对他很好,他喜欢这里,希望接下来,可以和大家一起比赛,一起发光发热。”


“还要感谢沐清和妹妹,是她一直鼓励我们孝埈走出困境,重新找回自我……”


再然后我就听不太清了,头晕得很,我往旁边倒,有个东西靠着真舒服。


武大靖再次感受到了来自林孝埈眼神的问候,他扶额,这都叫什么事儿啊。


散会了,我被人扶着走回去,胃里翻江倒海,我趴石墩子上吐着,一旁的人给我递水和纸巾。


吐完,我靠在人身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


“队长,你知不知道我好喜欢林孝埈啊。”


“可是林孝埈不喜欢我啊。”


“他有女朋友,比我好看,比我有气质,肯定也比我有钱。”


“我哪儿哪儿都比不上人家。”


“笨蛋,我喜欢你的啊。”林孝埈搂紧怀里那个正胡言乱语的人,“从很早以前就喜欢了。”


接到曲春雨打来的电话,快要门禁了,林孝埈只能把人背起来,慢慢走回宿舍。背上的小猪睡得可真沉,可是林孝埈却很开心,原来她也喜欢着自己,一开始还以为她喜欢的是队长,刚吃饭时候看到她和队长的互动还醋来着。


将沐清和交给范可新和曲春雨的时候,林孝埈还关照她们照顾好她,两人一致表示,安啦安啦,会好好照顾你家小盒子的。


-TBC-


QAQ原本这一章会亲上的,然后稿子没了重写,好嘛直接推翻,连个小误会都还没解除,好了后面一章也要推翻重写了,哭唧唧

芋乐

柠檬Alpha [5]

  接下来的几天,二人具不讲话,相互都没再联系。

  

  林孝埈气电话里的那道女声;任子威烦那杯捧在手心的美式。

  

  晚上兄弟几个要一起开个聚会,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通知任子威的人是林孝埈。


  任子威接到电话时其实挺高兴的,但因为他那臭脾气,林孝埈刚讲完话,他就极其冷硬地回了个“不”字,但他其实真的很想去的,他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就跟脑子想的不一样了。

  

  任子威都快后悔死了,巴不得回到几个小时前。

  

  终于在10点整时,任子威勉强拉下面......

  接下来的几天,二人具不讲话,相互都没再联系。

  

  林孝埈气电话里的那道女声;任子威烦那杯捧在手心的美式。

  

  晚上兄弟几个要一起开个聚会,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通知任子威的人是林孝埈。


  任子威接到电话时其实挺高兴的,但因为他那臭脾气,林孝埈刚讲完话,他就极其冷硬地回了个“不”字,但他其实真的很想去的,他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就跟脑子想的不一样了。

  

  任子威都快后悔死了,巴不得回到几个小时前。

  

  终于在10点整时,任子威勉强拉下面子给林孝埈打了个电话,但没人接了。

  

  看着那已经暗下来的手机,任子威就像一条脱了水的鱼,直接倒在了床上,整个人陷入了被窝里。

  

  在这不长亦不短的时间里。

  

  任子威反复看手机,只要手机一有动静,立马就翻身去看。可来来回回十几次,也没有任何一条是属于林孝埈的。他将手机扔在了一边,闭眼假寐,可他10点躺在床上,12点还没睡着。

  

  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

  

  任子威兴冲冲地去看信息,看到是韩天宇发的,人又垮了回去。突然想到韩天宇也去了聚会,又点开了信息。

  

  “小林喝的路都走不了了,赶紧过来。”  后面跟着地址和包间号码。

  

  拿着外套和手机,任子威就急匆匆出了门。

  

  到了酒吧,好不容易找到包间,任子威一打开就看到靠在墙边的林孝埈,一动不动,就这样看着他。任子威觉得韩天宇骗他,站成这样,怎么可能喝醉了。

  

  韩天宇看着他那眼神,立马开口解释:“你别不信,刚才确实路都走不了,我发信息之后他就偏要靠那,我有什么办法,你赶紧把人搬走。”

  

  武大靖突然整个人往韩天宇身上一靠,搞得韩天宇只能撑着沙发说话:“看到了吧,我还要把这个醉鬼送回去。”

  

  任子威架着林孝埈就要走,韩天宇又在后面“喂喂喂”的叫。然后抽出一张房卡“今晚别回了,在附近订了有酒店,拿着滚蛋。”

  

  任子威接过房卡,背着随时都会吐出来的醉鬼去了酒店。

芋乐

柠檬Alpha [4]

  石巷自拥青幽,爱意酝酿喷薄。

  

  林孝埈坐在长椅上的那个清晨,一旁在咖啡店里打发时间的女人也看了他一个清晨。

  

  爱意总是毫无理由,萌生的极端突然。

  

  宋溪的喜欢,热烈而勇敢。

  

  这个夜晚满是明亮,银月的光洒满了整条石巷,柠檬叶在月光下泛着一层迷蒙的轻纱。

  

  来咖啡店买咖啡的宋溪,透着窗户玻璃再一次见到了那个仅一面,就让她时时挂念的人。

  

  林孝埈经过咖啡店的时候,一道颇为清脆的女声叫住......

  石巷自拥青幽,爱意酝酿喷薄。

  

  林孝埈坐在长椅上的那个清晨,一旁在咖啡店里打发时间的女人也看了他一个清晨。

  

  爱意总是毫无理由,萌生的极端突然。

  

  宋溪的喜欢,热烈而勇敢。

  

  这个夜晚满是明亮,银月的光洒满了整条石巷,柠檬叶在月光下泛着一层迷蒙的轻纱。

  

  来咖啡店买咖啡的宋溪,透着窗户玻璃再一次见到了那个仅一面,就让她时时挂念的人。

  

  林孝埈经过咖啡店的时候,一道颇为清脆的女声叫住了他,面前的女孩没说什么,只是将手中的咖啡往他手上塞,林孝埈不爱喝美式,也不想随意收女孩的东西。只是笑着摇了摇手,告诉面前的女孩:“我没理由收这杯咖啡,你收回去吧。”

  

  宋溪只是笑,满目娇纵:“你好看,所以送你,这里人来人往的,你不收下这杯咖啡,我会很尴尬的。”

  

  如此,林孝埈也没再多话,收下了咖啡,临走前对女孩说:“有缘再见面,你告诉我你喜欢喝什么。”

  

  宋溪点了点头,看着林孝埈离开的身影。

  

  林孝埈不爱喝美式,但这咖啡扔掉也不好,只好硬着头皮小口小口地喝。

  

  任子威来时看到的就是,林孝埈收下了从来不喝的美式。不仅收下了,还皱着眉头,痛苦而又幸福的喝着手里捧着的破美式。

  

  周遭的薄荷味突然就浓郁了起来。

  

  任子威其实还是挺难受的,他要是给林孝埈买咖啡买成美式,这死男人得把咖啡滋他一脸。可路边的野女人随便送点东西,都能让他破戒,忍着恶心喝那从来不碰的美式。

  

  想来当面解释的任子威决定回家。

芋乐

柠檬Alpha [3]

  雨下了一整夜,第二天清晨那幽长的街道弥漫着一股干净而又浓郁的柠檬香。


  东北不适合种柠檬,柠檬也不耐寒,可这棵柠檬树却一直在。


  这条街的老人都说“树在,人才安心。”


  林孝埈平日也贯爱这棵柠檬树,有事无事总是喜欢在这柠檬树下的长椅下坐一坐,今日照例如此,


  可……


  他站在柠檬树下,看到任子威同一个长发白裙,笑容足以惹醉一滩新草的女孩并肩从街的另一头走来。


  风轻轻一扬,几片娇弱嫩叶随风飘落,落在女孩的...

  雨下了一整夜,第二天清晨那幽长的街道弥漫着一股干净而又浓郁的柠檬香。


  东北不适合种柠檬,柠檬也不耐寒,可这棵柠檬树却一直在。


  这条街的老人都说“树在,人才安心。”


  林孝埈平日也贯爱这棵柠檬树,有事无事总是喜欢在这柠檬树下的长椅下坐一坐,今日照例如此,


  可……


  他站在柠檬树下,看到任子威同一个长发白裙,笑容足以惹醉一滩新草的女孩并肩从街的另一头走来。


  风轻轻一扬,几片娇弱嫩叶随风飘落,落在女孩的发丝上。任子威绅士,伸手帮那女孩拿下了那片浅绿嫩叶,自是郎情妾意的画面。

  

  街道人来人往,柠檬树屹立此地。

 

  林孝埈只是苦笑,那个人就算喜欢Alpha又能怎样呢?对啊,能怎样呢!他忘了,他们都是男人啊。

  

  长椅上的少年一袭暖白衬衣,衬扣几颗未扣,衣领微张,哪怕衬衣宽松,那精瘦悍腰亦是难以掩盖,因着那股落寞,他身上透着一丝若有若无的青柠味,不具酸涩,倒甚是诱人。

  

  还在同他那远亲表妹斗智斗勇的任子威根本就不知道林孝埈已经误会了,甚至已经决定断了两人那从未明说的爱意纠缠。

  

  晚上任子威给林孝埈打了个电话,手机响了很久也没人接,就在任子威打算挂电话时,林孝埈接了电话,任子威正要开口说话,可他那讨人嫌的表妹惯会挑时间,在客厅里大喊:“任子威,沐浴露放哪儿了?”

  

  任子威听到电话那头一片静默,心说“糟糕”,正要开口解释,林孝埈已经把电话挂了。

  

  之后任子威愣是怎么打电话,发消息都没用。

  

  不出所料,任子威被拉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