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林本川林季子

1605浏览    9参与
捕捉二氧化碳

林本川 爱情独白

杰德,今天天气很好,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在经过甲板的时候,我能吹到海风。

  这让我想起了十年前我们在德国的时候,我在院子里种满了蓝色的矢车菊,晴朗微风的天气里,她们也像水波一样荡漾开。

  蓝色矢车菊的花语是遇见,于是我在这里第一次遇见你。


  我不知道父亲为什么会突然收养一个司机的儿子,我其实也根本不知道怎样和一个突然出现的弟弟相处。

  不过这好像都不重要。在他挡在我身前,满身是血地拉起我回家的那一刻,我觉得好幸运。

  其实我一直都很讨厌这里,我曾经打越洋电话想让...


杰德,今天天气很好,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在经过甲板的时候,我能吹到海风。

  这让我想起了十年前我们在德国的时候,我在院子里种满了蓝色的矢车菊,晴朗微风的天气里,她们也像水波一样荡漾开。

  蓝色矢车菊的花语是遇见,于是我在这里第一次遇见你。



  我不知道父亲为什么会突然收养一个司机的儿子,我其实也根本不知道怎样和一个突然出现的弟弟相处。

  不过这好像都不重要。在他挡在我身前,满身是血地拉起我回家的那一刻,我觉得好幸运。

  其实我一直都很讨厌这里,我曾经打越洋电话想让父亲接我回去,他没有同意。所幸他还为我送来了这个弟弟。


  所有人都很怕杰德,和他打过架的小混混说他是个不要命的疯子。而他把后背留给了我。

  我曾经有多恨自己的懦弱,如今我就有多依恋这个突然出现在我身前将我豢养在永远安全的他的身边的亲人。

  我不得不依赖他,我需要他。

  后来我爱上了他。


  万幸,杰德似乎也同样是在意着我的。


  我今生最大胆的事就是借着酒意语无伦次地向他诉说爱意。等酒精被体温蒸出体外的时候,我马上就想逃跑了,然而杰德却拉住了我——像曾经他满身是血地拉起我一样。

我的心剧烈的振动着,杰德的吻滚烫炽热,几乎是在撕咬着我的下唇,舔舐过我齿间的每一寸。落下的鼻息沉重而克制。

  我却不再克制自己的动作了,我急切的扯开领带,指尖颤抖地解开第二颗衬衫的扣子,然后是第三颗,第四颗……我从来没有觉得衬衫的设计像现在这么碍事。杰德却停下了我的动作,他将手探进我的腰间逗弄,指尖在我的皮肤上一深一浅地画着圈。我感受到他漂亮的唇离开,终于睁开眼又看着他,而视线已经被水汽氤氲得模糊了。他的手从腰一路向上将我的衬衫从头顶蜕出,接着手指来到裤腰飞快地动作,唇瓣又极轻柔地落在我的下颌,锁骨,腹部,腰间,大腿……

  杰德似乎很喜欢我颈间的痣点,在进入的途中,他一直用鼻尖和牙齿摩挲那里。他的唇柔软而温热,与他下身蛮横的动作几乎割裂。而我心甘情愿地献祭,任他摆布。只是这样贴近他,我已经觉得幸福。


  我和杰德谁都没有提起我们关系的禁忌。我们是没有血缘的兄弟,这样的关系只是更好地向外人遮掩了过分亲密的距离。


  我一直不愿意面对,但是又不得不承认,我与杰德的关系亲密至此,却看不清他眼底晦暗不明的情意。不过我从来没有因此质问他,我知道作为他的情人,我应该是乖顺的。而我也的确无法忍受失去他了。

  作为亲人也好,情人也罢,杰德是我生命里唯一的依靠了。


  我很害怕杰德有一天离开我,或许我其实也知道自己害怕的根源在哪里。

  我的心理医生为我进行了催眠,梦境里出现的是我双手反绑,被人挟持在车内的画面。那是十年前的绑架案,代替我被人在车内挟持的是杰德,是王小秋,在这场变故中他的亲生父亲被杀害。

  他的确应该恨我的。

  我从来没有这么慌乱,我不敢告诉杰德我的催眠结果,我把自己反锁在房里。

  我听到杰德的声音隔着门板传进来,先是一声一声喊着我的名字,然后是一下一下身体撞击实木的声音。我想叫他停下来,可是喉咙像是被人扼住。

  最后这声音还是停了。门锁发出细碎的咔嗒声,有光漏进来。

  我房间的钥匙,杰德也许早就有了。

  他抓住我的手臂,每一根手指都像是要嵌进我身体里,几乎将我的骨头捏碎。他没有说话。我也不敢出声,只是看向他的眼睛。最终仍是没有分清,那些明明灭灭的神色里,哪一分是属于我的。

  杰德收敛了眼里的情绪,手上的力终于松开,他将我拥入怀中,伏在我的耳边轻柔地慰抚我。他低声告诉我,心理医生给的治疗方案,是重新模拟我最不愿意面对的那场绑架,他告诉我他会安排我回国,会安排一场复刻的绑架,而我最后会被他拯救,我的阴影会被治愈。

  我顺从地点头,身体却止不住地颤抖,我只能用我最大的力气回抱住他来绷紧自己的肌肉,眼泪无法遏制地涌出,而更难以遏制的是一股无端涌上心脏的难以名状的悲伤。

  十年来或许我的身体某一角一直埋藏着这股悲伤,我尽最大的努力去忽视它遗忘它。然而我也知道只要我看到杰德的眼睛,我就没办法忽视。我或许可以欺骗自己杰德是同样爱着我的,但却没办法否认他能够忘怀那场意外。


  杰德是父亲的卑劣为我偷来的一场幻梦。我心甘情愿为他献出所有,去支付他牺牲了王小秋的一切换来与我的羁绊的报酬。

  他要我如何死,我便从不想到活。


  自从我上了柏林的大学,校园里有来自世界各地的留学生,我也没有再遭受过白人的霸凌。可从中学开始,对于杰德的依恋,却早成为一种无可救药的习惯。

  这个习惯,在杰德回到台湾的几个月里,日复一日地折磨着我自己。

  我终于彻骨铭心地体会到,比起湮灭,我更无法忍受的是孤独地存在着。

  他知道我甘愿成为他的筹码。


  杰德如约等候在小川号上,那天他穿着黑色的衬衫,这也是他在德国的衣柜里放的最多的衣服。

  直到再一次投入他的怀里,我的心终于安定下来。我告诉他我在车上有多害怕,我甚至在车上尿了裤子。

  父亲打来了电话,我说,“没事,照他们说的做吧。”一切都照杰德安排的进行。这是我最后能偿还他的了。


  贵宾包厢里充斥着一氧化碳,我做了十年的幻梦,此刻一点一点窒息。而我还在贪婪地尽力注视着。

  有熟悉的气息萦绕在我的唇间,我想流出一滴泪,却只有粘稠的血液从颈间流下,也许是从我心脏涌出的悲伤。



  杰德…原谅我最后一次那么叫你。我爱你,不过以后,我不会再需要你了。

  我已经学会自己面对白人的恶意,学着不依赖你,也不再在院子里种满蓝色的矢车菊;而你则可以不用替我遭受这一切,再也不用成为我的杰德,你只需要做王小秋就好……


我们,也不必再遇见。

啦啦啦

不在笑着离开

(我看大家大部分都是以林季子的角度写的文章,所以我想从林本川的角度写一点重生,可能会很短)

    不远万里奔赴一场爱情的杀戮...


(我看大家大部分都是以林季子的角度写的文章,所以我想从林本川的角度写一点重生,可能会很短)

    不远万里奔赴一场爱情的杀戮

                                          ——林本川

    轮船上,我的脖子正止不住的往外流血,痛的我连睁眼都变得很困难,被割开的喉咙,让我的呼吸也变得困难,张了张嘴,我好像叫小秋的名字啊,让他不要伤心,让他以后开心的生活。

    我累了,但是我希望他可以好好的。

     用尽最后的力气,努力去睁开眼睛,去看着他,我最爱的弟弟。我一直微笑着,也不知道,在他看来,我现在会不会很丑。

     我好累啊,小秋。

     (具体重生过程什么的,我就省略了哈)

      睁开眼,开着刺眼的阳光,窗外的欧式建筑,提醒着我,我再德国,和小秋在一起。

     

      刚刚喉咙处那割破血管的痛感还未散去。小秋便推门进来了。

    “本川,我今天要回台湾了,你自己一个人在这边照顾好自己。”阳光撒在小秋身上,莫名带了一丝圣洁的感觉。

    “嗯”我低声应和着。看着小秋独自出神。

         重来一次,我好像也没有去改变小秋的想法啊,他的复仇,我,拦不住,也不想拦。

     小秋去台湾的一年,我没有像上一次一样,每天都给小秋打电话,发短信。这样,会降低小秋复仇的进度吧。还有,我也累了,真的没有勇气再去小秋那里寻找温暖了。

      和上次唯一的不同,应该是,小秋开始主动联系我了,虽然从一开始的每天一通,到现在几十天一通。我短暂的回复着小秋的问候,贪婪着独属于他的关怀。

      一个人待在德国,真的好无聊啊,小秋什么时候会需要我过去啊,我要去帮他哪。

      好像所有的事情和上次都一样啊。不过,我也学会伪装自己了,我想变得和小秋一样,可以和所有的人都相处融洽。这样就不只是小秋在包容我了吧。

      我开始和小秋一样笑,一样爱笑,不,我现在已经比他厉害了,我笑的比小秋还要灿烂。我还参加了这边的跆拳道俱乐部,里面的人真是让我恶心,浑身的酸臭味。不过为了去见小秋的时候,不在弄脏我的裤子,我有在努力克制自己,去训练,每天的锻炼锻炼和锻炼。

      我开始变得和小秋一样受欢迎了哪。

      我开始有很多“朋友”。

      也快到小秋叫我过去的时候了,在这边每天举铁练跆拳道,搞得我好累,每天笑,笑的我好累。我想,小秋,你也这么累吧。

       终于,我等来了小秋的邮件,和上次的内容所差无几,只不过最后的一句话变成了疑问句,小秋说“你会来的,对吗?”

      当然了,小秋,我肯定会去的,这次我有努力的不去害怕了哪。

      我回复了小秋的消息后,连夜买了机票,飞抵台湾。我还特意穿了件明黄色的卫衣,可别让小秋派来的人找不到我啊。

       命运的轮盘再一次转动。

            

                                           

某神秘组织的人

死亡前的那一刻

随便写写,不好勿喷,第一人称林季子。


闭上眼睛,就能听到那天狭窄紧促的车厢里的呼吸声和父亲最后的呻吟,像梦魇一般印在灵魂深处。


房间里充斥着一氧化碳迷人而危险的窒息,隔得很远,小川神情痴迷地盯着我,他是在笑吗?


我有一瞬间的恍惚,是在十几年前德国的初遇之际,还是在赶走欺人作势的外国学生之时,亦或是在夜深人静两人赤裸坦诚冲破禁忌享受快感的时候,我都看到了这样的他。忠于我,痴情于我的林本川。


一氧化碳的浓度越来越高,快要到终点了,不过都无所谓了。


血红的蔷薇在胸前悄然绽放,像罪恶的深渊,滴答滴答的秒针和着温柔优雅的钢琴声,我的心灵从未感到如此的静好。


天佑问...

随便写写,不好勿喷,第一人称林季子。



闭上眼睛,就能听到那天狭窄紧促的车厢里的呼吸声和父亲最后的呻吟,像梦魇一般印在灵魂深处。


房间里充斥着一氧化碳迷人而危险的窒息,隔得很远,小川神情痴迷地盯着我,他是在笑吗?


我有一瞬间的恍惚,是在十几年前德国的初遇之际,还是在赶走欺人作势的外国学生之时,亦或是在夜深人静两人赤裸坦诚冲破禁忌享受快感的时候,我都看到了这样的他。忠于我,痴情于我的林本川。


一氧化碳的浓度越来越高,快要到终点了,不过都无所谓了。


血红的蔷薇在胸前悄然绽放,像罪恶的深渊,滴答滴答的秒针和着温柔优雅的钢琴声,我的心灵从未感到如此的静好。


天佑问我,我会选没有口袋但会活下去的机器猫还是有口袋但会死的机器猫,真是个没有意义的问题,不管怎样我都会选择死掉的那只,因为死掉了就能重来,可是我从来就没有想过我会是大雄。


天佑伸出小手帮我擦眼角的眼泪,福星说弟弟不要怕,那晚大家都很怕。

阿全颤巍巍的将枪放到我手里,小秋,你一定会平安长大。


我却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在哭泣,笑着打入白兰万友青内部的时候,面无表情弹着钢琴控诉中塑的时候,最后在小川号上看机器猫的时候。


死掉了,就能重新再来。


小川号上一条濒死的鱼,微张的唇像是在索吻。


跨过尸体,我在他的唇上留下最后一个缠绵深沉的吻。


我的小情人。

大顺

为你痴狂成罪死亡3

林本川没有理睬王小秋,他对这个存着明确目的接近他的人并没有多少好感,他讨厌他的父亲打着为他好的名号做事却毫不尊重他的意见。

  林本川很早就知道了自己没有任何选择的权利,他是林关中的独子,林关中对他最大的期许是“像林关中的儿子一样活着”,这个期许最重要的一点要求自是林本川的一切都按他的心意来。

  林本川很寂寞,向他示好的都是林关中千挑万选的“玩伴”,他们从未将他当做朋友,更毋论在德国上学的日子,林本川几乎被所有人孤立,也会听到周围同学暗地里对他的各种恶意揣测。

  但是并未有人光明正大对着林本川恶语以向,林本川就在这种隐晦而又无处不在的恶意中生活,周围的一切仿佛蒙着一层雾,林本川的性格...

林本川没有理睬王小秋,他对这个存着明确目的接近他的人并没有多少好感,他讨厌他的父亲打着为他好的名号做事却毫不尊重他的意见。

  林本川很早就知道了自己没有任何选择的权利,他是林关中的独子,林关中对他最大的期许是“像林关中的儿子一样活着”,这个期许最重要的一点要求自是林本川的一切都按他的心意来。

  林本川很寂寞,向他示好的都是林关中千挑万选的“玩伴”,他们从未将他当做朋友,更毋论在德国上学的日子,林本川几乎被所有人孤立,也会听到周围同学暗地里对他的各种恶意揣测。

  但是并未有人光明正大对着林本川恶语以向,林本川就在这种隐晦而又无处不在的恶意中生活,周围的一切仿佛蒙着一层雾,林本川的性格又使他无法揭开这层雾或者驱散它。

  他太懦弱了,他已经习惯了听从与忍受,如果不是身边人都是林关中的心腹他可能过的更差,林本川唯一能做的就是忽视和遗忘。

  忽视所有的恶意偏见哪怕是善意,遗忘所有的不快,林本川不想再费劲心思的揣测别人对他的心意了,那样太累了。

  所以无论王小秋怎样请求他一起去游乐园,他都沉默以待,王小秋不气馁,隔三差五的过来提一下,林本川不胜其烦但又有一丝窃喜,因为王小秋没有向林关中提议这件事。假若王小秋提了,那么他所谓的父亲可能打着为了让他和同龄人亲近的理由强制他去游乐园。

  他之前的几个玩伴就很喜欢这样做,父亲不喜欢他的怯弱,对他的意见总是漠视,凡是父亲认为对的,他总要去做。

  王小秋是不是不一样呢?虽然不敢接受这个猜测,但他对王小秋态度已经有所松弛,他太渴望有人可以听询他的想法了。

  王小秋在学校很受欢迎,性格好相貌周正的男孩子总是容易得到同龄人的欢喜,即使为了林本川转入了贵族学校也依旧混的开,又因着是真心想和林本川做朋友,对他的好更是实打实的来。和朋友玩的时候也不忘帮林本川融入周围,即使林本川僵着张脸周围也时不时有人跟他打招呼。

  这种日子对林本川是一种甜蜜的折磨,他渴望得到又害怕变得一团糟,王小秋敏锐的觉察到了这一点,对他更是贴心友爱,让他在这中甜蜜美好中愈发深陷不舍。

  当某一天王小秋因为值日晚走,看到林本川依旧在车里等他时,他就知道他已经成功在这个人的世界撬开缝隙了。

  他脸上的笑愈发灿烂起来,朝着车内笑道:“本川哥今天是特意等我吗?真好呢,早知道我就快点打扫了,害得本川哥等了这么久。”

  林本川脸红了一下没说话,身子却默默朝车里坐了坐,王小秋注意到了这点,脸上的笑愈发深邃,小心思又涌了上来,麻利儿上车关门吩咐司机出发,挪着屁股朝林本川靠。

  林本川也挪着躲他,俩人幼稚的一追一赶,看到林本川被挤的差点贴窗了才就此罢手,身子丝毫不动的堵着。

  “想不想我起开点啊?”王小秋贱兮兮的贴着林本川耳朵吹气。

  林本川从未和同龄人如此亲近的玩闹,对此欣喜又不适,小声的说了声想。

  王小秋得亏是离得近才听到了,也不继续为难他,头离远了点接着跟他商量“那咱俩去游乐园玩儿的事儿你看能不能接着商量吧,你说行我就起开,你要不行以后咱俩坐车就这个距离了,你看着办。”

  林本川挺惊讶的看了眼王小秋,他对自己说话的语气随意的仿佛多年故友,对游乐园也过于痴迷不忘时不时还拿出来说两嘴,“你这么想去?”这句话不由自主问了出来。

  王小秋一听林本川回答觉得这事儿有戏,稍微思索了一下才张口道“游乐园倒是其次,主要是想和你出去玩,感觉游乐园挺合适咱俩一起的,那么多设施不会无聊你也能放开点,最重要的是感觉游乐园是每个小孩子必去之地,虽然有点没必要但就算走个形式咱俩也去游乐园玩一圈体验一把啊。”

  林本川愣了一下,他挺喜欢和王小秋这样相处,但他总觉得自己很无趣,害怕和王小秋走的太近之后被厌弃,听到王小秋这么为他着想他想试试了,试着和他做朋友,反正生活也不会比之前更差了。

  他鼓足勇气对王小秋说:“那就去吧。”

  王小秋难以置信再三确定,搞得林本川想收回之前的决定,王小秋连忙撤到车座另一边。

  “我起开了啊,咱俩的约定开始作数了,谁也别赖谁,就这周周末,游乐场一起玩一圈。”

  林本川哭笑不得再次确定,不得不承认他在王小秋的种种重视下也对游乐园之行期待了起来。

大顺

为你痴狂成罪死亡2

林季子原本叫王小秋,后来却成了继子变成了季子。

  林本川第一次在家里见到王小秋的时候,父亲对他说这个小孩叫王小秋,以后就是他的玩伴。

  他生的瘦弱,性子也软弱,之前一直在欧洲上学,中文说的更是一般。由于今年刚回到台湾,在台湾也没有交好的世家子弟,在欧洲又因为黄种人的身份和他人交往也总有隔阂。

  在学校虽不曾受欺侮但也无人玩闹,整个人便愈发腼腆沉默,林关中想着为他找个适龄的玩伴,好让他有个小孩儿的样子。

  王小秋的父亲是林关中的司机,也称得上一句知根知底,王小秋人也机灵活泼,笑起来像个小太阳,说起话来总是抹蜜一样令人愉悦。

  两个人正好反相,林关中便寄望于此改变林本川,谁知他...

林季子原本叫王小秋,后来却成了继子变成了季子。

  林本川第一次在家里见到王小秋的时候,父亲对他说这个小孩叫王小秋,以后就是他的玩伴。

  他生的瘦弱,性子也软弱,之前一直在欧洲上学,中文说的更是一般。由于今年刚回到台湾,在台湾也没有交好的世家子弟,在欧洲又因为黄种人的身份和他人交往也总有隔阂。

  在学校虽不曾受欺侮但也无人玩闹,整个人便愈发腼腆沉默,林关中想着为他找个适龄的玩伴,好让他有个小孩儿的样子。

  王小秋的父亲是林关中的司机,也称得上一句知根知底,王小秋人也机灵活泼,笑起来像个小太阳,说起话来总是抹蜜一样令人愉悦。

  两个人正好反相,林关中便寄望于此改变林本川,谁知他却对王小秋的到来毫不理睬。

  好在王小秋是个活泼温柔的性子,也不觉得自己被冷落,平日里和林本川一起上下学,发现好吃的好玩的也总会想着他。

  王小秋人小鬼大,是一个特别有想法的孩子,虽然年龄比林本川小,但是对他是处处周到,后来俩人熟了才知道,王小秋是贪图他的美色。

  幼年的林本川虽然孱弱,但是外貌随了他的母亲,精致秀气,因为常待在屋里,皮肤总透着病态的白,标准的杏眼因为性子的缘故习惯下垂着看,颇有些可怜兮兮的感觉。

  又因为喜好一个人静坐,那股子可怜的意味还掺杂着些许的寂寞和孤独。

  王小秋不似林本川那般,身高也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因为总是出去疯玩,夏天顶着大太阳还敢脱光了往河里扎猛子,皮肤也是健康的蜜色。

  又因着天生的垂眼和喜欢笑的缘故,总给人一种乖巧的感觉,再加上性格好,人也聪明,在成年人面前混的如鱼得水,和同龄人更是打成一片。

  王小秋也清楚并且善于利用自己优势,本来是受父亲和主家所托与林本川交朋友,但是看到林本川的瞬间王小秋心中也生出了这种想法。

  我要将他拖入凡世!我要做他最好的朋友!我要将他照顾的极好让他听我的话!

  王小秋想着想着又想到了自己曾经养过的狗,那是个非常敏感的白色小土狗,因为流浪过的缘故变得很难接近。

  父母都不同意王小秋养那只狗,这种狗太难养熟了,在彻底养熟之前如果你让他感觉到丁点不安就可能前功尽弃。

  但是王小秋不怕,他是一个极有耐心的人,哪怕那只狗对他表露出恶意,他也可以很好的掩盖自己的不忿和失望,狗能从他身上感受到的只有和善与温暖。

  人和狗大多时候都一样,这是王小秋多次实践得出的,他对自己很有信心,他一定可以在林本川心里留下浓厚的一笔。

  他期待这个男孩与他成为挚交好友那一天,哪怕需要两年三年乃至十年,他想他都不会放弃这个想法。

  思绪又飘散回来,王小秋看着前方独自坐着的林本川,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跑过去,在林本川身前站定。

  “嗨,本川哥,我们明天一起去游乐园玩吧,林伯说过的你要多出去走走转转,去嘛,就我们俩一起,昂?”王小秋蹲下身子仰着脸,眼睛盯着林本川落在虚处的眼。

大顺

为你痴狂成罪死亡1

冬天总是让人格外困乏,林季子和林本川已经在德国待有三年了,可是这里的一切依旧让林本川不适,他永远无法像林季子一下极快的适应并且在这种生活中占主导地位。

  林本川走在路上各种胡思乱想,他不擅长独居独处,一旦一个人总是止不住的惶恐,林季子知道这一点,所以他总是到哪都带着林本川,他俩一周分开的次数两只手都能数的过来,不巧今天就是。

  林本川一遍又一遍的看着手机,没有任何消息,林季子没发来任何消息,已经两个小时,林本川开始恐慌。

  他点开备注为阿秋的人,手指滑来滑去,最终还是按下了通话,他已经在门口等到自己仿佛死掉。

  电话响了两下林本川直接挂掉,怎么能打扰弟弟呢,才两个小时而已啊,不...

冬天总是让人格外困乏,林季子和林本川已经在德国待有三年了,可是这里的一切依旧让林本川不适,他永远无法像林季子一下极快的适应并且在这种生活中占主导地位。

  林本川走在路上各种胡思乱想,他不擅长独居独处,一旦一个人总是止不住的惶恐,林季子知道这一点,所以他总是到哪都带着林本川,他俩一周分开的次数两只手都能数的过来,不巧今天就是。

  林本川一遍又一遍的看着手机,没有任何消息,林季子没发来任何消息,已经两个小时,林本川开始恐慌。

  他点开备注为阿秋的人,手指滑来滑去,最终还是按下了通话,他已经在门口等到自己仿佛死掉。

  电话响了两下林本川直接挂掉,怎么能打扰弟弟呢,才两个小时而已啊,不能这么没用,林本川蹲在路边看着自己挂掉的电话发呆,林季子这时候回电话了,林本川手颠了一下站起来接通。

  “嗳,哥,你电话打过来干嘛?还没来得及接就挂了,我还以为是你手滑了,又想了一下,哥你是不是想我嗯~”对面的传来的声音让他的耳朵仿佛放烟花一般,林本川也没说话,只是手机贴着耳朵傻子似的笑。

  “真是的,哥你现在耍赖皮真有一套,你在家里再待一会儿,真无聊的话去给花浇点水,我差不多再过一个小时就回去了”

  “昂,我等你”

  “哥你是不是出来了?我刚刚听到了车笛声,你现在在哪?”

  “啊?没有啦,我在家里等着呢,刚刚是电视里的声音”

  “是吗?和我打电话你还看电视啊,哥你对我不专心,讲个电话还一心二用,我是不是快失宠了啊”

  “别胡说,我等你回来。”

  “噗--哥你回头,等你这么久你也不回头,还没发现我”

  林本川愣了一下,转过身盯着林季子,看到林季子张开双臂,小跑着扑上去,整个人仿佛在加热的牛奶,咕嘟嘟泛着泡泡暖洋洋的。

  两个人一起回到了在德国的住所,林季子招呼林本川去洗澡,林本川身子弱,冬天基本上就在家里蜗居。

  林本川拉着林季子腻腻歪歪的不想去洗,最后俩人洗了个鸳鸯浴,在浴室里又折腾了一通。

  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林本川是被抱出来的,整个人软的像个年糕似得瘫在林季子怀里。

  把头埋在林季子怀里,林本川一天的坏心情消失殆尽,在和林季子做爱的一次次高潮中他已然重新活了过来。

  这是我爱的人,这是我的挚爱,我是他的,林本川脑子里的想法浸了糖浆一般,甜蜜的扯着黏腻的思绪。

  睡觉时紧密的拥着林季子,俩人赤条条的抱着,林本川脑子里又开始想乱七八糟的事,不自觉的乱摸乱蹭。

  林季子快被蹭硬了,照着林本川屁股打了一下,让他安生点,林本川不依不饶的又开始闹腾,被林季子拿身子半压半锁才终于老实下来。

  又是好爱好爱林季子的一天,林本川仍旧拥有甜蜜的美梦。

横春

【谈恋爱吗?抹你脖子那种】
季子和本川啊啊啊
 @猎影人 
 @LOFTER娱乐主播 

【谈恋爱吗?抹你脖子那种】
季子和本川啊啊啊
 @猎影人 
 @LOFTER娱乐主播 

发加倍奉还你喜欢
林本川的遗书 亲爱的、我的爱...

                               林本川的遗书


亲爱的、我的爱人: 

     季子,我是本川。我知道这次过去,可能是见你最后一面。但是我还是去见你。你知道我是爱你的,没了你我无法活下去。你是我生命中的一束光。所以我拼命的抓着你,让你这么辛苦,对不起。所以我来了,给你解脱也是给我自己。在离开这个世界前有你在身旁陪伴,我去了那边就不会孤独。 


只是留下...

                               林本川的遗书


亲爱的、我的爱人: 

     季子,我是本川。我知道这次过去,可能是见你最后一面。但是我还是去见你。你知道我是爱你的,没了你我无法活下去。你是我生命中的一束光。所以我拼命的抓着你,让你这么辛苦,对不起。所以我来了,给你解脱也是给我自己。在离开这个世界前有你在身旁陪伴,我去了那边就不会孤独。 


只是留下你一个人在这个冰冷世界我有些不舍。

不过我还有一个愿望希望你帮我完成。愿望就是:我离开后希望你可以放下过去,放下对我父亲的仇恨,放下对林家的仇恨。不要这么辛苦的生活了。我不知道你对我是否有放不下的,应该没有吧。假如有也放下吧!作为你仇人的儿子能被你陪伴这么多年我已经很幸福了。我没有资格从你那得到什么。 

最后就是找一个爱你的人让她好好爱你,和她好好生活。  

作为林季子过得太辛苦了。以后就做王小秋,像小时候那样轻松的生活。 





                                                       林本川 




蛋黄

我的小情人,林本川。
意难平啊!!!

我的小情人,林本川。
意难平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