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林水程

3659浏览    76参与
寻剑闻声
风一更 雪一更 恬碎乡心梦不成...

风一更 雪一更

恬碎乡心梦不成

故园无此声

林水程婊贝名字的出处

风一更 雪一更

恬碎乡心梦不成

故园无此声

林水程婊贝名字的出处

Chen.

【傅林】我是谁

林水程抑郁前期

哥哥楚时寒时不时就要出来刷一下存在感

私设ooc警告

——————————————————————————

赝品不是赝品,活人比死人好。


链接在评论区


后期有个小破车

一点点点颜色

然后被屏蔽了


林水程抑郁前期

哥哥楚时寒时不时就要出来刷一下存在感

私设ooc警告

——————————————————————————

赝品不是赝品,活人比死人好。






链接在评论区


后期有个小破车

一点点点颜色

然后被屏蔽了


 

洛芸苒🌈

全世界都在等我们分手(3)

囚禁部分的扩写

ooc会有一点,我尽量

因为一直都特别萌囚禁这个play,但是嘛,这坑实在太冷了,冷圈选手,自割腿肉

第一人称视角


我醒了。我不太适应的眨了眨眼睛,眼前黑蒙蒙的,过了一会儿,总算有所好转。


我抬眼环绕了一圈,发现了门口站着一个女佣,手上端着一个盘子,盘子上面有一碗粥,青菜玉米粥,旁边还有几盒药,想必是给我开的药。女佣看见我醒了之后,端着盘子,朝我走了过来,问,“先生,您现在要不要吃点东西?”


我摇了摇头,拒绝了。不是我存心想为难她们,是我实在无法吃下任何东西。甚至,连想到吃的东西,就会反胃,想吐。


女佣看了我一眼,把盘子上的药递...


囚禁部分的扩写

ooc会有一点,我尽量

因为一直都特别萌囚禁这个play,但是嘛,这坑实在太冷了,冷圈选手,自割腿肉

第一人称视角



我醒了。我不太适应的眨了眨眼睛,眼前黑蒙蒙的,过了一会儿,总算有所好转。



我抬眼环绕了一圈,发现了门口站着一个女佣,手上端着一个盘子,盘子上面有一碗粥,青菜玉米粥,旁边还有几盒药,想必是给我开的药。女佣看见我醒了之后,端着盘子,朝我走了过来,问,“先生,您现在要不要吃点东西?”



我摇了摇头,拒绝了。不是我存心想为难她们,是我实在无法吃下任何东西。甚至,连想到吃的东西,就会反胃,想吐。



女佣看了我一眼,把盘子上的药递给了我。那眼神中,似乎带着一丝怜悯。她怜悯我什么呢?怜悯我有抑郁症,还是怜悯我被囚禁了起来。无论是哪一种怜悯,我都不需要。



女佣说道,“先生,这是氟西汀,早上吃一粒,还有安律凡,晚上吃一粒。”



我点了点头,开口道,“嗯,知道了,把药放下了吧,我会记得吃得。还有,可以给我几颗糖吗?”



“啊?”女佣先是愣了一下,随后道,“当然可以,不过林先生,我建议您还是吃点东西,补充一下能量,光靠糖分,是无法支撑您身体的正常需求的。”



嗯,我点了点头,就当是知道了。



女佣把药和糖给了我之后,就离开了。



“盐酸氟西汀分散片”,“安律凡”,两盒药放在了桌子上,都是抗抑郁的药物。



床旁边的桌子上,有一杯水,想来,是给我喝药用的。



我打开了装着“氟西汀”的盒子,从中抽出了一版。



我将药放入了嘴中,又喝了一口水。



甜的,不,不对,甜得发苦。唔,整个口腔里,都充斥着药物的味道,难吃。我连忙吃了一颗糖。



吃完了药之后,我静静的坐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突然间,想起来最近被困在这里这么多天,我貌似没有出过这个房间。房间中自带一间浴室,饭也是有女佣端上来的。



我起身站了起来,看见我觉得一阵眩晕感朝我袭来,眼前发黑,感觉整个身子都是昏昏的,摇摇欲坠之感极其强烈。我用手扶着桌子撑了会儿,觉得有所好转。



我便下楼了。



“喵~喵~~喵~~~”我听到了猫叫声,是“傅落银”与“首长吗”我心有疑惑,便加快了下楼梯的速度。我感觉腿脚一阵发酸,我脚一崴摔了下来。



长想象中的疼痛感并没有出现,能有人接住了我。我正缩在那个人的怀里,是谁呢?要好好谢谢他。



我抬起头来,便看见了一张熟悉的,再不过熟悉的脸——傅落银,他回来了。



我想将他推开,于是便拿手推了他一下。可是这微不足道的力量,在他眼里就像撒娇一般。他擒住了我的双手,无法动弹。



他说,“怎么?投怀送抱吗?别指望我会放你出去。”



我垂下了眼眸。



他似乎也察觉到了我的不开心,先便松开了我。



我走向了沙发。他也是如此。我们两人,一人坐在沙发的一端,一人坐在沙发的另一端。一言不发的坐在哪里



像赌气一般,比谁能坚持得更久不说话。最终是他先落下阵来。



他开口道,“我听苏喻说,你吃不下饭?”



“对啊,那又怎样,难不成你会做?”我没好气的出声嘲讽道。



空气中又安静了下来,又是一阵沉默。



他站了起来,朝小灰和首长走去。



他一把抱起了首长,首长出乎意料的听话,没有一丝一毫的反抗,就乖乖的,任由傅落银抱着。小灰就跟在身后。



他抱着首长坐了下来。小灰左看看右看看,最终跳到了我的腿上。



我们两个人,就这样子,一人一猫,维持着诡异的气氛。














我是真的有病,为了描写氟西汀的味道,我特意把氟西汀留到现在吃,一边吃,一边写,我是真的疯了。





四亿亿

昨天脑的小傅总小林总雇佣兵设定。最近画素描头像画到自闭5555

昨天脑的小傅总小林总雇佣兵设定。最近画素描头像画到自闭5555

四亿亿

做了个梦,理一理。好不容易做了梦还是跟原耽有关的hhhh大概是转世梗

林水程不知道这是第几次跳跃了。

他本身有抑郁症在身,为了救治弟弟的病才不得已接受了这个危险系数同报酬都比较高的任务。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傅落银也会在这。他不知道傅落银认不认识、或说记不记得他,因为这可能会干扰到他的工作。

但是幸好,傅落银貌似并没有对他展现多大的兴趣。从见到的第一面起,傅落银脸上就一直是淡淡的笑容,没有什么特殊表示。

"许是不记得我吧……?"林水程这样想道,暗暗松了口气。

但是很快他就发现了问题。每次出任务的时候,到了十分危险、即将死亡的时刻,他的进度条似乎总会被拖回,然后回到初始...

做了个梦,理一理。好不容易做了梦还是跟原耽有关的hhhh大概是转世梗

林水程不知道这是第几次跳跃了。

他本身有抑郁症在身,为了救治弟弟的病才不得已接受了这个危险系数同报酬都比较高的任务。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傅落银也会在这。他不知道傅落银认不认识、或说记不记得他,因为这可能会干扰到他的工作。

但是幸好,傅落银貌似并没有对他展现多大的兴趣。从见到的第一面起,傅落银脸上就一直是淡淡的笑容,没有什么特殊表示。

"许是不记得我吧……?"林水程这样想道,暗暗松了口气。

但是很快他就发现了问题。每次出任务的时候,到了十分危险、即将死亡的时刻,他的进度条似乎总会被拖回,然后回到初始接到任务的起点。所有人对此都不知情,因为每一次的跳跃人们的态度都是一样的,似乎只有林水程对每一次有记忆。

会是傅落银吗?

怀揣着这份心思,林水程申请更换了小组。傅落银离了他十万八千里远。

似乎这样就没什么问题了。林水程想。

但是回到宿舍,他同组的舍友苏瑜便告诉他:"隔壁的傅落银组长帮你把东西都整理好了。"

林水程应下了。内心疑惑,但什么都没有说。心里有点打鼓,直觉傅落银认出了他。

到了终于出任务的时候,傅落银总算没有跟他们一块儿了。"也许完成任务后等等的病就有救了。"这是爆炸来临之时林水程最后的念头。

但是忽然有个人环住了他的腰。男人低沉的嗓音在林水程耳边响起,这是就算是他身死人灭也已刻在灵魂中的声音。那个人这么说道:


"你到底想让我担心几回呢,我的小猫咪?"


——

大概是雇佣兵梗,有空画)哈哈


稷子
激情摸鱼林水程,这绝美人设

激情摸鱼林水程,这绝美人设

激情摸鱼林水程,这绝美人设

sure

我从前风闻有你,而今亲眼见你。

我从前风闻有你,而今亲眼见你。

璟小灵

【强推】《全世界都在等我们分手》

作者:不是风动


我看完之后,赞不绝口!这是一个以攻视角讲述的故事!


双替身!


傅落银✘林水程


主角都有情史,刚开始双方就把对方当做以前恋人的替身。


傅落银身份显赫,当过兵,如同一把锋利的刀要出鞘。


傅落银的前男友是夏燃,青梅竹马的恋爱,和夏燃分手后,找了很多替身,没有一个撑的住一个月的。


傅落银和楚时寒是两兄弟。


本科时期,高材生高智商高颜值的林水程和同样是三高的楚时寒成为了恋人。


傅落银被林水程看上就是因为他的脸和楚时寒长得十分相似。


两人一见面就确定了性伴侣关系。


林水程是一个很贴心的人,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只要是考试...


作者:不是风动


我看完之后,赞不绝口!这是一个以攻视角讲述的故事!


双替身!


傅落银✘林水程


主角都有情史,刚开始双方就把对方当做以前恋人的替身。


傅落银身份显赫,当过兵,如同一把锋利的刀要出鞘。


傅落银的前男友是夏燃,青梅竹马的恋爱,和夏燃分手后,找了很多替身,没有一个撑的住一个月的。


傅落银和楚时寒是两兄弟。


本科时期,高材生高智商高颜值的林水程和同样是三高的楚时寒成为了恋人。


傅落银被林水程看上就是因为他的脸和楚时寒长得十分相似。


两人一见面就确定了性伴侣关系。


林水程是一个很贴心的人,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只要是考试没有他不拿第一的。


傅落银先动了心。他一直觉得是林水程对他一见钟情。明明是自己爱惨了林水程,偏偏说是林水程爱自己爱得不能自拔还剩自己的气。


林水程的爱是隐晦的,他不敢面对自己的爱,他的爱又是炽热的,是无数次在床上与傅落银缠绵的叫浪。


写的太好了!


有阴谋布局推动情节,推动两人感情的升温。


林水程那一句:“老公,你疼疼我。”不知道融化了多少读者的心!


强烈推荐大家去看!


还有我发现我挺喜欢作者写一些我不懂的东西,譬如一直提及的量子力学,我都没搞明白这个学说,但不妨碍我的阅读体验。每次

作者搞些我不懂的学术讨论,我都只看只言片语,然后有了个大概意思就继续往下看文,心里已经浮现出哇喔这个很牛逼的想法。


其实并没有怎么样讨论学术hhh,主要是涉及了一点哲学,还有作者看东西的角度。nice好文!好香!



Timber
占tag致歉!!! 🔸活动:...

占tag致歉!!!


🔸活动:傅林火把节24h


🔸审核范围:文章字画歌皆可


🔸审核强度:中


🔸关于:有兴趣的劳斯扫码加群,具体要求见群公告~


路过的朋友麻烦点个红心蓝手,北极圈热源最可爱辣!

占tag致歉!!!


🔸活动:傅林火把节24h


🔸审核范围:文章字画歌皆可


🔸审核强度:中


🔸关于:有兴趣的劳斯扫码加群,具体要求见群公告~


路过的朋友麻烦点个红心蓝手,北极圈热源最可爱辣!

乐白(人不在)

【傅林】 薄荷味的猫

贩卖自家脑洞,微车,尽量不ooc,文笔不好,不喜勿入。


               以下正文:


“小猫咪,你为什么那么喜欢薄荷的味道?”


“嗯?大概因为我爱你。”


傅落银身上常有一股淡淡的薄荷清香,来源是他压力大或无聊时抽的薄荷烟。林水程很喜欢这个味道,就像猫迷恋猫薄荷一样,很吸引他。


傅落银不经意发现了这个小癖好,每次去接林水程或快到家时,都会抽一支薄荷烟,让自己身上的薄荷味更浓些,以此来勾起一些小欲火。而林水程...

贩卖自家脑洞,微车,尽量不ooc,文笔不好,不喜勿入。


               以下正文:


“小猫咪,你为什么那么喜欢薄荷的味道?”


“嗯?大概因为我爱你。”


傅落银身上常有一股淡淡的薄荷清香,来源是他压力大或无聊时抽的薄荷烟。林水程很喜欢这个味道,就像猫迷恋猫薄荷一样,很吸引他。


傅落银不经意发现了这个小癖好,每次去接林水程或快到家时,都会抽一支薄荷烟,让自己身上的薄荷味更浓些,以此来勾起一些小欲火。而林水程很吃这套,闻到傅落银身上的薄荷味就会主动投怀送抱,把头深深埋进爱人的臂窝,十分依赖。在这样的氛围下,就很适合做一些令人身心舒畅的活动。


某次,林水程的研发团队完成了一个重大科研项目,整个团队的人一起去吃庆功宴。席上他作为主负责人,无可避免的喝了点小酒。等到傅落银来接他的时候,就看到落单的小美人站在酒店门口,正在和一个陌生男人聊天。看到这一幕,傅先生一下就警惕了起来,心里有股酸涩的味道涌上来。他快步走了过去,搂住了背对他的林水程:小猫咪,该和老公回家了。

熟悉的薄荷味窜入鼻尖,林水程往后靠了靠,扎进了傅落银温暖的怀抱。陌生男子看了眼对他略有敌意的男人,忙解释道“:傅处长,没想到在这遇见了您,我刚才正和林教授谈论您呢。”

 “哦,是这样吗?小猫咪。”傅落银温热又清凉的气息喷在林水程耳旁。林水程回应似的蹭了蹭他的胸口,表示对方说的是实话。

陌生男人觉得自己很多余,但他还是硬着头皮把话说完了。

“傅处长,我是七处下属机构的主任,今天是和林教授碰巧遇见的,刚才和他谈的是我们新研发的一个项目。”

“哦。你们的项目关他什么事。”傅落银有些无情的说。

“他希望我跟你说,让你支持一下。”林水程闷闷的声音从他怀抱里传出,让人有些听不清。


原来他俩聊的是我,傅落银登时觉得心情舒畅。他正了正神色说“:项目如果好,我自然会支持,但如果不好,你也懂七处的规矩。以后也别再找林教授了。”

下属主任心中了然,这是在提醒自己做好本职工作,并离他家那位远点。他也不想再碍眼,说了几句献忠的话便走了。


 这下就只剩林水程和傅落银了。


“林教授,你喝酒了。”傅落银闻到一丝微微酒香。

“喝了一点点。”他老实回答。然后把头扎的更深,去吸那薄荷味。

傅落银也不想对他说什么重话,拦腰抱起就放进了车里,顺便还带上了车门。

车内,林水程艳着眼注视着傅落银。而对方也同样注视着自己。林水程眼角一翘,傅落银就了亲上去。吻里有薄荷也有酒香,长到令人窒息。察觉到林水程呼吸十分不稳,傅落银才松开了他的唇。

林水程喝酒后很清醒,他本人也十分享受这种微妙的感觉。头脑晕晕的,身体也摇摇晃晃的,还有身上燥热的感觉。而从傅落银的角度来看,喝了酒的林水程比没喝酒前更勾人,也更骚,擦枪走火来的更快。所以他从来不让林水程在外面喝酒,因为那么可爱的样子只有他一个人能看。

傅落银趁着林水程没缓过来,亲了他头顶一口。然后帮他系上安全带,开车回了家。

林等出去旅游了,家里除了两只猫偶尔发出叫声,静悄悄的。傅落银抱着途中睡着的林水程进了家。他轻轻的把林水程放在床上,准备给这只爱干净的小猫放水洗澡。但刚要走就被床上的人一把拽倒。傅落银半边身子压在他的身上,两个人的视线重叠在一起。

比平日更加艳的眼神盯着自己,下身很就有了反应。两个人之间空气变得躁热,带动着气氛变得旖旎。傅落银头脑一热,脱掉了衣服。林水程也慢慢的脱掉了衣服。两个人燥热的皮肤相贴,傅落银开始疯狂的吻着林水程。

自上而下,傅落银都仔仔细细的亲过。喝过酒的嘴唇特别好尝,傅落银把它尝的特别干净,然后继续深入,尝遍整个口腔。可他还是不满足,林水程也是。

林水程拉着傅落银的手,放在了下半身某处。傅落银瞬间会意,手指抹了油一根根进入。嗯,三根足够了。傅落银换了个姿势,进入了他的身体。林水程闷哼一声,软了下去。微痒湿润的感觉在下半身蔓延,眼泪也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傅落银细细的抚摸着他,小欲火得到了满足。

事后,在给林水程清洗的傅落银趁着他还没有睡过去,问他为什么那么喜欢薄荷味。对方迷迷糊糊间说自己总叫他小猫咪,那猫咪迷恋猫薄荷是生理不可抗拒的吧。

他想了想也对,带着自己薄荷味的小猫咪可乖了。



(第一次尝试写床上,不太会,献丑了。这几天不咕的话,还会发一个黑鱼。这里谢谢各位看到这篇文的小可爱。有什么指正的请在评论区留言。下次再见。)




山衔紅雨

全世界都在等我们分手 董朔夜&苏瑜

董朔夜和苏瑜让我意犹未尽,

接正文番外   (不要纠结文里称呼我尽量还原哈)

董朔夜&苏瑜

缘来有你  (下)最终章

感谢喜欢❤❤❤


林水程一直没考驾照现在的情况也不适合让苏瑜开车,两个人开着自动驾驶模式往医院赶,医院和傅林的家是两个方向,40分钟后两个人急匆匆跑进医院的时候,董朔夜已经被推进了手术室

猩红的指示灯闪在每个人的头上,苏瑜进出电梯的时候脚下一软被林水程眼疾手快的扶了一下。

“傅哥!董黑呢?”苏瑜抓住傅落银的胳膊问道

傅落银的胳膊和额头有擦伤刚刚被包扎好

“进手术室了,苏瑜你别着急,没事的。”傅落银扶住...

董朔夜和苏瑜让我意犹未尽,

接正文番外   (不要纠结文里称呼我尽量还原哈)

董朔夜&苏瑜

缘来有你  (下)最终章

感谢喜欢❤❤❤


林水程一直没考驾照现在的情况也不适合让苏瑜开车,两个人开着自动驾驶模式往医院赶,医院和傅林的家是两个方向,40分钟后两个人急匆匆跑进医院的时候,董朔夜已经被推进了手术室

猩红的指示灯闪在每个人的头上,苏瑜进出电梯的时候脚下一软被林水程眼疾手快的扶了一下。

“傅哥!董黑呢?”苏瑜抓住傅落银的胳膊问道

傅落银的胳膊和额头有擦伤刚刚被包扎好

“进手术室了,苏瑜你别着急,没事的。”傅落银扶住苏瑜说完看着从后面走上来的林水程

林水程上前抱住傅落银把脸埋在他怀里吸取着傅落银的味道

“我没事,就是有点擦伤。”傅落银抚摸着林水程的后背扭头亲了亲他的脸颊

“怎么回事?任务出问题了?”林水程松开傅落银问到

“任务执行的很顺利,回程的路上我们的车和社会车辆遇到了连环追尾,我和老董在最后一辆车上,前面有我们的车被挤在中间,司机和副驾驶的人都被困在车里,我和老董还有两个人上前救援,我和另一个人把副驾驶的人抬出来送到了安全的地方,司机被卡在车里没法动弹,老董和另一个人一直在想办法破拆,刚把司机从车里拉出来,老董发现油箱在快速漏油。他让我赶紧和其他人把司机先带走。”傅落银说到这儿缓了口气

“然后呢?”苏瑜一直在默默的听傻傻的问了一句

“后座还有重要文件的密码箱,董局又重新回去了,刚拿到密码箱没跑两步车子发生了爆炸,董局被气浪掀翻直接撞到了一旁停着的一辆车......上直升机前董局就昏迷了!”接着说话的这个是副驾驶的同事

苏瑜觉得眼前一黑晃着往旁边空着的座位倒,傅落银走上来把苏瑜扶起来摸了摸他的头发

“他,董黑,他有说什么吗?”苏瑜紧紧的抓住傅落银的手,如果董朔夜出不来那昏迷前最后的几句话可能就是他的遗言,傅落银低下头没看苏瑜的眼睛

“你说话啊?”苏瑜吼了一声

“老董昏迷前一直在喊你名字!!”傅落银喉头发紧,从被炸伤到直升机赶来董朔夜一直迷迷糊糊的喊着苏瑜的名字,苏瑜,小鱼,傻白甜

除了董朔夜受伤,驾驶室的司机也受伤手术,傅落银和局里赶来的领导一起处理各种事情,苏瑜一直坐在原地没动,林水程也陪在旁边

五个多小时的抢救,红灯终于灭了,手术室的门打开,苏瑜想动发现自己的双腿已经麻木到没有知觉,他听着林水程上前问医生情况,听医生说董朔夜中度脑震荡,脾脏出血,左侧一根右侧两根肋骨骨折,左大腿骨折。

董朔夜被推出来时候脸上一点血色没有,苏瑜这才觉得自己刚刚好像一条濒临死亡的鱼在快要无法呼吸的时候被人重新扔进了水里

苏瑜和林水程跟着病床去了高级病房,看着苏瑜被推进去插上各种仪器,苏瑜站在外面看着里面躺着的人眼睛模糊了一下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

苏瑜没有走,就坐在走廊的椅子上,来看董朔夜的一批又一批,从局里的领导到同事在董家的哥哥姐姐

傅落银忙完一切回来的时候林水程正坐在VIP外面的休息室里

“怎么样?医生说什么时候醒?”傅落银站在外面看了眼,探视人都走光了,苏瑜坐在病床边看着董朔夜的脸

“医生说董朔夜有脑震荡会醒的很慢。可能需要两三天。”林水程起身给傅落银倒了杯水

“嗯,我把老董的手机拿过来了,我进去看看。”傅落银紧紧的搂了林水程一下进了病房

“苏瑜,累不累?”傅落银把手机放到床头柜上轻声问

“傅哥,你也累了好几天带着嫂子回去休息吧。我在这儿陪着他。”苏瑜哑的说不出话

“我没事,医生说老董两三天才会醒,你还能一直坐在这儿?”傅落银揉了揉苏瑜的头发

“嗯,我想他醒过来能第一时间看见我。”苏瑜没有动,董朔夜手背上还插着输液针他只敢轻轻的握着董朔夜的手

“好,我已经请了护工过来,有事和护工说。”傅落银知道苏瑜倔起来谁的话都听,他又揉了揉苏瑜头,带着林水程先回去了

董朔夜昏睡了三天还是没有醒的迹象,苏瑜除了医生来检查的时候挪了下位置其余时间都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

“我给你发信息你看不见。”

“你亲了我,连句话都不和我解释。”

“你什么时候醒?医生说两三天就会醒,现在都快第四天了!”苏瑜盯着头顶的营养液瓶子

“我妈又给我介绍了两个相亲对象。”

“你再不醒,我要去相亲了,这次是个猛1!”苏瑜看了眼床上的人,拿出手机看着他妈妈给他发来的照片

“不行!”

“你说不行就不行,你是谁?”苏瑜自然的接了一句,愣了一下抬头看着眼前的人睁开了眼睛

“董朔夜?董黑你醒了?”苏瑜激动的站了起来抓住了董朔夜的胳膊

“嗯。”刚醒过来董朔夜很疲惫,苏瑜赶紧按铃把医生叫了过来

医生正做着检查,傅落银和林水程也过来了

“情况还不错,董先生的底子好,现在就是需要卧床静养了。”医生护士和几个人点点头离开了病房

“小鱼过来!”董朔夜看着旁边的苏瑜,苏瑜没动,董朔夜没醒之前苏瑜想要是他醒过来让他干什么都行,但是现在董朔夜醒了苏瑜又觉得委屈,失联五天带着一身伤昏迷了三天,苏瑜眼眶红的扭过头

“小鱼过来好吗?“董朔夜看着苏瑜红着眼睛心疼了不行

林水程走过来轻轻在后面推了一把

“不去相亲好不好?”董朔夜想去抓苏瑜的手,但是肋骨的伤又让他使不上劲儿,苏瑜看他皱着眉忍着疼又往前走了一步,董朔夜一把抓住苏瑜的手

“不让我相亲,你亲了我,然后出任务了连句话都不给我留。”苏瑜死死的站在原地红着眼睛看着董朔夜,一旁的傅落银听见他俩亲过,惊得下巴都要掉了刚准备八卦被林水程在背后掐了一把

“我喜欢你!”董朔夜经历了一次生死觉得什么说再多都不让一句表白重要,失联那五天董朔夜想了很多,他不想再看到苏瑜相亲,他也不想看到苏瑜和其他人在一起,苏瑜就是他的,爆炸的一刻他脑子全是苏瑜,如果自己回不去苏瑜怎么办,他连句喜欢都没说出口

“!!”听到董朔夜的话苏瑜眼泪就下来了

“别哭,小鱼对不起,我让你担心了。”董朔夜没法坐起来也没法抱他只能攥紧苏瑜的手

“董朔夜,你要是有事我怎么办?”苏瑜也不管傅林二人越哭越大声

“对不起宝贝,对不起。”董朔夜除了道歉什么也做不到

傅落银还在看戏被林水程拽了好几次也没走。

“你俩是不是太刺眼了?”苏瑜哭够了董朔夜好不容易把人哄住抬眼看着还在两个人

“有吗?我最好的两个兄弟搞到一起了,这种事我竟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傅落银也不尴尬直接怼了回去

傅落银又刺激了几句,苏瑜一直没说话董朔夜刚醒也不能说太多,最后傅落银还是被林水程拖走了

夜晚苏瑜坐在床边,董朔夜看着苏瑜瘦了一圈把苏瑜的手拿起来轻轻吻了几下

“你给我发什么了?”董朔夜想起醒来之前听见苏瑜的话

“手机在柜子上。”抽回手低头摆弄手机

董朔夜够到手机,因为一直关机打开之后缓存了好久,点开微信置顶第一个就是【傻白甜】屏幕上蹦出两条信息

【回来时候我们去吃烤鱼饭吧】

【我喜欢你】

董朔夜看着最下面的四个字心口微微发热抬眼看着眼前的人,苏瑜的耳尖红了

董朔夜之前一直忙于局里的事,正好趁这次受伤好好的在医院休息了一个多月,出院的那天傅落银和林水程也来了

“苏瑜没来吗?”傅落银进门的时候没看见苏瑜奇怪的问

“可能堵车了吧。”董朔夜也纳闷他俩的最后的聊天信息还停留昨晚10点

“苏瑜今天相亲去了。”林水程看着把手背在后面插了一句

“相亲?”董朔夜傅落银异口同声的问

“嗯,苏伯母安排的中午12点在皇朝酒店,苏瑜应该已经到了。”林水程点点头

董朔夜听完蹭的从床上站了起来,大腿的伤医生建议先拄拐,董朔夜顾不上这东西急着往外走

“哎,老董你慢点小心伤。”傅落银跟在后面追

林水程看着董朔夜和傅落银一前一后的出去,把背后的手机贴到耳朵上

“苏瑜,董朔夜已经往那儿赶了。”

“谢谢嫂子。”

“你干嘛这么吓唬他?”林水程不懂

“我就是要气他,让他惹我!!!”苏瑜坐在皇朝酒店30层的旋转餐厅,悠哉的望着窗外的景色笑着说

30分钟后董朔夜拄着拐快步走出电梯,一出电梯就看见苏瑜坐在椅子上,对面什么人都没有

“小鱼。”看到苏瑜自己董朔夜就懂了

“宝贝儿别吓我好吗?”董朔夜单膝跪地抱住苏瑜的腰

“??董朔夜你起来,你干什么?”苏瑜没想到董朔夜会这样,本来就想把人骗过来然后狠宰他一顿,但是此时此刻他更担心这样会对董朔夜的伤有影响

“我不,你说你相亲吓死我了。”董朔夜不松手还紧紧的扣着苏瑜

“我没相亲,你快起来腿伤好不容易好了!!”苏瑜又不敢太用力推他只能虚虚扶着董朔夜的肩

董朔夜微微松开苏瑜然后摁住他的脖子把他拉向自己深深的吻了上去,直到把苏瑜吻到失去力气才松开

“我爱你,苏瑜!!”

听着董朔夜的话苏瑜的脸又一次红了

小鱼啊小鱼,你注定要被董黑吃一辈子啊!

思维患上帕金森

全世界都在等我们分手by不是风动

[图片]“我曾经风闻有你

而今亲眼见着你”

“我曾经风闻有你

而今亲眼见着你”

迟绾言

我从前风闻有你,而今见你

不是风动太太的这本《全世界都在等我们分手》,受的设定真的是超戳我的心了,表面上是一个清冷美人,沉迷学术,私底下却软得不行,还会撒娇,每次他一撒娇我命都要没了。

这篇文的设定是双替身,不喜者勿入。攻(傅落银)以为受(林水程)对他一见钟情,却不曾想成了他哥哥的替身,而傅落银则是把林水程当作了他的初恋的替身,后期追妻火葬场。

傅落银背景强大,权势滔天,林水程则是顶级学霸、科研大牛。前期两个人都没意识到对方有多厉害,只是找一个人寄托感情。

特别好玩的是,后来林水城提出要和傅落银分手,傅落银还是认为林水程爱着他,觉得林水程是对他一见钟情。呵呵,男人你真是太看得起自己了,后来知道真相的他,眼泪掉下来...

不是风动太太的这本《全世界都在等我们分手》,受的设定真的是超戳我的心了,表面上是一个清冷美人,沉迷学术,私底下却软得不行,还会撒娇,每次他一撒娇我命都要没了。

这篇文的设定是双替身,不喜者勿入。攻(傅落银)以为受(林水程)对他一见钟情,却不曾想成了他哥哥的替身,而傅落银则是把林水程当作了他的初恋的替身,后期追妻火葬场。

傅落银背景强大,权势滔天,林水程则是顶级学霸、科研大牛。前期两个人都没意识到对方有多厉害,只是找一个人寄托感情。

特别好玩的是,后来林水城提出要和傅落银分手,傅落银还是认为林水程爱着他,觉得林水程是对他一见钟情。呵呵,男人你真是太看得起自己了,后来知道真相的他,眼泪掉下来。

其实从一开始,傅落银都是蛮宠着林水程的,两个人之间的互动也超有爱的。单看他们的相处,就觉得他们之间相互依恋,只是自己没意识到罢了。

然后后面不是风动太太就写到了一些学术之间的纠结,对立之面,将整个世界观给扩大了,不仅仅限于爱情,有那么一丢丢科幻悬疑的感觉。总体来说,还是超棒的!

其实主角的设定,我觉得有一点偏向救赎吧!林水程身边亲友的死去,都不仅仅是意外,而是早已设定好的轨迹,他被这个世界遗弃,所以他要去寻找这个真相,去探究这个世界,他身上背负了太多,也只有傅落银可以让他感觉这个世界的真实存在,这种感觉真的是超可啊。

吹爆不是风动太太的这本《全世界都在等我们分手》,情节赞,人设赞,世界观超棒,真的入股不亏!

最后说一句,世界上不存在神,没有人可以掌控别人的命运。

Chen.

【傅林】我爱你

傅落银易感期


私设ABO   ooc警告


从前风闻有你,而今亲眼见你。


————————————————————


傅落银易感期到了。


Alpha在易感期会失去理智,只剩下原始的侵占和掠夺,等他大脑思维稍微恢复一点,就看到林水程蜷缩着侧躺在他怀里,睫毛颤动,困的睁不开眼。


伸手扣着他的腰把人揽过来,又一把扯过被子裹着他,低头就能看见小猫咪的脸贴在他胸膛上,呼吸轻柔地喷洒在他皮肤上,傅落银搭在他腰上的手臂忍不住收紧。


傅落银另一条胳膊让他枕着,手指插进他发间,顺着后颈的线条下滑,落在那块软肉上,不轻不重地按了按,散发出Alpha...

傅落银易感期


私设ABO   ooc警告


从前风闻有你,而今亲眼见你。


————————————————————


傅落银易感期到了。


Alpha在易感期会失去理智,只剩下原始的侵占和掠夺,等他大脑思维稍微恢复一点,就看到林水程蜷缩着侧躺在他怀里,睫毛颤动,困的睁不开眼。


伸手扣着他的腰把人揽过来,又一把扯过被子裹着他,低头就能看见小猫咪的脸贴在他胸膛上,呼吸轻柔地喷洒在他皮肤上,傅落银搭在他腰上的手臂忍不住收紧。


傅落银另一条胳膊让他枕着,手指插进他发间,顺着后颈的线条下滑,落在那块软肉上,不轻不重地按了按,散发出Alpha的信息素安抚他。


他脆弱的小Omega陪他安全度过了易感期,现在正躺在他臂弯里,身上穿着他的衬衫,袖口出露出来一双手小心翼翼地抓着他前襟。


林水程脸上泛着情潮未褪的红晕,身上零零落落布满了红痕,后颈和前胸是重灾区,脆弱的腺体上也交织着咬痕。


林水程甘甜的信息素跟他的交缠,在空气里胶着升温。


门外隐约能听到首长在叫,傅落银才想起他最后的理智就是准备了足够的水和猫粮,把首长和小灰扔到客厅去远离卧室,锁在外面不让它们靠近林水程。


易感期的Alpha格外的不讲理,总想把他的Omega从头发丝到脚趾都涂满自己的信息素,让他身体里每个细胞、每个毛孔都散发着自己的味道,不给他人有一丝一毫的机会沾染,就算是猫也不行。


“你在看谁?”方才情动时,傅落银压着林水程的手腕举过头顶,逼他跟自己对视。


林水程闻言身子僵硬了一瞬,有很快软下来,抬头跟他接吻。“看你。”


傅落银听到想听的答案,抬了抬嘴角,却还是忍不住发了狠地弄他,想把他揉碎了镶在自己身上。


他为什么迟疑了,他心里想着谁?


傅落银不再细想,低头亲过他的小猫咪眼尾处的泪痕,不带一丝情欲,只想吻他。


至少,林水程现在还在他怀里。


“还难受吗?”傅落银俯身低声问他,打算抱他去浴室清洗。


林水程突然被抱起来,轻喘了一声,两腿只能环住他精壮的腰,抱着他,靠在他硬朗的线条上,在他颈肩蹭了蹭。


傅落银拍着他后背安抚他,走到浴室去放温水,哄了会儿快要睡着的小猫咪。


“睡吧,我在。”

洛芸苒🌈

全世界都在等我们分手(2)

囚禁部分的扩写

ooc会有一点,我尽量

因为一直都特别萌囚禁这个play,但是嘛,这坑实在太冷了,冷圈选手,自割腿肉

第一人称视角预警


我醒过来了,我感觉头好晕,下体传来得疼痛,无时无刻不提醒着我,晚上的性事有多么的剧烈。


我又昏了过去。


昏迷了三天。


我醒来时,正躺在床上,白色的天花板,空荡荡的房间,空无一人,冷寂。


我起床了,床头放着药,还有杯水,大概是佣人倒给我的,还冒着热气,是温水,我就着水,把药吞了下去。


我下床了。我打开了衣柜,里面都是从前时,我的衣服。想必,所有的东西,都被搬了过来了。


我挑了件居家衣,穿了上去。...

囚禁部分的扩写

ooc会有一点,我尽量

因为一直都特别萌囚禁这个play,但是嘛,这坑实在太冷了,冷圈选手,自割腿肉

第一人称视角预警




我醒过来了,我感觉头好晕,下体传来得疼痛,无时无刻不提醒着我,晚上的性事有多么的剧烈。


我又昏了过去。


昏迷了三天。




我醒来时,正躺在床上,白色的天花板,空荡荡的房间,空无一人,冷寂。


我起床了,床头放着药,还有杯水,大概是佣人倒给我的,还冒着热气,是温水,我就着水,把药吞了下去。


我下床了。我打开了衣柜,里面都是从前时,我的衣服。想必,所有的东西,都被搬了过来了。


我挑了件居家衣,穿了上去。


我开始漫无目的的,在房间里晃悠。我不愿意去想,我的猫怎么样了,或许,傅落银会杀了首长,但不会杀了“小灰”,毕竟,首长是我和楚时寒一起收养的。


我走到了桌子前,手机放在上面,还好,他没有完全隔断我与外界的交流。我收到了一条视频。


他收购了杭菊鸡丝的那家店,随后将之永久关闭,店面拆除;他砸碎了我出租屋里的风暴瓶,扔了他给我送过的永生花,拆除了我的投影模型。他冷静、理智、慢条斯理地做着这一切,而后让周衡录了下来,全部发送给我。也就是我手上的这个视频,他全部录了下来。


所有与楚时寒相关的东西,全部毁掉,他送给我的东西,也一起毁掉。外边的流言蜚语与他无关,他真正地把我幽囚了起来,锁在了基地的家中。


我看完了视频,我冷静了一下,随后,拿起了手机,我通过手机了解到:


傅落银对外宣称林水程重病,就差直接说林水程已经死了,他不对任何人解释林水程的去向。


与此同时,他也没有回来过,将我囚禁了起来,却不来看我一眼。


他没有再去看过我。我第一次,感到了后悔,早知道,就早一点提出来分手了,或许,那样他就不会那么生气了。



我就静静的,坐在哪里,发呆。直到佣人将午饭端上来,我才回过神来。


我开始了吃饭,我刚夹出第一筷子,刚闻到味道,就觉得反胃,我扔下了筷子,跑到了一旁的垃圾桶,随后开始呕吐起来。


我彻底吃不下去饭了。佣人看着我这个样子,叹了口气,下去给我倒了一杯水,还给了我几颗糖,我说了声“谢谢”。


我将糖拆了开来,放入了嘴中,嗯,水蜜桃味的,挺甜的。佣人看到我吃了糖,将饭端了下去。


过了一会儿,我听到楼下传来了车子的声音。苏喻上来了。


“嫂子,你是不是吃不下饭啊,佣人和我说了”他将药箱放在了地上,“嫂子,吃不下饭是挺正常的,嫂子你也应该知道,精神类的药,都有副作用的,吃不下饭,也属于副作用的其中一种,我再给嫂子开个药吧,每天早上吃半粒,”他蹲在地上找药。


药找到了,他递给了一个小罐子,白色的,小小的。里面是圆形的药片,外貌和奶片差不多,就是比奶片小了许多。


我开口了,“苏喻,你吃饭了吗?我弄点吃得给你吧。”


“好啊,谢谢嫂子,我要吃椰子鸡,还有糖醋鲤鱼,”苏喻回答道。


嗯,我将药放了桌子上,同安律凡放在一起①,我出去弄吃得了。


我开始下楼了,突然我觉得头晕,眼前一黑,我倒了下来。


再次醒来得时候,苏喻正坐在我床边,他语重心长的说,“嫂子,你不吃饭是不行的,营养会跟不上的,我先给你打了点葡萄糖,补充一下营养,至于吃的,等嫂子身体好一点了,再弄给我吃吧,嫂子,我先走了。”


嗯,我点了点头,就当知道了。


我看着那个不断滴水的瓶子,又睡了过去,睡着前的一瞬间,我想到,最近的自己,好像变得格外嗜睡了。





私设:①原文中是蓝色的药片,由于写作方便,就设定为安律凡,也是蓝色。安律凡是治精神分裂的,但医生也会给抑郁症患者开,目的是调节情绪。


还有嗜睡这一点,也是私设,因为抑郁症患者吃得药,大多都有嗜睡这个副作用,例如我吃得舍曲林,就是的,会让你不受控制的想睡觉。


吃不下饭这一点,也是私设,原因同上,扛抑郁药的副作用。


我怎么知道这些的,因为我也有抑郁症,也去过医院,也开过证明的。








春澈

“傅落银。”林水程推着身边熟睡的人。


半夜公寓里突然停暖,林水程畏寒,像只敏感的猫一样率先醒来。傅落银搂过他,细碎的吻落在林水程眉眼间,低声说:“再睡一会儿……”


林水程见叫不醒他,自己披上衣服去玄关看电表,看不出什么异常,只好作罢。


窗前大雪落了满眼,碎银和流光裹挟一地。这样的静谧像到了宇宙尽头。


傅落银醒的时候,身旁空了一半,床铺也不温热了。他心下一沉,几步走出卧室,才看到那个人坐在沙发上。

他热了一杯牛奶,拿给林水程,自己却端了一杯冰水,也没有坐到林水程身边。

林水程主动分了一半羊毛毯,分享两个人的温暖。

傅落银沉寂几分钟,说:“你还爱我哥吗?”这其实不是他...

“傅落银。”林水程推着身边熟睡的人。


半夜公寓里突然停暖,林水程畏寒,像只敏感的猫一样率先醒来。傅落银搂过他,细碎的吻落在林水程眉眼间,低声说:“再睡一会儿……”


林水程见叫不醒他,自己披上衣服去玄关看电表,看不出什么异常,只好作罢。


窗前大雪落了满眼,碎银和流光裹挟一地。这样的静谧像到了宇宙尽头。


傅落银醒的时候,身旁空了一半,床铺也不温热了。他心下一沉,几步走出卧室,才看到那个人坐在沙发上。

他热了一杯牛奶,拿给林水程,自己却端了一杯冰水,也没有坐到林水程身边。

林水程主动分了一半羊毛毯,分享两个人的温暖。

傅落银沉寂几分钟,说:“你还爱我哥吗?”这其实不是他想说的,但太过安宁,他选择达摩克利斯之剑落下。

林水程也并不生气,晃眼的月光收盛进他眼尾的红痣,捧着牛奶的他看上去乖巧极了,说出来的话同样冷静:“我爱过他。”

傅落银等着下文,林水程却不说了。“那你爱谁?”他赌气道。

林水程侧过脸,细细密密啄吻傅落银,傅落银抓住他的后颈,退开些许,强势得不容反抗。林水程只好妥协,耳朵红扑扑的,喘着气道:“我爱你,爱了你很久,心里的人离开之后就开始爱你。”

热烈直白的情话让傅落银猝不及防。回过神才感觉心口一烫。

他是军人,没有动听的修辞,但那一刻的他,感觉自己是拥有了猫薄荷的首长。

人类就是俗气,亲口承认才叫爱意。

烟波江上
林水程的眼睛…可勾人了 (眼尾...

林水程的眼睛…可勾人了

(眼尾的痣应该是红色的哦)

林水程的眼睛…可勾人了

(眼尾的痣应该是红色的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