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林渊羡鱼

1818浏览    46参与
123(我是你爹版
又名《金羡羽无语记》 《林爱威...

又名《金羡羽无语记》

《林爱威挨揍记》

《任艾琳认哥记》

《任子威消失记》

《林孝埈单亲记》

《任艾琳变姐记》

又名《金羡羽无语记》

《林爱威挨揍记》

《任艾琳认哥记》

《任子威消失记》

《林孝埈单亲记》

《任艾琳变姐记》

123(我是你爹版

关于一些灵感

咱们就是想写一个关于竞体大院的系列 赛博二代可能会含量稍大一些(因为我实在太嗑林渊羡鱼了)然后会在夹杂一些老夫夫们的婚后带娃日常 目前心里多少有个大纲 然后大家也可以讨论一下自己心目中的竞体大院里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嗯 顺便看一下有姐子想看吗

如果有姐子看的话 我可以先写几章出来 如果大家感兴趣或喜欢的话就继续更下去啦啦啦

占tag致歉

咱们就是想写一个关于竞体大院的系列 赛博二代可能会含量稍大一些(因为我实在太嗑林渊羡鱼了)然后会在夹杂一些老夫夫们的婚后带娃日常 目前心里多少有个大纲 然后大家也可以讨论一下自己心目中的竞体大院里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嗯 顺便看一下有姐子想看吗

如果有姐子看的话 我可以先写几章出来 如果大家感兴趣或喜欢的话就继续更下去啦啦啦

占tag致歉

渔矶

【林渊羡羽】立秋·葡萄果冻

*二十四节气主题系列NO.2

*让我们小情侣甜蜜接个吻


 

[图片]


*二十四节气主题系列NO.2

*让我们小情侣甜蜜接个吻



 


渔矶

接密室,七夕快乐!

最后一张属实是痛苦联动(bushi)

接密室,七夕快乐!

最后一张属实是痛苦联动(bushi)

渔矶

密室逃脱,但赛博二代

*组队人员:林爱威,金羡羽,马里獒,任艾琳,张爱玛,安婧,金雅意。

*七夕快乐


 

  

00

本记录纯属虚构,金羡羽说他没这么胆小。


01

进去之前金羡羽信誓旦旦自己carry全场。

出来之后金羡羽抱着林爱威胳膊缩在人怀里死也不肯抬头,指着npc颤颤巍巍的说离离离我远点。


02

场控给大家分发眼罩,其他人规规矩矩戴上,只有林爱威拿着眼罩犹豫。

金羡羽:“怎么了?”

林爱威:“我有眼镜啊。”

场控:“没事,你带上就行。”

林爱威:“但是我有眼镜啊。”

安婧上来就是一拳:“你摘了不得了!”


03

前一天晚上微信群聊,关于明天谁是坦...

*组队人员:林爱威,金羡羽,马里獒,任艾琳,张爱玛,安婧,金雅意。

*七夕快乐



 

  

00

本记录纯属虚构,金羡羽说他没这么胆小。



01

进去之前金羡羽信誓旦旦自己carry全场。

出来之后金羡羽抱着林爱威胳膊缩在人怀里死也不肯抬头,指着npc颤颤巍巍的说离离离我远点。



02

场控给大家分发眼罩,其他人规规矩矩戴上,只有林爱威拿着眼罩犹豫。

金羡羽:“怎么了?”

林爱威:“我有眼镜啊。”

场控:“没事,你带上就行。”

林爱威:“但是我有眼镜啊。”

安婧上来就是一拳:“你摘了不得了!”



03

前一天晚上微信群聊,关于明天谁是坦克的问题。

金羡羽:我不怕,但是我不要。

马里獒:真的吗?我不信。

任艾琳:@林爱威,你们两口子提出来的七夕玩密室,我嫂子不当你当吧。

安婧:要不我来?

金雅意:我也可以。

张爱玛:雅意你年龄小,跟在我后面吧。

林爱威:安婧说她来。

安婧:?



04

安婧站在所有人前面,颇为无语。

周围一片漆黑,场控留下对讲机已经退出,安婧甩掉赖在她肩膀上的马里獒:“可以摘眼罩了。”

马里獒:“你帮我摘,我害怕。”

金羡羽早就躲进林爱威怀里了,传出来的声音闷闷的:“吐NPC身上需要赔钱吗?”

  

05

第一关没有灯,但是摘下眼罩后张爱玛总觉得有个地方莹莹发光。

她盯了好久,那光源还会动,终于忍不住去扯金雅意的袖子:“雅意,那里是不是有光?”

“有光??”马里獒一蹦三尺高。

“不会是鬼火吧啊啊啊啊啊”金羡羽吱哇乱叫。

任艾琳默默举起了手:“不好意思,好像是我的夜光延长甲。”

  

06

金羡羽:“我单方面禁止任艾琳玩密室做夜光美甲。”

任艾琳:“……”



07

灯光太暗,看不清线索卡,任艾琳舍身取义,伸出了自己的手。

任艾琳:“现在知道我的美甲有用了吧!”



08

NPC嘭的一声开了门,金羡羽原地炫了个三周跳。

全场静默,金雅意托腮:“哥,等下去找他们要监控,你在冰上跳的都没这么利落。”



09

马里獒几乎全程闭眼玩家,抓着安婧衣服不敢松手。

由于他还不出声,险些被丢在第二关。

被发现是因为他嘲笑金羡羽的时候牙露了出来,张爱玛才发现这还有个人。



10

金羡羽觉得林爱威在密室里把这辈子的话都说完了。

金羡羽本来很害怕,但是一直念念叨叨的林爱威更吓人。



11

其实他仔细听就能听出来林爱威在口齿不清的背入党誓词。

  

  

12

金雅意蹲下捡起金羡羽被声音吓着扔到地上的提示卡,一脸无辜:“哥,有这么吓人吗?”

金羡羽抻着脖子:“我不怕,林爱威害怕。”

按照常理林爱威应该会嘁声反驳,但他现在无心这些,伸出手指颤颤巍巍指着旁边的门:“有……有人。”

金羡羽:“妈呀!”

金雅意:“……那是刚做完单线回来的爱玛姐。”



13

进去之前金羡羽祈祷自己抽不到单线角色,马里獒在一边嘲笑他,金羡羽说那我就拉你一起去。

NPC宣布第一个单线任务:金羡羽和马里獒。

金羡羽和马里獒对视一眼,鬼哭狼嚎奔向安婧。



14

林爱威:“你为什么不找我,是不是不爱我了。”

金羡羽:“你有本事松开旁边那个柱子。”



15

金雅意一手拖着比自己高半个头的金羡羽,另一只手握着对讲机:“那个,我有个问题。”

场控:“您说。”

金雅意:“刚才我哥太害怕了,不知道把道具扔哪了怎么办。”



16

好不容易来到一个有灯的关卡,金羡羽四处打量找了个椅子坐下。

安婧和张爱玛在前面解题,金羡羽随手拿了个扇子扇风,突然感觉哪不对。

转头和站在一边尴尬的NPC正好对视。

金羡羽手脚都不会动了。



17

NPC正常发任务。

林爱威举手打断:“您好。”

NPC不理他,继续走剧情。

林爱威:“那个,金羡羽让我问你,能不能把扇子借他。”

NPC无语,金羡羽趴在林爱威身后露个头:“我真有点热了……”



18

任艾琳一直不怎么说话,默默走在最后面,好几次被林爱威当成追逐的鬼想甩掉。

在下一个转弯处任艾琳终于明白了,一次两次就算了,这地方灯火通明的他林爱威就是故意的!



19

安婧第五次被金羡羽拽掉袖子之后终于忍无可忍:“又不是只有我一个坦克你至于吗!”

金羡羽诚实回答:“不,是因为你比鬼更吓人,所以你最安全。”



20

安婧抄起旁边的道具鸡毛掸子就要上,被NPC拦住。

场控从对讲机里传出声音:“内部矛盾我们概不负责哈。”



21

张爱玛平时训练忙没怎么研究过化妆,难得出来玩非要自己试试,任艾琳说要帮她也不听,导致选错了粉底号。

NPC僵尸进来和她对上视线以为自己走错屋了,这怎么已经有同事了?



22

解密码环节金羡羽非要看提示卡,可他挤不进去,就让林爱威念给自己听。

林爱威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没戴眼镜。”

金羡羽:?

林爱威:“不是说要戴眼罩吗?”



23

#金雅意凭借身高优势到处乱窜将原本属于中度恐怖的密室成功提升至重度恐怖。



24

任艾琳走着走着发现掉了个甲片,因为伸手只见了四指。



25

碰见张床,马里獒抢着坐过去,却发现无人跟他竞争。

一转头,一个假人正盯着他看。

那一天,马里獒叫得像夺冠时的奥运观众席。



26

密室主题是中式婚礼,到了拜天地的祠堂,安婧推着金羡羽的后背让他和林爱威去完成任务。

金羡羽:“我觉得不行。”

安婧:“理由?”

金羡羽:“古代没有同性结婚。”

安婧:……

虽然不知道哪来的道理但怎么还真就有点道理。




27

鬼从洞房花烛床底爬出来,抓住了金雅意的脚腕。

金雅意抖了一下,张爱玛问她怎么了。

金雅意:“没什么,有点凉。”



28

鬼感觉很失败,转向另一个方向抓住了金羡羽的脚腕。

他手指刚碰到金羡羽就原地蹦起爬到林爱威后背上,瑟瑟发抖不敢动。

林爱威:?

金羡羽:“呜呜呜有人碰我,你背我好不好?”

林爱威:“……好。”

金羡羽心安理得的趴在林爱威后背上不动,直到安婧打破了平静:“有没有一种可能,你可以下来了?”

金羡羽:“我不要。”

林爱威:“嗯。”

鬼:“可是我压根没有抓住你啊!”



29

解密码,林爱威和安婧为三位数密码争的不相上下。

林爱威:“首位相连就是759。”

安婧:“按我的解法是862。”

林爱威:“我认为我的对。”

安婧:“我否认你的认为。”

一旁的马里獒举手:“打开了,密码是445。”

刻在马里獒灵魂里的数字。



30

任艾琳难得出门,除了贴穿戴甲还绑了双马尾,怕再被林爱威落后面,主动走在前面。

金羡羽一抬头就看见旁边墙上有个影子晃来晃去,害怕的抓着林爱威胳膊。

最后发现是任艾琳的双马尾晃来晃去。



31

林爱威的单线要去拿两块玉牌,出去一趟嘴里念叨的从入党誓词换成了佛经,两块玉牌撞击发出清脆响声,马里獒锐评密室变成清心寺。

金羡羽:倒也不必。



32

安婧从进密室到现在第十八次说自己再也不要跟这仨男的玩密室了。



33

任艾琳举手:“婧姐,狗哥说他反对。”

安婧疑惑:“他为什么不自己说?”

任艾琳:“他说他害怕。”

  

  

34

卡关,金羡羽主动拿起对讲机和场控沟通。

金羡羽:“你你你好,我们这这这个东西找不到,该,该该怎么办?”

场控:“您好,请不要磕巴。”


35

因为害怕金羡羽开始狂吐日语,传染到林爱威嘴里叽里呱啦说韩语,马里獒不甘示弱,青岛话和东北话掺着来,都不如安婧最后一句自学成才的土耳其语勒令闭嘴。

一直沉默的金雅意:“哥,你为什么总是在爸爸不在的时候达到他的要求呢?”



36

金羡羽坚定了出去一定要找店里工作人员要录像的决心,但一想到自己几乎黏在林爱威身上的全程,又打算放弃。

任艾琳:“我给你剪。”

金羡羽:“真的?”

任艾琳:“骗你的。”



37

任艾琳:“嫂子,你后面有个人头。”

金羡羽:“嘁,我不信。”

任艾琳:“这次是真的。”

金羡羽回头,什么都没有。

任艾琳:“嘿,又被骗到了。”



38

任艾琳:“嫂子——”

金羡羽:“你不要说了你说什么我都不信了。”

金雅意:“哥,这次你后面真有个人头。”

金羡羽动都不敢动,偏偏这个时候张爱玛一脸真诚的讲故事:“我听说人肩膀上有两盏灯,不能随便回头的,回头就灭了。”

马里獒幽幽开口:“是我。”

金羡羽:“那没事了,两盏灯也看不见你。”



39

快走到出口的时候林爱威叹气:“这真是我有生以来最离谱的七夕。”

任艾琳:“可是不是你们俩提的吗?”

金羡羽:“因为我想玩嘛,但是我不敢。”

安婧:“所以拖我们下水?”

金羡羽点头:“那不然呢?”

朋友,就是用来坑的。



40

张爱玛发自内心的提问:“羡羽,你到底怎么看的恐怖电影?”

金羡羽:“电影跟密室又不一样啊!”

金雅意:“可是密室也不是真的啊?”

金羡羽:“但是他真的碰到我了!”

床下的鬼:我没有……

  


41

马里獒:“我觉得这个密室很好,很精神,就像长江的水奔向太平洋,珠穆朗玛峰上可以看到太阳,楼下便利店最好吃的是棒棒糖,菲尔普斯在太空里游不过喜羊羊。”

张爱玛关切的看着自己弟弟:“完了,吓傻了。”



42

最后一关竟然是要剪红线和蓝线。

安婧一个头两个大:“不是古代吗?”

马里獒成功回魂:“我觉得柯南可以告你了。”

金羡羽:“蓝,别问我为什么。”

林爱威:“为什么?”

金羡羽:“你傻啊,结婚主题怎么可能剪红线!”



43

任艾琳:“可是他们和离了啊。”

金羡羽陷入沉思,安婧果断剪断红线,房间里灯光乱闪,噼里啪啦一路火花带闪电,雷声不绝于耳。

马里獒惊慌之下拉住了旁边的林爱威,林爱威胳膊上还挂着一个金羡羽,三个人在一片黑暗之中倒在一起,随着灯光亮起,安婧看向三个缩成一团的男生,揉揉眉头走了出去。

任艾琳也害怕,但是她抱住了很镇定的金雅意,金雅意一直在和张爱玛说没事没事,只是声效。

任艾琳感悟:“有对象真不错。”

走出去了的安婧又折返回来:“我觉得你说的不对。”



44

马里獒委委屈屈:“我怎么啦?!”

安婧:“你先站起来我们再聊。”



45

进去之前选衣服的时候金羡羽特意挑了件红色的,想着喜庆压压阴气,没想到他在密室里过分显眼,鬼都追着他跑。

金羡羽觉得自己未来一周都不会穿红色的衣服了。

林爱威欲言又止。

金羡羽说你说吧。

林爱威:“你新节目的考斯滕是红的,天天叔叔拍的板。”

金羡羽:……

  

  

46

店员说七夕活动,情侣可以免费领一对情侣挂件,张爱玛和金雅意选了两个仙女棒的,安婧虽然很嫌弃马里獒还是一起拿了一对猫狗的,金羡羽挑来挑去没有相中,想着让林爱威拿算了。

林爱威想了想,拿了两个提灯挂饰:“喏,这回你多了一盏灯,可以回头了。”

店员直呼好浪漫,却发现金羡羽也欲言又止。

林爱威说你说吧。

金羡羽:“那两个都给我行吗,我可以多回头两次。”



47

林爱威无语,金羡羽看逗他成功了笑出声:“逗你的啦!”

林爱威抓住他的手:“没事,那我就一直跟你一起走。”

安婧幽幽开口:“吐金羡羽身上一定不需要赔钱,他活该。”



48

场控说来玩家跟NPC合个影,金羡羽乖乖站好,旁边是那个在床下的鬼,拍完照对方很委屈的说我真的没有碰到你。

金羡羽:“嘘,我就是想让林爱威背我而已。”

鬼无话可说。



49

密室评价:

安婧:五星好评,环境氛围很好,NPC很敬业,我的建议是带靠谱队友来。

马里獒:下次多亮两盏灯行吗?

林爱威:我还是觉得那个关卡密码是759。

金羡羽:这衣服布料多少有点厚,那抢NPC扇子也不是我故意的。

金雅意:很喜欢,下次再来。

张爱玛:感觉关卡可以设置的再难一点,NPC辛苦了。

任艾琳:记得在拜天地那关贴个告示,不限男女,谁都能拜,省得有情侣试图以性别问题逃避参与。



50

赶走其他人之后金羡羽拉着林爱威去压马路,七夕的街头人很多,他们在其中并不出众,只是一对牵着手走路的普通情侣而已。

远处广场在放烟花,金羡羽拉着林爱威跑过去,惊喜的拿手机准备给朋友们录视频。他调出镜头发现还是自拍模式,没想到林爱威突然低头亲了过来,嘴唇落在他的脸颊上,金羡羽手一抖,按下了拍摄。

三分钟后这张烟花背景下林爱威亲吻金羡羽侧脸的照片发送至朋友圈,方才一起玩密室的朋友们怒而评论,金羡羽捧着手机傻乐,乐了没到半分钟突然僵住。

林爱威凑过来看,原来是忘记设置可看权限了,羽生打发了个微笑,金博洋的问号冲出天际。

林爱威偷笑:“七夕快乐?”

金羡羽深呼吸,决定回家再解释,搂着林爱威脖子亲了上去:“七夕快乐!”



END.

部分内容参考我自己。。。


渔矶

【林渊羡羽】大暑·蜜桃汽水

*二十四节气主题系列NO.1

*夏日里气氛燥热但黏黏糊糊地下恋的小情侣


  

 

 

这是入伏之后金羡羽往林爱威家跑的第七天。

林爱威已经熟练的在自己房间里备好了金羡羽喜欢的冰镇蜜桃汽水,他的书桌上原本堆砌的过期试卷和草稿纸终于被主人整理到箱子里,塞进了角落。

林孝埈端来一盘洗好的樱桃,笑着看林爱威给金羡羽整理出来一个学习的位置,靠在门上开玩笑:“那些卷子早就让你收拾你说没时间,看来还是羡羽的话管用哦。”

林爱威又确认了一遍自己整理好了床铺,没理林孝埈的话,只是不自在的把椅子放回到桌子下面,假装自己没听到林孝埈的调侃。

“冰箱里有西瓜,记得给羡羽切”林孝埈不逗儿子了,“等......

*二十四节气主题系列NO.1

*夏日里气氛燥热但黏黏糊糊地下恋的小情侣


  

 

 

这是入伏之后金羡羽往林爱威家跑的第七天。

林爱威已经熟练的在自己房间里备好了金羡羽喜欢的冰镇蜜桃汽水,他的书桌上原本堆砌的过期试卷和草稿纸终于被主人整理到箱子里,塞进了角落。

林孝埈端来一盘洗好的樱桃,笑着看林爱威给金羡羽整理出来一个学习的位置,靠在门上开玩笑:“那些卷子早就让你收拾你说没时间,看来还是羡羽的话管用哦。”

林爱威又确认了一遍自己整理好了床铺,没理林孝埈的话,只是不自在的把椅子放回到桌子下面,假装自己没听到林孝埈的调侃。

“冰箱里有西瓜,记得给羡羽切”林孝埈不逗儿子了,“等下我和子威带艾琳去上课,你好好照顾人家。”

“好”林爱威点头答应,伸手拿起床头纠结好久的那个熊猫玩偶,犹豫了下决定塞到床头柜子里。



事情还是要从入伏第一天开始说起。

羽生结弦和金博洋今年夏天回仙台了,带着金雅意一起,问金羡羽去不去,金羡羽想了想自己还没有弄清楚的题和背不下来的单词,毅然决然决定留下来好好复习。金博洋啧啧称奇说我儿子有进步啊,羽生笑着摸摸金羡羽的头发,叮嘱他照顾好自己。

临走前金博洋和林孝埈打了招呼,林孝埈满口答应保证照顾好羡羽,还问羡羽要不要直接住在家里,金羡羽没答应。

没答应是有原因的,小时候他宁可和金博洋吵架也要跑到林爱威家里和林爱威睡在一起,现在不行,现在情况特殊。

但金羡羽还是一股脑扎进了林爱威卧室里,左看看右看看没有自己学习的位置,就趴在林爱威床上犯困。结束了一个学期的早出晚归,尤其入了伏之后尤其爱困,金羡羽抱着自己从家里捎带的噗桑就睡着了。

等他睡醒,发现林爱威已经在桌子上腾出了位置,眼神示意他一起复习。

房间里开了温度恰好的空调,窗外的阳光被挡在帘子外面,似乎根本感觉不到三伏天的存在,金羡羽一看字就困,没两下开始点头,林爱威怕他撞到头,眼疾手快在金羡羽的脑门距离桌面还有十公分的时候伸出了胳膊挡在桌子上。

可没想到金羡羽下意识伸直胳膊搭在了林爱威手臂上,林爱威另一只手里的笔没握住掉在桌面上,他僵硬不敢动,直到用余光瞟到闭着眼睛的金羡羽嘴角抑制不住的笑容。

他们在谈恋爱。

身边没有人知道,或许只有一张张上课偷偷传递的纸条和一起喝过的蜜桃汽水知道,两个天生属于冬季冰雪的孩子在夏日里谈一场秘密的恋爱。

拜托,这可是早恋哎。

金羡羽睁开眼睛,搭在林爱威手臂上的手指不安分的触碰,掌心里微微的汗意在低温的环境下格外明显的从手臂皮肤传递回大脑神经,林爱威简单的做了个信号处理,确定门口没有人且门关的很好,反握住金羡羽的手掌和他牵手。

于是两个人十指紧扣,但眼神都在四处乱瞟,直到金羡羽小声的如同猫咪撒娇一样说:“喂,你这样拉着,我没办法写作业了哎。”




电子钟九点钟准时响铃,同时响起的是金羡羽按下的门铃声,林爱威跑去开门,金羡羽嘴里叼着不知道哪搞来的一支假花靠在门边和林爱威眨眼,他动作还不熟练,看上去更像是挤眉弄眼。林爱威噗嗤笑出来,拿走他嘴里的花。

“哪搞来的?”林爱威迎他进门。

“楼下有家便利店新开门,我路过的时候那个小姑娘硬塞给我的”金羡羽笑嘻嘻换好鞋,“借花献佛啦。”

林爱威嘁了一声,直接带他回自己卧室,金羡羽熟门熟路先去倒了杯水,好奇的左右看看,朝房间里的林爱威喊:“他们都不在家啊?”

“嗯,有事出去了”林爱威答应着,想了想又把熊猫玩偶从柜子里拿了出来,回头正好看到金羡羽趴在卧室门框上,“你又想干嘛?”

金羡羽把水杯放到一边,狡黠的笑笑,直接朝林爱威扑了过去。

林爱威伸开胳膊接住他,顺势抱着金羡羽一起倒在床上,金羡羽趴在他身上,右手直接夺过林爱威拿着的玩偶,放到自己和林爱威脸颊中间蹭了蹭:“我人都在这了,你还拿它做什么?”



  

确认恋爱关系是一件很难的事情,至少对于他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的人来说。

夏天是格外燥热的,金羡羽不爱穿校服,干脆在里面穿件纯白的T恤,有领导巡视就披上秋季外套混过去,因为这事没少被老师念叨。林爱威不然,上学的日子就规规矩矩穿校服,他身板正,校服也穿的好看。

其实他们比起那些一直在学校里上学的同学待在校园里的时间要少,于是老师给他们两个安排了同桌的位子,金羡羽喜欢趁着林爱威专心写作业的时候故意闹他,这节课藏他的课本下堂课拿他的水杯,林爱威知道他不安分,由着他折腾,大课间会去超市给金羡羽带一根被羽生禁令的奶油雪糕。

放学了就一起骑车去训练馆,金羡羽嫌花滑更衣室远,干脆把自己的东西放林爱威那里。他在里面转圈圈,林爱威在外面转圈圈,金羡羽偶尔放些除了他没人欣赏的音乐,任艾琳气不过去吵,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针锋相对到场馆边上的扫地大爷都听见了,林爱威结束训练滑过去,拎起金羡羽就跑路。

他们的相处方式始终都是这样,或许就是在一次又一次以朋友之名的相约和陪伴之中激发了某种称为爱情的元素,在和之前一样的真心话大冒险对视环节里金羡羽红了脸,林爱威眨了眼,从此情愫蔓延,直到某个夏夜在校园里的散步中,两个人隔着一瓶蜜桃汽水握住了对方的手。




“我不会写,我不想写嘛”金羡羽趴在床上撒娇。

林爱威一个头两个大,他和金羡羽约会的名头就是写作业,总不能一个假期过去金羡羽连一分也没提还白白被别人家拱了白菜,林爱威已经能想到自己被羽生追杀的画面了。

“乖,写完作业陪你打游戏”林爱威哄他。

“我不要”金羡羽抬起脸笑,“没意思,我要你……亲我一下。”

“好好好……等下你说什么?”林爱威下意识答应根本没过脑,瞬间红透了耳朵。

“我要你亲我一下”金羡羽得意的笑,拿捏住了林爱威他很开心,“如果我写完作业的话。”

他笑起来嘴角那颗虎牙分外可爱,显得幼态的脸也是一样,很像小狗。

林爱威撑着下巴饶有趣味的看金羡羽自己在那里得意,歪了歪头:“我觉得呢,这个好像不用你写完作业我就可以做。”

金羡羽顿时笑容僵住,他口嗨一向很可以,没想到林爱威见招拆招:“这个……”

他还没想出来怎么应对,林爱威突然凑近他,金羡羽紧张的闭上了眼睛。

想象中的吻迟迟没有落下,金羡羽试探性的睁眼,林爱威轻轻吻了一下他的额头:“想什么呢,快来写作业,你想要的话,写完再议。”

金羡羽深吸口气坐起来,愤愤的用玩偶挡住自己红透的脸大喊:“你好烦人啊林爱威!”




林爱威刚想回话,就听见任子威破门而入:“你欺负人家羡羽了?”

林爱威和金羡羽都愣住了,金羡羽连连摆手:“没有没有,我们在开玩笑呢哈哈哈,叔你咋回来这么快?”

“艾琳东西忘拿了”任子威看了看两个人,确认没发什么,“你俩学习吧啊,有什么需要打电话。”

等确认任子威关门之后金羡羽舒了口气,看到林爱威在一旁忍笑忍到发抖,拿手里的玩偶甩他:“干嘛!小心我告状!”

“你告什么状,我亲你吗?”林爱威一脸无辜。

金羡羽被怼得有口难言,气不过一个上头趁林爱威不注意扑过去捧着林爱威的脸在他脸颊上咬了一口,还没等退回去就被林爱威捉住按在了椅子上。

“好好写题”林老师一本正经。

“林老师”金羡羽双手捧脸,笑意藏不住,“你脸红了哦。”

  

  

END.

渔矶

捡个手机

-看到那个很可爱的熊猫玩偶没有?

-我男朋友送的。

捡个手机

-看到那个很可爱的熊猫玩偶没有?

-我男朋友送的。

渔矶
有人偷亲,是谁我不说。 约的稿...

有人偷亲,是谁我不说。

约的稿子嘿嘿嘿

有人偷亲,是谁我不说。

约的稿子嘿嘿嘿

渔矶

《不花一分钱赚到林队的心》金羡羽著

《不花一分钱赚到林队的心》金羡羽著

渔矶

林渊羡羽 || 日落大道(预告)

史密斯夫妇au(但搞笑温情

是预告。


00


“金羡羽!还有三分钟八点,你最好能赶到,不然你看好了你车库里那辆磨了你妈半个月才买到的摩托车!”安婧脸上还带着刚和任艾琳脸颊吻后的甜美笑容,对着手机那边的金羡羽低声怒吼,“我不介意让它给我刚刚过去的二十四岁陪葬!”

那边金羡羽连道歉带哄人,他昨天刚回国,虽说J国和C国之间只差了一个小时的时差,金羡羽还是颠三倒四的记错了时间:“我错了我错了!马上到!”

挂掉安婧的电话后金羡羽刚好赶到酒店楼下,他出门太急连衣服都没套好,随手抓的铆钉外套好像还是回国前金博洋硬塞进他行李箱里的,过安检那会响个没完,金羡羽在安检口卡了好久,还被一个墨......

史密斯夫妇au(但搞笑温情

是预告。




00


“金羡羽!还有三分钟八点,你最好能赶到,不然你看好了你车库里那辆磨了你妈半个月才买到的摩托车!”安婧脸上还带着刚和任艾琳脸颊吻后的甜美笑容,对着手机那边的金羡羽低声怒吼,“我不介意让它给我刚刚过去的二十四岁陪葬!”

那边金羡羽连道歉带哄人,他昨天刚回国,虽说J国和C国之间只差了一个小时的时差,金羡羽还是颠三倒四的记错了时间:“我错了我错了!马上到!”

挂掉安婧的电话后金羡羽刚好赶到酒店楼下,他出门太急连衣服都没套好,随手抓的铆钉外套好像还是回国前金博洋硬塞进他行李箱里的,过安检那会响个没完,金羡羽在安检口卡了好久,还被一个墨镜比脸大的男人嘲笑,金羡羽一听那笑声就知道是马里獒,扑过去一问还真是同一趟航班回国。

半个小时前就是马里獒给金羡羽打的夺命连环call提醒他还有三十分钟是安婧女王的二十五岁生日会,迟到一分钟都会被安婧连汤带水扔进太平洋喂鲨鱼。

“她为什么这么执着啊”金羡羽拎起钥匙出门,手机夹在脑袋和肩膀中间问马里獒。

马里獒长叹口气:“不要揣度步入二十五岁的女人心思。”



卡在七点五十九分,金羡羽站在了宴会厅口,顺手拿过侍应生手里的盘子,放轻脚步走到皱着眉的安婧旁边,用前阵子跑去英国学来的英伦腔矫揉造作的喊了声Miss安,安婧转头看到笑嘻嘻的金羡羽,方才皱着的眉头霎时舒展,拿过他牌子里唯一的酒杯:“还找你呢,怎么才来?”

语气之温柔和三分钟前在电话里河东狮吼的那个人完全两样。

“大小姐的生日我怎么会错过呢”金羡羽把盘子递给路过的侍应生,耸耸肩脱下外套挂在胳膊上,四下打量找熟人。自从他十二岁那年离开后就没怎么见到过国内的朋友们了,虽说小时候经常一起玩,但男女都十八变,金羡羽眯着眼睛看看周围,找到了唯一认识的马里獒。

他刚想往马里獒的方向挪蹭,对方在有点远的阳台和不认识的姑娘搭闲话。刚挪了没两步,旁边过来个女孩炮弹似的冲过来抱住他的胳膊,金羡羽连忙把衣服收了收怕扎到对方,小姑娘抬起头惊喜的眼冒金光:“羡羽哥!”

金羡羽瞬间从记忆里提取出对方的名字:“艾琳?”

“是我,羡羽哥你终于回来啦!”任艾琳抱着金羡羽不撒手,“我哥……我好久没见到你了!”

宴会上人并不少,周围有点乱,但金羡羽还是听清了任艾琳吞进去的字眼。林爱威,确实有好久没见了。

他和林爱威年龄相仿,出产房才差了几个小时,明明是同一天的生日,但林爱威比金羡羽早出来仨点,金羡羽这声哥必须喊。

小时候他就不愿意喊,金羡羽长了张遗传羽生的娃娃脸,留蘑菇头像个小姑娘,可林爱威长得比他慢,一直都没他高,金羡羽不愿意喊他哥,金博洋就拿巧克力哄他,喊一声就咬一口。

于是那会林爱威等于巧克力,巧克力是甜的,林爱威是又喜欢又烦的。

金羡羽的脑海里瞬时闪过好多关于林爱威的回忆,任艾琳还激动的拉着他絮絮叨叨,金羡羽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任艾琳见他走神,干脆拉着他往里面的包厢走,金羡羽迷迷糊糊之间就到了包厢门口。

打开门,金羡羽正对上坐在沙发中央恰好抬起头的林爱威的眼睛。




很多年后经历了许多事的金羡羽趴在林爱威腿上,让对方给自己揉着肩膀,嘟嘟囔囔问你当时看到我什么想法。

林爱威笑而不语,金羡羽来了兴致坐起来磨他,林爱威开口问:“你先说说你的?”

金羡羽捏了一下林爱威的脸颊:“没什么,就是觉得你好像帅了很多,高了,和小时候还挺像的。”

林爱威拉住他的手:“你猜猜我想的什么?”

“什么”金羡羽被他激出兴致,“快说嘛。”

“我在想,你好像没有长高”林爱威嘴角笑意愈发加深。

金羡羽一巴掌拍在林爱威腿上就要去一边生气,林爱威抓着人搂回来,揉了把应该算大熊猫了的金羡羽的脑袋:“其实分开的那些年我一直很遗憾没有一起长大,但是见到你的时候只觉得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毕竟,生活总是要有遗憾才会有圆满的,不是吗?”

“更何况事实证明,你确实带给我很多惊喜”林爱威笑着侧头看金羡羽,后者本想假装生气却没绷住嘴角,凑上去亲了亲林爱威的嘴角。

“是的”金羡羽低声说,“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我们在一起就是最好的安排。”



TBC.

渔矶
紧 跟 时 事 休息时间潦草的...

紧 跟 时 事

休息时间潦草的p了一下

紧 跟 时 事

休息时间潦草的p了一下

渔矶
这局林爱威获胜。 *梗有来源

这局林爱威获胜。


*梗有来源

这局林爱威获胜。


*梗有来源

渔矶

赛 博 二 代 在 豆 瓣

最后2p是马达引擎的娃

人设是恋综的所以放合集了

赛 博 二 代 在 豆 瓣

最后2p是马达引擎的娃

人设是恋综的所以放合集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