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林疏

2901浏览    71参与
不吃香椿的风

那些年我爱的句子们(一十四洲二)

-《仙道第一小白脸》一十四洲 -


  1、凡人的路是路,仙家亦有路,为道。 


  修仙之人,所求无外乎几种,为长生,为合道,为飞升,为武力......所求不同,道亦不同。 


  而你呢? 


  ——你为何而修仙?(51章)


  2、“若是太平盛世,想与我的道侣一同浪迹天涯,或隐居山林,闲云野鹤,”凌霄淡淡道,“然而生逢乱世,国仇家恨,身不由己……”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而后洒然一笑,道:“但求无愧而已。”(52章)


  3、林疏很少有愿望。 


  但是此刻,他突然想,他希望这天下河...

-《仙道第一小白脸》一十四洲 -


  1、凡人的路是路,仙家亦有路,为道。 


  修仙之人,所求无外乎几种,为长生,为合道,为飞升,为武力......所求不同,道亦不同。 


  而你呢? 


  ——你为何而修仙?(51章)


  2、“若是太平盛世,想与我的道侣一同浪迹天涯,或隐居山林,闲云野鹤,”凌霄淡淡道,“然而生逢乱世,国仇家恨,身不由己……”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而后洒然一笑,道:“但求无愧而已。”(52章)


  3、林疏很少有愿望。 


  但是此刻,他突然想,他希望这天下河清海晏,歌舞升平。 


  那样,大小姐只需要好看就可以了。(81章)


  4、他哭得止不住,闷闷道:“都欺负我……” 


  “不会有了,”萧韶道,“以后只有我能欺负你。” 


  林疏:“???” 


  然后就听萧韶下一句道:“但我不欺负你,所以世上没有人欺负你。” 


  他把林疏从自己怀里捞出来,手指拭去眼泪,道:“乖,不哭了,双修呢。”(131章)


  5、冰雪气息,寒梅香气,忽然扑面而来。 


  前尘往事,贪痴嗔怨,蓦然浮上心头。 


  月夜里踏雪寻梅,灯火阑珊处,疏影横斜里,终是寻到那一枝。(191章)


  6、无人知他手中兵刃,是无愧刀。 


  他一生行事,是无愧事。 


  无愧刀,杀有愧人。 


  血溅三尺,结冤孽,但不沾身。(195章)


  7、萧韶说世人肮脏。 


  他一生却为世人而活,又为世人而死。 


  他不知世人肮不肮脏,只知萧韶,永永远远地,不在了。 


  天地忽然寂静,他和世间一切人一切物全部失去联系,茫茫天地,唯独他一人, 


  他也仿佛失去感官,眼耳鼻舌身意,全都空茫一片,仿佛虚无。 


  寂静。 


  虚无。 


  寂灭。(196章)


  8、方才夜风入窗,你似梦中蹙眉,我欲搁笔回帐中,抚你眉头,又思及此后你孤身之夜,竟再难成句。纵有千言万语,不过“珍重”而已。 


  …… 


  虽隔生死,欣如晤面。(197章)


  9、世事仿佛一个轮回。 


  只是天地之大,却再没有萧韶身影了。(197章)


  10、然而天地终究无情。 


  人活一世,草木一秋,天地无常,这世上之人的挣扎,诚然竭尽全力,却也收效甚微。 


  生是偶然,死却必然,新生终究短暂,万物终归寂灭。 


  他忽然想起一句话。 


  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199章)


  11、“我知道。”林疏伸手抚上镜面,哑声道:“我想死在……有萧韶的地方。”(206章)


  12、他看向那个小一些的,佩着折竹剑,正在喊萧韶的林疏,道:“他杀了我,我才知道,你当年不想杀我。”


  …… 


  大巫眼底隐现血色:“我那时……还太小,平白无故……恨了你二十年。”(207章)


  13、便当遁迹尘中,栖心物外,澄清一气,生死长存。(209章)

人活着就是为了小林疏

是梦

小甜饼~

是小凤凰涅槃后他俩的一件小事~

萌新选手

ooc有

文笔不好呜呜呜呜

求轻喷


林疏睁开眼睛。


晚间的风透过层层叠叠的桃花,带着一丝甜意掠过他鼻尖。闻着熟悉的味道,他竟然微不可察地放松了一瞬。


实在是梦境太真实,真实到让他以为,梦外的一切才是他的黄粱一梦。他在没有箫韶的世界里,和好久之前一样,上学放学,欺负他的人依旧笑着把他的书包扔在门外,然后再笑着看他把书包捡回来。


他在梦里想着,或许有一个人不会这样。但是任他翻来覆去,却怎么也不记得那人的名字。只记得那人穿着烈焰般的红衣,在无数个月夜和无数个日出时,回过身来牵他的手。


他却怎么也看不清...

小甜饼~

是小凤凰涅槃后他俩的一件小事~

萌新选手

ooc有

文笔不好呜呜呜呜

求轻喷




林疏睁开眼睛。


晚间的风透过层层叠叠的桃花,带着一丝甜意掠过他鼻尖。闻着熟悉的味道,他竟然微不可察地放松了一瞬。


实在是梦境太真实,真实到让他以为,梦外的一切才是他的黄粱一梦。他在没有箫韶的世界里,和好久之前一样,上学放学,欺负他的人依旧笑着把他的书包扔在门外,然后再笑着看他把书包捡回来。


他在梦里想着,或许有一个人不会这样。但是任他翻来覆去,却怎么也不记得那人的名字。只记得那人穿着烈焰般的红衣,在无数个月夜和无数个日出时,回过身来牵他的手。


他却怎么也看不清那人的样貌。

 



“唔……怎么了?”


身边的人感觉到他的动静,不清醒地揉了揉眼睛,把林疏重新揽回自己怀里。


林疏被他揽过去,却仍是不敢闭眼,只好在黑暗中愣愣地睁着眼睛看他。看那人线条凌厉的下颌,看那人的眉眼,看那人眼睛里藏着的湖光山色。


箫韶自然是感觉到了这道视线,低下头看他,正好望进林疏湖水一般沉静的眸子。


波光粼粼的,清醒得很呢。




他勾唇笑了一下,微微搂紧了林疏,“怎么了,难不成……仙君也会做噩梦啊。”


林疏歪头想了想,觉得梦到之前的日子应该不算噩梦。但出口的话却变成了:

“嗯。”


没有箫韶的世界,应该算噩梦吧?


“跟我讲讲?”


林疏有一瞬间的无语,讲梦这种事……对他这种,有时候说话都说不利索的人,好像不太友好。


他在脑子里整理了一下,清了清嗓子开始讲:“嗯……我梦见,欺负我的人了。”


外面似乎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他听见桃花簌簌落地的声音。隔壁果子似乎被这雨声弄醒了,哼哼唧唧地翻了个身,木床吱呀吱呀地响起来。


林疏就笑。


箫韶看了他一眼,也笑。


“是李鸭毛吗,明天早上……哦不,现在就可以,我进演武场打他去。”箫韶揉了一把林疏的脑袋,转身便要去拿玉牌。


林疏轻轻地说:“不是。”


想了想,他又补充道:“是我梦错了。”


抱着他的人闷闷地笑了两声,“这也能梦错?”


“反正啊,你要是真被人欺负了,就在原地等我好了,等我到了就打……”


林疏打断他的话,“那里没有你。”


说话的人明显愣住了,话音陡止。那人不再玩笑,低下头看林疏。


林疏也看他。


过了好一会儿,那人有些无措地说:“你哭了……”


林疏将手从箫韶的怀抱里抽出来,指尖蹭了蹭自己的脸,果然摸到一片湿凉。本来自己还没什么感觉,可是一听到面前的人说话,眼泪便止也止不住,仿佛有好多好多的委屈要告诉箫韶。


这些他不好说出口,眼泪便替他说了。


他又是好笑又是难过,牵了嘴角仰头看箫韶,“嗯……不小心流的。”


箫韶用手替林疏擦干净眼泪,然后紧紧将林疏搂进怀里,“没关系,我不在那里也没关系,我会去的,我会到你身边的仙君。”


林疏听到这句话,整个人才从梦境中走出来。想了想之前自己又是哭又是笑的举动,有些羞愧地从箫韶怀里挣脱,看着箫韶说:“我刚刚还没怎么醒,现在好了。”


看见林疏从怀里出去,箫韶有些不高兴地撇了撇嘴,然后又把林疏拉回怀里,低声嘟囔着什么。


“醒了就不抱了……仙君真是冷心冷情。”


林疏扑哧一声笑出来,在箫韶怀中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准备睡觉。刚闭上眼睛,就又想起什么似的问他:“今天什么日子?”


箫韶迷迷糊糊道:“好像是六月初吧……”


林疏不依不饶地问他:“是六月一日吗。”


“……好像是?”


林疏想起了梦里的场景,也是六月一日,他的同学们都四处炫耀着自己收到的礼物。然后他跑去找自己老头要礼物,老头甩过来一本心经,扬声道:“喏,你要的礼物。”



怎么想怎么不舒服。


于是他觉得自己现在可以讨回来了。


“我要六一节礼物。”


箫韶没听清,问了一句:“什么节?什么礼物?”


林疏把脑袋埋进箫韶肩窝处,闷闷道:“反正就要礼物。”


箫韶挑起林疏的下巴,闭着眼胡乱亲了一口,低声道:


“喏,礼物。”

 

 


刚看完小白脸woccccccc实在是太好看了!!!!十四太厉害了我哭哭哭哭哭!!于是我儿童节激情码字(不这不是你菜的理由)

六一快乐啊大家!!!



寻欢

【番外】余生愿——林疏离开第二年的元宵

锦官城,正月十五。

萧韶独自一人,坐在“春风醉”喝酒。

今夜,整个锦官城灯火通明。“春风醉”是城中最高的酒楼,从这向下看,锦官城灯火繁盛,人流穿梭其中,笑语不绝于耳。灯火从正楼底下捱捱挤挤,往远越来越稀疏,却在远处的河上聚集起了一场盛大的灯火。

这条河名为“流照”,取“愿逐月华流照君”之意。相传每年十五,在这条河上放花灯时,若这花灯一夜不灭,便可以和有情人终成眷属。这是延续了多年的习俗,因此每年的今天,都会有许多人在这里点一盏花灯。那一盏盏灯点缀在河面,如同天上散落的一段星河。

越是乱世,越要过节。因着人的心里,需要一点祈盼。若是连这点牵挂都没了,那日子是真的一眼看不到头了。

面前的...

锦官城,正月十五。

萧韶独自一人,坐在“春风醉”喝酒。

今夜,整个锦官城灯火通明。“春风醉”是城中最高的酒楼,从这向下看,锦官城灯火繁盛,人流穿梭其中,笑语不绝于耳。灯火从正楼底下捱捱挤挤,往远越来越稀疏,却在远处的河上聚集起了一场盛大的灯火。

这条河名为“流照”,取“愿逐月华流照君”之意。相传每年十五,在这条河上放花灯时,若这花灯一夜不灭,便可以和有情人终成眷属。这是延续了多年的习俗,因此每年的今天,都会有许多人在这里点一盏花灯。那一盏盏灯点缀在河面,如同天上散落的一段星河。

越是乱世,越要过节。因着人的心里,需要一点祈盼。若是连这点牵挂都没了,那日子是真的一眼看不到头了。

面前的一坛酒已经喝了大半,桌上杯盘潦草。萧韶坐在雅间里,红着眼,手撑着头,已有五分醉了。

他瞧着楼下的灯火,觉得自己这里的空气和下面的或许是不同的。下面是热的,这里却是冷的。

在远离人群的一段河边,灯火稀疏,有两人牵着手,并肩走着。

显然是两个男人,一个略高些。略高些的那个把自己身上的披风解下来,围到略矮的那个男人身上,转身对着他,在领口替他打了个结。略矮的那男人却没动,或许是有些羞涩。随即,额头上被落下一吻。

远方灯火三千,杳杳星河,都定格在这一刻,却都一下黯淡了,清晰的只有他们。

萧韶看到了这一幕,很快,坛子里的酒便全空了。

他今天幻化成的是一个普通男子的样子。他离开了酒楼,走着走着,不知怎么,就到了一个地方。

这是家青楼,上书“风月袖断”。

鬼使神差地,他走了进去。

一个青年男人迎上来,没有那种老鸨的职业笑容,而是不卑不亢,带着让人如沐春风的微笑。

萧韶有点心虚,强装熟练:“你们这儿最好的,擅长什么。”

男人微笑道:“擅琴。”

 

萧韶一路穿纱拂帘,来到了高层雅间。雅间装饰清雅,墙上挂了名家字画,水墨屏风横亘其中,清香袅袅。

萧韶坐着,不一会,来了一个人。

那男子一袭白衣,抱着琴,缓缓行步,落座于屏风前。

萧韶看着他。他鞠了一躬,没有开口,自顾弹起来。

曲声清越,柔处如清风拂水,清处如竹林萧瑟。明明在楼中,却觉得身处空谷,恬静悠然。

一曲毕,萧韶渐渐回过神来。

那人起身,坐在萧韶的对面,着手泡茶,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对面的人终于开口:“阁下可是有喜欢的人。” 

萧韶恍如梦醒,觉得好像心中有隐秘之处被揭开。

“你如何看出。”

“正月十五独自一人出门,还喝了酒,定是觉得孤独。”

“而阁下看我的时候,并没有真的在看我,而仿佛透过我,看到了别人。我斗胆猜测,阁下喜欢的那人,和我有些许相似之处。”

茶好了。萧韶得了一杯,入口,清冽略苦,却有回甘。

萧韶久久没有回音,明明喝了茶,该是解酒,他却觉得更醉了。

“你…是喜欢男人的吗。”

那人一愣,随即从容道:“是。”

“为何,要喜欢男人。”萧韶醉了,仿佛在自言自语。

那人淡淡一笑:“皮囊而已,是男是女,是美是丑,是富是穷,这些又有什么要紧。我若真心喜欢一人,他是什么样,我都喜欢。”

萧韶心里的那些感受,本来一直隔着一层,一直解脱不开,如今却被他一下抽开那层纱。

自从他知道林疏真的是男人之后,心里总是有点奇怪,不是厌烦,而是,有什么东西错位的那种微微不适。

他去年一整年都在找他,可找不到。他整夜整夜的睡不着,想着,林疏是不是不要他了。

他有时也会想,林疏是个男人,企图压制对他的念。

可是,没用。他还是好想他。他突然觉得当初在桃花源的自己太过分了,他不应该冷落他。在知道他是男人之后,他应该吻他的双眼,告诉他,无论他是什么样,他都喜欢。

他后悔了。在每个睡不着的夜里,他都在想他,想他的林疏,想他的玉素,他当初骗他的样子,乖巧的样子,还有那天他在他身下的样子,他一点都没忘。

他想着,等林疏回来后,他要吻他的眼睛,告诉他,我喜欢你。还要带着他一起堕落在欲望的沼泽里,看他泪眼婆娑,看他微微喘息。

后来,总是找不到他后,也渐渐淡了。偶然回忆起他,像有什么,在他心里,轻轻拨动一根旧弦,余音袅袅,共振一样,连带着他的身心一起颤动。

“谢谢你。”萧韶郑重地对他说。

茶毕,他离开了这里。

他走在街上,看点点灯火,许多成双成对的人。他觉得释然,心里却又泛起一丝委屈。

两年了,林疏真的不要他了。

他买了一盏莲花灯,莲叶上写“林疏萧韶,生生世世,再不分离。”

他独自立在河边,看着那盏灯漂至河心中央,然后停在那里,一直亮着。在这夜里,世间繁华不过是过眼云烟,他的眼里只剩下这一盏小小的灯。

下次再让我见到你,你就别想跑了。他想着。

林疏,余生漫长,你只能和我一起度过。

 

忱枕
桃源君的眼神是什么样子的?

桃源君的眼神是什么样子的?

桃源君的眼神是什么样子的?

海晏河清

真就半夜不睡,搁这抄信呢。

抄着抄着就想哭,唉……

字不是关键,内容才是关键

真就半夜不睡,搁这抄信呢。

抄着抄着就想哭,唉……

字不是关键,内容才是关键

👾

一点屁话

萧韶林疏好啊,虽说见字如面人走茶凉生死相分已然通通经历一遍,但耐不住天遂人愿,结局终究还是桃林树下看花人,世世代代走鸳鸯。好儿郎剥出情丝,自认坠进人间凡尘滚滚,抽刀断水下江湖去,攀上一只玉琢凤凰,尾羽流光溢彩,也不知晓到底是不是真心倾慕,而到后来吻过唇舌才探清,一梦间人老矣凋了豆蔻,这世间并无有海市蜃楼。那些辗转过的萧疏天路和茫茫星海也不算数。宫廷殿里坐,忍痛不敢高声,渡得了战马铁衣,逃不过瘦雪白剑,再后来有幸是阎王爷下走一遭,为世人苟且,落一身鲜血淋漓。断骨碎心的不死鸟总算魂归尘土,留一个无情人滞留人间,飘飘摇摇几度春。轮回也轮回,朦胧光阴破云过,爱便爱,痛便痛,赎来一位俏君子就值得。记你万...

萧韶林疏好啊,虽说见字如面人走茶凉生死相分已然通通经历一遍,但耐不住天遂人愿,结局终究还是桃林树下看花人,世世代代走鸳鸯。好儿郎剥出情丝,自认坠进人间凡尘滚滚,抽刀断水下江湖去,攀上一只玉琢凤凰,尾羽流光溢彩,也不知晓到底是不是真心倾慕,而到后来吻过唇舌才探清,一梦间人老矣凋了豆蔻,这世间并无有海市蜃楼。那些辗转过的萧疏天路和茫茫星海也不算数。宫廷殿里坐,忍痛不敢高声,渡得了战马铁衣,逃不过瘦雪白剑,再后来有幸是阎王爷下走一遭,为世人苟且,落一身鲜血淋漓。断骨碎心的不死鸟总算魂归尘土,留一个无情人滞留人间,飘飘摇摇几度春。轮回也轮回,朦胧光阴破云过,爱便爱,痛便痛,赎来一位俏君子就值得。记你万万年,从游侠到游仙,山高水长一辈子。

十年灯

红尘白雪

  ·假如147章林疏没有与萧韶见面,南北开战后,林疏助萧韶统一,萧韶拒绝受封人皇——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一叶孤舟而已——


     剑阁山高,壁立千仞,林疏长衣雪白,广袖随风猎猎。


     他脚下云海波涛,他头顶万古苍穹。...

  ·假如147章林疏没有与萧韶见面,南北开战后,林疏助萧韶统一,萧韶拒绝受封人皇——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一叶孤舟而已——


     剑阁山高,壁立千仞,林疏长衣雪白,广袖随风猎猎。


     他脚下云海波涛,他头顶万古苍穹。


     林疏抚摸折竹剑,眼中映雪山巍峨,出剑,第一式空谷忘返,第二式不见天河,第三式……

     

    但见霜华重重,锋芒凌厉,无情剑意牵引天地气机。

     

    他听见风,生于地,起于青萍之末,空谷回响,天地游荡。


    湛然常寂平挥而出,剑尖一片雪,轻柔和缓。林疏怔怔看了半晌,脑海中浮现一抹红色衣摆,他想起房间里搁置多年的殷红令牌,想起很多年前有个人红衣夜带刀。

   

    是萧韶。林疏漠然地想。


    十年前,夏朝大乱,凤阳殿下被围,死于乱军之中。林疏那时直觉心口绞痛,仗剑出山,去见他最后一面。林疏把自己同他关在一起整整三天,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三日后,林疏返回剑阁,再也没有出山。


   他从回忆中醒过来,剑尖上的雪早已不见踪影。垂眸,收剑,长相思到了第八式平生心事再不见长进。那些被他封存的锁在心底的记忆,总是在夜深人静之时,浮光片影般掠过心头。


   林疏自认今生无情道已至尽头。他转身,一袭白衣一柄长剑,走进茫茫雪原,再不回头。



    ————天地之大,遥无尽头,但见红尘如雪,江水长流。













想喝乌龙茶
之前改了一直忘发... 加了眼...

之前改了一直忘发...

加了眼妆嘿嘿

之前改了一直忘发...

加了眼妆嘿嘿

疏尧&
记萧韶 林疏 “仙君可愿与我共...

记萧韶 林疏


“仙君可愿与我共赴桃源?“

“好。”

      ——一十四洲《仙道第一小白脸》

-----------------


三月一号填的词,现在才发 

懒得改了但是感觉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orz我还是太菜了

词里面主要是和剧情相关的

记萧韶 林疏


“仙君可愿与我共赴桃源?“

“好。”

      ——一十四洲《仙道第一小白脸》

-----------------


三月一号填的词,现在才发 

懒得改了但是感觉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orz我还是太菜了

词里面主要是和剧情相关的

想喝乌龙茶
美人舞刀真是太可了 修仙修到四...

美人舞刀真是太可了

修仙修到四维空间也很强

美人舞刀真是太可了

修仙修到四维空间也很强

啊舒安栓
重温一遍 林疏真是太惨了 虽然...

重温一遍

林疏真是太惨了

虽然真的…有点虐 

但我还是

好想笑

重温一遍

林疏真是太惨了

虽然真的…有点虐 

但我还是

好想笑

hopeless
某日你穿行东山,东风吹落桃花占...

某日你穿行东山,东风吹落桃花占你衣襟,即是我来看你


求小红心qaq

指绘萌新色感超差就先不上色了

某日你穿行东山,东风吹落桃花占你衣襟,即是我来看你



求小红心qaq

指绘萌新色感超差就先不上色了

红毛怪

『仙道第一小白脸』绝美语录

𝐁𝐘 一十四洲


——萧韶&林疏


[图片]


————


— 请解‘天行有常,人道有为’。
— 人生天地间......如滴水......在江河中,或顺流而下,或逆流而上,是人道有为。然而,江河终入海,是天行有常。
— 天行有常,人当如何?
— 不如何。

— 天行有常,你又如何?
— 不如何。

— 天行有常,你不如何,道友,你有好一颗浑然天成的道心,天生便离于人群,合该求索大道。
天道于你是樊笼,是江流,便脱出天道,何如?

— 随便。

— 君心似铁,无转...



𝐁𝐘 一十四洲


——萧韶&林疏




————



— 请解‘天行有常,人道有为’。
— 人生天地间......如滴水......在江河中,或顺流而下,或逆流而上,是人道有为。然而,江河终入海,是天行有常。
— 天行有常,人当如何?
— 不如何。

— 天行有常,你又如何?
— 不如何。

— 天行有常,你不如何,道友,你有好一颗浑然天成的道心,天生便离于人群,合该求索大道。
天道于你是樊笼,是江流,便脱出天道,何如?

— 随便。

— 君心似铁,无转无移。道友,你之道,是大道。大道孤独,无亲无友,且珍重罢。



— 此后,天下平定。渐渐发现世间名利富贵如同过眼云烟,终究纷纷逝去,返璞而归真,以绝顶手段超脱尘世,翩然归去——自此逍遥天地间,便是‘游仙’。
— 为侠者,终将隐。你何时归隐?

— 你们隐于天地,在下隐于市井,都是一样。



便当遁迹尘中,栖心物外,澄清一气,生死长存。



游侠也好,游仙也罢,烧鸭固然美味,仙丹也值得一尝,可这世上,还是我媳妇儿的软饭最好吃。



秋风一起,万叶飘零,而人非金石,百年之后,亦同归尘土,是“悲秋”。 
登高而观,江流东去,逝者如斯,不可追溯,是“观河”。 
世间繁华美艳,欣欣向荣之物,终归尘土,的确可悲。 
而唯有曾钟爱此物之人,才会感到“悲”。 
但天行有常,美好之物的消失是不可挽回的过程。



这个世界上,没有大小姐,没有疏妹,也没有盈盈,有的,只是两个命途多舛的男孩子罢了。



而出世须入世,出尘须入尘。



在这雪山绝顶,一切情思杂念尽数沉寂,只余眼前万里江山,手中一柄长剑。 
流雪山下忘返谷,一片空茫,使人忘我,继而忘归浓雾起时,云海升腾,远方天河失去形迹,滔滔水声亦随心境下沉渐渐消失,万籁俱寂。 
问剑峰山高万仞,登临绝顶,居高临下,看见茫茫尘世,不过山下一寸。



时值九月碧玉天仍是竹林如海,合虚天却已是枫叶满山了。



两年,万里山河踏遍,自始至终,他从来不是独当一面的人,也不是想去独当一面的人。 
他只是个没了饲主的仓鼠,拼命在永远不会停止的滚轮上徒劳奔跑。 
当时他也没觉得委屈。 
可在萧韶的怀里,所有的……所有的委屈,无数个夜里被刻意遗忘的难过,全部涌上心头。



修仙,所修是心,是道,怎可依附于有形之物中? 
林疏缓缓呼吸,放空心神。 
万物,一气之所生。 
人亦属万物。 
于是物即是我,我即是物。 
于是我与万物同一。 
于是我即是天地之间一缕气脉。 
于是我即是天地。



谢子涉道:“窃钩者诛, 窃国者侯, 杀一人为贼,杀万人为雄。” 
谢子涉道,“以我之见,杀一人为贼, 杀万人还是贼。” 
谢子涉却看凌凤箫:“大小姐, 你怎样想?” 
凌凤箫淡淡道:“杀一人为贼,杀万人为寇, 杀十万人为枭。” 
谢子涉道:“那依大小姐所见,如何才为雄?” 
凌凤箫道:“杀万人以救十万人,杀十万人以救百万人,为雄。” 
过一会儿,只听苍旻道:“我却想,为那十万人之生而死的万人,为百万人之生而死的十万人,实则也没有也没有做错事。” 
谢子涉道:“若有人要为十万人而杀万人,你当如何?” 
苍旻道:“我要为那万人,与十万人相抗而死,方觉问心无愧。” 
谢子涉道:“这便是‘侠道’。”



有什么东西缓缓落在他衣襟上,软红的一片,像桃花瓣。 
萧韶说,桃花沾你衣襟,是我来看你。 
萧韶,萧韶,你来看我了吗?



他想起萧韶之前看过的那些个话本子,道:“说是江湖游侠,与山野破庙借宿, 皆要拜过神佛, 你也要拜么?” 
萧韶浑不在意地拔了刀:“我何苦要信神佛。” 
说罢,勾了勾唇:“若是给你刻一玉像, 供奉庙中,我却要心甘情愿去早晚参拜了。”



林疏只是笑了一下。 
世人有善,也有恶,换到仙道,仍然如此。 
有人怀璧其罪,有人欲壑难填,千古以来,都是如此。 
只是天行有常,拥有一种力量,就要付出一种代价。 
无情道如此,孽镜台也是如此。 
一个人拥有神器,可以穿梭光阴,以为能够任意更改一切,到最后却发现世事早已注定,只是缓缓前行——其中失落绝望,不啻于一种酷刑。



浮生皆是梦境,生死不过一瞬,孽镜台里,他已悟了。 
二十一岁的萧韶,在那个时空里,有十九岁的林疏在陪着。 
已经离世两年的萧韶,却还在等他去陪。



某日你穿行东山,东风吹落桃花,沾你衣襟,即是我来看你。



♥️


青山有玉

之前说好的大小姐(★・'ε゚)ノ

情头get√

【女装咕了,下次一定】

【下次还可能画黑化】

——————

我真的不会画画qwqqqqq

之前说好的大小姐(★・'ε゚)ノ

情头get√

【女装咕了,下次一定】

【下次还可能画黑化】

——————

我真的不会画画qwqqqqq

木卩

女装大佬的相遇

人物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随手瞎浪,全靠印象。所以,原谅我。其实就是为了满足我自己的小心思

时间线是全部结束以后。


欢迎进入“牧羊女的直播间”

卩: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我们直播间。这里牧优卩。

旸:我是牧修旸。今天我们非常荣幸能邀请到两位风马牛不相及的女装大佬——

卩:林秋石!林疏!

旸:掌声欢迎!

林秋石(面向镜头微笑点头):大家好,我是林秋石。

林疏:……林疏恨不能原地消失,只是面对着两位满脸期待的主持,无奈的僵硬地向镜头点头,算作是问候。

旸(笑):那么,就开始今天的正题叭~我看看第一个问题……

卩(抢节奏):二位是什么情况下接触女装的呢?

林秋石:你是指...

人物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随手瞎浪,全靠印象。所以,原谅我。其实就是为了满足我自己的小心思

时间线是全部结束以后。


欢迎进入“牧羊女的直播间”

卩: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我们直播间。这里牧优卩。

旸:我是牧修旸。今天我们非常荣幸能邀请到两位风马牛不相及的女装大佬——

卩:林秋石!林疏!

旸:掌声欢迎!

林秋石(面向镜头微笑点头):大家好,我是林秋石。

林疏:……林疏恨不能原地消失,只是面对着两位满脸期待的主持,无奈的僵硬地向镜头点头,算作是问候。

旸(笑):那么,就开始今天的正题叭~我看看第一个问题……

卩(抢节奏):二位是什么情况下接触女装的呢?

林秋石:你是指看别人女装,还是自己穿?

旸(看一眼阿卩,笑得温柔):当然是自己穿啦~

林秋石(并不想说):……

林疏:意外使然。

林秋石(似乎得到了灵感):被逼无奈。

旸:当时或过后感想如何呢?

林秋石:换之前我就很后悔,我为什么要嘴贱,但是反抗无果,到后来,感觉还挺有意思的。

林疏:左右不过是副皮囊。

旸:看来二位适应能力很强啊,那您的恋人当时反响如何呢?

林秋石:他,相当满意。

林疏:……认定我是女生。

林秋石:?(这情景有些熟悉?)

卩(终于又抢到节奏):后来又在次女装过吗?

林秋石(一言难尽):女装只有零次和无数次。

林疏点头赞同。

旸(扫过一眼弹幕,忍不住笑):弹幕叫我们两个不要再自由发挥啦。好啊,我看看,你们这什么毛病,对人家恋人好奇什么。

卩(靠近看):还真是。(转头向双林)二位介意么?不会问太过分的问题。

林秋石:可以啊。

林疏:可以。

旸:您的恋人有女装过吗?……

林秋石:不仅有,而且还喜欢逼人女装。

林疏:有过。

卩(激动):来了来了!传说中的恋爱初印象!请问您对您的恋人的初印象如何呢?

林秋石:一个漂亮柔弱的妹子。

林疏:过分漂亮但是脾气不好。

旸:那么熟悉之后呢?

林秋石:又皮又戏精,还挺会撩。重点是,男的。

林疏:像河豚,对我很好。

卩:现在?

林秋石:像猫一样,但是依然皮和戏精,剧本层出不穷。

林疏(轻笑):……小鸡仔?

旸(看屏幕):行了,你们这群人还怪我们自由发挥,自己八卦倒是不说。别总对人家恋爱经历提问行不行?这期直播主题是二位女装大佬本人,是女装感受好不好?再随着你们,我们就要被关小黑屋了。

卩(帮腔):就是啊。还是要回归主题的。

旸:二位觉得女装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吗?

林疏(认真回想):……有胸不方便挥刀?

林秋石(不堪回首):不能说话。

卩:如果以后有机会,还会再女装吗?

林秋石(一脸坚决):不,女装是不可能的。再也不要女装了。

林疏:可能……会吧。

旸:啊,时间差不多了。就算再不舍,也不可以再继续了哦。本来把两位强行拉到这里来就已经很不公平了呢。

卩:尤其是林疏的身体比较弱,会受不了这种强度的穿梭哦。

旸:那么今天……

卩:结束语让我说!

旸:好好好,给你给你。

卩:那么今天就到这里~再次感谢二位冒着如此大的风险来这里参加直播,也感谢大家直播期间的观看和礼物~我们——

旸/卩:山水有相逢,后会有期!


摄像机关闭。

牧修旸对着林秋石微笑着说:“林疏身体受不了高频次穿梭时空,我先送您回去,如何?”

林秋石自然不会拒绝。两人一前一后从“门”离开。

而牧优卩则坐下来沏了壶茶,同林疏闲聊起来(主要是牧优卩在说),顺便小小的吹了一波林疏。休息了好一阵,确认了林疏的身体没关系之后,牧优卩也把林疏送回了原来的世界。

至于牧羊女两人差点被阮萧二人打的事情,就不细说了吧,给他们留点面子。



再然后就是我自说自话的时间啦!

有人总结(我看到的)说和南秋两位大佬一起进门,要么看的是男女狗血绝恋情深,不然就是两个帅哥弯成蚊香,再不济也是一段姐妹情深的……什么来着?我忘了。

我!吹爆林秋石!吹爆林小疏!我不管!他们超~~好的!

攻组也都是女装大佬呢,要不要也试试看啊……

画染九天真的话多

p1是还在学宫的初识期

p2.3证件照

昨天下午开始看,一直通宵看到今天十点多才看完

一口气看完了

下午的时候发现实体昨天截止预售。。。行吧,然后去xy收了特签版的嘿嘿嘿,实体封面的角色画的太好看了)

我爆哭!!!!!!!!!呜呜呜呜呜呜

看的时候其实没太悲伤,现在就,呜呜呜我爆哭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粮食好少孩子饿死了,修仙道袍这类的我真的不擅长x哭

林疏的性格我真的好可qwq

可以的话想扩可以一起为两人尖叫的姐妹qwq

p1是还在学宫的初识期

p2.3证件照

昨天下午开始看,一直通宵看到今天十点多才看完

一口气看完了

下午的时候发现实体昨天截止预售。。。行吧,然后去xy收了特签版的嘿嘿嘿,实体封面的角色画的太好看了)

我爆哭!!!!!!!!!呜呜呜呜呜呜

看的时候其实没太悲伤,现在就,呜呜呜我爆哭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粮食好少孩子饿死了,修仙道袍这类的我真的不擅长x哭

林疏的性格我真的好可qwq

可以的话想扩可以一起为两人尖叫的姐妹qwq

山酒•穿花棉袄卖秋裤

抵死缠绵(仙道第一小白脸车)

人物ooc慎入

各位把车票都要拿好哦,丢了可不找的。

/抵死缠绵/

乍一关门,林疏就有点不祥的预感,仿佛被什么无形的东西锁住了。

  他整个人都有点炸毛,转头看萧韶。

  萧韶正在看着他。

  “你......还好么?”林疏再次问了一句。

  萧韶:“尚可。”

  林疏:“......要不要喝点热水?”

  萧韶看他的目光里似乎带上一点疑惑,然后摇了摇头:“不必。”

  林疏有不少话想问,一时之间,又不知从何问起。...


人物ooc慎入

各位把车票都要拿好哦,丢了可不找的。

/抵死缠绵/

乍一关门,林疏就有点不祥的预感,仿佛被什么无形的东西锁住了。

  他整个人都有点炸毛,转头看萧韶。

  萧韶正在看着他。

  “你......还好么?”林疏再次问了一句。

  萧韶:“尚可。”

  林疏:“......要不要喝点热水?”

  萧韶看他的目光里似乎带上一点疑惑,然后摇了摇头:“不必。”

  林疏有不少话想问,一时之间,又不知从何问起。

  他思虑再三,在这许多问题里挑挑拣拣,终于得出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你还是人么?          不料,他张口刚要问,就被此人按到了床上。  萧韶居高临下,面无表情,但还在沉迷一点一点摸他的脸。

 从额头,到脸颊,到唇角。

  “你......”林疏刚说出一个字,就没有办法说话了。

  因为萧韶的指尖分开了他的嘴唇,并且因为他一时没有防备,已经穿过唇齿,进去了很多,抵在舌尖上。

  萧韶目光沉沉,看着他,然后又添了一指进去。  林疏有话要问,于是试图推那两指出去,可这动作怎么看都像是他主动去舔咬那两根修长手指。 

  他就看着萧韶目光愈发不对,心中逐渐慌张。

  萧韶俯下身,另一只手按住他肩膀。  

“仙君,”林疏听见萧韶用略微沙哑的声音缓缓道,“你好干净啊。”  

  林疏不问了。

  这句话听起来像一种沙哑的叹息。透着一种难言的疯狂感。

  求生的本能让林疏果断闭嘴。

  他略微抬起头,眼神懵懂的看着眼前的人。他心里有点慌,眼前的人看他的眼神并不正常,是那种偏执又着迷的眼神,原本漆黑的眼眸内部似乎流淌着一丝沉重的暗红。

  “真干净啊,”萧韶从他的下巴滑到他的脖子上,温柔的摩擦着他纤细修长的脖颈,然后用手圈住,缓缓地收紧——“真想把你弄脏。”

  林疏只觉得呼吸逐渐被抽离,他难受的推了推身上的男人,谁知这似乎是一个信号,身上的人猛地收紧了手上的力道,眼睛蓦的变红——“你是我的!别想跑!”

  林疏呼吸一下子被剥夺了,整个人如同一尾被抛上岸的鱼一般。

  他要被掐死了。

  凭借他的力量是挣脱不了萧韶的禁锢,林疏模模糊糊地想,刚才萧韶和那诡异的魔石融合了,他感觉他甚至比大巫还强。远远超过了渡劫期巅峰的境界,甚至有可能到了陆地神仙境。

  他挣脱不了。

  凭借着求生的本能,林疏把手握住了萧韶掐住他脖子的手,微凉的指尖攀上已经快要疯魔的人的手上,紧紧的握住——萧韶眼中猛地闪过一丝白光,随即手蓦地一松。

  他仿佛只清醒了一瞬,随即眼中又翻涌上些癫狂的神色来。

  他看着怀中的仙君,嘴角诡异的勾起“真好看。”

  他被按着,动不了, 有些脱力,微微喘了几口气。

  萧韶抽出手指来,俯下身去吻他。

  林疏被他牢牢禁锢住, 动弹不得, 加上被吻得极深,无法喘气, 浑身都软下来。

  他不要了。

  窒息的感觉并不好受。于是林疏微微别过头去逃避亲吻。

  萧韶吻在他的耳垂,伸出牙齿细细的舔舐着敏感的根部“不舒服吗?”

  林疏一听这话,心里便杂七杂八的冒出许多念头:这不废话吗?有本事你去试试被一个人掐着脖子差点掐死?或者是说把你给吻的窒息而死。

  本着活命的原则,林疏还是诚实的选择开口:“不舒服。”

  萧韶挑了挑眉,似笑非笑得盯着被他压在身下的人,歪着头看了看他,那眼神让人毛骨悚然。

  林疏:……大小姐,你能不能别用这种打量货物的眼神打量我?我害怕。

  这时候的感觉仿佛又回到了多年前,那时候他还是一个经脉尽碎的废物小仓鼠,大小姐风华绝代,灵力高的一根手指就可以碾压他。

  现在跟那个时候没得二样。

  萧韶一看手指也可以碾压他。

  萧韶打量他一会儿,然后微微皱起了眉,然后挥了挥手。

  林疏只感觉身下一凉。

  哦豁,他衣服是不是没有了?

  林疏撇了一眼自己身下,一时之间有些愣住了——他身上原本飘飘欲仙的白衣不知何时被人替换成了一件薄纱。

  姣好的身体藏在里面若隐若现,引人遐思。

  萧韶眸色深了些,他用腿抵住林疏纤细的腰肢,居高临下的望下去。

  ——美人模样清冷,眉间似乎总是喊含着一捧化不了的雪。即使是如此这般,他也不过是微微皱眉,教人看了,只想把他狠狠的压在身下蹂躏,让他哭泣,让他那双似乎没有感情的眼睛沾染上情欲,让他永远的臣服于自己——直到地老天荒。

  林疏想要把被强行分开的腿闭拢,谁知萧韶突然发狠,将他抵在床榻上,整个人俯下身去,单手握住他的下巴,狠了命的亲吻。

  唇瓣被他撕咬,被他强行擒住舔舐。

  林疏知道反抗不了,只能顺着他来,他不知怎么就忽然觉得身上的人好像一只受了伤的幼兽,可怜的祈求主人怜悯。

  嘴唇传来轻微的刺痛,淡淡的血腥味在两个人唇齿之间弥漫。

  破皮了。

  林疏心想。

  腥甜的味道更加刺激了萧韶,他更加激烈的亲吻林疏。

  林疏仿佛也从亲吻中窥得了什么异样——那是一个遍体鳞伤的带着绝望的亲吻。

  他只想到了四个字:抵死缠绵。

  带着珍惜的,仿佛是最后一吻一样。

  不知怎么,他心里也忽然泛起淡淡的难过。意识到这个之后,他感觉很惊奇,自从修了无情道之后,世间万物仿佛也离他而去,所有的感觉都仿佛被笼上了一层淡淡的薄纱。他知道,但是感受不了。

  有时候他看着万家灯火,看着在人间欢声笑语的人们,也会想知道他们此时是怎么感觉,他似乎感受过,但好像又是上辈子的事了。


扶摇

啊啊啊…我虚脱了……

字不好看……好丑啊……

啊啊啊…我虚脱了……

字不好看……好丑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