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林肯公园

234.2万浏览    1535参与
维埃伯爵

Leave out all the rest

在梦中我迷失了,而你恐惧万分。

但却无人倾听,没有人在意

梦幻破碎,我在惊恐中醒来

当我告别的时候,我能够留下什么?

所以,如果你对我有疑问,我希望你能明白:

当时过境迁之际,请遗忘我的那些错误

让我能留下一些,

值得怀念的理由。

别怨恨我,

当你感到空虚之时。

让我留在你的记忆里,

然后,就忘却余下的一切。

抛弃那些余留之物吧。

不要惊惧

我不为我做过的忏悔,

我不对我的选择悔恨。

我表面看上去似乎很坚强,

然而事实上,表皮底下却并非如此。

我永远不会变得完美,但所有人不也一样?

遗忘那些藏匿内心深处的隔阂。

假装是那个能够拯救我的人。

我不能变得和...

在梦中我迷失了,而你恐惧万分。

但却无人倾听,没有人在意

梦幻破碎,我在惊恐中醒来

当我告别的时候,我能够留下什么?

所以,如果你对我有疑问,我希望你能明白:

当时过境迁之际,请遗忘我的那些错误

让我能留下一些,

值得怀念的理由。

别怨恨我,

当你感到空虚之时。

让我留在你的记忆里,

然后,就忘却余下的一切。

抛弃那些余留之物吧。

不要惊惧

我不为我做过的忏悔,

我不对我的选择悔恨。

我表面看上去似乎很坚强,

然而事实上,表皮底下却并非如此。

我永远不会变得完美,但所有人不也一样?

遗忘那些藏匿内心深处的隔阂。

假装是那个能够拯救我的人。

我不能变得和你们一样

-----《Leave out all the rest》

先不说我叫啥
不出所料的听歌记录 去年末才知...

不出所料的听歌记录

去年末才知道LP 今年是彻底喜欢了

oh——肯斗士们

不出所料的听歌记录

去年末才知道LP 今年是彻底喜欢了

oh——肯斗士们

Atlantis(阿城)

【Bournoda】Rings

放假前最后一篇

队长和鼓手太有爱了很难不嗑(喂)

激情短时间产物,很短

🌟是爱情向🌟有私设

早期时间线

大家看得开心就好

——————————分割线—————————

日头刚刚升起来,草叶上的露水还未干;街道上偶尔会路过早班车,轮胎碾压路面的摩擦声将寂静划开一道口子。过不多久,这道口子又会自动合上。

  时间尚早,甚至鸟雀都还没能清醒过来给这个世界的上空挂上几个音符。

  某乐队的MC本来打算侧个身、掖好被子,接着再舒舒服服睡个回笼觉——前两天写demo忙到转钟,他的脑袋已经以宕机为方式来报复他了。但没等他将一侧脑袋埋进枕头里,他的耳垂便先发出了抗议——一阵钝痛,随之而来...

放假前最后一篇

队长和鼓手太有爱了很难不嗑(喂)

激情短时间产物,很短

🌟是爱情向🌟有私设

早期时间线

大家看得开心就好

——————————分割线—————————

日头刚刚升起来,草叶上的露水还未干;街道上偶尔会路过早班车,轮胎碾压路面的摩擦声将寂静划开一道口子。过不多久,这道口子又会自动合上。

  时间尚早,甚至鸟雀都还没能清醒过来给这个世界的上空挂上几个音符。

  某乐队的MC本来打算侧个身、掖好被子,接着再舒舒服服睡个回笼觉——前两天写demo忙到转钟,他的脑袋已经以宕机为方式来报复他了。但没等他将一侧脑袋埋进枕头里,他的耳垂便先发出了抗议——一阵钝痛,随之而来的便是肿胀感。“嘶……”他倒抽一口凉气。这下,他的睡意算是没了大半。

  他睁眼盯着天花板,眼神有些空。连着两三天凌晨才休息的脑子运转得并不快。他鼓起腮,又重新在床上躺平。

  Chester和Dave这两个家伙,还怪会在我动摇的时候煽风点火的。Mike Shinoda,你也太容易被说动了。他伸了个懒腰,关节也咔咔作响。要不是他们两个,这耳洞我也许就不会去打。

  身侧的Rob正背对着他睡得安稳——身体有规律地起伏着。若是细听,便能捕捉到他发出的轻微的呼噜声。

  Mike现在很感激自己睡觉的时候并没有频繁翻身的习惯,否则,他一个晚上可都别想睡了——连带着他身旁的人也一样。

  还不是时候,还不是该清醒的时候。他如是想,随后又将眼睑合上。

  就这样僵着躺了不知多久,睡意又像给鱼缸缓慢注水时缸中的水面一样升了上来。意识也很配合地一下子扎进了这水体中。

  再睁眼时,天已经大亮。虽然意识清醒得多了,但一直维持着一个姿势躺这么久,身体还是难免感到疲累。阳光从窗口泄下来。趴在墙角的白毛雪橇犬见他从床上坐起,也站起来走到床边,吐出舌头冲他摇摇尾巴。

  右边床位的温度早已冷下来。

  “早上好Hank.”他抬手揉了揉这个浑身雪白的大家伙的脑袋后从床上起身,伸了个懒腰。

  盥洗室里水声哗哗。“Rob?”他敲敲门,用比平时更高的分贝喊话。“马上就好……”里面传出的应答声因大门的阻隔而听起来有些发闷。

  听罢这话,他便倚在门外的墙上盯着自己的指甲发呆——没有必要去做别的事磨时间。Rob的“马上”比人们普通认识中的“马上”要更快。

  脑中一段简短的旋律还没有复盘完,门锁转动的声音便响起。大门打开,冲出的热气模糊了盥洗室外墙上的镜子。“今天稍微晚了些啊,Mike.”身型高大的青年抬手拨了拨半干的头发,在将手中的毛巾挂好后系上浴袍的衣带。“嗯,”Mike点点头,“昨晚醒了。有打扰到你吗?”后便稍稍抬头与对方目光相接。“没有的事。但怎么又醒了?你该多睡点觉才是,”Rob笑笑,抬手在身前人的眼眶下面轻轻刮了一下,“再这样下去,你不用化都是烟熏妆效果了。”后又拍了拍人的肩膀。“会注意休息~~”最后几个词从Mike嘴里出来时却因为哈欠变了调。

  侧身让出路,看着人进了盥洗室关上门后,Rob“哧”地笑了——这家伙总会不自觉努力过了头。Fine.他笑着摇摇头,套好外衣去最近的便利店搜罗早餐——或者说是早午餐更合适些。走时还不忘在盥洗室外洗手池上方的镜子上留一张便条——Mike出来修理须髯时必然会看到。

  刚拎着一纸袋食物回来便发现某位Shinoda在镜子跟前表情管理掉线的Rob Bourdon皱了皱眉头。没等将袋子放下,他便几步上前将Mike那正准备将固定耳钉戳进还未愈合的耳洞的手的腕子捉住:“位置没对上会很麻烦。”后者愣了一下,眨眨眼睛:“看不出来你还挺懂的,”随后晃了晃手臂示意人放开,“那……你来帮忙?”

  得到肯定的回应后,他便将手中那对固定耳钉放在对方摊开的手掌上。“伤口有些发炎了。”Rob用酒精棉球轻轻擦过Mike两边的耳洞,又涂上消炎药膏,最后才将固定耳钉涂上酒精对准塞回去。虽然已经在忍了,但这期间,Mike有时候仍会发出“嘶嘶”声。

  “这两天是疼醒的吧?”Rob递过一袋三明治和一杯美式咖啡。“没错……等等,你知道?”Mike接过物什后将包装拆开来。“猜的。”Rob咬下一口三明治,应答得有些含糊。

  事实是Rob会受到影响并醒来,但他会装作还没有醒,观察着自家伴侣的一举一动。不过他重新入睡非常迅速。所以这些影响几乎可以视为零。

  过了几天,Mike的耳洞成功愈合。

  他终于可以久违地自由侧躺了——这体验熟悉又陌生。没等他多翻几下身,便被Rob从身后揽进怀里。

  好像,连着好几天,都没有这样过了诶……Mike眨眨眼,干脆又往身后那厚实的胸膛上靠了靠。

——————————分割线——————————

很短,也就只能想到这里了……

他俩相处氛围真的很好UwU

THANKS FOR READING

Atlantis 敬上

Atlantis(阿城)

Message(合集1)

是在名人朋友圈语c MS的产物

均是有感而发即兴产物

可以来名朋找我玩,Mike ShinodaNo.42

祝各位阅读愉快

——————————————

To Bennington Planet:

  不知道你近来怎么样?总之,祝好。

  以前每年的这个时候我都会早早给你发消息,祝你和Talinda有一个快乐的情人节。你有时候会偷懒,只是把我的信息文本里的人名替换掉,换成我和Anna。但我知道你的心意是满的。

  现在这个习惯仍然保持着。我不时会感叹习惯真是可怕的东西。每次我的手...

是在名人朋友圈语c MS的产物

均是有感而发即兴产物

可以来名朋找我玩,Mike ShinodaNo.42

祝各位阅读愉快

——————————————

To Bennington Planet:

  不知道你近来怎么样?总之,祝好。

  以前每年的这个时候我都会早早给你发消息,祝你和Talinda有一个快乐的情人节。你有时候会偷懒,只是把我的信息文本里的人名替换掉,换成我和Anna。但我知道你的心意是满的。

  现在这个习惯仍然保持着。我不时会感叹习惯真是可怕的东西。每次我的手都会在发送时停滞,意识到这已经毫无意义。

  我现在很好,Talinda也很好。你不必担心,孩子们都很听话。

  更多的事情,等到重逢的那天再讲。

                                   M.S 14.2.2021

——————————————————

To Bennington Planet:

  你的第五个41岁生日。

  LA天气还不错,让人很想踩上滑板去各个街区溜达,再在一面白墙上留下涂鸦——十几年前我可能真的会这么做,兴许还会拉上你们五个家伙一起。

  现在呢,我大概会像像往常一样,洗漱好、冲一杯咖啡,而后在家里窝着——COVID-19,谁都不会想被这东西缠上。又或许,是因为不再年轻了吧。

  坚持直播已经有一年了,这很难以置信。在自己的频道上开发各种不同的小玩意也确实很有意思。Fandom还是一如既往的充满爱和活力,聊天框消息流动的速度从来都没有慢下来过。

  我们曾经一起吐槽过那些与我们相关的离谱meme。现在,与我相关的meme在我直播后,似乎只增不减。粉丝们真是把Photoshop用得炉火纯青。这一点我必须承认。

  Trump下了台,希望他不会再有卷土重来的机会。你也是这样想的吧,bro?

  我也在不断尝试新的东西,像我们之前经常做的那样。ShinodaProduceMe企划很顺利。每周都会收到新的音乐稿件。新生的艺术家们也确实让我看到了许多不一样的充满新意的作品。与iann Dior和UPSAHL的合作非常愉快。新歌打出的人气已经超出了我的预期。

  这么看来我怎么像是在做工作报告或者年终总结似的?原谅我想和你分享的事情太多以至于这像是在记流水账。

  总之,一切都在变好。

  M.S  20.3.2021

————————————————————

To Bennington Planet:

  最近变天了,记得加衣服。

  不出意料你应该已经见到我们可爱的狗朋友Jasper了。这小家伙很喜欢你,肯定会第一时间去找你的。对于狗而言,Jasper已经很老了。我也早已做好了你们会重逢的准备。

  又是半年。COVID的流行似乎并没有明显减弱的趋势,反倒更加凶猛。不过放心吧老伙计,我接种了疫苗,也没有在外面乱跑。我似乎也慢慢习惯了宅家磨时间的方式。说不上喜欢,但也不会感到太烦躁。

  我缩短了直播的时间——直播确乎是有些累人的。我也该多腾出时间来做自己的事。

  乐队的大家都很好,我们时不时就会有联系。没准哪天我们又会回归呢?最近我和K.Flay的合作也提上了日程,部分粉丝已经翘首以待了。

  时间真是快——年末了。2022会更好,还是更坏?谁都没有答案。

  但我们依然怀着期待。

                               M.S 6.10.2021

—————————————————————

To Bennington Planet:

  上次提笔距今似乎已历时甚久。又是一个十二月,祝安。

  LA的气温大抵是对冬日最大的不敬。不冷,甚至可以说是暖和。不久前的感恩节我有好好给自己放假——停播一周,和家人们一起去峰峦上看雪。

  上个月末我直播“偷懒”,画了很久的画,也沉迷于Detroit Become Human.但我想你也看到了,我在“偷偷”搞大动作。

  ZIGGURATS再过几天就要发行了。不知道这个时长六分半的家伙会打出怎么样的反响。最近泄出的片段,至少fandom的反应都是积极的。但他们对NFT似乎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P

  虽然还有不少天,大家好像已经进入了圣诞状态——至少我的孩子们是这样。

  再过不太久我也该翻过44岁这一页了。也该研究一下养生的问题了——我的医生说我胆固醇高。兴许我不该像以前一样抓住灵感便熬夜创作了。

  “Just wish that I didn't feel like there was something   I missed.”

  似乎,也没有错过,或者丢了什么吧……至少这一年能算得上是。

  M.S        01.12.2021

Atlantis(阿城)

都!给!我!看!

这代餐不能更合适了

可爱飞了……

都!给!我!看!

这代餐不能更合适了

可爱飞了……

山中悟絮

In the end 都20年了,从14到34依旧热爱,永远林肯公园,摇滚不死。

In the end 都20年了,从14到34依旧热爱,永远林肯公园,摇滚不死。

阿谣音乐
全球知名度最高的八首歌
全球知名度最高的八首歌
武言圣

同时演奏鱿鱼游戏BGM和《In The End》竟摇滚起来了!

同时演奏鱿鱼游戏BGM和《In The End》竟摇滚起来了!

南斗

林肯公园六人群像

韩的帅图有点多就做了两张哈哈哈哈

(一开始还以为凤凰叔是那种老爷爷的地中海发型,仔细一看喔原来是一顶帽子……)

林肯公园六人群像

韩的帅图有点多就做了两张哈哈哈哈

(一开始还以为凤凰叔是那种老爷爷的地中海发型,仔细一看喔原来是一顶帽子……)

Atlantis(阿城)

【Bennoda】Lemonade

完全架空背景,私设拉满 短打

友情向,MS第一人称叙事

叙事可能没有太强的条理性……

废话不多说(再不更新我该长毛了x)

希望各位食用愉快

—————————分割线—————————

  在我很小的时候,大概两三岁差不多?父亲在后院栽下了两棵柠檬树——这都是从父亲口中得知的。我只知道在我开始记事的时候,它们就已经在后院站着了。这两棵树和我一起长大。虽然明白十分荒谬,尚且年幼的我仍对树木生长的速度十分艳羡。

  父亲对于这两棵树很是珍视:浇水、驱虫、修剪枝叶,甚至可谓是上心过了头——一如他对我教育的态度。待我稍微长大些,父亲便将后院...

完全架空背景,私设拉满 短打

友情向,MS第一人称叙事

叙事可能没有太强的条理性……

废话不多说(再不更新我该长毛了x)

希望各位食用愉快

—————————分割线—————————

  在我很小的时候,大概两三岁差不多?父亲在后院栽下了两棵柠檬树——这都是从父亲口中得知的。我只知道在我开始记事的时候,它们就已经在后院站着了。这两棵树和我一起长大。虽然明白十分荒谬,尚且年幼的我仍对树木生长的速度十分艳羡。

  父亲对于这两棵树很是珍视:浇水、驱虫、修剪枝叶,甚至可谓是上心过了头——一如他对我教育的态度。待我稍微长大些,父亲便将后院草木的料理事宜移交给我了大半。同龄人在运动场上追逐嬉戏的时候,我通常是在书房读些绘本,学习一些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意义尚且不太明了的字词,或是俚语。家里规矩并不少,我却也没有感到有多么约束。也许是因为家长并没有用规矩将我限制死。绘画和音乐是那时的基调——现在也是。

  古典音乐以及钢琴课程确乎是累人的。现在看来,我很感激我的母亲能够让我坚持下去,即便只是为了学位。

  那两棵柠檬树的其中一棵被栽在我房间窗外的一侧。这家伙枝叶繁茂,我若是不将窗户关上,它必然会从缝隙伸进来几个枝条。当这两棵树挂满明黄色的果实时,我们会将这些果实摘下,一部分留着自用,更多的是送给邻居。在泡好的茶里加上新鲜柠檬片——这是我们每一次丰收时都会做的事。

  记得那大概是高中毕业的暑假。那天早晨我园艺工作做到一半便关了水阀带着我们漂亮的白色博美犬Arona出去散步了。也许是因为天气太热,我并不那么想去修剪花木。甚至还有种把水管中的凉水浇自己一身的冲动。

  待锁好大门时,我才留意到对面宅子旁停了一辆个头不小的卡车,正忙得热火朝天。

  应当是新来的邻居了。这栋宅子在Gryson一家走后几乎有半年都没人再入住进来了。我驻足观看了一会。感觉到手中绳子的牵引力,我便迈步前去离家最近的公园。

  回到家时已是中午。新来的邻居已经大致布置好了物件。透过窗子,能隐约看出来他们在打扫卫生。

  多少有点在意啊……不过现在应该还不是和他们打交道的好时候。等他们真正安顿下来再考虑吧。将Arona收拾好后放回屋子、处理完剩下的一半工作,我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隐约听到父母在议论着什么,我便坐到茶桌前旁听。Jason也在。他捧着的茶杯里的茶兑了鲜奶油。

  新搬来的是Bennington一家。我的家长们早在他们忙着给卡车卸货的时候就去帮忙了——那个时候我并不在。至于Jason,他那个时候应该是在帮街角的花店插花。我想我应该后悔我溜得太快,错过了一个和人能熟络起来的好机会。不过这没关系,再过不大久柠檬就该丰收了,这是个再好不过的“借口”。

  不过不等我主动出击,与新邻居结识的机会就自己砸到了我头上。

  大概是Bennington家搬来后不到一周的时间,也是暑假的尾声。那个下午我正窝在院子矮墙的阴影下练习静物写生。柠檬已经挂果了,在风中微微颤动。

  “Hey……uh……能请你帮我一个忙吗?”声音从头顶传来,很轻,也很清澈。抬头,一个有着棕色卷发的毛茸茸的脑袋便进入我的视野。我放下画板站起身来,拍掉裤腿上沾着的草叶,顺带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男孩:“Well……那要看是什么样的忙了。”我冲他笑笑。“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你知道最近的邮局在哪里吗?我想给我在亚利桑那州的老朋友邮寄一点东西。”他抿起唇角,指腹在手中鼓鼓囊囊的信封上摩挲着。“哦,顺着这条街往前走,在第一个路口右转,在街道右侧的第三个档口。”“非常感谢……呃……该怎么称呼你?”“Mike,Mike Shinoda.你是?”“Chester Bennington.幸会。”“Aww,你是刚刚搬来的吧?一周前见到过你们。抱歉,一直没能露面和你们打招呼,”我低下头来抓抓头发,“快去寄东西吧,再晚一些邮局该关门了。有时间的话欢迎光临寒舍。”“会的,谢谢你,Mike,回头见。”他冲我挥挥手,便匆匆赶去邮局。

  是很重要的朋友吧?我望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街角。

  这便是我们相识的开始。

  不久之后我便开始了我的大学生活。学校离家并不怎么远,所以我不时就会回到家里,像往常一样打理打理花园、遛狗、做些其他琐事。Chester和我并不在一个学校,所以平时也不怎么能见到。不过所幸每个短假期我们都能够拥有碰面时间。他在一家速食店勤工俭学,这家店也恰好在我每次回家的必经之路上。每次路过的时候我都会顺便点一份炸薯和热狗,在等待的时候和他说些闲话:最近乐队发的专辑、作业评定、课程安排……几乎无话不谈。当他将做好的新鲜速食用纸袋包装好交给我后,我都会递上一杯咖啡。在冬天会是加了棉花糖的热可可。他喜欢这些能提神的东西。

  假期的时候我们往来会很频繁:Chester经常会来我们家的院子帮忙做园艺,我们也很乐意他来屋里坐坐,再沏上一壶热柠檬茶,一起度过下午的短暂时光。至于我,时不时会帮Bennington家取一些邮件,或者帮忙遛狗——通常带着Arona一起。Bennington家的家长有时候也会留我共进午餐或者晚餐。我该庆幸他们家没有养猫,否则我一定会当场哮喘发作。

  相互赠送自家产出的东西也是很常见的。我们每年会送一些柠檬过去,有时候会是一些自己烤的饼干或者派。我们家里有时候也会多出来一盒子蓝莓或者几杯手磨咖啡,或者是几枚新鲜的鸡蛋。

  我有自己的宅子与家长们分居后,也在屋旁栽了两棵柠檬树。习惯使然罢了。Chester在我分居一年半后也有了自己的房子。不过我们不再是当初距离那么近的邻居。但距离并没有让我们产生隔阂。我们甚至比以往联系更加密切。

  那个时候我们都是“浪子”。除了亲人和关系很近的朋友,没有人能让我们过分牵肠挂肚。我们曾经在酒吧喝得半醉互相调侃注孤生,但事实证明并非如此。我们后来都等到了值得托付终身的那个人。

  谢谢你来听我的故事。柠檬水喝完了那边可以续。嗯,Anna不在,她和孩子们去画廊了,晚些才会回来。那边那杯柠檬茶啊?留给他的。Chester今天下午短途旅行回来。

—————————分割线—————————

头一回用这种方式写这么长的……

希望各位能提一些建议orz

THANKS FOR READING

Atlantis 敬上

我捏死我自己
上课的时候脑子里一直唱着cas...

上课的时候脑子里一直唱着castle of glass然后就想起了MV里的动作就画了

奇奇怪怪()

上课的时候脑子里一直唱着castle of glass然后就想起了MV里的动作就画了

奇奇怪怪()

武言圣

同时演奏《Unravel》和《In The End》竟然这么好听?

同时演奏《Unravel》和《In The End》竟然这么好听?

Cumulus

【One Step Closer】读书笔记3

From Xero to #1:Becoming Linkin Park


请大家来看Jeff·玩笑大师·Xero推销员·Blue


# Chapter 7 Those Guys Look Important 

Jeff把Mushroom(也就是Macy)的磁带寄给了A&R,并邀请BBB和他的朋友们一起玩扑克。

Jeff的室友是他爸爸的朋友,这位室友的继子是The Dust Brothers的成...

From Xero to #1:Becoming Linkin Park


请大家来看Jeff·玩笑大师·Xero推销员·Blue


# Chapter 7 Those Guys Look Important 

Jeff把Mushroom(也就是Macy)的磁带寄给了A&R,并邀请BBB和他的朋友们一起玩扑克。

Jeff的室友是他爸爸的朋友,这位室友的继子是The Dust Brothers的成员Mike Simpson,他刚刚为Rolling Stones制作了新专辑并且在Dream Works(梦工厂)担任A&R,Jeff给他寄了Macy的磁带,第二天把Xero的磁带也寄过去了。

下一周Jeff带BBB去看Macy的演出,这场演出对于Jeff的事业来说是不成即败的。这时候遇到了Epic唱片公司的重要人物Clive Davis 和Jimmy Iovine,Jeff介绍了他的女朋友,也介绍了BBB和Xero。(Jeff:抓住一切机会推销Xero!)

这场演出非常成功,两家公司争相开出条件,最后Macy签约了Epic公司,Jeff成功了,自信和热情蹭蹭上涨。



# Chapter 8 Invisible Ink

(同事)Richard 打电话给Jeff祝贺Macy的成功,也表明了愿意坚持追随他一起发展Xero,并且问他为什么七个月过去了还没有签约。BBB说他们还在犹豫不决,Jeff催促他抓住机会。

这时候经理Adrian Miller问Jeff关于Xero的事,Jeff解释说他们现在有点艰难,Miller说Mark认为他是领导者,但是事实上大部分活是Mike干的,他猜想Mike可能会和其他人合作(大概是谣言吧)。Jeff则说,他们打算做更好的歌。

(这个时候关于Xero的流言也不少……毕竟一个谁都没听过的乐队,才演过一场,就能被签约真的不可思议。)


 三周后BBB说他们决定签下publishing deal(出版合约,应该是指唱片录制完之后交给公司发行)了。

签约之后Jeff立马把Xero最初的Demo寄给十几个最顶尖的摇滚乐制作人并且收到了回复。最后确定了Macy的制作人Darryl Swann为Xero制作,时间定在1998年8月25日。


开始制作的某天晚上Jeff见到了BBB的父亲Don,Don想要确认儿子的事业走在正确的路上(BBB学的是法律),Jeff被鼓舞到了,决心向他的家人、自己的家人自己Zomba公司证明,Xero将是一个千载难逢的乐队。

Jeff回去后和父亲打电话,父亲不太支持他:“music is a hobby,  not a career. ”而且Jeff还有一个法律学位,父亲认为这才是事业。但是Jeff已经决定向父亲证明音乐这条路也是通的,“The more you doubt me the more it fuels me. ”


录音开始之后,Mark有点紧张、压力大,于是Mike把其他人都请出了录音室,但是Mark依然很难进行下去。制作人Daryl感觉Mike和Mark之间可能有一些不合?Jeff说,你会认为乐队的领导者是主唱,但其实Mike才是真正的领导者,所有的人都尊敬他,按照Mike说的做。



# Chapter 9 The Last Resort

Jeff把Xero的demo寄给了所有能拿到电话的唱片公司,但是回应非常惨淡,只有Danny Goodwin(他曾签下了80年代著名的偶像团体Culture Clunb)表示对乐队的潜力感兴趣。


Xero每个礼拜都会做新歌,这个时候Mike也在和Styles Of Beyond 合作一些音轨。Jeff鼓励他保持这种联系,去做任何想做的能做的东西来拓宽音乐的范围,将Xero带向全世界。


Jeff的朋友一直向他推荐了一支乐队,他便去看了这支乐队的演出。主唱有着非常有辨识度的声音,舞台表演非常有活力,这支乐队便是Popa Roach。Jeff意识到他们的风格和Xero相似,而且也是不太成熟的乐队,很可能成为Xero的竞争对手。并且Jeff意识到Xero缺少一个强有力的主唱。


之后Jeff便邀请Popa Roach的成员见面,听了他们的demo,并且依然坚信Xero更好。(Jeff永远对Xero自信满满!)Jeff也向Popa Roach说明他正在培养Xero并打算签约,两支乐队也有着相似的处境。接着,Jeff给他们听了Xero的demo并问他们怎么样。(Jeff你很过分诶)这是Popa Roach的会面,他们期望被签约,而Jeff给他们推销Xero并且说Xero快要签约了哦🙄

(Jeff其实是挺想把Popa Roach一起签了)


Jeff惯例的开玩笑环节:我不确定我能不能在没有签约唱片公司的情况同时发展两支相似的乐队,我老板估计会杀了我,他总是说我应该给他赚钱而不是花钱,这听起来很自私诶!


TBC 

Arectic

PTSD(3)

*是和解()


“Mike?”本来闭起眼靠在椅背上的Chester忽然开口,把届时正在观察他黑眼圈的Mike吓了一跳。

Mike移开目光:“Yes?”

“Mike shinoda……”Chester的语速很慢,尾音与一声叹息般的气音相连。念完这个名字他便不再说话,嘴微张着,好像欲言又止,但是他却没有了说话的欲望。

直到沉默被上菜的服务员打破,碗碟叩击桌面发出轻响,Chester睁开了眼。

“刚才没什么,就是想叫叫你。”Chester冲坐在对面的男人弯了下唇角,随后伸手去拿桌上的餐具。

Mike本来想问“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话到嘴边却成了:“近来还好?”

既然Mike...

*是和解()


“Mike?”本来闭起眼靠在椅背上的Chester忽然开口,把届时正在观察他黑眼圈的Mike吓了一跳。

Mike移开目光:“Yes?”

“Mike shinoda……”Chester的语速很慢,尾音与一声叹息般的气音相连。念完这个名字他便不再说话,嘴微张着,好像欲言又止,但是他却没有了说话的欲望。

直到沉默被上菜的服务员打破,碗碟叩击桌面发出轻响,Chester睁开了眼。

“刚才没什么,就是想叫叫你。”Chester冲坐在对面的男人弯了下唇角,随后伸手去拿桌上的餐具。

Mike本来想问“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话到嘴边却成了:“近来还好?”

既然Mike主动忽略了最近自己的不正常行为——尤其是自己昨天晚上颇为奇怪的道歉——Chester也就顺着对方给的台阶往下走。

以至于饭毕,他们从“进来的状况”扯到了Mike最近看的一部无聊透顶的电影。

“既然你都知道无聊,为什么还要去看?”Chester好像对这个话题来了兴趣,走出餐厅为落下一段距离的Mike留门的时候还在回头问问题。

“谁知道呢?”Mike耸肩,用手将门推得更开了一点,“也许是最近太闲了,你不在我们没法继续做歌。”

Chester脚步一顿,Mike也跟着停下,但没有回头。

“抱歉。”Chester低声道。

Mike无端想到Chester凌晨发的短信——就是到现在都没有回复的那条——忽地很想笑,但心里又说不出的憋闷。

就好像有什么话呼之欲出,但又不适合现在的气氛。

但他非常想说。

“Mike?”Chester没有得到回应,试探性上前一步。

“我有话想问你。”Mike低着头,说话时飘散在空气中的一团白雾散去的时间分外的长,就好像他刚才是在叹息。

 

Chester家里还是乱糟糟的,空气中有不甚明显的酒味——这大概是从那些没收拾干净的酒瓶碎片上散发出来的。

背手打开灯,房子的主人突然抬头,走到窗户边拉上了窗帘。

Mike走进门,在酒瓶碎片前驻足。

他脚边还残留水渍——刚才进门的酒味该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但奇怪的是,酒味太过浅淡,就好像已经经过了一个晚上,散失得差不多了。

 

Chester走过来,就听见Mike叹了口气。

“怎么了?”

Mike大半个身子陷在黑暗里。他蹲下身,手在徘徊不定后转而抚上额头,自上而下搓了下脸。他有点想笑,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因为一无所知,他才想笑。

眼前这个斜倚在餐桌旁的Chester在说谎。

“没怎么。”Mike站起身来,目光从地上聚集的碎片中移开,投向Chester。

被这么盯着,论谁都会觉得不适,于是Chester成了那个首先回避目光接触的人。

“所以刚才在路上,你打算说什么?”

Mike能明显看出Chester的不自然。他侧颈露出的部分绷紧得有些过分。当然,最明显的反常是,他平日的诚恳此时不见踪迹——而这是Mike印象最深的地方——平日的Chester习惯盯着对方的眼睛说话,而这使得他的言语以及举止总是那么吸引人。

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Mike想,不是被欺骗的愤怒或诸如此类的强烈情感,相比之下,他站在这里,陷在难言的沉默中,背景是三月末L.A.不常见的阴天,同时,他眼前的人很是反常,他却不知道原因。这一切反倒给他一种憋闷……对,像是他在雨季最潮湿的一天出门晨跑后的感觉。

可沉默一直不是和解的办法。

Mike抿了下唇,还是决定试一试。

“你也知道,Chester……今天是第七天——我没有责怪的意思——只是说我们都不了解你的状况。我想如果可以,有些事情说出来或许会更容易解决?”Mike靠近了点。

Chester的身体明显又绷紧了些,不过很快放松到先前的水平。他没有退后。

这算是个好开头,于是Mike接着鼓励道,

“像你之前做的那样。”

Chester只知道自己的手指在颤抖——这还是他把头埋得更低之后所看到的——强烈的不适感淹没了一部分知觉,不过他犟着脖子,眼神也在远处与近处的景象中不知疲惫地聚集又涣散,所以这一切没那么容易被看出来——至少Chester是这么认为的。

可Mike待在他身边的时间不算少了,自然知道他情绪不稳定的时候会做出什么,而他选择静等回复。

“我做不到这么近距离……Mike,保持距离,后退。”Chester突然发声。声音压得很低。语速不快,用词却有些混乱。

Mike往后挪了一步,注意力仍集中在Chester身上……准确来说是脸上,想要从对方脸上看出些什么。

场面再次僵化。

“Chester?”Mike再次开口。

可面前的人并没有在听。他自己明白,现在他在现实与梦魇的边缘摇摇欲坠。梦中出现的身影和眼前正在发声的这个人逐渐重合——他脸上的关切落在Chester眼里于是带上了讽刺意味。

Chester想起今天早上看到的镜像。奇怪的是,他觉得那个平面影像才是真实的,自己更像个傀儡,或是被人在巷角里踢来踢去的破布娃娃。

眼前Mike还在盯着他看,他却捻着手指,看起来像在发呆。脑子里的想法却在一点点侵蚀他筑起的防线。

“我知道你更想一个人呆着,Chester,但是现在的情况看来,你选择这么做只是在伤害你自己。”

巷角的场景又变得模糊,像被加上重影般,退化成很久远以前的记忆。又碰巧发生在黑夜,好像一旦记不清了就应该被彻底遗忘。

当做一个只会在清醒以前令人难过的噩梦。

又何必耿耿于怀。

所以他开口,“今天早上我打碎的是镜子,不是酒瓶。”

Mike没料到他会说这个,当下一愣,随即点了点头,“我猜到了。”

“妈的。”Chester笑骂,一边自我说服一边抬起眼来,“那你不早说穿?”一边用手背拍了一下面前人的肩。

“你那时候的样子像没打镇定剂的袋獾。”Mike也笑了,“说那样的话有害无利。”

“我想我现在应该去补一针?”Chester把手放在桌子上,状似无意撑了一下,“等我先去收拾一下,镜子碎片满地都是。”

Mike抬手看了一眼表,“那估计你得快点,这样的话我们还能去Mr.Hahn地方喝下午茶。”

阴雨天不甚明亮的天光从被风掀起的窗帘一侧透进来,在黑暗中一晃。Chester用力闭了闭眼,低头看着房间里满地的玻璃碎片。他站的角度看不到自己的镜像。

他头也没回便答应了。

“好。”


*草率结尾(我真的不会化解矛盾呃呃)

Cumulus

【One Step Closer 】读书笔记2

From Xero to #1:Becoming Linkin Park


依旧是非常凌乱的一点记录


# Chapter 4 First Sip of Whiskey 

BBB又给Jeff听了新的磁带,Jeff又是一通夸奖:每首歌都很不一样,但是又适合放在同一张专辑里,制作粗糙得像是在卧室录音的,但是给A&R留下了空间。


之后Xero举办了他们的第一场演出,BBB邀请Jeff去,Jeff刚巧那天有一场约会,不过最后Jeff考虑了许久还是决定推掉约会去...

From Xero to #1:Becoming Linkin Park


依旧是非常凌乱的一点记录


# Chapter 4 First Sip of Whiskey 

BBB又给Jeff听了新的磁带,Jeff又是一通夸奖:每首歌都很不一样,但是又适合放在同一张专辑里,制作粗糙得像是在卧室录音的,但是给A&R留下了空间。


之后Xero举办了他们的第一场演出,BBB邀请Jeff去,Jeff刚巧那天有一场约会,不过最后Jeff考虑了许久还是决定推掉约会去看演出。

BBB这个时候也好会开玩笑了:"Blow off your date and come check us out,  oh,  I forgot. It's rare that you get a girl to agree to hang out with you. "(多损呐你也学坏了!)


演出的现场,没有人知道这支乐队,也没有人在乎。BBB顶着卷毛爆炸头带着大耳机,Mike给Jeff的第一印象:That rapper looks like a smurf. He does kind of look like a smurf. (笑死还强调了两遍, smurf这里应该是指洗黑钱的人?)

两分钟之后人们就开始交头接耳并且对乐队失去兴趣,但是Jeff却在餐巾纸上记笔记:主唱跑调,尴尬的舞台表演,相当好的歌曲,但是没有和观众交流。有潜力!

这时候有人(是一位A&R的助理)路过对Jeff说:你居然在给这支乐队做笔记?你忘记写上"they sucked "!Jeff予以反驳。

(总之一开始根本没有人看好Xero,但是Jeff却对他们非常有信心,并且也看到了他们的潜力)


之后乐队成员和Jeff见面,然后约好周一再见面。Jeff提了一些建设性的意见:歌曲很好但是可以更好,说唱非常酷非常独特,但是主唱的声音有点pitchy(音不准,也有解释是音调太高令人不悦,这时候主唱还是Mark Wakefield),乐队成员之间可以更紧密一些,以及乐队真的非常有潜力。

两天之后的再次见面,Jeff问及他们是怎么认识的。Brad说他和Mike从小认识,两人又在Agoura的高中遇到了Rob和Mark,Brad在UCLA(大学)遇到了Dave,Mike在艺术学校遇到了Joe。

Jeff觉得Mark似乎是领队,但是Mike显然更加深思熟虑、有创造性,他很少说话,但是一旦说话便目的性很强,善于分析、理解Jeff说的一切。

谈及对各自影响的音乐,Mike说到了Styles of Beyond(Fort Minor的成员就有两个来自Styles of Beyond ), Wu-Tang, Depeche Mode。


Jeff又谈到说他就是在寻找有潜力的人然后帮助他们发挥出最大的潜力,并且他是一个比较严格的人,"sometimes I'm a hard-ass and will drive you to the brink of thinking you want to kill me. "

Mark:所以你有兴趣和我们一起工作?(意思就是有兴趣签约?)

Jeff:要是你听完这些恐怖的警告之后还愿意的话,那么你真勇敢!



# Chapter 5 You Wanna Sign Your Intern? 

Jeff和Danny(应该是同事?)说想一起发展Xero,Danny说你怎么对他们这么有信心,他们才演出过一次,你现在应该专注于Macy的事。最后Jeff还是说服了Danny。

Danny算了账,要给乐队签约、录专辑大概要投资四万美元,Jeff说才四万吗,我刚做了一笔五十万美元的交易,Richard(Jeff的上司)肯定不会拒绝的。我会让这四万成为最好的投资。


Jeff便把Xero的demo发给Richard之后,Richard 说我们都觉得这乐队不错,但是听起来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你的工作取决于你帮我们赚钱的能力,而不是赔钱。

Jeff·开玩笑大王:Oh, shit... I'm supposed to make you money?  I'm gonna make you so much money you can take a bath in it.  Imagine It now. 

Richard 觉得风险很大毕竟Xero只演出过一次嘛,而且BBB还只是他的实习生,他认为Jeff应该专注于已经签约的艺人(尤其是Macy )。

Jeff反驳说他可以都做好,况且四千美元的费用也没啥,如果我没处理好你可以把这部分钱从我工资里扣走。

Richard 最后还是被说服了(况且,Jeff你工资也没有那么多可以扣啊喂!

然后就是Jeff拿到了这个development deal并且告诉了BBB。

(Jeff,你真的好爱他们又超级有信心!)



# Chapter 6 Reinventing Macy's Parade

这一章主要写Macy但是非常有启发性,Jeff对Macy说的一番话也同样适用于Xero。

这个时候公司对Macy已经失去了信心,也不太想给她录唱片。Jeff偶然看了两眼Macy的日记,知道了她不太美好的过往,于是安慰她并告诉她自己非常喜欢她的声音,鼓励她将内心的这种感情(希望和真实)表达出来,这将引起人们的共鸣。

这一段写得太好了必须贴上原文↑

想要展示外在的强壮非常容易,但是我们内心都是脆弱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恶魔。优秀的艺术家能够找到表达这些恶魔并且引起全世界的人们共鸣的方式,这需要勇气。我的亲生父亲在我一岁的时候离开了,然后自杀了,我感觉到被抛弃和失败的恐惧。你有能力激励其他人度过黑暗的时刻。

(我翻译得好拉胯……请看原文!)


第二天Macy立刻变得不一样了,歌声更加明亮,旋律很有启发性,使Jeff热泪盈眶。Jeff立刻邀请了A&R朋友来听,也允许BBB坐在一旁。A&R被打动了但是当他们听到是Macy的时候又否决了,说之前看过她的演出了。

因此Jeff决定给Macy起一个新名字Mushroom ,并且和BBB做了demo的复制品寄给其他唱片公司。


BBB问及改名,Jeff说,为了让人们听到她的时候有新鲜感,这样做是值得的啦。前文也有提到,一个歌手一旦被公司否定过一次,就很难再被认可、争取到录唱片的机会,这里也是Jeff努力争取的机会。


【很难不喜欢Jeff……】


TBC 

Cumulus

【One Step Closer】读书笔记1

From Xero to #1:Becoming Linkin Park 

[图片]

这本书是去年底发行的,今年五月终于买到了,现在才开始慢慢读一点,随手写了一点记录,算不上翻译因为很多时候就写了个大概意思,还夹了不少英语。

Jeff可以算得上是LP的伯乐了,非常有眼光而且本人真的非常有趣,从开第一段我就开始笑不停了……总之这是一本非常值得看的传记!


#前言

是Samantha写的,那个时候刚好是Samantha见证了Jeff和Xero的相遇,也见证了Xero一步步成为Linkin Park ,谢...

From Xero to #1:Becoming Linkin Park 

这本书是去年底发行的,今年五月终于买到了,现在才开始慢慢读一点,随手写了一点记录,算不上翻译因为很多时候就写了个大概意思,还夹了不少英语。

Jeff可以算得上是LP的伯乐了,非常有眼光而且本人真的非常有趣,从开第一段我就开始笑不停了……总之这是一本非常值得看的传记!



#前言

是Samantha写的,那个时候刚好是Samantha见证了Jeff和Xero的相遇,也见证了Xero一步步成为Linkin Park ,谢谢Jeff愿意赌上他的职业生涯让Xero有机会成为家喻户晓的Linkin Park……

"Jeff gave Chester the chance to share his angelic voice and Linkin Park the chance to share their singular musical vision with the world. "

"I will always be grateful to Jeff for  sharing these stories and giving people the opportunity to see Chester more as a person and not just a Rock Star. "


# Chapter 1 My New Intern

Jeff超级有趣,一开篇:早上十点之前放Backstreet Boys应该是违法的!

最先出场的是BBB!因为听了Jeff昨晚在UCLA的演讲,Jeff说(唱片公司)要招实习生,于是BBB顶着个爆炸卷毛穿着迷彩短裤就直接跑过来了哈哈哈哈(BBB的泡面头出场N次实在令人印象深刻)。然后BBB和Jeff的对话也很好玩,Jeff超级喜欢开玩笑:

Jeff:你怎么还坐在我椅子上啊,起来

BBB:……

BBB:你的演讲对我启发很大,Mister Blue

Jeff:你可以叫我Jeff,Mr. Blue是我爹

文中还提到当时Jeff刚刚签了Macy Gray,而BBB是唯一一个喜欢她的demo的人,并且之前说过一些非常独到的评论,因此Jeff对他有印象。

【May Gray:1999年以畅销曲"I Try"征服了世界各地的排行榜,专辑在全球创造了1500万张的销售,她的歌艺赢得了格莱美奖,MTV音乐奖与全英音乐奖的肯定。】

BBB又提到他在加州长大,喜欢Metallica,父母让他去读法律,但是他想玩音乐。

再然后BBB开始吹牛皮,当着Jeff的面指着Korn和Limp Bizkit说:"I'm  going  to create a band that blows them away. You'll see. "

(很自信嘛你……但是最后确实做到了!

【Korn和Limp Bizkit我不用解释了就,而且当时他们应该是签在Jeff的唱片公司……】

Jeff:你连个实习生都不是你还dis我的乐队???

后来BBB坐下来给他弹了一段吉他

Jeff:This kid is a star ……


# Chapter 2  Follow Your Gut

时间是1997年,Jeff想要说服Zomba唱片公司给Macy Gray一个机会发行唱片,他认为Macy一定会成为歌星。

接下来BBB和Jeff讨论了Jeff的职业和唱片行业的分工、分成。Jeff(作为publisher )主要负责签乐队、谈版权分配、注册版权、将歌曲安插在电影电视中并收取费用等等。而A&R发掘并让艺人签约唱片公司,制定唱片发行计划,选择制作人,决定专辑收录哪些歌,市场宣传,联络电台、巡演等。Jeff说他的目标就是成为A&R,并且希望BBB不要局限于这份实习。

【A&R(artist and repertoire)是唱片公司下的一个部门,负责发掘、训练歌手或艺人。A&R部门是担任唱片公司和歌手之间的连结,帮助唱片公司的歌手在商业市场上获得成功,同时也要开发、训练歌手的能力。此外,A&R也经常需要负责与歌手签订合约、为歌手寻找适合的作曲者和唱片制作人,以及安排录音时程计划。】


# Chapter 3 The Xero Cassette

BBB给Jeff塞了一盒Xero的磁带让他听。

Jeff对第二首歌的评价:我喜欢这节奏,说唱是老派的,但是同时有着简洁和谐的吉他声线,令人印象深刻。歌曲过渡到Alice in Chain式的副歌,接着是Rage Against the Machine 式的吉他breakdown,伴随着有力的bridge令我印象深刻。

第三首有点没兴趣但是第四首又让他提起兴趣,Jeff觉得rapper非常有天赋,并且和吉他手之间有着不可否认的化学反应。他很快推测吉他手是BBB。

放完之后

BBB:怎样

Jeff:It's cool

BBB:你不喜欢哪部分?

Jeff:我没说不喜欢。这很有潜力,但是吉他手很屎。

BBB:……这是我的乐队,我是吉他手

Jeff:我猜到了,故意气你的

然后就是Jeff一通夸奖,但是也指出他们的音乐没有很高的辨识度。

不过Jeff真的对他们超级有信心的:

"I had cemented my decision to believe in Brad, and nothing would shake that conviction. "


# Chapter 4 First Sip of Whiskey 

BBB又给Jeff听了新的磁带,Jeff又是一通夸奖:每首歌都很不一样,但是又适合放在同一张专辑里,制作粗糙得像是在卧室录音的,但是给A&R留下了空间。

之后Xero举办了他们的第一场演出,BBB邀请Jeff去,Jeff刚巧那天有一场约会,不过最后Jeff考虑了许久还是决定推掉约会去看演出。

BBB这个时候也好会开玩笑了:"Blow off your date and come check us out,  oh,  I forgot. It's rare that you get a girl to agree to hang out with you. "(多损呐你也学坏了!)

演出的现场,没有人知道这支乐队,也没有人在乎。BBB顶着卷毛爆炸头带着大耳机,Mike给Jeff的第一印象:That rapper looks like a smurf. He does kind of look like a smurf. (笑死还强调了两遍, smurf这里应该是指洗黑钱的人?)

两分钟之后人们就开始交头接耳并且对乐队失去兴趣,但是Jeff却在餐巾纸上记笔记:主唱跑调,尴尬的舞台表演,相当好的歌曲,但是没有和观众交流。有潜力!

这时候有人(是一位A&R的助理)路过对Jeff说:你居然在给这支乐队做笔记?你忘记写上"they sucked "!Jeff予以反驳。

(总之一开始根本没有人看好Xero,但是Jeff却对他们非常有信心,并且也看到了他们的潜力)

之后乐队成员和Jeff见面,然后约好周一再见面。Jeff提了一些建设性的意见:歌曲很好但是可以更好,说唱非常酷非常独特,但是主唱的声音有点pitchy(音不准,也有解释是音调太高令人不悦,这时候主唱还是Mark Wakefield),乐队成员之间可以更紧密一些,以及乐队真的非常有潜力。

两天之后的再次见面,Jeff问及他们是怎么认识的。Brad说他和Mike从小认识,两人又在Agoura的高中遇到了Rob和Mark,Brad在UCLA(大学)遇到了Dave,Mike在艺术学校遇到了Joe。

Jeff觉得Mark似乎是领队,但是Mike显然更加深思熟虑、有创造性,他很少说话,但是一旦说话便目的性很强,善于分析、理解Jeff说的一切。

谈及对各自影响的音乐,Mike说到了Styles of Beyond(Fort Minor的成员就有两个来自Styles of Beyond ), Wu-Tang, Depeche Mode。

Jeff又谈到说他就是在寻找有潜力的人然后帮助他们发挥出最大的潜力,并且他是一个比较严格的人,"sometimes I'm a hard-ass and will drive you to the brink of thinking you want to kill me. "

Mark:所以你有兴趣和我们一起工作?(意思就是有兴趣签约?)

Jeff:要是你听完这些恐怖的警告之后还愿意的话,那么你真勇敢!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