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林铺铺

11浏览    22参与
林铺铺

念1(待修订)

那是一个温热的午后。艳阳碳烤着大地。六月,花鸟鱼虫都在发出炽热的声音来,连风也没有想要放过任何人的意思。


原本人潮拥挤的大马路,现在却都空荡荡的。


书店,咖啡馆,奶茶店……


大街上小姑娘都拿着小扇子呼呼扇着风,不停的抹防嗮。时不时往里面看两眼“进去看看吗?”原声的檀木扇左右摇晃着。


“要不换一家吧。”从手里散粉盒的镜子里的看到的脸还是很漂亮的。


“诶,诶,不是。你看那个收银台的小哥哥蛮帅啊”小姑娘的哈喇子真所谓是飞流直下三千尺。


“哪呵?”玻璃球似的眼睛就快从眼眶里出来了“OMG,我们就这家了。走起。”


“一杯蓝莓奶盖”


“一杯红茶奶盖”...


那是一个温热的午后。艳阳碳烤着大地。六月,花鸟鱼虫都在发出炽热的声音来,连风也没有想要放过任何人的意思。


原本人潮拥挤的大马路,现在却都空荡荡的。


书店,咖啡馆,奶茶店……


大街上小姑娘都拿着小扇子呼呼扇着风,不停的抹防嗮。时不时往里面看两眼“进去看看吗?”原声的檀木扇左右摇晃着。


“要不换一家吧。”从手里散粉盒的镜子里的看到的脸还是很漂亮的。


“诶,诶,不是。你看那个收银台的小哥哥蛮帅啊”小姑娘的哈喇子真所谓是飞流直下三千尺。


“哪呵?”玻璃球似的眼睛就快从眼眶里出来了“OMG,我们就这家了。走起。”


“一杯蓝莓奶盖”


“一杯红茶奶盖”


“好”周九良站在收银台前输入奶茶名“您好,一共16元”看着前面两个宛如木雕的姑娘“您好……一共16元”再次强调了一次。


“嘿,小仙女,怄”张九南拉过九良站在了收银台前“嘛呢,嘛呢,给钱。”小姑娘们收回了那双欲求不满的眼神,在包里翻腾了一会儿才发现没现金,拿手机扫了二维码。


“小哥哥,可以加微信吗?”姑娘用渴求的眼神看着周九良。


“不能,一边儿去”张九南呵斥了两个姑娘。


后面排队的人潮一直往前挤着,推推搡搡。有一肥硕的女人插着腰“咋那墨迹呢?能不能往前走走”姑娘走后胖女人站在台前凶神恶煞的看着张九南,虽是胖但个头比张九南高出一个头去,一看又高又胖的脾气还不好指定不好惹啊“把那个小哥哥给我叫过来。”


“谁啊?”


“信不信就我这一掌能让你胖两圈”姑娘揪着台前盛糖的铁盒子都变了形,九南朝制作区努了努嘴“良哥,有人点你了。”周九良扥了扥围裙朝张九南看了一眼“好好说话”


“您好,您需要什么?”九良看着显示器等着胖女人点奶茶。


“你喜欢什么?”胖女人的眼神有些复杂。


“客人,后面还有人排队呢?麻烦您快点儿”九良示意性的看向她身后,胖女人并不搭理他“让他们等会”后面的顾客见着这么彪悍也没多说话,实在等不了的都去别家了。最后只剩下胖女人一个。


至始至终她的眼神没有离开过九良,见九良没再问她喝什么时,她从包里拿出了一打钱放到了柜台里“小哥哥,在这工作很辛苦啊,跟我吧。”围桌喝奶茶的都齐刷刷抬起头看个热闹“可以啊,这么猛。”  


“看起来也不亏”   


“啧啧啧……”  


周九良觉得顾客是上帝,可是上帝也不能这样侮辱人吧,就把钱放到了柜台上“钱那,您收好了。想喝什么您就点,不想喝或者钱太多了就自己开一家喝个够,您看可以吗?”


胖妞并没有觉得这话有什么不对的,还是一直看着,而且笑眯眯的,她从包里拿出一张名片放进新钱的封条里,这一次胖妞绕过柜台站在了周九良面前,把钱放进了围裙口袋里“小哥哥,这是我的名片儿,记得打给我。”


要说这女人除了胖点,真不差。相貌也是漂亮的——大眼睛,柳叶眉,高挺的鼻梁,粉嫩的嘴。从穿着打扮上看一定是阔主全身上下的名牌,这圆领白色小衬衫配个黑裙子,哦呦还有着黑色小包包。要瘦点儿指定赛西施啊。


周九良看着兜里这一打的钱,再想着那老娘们说的话,感觉浑身都不得劲,喉咙好像堵着一口血,胸口闷的发慌,喘不上气,握紧拳头就往厕所跑,跑进厕所的隔间,锁上门。就在裤子口袋里摸药,这呼吸一下急促起来,拿药的手就开始发抖啊,好不容易倒出两颗药在手掌心上猛往嘴里塞。


隔间那人站起身一按冲水,九良吓得一哆嗦,药瓶掉地上了。


店长弯腰捡起药瓶一看,看了半天,就狂敲隔壁的门“隔壁谁啊?是周九良吗?我有时候看见你偷摸吃药来着,怎么了你?是不是有什么病啊?我们做食品行业的自己得健康啊,要万一……诶,你先出来。你再不出来我就自己上网查了,看看你到底啥毛病。”

林铺铺

前言

佛曰:


千年轮回,因果循环。


你作为一只神兽,本应只在人受到天灾时才能帮助他们。


可你……


不该啊。


此生让你尝尽人生百味,再回位时。可把红尘俗事,断个干净。一个疯癫和尚站在人群中和孟婆对了一眼“善哉,善哉~”再一手在前一手伸出食指中指对着孕妇的肚子点了三下,然后双手合十“世上千百味,本应细细尝,生者少三味,莫要错过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佛曰:




千年轮回,因果循环。


你作为一只神兽,本应只在人受到天灾时才能帮助他们。


可你……


不该啊。




此生让你尝尽人生百味,再回位时。可把红尘俗事,断个干净。一个疯癫和尚站在人群中和孟婆对了一眼“善哉,善哉~”再一手在前一手伸出食指中指对着孕妇的肚子点了三下,然后双手合十“世上千百味,本应细细尝,生者少三味,莫要错过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林铺铺

2020/3/30老李和小李

老李最近睡眠变好了些,不过头疼还是在的。他总是会用力的敲它,可能会好点儿。或许是小李有很多苦恼忘记开门说。


老李自言自语的情况越来越多了,他想还是在能控制的范围内的。要不然小李总是出来和他说他,他自己能看见,可别人看不见呐。最后被当成神经病抓起来,都关在小黑屋里,可就太糟糕了。


早安

老李最近睡眠变好了些,不过头疼还是在的。他总是会用力的敲它,可能会好点儿。或许是小李有很多苦恼忘记开门说。


老李自言自语的情况越来越多了,他想还是在能控制的范围内的。要不然小李总是出来和他说他,他自己能看见,可别人看不见呐。最后被当成神经病抓起来,都关在小黑屋里,可就太糟糕了。




早安

林铺铺

第二种孤独

在冗长的走廊里,耳朵便会变得清晰起来。拢一拢耳音抬头凝望走廊的尽头,就能听见空气里尘埃互相撞击的声音。


空无一人,死一般的寂静,白色的墙面延伸到尽头。光线通过唯一一扇窗户透透溜进来。是灰色的。


“55号,尚九熙”显示屏里跳到了你的名字变成了红色,护士把手揣在兜里,神情略显温和“你是尚九熙吗?”


你点了点头,跟了进去。把所有资料娴熟的放在桌子上,摆好位子,解开袖子的第一颗扣子,放平。


你已经记不清第几次走进这里,可你依然每次满怀希望。


“嘶,额……”你对面的中年男子表情和以往其他都一致。你看着他的额头,上面稀疏的还掉落几缕头发在配上现在的深情如果...

在冗长的走廊里,耳朵便会变得清晰起来。拢一拢耳音抬头凝望走廊的尽头,就能听见空气里尘埃互相撞击的声音。




空无一人,死一般的寂静,白色的墙面延伸到尽头。光线通过唯一一扇窗户透透溜进来。是灰色的。



“55号,尚九熙”显示屏里跳到了你的名字变成了红色,护士把手揣在兜里,神情略显温和“你是尚九熙吗?”



你点了点头,跟了进去。把所有资料娴熟的放在桌子上,摆好位子,解开袖子的第一颗扣子,放平。


你已经记不清第几次走进这里,可你依然每次满怀希望。



“嘶,额……”你对面的中年男子表情和以往其他都一致。你看着他的额头,上面稀疏的还掉落几缕头发在配上现在的深情如果是演员那一定是情感充沛的。


“你的情况,额……怎么说呢……你之前去过其他地方吗?”中年男子翻开了他面前的资料“身体还可以啊。”



“如果其他地方有结果,今天我就不会来这儿。”你的心其实早就死了,可每次你都用谎言把它救活,然后让它再死一次。




“嗯,那现在情况是这样的,你所有的报告我都看了,没什么问题。要做手术问题也不大,只是结果不太好,做了和没做没什么区别,我这么说你……明白吗?啊,那你自己回去考虑清楚。”中年男人对着电脑看了一会儿拔下卡“去结账吧。”




“所以,你也救不了我?”你认真的看着他,希望从他那秃到没有头发的聪明的脑子里想出办法,你赌他能帮你。



“你先回去,考虑清楚要不要做手术。”中年男人对护士招了招手。


“我带你去这边先把账结了。”


空气中突然飘起了很多红色的蝴蝶,大的,小的……


你看着周围,它们飞在每个角落。蝴蝶落在护士的肩膀上低头看着它,笑了。蝴蝶落在指尖,一扇翅膀。没了。


你也伸出了手,停在半空中,红色的蝴蝶扑腾着翅膀,停下来了。


“你知道红色代表什么吗?”


“代表希望”


“你看见希望是什么颜色的吗?”


“是……?”


“所以你到底看见了吗?”


“我……我看见过。曾经。”


“现在还看得见红色蝴蝶吗?”何医生低头记录着心里笔记“情况……有点儿复杂啊。”



“我最近没见到它们。”



“你去其他地方治疗过吗?”何医生抬头认真的看着你。



“何医生,你知道希望是什么颜色吗?”你躺在血泊里抬头看着天,笑了笑“红色”




林铺铺
2020.03.22阿拉丁神鼠

2020.03.22阿拉丁神鼠

2020.03.22阿拉丁神鼠

林铺铺

第一种孤独

周九良手里拿着笔,像是在玩。


眼睛看着前面。


耳朵里的回声越来越响,手里的动作停下了。抬头笑了笑“哈哈,是吗?”


“对啊,诶,那我们中午吃什么?”孟鹤堂坐在桌子的一旁喝着茶。


“吃什么?我想想……”周九良低头皱着眉“我不知道,你想吃什么?”


“没关系听你的,你想吧”桌子上那一道从窗外照射进来的阳光挪了一下位子,桌上的杯子被拉出一道长长的影子来。


“我想吃的有点儿多,比如说  蒸饺啊、包子啊、面啊、肉?肉?肉不行容易胖,不吃不吃,还是素好。嗯……那也不能一点儿肉都没有,你说呢?”周九良歪头看着前面傻乐了起来。


“那我们到底吃什...

周九良手里拿着笔,像是在玩。


眼睛看着前面。


耳朵里的回声越来越响,手里的动作停下了。抬头笑了笑“哈哈,是吗?”


“对啊,诶,那我们中午吃什么?”孟鹤堂坐在桌子的一旁喝着茶。


“吃什么?我想想……”周九良低头皱着眉“我不知道,你想吃什么?”


“没关系听你的,你想吧”桌子上那一道从窗外照射进来的阳光挪了一下位子,桌上的杯子被拉出一道长长的影子来。



“我想吃的有点儿多,比如说  蒸饺啊、包子啊、面啊、肉?肉?肉不行容易胖,不吃不吃,还是素好。嗯……那也不能一点儿肉都没有,你说呢?”周九良歪头看着前面傻乐了起来。



“那我们到底吃什么呢?”周九良放下笔,拿起了杯子。


孟鹤堂从更衣室出来一边扣着大褂的扣子,一边往前走,站在周九良身后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你在和谁说话呢?”


周九良一抖身,杯里的水洒了出来,回头看着孟鹤堂咧嘴笑了笑“没什么,我就想啊,我们呆会儿吃什么去?”


“我们不刚吃完回来吗?”孟鹤堂扣完最后一颗扣子疑惑的看了看“你是不是生病了?”



“没,没有。准备上场了是吧,我去换衣服”周九良慌忙的把手里的杯子放下转身刚要走。


“你不是换好了吗?”孟鹤堂站定看着。


这种事情孟鹤堂看见过很多次,初次见时以为在想词,后几次站定听过却和台上说的词无一搭边儿。


他看着


你只是来回踱步,嘴里念念有词。

没人听懂你说什么。

只是都听见了你说什么。


像是和人对话,可你面前却是空无一人。













节目结束后下台许久后,孟鹤堂再没忍着“我,我看见很多次了。你是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啊,突然这么问,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周九良细心整理着。


“你平时也不爱和我们说话,总是自己一个人待着。我们从你身旁经过时,就听见了……你是不想和我们说话?还是觉得我们不能理解你?”


“呵呵,没什么?你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我就回家了。”


“那也正好回家,要不我带你回去吧?”



“不不,不用了。现在交通很方便的,我自己回去就行了”周九良连连摆手,背上书包走出了门口。



孟鹤堂挠了挠头这人真奇怪。












我不是奇怪,只是习惯了自己和自己说话。





林铺铺

想要有这种感觉的东西出现,希望大家点评,建议发一波。我再想到什么就发评论吧

想要有这种感觉的东西出现,希望大家点评,建议发一波。我再想到什么就发评论吧

林铺铺

【闻】完结

孟鹤堂和周九良相遇在闹市,离别在闹市。


忽而刮起一阵风,它来自北方,而你来自心里。孟鹤堂问风“你去了哪里?我该怎么找你?”孟鹤堂抱着猫走在风里自嘲的低头笑了起来“我居然还大言不惭的说下次换我找你。我连你去哪儿了都不知道。”


路上的行人都回头看了又看这个抱着猫的好似疯癫的男人,在他认为所有伤害已经放下迎接新生时,新生正在谋划着离开。


孟鹤堂路过早餐店“好再来”他小声念着店面。店铺前站着两个小年轻正在买小笼包,其中一个在兜里拿钱,另外一个夹一个小笼包塞进他嘴里。笑的很甜。孟鹤堂就这样痴痴的看着。

老板娘招手和孟鹤堂打了招呼“小孟,今天吃什么?还是小笼包吗?”孟鹤堂点点头...

孟鹤堂和周九良相遇在闹市,离别在闹市。



忽而刮起一阵风,它来自北方,而你来自心里。孟鹤堂问风“你去了哪里?我该怎么找你?”孟鹤堂抱着猫走在风里自嘲的低头笑了起来“我居然还大言不惭的说下次换我找你。我连你去哪儿了都不知道。”



路上的行人都回头看了又看这个抱着猫的好似疯癫的男人,在他认为所有伤害已经放下迎接新生时,新生正在谋划着离开。


孟鹤堂路过早餐店“好再来”他小声念着店面。店铺前站着两个小年轻正在买小笼包,其中一个在兜里拿钱,另外一个夹一个小笼包塞进他嘴里。笑的很甜。孟鹤堂就这样痴痴的看着。

老板娘招手和孟鹤堂打了招呼“小孟,今天吃什么?还是小笼包吗?”孟鹤堂点点头“我家猫也爱吃您家的小笼包,有一回他沾了很多醋,酸的直发抖,但还是吃了”孟鹤堂在嘴里一直小声嘀咕着,也不管站在他旁边的人有没有在看他,他抱着猫一直摸着。他颤颤巍巍的走进人群里。



这条胡同,孟鹤堂从小到大来来回回走过很多遍,每次走得很快没有看过沿路的风景,今天再抬头看时才知道它叫忆苦胡同。



他又一次来到了这家咖啡馆,应该说孟鹤堂根本没回家。家里已经没有九良的影子了。他推开门朝里面四下张望,但是那天眼睛里含着泪也没瞧得真切孟婆到底张什么样。孟鹤堂走到那天坐过的位置上,把猫放在桌子上,看着走来走去的服务生,看看哪个相较老一些。外套内侧的口袋里电话突然响了是茵茵打来的“喂?” 


   “……”    


  “你怎么还不回来?”   


 “……”     


“你去哪儿了?”


  “对不起”


“你在哪儿?”


“奈何咖啡馆”


茵茵像是知道了什么沉默了很久,电话里只有沉重的呼吸声,慢慢的茵茵哭了起来哽咽着说“你有一个五岁多的孩子,你不爱我,你也不爱他吗?”


孟鹤堂被一道惊雷劈醒,是啊,他有一个家庭。不能就这样撇下不管啊。


混沌中。孟婆站在了孟鹤堂面前,这才看清。原来他早就见过了孟婆——李秋华就是孟婆。


孟婆拿出那条蓝色的毛巾,擦了擦孟鹤堂的手“好孩子回家吧。万事万物皆有因果。”

至那后,孟鹤堂没再找过孟婆。



















































直至今天。


孟鹤堂73岁。孩子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妻子已经离开了。


这辈子,真算是过完了。


孟鹤堂这次来到奈何咖啡馆没有带那只猫来,因为猫的寿命没有人的长。他推开门,里面没有人,孟婆早就知道他今天会来,就早早在等了。孟婆慈祥的笑着“您来了。”


“呵呵呵,您别开我的玩笑了。”孟鹤堂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把拉链拉到领口。拍了拍衣服上的褶皱“我,准备好了。”


孟婆瞧着眼前这个头发花白,满脸皱纹,却因为要见那个他,还精神饱满的人依旧摇了摇头“不懂啊,不懂。”


“现在总能告诉我了吧,我还能不能见到他?”孟鹤堂睁着眼看着等着答案。


孟婆端来汤放在他面前,刚要说什么。忽听得玻璃外有一孕妇捧着肚子大叫“啊,帮帮我。我要生了。帮……”周围人瞬间围的里三层外三层,帮孕妇打电话叫救护车。孟鹤堂放下汤看着妇人“也有好人呐。”


救护车两分钟后到了现场,医护人员下车帮孕妇抬了上去,众人也在此之后都散了。


孟婆看了一眼窗外刚才孕妇倒着的空地“他会以全新的面貌出现在你面前,而那时候,你不认识他,他不认识你。他会带着给你的那份特殊的爱去接受惩罚。”


“喝了它!”孟婆瞬间变得厉害起来。



孟鹤堂端着碗看尽汤底“好。”把汤存于腮处,跟着孟婆走到了奈何桥上。




桥上烟雾缭绕,冷风习习。


也有不少游荡的人走在他附近,仔细看时都是他自己。5岁的他,10岁的他,20岁的他,25岁的他……和他一起前往转生门。



立于门前。


“过了奈何桥,再渡转生门,前世已过,来生且长”孟婆一掌把孟鹤堂推进转生幻境之地,那一掌孟婆汤扎扎实实的全部咽了下去。




林铺铺

【闻】2

柜台前的蓝牙音箱里播放着(十唱裙钗女)

一唱裙钗女啊,二唱崔莺莺,莺莺想张生。


孟鹤堂的表情好像已经融进了黑色光线里变得模糊不清,他的手指在杯壁上反复摩擦,指甲的颜色因为过度挤压失去血色留出一段白。


孟鹤堂努力回想过往的日日夜夜里,有个女人,有个孩子。然后都没有了。


孟婆从口袋里拿出那条已经完全变黑的项链,放在孟鹤堂的面前“现在你可以问你最想知道的问题​”


​孟鹤堂从外套内侧的口袋里拿出皮夹,打开就能看见一张全家福,那是孩子一岁的时候,茵茵要求照的,拿照片的那天她特意放一张在他的皮夹里,她说这样就会知道他有一个家。


皮夹里的照片和床头柜上的那张是一样的,三个...

柜台前的蓝牙音箱里播放着(十唱裙钗女)

一唱裙钗女啊,二唱崔莺莺,莺莺想张生。


孟鹤堂的表情好像已经融进了黑色光线里变得模糊不清,他的手指在杯壁上反复摩擦,指甲的颜色因为过度挤压失去血色留出一段白。



孟鹤堂努力回想过往的日日夜夜里,有个女人,有个孩子。然后都没有了。


孟婆从口袋里拿出那条已经完全变黑的项链,放在孟鹤堂的面前“现在你可以问你最想知道的问题​”


​孟鹤堂从外套内侧的口袋里拿出皮夹,打开就能看见一张全家福,那是孩子一岁的时候,茵茵要求照的,拿照片的那天她特意放一张在他的皮夹里,她说这样就会知道他有一个家。


皮夹里的照片和床头柜上的那张是一样的,三个人笔直的站着,尽管三个人都笑了,但还是能看出来孟鹤堂眼里有一丝悲伤。


孟鹤堂看着这张照片很久,然后抬头问孟婆“你知道我旁边这个人是谁吗?”    

“你老婆”


  “可是我不认识她”    孟鹤堂使劲的摇了摇头,他的心不知道被谁挖掉了一大块,空空的。里面还有一个声音像是站在山顶上说话,有很大的回音(孟鹤堂,你要好好爱她。孟鹤堂,你要和她结婚。孟鹤堂……你要爱她。)  


他看着这张照片里的陌生女人五年,他做了所有的事,和她结婚,和她生活。只是没办法爱她。


孟鹤堂迫切色抓住孟婆的手“告诉我他是谁?”声音贯穿头顶,眼泪瞬间流了下来。


微风吹过树枝,带走了一片落叶。留下了一阵悲伤。



“这是他留给你的最后一样东西”孟婆指着角落趴着晒太阳的橘猫。


清晨暖阳出来的时候,是我在街角看见你朝我走来的时候。也是我离开你的时候。


孟鹤堂空着的心被一团柔软的橘色的小东西填补了,可是有一只手狠狠地抓着它“他这么做有问过我同不同意吗?”孟鹤堂抱着头,狠狠地哭了起来。


孟婆拍了拍他的肩膀,孟鹤堂突然想到什么猛的抬起头“那他现在呢?”


孟婆只是抬头转身看着那只猫“是神的旨意呢,不能说。”


孟鹤堂站起身,奋不顾身的向那只猫走去,窗外东升的暖阳,透过玻璃折射在舔舐自己肉包橘猫身上,也照进了孟鹤堂的心里,暖到无数个惊醒的夜里终于有了答案,被冷汗浸湿的手掌有了温暖的感觉。


孟婆看着被桌角撞到也不停止,被椅子绊倒摔倒在地的孟鹤堂,她似乎不能理解孟鹤堂和周九良,为何可以这样不顾及自己的感受去爱对方。孟鹤堂抱起橘猫看着他的异瞳,他的爪子,看着它。


“不过,它已经化不成人形,也说不了话。”孟婆在身后说着。









林铺铺

【闻】3

在世界的轮回里,能把人拉近和扯远的,只有爱情。


在这个早晨就人满为患的咖啡厅里,有一个男子穿着黑色外套,带着黑色帽子,戴着黑色口罩,遮去了全部面容,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他等一个女孩的出现,然后交出自己的一生所爱。


坐在对面的是刚刚从门口兴冲冲进来的女孩儿——茵茵。她不断地侃侃而谈着用指腹摩擦着咖啡杯,嘴角的笑意已经有些藏不住了,低头看着咖啡,抬头看看对面的男人,又低头羞涩的看着杯子,抬头看着男人。


周九良无数次想过他和孟鹤堂的以后,也许以后就像很多老夫妻一样携手漫步在小溪边,会慢慢的享受时光,看着夕阳慢慢落下,然后再挽着他走过那条走过无数次回家的路。也许孟鹤堂也...

在世界的轮回里,能把人拉近和扯远的,只有爱情。


在这个早晨就人满为患的咖啡厅里,有一个男子穿着黑色外套,带着黑色帽子,戴着黑色口罩,遮去了全部面容,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他等一个女孩的出现,然后交出自己的一生所爱。




坐在对面的是刚刚从门口兴冲冲进来的女孩儿——茵茵。她不断地侃侃而谈着用指腹摩擦着咖啡杯,嘴角的笑意已经有些藏不住了,低头看着咖啡,抬头看看对面的男人,又低头羞涩的看着杯子,抬头看着男人。




周九良无数次想过他和孟鹤堂的以后,也许以后就像很多老夫妻一样携手漫步在小溪边,会慢慢的享受时光,看着夕阳慢慢落下,然后再挽着他走过那条走过无数次回家的路。也许孟鹤堂也会偶尔和自己发发小脾气,吵两句嘴,然后自己会温柔的把他搂进怀里轻声说道——宝贝,我错了。



但现实,对面的女孩把自己当成孟鹤堂。害羞的低着头,幻想着着他们以后的幸福生活,他们会拥有自己的孩子,再一起慢慢变老,九良看向屋外,屋外的汽车灯光突然涌过来,几乎要晃瞎了九良的眼睛,眼睛刺痛干涩,眼泪滴进了咖啡里。手里紧紧捏着杯子,看着随时都有变成猫爪的手,无奈的,沉闷的笑了。





九良一挥手刚才还在哄笑一团的人,说话的情侣,大街上的行人,骑车的人,行驶的车,蹒跚的老人,蹦跳的孩子……全都僵住了。九良脱去帽子,摘下口罩。在他和孟鹤堂的这段荒唐的爱情里,他早就无法自拔了。无论他是神的时间还有多久,那些晨雾,那些日出,那些日落,一样都会准时到来。他猫似的瞳孔,嘴里的尖牙,全身的绒毛,也一样会出现。






九良看着茵茵,看进她的眼底,从她的眼睛里看见了对未来憧憬的向往,和自己越来越不像人的样子,口吐一阵白雾,九良的手瞬间变成了猫爪,紧紧的抓着衣角,女孩的眼睛失了神,空洞的睁着。


“你是孟鹤堂的女朋友,你们将要结婚了,你们会有一个可爱的孩子,你今天来这,是为了等他下班和你一起回家。”  孟鹤堂请原谅我做了自私的决定,九良握紧双拳,抖动着身体,哭的泣不成声。



“时间不多了,跟我走吧”孟婆拍了拍九良的肩膀“闻,如果你知道下一世是人间烈狱,是无尽深渊,你还会选择爱他吗?”


“会”九良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为什么?”孟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周九良站起身,整理好自己的戎装,嘴角的尖牙再也没收住。








人生如是苦丁茶,我愿做你解除苦楚的那颗糖。






孟鹤堂



祝你


余生幸福,忘却这世间带给你的所有伤害。




九良和孟婆走进一道煞白的光线里,消失殆尽。



只听的耳旁一声巨响的关门声,街道和咖啡厅一切都回复了正常。



女孩拿着手机拨通了屏幕上的号码“喂!糖糖,你什么时候下班?你记不记得今天要去试婚纱?”



“记得”




“好,那我等你啊。”

林铺铺

2020/2/25

周二

入睡困难

躺下时间12:00

辗转反侧很久才入睡(时间大概30分钟或以上)深度睡眠时间不知

所以平时11:00之前上床睡觉,虽然人在床上,但是也=熬夜(可怕)

醒来6:00一身冷汗,多亏楼下闹钟⏰报时,要不然还处在噩梦中。


梦中内容(大概)


独居女性下班回家,不知被人尾随。到家后家门没反锁,被撬开。或许是入室抢劫不清楚了。在梦里想要和歹徒搏斗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因为完全没力,再者也是出于害怕(再细致已经想不起来。)

最后是将要被杀害时闹钟报时6:00整,从梦中忽然惊醒。


[图片]


周二

入睡困难

躺下时间12:00

辗转反侧很久才入睡(时间大概30分钟或以上)深度睡眠时间不知

所以平时11:00之前上床睡觉,虽然人在床上,但是也=熬夜(可怕)

醒来6:00一身冷汗,多亏楼下闹钟⏰报时,要不然还处在噩梦中。


梦中内容(大概)


独居女性下班回家,不知被人尾随。到家后家门没反锁,被撬开。或许是入室抢劫不清楚了。在梦里想要和歹徒搏斗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因为完全没力,再者也是出于害怕(再细致已经想不起来。)

最后是将要被杀害时闹钟报时6:00整,从梦中忽然惊醒。



林铺铺
2020/2/23 听说你喜欢...

2020/2/23

听说你喜欢小可爱

2020/2/23

听说你喜欢小可爱

林铺铺

早点睡吧,别熬夜了。


头发都掉没了吧?


还能起得来吃早饭吗?


马上就闭关结束了,挣钱💰的技能还在吗?


别睡懒觉了。

早点睡吧,别熬夜了。


头发都掉没了吧?


还能起得来吃早饭吗?


马上就闭关结束了,挣钱💰的技能还在吗?


别睡懒觉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