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林铺铺

40浏览    31参与
林铺铺
需要哄哄才开心的小可爱。

需要哄哄才开心的小可爱。

需要哄哄才开心的小可爱。

林铺铺

你什么时候觉得自己无能为力?

你什么时候觉得自己无能为力?

林铺铺

那天,不孤独

老师领着一位新同学站在讲台上“同学们安静一下,今天我们班来了一个新同学,他叫周九良,是我们班新转来的同学,大家以后要多多照顾哦”


九良看着班上每张陌生的脸,微笑着,畏惧的把手别到身后,拇指互相捏着。


“那好,你就去做张九泰的后面吧”老师指着九泰身后的位置,把九良推了过去。

那节课后,同桌推了推他“把试卷递给我一下”

窗户外面的云走的很快,小鸟停在树上,轻轻的、轻轻的唱着歌,它们说世界很美,天空很蓝,空气很好。


九良声音很小,小到谁都没听清。风听见了他的话,雨听见了他的话,人没听见。


九泰是个话痨,上课下课都在不停地说话,和所有人的关系都很好。


“周……”同桌看...

老师领着一位新同学站在讲台上“同学们安静一下,今天我们班来了一个新同学,他叫周九良,是我们班新转来的同学,大家以后要多多照顾哦”


九良看着班上每张陌生的脸,微笑着,畏惧的把手别到身后,拇指互相捏着。


“那好,你就去做张九泰的后面吧”老师指着九泰身后的位置,把九良推了过去。

那节课后,同桌推了推他“把试卷递给我一下”

窗户外面的云走的很快,小鸟停在树上,轻轻的、轻轻的唱着歌,它们说世界很美,天空很蓝,空气很好。


九良声音很小,小到谁都没听清。风听见了他的话,雨听见了他的话,人没听见。


九泰是个话痨,上课下课都在不停地说话,和所有人的关系都很好。


“周……”同桌看了一眼,随后摇了摇头“额,算了。没事没事”


“诶,那个周什么的,把试卷递给我一下”后桌拍了拍肩膀。


他把试卷递过去,看了那人一眼。



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到底是谁的错?


与这个社会格格不入到底是谁的问题?


一个星期后……


九良没人任何一个人说过一句话,也没有人和他伸出友谊的手。


忽的,一块橡皮落在了九良的脚边。他弯腰捡起来,还给那个四下寻找的人。


“谢谢”小孟接过橡皮笑了一下。


“不客气”九良也笑了一下。


这时只见得前桌的九泰用惊讶不已的眼神转过头看着他“原来,你会说话,我以为你是个哑巴”


“别理他,话太多了你,你好,我叫孟鹤堂”孟鹤堂的笑像极了九良在窗外看到的和煦的阳光,温暖,干净。

林铺铺

用错面,心里都是口吐芬芳

用错面,心里都是口吐芬芳

林铺铺

2020/5/1


装修了一次


地砖都有点点星辰


2020/5/1


装修了一次


地砖都有点点星辰


林铺铺

念 二(100粉丝福利)

书接上文


九良推来隔间的门,不敢抬头看店长的脸色“是我的药”他怔怔的抬起手准备拿过药瓶眼睛上黯淡下去的光,让他明白,生活又是一记烙印。


“来之前可是说没病的,我真该问你要健康证”店长把药瓶放在洗手台上,只听身后九良问“你怎么不问问我,是不是只是小感冒,而非是其他的问题呢?”


厕所的门在他们谈话间被推开,张九南急匆匆的跑进来“外面都忙不过来了,怎么滴,店长带着员工聊闲天呢?”张九南拉过九良就往外走去“店长和你啥关系啊?”


“啊?!”九良还在想刚才的一幕幕。却不知来这么一句。


“别说店长平时不咋严肃,看起来温温和和的,但我听老员工说其实不是那样的还是防...

书接上文


九良推来隔间的门,不敢抬头看店长的脸色“是我的药”他怔怔的抬起手准备拿过药瓶眼睛上黯淡下去的光,让他明白,生活又是一记烙印。



“来之前可是说没病的,我真该问你要健康证”店长把药瓶放在洗手台上,只听身后九良问“你怎么不问问我,是不是只是小感冒,而非是其他的问题呢?”



厕所的门在他们谈话间被推开,张九南急匆匆的跑进来“外面都忙不过来了,怎么滴,店长带着员工聊闲天呢?”张九南拉过九良就往外走去“店长和你啥关系啊?”



“啊?!”九良还在想刚才的一幕幕。却不知来这么一句。



“别说店长平时不咋严肃,看起来温温和和的,但我听老员工说其实不是那样的还是防着点他吧。”走廊拐角处就是店里,九南整理了一下九良的衣服“好好工作”。



“得嘞”



♞♞♞♞♞♞♞♞♞♞♞♞♞♞♞♞♞♞♞♞♞♞♞♞♞♞♞♞♞♞♞♞♞♞♞♞♞♞♞♞♞♞


工作结束已到11:00


两人整理好桌椅,擦了地。


准备收拾回家,九南把拖把放回杂物间,在休息室拿了包“走了,下班了。”推开门往外走去。


就在此时


屋里只剩九良一人。把最后一块区域擦拭干净。只听得耳边有孩子哭的声音,停下手里的动作,再仔细听时,声音没了。



九良洗了抹布,挂到杂物间。


只觉得肚子微微有点疼,转身便跑向了厕所,在走廊看去,门开着里面的灯也亮着“我们刚刚关门了啊”。


九良悄声走进厕所,只看得第三个隔间的门缝里流出些什么东西,越来越多,要抬腿往前走时“九良,你还没走呢?”店长在背后说话了。


“哦,马上走了,我寻思上个厕所。”


“行,早点回家休息,我走了”


“好嘞”


店长走后,九良再看向隔间门缝处,却什么都没有了。


九良回到休息间拿了包,到了几颗药刚要吃,只觉得心脏跳的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呼吸急促


“你做不到吧。”



九良把药拍进嘴里,使劲咽了下去,双脚瘫坐在地上。


许久才从地上站起来,走出奶茶店的门。



林铺铺

在这个慌乱的时代

我们总带着攻击性去面对

把自己包裹着,紧紧的包裹着

如同一只蚕蛹一般

蜷缩在角落的自己会不会有时也喘不过气呢?

你把自己包裹得很紧,但却张满了刺,会不会也伤了自己呢?

在这个慌乱的时代

我们总带着攻击性去面对

把自己包裹着,紧紧的包裹着

如同一只蚕蛹一般

蜷缩在角落的自己会不会有时也喘不过气呢?

你把自己包裹得很紧,但却张满了刺,会不会也伤了自己呢?

林铺铺

念1(待修订)

那是一个温热的午后。艳阳碳烤着大地。六月,花鸟鱼虫都在发出炽热的声音来,连风也没有想要放过任何人的意思。


原本人潮拥挤的大马路,现在却都空荡荡的。


书店,咖啡馆,奶茶店……


大街上小姑娘都拿着小扇子呼呼扇着风,不停的抹防嗮。时不时往里面看两眼“进去看看吗?”原声的檀木扇左右摇晃着。


“要不换一家吧。”从手里散粉盒的镜子里的看到的脸还是很漂亮的。


“诶,诶,不是。你看那个收银台的小哥哥蛮帅啊”小姑娘的哈喇子真所谓是飞流直下三千尺。


“哪呵?”玻璃球似的眼睛就快从眼眶里出来了“OMG,我们就这家了。走起。”


“一杯蓝莓奶盖”


“一杯红茶奶盖”...


那是一个温热的午后。艳阳碳烤着大地。六月,花鸟鱼虫都在发出炽热的声音来,连风也没有想要放过任何人的意思。


原本人潮拥挤的大马路,现在却都空荡荡的。


书店,咖啡馆,奶茶店……


大街上小姑娘都拿着小扇子呼呼扇着风,不停的抹防嗮。时不时往里面看两眼“进去看看吗?”原声的檀木扇左右摇晃着。


“要不换一家吧。”从手里散粉盒的镜子里的看到的脸还是很漂亮的。


“诶,诶,不是。你看那个收银台的小哥哥蛮帅啊”小姑娘的哈喇子真所谓是飞流直下三千尺。


“哪呵?”玻璃球似的眼睛就快从眼眶里出来了“OMG,我们就这家了。走起。”


“一杯蓝莓奶盖”


“一杯红茶奶盖”


“好”周九良站在收银台前输入奶茶名“您好,一共16元”看着前面两个宛如木雕的姑娘“您好……一共16元”再次强调了一次。


“嘿,小仙女,怄”张九南拉过九良站在了收银台前“嘛呢,嘛呢,给钱。”小姑娘们收回了那双欲求不满的眼神,在包里翻腾了一会儿才发现没现金,拿手机扫了二维码。


“小哥哥,可以加微信吗?”姑娘用渴求的眼神看着周九良。


“不能,一边儿去”张九南呵斥了两个姑娘。


后面排队的人潮一直往前挤着,推推搡搡。有一肥硕的女人插着腰“咋那墨迹呢?能不能往前走走”姑娘走后胖女人站在台前凶神恶煞的看着张九南,虽是胖但个头比张九南高出一个头去,一看又高又胖的脾气还不好指定不好惹啊“把那个小哥哥给我叫过来。”


“谁啊?”


“信不信就我这一掌能让你胖两圈”姑娘揪着台前盛糖的铁盒子都变了形,九南朝制作区努了努嘴“良哥,有人点你了。”周九良扥了扥围裙朝张九南看了一眼“好好说话”


“您好,您需要什么?”九良看着显示器等着胖女人点奶茶。


“你喜欢什么?”胖女人的眼神有些复杂。


“客人,后面还有人排队呢?麻烦您快点儿”九良示意性的看向她身后,胖女人并不搭理他“让他们等会”后面的顾客见着这么彪悍也没多说话,实在等不了的都去别家了。最后只剩下胖女人一个。


至始至终她的眼神没有离开过九良,见九良没再问她喝什么时,她从包里拿出了一打钱放到了柜台里“小哥哥,在这工作很辛苦啊,跟我吧。”围桌喝奶茶的都齐刷刷抬起头看个热闹“可以啊,这么猛。”  


“看起来也不亏”   


“啧啧啧……”  


周九良觉得顾客是上帝,可是上帝也不能这样侮辱人吧,就把钱放到了柜台上“钱那,您收好了。想喝什么您就点,不想喝或者钱太多了就自己开一家喝个够,您看可以吗?”


胖妞并没有觉得这话有什么不对的,还是一直看着,而且笑眯眯的,她从包里拿出一张名片放进新钱的封条里,这一次胖妞绕过柜台站在了周九良面前,把钱放进了围裙口袋里“小哥哥,这是我的名片儿,记得打给我。”


要说这女人除了胖点,真不差。相貌也是漂亮的——大眼睛,柳叶眉,高挺的鼻梁,粉嫩的嘴。从穿着打扮上看一定是阔主全身上下的名牌,这圆领白色小衬衫配个黑裙子,哦呦还有着黑色小包包。要瘦点儿指定赛西施啊。


周九良看着兜里这一打的钱,再想着那老娘们说的话,感觉浑身都不得劲,喉咙好像堵着一口血,胸口闷的发慌,喘不上气,握紧拳头就往厕所跑,跑进厕所的隔间,锁上门。就在裤子口袋里摸药,这呼吸一下急促起来,拿药的手就开始发抖啊,好不容易倒出两颗药在手掌心上猛往嘴里塞。


隔间那人站起身一按冲水,九良吓得一哆嗦,药瓶掉地上了。


店长弯腰捡起药瓶一看,看了半天,就狂敲隔壁的门“隔壁谁啊?是周九良吗?我有时候看见你偷摸吃药来着,怎么了你?是不是有什么病啊?我们做食品行业的自己得健康啊,要万一……诶,你先出来。你再不出来我就自己上网查了,看看你到底啥毛病。”

林铺铺

前言

佛曰:


千年轮回,因果循环。


你作为一只神兽,本应只在人受到天灾时才能帮助他们。


可你……


不该啊。


此生让你尝尽人生百味,再回位时。可把红尘俗事,断个干净。一个疯癫和尚站在人群中和孟婆对了一眼“善哉,善哉~”再一手在前一手伸出食指中指对着孕妇的肚子点了三下,然后双手合十“世上千百味,本应细细尝,生者少三味,莫要错过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佛曰:




千年轮回,因果循环。


你作为一只神兽,本应只在人受到天灾时才能帮助他们。


可你……


不该啊。




此生让你尝尽人生百味,再回位时。可把红尘俗事,断个干净。一个疯癫和尚站在人群中和孟婆对了一眼“善哉,善哉~”再一手在前一手伸出食指中指对着孕妇的肚子点了三下,然后双手合十“世上千百味,本应细细尝,生者少三味,莫要错过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林铺铺

2020/3/30老李和小李

老李最近睡眠变好了些,不过头疼还是在的。他总是会用力的敲它,可能会好点儿。或许是小李有很多苦恼忘记开门说。


老李自言自语的情况越来越多了,他想还是在能控制的范围内的。要不然小李总是出来和他说他,他自己能看见,可别人看不见呐。最后被当成神经病抓起来,都关在小黑屋里,可就太糟糕了。


早安

老李最近睡眠变好了些,不过头疼还是在的。他总是会用力的敲它,可能会好点儿。或许是小李有很多苦恼忘记开门说。


老李自言自语的情况越来越多了,他想还是在能控制的范围内的。要不然小李总是出来和他说他,他自己能看见,可别人看不见呐。最后被当成神经病抓起来,都关在小黑屋里,可就太糟糕了。




早安

林铺铺

第二种孤独

在冗长的走廊里,耳朵便会变得清晰起来。拢一拢耳音抬头凝望走廊的尽头,就能听见空气里尘埃互相撞击的声音。


空无一人,死一般的寂静,白色的墙面延伸到尽头。光线通过唯一一扇窗户透透溜进来。是灰色的。


“55号,尚九熙”显示屏里跳到了你的名字变成了红色,护士把手揣在兜里,神情略显温和“你是尚九熙吗?”


你点了点头,跟了进去。把所有资料娴熟的放在桌子上,摆好位子,解开袖子的第一颗扣子,放平。


你已经记不清第几次走进这里,可你依然每次满怀希望。


“嘶,额……”你对面的中年男子表情和以往其他都一致。你看着他的额头,上面稀疏的还掉落几缕头发在配上现在的深情如果...

在冗长的走廊里,耳朵便会变得清晰起来。拢一拢耳音抬头凝望走廊的尽头,就能听见空气里尘埃互相撞击的声音。




空无一人,死一般的寂静,白色的墙面延伸到尽头。光线通过唯一一扇窗户透透溜进来。是灰色的。



“55号,尚九熙”显示屏里跳到了你的名字变成了红色,护士把手揣在兜里,神情略显温和“你是尚九熙吗?”



你点了点头,跟了进去。把所有资料娴熟的放在桌子上,摆好位子,解开袖子的第一颗扣子,放平。


你已经记不清第几次走进这里,可你依然每次满怀希望。



“嘶,额……”你对面的中年男子表情和以往其他都一致。你看着他的额头,上面稀疏的还掉落几缕头发在配上现在的深情如果是演员那一定是情感充沛的。


“你的情况,额……怎么说呢……你之前去过其他地方吗?”中年男子翻开了他面前的资料“身体还可以啊。”



“如果其他地方有结果,今天我就不会来这儿。”你的心其实早就死了,可每次你都用谎言把它救活,然后让它再死一次。




“嗯,那现在情况是这样的,你所有的报告我都看了,没什么问题。要做手术问题也不大,只是结果不太好,做了和没做没什么区别,我这么说你……明白吗?啊,那你自己回去考虑清楚。”中年男人对着电脑看了一会儿拔下卡“去结账吧。”




“所以,你也救不了我?”你认真的看着他,希望从他那秃到没有头发的聪明的脑子里想出办法,你赌他能帮你。



“你先回去,考虑清楚要不要做手术。”中年男人对护士招了招手。


“我带你去这边先把账结了。”


空气中突然飘起了很多红色的蝴蝶,大的,小的……


你看着周围,它们飞在每个角落。蝴蝶落在护士的肩膀上低头看着它,笑了。蝴蝶落在指尖,一扇翅膀。没了。


你也伸出了手,停在半空中,红色的蝴蝶扑腾着翅膀,停下来了。


“你知道红色代表什么吗?”


“代表希望”


“你看见希望是什么颜色的吗?”


“是……?”


“所以你到底看见了吗?”


“我……我看见过。曾经。”


“现在还看得见红色蝴蝶吗?”何医生低头记录着心里笔记“情况……有点儿复杂啊。”



“我最近没见到它们。”



“你去其他地方治疗过吗?”何医生抬头认真的看着你。



“何医生,你知道希望是什么颜色吗?”你躺在血泊里抬头看着天,笑了笑“红色”

从高楼往下跳的那一刻,你就已经看到了,满是红色的蝴蝶。


对是红色的


漂亮极了。



林铺铺
2020.03.22阿拉丁神鼠

2020.03.22阿拉丁神鼠

2020.03.22阿拉丁神鼠

林铺铺

第一种孤独

周九良手里拿着笔,像是在玩。


眼睛看着前面。


耳朵里的回声越来越响,手里的动作停下了。抬头笑了笑“哈哈,是吗?”


“对啊,诶,那我们中午吃什么?”孟鹤堂坐在桌子的一旁喝着茶。


“吃什么?我想想……”周九良低头皱着眉“我不知道,你想吃什么?”


“没关系听你的,你想吧”桌子上那一道从窗外照射进来的阳光挪了一下位子,桌上的杯子被拉出一道长长的影子来。


“我想吃的有点儿多,比如说  蒸饺啊、包子啊、面啊、肉?肉?肉不行容易胖,不吃不吃,还是素好。嗯……那也不能一点儿肉都没有,你说呢?”周九良歪头看着前面傻乐了起来。


“那我们到底吃什...

周九良手里拿着笔,像是在玩。


眼睛看着前面。


耳朵里的回声越来越响,手里的动作停下了。抬头笑了笑“哈哈,是吗?”


“对啊,诶,那我们中午吃什么?”孟鹤堂坐在桌子的一旁喝着茶。


“吃什么?我想想……”周九良低头皱着眉“我不知道,你想吃什么?”


“没关系听你的,你想吧”桌子上那一道从窗外照射进来的阳光挪了一下位子,桌上的杯子被拉出一道长长的影子来。



“我想吃的有点儿多,比如说  蒸饺啊、包子啊、面啊、肉?肉?肉不行容易胖,不吃不吃,还是素好。嗯……那也不能一点儿肉都没有,你说呢?”周九良歪头看着前面傻乐了起来。



“那我们到底吃什么呢?”周九良放下笔,拿起了杯子。


孟鹤堂从更衣室出来一边扣着大褂的扣子,一边往前走,站在周九良身后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你在和谁说话呢?”


周九良一抖身,杯里的水洒了出来,回头看着孟鹤堂咧嘴笑了笑“没什么,我就想啊,我们呆会儿吃什么去?”


“我们不刚吃完回来吗?”孟鹤堂扣完最后一颗扣子疑惑的看了看“你是不是生病了?”



“没,没有。准备上场了是吧,我去换衣服”周九良慌忙的把手里的杯子放下转身刚要走。


“你不是换好了吗?”孟鹤堂站定看着。


这种事情孟鹤堂看见过很多次,初次见时以为在想词,后几次站定听过却和台上说的词无一搭边儿。


他看着


你只是来回踱步,嘴里念念有词。

没人听懂你说什么。

只是都听见了你说什么。


像是和人对话,可你面前却是空无一人。













节目结束后下台许久后,孟鹤堂再没忍着“我,我看见很多次了。你是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啊,突然这么问,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周九良细心整理着。


“你平时也不爱和我们说话,总是自己一个人待着。我们从你身旁经过时,就听见了……你是不想和我们说话?还是觉得我们不能理解你?”


“呵呵,没什么?你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我就回家了。”


“那也正好回家,要不我带你回去吧?”



“不不,不用了。现在交通很方便的,我自己回去就行了”周九良连连摆手,背上书包走出了门口。



孟鹤堂挠了挠头这人真奇怪。












我不是奇怪,只是习惯了自己和自己说话。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