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林静

9305浏览    251参与
初锦

【哑舍+镇魂】君已归(五)

#小学生文笔 


#ooc致歉,人物属于甜甜和玄色,ooc属于我 


#原著是神作 


#作者学生党,更新随缘 


#脑洞指路: ⁽ⁿᵔᵕᵔⁿ⁾  

——————————下为正文—————————— 


人体的衰老是因为细胞的衰老,可是真的有可以无限增值永生不死的细胞吗?答案是有的,癌细胞就是这样的一个特例,正常细胞都具有一定的最高分裂次数,如人的细胞一生只能分裂五六十次。可癌细胞却失去了最高分裂次数,几乎可以无限分裂,但人体的器官是...

#小学生文笔 

 

#ooc致歉,人物属于甜甜和玄色,ooc属于我 

 

#原著是神作 

 

#作者学生党,更新随缘 

 

#脑洞指路: ⁽ⁿᵔᵕᵔⁿ⁾  

——————————下为正文—————————— 

 

人体的衰老是因为细胞的衰老,可是真的有可以无限增值永生不死的细胞吗?答案是有的,癌细胞就是这样的一个特例,正常细胞都具有一定的最高分裂次数,如人的细胞一生只能分裂五六十次。可癌细胞却失去了最高分裂次数,几乎可以无限分裂,但人体的器官是绝对承受不了的。 

 

在座的几人里,祝红、大庆、林静、郭长城和楚恕之,一条蛇、一只猫、一个假和尚、一个学渣和一个尸王,显然不清楚这些东西。而沈巍端着茶杯并没有什么要开口的意思。 

 

赵云澜倒是知道癌细胞的特性,但是他不明白这位看起来十分年轻实际的老板用了什么手段让身体可以承受癌细胞的无限分裂。从踏入哑舍以来进行的几句对话都是围绕着这个老板展开的,准确一点是围绕着老板的身份和他的衣服……等等!一个十分大胆的猜测出现在赵云澜的脑海里,沈巍和老板的谈话里无不透露着对这件赤龙服的重视,莫非…… 

 

“我身上赤龙服的作用就是抑制癌细胞分裂的次数,让身体的细胞保持一种微妙的平衡,各个器官不会衰亡,也不会罢工。”老板伸手摸了摸身上的衣服,淡淡道:“自古相传‘金玉生寒’,可保尸身不腐。这布料是由上古流传下来的黑金和黑玉拉丝制成,本是为始皇帝入葬时所准备。始皇帝在位时收集了一些神话时代的古物,而到再往后的朝代,这种神器便极为少见,很多都是仿制了。例如汉墓中的金缕玉衣,其实就是拙劣的模仿品。” 

 

若是普通人听到了这番话可能会试图用科学来证明一下这件衣服的功效,不过哑舍里的几人哪个不是超自然的存在。就连看起来最普通的郭长城也是不普通的。 

 

“在宋朝时,这衣服破过一次,我请当时文绣院的人帮我缝补。这种布料每条纹路都有特定的排列,文绣院的人最终在衣服的裂缝上绣了这条赤龙。所用的丝线也不是普通的丝线,是沾了我的血的丝线,所以这条龙是深红色的,而且生出了灵智” 

 

这下子所有的疑问都解开了,所以也该进入正题了。 

 

沈巍放下了手中那个不知是哪个朝代的价值不菲的茶杯。 

 

“你也应该知道我们的来意吧。” 

 

“从大封破了的时候我就知道肯定会出事,一部分受影响不深或者还没有造成太大影响的古物我师父已经在进行回收了,不过那些已经造成一定影响的古物就要麻烦你们了。” 

 

老板的与其里带着几分无奈,这古董的丢失大多数都是他那个大师兄干的,他那个师父也是个不太靠谱的,这个烂摊子还得由他来收拾。其实仔细想想如果不是他在不在哑舍,情况或许能比现在好一点。 

 

赵云澜还有很多疑问比如他们应该做些什么?收回来的古物又该怎么处置? 

 

他不光这么想了,也这么问了。 

 

“你们要做的简单说就是善后,给‘上面’的人一个交代,古物会由我师父进行回收然后存放进天光墟。” 

 

特调处众人没想到他们的工作这么简单,不,是过于简单了,不用调查犯罪对象,也不用马不停蹄的四处奔波,就连犯人都有人替他们收拾。 

 

老板的这一句话不仅减轻了特调处众人的工作量,还多出了一个新的名词——天光墟。 

 

大庆在这个世界上活的时间很久,比老板都要久,他知道很多奇闻异事,包括天光墟。天光墟其实是一种鬼市,一般都是在废墟上出现,在天亮的时候,就会彻底消失,变为原来的废墟。所以也有个很形象的别称,就叫天光墟。大庆比较奇怪的事老板口中的天光墟很明显并不是指鬼市。 

 

发觉众人的疑惑,沈巍出声道: 

 

“天光墟就像是各条时间线的交点,在那里你能见到不同时间线上的人,而且天光墟里的时间是静止的,用来放带邪性的古物再好不过。” 

 

“可是天光墟怎么进去啊。” 

 

发问的是林静,他在沈巍解释的时候忽然想起他在很小的时候有人提到过一个类似天光墟的地方,那人说的时候语气里满是可惜还说再也进不去了。 

 

沈巍把目光投向了老板,沈巍虽然对天光墟也是比较了解的,但是他却没有进去过。 

 

“进出天光墟是需要信物的,普通的信物只能用一次,离开时会被销毁,但是如果信物在天光墟里丢失那你就再也出不来了,除非得到别人的信物。” 

 

赵云澜心下了然,又把话题引到了正题上。 

 

“天光墟是什么我们已经清楚了,那么我们该聊聊这次的情况了。” 

 

赵云澜又把郭长城几人的调查情况说了一遍,期间还夹杂着一些自己的推断。 

 

老板听了赵云澜的话沉思良久,缓缓开口: 

 

“这件古物严格来说还和赵处长您有点关系。” 

 

——————————作者的话—————————— 

 

感觉自己好啰嗦…… 

 

对不起,我没有把小汤圆放出来>人< 

 

小汤圆那么可爱谁不爱呢? 

 

继续无奖竞猜,这是哪一件古物呢?(提示:在《哑舍小传》中出现过)


在此说一下某位小可爱@Right ,乖,咱不闹了,咱是淑女

格林豆dot

假如他们在校园2

要说的话在这里啦(1) 

//

“嗯!”


“傻笑什么?”阳光恰好从窗户间透进来,照在他的新同桌——一个其貌不扬的男孩脸上,他的笑容格外清晰,楚恕之有些不明白自己究竟怀揣着怎样的心态转过头看着他,只是不轻不重地问,也没有想得到回答。


“很高兴认识你!”郭长城脱口而出,又觉得太过正式,别扭地挠了挠头,有些尴尬地笑两声。


“哦。”眼前这个男孩,真的很耀眼……楚恕之别过头,把窗帘拉上道,“看不清手机屏幕,拉上了,没意见吧?”


他们的前桌,亲爱的文娱委员林静一激灵:校、校霸竟然会问别人的意见吗!


“诶?没、没意见。”郭长城愣了愣才回答。


放学后,郭长城独...

要说的话在这里啦(1) 

//

“嗯!”


“傻笑什么?”阳光恰好从窗户间透进来,照在他的新同桌——一个其貌不扬的男孩脸上,他的笑容格外清晰,楚恕之有些不明白自己究竟怀揣着怎样的心态转过头看着他,只是不轻不重地问,也没有想得到回答。


“很高兴认识你!”郭长城脱口而出,又觉得太过正式,别扭地挠了挠头,有些尴尬地笑两声。


“哦。”眼前这个男孩,真的很耀眼……楚恕之别过头,把窗帘拉上道,“看不清手机屏幕,拉上了,没意见吧?”


他们的前桌,亲爱的文娱委员林静一激灵:校、校霸竟然会问别人的意见吗!


“诶?没、没意见。”郭长城愣了愣才回答。


放学后,郭长城独自走在路上,要不是亲戚因为公司有要事不能来接他,又不好麻烦他们另请司机,他有一万个不愿意自己走回去,因为他很清楚,当他独自走这条路的时候会发生什么。


就像曾经无数次那样。


“嘿,想啥呢!”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下,郭长城先是一激灵。


“啊?没,没什么,请问、你、你是……”郭长城被吓得结巴,转头看见一个陌生少年。


“林静,坐你同桌的前面。”那少年道,“你知道你的同桌是谁吗?”


“楚恕之。”郭长城自然知道林静不是在问这个,但还是忍不住把这个名字念了一遍。


“他可是咱们学校的校霸啊。那个一个人揍了一伙混混的校霸啊。”林静道。

澄澈

论如何让面面跪下

私设如山

巍澜党误进


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赵云澜在特调处组织大家,吊儿郎当的坐在沙发上,“唉!各位,咱们玩个游戏呀,每人写一个纸条关于大冒险的,放在箱子里,咱们找一个人抽,其他人都要做哦~不能不做”林静“我不,跟你们这些人比还是我的机器好”赵云澜:“汪徵,把林静下个月工资扣光”林静:“哎呦!老赵,我玩,我玩,我玩还不行嘛”(心里翻了无数个白眼)


桌子上摆了一个大箱子,集体拼死不让赵云澜抽,鬼知道他能抽到什么,其他一致让郭长城抽,毕竟大富大贵之人,运气一定是好的。

郭长城走到桌子前,伸进箱子里随便挑了一张,拿出来瞅了一眼,立刻定住了似的,其他人也是好奇,抢来看看,可看到内...

私设如山

巍澜党误进



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赵云澜在特调处组织大家,吊儿郎当的坐在沙发上,“唉!各位,咱们玩个游戏呀,每人写一个纸条关于大冒险的,放在箱子里,咱们找一个人抽,其他人都要做哦~不能不做”林静“我不,跟你们这些人比还是我的机器好”赵云澜:“汪徵,把林静下个月工资扣光”林静:“哎呦!老赵,我玩,我玩,我玩还不行嘛”(心里翻了无数个白眼)



桌子上摆了一个大箱子,集体拼死不让赵云澜抽,鬼知道他能抽到什么,其他一致让郭长城抽,毕竟大富大贵之人,运气一定是好的。

郭长城走到桌子前,伸进箱子里随便挑了一张,拿出来瞅了一眼,立刻定住了似的,其他人也是好奇,抢来看看,可看到内容都是一愣,祝红立马气急败坏的问“赵云澜!这个是不是你写的,搞我们呐?!这个怎么做!”原来纸条里写的让夜尊跪下,大不敬鬼王唉!谁能让他跪下,这不是找死吗?!

赵云澜说“哎呀,又没什么是,试试,第一个的话,就是你了,大庆”

“什么!我可以选择不去吗?”“不可以,还想不想要小鱼干啊?!”(真是鬼见愁)


大庆


被赵云澜半推半就的进来了,夜尊微微一瞥说大庆,你个懒猫,上这干嘛呀?   

“哦,那啥,夜尊,你看在咱俩都是老想识了,帮个忙行不行?”夜尊微微一笑“哦?什么事情让你来找我,而不是去找赵云澜呢?”大庆心里给自己默默打气说“就是…那个……这个…夜尊你能不能跪下!”心里紧张,一口气说完了,心虚的看了看夜尊。夜尊一愣说“哦?这个有点难呀~为何让我跪下?你可知还没有什么人能让我跪下呢”

大庆说“对不起!我先走了,拜拜!”(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再说)


                          大庆Fail 




赵云澜


吊儿郎当的进来,夜尊微微一瞥,“小云澜来这干嘛呀?哥哥可是上班了”赵云澜“不是找你沈巍的,我是来找你的”夜尊:“哦?是来找我的?可惜阁下并未做伤天害理之事,让令主大人失望了”

赵云澜“不是找你这个事,我来教你个东西,就是你得坐下,双腿微微弯曲,你试试”

夜尊微微一笑:这么好玩啊,唉!你拍什么照片!

今天夜尊穿的是西装裤和衬衫,公主跪更好突出勾勒他那饱满的臀部。

“哈哈哈!搞到手了!”夜尊问“什么?”   赵云澜说“这是网上比较火的公主跪,你赚了,哎呀……拜拜了”赵云澜看着恼羞成怒的夜尊,心道不好!

就匆匆跑了


                   赵云澜Victory ! 

  



特调处


大庆问“老赵你怎么做到的?”赵云澜“这个是要靠脑子的,你这个蠢猫就算了”

特调处门口传来声音,原来是沈巍回来了。

 ajssijssIdi9w(乱打的)沈巍知道这一切后,微微一叹。林静问“沈教授,你见过夜尊跪下吗?”


沈巍身子一定,那是他最不愿意回忆的事情。林静看到知道说错话了。


那是在一万年大战的时候,沈巍和夜尊当时都不知道是对方,可在交战的时候,夜尊发现了对面斩魂使是嵬。他手下留情,可沈巍并未发现,刀锋一转直直刺向夜尊。后来四圣器开启了时空逆转,赵云澜回到了现代,夜尊被封到天柱里。当时刺向夜尊的时候,夜尊体力不支,又因为小时候身体虚弱,是强行获得了异能,直接跪下了,可惜还没有和夜尊说上话就被封印在天柱里。1万年都没有找过他。


这些事情回忆起来都像是在沈巍心上捅了几刀


azure

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 

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 

azure

歌谣里唱,生男无喜,生女无怒,独不见卫子夫霸天下?  但她说起弟弟之功,也是这样温柔

歌谣里唱,生男无喜,生女无怒,独不见卫子夫霸天下?  但她说起弟弟之功,也是这样温柔

azure

卫子夫和卫青一样,都是温良恭顺的好人物啊。刘野猪你这个人运气实在是很好很好了。

卫子夫和卫青一样,都是温良恭顺的好人物啊。刘野猪你这个人运气实在是很好很好了。

azure

杨柳风柔,海棠月淡,独自倚阑时。

杨柳风柔,海棠月淡,独自倚阑时。

azure

桃李风前多妩媚,杨柳更温柔。
唤取笙歌烂熳游。且莫管闲愁。

桃李风前多妩媚,杨柳更温柔。
唤取笙歌烂熳游。且莫管闲愁。

azure

凛凛冰霜节,修修玉雪身。
便无文与可,自有月传神。

凛凛冰霜节,修修玉雪身。
便无文与可,自有月传神。

azure

御柳如丝映九重,凤凰窗映绣芙蓉。
景阳楼畔千条路,一面新妆待晓风。

御柳如丝映九重,凤凰窗映绣芙蓉。
景阳楼畔千条路,一面新妆待晓风。

azure

柳丝长,春雨细,花外漏声迢递。惊塞雁,起城乌,画屏金鹧鸪。
香雾薄,透帘幕,惆怅谢家池阁。红烛背,绣帘垂,梦长君不知。

柳丝长,春雨细,花外漏声迢递。惊塞雁,起城乌,画屏金鹧鸪。
香雾薄,透帘幕,惆怅谢家池阁。红烛背,绣帘垂,梦长君不知。

azure

《汉武大帝》这段卫青卫子入宫的戏份,拍得特别含蓄,故事都在眼神里了,这才是历史剧

《汉武大帝》这段卫青卫子入宫的戏份,拍得特别含蓄,故事都在眼神里了,这才是历史剧

azure

非银非水映窗寒,试看晴空护玉盘。淡淡梅花香欲染,丝丝柳带露初干。
只疑残粉涂金砌,恍若轻霜抹玉栏。梦醒西楼人迹绝,余容犹可隔帘看。

非银非水映窗寒,试看晴空护玉盘。淡淡梅花香欲染,丝丝柳带露初干。
只疑残粉涂金砌,恍若轻霜抹玉栏。梦醒西楼人迹绝,余容犹可隔帘看。

温情

龙城大学杀人案

第一篇 龙大命案

沈老师:龙城大学又双叒出了一起命案??

林静:龙城大学风水不好吧?

小郭:楚哥不在应该就不用出外勤..

林静:不,你用

赵云澜:不,长城我带着你出

沈老师:林静长城,出外勤。

林静:你忘记第一次你跟谁出的外勤嘛……(回沈巍)行吧。

小郭:?一、一定得去吗。

林静: 废话,小郭,走了。不去工资还要不要了

赵云澜:快去快去,林静小郭咋还没走?快去

林静:话说我和小郭就一辅助,赵处你确定不给我们一个强力输出吗

赵云澜: 哪里来的强力输出?小锅的电棒,你的钟和灯油,我觉得你可以了

林静:无良领导,你知道我不想用的!小郭我们走

林静:还想...

第一篇 龙大命案

沈老师:龙城大学又双叒出了一起命案??

林静:龙城大学风水不好吧?

小郭:楚哥不在应该就不用出外勤..

林静:不,你用

赵云澜:不,长城我带着你出

沈老师:林静长城,出外勤。

林静:你忘记第一次你跟谁出的外勤嘛……(回沈巍)行吧。

小郭:?一、一定得去吗。

林静: 废话,小郭,走了。不去工资还要不要了

赵云澜:快去快去,林静小郭咋还没走?快去

林静:话说我和小郭就一辅助,赵处你确定不给我们一个强力输出吗

赵云澜: 哪里来的强力输出?小锅的电棒,你的钟和灯油,我觉得你可以了

林静:无良领导,你知道我不想用的!小郭我们走

林静:还想不想要工资了呀?快去

旁白(沈老师):据事发现场,一位大二男同学死状惨烈,脸色发青双眼被挖

小郭:眼睫轻抖跟在人后头悄悄。林静哥..

林静:不怕啊/【看着尸体】啧,好难看的死相啊

小郭:见着尸体慌的不行垂着脑袋咬了唇瓣儿跟人后面沉默。

林静:我说,死者到底是那个系的,名字到底叫啥!还有死者面目青黑,头发花白,这明明就是被人生吸了魂魄所致

沈老师:甄丙。

赵云澜:表演系的。沈教授,你要不下去查查

沈老师:我……我下去看看吧……云澜,等我。

游惑:(本来打算大晴天的去校园逛逛,眯了眯眼睛发现又是那堆警察,好像发生了啥事儿)

赵云澜:这死的可真够惨的

游惑:那堆警察又要办啥案了?

林静:赵处,这个死状咱好像见过啊?

秦究:我怎么知道[凑近]要不你去问问

林静:赵处

赵云澜:对,在每年的借寿案子里

游惑:(抬头嫌弃的看了一眼秦究,迈开步子朝那堆警察走过去) 哟,赵处,好巧,你们又在警察办案了?

赵云澜: 咦,怎么又是你们?怎么什么都能跟你们扯上关系

沈老师:(从地府上来,瞬移到了一个没人的角落,走近了现场)此人应是误食了何物导致阳寿被吸。

焦总:(路过学校,看见游惑)嗯?这不是上次警局里的那位……(自言自语)

第二篇 惊险穿越

陆修文:请问,这是哪儿?(眉间微蹙)

游惑: 警察叔叔这次还要请我们去喝卡布奇诺吗?

赵云澜: (问沈巍)这,这是吃的什么呀?(回游惑)怎么?想去吗?

焦总:诶?(突然被搭话,大量了一下面前人有些怪异的装束,微微惊讶。)打量。

游惑:(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回头看见上次一起在警局喝茶那位总裁)

焦总:(目光对上)(内心:还真是巧…)

赵云澜: (回陆修文)龙城大学 怎么出现在这里,还不知道这是哪

游惑: (回赵云澜)叔叔请吗?(看了看赵处身后的尸体)哎呀好惨一同学

陆修文: (回赵云澜) 我与师弟去赏花,却没想到走着走着就到这儿了。(四处打量)

秦究: [走上前去,侧身挡住目光](拦在游惑和焦栖之间)你们很熟?眼波交流什么呢?

沈老师: (对赵云澜)地府有记载一种甲草和乙花可导致。

焦总:(看到不远处的尸体愣住,但很快被一位高大的男子挡住视线。)

赵云澜: (对陆修文)师弟?这人是古代来的吗?(对沈巍)可是地府的东西,他一个凡人怎么能吃上?

陆修文: (对赵云澜)话说,您怎么称呼

赵云澜(回):赵云澜

沈老师: (对赵云澜) 这便是疑点。

赵云澜(回沈巍): 先查一查他的关系吧,最近有没有什么得罪的人?

焦总:(摇摇头打算走。)

游惑:(又瞧见旁边穿的奇奇怪怪衣服的男子)(内心:这是在玩cosplay?)

陆修文: (对赵云澜) 我是天魔教教主陆修文。赵兄,幸会

赵云澜: 这,不会是时空紊乱穿越而来的吧?……幸会幸会沈巍,你快来看看他,我怀疑,……

焦总:(听到这人台词一个呛酿,差点摔倒。)

陆修文:时空紊乱?

游惑: (对秦究) 哎,不是,你挡着人家总裁干嘛(转身朝秦究走去)

林静: (对赵云澜) 这么早就借寿?不科学

赵云澜: (对陆修文) 你那当时是什么年代呀?(对林静) 林静,你过来看看这个人有些许的奇怪

陆修文: (对所有人)请问各位可以看到我师弟?

沈巍: (对赵云澜)你怀疑什么?

赵云澜: (对陆修文) 师弟,你师弟是谁啊?你们在那儿当时什么年代啊?(回沈巍) 我怀疑他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人

陆修文: (回) 唔。。。忘了呢,和师弟在一起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呢

焦总:(内心:这也是个智脑坏了的?)

秦究: (回游惑) [不满撇嘴]谁让你总跟他眼神交流。你们交流啥呢

赵云澜: (看陆修文在内心里默默的想:这人怕是个傻子)

沈巍:嗯……

焦总:嗯?。。这不是上次那个。。很轻浮的警察?(小声)

游惑: (回秦究)(好笑的看着他)患难战友懂不懂?你怎么什么醋都吃

陆修文: (对所有人)我的师弟名为段凌,请问你们可有看到他?

沈巍: (回)未曾见过。

赵云澜: (回陆修文)没有,不过你觉得人生地不熟的,先跟我们回去,我们帮你找吧

游惑: (对焦总) (从秦究身后探出个脑袋)总裁怎么回来这大学?搞投资吗?

林静: (回赵云澜“这个人有点奇怪) 哪儿奇怪了,面色青黑,双眼被挖,头发花白还有哪儿不对

陆修文(回赵云澜): 赵兄,那可真是谢谢了

赵云澜: (回沈巍“未曾见过”) 他好像是因为时空紊乱穿越而来的,在找他的师弟,他身上也有些鬼气,可能跟这次案子有些关系(回林静) 如果只是单纯的借寿的案子,为什么要挖眼睛呢?

沈巍: (回赵云澜)带回特调处,审吧。

焦总: (回游惑“为什么来”)诶?。。游先生你好,又见面了。我只是碰巧路过这里。出什么事了吗?

秦究: (回) 谁知道出什么事了,又是那帮警察[抢先答道]

林静: (对赵云澜)那我穿过去看看有什么线索呗,说不定是那边那个人对他有深仇大恨呢

陆修文:这人…(不解)

赵云澜: (对林静)也是

焦总: (对游惑)(看向秦究)这位就是。。。您的爱人?(问游惑)

游惑: (回)(看了看抢答的秦究,心里有点好笑,揽着人家肩膀)不出意外的话,我们又要进警察局了(望着秦究,顿了顿,像是在思考)差不多可以这么说吧

第三篇 挖眼动机

林静: (对赵云澜) 据民间传言,眼睛可以看见凶手最后的样子,会不会是因为这种传言把死者眼睛给挖了?

赵云澜:都能在大庭广众下做出这种事情,尸体还直接扔在这里,这么容易就能让我们找到,有挖眼睛的必要吗?

焦总: (回游惑)……..那还真是巧啊。(内心:差不多?)这样啊。

秦究: (对游惑) 喂[不满转头]什么叫差不多

游惑: (笑眯眯的看着他)考官大人?

焦总:(内心:考。。考官?游惑的爱人是做监考老师的?)

林静: (回赵云澜) 那我去吧,小郭就别去了,回头老楚揍死我

赵云澜: 老楚没来就是不方便。 行吧,那你快去吧

林静:记得报路费啊【念经后消失了】

沈巍: (对究惑和焦总)(揉眉心)各位先说说证明吧。

陆修文:这道有点像是我们魔教手段…(自言自语)

赵云澜: 你们魔教手段?

焦总:(看向沈巍)内心:这位也是警察?上次好像没见过……

沈巍:(察觉到目光,冲他笑了笑)我是中文系的教授,沈巍。

游惑: (回沈巍“不在场证明”)(晃了晃手机,出示了预约进入大学的页面)刚来

焦总:(下意识伸出手)沈教授您好,初次见面,我是焦栖。

沈巍: (对游惑)好的,谢谢配合。(对焦总)焦总?对您的公司略有耳闻。

焦总:谢谢。沈教授还真是见多识广,我很荣幸。

沈巍: (对赵云澜) (凑到耳边小声说道)云澜你先审,我再去地府询问一二 

赵云澜: 好,那你快去快回

沈巍: (对焦总) 多谢抬举,在下有事先告辞,再会。

————————换地方

林静:【落地】这儿真是繁华啊,究竟是什么人能做出这种事

————————换回学校

游惑: 喂,小男朋友,这里好像没我们什么事了?(用手肘戳了戳旁边人的手臂)

秦究:那咱们撤吧

游惑: 去不去开个房(挑眉看着秦究)

秦究:走吧走吧

(究惑退)

第四篇 扑朔迷离

陆修文:【四处乱转】OS:咦?这里怎么有魔气?啧,是吸人精魄养出来的。那死者应该是被吸干了吧。啊…好想阿凌…那伙人也不知道去哪了

————————换场地

林静:【拿出一张纸符,写写画画】死者甄甲,浩瀚大陆甄氏子弟,为人高傲自大,曾与凤氏子弟凤真结怨。【烧掉纸符】/(传话赵云澜)

————————换回来

赵云澜: 我天他不就是一个普通的表演系学生吗?这个凤真又是什么人?我们先从这个人入手去查吧

陆修文:(走累了,凳子上坐下)

————————再换

林静: (对赵云澜)甄甲于八年前从家族中消失,是甄家族中的精英,为此甄家没少费力去寻找他。至于凤真,在甄甲消失后五年也消失了

——(不换了,反正赵云澜和林静是隔空对话)

赵云澜:林静,你的意思是,他们都穿越过来了这个世界

林静:是的,据传言,凤真似乎爱慕甄甲

赵云澜:这个关系越来越复杂了,既然爱慕,为什么后来又结了仇?

祝红: (插话)因爱生恨

赵云澜: (对祝红)这个案子牵扯的越来越大,越来越复杂了,可是我们现在上哪去找这个凤真呢?

祝红: (对赵云澜)曾经最爱去的地方吧?

林静: (回赵云澜)因为甄甲直,掰不弯的那种。据我了解,在甄甲消失后,凤真的祖父就生病了,家族寻医问药就是不好。是以凤真就来到了我们的世界,名为寻医,实则……

赵云澜: 好吧,那还真的是爱而不得呢。还有实则在干什么?你话说完行不行?(对祝红) 那行吧,走吧

林静: 借寿啊我的大领导!您之前不是看出来了嘛!前些日子我去凤家做法,发现他家老爷子好了

赵云澜: 你还在外面接过私活儿?这个月工资别想要了。(对祝红)行,那先去找这个凤真吧(对林静)好,继续说,你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 以及他们家老爷子为什么突然好?

林静:……我靠!无良!当然是,借寿成功了啊

赵云澜: 这……那就一起去凤家看看吧

林静:不过我好奇怪,没有轮回晷,凤真怎么成功的

赵云澜:可能他手里有什么别的神器呢,反正当年女娲神农他们留下的实验品那么多,都需要咱们一个一个去收拾

林静:我去不了了,上次是做法,这次要找什么借口

赵云澜:就说上一次做法出了点纰漏,我需要再做一次。斩魂使的万能借口

——————彻底换场地

林静:行吧

陆修文:(跟上)啊,这便是凤家吗?

赵云澜: (对陆修文)怎么?看着眼熟?

陆修文:没什么,好奇罢了

第五篇 峰回路转

林静:咦,这凤家的阵法,好生熟悉啊

赵云澜:怎么见过?

林静:是八阳阵,民间称之为金钟罩,是阳气是一种防止恶鬼或畜牲冲体的阵法,有点类似于借阳

赵云澜:他都借寿了,还要这个

林静:怕是寿元不稳需要巩固吧

赵云澜:那行,让我们进去见一见这个老爷子吧

陆修文:(跟上)

林静: (对赵云澜)等等,赵处,我记得沈教授去地府了对吧?

赵云澜:对呀怎么了?那是我对象啊

林静:你让他找到甄甲,问出凶手的相貌我们抓人不就好了

赵云澜:好主意。

林静:所以我能回去了吗

陆修文:看不出来,你们原是这种关系(默默的)

赵云澜: (对林静)回去吧回去吧

林静:那路费……

赵云澜:你都在外面接私活了,还要个什么路费?

林静:混账领导!货币不流通你让我怎么用啊【骂骂咧咧】

赵云澜:嗯,嘿嘿嘿嘿嘿

林静:强烈要求报销路费

赵云澜:行行行,报,报销,行了吧?

林静:这还差不多【念经ing】【漫长的时间过去】我回来了,好累。我再也不要去浩瀚大陆了……【呼呼大睡】

夏一洋: (乱转)OS:这竹林好像我来的那片...

沈巍: (回来后) 据甄甲同学所说,是……他的同桌,甄乙同学。

结尾: 特调处实施了抓捕。这个案子就结了





@小凤九@林啊林。@相顾唠嗑@洛银梦琳*彩@Boredom_J

格林豆dot

带娃记

我又出现了!

ooc注意,过分朴素的文笔注意

原作向人设,没有看过剧版

常见梗,撞梗抱歉

没有检查,会有错别字和语句不通顺

——————   ——————  —————  —————

周五这天,赵云澜领来个领导家的孩子,说是家里忙没空照顾,请他照顾两天,周一再来接,孩子很乖……

很乖——


“汝等,皆为吾脚下之石,服从吾吧!”那个小孩踩在林静的小转椅上一手扶额一手叉腰,傲视群雄道。


林静一边念着“我佛慈悲”一边抄起了边上一根不知道哪里来的木棍,正要抬手被赵云澜以眼神传信——你要敢打他这工资就别想要了。...

我又出现了!

ooc注意,过分朴素的文笔注意

原作向人设,没有看过剧版

常见梗,撞梗抱歉

没有检查,会有错别字和语句不通顺

——————   ——————  —————  —————

周五这天,赵云澜领来个领导家的孩子,说是家里忙没空照顾,请他照顾两天,周一再来接,孩子很乖……

很乖——


“汝等,皆为吾脚下之石,服从吾吧!”那个小孩踩在林静的小转椅上一手扶额一手叉腰,傲视群雄道。


林静一边念着“我佛慈悲”一边抄起了边上一根不知道哪里来的木棍,正要抬手被赵云澜以眼神传信——你要敢打他这工资就别想要了。于是他淡定地放下木棍,淡定地停止了念法号,淡定地说了句“草”。


“周末谁要照顾,可以不用来上班。”赵云澜道。


“我不行。”祝红立刻摆摆手道。


“也没指望让冷血动物养孩子。”赵云澜道,回头又看看林静。


争论间,那小孩听到谈话,自个儿指着低头打文件的郭长城道:“缔结契约吗?吾可以屈居于你家。”


“啊?”郭长城愣了一下,一旁正在打游戏的尸王先答道:“我拒……”


“我觉得可以!小郭应该挺会照顾人的!”林静打断道,在照顾熊孩子和被楚恕之打一顿之间毫不犹豫地选了后者。


“行吧,交给你了小郭,不要带坏小孩。”赵云澜带着点嘲笑还有周末可以单独和沈巍在一起的激动语气道,随后迅速转身回办公室不留商量的余地拍上门。


楚恕之:“……”


失去了单独相处的美好周末时光,楚恕之满怀悲愤的把林静打了一顿。


又因为怕小孩乱问乱讲什么,他回家的这一路上连郭长城的手都没牵着。


“你们为什么住在一起?”那个小孩对着郭长城道。


“额……我,我们是好朋友。”郭长城有些尴尬地答道,而后就看到走在前面的楚恕之恨恨地踢了块石头。


“哥哥你手好冰,就让吾之火焰之手温暖你吧。”得寸进尺进尺那小孩又拉起郭长城的手。


郭长城平时做志愿者经常和孩子们手拉手,或者送一个温暖的抱抱之类的,没有什么不适应,反倒觉得虽然他皮而且过分中二,但终归还是个孩子便道:“谢谢啦,晚上想吃什么?”


楚恕之:想吃小孩……










格林豆dot

诶?!灵魂互换!

我又出现啦(。・ω・。)ノ

垃圾文笔注意,ooc注意

原作向人设,因为我没有看过剧版

即兴而书,会有错别字

这个梗经常出现,写个来磕磕而已,撞梗抱歉

大概就这样吧

—— —— —— —— —— —— —— —— —— —— ——

“老楚……?”林静试探地看着刚才被郭长城牵着手进来到现在都一直都低着头的楚恕之道。


“干嘛呢!”刚要伸手放在他肩上,就听见另一边郭长城凶巴巴地走过来一脸楚恕之专用的威胁表情对着他。


“我……我靠,”林静一脸不可置信道,“诶,祝红过来看看,奇观哪...

我又出现啦(。・ω・。)ノ

垃圾文笔注意,ooc注意

原作向人设,因为我没有看过剧版

即兴而书,会有错别字

这个梗经常出现,写个来磕磕而已,撞梗抱歉

大概就这样吧

—— —— —— —— —— —— —— —— —— —— ——

“老楚……?”林静试探地看着刚才被郭长城牵着手进来到现在都一直都低着头的楚恕之道。


“干嘛呢!”刚要伸手放在他肩上,就听见另一边郭长城凶巴巴地走过来一脸楚恕之专用的威胁表情对着他。


“我……我靠,”林静一脸不可置信道,“诶,祝红过来看看,奇观哪,小郭凶人了!跟老楚好像。”


祝红闻声走过来,一脸喜闻乐见的样子冲过来,“诶,小郭,你……”


“你们他妈认清楚了,我……”“郭长城”凶神恶煞地道。


“祝红姐……我在这。”“楚恕之”缓缓抬起头,声音有些委屈道,然而他这样的声音在原来年轻可爱的脸上还好,配上尸王这张人家欠了他八百万一样的脸上,实在是让人……说不出来的害怕。


祝红摆摆手道:“知道了知道了,老楚的脸说这种话真是……噗哈哈哈哈哈哈哈,有种,莫名的喜感,哈哈哈。”


“带我一个哈哈哈哈哈哈。”林静道。


然后,就被“郭长城”揍了一顿,果然是小郭的身体,打人都没那么痛了,大概这其中还有楚恕之心疼郭长城的手而故意降低了力度。


“不过话说回来,你们是怎么变成这样的?”林静边笑边道

“楚恕之”脸红了并且保持沉默“……”


“郭长城”依然是凶巴巴的但别过了头,似乎因为是小郭的身子,脸皮薄,也透出了红色,然而还是嘴硬道:“关你屁事。”


好了,不攻自破,有恢复了力量的楚恕之在只有极小可能遇到被人袭击之类的问题,所以最大的可能就是某尸王遇到某事导致能力失控而产生的结果。


事情要追溯到今天早上,郭长城刚睁开眼,就看到自己的脸,没错,就是自己的脸,他一下子坐起来,先是摸了摸“自己”的脸,拍了两下,确定没有在做梦后,慌乱中顺带确定了这是楚恕之的身体——背后有些火辣,这是他昨天不小心挠的,本还觉得有些抱歉,然而楚恕之咬得更痛……


想到这里,这个年轻人脸就红了。


“干什么呢,一大早的。”虽然看着自己的脸说出这种话十分诡异,然而听到是楚恕之的日常语调也就放心了,他弱弱地应了声道:“楚哥……”一时又忘了怎么表达,只好看着楚恕之一脸震惊地跟着做起来。


不过尸王是见过大世面的,很快就确定了事情的缘由,拍了拍自己的肩道:“问题不大,大概一天左右就能恢复吧,昨天太上火了,我调整一下。”


格林豆dot

这天林静他能看到好感度4

“诶,那是什么?”大庆说着,化作了人身,伸手从叠得整整齐齐地围巾里救出张纸片,上面是虽然不太好看但端端正正的字迹。


“你还说我呢,等等这是……”狂热cp粉林静当场愣住了,随后以一种孩子终于长大的感慨语气道:“小郭原来这么大胆,这是打算,诶,干什么不写完。”


只见那张小纸片上写着——楚哥,谢谢你的围巾,那个……其实我   喜 欢——然而字到了这后面只有个没写完的单人旁,就被涂成了黑色。


“喂,你们干什么呢?”听到这个声音,林静先是一激灵,随后满脸掩盖不住的猥琐笑容将纸片塞到楚恕之手里,拍了拍他的肩道:


“老楚你感谢我吧,到时候喜糖多...

“诶,那是什么?”大庆说着,化作了人身,伸手从叠得整整齐齐地围巾里救出张纸片,上面是虽然不太好看但端端正正的字迹。


“你还说我呢,等等这是……”狂热cp粉林静当场愣住了,随后以一种孩子终于长大的感慨语气道:“小郭原来这么大胆,这是打算,诶,干什么不写完。”


只见那张小纸片上写着——楚哥,谢谢你的围巾,那个……其实我   喜 欢——然而字到了这后面只有个没写完的单人旁,就被涂成了黑色。


“喂,你们干什么呢?”听到这个声音,林静先是一激灵,随后满脸掩盖不住的猥琐笑容将纸片塞到楚恕之手里,拍了拍他的肩道:


“老楚你感谢我吧,到时候喜糖多分点。”随后拽着大庆跑出去,路上还恰好遇到回来取东西的小郭,他又拍了拍郭长城的肩束了个大拇指。


楚恕之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在路上回想起危险的林静还在办公室,感觉不对劲才又折回来,还真给他料中了不过,似乎有些晚。


他抱着明天要把林静吊起来打的心,打开了那张纸,第一眼,他便认出来是郭长城的字迹,再往下看,好像听到了什么东西断裂的声音……


“你干什么拉着我啊,我又没做什么。”另一边大庆停下脚步道。


“那张纸还是你发现的呢——诶,你好感度能不能高一点,我这么让人讨厌吗?”


“你什么时候干人事我什么时候升高,只可惜你从来不做人。”大庆回嘴道。


“这边还能联到网络,差不多是时候了。”厚脸皮的林静满不在乎,掏出手机,躲在前院里不知道是谁种的树后面。


“我靠,监控!是工资太多了吗?你什么时候弄的?”大庆变回了猫,跳到树枝上道。


林静道“之前装监听器的时候觉得没有画面怪变扭的,就改装了,不过这只是放在桌上的半成品还真能派上用场……你不是说我不干人事吗,凑过来干什么?”


“我又不是人。”


他们在拌嘴的时候,郭长城就已经到了,黄昏中,他只见到楚恕之呆呆站着。


“楚……楚哥?”郭长城试探地道,他有些害怕,害怕楚恕之发现了什么。


“你,不害怕我?”楚恕之道,不知是不是郭长城听错了,他觉得楚恕之好像在压抑着什么。


“不啊,怎么会,你那么好。”这句回答他没有经过大脑,好像这是一种天生的反应。话一说完,郭长城就后悔了,这样的说法好像电视剧里少女对自己喜欢的人袒露真心一样,什么:你那么好,我喜欢你之类的。


楚哥……不会发现什么吧?


他似乎听到了楚恕之的笑声,随后那个人转过身来,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嘴唇忽然有了种柔软地触感。


“劲爆啊!老楚太能了。”然而还没来得及再感叹什么,画面就花了,正当林静以为是网络不好时,他看见自己辛辛苦苦改造的八卦快乐监控就被扔下了楼……









格林豆dot

这天林静他能看到好感度3

我真的只想写一篇的表达一下我的灵感的谁知道这东西他越写越香(神志不清)

前两篇在这这天林静他能看到好感度 

               这天林静他能看到好感度2

ooc注意,垃圾文笔注意

还是原作向人设,因为我没看过剧版

灵感突如其来,可能会有错别字

(*ˉ︶ˉ*)就这样

—— —— —— —— —— —— —— —— —— —— ...

我真的只想写一篇的表达一下我的灵感的谁知道这东西他越写越香(神志不清)

前两篇在这这天林静他能看到好感度 

               这天林静他能看到好感度2

ooc注意,垃圾文笔注意

还是原作向人设,因为我没看过剧版

灵感突如其来,可能会有错别字

(*ˉ︶ˉ*)就这样

—— —— —— —— —— —— —— —— —— —— ——

看着楚恕之一副“你再问下去就别想活”的样子,饶是林静再大胆也不敢再说下去,然而吃瓜组小组长林静因为有着不达目的不放弃的八卦精神,自然是心中开始另寻方案。


楚恕之套不出话那小郭总比较容易。


而且楚恕之又没说不能问郭长城。


嘿嘿嘿……


林静压抑着疯狂上扬的嘴角淡定地回到自己办公桌,本来应该打开文件的手向植物大战僵尸歪去。


等到他们下班,不,是沈巍下班后,领导带头,其他人跟着跑,而郭长城正在检查一份报告,所以一直留到最后才走。


林静借着游戏排位打一半等会儿再走的理由,成功地也留了下来。


“小郭啊,”等人都走光了,林静才走到郭长城旁边的椅子上坐下,苦口婆心道,“你觉得你楚哥怎么样?”


“诶?!没,没怎样啊。”郭长城虽然知道林静他可以看到好感度,不过还是抱着也许他没有看到的侥幸的心回答,可是这孩子不会说谎,不但嘴结巴,耳根子也泛起红色。


“诶,说实话嘛,”林静道,“我就是好奇,反正这就咱俩是吧。”他一点也不在乎这个对他好感度唯一有五十的人头上的红色条一点一点往后退。


“他……他很好,”郭长城有些慌乱的脱口而出,又觉得这种说法不太对,补充道,“你们都很好。”


“没有什么特别的吗?”林静一手撑着下巴,佯作思考着什么道。


“我、我有事,先、先走了!”郭长城站起身,红着脸转身冲出去。


小郭整个人瘦弱瘦弱的,跑起来真的跟兔子一样,窜来窜去一下子就没影了,留林静一个坐在原地,心里为他俩着急。


正思索着办法间,他看见小郭的微微打开的柜子里似乎装着什么棉布类似的东西,虽然说乱翻别人东西是不对的,不过……管他对不对。


林静念了声阿弥陀佛就顺理成章的打开小郭的柜子——楚恕之的围巾啊!


“你一个人在这干啥呢?”忽然传来一个声音道。


林静吓得站起身,结果腿碰的一声撞到柜子,这大概就是报应吧……


“在这呢!”见林静憨憨似的看来看去找不着人影,大庆一脸不屑道。


“吓死个人,不要这么鬼鬼祟祟的好吧?”林静捂着还生疼的膝盖道。


“到底是谁鬼鬼祟祟啊……你平时不是第一个回家的吗,现在在干什么?难道……禽兽啊,你连小郭的东西都偷,太危险了,我之前还丢了十几条小鱼干呢,不会是你吧……”大庆眯着眼睛嫌弃道。


“那不是你打麻将输掉的吗?”林静道,“不过我跟你说个大发现……”


等把事情说完,大庆的猫耳都竖起来了,不过还是很不相信地样子道:“楚恕之每天都苦大仇深的样子怎么可能会喜欢小郭,你之前传谣言他没打死你这次你还敢?”


“这次绝对不是谣言,我亲眼看到的,而且有物证呢,瞧,这不是楚恕之的围巾。”他指着柜子道。


“之前楚恕之和小郭回来的时候借他的,大概是小郭带过来要还给他的,没什么好稀奇的。”









格林豆dot

这天林静他能看到好感度2

又是我(●°u°●)​ /

大概是上一篇的续文吧在这:

这天林静他能看到恋爱指数 

感觉恋爱指数这个词不是很合适就改成好感度啦。

这个大概是原作向吧,因为我没看过剧版

依旧是文笔垃圾的我写的ooc文,即兴而写,会有错别字

其它跟上一篇一样(*ˉ︶ˉ*)

—— —— —— —— —— —— —— —— —— —— ——

“我靠!”get新技能的林静惊喜地叫出了声,忽视了领导要吃掉他似的恶狠狠的目光,带着要被扣光奖金的觉悟和熊熊燃烧的八卦之魂冲出办...

又是我(●°u°●)​ /

大概是上一篇的续文吧在这:

这天林静他能看到恋爱指数 

感觉恋爱指数这个词不是很合适就改成好感度啦。

这个大概是原作向吧,因为我没看过剧版

依旧是文笔垃圾的我写的ooc文,即兴而写,会有错别字

其它跟上一篇一样(*ˉ︶ˉ*)

—— —— —— —— —— —— —— —— —— —— ——

“我靠!”get新技能的林静惊喜地叫出了声,忽视了领导要吃掉他似的恶狠狠的目光,带着要被扣光奖金的觉悟和熊熊燃烧的八卦之魂冲出办公室。


径直、不要命地冲到楚恕之那里,微笑着坐在他旁边的一把凳子上。


他这个表情整得楚恕之莫名其妙,满脸嫌弃道:“干什么?”


林静看着楚恕之头上本来就没多少的好感度疯狂降低,嘴角疯狂上扬凑到他旁边道:“之前我只是开玩笑的,你不会……真的喜欢小郭吧?”


楚恕之愣了一下,眼神有意无意地往郭长城那里看,确定了他没听到后又淡定地翻着电脑道:“不会。”


“真的吗?”林静在被楚恕之暴打地边缘疯狂试探,“我怎么看你对他特别在意呢?楚恕之你这个界面打开有关上好几遍了,怎么还没看完?”


“关你屁事!”被戳穿了心事的尸王暴躁地抬起拳头,转过头来。


这边套不出话,为了避免再次被打成印度阿三,林静当即转身回到自己桌前,然而椅子还没捂热,就听见他的和蔼可亲的领导碰一下打开门吼道:“林静你脑子又出什么问题?!这个月奖金你……”


“赵处,这不是脑子问题,是眼睛问题,我……”林静心中坏笑,满脸无辜道,“我能看到你们对别人的好感度。”


楚恕之:“……???”


郭长城:“?……!”


赵云澜:“哦。”


“这可能是因为昨天我……”林静看了一眼脸有些泛红的郭长城,努力憋笑,继续补充道。


“这我知道,没什么影响,一天就好了,”昆仑君毕竟是昆仑君见多识广,然而也是那个脾气极差的赵处,“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打断我打电话,报告上还都是错别字,这个月奖金你别想要了。”


其实重点在于林静打断了他和沈巍的电话,本来还想再调戏一下的!结果林静一喊,沈巍就以为他公事繁忙,挂掉了电话。这可是斩魂使大人难得打来电话啊,虽然是为了交代中午带学生不回来吃饭的事,不过想想还是很可惜啊!赵云澜万分悲切地扣光了林静的奖金,转身回办公室。


等领导走了,林静又嗨皮起来,冲着唯一对他有一半好感度的郭长城跑去,然而前方忽然闪过一个人影,随后拖着他往拐角处走。


“你不会想说什么的,对吧?”楚恕之一脸“你要是看破说破了我就把你嘴撕烂”的表情,微笑着对林静。其实他本来是不相信林静的鬼话的,不过既然昆仑君都肯定了那就是真的了。


“里行晃块唔。(你先放开我)”林静被捂着嘴道。


楚恕之松开了手,一脸冷漠的看着喘着粗气地林静,等他说话。


“唉……你难道不想知道小郭怎么看你吗。”林静道。

“不想。”楚恕之答道,事实上他不想承认他有些害怕知道,他怕郭长城会厌恶或者恐惧他,可是他也没理由让郭长城不恐惧,而且之前……之前当小郭知道他是僵尸的时候似乎也在害怕。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