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果宝特攻

239.5万浏览    12063参与
莫莫莫莫漠

橙留香,my命中注定的。。。

p3是某羊。。。不是拉郎因为我是语擦喜羊羊。。。

橙留香,my命中注定的。。。

p3是某羊。。。不是拉郎因为我是语擦喜羊羊。。。

香雪,我的神!

可恶,小破手机打不了字

可恶,小破手机打不了字

鸿也

这主页已然被这种名为天下无贼的生物占领

这主页已然被这种名为天下无贼的生物占领

造⚡️达人

整点没品玩意,也许是一些搞笑后宫番(?)

整点没品玩意,也许是一些搞笑后宫番(?)

波斯猫抱着小鱼干
画到一半后莫名觉得很像果宝特攻...

画到一半后莫名觉得很像果宝特攻里的梨花诗???


于是就干脆画成梨花诗拟人了——


是战国小公主设定呀~


我绝对不说其实是我不会画衣服然后刚好衣服加头发配起来很像公主

画到一半后莫名觉得很像果宝特攻里的梨花诗???


于是就干脆画成梨花诗拟人了——


是战国小公主设定呀~


我绝对不说其实是我不会画衣服然后刚好衣服加头发配起来很像公主

酒泉赤羽
⚠️天诗避雷⚠️ 闯鬼番外(不...

⚠️天诗避雷⚠️


闯鬼番外(不是

蛇蛇真的很难画就是说。。。

⚠️天诗避雷⚠️


闯鬼番外(不是

蛇蛇真的很难画就是说。。。

汤勺

核辐射带来的快乐住院生活

P4是个生艹玩意,把鼠画矮了【艹】

核辐射带来的快乐住院生活

P4是个生艹玩意,把鼠画矮了【艹】

谓常道殊

全是性转 没有一张是正常的 甚至最后一p带点mob

全是性转 没有一张是正常的 甚至最后一p带点mob

Tixxx

【官配组】全 员 崩 坏(童话pa)(下)

(上)点这里 

(中)点这里 


  菠萝吹雪觉得这个小果叮有猫腻。

  这一路上,他对菠萝小薇可谓是倍加殷勤,各种端茶送水,就差背着菠萝小薇走了。

  可这家伙之前不还说要娶公主吗??!

  怎么滴,要搞一夫多妻制?

  又要防着小果叮,又要关心兄弟的心理健康,菠萝吹雪觉得自己好累。

  小诗诗!!快回来吧!!我真的不想管事了啊!!!

  最让菠萝吹雪惊恐的是,菠萝小薇居然接受了那小矮子的献殷勤!!而且他俩看起来还挺搭配…呸!!他怎么能有这种想法!!

  所以在即将到达恶龙洞穴前一天晚上,菠萝吹雪偷偷找上了菠萝小薇,紧张兮兮地劝她离小果叮远一点:“…他...

(上)点这里 

(中)点这里 


  菠萝吹雪觉得这个小果叮有猫腻。

  这一路上,他对菠萝小薇可谓是倍加殷勤,各种端茶送水,就差背着菠萝小薇走了。

  可这家伙之前不还说要娶公主吗??!

  怎么滴,要搞一夫多妻制?

  又要防着小果叮,又要关心兄弟的心理健康,菠萝吹雪觉得自己好累。

  小诗诗!!快回来吧!!我真的不想管事了啊!!!

  最让菠萝吹雪惊恐的是,菠萝小薇居然接受了那小矮子的献殷勤!!而且他俩看起来还挺搭配…呸!!他怎么能有这种想法!!

  所以在即将到达恶龙洞穴前一天晚上,菠萝吹雪偷偷找上了菠萝小薇,紧张兮兮地劝她离小果叮远一点:“…他是要娶公主的!跟我们巫师这种童话经典反派可不是一路人!”

  菠萝小薇被他的话逗乐了:“放心啦,我知道的。”她对菠萝吹雪眨眨眼,难得露出了小女孩一般的狡黠笑意,“反正现在我还挺喜欢他的。”

  唉,你们小女孩,就喜欢看起来有很多苦衷很多秘密的对吧?!菠萝吹雪一言难尽,只能劝了又劝,直到菠萝小薇举着手做投降状,他才停了嘴离开。

  菠萝吹雪走后,小果叮又找上门了:“姐姐,刚才菠萝吹雪跟你说了什么?”

  菠萝小薇投过来的眼神好锐利,好像能看穿他眼里隐藏着的忐忑不安,小果叮被她盯得有点不自然,正要再出言缓和气氛,菠萝小薇却突然笑了起来:“这是不能说的秘密哦。”

  什么秘密?为什么不能说?你和他之间到底有什么过往?你们谈话的内容和你们的过去有关吗?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你是不是要…

  你是不是也要,离开我了?

  脑海里闪过的无数个问题挤得小果叮的头好疼,他扶着额头深吸一口气,不想自己狰狞的表情吓到菠萝小薇,却被一只手指轻轻点了一下头顶,脑海里的疼痛戛然而止。

  “每个人都会有自己不想说的事。”菠萝小薇语气温和,“你也有自己的小秘密,不是吗?”

  我什么都可以告诉你的!只要你,只要你…

  小果叮急切地想要开口将一切和盘托出,可上下嘴唇却被捏成了滑稽的鸭子嘴。罪魁祸首对他摇摇头:“我不想探究你的过去。”

  因为我想参与你的未来,让你把过去的不愉快通通忘掉。

  菠萝小薇是个狡猾的女巫,她坏心眼儿地故意没说最后一句话,然后看着小果叮失魂落魄地走了,自己偷乐了好久。

  小坏蛋,还真以为能骗过她呢?就慢慢琢磨去吧!

  

  除此之外,橙留香的精神状态也蛮让人担心的。

  菠萝吹雪是真的不明白,明明橙留香和上官子怡对彼此的喜欢都这么明显了,橙留香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好不容易作出决定要去救出子怡姐,这都还没到恶龙的巢穴呢,橙留香又开始自我怀疑了。

  “也许,公主殿下根本就不需要我去救她呢?”橙留香喃喃自语着,也不知道是说给菠萝吹雪还是说给自己听,“我这样自作主张,会不会给她添麻烦?她会不会…”

  菠萝吹雪实在烦了他那拖拖沓沓的调调,索性打了个响指,一个水球“嘭”地在橙留香脸上炸开。橙留香的碎碎念被水球打断,终于轮到菠萝吹雪给橙留香上课了:

  “我说你,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子怡姐啊?”

  “那你知不知道,她喜欢你喜欢很久了?”

  “你扪心自问,自己看到她会开心吗?将心比心,你不就知道她看到你开不开心了。”

  “你啊,就是太在乎那些表面的束缚了。可是子怡姐根本就不在意那些东西,所以她才会选择被恶龙抓走。那是她被迫的吗?错!她就是不想联姻,才会选择这样逃婚!”

  “橙留香啊橙留香,你自己好好想想吧,你一个大男人,都还没有子怡姐一个女孩子看得开。”

  说完,菠萝吹雪也不管橙留香什么反应,就钻进帐篷睡觉了。

  真是的,一个个的,都不让他省心,给他们上课还浪费他不少口水!

  

  到了第二天,橙留香总算没摆出那副丧气的嘴脸了,而小果叮也一反常态,没再对着菠萝小薇献殷勤。

  菠萝吹雪暗暗松了口气。

  不错嘛!这不证明了他的苦口婆心都是有用的!

  唉,真想念他家小诗诗啊,又乖又聪明,哪需要他担心这担心那的。

  菠萝吹雪又开始思念自己可爱的小女友了。

  所以,在看到恶龙的巢穴后,他没忍住第一个冲了进去。

  然后被几个人喝茶聊天的和谐场面惊到原地石化。

  

  最后是花如意的妈妈先开了口:“哎呀,这是…来客人了?”

  梨花诗看上去很惊讶:“你 怎么 来了?”天啊,这才多久没见,她臭屁的男朋友怎么变成了这幅几天没洗澡的邋遢模样。

  菠萝吹雪总算反应过来,眼泪汪汪地跑向梨花诗:“小——诗——诗——我好想你啊!!!”

  “你 好没 出息 啊。”梨花诗嫌弃着,却没推开往自己怀里拱的菠萝吹雪。

  另一边,橙留香似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也走到了上官子怡面前,单膝跪下:“公主殿下,我来接您回宫。”

  “如果我说,我不想回去呢?”上官子怡微微垂头反问他。可所有人都能看出来,从橙留香出现之后,她的眼就肉眼可见地亮了起来,之前的焦虑和不安也全都消失了。

  橙留香愣了。

  空气静默了两秒,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他头一次在这样跪下时抬起了头,直直地望着面前的公主殿下:“那我就带您离开,去您任何想去的地方。”

  终于说出来了啊。

  上官子怡想笑,可是眼泪却掉了下来。

  她迎上橙留香担忧和紧张的眼神,把手放在他伸过来的掌心上,和之前的每一次都没有区别:

  “好,我要你带我走。”

  

  小果叮感觉现场气氛有点不大对。

  巢穴里的几个女孩子看起来跟待在家里似的就算了,可以看成是恶龙善待俘虏——话说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啊!公主不只有一个吗?!

  菠萝吹雪也跟个没事人一样跑了过去——喂喂喂,真的不怕恶龙把他撕了吗?!

  橙留香也…妈的,这货居然抢先一步把公主给拿下了!

  这怎么行!小果叮哪还管得上什么恶龙,立马也窜了过去,一屁股挤开橙留香,对着上官子怡开始谆谆善诱:“公主殿下,难道您就想跟着这个穷骑士过一辈子苦日子吗?您就不想回到皇宫,再享受之前做公主时锦衣玉食的生活吗?”

  可上官子怡就像是抓住什么稀世珍宝似的,又一把握住了一旁橙留香的手,对他摇摇头:“我不想回去。”

  无论小果叮怎么劝说,她都是一样的说辞:“我不想回去。”

  劝到最后,上官子怡实在烦了,抬手示意小果叮无需多言:“别说了,我能看得出来,你根本不是真正想让我回去,你的目的不在于此。”

  小果叮垂下头沉默了两秒,然后重新抬起头,没了刚才刻意装出来的和善嘴脸:“是啊,我的目的不在于你。”

  对于他的光速变脸,上官子怡的反应很平淡:“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我都不会跟你走的。”

  “那如果说,我的目的是推翻这个皇室呢?”

  

  反派嘛,总得有个悲惨的过去。

  小果叮出生的村子在他还小时染上了瘟疫,每天都有无数的人因为瘟疫死去,他们死前还在祈祷着国王陛下能够派人来救下他们。

  可是没有。

  直到他们咽下最后一口气,都没有人来救他们。

  小果叮带上几个同伴逃了出去,等他们找到大夫并把人带回来时,全村的人都被杀死了。

  对,是被杀死的。

  因为怕他们把瘟疫传染出去,所以全村的人都被杀了。

  可是全村人的血,在首都里根本起不了一丝风浪。

  呈给国王的奏折里写着,“某某村感染瘟疫,无一人生还”,他的目光最多只会在那一行字上停留一秒,然后又若无其事地挪开。

  “哦,不过是死了一村的人,也没有很严重嘛。”

  小果叮却不能忘记。

  他不能忘记那满地的血,那临死前瞪大的双眼,那颤抖的手和止不住的眼泪。

  他必须要颠覆这个世界,让整个世界都为这个小小的村子陪葬。

  

  “…那你就推翻好了。”上官子怡只沉默了两秒。

  她是王室的受益者,可她从很早之前就知道,自己所享受着的,是从别人身上剥削来的。

  小果叮冷笑一声,转身向外面走去。

  他走到巢穴与外界的边界处时,听到上官子怡说:“请你留他一命吧。”

  “这是我作为一个女儿的请求。”

  不是公主,而是女儿。

  橙留香能感觉到掌心里的手在颤抖,他有点担忧,上官子怡却回了他一个安抚的笑。

  “……”

  “我本来就没打算杀他。”

  小果叮的声音很小,在场的所有人却都能听到。

  他走出巢穴。

  他吐出一口气:自己又是孤身一人了。

  手却在下一秒被温暖覆盖,他惊愕地转头,蓝色头发的女巫对他笑:“走啊,不是说要去颠覆世界吗?”

  女巫本来就是反派角色。

  她和他是天生一对。

  

  陆小果的运气蛮好。

  他出发得慢,但是用的都是好马,一路上风驰电掣就到了邻国。

  然后他又随便一打听,就知道了恶龙住哪,又一路上马不停蹄地赶了过去。

  小果叮前脚刚走,陆小果后脚就闯了进来。

  巢穴里其乐融融的画面也让他愣了愣。

  咦,怎么没有恶龙呢?

  咦,怎么有这么多人,公主呢?

  咦,公主!!!

  陆小果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握住花如意的手深情道:“公主!我来救你了!”

  在场所有人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我不是公主呀,”花如意有点莫名其妙,“我是恶龙。”

  陆小果震惊!

  陆小果只震惊了一秒就改了口:“那,那你来抢我吧!我愿意被你抢!”

  “好呀。”

  花如意反握住他的手。

  END.

极速跳坑选手

女特攻们🥰🥰🥰

全是我私设(私心)

(修改了点bug

女特攻们🥰🥰🥰

全是我私设(私心)

(修改了点bug

泠曦吾

尝试指绘

果然我仍是那个渣渣,光看一篇教程,根本不会来

(怎么改了改好像还没有一开始画的黑色背景的好?)

尝试指绘

果然我仍是那个渣渣,光看一篇教程,根本不会来

(怎么改了改好像还没有一开始画的黑色背景的好?)

Tixxx

【官配组】全 员 崩 坏(童话pa)(中)

(上)点这里 


  花如意是条恶龙。

  她变得不特殊了!因为她把公主给抢了!

  她,脏了!!

  花如意她爸倒是十分激动,欣慰于自己女儿终于听自己的话了,等女儿落地之后,拉着她叽叽喳喳嘀咕了半天:“哎呀我的好女儿,爸爸果然没有看错你!你之前跟那个公主打好关系也只是为了让她放松警惕吧…”

  “不是啦!”花如意有点不耐烦地打断了她爸的念叨,“子怡姐是我的朋友!我只是暂时请她过来做客而已!”

  要不是诗诗姐说,子怡姐要被迫嫁给不喜欢的人了,让她来帮子怡姐逃婚,她才不会抢公主呢!

  刚才有一只箭差点就要射到她的翅膀上了!这也太恐怖了!要不是子怡姐提前支走了她宫殿里...

(上)点这里 


  花如意是条恶龙。

  她变得不特殊了!因为她把公主给抢了!

  她,脏了!!

  花如意她爸倒是十分激动,欣慰于自己女儿终于听自己的话了,等女儿落地之后,拉着她叽叽喳喳嘀咕了半天:“哎呀我的好女儿,爸爸果然没有看错你!你之前跟那个公主打好关系也只是为了让她放松警惕吧…”

  “不是啦!”花如意有点不耐烦地打断了她爸的念叨,“子怡姐是我的朋友!我只是暂时请她过来做客而已!”

  要不是诗诗姐说,子怡姐要被迫嫁给不喜欢的人了,让她来帮子怡姐逃婚,她才不会抢公主呢!

  刚才有一只箭差点就要射到她的翅膀上了!这也太恐怖了!要不是子怡姐提前支走了她宫殿里的部分侍卫,她才不可能这么轻易就把人给抢走了。

  花如意心有余悸地扇扇自己劫后余生的翅膀,更是下定决心以后不能抢公主了。

  

  上官子怡还是个特别的公主。

  因为她是故意被恶龙抓走的。

  上官子怡在梨花诗走后,去找了自己的父皇,试图让他扭转心意。可皇帝的语气斩钉截铁,不容任何人质疑。

  上官子怡回去之后,很快就做了决定。

  她要逃婚,她从来就不是个循规蹈矩的公主,才不要顺着别人的心意而活。

  梨花诗灵光一闪:“不是有流言说恶龙要抢走公主吗?那我们就顺着这个流言做!”

  正好还可以看看,幕后之人传出这个流言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上官子怡咬咬牙,答应了她这个决定。

  临走前,她不免会想起橙发的骑士。

  他回来之后,发现自己不见了,他会懊恼吗?会后悔吗?会…想要来救她吗?

  笨蛋咸鱼,快点开窍啊!

  

  菠萝吹雪很不好。

  那条恶龙把子怡姐抢走也就算了,怎么顺带着把他家小诗诗也抢走了啊!

  难不成…小诗诗早就想要和他分手了,只是不好意思开口?!

  菠萝吹雪委屈,菠萝吹雪想要女朋友。

  就算是这样,他还是觉得橙留香比他还惨:“都说了,你要是不抢先下手,铁定会后悔。看,这下明白我的深谋远虑了吧?”

  橙留香的眼里全是血丝,嗓子都哑了:“…我就知道,那条龙不可信。”

  你这话要是被子怡姐听到了,估计得吃不了兜着走。

  菠萝吹雪不搭橙留香的茬,岔开了话题:“我知道恶龙的巢穴在哪。”

  “我要去把小诗诗找回来,你呢,一起吗?”

  橙留香的手不自觉地摸上背后的剑,那是上官子怡亲自去国库里挑选出来的,从她手里接过这把剑的同时,他也在心里发誓,要用自己的生命去守护她。

  “我也要去。”

  

  小果叮是个跑龙套的。

  但他志向远大!他不要拘泥于跑龙套,他要搞大事情,要当最牛的反派!

  于是他找到了隐居在森林深处的女巫,要和她合作,一起颠覆这个童话世界!

  首先先从挑拨恶龙和皇室的关系开始,他找了几具无名尸体,让女巫伪造成被恶龙的火焰烧死的假象,又让手下们去散布各种关于恶龙的谣言。

  小果叮没想到事情会进展得这么顺利,这流言才传出去没一个月,恶龙就生了气,真的把公主抢走了!

  “那下一步,就是去恶龙的巢穴转转了。”

  小果叮这几天忙得团团转,黑眼圈都深了一圈。深蓝发的女巫坐在他身旁,安静地看着他安排一切,然后问:“你做这些事,是为了什么?”

  小果叮咧嘴一笑,颇具反派气质:“当然是为了好玩啦!”

  

  前面说过了,菠萝吹雪是个男巫。

  所以,他完全不擅长运动是可以理解的…个屁啦!

  橙留香一脸黑线地推开扒拉在自己身上的菠萝吹雪:“你要是赶不了路就准备马车啊!别老扒拉我!”

  “哎呀,这样多没仪式感啊!”菠萝吹雪笑嘻嘻的,“而且那里也不远,咱们再走上两三天就到了,放心放心。”

  天啊,他还要和这个拖后腿的家伙相处上两三天…

  橙留香两眼一黑。

  就在这时,前方的树丛突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橙留香脸色一变,手已经握到了剑柄上,就连菠萝吹雪也完全没了刚才那副散漫的样子——

  走出来的是个青色头发的少年,他身旁还有个披着黑袍、辨不清是男是女的人。

  虽然来者看上去似乎无害,但橙留香两人仍然没有放松警惕,眼睛时刻关注着对面的一举一动。

  直到那个黑袍人主动揭开了自己的兜帽,露出自己蓝色的长发和漂亮的脸:“菠萝吹雪?”她语气讶异,“你不是…失踪了吗?!”

  菠萝吹雪愣了一下,在看清黑袍人的脸后放松了身子,手也从腰间放着暗器的地方放了下来:“小薇?你怎么在这?”

  “你认识他?”“你认识她?”橙留香和青发少年同时开了口。

  

  菠萝小薇以前是个很叛逆的女巫。

  她的魔法天赋很高,被长辈们寄予厚望;可她不想学魔法,反倒对丰富多彩的人类世界起了兴趣。

  菠萝吹雪就在这时出现了。

  他魔法天赋不高,也没人管着他,所以他总是会去人类世界晃荡很久,然后带着一大堆人类世界稀奇古怪的东西回来。

  当他从一大捧玫瑰花中抽出一朵送给她时,菠萝小薇一时竟分不清,自己心中涌出的欢喜,是因为他,还是因为那朵花。

  在那之后,他们交往过一段时间。

  可最后菠萝小薇选择了放手,因为她感受不到菠萝吹雪对自己的爱意。

  他喜欢自己,就像是对路边可爱的小猫小狗的喜欢,并不特别,也不是非她不可。

  也许是菠萝小薇太理想主义了,她还是更希望自己能有个全心全意爱着自己的恋人,而不是让她时时刻刻担惊受怕,因为一点蛛丝马迹就乱吃飞醋。

  他们是和平分手的,分手之后仍然维持着朋友的关系。

  可年长的巫师们容忍不了“带坏”菠萝小薇的菠萝吹雪再存在于巫师的世界中,于是,趁着菠萝小薇不在,他们很快就达成了共识,把菠萝吹雪赶了出去。

  他们对于菠萝小薇的说辞则是,菠萝吹雪去了人类世界之后便失联了,也许已经死在人类世界了也说不定。

  菠萝小薇哪能看不出他们的小心思?哪能不知道菠萝吹雪的失踪与他们有关?可她什么也做不了,失望透顶的菠萝小薇选择了隐居山林,不与人类接触,也不与巫师接触。

  直到青发少年敲响她的房门,明明一副快要死了的模样,却还笑着问她要不要一起颠覆这个世界,她才恍然想起,自己当年的年少轻狂。

  鬼使神差之下,她答应了下来。

  

  菠萝吹雪和菠萝小薇坐在火堆旁,他讲起自己这几年来在人类世界的生活,却对刚开始的那个寒冬绝口不提。

  菠萝小薇静静地听着,当菠萝吹雪提到自己那个“结巴起来都很可爱”的女朋友时,她只感到欣慰和释然。

  太好了,他过得很好,还有了真正爱着的人。

  火堆旁的另外两个人也在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或者可以说是单方面的审问。

  “你们出现在这个森林里,要干什么?”

  “去救公主呀。”小果叮笑嘻嘻的,“故事里不都这么说的,从恶龙手里救了公主的勇士,就可以娶了公主,还能继承王位呢。”

  橙留香的手紧了紧:“你们知道恶龙的巢穴在哪?”

  “当然不知道啦!”才怪。“不过有传言说恶龙有在附近出现过,我们就过来碰碰运气了。”

  那俩菠萝巫师已经结束了谈话,转过头来听他们的对话。菠萝吹雪揶揄地用手肘捅了捅橙留香:“喏,你的情敌出现了。”

  橙留香继续发扬他嘴硬的传统美德:“多一个人来救公主,不也挺好的。”

  呵呵,装吧你。菠萝吹雪扭了头,懒得看他拙劣的表演。

  小果叮有点惊讶:“你们也要去救公主?那我们正好顺路,结个伴怎么样?”

  菠萝吹雪一口应下,完全不管兄弟的死活:“好啊好啊,不过娶公主这事咱们得各凭本事。”

  他玩世不恭的眼神轻飘飘地落在小果叮身上。

  菠萝小薇没有跟他说自己为什么会来到人类世界,可菠萝吹雪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事儿跟旁边的绿色小矮子脱不了干系。

  直觉还告诉菠萝吹雪,这人跟他一样,是个心口不一的笑面虎,说的很多东西都不能信。至少在说“娶公主”的时候,他却把目光投向了自己身旁的菠萝小薇。

  唉,没办法,他在心里无奈地耸了耸肩,兄弟是个傻的,还是让他来盯着这个家伙吧。

  

  陆小果一直坚定地认为自己和邻国公主是命中注定。

  因为他早就和邻国公主见过面了。

  那次他充当使团的吉祥物去拜访了邻国的国王,坐了一会儿觉得无聊极了,便提了要去皇宫里逛逛。

  他是外人,要在皇宫里闲逛,本应该安排个侍卫监视着他的。可国王为了表示自己与邻国交好的意向,便慷慨地让他自己去逛逛了。

  陆小果是在皇宫的喷泉旁边遇到的公主。

  公主有着闪闪发亮的金色长发,还有清澈透亮的紫色眼眸,她看起来比传闻中年幼一些,却不妨碍她的美貌一下子就击中了陆小果的这个,呃…心巴。

  陆小果对公主一见钟情了。

  他对着公主结结巴巴地念了好几首情诗,身上实在没什么东西能拿得出手,他直接摘下了自己头上的王冠——顺带一提,陆小果嫌弃这个王冠麻烦已经很久了——将它送给了公主。

  公主似乎对王冠上镶嵌着的各种宝石很感兴趣,翻来覆去看了很久,然后高兴地将自己手中的宝石送给了陆小果:“你真是个好人!”

  陆小果的眼光不错,可以看出这块宝石的价值不低,甚至抵得上半个王冠。

  真没想到,公主也这么喜欢他!

  陆小果感动得一塌糊涂。

  可公主看起来太小了,陆小果琢磨着自己如果立即就向国王求娶公主,国王陛下可能会把他当成死恋童癖打出去。所以陆小果先回了国,打算另寻机会再求娶公主。

  却没想到,第二年公主就被恶龙抢走了。

  这不就是上天给他的机会吗!要是他把恶龙打败了,救出了公主,国王不得欢天喜地地把公主嫁给他?

  于是陆小果雄赳赳气昂昂地上路了。

  

  恶龙的巢穴里,在进行着女孩子们的恋爱茶话会。

  “你们不要总以为我是小孩子嘛!”花如意双颊鼓鼓嚼着糕点的样子让她说出来的话很没有信服力,“我也有喜欢的人类了啦!而且他还送了我礼物哦!”

  她炫耀地拿出一顶王冠在好友面前展示,其他两人沉默了。

  嗯…有没有可能…这个王冠…是她…抢来的?

  正常人谁会送喜欢的女孩子王冠啊!而且一看这个王冠就是真货啊!花如意真的不是强行抢了别人的王冠吗?两人不由得忧虑起来。

  上官子怡吹开茶水上飘着的茶叶沫,然后轻啜了一口,看起来优雅极了:“咸鱼他很好,就是…太倔了。”她的表情有点无奈,“他总觉得自己给不了我幸福,可是嫁给不喜欢的人,我才会真的不幸福啊。”

  恶龙的妻子在给她们添茶,听到这话之后没忍住笑了:“如意她爸之前也是这样的。”

  恶龙将自己漫长的寿命分享给了妻子,本就保养得当的前公主现在看上去仍然是个漂亮的少女,和花如意站在一起,就像是感情很好的姐妹俩。

  花如意的母亲顺势在女孩子们间坐了下来:“当年啊,他总觉得是自己强迫的我,还想着要把我送回去呢。也不想想,要是我不乐意,他能抓到我吗?”

  “啊?爸爸还干过这种事?!”花如意震惊,“他不是个抢公主狂热者吗!”

  化成人型的恶龙站在一旁,脸都红了。

  “哪有,他就只抓过我而已,其他公主哪有那么容易抓到的…”

  恶龙的妻子说起他们的恋爱经历,故事很可爱,有立志要抢公主的恶龙,也有爱上恶龙的公主。三个少女围在她身边专注地听着,随着故事的发展微笑或皱眉…

  就在这时,橙留香四人闯进了山洞,映入眼帘的就是这样温馨的一幕。

  TBC.

信以为白
虽然,但是,这滚起来也太Q弹了...

虽然,但是,这滚起来也太Q弹了


认认怎么比天爷还小只

虽然,但是,这滚起来也太Q弹了




认认怎么比天爷还小只

秦是我爹
不懂就问,家人们我这是什么xp...

不懂就问,家人们我这是什么xp

求解

@白小樱 

不懂就问,家人们我这是什么xp

求解

@白小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