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果糖果

77浏览    7参与
狙殺玫瑰

[糖果糖]兔养日记(上)

兔养日记

闵玧其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1点09分,他婉拒了那群人续摊的建议,说家里养了只兔子,需要回去照顾。

他还记得那个仿佛往身上泼了一盆Dior花漾甜心的女歌手一边往他身边凑一边掩着嘴笑说没想到闵制作人看起来冷漠,私下里却很温柔呢。闵玧其也差点没忍住告诉她,没想到她不但穿得像个灯笼椒,香水也浓郁的让人仿佛置身在菜市场一样呢。

我还是太佛系了。闵玧其毫无负担地伸手打车。因为不喜欢让别人碰他那辆宝贝路虎,所以这种一定要喝酒的场合他从不开车来。

给出租车一点存在的理由。半醉的佛系青年闵玧其颅内一片混沌,凌乱的思绪稍纵即逝擦身而过撞击出火花,他开始用力想念家里那张king size的water...

兔养日记

闵玧其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1点09分,他婉拒了那群人续摊的建议,说家里养了只兔子,需要回去照顾。

他还记得那个仿佛往身上泼了一盆Dior花漾甜心的女歌手一边往他身边凑一边掩着嘴笑说没想到闵制作人看起来冷漠,私下里却很温柔呢。闵玧其也差点没忍住告诉她,没想到她不但穿得像个灯笼椒,香水也浓郁的让人仿佛置身在菜市场一样呢。

我还是太佛系了。闵玧其毫无负担地伸手打车。因为不喜欢让别人碰他那辆宝贝路虎,所以这种一定要喝酒的场合他从不开车来。

给出租车一点存在的理由。半醉的佛系青年闵玧其颅内一片混沌,凌乱的思绪稍纵即逝擦身而过撞击出火花,他开始用力想念家里那张king size的water bed。

喝的他妈开始讲三明治英语了,闵玧其无聊的开始吐槽自己,养狗屁兔子,忙的仙人掌都能养死,都想让兔子来养我………这出租车是不是开的太鸡巴快了?闵玧其喝了酒本就晕晕乎乎,被这灵车漂移般的技术颠得七荤八素,难受的马上可以变成喷泉,漫天乱吐。

噫,想想都恶心。

闵玧其坐驾驶位后边,只能瞅见后视镜里司机的一双眼睛,圆圆的,兔一样的。

闵玧其清清嗓子:“不好意思,开慢点儿成吗?”

鉴于这双眼睛挺好看的缘故,闵玧其决定不告诉他自己那个恶心的想象,他特诚恳地,“您再按这速度跑下去,估计明天会收到一条罚单,可能还得掏一笔洗车费。”

你哥哥我要变喷泉了等会儿。

那司机回头望了他一眼:“抱歉。”

车速骤减,从120降到40,大概跟刚从火箭上下来被人拿轮椅推着走的感觉差不多,闵玧其有点儿头疼,把车窗摇下来吹了会儿风,“您玩车的?”

这他妈要把乘客送到西天而不是送到家的架势。

田柾国愣了一下,觉得这人挺有意思:“啊,是。”

他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打小没吃过苦,一切凭自己想法来,尤其喜欢车,不仅自己开,也擅长改装,开了家车行,兴致来了就把卷帘门一拉,想去干什么就去干什么。

比如出租车司机一日体验。

本来小田同学体验日记上的记录是:没意思,屁股疼,再也不玩儿了。现在这三行字被潦草地划掉添上了新的内容,有意思,心动了,想把车开回家。

当然也只能想想。素不相识的司机与乘客相处的时间即使刻意延长也不过半个小时,乖乖把人送到地方,后座像猫一样蜷着的男人却还没动静,田柾国伸手过去拍拍他:“客人?客人?”

闵玧其头疼的不行,慢吞吞地坐起来,胃里也跟着一抽一抽的疼,想起来晚上没吃饭就喝了不少酒,不疼才怪。

真是活该。他付了钱打开车门下去的一瞬间,腿没使上力气,一个踉跄差点栽到花坛里,田柾国忙解了安全带出去扶他,“您没事吧?”

“没事儿,”闵玧其假装镇定,“谢谢。”

“我送您上去吧。”

闵玧其有心拒绝,但胃里的疼痛更加剧烈地蔓延,像是一千个小彩旗拿着40米的大刀在里面疯狂旋转,他要是一个人上去,估计明天新闻头条就是:“著名音乐制作人醉酒后昏倒在公寓内,是为情所困还是另有隐情?”

哦,这标题简直比金南俊的高音还要烂。闵玧其回答:“那就麻烦您了。”

走到公寓门口闵玧其看见玻璃门上自己脸色苍白捂着肚子而出租司机一脸关切地扶着他的倒影,恍惚有一种不幸流产的少妇被丈夫细心呵护的感觉。

难道我的酒没喝到肚子里全喝到脑子里了?闵玧其开始认真思考。


一到家他先吃了两颗药,看见那司机还站在玄关,暂时放下对water bed的真挚思念,虚伪地问:“您要喝杯水吗?”

“谢谢。”田柾国一双兔眼噌的一下亮了,笑容灿烂地回答。

看你笑得好看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给你倒杯水。闵玧其招呼人进来,真的就只倒了杯纯净水。

“今天真是谢谢您了。”

“不用,我应该做的,”田柾国放下水杯,“那么我先告辞了,您好好休息。”

“慢走。”闵玧其送他送到门口,田柾国丢下一句“我叫田柾国”转身就跑。

???

闵玧其一头问号,这年头做好事都流行留名了吗?

啧啧啧,这功利的社会。




田柾国坐回车里就开始给他的狗友金泰亨打电话。

金泰亨睡意朦胧:“田柾国我给你讲这是晚上两点,不是中午两点。”

田柾国微笑:“哥哥您是24岁不是64岁,您谈恋爱前每天晚上几点叫我出去泡吧要我和智旻哥讲讲吗?”

“……好的您想说什么?我洗耳恭听。”

“我好像对人一见钟情了。”

“…………”金泰亨沉默了一会儿,特别真挚地问:“我能知道是您看上的是哪位外星人吗?”

金泰亨打小和田柾国一起长大,从上中学起两人就不断地收到情书,金泰亨是来者不拒而田柾国毫无感觉,长到22岁还是白纸一张,手都没牵过只把车当老婆,现在这货居然跟他打电话,说他对人一见钟情了?

金泰亨现在惊讶得能把他家炭一口吃掉。

想象着狗头卡在自己嘴里的样子金泰亨不寒而栗,摇摇头甩去这可怕的想法,问田柾国:“然后呢?”

“我想追他,你给支个招儿吧。”

金泰亨摩拳擦掌:“说说吧,关于那人你知道多少?”

“我连他名字都不知道,”田柾国挺后悔没和那人交换一下姓名,“但是我知道他家在哪儿。”

“我靠变态痴汉深夜尾随?!”

“不是!我今儿一日出租车司机生活体验,最后一个乘客是他。”

“你可真是………”金泰亨不知道该说什么,“知道他家在哪还不好办,你就每天跟楼下晃悠,混个脸熟呗。”

每天跟楼下晃悠,听起来也挺变态的,于是田柾国给自个车行挂了个有事出门的牌子,跑到闵玧其小区门口的便利店去当收银员。

值白班儿值了半个月田柾国都没见过心上人一面,倒夜班的第一天就看见那人走进来选了罐咖啡,眼皮儿也没抬地让他拿包万宝路。

田柾国绞尽脑汁的想说点什么,却又觉得说什么都显得突兀,拿包烟手抖的跟帕金森似的,一边安慰自己来日方长还有机会,一边就听见那人叫他:“田柾国?”

“你出租不开了?”

“啊,那个,转转转让给别人了。”

闵玧其看着眼前青年慌慌张张地瞪大眼睛解释,觉得莫名的好笑,接过塑料袋和找零,语气自然而随意:“我叫闵玧其。”

“诶?”

“你告诉我你的名字,我也得公平一点,让你知道我的名字吧。”

“再见。”闵玧其走出去。

田柾国手忙脚乱地找手机给金泰亨打电话。

“我今天又又又又又见到他了。”

“又又又又又是见了几次?”

“他告诉我他名字了!”

“是啊四舍五入就是结婚了,”金泰亨打了个哈欠,“总之能见上面说说话也挺有缘分的,你再加把劲儿。”

又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我拜托你个事儿,你智旻哥最近准备新专辑,说好了要去那位制作人家里拜访,我本来要陪他去的,但明天突然有场戏要补拍,所以………”

“让我陪着智旻哥去万一那制作人有点儿别的想法?”

“不是,让你看着点儿你智旻哥,他是人家狂饭,”金泰亨挺无奈,“他是人家狂饭。”






田柾国看着熟悉的门牌号和门垫上那只向他竖起中指的一脸不屑的猫,问朴智旻:“哥,你确定是这里吗?”

朴智旻闻言掏出手机,又确认了一遍地址。

“是这里没错啊。”

田柾国按下门铃,半分钟之后才有人声传来:“哪位?”

“SUGAxi您好我是朴智旻,之前和您说过要来拜访的。”

“请进。”

闵玧其开了门,和朴智旻问好后看到田柾国的脸愣了一下,问:“又换工作了,这次是明星助理?”

“不……不是。”田柾国摆摆手,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跟闵玧其讲话就结巴,倒是朴智旻替他解释,“这是我一个亲近的弟弟,SUGAxi和我弟弟认识吗?”

“帮过我一个忙。”闵玧其带着他俩往工作室里走,朴智旻转头,眼里的好奇昭然若揭,田柾国假装没看到。

闵玧其工作的时候格外认真,去掉吊儿郎当的劲儿和与生俱来的漫不经心,他坐在椅子上微微驼着背,握着鼠标的手指在没有温度的光线下呈现清冷的质感,于是田柾国莫名的觉得性感。

他眼前垂下的细碎头发,颜色偏淡的嘴唇,黑色T恤下若隐若现的锁骨,无一处不在吸引着田柾国的注意力。这可真是。



“今天就先到这里吧。”闵玧其起身,送朴智旻和田柾国出去,金泰亨半小时前就打来电话,说他拍完了戏,一会儿过来接他们俩。

告辞的时候,朴智旻犹豫一会儿,咬咬牙眼一闭说:“SUGAxi今天麻烦您了如果可以的话方便请您吃顿饭吗?!”

闵玧其看着一脸期待的朴智旻和明显渴望听到他肯定答复的田柾国,拿起车钥匙:“恭敬不如从命。”


朴智旻一直到坐在桌子上都仍能为和偶像同桌吃饭而兴奋无比,反倒是金泰亨看穿一切给朴智旻发KKT:

[你这是卖弟求荣。]

[???]

[你以为是个人请闵玧其出去吃饭他都会去吗?]

朴智旻想了想好像在圈子里闵玧其是有名的难交往,别说吃饭了,有些歌手想见一面都见不到。

金泰亨瞟一眼不知道在聊什么聊得很开心的闵玧其和田柾国,继续发:

[也没见他对谁像对小国这么热络过吧。]

朴智旻恍然大悟继而良心不安,[那我是不是得给柾国补偿点儿什么?]

金泰亨笑一下。

[不用,田柾国现在估计打心眼儿里感激你。]

恰逢闵玧其在讲自己把仙人掌养死的传奇故事,金泰亨笑问:“闵制作人没考虑请个保姆?”

闵玧其望他一眼:“没找到合适的人选。”

金泰亨:“你看我弟弟怎么样?他最近正找工作呢,智旻都愁死了。”

据说正在找工作的田柾国:???

据说愁死了的朴智旻:???

闵玧其回答:“我觉得可以。”

“那么智旻的新专辑就拜托您了。”

两人心照不宣地对视一眼,于无声间完成了一场四赢的交易。

田柾国茫然地住进了闵玧其家的客房,在对方说工作合同明天再拟先试用一天之后。

这才第三次见面就同居是不是太快了???他还什么都没有准备连换洗衣服也没有………田柾国嘴角抽了抽,看着闵玧其刚刚送来的灰色连体兔子睡衣,回忆起那人理所当然的语气和表情,竟然没有办法笃定地认为这是对方的恶趣味。

得穿。田柾国开始换衣服。连喜欢的人给的兔兔睡衣都不敢穿,还算什么男人?



于是第二天早上起床看见一只毛茸茸的灰兔在自家厨房里忙活的时候,闵玧其忍不住将自己的年度笑点由金南俊唱歌更改成了田柾国穿兔兔睡衣。

真的太好笑了,那个人在厨房里忙活来忙活去,身后短短的尾巴毛绒球一样一晃一晃。

可爱,想揪。

闵玧其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手,倚在门框边儿上,问:“你还会做饭?”

田柾国吓了一跳,手里的鸡蛋差点掉下去,“会会会会会一点儿。”

“虽然这样问很不礼貌,”闵玧其笑着看田柾国,“为什么一和我讲话就结巴?”

因为喜欢你。

田柾国没说出口,他把东西收拾好,给做好的三明治摆了个盘,转移话题:“吃饭吧。”


新晋保姆田柾国很是自觉,吃完饭转身就准备刷碗,被闵玧其从后面揪住帽子上长长的兔子耳朵。

耳朵手感也不错,闵玧其眼神遗憾地落在短短的兔子尾巴上,有机会还是要试试。

田柾国一下子僵住不敢动。

“没事儿,我就摸摸。”

田柾国趁此机会小心翼翼地提出申请:“我可以回家拿点换洗衣服吗?”

“开我的车去吧,这片不好打车。”闵玧其把他那辆从来没让别人碰过的路虎钥匙给了田柾国,“稳着点儿,可别让我收罚单了啊。”

闵玧其推开工作室的门的时候还在想。

可惜了,同城加急的兔兔睡衣只活了一天。

事实证明,兔兔睡衣的生命力非常顽强。

晚上田柾国给闵玧其去送咖啡的时候,闵玧其正忙着修改歌词,没回头就让人进来了,结果一只毛茸茸的灰色的手轻轻把杯子放下,闵玧其转头就看见田柾国还穿着那套睡衣,帽子戴在头上,长长的耳朵柔软又无辜地垂下来,青年的眼睛也像兔子一样,明亮又温柔。

操,太犯规了。

田柾国对上闵玧其的眼神有点不好意思,明明回家也拿了换洗的睡衣,可是想到闵玧其好像很喜欢这套兔兔睡衣的样子,忍不住又换上了。

他应该是……喜欢的吧。田柾国结结巴巴:“很……很奇怪吗?”

“没有,很可爱。”

“那我我我走了!”小灰兔一下变成小红兔,匆匆忙忙地跑走。

真是太有意思了。


田柾国回自己房间给金泰亨发KKT:

[他夸我可爱,我该回什么啊?!!!]

过了好一会儿那边才回复过来。

[………我没想到闵玧其眼神已经不好到这种地步了。]

[?]

[您的肱二头肱三头和小臂肌肉他没看见吗?您的健身房年卡摆在钱包里了吗?请问您可爱在哪里?]

[人气演员金泰亨同志您最近在拍戏还狂吃汉堡可乐的事,要我和智旻讲一讲吗?]

[兄dei我给你讲你这么可爱容易吃亏的,你给他展示一下你男人的一面不好吗?]

为了喜欢的男人穿兔兔睡衣,难道还不够男人吗?田·22岁母胎solo黄金单身汉·柾国陷入沉思。




金泰亨的话总是不靠谱的。

                  ——Grey·Rabbit·田



当田灰兔同志开着房门第39次把沙发举起来之后,闵玧其终于路过,他面无表情的看着田柾国把他那张fendi沙发举起又放下,问:“举重妖精田柾国?”

田柾国手臂一抖差点完成一个完美的自我谋杀。

“不是,我健个身,呵呵。”

田柾国的眉眼天生锋利,那种少年锐气是不自觉散发出来的,当他望向闵玧其的时候,眼底便盛满了成片的柔软。

那是一个人滚烫又炙热的,毫无保留的真心。

于是闵玧其笑了,上下打量他一下,“挺成功的。”

日常任务:灰兔变红兔[1/1]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