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枝元阳

3880浏览    149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7-13 12:30
某良_闭关中

p1-2是小说第二卷后面的剧情外加一点自己的理解

p3-4完全是自己胡思乱想ooc属于我

p1-2是小说第二卷后面的剧情外加一点自己的理解

p3-4完全是自己胡思乱想ooc属于我

某良_闭关中

局部车车


我又俗了dbq

(虽然我是佐攻党但我想看沙弥香娇羞表情)


全图藏微博某处,随缘发现🎁


局部车车


我又俗了dbq

(虽然我是佐攻党但我想看沙弥香娇羞表情)


全图藏微博某处,随缘发现🎁




某良_闭关中

佐阳相关


(危险的永远放在最后)

佐阳相关


(危险的永远放在最后)

某良_闭关中

大概算是半个佐阳车车

起因是p1(已获得授权٩( 'ω' )و )


戒色了我最近不要画车车了,不然满脑子都是佐阳车车,快要无心学习了(擦口水)


之前的四人点图这周五或者周六就发!(拖了这么久我反思)

大概算是半个佐阳车车

起因是p1(已获得授权٩( 'ω' )و )


戒色了我最近不要画车车了,不然满脑子都是佐阳车车,快要无心学习了(擦口水)


之前的四人点图这周五或者周六就发!(拖了这么久我反思)

某良_闭关中

【4.1限定】

大家!!动画化了!!佐伯外传动画化来了!!!


【愚人节快乐】


【4.1限定】

大家!!动画化了!!佐伯外传动画化来了!!!


【愚人节快乐】



只是小黑炭
和@某良 一起画了双人问卷 超...

@某良 一起画了双人问卷 超棒的 超谢谢某良陪我一起玩😁还帮我画了头贴呢😘 佐阳两人即使分开单一格画也超级可爱的🥰

补充一下第6点所散发出来的可爱我承包了,耳朵太可爱了。

@某良 一起画了双人问卷 超棒的 超谢谢某良陪我一起玩😁还帮我画了头贴呢😘 佐阳两人即使分开单一格画也超级可爱的🥰

补充一下第6点所散发出来的可爱我承包了,耳朵太可爱了。

某良_闭关中

『隔着泪水出现在对面的沙弥香学姐,真是美极了』


😭😭😭😇😇😇🔒🔒🔒

『隔着泪水出现在对面的沙弥香学姐,真是美极了』


😭😭😭😇😇😇🔒🔒🔒

赫南

写在外传最终篇发售之前

对不起,这篇很多个人观点。


写给自己,写给佐伯沙弥香。


这是关于佐伯沙弥香的故事。


用沙弥香自己的话说,她知道自己是那种很能干的人。因为家庭的缘故,从小就比其他的孩子更加理性,更加现实,相信努力就能成功,即使要参加众多课程,也不会允许自己松懈下来。


所以在游泳课上第一次看到不那么认真的人,会讨厌,会很难应对这样的人,却也开始思考。


“如果仅是因为喜欢游泳而游泳,只是这样的话,之后会很难持续下去。”这是沙弥香最开始的想法,毕竟一直以来她学习的各种东西,有的已经对实际生活有所帮助,比如钢琴,剩下的或许暂时还没有显露出用途,却也坚信,成为初中生时,成为高中生时,成为大人...

对不起,这篇很多个人观点。


写给自己,写给佐伯沙弥香。





这是关于佐伯沙弥香的故事。


用沙弥香自己的话说,她知道自己是那种很能干的人。因为家庭的缘故,从小就比其他的孩子更加理性,更加现实,相信努力就能成功,即使要参加众多课程,也不会允许自己松懈下来。


所以在游泳课上第一次看到不那么认真的人,会讨厌,会很难应对这样的人,却也开始思考。


“如果仅是因为喜欢游泳而游泳,只是这样的话,之后会很难持续下去。”这是沙弥香最开始的想法,毕竟一直以来她学习的各种东西,有的已经对实际生活有所帮助,比如钢琴,剩下的或许暂时还没有显露出用途,却也坚信,成为初中生时,成为高中生时,成为大人的时候,为了在这些时候不会后悔,学习这些都是应该做的准备。


尽管并不是只有通过学习才能变得出色。


但在找到其他方法前,显然学习是最优选择。


要让脑海中浮现出的自己的名字不再是以平假名的形式存在。


而是“佐伯沙弥香”。



很多人看好小黑,希望最后是小黑和她在一起。或许有可能,但只怪小黑出现得太早了。


小黑是沙弥香生命中出现的第一个愿意为了她改变的人,可以放下顽皮的性格乖乖地做热身运动,可以答应沙弥香从今以后试着认真做事,她比沙弥香自己更早认识到真正的沙弥香,所以坦诚而热烈。


而沙弥香此时却想着“被夸耀的不是靠自己后天一点点积累起来的东西,而是先天注定无法改变的。”此时她还没有开始认识自己,只是做着家人希望中的她。


沙弥香和家里的猫的一段,祖母说出了沙弥香与猫变亲近了,可沙弥香只看到猫最后逃走,却没有发现是自己变得亲近它们。走进内在自己的门出现了,只是她还没有意识到它的存在。


出门最好戴上帽子,因为“无论是在家还是马路上,外面的太阳都是一样大。”


无论面对老师同学还是小黑,别人看到的都应该是自己努力过后的样子。


只是,她和小黑两人看到的世界完全不同,沙弥香第一次对此有了好奇心,也第一次知道了小黑对她的心意,当时还不能理解的心意。是无法把握的感觉,像在沙滩上扩散开来的浪涛声。


所以沙弥香选择了逃避,她害怕那种对未知的事毫无把握的感觉。


而小黑不很合时机地让她陷入到了这种失控的漩涡中。小黑是坦诚的,热,所以选择投入水的怀抱,但对沙弥香来说却是,浪涛猛烈地卷上沙滩,却没有征求沙滩的意见。


所以“那一瞬间,我的心脏被划开了一道裂痕。”那是浪涛入侵的地方。


是开始认识自己的地方。


是开始直面在前方的等待着她的未知的地方。


尽管有遗憾,但我感谢小黑的出现,她用真诚与热情,让沙弥香推开了那扇门。


虽然她甚至没有留下姓名。







与柚木前辈却是完全不一样的故事。


这个有些任性,不太成熟,相比之下才更像晚辈的学姐,却可以让沙弥香为了她改变自己。


尝试去读自己不感兴趣的小说,很少说谎也是为了去了解前辈,会答应前辈去唱卡拉ok。


因为想着前辈所喜欢的自己是否是真正的自己而担忧害怕,所以“坦率地接受她展示给我的东西,任凭她用指教对我进行改写”。


这是我对学姐最气愤的地方。


沙弥香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开始思考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小心翼翼的样子,“试着以从河底一颗颗向外捞石头的要领,逐一解决每个小问题”。是她不曾对小黑有的温柔。


为了前辈而说出一句句口是心非的话,让至今为止积累而成的自己随着过去一同风化消散,沙弥香都愿意毫无恐惧和迟疑地,去一点点改变自己,最终成为前辈所渴求的另一个自己。


“大人们由于知道各种事情大致都将迎来怎样的后果,所以总是十分胆怯。”


沙弥香像个大人,却没有胆怯。


祖父追着猫跑,只是喜欢猫而已。


沙弥香改变自己,只是想要满足前辈的心愿而已。


为了喜欢上前辈,而成为了她的恋人。


不平衡的天平,沙弥香牺牲太多了。


为了将自己打磨成一个更值得前辈去爱的人。


亏待了自己,做出了让步。


“无论在学校,还是在家里,双脚都必须结结实实地踩在地面上才行。”


和小糸侑渴望自己长出翅膀带自己逃离地面不同,沙弥香想要的恋爱更现实,更朴素,更平淡,明明是个温柔到这种地步的人,向往的东西如此简单,可柚木前辈给不了她。


还要将沙弥香做出的一切,扣上“恋爱游戏”的帽子。


接到前辈的电话那样的开心,难得在中庭的会面被沙弥香反复回忆,还有在喷泉边的吻,都是真真切切的。前辈升入高中,沙弥香甚至有生以来第一次装病翘掉了社团活动,去见一个已经不再喜欢她的人。


让沙弥香变成这样的是她自己。


但希望她成为这样的是柚木前辈。


柚木前辈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或许只是为了体验恋爱,沙弥香却成了试验品。


而沙弥香本以为这是了解自己的开始,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如她在学习时一样认真尽力,并且更加勇敢——因为学习并不会让她有害怕的感觉。


结果却是这样。


或许柚木前辈还可以垂死挣扎开脱一下,但说完“终归,这只是一时的意乱情迷罢了”这句话之后,在我心中她已经被宣判死刑了。


她不知道从始至终沙弥香内心有多挣扎,付出了多少,才能让柚木理所当然地觉得沙弥香“本该如此”。沙弥香本不需要做到这种地步,可她愿意,并且做到了。


但柚木否定了这一切,不,她根本不知道这一切。


你甚至让沙弥香变得,不再轻易表达自己的情感。








“与其面对纷至沓来的麻烦,不如从今以后不要喜欢上任何人。”


看到这里我心很痛,她的温柔,我不知道如何描述。


明明是别人的错,后果却要沙弥香来承担。


但还好,她碰到了七海灯子。


“但在那个瞬间,一切都变得无关紧要了。”


虽然总说七海灯子出来挨打,但如果没有七海,沙弥香不会这么快就走出来,也不会最终接受了自己。


“并未完全理解,也并未自暴自弃,而是原原本本地接受了这一切。我今生注定,只会爱上女生。”


为你高兴,佐伯沙弥香。





从一开始“不知道自己能否接受不完美的灯子”,到说出“喜欢你的全部”,沙弥香用了所有陪伴在灯子身边的时间。


“距离产生美”这句话没错,沙弥香和灯子保持着距离,给自己留下些许空间,上一段荒唐的恋爱给她留下的教训她终生不会忘却,同时也是为了回答自己心中的问题。


喜欢一个人,到底是出于什么?


自己是否会害怕他人身上的隐藏的东西,因为有些东西一旦暴露出来,就会造成无法想象的严重后果。


沙弥香在小心试探,这种害怕,是柚木给的。



但下定决心喜欢灯子的全部,不再畏缩的勇气,是沙弥香靠自己得来的,当然也必须有灯子的出现。


七海灯子是指引她的人,是沙弥香的摆渡人。


七海灯子等到了她应该等的人。


小糸侑的出现,像是告诉沙弥香,灯子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你该寻找自己命中那个人了。



但沙弥香对七海灯子的爱在不知不觉中太深了。


只可惜恋爱不讲先来后到,努力也不一定比得上天赋。


七海灯子可以拯救佐伯沙弥香,但反过来不可以。这是小糸侑的意义。


沙弥香眼睁睁看着灯子至今所有的变化都是由侑主导的,她不甘心。


一向喜欢将事情把握在手中的沙弥香,发誓绝不会再经历失败。以为只要知道过去为何失败,就不会再重蹈覆辙。以为自己已经彻底领悟了如何爱上一个人。


所以她说“灯子,我喜欢你。”



说出来了


说出来了


说出来了


这是当时沙弥香跑下楼梯时心里想着的。



从灯子的脸,到她所表现出的给外人看的样子,再到隐藏在身后的真正的灯子,沙弥香以为已经足够了解灯子,肯定了这份情感不会像上一次那样匆忙,所以沙弥香一直以来在灯子身边帮助她,做灯子需要的那个人,默默地陪着她。因为是灯子,所以都可以。



称呼从“七海同学”到“灯子”,这段路沙弥香比其他人走得更艰难,却也走完了。以为就要拥她入怀,却发现


“我才真正开始理解爱的意义。”



要爱上一个人,首先先爱自己。


接受不完美的自己。


不会再次在感情中失去平衡。


不要让温柔过了火。







沙弥香,我相信你一定会碰到一个不需要你这么谨慎,这么小心去试探的人。


她会喜欢你的全部,你的温柔也好,你的强势也罢。


不需要那么多理性的考虑,因为在她面前,你所有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我有想过会不会是一个语速很快的人,让你来不及思考,只能说出最真实的想法。



我也有想过会不会是一个很乍乍乎乎的人,看到她,你总是忍不住教训她,紧张,担心,所以顾不上措辞,就把最真实的关心表露出来,或许会有些严厉,但我相信她听到不会难过反而会很开心。



我现在知道了,那个站在你身边的是枝元阳。



因为即使经过失败,还是想加倍地去领悟,如何爱上一个人。


还是渴望着,每一次崭新的邂逅。


所以,她来了。





马上我就会知道你们相遇的故事了,我很期待。


但是这之后,我将再也走不进你的生活。


佐伯沙弥香,是你自己值得珍爱一生的名字。


也是我值得珍爱一生的名字。


愿在我看不到的地方,你过得很幸福。


希望枝元阳好好照顾你。





而我,会在每个能闻到树木的清香,看到枝桠间洒下阳光的地方,想起你。



希望我能像你一样喜欢自己的名字。


希望我能像你一样,

并未完全理解,

也并未自暴自弃,

而是原原本本地接受了这一切。


我今生注定,只会爱上女生。







某良_闭关中
放个局部 全图放twitter...

放个局部

全图放twitter了,id是某良


想办法发图的时间和画图的时间一样长,心好累,我不适合开车车


【未成年的好孩子不要去找喔】

放个局部

全图放twitter了,id是某良


想办法发图的时间和画图的时间一样长,心好累,我不适合开车车


【未成年的好孩子不要去找喔】

某良_闭关中

⚠️⚠️


全图还有另一张 放在冲呀

⚠️⚠️


全图还有另一张 放在冲呀

丢杂物|丢车|的小号

是阳佐车车(上篇)(咦)

-

原本还要想写更加详细 写说阳与佐伯一同饮酒的想法、心得。但怕废话太多😔。

是阳佐车车(上篇)(咦)

-

原本还要想写更加详细 写说阳与佐伯一同饮酒的想法、心得。但怕废话太多😔。

丢杂物|丢车|的小号

是阳佐车车中篇(咦)

才2000字而已,字数有点少,看你们要不要下篇出来在一起食用。

是阳佐车车中篇(咦)

才2000字而已,字数有点少,看你们要不要下篇出来在一起食用。

赫南

火山

ABO

阳A佐O 

不喜勿入

本来是6.1的末班车orz

没法解屏了


评论找链接,是玩具车!

ABO

阳A佐O 

不喜勿入

本来是6.1的末班车orz

没法解屏了


评论找链接,是玩具车!

硬仔最棒

Now That I Found You.

  謹以此篇文來贈予我最重要的兩位友人@赫南 @某良_閉關中  ,同時也是深愛佐陽的神仙老師。


赫南老師與某良老師是我陽佐的啟蒙者,沒有她們我不會認識到如此有愛的CP,真的非常感謝她們。


最近因為有些低潮的關係所以消失沒出現,最後,如果寫的不好請不要嫌棄啊。


第一次嘗試寫佐陽,還不是能夠好好掌握陽跟沙彌香的個性,如果傷眼的話請見諒,謝謝。


美好屬於我的cp,而ooc屬於我。


    某日,陽與沙彌香相約至陽的公寓裡共進午餐,採買完食材回到公寓後,陽便開始在...

  謹以此篇文來贈予我最重要的兩位友人@赫南 @某良_閉關中  ,同時也是深愛佐陽的神仙老師。


赫南老師與某良老師是我陽佐的啟蒙者,沒有她們我不會認識到如此有愛的CP,真的非常感謝她們。


最近因為有些低潮的關係所以消失沒出現,最後,如果寫的不好請不要嫌棄啊。


第一次嘗試寫佐陽,還不是能夠好好掌握陽跟沙彌香的個性,如果傷眼的話請見諒,謝謝。


美好屬於我的cp,而ooc屬於我。







    某日,陽與沙彌香相約至陽的公寓裡共進午餐,採買完食材回到公寓後,陽便開始在廚房忙碌起來。


      沙彌香則是幫忙整理桌子、擺放碗盤、準備飲品。一切的一切都是這麼自然且熟悉,專屬於兩人的默契。


      打破這寧靜美好的時光是枝元陽的手機鈴聲不合時宜地響起。


      可是陽在廚房裡忙著準備料理,加上距離遠自然也沒聽見手機的聲音,沙彌香發現這點便出聲提醒陽。


     「陽?手機響了喔?」


      「啊—、可是我現在騰不出手呢,沙彌香前輩可以幫我接下電話嗎?」


      「知道了。」


      佐伯沙彌香拿起在桌上響個不停的手機,纖細的手指輕輕滑過接聽鍵。



     「餵?您好,這裡是枝元。」



      沙彌香話語剛落,下一秒便從廚房傳來巨大聲響。



       碰鏘鏗哐啷哐啷—!!


      貌似是廚具摔落的聲音,突然性的高音量讓沙彌香嚇了一跳,擔心廚房的情況便草草應付了下電話,掛斷後急忙過去廚房查看狀況。


      到了廚房後卻看見手臂橫貼著瓦斯開關處,額頭緊緊靠在上頭蹲在地上的枝元陽。身旁還有散落一地的鍋碗瓢盆,整個畫面看來異常狼狽。


     「陽!妳沒事吧!」


      看到這副景象的沙彌香焦急萬分地趕至自家戀人身邊,深怕她受了傷。


      「⋯我、我沒事⋯不、⋯可能算有事⋯」



—到底是有事還是沒事?



      沙彌香內心莫名奇妙道,但安全起見,她查看了下瓦斯是否還點燃著,不過貌似被陽關掉了,確認安全無虞後她慢慢靠近枝元陽,粗略檢查過對方的身上似乎沒有外傷,只是不曉得為何她一直死死地捂著臉,但從橙色的細碎髮絲裡不難窺見那紅的簡直要滴出血的耳根。


     「陽,妳還好嗎?」


      沙彌香擔心的問道,可回應她的是一陣無聲的沈默,而當事者本人連頭都沒抬下,依然故我的埋頭著,明明很擔心對方卻得到如此的回應,這就引起沙彌香的不滿,於是她沉下聲開口。


     「陽,抬起頭面向我。」


     「⋯⋯。」


     「妳再這樣的話我就不理妳了。」


      「—!別、⋯」


      聽見前輩微恙的口吻與言詞,陽嚇得趕緊出聲,轉是轉過來了,可仍然還是將雙臂交叉在臉前方,教人看不清表情。雖然抬起頭但還是沒有望向對方,只敢怯怯地用眼角觀察戀人的反應。


     「——前輩別看我!」


     「怎麼了?」


      雖然用手臂擋住了臉,但從縫隙間還是可以清楚地看見那羞紅到極點的清秀臉龐,當然也包含耳朵,瞧,連耳根都紅到不行。看見陽這副樣子,沙彌香以為她燙傷了,連忙詢問陽的狀況。


      「陽妳剛剛哪裡燙傷了嗎?不然臉怎麼會紅成這樣?」


      「⋯⋯。」


       「陽?」


       「⋯還不是⋯害的⋯」


      聽著前輩的問題,陽稍稍移開了手,用極其複雜的眼神看向對方,被瞅地莫名的沙彌香因為沒聽清陽的小聲嘀咕,鍥而不捨地再次詢問,深怕自家親愛後輩出了什麼狀況。


     「什麼?」


     「~~~還不都是沙彌香前輩害的——!!」


      突然被拔高音量的指責,沙彌香很是不惑,努力思考自己方才做了什麼,可思索半天卻也理不出一點頭緒,只得將蓄滿疑惑的若苗綠眸望向自家戀人。


      看見滿臉問號的前輩,陽深深地知道自家前輩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指的是什麼事,頓時有點無力,看來不講明是真的說不清了。


      「陽,可以請妳解釋清楚嗎?」


      「都、都是因為沙彌香前輩剛剛接電話時報了⋯枝、枝元的姓氏!所以我才、⋯!」


      「哈啊?用妳的手機接電話當然是報妳的姓氏啊!難不成我、——啊!」


      「⋯⋯。」


      聽到前輩最後的頓點,陽了然於心自家前輩終於反應過來,霎時不大寬廣的廚房裡陷入一片死寂,沈默的兩人都紅著臉垂下頭,連在這點上也相當有默契呢。


      不自然地閃躲著對方的視線,唯一的共通點是臉龐上滾燙的潮紅,陽低垂偏過頭但還是用眼角餘光注意著前輩的一舉一動,映入鳶色瞳的景像是——

      意識到自己在意的點的沙彌香前輩,也跟自己一樣為了掩飾害羞而側過臉,飛紅浮上精緻美麗的臉龐,渲染擴散至耳根貌似連白皙的脖頸都沾染了些。輕蹙地眉頭搭上飄移閃爍的若苗綠眸,小巧的薄唇因羞赧而抿緊,整個人散發出惹人心癢難耐的感覺。



      ''沙彌香前輩也太可愛了吧!!這種表情是犯規的啊!這樣子我會忍耐不住的!''



      枝元陽整個人不好了起來。



      羞澀甜蜜的氣氛縈繞著兩人,曖昧的情愫緩緩地流動在雙方的內心,心臟反應出主人的心情逐漸加速著,過大的心跳聲在寂靜的空間裡給人回盪著的假象,輕輕撫上胸口壓抑著,莫不是怕自己的心音被對方聽見,劇烈撞擊的鼓動使心口發疼,幸福感卻充盈整個胸腔奢侈地直教人難受。



      「⋯沙彌香、前輩⋯。」


      「⋯嗯⋯?」


      陽眨了眨鳶色瞳,緩緩深吸口氣輕咬下唇,不知何時放下的手交疊放至腿上,攢緊褲子佈料撩起皺折,極力安撫著自己為眼前人瘋狂跳動著的心,懷著已經溢滿出來的愛意,縱使不擅言詞也想好好地將心意傳遞給對方。


      因為她知道,眼前這位是得用自己雙手緊緊抓住的人,心臟已經幫她做出選擇,要好好把握機會,因為一旦錯過就可能沒有下次,她不想再錯失。


      這顆心早已被奪走,只想為她沈淪、鼓動,只因這個人是特別的、獨一無二的存在。


      陽鼓起勇氣,微啟唇的瞬間才發現早已過度緊張而顫抖地不像話,暗罵自己的不爭氣,但這也不能怪她,因為接下來要訴說的話語對她來說有著無與倫比的重要性,她不想、也不能搞砸。


      「沙、沙彌香願意之後也一直使用''枝元''這個姓氏嗎?」


       「——!」



——突如其來的求婚台詞。



      突然的衝擊性發言,宛如一顆快速直球穩穩地砸向沙彌香的心,不偏不倚的正中好球。沙彌香對上陽那閃著堅定光芒的鳶色眸,清楚的意識到她的話是認真的,而非開玩笑,同時也注意到陽交疊的雙手輕輕發顫著,更加印證這句話的重要性。


      啊啊,這孩子——總是走在我的前頭,盡全力散發耀眼光芒與活力,就像是太陽一般地溫暖,這樣的舒心感不曾擁有過,是她贈予我的,這樣的她。


——可以只成為我一個人的太陽嗎?



      我想答案是非常明顯了。



      沙彌香漂亮的臉龐勾起一抹溫柔的笑,小心翼翼地將手覆上陽顫抖著的手,安撫似的摩挲爾後輕輕握住,帶著堅定的力道,性感的薄唇道出陽最想聽見的話語。



      「嗯,當然願意。」


      「~~~!!」


      聽到戀人肯定的回答,陽瞬間瞳孔驟縮而睜大,方才不安害怕的情緒頓時被掃空,緊接而來的是排山倒海的喜悅,她覺得她就是為了這剎那而誕生的,溫暖的幸福感包圍著全身上下,尤其是胸口,被填滿的不留一點縫隙。


      陽雙手緊握住沙彌香柔軟的手,靠上自己低垂的額激動地不能自己,口裡喃喃自語地覆誦著太好了之類的詞彙。喜悅的心情表露無遺。看著如此的陽,沙彌香內心漾起一陣柔軟,她也懷著一樣的心情。



      陽抬起頭望向沙彌香,鳶色直勾勾地盯著若苗綠,兩人在對方的瞳裡看見自己,也看見相同的情緒,彷彿時間在這一刻靜止,只剩下彼此。


      陽將沙彌香的手湊到唇邊,溫熱的鼻息撫過皮膚表面惹起輕癢,激起主人的微小顫抖,接著柔軟的唇落在左手的無名指上,宛如觸碰珍寶般地、虔誠的,如同在進行神聖儀式般膜拜似的將吻印上那距離心臟最近的地方。


      沙彌香當然知道這意味著什麼,方才剛褪下在臉龐的潮紅又慢慢回籠,但比起害羞,更多的是感動。陽在做完這一連串動作後緩慢地開了口。


      「謝謝妳選擇了我,我會讓沙彌香幸福的!」


      「謝謝妳,陽,不過我也想讓陽幸福。」


      「啊——嗯——這樣的話——⋯」


      「只要兩個人一起變得幸福不就好了嗎?」


      「說的也是呢!沙彌香妳是天才嗎!」


      兩人說完後才發現這對話的似乎有點奇妙,靜靜凝視對方後相視而笑。笑的好不開心,歡樂的氣氛在不大的空間裡擴散,伴隨緊靠著的兩顆心。


      交疊的手十指緊扣,像是要融入自己血裡般地刻苦銘心,她倆緩緩閉上明亮好看的雙眸,細緻美麗的臉龐逐漸縮短距離,柔軟細膩略微乾燥的唇瓣壓上彼此的——



      像極了她們的心。




      因為我遇見了妳、發現了妳。



      因為遇見完美的妳、美好的妳。



      如今我找到最完美的妳——。





—————————————


某日後的小劇場:



      陽去到沙彌香家裡幫忙整理書櫃,而沙彌香正抱起一疊書要移動位置時,放在桌上的手機響了。


      「沙彌香前輩—!手機響了喔!」


      「啊啊、但我現在手上有書,沒有辦法接電話,陽妳可以幫我接下嗎?」


      「好的!」


      剛說完的沙彌香發現這對話似曾相識,但已經來不及了,因為陽的手已經伸向她的手機。她看著陽拿起她的手機,俐落地滑過接聽鍵,將手機附耳開口——



      「餵?你好,這裡是佐伯!」



       啪唰啪唰啪喇———!!



      沙彌香手上的書應聲掉落發出巨響,嚇著了陽,擔心前輩發生什麼狀況,陽趕緊應付過電話後奔向沙彌香的身旁。


      「沙、沙彌香前輩妳沒事吧?!有傷到哪裡嗎?」


      「⋯⋯。」

      「沙彌香前輩?」



      「陽⋯我好像能了解妳之前的心情了⋯」


      「欸?」



      那句話,真的對心臟很不好啊——!



      沙彌香在內心默默地吶喊道,以及在身旁滿臉疑惑的陽,這是她們的故事。




Fin

罗宾龟

关于侑阳互换发型的悲剧

(人设ooc,不喜勿入。)


关于小糸侑与枝元阳认识的经过是因为两位的女朋友一直保持着充分友好的关系,七海灯子时常带上自己的女朋友和佐伯沙弥香出来玩。


不知道是吃了多少狗粮。


当佐伯女士有了枝元阳之后,也曾尝试过把女朋友一样带到那两位面前。


七海灯子是最先发现尴尬的人。她产生了一瞬间的疑惑:为什么自己女朋友和好友走在一起?


七海灯子很尴尬。


小糸侑很吃惊。


佐伯沙弥香略有得意。


枝元阳一脸懵比。


所以七海灯子就与佐伯沙弥香达成了不为人知的协议,以后出去玩都把女朋友抛在家里。


略有尴尬的小糸侑就单独约了枝元阳去了儿玉小姐开的咖啡店。...


(人设ooc,不喜勿入。)


关于小糸侑与枝元阳认识的经过是因为两位的女朋友一直保持着充分友好的关系,七海灯子时常带上自己的女朋友和佐伯沙弥香出来玩。


不知道是吃了多少狗粮。


当佐伯女士有了枝元阳之后,也曾尝试过把女朋友一样带到那两位面前。


七海灯子是最先发现尴尬的人。她产生了一瞬间的疑惑:为什么自己女朋友和好友走在一起?


七海灯子很尴尬。


小糸侑很吃惊。


佐伯沙弥香略有得意。


枝元阳一脸懵比。


所以七海灯子就与佐伯沙弥香达成了不为人知的协议,以后出去玩都把女朋友抛在家里。


略有尴尬的小糸侑就单独约了枝元阳去了儿玉小姐开的咖啡店。


咖啡店现在虽然没有爆火,但是二层还是开放了。二层摆着一架大大的钢琴,一如既往的风格。


坦白来说,小糸侑一直以为佐伯前辈会找一个七海灯子那样的对象,但看着眼前的枝元阳居然有点对当年高一的事感到恐惧。


哇。佐伯前辈好可怕。


“呐,小糸同学,你和佐伯前辈熟吗?”初入女朋友的交际圈,该怎么形容,是有一点小心翼翼的尴尬和莫名的兴奋的。


“还……可以?”小糸侑不知道怎么回答,尴尬的笑了一下,她和佐伯前辈的关系不知道该用怎样来形容。


当初的暗恋对象的女朋友?


小糸侑一阵恶寒,为什么有人会看上佐伯前辈这样子的人,然后这么人还与自己这么相像。


“佐伯前辈是说过呢,我很像一个她不擅长应付的后辈……”枝元阳看着小系侑,倒是没有考虑太多。


小糸侑抿着嘴唇,从兜里掏出两根橡皮筋,扎了个久违的双马尾:“哈……倒是丝毫没有感觉到哪里不擅长应付呢……”记忆中那个人似乎没怎么把自己认真对待过。


很怀念啊。


哪怕是作为落败的情敌,也输得十分优雅。


“小糸同学扎了双马尾很好看呢。”枝元阳笑着,“话说之前,小糸同学是不是被佐伯前辈喜欢了啊。”


“咳……怎么可能啊。”小系侑呛了一下,“为什么会有这种猜测啊?”


“因为感觉对于佐伯前辈来说,小糸同学似乎很不一样,她之前有一段时间看我的时候,就好像在看着另一个人一样。现在见到小糸同学才知道,可能那个人是你吧。”枝元阳解释了一下原因,看来这位小糸同学和佐伯前辈没什么关系……


不想出现什么代替以前恋爱对象的狗血剧情。


“啊……枝元同学。”小糸侑斟酌了一下措辞。


“叫我阳就好了!”


“……好,那你也可以叫我侑。其实我如果真和佐伯前辈扯上关系的话,应该是灯子被佐伯前辈暗恋过并且好像告白了。”小糸侑感觉好像太狗血了。


“……?”枝元阳不知道该用什么表达自己的感情,似乎一个问号不大够?


“呐……侑,来交换发型吧。”枝元阳忽然很认真地说了一句,“一天就可以了。”


“为什么要这样啊?”小糸侑有点不明白。


“因为……想确定自己是唯一的,以阳的身份在佐伯前辈心里的。”枝元阳认真的回答。


“好吧。我答应你。”


答应的很爽快。


“这么轻易就答应了吗?”


“因为我也确信能打动佐伯前辈的是你本身,而不是谁的影子啊。”小糸侑在提到影子的时候不很自然。


哈……为什么这种事总让自己碰到。


她扎了一个简单的单马尾,用的也是枝元阳的皮筋。以前从没试过这个发型,有些新鲜感。


枝元阳不知道现在所做的这件事的意义何在,如果佐伯前辈不能区分出自己和侑,那么自己会离开她吗?


答案是不会。


但就算如此,也还是想试试。


人生没意义的事情很多,不差就一个。


换个发型是很快的,小糸侑又提出了一个建议,说希望枝元阳和佐伯沙弥香去枝元阳家里。


“我们先去就可以了,我会用手机告诉灯子来找我们的。”小糸侑如此说道。


“为什么……会在家里。”


怎么说呢,自己的房间这个地方,对喜欢的人是充满魅力的。小糸侑倒是希望酝酿出点感情,也算是给佐伯前辈的感情助力。


“哈哈哈可能比较隐蔽吧。之前佐伯前辈来过阳家里吗?”


当然,目的是不能说的。


“嗯。补习的时候来过。”枝元阳笑了一下。


然后两个人一路无言。


大概两个人独处是第一次,之前几次都有七海灯子和佐伯沙弥香在场,于是显得格外尴尬。


换了发型像看着自己。


到枝元家,她家并没有人。好像是垂钓活动吧,总之小糸侑直接到了枝元的房间。


很干净的小房间,只有书架,柜子和床。


“灯子说OK。一会就会过来了。”小糸侑抿了一口枝元阳给的茶,“谢谢。”


敲门声响起,枝元阳正打算开门,小糸侑就拦住了她:“做戏做全套,我来开。”


佐伯女士软软的身体倒在小糸侑怀里:“小阳……我喜欢你……吻我……”


好像喝醉了?


七海灯子站在门外,拍了拍小糸侑:“加油,该出手时就出手。”


小糸侑:“……”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惊人,我忍。


七海灯子又朝里面喊了一声:“侑,走了,回家。”


“……我说,阳啊,抱好佐伯先辈,今天如果有什么想问得话,直接问就好了。”小糸侑脸色阴沉的能滴水,本来一心以为灯子完全可以认出自己。


“哦,哦……”


小糸侑把头发放下来,七海灯子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在哪。


“侑……我……”


小糸侑默默关上了枝元家的门:“有什么问题的话,麻烦今天晚上去沙发解决。”


“诶~不要啊~”



空翊咕咕鸽
沙弥香终于有女朋友了!!!!(...

沙弥香终于有女朋友了!!!!(落泪
1555555551故事的结局终究是圆满了!
你看她笑的好开心!!

沙弥香终于有女朋友了!!!!(落泪
1555555551故事的结局终究是圆满了!
你看她笑的好开心!!

雨が零降る

终将成为你也接近尾声了啊啊啊!真的太棒了!吹爆仲谷老师啊啊啊!我还想再看一遍《终将成为你》!真的超棒!(;´༎ຶД༎ຶ`)

每个人都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和归宿,灯子和侑终于走到了一起,沙弥香也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人,这是我看过沙弥香最开心的笑容了,小阳是个很棒的女孩子,她们一定也会有像灯侑一样的幸福!

顺便一说,我不喜欢佐伯女士这个称呼,请不要在这里踩我雷,我很喜欢官配,灯侑和佐阳,也不要说阳像侑,那是沙弥香真正喜欢的人,我很尊重仲谷老师的设定,非常棒

最后我吹爆灯侑和佐阳,吹爆仲谷老师⁄(⁄⁄•⁄ω⁄•⁄⁄)⁄

终将成为你也接近尾声了啊啊啊!真的太棒了!吹爆仲谷老师啊啊啊!我还想再看一遍《终将成为你》!真的超棒!(;´༎ຶД༎ຶ`)

每个人都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和归宿,灯子和侑终于走到了一起,沙弥香也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人,这是我看过沙弥香最开心的笑容了,小阳是个很棒的女孩子,她们一定也会有像灯侑一样的幸福!

顺便一说,我不喜欢佐伯女士这个称呼,请不要在这里踩我雷,我很喜欢官配,灯侑和佐阳,也不要说阳像侑,那是沙弥香真正喜欢的人,我很尊重仲谷老师的设定,非常棒

最后我吹爆灯侑和佐阳,吹爆仲谷老师⁄(⁄⁄•⁄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