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枢轴花

48848浏览    299参与
东讠

相似的模板 不同的感觉

p1:君生我未生,我生君还没老,十分温馨的爷带孙

枢轴花贴贴,我迟早被冻死

p2:+^`%`/_+¥%%=¥+%“,.“…

模板在p3p4


吸的官色,本来想仿动画画风的来着…


还是不打亚瑟的Tag了(心虚


审核,您到底在审什么?这么慢?


相似的模板 不同的感觉

p1:君生我未生,我生君还没老,十分温馨的爷带孙

枢轴花贴贴,我迟早被冻死

p2:+^`%`/_+¥%%=¥+%“,.“…

模板在p3p4


吸的官色,本来想仿动画画风的来着…


还是不打亚瑟的Tag了(心虚


审核,您到底在审什么?这么慢?




木一白
Ve ——nihong nih...

Ve ——nihong nihong!!听我说哦!——最喜欢你了!

Ve ——nihong nihong!!听我说哦!——最喜欢你了!

慕梁泽

[APH观影体]谁说国家不上b站?(正经篇①)

summary:被迫营业跑去综艺节目的联五在决赛阶段就遭遇了最大的麻烦,原本正在播放图片的大屏幕闪了闪,随即一个粉嫩的标志亮了起来,此时,众国家意识体们还没有意识到将要发生什么……


cp:黑三角(米中心),Dover(喔喔西属于我,爱情属于他们),枢轴花,芋兄弟


!!!注:世界和平向,无疫情,还有,苏/联本家设定是一栋房子,但是因为伊利亚的设定实在是传播太广所以我这边是苏露一体,露有记忆


『是APH的弹屏』


〖是我们的弹屏〗


[鼠标在四个视频上犹豫不决,最后终于下定决心,点进了第一个视频APH同人剧情手书《他们的低语》


视频的开始,是一个身着红衣,头发扎成小...

summary:被迫营业跑去综艺节目的联五在决赛阶段就遭遇了最大的麻烦,原本正在播放图片的大屏幕闪了闪,随即一个粉嫩的标志亮了起来,此时,众国家意识体们还没有意识到将要发生什么……


cp:黑三角(米中心),Dover(喔喔西属于我,爱情属于他们),枢轴花,芋兄弟


!!!注:世界和平向,无疫情,还有,苏/联本家设定是一栋房子,但是因为伊利亚的设定实在是传播太广所以我这边是苏露一体,露有记忆


『是APH的弹屏』


〖是我们的弹屏〗


[鼠标在四个视频上犹豫不决,最后终于下定决心,点进了第一个视频APH同人剧情手书《他们的低语》


视频的开始,是一个身着红衣,头发扎成小辫的男生背对着摄像头而坐,手中缓缓拿起一个白色的陶瓷茶杯,似乎正要饮下,旁边打上了一行小字:中/国国家意识体——王耀


而在他的对面坐着一个男生,可以依稀看出橘色的头发,大部分神情被隐匿在阴影之下,他旁边同样出现了一行小字:意大利国家意识体——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


随后,镜头缓缓拉进,放大的茶杯与握着它的一只白皙而纤细的手,王耀缓缓开口,“那段历史,或许已无人知晓”


随着他的话语,大屏幕上的画面也随之发生变化,发大到极致于是便只漏出一小块的茶杯出现在大屏幕上,似乎有风吹过,水面拨动着,将水面上的人脸扭曲变形]


〖恭喜你发现镇圈之宝〗


〖不要想着有糖!没有糖!〗


〖怕虐的孩子可以走了QAQ〗


〖看了好多遍,整个背景是不是少主在和意呆聊天讲故事回忆过往什么的。。。?〗


〖唱到第三句我就没忍住哭了...璀璨的古国文明最终灰飞烟灭,丝路上旧友相谈最终却只留一国独自蜗行。纵观人类史,战争从古至今从未停歇。蓝铃花、圣女贞德,强国的没落、新国的崛起,他们看着故人一个个逝去,瞧着时代一场场兴衰,他们看似被人民与胜利的光辉笼罩实则都只是历史的奴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可能会像那些已经灭亡的古国般被深埋在时间之下...这其实就是aph触动我的地方,他们全都活得太累了。​〗


〖无论看几次都会哭得稀里哗啦〗


『又来了?』


『嗯?到我们了吗?(意)』


『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名字似乎有些熟悉呢(意)』


『!!!想起来了,是非常出名的厨师呢!!!(意)』


『出现了新的国家意识体呢』


『后面会不会出现更多的国家意识体?』


『可能吧』


王耀看着大屏幕上的内容,迅速在自己的记忆中找到了这件不算太过遥远的事件,扫了一眼在出现沙发后紧接着出现的茶几,与上面摆着的、符合他们每一个人爱好的食物和饮品


这个大屏幕,究竟想做些什么?


王耀微微眯眼,与此同时,此时身在日/本/东/京某处宅院中的费里西安诺只是眨了眨眼睛,拉了拉本田菊的衣服袖子,抬头看着正规规矩矩坐在着的本田菊,伸手指向电脑,“ve~菊你看!是我诶!”


言语中对自己出现在大屏幕上竟没有丝毫的害怕与慌乱,本田菊垂眸看他,忍不住叹了口气,“我看到了”


“别想那么多了”阿尔弗雷德抱着沙发垫,看着王耀微微皱起的眉头,伸手去抚,“你们家不是有一句话吗?‘船到桥头自然直’,见招拆招吧,何况我觉得它对我们似乎并没有敌意”


王耀轻轻“嗯”了一声,对方说的有些许道理,伸手牵住了自己额头上的手,十指相扣,“希望吧,这里毕竟还有这么多孩子”


阿尔弗雷德应了一声,紧紧握住了对方的手,似乎这样就能给对方一些温暖和力量,对于所有国家意识体而言,最重要的就是自己家的孩子,无论是谁都同样如此


“累吗……”弗朗西斯看着弹屏喃喃自语,嘴角扬起一抹不知是讽刺还是心酸的笑容,“当然累”


他们无法左右国家领导人的决定,却要忍受决定实施后生灵涂炭的代价,每一个人都曾遍体鳞伤,就算是最年轻的阿尔也不例外,他曾经差点被拦腰斩断


亚瑟偏头看他一眼,安慰式的拍了拍他的手,却被弗朗西斯反客为主,紧紧抓住,十指相依


[古/埃/及灭亡

“法老的时代,终将过去”

额头上戴着金色发带的女性靠在破碎的法老像上,额角缓缓留下一道血迹,声音中是抹不去的悲伤,看向法老像的目光是满满的依恋与不舍,阳光从缝隙中斜射进来,她在阳光中闭眼,身体变得透明,一点点消失在大屏幕上


古/印/度灭亡

“摩诃婆罗多的故事还会不会有人记得”

面容憔悴的男生枕着自己的隔壁,有血从他的嘴角缓缓流下,他看着自己的手,指尖已经开始透明,他苦笑着说完,声音中带着淡淡的颤抖与悲伤,身体一点点化为虚无


古巴比伦灭亡

“不要忘记月神的后裔,不要忘记美索不达米亚文明”

黑发在右肩处扎成一个小卷,貌美的女生闭上眼睛靠着石头,有血从额头上流下,在雪白的衣服上绽放,开出一朵艳丽的花朵,镜头缓缓上移,随着月亮的一角出现在大屏幕上,身着白衣的少女也同时消失在了大屏幕上]


〖古/埃/及文明最早形成于7500年前(约前5450年),终止于公元前30年罗/马征服埃/及托勒密王朝。〗


〖世界上第一部太阳历。特产莎草,加工成莎草纸。〗


〖公元前 332 年,希腊马其顿王亚历山大大帝侵入埃及,灭波斯王朝,结束了延续3000年之久的法老时代。从此从尼罗河畔的古埃及文明就此断绝。埃及地区的文化,语言,包括民俗都受到了希腊化,直到现在的埃及人,已经完全不认识古埃及时代的文字。也不会说当时古埃及时代的预言,他们的历史文化都是后来欧美国家的考古学家给发掘出来的。​〗


〖(公元前600年以前)史前印度最重要的文化为印度河流域文化(又称哈拉巴文化)和恒河文化。印度河流域文化是青铜时代的文化,存在于公元前2300年~前1750年间。成熟于公元前2200~前2000年,最为主要的城市有哈拉巴和摩亨佐·达罗,消逝于公元前1750年左右。但是哈拉巴文化在古吉拉特、拉贾斯坦及北方邦北部等仍有遗留。〗


〖古/印/度虽然是一个多种姓的、历史包袱较沉重的国家,但依然为世界文化留下了独特风格的遗产。〗


〖其中,《摩诃婆罗多》是印度的民族史诗,内含印度民族的“集体无意识”,堪称是“印/度的灵魂”。​〗


〖巴比伦指的是古巴比伦(约公元前1894年-约公元前1595年),位于美索不达米亚平原,距今约4000年,在这里的人们建立了国家,出现了王国。是为“四大文明古国”之一。原本是一个阿卡德人的城市。历史可以追溯到约四千三百年前的阿卡德帝国。“美索不达米亚”在《圣经》中称为“示拿地”,是意为“两河之间的土地”,故而又称为两河流域。两河指的是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在这平原上发展出了世界上首个城市,颁布了第一部法典,有流传最早的史诗、神话、药典、农人历书等,被誉为是人类文明的摇篮〗


〖巴比伦的汉谟拉比王自称为“月神的后裔”〗


〖您是月神的后裔,为人间带来第一部法/典〗


〖每日一遍,战争再见〗


『好美的女孩……』


『消失……了吗?』


『意识体死后,连尸体都不会留下吗?时不时未免太可怜了些?如果不是这次意外,我们不会知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国家意识体存在,如果国家灭亡 他们只会在一个角落默默死去,没人知晓他们的存在,没人记得他们,只有历史书上短短的两行字,记载着这个曾经的国度』


“是他们啊……”王耀怔怔的看着屏幕,他已经很久没看到过曾经的故人了,那些故人沉淀在时间的长河之中,他以为自己早已忘记了过去,但他发现他错了,曾经的一切都清晰的浮现在他脑中


他仍然记得他们四个第一也是唯一一次见面时的模样,画面清晰,仿佛就在昨天,古/印/度与古/埃/及打打闹闹,古/巴/比/伦坐在一旁微笑着看着他们,而王耀则是静静的喝着茶,压下嘴角那一抹抑制不住的笑意


“耀,你没事吧?”他回神,对上了阿尔弗雷德担忧的眼神,轻轻笑了笑,“我没事,只是想到了一些故人而已”


“你还有我们”伊万开口,他仍然是那副笑吟吟的模样,只是眼眸中多了一丝担心,王耀对上那双紫色的眼睛,轻轻点了点头


“呀,这怎么能把哥哥我忘了呢?”


“还有我”


弗朗西斯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王耀闻声望去,看着一脸笑意的弗朗西斯与微微偏头,假装认真的看着屏幕,实际上耳根通红的亚瑟,他笑了,故人不再,但还好,还有他们在自己身边


基尔伯特无奈的看着紧紧搂住自己,似乎是害怕自己下一秒就消失在他面前的路德维希,伸出手揉了揉他的头


“好了”他说,“多大人了?”


“放开我”基尔伯特拍了拍路德维希的手臂,而对方只是坚定而缓慢的摇了摇头


“安了,我不会突然消失的”基尔伯特认真的看着自己的弟弟,“我以普/鲁/士的名义发誓,我绝对不会离开你”


路德维希这才不情不愿的松开了手,只是仍然紧紧贴着自家哥哥,基尔伯特有些好笑的看着对方,心里却流过一丝暖流

————————————TBC————————————

ps:不会另开合集所以关注粮单吧,我粮单会分好的,正经向和沙雕向,论坛体有点写不下去了,换成观影体练练手


除了黑三角我明确标了是右米以外,其他都是无差


兲

菟丝子

永遠の、モービウス環*......(一串凌乱的字迹)


·6月27日 或许艳阳 


我褪下鞋履,就算有袜子隔着,触碰到地面的时候也依然觉得冷。进门时看见意大利君恹恹地望着窗外,我沉默着,不可否认的害怕起来,只有咬紧下唇才能抑制住臼齿的碰撞声。为了不被察觉到,于是我艰涩地垂下眼,而我面向的那个令人发恼的结局却更清晰了些。啊啊、大抵是有些厌烦我过于活跃的思绪了...欲盖弥彰般,我开口:意大利君,今日...


话到嘴边,我却不知道该如何继续往下续了。询问身体怎样会令我惴惴不安,答案我也早已知晓了:意大利君总会以不同的方式回答我,每次的大意都是今天也很...

永遠の、モービウス環*......(一串凌乱的字迹)



·6月27日 或许艳阳 


我褪下鞋履,就算有袜子隔着,触碰到地面的时候也依然觉得冷。进门时看见意大利君恹恹地望着窗外,我沉默着,不可否认的害怕起来,只有咬紧下唇才能抑制住臼齿的碰撞声。为了不被察觉到,于是我艰涩地垂下眼,而我面向的那个令人发恼的结局却更清晰了些。啊啊、大抵是有些厌烦我过于活跃的思绪了...欲盖弥彰般,我开口:意大利君,今日...


话到嘴边,我却不知道该如何继续往下续了。询问身体怎样会令我惴惴不安,答案我也早已知晓了:意大利君总会以不同的方式回答我,每次的大意都是今天也很好,没有特殊的感受,不要担心。尽管意大利君的话并不能说服我的担忧,但也只能应着是吗,那便最好了。......今天也会是一样的吧。这么想着,就自私的把剩下的问候吞进腹中去了,借以逃避我愈发惶恐的情绪。真是失礼。


意大利君似乎不在意我未完成的礼节,他转过脸来,细细地看我。眼睛里亮亮的,大概是灯光的缘故...?然后我听见他轻快地说:日本,让我们离开这里(...语调大概是这样的,所以擅自添加了感叹号)!我想要拒绝,发表意见时却下意识说:那就走吧,意大利君。您确实该从这间屋子里出去了...或许您可以告知在下您的目的地?意大利君没有露出“啊,同意了,真是出乎意料”的表情,因此惊讶的那位,反而是我了。


意大利君把眼睛眯起来,说:嗯,一直以来都想要好好的参加一次日本家的烟火祭呢。


我们出发得突然,甚至没有来得及通知一声德国君。意大利君走在前面,一边嘴里哼着我说不上名字的小曲,一边认真地捏捏猫咪...嗯,猫咪先生的肉垫。从很早之前时我便知道他的习惯,同行时只需跟着,等意大利君从自己的世界中醒来,届时便会有无数的话,我们便会开始交谈。于是他哼了一曲又一曲,我在他身后错了三四步的位置随着,走过鸟居上悬着的锦鲤旗。意大利君不知道什么时候放走了猫,转过来的时候怀里空空。他突然问:日本,白天可以看到烟花吗?


我其实并没有见过在白天盛开的烟火,本来想以摇头作为回答,可我偏好巧不巧看见意大利君认真的神色。我莫名有些紧张,似乎不回答就会有什么湮灭。于是我斟酌了一会,犹豫着说:大概是可以的...只是白天燃烧的痕迹不够明显,所以转瞬即逝吧。意大利君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然后笑了:真不愧是日本,我还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的呢。


而我的脸烧起来,支支吾吾应了两声。(本不应该属于我的夸奖我却收下了,现在想来,依然还是觉得惭愧。)


说来今日有事耽搁了半晌,上昼的时候才到意大利君这边。而这一来二去的一折腾,倒也挨到傍晚了,能赶上看第一场烟花。


烟火升空的时候我们都抬起头,看焰的造物碎在夜幕里。这个位置不好,昂头时总有人来人往的推搡,还有建筑物的遮挡——应该去山顶才对,或是山腰。我踌躇着,意大利君却没有着急的意思,抓了我阔袖转来转去,手里渐渐充实起来。我扫了一眼,是这边的小贩售的:金平糖,狐之面,甚至还有把折扇。意大利君笑得开心,略略低了些头用刚添的折扇给我送点风,还塞我了份金平糖。我张皇地想要开口,却对上他的眼,话语就塞在喉头,出不来声了。意大利君眼睛弯弯的,说:日本、日本!来捞金鱼吧!


捞金鱼,捞金鱼。似乎已经是很久之前,还在孩提时候会念在嘴边的词了。最终我还是妥协,压了压前襟,搅乱我和意大利君的倒影。纸糊的网不称手,只过了一会,便被挣扎的金鱼钻出个洞来,我抱歉地笑笑,说:没能捞上来呢。意大利君眨着眼,告诉我:没关系的日本,这次换我来试试!


摊主扯了个笑,把手递过去,意大利君郑重其事地接下了网,像在进行一种神圣的交接仪式,我任着视线飘了一圈。嗯、虽然是我家的烟火祭,意大利君却是比我还摸得透彻些。这一路以来都是我机械地沿着他的路线走的了,明明是东道主,却要客人领着......啊。


我的神游告终在意大利君小声地欢呼后。他像小狗那样...啊啊、我在写些什么...!(用工整的线条划掉的痕迹)他很高兴地拎着塑料袋,我一惊,下意识往里面看。一尾金鱼摇着纱一般的尾,泡泡眼转了转,疑惑地(大概?)看着我。我说:您果然很厉害呢,意大利君。


于是意大利君把脸转向明天,耳朵红彤彤。他说:菊!我好像笑着,等着他的下文。他张开嘴,等思考正式完结之后,他也笑,可是没定形的嘴角僵住了。他声音小小的:菊,陪我走走吧。我们看看这里。


我不假思索,说:好,好。于是行人攘攘地走,嘴里喊着烟火。我们逆着他们,一步一停地走上桥。


直到人也稀疏,我们才刚到桥中段。我抬头,往远了去看,第一次发觉:这桥居然有这般长!...越走越感到疑神疑鬼。沉睡了半日的不安又闹腾起来,吵得我只好深呼吸。我无法分清为何会如此焦急,最后也只能归咎于一个答案:从大人口中听来的河童,那段时间我连河边三尺都不敢靠近。明明已经很久不被这个所困扰了,明明已经忘却了很久。而今天再想起,居然还是恐惧的。


......吗?


木屐像是灌了水,沉甸甸向下扯着,于是我不得不走慢了一些。意大利君在这时看了看我,有了除去行走之外的动作——他转了个弯,站在护栏前去了。护栏修得不高,意大利君站在那边,也只是堪堪拦到了他的腰际。他抿抿嘴,打开紧系的塑料绳,连同那条金鱼和袋子里的水都一并倒了下去。石灯笼的光昏昏地照着路面,金鱼落水的时候噗通一声,荡开一圈一圈的波,散了好远。意大利君背对着我,说:菊,河边的呼吸都是潮湿的呀。我听完,却不敢懂,也不敢贸然的回答。他等了一会,我固执地没有回应,好像这样就能逃避!...于是他又说:好可惜,我看不到烟花了。最后的话是紧接着的:不要为我...。


我清楚会发生什么,终于发出了声音,打断他:请不要这样做...!意大利、意大利君。您快离开那边!意大利君没有回头,于是他在太阳坠落的那一刻,下一轮烟火绚烂的时刻,我把眼猛然闭上的时刻,轻轻离开了。


我恍然地攥着拳,好像这样就可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意识只够支撑我拨通通讯录里的德国君,等到听筒里传来一声失真的:“我是德意志”,才突然想起来该吸气。我的声带发出不堪重负的嘶嘶声,说出的话一顿一顿的,像卡了带的录音带。德国君在另一头明显焦急了不少,他似乎站了起来(我听见了椅子挪开的刺耳的声音),对我下达命令:日本!清醒一点,给我冷静下来!清晰地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我的耳边回荡着,闷闷的落水声。我听见......我挤出一声呜咽一样的声音,然后磕磕绊绊地说:路德、路德维希...君,我们的威尼斯,淹没了......!


*翻译:永远的、莫比乌斯环......
-以后可能还会继续写但是就先这样吧*合十

-凌乱的本田菊视角
-核心内容是:威尼斯淹没导致的消失+轮回(由于我还没写所以看不出来)

制小杖

[授权转载] 伊双子+菊+露+北欧组

画师名称:豆コ

画师主页:users/10867927

作品ID:id=77845577 & 86631667

作品禁止商用、二次加工、自作发言、转出lofter。

喜欢请走p站小红心!


[授权转载] 伊双子+菊+露+北欧组

画师名称:豆コ

画师主页:users/10867927

作品ID:id=77845577 & 86631667

作品禁止商用、二次加工、自作发言、转出lofter。

喜欢请走p站小红心!



♪AGT

嗯嗯事实上我画了好多王耀但是都太神经病了,怕吓到耀厨,所以就发张清新怡人的QQ人

嗯嗯事实上我画了好多王耀但是都太神经病了,怕吓到耀厨,所以就发张清新怡人的QQ人

墨初
占tag致歉—— 进行一整个群...

占tag致歉——

进行一整个群的宣——

是黑塔利亚语c群。

群里有点安静 都在备战期末。

大家都很好相处的。

欢迎进来玩。

占tag致歉——

进行一整个群的宣——

是黑塔利亚语c群。

群里有点安静 都在备战期末。

大家都很好相处的。

欢迎进来玩。

本田菊不是稗田阿菊

枢轴花的告白…?

O枢轴花CP(费里x菊)

之后会写二人的相遇相识相知相恋相拥(你个懒咸鱼怎么又在立旗子

迟来的520…

——————————————————

——————————————————

有关于他的记忆我并不模糊,虽然也只是几十年,但对于我来说也足矣。

他和我的性格说好听一些是互补,也就是完全相反,他乐于结交朋友,善于用自己特定的方式处理些繁杂的事件——当然,前提是他喜欢。反观自己,倒是有点老朽态了,没有与外表相符的朝气,也没有对新鲜事物的活力与激情,存于我生活的除了仿若无底洞的公务以外便是清茶、温泉、兽物等倾向于晚年期间的人类的生活习惯。如果光看我这副外表,或许会认为我很擅长了解像科技...

O枢轴花CP(费里x菊)

之后会写二人的相遇相识相知相恋相拥(你个懒咸鱼怎么又在立旗子

迟来的520…

——————————————————

——————————————————

有关于他的记忆我并不模糊,虽然也只是几十年,但对于我来说也足矣。

他和我的性格说好听一些是互补,也就是完全相反,他乐于结交朋友,善于用自己特定的方式处理些繁杂的事件——当然,前提是他喜欢。反观自己,倒是有点老朽态了,没有与外表相符的朝气,也没有对新鲜事物的活力与激情,存于我生活的除了仿若无底洞的公务以外便是清茶、温泉、兽物等倾向于晚年期间的人类的生活习惯。如果光看我这副外表,或许会认为我很擅长了解像科技之类的东西,或者运动诸如此类,但实则我与此相反,我毫无与外表相符的活力。身为被周围人称作小太阳的他很喜欢与朋友四处游玩,甚至会在路上一边哼着轻快的曲子,一边收起街坊邻居送给他的鲜花,而在带领好友来家中游玩时更是热情,有次款待一家大型旅行社时甚至连续煮好了十几盘意面,且味道仍旧鲜美。这么一说,我倒是显得很是不讨人喜了。

某天我被他带到了一场舞会上,说是邻居的一堆青梅竹马在今天订了婚,给他和罗维诺一人一张请帖前来助兴,可罗维诺他正好在家里忙着一大堆文件,故此,他只好找了近日来意大利旅游的我。费里西还没等我答应下来就把请帖上的空白处写上了我的罗马音名,随后便急忙邀着我赴往舞会。

踏入门内,我惊叹这建筑内部的设计之妙——大厅被各类名贵物什缀饰得金碧辉煌,如若本就镀金的画框所包裹的名贵油画那般更为目眩。该说不愧是重金修筑么…如此巧妙绝伦的设计,实是令人难忘,无论是如何看都成不了厌烦情绪。这时我注意到了百叶窗与一些砾上所照例雕着西方的信仰们,但相比我之前所见到的都多了一抹人可接近的善,而非教堂的神圣而不可轻近。整体结构就目前我晓的那冰山一角而言,不说极为精丽,至少绝非凡类。他注意到了如此这般的我,便忽轻笑一声后轻抚了我的头。

“菊喜欢?”他说这是他参与设计的,怕我否认,还好生概述了一遍设计图。某种意义上,它也算是费里西这千年文化的总结之一,即他的精神具象化。如此一想,我敬佩眼前的这位青年艺术家,保持距离也是情理之中…但我内心深知,我在逃避着与他相关的某物。

于是乎我准备找处地方坐下后静待开宴,但费里西却牵我走在角落处方肯停下。我不免心生疑惑地询问他要做些什么,费里西却将不知何时拿出的一小束玫瑰献在我面前,并在霎时木愣住的我的右脸颊上留下一吻。我明显感到了他与往日相比的异样性,可我不晓该怎样回应他,就只任僵在原地不做任何反应。他倒猜对了我此时的心,遂而凑近我耳旁低言道在我眼中只可对伴侣提及的情人话语,甚至还特邀我今夜在他家小住一晚。

总算是熬了尴尬,新郎终告诉我可以加进舞会挑选舞伴。我见到的是典型的平滑大理石砖舞池,若我真按照费里西说的穿较高跟的皮鞋,绝对会当众摔上可怜的一跤。舞池的大体结构也与主干一致地富丽堂皇,再加上这些正身着华服、翩翩起舞的少年少女们,更增上一味欧洲宫廷的奢侈晚宴感,令人神往且浮想联翩。

而我仍在舞池外最角落处思索他今天突发性的那些行为,是有意为之,还是偿还与好友的赌约。他也巧在几分钟后来到了这里,后又特邀我与他共舞。我迫不得已答应了下来。却曾想一上去就被他未经准备地拽到了舞池中心。

他轻扶住我的腰部,故意放缓步子地跟紧我的节奏,不论背景乐再如何轻快,依旧保持适宜我的缓速。虽说我对西方舞蹈只是一知半解的程度,可也不用如此谨慎——故而我主动将双手搭在他臂膀上,以示自己能跟上音乐。费里西也领了情般加快脚步。在不知中,我们已然夺走了最光亮处的权限,被他人投来祝福亦或好奇的目光。他时而随乐曲哼唱,时而又吐露对我的爱意。不由己,我只好躲闪住这近似真挚的目光——定是他对我的玩笑,怎可能轻易当真?

忽然间我踩住他的皮鞋,便不慎撞入他的怀抱中。我清楚听见他心跳的节拍,比夜曲更动听的旋律,其间的节奏是热烈、可细赏的。我下意识推开他,仓皇奔到舞池最不显眼的地方以缓和一下,费里西也识趣地离我远了很多。

舞会结束后,我匆忙赶到旅馆,将搁置在包里的茶包全数倒入温水中一饮而尽。我长久以为这样可以使我好生静下心来。可事与愿违,我的脑海里总浮现出与他相关的各种臆想——接受他、深吻他、热恋他…诸如此类。正因此,我的内心再也无法静下来。

直到他捧着一大束花,像是在给我一个惊喜一般叩响我的房门。透过猫眼,我见他似乎还带上了一束花。他究竟想做些什么?惩罚游戏为何又牵扯我这局外人?犹豫几刻,我还是让他进了屋内小歇。待我令他在床铺旁稍等茶水,便以我无法提前准备好迎接的速度搂住了我的腰,并亲吻着我的脸颊。“荒唐玩笑”来以我的视角形容那场景再为贴切不过了——对于不专一的他来说,应该只是把我当做普通的朋友罢了。

“瓦尔加斯先生…您究竟想干些什么?”我故意称呼他姓氏以示我的不解与不悦,不知他能否理解。

他见我如此,便作着委屈的样子贴在我的肩上,嘟囔着“明明只想和菊挨近一点”“菊不要生气嘛”之类的的话。不由己般,我轻叹一声,令他与我一齐备餐。

晚宴出奇地比以往都丰盛,甚至连桌面的布局也走上了堪比烛光晚宴的风格——仿欧,若不计周围环境,这或许能与方才的舞会融为一体。我该称赞费里西对生活的掌控之美么,不论什么都能设计的如此令人喜爱。

他并未照着规矩上坐在我对面,反趁我不注意时再次凑近,念着他对我的爱意。我无法判断他话语的真假,也许是为了什么目标才刻意如此待我,又或者是别的原因。直到他意想不到地单膝跪地并亲吻了我的手背。

“我亲爱的。”

长寂夜中,他搂住我的腰部,且与我紧密交吻着。霎时,我能明显感到不光是观念碰撞所带来的种种杂感,还有我曾矢口否认的爱。但不论任何,我同他不舍缠绵已成事实。更鸟啄窗,蝉鸣星点,无一不在祝贺这奇异的恋情。直至我墙上的时钟敲响了休止符,他才肯暂下这被蜜罐深噬的一宿。

PEST不吃害虫

是谁家CP连个520都没有啊

哦是我家的啊那没事了()

是谁家CP连个520都没有啊

哦是我家的啊那没事了()

吃个铅笔好凉凉
是谁家cp那么冷连520和52...

是谁家cp那么冷连520和521都没有多少饭啊

啊原来是我家cp啊

是谁家cp那么冷连520和521都没有多少饭啊

啊原来是我家cp啊

纸枔🍀

【aph】《温馨有爱小片段》

俺复课了🥲以后基本周更

大结局还没写完,最近闺蜜画了ch短漫,一时兴起新开了个坑(会不会发看情况吧,也可能只是我在本子上随便写写)

彩蛋有惊喜❤️💦


当费里西安诺向???要抱抱


路德维希·贝什米特

“你又想做什么……今天训练完成了吗?”

“好吧,就抱一下。”

“不,不要抱着我不撒手啊…. …”


罗维诺·瓦尔加斯

“谁要你抱啊岂可修!”

“别.…别抱我。”

(然而还是乖乖被抱了,脸红得像番茄一样)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哥哥很乐意给小费里一个抱抱呢~”

“或许除了抱抱,我们还可以做一些更有趣的事~...

俺复课了🥲以后基本周更

大结局还没写完,最近闺蜜画了ch短漫,一时兴起新开了个坑(会不会发看情况吧,也可能只是我在本子上随便写写)

彩蛋有惊喜❤️💦


当费里西安诺向???要抱抱


路德维希·贝什米特

“你又想做什么……今天训练完成了吗?”

“好吧,就抱一下。”

“不,不要抱着我不撒手啊…. …”


罗维诺·瓦尔加斯

“谁要你抱啊岂可修!”

“别.…别抱我。”

(然而还是乖乖被抱了,脸红得像番茄一样)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哥哥很乐意给小费里一个抱抱呢~”

“或许除了抱抱,我们还可以做一些更有趣的事~”


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

“大笨蛋先生,不要在公众场合做这么失礼的事....”

“唉,拿你没办法。”

“唔…这样会喘/不/上/气的……”


本田菊

“抱抱吗?”

“在下从没做过那种事……”

“唔!费里君!你,你要负/责.…”


王耀

“好啊!”

“小费里抱起来好舒服,果然是大秦的孙子!”

“不,不是,别误会!我没抱过你的罗/马基酱!”

“只是想象而已啦…”


伊丽莎白·海德薇莉

“没问题啊,小费里总是一如既往的可爱。”

“不知道…小费里愿不愿意女~装~呢~”

洪姐好像ooc了救命我真的不太了解她


阿尔弗雷德·F·琼斯

“HAHAHA!hero的魅力果然无人能敌!”

“不过抱抱就免了,hero觉得在你家部/署/导/弹一样能增进感情!”

注:阿尔应该是不喜欢和别人贴贴的吧?尤其是同性,我在百度上看到的,如果不是让我没说

苏露:导/弹马上送到古/巴^L^(bushi


亚瑟·柯克兰

“你在说什么啊baka…”

“平时那么怕我,现在来说这些…”

“……才不是想抱!看你可怜而已。”


伊万·布拉金斯基

你觉得费里有胆子去向他要抱抱吗?^L^


tag我挑了几个喜欢的打了,我不会说这个粮是为了温和父女组产的,这个cp实在太冷了💦

垃圾文笔,希望多多支持🙏


顺便推荐一下我的亲友@夏日红焰(我要成为邓校最喜欢的学生) 她真的是我的神!手绘ch我感觉她属于超神了,而且那种画风真的超戳我xp!!!

她还混欧美圈,有兴趣的可以去她主页🌚👍


鲨鱼的手臂

【crossover/APH/silm】海边的客人(1)

朋友生贺:枢轴花+红色(虽然完全看不出来),另有个人私货

ooc+神译名注意(要怪就怪输入法)

summary:菊在海边捡到了一个客人


1.

我只是去海边散个步,却捡回了一个客人


客人有一头黑长的头发,一对深灰的眼睛,手受了严重的伤,身穿灰色的长袍,我问他的名字,他说他叫吗过咯人

吗过咯人?似乎很熟悉的样子


我邀请客人留下吃完饭,客人犹豫了一下,答应了

他沉默地坐在沙发上,时而看着我在厨房捣鼓,时而小心翼翼地打量四周

费里,我的小猫咪,亲热地跳到他的身上,在他深灰的长袍上蹭来蹭去

“回来,那是我们的客人”但费里还是在他身上蹭来蹭去

“抱歉”,我歉意地点点头......

朋友生贺:枢轴花+红色(虽然完全看不出来),另有个人私货

ooc+神译名注意(要怪就怪输入法)

summary:菊在海边捡到了一个客人



1.

我只是去海边散个步,却捡回了一个客人


客人有一头黑长的头发,一对深灰的眼睛,手受了严重的伤,身穿灰色的长袍,我问他的名字,他说他叫吗过咯人

吗过咯人?似乎很熟悉的样子


我邀请客人留下吃完饭,客人犹豫了一下,答应了

他沉默地坐在沙发上,时而看着我在厨房捣鼓,时而小心翼翼地打量四周

费里,我的小猫咪,亲热地跳到他的身上,在他深灰的长袍上蹭来蹭去

“回来,那是我们的客人”但费里还是在他身上蹭来蹭去

“抱歉”,我歉意地点点头

没关系,他摇摇头,我弟弟的猫也经常这样

这么说来他有个弟弟

我简单热了一下昨天的饭,也时不时好奇地打量他

他很年轻,看上去不过二十来岁,眼里却有着上千年的尘埃,正如那些曾经哥哥眼中挥不去的忧伤

他一定不是普通人

我想着,拿出了另一套餐具

客人吃完了饭,就向我告别



2.

第二天,我被一阵敲门声吵醒

是那个海边的客人,他手里拿着一个包裹

“感谢您昨天的招待”

他把东西塞在我怀里就走了

我回到房间,拆开包裹,发现是一串贝壳项链

真是奇怪,为什么会送我这些东西?

“你说奇不奇怪?”我问费里

它表示赞同



3.

我再次在海边散步时遇到了那位客人

他还是那身灰袍,黑色的长发披散在身后,他站在海边,呆呆地凝视着远处的海岸线

等到我走近了,他才发现我

抱歉,他歉意地笑笑

“不用不用”,我慌忙摆摆手

于是我们俩开始一起散步,当然,沉默的

“今天的晚霞很漂亮不是吗?”我试图挑起话题

嗯,他又不吭声了

我真该把费里带过来



4.

自那天以后,我常常见到那位客人,不,现在我可以叫他吗过咯人了

吗过咯人毫无疑问是一个很好的散步朋友,大部分时候他都不说话,只是沉默地走着,如果有费里的话,他会多说些

费里现在很亲近他,亲近到我都有些羡慕了

我有时邀请他来我家吃饭,毕竟也没有别人会来

但吗过咯人极为抵触,他总是找各种理由推脱

他还有许许多多奇奇怪怪的举动,比如找个石头坐着对着海岸线死盯,比如嘴里念着些听不懂的咒语(这极为不寻常,虽然我已经不是日/本了,但我还是能听得懂大部分和我建交过的国/家的语言),手似乎在拨弄着什么,比如涨潮时躺在沙滩上让海慢慢把自己淹没,然后又在把自己溺死前,最开始我看见的时候差点没把我吓死,但他只是慢慢的从水中爬起来,疑惑地盯着我

“你不能这样,你会把自己弄死的”我吼道

他只是摇了摇头



5.

但有次,他真的玩大了

飓风来的很快,他差点就被卷走了,要不是费里发现了他,他或许已经死了

他在家里躺了三天,第四天突然消失不见

下次见面时,我一定要给他一拳

我想






作者的话:给网友的生贺@无糖三流 很抱歉还是没有写完还写的超级烂,并且还把你的生日记错了,祝你生日快乐

本篇没提到红色就不打tag 了






成疾__
【宣】占tag致歉🙏 也是亲...

【宣】占tag致歉🙏

也是亲友的娃www 目前正在数调中✔️

是超级美丽的呆伊!太可爱了呜呜呜很难不冲

妈咪们心动不如行动!赶紧来群里玩呀❤️❤️

【宣】占tag致歉🙏

也是亲友的娃www 目前正在数调中✔️

是超级美丽的呆伊!太可爱了呜呜呜很难不冲

妈咪们心动不如行动!赶紧来群里玩呀❤️❤️

ysq

画得好丑。。。有点不想发

前2p是我cp,后面是我老婆

利益相关苯人菊公

画得好丑。。。有点不想发

前2p是我cp,后面是我老婆

利益相关苯人菊公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