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枪弹辩驳

3946浏览    163参与
七级密码

拟人预警

初尝试决定先拿校长开刀x

p2p3是绝对绝望少女里的帝王黑白熊和废弃黑白熊


拟人预警

初尝试决定先拿校长开刀x

p2p3是绝对绝望少女里的帝王黑白熊和废弃黑白熊


半樱sama
建 议 改 为 : 灭 族 者...

建 议 改 为 : 灭 族 者 翔 诱 捕 器

建 议 改 为 : 灭 族 者 翔 诱 捕 器

星涙
第一次在LOFTER 發圖,是...

第一次在LOFTER 發圖,是一個畫渣萌生

祝王馬小寶貝生日快樂!

第一次在LOFTER 發圖,是一個畫渣萌生

祝王馬小寶貝生日快樂!

御安不喜就扎你

塞宝贝哇 你告诉我

为什么在处刑前还那么从容呢

还能若无其事一样 把钥匙递给雾切


虽然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但要请对方记住 带着我不断前行的希望

活下去。


“我们来世再见吧。”

塞宝贝哇 你告诉我

为什么在处刑前还那么从容呢

还能若无其事一样 把钥匙递给雾切


虽然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但要请对方记住 带着我不断前行的希望

活下去。


“我们来世再见吧。”

您好请来一份神座
为你倾洒希望之水 灵感来自塔罗...

为你倾洒希望之水

灵感来自塔罗牌里的星星牌。
本来水中应该有日向的倒影的,技术所限,以后再说。
毛病很多。

为你倾洒希望之水

灵感来自塔罗牌里的星星牌。
本来水中应该有日向的倒影的,技术所限,以后再说。
毛病很多。

晞鹤
占tag致歉 宣个新群

占tag致歉

宣个新群


占tag致歉

宣个新群


顶着锅盖的度半

【弹丸论破IP连载】逆转枪弹辩驳:继续自相残杀的毕业季(序章)

[图片]

“唔......”

   我勉强睁开眼睛。

四周一片昏暗,根本看不清身边的环境,也听不到任何声响,只能隐约察觉到自己身处一个狭小的空间中,躺在一张没有床垫的木板床上。我挣扎着着想要坐起身,却被头部一阵突如其来的剧痛打断,忍不住轻轻呻吟了一声。

就在这时,一个低沉而略带沙哑的声音打破了沉寂。

“你终于醒了。”

我被这摸不清来源的声音吓了一跳。四下望去,才发现不远处还有一张床,上面也躺着一个人。见我察觉到了他的存在,那个人从床上坐了起来,问道:

“你还记得我们这是在什么地方吗?”

什么地方?我感到十分诧异。这里明明就是学校嘛,这人真是的,怎么...



“唔......”

   我勉强睁开眼睛。

四周一片昏暗,根本看不清身边的环境,也听不到任何声响,只能隐约察觉到自己身处一个狭小的空间中,躺在一张没有床垫的木板床上。我挣扎着着想要坐起身,却被头部一阵突如其来的剧痛打断,忍不住轻轻呻吟了一声。

就在这时,一个低沉而略带沙哑的声音打破了沉寂。

“你终于醒了。”

我被这摸不清来源的声音吓了一跳。四下望去,才发现不远处还有一张床,上面也躺着一个人。见我察觉到了他的存在,那个人从床上坐了起来,问道:

“你还记得我们这是在什么地方吗?”

什么地方?我感到十分诧异。这里明明就是学校嘛,这人真是的,怎么会问......

等一下。

如果这里是学校,那我为什么会躺在床上、这里又是学校的哪个房间?我已经在这所学校度过了三年时光,马上就要毕业、去享受注定会成功的人生了,却从未见到过类似的房间。而且我刚刚还在上课的,为什么忽然就......

我努力回想着,突然,脑袋又是一阵剧痛。“可恶”,我双手抱住头,低声咒骂道。

尽管身处黑暗之中,对方却仿佛看懂了我的心思。“你也不记得了,对吧?没关系,我也一样。”见我不作声,对方继续问道:

“你也是【希望峰学园】的学生吗?”

这一次,我给出了肯定的答复。“这样说......你也是咯?”

我的眼睛逐渐习惯了黑暗。只见对方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我忍不住追问道:“那你的【超高中级】才能是什么?”

“问对方的身份要先自报家门,这是最基本的礼貌吧?”对方缓缓开口说道。

我心中有些不爽,这有什么好摆谱的!虽然心里这么想,但嘴上却还是老实地说出了自己的才能。

“我是【超高中级的爵士歌手】,我的名字叫小野辛纳屈,你呢?”

“小野辛纳屈......你母亲是外国人吗?”

“不是啦,我父母他们沉迷爵士乐,所以以一个美国的爵士歌手的名字给我起的命名,仅此而已。”

“这样啊......那看来他们对你的期望还蛮正确的,你这也算实现了他们的梦想吧。”

我无心再听对方对我名字的评价,接着问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的才能了吗?”

“我也没说过我会告诉你吧?”说着,他笑了笑,“开玩笑的。我的名字是松本庄司,是【超高中级的本格推理小说家】”。

“本格推理......小说?”我有些疑惑,“就是像福尔摩斯那种侦探小说吗?”

“福尔摩斯?”对方语气中带着一丝愤怒,我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福尔摩斯探案根本算不上本格推理,侦探小说也不配与本格推理小说相比!本格推理最注重的是逻辑设定和推理过程,其核心是诡计,而福尔摩斯只会带着他的小跟班到处转悠,然后突然假装自圆其说地把真相塞给读者,这种滥竽充数的作品充其量只能称得上是探险小说,根本就不是本格推理啊!”

虽然我并不熟悉推理小说圈,但我知道他的这番话要是被某些人听到,绝对会被骂得很惨。“那松本同学都写过什么作品呢?”

黑暗中,我隐约感觉到对方寒彻骨髓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我,赶忙补充道:“毕竟我是个连福尔摩斯和本格推理小说都区分不清的人,不知道松本同学的作品也很正常吧。”

对方的语气瞬间柔和了很多。“也没写过什么了不起的作品,只是有几本书全球销量破亿了,但也单纯是运气好而已。”

销量破亿!我暗自吃惊,这可是大部分畅销书作家写一辈子也达不到的销量啊,看来松本同学确实是一个有强大写作功底的作家。刚想继续追问,一阵刺眼的光从房间的一端射了进来,四周瞬间变得明亮。我定睛一看,却发现事情已经完全超乎了我的想象——

房间深处还有一些空间,因此比我预想的要稍微宽敞一些。不远处床上坐着的松本同学穿着一身质地粗糙的橙色制服,全然不像一个学生。我刚想开口发问,却发现对方也有些吃惊地看着自己,低头一看,我身上竟然也穿着和松本同学一样的制服!我转头朝光源处看去,只见房间外灯火通明,光线透过一道开放式的铁笼门照射进来。

等一下,这种环境,难道......我缓缓站起身,双手有些颤抖地向铁笼门走去。只见门外也有好多和我所处的房间构造完全一致的房间,且排列极其整齐,一间接着一间。

“不,不,怎么会......”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言自语道,“难道说我,难道这里是......”

“不会错的。”身后传来了松本同学熟悉的声音,“这里是监狱。”

监狱......我双手握住铁笼门的栏杆,木讷地向外望去。虽然我从来没有进过监狱,但从电影上看到过的监狱场景,和我眼前的这一幕也相差无几。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嘈杂的喧哗声,有男有女,饱含愤怒与不满,中间还夹杂着猛烈晃动铁笼门的声音。

“可恶,这是怎么一回事嘛!”

“把我们关在这里算什么!”

“我为什么要和这个肥猪关在一起啊,会有辱形象的!”

“我放学还有兼职呢,耽误了工时有人赔偿吗?”

......咦?

难道说,这里有很多和我一样,被莫名其妙带到这里的人?不,更具体来说,是被莫名其妙带到这里的学生?

就在我不明就里的时候,突然,【那个】开始了。

【当、当......当、当......】

我四处张望,寻找声音的来源,发现松本同学正抬头望向房间的深处。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只见那里靠近天花板的墙面上有一个小小的嵌入式屏幕,屏幕上是一片雪花,但中间一个奇怪的轮廓若隐若现,刚才听到的声音就是从那里传来的。

【啊、啊~......!麦克风测试、麦克风测试!校内广播、校内广播......!】

【可以吗?听得到吗?呃~那么、那么......】

那是个乐天、爽朗到甚至有点格格不入的声音......所以......我对那阵声音感到强烈的不舒服。举例来说,就像响彻事故现场的笑声般,让人不由得皱眉的不舒服感......

【呃~各位即将毕业的同学......我打算现在开始发布毕业任务......】

【房间的锁已经打开,请立刻到放风区集合~】

【......就是这样,拜托啰!】

房间的锁已经打开?这么说......我一边想着,一边用手握住门上的栏杆,轻轻向外推。果不其然,门很轻松的就打开了。我小心翼翼地探身出去,只见陆陆续续有身着同样橙色制服的人从其他房间走出来,脸上或多或少带着愤怒和茫然。我悄悄打量着这些人,心里琢磨着下一步的对策。刚才那个莫名其妙的声音,是说让我们去放风区啊......这样说的话,这里果然是监狱没错了。那我们为什么会在监狱里、又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呢?对于这些问题,我一点头绪都没有。就在这时,我感觉到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回头一看,松本同学已经站了起来,走到了我的身后。

“喂,别在这愣着了,现在应该要听那个声音的指示,前往放风区才对吧?”

“嗯......毕竟也没有其他办法。那我们走吧。”说罢,我让开了门口,松本同学也从门里走了出来。这个时候,吵嚷的声音已经十分微弱,想必刚才的那些人也已经前往放风区了吧。现在的走廊上只剩下一个女生,正背对着我看着中间承重柱上一张类似地图的东西。

我好奇地走了过去,顺着她的目光看向那张“地图”。原来,那是监狱的平面图。我向前探了探头,仔细地浏览者上面的图例和描述。

“现在所处的区域是【普通牢房区】,走廊靠里的一端是【公共淋浴间】......沿着走廊另一端走下去会来到【监控室】,再往前走则是【警卫休息室】......走到尽头后沿着楼梯走上去,便会来到顶楼的【放风区】......”

事不宜迟,我又在脑海中重温了一下平面图上的路线,叫上身后正打着哈欠等我看平面图的松本同学前往放风区。刚走了两步,我忍不住转过头去,又看了一眼那个正在看平面图的女生,她还是和刚才一样看得十分出神。然而,和其他人不一样的是,她的脸上只有沉着和冷静,没有任何的慌乱,甚至给人一种理智到冷酷的感觉,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这......也是我在学校的同学吗?可是现在,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也无从做出判断,只好迈着沉重的步伐向目标地点走去。路上,我本想问问松本同学的看法,但见他一副漫不经心又仿佛在认真思考的表情,只得作罢。

终于,我们来到了放风区。和电影中的情形一样,这里有几套固定在地面上的桌椅,少量的运动器械,甚至有一个半场篮球场。场地周围都被高墙和铁丝网围住,根本看不到外面的情况,外面也没有光透进来。其实,说是放风区,其实这里更像是一个楼顶天台,只是这个天台不是露天的而已。抬头望去,天花板非常高,只能通过灯的位置勉强判断大致的高度。话说回来,这一路上......我好像没有看到任何的窗户,就算是有,也只有几扇朝向走廊的内窗而已,并没有朝向外界的窗户。所以......我们到底是在哪里呢?

我看向在场的其他人。尽管身穿同样的制服(现在看来,应该是囚服了),但相同的装束却藏不住他们迥异的性格。比如我眼前的这个男生,他远离人群,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摆出一张不屑于与其他人交谈的臭脸;而角落的那个女生,从我进门以后一直十指相扣,口中念念有词,仿佛在默默祈祷着什么。此外,还有四处找人聊天还聊得很开心的胖子,带着酒瓶底眼镜发表长篇大论的书呆子,身材火辣却看上去十分内向的御姐......我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她那丰满的胸部,顿时羞红了脸。好在其他人都没有发觉,否则......呼。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还是要认真面对眼前的状况啊。

就在这时,身后的门突然打开,刚才那个在走廊上看平面图的女生快步走了进来。我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只见在场的其他人,除了松本同学,都仿佛被她的气场震慑到一般,不约而同地望向她。而她却丝毫不在意在场其他人的目光,径直走到场地中央站定,然后抬头望向前方的篮球框,仿佛在等待着什么似的。

在场的所有人,依然除了松本同学——他还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都不由得顺着她的目光望去。突然,在她目光所及之处,一团黑影不知从何处钻了出来。黑影像一只皮球一样,一蹦一蹦地沿着篮球架跳上去,最终停在了篮圈上。我不由得凑上前去,眯起眼睛望向那团黑影。

等一下,那是......一只熊?

准确来说,好像是一只熊玩偶。它的颜色以中轴线为界,一半黑一半白,白色的那半边是豆豆眼,黑色的那半边则是和形状和刀疤似的眼睛。

这是什么,恶作剧吗?

正当我疑惑之际,刚才在广播中听到的那个奇怪的声音又一次在耳边响起。

“安静,安静!各位即将毕业的同学,不要再吵啦!”

唔,声音的来源......难道这是那只熊玩偶说的?

“唔啊啊啊!”刚才还和大家聊得火热的胖子吃惊地叫了起来,“玩偶会说话啦!”

“人家才不是什么玩偶咧,”那只熊有些不满地抱怨道,“人家是黑白熊啦,是你们的校长哦!”

“校长?”人群最前面一个英姿飒爽的女生“嘁”了一声,“无非是有什么人在暗中操控你恶作剧吧,把你身体里的电池抠出来不就好了!”

“咦~不要动那里啦,人家的那里很敏感的~”说着,那只自称“黑白熊”的玩偶露出一副色色的表情,甚至留起了汗。

“竟然像Prazil国的球员一样好色,现在的玩偶已经有这种功能了吗?当今科技发展得真是快啊。”那个带着酒瓶底眼镜的书呆子扶了一下眼镜,用一本正经的语气说道。

“这么严肃地说出来只会让气氛更奇怪啊啊!”一个十分可爱的声音从人群中某处钻了出来,但我没有找到声音的来源。

“唔噗噗噗,”那只玩偶——算了,姑且叫他黑白熊吧——坏笑着说道,“你们不要怀疑哦,我就是你们独一无二、如假包换的校长啦,才不是玩偶那种用来哄小孩子的东西呢!”见我们仍然一脸怀疑的看着它,“难不成......难不成你们有物种歧视嘛!普天之下,终生平等,虽然熊熊走的是可爱路线,而校长的形象一般比较严厉,但也不是不能当校长啦!”

“说得没错,万物并无高低贵贱之分啊。”刚才一直在祈祷的女生突然随声附和道。

“可恶......”那个英姿飒爽的女生突然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在篮下一跃而起,伸手把黑白熊从篮圈上抓了下来。

“呜哇哇哇,你要干什么?”

“这到底是哪里!赶快送我回【希望峰学园】!马上就要参加毕业考了,我可不想被留级!”抓住黑白熊的女生面露凶光,仿佛要杀了黑白熊一般。

“咦?”黑白熊虽然显得有些喘不上气,但依然露出了疑惑的表情,“这就是你们的毕业考啊?”

“这、这就是......”听到黑白熊这么说,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到了极点。这么说的话,这里的一切都是【希望峰学园】预先安排好的吗?

“这算什么毕业考,难道要我们玩密室逃脱吗?!”她丝毫没有要松手的意思,甚至攥得更紧了。

“你先松手再说啦!”

“你不说清楚,我绝对不松手!”

“真是的......现在的孩子,一点礼貌都不懂的吗?那就别怪我不客气啦!”

突然,四周突然响起了机枪的扫射声。在场的绝大多数人,包括我在内,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抱头蹲下。也有几个人依然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不知是被吓呆了还是根本不怕。整个放风区回荡着骇人的枪声,根本无法分辨其来源。就这样过了足足有一分钟,我小心翼翼地抬起头,看到了令人震惊的一幕。

整个篮球场已经被子弹打得全是坑洞,弹壳散落了一地。刚才还杀气腾腾攥住黑白熊的女生,现在已经不在原来的位置了。

我心头一紧,赶紧四下望去,这时,黑白熊不知突然从哪里钻了出来,跳到了篮球架的残骸上。

“唔噗噗噗......这就是对校长使用暴力的下场啦~滥用暴力可是不对的哦~”

黑白熊露出一副大仇已报的表情。就在它得意洋洋之际,篮球架的残骸突然挪动了一下,紧接着,刚才攥住它的女生从残骸后面爬了出来,浑身是伤,但确实还活着。

“啊咧咧?竟然没有被打成筛子呢,不过宽宏大量的我也就不跟你计较啦~”黑白熊略显失望地叹了一口气,“还请各位同学记住,【希望峰学园】校规第一条,凡是对你们可爱的校长,也就是我,使用暴力的,一律会受到【体罚】啦!”

“体罚?那、那是什么......”人群中不知是谁发出了疑问,声音已经颤抖到听不清了。

“就是【处刑】啦!处刑!”

“处、处刑......”

“对哦~”看着我们惊恐的样子,黑白熊又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原来如此,我还没有说这场毕业考试的规则吧?不好意思,这是我的失误啦。为了补偿你们,”黑白熊从废墟上跳了下来,摆了一个相当奇怪的POSE,“就由校长我送你们一身符合自己【超高中级】才能的服装吧~”

话音刚落,眼前一道白光闪过,晃得我睁不开眼睛。霎时间,我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托了起来,悬浮在空中,身上的囚服这股力量被撕裂开来,又在一瞬间重新组合在了一起。完成这些工作后,这股力量又突然消失,我一下子摔在了坚硬的水泥地上。我用支撑着站起身,惊讶地发现,原本身上的囚服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套紫色的收腰西装,西装里面则是一件白色的衬衣,领口处还打着一个花领结。我感觉头顶还有什么东西,拿下来一看,竟然是一顶紫色宽沿礼帽。这身衣着......和我表演时的装束完全一样!我不由得看向身边的其他人,他们也换上了代表各自才能的衣着,完全摆脱了囚服的束缚。

“在宣布校规之前,还有最后一件事情要做,”说着,黑白熊回头望向身后的篮球架,叹了一口气,“可恶,本来这么完美的一个舞台,却因为有暴力倾向的白川同学而被毁掉啦!真是不可饶恕!不过嘛,”黑白熊说着,突然又一蹦一蹦地跳上了球场旁边的一张桌子,“这里也是一个不错的位置,我也就不追究白川同学的责任啦!那么下面,请大家轮流到这张桌子的位置,为其他同学进行自我介绍!”

“你这只熊是不是脑子进水啦!我们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啊!”又是那个可爱的声音,不过,我依然没有看到说话的人是谁。

“可是,如果不做的话,恐怕会被......”这时,刚才一直在人群外冷眼旁观的男生突然开口道。他的话没有说完,可是大家都明白他指的是什么。见我们没有说话,黑白熊便自顾自地说道:“既然大家没有异议,我们就开始啦!先由刚才攻击我的白川同学进行自我介绍吧~”

被黑白熊扫射导致浑身是伤的女生,现在正坐在篮球架的废墟边上。她头戴着一顶银灰色针织帽,帽檐下隐隐约约露出了奶油色的齐耳短发。上身穿着一件外黑里白的假两件T恤,裤子则是一条天蓝色的工装裤,脚蹬一双DIY图案的跑酷鞋。听到黑白熊点名,他碧蓝色的瞳孔又闪过一丝杀意,可那阵杀意又在一瞬间消失了。只见她颤巍巍地站起身来,一瘸一拐地走到了桌子旁边,一只手支撑着桌子,用低落的声音对着在场的人说道:

“我叫白川登纪子,是【超高中级的跑酷者】。”说罢,她又步履蹒跚的走回了自己刚才坐着的位置。

【超高中级的跑酷者】......能像刚才那样及时躲避机枪扫射、找到掩体藏身的,果然不是身体机能一般的【超高中级】学生能做到的事情吧......不知道受伤以后,之前的功力还剩几成?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不过现在也没有心思担心别人的安危了,顾好眼前的事情才是当务之急。

“真是没有热情的自我介绍呢,毕竟接下来大家还要相处很长时间,这样的自我介绍恐怕会很难交到朋友吧?那么下一个......对,就你啦!”我刚刚回过神,就见黑白熊朝我所在的方向喊道,“不要唉声叹气啦!你可是个男生,有什么好多愁善感的,难道愁自己找不到老婆吗?”

就这么被黑白熊羞辱了一番......我也不敢还嘴,只得默默地走上前去,按照之前向松本同学介绍的方式草草地自我介绍了一番,然后又默默地走下台。

“咦,为什么大家的情绪都这么低落呢?这样的话,对今后的校园生活会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吧?希望下一个上台的同学可以活力满满熊熊!那么......”黑白熊环顾了一下四周,“就决定是你啦!苦瓜脸自恋男!”

它说的是刚才不在人群之内的那个男生。此时的他,比刚才更加让人觉得高不可攀。他身高175cm左右,一头干净利落的黑色短发,身穿一套纯黑色西装,领带打得笔直,并用领带夹按照黄金比例仔细地别在衬衣上。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框眼镜,镜片下,黑色的眼镜流露出一股让人不敢反抗的神气。听到黑白熊的挖苦,他没有上前去,而是站在原地,不屑地哼了一声,然后字正腔圆地说道:

“我,【超高中级的外交官】渡边虎斗,不管你使用什么手段,都绝对不会让步于你的!”

这极具压迫感的气场,真不愧是【超高中级的外交官】呢.....平时一定也是见惯了世面,因此才不会大惊小怪吧。不过,他的这番话还挺充满中二气息的,不知道能不能靠得住。

“哎呀呀,听到渡边同学的豪言壮语,瞬间就充满信心了呢~那么,希望下一位同学也能延续这种良好的劲头!下一个,眼镜男!”

“可恶,不要叫我眼镜男啦!”戴着酒瓶底眼镜的男生一边小声嘟囔着,一边走上台去。他的身高充其量也只有160cm左右,平平无奇的西瓜头上顶着一根呆毛,额头上绑着发带,身上穿着某支著名足球队的球衣,脚上则是一双同样色系的足球鞋。他在台上站定,冲着台下高声喊道:

“大家好!我的名字叫三浦英寿,才能是【超高中级的解说员】!曾经在国家电视台解说过世界杯、全国联赛等多项顶级赛事,不过.....”他用食指抵住眼镜鼻托,故作神秘地说道,“我更愿意被称为【超高中级的球迷】啦,毕竟我可是多支球队的终生会员,拥有无数张永久年票的死忠球迷啊!想当年,我......”

还没等三浦同学说完,台下突然传来一个女生兴奋的声音:

“诶——这样的话,三浦同学也算是追星一族咯?”

“可、可以这么说啦,不过......”

“哈哈哈哈!那就认真跟我学习吧!”只见台下一个留着天蓝色波波头、带着猫耳头饰、穿着蓝色碎花小洋裙,手里还拿着应援棒的女生蹦蹦跳跳的蹿上前去,途中还差点被自己的小皮鞋绊倒。不顾三浦同学的抗议,她径直停在了她的面前,165cm左右的身高足以把后面的矮个男生完全挡住,碧绿色的瞳孔流露出古灵精怪的气息。她环顾了一下四周,用活泼而高昂的语气说道:

“大家好!我叫长濑葵,是【超高中级的追星族】!无论是青春洋溢的偶像女团,还是演技老道的老戏骨,都是我追星的对象!希望以后大家多多和葵聊天,我会说明星们的八卦给你们听哦!难道你们就不好奇那些明星们的‘尺寸’吗?哇哈哈哈,怎么还脸红了呢,我说的可是明星们的真实身高哦,想歪了的自己去面壁思过啦!总之,要多多和我交流哦!”说完,长濑同学就满面笑容蹦蹦跳跳地下了台,身后还没说尽兴的三浦同学也没了继续讲下去的欲望,嘟嘟囔囔地走回了人群中。

【超高中级的解说员】和【超高中级的追星族】,越来越有趣了呢......这两位家里一定摆满了各种收藏品和纪念品,希望不会有球员喝过的能量饮料瓶或者歌星在酒店用过的毛巾之类的东西,要不然估计会被拉着如数家珍地一一介绍吧......

“两位同学真的可以算的上是欢喜冤家呢~下一个,就由那边带着围裙的居家妇男来进行自我介绍吧!”

一个留着黄色毛寸、身穿围裙的男生从人群中走了出来,默默地走到台前。他身高170cm左右,带着一副有防滑链的黑框眼镜,脸上的皱纹颇显老态。令人注意的是,他的围裙上有很多口袋,而每个口袋里仿佛装着各种各样的工具——尺子、刨子、凿子、小手锯,一应俱全。

“大家好,”台上的男生慢吞吞地说道,“我叫手冢弘太,是【超高中级的木匠】,曾经参与过古代榫卯结构建筑的复原,也做过一些微雕之类的工作。就是这样。”说罢,他又慢吞吞地走下台去。

对于手冢同学的自我介绍,我没有任何感想,只能说他看上去是一个慢性子的人,不知道他以前的雇主是否能够忍受他的性格。

“好的,那么下一位叫谁好呢......(看来黑白熊对于手冢同学也没什么可以评价的)对啦!你、你,你们两个人一起上来吧!”

黑白熊指的是刚才的自来熟胖子和另一个身材瘦弱的男生。两人的身高都在180cm左右,但身形却截然不同。胖子身穿花格子衬衫,胸口的口袋里倒插着一把剪刀;虽然带着一顶贝雷帽,但还是可以看出他留着一个夸张的大背头;瘦弱的男生扎着棕色丸子头,留着一绺山羊胡,身着黑红色调的扎腰拳击袍,袍内上半身赤裸着,下半身穿着一条齐膝短裤。

“锵锵~这两位同学,一位是【超高中级的发型师】宫村浩二,一位是【超高中级的相扑手】武藏烈,但是如果没有穿符合各自能力的衣服的话,估计身份会被搞混吧?特地说明一下,由于担心女生们见到武藏同学身着丁字裤的身材会把持不住,因此就给他换上了一身拳击套装,毕竟两者没有什么根本上的分别嘛~”没等到武藏同学反驳,黑白熊就继续说道,“好啦好啦,这两位也介绍完啦,那么下一位应该叫谁好呢......”

“可恶,哪有这样对人家的嘛,人家明明想了好久的自我介绍的......”宫村同学一边抱怨,一边挪动肥硕的身躯走下台去,而武藏同学则是狠狠瞪了一眼黑白熊,没有说话。

“真是的,谁会对那样的排骨身材把持不住嘛......”又是刚才那个可爱的声音。这一次,我终于找到了声音的来源,那是一个身穿粉色纱裙、留着金色单马尾辫的女生,身高175cm左右,可以说是气质、身材俱佳,但不知为何,给人的感觉并不是会在人群中十分引人注目的那种。

“啊咧咧,似乎有人对我的安排不满呢~”听到台下的抱怨,黑白熊歪了歪脑袋,“宫崎同学是因为太过渴望武藏同学的肉体才说出这样的话的嘛?如果是的话就不要嘴硬,直接和我讲就好啦,我会给你看个够的机会的~”

“人家才不是那样的人呢!谁想要看他那排骨身材啊!”宫崎同学(黑白熊是那样称呼她的)显得有些恼火。

“那宫崎同学就上台来给大家介绍一下自己吧,介绍完就可以去行方便啦~”

“都说了人家不感兴趣了!”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宫崎同学还是涨红着脸走到了台上,“我的名字是宫崎花子,是【超高中级的伴娘】......”

“【超高中级的伴娘】?会有那种东西吗?”我十分诧异,不由自主地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当然啦,别瞧不起人呐!”宫崎同学听到了我的自言自语,气鼓鼓地向着我所在的方向喊道,“我可是参加过过数十次王室婚礼的‘金牌伴娘’,仅仅是公主就已经见过几十位,上到宫廷联姻,下到部落通婚,都会花重金请我去帮忙啦!”

“我、我没有瞧不起人的意思啦......”我赶忙为自己的失言辩解,可宫崎同学却已经赌气似地“哼”了一声走下台了。脾气真是火爆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黑白熊说的话才变成这样的......想到这里,我不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武藏同学,他表现得倒是十分自然,但也没有想为自己辩解的意思。

“大家一定要和宫崎同学好好相处哦~这样如果在这所监狱找到了心仪的对方,请宫崎同学来为婚礼充当伴娘一定会使气氛活跃到顶点呢~”我已经习惯了黑白熊的玩笑,哪怕它现在说让手冢同学为我们的葬礼雕刻陪葬的木像我也不会觉得奇怪。

“下一位嘛......就由那边一直没在听的松本同学来吧,喂!松本同学!轮到你啦!不认真听讲可是无法从这里毕业的!”

终于轮到松本同学了吗......我没有回头,悄悄偷瞄着松本同学。身为【超高中级的本格推理小说家】的松本庄司,此时的衣着完美地体现了他的身份。棕色的条纹毛衣背心套在衬衫外,腿上是一条咖啡色的长裤,脚上则蹬一双黑色尖头皮鞋。此外,他的耳朵上还架着一支钢笔。听到黑白熊的命令,松本同学缓缓抬起头,和黑白熊双目对视了一阵,就再次把头低了下去。

“可恶,这样无视校长可是要受到惩罚的哦!赶快上台进行自我介绍啦!不然,我......”

“我叫松本庄司,”没等黑白熊说完,松本同学突然开口道,低沉而沙哑的声音充斥着整个放风区。“是【超高中级的本格推理小说家】。”

由于黑白熊的威胁被松本同学打断,场面一度显得有些尴尬。“还真是不给人面子呢......不对,这种情况下,应该说不给熊面子才对吧?”黑白熊低着头,有些无奈地说道,“不过我还是要以校长的身份提醒一下松本同学,不认真听讲可是很难通过【毕业考试】的唷,如果最终被迫留级可不要责怪我没有提醒过你呐!”

回应黑白熊的又是一阵沉默。松本同学仍然低着头作思考状,对黑白熊的话毫无反应。见自己又被无视了,黑白熊气得牙齿咬得咯咯响,眼睛仿佛要喷火一般。我不由得替松本同学捏了一把汗,担心黑白熊会亮出什么可怕的东西。

然而,黑白熊并没有这样做。它拍了拍自己圆滚滚的肚皮,“松本同学还真是我行我素呢......虽然很生气,但是由于松本同学并没有违反校规,也无法进行【体罚】啦......不过一旦让我抓到把柄的话,哼哼哼,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的!”

“校规”......黑白熊竟然会很在意那种东西吗?本来还以为我们是人质之类的身份,杀掉一部分也无所谓,然而现在看来情况并非如此。黑白熊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它所说的“毕业考试”指的又是什么呢?

......

等我回过神来,下一位同学已经站在台上了。那是一个身材瘦长的女生,身高180cm左右,一袭黑色修女服,面容清秀,表情异常的虔诚。“......我的名字是西园寺信子,是【超高中级的修女】,你们可以称呼我为‘特蕾莎修女’。我会尽自己所能去帮助你们,让大家顺利通过这次毕业考试的。”

“‘特蕾莎修女’......那不是那位以仁爱和奉献精神著称的修女的名字吗?怎么会起这样的名字呢?”台下的三浦同学扶了一下眼镜,一本正经地问道。

西园寺同学淡淡一笑,说道:“确实如此。我和你们所熟知的那个‘特蕾莎修女’的名字来源都是19世纪法国著名修女‘圣女特蕾莎’,可以说我们都是她的追随者吧。”

“哦,是这样子啊......”

“请问,还有其他问题吗?没有的话,我先下台了。”

“啊,啊,好......”三浦同学显得有些受宠若惊,满脸通红地回答道。

“阿门。”西园寺同学向大家点了点头,用手比了一个十字,然后缓缓踱步走下台去。

“有点可惜,西园寺同学似乎没法享受宫崎同学的服务呢......毕竟修女是要做到终身不婚的嘛~”黑白熊略显遗憾地说道,“不过如果可以结婚的话,想必西园寺同学一定是一位贤妻良母呢~”

“终、终身不婚吗!”听到黑白熊的话,三浦同学显得有些激动。

“我的身心是交付给世间所有人的,不能只由一人独享啊。”说罢,西园寺同学轻轻低下头,闭上眼睛,继续着她的祈祷。

“唔......”三浦同学似乎有些不甘心。“好啦好啦,现在说别的也没有用处吧?”黑白熊歪着脑袋说道,“还是有请下一位同学上台吧!”

【超高中级的修女】西园寺信子......说要帮我们顺利通过毕业考试,真的可以做到吗?

接下来上台的是一个眼神犀利的女生。她的相貌并无过人之处,戴着一副椭圆框细边眼镜,酒红色的盘发略显老态,原本丰满的身材在她严肃表情的衬托下反倒显得有些臃肿,成为了减分项。她环顾四周,仔细打量着在场的其他人,然后干脆利落地说道:

“我是【超高中级的评委】贺尾神平,不仅在各大委员会身兼要职,同时也会给各路选秀节目以及需要评分的体育项目充当评委和裁判。”说罢,她快步走下台,脚下的高跟鞋“嗒”“嗒”“嗒”地落在地面上,散发出神圣不可侵犯的气场。

这家伙还真是趾高气扬呢......和【超高中级的外交官】渡边虎斗有得一拼。不过,听贺尾同学说她在各大委员会身兼要职,不知道她和渡边同学是否有政治上的交集呢?

我环顾四周,还有三......啊不对,还有四个人没有进行自我介绍。“那么下一位由谁来进行自我介绍比较好呢......好吧,就是你啦!”黑白熊向人群中一指,“花泽同学!”

“咦?好、好的!”回答黑白熊的是一个异常甜美而清亮的声音,让人不由得浮想联翩。然而,当我顺着声音的来源找到它的主人时,却颇有些失望——那是一个身材胖胖的、其貌不扬的女生,留着咖啡色的波浪卷发,一件大码的黄色罩衫有些吃力地套在身上,紧绷在腿上的白色的短裤也让人看着有些难受。此外,她的鼻梁上架着一副老旧款式墨镜。如果说之前黑白熊对于每个人的衣着准备还算到位的话(当然武藏同学除外),眼前这个女生的穿搭就显得有些品位不足了。听到黑白熊的指示,她从腰间拿出了一根类似拐杖的东西,竟然是一根盲杖!这么说的话......那副墨镜的存在果然还是另有深意啊。

我站在原地,看着她一边用盲杖戳着地板一边挪动着小碎步走到台上,心里不免有一些担心:这样的盲人,也要参加【毕业考试】吗......

在黑白熊的指引下,她终于来到了台上。只见她转过身,冲着人群一侧并没有人的地方憨厚地笑了笑,说道:

“各位同学好,我的名字是花泽沙织,才能是【超高校级的声优】,我会尽自己的全部努力不给大家拖后腿的,希望大家多多关照。”说罢,她又按照之前的方式,一步一步地挪回自己原来的位置。

“真是的,说是不拖累大家,实际上不还是个拖油瓶嘛......”说话的是宫崎同学。听到宫崎同学的抱怨,花泽同学只是又憨厚地笑了笑,没有做出回击。

声音如此好听,双目却失去光明.....听说古代中国有句话叫“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说的便是这种情况吧。我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我观察了一下,剩下的同学似乎性格都比较内向呢......这样吧,就由你们的罩杯大小决定自我介绍的顺序吧!那么先上台的就是酒井同学!”

黑白熊指的就是刚才那个身材火辣却性格内敛的女生。此时的酒井同学,比先前穿囚服时更加动人。她戴着一顶乳白色英伦礼帽,细长的脖子上围着黑色项圈,上身一袭凸显身材的黑色开胸制服,腿上则是白色超短裤搭配黑色长筒靴。乌黑的短发梳成偏分松散地遮住左眼,右侧脸颊的苹果肌上还长着一颗淡淡的美人痣。此时,她白皙的脸颊已经完全涨成了红色,无处放置的双手不自然地紧握着悬在大腿两侧。她有些扭捏地走上台,似乎羞于见人似的闭上了眼睛,对着台下低声说道:

“大家好,我、我的名字是酒井醉樱,才能是【超高中级的调酒师】......”说罢,她涨红着脸快步走下台去,没有留给大家任何反应的机会。而那低沉的红酒嗓音,却久久地回荡在我的耳边。【超高中级的调酒师】......虽然外表看上去很酷,发育也十分成熟(咳、咳),但内心终究还是一个小女生吧......

“啊咧咧,姣好的容貌和火辣的身材不应该是骄傲的资本吗?为什么酒井同学会害羞呢?”黑白熊歪着脑袋奇怪地说道。我当然可以明白酒井同学的心情,至于黑白熊......事到如今,我也无法判断它是故意开这种低俗的玩笑还是在很认真的提出疑问。或许两者兼有吧。

那么接下来......我不由自主地望向了“她”。果然要轮到“她”进行自我介绍了吗......“她”身穿黑色卫衣和黑色收脚裤,卫衣兜帽严实地戴在头上,仅仅露出一层短短的齐眉刘海。左脸被一张戴在侧面的盖伊·福克斯面具遮住,露出的右脸则从她那红色的瞳孔中散发出渗人的气场。果然要轮到“她”进行自我介绍了吗......我的内心忽然产生一种莫名的紧张感。按照小说中的走势,往往这个时候登场亮相的,不是有特殊身份的关键人物就是幕后黑手的头号反派,现实中也会如此吗?

没等黑白熊催促,“她”就仿佛心领神会一般快步走到了台上。只见她转过身,用丝毫不带任何感情的语气对着台下说道:

“我的身份,是【超高中级的黑客】,代号‘Witch’。你们无需知道我的真实姓名,管好你们自己的事情就足够了。”

说罢,她看了一眼身边的黑白熊,又径直走回了自己刚才所在的位置。

【超高中级的黑客】......果然是和计算机打交道的人,似乎是不讲一点人情的类型呢,不知道之后是否会做出什么惊为天人的举动。

“Witch”下台后,黑白熊心满意足地看了看台下的我们:“那么现在,自我介绍就全部完成啦......”

“等一下!”突然,不知从哪个角落传来的喊声打断了黑白熊,“还有我没进行自我介绍啊!”

“啊?我明明记得自我介绍已经全部完成了啊?......对啦!我的确是把佐藤太郎同学给遗忘了!不过他的才能是【超高中级的配角】,被遗忘也是很正常的吧~”没等佐藤同学反应,黑白熊就继续说道:“那么现在,你们十六个人的自我介绍就已经全部完成啦!下面就由我,你们可爱的校长黑白熊,来宣布本次【希望峰学园毕业考试】的规则!”

听到这里,我紧张得握紧了拳,掌心和脚底也全是汗。原本以为这不过就是一次校方组织的活动,意在考察我们的团结合作能力之类的,可当我看到白川同学的遭遇后才意识到,事情根本没有那么简单。

“本次【毕业考试】的项目只有一个,那就是......‘自相残杀’啦!”

“自、自相残杀?那是什么意思啊!”

“咦?就是它字面的意思呀~在场的任何一位同学,只要在其他同学不知道你是凶手的前提下杀害任意一名同学,就可以从【希望峰学园】毕业啦!”

杀、杀害其他同学?

“可恶,我们为什么要去做杀人这种事情啊!再说,不做又能怎样,难道你这只臭熊还有办法操控我的身体去杀害其他人吗?”【超高中级的发型师】宫村同学愤怒地对着台上的黑白熊怒吼道。

“要是你们能控制住自己不去杀害别人的话,我确实没有办法啦......毕竟,最差的结局也不过是在这所监狱【生活一辈子】嘛......”

生、生活一辈子?

我被这接二连三的信息搞得晕头转向。必须要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杀害别人才能毕业,否则就会在这里生活一辈子......我努力保持镇静,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脸,痛得我差点叫出了声。这不是梦......不,其实我早就知道这不是梦的,只是我不愿意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而已。

“生、生活一辈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有些吓人的笑声来自长濑同学,“你以为我们会信你这种鬼话吗?等我们的家人发现我们失踪了自然会报警的!到时候,不管是谁在操控你这个破玩偶,都等着吃牢饭吧!”

“哼......为什么你们不相信熊熊的话呢......”黑白熊低着头,显得有些失落,不过随即就再次恢复了先前猖狂的状态,“那你们就在这里等着警察到来吧!哪怕等一辈子也不要紧吧!毕竟你们相信那种腐朽的官僚机构嘛!总有一天他们会来救你们的,哪怕是带着你们的骨灰离开也不会放弃!放心吧!”

“这么说的话,瞬间宽心了许多呢~”三浦同学用他那一板一眼的语气回答道。

“这哪里让人放心了啊啊啊啊!”贺尾同学此时也显得有些失态,直接对着三浦同学大吼道。

“等一下,那只熊,我有一个问题,怎样才算‘不被其他同学发现你是凶手’?”提出疑问的是【超高中级的外交官】渡边虎斗。

“这个问题就由我来进行详细的说明吧~”

“每当有三名以上的同学发现尸体,就会进入‘搜查阶段’,此时你们可以随意调查这所监狱内的情况,寻找事情的真相;搜查一段时间后,会召开【班级审判】,在【班级审判】结束后的投票中获得最多票数的同学即为你们认定的凶手~如果你们认定的凶手是正确的,则只有凶手需要接受【体罚】;如果是错误的,那么凶手会从这里风光毕业,而其余的所有人都会接受【体罚】!”

“体、体罚?该不会是......”

“就是刚才说过的【处刑】啦!只是不会像之前对待白川同学那样仁慈就是啦~”

刹那间,天旋地转。我踉踉跄跄地后退了几步,好不容易才站稳。自相残杀、处刑,否则就要在这里生活一辈子......虽然内心仍然抱有离开这里的希望,但冥冥中,仿佛有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回响——

“Death comes as an end.”

(序章完)

曦兔不是稀土
哦,快看,这个非酋竟然出金光了...

哦,快看,这个非酋竟然出金光了【自抽号的骄傲】

三天前的事

【我我我我想要盾子】

哦,快看,这个非酋竟然出金光了【自抽号的骄傲】

三天前的事

【我我我我想要盾子】

一大只卡尔

Σ(⊙▽⊙"感觉我可能才是超高校级的幸运,第一个十连就出苗木了,然后把前几天忘记抽的骰子抽了,又出了小邮差的紫皮,运气会不会太好???

顺便第一部的大家头像好像差不多两次就都齐了,太爽了

趁热打铁用苗木去打了把联合,最后撬开地窖带着唯一留下来的医生跑了【。】这剧情还挺,弹丸论破的,不愧是我【x】

顺便拿到了老约的新衣服,这粉嫩嫩的老头,真好看【?】

依旧是公屏换澳门玄学,来吸欧气鸭(*╹▽╹*)

Σ(⊙▽⊙"感觉我可能才是超高校级的幸运,第一个十连就出苗木了,然后把前几天忘记抽的骰子抽了,又出了小邮差的紫皮,运气会不会太好???

顺便第一部的大家头像好像差不多两次就都齐了,太爽了

趁热打铁用苗木去打了把联合,最后撬开地窖带着唯一留下来的医生跑了【。】这剧情还挺,弹丸论破的,不愧是我【x】

顺便拿到了老约的新衣服,这粉嫩嫩的老头,真好看【?】

依旧是公屏换澳门玄学,来吸欧气鸭(*╹▽╹*)

猫鱼
【解禁】不断前行的希望,第五人...

【解禁】不断前行的希望,第五人格 x 枪弹辩驳联动第一弹今天开启啦!Q版周边宣传图担当,请多指教嗷嗷嗷~

【解禁】不断前行的希望,第五人格 x 枪弹辩驳联动第一弹今天开启啦!Q版周边宣传图担当,请多指教嗷嗷嗷~

伊刀子

画的是花村辉辉,因为他画风和别的角色不同让我一直想搞他,所以在课间试着画了下多画风款,结果衣服画错了!!!行吧各位就当是自设花村吧……

-后3P是原图-

(禁二改二传) ​​​

画的是花村辉辉,因为他画风和别的角色不同让我一直想搞他,所以在课间试着画了下多画风款,结果衣服画错了!!!行吧各位就当是自设花村吧……

-后3P是原图-

(禁二改二传) ​​​

您好请来一份神座
月光 ◇想要体现离去的赤松像光...

月光

◇想要体现离去的赤松像光一样照进来,鼓励着陷入低谷的最原的场景。(如此中二羞耻的比喻)
◇所有乐谱都是拼上去的。背景里的乐谱是从百度扒下的德彪西《月光》开头。
◇工具:手绘线稿(草稿)→画世界→sai→画世界。
◇一如既往不走心。

玩弹丸v3第一章后的怨念产物,尤其每次最原回想枫的时候都在吞刀emm
结果还没画完就通关了,看到结局感觉很酸爽,心情复杂ing。弹丸是真好玩,刀是真痛。

月光

◇想要体现离去的赤松像光一样照进来,鼓励着陷入低谷的最原的场景。(如此中二羞耻的比喻)
◇所有乐谱都是拼上去的。背景里的乐谱是从百度扒下的德彪西《月光》开头。
◇工具:手绘线稿(草稿)→画世界→sai→画世界。
◇一如既往不走心。

玩弹丸v3第一章后的怨念产物,尤其每次最原回想枫的时候都在吞刀emm
结果还没画完就通关了,看到结局感觉很酸爽,心情复杂ing。弹丸是真好玩,刀是真痛。

黑桃姬

【弹丸论破同人企划】弹丸论破AFM第零章

第零章-我与“我”的相遇日记

主角:真宫寺是清

旁白:夜间时分-图书馆

真宫寺:kukuku,这一次我一定要找到那个人

旁白:追踪至此,只因为我知道黑幕一定在这里

旁白:将我们监禁至此,进行自相残杀的幕后黑手,就在这里

旁白:我做好进行背水一战的准备了,不成功则成仁,无论如何都要揭发他

真宫寺:姐姐,请多保重!

旁白:乘着 暗 门打开的瞬间,我偷偷进入密室

旁白:可我没预料到,等待我的是真正的地狱

(图书馆-密室)

???:这小身板就别来找我……

旁白:我眼前一黑

旁白:再次醒来时,我已经被携带的红绳所捆绑

旁白:我的面罩中多了个kou qiu,...

第零章-我与“我”的相遇日记

主角:真宫寺是清

旁白:夜间时分-图书馆

真宫寺:kukuku,这一次我一定要找到那个人

旁白:追踪至此,只因为我知道黑幕一定在这里

旁白:将我们监禁至此,进行自相残杀的幕后黑手,就在这里

旁白:我做好进行背水一战的准备了,不成功则成仁,无论如何都要揭发他

真宫寺:姐姐,请多保重!

旁白:乘着 暗 门打开的瞬间,我偷偷进入密室

旁白:可我没预料到,等待我的是真正的地狱

(图书馆-密室)

???:这小身板就别来找我……

旁白:我眼前一黑

旁白:再次醒来时,我已经被携带的红绳所捆绑

旁白:我的面罩中多了个kou qiu,时不时感受到灼烧感

旁白:最原终一就在我眼前笑着

最原:你还没放弃吗?

最原:你还没放弃寻找真相吗?

最原:从你的数据反馈中显示“没有放弃”啊

最原:真是有毅力啊,明明你身体这么弱

最原:那么我就给你来一来吧,来一来我的快乐封口游戏!

旁白:最原一边说,一边将 医 药用 针 刺 入 我的手背

旁白:或许不能叫他“最原”而是“黑幕之玩偶”

旁白:这时候的他,思想已经被黑幕操纵,当然,行动还是自己做的

最原:这是樱小路 招牌 特 效 药 哦,功 能 很强大的说

最原:被 注 射 这个 药 品的 患 者 会被……看你心理反馈居然是“我一定要终结它”啊

最原:既然你这么不怕死,我想给你再来……

旁白:我意识模糊不清,已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旁白:剩下的只有无尽的黑暗,无尽的沉默……


真宫寺:呜……昨天怎么了

旁白:什么都没发生过

旁白:什么都没发生过啊

旁白:再一次活着开始自相残杀生活的新一天

真宫寺:kukuku,还是一样平常啊……

旁白:我本以为今天还是如昨天一样普通

旁白:但是,在看到夜长同学的尸体时,我才发现我错了

旁白:我突然感到一阵灼烧,我好像发烧了,而且,我还非常不舒服,总是咳嗽,大家不知道就是了

旁白:此时我翻阅我的笔记本,想起了一件事

真宫寺:转子,该是你大展身手的时候了……

真宫寺:不要忘了我们的约定……

旁白:和我预想的一样,转子来了,顶替了梦野

旁白:终于可以继续搞事情了呢

旁白:剩下的,只需熬到学裁即可,然后开始我的表演

旁白:即使不能让这个节目终结,也要动摇动摇它的根基


旁白:果然如我计划中的一样

旁白:梦野已经开始伤心了,她崩溃的样子不知得到多少人的同情

旁白:我只需在这里推理安吉案的凶手,因为我发现,似乎有一个“我”在谈转子案

旁白:总感觉自己分裂了,总感觉自己 裂 开 了

旁白:好,最原快要指出我了,快要指出正确答案了

旁白:此时我灵光一现,明白了安吉案的手法

旁白:虽然并没有记忆……但是安吉案,能做出这种手法的只有我了吧?

旁白:嗯……似乎更有趣了呢……

旁白:既然如此,我就配合“我”吧

旁白:在最原指出“我”的时候,我摘下面罩将事先涂好的口红露出,将声带调整好以伪装女声,并露出笑容

旁白:这都是为了伪装我和“我”有“第二人格”

旁白:目前为止都非常顺利,但是……

旁白:此时的“我”突然抑制自己,光忙着编“姐姐”的故事

旁白:胡扯的都是什么啊……(Smdrr的CG画的啥啊

旁白:我明明想要的是“双人格 ki ller”啊,“我”怎么总是在那里扯自己和姐姐合二为一的事情?

旁白:现在的场面就是:我反对“我”,“我”想阻止我

旁白:我的身份是killer,而“我”的身份似乎是个神 棍 弟 弟

旁白:我疯狂地反驳“我”说明自己只是个killer罢了

旁白:没错,只是个为了姐姐而杀人的killer,只是一个自私自利毫无同理心的hentai!

旁白:经过我一番 装 疯 卖 傻 ,大家的反应确实是对我感到ex啊

旁白:当然,如果没感到ex的人,我还得继续劝你

旁白:请不要可怜我,请认为我活该,活该被处刑

旁白:我的记忆目前很矛盾,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旁白:我知道自己目前想 装 疯 卖 傻的 欲 望也是黑 幕 做出的,但我也不想管了!

旁白:随着黑白熊的开始处刑,我也走上了死 亡之旅

旁白:再见,各位同学们……

(视角转移)

???:黑白熊,请问你为什么……

黑白熊:我也不知道啊,他自己弄的啊

???:告诉我,封口游戏为什么这么残忍?

???:你们不是要温和处理吗?

黑白熊:那我就不知道啦,kuma

???:这破 游 戏完结也无所谓

???:上一次,我只是因为你们 游 戏 太 破才想看戏的啊


(END)


湛藍海風

第五夢幻聯名居然有彈丸!

期待一下!

第五夢幻聯名居然有彈丸!

期待一下!

KENZU
苗十 最近在玩槍彈辯駁系列 長...

苗十

最近在玩槍彈辯駁系列

長大後看十神覺得真是性感美人........石田的聲音又香到不行

總之不小心就掉到冷坑了


苗十

最近在玩槍彈辯駁系列

長大後看十神覺得真是性感美人........石田的聲音又香到不行

總之不小心就掉到冷坑了


Ghost Bullet
无限被屏佛了占tag歉 推推这...

无限被屏佛了
占tag歉 推推这个可爱七海bot!
似乎不让放二维码
评论企鹅

无限被屏佛了
占tag歉 推推这个可爱七海bot!
似乎不让放二维码
评论企鹅

艽艽.

枪弹辩驳

跪求网易爸爸出舞女以舞园为原型的皮肤

跪求网易爸爸出舞女以舞园为原型的皮肤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