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枫原万叶

543.6万浏览    16650参与
無意

散兵×枫原万叶


【授权转载】🈲二传/商用


原作者推特:𝚂𝚊𝚢𝚘𝚘@sayoo_bb

散兵×枫原万叶


【授权转载】🈲二传/商用


原作者推特:𝚂𝚊𝚢𝚘𝚘@sayoo_bb

伊人无情

【原神乙女】来试试修补关系吧?

*内含 温迪/魈/万叶

*ooc预警

*文中 你=旅行者≠荧 可代/不代入

*先为文笔烂而道歉

~~~~~~~~~~~~~~~~~~~~~~

  

  

  接上篇 01 

  

  你之前是跟荧和空一起旅行了旅伴,但在一次的穿越中失散了,在偶尔获得情报得知他们来了这世界后便匆匆赶到了这里。

  

  在到达了提瓦特后却被某人被当成了是危险的存在,所以被对方追杀不断。他在后来得知一切是误会后边想与你修补关系......

  

  

  

  

  

  

  

  

  

  

  

  

  温...

*内含 温迪/魈/万叶

*ooc预警

*文中 你=旅行者≠荧 可代/不代入

*先为文笔烂而道歉

~~~~~~~~~~~~~~~~~~~~~~

  

  

  接上篇 01 

  

  你之前是跟荧和空一起旅行了旅伴,但在一次的穿越中失散了,在偶尔获得情报得知他们来了这世界后便匆匆赶到了这里。

  

  在到达了提瓦特后却被某人被当成了是危险的存在,所以被对方追杀不断。他在后来得知一切是误会后边想与你修补关系......

  

  

  

  

  

  

  

  

  

  

  

  

  温迪ver.

  


  “欸~不要不理我嘛~”

  “我也不过是误会了而已啦~”

  


  少年正嬉皮笑脸地在少女的身边晃来晃去,没有任何半点歉意的情绪。而少女明显是不打算接受他这样的态度,在他挪近了不少时又向外走去,也没有回答他的打算。

  


  “我真的知道错了啊~”

  


  “够了。”

  “可以请你不要再打扰我这 外来者 吗?”

  


  少女大概是受不了对方那黏哒哒的动作,开口便是抓住了重点,将那三个字加重了音,连那本柔情的双目也变得冷漠无比。

  


  “空!!我在这...”

  


  少女那本冷漠的双眸,在看到金发少年时瞬间变得闪耀了起来,抬手便是往那方向挥了起来,但也过了不久,动作却被那路过的旁人给制止了。

  


  “小妹妹,你有男朋友吗?”

  “要是没有的话......”

  


  少女像是对此人的做法不太理解,也或许是从没遇到过这事,打算往后退好几步,却被对方抓起了手。

  


  “想去哪里呢?”

  


  男子的手并没有任何松开的迹象,但远方的金发少年也像是还没察觉到这边发生的事一样,在想到到底是该‘求人不如求己’时,身旁的少年却抬起了手上的弓,瞄准了起来。

  


  “我建议你先放手哦?”

  


  男子像是不屑于与少年沟通般,只是觉得他在逞强一样。

  


  “呵,要是我不放的话......”

  


  话还没说完,身旁那举起弓的少年便将箭直直射出,箭矢准确无误地从男子的耳边擦过,但没有任何伤害到他的痕迹。

  


  少年事后又将弓箭收好,搂起了少女的腰,将她轻带至身边,微微一笑。


  

  “小妹妹的男朋友在这里,请问有什么事吗?”

  “没事的话......”

  


  “没事没事,我...我先走了!”

  


  男子几乎是落荒而逃,只留下了安静的两人,本打算开口缓解一下尴尬的少年被少女抢先一步发话了。

  


  “那个...谢...谢谢。”

  


  少女的脸不知为何已是红得不得了的样子,抬手撒了撒风又将脸撇了过去,大概是不想被旁边的人给看到。但少女这般不自然的举动却是被少年尽收于眼底,甚至是让他想起了些坏心思。

  


  “举手之劳而已。”

  “反倒是......”

  


  少年那本开口到一半的话语,被少女飞抱了去空那边的动作给阻止了,但他看着眼前的人那亲密的接触,不知为何心里总是不太滋味......

  

  

  

  

  

  

  

  


  

  

  

  

  魈ver.

  


  那是一次你与空冒险时所发生的事。那时的你在与空一同在璃月执行着任务,本是在各自打着各自的魔物,但在途中你却看到空的身后有魔物打算偷袭,情急之下边将手中弓箭的方向转向了对方那偷袭的魔物位置。

  


  而就是因为这救人的举动,你被身旁的深渊法师乘虚而入给击飞了出去,直直甩了出去山崖之外,坠落的感觉也因而传出。

  


  “......”

  


  远处的少年在旅者与他的好友进入了璃月的时,便一直在留意着他们的一举一动,虽然不知是为了保护旅者还是监视那少女,但现在的他陷入了沉默当中。

  


  他看到了少女为了少年不顾自己的安危,挺身而出来保护他的举动,而这导致了她自己现在陷入了困境之中,这样的场景让他手不自觉握紧了那绿色的长枪。


  

  “愚笨。”

  


  不知何时少年闪瞬至那正坠落的少女身边,轻而易举便抱起了她,看着怀里那人惊讶的模样时又叹了一口气,最终还是安全地将对方送到了地面。

  


  “还不下来吗?”

  


  少年的双目正视着前方,开口的语气不算冷只能说是没有任何情绪,那抱着少女的手并没有其他的行动,只是等待着对方自己落地。


  

  “我...”

  


  少女微微揪起了对方的衣袖,在与少年对上视线时又匆匆闪了开去。

  


  但这一瞬的对视却让少年看呆了眼,少女微红的脸庞与那慌乱的眼神都与之前所见时那尖峰相对的样子不一样,有种莫名的感觉,那是一种想让人保护的感觉。

  


  “你...”

  


  魈本打算说下去的句子被旅者的出现所打断了,少女一下便是挣开了自己的手臂,一把扑了过去金发旅者的怀里,哭喊了起来。

  


  少年有点不太好受,他不清楚这是什么感觉,可他总觉得有些东西塞住了自己的心,好像有什么无形的力量在揪着他......


  

  

  

  

  

  

  

  

  

  

  

  

  

  

  万叶ver.

  


  少女在吃了医馆给的药后便陷入了沉睡当中,安静且平稳的呼吸蔓延在这紧闭的空间之内,一点一滴传入了少年的耳里。

  


  少年慢慢推开了们,将带进来的粥水放了在桌上,轻身坐了在床边,看着对方那毫无防备的睡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东西。


  

  万叶轻眨了眨眼,抬手便将那垂在少女额前的发丝抚开,在打算离开她的脸庞时手又顿住了。

  


  大概是浅睡的缘故,少女被少年的小动作弄醒了,微微动了动睫毛,迷迷糊糊间坐了起来,轻揉了揉那惺忪的双眼,开口的语气软软绵绵的。


  

  “空...?”

  


  还没睡清醒的少女将面前的人误认成了自己的旅伴,往他的方向挪了好几下,轻爬了去他的身上,坐了在对方的腿上,用头在他的颈旁蹭了蹭,又软软的亲了轻他的脸庞。

  


  “抱...想要抱抱...”

  “可以吗...?”

  


  少女这般的模样是少年未曾所见过的,那是一副全然信任着对方,没有半点抗拒,没有半点恐惧的模样。

  


  要是说他没想过动什么歪心思是假的,他甚至还想过要乘人之w,但最终还是压下了那些冲动。

  


  少年抬手抱起了少女,又轻拍起了她的后背,随后在她的额间落下了一吻。

  


  他不愿乘人之w,其中最大的原因是因为少女眼中的人不是他,而是那位金发的旅行者,空。

  


  她现在的一切信任都是给予空,而不是他,不是万叶这名字。他想要从她的口中听到自己的名字,也想要成为那个可以让她依靠的存在,所以在那天到来前......


-----

是暮笙没错吖

家人们,我这几天想万叶想疯了,再加上又在写叶魈的文,就导致我满脑子都是万叶,然后……我昨晚做梦梦到万叶了……可关键是不是万叶出现在了我梦里,而且我自己变成了万叶……


我:???(本人女)


梦里的万叶(是爷)在一个很离(诡)谱(异)的地方上大学,那个大学就很离谱,谁家建大学会建在沼泽里???

而万叶的父亲是这个国家的国王,这个国家还有一种怪物,反正在梦里那怪物的外表很恐怖(很像异形+寂静岭里的怪物)。

新生报到第一天,万叶拖着行李箱找宿舍楼时,沼泽起雾了(就很突然),然后怪就出现了(就很离谱),然后就是毫不意外的追逐战了(离谱到家了)。


由于最近我的损友天天跟我念我抽万叶歪...

家人们,我这几天想万叶想疯了,再加上又在写叶魈的文,就导致我满脑子都是万叶,然后……我昨晚做梦梦到万叶了……可关键是不是万叶出现在了我梦里,而且我自己变成了万叶……


我:???(本人女)


梦里的万叶(是爷)在一个很离(诡)谱(异)的地方上大学,那个大学就很离谱,谁家建大学会建在沼泽里???

而万叶的父亲是这个国家的国王,这个国家还有一种怪物,反正在梦里那怪物的外表很恐怖(很像异形+寂静岭里的怪物)。

新生报到第一天,万叶拖着行李箱找宿舍楼时,沼泽起雾了(就很突然),然后怪就出现了(就很离谱),然后就是毫不意外的追逐战了(离谱到家了)。


由于最近我的损友天天跟我念我抽万叶歪77。于是乎,我梦里出现了个77,在怪追我时帮我躲过了追击。(虽然77女儿我很感谢你救我,但是我真的不想再歪出你了)

但是我们躲在了一间教室里,并且很快就被怪物发现了。这时万叶的父亲出现想拦下怪结果被怪吃了(万叶我对不起你)。

77也想出去拦住怪给万叶争取逃跑时间,但是万叶拉住了77,跟她说门被堵了,我们跳窗(四楼的教室)。


我:???虽然是我说的话但我不想


拉开窗帘正打算教77怎么下去的时候我梦醒了……

我该庆幸幸好我醒了吗……


最近恐怖无限流小说看多了,再加上我又经常看恐怖片……这不代表着你要出现在我梦里啊!!!还跟我的万叶宝贝一起出现啊(●—●)!!!



無意

散兵×枫原万叶


【授权转载】🈲二传/商用


原作者推特:*·˚ 𝖡𝖾𝖻˚ *:・☂️🍁@bbbeb_bubu

散兵×枫原万叶


【授权转载】🈲二传/商用


原作者推特:*·˚ 𝖡𝖾𝖻˚ *:・☂️🍁@bbbeb_bubu

無意

散兵×枫原万叶


【授权转载】🈲二传/商用


原作者推特:*·˚ 𝖡𝖾𝖻˚ *:・☂️🍁@bbbeb_bubu

散兵×枫原万叶


【授权转载】🈲二传/商用


原作者推特:*·˚ 𝖡𝖾𝖻˚ *:・☂️🍁@bbbeb_bubu

無意

散兵×枫原万叶


【授权转载】🈲二传/商用


原作者推特:*·˚ 𝖡𝖾𝖻˚ *:・☂️🍁@bbbeb_bubu

散兵×枫原万叶


【授权转载】🈲二传/商用


原作者推特:*·˚ 𝖡𝖾𝖻˚ *:・☂️🍁@bbbeb_bubu

無意

散兵×枫原万叶


【授权转载】🈲二传/商用


原作者推特:*·˚ 𝖡𝖾𝖻˚ *:・☂️🍁@bbbeb_bubu

散兵×枫原万叶


【授权转载】🈲二传/商用


原作者推特:*·˚ 𝖡𝖾𝖻˚ *:・☂️🍁@bbbeb_bubu

扑扑遥

【也许有过的那个曾经】

呐……

好怀念那个时候,

有午后的光,有棋子落下的声音。

还有它因为看不懂,亦或是我下太慢?呵,打了个哈欠。

那时的我们,是我们,

而现在的我们,是我,与回忆里的你了……


【是友情向的yy,之前发过,然后带回去改了丢丢细节重发一下,谢谢给我评论点赞的友友们😭】

【也许有过的那个曾经】

呐……

好怀念那个时候,

有午后的光,有棋子落下的声音。

还有它因为看不懂,亦或是我下太慢?呵,打了个哈欠。

那时的我们,是我们,

而现在的我们,是我,与回忆里的你了……


【是友情向的yy,之前发过,然后带回去改了丢丢细节重发一下,谢谢给我评论点赞的友友们😭】

Baaaai.

枫原万叶诠释了什么叫浪漫。🍁

枫原万叶诠释了什么叫浪漫。🍁

专发草稿bot

觉得蛮适合当背景的于是截了一下又加了滤镜

觉得蛮适合当背景的于是截了一下又加了滤镜

糖渍樱饼

【魈叶】动物园内禁止谈恋爱

*之前动物园园规不是很火嘛,但是我没看(越火的越不想看(就是叛逆x)然后前几天刷到了。

 我:哇哦作者是天才叭!!!!!(真香)

*里面很多我瞎写的有错指出不要骂我呜呜呜呜(轻轻)私设众多!!!球球不要喷)逃

*鸽子活了

*然后最近还沉迷开端,所以……

*然后注意这类的和这类的和这类的(指三种字体不同的)不是同一个人(所以看起来会很乱(抹泪)

*然后然后如果是动物园怪谈激推(?)请不要点进来!!!因为魔改所以担心你骂我(什)

然后我的键盘只能打出’这个符号,然后我觉得“’’”好怪(?)所以所有的单引号我都不打了啊!!(抹泪

*提前为我笔下ooc的魈宝叶宝和原作十六椰子...

*之前动物园园规不是很火嘛,但是我没看(越火的越不想看(就是叛逆x)然后前几天刷到了。

 我:哇哦作者是天才叭!!!!!(真香)

*里面很多我瞎写的有错指出不要骂我呜呜呜呜(轻轻)私设众多!!!球球不要喷)逃

*鸽子活了

*然后最近还沉迷开端,所以……

*然后注意这类的和这类的和这类的(指三种字体不同的)不是同一个人(所以看起来会很乱(抹泪)

*然后然后如果是动物园怪谈激推(?)请不要点进来!!!因为魔改所以担心你骂我(什)

然后我的键盘只能打出’这个符号,然后我觉得“’’”好怪(?)所以所有的单引号我都不打了啊!!(抹泪

*提前为我笔下ooc的魈宝叶宝和原作十六椰子道歉(轻轻)

*再次注明,不好看是因为我很拉,和原作十六椰子无关


【XXXX】已确定【???】

  本次数据已存入档案

  检测残余率上升……

  ……

  第X次实验开始


  “亲爱的游客,欢迎你来到本市最大的动物园,我们收录世界上大部分动物,并为每一种动物打造适宜他们的环境,希望你可以观光愉快。”




  大脑被一阵刺痛惊醒。


  他猛地惊醒。


  醒了?


  空荡荡的胃袋正好发出了微微的呜咽,他抿了抿干涩的唇瓣,下意识的低下了头,看见了自己被白色绷带紧紧缠绕着的右手。


  好饿。


  自己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进食了。


  想吃……


  山羊肉……


  还有……


  兔子血……?


  等等!!


  他好似突然回过了神,手中握紧了不知名的纸片。


  “我是人。”


  他低着头仿佛告诫自己一般,机械的重复着“我是人”,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又一次从这种虚幻茫然的状态中清醒,随机苦笑着摇了摇头,眼中是从未出现过的清明。


  “我是枫原万叶,来自稻妻的浪人。”


  这么快就醒啊……


  他肯定了自己的身份,这才打量起了四周的景象。


  这是个动物园。


  是本市最大的动物园。


  白发的少年眉眼含笑,笑意却未达眼底,平白生出了几分和某人如出一辙的冷淡。


  所谓的“规则”万叶早已烂熟于心。


  他一个人进来的,所以没有朋友的陪同,那么他就少了“被失散之后出现的朋友劝说去海洋馆或者大象园区”的选择。


  说实话,万叶还挺想把“天条”都犯一遍的。


  那么……


   指尖是熟悉的纸片,看它边缘的锯齿形状就知道,显然这是从某个东西上沿着虚线被人认真撕下的。


  万叶将它随意的丢弃在了一边。


  前面是动物园的饮料店诶,还有为什么要丢弃呢?


  身穿的衣服服饰的少年于动物园中闲庭信步,仿佛是来到自己家般悠闲慵懒。


  这是真把这自己家了啊。要不是“他”……


  通俗的来讲,这地图一角是用来欺骗“它”的。同时也给了游客一个暂时的信念——


  即,“我要捏着这个才能出去。”


  当一个人拥有强目的性的时候,会有意无意忽视周围和目的无关的东西,也就能阻挡认知障碍和模因污染,并且和目的地无关的路线会被无视,也就一定程度防止了现实扭曲。


  诶,今天的售货员是黑色工作制服吗?


  同时也是给黑色工作人员一个信息,这个人被盯上了,不要拿他的地图​。

  

  “我要这个。”清越的嗓音从对面传来,纤细的手指随意地指向售货架。


  “不卖。”黑色的工作人站在货架钱,头也不抬地回了句,手上似乎在忙着什么东西。


  被冷漠的拒绝了诶。


  “为什么?”白发的少年笑着将身子搭在货台之上,半是强迫的闯进了黑色工作人员的视野中,手上还顺走了他指的那杯红色的饮料。


  万叶摇了摇里面殷红色的液体,眉眼笑的温和而干净,仿佛他并不知道里面装着的是什么东西,也似乎不是特意的选的这杯“饮料”。


  红色的液体在灯光的照射下似乎是在蜿蜒的流动,与这红衣少年竟罕见的相得益彰,而他的红眸在此刻愈发显得晦暗不明,死死的盯着眼前的这位工作人员,硬生生多了几分阴诡之色。

  

  ……


  请不要调情。


   “它在窥视你。”


  半晌,黑色工作服才开了口。

  他离的很近,墨绿色的发丝若隐若现的从黑色的帽沿下微微探出头来,在万叶鼻尖萦绕着的,是对面半是苦涩半是薄凉的清心花的特有香气。

  

  “所以呢?”


  我是被迫的啊!!!

  

  身后有怪异的簌簌声,像是某只食草类动物穿梭的声音。


  迎着那双无喜无悲的金色眸子,万叶歪头轻轻一笑,直接把唇瓣向前凑了上去。


  味道和想象中的一样,像是冬日里稀薄的暖阳洒在未化的初雪般带着微醺的醉意。


  比清心花甜上不少。


  …?


  趁着对面似乎没有反应过来,万叶闭上了眼睛。


  身后的兔子瞬间撕破看似无害柔弱的外表,睁着一双猩红色的眼睛,那是一种好似浸了血意一般异常的红。


 【XXXX】已确定【???】

  本次数据已存入档案

  检测残余率上升……

  ……

  第X次实验开始


 亲爱的游客,欢迎你来到本市最大的动物园,我们收录世界上大部分动物,并为每一种动物打造适宜他们的环境,希望你可以观光愉快。”


 重点提示:根据本市动物园园区游客守则第四条:动物园的饮料店不提供“兔子血”,如果您在货架上看见了,请不要购买。


  “喂,大哥哥,醒醒呀,你怎么睡在这里呀?”


    奶声奶气的声音唤醒了地上的少年。

  

    白发的少年睁着惺忪的睡眼,仿佛刚从某场春秋大梦中惊醒。

 

    我是谁?


    狮子,水母,大象……

  

   还是山羊或者,兔……子?


  头传来一阵剧痛。

 

  我是枫原万叶,我是来自稻妻的浪人。


  “大哥哥,你怎么啦?”

 

  说话的是10岁左右的小孩子,她好奇的揪住了万叶的衣角,软软地问着他,大大的眼睛中全是纯真,并不理解这个大哥哥为什么倒在了地上。

  

  “我……”


  万叶刚想回答,却被一个慌张的女人打断了话。


  这个女人个子极高,身形却瘦的不像话,如同一个干瘪的竹竿,眼眶凹陷,颧骨突出,披着一身有些脏的黄色外套,死死的拽住小女孩的手将她从万叶的身上扯开,仿佛对面不是一个清俊温雅的少年而是一个可怖的恶鬼。


  “前方是饮料店。”万叶歪了歪头,笑着对面前这个虎视眈眈将女孩护在身后的干瘪女人说道,他握紧了手里的纸条,它是由边缘的锯齿形状被人细心的撕下的,甚至多了一分若有若无的,略微有些苦涩的花香。


  “不要购买红色的饮料。”尽管她们不理会万叶的话,白发的少年还是补充了一句他自认为很是善意的提醒。


  那母女二人走的极快,仿佛万叶的红眼睛和“它们”一般,有着阴诡的力量。


  “也不许和那个黑色的工作人员说话。”万叶自言自语般笑了笑,也许是风传达到了万叶的意思,远处的女人晃了晃身子,错愕的发觉竟然可以在这么远的地方都能听见这少年的呢喃。

  

  万叶却没把它放在心上,他转了个身,随手拦住了一个沉默着的蓝色工作人员。


  “你好。”万叶扬起了一个微笑:“我不小心违背了游客守则,与恋人走散了,你可以带我去……”


  这次清醒的时间比以往都早,而且,最重要的是,那个一直在他耳边的,那个嘈杂的声音不、见、了。 


  “海……”


  “请和我来,狮子区的员工会告诉你怎么做。”蓝色的工作人员将万叶的半个“海”字咽在了喉咙里。


  “也不是不行。”


  非常随意的万叶非常随意的改变了自己下一步的举动。


  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狮子园区里一共有四只狮子。


  一、二、三、四。


  白色的狮子非常温顺,不用对他们有任何防备,他们从小就被训练亲近人类。

 

  正常的白狮子不会袭击人类。


  蓝色工作人员将这个可怜(存疑)却好看的不像话的游客少年移交给了他的同事,在前往狮子园区的路上有着黑色工作服的员工想要参与他的工作,他无视了。


  他不是他的同事。


  正常的白狮子不会袭击人类。


  正常的白狮子不会袭击人类。

  

  正常的白狮子不会袭击人类。


  蓝色工作人员告诉自己。


  身体僵硬的背过这群白狮子,浑身如同一个提线木偶般只要一动仿佛就会听见“咔嚓”的响声。


  ……?


  等等,不是自己变成了提线木偶。


  手臂被咬破了,所以才会听见“咔嚓”的声响。


  正常的白色狮子狮子袭击了他。


  双腿仿佛铅灌般无法行动,蓝色的工作服被染上的红色的花,眼球僵硬的缓缓下移,手臂上多了几分血肉模糊的残忍景象。


  “不要急着就医。”那个虽然自称是与恋人走散却丝毫不显慌张的少年朝自己伸出了手。


  手掌干净白皙,是五根,没有多余的触手或者是黑色不可名状的粘糊状物。

 

  面前的少年有两只眼睛,并且横向分布,分别在鼻子的两侧。

 

  “离开狮子园区,去海洋馆,你将穿上黑色的工作服。”


  “但是,你身上的这一件蓝色工作服,得留给我。”

  

  一、二、三、四、五。


  现在出现了五只白狮子。


  白发的少年并没有掏出从上次顺来的兔子血,而是直直的面对着第一只向着自己奔来的白狮子。


  多余的白狮子。


  万叶:盯———



 【XXXX】已确定【???】

  本次数据已存入档案

  检测残余率上升……

  ……

  第X次实验开始


 亲爱的游客,欢迎你来到本市最大的动物园,我们收录世界上大部分动物,并为每一种动物打造适宜他们的环境,希望你可以观光愉快。”


 重点提示:根据员工守则第十一条:狮子园区的白狮子只有四头。在白狮子突然增加到四头以上的时候,把“兔子血”拿出来给它们看,并把它泼向立刻跑过来的第一头白狮子。做完这一切后,立刻离开。不要在此期间盯梢多出来的白狮子。


  “我就是故意的啦,不至于每次重开都要强调一遍呀。”

  

  万叶这次清醒的愈发早了,既不是靠着顽强的意志力认清自己的身份,也不是靠别人来主动唤醒。


  我是枫原万叶,是来自稻妻的浪人。


  不是山羊,不是兔子。


*到现在好像写了3k字,先发出来看看你们习不习惯这种乱七八糟的写法(????)然后如果还行的话会尽可能把下半肝出来(?)

*不喜欢的话我就开摆(不是)

 不喜欢的话,唔……这篇结尾我脑子大概有个雏形,然后就是啥时候不懒了啥时候补)简而言之就是随缘(什)

 *原来我真的的一月一更嘛(瞳孔地震)



  

  

枫霖

【原神乙女向】当你盯了他们太久......(1)

*清水长文,未交往但是双向奔赴的设定

*第二人称,all荧向,磕代随意

*内有枫原万叶/温迪/魈/阿贝多/散兵/空(此篇为三位风系小男孩)

*全是少年组(捂脸),有一个人要看后续就去写成男,评论区dd

*可能ooc,接受以上走正文


↓↓↓


【魈】


每次你到望舒客栈,总会做好一份杏仁豆腐,不管魈是在与不在,你都要按时的把它端到顶楼。


——然后等他的到来。


而魈也总是会遵守约定。有的时候你等的太累睡着了,再次醒来就是客栈的卧铺上了,老板娘总告诉你魈吃完杏仁豆腐就先行离开了。


“啥?你坐在顶楼等他的?为什么醒的时候在客房里?”老板娘似乎...

*清水长文,未交往但是双向奔赴的设定

*第二人称,all荧向,磕代随意

*内有枫原万叶/温迪/魈/阿贝多/散兵/空(此篇为三位风系小男孩)

*全是少年组(捂脸),有一个人要看后续就去写成男,评论区dd

*可能ooc,接受以上走正文



↓↓↓



【魈】


每次你到望舒客栈,总会做好一份杏仁豆腐,不管魈是在与不在,你都要按时的把它端到顶楼。



——然后等他的到来。



而魈也总是会遵守约定。有的时候你等的太累睡着了,再次醒来就是客栈的卧铺上了,老板娘总告诉你魈吃完杏仁豆腐就先行离开了。



“啥?你坐在顶楼等他的?为什么醒的时候在客房里?”老板娘似乎对你的问题有些无语,深觉你完全不开窍,“还能怎么样,你觉得他会任凭你吹风着凉吗?”



实际上不是,多次的旅行使你早就警惕四周,所以即使在客栈有仙人保护的安全情况下你也只会浅眠。



你早就知道睡着时都是魈亲自抱着你回到房中的,他会体贴地给你盖好被子,如果下雨了还会关上窗户防止你被雷声吵醒。



每次他会先在门口驻足片刻,确认你熟睡之后才离开,继续去清理业障。



其实你都知道,这位冷酷的仙人心系苍生,只是害怕业障侵袭他人才会对谁都有显疏远。



所以你不害怕,你希望魈知道自己的心意。



当天晚上,你像往常一样备好杏仁豆腐和清心等在桌旁。



没过多久,他来了,气息之中还有些许不平稳,显然是刚处理完魔物。



你满脸笑意地看着他走到自己对面,一言不发地品尝起杏仁豆腐。金色的双眸中泛着平静,墨绿的发丝随着风的吹拂轻轻律动,更显出眼前人的俊气。



很快他便吃完了,你还是盯着他,突然开口道:

“魈,抱我回去。”



放下筷子的手微微一顿,魈的眼中划过不明的神色,他问道:“为何?”



他没有直接拒绝你。



“像我之前等你睡着了的时候一样,不行吗?”



“不敬仙师。你现在意识清醒,应该可以自己走路,还是说你受了伤?”



你还是直直地看着他。



魈叹了口气。



“罢了,今日便让你放肆一回,下不为例。”他起身走向你,轻轻揽过你的肩,随后干脆的横抱起你。



和之前的感受一样,身侧传来魈有力的心跳声,你把手轻轻靠在他的肩上。



魈抱着你慢慢走下楼,一步一步,你感觉这次的时间慢了很多,又或许是他的脚步放慢了些,你感受到和之前不同的、他有些局促的呼吸声,带动着你的心一起,慢慢靠近了客房。



然后,他打开了门,慢慢将你放下,小心翼翼。然后他为你盖好了被子,关上窗户。



只是这次他没有离开,而是站在门口:“我会护你身侧,你且放心地休息吧。”



“晚安。”



你慢慢闭上了眼睛,陷入了美梦。



你感觉这次是你旅行以来睡的最安心踏实的一觉。



醒来已是早晨,你向门边望去,却发现魈的还站在门口。



他向你淡淡微笑:“我说过了,会护你身侧的。”




【温迪】


你一直喜欢着温迪,无论是作为风神的他,还是往日与你相伴幽默风趣的那个。



他是给予你元素力量的第一人,同时对你的旅行给予了很多的指引与帮助。



作为巴巴托斯大人的忠实听众,你早和他约好,每晚都要在风起地下听他弹琴,吟诵新的诗篇。



只是今日,你却迟到了。



等你匆匆忙忙地赶到时,你发现温迪正站在树下,他的身边环绕着几只风晶蝶。



他背对着你,好像没有注意到你的存在。



过了会儿,他拿出了自己的竖琴,熟悉的乐声逐渐传播开来,一如同往日的模样,晶蝶鼓动的翅膀撒下些许亮片,环绕在他的身边。



像是刚饮完泉的神兽白泽漫步山间一样,只是今天的琴声似乎更着了一丝哀伤。



“你来了,漂泊的异乡人。”一曲奏完,他转过头来,眼中看不出什么神色。



你这才意识到已经驻足了很久,看了他很长的时间。



你十分的歉疚,失约的是你:“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温迪好像因为你的失约显得很落寞的样子,眼睛慢慢低垂下去:“唉......没关系,只是就连你都不愿听我吟诵诗篇,我有些难过罢了。”



“不!不是这样的!”你慌忙走上前,从背包里拿出几束还算新鲜的塞西莉亚花,着急的塞到温迪手中。



温迪接过了花,头依然低着,你哪管那么多,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眼中闪过狡黠的光。开始解释自己因为想要在听他的诗之前给他献上他最爱的花,如何在途中遇到了喝醉酒被丘丘人围困的奥拉夫先生,为了和魔物战斗送其回家因而误了时间......



“我可是你忠实的信徒啊!巴巴托斯大人!您千万别生气,我下次一定不会迟到!”你双手合十高高举过头顶,诚恳地向温迪道歉。



“噗嗤......”风神愉悦的笑从前头传来,你这才意识到被温迪戏弄了。一心急着回来竟忘了他可是最熟悉蒙德发生了什么事的人。



“温迪!”你懊恼地抬起头,果不其然看到了他调皮的笑脸。



“风早就告诉了我你的消息。只是没想到你竟真的会忘了这茬。”



“所以你是故意逗我的?”



“诶嘿,抱歉抱歉,因为旅行者太可爱了呀。”



“你真的是......作为风神好歹注意下啊!等等,你刚才说什么?”意识到温迪后面说的话,你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没什么哦。唔......看在你给我带来了塞西莉亚花的份上,还让我看到了你这么有趣的一面,”温迪顿了顿,“那么,今天的迟到就放过你啦!只是诗篇我已经念过了,明天再来听吧!”



“唉......”尽管是意料之中的答案,你还是为没有听到每天温迪的诗而失望,谁让温迪是自由的神呢?



你正要离开,突然感受到腰间传来一股力,温迪将你拉进了怀里,随后,出乎你意料的,轻轻吻了吻你的眼角。



“别难过呦,蒙德既然是自由的城邦,那么他们的神又怎不会偏爱自己最中意的人呢?所以今天,就请你好好聆听我写给你的情诗吧。”



“报酬吗......就要你亲手酿的苹果酒好了 。”




【枫原万叶】


北斗姐的船在璃月港停靠时,枫原万叶往往空闲下来,你常会和他在夜晚到孤云阁吹海风闲聊。



又到了死兆星补充物资的时候,于是你同往日般邀请他到那远隔一片汪洋,与稻妻相对的岸边,听他向你讲述,他在旅途中的所见所闻。



万叶从来不会像有些冒险家,夸耀自己不值得一提名不见经传的小故事,只是如同自然间的仙灵,鸟儿传唱歌谣间娓娓道来。



——他的旅行比不上你的精彩,但你却总能听得入了迷。



因为是万叶啊,你想着,你们会轮流讲故事,轮到对方的时候,另一个就会安静地聆听,相遇以来从未改变。



你看着万叶,他现在正望向渺渺海洋,红霞色的双眼此刻映上了大海的些许蓝色,更显深邃宁静,他的眼中还倒映着月亮和星辰,你知道他正谈到了自己的家乡。



在和万叶初遇时你就被这稻妻的浪人武士所吸引了,一身枫叶元素的行装足以抓住掌握风元素之力的你的眼球。



在简短的和他共同的旅行中,他常会吟诵自然之诗。「深山踏红叶,带刀归来赤脚行」



你总能从他身上感受到淡淡的疏离与神秘,他好似知道你的想法,只说是你多虑。



而在那次万叶告诉你友人和他的过去后,你才明白了为什么。所以你更加的亲近他了,他还是个连弱冠之年都未到的少年,你希望自己的陪伴能让他开心。



“......旅行者?”注意到你在他身上留下过久的目光,他缓缓转过头来望着你。



一时间四目对视,你这才回过神来,有些慌乱,脸颊慢慢泛红。



“抱歉......我刚刚在想事情。”你解释道。




“是我的故事不够精彩吗?害得你走神了?”他淡淡笑了笑,眼神很温柔,尽管嘴上这样嗔怪着,却感觉不到丝毫的恼怒。



“绝对没有!”你的脸更红了,话语更加吞吐,双手放在身前迅速摇着,“我在......我只是在想和你以前的事。”



你扭过头不敢再看万叶,他却突然抓过你的手,轻轻的握着。



感受到手掌传来轻微的摩挲感,以及万叶一旁的轻笑,你还是没忍住抬起头来。



又一次和他四目对视了啊。这次你没有再躲开,因为你注意到了他眼中此刻只有你的模样——你看到了你对他充满情愫的双眼,同样还有他对你洋溢出的情意。



他开口道:“即使没有查知自然万物之声,我也能感受到你对我的真挚,我又何尝不想这样一直看着你?”



月光下,少年和少女终于靠近,最后紧紧相拥在了一起。

忆枫亦秋
对不起!我不会画画!!(失声痛...

对不起!我不会画画!!(失声痛哭)

干脆就拿游戏截图好了(被打)

对不起!我不会画画!!(失声痛哭)

干脆就拿游戏截图好了(被打)

为白垩染上枫红

【授权转载】结婚~

原作者twi:@_loiryu

授权截图见合集

【授权转载】结婚~

原作者twi:@_loiryu

授权截图见合集

渡河竹筏真君

画了于是发了。上色方式过于简洁我直接暴毙。

p2是在进行光污染过程中突然整出来的。【?

画了于是发了。上色方式过于简洁我直接暴毙。

p2是在进行光污染过程中突然整出来的。【?

猫匿
朋友点图存个档(草图不要存),...

朋友点图存个档(草图不要存), 我愿称之为捕风行动,2.5不来我就摆烂

朋友点图存个档(草图不要存), 我愿称之为捕风行动,2.5不来我就摆烂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