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枭羽

3036.9万浏览    40054参与
叶百间

四万!!!!!祝贺!!

枭羽四万tag祝贺!!!!!!!!!!!!!!!同时祝贺我们亲爱的凯亚,生日快乐!!!!(提前祝贺了)


枭羽四万tag祝贺!!!!!!!!!!!!!!!同时祝贺我们亲爱的凯亚,生日快乐!!!!(提前祝贺了)

山鸡
  祝你拥有真正的快乐   (...

  祝你拥有真正的快乐

  (提前发助力一下)

  祝你拥有真正的快乐

  (提前发助力一下)

驟羽

是谁还在搞万圣节的脑洞

.....是我啊!

整点无趣饭饭助力tag...🙏🏻

是谁还在搞万圣节的脑洞

.....是我啊!

整点无趣饭饭助力tag...🙏🏻

冰史莱姆杀手

【枭羽】逆转

文笔很烂,但耐不住人菜瘾大

全文6000左右

he!!!


0.

        在爆炸的悲鸣声中,一个披着黑色外套的身影被人从火光中推出。


1.

几天后——


        琴站在骑士团台阶旁,警惕地看着来人。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不是在与坎瑞亚的最终战争中……”...


文笔很烂,但耐不住人菜瘾大

全文6000左右

he!!!




0.

        在爆炸的悲鸣声中,一个披着黑色外套的身影被人从火光中推出。



1.

几天后——


        琴站在骑士团台阶旁,警惕地看着来人。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不是在与坎瑞亚的最终战争中……”


        迪卢克没有直视前方,而是一直压着头,他似乎有意隐藏自己的面部表情。琴听见他呼出一口气,拉拉外套缓缓开口,声音低沉的像几天没有说过话。


       “在爆炸中死去的不是我,是凯亚。”


        琴脸上露出不解的神色,她并没有放下戒备,表情反倒更严肃,她刚要开口问些什么,却被迪卢克抬手打断。


       “此事休要再提,我没问题,我永远不会做对不起蒙德的事,我现在需要去一趟教堂找芭芭拉,我只是,很累。”说罢迪卢克整理了一下外套,便绕过琴往教堂的方向走去。


        看他虽然行为怪异,但好像没什么敌意和过激行为。琴稍稍安心了一点,但她还是选择跟着去教堂看看,她先是回骑士团交代了一些事项,便快步往教堂去了。


        等她到了教堂,迪卢克已经从门口出来了。


        他除了情绪有点低落,别的看起来没什么大碍。琴走到他面前,还没开口,迪卢克便说。


        “芭芭拉让我休息一段时间,这段时间蒙德的事就麻烦你们了。”


        琴还想问什么,但是迪卢克依旧没有给她机会,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下台阶,留下一个面色凝重的琴在原地嘀咕 “怎么回事,太反常了。”


        “我得亲自去问问芭芭拉。”


        琴穿过一个个前来祈祷的人,找了一圈,却被告知芭芭拉刚刚一脸焦急地往骑士团的方向去了。看来她刚好和芭芭拉擦肩而过,但什么事情这么着急?会不会跟迪卢克和凯亚有关?


        一路小跑到了骑士团门口,琴迎面撞上了正在向外跑的巡逻骑士,巡逻骑士说芭芭拉有很紧急的事情找她,请她尽快去骑士团办公室。


         琴到了办公室,一推门发现芭芭拉,大团长,丽莎都在这里。


       琴上前几步。


       “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这么着急?”


       “先等爱德琳小姐到了再说吧,我已经写信让信鸽送去,给她说明了部分情况。”芭芭拉面色纠结似乎还在组织语言。


        爱德琳赶来的速度比想象的要快,头上甚至还挂着汗水。


        还没等爱德琳缓过来,芭芭拉就走到桌子边,把笔记本往上一放。


        “你们看。”



2.

        迪卢克没有回晨曦酒庄,他熟练地朝着凯亚的宿舍走去。路过的骑士都在暗处对着他窃窃私语,迪卢克早已经发现,但他像是没有听见一样,径直向前走着。


        到了宿舍楼下,熟练地七拐八拐走到凯亚的房间门前。迪卢克看着门上的封条,略显粗暴地一把将封条扯下,他缓缓推开门。


        眼前的一切整洁的过分。


        桌子上的东西很多,但丝毫不显杂乱,文件摆放的整整齐齐,一份打开的资料静静地躺在桌子中间,旁边放着一只羽毛笔,就连椅子,都还保持着拉开的方位,仿佛它的主人十分钟前才刚刚离开。


        迪卢克走进去,手指轻抚过桌面。抚过的地方一丝灰尘都没有。显然,是有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来打扫。打扫的人小心翼翼地保持着屋内原有的样子,就好像除了屋子的主人谁都没有到过这个地方一样。


        审视一圈之后,迪卢克很自然的坐上了那张唯一的椅子,他拿起桌上的过期文件,对着它观察了一会儿,又站起来走到书桌边一顿敲敲碰碰。在他检查完了屋内的情况后,他从房间走了出去。门口的封条躺在地上,迪卢克就这样大开着门,任由光芒照进屋内。


        不多时,迪卢克拿着咖啡罐,杯子,一沓满是灰尘的文件和一把椅子回来了。咖啡,是过期的咖啡,文件,是过期的文件。但他毫不在意,他把文件往桌上一放,转头泡起了咖啡。


         等待咖啡泡好的时间,他把刚拿回来的椅子移到原来的椅子旁边,把外套脱下来叠得整整齐齐放在新椅子上。


        纸张翻动和笔与纸张摩擦的声音响起,时隔一年,这间屋子重新恢复了它原有的样子,就连里面忙碌的身影都如出一辙。一切都像回到了从前,只是如今,这个房间不会再有第二个人。



3.

        迪卢克在宿舍里忙碌了大半天,他停下手中的事情,教堂的钟声响起,正好8点。


        “该下班了。”


        收拾好东西,其实也没什么要收拾的,就只是把外套重新穿到身上罢了。他走出宿舍,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转头把门带上。


        他一边思考着事情一边按照自己的感觉缓缓行走。


        直到晨曦酒庄的正门出现在他面前他才反应过来,他既然不知不觉地走回了家。


        迪卢克停在门口,他没有直接进去,而是站在外面把整个屋子打量了一遍。


        “什么都没变啊。”


        可他眼里的悲伤分明像要溢出来一样。


        迪卢克终于向门口走去,他伸手,刚想敲门,门却自己从里面打开了。他楞了一下,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轻轻嘀咕了句“真是傻了。”


         爱德琳面带微笑:“老爷晚上好,晚餐已经准备好了,需要现在用餐吗?”


         迪卢克动动嗓子:“不用了,我还不饿。”


        待进了门后,他没有再同爱德琳说什么,而是径直走向二楼卧室的沙发。他像儿时记忆里一样,毫无形象地摊在了沙发上。


        他睡着了。


        梦里小迪卢克和小凯亚去了很多个地方探险,从春暖花开到寒冬凛冽,他们一路上经历了很多很多的事情。他们许下愿望,他们拉钩约定,他们无忧无虑,他们无所畏惧,他们肩并肩,一路朝着远方……


        梦醒了。


        迪卢克躺在沙发上回味着刚才的梦,看看时间,才三点。不对,是下午三点。


         脑海里兀地响起小迪卢克的声音:“凯亚你怎么不叫我——完蛋了完蛋了我还没有去训练,父亲不会杀了我吧——啊啊啊——哎哎哎……”


        小凯亚揪住小迪卢克的一撮毛试图把他拉回来,无奈开口:“义兄你睡懵了吧,今天休息。”


        “对哦!我都忘了,那没事啦,凯亚凯亚,我们待会儿去外边玩吧,我带你去……”


        迪卢克甩了甩头,从沙发上起身,肚子开始打鼓。他突然很想吃甜的,明明很久没有吃过甜食,还以为已经不喜欢了。


        下楼去到厨房,迪卢克扫了一眼,只有生的食材和温热的午餐,跟甜沾边的就只剩下白砂糖和蜂蜜了。


        他吃了两口饭,但还是实在想吃甜品,让爱德琳现在做又太麻烦,出去买好了。



4.

        “给了别人,没有,我的?”雷泽板着脸没什么表情,好像有点生气。


        “因为他好像真的很想吃嘛……而且我一有空就带蛋糕来找你,你都吃了这么多了,我下次绝对带两块给你,原谅我吧!”班尼特手舞足蹈开始紧张起来,最后双手合在一起对着雷泽低头。


        雷泽把班尼特的手拉开,对他笑了笑:“没有,生气,逗你的。”


       “怎么这样,怎么都喜欢欺负我啊!”班尼特小小的抱怨了一下。


        雷泽的表情突然认真起来:“他,有没有,不对劲?”见状,班尼特也进入状态:“没有,他跟我要完蛋糕之后就走了,不慌不忙的,感觉像是在闲逛?总之看起来没什么不对。”


        “就是……”班尼特突然窘迫起来。


        “嗯?”雷泽歪了歪脑袋。


        班尼特把手放在了脑后挠了挠“拿那块蛋糕的时候,我好像打翻了个什么东西,但是我看没什么大问题就……也不知道那块蛋糕是不是真的没问题……”


         “……”


         班尼特尴尬地笑笑:“如果有问题我会跟他道歉的啦,当时我忘了告诉他,谁知道……”声音越来越小。



小路上——


        “嘶——什么味道,好酸。”迪卢克在路上边吃边走,吃到最后一口的时候被酸了个踉跄。“放了什么这蛋糕,是故意的还是……故意……?”


         “凯亚!你骗人!葡萄没熟就是酸的!嘶——酸死了……略……”


         小迪卢克一边吸着口水一边不停地用眼神控诉着笑得坐到地上的小人。


        “哈哈哈哈迪卢克你在流口水,跟书上说的一样哈哈哈……”


         迪卢克回过神来,他踢了踢路边的碎石子,轻笑一声“好蠢。”



5.

一个月后——


        “呸——”迪卢克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眼神凶狠地盯着距离他不远的灌木丛。


        “不过是些残党,也就只能靠这种卑鄙的手段来袭击我了。”


        见被迪卢克发现,那只深渊法师也不躲了,他从草丛后面飘出来,表现地异常兴奋,嘴里一直在念叨着什么。


        两方对峙着,谁都没有先动。


        毫无征兆,深渊法师发出了刺耳的怪叫,吟唱起了晦涩难懂的咒语。这咒语与迪卢克以往听到的不一样,单从吟唱的字节和语调来看都那么的令人不适。迪卢克隐隐感觉不对,快速抄起手中的剑向那只深渊法师劈去。


        迪卢克眉头紧锁:来不及,盾还没有破。


        在剑与盾碰上的前一秒,深渊法师背后猛地窜上来一条火舌,元素盾瞬间被融化,而那一剑刚好劈上深渊法师的头颅。


        完美的配合,胜负已定。


        迪卢克抬头,还不等他开口道谢,眼泪就先夺眶而出,他手上的剑“哐”一下砸到地面。


        一头红发如火一般的男人站在对面,身上还带着刚刚使用过火元素的热气。


       他不可能认错,莱艮芬德家标志性的红发,全蒙德只有迪卢克一个人有。


       “迪……迪卢克,你……还……”凯亚颤抖着声音话都说不出口。



6.

回到一个月前的骑士团办公室——


         芭芭拉把手中的笔记本摊开在桌上,凯亚两个字的现在大家面前。


        众人被其中一条标红的字体吸引了注意力。


         【头部严重受创,疑似受到精神攻击,脑内电波混乱,信息接收、处理能力下降,记忆可能缺失、混乱,初步断定不会威胁生命,暂无解决方法。】


        苦着脸的芭芭拉一举一动都好像泄了气。


        “你们也都看到了,现在凯亚的精神极其不稳定,虽然没什么过激行为,但危险性未知。我跟他沟通过了,他自己也能意识到他的记忆混乱,我让他休息一段时间,之后再做安排。”


        她的脸色凝重了几分。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凯亚有时候会……把自己当成迪卢克。”


         “……”一阵无言。


         还是琴先打破了沉默:“怪不得……他对我说的是‘死的是凯亚’。”


        “真的没有方法恢复吗?”爱德琳神色紧张,她转头看向丽莎。


        丽莎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沉思了一会儿,略显犹豫地开口。


        “根据现有的状况看来,没有。他的情况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还复杂,我们这边没有数据,而想要取得数据就要进行大量实验,但是他现在可能受不了更大的刺激。所以,我认为应该先保持现状。”


        “或许我们需要找一下阿贝多先生吗?”芭芭拉小心翼翼的问。


         大团长终于发言,他摇摇头:“不,如果保持现状没有危害的话,不如让他自己缓一段时间,我愿意相信他。”


        丽莎把目光转向大家:“我赞同大团长,反正现在他没有过分的要求,那就先顺着他吧。并且注意不要在他是‘迪卢克’的时候揭穿他,他有可能会接收不到这方面的信息,也有可能精神再次受创,如果再次受创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就这样通知下去吧。”大团长正色道。


        “那迪卢克的事情……要不要找个时间……”众人看向从刚才开始就没有再说过话的爱德琳。


        “先等老爷醒来吧,旅行者都不敢打包票的事情……万一……我不想再刺激到凯亚少爷了。”


         爱德琳闭上眼,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她脸上的黑眼圈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重,晚上根本睡不好,就算睡着了也会被噩梦惊醒,现在至少给了她一点希望。



7.

        “是幻觉吧……那个咒语是这个效果啊……”


        仅仅几秒,凯亚又恢复到了双眼无神的样子,他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的样子像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


        “笨蛋,人都在你面前了,你不会上来摸摸吗。”


        迪卢克叹了一口气,几步走到凯亚面前。他一把拉起凯亚的手,放到自己的脸上。


         “凯亚。”


        “看着我,告诉我我是谁。”


        凯亚想后退,使劲拉着自己的手想往外抽,但是迪卢克压着他的手温暖又有力,他挣不开。


        两个人就保持着这个姿势这样过了不知多久。迪卢克也不闲烦,就这样看着凯亚。


        手心碰上的温度是那么的炽热滚烫,那么真实,就像两个人小时候在被窝里互相捧着对方的脸一样让人感觉温暖又安心。


         “……是,是迪卢克……真的是迪卢克……”


         终于,凯亚动了,但声音还是止不住地颤抖。


        “怎么办,迪卢克,我脑子好像还不是很清醒,好多事情都好混乱……怎么办……”


        “没关系,我会陪你慢慢想。”


         “我感觉我忘记了很多很重要的事情,我好像,很难过……”


         “想不起来也没关系,我会一件一件慢慢告诉你。”


        “……”


        见凯亚又开始低下头不说话,迪卢克双手托上他的下巴和脖子,捧着凯亚的脸让他直视自己。


         “凯亚,还记得你刚来到晨曦酒庄的时候吗,那时候你什么都不懂,没少让爱德琳操心。”


        “我晚上不睡觉躲在被子里偷偷和你说话,我记得我对你说——”


         “下雨了就要躲。”


         “下床了就要穿鞋。”


         “肚子饿了就要吃饭。”


         “浪打过来就要闪开。”


         “有大风吹过来就要闭眼。”


         “在我说我爱你的时候,也要对我说我爱你。”


          “唉?有这条吗,我不记得了……”


        凯亚皱起眉头,刚亮起来的眼神变得比之前还苦恼。


         迪卢克轻笑了一声。


         “我刚加的。”



8.

回晨曦酒庄的路上——


        “迪卢克,我记得你之前的性格不是这样的。”


         凯亚一脸严肃,把迪卢克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若有所思地得出结论。


        “那是什么样?”迪卢克神色温柔。


        “不,你应该说——”


        尾音故意被凯亚拉的长长的,就等着迪卢克问他。


       “说什么?”


       相当配合的回答。


        “哼。”


        低沉的声音出嗓,凯亚学着迪卢克的样子,板着脸用气音发出了声音。


        “哼。”


        迪卢克来了个正版哼哼。


        “外套还我。”


        “不还,当时明明是你硬塞给我的。”


        凯亚吐吐舌头,随后笑眯眯地看着迪卢克。


        “看来记起大部分了,他们还说怕你精神受到二次损伤,让我小心点。看你这样一点事也没有,那我也不惯着你了,你自己回酒庄吧,我还有事。”


        出口的话相当无情,迪卢克一本正经目视前方,甚至看都没有去看凯亚,脚下的步子倒是没停,依旧是向着晨曦酒庄的路线。


        凯亚笑得像偷了腥的小猫,把他们牵了一路的手举到身前,得意地在迪卢克面前晃了晃。


       “那老爷倒是把手松开让我走啊。”


        “不要。”

梅黑静清君

生草()

打CPtap是为了让更多人被创

  🌹🌚🙏🌝❤️

生草()

打CPtap是为了让更多人被创

  🌹🌚🙏🌝❤️

郁郁屿岛

为了头像框努力水个tag  

为了头像框努力水个tag  

我丢你老母
我也来助力一下tag,提前放凯...

我也来助力一下tag,提前放凯亚宝宝的生贺好了🥰


我也来助力一下tag,提前放凯亚宝宝的生贺好了🥰


夏眠

P1 

迪卢克:骑兵队长怎么有空来喝酒?

凯亚:这不是来看看义兄调酒的手艺有没有长进吗?

迪卢克:哼

P2 凯亚等待中(看向迪卢克)

P1 

迪卢克:骑兵队长怎么有空来喝酒?

凯亚:这不是来看看义兄调酒的手艺有没有长进吗?

迪卢克:哼

P2 凯亚等待中(看向迪卢克)

赋予

 坏消息p2是我原来当做贺图的但是没画完

  好消息又画了一张

 坏消息p2是我原来当做贺图的但是没画完

  好消息又画了一张

Rolland

最近摸的鱼

p5-7 凯亚性转 注意!


提前祝凯亚生日快乐啊!

最近摸的鱼

p5-7 凯亚性转 注意!


提前祝凯亚生日快乐啊!

是小狼鸭

【枭羽】字迹华丽的信(刀)

亲爱的D:


“你看,小时候我们赛跑,总是你跑在我前面。”


“我太不甘心了,我想着,为什么总是你跑在我前面呢?你比我先长大,比我先看到神之眼,比我先成为骑兵队长。”


“我好像只能是你弟弟,跟在你的屁股后面,最后连我都习惯了。”


“现在好了,我终于能在一件事上领先了。”


“我能死在你前面,你瞧,多好啊。”


真挚的

K


在文末写一点我个人的观点吧


凯亚的过去不只是他的枷锁,也是他的盾和生命力的根源所在。他可以因为过去而灌自己好多酒,醉倒在吧台上流眼泪,也可以因为过去变得一往无前。


明明看起来很脆弱一男的,骨子里却更像是个绝不会轻易倒下的战士...

亲爱的D:


“你看,小时候我们赛跑,总是你跑在我前面。”


“我太不甘心了,我想着,为什么总是你跑在我前面呢?你比我先长大,比我先看到神之眼,比我先成为骑兵队长。”


“我好像只能是你弟弟,跟在你的屁股后面,最后连我都习惯了。”


“现在好了,我终于能在一件事上领先了。”


“我能死在你前面,你瞧,多好啊。”


真挚的

K



在文末写一点我个人的观点吧


凯亚的过去不只是他的枷锁,也是他的盾和生命力的根源所在。他可以因为过去而灌自己好多酒,醉倒在吧台上流眼泪,也可以因为过去变得一往无前。


明明看起来很脆弱一男的,骨子里却更像是个绝不会轻易倒下的战士。



蜜棠

枭羽 如果是个抖M小孔雀

  

  凯亚队长是个有很多秘密的人。

  即使大家平时都和他相处的很好,但都不约而同的觉得他十分神秘。

  骑兵队的队员们说凯亚是个身手很好的人,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执行任务,受伤最多的都是他,有时感觉应该打不到他的攻击都结结实实地落在了他身上。次数多了,大家也就免不了怀疑,却都没有开口询问。

  凯亚也知道,要是再不收敛一点儿,早晚会被发现的。可是那样的感觉真是太令人上瘾了,被打到之前的恐惧,打击感和随之而来的疼痛感都能让他的身体瞬间兴奋起来。他觉得自己越来越不受控制,甚至想被人扼着脖子粗暴对待。

  他没告诉任何人,包括迪卢克。其实他最渴望的就是被迪卢克绑起来,用他的皮带抽...


  

  凯亚队长是个有很多秘密的人。

  即使大家平时都和他相处的很好,但都不约而同的觉得他十分神秘。

  骑兵队的队员们说凯亚是个身手很好的人,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执行任务,受伤最多的都是他,有时感觉应该打不到他的攻击都结结实实地落在了他身上。次数多了,大家也就免不了怀疑,却都没有开口询问。

  凯亚也知道,要是再不收敛一点儿,早晚会被发现的。可是那样的感觉真是太令人上瘾了,被打到之前的恐惧,打击感和随之而来的疼痛感都能让他的身体瞬间兴奋起来。他觉得自己越来越不受控制,甚至想被人扼着脖子粗暴对待。

  他没告诉任何人,包括迪卢克。其实他最渴望的就是被迪卢克绑起来,用他的皮带抽打自己,然后被毫不留情的欺负。可迪卢克是个十分温柔体贴的爱人,每次办事他都细细准备,前戏能做半小时,生怕弄疼了自己的小孔雀。凯亚也因为频繁受伤不知被迪卢克骂了多少回。他哪里好意思开口要求对方动手,最多就是在晚上小声催促,然后被迪卢克无视掉。

  平时哪能看出来迪卢克是个这样的人啊,凯亚原本以为对方会是那种在床上也保持冷脸,仿佛例行公事般。可真正实践了才发现,完全不是这样,迪卢克万年的冰山脸全然融化,温柔满盈的要溢出来。尤其是做到兴头止,火红的眸子染上情欲,呼吸粗重急促,别提有多性感了。想到这,凯亚不好意思地收回自己一直盯着红发酒保的目光,尴尬的干咳一声。迪卢克正在给下班的骑兵队长调制其一生的挚爱——年后之死。听到这一声干咳只觉莫明其妙,便没理他,继续干活。

  “怎么能让这木头开窍啊。”凯亚低头思索着“难道真要我直接说啊。”还没等他想出解决方案,一杯浮着泡泡的美酒便被推到他面前来。

  “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和午后之死过不去。”这是凯亚的座右铭,于是他索性将思虑全抛之脑后,开心的拿起杯喝了一大口。

  今天的酒馆罕见的没人,只有他们两个四目相对,想聊什么都可以。

  凯亚咂吧着嘴里的辛辣与回甘,努力半天却只挤出一句“过几天就是安柏的生日了,还得借一下你的洒馆啊。”迪卢克没答话,算是默许了。“你给她准备礼物了吗?”听见这话,迪卢克抬头,带着些许疑惑看着凯亚“当然。”后者失笑:“看不出来,迪卢克老爷还挺细心的嘛,其实安柏一直很尊敬你的,能收到你的礼物她一定会很开心吧。”

  迪卢克明显感觉凯亚有什么心事,但对方不说,自己也不好强迫,于是就这么过去了。

  几天后安柏的生日会上,西风骑士团的大家都来了。连工作狂魔琴也不例外。其实琴本来想把礼物给安柏后就回去工作的,但在丽莎的软磨硬泡下,还是来了聚会。

  虽说聚会上不喝酒的偏多,但毕竟还有凯亚和萝莎莉亚这样的酒鬼在,迪卢克也一晚上没闲着。等到聚会散了,大家陆续离开,只剩凯亚一个人瘫在吧台上时,迪卢克才发现自己看凯亚开心,一不小心让他喝得太多了。

  他轻拍了拍对方的肩,没反应,谁知刚将其背到背上,就收到了酒鬼的抗议。

  凯亚挣扎着,嘴里不停嘟囔:“放我下来,放我下来,我要找迪卢克。”

  迪卢克觉得好笑,骑兵队长喝成这样不多见,于是他决定多看看他的模样。他把不老实的小孔雀放下来,坏心眼的问他:“迪卢克是谁啊?”

  “是…是我哥哥,是我男朋友.”凯亚双眼失神,半低着头小声说话,可爱极了。

  “那你喜欢他吗?”其实迪卢克不是那么腹黑的人,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凯亚这幅样子就很像逗逗他。

  “喜欢……不……不喜欢。”看着凯亚眉头微微拧起来,迪卢克有点莫名其妙“为什么不喜欢啊?”

  “迪卢克……太,太温柔了。想让他对我更过分一点。”

  闻言,迪卢克就明白了为什么晚上凯亚总是眉头微皱,一脸不舒服的样子。他还以为是自己不够温柔,原来是太过温柔了啊。

  

  凯亚再次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躺在晨曦酒庄的床上。

  他想抬手揉揉眼睛,发现自己的双手被绑在了头顶。

  他想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低头发现自己没穿衣服。

  迪卢克就是在凯亚迷茫的时候进来的。

  他就穿了一件浴袍,看上去十分慵懒。“醒了?”凯亚看着迪卢克顺手拿起衣架上的腰带,缓缓的向自己走来。

  “你在渴望这个?”

  

  

  

  过程在彩蛋哦~

  

  

  

  迪卢克给奄奄一息的凯亚端来一杯水,眼里全是不忍和心疼。

  凯亚被折腾到完全脱力,只能靠迪卢克扶着艰难坐起来,然后被嘴对嘴喂了口水。

  “这下满意了?”迪卢克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生气,大脑一片混沌的凯亚一时也分不清他到底是因为自己受伤生气,还是因为自己喝了太多酒生气,只能哑着嗓子撒娇。

  “好啦好啦,下次不会了。”他昏昏欲睡,朦胧中听到迪卢克用低沉磁性的声音说了一句:“我不喜欢这样。”

  明明是放在心尖上都怕伤到的小孔雀,怎么忍心自己再去打他,哪怕是这样的方式也不行。

  唉,没想到温柔也会碍事。

川芷.

 刚入坑原神的时候就被小孔雀的美貌所征服了呢,他也太↗美↘了→吧↗ 

  

 想到现在还没抽到迪卢克老爷,就好心痛啊啊啊啊啊(私心枭羽CP)

 刚入坑原神的时候就被小孔雀的美貌所征服了呢,他也太↗美↘了→吧↗ 

  

 想到现在还没抽到迪卢克老爷,就好心痛啊啊啊啊啊(私心枭羽CP)

predator

占tag致歉

[图片]
   婉拒梦女!!

   急急急急急急!!!兄弟们快来找我扩列本人超好说话超温柔不讲脏话非常适合做树洞!!!!!!!!!顺便看看有没有同好(tag为主磕cp,具体雷温迪跟帝君或少年,魈跟温迪或帝君,万叶跟友人)再说一次急急急!!!!本人超好说话超温柔世界欢迎你随便来,壶随便进,资源随便采(有些我需要除外)平时只要在线世界随便进!!!!做主线做任务你也可以进!非常乐意帮助萌新哟,大佬也欢迎来我世界带带!!

  要贴贴?可以!!!!要晶碟?可以!!!!怕年龄不一致没话题?没关系这些问题在我这都是浮云,没话...


   婉拒梦女!!

   急急急急急急!!!兄弟们快来找我扩列本人超好说话超温柔不讲脏话非常适合做树洞!!!!!!!!!顺便看看有没有同好(tag为主磕cp,具体雷温迪跟帝君或少年,魈跟温迪或帝君,万叶跟友人)再说一次急急急!!!!本人超好说话超温柔世界欢迎你随便来,壶随便进,资源随便采(有些我需要除外)平时只要在线世界随便进!!!!做主线做任务你也可以进!非常乐意帮助萌新哟,大佬也欢迎来我世界带带!!

  要贴贴?可以!!!!要晶碟?可以!!!!怕年龄不一致没话题?没关系这些问题在我这都是浮云,没话题我来找!!!!!要小伙伴一起玩?可以!!!!!!!!!!!!!!!!!!!迅速打开原神输入我的uid加我!!你就可以得到一个非常有趣的朋友!!!(平时不是很喜欢主动,咳咳)

   作为回报,只需要有时间陪陪我就可以了!聊天打怪跑图看风景都完全OK。兄弟们走过这村没这店了啊速速加我!

   占tag致歉!!!!!!!!!

    


小酱鱼

对不起凯亚,明明过生日的人是你(缓缓跪下)(磕头)

  但我真的只会舞凰(无助地哭泣)

  

对不起凯亚,明明过生日的人是你(缓缓跪下)(磕头)

  但我真的只会舞凰(无助地哭泣)

  

ni723

先浅浅提前发一下我老婆和我老公一起的生日贺图~话说你们两个对自己穿的是什么复杂的衣服自己有数吗。。。。我差点为你们两个衣服画死了…明天上色~老婆你等我~(私心枭羽)

先浅浅提前发一下我老婆和我老公一起的生日贺图~话说你们两个对自己穿的是什么复杂的衣服自己有数吗。。。。我差点为你们两个衣服画死了…明天上色~老婆你等我~(私心枭羽)

音月冥

请叫我人才

  

[图片]

[图片]

[图片]

如题,不愧是我啊!直接实现大家的梦想。

  

如题,不愧是我啊!直接实现大家的梦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