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柊一飒

69642浏览    412参与
ZOE

【W主骑】角色衍生(后续完结)

前篇https://zzzooee.lofter.com/post/1d37c9e3_1ca172dc3

其实本来就没打算正经续写的,只是心血来潮的小片段,但有人看有人期待后续所以还是给写上了,依然没啥实质随便看看就行。时隔一年多的更新⁄(⁄ ⁄•⁄ω⁄•⁄ ⁄)⁄

避雷千万注意!!!

不是RPS!

W主骑角色衍生:《Code:Mirage》森山真一和《三年A班,从现在起全员人质》柊一飒,无差吧大概。这两部都刷过,角色太好好好好了!

平成第一甜多香都懂的。

剧情都是杜撰不要当真,大家要遵纪守法哦~

文笔拙劣,见谅见谅。


12

那个叫郡司真人的警司只身前...

前篇https://zzzooee.lofter.com/post/1d37c9e3_1ca172dc3

其实本来就没打算正经续写的,只是心血来潮的小片段,但有人看有人期待后续所以还是给写上了,依然没啥实质随便看看就行。时隔一年多的更新⁄(⁄ ⁄•⁄ω⁄•⁄ ⁄)⁄

避雷千万注意!!!

不是RPS!

W主骑角色衍生:《Code:Mirage》森山真一和《三年A班,从现在起全员人质》柊一飒,无差吧大概。这两部都刷过,角色太好好好好了!

平成第一甜多香都懂的。

剧情都是杜撰不要当真,大家要遵纪守法哦~

文笔拙劣,见谅见谅。


12

那个叫郡司真人的警司只身前来时,柊一飒本正擦着眼泪,看监视器屏幕中和收音设备里学生们带给他的惊喜和感动。

茅野樱站在他身后,将自己的手帕递过去。这孩子真的很可靠。

直到班上所有学生们都在美术室内集合,打算上门直接要他说清那个网络传播中、将他列为头号嫌疑人的视频录像所隐藏的真相时,柊一飒已经先行离开,只余下带着他吩咐的茅野樱。

这个时候已算是病入膏肓了,只要稍微消耗一点体力后,就连直立行走都会遇到困难。柊一飒拖着摇摇欲坠的病体,在与郡司真人一番真心话辩驳后,不得不挥拳相向。

他们甚至拔了枪,幸好在扣下扳机前被互相缴下,不然森山真一难保自己手中的格洛克不会走火。

郡司真人没有放过对方病痛发作的机会,在多少案发现场千锤百炼的几拳头下去,那个绑架犯教师再无法支撑得住,倒地后意识涣散。他掏出后腰别着的手铐,蹲下身准备对柊一飒进行逮捕时,感到自己后脑勺被什么东西抵住。

金属质感,冰冷的。他对枪也算熟悉了。

大意了,自己竟然忘了那个独自撂倒一众特种部队、至今还藏身于这所学校中的帮手!

郡司真人不得不停下手上动作:“喂,我知道他不会伤害学生,也没有伤害过学生。但你开了枪,他也会坐实伤害罪。”

“双手抱头,别动,”对方手中的枪还顶在后脑勺上,没来得及锁上的手铐也被迅速夺走,随即扣在警司的手腕上,“站起来。”

说起来,似乎没听到保险栓被拉开的声响。

确定这一点后,郡司真人迅速集中起注意力,在缓慢起身的途中忽然后退用力撞向身后的人,随即就侧过身打算用上所有力气去将那个帮手掀翻在地。可惜他没能预料到对方的反应能力竟如此出色,即使遭遇了出乎意料的袭击,下一秒就能使用具有技巧性的近身搏斗动作卸下这阵攻势。手上的枪支虽脱了手,居然在空中被他接住,直接抓着枪管,用枪托砸了过来。

郡司真人没能看清那张隐约让人感觉很年轻的脸,因头部被击打的疼痛而失去意识。

“走吧。”森山真一将枪别回西服外套内侧的枪套中,过去将柊一飒搀扶起来,几乎搂抱着回到美术室。

但那个警司?

“我去处理就行。”

柊一飒有些意外,他绝对有自信能够从面部表情隐藏住心思和想法,这也是为什么能够顺利实行计划的重要因素。但,森山真一是怎么猜到他的心思?

“伤口处理一下。”将人安置好后,还熟门熟路地从仓库里找来药品箱,脱下西服外套,卷起衬衫袖子开始给他新添的伤口止血消毒,“人要关在底下?”

“不了,找个教室就行。”柊一飒的确敬重那名正义感十足的警司,虽是利用他作为人质筹码,却也不想过于苛刻。

森山真一嗯了声作为答应,给他缠上绷带完成包扎:“手机需要吗?”

大抵指的是郡司真人的:“麻烦了。”从桌上摸索来药罐,面前的人为他端来马克杯,里头已经装了饮用水,“谢谢。”

“别做傻事。”他弯下腰,没有眼镜遮掩下的目光锐利却柔和。

柊一飒有些无奈:“我是将死之人。”下一刻被握住了手。

你呀,才是不该在我身上任何时间。

“坐实共犯罪行,已经逃不掉了。”森山真一说这话时,眉眼竟出现笑意。

13

跟恶魔同行的勇气,你有吗?

14

柊一飒当着茅野樱的面将走廊的天花板炸掉时,森山真一被支开了。

他拖着残破的身躯,用轻型步枪顶着郡司真人的头,步履瞒珊前往天台入口。就着布满尘土和碎石的步梯席地而坐,一夜的推心置腹和坦诚果然将对方气得够呛,但即使道不相谋不相为谋,也不妨碍那名警司对自己的用心良苦表示敬意。

直到天亮,他主动解开郡司真人的手铐,挨了实实在在一拳后,独自打开了天台大门。霎时,迸裂的耀眼晨光笼罩大地,驱走所有阴霾。

我该上路了。柊一飒内心却是平静。

“又想独自承担一切吗?”黑色的西服笔挺,逆着光线竟让他感到刺眼。森山真一双手插兜迎面走来,甚至又戴上那副眼镜。

柊一飒笑了笑:“果然拦不住你。”

“不,上来的路确实被废墟封死。”森山真一推了推眼镜,“不过倒不是没有途径。”

“你不会是从外墙爬上来的?”想到这就忍不住皱眉。

板着脸的男人没有回答,只是更靠近他一些:“一起吧,你准备好了?”

知道是拗不过他了,柊一飒只要认栽:“好。”

15

直播尚未结束,柊一飒拖着愈发病重的身躯,几乎是用灵魂发出了嘶吼。他的眼眶红了,眼泪一颗颗睁着往外掉,头上的绷带上有一块渗透的血迹,因剧烈的动作更加深红。

森山真一站在笔记本电脑后,一言不发地看着他。

自己不过是被精心培养出来的棋子,一旦成了阻碍就会被清除的那种。所以,本不该有感情、本不该有记忆。

“我的课程到此,正式结束。”

直到信号传输中断,柊一飒已浑身疲惫,从额头淌下到下巴的已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泪水。

他双手撑着膝盖大口喘着气,吃力地抬起头向面前人示意:“你快走吧,我还有要做的事。”笑容在苍白的脸上显得更加苍白,但并非无力。

天台外传来动静,他知道是那群学生们。森山真一没有犹豫,大步流星走到天台边缘,左手撑住水泥敦一跃直接向下落,另一手不忘及时扣住一旁的金属管道设施,借助惯性跳进底下一层窗户敞开的教室中。因为选择是教学楼的阴面,加上柊一飒吸引了所有注意力,底下围观的人群并未发现他。

茅野樱冲上了天台:“老师!”

柊一飒摘下眼镜,缓缓站上天台边缘的水泥敦,没有一丝犹豫,身体后仰。

“老师!”

16

说不慌是假的,即使自身曾无数次与死亡擦肩而过。

无论是掠过颈侧大动脉的刀刃,或是无限接近左心室的子弹头,都没有此刻带来的恐惧让他深刻。森山真一听见顶楼上学生们的呼喊和尖叫,几乎从窗口一跃而出,大脑来不及思考,仅靠着身体最本能做出反射。

必须接住这个人!

但他最终没有跃出去,因为就在头顶上方的位置,柊一飒被那个叫茅野樱的女孩拉住了手,仿佛用尽毕生所有气力一样、死死地拽住了。

他退回室内,背靠着因爆炸震动而裂开的玻璃,与那些学生们一起,听柊一飒的最后一课。

这是那位绑架犯教师呕心沥血的教诲,他最后的教诲。

17

柊一飒被带走了。他主动被戴上手铐,在学生们的目送下与郡司真人一同离开。

不过危机并未完全解除,警部已下了指令,在解救被绑架学生脱困的同时,封锁教学楼全面搜捕另一名共犯。对此,坐在警部车辆上的柊一飒歪了歪头:“什么共犯?”

只是一昧装傻。

最后,警部没能如愿,身手了得的帮凶者仿佛人间蒸发,直接在封锁的教学楼中失去踪迹。

柊一飒被关押在当地的拘置所,等候案件起诉的开庭,他在提审中对所犯下罪行供认不韪。而外界媒体和民众对这起案件的关注度一直有增无减。

他没有再接收到任何有关森山真一的消息,只知道那个神秘的来客逃出生天,又如同从未存在过。神秘到与他朝夕相处了数日的自己,也无法断定那个人是否真的存在过。

就在这起轰轰烈烈的高校绑架案开庭之日,果然出了件大事,掀起舆论的另一波狂澜——转移犯人的押送车在半路被劫持了。

负责执行押送的警司们受到击打造成的轻伤,几乎都失去意识,以至于押送车在路面监视器死角的某段隧道中抛锚,车上的犯人早没了身影。

在经过几日对隧道往来车辆该时段的排查和比对推断后,终于确定劫持者所驾驶的是某辆来路不明的套牌车,好不容易追踪到车辆,却发现早已被废弃了好一段时间。线索中断,又该重新寻找切入点调查。

作为案件犯人逮捕者的郡司真人再三提醒说对方很可能是当时绑架案的共犯者,疑似受过反追踪的专业训练,当地警司也不得不向上级申请了协助。

18

坐在副驾驶的柊一飒已换上便装,活动了长时间被手铐桎梏的手腕:“你没必要这么做,我已经设想到后路,也做好了准备。”其实在钻进车里那刻,他不知不觉做出另外的决定。

驾车的人穿着深色的连帽衫,过长的刘海几乎没过眼睛:“我本来也这么认为,但想到你之后,觉得有些不甘心。”

“我虽然罪不至死,但也快死了,徒增奔波而已,”柊一飒嘴上这么说,还是摘了眼镜放松身体,随性地靠在椅背上,“这就是你说的那辆搭载了AI辅助系统的军方作战车?”

怎么看都不像。

森山真一指了指后座的背包:“不,她在那。”里头装的是Robin的核心控制处理器。

看来,应该是趟有意思的旅程。

“这下真是共犯者了,还是逃犯。”柊一飒揉揉鼻梁侧的内眼角后重新戴上眼镜,伸手打开车载的广播系统:“那么,我们去哪?”

“以色列。”

“出国?”他有些惊讶,“你有门路?”

森山真一想起那个曾在梦中听过无数次的问题,即使他从未看清提问者的脸,但此时却与眼前的人重合。他将问题抛回去:“与恶魔同行的勇气,你有吗?”

柊一飒愣了愣,先是迷茫,而后又释然地笑了。

“那可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


END


废物咕咕咕

团宠教师

之前二刷三年A班的时候就觉得如果换个世界的话柊さん肯定是团宠吧,就是那种长的好看又有思想的老师,完全是可以倾诉的存在啊


当然并不是不喜欢三年A班的大家,很喜欢哦,只是想看看柊さん换个世界是怎么样的,毕竟之前的使命已经达成了,就让他好好的享受生活吧


是穿越文哦,CP没定,不一定会有,也有可能是多人单箭头柊老师,请注意避雷,非常感谢


—————————————————————————

“嘶,好痛。”


柊一飒下意识蜷起身子按住头。


哪怕他深受癌症困扰,经历过极致的疼痛,也不得不承认这次的疼痛是最强烈的。


被病痛折磨的身体早已瘦弱不堪,但却还是有着...


之前二刷三年A班的时候就觉得如果换个世界的话柊さん肯定是团宠吧,就是那种长的好看又有思想的老师,完全是可以倾诉的存在啊


当然并不是不喜欢三年A班的大家,很喜欢哦,只是想看看柊さん换个世界是怎么样的,毕竟之前的使命已经达成了,就让他好好的享受生活吧


是穿越文哦,CP没定,不一定会有,也有可能是多人单箭头柊老师,请注意避雷,非常感谢


—————————————————————————

“嘶,好痛。”



柊一飒下意识蜷起身子按住头。



哪怕他深受癌症困扰,经历过极致的疼痛,也不得不承认这次的疼痛是最强烈的。



被病痛折磨的身体早已瘦弱不堪,但却还是有着脆弱的美感。



蝴蝶骨向外突出,汗渍打湿衬衣,整个人缩成一小只,实在是可怜的不行。



不知道过了多久,柊一飒虚脱在床上,眼中含着若隐若现的泪水。



突然,他顾不得疼痛,直起身来,观察四周。

这不是医院。



柊一飒心想。



他没有贸然下床检查,而是仔细的观察四周。



是传统的日式建筑,他在的房间很是简约,除了在角落的精致瓷花瓶就是被褥边上的一张纸。



阳光透过旁边的门照射进来,虽然空无一物,却很温暖。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柊一飒觉得时刻刻伴随他的隐隐作痛消失不见了。



大概是这样坐着也没有办法,柊一飒打算看看旁边的纸上写了什么。



“少爷,饭做好了,给您放在这里可以吗?”



木门突然被拉开,一位穿着和服的年轻女子出现在门外。



“诶,少爷?”



柊一飒现在完全搞不清状况,明明该在医院的他为什么出现在这里,身体的疼痛也随之不见。



这一切只能用诡异形容。



少女抬头看了一眼,发现柊一飒还没有读过那张纸。



“少爷不妨看看纸上的内容。”



柊一飒怀疑的看向少女。



少女依旧不为所动的跪坐在门口低着头。



柊一飒叹了口气,发现自己确实掌握的信息量太少。



这时候也只能先听她的了。



柊一飒拿起纸,将对折的纸轻轻抖开。



微风带起落在地上的樱花,让它轻轻飘进室内,悄无声息的落在被褥上。



“我啊,其实是个无神论者哦。”



柊一飒将纸放在托盘上,透过少女看向了她身后的樱花树。



“所以,说什么神爱着我,我完全不信哦。”



但他也确实清楚,这个季节,樱花不会开放。



柊一飒看向了少女,眼神中存在着无声的不屑和轻蔑。



明明是负面的情感,却性感的无可救药。



从柊一飒开始读纸时就没动过的少女终于有所动作。



她拿起手边的托盘走到被褥边。



“为什么不选择相信呢,您可是有着一副让神明都喜欢的面容。”



面对着柊一飒始终不变的眼神,少女轻笑了笑。



“不妨您自己出去看看,用自己的双眼见证新的世界。”



柊一飒的眼神变了变。



“但在此之前请先用早餐,毕竟您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柊一飒不会去还是很爱惜生命的,在癌症后期他还是坚持能吃多少是多少,没有放弃。



如果想要热爱别人的生命,就先热爱自己的生命。



更何况,他早就饿了。

伊莱纹丝
“小飒!” “要叫老师哦~”...

“小飒!”

“要叫老师哦~”


(忘记在教师节发的草图)

“小飒!”

“要叫老师哦~”


(忘记在教师节发的草图)

伊莱纹丝
我会重温一些让人心跳不已的场面...

我会重温一些让人心跳不已的场面

(tag私心)

我会重温一些让人心跳不已的场面

(tag私心)

伊莱纹丝
2021年了,我还在为一飒的帅...

2021年了,我还在为一飒的帅气流泪

2021年了,我还在为一飒的帅气流泪

阿鳟
刚看三年A班我就拉郎了

刚看三年A班我就拉郎了

刚看三年A班我就拉郎了

叁肆陌上桑

【柊樱】误惹多情(一)

北极圈cp


激情产粮


重度OOC


幼儿园文笔


BE


阅读愉快


(一)


柊一飒用尽全身之力撑着桌角,指节泛白,勉强维持着站立,朝屏幕上的一众人等微微一笑,眨了眨眼:“久等了。”


出乎意料,他的疾病并没有逐渐恶化,反倒是稳定下来。


他的笑容一如当年。


那是个包容而慈爱的笑容,其中装载着三年A班所有孩子们青春的肆意与成长。


“先生……”屏幕前的众人吞吞吐吐最终却没能再说出几句话来。


沉默在空气中游走。


最终,不知谁开了口,将沉默打破:“茅野同学她……”那声音顿了一顿,其他几个人立刻反应过来,拐过话头:“先生,你...

北极圈cp


激情产粮


重度OOC


幼儿园文笔


BE



阅读愉快




(一)


柊一飒用尽全身之力撑着桌角,指节泛白,勉强维持着站立,朝屏幕上的一众人等微微一笑,眨了眨眼:“久等了。”


出乎意料,他的疾病并没有逐渐恶化,反倒是稳定下来。


他的笑容一如当年。


那是个包容而慈爱的笑容,其中装载着三年A班所有孩子们青春的肆意与成长。


“先生……”屏幕前的众人吞吞吐吐最终却没能再说出几句话来。


沉默在空气中游走。


最终,不知谁开了口,将沉默打破:“茅野同学她……”那声音顿了一顿,其他几个人立刻反应过来,拐过话头:“先生,你可能不知道,那个甲斐他可是干出了番大事业……”


“是啊是啊,这才毕业多久呢!”


“你小子可以啊!”


……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气氛顿时欢乐起来。


柊一飒唇边的笑容稍有些凝固,他知晓这群孩子定是有事瞒着他了。


这事,关于小樱。


关于他的——她


他似乎已经猜到了些许,但他不允许自己去相信。


“啊啊,说起来,小樱她——”宇佐美突地记起什么,将包中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一个小盒子拿出,摆在桌上,笑着道,却在提及茅野樱时顿了一顿,张了张口,再也道不出话来。


她的笑意渐渐淡了下去。


众人的吵闹声渐小下去。


“小樱——”柊一飒勉力维持着唇边的笑容,声调平稳,唯有尾音带上了些许颤抖,“她怎么了?”


众人霎时安静下来。


“她——”宇佐美咬了咬后槽牙,低声道,“她——”她的声音颤抖,眼眶红着,“她走了……”


柊一飒浑身一颤,面色发白:“她去哪了?她……走去哪儿了?”


走——去哪儿了?


柊一飒抱着仅剩的零星的希望,期期艾艾地朝众人发问。


他希望能听到——


她只是去办点事儿。


她马上来。


“小樱她为了救一个人……”宇佐美咽了咽口水,浑身发颤,“溺亡……”


柊一飒的眼前模糊起来。


(二)


茅野樱看见那个在水中挣扎的孩子时,几乎以为那就是澪奈。


她珍重的好友,澪奈。


于是她奔向了那个孩子。她把孩子救了上来。


而她,却沉入了水里。


在即将离世的前些时候,她突的想到了柊一飒。


他是茅野樱的毕生所爱,茅野樱生命中的指引者,茅野樱的青春……


他几乎贯穿了茅野樱二十年的人生。


茅野樱曾在毕业后鼓起所有勇气,站在他家门前对他表白过。但他微微笑着拒绝了。


他说,你会有一个光辉灿烂的未来。


他说,你会碰到一个比我更合适的男生。


他说,樱——我对樱的感情,可没有这么深啊。


那天的最后,茅野樱眨了眨自己那双小鹿班湿漉漉的眼,落荒而逃。



(三)


茅野樱闭着眼,她清楚地感知到,她的生命在被一丝丝抽走。


她突的又记起了那十天。那荒唐,疯狂,却又是教育意义深刻,让她用不能忘怀且永远感激的十天。


“先生,那几天,对我来说,是我的整个青春。”


这句话终究还是来不及告诉他了。


茅野樱昏昏沉沉地想。


真是太可惜了。


禾一叨叨叨
柊一飒老师的战损+名场面

柊一飒老师的战损+名场面

柊一飒老师的战损+名场面

-辛夷君-

【斐柊】提前凋零

#是提前知道一切的甲斐


一个人最怕的,莫过于心中最不好的猜测成了真,甚至比他猜测的还要坏。这无疑是当胸一刀。

甲斐隼人十八岁,这十八年虽说坎坷,还没有现在这样痛的时候。他感觉人和魂都被现实捅了个对穿,给炙焦了一个洞,疼的流不出血。


甲斐隼人一直很聪明。就算他染着头发,戴着耳钉,一脸不良地坐在教室最后一排,他依然是聪明的。聪明到能察觉出柊一飒的异样,察觉出他的老师撑着一身病骨做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察觉出他的老师最终决定要离开他。

他晚上偷偷来到美术准备室,想向他的老师讨要一个真相。彼时柊一飒刚忍过一次发病,他疼得倒在地上,能听见迟疑的脚步声在见到他的那一刻开始慌张。果然...

#是提前知道一切的甲斐




一个人最怕的,莫过于心中最不好的猜测成了真,甚至比他猜测的还要坏。这无疑是当胸一刀。

甲斐隼人十八岁,这十八年虽说坎坷,还没有现在这样痛的时候。他感觉人和魂都被现实捅了个对穿,给炙焦了一个洞,疼的流不出血。


甲斐隼人一直很聪明。就算他染着头发,戴着耳钉,一脸不良地坐在教室最后一排,他依然是聪明的。聪明到能察觉出柊一飒的异样,察觉出他的老师撑着一身病骨做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察觉出他的老师最终决定要离开他。

他晚上偷偷来到美术准备室,想向他的老师讨要一个真相。彼时柊一飒刚忍过一次发病,他疼得倒在地上,能听见迟疑的脚步声在见到他的那一刻开始慌张。果然是甲斐。甲斐不敢碰他,冲过来也是手足无措的样子。他说没事,你扶我起来坐一会。

出乎他意料的是少年人异常地乖,动作小心翼翼,避免磕着他的腰背。他终于缓过一口气,语气已经像他白天,说甲斐同学,有什么事吗?

他知道他为何而来。


柊一飒说完,就想咬掉自己的舌头。他不是怕甲斐会乱说什么,他是担心事实带给这个十八岁少年人的冲击,因为这无异于一个冲浪的人让突如其来的大浪拍在崖壁上。即便他已经猜出了大半,那也是刻骨的疼。

总有一天他会告诉学生们,现在实在不是一个好时候。

他心里千头万绪,试图重组措辞来安慰他沉默下来的学生,他言语一向很巧,现在却打结。


甲斐你听我说。他的老师用指尖沾去甲斐脸上的一滴泪,仰着头看他。我保证在这一切结束之前,我是不会死的。

这算什么保证?我要的是你别……

甲斐的声音像风化已久的枯叶,一滴雨就能砸碎一点边角,他的眼下雨,心也下雨,于是他言语都碎了,再也说不下去,他整个人给冲毁了,悬在瀑布上亦死亦生。

柊一飒的睫毛很长,又戴着眼镜,再锐利的目光都要给削去一半,平日里显得整个人温软又柔和,但在其之下的眼神是原野是深海,是火焰是远山,其中烈烈含着什么意思,甲斐之前从来都不懂。


甲斐手长脚长,轻而易举地将柊一飒整个人搂在了怀里。年轻人急躁地去找老师的唇。压上去。只有这样他才能觉出怀里抱着的是柊一飒,只有这样他才不会以为自己只抱了一团裁剪开又缝合好的名为衣服的布片。他的老师太瘦了。

柊一飒让这一下撞得有点疼,甲斐还是太年轻,连吻都年轻。

他们是一对爱人。一个将死的人,一个新生的人。多么荒诞而又真实的差距啊!

他的笑被闷在喉咙里,手掌贴着甲斐的胸口,这是一个推拒的动作,他却没施力,感到手底的心跳又急又重,一颗年轻的心脏透过骨血皮肉,隔着衣裳来敲他的手心。

笑什么?他们分开。甲斐有点喘,柊一飒也是,但他笑。少年人眼皮红红的,他稍微平静了些,依旧是张牙舞爪。嫌我技术不好吗?

我可没这么说。他的老师揉乱了他的头发。甲斐握住那只微凉的手,正好是戴着控制器的那只手,腕骨瘦的突出,指节泛着不健康的青白色,一如他没血色的唇角,就算是红也是给血染的。

我真想引爆所有的炸弹,和你一起被埋在这里,就算有人扒开废墟,我们两个也是粉身碎骨在一起的。甲斐忍住这句快要冲口而出的话,他知道他的老师绝对不愿意听到他这样讲。他的老师是多么想让他们走下去啊。

于是这句血腥的告白在他舌尖转了一圈,又被他咬碎咽了回去。

会忍耐了。他知道他这是在长大。骨骼生长肌肉生长,身量会拔高声音会低沉,但灵魂比它们更高,灵魂已经被拔高了一层,他们将带着不属于这个年龄的灵魂,属于这个年龄的热忱,在这个野蛮苍白的世界里横冲直撞。


他们都会变。十几年以后,故人来去,只有柊一飒会一直站在他们背后,用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推着他们前进,一回头就能看见他的微笑始终如一。

所以他的痛苦如此清晰,一种哭不出来的痛苦。他突然觉得整个世界都安静了,只剩下一种噪音,过了很久他才知道是他自己在嘶号地哭。声音不大,因为还未出口就已经断裂在喉咙里。

而柊一飒只是温柔地拍着他的背。像安抚作了噩梦的孩子。


他们最后什么也没有说。

若干年后,一切埋没了的,即将被埋没的,也不过是旧时遗址。都已经变得荒芜。只是甲斐隼人走出去,而柊一飒留下。

好在他们都没有后悔。



END

忘羡。

3年A班:从今天开始,除了我之外都是重生

试发一章

柊一飒中心,all柊向


第一章,

“老师?柊老师?”

柊一飒摘下耳机,一脸茫然地看着同事。外貌美丽的女老师活动着筋骨,为了接下来的体操做准备。“要做体操了哟~”

柊一飒瞟了一眼也在做准备的其他老师,恍然想起来且温和地笑着向同事致谢:“啊啊~谢谢提醒。”

这所魁皇高校是他前不久面试来的学校,而课前做体操是不管是学生、还是教师都必须活动的一所特殊学校。

嘛,这一点也很有趣。

等体操结束后,学生陆续进入教室,因为上课铃要响了。柊一飒因为自己是班主任,而开始收拾书本,将书整理好,只拿了一台笔记本电脑。

“柊老师,今天不准备说明升学指导吗?”同为班主任的女老师注意到,问道...

试发一章

柊一飒中心,all柊向


第一章,

“老师?柊老师?”

柊一飒摘下耳机,一脸茫然地看着同事。外貌美丽的女老师活动着筋骨,为了接下来的体操做准备。“要做体操了哟~”

柊一飒瞟了一眼也在做准备的其他老师,恍然想起来且温和地笑着向同事致谢:“啊啊~谢谢提醒。”

这所魁皇高校是他前不久面试来的学校,而课前做体操是不管是学生、还是教师都必须活动的一所特殊学校。

嘛,这一点也很有趣。

等体操结束后,学生陆续进入教室,因为上课铃要响了。柊一飒因为自己是班主任,而开始收拾书本,将书整理好,只拿了一台笔记本电脑。

“柊老师,今天不准备说明升学指导吗?”同为班主任的女老师注意到,问道。

柊一飒俊朗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嗯,今天要处理一点事。”

女老师心跳加快,因为无论是长相还是戴着眼镜时一身斯文气质的柊一飒,都完全是她的菜!而且柊老师还很温柔!!不仅仅外貌完美,还有着出色的艺术才能的柊老师简直完美!!

“那个,柊老师,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不可以晚上一起去吃个饭呢~?”

这样完美的人,先下手为强!

“不好意思,我今天有事呢。”柊一飒将资料放入整理柜里,拒绝了同事的邀请。

“那明天呢?不然的话,后天也可以……”

不等女老师说完,柊一飒又是一脸温和地拒绝道,话语中是笃定:“明天之后一定会很忙的!”将所有资料放好,他转身:“毕竟10天之后就是毕业典礼了呢,各种事情会忙得不可开交的哦。”

女老师泄气,毕竟她也知道这是真实的。离毕业典礼还有10天,要干的事如同山一般繁重呢。

“啊,柊老师!森崎老师!”一个身穿西装的男人脸上笑嘻嘻地走过来,柊一飒和森崎老师将视线投向男人,柊一飒面色平静,而森崎老师则一脸嫌弃。

“武智老师。”柊一飒点头示意着。

武智老师很是得意地拿出两本书,书的封面赫然是武智老师本人,看到此封面的森崎老师脸上的嫌弃更明显了。“这是我最近新出的书,请放心,上面我可是很体贴地签上名字了!!”

人家有说要嘛?!森崎老师拿着这本莫名其妙的书,脸上明显写着。而柊一飒则拿着书,若有所思地看着。

“那么,再会~啊啊,平成时代最热血的教师好忙呀~~!”武智老师似乎很忙似的看了看手表,便往门口跑去。

“搞什么啊,那个奇怪的人……”森崎老师突然想起自己的目的,连忙问道:“那10天后呢,柊老师?!”

但是,约会邀请又是被打断了。

“柊老师,门口有你的快递哟!”一个憨憨的老师在门口喊道:“有很多哟!!”

“好,我马上去拿。”柊一飒看了看手表,现在去拿的话时间刚刚好。


3月1日  魁皇高校

柊一飒推着一车的纸箱,走在走廊上。周围走过的学生嬉笑着,都完全不理柊一飒。

而这个时候,从后面走过来的两名女学生注意到正搬着东西的柊一飒,凑在一起笑嘻嘻。

柊一飒瞟了一眼后面的两名学生,是宇佐美同学和鱼住同学…呢。

宇佐美是绑着马尾辫的女生,而鱼住是身形胖胖的女生,好像是田径部的学生呢。

“老师!早———上好!!”

鱼住华故意站在那些纸箱的旁边,哐地一下把箱子撞得七零八落,然后和宇佐美嬉笑着跑开。

“小飒,班会不要迟到哟~”宇佐美一边幸灾乐祸一边回头似乎善意地提醒道。

还不等柊一飒反应,两人便高兴地跑开,望着两人离去的身影,柊一飒眯眯眼眸,睨向七零八落的箱子和周围,认命地叹了口气。

“老师,请问需要我帮忙吗?”是茅野同学,班上的班长。

柊一飒小心地捡着地下散落的东西,淡声:“不用,你先回班级。”

“但是……”

“不用,快点去班级,上课铃响了哟。”头也不抬地说道,利落的收拾好完东西,啪地一声盖上箱子。

“啊……那我走了。”

柊一飒抬眸,镜片倒映出茅野跑向班级的身影。


柊一飒这个时候很庆幸,幸好美术室和自己负责的班级是对面的距离。这样正好省他的事。

将其中一个箱子搬到桌子上,打开且拿出来一个机器人,按下按钮,机器人发出:“发现入侵者!发现入侵者!”

刺耳的声音在这间安静的美术室响彻着,给人一种压抑感。

而柊一飒则是好笑地挪开,然后缓慢地转头望向旁边墙上的镜子,镜子中的青年有着俊朗的外貌、有着卷卷的头发,眼眶前挂着一副圆款的眼镜。总的来说,是一个看起来与犯罪毫无关联的青年。

只是,镜子中那名青年的眼神……对,跟深不见底的深渊的感觉很近……

柊一飒慢慢的摘下眼镜,直直的、静静地望着那镜子中的人的眼神。



班级里的同学吵吵闹闹,连门被拉开的声音、甚至班主任本人的身影进来都无法制止这片吵闹。

“啊,老师……那个后门突然打不开了。”茅野很完美地做好班长的责任,看到柊一飒进来后,连忙小跑到前面向柊一飒说道。

柊一飒不在意地走到讲台,将笔记本放到讲台桌:“大家先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吧。”

大家看了看开着的前门,也就将莫名关着的后门置于脑后。没事,回去可以走前门~

便陆陆续续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因为临近毕业便姿态懶散地扒在桌子上。

“咦?甲斐同学他们呢?”看到空着的座位,柊一飒问道。

说曹操,曹操就到。

“喔——赶上了、赶上了!”三个男生结伴而来,粗鲁的拉开前门。走到前面的矮个子的男生大摇大摆地走进来。

柊一飒紧皱眉头:“没赶上,你们迟到了。”

三名男生不在意的应道:“是~~”完全不在乎教师在不在的问题,更是大摇大摆地分三路。

“嘛、嘛 ,阿飒你就睁一眼闭一只眼吧!”中间的一个男生趁着正准备将门关着的柊一飒没看到后面,一脚将柊一飒踢开,而受到力度冲击的柊一飒直直撞上门。

看到老师吃瘪,班上的同学有的纷纷嘲笑起来,有的毫不在意地只关注于自己的事,坐在一起的男生们纷纷拍掌,很是赞同这个举动。

几个打扮时髦的女生则在后面掩嘴偷笑着,发出宛如银铃般的笑声。

坐在最旁边的、靠近门口的茅野微微抬起头,怯怯的看向柊一飒。柊一飒吃痛地拍了拍衣服,整理好衣物,伸手将门关上,便走到讲台。

茅野愣愣的看着门,刚才她好像听到门上锁的声音……?

“今天,有重要的事要告知大家。”柊一飒站在讲台上,居高临下地环视着全班同学。底下的同学一个个的懶散的样子,柊一飒一字一字、铿锵有力地:“从现在开始,我要你们在场的各位当我的人质。”

镜头一转,美术室的镜子上有一道深深的、深深的裂痕——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