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柏冰

302浏览    7参与
夏荷微纁

【柏冰】王位(二)

时隔大半个月的更新终于来了,放心,我是不会弃坑的!虽迟但到!

这章算是过渡章,故而字数不多。

第一章点这里 ,有一点细节上的改动。

废话不多说,正文开始!


“月……华骑士长,已经很晚了,更何况宴席已经散了,您为什么会在这里?”

柏子安按耐住自己狂跳不止的心脏和几乎快要溢出来的期待,使得自己平静的和她说话。

“而且,树上很危险,还请华骑士长快下来吧。”

“哦?”华月冰挑眉,然后嘴角上扬,带着满腔笑意“这样吧,只要你走到树下,我就下来,如何?”

柏子安有些茫然,不太明白为什么,但是他还是答应了,然后走到了树下。

华月冰脸上的笑意越来越大,就像一个恶作剧得逞的...

时隔大半个月的更新终于来了,放心,我是不会弃坑的!虽迟但到!

这章算是过渡章,故而字数不多。

第一章点这里 ,有一点细节上的改动。

废话不多说,正文开始!




“月……华骑士长,已经很晚了,更何况宴席已经散了,您为什么会在这里?”

柏子安按耐住自己狂跳不止的心脏和几乎快要溢出来的期待,使得自己平静的和她说话。

“而且,树上很危险,还请华骑士长快下来吧。”

“哦?”华月冰挑眉,然后嘴角上扬,带着满腔笑意“这样吧,只要你走到树下,我就下来,如何?”

柏子安有些茫然,不太明白为什么,但是他还是答应了,然后走到了树下。

华月冰脸上的笑意越来越大,就像一个恶作剧得逞的小孩子一般。

“小心哦~”

然后就向着柏子安的方向跳了下去。

跳了下去……

了下去……

下去……

去……

!!!

在接收到这一消息的瞬间,他立马条件反射般的把手伸出去接她。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从手部传递到肩部的麻木感差点就让他的双臂失去力气,华月冰也已经稳稳的落在了他的怀里,甚至还搂着他的脖子。

意识到这一点的他马上就想把华月冰放下,免得被她以为自己是什么轻浮的人。

可是,华月冰完全没有想放开的意思,没办法,柏子安只能提醒她。

“……华骑士长,还请您赶快下来吧,会让人误会的。”

“这里除了我们,还有谁。”

“这……”

这,柏子安还真答不上来。

华月冰看着他这副样子,脸上笑意更甚,“行了行了,不逗你了。”

这才从他身上跳下来。

一阵微风吹起,带着“沙沙”声向远方跑去。

“哦~有意思,”柏子恒听完了刚刚跟踪华月冰的下属的汇报“七皇弟,你终于有把柄落在我手上了……”

“原来你还记得我啊,我还以为……”

“逗你玩而已,难道我是那种记性很差的人吗?”

华月冰才不会说她这些年来一直都在关注他。

“难道你没听过外界对我的评价吗?”

“女子中的翘楚,年纪轻轻就成为了骑士团团长。”柏子安一板一眼的回答说“我听到的就是这些。”

华月冰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你都不听舆论的吗?上报给你们的都只会挑好的说,真实性不高,反而是小道消息的真实性会高很多。”

“是,是这样吗?”柏子安有些惊讶“我还是头一次听说……”

看着一脸傻笑的柏子安,华月冰面上是满脸的嫌弃。

不过,心里却是在想:如果是他继承王位,那他一定会成为一个优秀的王。

“那……不知华骑士长能不能告诉我,外人对您的评价呢?”

“笨!这种事情当然要你自己去打听!你直接问当事人算怎么回事啊?!”

“抱歉……”

送走了华月冰后,回到宫殿,他不禁傻笑了起来。

她还记得,真好……

华月冰此时也回到了家中,心情颇好的哼着小曲,成芊很惊讶——毕竟平日里华月冰从来都是一副傲气的样子。饶是和她一同长大的成芊也经常被自家小姐给哽到。

成芊斟酌了一下言辞,问:

“小姐今日是碰到什么好事了吗?好像心情很好的样子。”

“哈哈哈,她啊,根本就是因为见到了心上人,小芊就别问啦。”

倒是华侯爵替她回答了。

“哎呀!都说了不要叫我小姐,说了多少遍了!”然后华月冰瞪了他一眼“死老头你还说,我还没说你把我一个人甩那的事呢!而且就他那呆头呆脑的,我才不会喜欢他。”

成芊有些好奇“他是谁啊?”

华老爷子抿了一口茶。

“七王子殿下。”

成芊皱眉。

“太乱来了……敢说他傻的,估计只有小姐一个吧。”

华月冰塞了一块曲奇饼到嘴里,满不在乎的说着“无所谓,反正我从来都不是循规蹈矩的人。”

成芊也不好说什么,只好由着她。

“明天我们就要回骑士圣殿了,小姐可别忘了。”

“嗯哼——”

然而,变故来的却是猝不及防。

在她们回到骑士圣殿后的一个星期,宫中就传来了噩耗。

他们的王,病逝了。



这段时间状态不太好,所以咕咕了这么久,真是不好意思(T ^ T)(但我还会再犯哒~)

我尽量一个月至少一更?哈哈……

夏荷微纁

【柏冰】王位(一)

我对不起期待这篇文的看官,本来以为我可以在五一假期期间搞完的,结果还是不行,所以为了不让你们白等,我就把目前写完的部分放出来。

本来想着写个一发完,但是我发现好像不行,似乎又被我搞成了长篇巨坑😂😂😂

我就不废话了,正文开始!


阿萨利斯皇城,贵族学院。

剑术指导课——

柏子安手中的剑再一次被挑飞。

“啊!”

他自己也跌坐在了地上,整个人灰头土脸的。

见此,就连剑术指导员也叹了口气“七王子殿下,您的身体不允许您做剧烈运动啊,您还是放弃吧。”

剑术指导员离开了,学生们也开始准备下一堂课。

柏子安低着头,默默的从地上爬起。

还没等他站稳,一股大力从背后袭来,让他...

我对不起期待这篇文的看官,本来以为我可以在五一假期期间搞完的,结果还是不行,所以为了不让你们白等,我就把目前写完的部分放出来。

本来想着写个一发完,但是我发现好像不行,似乎又被我搞成了长篇巨坑😂😂😂

我就不废话了,正文开始!




阿萨利斯皇城,贵族学院。

剑术指导课——

柏子安手中的剑再一次被挑飞。

“啊!”

他自己也跌坐在了地上,整个人灰头土脸的。

见此,就连剑术指导员也叹了口气“七王子殿下,您的身体不允许您做剧烈运动啊,您还是放弃吧。”

剑术指导员离开了,学生们也开始准备下一堂课。

柏子安低着头,默默的从地上爬起。

还没等他站稳,一股大力从背后袭来,让他再次跌倒在地。

“就这副身板,七王子还是赶紧回去当个花瓶吧!”

“就是就是,未来的王身体素质可不能这么孱弱。”

“身体这么弱,才华再好也没用。”

他被围在一群贵族男孩中,毫不留情的被嘲笑着。但是,他们说的是事实,他无力辩驳,只能被动的接受。

突然,有一个不同的声音出现了。

“哼,有本事在这里欺负别人体弱多病,怎么没本事当上王储呢!”

“更何况,谁说身体不好的人就一定不能成为王者?”

那是一个很傲气的女孩,她拽开了嘲笑的最狠的两人,走到他面前,对他伸出了手“快起来吧,七王子殿下。”

接着不顾他的意愿就强行把他拉了起来,还一脸嫌弃的用手帕帮他擦干净了脸上的汗水和灰尘。

周围开始了窃窃私语。

“这是华侯爵家的长女华月冰!”

“她就是那个未来的女骑士!”

“快走快走,我们惹不起!”

刚好,华月冰也擦完了,对着那群人的背影喊道“有本事就生在皇族啊!一个两个就知道跟风站队!”

“欺软怕硬,哼,看我下次在剑术课上好好的教训他们一顿。”

“好了,下堂课要开始了,我们走吧!”

依然是不管他的意愿,拉着他就向前跑去。

女孩不知道,她顺着心意随手做的事情,却改变了男孩的想法,在他的心里种下了一粒种子。

——我要踏上王位!向世人证明自己!

但是,他刚刚立下决心的第二天,他就得到消息:她已经作为准骑士,跟随骑士们去远征了。

这确实有些令他有一点惊讶,甚至有些哀伤。

但这些都会变成他成为王的动力。

至此,他开始了成为王的旅程。

他的才华出众,在兄弟姐妹之间他是最优秀的那个,除了体能。

于是他开始悄悄的锻炼身体,每个夜晚都会跑到演武场,然后挥剑挥到半夜,再拖着疲惫的身体返回房间。

这一坚持,就是十年。

十年后。

柏子安坐在房间里,手上捧着一本跟政治有关的书。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

“请进。”

“七王子殿下,王召见您。”

“好的,我知道了,请带路。”

他放下了手上的书,和女仆一起去到了他父王的书房。

“父王万安。”

柏子安左手按在右肩上,向他请安。

“子安,你来了。”

王从座位上站起,坐到了一旁的软椅上,并且拍了拍自己旁边的空位。

“子安,来,坐。”

“是,父王。”

柏子安从善如流的坐了过去。

“子安啊,后天就是你十八岁的诞辰了,也是你的成年礼,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

柏子安这才反应过来,后天是他的诞辰。

他略微思索了一下,回道“回父王,孩儿没什么想要的,如果非说不可的话,那就请父王赠我几本书吧。”

王的眼里露出欣慰的光芒“不愧是我的儿子,我准了,你可以去图书收藏馆选任何你想要的书。”

他的本意本是旁敲侧击一下,看他适不适合成为真正的继承人。

他现在的王储之位只是他对他的愧疚之情,毕竟他自出生起就体弱多病。不过他也确实是他所有儿女中最为优秀的就是了。

“谢父王!”

柏子安形喜于色,图书收藏馆他想进去很久了,哪怕是不能把书带出来,他也可以在里面呆上三天三夜。

“对了,如今你也成年了,是时候物色一个好女孩了。”

柏子安惊了一下,随后斟酌道“……父王,孩儿暂时,不想谈这些。”

王看见他神情恍惚,立马就猜到了什么,于是不再多问。

“子安啊,你的诞辰上肯定会有很多贵族女孩,你可以好好参详参详。”

他站起身,走向落地窗“好了,父王累了,你去吧。”

“是,父王,孩儿告退。”

他心情复杂的回到了他的房间,就连看书的心情也没有了。

“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

当初的女孩,还会记得他吗?

答案,往往是不尽人意的。

皇家宴会厅——

“七王子殿下,到——”

柏子安盛装出席,毕竟是宴会的主角,当然要最后出场。

“感谢各位,百忙之中来参加我的诞辰和成年礼——”

按照礼数,说了一大堆客套话之后,大家就可以开始自由活动了。

不过大多数人都是去找柏子安祝贺他,然后说几句客套话。

甭管你真不真诚,反正表面功夫要做到位。

有人从背后拍了他一下。

“啊,是华侯爵,子安失礼了,还请原谅我的礼数不周。”

“七王子殿下真是折煞我也,应该是我向殿下道歉,唐突殿下真是失礼才是。”

然后他把身后的人拉了出来。

“来来来,月冰,跟七王子认识一下。”

她优雅的向他行了一个骑士礼,然后面无表情的说:

“猎鹰皇家骑士团团长,华月冰,向七王子殿下请安。祝贺殿下诞辰愉快。”

公式化的语气让柏子安心下一寒。

果然是……他的妄想啊……

事到如今,他也无能为力。

他无奈苦笑“华骑士长无需多礼。”

“哈哈哈,那你们年轻人聊,我啊就一个人到处走走逛逛吧。”

说完,他就真的走了。

待他走远后,华月冰无声的叹了口气,似乎是对自己的父亲感到无奈。

“抱歉,七殿下,我父亲就是这样任性,还请您原谅。”

“华骑士长无需道歉。”

柏子安的笑容越发苦涩。

“要道歉的是我才对,在下突然有事,失陪了。”

然后也头也不回的走了,就像要逃开什么一样。

“唉,是个傻的。”

华月冰收起了那副毕恭毕敬的表情,双手环胸。

“这个死老爹,居然就把我甩这儿了,看我回去不好好教训他一顿。”

她正这样想着,就有人过来打断了她。

“在下有幸,居然可以碰到华小姐,不知有没有这个荣幸和华小姐共舞一曲呢?”

华月冰挑眉,转身看向来者。

“呦,是大王子殿下啊。”

“正是。”

柏子恒的嘴角上扬,认为自己势在必得。

结果,当然是被打脸了。

只见华月冰这样说了一句:

“抱歉啊,我今天不想跳舞,更何况我穿的是男装。”

华月冰转身背对着他向前走去,还挥了挥手“拜拜了。”

这下,柏子恒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整个人就直接僵在了原地。

早听闻华侯爵的女儿不按套路出牌,为人十分随性,除了在骑士团的时候,出门总是一身男装(因为骑士团的服装不是裙子。),没想到在这种场合她也丝毫不看脸色行事。

“大意了……”

终于,这场宴会落下了帷幕。

柏子安走在回宫殿的路上,有些失落般的叹了口气。

“叹什么气呢,跟我说说呗。”

“我……”

柏子安下意识的开口,然后突然意识了什么,猛地抬头看向前方声音传来的方向。

一个身着男装的女子坐在路旁高大的树上,迎着月光笑盈盈的看着他。

“别来无恙啊,七王子殿下。”

夏荷微纁

【柏冰】王座(预告)

是的,这只是个预告,和魔法世界 一样,是我在洗澡的时候想出来的片段。

同样是西方世界!(因为没有尝试过,所以想要试一试,况且月冰姐的剑也是西洋剑嘛!)

正文正在编纂中,请耐心等待呀~

废话不多说,预告开始!


“就他,还能当继承人?”

“就是,太弱了。”

他就这样默默的承受同龄人嘲笑和拳脚相加,直到她,出现了。

“都给我滚开!有本事就生在皇族啊!一个两个就会跟风站队。”

那个女孩的出现,给了他一个信念。

“没事吧,七王子殿下。”

她轻轻的用手帕擦干净了他脸上的污渍。

“是她!华侯爵家那个未来的女骑士!”

“快走!我们惹不起!”

一群贵族小孩瞬间就怕了,...

是的,这只是个预告,和魔法世界 一样,是我在洗澡的时候想出来的片段。

同样是西方世界!(因为没有尝试过,所以想要试一试,况且月冰姐的剑也是西洋剑嘛!)

正文正在编纂中,请耐心等待呀~

废话不多说,预告开始!



“就他,还能当继承人?”

“就是,太弱了。”

他就这样默默的承受同龄人嘲笑和拳脚相加,直到她,出现了。

“都给我滚开!有本事就生在皇族啊!一个两个就会跟风站队。”

那个女孩的出现,给了他一个信念。

“没事吧,七王子殿下。”

她轻轻的用手帕擦干净了他脸上的污渍。

“是她!华侯爵家那个未来的女骑士!”

“快走!我们惹不起!”

一群贵族小孩瞬间就怕了,急急忙忙的跑掉了。

“哼,欺软怕硬,看我下次在剑术课上好好的打他们一顿!”

那个女孩如此说道。

这一段记忆,被柏子安珍藏了十年,直到他十八岁的时候。

可是,这对她来说,只是随手做的事情罢了。

“参见七王子殿下。”

语气极其漠然,就好像一个陌生人。

也对,她现在已经是猎鹰皇家骑士团的团长了,更何况,十年前的记忆,早就忘了吧。

他只能无奈苦笑“华骑士长,不必多礼。”

只有他像个傻子一样惦记着。

心中五味杂陈。

你以为到此为止了吗?

不,这仅仅只是开始。


没了没了,正文还在码呢,随机掉落啊,嘻嘻嘻(♡˙︶˙♡)


夏荷微纁

【柏冰】相遇相知

@栀虞子 点的柏冰CP哦(´-ω-`)

古装武侠paro~是神医华月冰和侠士柏子安呢~

不要在意语法,有内味就行ヽ(≧Д≦)ノ

不喜勿喷,小学生文笔,如果有什么建议或意见请在下方评论区留言!

ooc是肯定的,尽量不ooc!

有原创角色出没。

以上若是OK,就向下翻吧!

正文开始↓↓↓


柏子安醒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而且萦绕着淡淡的药香。

“你醒了。”

出于本能,柏子安一个手刃就劈了过去,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收回了。

出乎意料的,他的手刃被挡了下来。

“不错,招式迅猛,看来你手上的伤应该好的差不多了。”

然后在他...

@栀虞子 点的柏冰CP哦(´-ω-`)

古装武侠paro~是神医华月冰和侠士柏子安呢~

不要在意语法,有内味就行ヽ(≧Д≦)ノ

不喜勿喷,小学生文笔,如果有什么建议或意见请在下方评论区留言!

ooc是肯定的,尽量不ooc!

有原创角色出没。

以上若是OK,就向下翻吧!

正文开始↓↓↓




柏子安醒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而且萦绕着淡淡的药香。

“你醒了。”

出于本能,柏子安一个手刃就劈了过去,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收回了。

出乎意料的,他的手刃被挡了下来。

“不错,招式迅猛,看来你手上的伤应该好的差不多了。”

然后在他的胸膛上拍了一掌,结果自然是让柏子安疼得闷哼一声。

“啧,看来你胸口上的伤还没好。”女子嫌弃的说“你看看你一个男子,恢复能力怎么这么差?”

说罢,又拉了拉他的腿,又引得他一声闷哼。

“嗯,腿上还有知觉,不算太坏。”

女子毫不温柔的塞给他一碗药,甩下两个字,“喝了。”,然后就走了。

从头到尾,他连说句话的机会都没有。

不过,他倒是终于有机会看看自己目前所处的环境了。

房间很整洁,摆设很简洁,干净利落,就跟她的做事风格一样。

整个房子里都蔓延着药香。

正待他想下床走动之时,却被厉声呵止。

“我说了让你动吗,躺着。”

声音是从庭院里传来的。

“如果你不想让你的腿废掉。”

柏子安没办法,只能回到床上躺着。

直到傍晚,他才有机会和她搭上话。

“在下柏子安,敢问姑娘芳名?”

“鬼扇柏子安,我知道。”

柏子安有些惊讶,刚想问她就回答了。

“我看见了你的武器。”

然后又是一碗药。

“原因。”

“啊?”

“你的伤很重,为什么。”

柏子安终于明白了她的意思。

“因为我……知道了一些事情。”他轻叹一声,垂下双眸“是关于……盟主令的。”

“然后就被追杀了。”他讽刺般的笑了笑“真是不知道为什么,不过就是一块木头,到底有什么好抢的。”

“要是所有武林中人都跟你一样想的话,就不会有这么多破事了。”

她接过空碗转身离去。

“华月冰,我的名字。”

柏子安没怎么当回事,只当又结交一位朋友罢了。

多年后华月冰笑他当时一点眼力都没有,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华月冰住的地方很隐蔽,追杀的人即使到了这一片地方也不见得找得到,所以三天后华月冰依旧照常去林子里采药。

结果出事了。

华月冰现在正飞速在林子里穿梭着,后面还跟着一群人——先前有一批被她甩掉了,剩下的都是身手不错的。

一声轻微的破风声自华月冰背后响起,她听到了声音后瞬间做出反应,右足足尖点地,起身向后空翻,躲过一箭。

“阁下身手敏捷,是个高手啊。”

那人保持着刚刚射箭的动作,眼睛眯起,看她的眼神,就像一条盯住猎物的蛇一样。

“不知阁下是否能将鬼扇的位置告诉我们,我们公子必有重赏。”

“无,可,奉,告。”

华月冰一字一字的说,眼神冰冷。

“自寻死路。”那人向后挥手,“给我上。”

“杀了我,你也找不到他。”

“我可没说要杀你啊。”那人轻笑“我只是打算和你聊聊,顺便告知他一声而已。”

“看你做不做得到吧!”

他身后三人直冲华月冰而去,华月冰先身夺人,将其中一人抢先制服,随后起身一跃落在另一人的背上,使劲一踩,最后一个及时闪开,躲开了她的扫堂腿。

落地后,他一拳攻去,被她截下,想退后却别察觉,直接就被敲晕了。

至此,那三人被她拿下。

又是一声破空声,她一挥手,空手截下了那支箭,然后又掷了回去。

那人脸色骤变,连续向后翻滚三次才停下。

只见他面前除了那支箭,还多出来几根银针。

且银针周围的植物一瞬间就枯萎了。可想而知上面涂了剧毒。

“!!!你是……”

话没说完,就被华月冰打断了。

“知道了我的身份,那你可就活不了了。”

伴随着一声破空声的,是一个重物倒地的声音。

这片树林再次静寂无声,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半个月后,这片林子又来了几位客人。

他们来到了先前四人与华月冰打斗的地方。

很干净,没有任何人为的痕迹。

也是,都半个月过去了,有什么痕迹也都消失了。

可惜,有一处还在,那就是——因为毒针而失去活性的土壤。

“公子,是一息散。”

“看来,他们惹到了毒医。”

“毒医?李公子知道是谁杀了他们。”

“墨诀堂主有没有听说过,毒医神女。”

“敢问李公子,她是何许人也?”

“华月冰。”

“啊?”墨诀堂主有些惊讶“月冰这么有名!我都不知道啊!”

“她隐居山林多年,没听过也很正常。”李怀远突然停了下来,看向他“听叶兄的意思,似乎与神医关系匪浅?”

“她啊,她是我忘年交啊。”叶漠习惯性的摸了摸下巴“当年她还是个小姑娘,正是豆蔻年华……”随后停下看向了李怀远“李公子,此事牵扯到了华小友,那本堂主只能却而望之了。”

“叶兄是想就这么一走了之吗?”

话音未落,余下三人就将他包围了起来,他身旁的女子也拿出了刀,随时准备战斗。

“成芊,把刀放下。”

成芊不解的看了堂主一眼,却还是把刀收回了袖中。

“小友既然来了,就出来一见吧。”

“我只是来此采药,谁知会碰上各位。”华月冰提着药篓子,缓缓走出。

“若是各位想问我柏子安的下落,我只能说无可奉告,若是想问我盟主令,很抱歉,我也不知情。”华月冰看向李怀远,一语道破他们的来意,面上不显山露水,暗里却不动声色的摩挲起手中的银针“说开了,我只是路过,告辞。”

语毕,转身离去。

远处传来些许声响,她也不在意。毕竟叶漠和成芊武艺高强,离开不成问题。

她现在担心的是会不会有人找到她那里去,毕竟那里还有好多珍贵的药草,就这么毁了的话,她舍不得。

先是习惯性的绕一大圈甩掉可能跟着自己的人,然后走密道回去。

彼时柏子安已经完全康复,正在练功,看见她略显急促的步伐不由心生不安“月冰,出什么了吗?”

“这里人越来越多,此地不宜久留,要趁早离开,另寻他处落脚。”

她翻出了自己的药箱,开始收拾需要带走的东西,柏子安见状,也开始收拾行装,准备离开。

他收拾好后,看向华月冰,正好看见她正在细细的擦着一个漆黑的木盒。她低垂着双眼,最后直接把木盒塞入了包中。

还有一些无法带走的药草,被她装在箱子里藏在了一个暗格之中,不仅如此还在暗格里撒了不少毒药——那块暗格上的板子也被她涂上了毒药。

做完这些后,她和柏子安离开了这里。

不多时,李怀远和他的手下就找到了这里。

“公子,这里就是她的落脚点了。”

“干的不错,阿鹰。”

被称为阿鹰的人在这里晃了两圈,下了定论:“公子,他们刚走不久。”

“再找找,看看有什么有用的东西。”

话音刚落,就有人发现了什么。

“公子,这里有暗格。”

然而李怀远刚刚过去,那个人就突然口吐鲜血,没有了气息。

“!!!公子小心!”

“不打紧。”李怀远拨开了他的手“毕竟是毒医的地盘,毒药肯定多,让他们注意一下。”

“是。”

“这暗格之中估计还有毒,就不要在暗格上浪费时间了。”

“是。”

这边还在房子里浪费时间,华月冰他们已经跑出去不知道多久了。

“月冰,我们接下来去哪?”

华月冰头也不回,道:“你的伤已经好了,没必要跟着我。”然后她停顿了一下“更何况你跟着我也只会给我添麻烦。”

“那些人是因为我而来,我不能让你身陷险境!”

“正是如此,所以你走的越远越好。”华月冰猛地停下,转身面向他“子安,快走吧,至少我还能帮你引走一部分人。”

此时此刻,那双本应该淡漠的眼睛,充满了平时所没有的温柔。

微风吹起,吹乱了他们的长发,也吹乱了某些人的心。

柏子安不自觉的抬起了手,却是僵硬的抱拳行礼“……那,……还请……小心。”

“嗯,就此别过吧。”

江湖,便是如此薄情。

两人渐行渐远。

终是有人先动了情,乱了另一人的心。

“月冰!”柏子安回头喊道“等我!!!”

华月冰听懂了。

等我变强,等我回来。

她狠下心,飞跃离开了此处。

江湖上的世态炎凉曾让她心灰意冷,可是这个人的出现,让她动摇。

他是唯一一个认为盟主令只是一块破木头而已。要知道,就算是叶漠,也觊觎这盟主令所代表的权利。

正所谓不打不相识,她和叶漠也是这样认识的。也是因为盟主令,他们才会有交集。

上一任盟主令的主人是她师父,华老。据他说是年纪大了,就叫华老吧,多好记。为此华月冰吐槽了不知道多少次。

他们定了赌约,叶漠输了就放弃盟主令,赢了就拿走。你问他们是怎么见到的?当然是叶漠赢了华月冰然后跟着华月冰见到的啊!

毫无疑问,叶漠输了,他也信守承诺,不再觊觎盟主令。

此时此刻,让我们把视线转到李怀远那里。

他们已经回到了李府。

李怀远的手上拿着一封信,他看完之后直接下令,将华月冰有盟主令的事传出去。

“你逃不了的。”

一年后。

华月冰一脚踢开攻到自己面前的人,借着反冲力向后跃去,然后一剑杀了后背的敌人。

然而,她已经到极限了,腿部肌肉已经使不上劲,她也只是用剑支撑着自己勉强站立罢了。

她的行踪暴露了,经过整整三天的追杀,她已经撑不住了。

她从药包里拿出绷带,开始给自己上药。

然而,她突然喊了声“子安,帮……”

“呵,我又忘了,他已经走了……”

没想到,都过了一年,居然改不掉那大半个月养成的习惯。

她站起身,打算离开,再不离开,可能后面一批人又会追上了。

“月冰?”

她身形一顿。

脑袋里叫嚣着快走,可是身体却像有千斤重,让她迈不开步伐。

她被迫转过身,看见了那个她心里思念的人。他变得更强了,他……回来了。

“子安……”

柏子安将她拥入怀中,他小心翼翼,把她当成珍宝;却又紧实有力,仿佛能为她抵挡风雨。

“我回来了。”

掷地有声的四个字,让华月冰卸下心防,沉沉睡去。

难得的好梦,她梦见了和柏子安一起生活的那段时间。

“能动了就帮我做些事,可别想在我这里吃白饭。”她毫不客气的把洗碗的工作留给了他。

“喂,帮我把扇子拿过来。”

“记得泡茶啊。”

“子安,帮我拿一两枸杞,三两当归……”

她还梦到她第一次看到柏子安吹箫的时候。

……

柏子安看见她身上都是血,又看她睡得深,就想帮她擦一下,结果刚靠近她,她就醒来了。

“月冰,你醒了。”

华月冰以为是追兵又到了,一看是柏子安,便放下了心。

“有事吗。”

“我看你身上血迹颇多,你要不要去打理一下。附近有湖的。”

华月冰挑眉“你这是开始嫌弃我了?”

“怎么会!我只是……”

他慌慌张张的解释,华月冰却笑了起来。

柏子安无奈道“月冰你就别捉弄我了。”

“好了,不逗你了。”

华月冰向外走去。

“子安,谢谢你。”

晚上,寂静无声,但是他们却精神紧绷。

原因无他,因为他们面前,又是一批追杀者来袭。

华月冰率先动手,手腕一翻,就是数十根银针。被击中的人当场死亡,此时,一人无声无息的转到她的背后,却被柏子安击杀。

剩下的人蜂拥而至,柏子安将华月冰紧紧护在身后,他手上的铁扇被他使的行云流水,鬼影重重,出招极其诡异,让人完全应付不来。不多时,这一批人就被柏子安杀了个片甲不留。

他变得更强了。

华月冰看着他的背影,心中感慨。

他们连夜离开此处,到了另一处落脚点。

待华月冰整理完后,柏子安这才问他一直想问的话:

“月冰,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就一直这样下去,你会死的。”

“我……我也不知道。”

她低下了头“盟主令是师父唯一的遗物,他也说不要让它被有心之人利用。”

“要不,我们把它给它背后的势力,让他们自己抉择追随者?”

华月冰摇头“他们不是一个组织,只不过是立下了誓约,会听从盟主令的所有者的命令而已。”她叹了口气“他们大多隐居山林,又或者是追随他人,要找到他们,谈何容易啊。”

“那我们就毁了它。”柏子安看向了她“他们既然是单独的个体,就不应该让盟主令禁锢着他们。干脆毁了它,不仅让他们不再被盟主令所制约,也不会让有心之人利用了。”

“可是……”

“我知道它是你师父的遗物,你也一定不想这样做。”

“可是,我不希望你因为它而毁了自己,如果你的师父也不希望你被它拖累吧。”

“月冰,抉择权在你,不管你作何选择,我都会在你身旁。”

华月冰睁大双眼,她终于知道了师父临终前未说完的话是什么了。

“……师父也希望你,不要被它牵连,引来杀身之祸。”

这晚,她一夜无眠。

第二天,他们启程,去找李怀远。

那天过后,江湖开始沸腾。

“哎,你听说了吗?李怀远疯了!”

“啊?你说李府的李怀远?为什么!”

“听说是隐居多年的毒医神女出世,把他心心念念的盟主令给毁了!”

有人听到他说的话,跑过来搭腔。

“什么啊,我听说是鬼扇柏子安毁的啊!”

一旁的人也来搭腔。

“明明是他们一起毁的,我还听说他俩结成伴侣了呢!”

酒馆角落,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

“毒医神女,月冰,你还有这称呼啊。”

“都多少年前的事了,莫要再提。”

“好好好,依你。”

“唉,武功高强又风流倜傥的鬼扇居然有了伴侣,不知有多少江湖女子要心碎了。”

“月冰你就饶了我吧,别折腾我了。”

“哈哈哈哈……”

……

盟主令的故事到此为止,而他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这篇文总算是写完了,接下来是我要说的一些话。

我的想法:关于这篇文,我很抱歉,结尾写的并不好。因为我写到后面开始思考,盟主令究竟是什么,它能做什么,为什么有这么多人要来抢;李怀远想要它做什么;柏子安为什么会认为盟主令只是一块木头;华月冰为什么要保护它等等一系列问题。

经过这些思考,我发现这篇文章的逻辑混乱不堪,我尽我所能的去让这篇文章更好,但是有很多转折依旧很生硬。然后就是文不对题的问题……

对此我感到很抱歉。

还有一件事,就是最近我的更文频率会大幅度下降,毕竟我是高中狗嘛,为此我向看《救赎》的朋友们说声抱歉<(_ _)>。

夏荷微纁

救赎(柏冰番外:初见)

《凹凸世界》×《梦塔雪谜城》血族paro

cp自己找~(小学生文笔,千万别喷)

事先说明,联动是为了角色互补(好吧,事实上是懒得想名字ヽ(  ̄д ̄;)ノ,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莫名觉得带感(๑>؂<๑))。没看过的可以补一下,双粉就更好了。。。当然,不愿意补的话可以把不知道的角色当成npc或路人(这两部都很好看,就是《梦塔雪谜城》的编剧由于是新手,不是很好,但制作还是很精良的233~)

ooc肯定是会有的,尽量不ooc

现在是柏冰专场!(友情向!!)

凹凸里的人物几乎没出场,私心凹凸世界tag,别打我!

若是能接受就往下翻~~~


三年前的某天,阳...

《凹凸世界》×《梦塔雪谜城》血族paro

cp自己找~(小学生文笔,千万别喷)

事先说明,联动是为了角色互补(好吧,事实上是懒得想名字ヽ(  ̄д ̄;)ノ,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莫名觉得带感(๑>؂<๑))。没看过的可以补一下,双粉就更好了。。。当然,不愿意补的话可以把不知道的角色当成npc或路人(这两部都很好看,就是《梦塔雪谜城》的编剧由于是新手,不是很好,但制作还是很精良的233~)

ooc肯定是会有的,尽量不ooc

现在是柏冰专场!(友情向!!)

凹凸里的人物几乎没出场,私心凹凸世界tag,别打我!

若是能接受就往下翻~~~


三年前的某天,阳光明媚。

“今天阳光太强,你们就呆在城堡里,实在闲不住就去巡逻,反正密林里设了挡光结界。”交代完后,华月冰就离开了,没走几步又回头交代了几句“任小冲,你就在这里看着他们,别出去鬼混了。”

“知道了~早点回啊~”

不是华月冰唠叨,而是城堡里个个都是不省心的:雷狮和嘉德罗斯动不动开打,如果只是这俩就算了,可他们偏偏都有自己的小弟;神近耀和安莉洁算省心;哦,还有个小黑洞,要是雷狮,嘉德罗斯和他,这三人碰到一起,这个城堡就要重建了。

唉,真累。当初到底是为什么会救他们啊?

算了算日子,快有一个月没有去贫民窟了吧?虽然每次都派人送了东西去,但是还是要亲眼看看才算安心。

今天的贫民窟似乎多了些什么,嗯……感觉比以往要更热闹?

华月冰站在贫民窟外,心情颇好的走了进去。

“这不是华医生吗?都好久没见了,快进来坐坐。”

“不了,李伯,我就是来看看大家伙过的怎么样,顺便来给大家做个检查。”

“华医生!哎呦,这才过来就忙着照顾大家,真是辛苦了。晚上来张婶这里吃饭吧!”

“啊,谢谢张婶,不过大家都知道我不吃这些,还是算了,就不添麻烦了。”

“华医生……”

整个贫民窟的人听到华月冰来了,都跑来嘘寒问暖,华月冰的脸上也多了一分温暖。

“华姐姐,我好想你!”

一个小女孩跑过来拉着华月冰的衣服,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她,华月冰不禁笑了起来,一把把小女孩抱了起来“小小有没有好好听张婶的话乖乖吃药啊,嗯?”

小女孩的眼睛有些躲闪“有,有的……”

“说谎,你身上的药味几乎没有。”

华月冰佯装生气,揪了揪小小的鼻子。

“可是,药好苦,小小不想喝……”

“身体最重要,小小要是再不喝药,姐姐下次就不来了。”

华月冰把小小送到了张婶身边,张婶有些不好意思“给华医生添麻烦了。”

“不麻烦,应该的。”华月冰剥了一颗糖,塞到了小小的嘴里“好吃吗?”

“好吃!华姐姐真好!”

“华姐姐我也要!”“我也要吃!”其他孩子看到,都围到了她身边。

“一个一个来,都有的。”

有个男孩拿了糖之后,像是想起了什么,喊了一句“华姐姐,今天有一个魔术师来这里了!”

“而且长的也很好看,人也很温柔!”

刚提到他,他就过来了“听说今天来了个大家的老朋友,所以过来看看。”

华月冰站起身来,伸出手来,以示友好“你好,我是华月冰,是一名医生。”

魔术师也伸出了手“你好,我是柏子安,一名魔术师,很高兴能见到你。”在握手的一瞬间,柏子安有些惊讶“你的手好冰。”

看来他并不知道我是血族。华月冰思考了一下,觉得还是不要说比较好“我的体质偏寒,所以比常人的体温较低。”

“华姐姐,这难道不是因为你……唔!”

小小的话没说完,就被张婶捂住了嘴“不好意思,小孩子不懂事。”

柏子安隐约觉得不对劲,但因为光线问题,柏子安并没有看到她的竖瞳,也就没有追问。

这一待,就待了一个星期,毕竟一个月没来,大家又这么热情,华月冰又不好意思拒绝他们的好意,也就留了下来。

魔术师因为义务巡演,加上人好,所以也被留了下来,这么一来二去,两人也熟悉了起来。并且还被这里的人打趣了好几次,毕竟俊男靓女,怎么看怎么配。

柏子安知道是玩笑话,只是笑了笑,没在意,华月冰倒是还跟着调侃了一下他“他?就他这跟中央空调一样的性子,我怎么会喜欢他?”

“月冰,你这就太挖苦我了,待人温柔些总要好些啊。”

“得了吧子安,就你这性子,要是有了女朋友,她怕不是要被酸死。”

本以为这样的生活会一直到她走的一天,谁知,变故,就发生在一瞬。

“啊啊啊!吸血鬼来了!快跑啊!”

“不,不要咬我啊啊啊!”

华月冰第一想法是怎么会,后来也就反应过来,她把气息隐藏了,更何况,贫民窟没人管,那些嗜血为命的低等血族极有可能摸到这里来。于是华月冰第一时间就冲了出去,拿起剑就是往他们脑袋上砍。

柏子安明显也是个练家子,一边忙着招呼大家躲起来,一边拿着铁扇击杀那些杂碎。

“小小!我的女儿!”

“妈妈!救我!”

柏子安想冲上去,但是不得不击杀面前围过来的吸血鬼,华月冰也没办法,眼看小小即将丧命,她只好放出了属于纯血种血族的威压。

“放肆!”血红色的眼眸发出光芒,周围的空气变得极其阴沉,那些杂碎受不住如此强大的威压,直接碎裂。

她转身向柏子安走去,沿路的低等种全部碎裂,只留下惨叫声。

“……你没事吧”

柏子安没有反应,只是看着她。不,应该是透过她,在看着另一个人。

他永远也忘不了,那翻飞的衣袂,手中染血的长剑,以及那一双,闪着红光的竖瞳双眼!

“你是……吸血鬼?你是血族!”

“……是。”

柏子安一把拍开华月冰的手,死抓着她的肩质问“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知道那些人有多喜欢你吗,你为什么还要伤害他们!华月冰,你们血族到底有没有心!”

“子安!你冷静一下吧!我从来没有伤害过他们!他们从一开始就知道我是血族!一开始就是我救了他们!”

“你还要骗我到什么时候!”

“我没骗你,我承认,我最先开始是骗了你,因为我怕你对血族有偏见,然后就会有更大的麻烦!所以我选择了隐瞒。”

或许是他们的争吵声太大,张婶他们出来了,看见了这一幕,就上来劝阻。

“这是干什么!华医生是我们的恩人啊!小伙快放手啊!”

“没有华医生就不会有今天的我们啊!”

“华医生救人无数,是血族中的好人啊!”

小小也跑过来,拽着柏子安的衣角“华姐姐是好人,小小不会让你伤害华姐姐!”

一片混乱中,华月冰发话了。

“各位,先散了吧,子安只是一时不能接受,别担心。”她看向居民们“先处理下之后的事吧,我会处理好子安的事的。”

然后就带着柏子安瞬移走了。

……

“冷静了吗?”

华月冰挑眉,看着一脸茫然的柏子安。

“你为什么……”

“为什么不还手?”华月冰轻笑“我为什么要还手?因为你伤了我?”

“……抱歉,是我太冲动。”

柏子安收起了铁扇,看了华月冰脸上被他切割出的伤口,不再说话。

“冷静了就回去吧,子安。”华月冰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

“……我的家人,就是因为血族而死的。”

华月冰并没有想到柏子安会说这些,猛然回头看了一眼。柏子安的脸埋藏于阴影之中,令人看不太清。

“我的妹妹,也因为此事,加入了血猎。”

他抬起头,迎上了夕阳的余晖,脸上带着释然的笑意。

“月冰,谢谢你,希望有一天,血族和人类能像这里一样,和平共处。”

“会的。”华月冰坚定的说,眼里闪着璀璨的光芒“这一天,一定会有。”

“那些不配被称为血族的杂碎,我会彻底清除。”

“我会在这里,拭目以待。”

“话说,子安,想不想成为血族?”

“还是算了吧,比起月亮,我更喜欢太阳,至少,阳光是温暖的。”

……


ps:尖耳在本文中不算血族特征呢~~~

申明:绝美友情向!!!

看在我这么努力的份上,给个评论吧?评论区空白一片,我感觉好孤单寂寞。

补充:如果觉得剧情过快或描写不细致或有问题的话,欢迎大家留言或私信!

再次感谢看文的小伙伴!比心(⑉°з°)-♡~~



《救赎》已被我删除,有缘再见😄

帅 哥

【柏冰】妒

*瞎写,华月冰视角。后续还有柏子安视角。
一个两情相悦但是互(fēng)相(kuáng)误(sǐ)会(zūo)的故事。


——————————————————————


华月冰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出过门了。她只是一直在梦界呆着,雇主没有需要,她也就没有回去过。一个人在房间里吃着东西,偶尔看看窗户。一看就是小半天。

偶尔会想到以前。

以前,她也是这么看着柏子安的。在他不知道的地方,一看,就是小半天。
柏子安出现了多久,华月冰就看了他多久。

初见,她一身男儿衣,他满眼桃花色。她言语铿锵,他遣词柔和。

注定这一生,有一人苦于情爱。

她自认容貌艳丽,又是首席化梦武士,而作为私人医生,她...

*瞎写,华月冰视角。后续还有柏子安视角。
一个两情相悦但是互(fēng)相(kuáng)误(sǐ)会(zūo)的故事。


——————————————————————


华月冰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出过门了。她只是一直在梦界呆着,雇主没有需要,她也就没有回去过。一个人在房间里吃着东西,偶尔看看窗户。一看就是小半天。

偶尔会想到以前。

以前,她也是这么看着柏子安的。在他不知道的地方,一看,就是小半天。
柏子安出现了多久,华月冰就看了他多久。


初见,她一身男儿衣,他满眼桃花色。她言语铿锵,他遣词柔和。

注定这一生,有一人苦于情爱。


她自认容貌艳丽,又是首席化梦武士,而作为私人医生,她在现实世界的薪资是许多人一辈子无法企及的。
在有一群追求者前簇后拥的年龄里,有着春风得意马蹄疾的轻狂。
但在看到那个少年轻摇扇子的一瞬,华月冰只看到万千星辉从夜幕上跌落,转而凝在他漆黑的眼眸中。

“我是华月冰。”她走上前,落落大方地伸出手。只有自己知道到血液加快的流动、大拇指的指尖感觉到的僵硬和臌胀。
“柏子安。”男人伸出手,与她的握在一起,掌心灼热。
在指尖突突的跳动中,她落进那片带着笑意的的星河。

——再也未曾脱身。


华月冰喜欢柏子安,华月冰知道,柏子安假装不知道,几乎所有人都不知道。
柏子安喜欢成芊,华月冰知道,成芊知道,所有人都知道。
太明显了,他眼里永远只有成芊——短发的成芊,只给予寥寥回应的成芊,冷淡的、沉默的成芊。她的笛声就是他的仙乐,她的眼神就是天堂漏下的余辉。

有什么好的呢?华月冰经常会不住地想这个问题:成芊,到底有什么好的呢。
答案常常空缺,但这只能让她对自己的感情越发感到绝望。
成芊没什么好的,但柏子安喜欢她,喜欢得无药可救。
就像她对这个男人,时经三年,爱得药石无医。


笛见塔的白塔主有时候会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比如说,先爱上的人是输家。
彼时华月冰看着女人狐狸般的眼睛,只是笑。
她扬起头说,那我必定是胜者了。

但是就连自己都知道,给成芊添堵,故意刁难、讥讽嘲弄,到头来也只是为了柏子安的一瞥。只有这时候——只有她对成芊百般刁难的时候,他才会将视线从成芊的身上分出可怜的一缕,投射到华月冰的眼里。
即使这一瞥中半丝情意也无,对她而言,却已是足矣。

早已输得一败涂地。




向上摊开手掌继而握成空心拳,一把火红的西洋剑便燃烧在眼中。
那天,柏子安用身体为成芊挡住的剑尖就是这把西洋剑的,是她的西洋剑。她常常打磨这把武器,于是剑尖毫不费力地刺破衣物,她无法停下身体的惯性,只能眼看着红色染上柏子安白色的里衣。

她的唇都在颤抖,用全身的力气唤他:“子安。”男人只是摇摇头,然后,转过身去问道;你还好吧。

华月冰,你早就知道了。她愣怔地看着他的小半面侧颜,甚至没有意识收回伸出的手。
视线里的风景模糊了一瞬,华月冰使劲眨了眨眼,逼迫自己将眼泪憋回去。
他眼里没有你。
别做太多梦,你早就不是小女孩了。

她却能看见,担心的眼神和舍命的行为,只换来那个女人小幅度的摇头。

……成芊,她怎么配?
她知道她是妒忌,却无法控制。


心中叫嚣的野兽在黑暗中垂下骄傲的头颅,发出呜咽的悲鸣,一滴眼泪毫无预兆地顺着面部的曲线滑落。

柏子安,为什么不看看我。


门被敲响,礼貌的三下。
“月冰?”门外的人柔软地喊着她的名字。华月冰扯起一个苦笑,将西洋剑收了起来。
“怎,”察觉到嗓音有些哑,她赶紧咳了两声才继续回应:“怎么了,塔主有事?”
“塔主没有…月冰,你开门好不好?”
“子安。”她顿了顿,使劲压住心里泛起的酸楚,“子安,没事就不要来了。”
“月冰…”
“我说了,没事就不要来。”她用力拉下门把手,却只打开一道缝,从缝隙里看着他。只一眼,便关上了门,“你走吧。”

她用背部抵住门,双腿脱力般一软,便滑坐了下去。华月冰用力闭上眼睛,声音轻轻得、带着细微的颤抖,自言自语一般。


“……求你了。”


你走吧,我想放弃了,子安。
我真的,好累,好痛,好爱你。

帅 哥

我靠这对太好磕了吧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来啊!柏子安x华月冰!!
误会,针对,保护,误会加深!月冰骄傲不肯说出口的爱情,在看到子安和成芊作伴湖边吹笛的一瞬间压抑不住的妒火,三无少女成芊不愿搅局但被迫拉入这两人中间,男人不愿三人连友谊都分崩离析、同样选择隐瞒感情!

妈呀太他妈好磕了!!!

我靠这对太好磕了吧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来啊!柏子安x华月冰!!
误会,针对,保护,误会加深!月冰骄傲不肯说出口的爱情,在看到子安和成芊作伴湖边吹笛的一瞬间压抑不住的妒火,三无少女成芊不愿搅局但被迫拉入这两人中间,男人不愿三人连友谊都分崩离析、同样选择隐瞒感情!

妈呀太他妈好磕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