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某个继母的童话

29.1万浏览    472参与
浅川汀上

【Garnet Cradle/二十五章】

在某个雪夜,她久违地做了一个很长的梦。确切地说,她分不清那是梦还是现实。


在那个世界里,她看到了自己,三个自己。


第一个自己身染鲜血,被馥郁的血花吞噬了;第二个自己站在时钟前静立不动,纯白的裙角似蝴蝶的羽翼般;而第三个自己俨然一副人偶的模样。


她伸出手向着梦境终焉跑去,似是想要抓住什么。


在坍塌之际,她听见了某个声音,接着像是幻影一般,有人伸出了粗糙的手,背着光站在她的面前。


苏丽突然明白了这一刻,所有的疑惑尽数瓦解,她搭上了那人的手,也迎来了这个世界的终结——


在不远的未来,他们终将会再一次重逢。


【还记得我那时所做的梦吗?】...


在某个雪夜,她久违地做了一个很长的梦。确切地说,她分不清那是梦还是现实。


在那个世界里,她看到了自己,三个自己。


第一个自己身染鲜血,被馥郁的血花吞噬了;第二个自己站在时钟前静立不动,纯白的裙角似蝴蝶的羽翼般;而第三个自己俨然一副人偶的模样。


她伸出手向着梦境终焉跑去,似是想要抓住什么。


在坍塌之际,她听见了某个声音,接着像是幻影一般,有人伸出了粗糙的手,背着光站在她的面前。


苏丽突然明白了这一刻,所有的疑惑尽数瓦解,她搭上了那人的手,也迎来了这个世界的终结——


在不远的未来,他们终将会再一次重逢。







【还记得我那时所做的梦吗?】


【现在想想,会不会都是预知梦呢。巧合和意外都太多了,以至于我偶尔会这样想,也许冥冥之中都是受到了某种魔法的指示……】


记忆中有过这么一段对话,虽然已经快要模糊不清,但唯有这几句话一直在脑海中回响。


同之前一样,他想不起来对方的面容,甚至连声音都听不清,但却本能地认为那就是他一直想要的。


这段对话的后续他回答了些什么呢?


而在五十岁生日的当天,他得到了一直想要的答案。


瑞秋多年里非常执拗地寻找着一幅画,一年回来府邸五六次,每次都是无功而返。


她这一年最后一次回来的时候是夏末,她迎着阳光站在走廊下,风摇曳着,将婆娑的紫花影同她裙摆的浅绿一同勾勒,晕染开迷幻的色彩。


这座宅邸和她印象中别无二致,唯一有所改变的地方是种了相当多数量的花。


【原来杰伊哥哥喜欢花啊,是近几年才有的想法吗?以前倒不见你这样痴迷。】


【……我也不知道你会这么喜欢一幅画,我们都是近几年才有的习惯吧。】


【你在固执这方面倒是和我挺投缘,应该说不愧是我的妹妹。】


瑞秋想起了一年前的对话,那是久违的一次。久违地回到了以前的感觉让她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他们都没变,而陌生是因为——本来应该还有个人在才对。


她最近的梦魇次数明显少了很多,入睡也渐渐变得轻松,相比几年前来说情况好了不少。梦中反复出现的那个人影也日渐清晰,每每从梦中清醒都有种温暖的触感,就像是有人在安抚她入睡一般。


但她的视力状况却并没有得到改善,原先只是偶尔模糊不清,到了后面堪堪只能区分一下颜色,辨别他人的面容越发困难。


或许失去了双眼,能更加敏锐地感知外界吧?更多的时候她要学会利用自己的嗅觉、听觉,触觉去认知外界,也正因为如此在某方面的感官异常敏感。她并不为这些感到难过,反而释然了。


慢慢地,她开始不再偏执地寻找着什么,只是静静等待着某一天的到来。


近日,在诺斯坦府邸下人们谈论的事情多了一件,有仆人说自己在蔷薇园里听见了歌声,总是会在他昏昏欲睡之际响起,一连几天那声音只在午夜时分传来,他想或许是梦见了蔷薇花里的精灵。


同伴对此事半信半疑,他们约定轮流做蔷薇园的工作。有的人等了一夜又一夜都没等到歌声,而有的人则完全相信了这件事。


只在午夜歌唱的精灵,这件事当然也传到了亚斯的耳朵里。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瑞秋也说过和你一样的话。”杰伊用手指摩挲起杯沿,陷入了沉思。


“不,我要说的是不同的事……我们家,好像传出了不得了的故事。”亚斯瞥了一眼杰伊,又将视线收回。


“你既然第一时间知道怎么不制止反而说给我听?我们家的故事可多了去了,我很忙的,你这不上心的弟弟。”


“!我当然也有感兴趣的地方在了,那些人说的有鼻子有眼,但我不来告诉你一声的话会显得我不太道德,别看我这样也是有在权衡家族利弊的。”


虽然已是中年人的年纪,两个人却还是像孩子一样吵起架来,直到侍女进来亚斯才气势汹汹地夺门而出。


“家主大人,瑞秋小姐来了。她在蔷薇园等您。”


他身形瘦削,身着一身黑衣,已经花白的发丝在阳光下泛起了银白色的光芒,他站在夏风中却还是感到难言的冰冷。


不远处,瑞秋眯眼笑着看向他,她打了一把绿色的洋伞,那把伞上垂落的一圈圈蕾丝被风吹拂着,在眼前晃动。


像是跃动的绿色火焰,只一眼便摄人心魂。


『铺满了金银珠宝的宅子里,

流淌着不会干涸的翠色泉水,

并且被盛开的玫瑰香气萦绕,

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那是风之女神传递的讯息,他久违地感觉到了什么,接着眼前的景象蓦地出现重影,和那摇晃的白色不同,眼中捕捉的是摇曳的绿色裙摆。


她唇角扬起的弧度和眼前的虚影重叠,虚虚实实间让他近乎忘记真假,残存的意识里有个声音在深处回响,那是他已听过数百次的声音。


而后像是有双手捧起了他的双颊,熟悉的温度在肌肤上游走,胸腔灼热得像是夏日的太阳。


杰伊恍神,随后轻轻地笑了。


“……不是说只会在午夜出现吗。”他丢下这样一句不明所以的话便坠入混沌。



  


杰伊走进了她的梦境。


他们在空白和黑暗的边界相对,她静静地打着一把浅绿色的伞,厚重的裙摆竟有些让人窒息。


“......我知道总有一天能再见到你。”


他喃喃自语,但是女人并没有听见他的话。


再一眨眼,眼前的景象变成一片火光,在黄昏之下有辆马车正熊熊燃烧着,这火和着橘红色的辉光——一点一点地将天边仅剩的白吞噬。


“这是你熟悉的场景,有没有想起来一些?”她轻轻地开口了。


杰伊试图仔细回想,但大脑中一片混沌。


沉默了一会儿,女人又淡淡地说道:“我忘记了,经历那些的人不是你。”


“第二个世界的杰伊现在已经不在了,但是苏丽还在,缺失的一半灵魂现在要还给她,也正因为如此,你才能够在最后一天将她送往规则之外的那个世界吧,如果是完整的灵魂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处于游离状态的灵魂本身就不稳定,能在这个世界和你度过那么长的时间像是奇迹一样。”


“我,死的时候没能再见他一面,不知道他消失的时候有没有提起我的事情。”


但是你——也已经记不得了吧?


“我......”他想要去说些什么,却蓦地止住了。


他想要说什么呢?他不知道眼前的女人是谁也不知道她话中真意,刚才的开口到底是为了什么?他不明白,也不想懂。


“你绝对不可以想起过去的事情,只有这样她才能存在,总有一天你们能在这片蓝天下共存吧。”


女人打断了他的话,不知为何杰伊闻到了烧焦的气味,还有一丝腥甜的血味。


紧接着她的身影越来越模糊,梦境的火越烧越旺,月亮升起来了,清冷的银白却也驱散不了这朵殷红的血花。


女人轻笑着,依旧打着那把伞,但伞边的蕾丝已被烧灼扭曲,她的裙摆竟也像蝴蝶的残骸,破烂不堪。


在梦境结束前,她依旧站在黑暗的边界,与那端的他遥遥相望:“我是苏丽,游离在几个世界中的缺失的灵魂。”


“你们身上寄托着我们的愿望。”


“请一定要......”





我那时所做的梦,尽是些关于未来的梦。


这循环的悲剧或许只有在新生的世界才能终止。


我记得第一世的我们争吵不休,还未理解彼此便已错过;第二世在将要相触之际天各一方,我们的命运在相似的场景里重复。


但噩梦会在这里结束,你和我一定也能找到共存的办法,尽管这跨越了四个世界的灵魂近乎腐朽。


透过梦境我看见了改变的契机——唯有死亡才能得到新生。


“在那一天之前,你未完的思念都可以对我诉说。”她抚上男人的手背,轻声叹道。


这虚影的温度总有一天也会传达给你吧?

  

  


  

  


sevenv
真的好好好喜欢诺拉啊! 

真的好好好喜欢诺拉啊! 

真的好好好喜欢诺拉啊! 

资源看主页简介(不要连赞ky否则拉黑)

某个继母的童话  同步韩网超前更新中

有完结人工小说

需要的看我主页简介

简介:铁血遗孀,蜘蛛寡妇,诺斯坦城的魔女,贵妇们的耻辱。这些都是暗指施里诺斯坦侯爵夫人。 她一边挨骂,一边培养着没有一滴血缘关系的弟弟辈子女。在长子的婚礼那天,她卷入事故而失去了生命。 再睁开眼,时间又回到七年丈夫的葬礼那天,这次,她不会再像从前那样生活了!

某个继母的童话  同步韩网超前更新中

有完结人工小说

需要的看我主页简介

简介:铁血遗孀,蜘蛛寡妇,诺斯坦城的魔女,贵妇们的耻辱。这些都是暗指施里诺斯坦侯爵夫人。 她一边挨骂,一边培养着没有一滴血缘关系的弟弟辈子女。在长子的婚礼那天,她卷入事故而失去了生命。 再睁开眼,时间又回到七年丈夫的葬礼那天,这次,她不会再像从前那样生活了!

GIO维蕾塔

2023第3届情人节投票活动

[图片]

[图片]

[图片]



雪碧塔

  终于更新了,但是一更就是前世刀子,呃啊好心疼苏丽,但是也还好不是按小说里那样画的……要是真画苏丽被约翰打了一顿那我估计更心痛😭

  终于更新了,但是一更就是前世刀子,呃啊好心疼苏丽,但是也还好不是按小说里那样画的……要是真画苏丽被约翰打了一顿那我估计更心痛😭

莲

我用了拼图,所以会有些地方的画面没有出来

我用了拼图,所以会有些地方的画面没有出来

冬牧场

某个红白网上的粮

扫了次ao3,果然同人就是为原作不完美的地方补完增加细节甚至yy的存在啊。只有寥寥30来个tag,但是稍微统计了下:

  nora/shuri:14

  jeremy/shuri:5

  jeremy&shuri(友情向):9

  cardinal/shuri:2

可怜的皇太子,我居然一篇都没有看到😂难道是磨磨唧唧的恋母情结加上喜欢使坏性子在shuri后宫并不受欢迎?

另外即使nora的粮占相对多数,但是黎塞留主教大人在热度上独领风骚。刚看完主教的《in this life,we see each other face......

扫了次ao3,果然同人就是为原作不完美的地方补完增加细节甚至yy的存在啊。只有寥寥30来个tag,但是稍微统计了下:

  nora/shuri:14

  jeremy/shuri:5

  jeremy&shuri(友情向):9

  cardinal/shuri:2

可怜的皇太子,我居然一篇都没有看到😂难道是磨磨唧唧的恋母情结加上喜欢使坏性子在shuri后宫并不受欢迎?

另外即使nora的粮占相对多数,但是黎塞留主教大人在热度上独领风骚。刚看完主教的《in this life,we see each other face to face》目前只写了前三章左右,大概内容讲黎塞留与苏丽去她小时候生活的地方,离开时中途被袭击冲散掉进了一个人迹罕至的森林里,可怜的黎塞留大人又一次溺水,而这一次是苏丽拯救了他——甚至强迫自己脱下湿漉漉的外袍,以至于看到后背鞭打留下的伤痕。

  苏丽看到主教苍白甚至瘦削的身躯有些脸红,但是她告诫自己不过是没见过异性的躯体,即使是其他主教在这里也是一样的………

  但是——

  【Right now, the cardinal’s hair was giving rise to the same stirring in Shuli. The unruly--a word Shuli never thought she’d associate with the man--locks weaving themselves into interesting lines that trapped in her gaze. Against such stark, sharp darkness, the taut-drawn skin looked painfully pale. The face that rose subtly from dark fur looked like it was made of cold light and shadows. Shuli found herself using words that Mr. Herman had used to describe the peddler woman: What an odd creature.】

 什么孤男寡女独处一室干柴烈火的氛围,感觉下一秒就要大do特do了的窒息感👍

 还有这如同女皇陛下逡巡领地一般自上而下的审视眼神,把主教裸露身躯的和曾经在乡镇见到过轻浮的女人联系在一起,在长裙层层包裹下的妖娆女体是脆弱又极具侵略性的,因为迅速掠夺了曾经苏丽的感官,以至于难以忘怀、甚至和一个不同性别的男人联系在一起。这是因为黎塞留的身体也是严实遮挡在教士长袍之下吗?裸露是不合时宜的,是会让我心动神移的………

 edit:默默说一句,感觉这段马上就要接aboparo一般。如果是abo世界的话,感觉苏丽应该是不会受到任何情欲影响的贝塔,主教大人那肯定是妥妥的小欧米伽一枚啦~禁欲系神父就等着乡下女人苏丽的管♂教♀😏

  另外吃巧克力解饿这段也很萌。苏丽感到肚子饿之后在坏掉的车厢里找到一盒巧克力。事实上前段时间围绕巧克力一类华丽糖果他们还展开一次争辩,大意是:

  【“你为何要给那些穷苦人家的孩子这些东西呢?”

  “正是因为穷困……”

  “不,正因为穷困才更多承担家庭、生存的重担,但他们的年龄还难以有责任感或辨别能力,对于抵抗这类诱惑是软弱的。”】

  但是很遗憾主教大人,你现在只能有华而不实的巧克力可以吃了🤗

  不知道是不是母性情怀影响,苏丽看到他吃巧克力突然有种啊他还是活在人间的感叹,但看着他那文雅进食、小口咀嚼的姿态,还是难以将孩子们如瑞秋吃巧克力像仓鼠一样鼓起两颊联系在一起———???主教吃饭鼓起两颊那也蛮萌的(不过苏丽你的这个想法好危险啊嘿嘿)

  另外主教大人在原作和漫画里通常都是不显山露水幕后操盘手的存在,以至于与苏丽的交锋都是X张力拉满。这就给了同人很大的yy空间,建立在原作中nora和jeremy相当甜的基础上,两个小弟弟确实是甜甜蜜蜜的,但是感觉少了点成年人该有的爱恨纠缠,是那种在服侍苏丽很开心但是少了点花样的无趣男子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