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某幻

18.2万浏览    5831参与
想恰天体

p1乱搞搞仿生人小马


p2随手涂鸦小马驹

p1乱搞搞仿生人小马


p2随手涂鸦小马驹

安琏之

我裂开了,今天刷到马哥唱歌的视频觉得超级心动,但是找不到更多了,哪里还能听马哥唱歌啊啊啊,以往的直播也行

我裂开了,今天刷到马哥唱歌的视频觉得超级心动,但是找不到更多了,哪里还能听马哥唱歌啊啊啊,以往的直播也行

南巷
搞…搞出来了,仿生小马。 直播...

搞…搞出来了,仿生小马。

直播有点上头。


搞…搞出来了,仿生小马。

直播有点上头。


冬日里的千叶

苦肉计攻略(3)(abo)

生病的腹黑小马骗小花好感度的攻略小故事

 私设一堆预警半现实向

 当事人玩梗小马娇弱的脑洞

 直播事故,易感期委委屈屈黏过来的小马 和看到小马难受不舍得生气的小花


   “花少北。”某幻向他这边伸开手掌,背后是奇异的花朵与无尽的深海。


    满目尽是幽蓝色的小花,在深水之下有种莫名的震撼。


最后一抹余辉消失在海平面,短暂的黄昏已悄然过去,一弯...

生病的腹黑小马骗小花好感度的攻略小故事

 私设一堆预警半现实向

 当事人玩梗小马娇弱的脑洞

 直播事故,易感期委委屈屈黏过来的小马 和看到小马难受不舍得生气的小花


 

 

 

 

 

 

   “花少北。”某幻向他这边伸开手掌,背后是奇异的花朵与无尽的深海。

 

    满目尽是幽蓝色的小花,在深水之下有种莫名的震撼。

 

最后一抹余辉消失在海平面,短暂的黄昏已悄然过去,一弯弦月挂在深蓝色的夜幕。银色的月华洒满海面,随着涟漪如碎银般浮动。

 

    花少北自是同一般人相仿,对被夜色笼罩着的深海持着敬畏恐惧,可他还是愣愣地趟进了水里,任由某幻轻轻握住他的指尖,同他踏入未知之域。

       

 “哥哥……”某幻修长的手指轻轻抚过来,他的身体逐渐靠近,手自然地环上了花少北的腰。

 

或许是因为银亮海水之中他的神情过于温柔,即使他现在做出如此过格的举动,花少北竟也感觉不到一丝欲望的丑陋和粗鄙,以至于忘记了抵触。

 

    某幻稍稍偏过头舔舐花少北的喉结。逐渐吞没着两人的海水冰冷,可他的身体却温暖的过分。像是依偎着汲取温暖,花少北主动着贴近了对方,不顾水面已淹没锁骨,心里是灾难前只需沉浸在欲望之中的欢愉放纵和一种莫名豁达的安稳之感。

    

明明对方不发一言,可花少北却真真切切感受到了情动之深。

    

某幻吻住花少北的唇,身子弓起,将他压下水面。两人慢慢下沉,他却也毫不在意。幽深不见底的水域,大片的幽蓝花海,花少北纳入着某幻,逐渐无力的身体也被安安稳稳抱紧。

    

花少北感到胸口闷痛的窒息感,双唇却仍然被亲吻,身体却仍然被紧紧缠住。

某幻现在所给予他的,如深水之重,如窒息之痛,他此刻深深切切地感受着,却丝毫不做挣脱。花少北只是固执想象着,一旦自己挣脱开,某幻届时默不作声地独自溺于水底的样子。

 

深海之下,他忘情地吻着他,眼睛却一眨不眨,恨不得要把此刻映在眼底的人刻印在心底。不知道为什么,花少北仿佛就认定了他一旦松手的结局,单单想象一下那人闭起眼睛坠落的样子就如同亲历锥心之痛。

 

 




 

于是花少北突然惊醒了,心脏还没停止悸动。  

 

鼻尖还萦绕着雪松与海盐的气息,是那人信息素的味道。刚刚的梦境虽说荒谬,但感触过于真实,花少北愣坐在床上很久才缓过神来。而伸手一摸,身下的床单已经湿润一片了。

 

多年寡王,还未经人事的Omega哪有过这种体验,浑身便同蒸过般迅速泛起红,一经反应过来就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炸起了毛。

 

他,花少北,竟然在梦里和他同居才不过一天的Alpha做了……

 

体感竟然还算该死的真实。

 

花少北腾地一下掀开被子站起身来,又羞又恼在床边转了好几圈。直到房门外远远传进来声“没事吧”,才手疾眼快地揪起被子重新铺平,就掩耳盗铃假装无事发生。

 

“卧槽你大爷的某幻”八个大字在嘴边转悠了几圈,复想到这样更可疑的花少北生生改口,“卧……我没事儿的。”

 

“啊?可我刚才听见什么东西掉了……”某幻疑惑地推门进来,看见花少北一脸拘谨面带潮红坐在床边上,下意识以为人发烧了,急着伸出手就要去摸脑门。还没从梦境里缓过来的花少北下意识的往后躲,未探到的手指就这样在空中停顿了会儿,又默默收回去了。

 

花少北一时间有些怔神,别扭着又不好意思说些什么,微微侧过头去没再看某幻。

 

 





 

某幻疑惑地自我发问,到底是什么让昨晚还照顾他的花少北今天就成了副冷冷淡淡的样子。他眼看着花少北没有再搭理他的意思,自己识趣地悄悄关上房门,坐在客厅里自我反省加检讨。

 

我做过的黑历史视频被他翻出来了?手机备忘录里的攻略计划被他瞧见了?

 

……再难不成是他发现我不爱吃香菜了?

 

某幻不仅是一头雾水,几个设想一个比一个离谱,心里还慌着,感觉一头浓密的长发都即将要心理性掉光。

 

“过来,吃早餐。”

 

某幻愣着走神的时候,花少北已经把简易极致的早餐端到桌子上来了。煎蛋色泽金黄却不油腻,配着培根火腿看上去格外不错。

 

两人本想着要购置新家用品,但正赶上某幻易感期,花少北就设上了闹铃起早些独去。某幻还呆在原地,直到花少北手里拿着早餐绕过昨天不知是谁还未收拾好的行李包,最后笔直的坐在餐厅的椅子上,目光淡淡的落在某幻身上,微微侧了点儿头,似乎在问,还不过来想什么呢?

 

某幻这才回过神,乐颠乐颠的走过去。

 

早餐真好吃,陪他吃早餐的人真好看。

 

 






 

花少北吃东西比较快,只顾认认真真低头往嘴里塞东西,某幻吃得少,大抵喝了两口米粥便放下了早餐,坐在餐桌边安静的等着他。

 

他没有吃饭的时候说话的习惯,花少北也是如此。

 

倒也不显得尴尬。

 

反倒安静得格外和谐,甚至还有点暧昧。

 

“喏,牛奶。”花少北咽下最后一口煎蛋,抬头瞄了眼桌上唯有一杯的牛奶,轻轻推到对面。

 

“我没有早餐喝牛奶的习惯,但就……顺便给你热了杯。”花少北小声说明,低下些头去咬字含糊不清,“……还有,胃不好的人要适量喝,不要喝太多。”

 

某幻一直悄悄瞧着对面,注意力全被对方鼓鼓囊囊的腮帮和软糯的语气吸引去,若不是花少北末句的提醒还被他听了进去,否则真要愉悦过头到拿起牛奶一饮而尽。

 

牛奶是甜口的,大抵是被花少北掌握好了时间,温度也刚刚好,放在桌上还隐隐冒着暖暖的热气。

 

“线上的花少北和现实中还是有挺大差别的。”某幻想到刚见面的时候,他给出的评价。他现在确实想添加一句话,表面上的花少北与实际的花少北也有不一样。

 

表面上不关心,实际上各方面都给你考虑好心思细腻的很。

 

碎金色的阳光从背后的窗户外洒进来,将对面亚麻色的短发都镀上了一层温暖的橘色光晕,看起来静谧而温馨。花少北垂着眸子,眼眶里还有因为困意氤氲出的一层薄薄的水雾,在微熹的晨光里显得格外动人。

 

某幻支着下巴看着近在咫尺的那人,被后颈上晨风的吐息吹得有些微微发痒,不仅仅是后颈上的那一块的肌肤,连心里头都跟被蚂蚁钻了似的,一颤一颤地抖。

 

花少北假装一直没注意到对面的目光,哪里是属于不敏感。潮湿的海风将他一层层包裹,来自苍蓝大海的气息危险又迷人,好似重重迷雾里塞壬的歌声。这是属于对面Alpha情动的气息,如今散发在窗明几净的里厅里,要表达的意味花少北怎么会不知道。

 

“Alpha都是一大早就开始发情的么?”

 

最后以小花同学顶不住了为终,半气恼半埋怨还夹着点无意识撒娇的尾音险些让某幻没收得住自己的信息素。

 

“对不起对不起,理解一下,易感期嘛……”青岛猛A低着头夹着尾巴头也不回地往自己屋里走,“你先去逛逛吧,我可能近期都难出去了。”

 

……

 

花少北瞅了两眼那边紧闭的房门,放轻动作打点衣服外出。

 

房门里面是某人被脑子里收也收不住的限制级画面折磨着,翻来覆去要把床单揉出几十层褶。

 

“老色批了某幻。”花少北盯着大门门锁小声叨叨了一句才拔出钥匙离开。

 

“瓦不是色批瓦不是色批……”屋里的人还在试图给自己正义洗脑,“可花老师这……”某幻最终也没顶住,愤恨地爬下床拧开凉水缓解问题。

 

 小马委屈。

 

 

 

 



   

   花少北中午没回家,直到下午想起与观众们的约定才慢慢悠悠赶回家去做新家试播。

 

轻手轻脚摸进客厅,还是琢磨着去室友房间看看。悄悄咪咪拧开门把,忍了拼命勾着他腿软的浓郁信息素,瞧见昏暗空间内那人似是睡熟了的样子,这才安心地掩好门踮脚离开。

 

直播的时间还没到,但是直播间里已经有不少人在等着了,刷屏玩梗六得飞起。对于新家广大群众们也不是没好奇,但都知道以花少北的性格,肯定会删减斟酌着说,他们能听见个边角料今天就算不亏。

 

    『啊啊啊直播了直播了!终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各位,我到新家啦,现在试试新电脑直播有没有问题。”

 

    『这么快就收拾好新家了么?』

 

    『新室友人怎么样鸭?北子哥还适应么?』

 

    『话说北北声音今天怎么这么小,是电脑的问题么?』

 

    『这么觉得+1』

 

    『嗯,声音好小。』

 

     花少北瞟过去迅速刷过的弹幕,迟疑了一下,开口解释,“今天嗓子不舒服,小声点说话。”

  

    『是身体不舒服吗!不舒服就不要直播了呀QAQ』

 

『不舒服就鸽一鸽吧,刚安顿好就休息一下。』

 

『北宝不舒服了,妈妈心疼(bushi  北子哥真的要好好休息啊。』

 

毕竟是随意编出来的借口,真生病的人还在隔壁房间躺着,花少北只应付了几句,心虚的岔开话题也就没再提,手忙脚乱地拎出提前想好要玩的游戏直接进入正题。

 

『好啦好啦,主播有分寸,不用再刷了。』

 

『但u1s1,今天多喝点水叭。』

 

『大家专注直播内容嗷。』

 

尽管花少北已经在尽量克制音量,毕竟进入游戏,打着关卡和粉丝们聊着天也就不自觉地放松控制了。

 

“终于过了!”

 

桌子hp-1。

 

“北子哥。”

 

当花少北在耳边听到这句低低的呼唤时,某幻已经悄悄黏到了他旁边。

 

他能感受到身后的人就从后面搂住了自己的腰,鼻尖蹭在他的后颈上,闭着眼沉迷地呼吸着他的味道。轻轻啄着后耳尖,像是要将人暖融化了的吐息吹洒在敏感的耳后,本就低沉温柔的声线喑哑呢喃着更是百倍的磁性诱人。

 

“卧槽。”本就敏感的花少北没经程序直接就软在了椅子上,鼠标也松开了,游戏画面凝滞在了同一对话框。

 

『?』

 

『???』

 

『歪比歪比?』

 

『?我刚才是不是听到另外一个人的声音了』

 

『室友???』

 

『卧槽那低音怎么那么像某幻的声音?』

 

“那个各位今天直播先到这儿了。”花少北强忍着立即闭麦的欲望,草草吩咐了一句后光速下播,只留下一直播间满头问号的粉丝还在刷着“???”。

 

“某幻你抽哪门子的疯!?”一呼一吸间全是海盐的气息,花少北不可思议地转过身子瞪回去。

 

面前的人状态的确不好,微红的眼尾还闪着细碎的水光,嗓子喑哑着,整个人蔫蔫的,但是好像刚刚反应过来了自己干了什么,畏畏缩缩地远离了一步处站着,小心翼翼地看向花少北。

 

“对……对不起北子哥……我刚刚没反应过来就……”某幻似乎也觉得刚刚的事荒唐,低着头偶尔抬眼,闪闪躲躲的似乎看起来很委屈。

 

其实花少北在转头看到某幻这个糟糕的状态时气已经消了一半,更别提平时好听的声音现下哑成这个样子,早就开始心疼了。

 

所以某幻小心翼翼说了几句,不仅被哄好了,更是觉得自己不应该没去卧室里看看状况。

 

“别道歉了,真当自己道歉机器?”花少北无可奈何地低着嗓子轻声说,半推半就表示自己已经不生气了,示意某幻赶紧回卧室休息。

 

         “某幻!?”

  

         刚挪动步子余光里某幻晃了晃就有往旁边倒的趋向,亏得平时花少北反应快及时扶住了前面的人。

 

         “你身上怎么这么烫!?”刚接触到,体表滚烫的温度就毫不费力地传递过来,实属把花少北惊着了。

 

          “……没事。”

 

          “神tm的没事,你一会儿给我解释清楚。”花少北眉心都蹙在一起,无缘由地想起昨晚的梦,心慌得很,“不许再蒙混过关!”



a迟到的自我生贺  还有  感谢hh让我遇见同年同日生的氢气球! @夜寒暄  

也是给她的生日贺文  大家可不可以给我的姐妹补一句生快鸭~

本来是应该昨天发的 但昨天实在是课题太多啦(卑微

有什么想看的情节欢迎留言!

吃土的苏苏子
团建第二期名场面 老蕾是不知道...

团建第二期名场面 老蕾是不知道画什么哈哈哈太乖咯所以画个和金闪闪贴贴小图

团建第二期名场面 老蕾是不知道画什么哈哈哈太乖咯所以画个和金闪闪贴贴小图

Muminggg_
I have no mouth...

I have no mouth but I still wanna scream.

无声狂啸众人却皆是醉

I have no mouth but I still wanna scream.

无声狂啸众人却皆是醉

朴何

假如阴阳怪气全员看了LOFTER同人

假如阴阳怪气全员看了LOFTER同人


*ooc警告,我时常觉得自己是个假粉丝

*无任何针对意义,觉得有趣就写了

*设定带点直播看的意思,但好像直播不能看这些东西??


1.花大喇叭

北子哥(搜索了自己):

“口意~这是什么的啊!(超大分贝)怎么把我画的那么受!”

“好哥哥这个梗还过不去了吗?”

“……这个像我!不过没有我十分之一帅!”

“……这咋还有xx(自行脑补)啊,x花?什么意思?……不会吧不会吧真的是那个吗?哇,你们真的是!”

“你们一点都不了解我,其实我在平时生活里一看就是攻哒,真的!”

“hhh我要把这个转给xx看!”

“给这个配音?不行的,太羞耻了!”...

假如阴阳怪气全员看了LOFTER同人


*ooc警告,我时常觉得自己是个假粉丝

*无任何针对意义,觉得有趣就写了

*设定带点直播看的意思,但好像直播不能看这些东西??


1.花大喇叭

北子哥(搜索了自己):

“口意~这是什么的啊!(超大分贝)怎么把我画的那么受!”

“好哥哥这个梗还过不去了吗?”

“……这个像我!不过没有我十分之一帅!”

“……这咋还有xx(自行脑补)啊,x花?什么意思?……不会吧不会吧真的是那个吗?哇,你们真的是!”

“你们一点都不了解我,其实我在平时生活里一看就是攻哒,真的!”

“hhh我要把这个转给xx看!”

“给这个配音?不行的,太羞耻了!”

“……怎么样观众朋友们?是不是有内味了(憨笑)……咿咿咿(害羞的声音)我在干什么啊,这段卡掉!卡掉!(懊悔)”

“好了朋友们,今天就看到这里吧……待会我再玩个游戏……”


2.蕾某人

老蕾(老二次元直接搜索蕾all):

“我知道你们想让我看什么,但这是不可能的!”

(但还是刷到蕾某蕾)

“哇,讨厌~这样也行?!”

“…………”(翻看了几篇)

“……我的设定有这么受吗?我觉得我哪都很攻。”

“这个人我记住了。”

“我们还是看别的吧。”

“hhh这个boy/少北/番茄/某幻hh”

【下播后】

老蕾:为了节目效果我也是装尽了样子,其实我经常看的,早身经百战了。


3.马哥

猛汉(搜yingyangguaiqi):

“刺激,姐妹们,好刺激!”(作者:我迷之感觉马哥是会很激动的人。)

“哦呼(猛汉专属怪叫),这厉害了,牛匹!”

“……说实话这个还挺像xx的……”

“这cp我磕爆姐妹们,太太太行了!”

“不行了,再看就不行了,下了下了!”


4.中国bug

博爱:不会看的,要看也就私下看。

看了就脸红。


5.茄哥

(没想好,毕竟b站一哥,要符合他帝身份。)

秋君
是否会梦到电子羊♬ 迟来的贺图...

是否会梦到电子羊♬


迟来的贺图 我是鸽子💦💦💦

是否会梦到电子羊♬


迟来的贺图 我是鸽子💦💦💦

捡花花
天空一声巨响, 庆祝我的华丽登...

天空一声巨响,

庆祝我的华丽登场

青岛教父x冷漠暖男!

天空一声巨响,

庆祝我的华丽登场

青岛教父x冷漠暖男!

不好鬼猫开学了
群里有劳斯但是无架子。 随意随...

群里有劳斯但是无架子。

随意随意随意随意聊天天。

天南海北都可以聊。

大家只是喜欢阴阳怪气的普通人!

加群甚至可以一起跑团【你

群里有劳斯但是无架子。

随意随意随意随意聊天天。

天南海北都可以聊。

大家只是喜欢阴阳怪气的普通人!

加群甚至可以一起跑团【你

无骨鱼腥

仿生人和电子羊

是不明显的幻猩,无骨鱼腥,菜。】


他倒在地面上的前一秒,手还抬着,似乎马上就能触碰到那个闪着蓝紫色光的,巨大的夸张​的电子影像。

某幻是个仿生人,他不明白自己存在的意义,从一睁眼他就在为各种人服务,于是这就变成他存在的意义了。仿生人会有自我意识吗?当仿生人有自我意识的时候,他会做梦吗?某幻躺在床上,一只胳膊压在额头上,他眨了眨眼,仿生人的眼睛本来不该这么美的,像有一束光在眼底,温柔的像午后的海面,洒满了碎金,随着波浪流转。最近的感觉越来越怪,或者不能用感觉这个词……躺在床上的高个子仿生人眯着眼注视棚顶,扭头看向窗外却是无尽的光污染和数不清的弹窗。他最近在关闭软件休眠的时候总是模糊的看见...

是不明显的幻猩,无骨鱼腥,菜。】


他倒在地面上的前一秒,手还抬着,似乎马上就能触碰到那个闪着蓝紫色光的,巨大的夸张​的电子影像。

某幻是个仿生人,他不明白自己存在的意义,从一睁眼他就在为各种人服务,于是这就变成他存在的意义了。仿生人会有自我意识吗?当仿生人有自我意识的时候,他会做梦吗?某幻躺在床上,一只胳膊压在额头上,他眨了眨眼,仿生人的眼睛本来不该这么美的,像有一束光在眼底,温柔的像午后的海面,洒满了碎金,随着波浪流转。最近的感觉越来越怪,或者不能用感觉这个词……躺在床上的高个子仿生人眯着眼注视棚顶,扭头看向窗外却是无尽的光污染和数不清的弹窗。他最近在关闭软件休眠的时候总是模糊的看见一只灰色的羊,两根高高的棕色羊角向后弯去,漆黑一片的眼睛一点不反光,反倒是把所有光都吞进去了一样,直勾勾的看着他,像是在暗示什么,像是……真实存在的,没多久又模模糊糊看到人形,某幻的系统无法记录他的长相,这令他一度怀疑自己是否需要更新或修复什么,他的数据库只能呈现出一双带笑的眼,仍是看不清晰,但那眼睛是金色的,亮闪闪的。

“error”

嗯?某幻抬眸看着凭空出现在眼前的红色弹窗,指尖有些颤抖的划掉,为什么会发颤?某幻检查了自己身上是否有安全漏洞,但是一切正常,和往常一样。这个城市没有白天和黑夜,只有微凉的风吹过,轻吻仿生人的泛白的唇,某幻知道晚上了。也许出去走走,也许有人需要仿生人的帮助。

路上一个女孩儿被绊倒了,一头蓝发的仿生人两步冲上去想要扶起她,但是她腰间的机械臂先他一步,稳稳支撑着地面扶起女孩儿,那小孩儿无视某幻的窘态径直走过去,那条银白色的机械臂还狠狠撞在他腿上,某幻没有在意,正要离开眼前又蹦出那个弹窗,

“error”

他有些不知所措了,后退一步撞到一辆悬浮跑车,他忙转过身去道歉,只得到车主鄙夷又不屑的白眼,男人弯着腰继续道歉,随后开启背后异物探测继续后退着。

“error”​

有什么不对劲,他觉得自己呼吸变得困难,心跳​稳步加速,但这一切不过是模拟的东西,自己并不会有真实的感受……

“error”​

是主机吗?系统被入侵了吗?难道有什么病毒吗?

“error”​

某幻在重叠的弹窗缝隙间看到一家面馆,他一直很好奇,仿生人见过人们吃面,也许面是很好吃的,但是他尝不到味道,也不应该吃人吃的东西。

“error”​

他颤抖着呼吸,抬起手,面馆的玻璃上立马浮现出请勿触碰的字样。我是,仿生人……

“error”​

但是我也想……试试人是怎么生活的,所以我也一直在为此努力着。某幻的数据库一行一行的蹦出这些字样,蓝屏白字的,一个一个的敲击在他眼前。

“error”​

人类会梦到生物羊,仿生人能梦见电子羊吗?​如果那些天的羊是自己梦到的,那么他是电子羊吗?

“error”​

如果仿生人能梦到电子羊,那这和人类梦到生物羊有什么区别?

“error”​

仿生人……能梦到电子羊吗?

“ERROR”​

也许只差一毫米,也许还离很远,那个像大海一样的仿生人倒在地上,滋滋啦啦的电流声传遍全身,震耳欲聋的咚咚声震的某幻头痛,​面部的放生皮肤被划坏了,露出一截电线,噼啪作响。他海蓝色的双眼半闭着,眼底的光终于浮上水面,但是不久后就会永远闭上了。某幻明白自己坚持不了多久了,终究是……这样啊,仿生人拥有了人类感情后,都会这样吧……身体里早就被植入了防止感情产生的系统了不是吗?

ERROR,ERROR。

这次,我能梦到电子羊吗?

某幻在闭上眼睛的前一秒抬眸,却看见深褐色的羊蹄,寻其向上看去正是那只灰色的,眼底一片漆黑的羊,他身上有很多缺片,它们飘散在空气中,某幻和他四目相对,仿生人不记得自己有没有眨眼,只记得那只羊又变成那个模糊的少年模样,蹲在地上看着自己,某幻的数据库也许已经不再运作了,但是那双金色的瞳孔却无法遗忘,那是一双足以驱散所有黑暗的金色眼睛,就像阿波罗驾车,携带着无尽的温暖和光明朝自己走来。仿生人的系统停止运转了,但是他能听见毫无磁性可言的青涩声音在自己耳边模糊道“梦到电子羊的仿生人,太——牛——啦——”某幻觉得可爱又好笑,他早已合上眼,看不到对方的容颜,但不知为何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那个模糊不清的青年模样逐渐清晰了,像老式照片浸在水里一样,慢慢的浮现出来了,那是一个一头黑亮头发的少年,他长着棕色的向后弯曲的羊角和看上去肉感柔软的羊耳,高挺的鼻梁下嘴唇有点厚,或者说丰满?黄色兜帽写着四个大字没有意思,深蓝色牛仔裤板板整整的包裹住他修长的腿……还有那双眼睛,某幻从来没有见过太阳,工业升起的白烟和没日没夜的强光早就掩盖了那个人们很久很久以前歌颂赞美的太阳,他从数据里找到过很老很老的图片,如果能亲眼看见就好了,他当时这么想着,随后就淡忘了,直到现在他又想起来这个心愿,同时又满足了它,他的眼睛就是某幻的太阳。

ER……ERR……EEE……

弹窗断断续续显示不出来,最终随着摩托熄火般的噪声暗淡下去。

仿生人梦到了电子羊。

鳕鱼君

仿生小马和电子羊的日常


是小甜饼日常🍬

仿生小马和电子羊的日常


是小甜饼日常🍬

治愈糖

马儿嘟嘴太可可了呜呜


马儿嘟嘴太可可了呜呜


中岛千光

昨天看一个太太的视频挺不错的,截图做了壁纸,马哥被我截的好憨憨哈哈哈哈哈,喜欢自行抱图评论区吱一声就好啦~

昨天看一个太太的视频挺不错的,截图做了壁纸,马哥被我截的好憨憨哈哈哈哈哈,喜欢自行抱图评论区吱一声就好啦~

闲子酱

最近的幻茄的摸鱼🐟


今天我在画p4某幻时我笑了大半天

因为我觉得真的好符合憨憨的马哥🌚🌚🌚


🌚🌚

最近的幻茄的摸鱼🐟



今天我在画p4某幻时我笑了大半天

因为我觉得真的好符合憨憨的马哥🌚🌚🌚



🌚🌚

阿绾

某幻君X大黄蜂


全网首发电子蜂概念MV上线!!

预计公元——上映!

敬请脐带(doge)


————————————————


害,我真的太喜欢这首歌和bumblebee了!

某幻君X大黄蜂


全网首发电子蜂概念MV上线!!

预计公元——上映!

敬请脐带(doge)



————————————————


害,我真的太喜欢这首歌和bumblebee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