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某某

2315万浏览    60221参与
精神病院院长

【添望】愿

  时间线为两人已经在一起,文笔差,不喜勿喷,可能会有bug,不要在意哈。

  ———————

  -愿你荣华富贵,万丈光芒,许你一生安康

  -愿我喜欢的人无忧且无虑,

    愿我们此生来世,彼此安好,永不分离

  ———————

  寒冬,初雪。

  床上的人翻了翻身,下意识的去摸身边,却只触到一片微凉,小少爷在迷蒙中睁开眼,想起身,而后被身下昨晚过度使用的某处牵的倒吸一口凉气,躺了回去。

  门开一声轻响,男人高挑的身形此时已然隐藏在风衣之下,也只有盛望知道布料下是怎样劲力的身体。

  “醒了?”江添走到床边,低头在小少爷额头上亲了亲,带着笑意的看...

  时间线为两人已经在一起,文笔差,不喜勿喷,可能会有bug,不要在意哈。

  ———————

  -愿你荣华富贵,万丈光芒,许你一生安康

  -愿我喜欢的人无忧且无虑,

    愿我们此生来世,彼此安好,永不分离

  ———————

  寒冬,初雪。

  床上的人翻了翻身,下意识的去摸身边,却只触到一片微凉,小少爷在迷蒙中睁开眼,想起身,而后被身下昨晚过度使用的某处牵的倒吸一口凉气,躺了回去。

  门开一声轻响,男人高挑的身形此时已然隐藏在风衣之下,也只有盛望知道布料下是怎样劲力的身体。

  “醒了?”江添走到床边,低头在小少爷额头上亲了亲,带着笑意的看着他。盛望自江添进门开始,就一脸幽怨的看着对方,本来想假装气一气,好让男朋友下次别再那么没节制,但当他真的对上那张放大版的脸时,又没出息的咽了下口水。客观来说,这张脸确实足够有杀伤力。

  他好色,他无耻,他有罪。(bushi)

  作者:剧情需要,望仔很好

  不对,他看他男朋友有什么罪?盛望在心里自己把“好色”的标签摘了,来了个“无罪释放”。江添看着面前的人嘴角一点点扬起,就这么傻傻的看着自己,没忍住,又亲了上去,听到小少爷的急喘,江博士满意的放开被摧残到红肿的唇瓣,并且收获了小少爷“你竟然还得寸进尺”的瞪视。

  江添揉了一把盛望蓬松乱炸的头顶:“去洗漱,今天带你去个地方。”

  男朋友说要出去玩,盛望立马就来劲了,旋身想下床,又一个激动,扯到了腰,“嘶”了一声。江添自知理亏,特别“懂事”的过来扶人,恭恭敬敬的伺候着,得到了小少爷的好评。

  —————

  这是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当初在语文课本里被描写的淋漓尽致的雪景,此时此刻真正展现在了两人眼前。点点滴滴的雪花飘落能在手心,化成一小点水渍,是真的美,也是真的冷。盛望将手握在一起,举到唇边哈了口气,随即,冰冷的手就被身旁的人抓住,塞进了风衣的口袋,被温暖所包围。

  江添要带他去的地方并不远,却有些偏,以至于盛望从来都没有注意到过。两人沿着蜿蜒的小路,渐渐远离人群,逃离喧嚣。路的尽头是一尊参天大树,长的很好,屈曲盘旋的虬枝上挂着一个又一个的小牌子,遍布的红给苍绿的树换上一点别样的生机。不同于大街上的忙碌,这棵树的周围竟聚集了不少的人,热闹而又温馨。

  盛望一时有些吃惊,还没等他转身询问,耳边就传来一个带着点儿口音的软糯声音:“要来一个不啊?许愿树,写下自己的愿望,可灵验喽”

  面前站着的是一个姑娘,个子不高,长的却也有几分灵动,手里框着个篮子,里面是之前看到的那些挂在树上的空白牌子。盛望偏头看向江添,见对方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显然是早就知道。

  冬日带来的微寒早已被侵蚀。

  盛望的手此时还被江添握着,揣在大衣口袋里,二者的举动怎么看都有些亲密,他有些紧张的看着那个姑娘,江添则是略带安抚的握了握盛望的手。出乎意料的是,小姑娘并没有因为他们的举动而产生任何的惊讶或者是鄙夷之类的神情,目光大大方方的扫过两人交握的手,笑得更甜:“情侣免费的撒,来一个嘛”

  盛望听完愣了愣,随即也笑了,他回握了一下江添的手,冲姑娘问道:“这个真的灵吗?”

  姑娘:“灵的很,我们这边生意好的很呢,来的都是情侣,大家伙儿都是来许愿的撒”

  盛望听完也不做任何质疑,许愿最重要的就是图个开心,心诚则灵,他看向江添,脸上明摆着写着几个大字:我们也搞一个。

  江添的性子本来就有些疏离,此刻的声音却不自主的带了些隐晦的欣喜:“麻烦拿两个。”

  姑娘在篮子里认真挑了会儿,拿出两个小牌子。

  盛望接过,低着头仔细琢磨起来,想着待会儿要把字写好看点儿,他无意识的低喃出声:“一个人就一个啊,我有好多愿望呢”

  姑娘听见了,笑道:“需要嘛,最重要的就是讲究一个“真”字,你写多了,它自然就不灵了撒,所以才更要珍惜,把你最想要的那个愿望写上去。”

  作者:自动带入你那儿的方言

  盛望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觉得这姑娘说的很有道理,于是找人借了两支笔,用手抵着下巴,开始构思。

  江添被他这副沉思者的样子给逗笑了,呼了一把盛望的脑袋:“想什么呢?”

  盛望假装不耐烦的拍开他的手:“哎呀,哥你别烦,就一个愿望,得好好写。”

  江添:“那你想写什么?自己下半辈子大富大贵?”

  这次盛望倒是十分郑重的摇了摇头,他推了推江添:“哥,你背过去。”

  江添不知道小少爷要干什么,但他还是十分配合的背过去,在盛望看不到的地方,他一笔一划的在牌子上写了一行字。

  几乎是同时的,两人转过身来。

  江添挑了挑眉:“写好了?”

  盛望嗯了一声,矜骄又带着挑衅的扬了扬下巴,最后又憋不住了,试探性的问道:“你写了什么?”

  江添大大方方的把牌子往人眼前一放,红底黑字,清秀的字体整洁明了,笔锋凌厉,是规规矩矩的好看,只有一句话:愿我喜欢的人无忧且无虑,愿我们此生来世,彼此安好,永不分离

  下面还跟了一只猫,蜷缩在一起,像是在睡觉,旁边摆着一瓶小红罐。

  盛望看的愣了愣,心脏像是被猛的牵了一下,泛起丝丝的甜,他似是有些害羞,亦或是带着欣喜的舔了舔嘴唇,抬头对上那人漆黑如夜空般的眸子。

  盛望突然想亲他哥。

  但是在这里行不通。

  作者:注意,“肯定行不通”和“行不通”是有区别的。

  小少爷咽了咽口水,霸道的抢过江添手里的牌子,连带自己的那块,走向参天的大树,丝毫没有要把他刚才写的愿望展示给对方的自觉性。

  如果他没有顺拐的话,会显得更加自然………

  江添则任由小少爷胡闹,宠溺的笑了笑,跟着走了过去。

  盛望转了几圈,左挑右挑,最终选了一根最粗最直,形状最好看的树枝,用红线沿着两个牌子上的小孔穿了起来,挂在中央。红线绕着粗糙的树枝转了几圈,偶尔有风吹过,牌子碰撞在一起,发出一声脆响。

  兜兜转转,我们还是在一起。

  盛望满意的点了点头,往后退了几步,想远距离再欣赏一下自己的杰作,猝不及防撞上一人温暖结实的胸膛,他回头,正好对上江添带着笑意的面庞,随即也挑了挑眉:“怎么样?好看不?”

  江添:“好看。”

  盛望又满意的点了点头,正想着要不要用手机拍照,发个朋友圈纪念一下,耳边又传来磁性低沉的声音,温热的气息洒在耳畔,弄得有些痒:“荣华富贵,万丈光芒”

  盛望的面部表情僵了一下。

  “原来望仔不是想让自己下半辈子大富大贵,是想让我下半辈子大富大贵,嗯?”

  盛望有些木纳的转过头:“你…看到了…”

  他脸皮薄,除了在床上也说不出什么情话,仗着这次许愿的功夫写了一句,没想到还被发现了,听着对方用这种诱惑人的语气念出来,臊的慌。

  江添看着男朋友一点点变红的耳垂,只觉得诱惑可爱的紧,轻笑一声:“我很喜欢。”

  这次轮到盛望呆了。

  ——————

  江添是无意间看到的,就在盛望挂牌子的时候。

  很简单的一句话。

  小少爷前脚还在说怕愿望不够写,但真正写上去的又很少。没有写名字,却能明显的看出,他愿的不是自己。

  作者:那为什么是你呢添哥?为什么不能是我? (划掉)

  以前的字毕竟没有白练,至少已经能笔直的站着,而不是爬着了。(盛望:你礼貌吗?)笔画一顿一顿的,写的很认真,还带着一丝令人怀疑的秀气,最后末尾画了个爱心,尾尖上挑,和当初英语试卷上的狗爬字有异曲同工之妙。

  愿你荣华富贵,万丈光芒,许你一生安康。

  简单而又真诚的祝福,承载了爱意、期盼还有许多。

  ——————

  一时间,两人谁都没有说话,空气中的暧昧因子悄悄隐藏,却又无法驱散。毫无征兆而又出乎意料的,盛望突然回头亲了一下江添的嘴角,许是太过匆忙,只是碰了一下,却仍留下了不可遏制的余温,连带着炽热滚烫的心跳,一起传递过来。

  江添的呼吸停滞了几分,随即偏头,也在盛望的唇上点了一下,似是回应,似是安抚,算不上多么尽兴,却已足矣。

  两人在挂完许愿牌后怕挡着别人,就退到了墙角,这里没什么光,自然也看不太清楚。耳边传来人群的喧闹,盛望的心脏也在疯狂的跳动,他们从未在这种场合干过这种好似出格的事情。也许没什么人人注意,亦或是有人注意到了,却也并不在乎,他们和这里的每一对情侣一样。

  爱着对方,也被对方爱着。

  不分性别,不分年龄,只分彼此。

  ——————

    -我们在人群中偷偷爱恋,却又光明正大。

  ——————

  作者:真的更了好久啊,但也就3300+,分享一句特别喜欢的话,侵权会删

  当他们不再招人非议,当他们合法,当他们可以名正言顺的在一起时,我们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某某.

本来是生贺图忘记发了👉👈

本来是生贺图忘记发了👉👈

astw.

 江添不再是哥哥,也不再是爱人,兜兜转转,又成了无法诉之于口的某某

 江添不再是哥哥,也不再是爱人,兜兜转转,又成了无法诉之于口的某某

日向小卷

  转眼又是一场盛夏,但他再也没有听过那样聒噪的蝉鸣了。

  转眼又是一场盛夏,但他再也没有听过那样聒噪的蝉鸣了。

hnfgvgbxg

  浅浅发糖🍬

  浅浅发糖🍬

冉芊泽

合租日常

全文2.0k+

18年夏,刚上高中的冉芊泽和刚上大学的6位学长(不要在意细节,我知道他们是17届的,18年的时候才高一但我要写疫情上网课,改一下写啦,尘时大概八月底出场)(私设此时间时已醒,而且已与尘不到确定关系,相当于是把20年尘埃落定之后的时间线平移了过来)

6月底——

“真无语,一个人来的北京,我住哪儿?高中外地的不让住校,真股了!每月3500的生活费够租房吗,非要我合租吗?”冉芊泽在大街上发出了一声长啸,要不是安棱玖这段时间还没来北京,而且也准备租房子,她就去投奔她了

正好到边上贴着一张广告,写招合租

“这不刚好吗?打电话问问”

“喂?“一个男生的声音响起,很熟悉,但一时想......

全文2.0k+

18年夏,刚上高中的冉芊泽和刚上大学的6位学长(不要在意细节,我知道他们是17届的,18年的时候才高一但我要写疫情上网课,改一下写啦,尘时大概八月底出场)(私设此时间时已醒,而且已与尘不到确定关系,相当于是把20年尘埃落定之后的时间线平移了过来)

6月底——

“真无语,一个人来的北京,我住哪儿?高中外地的不让住校,真股了!每月3500的生活费够租房吗,非要我合租吗?”冉芊泽在大街上发出了一声长啸,要不是安棱玖这段时间还没来北京,而且也准备租房子,她就去投奔她了

正好到边上贴着一张广告,写招合租

“这不刚好吗?打电话问问”

“喂?“一个男生的声音响起,很熟悉,但一时想不起是谁是你们找合租吗冉芊泽急切的问对呀,是我们找合租,不过不能来几个人了“没关系,我就一个人好的好的,你今天就可以过来,在xx路xx号”那几所大学附近?不过离她学校也挺近,为什么在那儿有房子合租呢?在北京,大学周边的房子可是很紧的呀,哪来的空房呢?“那个……租金呢?“合租的是别墅,房间有独立卫生间,一个月2300”这么便宜吗……北京的物价便宜吗……管他呢,有的住是最重要的1200一个月够她活了还可以买好多书……“好的好的,我现在就过去”

当然直到冉芊泽到了别墅,她才发现了一件极其恐怖的事情

为什么!为什么合租的七个人为什么就她一个女生?

再定睛一看,那六个人居然是朝俞湛无不盛添望?!

什么玩意啊!!!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贺朝,卓月朝,小朋友你别不说话啊”

“谢俞”“许盛”“邵湛”“盛望”“江添”

朝哥的画果然和别人不一样……

“我叫冉芊泽,是一名新高一的学生,对各位已是久仰大名,日后请多多关照”

“小姑娘,你认识我们?”贺朝问

“当然,各省前几啊,久仰大名,久仰大名今日见到,甚是欣喜,当时采访各位毕业的学校时,听闻了不少你们的事迹呢,再说之前有过一面之缘,采访的时候是我和我闺采访的各位”

“你,文科?”谢俞没头没尾的问了一句

“不啊,我理科”

“哎,你不是本地的吗?”盛望突然问

“我是山东的,是考上来的”不知道为什么,冉芊泽说她是山东的时候,谢俞默默的瞟了一眼贺朝

朝哥开挖掘机的梗是真的经久不衰啊!!!中国挖掘机哪家强?山东科技找蓝翔

“你成绩怎么样?”这是许盛问的

“年级前几吧,我也没印象了,反正当时是保送的高中,保送的不想去,找了点关系又来了北京本来不想收我,然后好像是因为成绩又收了,我闺也是”

“哥,咱们底下这几届都这么可怕的吗?”许盛哀嚎着

“不,是因为你走的艺考,你这成绩当时也挺吓人的,忘了贺朝怎么给你描述立阳姜主任发现第一不是他们学校

的了?“邵湛回复道

“湛哥,你这……”

“为什么这么称呼”

“按辈分按学识你们都算我哥,再说我习惯这么叫人,要你们不愿意我这么叫,我就换个叫法”

“没事,你爱怎么叫怎么叫”

“让我再问一句,许盛哥跟盛望哥,叫时该怎么区分,要不然许盛哥我还是直接叫你许神吧,临江六中的第一位

美术生啊”

“行,你随意”

“添哥你怎么不说话”冉芊泽弱弱的问

“不用管他,他冰块”盛哥说道

好吧

“你怎么称呼?”朝哥突然说

“我吗?同学常叫我冉哥或芊泽姐,有时故意用夹子音或声气叫我芊泽哥哥,而且大部分还是男生,家里以前的一些亲戚叫我小冉、冉冉或小泽,我闺叫我阿冉,有时叫我 Crane”

“那我们叫你小冉、小泽可以吗”

“没问题,和你们说的一样,随便,想怎么叫就叫”

“为什么你闺蜜跟你称呼和别人不一样?这称呼有点宠溺”

“很正常啊,她叫我阿冉十几年了,我一直叫她阿祾,也叫她Ring,我们是彼次最后的信仰,最后的光,再说闺蜜本来就是要互宠的呀”

盛望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了冉芊泽一眼,冉芊泽看他,他就把目光移回去了,又有人好奇自已和阿裬的关系?

不过也是,一的小情侣呢,对对方怎么没有个特殊称呼?合看怀疑她们俩呢

兜里手机突然震了一下,但这个时候谁会给她发消息呢?应该只有阿裬吧

把手机拿出来看了一眼,果然是阿裬(阿裬也是冉芊泽给她的微信备注,不是她微信名,她微信名是裬&/.,冉忘星是冉芊泽微信名)

  阿裬

阿裬:你租上房了?

阿裬:帮我先租个

冉忘星:我合租的别墅

冉忘星:我问问房间够不够,要够你也住我这,2300一个月

阿裬:那么便宜?

阿裬:你室友谁?

冉忘星:你又醋了?

冉忘星: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冉忘星:朝俞湛无不盛添望

阿裬:???

阿裬:真的?

阿裬:咱们前几届的LGBT+大佬?

冉忘星:别激动嘛

贺朝看冉芊泽笑得开心,就问“小冉,你干嘛呢?”

“和我闺聊天,哎,对了盛哥,还有多余的房间吗我闺想和咱合租,她是我同学,也是考来的,目前没有房子住,没有多余的也没事,我们俩可以住一间,房租正常付”

“三楼你住的那间隔壁是空的,不过没收抬,一楼还有间客房,哦,对,二楼还有两间”

“三楼的吧,我们俩住近一点好,没收拾没关系,我们自己打扫一下就行,谢谢”

“小冉你不用客气,反正以后就都是室友了,没必要那么客气”

贺朝帮冉芊泽把租房手续办了一下,很快

“我先失陪一下了,这才刚搬过来,我去收拾一下东西”

“那你去吧,一会儿叫你下来吃晚饭啊”

“好的,谢谢几位照顾了”

——TBC

老样子,格式依旧不太对劲

我更新用的玩意我真的会谢

谢谢各位支持

我磕的cp长长久久
  我的盛夏到了!我最开始还以...

  我的盛夏到了!我最开始还以为序章是其他正文没写到的……是我傻了,不过还是很开心!我的盛夏!

  PS:抱歉抱歉不会批图,一点也不会😭完全按自己想法来了,当然想法可能不美观

  我的盛夏到了!我最开始还以为序章是其他正文没写到的……是我傻了,不过还是很开心!我的盛夏!

  PS:抱歉抱歉不会批图,一点也不会😭完全按自己想法来了,当然想法可能不美观

染指灵眸(高中阶段消失中)

【添望】弥留之际/胆小鬼

不能一直写甜文,要整篇刀子让你们记着我本质是一个刀子文手。

我搞添望总是喜欢卖病梗,也不知道为什么。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预警!

私设添望分开是17年的事。

强烈推荐你们边看边听送别,我就这么干的,码完心都碎了。

——————————————————————————

假如你已在弥留之际,你会做什么?

此时,你已在弥留之际,非垂垂老矣,你正值青春,带着对未来的向往。

你会做什么?

或是悲哀,或是抱怨,或是听天由命,亦或是回首过去?

那,盛望呢?


江添坐在飞机上时,脑子还是一片空白。

下飞机时,他突然问自己:我回国了?为什么?

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

送别。...

不能一直写甜文,要整篇刀子让你们记着我本质是一个刀子文手。

我搞添望总是喜欢卖病梗,也不知道为什么。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预警!

私设添望分开是17年的事。

强烈推荐你们边看边听送别,我就这么干的,码完心都碎了。

——————————————————————————

假如你已在弥留之际,你会做什么?

此时,你已在弥留之际,非垂垂老矣,你正值青春,带着对未来的向往。

你会做什么?

或是悲哀,或是抱怨,或是听天由命,亦或是回首过去?

那,盛望呢?


江添坐在飞机上时,脑子还是一片空白。

下飞机时,他突然问自己:我回国了?为什么?

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

送别。

他打车去向医院的路上,出租车里正放着悠扬的歌声。

正是那首《送别》。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 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 海之角 知交半零落“

”一壶浊酒尽余欢 今宵别梦寒“

“天之涯 海之角 知交半零落”

”一壶浊酒尽余欢 今宵别梦寒“

“长亭外 古道边 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 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 海之角 知交半零落“

“一壶浊酒尽余欢 今宵别梦寒”

”天之涯 海之角 知交半零落“

“一壶浊酒尽余欢 今宵别梦寒”

”一壶浊酒尽余欢 今宵别梦寒“

悠悠地唱着,听得江添心尖发颤。

他感到了无边的恐慌和害怕,他突然很想回去,他不想回国了。

可他不能。

他必须要回去,因为他知道,如果他不回去,他会后悔一辈子的。


江添在走廊里见到了正抹着眼泪的盛明阳。

江添突然有点恍如隔世,他上一次在医院里和盛明阳还是江鸥出了事,盛明阳逼着他和盛望分手,那是他还是满头黑发乌亮,浑身商人气质,而这次还是盛明阳自己把他叫回来,而他也已白了半边发。

其实不过三年。


盛明阳握着他的手,近乎呜咽:”江添,算叔叔求求你,你看看望仔,你看看他.......“

江添望着天花板,心里只觉酸涩又可笑。

所谓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兜转间,这报应又算是给了谁呢?


盛望带着呼吸机,躺在病床上发呆,他难得脑子清醒,而浑身没有痛感,像是从来没有生过病。


江添轻轻走过去,望着盛望病态的脸,心尖一颤,眼眶霎时湿了。、

这报应或许是报在了盛望身上吧。

他不过21岁,最恣意狂妄的时候,却只能与呼吸机、病痛作伴,徒劳望着窗外消遣。

江添几乎不敢碰他,盛望脆弱得像是易碎的玻璃。触之,即碎。

盛望的手是那样的凉,寒意顺着指尖漫上了江添心上,将他冰得浑身发颤。

短短三年,成了这副模样。

江添忽然想起了李清照《声声慢》中诗句: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

更何况他已经没有心情去感叹”凄凄惨惨戚戚“了。

也许盛望有,但盛望已无时间。

江添坐在凳子上,静默着看着盛望,任由思绪纷飞。


他和盛望其实讨论过有关死亡的话题。

那是河中女尸之后了。

”哥,要是有一天我死了,你还活着,怎么办?“

”啧。总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

”江添同志,组织表示对你很失望。0分。重新作答。“

”我来殉你。“

”江添清楚,盛望更明白,殉,不过是哄人之语,江添爱盛望,但江添不止爱盛望。


”哥。“江添回神,眼角泪光闪亮。

”你说过,你要殉我。“

”我还说过我不会在一棵树上吊死。“

”那句不算。“

”我还没活够。“更想你活着。

”那你活着呗。“

”显得我不够深情。“

盛望沉默良久,骤然开口道:”哥,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深情即是一桩悲剧,必得以死来句读。“

”来句读这种事,还是我来做好了。“

如果只有死才能证明深情,那边我来好了。

毕竟相爱的两个人受相互作用力。

作用在两个物体,大小相等,方向相反,作用在同一直线。


”哥。“

”我好像从来没跟你说过。“

”我爱你。“

”我能,葬在妈妈身边吗?“

江添大脑一片空白,耳边尽是蜂鸣声。

盛望闭上了双眼,嘴角带着笑。


他慌乱地去握盛望的手,他想捂暖它,他哈着气,揉搓,却愈发冰凉。

他突然浑身一抖,眼神中突然充满了惊恐和恐惧。

放开盛望的手,他慌乱地向后退去,瘫坐在角落里,粗重地呼吸。

他居然,害怕了。


盛望手臂垂落,青紫的针眼刺激着江添的神经。

他慌乱地跑了出去,撞上了盛明阳也不管不顾地冲了出去。


盛明阳在他身后喊道:”江添!“

或许,盛明阳是惊愕的吧。


江添冲进卫生间,扶着盆沿喘息,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下来。

抬起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却渐渐模糊成了盛望的样子。

那病床上的人呢?

江添仿佛成为了盛望,刚刚经历了一场母亲的死亡。

镜中的人在江添和盛望之间不断变换着,让他几乎分不清自己是谁。

他向冲进卫生间的盛明阳问道:“我是江添?还是盛望?”

盛明阳面露不忍:“江添。你......”

可回应的声音却十分诧异:“爸?”

他是江添?

还是盛望?

只有盛明阳和江添知道。

与此同时,医生在诊断书上写下时间:

2022年10月24日。

不知谁的手机响了。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 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 海之角 知交半零落“

”一壶浊酒尽余欢 今宵别梦寒“

“天之涯 海之角 知交半零落”

”一壶浊酒尽余欢 今宵别梦寒“

“长亭外 古道边 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 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 海之角 知交半零落“

“一壶浊酒尽余欢 今宵别梦寒”

”天之涯 海之角 知交半零落“

“一壶浊酒尽余欢 今宵别梦寒”

”一壶浊酒尽余欢 今宵别梦寒“

盛望的弥留之际是用尽全力跟江添说:“我爱你。”

“我来殉你。”

END.

彩蛋是一些谜底。

一枯倦鸟罢
文案: 十二月的尾音,有轻快...

文案:

十二月的尾音,有轻快的麋鹿,送礼物的圣诞老人,和温暖的篝火。更有雪花,火鸡,和挂满糖霜的冰糖葫芦。


还记得同家人围坐在壁炉旁,唱着圣诞歌曲,讲着故事和在圣诞树下许愿的日子吗?

那是最快乐的时光,是圣诞快乐,和平安喜乐。


平安夜,雪落无声,万家灯火长明。

与爱的人共度这平安夜,或许是这时间最幸福的事情。


十二点的钟声响起了。


我想将你拥入怀中,在你耳边轻声说道:


“圣诞快乐,我的爱人。”


(文案感谢@华染璇【静候初雪至】 ) 



文案:

十二月的尾音,有轻快的麋鹿,送礼物的圣诞老人,和温暖的篝火。更有雪花,火鸡,和挂满糖霜的冰糖葫芦。


还记得同家人围坐在壁炉旁,唱着圣诞歌曲,讲着故事和在圣诞树下许愿的日子吗?

那是最快乐的时光,是圣诞快乐,和平安喜乐。


平安夜,雪落无声,万家灯火长明。

与爱的人共度这平安夜,或许是这时间最幸福的事情。


十二点的钟声响起了。


我想将你拥入怀中,在你耳边轻声说道:


“圣诞快乐,我的爱人。”


(文案感谢@华染璇【静候初雪至】 ) 



一枯倦鸟罢

【今夜是个平安夜48h】初宣

活动策划:枯倦,漱石(副策@不要春天 

活动开始时间:2022.12.24 00:00

活动结束时间:2022.12.25 23:00

活动美工:@S-fish ,枯倦

活动文案:@华染璇【静候初雪至】 

活动地点:LOFTER

活动人数:7/48


不限🔪🍬不限结局不限次元不限题材只限CP(不能无CP)和字数(300+)的绝世好活动真的没人吗!


活动策划:枯倦,漱石(副策@不要春天 

活动开始时间:2022.12.24 00:00

活动结束时间:2022.12.25 23:00

活动美工:@S-fish ,枯倦

活动文案:@华染璇【静候初雪至】 

活动地点:LOFTER

活动人数:7/48


不限🔪🍬不限结局不限次元不限题材只限CP(不能无CP)和字数(300+)的绝世好活动真的没人吗!

ʘʚʘ嘎?

假如朝俞转学到附A④

贺朝是个自来熟,在加上之前的事和A班的人在短时间里混熟了。

高天扬和贺朝闹在一块,边上盛望在一边笑闹的复喝,坐在坐位上的江添也放下了手里的笔,平静的看着,面带着浅淡的笑意。

而前面的贺朝还在和别人推销自己家的小朋友有多么可爱,完全忽视了别人一脸不可至信的表情,活像见了鬼了。

被贺朝强拉住的高天扬听着贺朝一边说,自己一边偷偷瞥向还在补觉的谢俞,完全看不出这位新来的挂逼大佬那里和别一位挂逼有的那样可爱。

是的,刚来两天的贺朝谢俞以足够的实力被A班众人推成了新挂逼。A班的习题的题量一向大,所以对刷题的速度一向要求很高,而贺朝谢俞做为两个新来的转校生在中午午休时第一次面对A班这不是人的刷题量,...

贺朝是个自来熟,在加上之前的事和A班的人在短时间里混熟了。

高天扬和贺朝闹在一块,边上盛望在一边笑闹的复喝,坐在坐位上的江添也放下了手里的笔,平静的看着,面带着浅淡的笑意。

而前面的贺朝还在和别人推销自己家的小朋友有多么可爱,完全忽视了别人一脸不可至信的表情,活像见了鬼了。

被贺朝强拉住的高天扬听着贺朝一边说,自己一边偷偷瞥向还在补觉的谢俞,完全看不出这位新来的挂逼大佬那里和别一位挂逼有的那样可爱。

是的,刚来两天的贺朝谢俞以足够的实力被A班众人推成了新挂逼。A班的习题的题量一向大,所以对刷题的速度一向要求很高,而贺朝谢俞做为两个新来的转校生在中午午休时第一次面对A班这不是人的刷题量,也只是第一天有点不适应,过了两天那刷题的速度都能赶上他们前面的那两位。

当初高天扬和江添盛望那两位哥提起时,盛望都吃惊了,连江添都有点别的表情。

但等高天扬反应过来后,才想起来自己是在和两个挂逼谈论别外两个挂逼的事。而且自己身边的那位也是从转来就以强大的实力成为A班两大挂逼,现在是四大挂逼之一的哥,成功自闭了。

而现在的高天扬却没有精力,贺朝敏锐的捕捉到了高天扬瞥向谢俞的眼神:"怎么样,我家小朋友是不是特别可爱。"

高天扬址起一抹牵强的笑,硬着头皮点头道:"对"

贺朝满意的点了点头,又拉着高天扬,小心的凑到高天场耳边,一边小心的瞥向谢俞所在方向。

座位上谢俞也早就因为




新晋居民_4097325
“人间骄阳刚好,风过林梢,彼时...

“人间骄阳刚好,风过林梢,彼时他们正当年少。” 我好像又看到他们了...

“人间骄阳刚好,风过林梢,彼时他们正当年少。” 我好像又看到他们了...

你在说一遍
  简直了,盛夏序章出的时候就...

  简直了,盛夏序章出的时候就买了,然后40多天发货了,结果疫情原因半路退回了,好不容易解封了,让我重新买再发,我说行。然后呢,好不容易才发了,结果半路丢件了……我平复心情,协商后又重买了,结果最后这个没有相册了……我等这么久就是为了相册,结果没有相册………

  简直了,盛夏序章出的时候就买了,然后40多天发货了,结果疫情原因半路退回了,好不容易解封了,让我重新买再发,我说行。然后呢,好不容易才发了,结果半路丢件了……我平复心情,协商后又重买了,结果最后这个没有相册了……我等这么久就是为了相册,结果没有相册………

江望.
  放个底色,怕上完色不好看(...

  放个底色,怕上完色不好看(上色小废物就是我)

  放个底色,怕上完色不好看(上色小废物就是我)

江不是姜i

[添望]回到过去10

 大清早,教室里弥漫着一股食物的味道。

  

 学委埋头改完最后两道数学题,耸着鼻子四处找:“哪个死不要脸的偷渡了炸鸡进来?还让不让我们安心学习了?高天扬是不是你!”

  

 高天扬嘿嘿坏笑起来,从桌肚里掏出一整盒炸鸡显摆:“饿吗?想吃吗?拿英语练习卷来换。”

  

 “我靠!”周围一片叫骂,“差点儿忘了还有英语!”

  

  “快快快,来个好心人!”

  

  “我就知道你们几个肯定没写。”高天扬抱着盒子转过头说,“我也知道我们盛望大帅比英语那么牛,肯定写完了,所以我连贿赂金都准备好了。”


    他嚷嚷着......

 大清早,教室里弥漫着一股食物的味道。

  

 学委埋头改完最后两道数学题,耸着鼻子四处找:“哪个死不要脸的偷渡了炸鸡进来?还让不让我们安心学习了?高天扬是不是你!”

  

 高天扬嘿嘿坏笑起来,从桌肚里掏出一整盒炸鸡显摆:“饿吗?想吃吗?拿英语练习卷来换。”

  

 “我靠!”周围一片叫骂,“差点儿忘了还有英语!”

  

  “快快快,来个好心人!”

  

  “我就知道你们几个肯定没写。”高天扬抱着盒子转过头说,“我也知道我们盛望大帅比英语那么牛,肯定写完了,所以我连贿赂金都准备好了。”


    他嚷嚷着转过头,却见后桌的盛望趴在桌上,惯常撸到手肘的校服袖子放了下来,老老实实箍到手腕。


    全班大半的人都在流窜作业,他却好像睡着了。


    “哎?”高天扬拎着炸鸡盒在盛望周围晃了一圈,“兄嘚?早课还没开始呢你怎么就困了兄嘚,你先救个命再困?”


    盛望依旧趴着,只腾出一只手在桌肚里摸索,片刻后掏出三张卷子拍在桌上。


    “谢主隆恩。”高天扬把炸鸡盒搁在他桌上,说:“这是小的孝敬的早饭,你要尝尝么?”


    盛望闷声闷气地说:“撑着呢。”


    “你干嘛了鼻音这么重。”高天扬学老吴拿腔拿调,捏着嗓子慢悠悠地说:“难不成是在哭?”问就算了,还翘着兰花指点了盛望一下。


    盛望默默抬起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哭你姥姥。”


    他这一抬头,高天扬收了作妖的手指头:“卧槽?你脸色好差啊,生病啦?”


    “好像有点,晚上空调忘记调高了。”


    “就你这样还好像?”高天扬没好气地说,“病气全写脸上呢,你要不要去医务室配点药?”


    “医务室在哪儿?”盛望问道。

  

 高天扬说:“学校西门那边有个坡,沿着台阶上去就是医务室。”


    盛望:“西是哪?”


    “……”


    高天扬抓了抓耳朵,正巧看见有人从身边经过,便捞了一把道:“添哥,西是哪儿?”

  

 江添低头看了盛望一眼,有些心疼又有点想笑。

 他把一个袋子放在盛望桌上,说:“不用了,已经买来了。”

  

 “哎?添哥你怎么知道?”高天扬纳闷道。

 江添盯了他一会,蹦出四个字:“关你屁事。”

  

 盛望的心情突然就好了,他忍不住笑出了声。

  

 “还笑?赶紧把药吃了。”江添说。


zmhwybotjnjs摆大烂
  还是黑别人的橱窗   小王...

  还是黑别人的橱窗

  小王子主题滴

  还是黑别人的橱窗

  小王子主题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