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某某木苏里

14.5万浏览    1527参与
苏但
无偿稿第一张✔️

无偿稿第一张✔️

无偿稿第一张✔️

廿翘

“我的骨骼说,我还是爱你。”

“我那么怕疼,我还敢爱你。”


520快乐呀!这是520第一弹~

“我的骨骼说,我还是爱你。”

“我那么怕疼,我还敢爱你。”


520快乐呀!这是520第一弹~

月影星辰

某某后续[4](盛望视角)

#不喜勿喷

#之前好不容易写的字,全被删掉了(ᇂ_ᇂ|||)

#不喜勿喷

“旺仔,我找不到你了”盛望看着眼前的人,痛苦的模样,心也跟着疼起来


“啊!”


“是梦?好真实”盛望一摸额头,全是冷汗


自从那天后,盛望鬼使神差地文身,是JT,他时常看着这两个字母,明明是很普通的两个字母啊,但他为什么要把它纹在心旁啊?盛望想了很久都想不通,那个梦也继续做着,梦中他依然看不清那人的样


除了...这次,一闭眼,所有的画面在他脑海中闪现,梧桐树,一只小猫,白马弄堂和那个病例上的人——江添...


“啊!”


顿时他的脑袋特别的疼,似乎是在记忆的深处,有一个盒子,一个...

#不喜勿喷

#之前好不容易写的字,全被删掉了(ᇂ_ᇂ|||)

#不喜勿喷

“旺仔,我找不到你了”盛望看着眼前的人,痛苦的模样,心也跟着疼起来


“啊!”


“是梦?好真实”盛望一摸额头,全是冷汗


自从那天后,盛望鬼使神差地文身,是JT,他时常看着这两个字母,明明是很普通的两个字母啊,但他为什么要把它纹在心旁啊?盛望想了很久都想不通,那个梦也继续做着,梦中他依然看不清那人的样


除了...这次,一闭眼,所有的画面在他脑海中闪现,梧桐树,一只小猫,白马弄堂和那个病例上的人——江添...



“啊!”



顿时他的脑袋特别的疼,似乎是在记忆的深处,有一个盒子,一个被巨大的铁链所束缚的盒子,那时盒子似乎被撬开了,里面的东西露出来了一点,是最记忆深刻的他


“哥...”



泪不自觉的落下来,他胡乱地檫着泪水,可怎么也擦不完,还是止不住的掉。



“为什么?盛望你什么时候这么矫情了?”



“混蛋!盛望你可真无能啊!”



他这样说着,脑中不停的闪着那个迎着光的少年样子,他在光下是那么的好看。他怎么能把他给忘了?他怎么能无动于衷?他怎么能再看见他的时候没有认出来呢?他怎么能....



外面的月光从窗户照房间,明明是那么柔和,照着人身上却如针刺般疼


————————————————————

哎,我累了(◞‸◟ )



野草

《书长虫了怎么办?》

家里一共就这点书,全印签,今天清理书柜时发现,书长虫子了(白色的  ,很小)😱😱😱

有哪为姐妹知道怎么处理???

🙏🙏🙏🙏🙏🙏🙏🙏🙏🙏🙏

《书长虫了怎么办?》

家里一共就这点书,全印签,今天清理书柜时发现,书长虫子了(白色的  ,很小)😱😱😱

有哪为姐妹知道怎么处理???

🙏🙏🙏🙏🙏🙏🙏🙏🙏🙏🙏

Lune blanche
三号路依然长得没有尽头,梧桐荫...

三号路依然长得没有尽头,梧桐荫还是枝繁叶茂。

人间骄阳刚好,风过林梢,彼时他们正当年少。

——木苏里《某某》


三号路依然长得没有尽头,梧桐荫还是枝繁叶茂。

人间骄阳刚好,风过林梢,彼时他们正当年少。

——木苏里《某某》


甲硫醇

甜甜日常[添望]

“江博士晚安。”盛望钻进被窝,在江添侧脸落下一个轻吻。


江添揉了揉他软乎乎的头发,眼里盛满笑意“嗯,望仔晚安。”


关灯


前半夜睡的好好的,凌晨一点多,江添觉得身边有点空,睁开眼,发现某人又双叒叕滚到了床边,差一点点就要掉下去。他无奈,伸长了手去揽那人的腰,又用一手托着他的头,宽大的手轻轻一勾,盛望就翻到了他怀里。


看来该装个床栏。江添一边给盛望掖被子一边想。


盛望察觉到旁边的男朋友,不觉往江添身上蹭了蹭,纤白的腿搭上江添的身子,把男朋友抱了个寸步难行。


江添倒是很享受这种依赖,拉了拉盛望上滑的T恤,把人抱的更紧些,轻轻把手搭在他的细腰上。平稳的呼吸交织在一起......

“江博士晚安。”盛望钻进被窝,在江添侧脸落下一个轻吻。


江添揉了揉他软乎乎的头发,眼里盛满笑意“嗯,望仔晚安。”


关灯


前半夜睡的好好的,凌晨一点多,江添觉得身边有点空,睁开眼,发现某人又双叒叕滚到了床边,差一点点就要掉下去。他无奈,伸长了手去揽那人的腰,又用一手托着他的头,宽大的手轻轻一勾,盛望就翻到了他怀里。


看来该装个床栏。江添一边给盛望掖被子一边想。


盛望察觉到旁边的男朋友,不觉往江添身上蹭了蹭,纤白的腿搭上江添的身子,把男朋友抱了个寸步难行。


江添倒是很享受这种依赖,拉了拉盛望上滑的T恤,把人抱的更紧些,轻轻把手搭在他的细腰上。平稳的呼吸交织在一起,晕染了一层安心。


一夜好梦。


翌日一早,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渗透进窗帘,溢了满屋。“—滴滴滴滴”,江添长臂一揽,娴熟地关上了盛望的闹钟。怀里那个毛茸茸的脑袋动了动,接着男朋友有着成熟魅力的声音环绕着盛望的耳畔“望仔,起床了。”


盛大少爷不情愿地睁开了眼,撞到男朋友的精致侧颜,起床的烦躁烟消云散,感觉今天能肝完一个月的文件。


“早啊江博士。”大少爷赏了某博士一个吻。


“早。”江添啄了啄盛望的唇角,起来做早餐。


盛望洗漱完跑到阳台,给望仔添了粮又挠了挠它的肚子,给人家弄的炸毛了才春风得意的下楼坐到餐桌边。


这两年江添在盛大少爷的挑剔下厨艺突飞猛进,早餐都能做出来花,一顿饭吃的盛望浑身通畅,坐上副驾也没了困意。


车子驶出大门,绕过别墅区的花园,有大爷大妈打太极,有幼儿园的小盆友追来追去,有初中生意气风发在打篮球,有戴着耳机刷英文报的苦命高三生。


“诶,江添,等我们老了,也来这打太极?”盛望笑着说。


“我觉得你会比较想打老年篮球。”江添噎人的本事一点没变,只不过现在带着笑意满满。


车上两人一路上有说有笑 其实是盛大少爷单方面说,江添笑,时不时怼两句,北京的高架桥上一如既往地堵,鸣笛声此起彼伏。一架飞机划破天际,刷开了云层,纤维似的云丝悠悠飘荡,被阳光织进无边的淡蓝绸缎。


车流缓缓疏通,盛望突然想起来件事。


“江添,昨天晚上我是不是又滚下床了。”


“嗯,摔的声音还很响。”江添想逗人。


盛大少爷不是很信,干脆也顺着说下去“那你都不抱我。”还有点委屈。


江添失笑,在怼老婆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你不是说热,不喜欢我抱。”


“嗯?我说过吗?”盛望装傻,“那我反悔了。”


“好,抱。”


开到盛望公司楼下,盛望解了安全带,在车窗外给江添抛了个飞吻,在江添的温柔目送下转身进了大门。一声声的“盛总监好”中电梯上了高层,江添回味了一下刚才的话题,点开某橙色软件,从购物车中取消了早上加的床栏,重新启动汽车,噙着笑意去了研究所。










年少有为,事业有成,良人相伴,共度余生。你看啊,我年未过半百之半,一生却已了无遗憾。


end.





江山是朕的

春生夏长,归来仍是少年,

秋风冬雪,爱意经年不落。

知道的话帮忙@一下画手,谢谢啦

春生夏长,归来仍是少年,

秋风冬雪,爱意经年不落。

知道的话帮忙@一下画手,谢谢啦

月影星辰

某某后续[3]

#在此注明一下,这个某某后续是一系列的故事,前面忘记标序号了,这里就从三开始标起

——不喜误入——ooc勿喷,谢谢————

       江添便望着那忘川河畔啊,想从那找回曾经爱人的样子,他曾经的少年,那个在阳光下灿烂地笑着的少年


     “你在这等什么呢?”

       孟婆看着这位十几年前便下来的鬼魂,每当孟婆乘船去望川河上,总能看见他,看见他在那忘川河旁边就那么望着,她知道,他在等...

#在此注明一下,这个某某后续是一系列的故事,前面忘记标序号了,这里就从三开始标起

——不喜误入——ooc勿喷,谢谢————

       江添便望着那忘川河畔啊,想从那找回曾经爱人的样子,他曾经的少年,那个在阳光下灿烂地笑着的少年



     “你在这等什么呢?”

       孟婆看着这位十几年前便下来的鬼魂,每当孟婆乘船去望川河上,总能看见他,看见他在那忘川河旁边就那么望着,她知道,他在等人。她也知道,当一个人在人世中有非常牵挂,放不下的人是在忘川河面上便能看见那个人的影子——他非常思念的那个人的影子。

      她之所以这么问,那是因为她真的非常非常的好奇,是什么人能让一个鬼魂在这里等待十多年呀?是怎样的一个人能让一个鬼魂不惧魂魄消散在这里执着的等待着一个人,痴迷般地望着忘川河畔上那一个影子——就那仅仅的一个影子


       江添没有回答,眼中的光却也暗淡了几分,这十几年来他一直等着他的旺仔。他很矛盾,一方面他很难过,他没有看到他,另一方面他也很高兴,他的旺仔应该现在活的很好吧,那繁华的热闹拥簇着他。


       “少年,别等啦!你的魂魄已经暗淡许多了。再等你魂魄就要消散了,就要这三界之中消失了呀!”

       “我想等着他,我想,和他一起入轮回,想去求阎王,让我和他生生世世在在一起,永不分离。”江添听了孟婆的话,也说出了他这十几年间说出的第一句话——他最想说的一句话。

      “等不到的,他入了轮回,这一世他还没有走完,你不可能再等他十年又十年。”孟婆看着他这样无奈道,“你从这三界之中消失了,又怎么在和他相守生生世世呢。走吧!走吧!”


       江添的眼中也终于掀起了一缕神色,“可我走了,就再也找不到他了啊。我已经丢过了他一回,不想再失去他第二次。

      “相信我,不会的”

        “真的吗?”

        “真的”

        江添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但他还是鬼使神差的信了这句话,他这样想着,却仍是被黑白无常强制入了轮回

       “这世道常赞美爱情,却否定了许多,痴儿啊~痴儿啊~”说着孟婆便划船走了。孟婆其实也不确定,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个魂魄消散,不能袖手旁观。

       她在赌...


     ————————————————————

#后续会继续发的

#希望大家不会觉得我的文笔烂🌹🌹🌹

♥(。→v←。)♥

向之
添哥飒我一脸!!!

添哥飒我一脸!!!

添哥飒我一脸!!!

Lila_zt

添望双重生(二)

添望双重生设定

OOC预警

时间线:原文结束后

                    分割线                       ...


添望双重生设定

OOC预警

时间线:原文结束后

                    分割线                       


       接上文:盛望跟着徐大嘴走过荣誉墙,后再次收了高天扬的手机,

经过一番事件后,走到江添面前,想着江添应该没有穿过来,便起了挑

逗心思。

       谁知,江添突然抬起头,满脸疑惑地望着盛望。此时的盛望心里正

想着某些坏心思,如今又被他哥这样看得心里直发毛,于是赶紧用手挠

了挠脑袋,再慢慢转回身去。

       而此时看穿一切的江添低声的笑了一下,唇角也微微勾起。这时,

高天扬走了过来,对江添说了声:“哎添哥,你醒了!”,“嗯”,“我艹,

添哥你居然笑了!稀奇啊!从前都没见你怎么笑过,还笑得如此之灿

烂!”高天扬惊奇地说。江添笑骂了声:“滚!”(添哥无语,但添哥不

说,感觉OOC好严重啊!🤔)

       盛望再次面临了“第一天开学,第二天考试”的“难题”。

       而此时的盛望也才大学毕业没多久,对高中的知识也没怎么忘,

又把他的“学霸属性”发挥到了极致。


                    分割线                     

终于更新了!

脑袋空空
给我cp写婚书(1/n) 忙里...

给我cp写婚书(1/n)

忙里摸鱼。搞一下。

给我cp写婚书(1/n)

忙里摸鱼。搞一下。

yy

他是某某,是无法宣之于口的某某,是历经磨难也仍会握紧他的手的某某,是冷漠寡言却会被他逗笑的某某,是总是把温柔都留给他的某某,是深爱你的某某,是他拼命去爱的某某,是他吻过无数次的男朋友。仲夏,枝桠,烈阳,初遇,心动,相爱,流言,分离,流年,苦夏,荒野重逢,年少,一生,这就是《某某》

他是某某,是无法宣之于口的某某,是历经磨难也仍会握紧他的手的某某,是冷漠寡言却会被他逗笑的某某,是总是把温柔都留给他的某某,是深爱你的某某,是他拼命去爱的某某,是他吻过无数次的男朋友。仲夏,枝桠,烈阳,初遇,心动,相爱,流言,分离,流年,苦夏,荒野重逢,年少,一生,这就是《某某》

𝕋𝕙𝕖𝕤𝕖𝕦𝕤♔

《内热外冷》添望

✔︎「xxj文笔见谅」

✔︎「ooc归我,人设归木叽叽」

✔︎大概寒假写的没发出来过,,翻备忘录的时候翻出来的 发出来涂个乐呵」


《内热外冷》


今年南方的冬天来的特别的快 连秋天的影子都看不到


盛大少爷当然不会亏待自己 早早的就把空调打开了

于是刚研究完人体实验的江教授回来就看到戏剧性的场面


只见盛望穿着衬衫 光着脚 拖鞋被望仔咬着 手里居然还拿着冰棍地躺在沙发上


盛望见江添回来了


咬完手里的冰棍 拿着棍子 一边慢悠悠地找着拖鞋 打算向江添索要......

✔︎「xxj文笔见谅」

✔︎「ooc归我,人设归木叽叽」

✔︎大概寒假写的没发出来过,,翻备忘录的时候翻出来的 发出来涂个乐呵」


《内热外冷》



今年南方的冬天来的特别的快 连秋天的影子都看不到



盛大少爷当然不会亏待自己 早早的就把空调打开了

于是刚研究完人体实验的江教授回来就看到戏剧性的场面



只见盛望穿着衬衫 光着脚 拖鞋被望仔咬着 手里居然还拿着冰棍地躺在沙发上



盛望见江添回来了



咬完手里的冰棍 拿着棍子 一边慢悠悠地找着拖鞋 打算向江添索要一个抱抱



“拖鞋在望仔嘴里”江添关上房门脱掉风衣挂在了墙上



“诶!它这么还把我鞋子叼走了?”盛望有些幼稚地说



江添被盛望给逗笑了 走过去摸了摸他的头



“你自己不穿鞋 还好意思怪人家?”



盛望听他哥一说来劲了



“好!连你都向着望仔 这家容不下两个人 要不就是我走要么就是它离开”



说完就装作离开的样式却被他哥一拽抱入了怀中



江添把下巴搁在了盛望头上



“多大了还来这招 还背着我偷偷吃冰棒”



怀里的人动了动



“我 十 八”



“别转移话题 说什么时候跑出去买的冰棒?”



“我说今天早晨张朝给我送的 你信么?”



“噗呲”江添彻底忍不住笑了出来 自己家的崽崽还是这么幼稚可爱



可怀里的人却不乐意了



挣脱了他哥的怀抱



“怎么了嘛 我年轻体热难道不能吃点冰棒解解热?”



“那开空调又是什么情况?”江添毫不留情拆穿了盛望的谎言



“那 那 那是因为我外冷内热”



“哦 是么?”江添饶有兴趣的眯了眯眼



俯下身靠在盛望的耳边



“那我们内热外冷的盛大少爷 能不能赏个脸 给我暖暖呢~”





小T的话:纯属就是一个浅浅的小脑洞 我要是寒假搞盛大少爷这一出 我家长得打死我,,,

在南街小巷的蓝猫
“那个夏天的蝉鸣比哪一年的都聒...

“那个夏天的蝉鸣比哪一年的都聒噪,教室窗外的枝桠疯长,却总也挡不住烈阳。”

“那个夏天的蝉鸣比哪一年的都聒噪,教室窗外的枝桠疯长,却总也挡不住烈阳。”

沈…123

锦瑟这个吧唧绝美!!!(原谅我不会拍)

锦瑟这个吧唧绝美!!!(原谅我不会拍)

休眠白昼
都毕业了我还在看某某

都毕业了我还在看某某

都毕业了我还在看某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