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某科学的超电磁炮

98.3万浏览    9354参与
极昼川
呃啊,不会画女孩子OTZ

呃啊,不会画女孩子OTZ

呃啊,不会画女孩子OTZ

百花花花花花
美琴,看看身后的黑子吧(&a...

 美琴,看看身后的黑子吧(´•ω•̥`) ​​​

 美琴,看看身后的黑子吧(´•ω•̥`) ​​​

石头

[黑琴]取代安全裤的100种方法 上

#黑琴向 少量all琴

#无脑沙雕日常

#文笔渣渣,慎入!!

#ooc预警

#有点水


1.


   熟悉的咖啡厅,少女们在享受着难得的假日,不过她们的学姐却很不幸地要参加常盘台初二的校内补课


  “唉……果然,没有姐姐大人的假期是毫无乐趣的……”

  黑子望着空荡荡的专属座位,摆出一副无所事事的表情,


  “很伤人诶,白井同学,我们还在这里呢”...


#黑琴向 少量all琴

#无脑沙雕日常

#文笔渣渣,慎入!!

#ooc预警

#有点水


  

1.

  

  

   熟悉的咖啡厅,少女们在享受着难得的假日,不过她们的学姐却很不幸地要参加常盘台初二的校内补课

  

  “唉……果然,没有姐姐大人的假期是毫无乐趣的……”

  黑子望着空荡荡的专属座位,摆出一副无所事事的表情,

 

  “很伤人诶,白井同学,我们还在这里呢”

  佐天看了看埋头吃甜点的初春,不忘吐槽那位白井同学可怕的变态力

 

  “话说假期还要补课,真是辛苦啊~”

  佐天望向外面仿佛要把人烤化的太阳

  “常盘台的严格程度果然是普通人无法想象的啊……”


 ……


  说了半天才发现没有人回应自己,佐天看向了对面突然沉默的黑子

  “那个……白井同学?”


  “你们有没有觉得……姐姐大人最近对我很冷淡……?”

  “诶?御坂学姐吗?没有啊……?”

  

  “唔……白井同学为什么会那么认为?”毫无察觉的初春疑惑地抬起头,却被面前黑子散发出的诡异气氛吓了个半死



  “……姐姐大人对黑子不理不睬,就连面对黑子爱意满满的告白也毫无反应!!!”


 

  “她平时也那样吧”×2


 


   “不!!这次不一样!!”

  黑子阴沉着脸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就像是……姐姐大人不再需要黑子……故意疏远黑子……”

  “果然!!!姐姐大人在外面有新欢了吗!!”


  “哇啊白井同学……你的想象力还真是丰富啊……”

  “总之……先坐下来吧白井同学……”

  初春摆了摆手,意识她冷静下来


  已经感受到老板的注视了……再这样下去就要被赶出去了啊……


 



2.


 


  “到底是谁呢……姐姐大人……”

  精致的眉头紧紧皱在一起,即使是工作的时候也没有这么毫无头绪过

 

  食蜂操祈?她最近和姐姐大人走得很近……那个眼睛里塞着星星,巨乳又讨人厌的女人……

  姐姐大人不可能喜欢那样的女人!!


 怀疑对象一:食蜂操祈  否决!



  婚后光子?这个趾高气扬的家伙这段时间总是爱找姐姐大人搭话的说……

  不对!姐姐大人才不会对这样不经世事的大小姐产生兴趣!!!

 

  怀疑对象二:婚后光子  否决!

  

 

  第四位?动不动就来找姐姐大人打架,莫非是对姐姐大人怀有非分之想???

  不可能!这样能单手举起姐姐大人的类型她应该不会喜欢……


  怀疑对象三:麦野沈利  否决!


  “啊啊啊啊根本想不到啊……”黑子放下抱着头的双手,看了看面前的俩人


  “这两个更不可能了……”





3.


 


  “嘿嘿嘿嘿嘿……原来如此……我知道了!!!”思考了半分钟之后黑子终于有了反应


  初春和佐天目睹她先是一顿自言自语然后用审视的目光望向自己最后发出了诡异的笑


  无法理解……实在无法理解



  “我知道了!!”

  “姐姐大人的新欢就是……”

  “安全裤!!!!”


  

  “哈???!!!”×2



  黑子清了清嗓,委屈地将双手并在胸口……

  “姐姐大人每天随身携带着他,无论时间,无论场合……”

  “姐姐大人将他视若珍宝,甚至在宿舍屯了一箱……”

 

  “黑子我……只有打败这位强大的敌人,才能取代他成为姐姐大人唯一的挚爱!!!”


  “你怎么谁的醋都吃啊!!”佐天已经放弃挣扎,她发现了比都市传说还要奇异的东西……

  

  “那么‘取代安全裤作战’将在明天……正式开始!!!!”

  黑子眼神坚定,像是做出了什么不得了的决定……






 


  “那个……几位小姐,你们影响到其他客人了,可以出去吗?”



                                                  end


 

  

屑M
看完超炮限免的一二季了 于是摸...

看完超炮限免的一二季了

于是摸一手

看完超炮限免的一二季了

于是摸一手

笑看红尘`风和雨

此生有你(蜂琴)(二十二)

在学校附近的商业街上,食蜂潇洒的走在路上,在她身后,提着许多包的美琴缓慢的跟着她


“所以我为什么要陪你出来逛街”美琴提着东西,喘着气问道


“如果我失忆,我就给她当牛做马”食蜂模仿美琴的口气说道“御坂同学当时是这么说的吧”


“可恶”


“所以啊,没事不要乱立flag哦,御坂同学”


“说什么让我不要立flag,其实是怕自己买了拿不动吧,运动白痴”


“身为女王怎么可能会自己拿东西呢,再说了这种事对于堪比亚马逊战士的御坂同学来说不是绰绰有余吗”


“呀呀呀”


“呀呀呀”


两人就这样站在街上争吵,引得很多人驻足而看,甚至使得交...








在学校附近的商业街上,食蜂潇洒的走在路上,在她身后,提着许多包的美琴缓慢的跟着她


“所以我为什么要陪你出来逛街”美琴提着东西,喘着气问道


“如果我失忆,我就给她当牛做马”食蜂模仿美琴的口气说道“御坂同学当时是这么说的吧”


“可恶”


“所以啊,没事不要乱立flag哦,御坂同学”


“说什么让我不要立flag,其实是怕自己买了拿不动吧,运动白痴”


“身为女王怎么可能会自己拿东西呢,再说了这种事对于堪比亚马逊战士的御坂同学来说不是绰绰有余吗”


“呀呀呀”


“呀呀呀”


两人就这样站在街上争吵,引得很多人驻足而看,甚至使得交通瘫痪了,而在笑许多人围观时,一个人挤开群众来到两人面前


“是你”美琴认出了眼前的少女


“嗯?”在美琴面前,扎着双马尾的少女抬起头,显然也认出了美琴“是你们两人在这里吵架,导致了许多人围观,扰乱了公共秩序?”


“没有没有”想到之前被年龄比自己小的人逮捕就感到羞愧,连忙拉过食蜂,露出友好的表情“怎么会呢,我们很友好的,才没有吵架,也没有扰乱公共秩序”


“是吗”黑子狐疑的看着她们两个“所以二位刚刚是在约会吗”


“怎么可能呢”美琴两手一摊


“那你和她是什么关系?”


“这个嘛”听到黑子的问话,美琴不由陷入沉思,是啊,自己和食蜂目前是什么关系,同学?太笼统,朋友?天天吵来吵去的很明显不是,女朋友,问题是也没说在一起啊,童养媳?但是又没有定亲,等等,记得我小时候说过要养她,所以我和她的关系应该是,美琴比了个大拇指,自信满满的“我是她的饲主”然后被食蜂的包砸了一个踉跄


“额,这是。。。弑主了?”


“你干什么,食蜂”美琴捂着脑袋看向一旁的食蜂


“还不是因为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看到没,就这样的家伙,四体不勤五谷不分,逛个街要累死人的家伙”美琴指着食蜂看向黑子“根本就是个。。。”


“胸大无脑的废材大小姐?”


“这个熊孩子,我要教训教训她”食蜂拿起包就要好好教育黑子


“食蜂,算了算了”美琴拉住暴怒的食蜂


“御坂美琴,你站哪边的”


“额”


“那你是怎么和她好上的”


“唉,年少无知呗”美琴叹了一口气“要不是之前立了那么多flag,我也不会落到这个地步”


“所以你现在很后悔是吗”食蜂神色凌厉的看着美琴


“额,这个”


“那你是怎么看上她的”黑子看向食蜂


“谁看上她了,面对之前那么多暗示,说了那么多话都没用”食蜂越说越气“这个白痴根本就是个。。。”


“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木头?”


“哎呦喂,这个瓜娃子,果然是要教育教育”


“算了算了,她说的也是实话”


“你站那边的啊喂”


“所以你们真的不是情侣?”


“没错”×2


“那我要是和你们其中一个人表白呢”


“不行”两人异口同声的大喊


“你眼瞎啊,居然要和她表白,喜欢谁也不能喜欢她”


“听我说,喜欢她会倒八辈子血霉的,回头姐姐给你介绍几个比她漂亮好几倍的小姐姐给你认识”


“什么?你还认识好多其他漂亮的女孩子”


“是又怎么样”


“御坂美琴,你这个渣女”


“呀呀呀”


“呀呀呀”


“咳咳,好了”看着吵起来的两人,黑子默默拿出自己的风纪委员臂章“现在我以扰乱公共秩序的名义逮捕你们,证据确凿,和我走一趟吧”


“可恶,大意了”美琴捶胸顿足道



屠尔Twier

残梦<3>

        那位年轻干部的身旁是一位与他年龄相仿的干部,黑色的短发显得干净利落,但面容却是极为苍白,甚至显得有些病态。

        白井黑子有些看不出他的状态,黑色的眼中静的像一潭死水,没一点生气。好像从上车开始就没见这人说过话。

        “这是北原泽,负责前线的战后处理”坐在最角落的一位干部突然向白井黑子介绍道,北原泽的脸似乎又比先前白......

        那位年轻干部的身旁是一位与他年龄相仿的干部,黑色的短发显得干净利落,但面容却是极为苍白,甚至显得有些病态。

        白井黑子有些看不出他的状态,黑色的眼中静的像一潭死水,没一点生气。好像从上车开始就没见这人说过话。

        “这是北原泽,负责前线的战后处理”坐在最角落的一位干部突然向白井黑子介绍道,北原泽的脸似乎又比先前白了一个度。

        过了不一会车就停在了一个角落,周围并没有什么特别显眼的建筑物。白井黑子跟着几位干部下了车,留初春在车上负责情报工作。

        连续拐过几个弯后,一栋大楼出现在了面前,楼内大部分窗口都还亮着光。白井黑子看见了埋伏在周围的警备队的成员,全部包围住了面前的大楼,在暗处隐隐约约的,几乎看不到。

        “白井同学,我们给你伪造了一张身份卡,需要你持卡进入大楼,”耳麦边忽然传来了初春的声音“在你进入大楼后五分钟,我们会派出警备队的成员进攻。”

       白井黑子接过了北原泽递来的身份卡,身份卡在微光下透出了银色的光泽。

       “北原泽会来接应你的,”白井黑子看向了北原泽,他的脸色仍旧苍白,像一张白纸一样。白井黑子忽然没来由的有些担心他可能随时会倒下。

        白井黑子走进了大楼,将身份卡放在门禁上大门应声而开。白井黑子似乎突然明白为什么派她来并吩咐她不穿正装了,一进门看到的几乎都是十几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穿着都是普通的便服。只有一两个人身着西装悄声交谈着,看起来是高层的人。

        感受到周围有些灼热的视线,白井黑子加快速度离开了大厅,迅速向两位干部的所在地赶去。

        一路上似乎顺利的有些出头了。一个安保如此松懈的组织,居然还能存在这么久?白井黑子心中突然有了一些不屑,“19楼624室,按下623到625之间的墙。”耳边传来了初春的声音,“三分钟后发动攻击。”

        622,623,625……白井黑子照着初春说的按了一下,走廊尽头突然出现了一扇门,金色的门牌上赫然写着624。

       轻轻推开了门,房内两名干部正躺在地上,血浸湿了白色的衬衣,在地上积成了一摊。白井黑子的脸突然变得苍白,眼中闪过了极其浓厚的愤怒。

        白井黑子走上前去,轻轻试试了一下干部的呼吸。还活着,但受伤严重,要快点救出去。

        黑子刚准备带走人时,门突然发出了一声响动,白井转过头去,一名黄发的少年正倚靠在门旁,一脸得意。

        “还真是调虎离山之计啊,”黄发的少年说道,“多亏了北原啊。”

        黑子的瞳中忽然猛地震了一下,北原?

         “我可不想多废话,赶紧解决完事吧。”黄发男子忽然收起了之前嬉皮笑脸的样子,眼中变得像一头饿狼一般。

        门内又进入了一个男子,头上的黑发毫无生气地散成一团,身上也穿的相当随便:红夹克内套一件白色衬衫,配着一条黑色的七分裤。“佐藏,那开始咯。”

         黄发男子点了点头,下一秒房间就被蓝色的光包围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长方体。

下个星期回来接着写,呜呜呜,这一篇主要是过渡接一下剧情


赤剡(求求你了RPK16麻麻真的好想把你建出来)

黑琴 带着猫上班是不是……(上)

半小时激情短打,半小时一千字真的很多了!文笔依旧超渣,相信各位的想象力

哇达西超能力战士御坂美琴,我和青梅竹马的白井黑子一起去游乐园玩,期间目睹了邪恶的佐天势力的黑暗交涉,由于太专注于眼前,我被从背后敲了闷棍,一觉醒来后!我居然变成了一只猫!

好的以上内容与正文无关

————————————


天刚蒙蒙亮,也许是四五点的时候,佐天同学被手机铃声从被窝里揪出来,迷迷糊糊的接通后,听到了白井黑子迷茫而不知所措的声音

——意识到怀里这只茶色的猫就是自家恋人时,白井黑子首先就想到了学园都市内一些奇奇怪怪的研究,她一向对自己警备员的纠察工作有信心,但这种把人变成猫的实验却是她从没听说过的。...

半小时激情短打,半小时一千字真的很多了!文笔依旧超渣,相信各位的想象力

哇达西超能力战士御坂美琴,我和青梅竹马的白井黑子一起去游乐园玩,期间目睹了邪恶的佐天势力的黑暗交涉,由于太专注于眼前,我被从背后敲了闷棍,一觉醒来后!我居然变成了一只猫!

好的以上内容与正文无关

————————————


天刚蒙蒙亮,也许是四五点的时候,佐天同学被手机铃声从被窝里揪出来,迷迷糊糊的接通后,听到了白井黑子迷茫而不知所措的声音

——意识到怀里这只茶色的猫就是自家恋人时,白井黑子首先就想到了学园都市内一些奇奇怪怪的研究,她一向对自己警备员的纠察工作有信心,但这种把人变成猫的实验却是她从没听说过的。

思来想去她只好在早上五点这个美好的时间给常年混迹于都市传说论坛的佐天泪子打电话,想要旁敲侧击的问出点什么

“嗯,就是,那个,佐天同学最近有没有听过什么有意思的都市传说呢”

佐天泪子被老友一句直白的问候吓醒,一瞬间就把刚才的瞌睡甩到了不知道哪个角落里

“我这一个周都没有去调查都市传说!我没有在小巷子里走路!也没有半夜在湖边找东西,也没有在各个学区乱跑!初春可以为我作证!”

“啊不是,我就是想了解一下最近的都市传说啊,而且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已经用一年份的甜品收买了初春”

佐天泪子果断装傻

“嘛,就是想问问,你最近有没有听说过什么和猫有关的都市传说”

“呃,和猫相关……”

“《第九学区猫咪失踪案的真相》?”

“《扒一扒神秘的猫耳娘转换装置》?”

“《都市街头惊现猫耳娘》?”

“《每晚传出猫咪惨叫的恐怖大楼》?”

“最近真的没有什么有意思的都市传说啦,这些一看就不科学的东西佐天泪子大人才不会去看呢,那个恐怖大楼我昨晚才去看了,其实也就是”

惨了!说上头了一不小心就说出来了,佐天泪子努力把剩下的半句话咽回去,开始思考补救措施——最新款的决胜内衣有用吗?

不过电话那头的白井黑子出乎意料的没有立刻鲨过来教训她,而是轻飘飘的撂下一句“下次在收拾你”就挂断了电话。

因为美琴猫猫已经在白井黑子的怀里扒拉了半天了,再放任她扒拉下去,衣服肯定会散掉,白井黑子把手机塞回口袋里,低头看向怀里的猫猫

刚醒不久的猫猫还带着夜里的困倦,眨巴着湿漉漉的眼睛看着白井黑子,然后张大嘴打了一个深深的哈欠,尖锐的小虎牙暴露在空气里,好像在勾引白井黑子去摸

事实上她真的去摸了,并且收到了一个猫猫生气的表情包

白井黑子把生闷气的美琴猫猫放在客厅沙发上准备去上班,天塌了也没有上班重要(?),而且警备员那里说不定有一些相关消息呢

但是美琴猫猫是不会给工作狂这样的机会的!这种情况不应该把女朋友放在第一位吗?她伸出肉垫里的指甲勾住小学妹衣服的后摆,而白井黑子发誓她听见了一声软软糯糯的猫叫

“喵~”

她在说“带我去上班吧,黑子”。白井同学如此确信到,回头捞起猫猫揣进衣兜,在猫猫无语的表情里,赶到了警备员大楼


下文不知道什么时候掉落


屠尔Twier

残梦<2>

        两人没花多少时间就回到了家中,那个两人一同居住着的地方。

        御坂美琴刚坐下来没多久就开始和以往一样打开了电视,屏幕前一头绿色的两栖生物正招着手。

        也只有姐姐大人才会看这种东西吧~白井黑子一边在心里有些愤愤地埋怨着,一边削着手中的苹果。......


        两人没花多少时间就回到了家中,那个两人一同居住着的地方。

        御坂美琴刚坐下来没多久就开始和以往一样打开了电视,屏幕前一头绿色的两栖生物正招着手。

        也只有姐姐大人才会看这种东西吧~白井黑子一边在心里有些愤愤地埋怨着,一边削着手中的苹果。

        似乎是不经意的一抬头,白井黑子就看到了御坂美琴的眼神……有些飘忽……又是这幅失魂落魄的样子啊。

        白井黑子一直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许是几个星期前吧,御坂美琴的状态就一直有些差。她想过了一切的可能性,却最终都被一一排除,到底是什么呢?

        御坂美琴忽然听到桌上传来的一阵声响,转过头一看,原来是白井黑子把削好的苹果放在了一个小瓷盘中,苹果的色泽显示着它的新鲜。“现削的哦。”白井黑子说道。

        一霎那,脑子中的烦躁,混沌似乎都被抛之脑后了。御坂美琴觉得这一刻,这样的时候,自己什么都不想去思考了。御坂美琴脸上想着,表情也变得有些轻松了些。

        夜色似乎有些越来越近了,天色都变得乌黑一片,困意席卷了这座都市里倦怠的人们。灯也只是稀稀疏疏地亮着,显示着最后的倔强一般,发出了昏黄的光。

        御坂美琴躺在床上,脑子并不像身体那样困乏,现在满脑子都是今天和白井黑子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今天又失眠了。御坂美琴把手搭在了头上,眼睛仍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和白井黑子住了这么久,这些事情还不清楚吗?御坂美琴觉得,她好像离不开白井黑子了一般,无法放手。是喜欢的吧,可是黑子会怎么说? 

        “姐姐大人,还是做朋友吧。”“姐姐大人在想什么啊。”“姐姐大人……”无数个画面在脑中铺天盖地地袭卷,炸裂开来。御坂美琴越不想去想那些画面,画面就会越发狂妄了似的在脑中疯狂显现。如果接受了呢?又是怎样?呼吸突然有些不自然了些……

        也许现在自己都立场已经明确无疑了,可是黑子呢?御坂美琴忽然觉得脑子有些隐隐作痛,黑子会接受吗?脑中的声音又一次回荡着,御坂美琴混混沌沌地想着,不知是多久后又昏沉着睡了过去。


这里要分一下线:D,下一节 战损黑预警

黑子线:

        天色都还是黑的,像黑色的漆泼了出来般。

        一个电话突然打破了白井黑子的梦,“喂?”电话那头的人轻声说了几句,白井黑子瞬间清醒了过来,“好的……嗯。”

        挂断电话后白井黑子用极其高效的速度匆忙准备好了一切,楼下的人也差不多到了吧……

        黑子走到了御坂美琴的床旁,看着眼前人沉睡的脸,“黑子又要执行任务了。姐姐大人,又不能告诉你了”白井黑子说着,突然又像想到了什么一般,眼里尽是温柔。

        白井黑子站起身,转头走向了门口。为了正义,她如此想到。

        门外是黄泉川在应接,车上是几名骨干人员,还有白井黑子的老友人——初春饰利。

       白井 黑子一进到车内,黄泉川就启动了车子。“现在是什么情况?”白井黑子问道。

         “前两天我们找到eye的老窝了”黄泉川解释着,车速丝毫不减,“但对方挟持了我们两名骨干成员,还发出了公然的挑衅。”

        “对方的数量远远超过了我们的预料,现在有成员已经到达目的地了。”一直埋头苦干的初春突然抬起头补充了一句。

        白井黑子微微挑了一下眉。

        “这是公然蔑视学都!”一个有些愤怒的语气从后方传来,白井黑子循着声源望去,是一名有些年轻的干部在发话。

        然而,这并不是引起黑子注意的原因。

        (再熬要死掉了了——,明天再多写点。晚安各位

        

LexPhoenix

全名:俄罗斯联邦

通称:乌拉尔

首都:车里雅宾斯克

政府/政党:统一俄罗斯党

国家首脑:“一方通行”

意识形态:寡头专制

选举情况:事件大选

简介:科技条拉满,能跟高加索拼

全名:俄罗斯联邦

通称:乌拉尔

首都:车里雅宾斯克

政府/政党:统一俄罗斯党

国家首脑:“一方通行”

意识形态:寡头专制

选举情况:事件大选

简介:科技条拉满,能跟高加索拼

石头

感谢大大为烂文配的画😃❤️@ZYX 

指路

只属于我的姐姐大人https://shitou38944.lofter.com/post/4ca4250d_2b56dcca4

感谢大大为烂文配的画😃❤️@ZYX 

指路

只属于我的姐姐大人https://shitou38944.lofter.com/post/4ca4250d_2b56dcca4

哀声

黑光短篇《情书》

#ooc

#是小花老师想看的幼驯染设定

 ————


睁开眼时,白井黑子看到的又是熟悉的天花板,难闻的消毒水味充斥着整个房间。努力地回忆了一下,她想起自己是在爆炸案中受到了波及。

尝试着动了一下四肢,没有异样的感觉。‘手脚没断,那应该不用住院很久,只是……’白井总觉得哪里有点奇怪。

是被子吗?好像是被扯住了,怎么回事——诶?稍稍偏头的白井不敢相信地看着趴在床边的那个少女。

黑长直?佐天同学吗?不,不是,是谁来着……

大抵也是发觉了目光,穿着常盘台校服的少女醒了过来,四目相对,而后她慌张地站起身:“你醒了,我去叫医生过来。”

“啊,嗯。”

这会白井倒是想起来了,婚后...

#ooc

#是小花老师想看的幼驯染设定

 ————


睁开眼时,白井黑子看到的又是熟悉的天花板,难闻的消毒水味充斥着整个房间。努力地回忆了一下,她想起自己是在爆炸案中受到了波及。

尝试着动了一下四肢,没有异样的感觉。‘手脚没断,那应该不用住院很久,只是……’白井总觉得哪里有点奇怪。

是被子吗?好像是被扯住了,怎么回事——诶?稍稍偏头的白井不敢相信地看着趴在床边的那个少女。

黑长直?佐天同学吗?不,不是,是谁来着……

大抵也是发觉了目光,穿着常盘台校服的少女醒了过来,四目相对,而后她慌张地站起身:“你醒了,我去叫医生过来。”

“啊,嗯。”

这会白井倒是想起来了,婚后光子。虽然老是和自己吵架,但毕竟也是同学,只是……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冥土追魂很快赶来了这里,因为伤势并不严重,嘱咐了几句就给白井开了药,还说当天下午就可以出院。

等白井看到婚后帮忙收拾东西,她终于忍不住问:“额说起来,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啊我,因为正巧我有空……”

“哦,是姐姐大人拜托你过来的吗?那就说得通了。”白井已经换好了衣服。

“也不算,”其实是自己过来的,心里是这样想,但一看到白井那副样子,婚后改口说:“是啊,不然我才不想管你。”

“诶?”白井回头看到婚后的笑脸,急道:“我才不要你管!”

于是,与婚后在医院门口分开之后,独自回到208的白井瘫在床上自言自语:“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所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啊?”刚刚回宿舍的御坂美琴担心地问道:“婚后同学不是很担心你吗?”

“啊?”白井一脸的不相信。

“她知道你晕过去了可是马上去医院了,而且昨天晚上她也坚持要守着你。”

“真的?”

茶发少女确定地点了点头。

也对,白井心想,姐姐大人才没必要撒谎,也不会有心理系能力者这么闲去洗脑别人。

那婚后光子真的是自己来的?那她干嘛那副态度!担心我就担心我啊!但是……

说起来,我和她的第一次见面,这个人居然直接说我是小不点。虽然也有回敬她别的啦,但是,上来就一通说,还邀请我参加派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跟她很熟耶!

想来想去,白井也没觉得自己有做错什么,于是她很快把这件事情忘在脑后。

一直到夜色降临,坐在书桌前的白井打开手提包,看到里面那张颜色鲜明的纸。

“这是什么东西?”

白井将粉色的纸张抽了出来,原先那严肃的表情不出三秒就崩掉了。

「一起长大、喜欢、拉勾」

除了这些字眼外,纸上还画有玩具车和几个小人,而且最重要的是,白井认得这个字迹,是她自己写的。

在羞耻心的作用下,少女的脸变得通红,急匆匆藏起这张纸,她又瘫到了床上。

‘那个是——哪里来的啊!我以前有写过那种东西吗?突然出现在包里是为什么?该不会是什么让过去事物出现的传说吧?’

翻了个身拿出手机,白井又想起一件事。

‘这个……是写给谁来着?’

这些字也只有幼儿园的自己能写出来,但是当时根本没进学园都市吧。

所以应该是都市传说吧?

又是一通思考,白井更加确信自己应该打电话给佐天泪子了。于是电话拨出,将这事说了之后,却只听对方说:

“不过最近可没有新的都市传说哦,但既然你那凭空出现东西,婚后同学是丢了东西,要不你们一起调查调查?”

“啊?她丢了东西?”

“对啊,前几分钟才挂的电话呢,她说丢了很重要的东西,问我是不是都市传说,有没有破解办法什么的。”说着说着,佐天突然笑了,“这么说你们两个很像诶。”

“……可能吧。那我去问问她要不要一起查。”

挂断电话,白井早已心不在焉。那人丢了重要的东西,是什么啊?居然都主动去询问佐天同学了。

再三斟酌,白井还是打开通讯软件发送信息:「你丢东西了?」

「你也丢了?」

「不,我这冒出了过去的东西。」

这次对方过了很久才回复:「要见面吗?查查是怎么回事。」

白井看了一眼时间,晚上七点半,也不算晚。

「好,在Seventh Mist门口碰面。」发完消息,白井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

“要出门?”书桌前的御坂美琴回头,“你一整个下午都很奇怪哦……是任务吗?状态不好的话还是不要去了吧。”

“不是,是和婚后光子。”

“诶是吗。”御坂似乎是思考了一下,但又点点头,“那应该没事,记得早点回来。”

“好。”

穿好鞋,白井直接使用空间移动,只不过,她看到商场的同时也看到了站在门口的黑长直少女。

‘怎么到的这么快。’心里嘀咕,她出现在少女面前,“走吧。”

“好。”

而后婚后光子装模做样地说道:“我查了一下,说是丢的东西会出现在一个公园里,只要找回丢的东西,多出来的东西也会回到原处。”

“就在第七学区?”

“对,很快就能走到。”

“那走吧。”原是想抬头看路牌,但白井却正巧撞上婚后的目光,愣了一下,她问:“我脸上有东西?”

“不,”婚后笑眯眯地说着:“我在想你会不会是爆炸案后变蠢了。”

“哈?!”正想提高音量反驳,白井看到四周还有人,咬牙改口:“随便你说。还有,有本事你别死不承认,明明是自己要来看我。”

黑长直少女的脸如料想中一样慢慢变红。

白井轻哼一声继续往前走,但却听到身后的人又说:“我丢的东西是一张纸,粉红色的纸。”

“是、是吗……诶?”

虽然面上波澜不惊,但白井内心倒是紧张得不行,她宿舍里那张也是粉红色的。再稍加联想一下,一人丢,一人多出来。

不可能。

双马尾少女立刻在心里否定,那上面的字迹怎么看都是六七岁的自己写的,那时可还没有进学园都市!

临近八点,两人走进了公园,里面的人不多,鹅卵石路弯曲地延伸出去,附近也都种满了树木。

走着走着,白井却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一幕。

也是这样放眼望去全是绿色,只不过这里的树木更矮?自己以前有来过这个公园吗?不应该啊。难不成真是在爆炸案中变傻了。

“那个,婚后光子。”白井开口询问:“这个公园是半年前才建的吧?”

“对,怎么了?”

“没什么。”

看见白井手足无措的样子,婚后偏开头悄悄笑了,还真是个笨蛋诶,而且还真的相信这是都市传说。

但就这样被忘记,真的很让人伤心诶!虽然的确是过了很长时间,但明明是对方先——

“哇啊啊啊!”

树林中的哭声吓得婚后一个激灵,身旁的白井倒是反应迅速地拉着她空间移动。一到空中,视野变得开阔,两人看到了站在草丛中的小女孩。

“应该是迷路了吧——你干嘛?”后面半句是对婚后说的,因为白井发现婚后的眼神变得……很温柔?

“想起了一些事情,不重要。快下去吧。”

“奇奇怪怪。”吐槽了一句,白井二人移动到了地上。

小女孩如看到救星一般朝两人跑去,白井很快蹲下任由她抱着,还从口袋里掏出手帕递给她。

诶,怎么这幕好像也在哪见过?也是这样面对哭泣的小孩。白井的脑子里一瞬间蹦出这个想法,但她又甩甩头,对女孩温声说道: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学园都市有完全放学时间,虽说平常也会有人偷溜出来,但这样年纪的孩子一人出现在公园里太不合实际了。

“我和小策一起跑出来的,但她不见了,都是因为我说要来这里玩……”

听了这话,白井回头看向婚后,四目相对。婚后最后还是点点头说道:“你去吧,我们在外面的长椅上等。”

“好。”

待白井消失在原地,婚后牵着女孩往外走,还安慰道:“那个姐姐很快就会把你朋友带回来的,毕竟……她还蛮会找人的。”

“真的吗?”

对上女孩的目光,婚后露出笑容,“真的。但你们以后可不能再随意跑出来了,很危险的。”

“嗯!”

长椅在几十公尺外,几分钟就能走到,期间婚后没有再说话,只是在心里乱想:

要是真记不起来就算了,反正时间也还多。

 

另一边,在人造树林里频频移动的白井终于看到了一个靠着树的女孩。

“小策?”

女孩一听,诧异地抬起头,“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你朋友拜托我来的,脚受伤了?”说着,白井看了一眼侧边的斜坡,上面有明显的擦痕,“我带你走吧。”

“她没事吗?”

“嗯?”愣了一下,白井反应过来她在说什么,回道:“没受伤,但是哭了哦。”

“啊啊啊,”小策发出了烦躁的声音,“要不是走不了路,我一定会找到她的。”

「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白井黑子突然想起来了。

那张纸是自己送给婚后光子的,七岁的时候,在学园都市外送的。

“姐姐?”

思绪被打断,白井慌张应声:“啊啊!走吧,我抱你出去。”

一次空间移动的距离有将近八十二米,不管白井再怎么慢,她还是在一分钟内来到了原先约定的地方。

看到朋友回来,长椅上的女孩唰地站了起来,看到这里的婚后自然是露出了笑容,但她很快也发现了白井的不对劲,那种刻意避开自己目光的感觉。

“我我我我去公园门口等她们的老师,你在这里吧。”

还没等婚后问,白井撂下这句话就消失在原地。

“小策,你们刚刚有遇到奇怪的事情吗?”婚后问道。

“啊?没有啊。”

“哦哦,我就随便问问。”没遇到奇怪的事,那这个人又在干什么。婚后心里满是疑惑,但也只能坐在原地。

 

我完蛋了。

白井黑子脚步很快,心里也乱七八糟。

现在这个情况比物理失忆还严重,怎么会有人时间一长就把过去的事给忘光光啊!好蠢。

送出去的东西被对方带来学园都市,不知怎么回到自己手里,但自己完全认不出来,她在旁边这么久肯定会难过吧。而且前不久相处的时候也是,我完全忘记她就是以前那个小孩。

那个总是一副大家闺秀样子的女孩。

樱发少女整理着记忆。说起来,因为自己总是穿着个夹克和短裤,还经常被人以为在欺负婚后诶,但明明是我在跟她玩!

觉得这里眼熟是因为两个人以前经常跑去公园里玩,而那句话,是自己有一次在找到迷路的婚后时说的。

我一定会找到你什么的……结果是把人完全忘记了。

还没想好该怎么办,白井看到了一个巡逻的警备员,刚想打招呼让他们带走两个小孩。尚在远处警备员也看到她了,立刻开口喊:“喂!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里!”

如果警备员执意要送自己回去,那下场就会是被舍监扭脖子。“这边有两个小孩迷路了!”白井这么喊,然后扭头就跑。

看到狂奔的白井,婚后以为她遇上了什么,立刻从长椅上站起来。只不过白井一把拉住她,然后低头朝两个小孩说:“警备员马上来了,你们乖乖在这里等哦。”

“诶?怎么——”话没说完,黑发少女发现自己已经到了空中。

“等会再说。”

盯了白井的侧脸几秒,婚后才‘嗯’了一声。

最后,两人回到了Seventh Mist的门口,白井支支吾吾说:“刚刚如果被发现,大概率会通知舍监……那现在,走、走回去吧。”

婚后依旧是‘嗯’了一声,与白井并肩走了一会,她才开口:“你有什么心事吗?”

“啊!”白井停住脚步,憋了好一会才抬头看向已经长得比她高的女生,“你丢的东西在我这里。”

这回换成婚后愣住,同时,她那脸也在瞬间变得通红,“你想起来了?”

对方的反应让白井一愣,原以为她会先生气来着,没想到还是这么容易害羞。

“刚刚才想起来的,抱歉。”

说完,白井察觉对方颤抖了一下,立刻就明白自己的话让人误会了,急忙补充:“忘记这个事我很抱歉,但是那个是真的——”

“哪个?”

黑长直少女很认真地看着自己,白井咬咬牙,决定豁出去了:

“一起长大、喜欢、拉勾什么的……”

“噗。”

婚后一下笑了出来。

“不是你要我说的吗?!”白井急了。

“那你要再给我吗?那张纸。”

“明、明天给你!”

而后两人维持着奇妙的氛围走到分叉路口,宿舍不同,她们要在这里分开。

“白井同学应该知道给我那张纸的意思吧?”婚后光子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

“当然,”白井黑子停住脚步回头:

“情书。”

 

Fin

Narrow light

『黑琴』夏天的一些事

ooc预警

很短很短的小甜文


  一


 蝉鸣不止的盛夏,炎热而干燥的空气使人难以呼吸。

  “哈~好热哦。”黑子不停地扇着常盘台学院的宣传手册。

  “嗯?”美琴抬起头。

  “姐姐大人不觉得热吗?”黑子一边说着一边悄悄握住美琴的手。

  “喂!”美琴周身的电流警告着黑子。

  “姐姐大人,手好冰。”

  “我可能本身体温就比较低?”“快点也让黑子凉快凉快啦~”黑子一下瞬间移动到美琴的怀里。

  奇...

ooc预警

很短很短的小甜文


  一


 蝉鸣不止的盛夏,炎热而干燥的空气使人难以呼吸。

  “哈~好热哦。”黑子不停地扇着常盘台学院的宣传手册。

  “嗯?”美琴抬起头。

  “姐姐大人不觉得热吗?”黑子一边说着一边悄悄握住美琴的手。

  “喂!”美琴周身的电流警告着黑子。

  “姐姐大人,手好冰。”

  “我可能本身体温就比较低?”“快点也让黑子凉快凉快啦~”黑子一下瞬间移动到美琴的怀里。

  奇怪的是,姐姐大人没有放电,只是轻轻把手放到黑子身上搂着她。

  “姐姐大人?”

  黑子感觉到,美琴的体温变高了。

  是觉得热吗?



  学园都市的夏日祭典,繁华而热闹。

  “黑子,再不过去烟花就要开始了哦。”

  “唔~等等我姐姐大人!”黑子嘴里含着御洗团子,匆匆搂住了美琴的手臂。

  穿着和服的姐姐大人,好美。

  黄橘相间的花朵在和服上绽开,和服的腰带绑不住纤细的腰部。

  忽然一声响。

  烟花,开始了。

  两人就这样搂着手臂望着夜空中绚烂的烟花。

  “黑子~”黑子看了过去。

  美琴泛着红晕的脸上有烟花跳动。

  夏日祭典,真好啊。



  “所以我都跟你说了不要勉强自己!”美琴一脸责备看着床上的黑子。

  “可是…工作…”黑子说着又要从床上起来。

  “喂!”美琴连忙想把黑子推回床上。

  力度太大了。虚弱的黑子一下被扑倒在床上,脸上红得像夕阳,樱色的红眸在闪烁着。

  傻瓜,在想什么。肯定烧的很厉害,要赶紧量体温…

  两人的嘴唇越贴越近。

寒汐

准Lv5程度的引力操控能到什么程度

想搞个引力操控的oc,是准Lv5的程度,能自由操控一定范围内的引力。米娜桑想一下这个能力怎么在战斗里玩出来花,大概能做到什么强度?

想搞个引力操控的oc,是准Lv5的程度,能自由操控一定范围内的引力。米娜桑想一下这个能力怎么在战斗里玩出来花,大概能做到什么强度?

良辰

当黑琴遇到鸣神组(中)

此时的「一心净土」完全没有了净土该有的样子,只想吃甜点心看轻小说的雷电影今天还是在后悔为什么要把这个跟神子十分不对头的少女连着这个看起来就很呆的家伙一起打包带回来。


“哈?!我们学院都市的LEVEL6打不过你们这个世界的神明?!你在开玩笑吗?!”


作为坚信科学的一名优秀学生,虽然白井黑子自认为和御坂美琴并不熟,但是还是要坚定的维护自己所崇尚的科学。


狐狸小姐笑得略有点儿狡猾:“但是你也不能否认,若不是影制止了你这位学姐的暴走,你的这位学姐恐怕就当场殒命了哦。”


“还不是因为御坂学姐没有用全力!不然可以凡人之躯比肩神明的绝对能力者怎么可能会输?”


“那也是影厉害。”...

此时的「一心净土」完全没有了净土该有的样子,只想吃甜点心看轻小说的雷电影今天还是在后悔为什么要把这个跟神子十分不对头的少女连着这个看起来就很呆的家伙一起打包带回来。


“哈?!我们学院都市的LEVEL6打不过你们这个世界的神明?!你在开玩笑吗?!”


作为坚信科学的一名优秀学生,虽然白井黑子自认为和御坂美琴并不熟,但是还是要坚定的维护自己所崇尚的科学。


狐狸小姐笑得略有点儿狡猾:“但是你也不能否认,若不是影制止了你这位学姐的暴走,你的这位学姐恐怕就当场殒命了哦。”


“还不是因为御坂学姐没有用全力!不然可以凡人之躯比肩神明的绝对能力者怎么可能会输?”


“那也是影厉害。”


“御坂学姐厉害!”


“影。”


“御坂学姐!”


…………


正在看着这一幕的御坂美琴有些尴尬的看向影,但是心底其实还是有几分感动的。


要知道,现在的黑子还没有恢复记忆啊!


影差点儿就忍不住一刀斩下去了。


好吵。


“神子,别争了。”影是在受不了她们一人一句大声争议,这让她连团子都不想吃了。


八重神子看起来有点儿不高兴的说:“影,我这可是在维护你的神明尊严。”


“唔……”雷电影无奈地捂着额头,“她们不属于这里,现在还是想办法怎么把她们送回去吧。”


“这个当然有办法。”八重神子弯着眼,满眼都是狡黠。


雷电影知道她想做什么:“你是说……”


八重神子:“没错。”又看向一旁什么都没听懂的黑琴,“我们走吧。”


“走……?”御坂美琴一脸懵,“去哪儿?”


“去了不就知道了。”



“哇,这些,这些,这些,都是什么啊?”御坂美琴眼睛发亮,几乎每个店面都要去看一看。


这些店铺卖的东西很是复古,至少在学院都市不会有人把和服当成常服来穿。


果然,这个异世界也很有趣啊!御坂美琴拿着狐狸面具,笑的很开心。


毕竟在学院都市虽然有高科技,但是,那种表面光明内里黑暗的地方要她一直操心,比起那些高科技,也许这里反而更让人放松。


“啊呀,看来我们这一次出来,正好赶上了夏日祭典呢。”


“夏日祭?”正跟美琴一样拿着狐狸面具往脸上试戴的影连面具都没放下来,就那样看向神子,虽然神子只看到了一双眼睛,但是她也从那双眼睛里看到了光亮。


说起来,上一次和影一起去参加祭典,好像都已经是五百来年前的事情了呢……


“影要去吗?”八重神子凑了过去,唇碰着神明的耳垂,很顺利的感觉到神明的神子都已经僵硬了。


哎呀,看来影又要忍不住拔刀了呢。


白井·电灯泡·黑子看着这两位旁若无人的亲密接触,再看看周边人目瞪口呆的样子,然后直接一个空间转移。


切,才不要呆在这里。


“黑子,等等我!”


“misaka学姐,直呼别人的名字可不是淑女的行为哦。”白井黑子嘴上是这么说,但是还是很诚实地改用步行。


反正,在学院都市也大多数时候都是步行,才不是为了等她。某只脸都已经红了的少女这么想着。


“黑子。不等她们真的好吗,要是迷路了怎么办啊?”


“风纪委员怎么可能迷路!”


赶紧走也比在那里看她们俩秀恩爱好!


十分钟后。


森林里,高大的树木遮天蔽日,只有小溪流水潺潺,萤火虫飞舞着,还有一只小狸猫看到了她们后,拍着鼓,似乎是在欢迎她们。


但是白井黑子一点儿也没有欣赏美景的心。


御坂美琴也没有。


“黑子,我们……是不是迷路了?”


“…………虽然很想说可能,但是,的确是的。”


————————


嗯,镇守之森之上就是神里屋敷了,要加荧鹭吗?

糖有九斤

【半娱乐圈】《关于超炮完结后》9、10

9.

       “御坂学姐,筷子要断了哦。”


       中餐厅里,佐天怕自己再不出声提醒,服务员就要过来亲自解救自家店里的筷子了。


       御坂美琴这才回过神来:“啊,抱歉抱歉。”


       “唔~好吃!”初春饰利两眼放光着咽下口中的食物后,连忙关心好友:“怎么了吗?你看起来不是很......

9.

       “御坂学姐,筷子要断了哦。”


       中餐厅里,佐天怕自己再不出声提醒,服务员就要过来亲自解救自家店里的筷子了。


       御坂美琴这才回过神来:“啊,抱歉抱歉。”


       “唔~好吃!”初春饰利两眼放光着咽下口中的食物后,连忙关心好友:“怎么了吗?你看起来不是很高兴的样子?”


       御坂美琴摇头笑道:“没什么,只是在想一些工作上的问题啦。”


       佐天泪子:“是哦,当老师是很辛苦的呢,尤其还是这种名校的老师。”


       “佐天也很辛苦呢,最近发际线都秃了不少。”


       “喂喂,初春,不带这么攻击人的啊!”


       佐天和初春之间的玩闹,结果一向以佐天的胜利而告终。御坂美琴也乐意在一旁看着她们。


       幸好这里是餐厅,面前的两人还知道收敛些。


       “话说回来,这个周末游乐场有活动啊,体验娱乐项目达到一定数量有奖励呢,奖品是呱太玩偶哦。”


       佐天泪子说着,冲御坂美琴挤了挤眼。


       “什么呀。”御坂美琴干笑几声:“真是的,我现在怎么可能还喜欢呱太嘛……”


       顶着她们那完全不相信的目光,御坂美琴振振有词的声音越来越弱,最后,无奈承认。


       “……还是喜欢的。”


       “果然。”


       “那就这么说定了,周末游乐场走起!”


       “不过啊,”佐天感慨:“御坂学姐还真是我们当中最长情的呢。”


       御坂美琴一愣:“啊?有吗?”


       “你可别太谦虚了。”


       ……


       上条当麻出来时就看到了某个身影,就坐在他视线所及的地方,正与对面的好友笑谈着些什么。


       那两个人他记得的,是后来一起拍摄了《超炮》的两个女孩,他在里面属于友情客串,和她们交集并不多。


       上条当麻不免多看了某人几眼,见她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完全是面对自己时不一样的表情,一时感到有些烦闷。


       感情这么好的?笑得这么开心,是在说什么好玩的东西呢?

 

       “喂,上条,在看什么呢?赶紧的。”走在前头的好友回身催促道:“去晚了那些家伙可要灌酒的。”


       上条当麻这才收回视线:“来了。”



       这感觉很奇怪,似乎有人在看着自己,不过这里是餐厅,谁会一直盯着别人看呢?大概是自己多想了吧。


       然而,这感觉分外强烈,最后还是没忍住,御坂美琴故作不经意地回头看向身后。


       ……果然是错觉啊。


10.

       “您好,这边确认过,您这桌已经买过单了。”


       服务员挂着得体的微笑解释道。


       “这就奇怪了……”御坂美琴收回卡。


       她才回国不久,认识的人也不多,是谁帮她们把单给结了?


       出了餐厅,几人朝商场的方向走去,她这次回来还有很多东西没有采买齐全,是时候去逛一逛了。


       “诶?有人帮忙买单了?”初春惊讶道:“不知道是谁吗?”


       御坂美琴摇了摇头:“服务员没肯说。”


       “哦?”佐天泪子突然想到了什么,狡黠一笑:“莫非是御坂学姐的某位追求者?”


       御坂美琴被她这一出直接闹红了脸:“别,别开玩笑了,这怎么可能呀。”


       况且也不能只想到她啊,更有可能是她们两个认识的人帮忙买的单吧……激动过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她急忙收住。


       “总之,我们快点去商场吧!”


       说完,她快步向前走去,两个人被甩在了后头,初春无奈道:“真是的,佐天,别老逗御坂学姐啊。”


       “抱歉抱歉,可是,真的很可爱呀~”


       “但是,到底是谁呢?”初春好奇道。


       ……


       另一边,上条当麻顶着好友奇异的眼光一路后,终于在快到地方时忍无可忍。


       “你这么盯着我一直看真的很恶心知道吗?”


       从中餐厅出来后就一直如此,这黏糊糊的目光是怎么回事,变态吗?!


       “真是见了鬼了。”好友却说道。


       上条当麻一愣:“哈?”


       他才是见鬼了好吗。


       好友凑近了些,啧啧有声:“让我帮忙去给一桌女生买单,我说你这样不行啊上条当麻,做人要专一知道吗?。”


       “快让我猜一下,那一桌女生里,哪个是你在意的妹妹……”


       “少胡说八道。”上条当麻没好气地一把将他推开:“还有,离我远一点。”


       好友坐直起身,手随意地搭在一边。他和上条认识多年,这家伙性格好为人又仗义,身边从来不缺女生的喜欢,不过谈了女朋友后可是很忠诚的,哪怕女朋友远在国外也没动过别的心思,可以说是很专情了。


       现在却在干嘛?偷偷让他帮忙去买单,还特意叮嘱不要让对方知道是谁……搁这玩儿暗恋呢?和之前那个分了?


       不应该啊,虽然他没见过上条女朋友本尊,但也知道上条对其情根深种,没理由变心啊……


       到了地方,上条当麻戴好口罩,打开车门,好友仍不死心,小跑上来搭上他的肩。


       “我说,你真不打算满足我的好奇心吗?是不是兄弟了?”


       真吵啊,早知道就不和他出来吃饭了。


       上条当麻拍开搭在自己肩上的手,说道:“我女朋友在那里面。”


       “哦,女朋友啊……哈?你说什么?”好友仿佛被人下了定身咒,僵在了原地。


       上条当麻也不理他,径自朝会所大门走去。


       “卧槽,你女朋友你搞得那么鬼鬼祟祟的,我真的是……”


       “你给我等等啊喂!”


斯莱特林的哈利(企划缺钱找金主约稿挣钱中)
发发,是黑琴,崩了呜呜呜呜 但...

发发,是黑琴,崩了呜呜呜呜

但是她们好可爱

我是全世界来的最晚的那个对吧(被打)

谢谢你喜欢我的画

发发,是黑琴,崩了呜呜呜呜

但是她们好可爱

我是全世界来的最晚的那个对吧(被打)

谢谢你喜欢我的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