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柑橘栀子花

21.8万浏览    20345参与
工作人员养猫

捡手机《酒吧遇真爱》6

龚俊x张哲瀚

高级白领x酒吧老板

微博:夏日微风和你2021

捡手机《酒吧遇真爱》6

龚俊x张哲瀚

高级白领x酒吧老板

微博:夏日微风和你2021

无尽夏开永不落幕

谁把谁当真58-2

谁把谁当真58 纯属巧合

[图片]

[图片]

[图片]

爱发电ID无尽夏开永不落幕,爱发电已更新至75章

谁把谁当真58 纯属巧合

爱发电ID无尽夏开永不落幕,爱发电已更新至75章

无尽夏开永不落幕

谁把谁当真58-1

谁把谁当真58 纯属巧合?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爱发电ID无尽夏开永不落幕,爱发电已更新至75章

谁把谁当真58 纯属巧合?

爱发电ID无尽夏开永不落幕,爱发电已更新至75章

无名恋白衣

时过境迁

  


  我叫张哲瀚,是一位小少爷。


  

  

  

  可是有一天,一支奇怪的军队攻打到了我们的国家,可那些官宦们却不做反抗,而是跪地求饶。而我的父亲,被敌人乱刀砍死,后来我们一家也没能幸免。


  

  

  母亲极力互送我逃跑。到了山上,我以为我们安全了,了没想到那些敌人追了过来,母亲也在我面前倒下了。我看着那群人惊慌失措,他们服装怪异,说着一些奇怪的话,我已经来不及多想,转头就开始跑。我跑的速度没有他们骑马的速度快,很快我就被追上了。突如其来的变化不知让我如何是好,怪异的人,和亲人的死亡…死了反而没什么可怕的了……我闭着眼睛准...


  



  我叫张哲瀚,是一位小少爷。





  

  

  

  可是有一天,一支奇怪的军队攻打到了我们的国家,可那些官宦们却不做反抗,而是跪地求饶。而我的父亲,被敌人乱刀砍死,后来我们一家也没能幸免。





  

  

  母亲极力互送我逃跑。到了山上,我以为我们安全了,了没想到那些敌人追了过来,母亲也在我面前倒下了。我看着那群人惊慌失措,他们服装怪异,说着一些奇怪的话,我已经来不及多想,转头就开始跑。我跑的速度没有他们骑马的速度快,很快我就被追上了。突如其来的变化不知让我如何是好,怪异的人,和亲人的死亡…死了反而没什么可怕的了……我闭着眼睛准备等待着死亡,却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住手!”骑在马上的人不知道怎么了,带着人迅速向山下奔去。




  

  

  

  我回头看,是一名男子,他穿的衣服和我也不太一样,不过他帮了我,应该是好人吧……他向我走了过来,我紧张的后退了一步。他却是温柔一笑向我伸出了手。他告诉我别怕,我不会伤害你。我半信半疑的把手放在了他的手上,他将我带回了他的家。




  

  

  这里的建筑是我从来没见过的,让我觉得害怕又新鲜。他告诉我他叫龚俊,并且给我讲了这几年发生的事。他还说自己是军阀我明白了,但是又没完全明白,我只知道他很厉害。后来他带我我认识这个崭新的世界,带我去吃好吃的。





  

  我好像喜欢上他了……在我发现我的想法后,我大吃一惊,两个男子怎么可能在一起!这也太违背伦理纲常了!自古以来,哪有男子和男子在一起这一说啊!他会不会觉得我是个恶心的怪物啊……后来,我就开始躲着他,不敢和他见面,他问我怎么了,我不敢说,我怕说了,我不仅会死还会失去他,他对我很好,我不想失去他……







  

  这一次,他又来问我,我依旧还是不回答,他突然吻了上来,我一惊,但是也没推开他。他跟我说他爱我,从见到我第一眼起,就认定了是我,问我愿不愿意和他在一起。我很高兴他也喜欢我,但是我不能毁了他,于是,我拒绝了……






  

  后来,我五个月没有见到他,而我再见到他时,他的身后却跟来一位小姐……龚俊看着我,笑得温柔,说道:“明天我们结婚,你记得穿的喜庆一点啊。”那位小姐也笑得灿烂。笑容很淡,语气很轻,可是那一字一句却扎进了我的心里……字字如刀割……





  

  

  

  第二天,他们结婚了……这好像应该是我的……可是是我亲手推开了他,又有什么资格挽留呢……我哭了,哭的撕心裂肺,我的心好疼,好疼。





  

  

  

  

  

  呼……我醒了,我的梦醒了,还好刚刚的只是个梦,这里不是乱世,是21世纪。



  

  我下意识往床的右边摸去,却发现没人。



  

  哦,我忘了,我和龚俊分手了,已经快一年了。


  


  没想到梦里的我还是那么的没勇气…

  

  

  以后龚俊不是我的龚俊了,要变成别人的了…







  原来早已时过境迁,物是人非。

  

  是我亲手将你推开的,我不后悔,因为我没有毁了你,梦里是,现实中也是。




  

  

  

  

🍭Meng

难自禁 1 烨晋

个人脑洞


一轮圆月高高的悬挂在天上,几只乌鸦应声飞过显得本就清冷的月光更加的阴森可怖……

“韩烨,如果可以,下辈子我不要再遇到你,咳咳咳”徐晋一口鲜血被他咳的顺着嘴角流了下来,韩烨赶紧捂着他的伤口,双手不自觉地抖了起来

“晋儿,是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

徐晋抬眼看着眼前本应高高在上的太子,现在俊美的脸庞上却满是疲惫和担心“韩烨,如果没和你成亲,我可能会征战沙场建功立业,甚至也可能死在战场上,而不是现在被人诬陷,死……死在这荒郊野岭……”徐晋将这话一口气说完他闭眼嘴角扬了一下“韩烨……我恨你……我也恨我自己……”

韩烨看着怀里的徐晋说话声音越来越小彻底慌了,他被人诬陷轼君篡位,自......

个人脑洞


一轮圆月高高的悬挂在天上,几只乌鸦应声飞过显得本就清冷的月光更加的阴森可怖……

“韩烨,如果可以,下辈子我不要再遇到你,咳咳咳”徐晋一口鲜血被他咳的顺着嘴角流了下来,韩烨赶紧捂着他的伤口,双手不自觉地抖了起来

“晋儿,是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

徐晋抬眼看着眼前本应高高在上的太子,现在俊美的脸庞上却满是疲惫和担心“韩烨,如果没和你成亲,我可能会征战沙场建功立业,甚至也可能死在战场上,而不是现在被人诬陷,死……死在这荒郊野岭……”徐晋将这话一口气说完他闭眼嘴角扬了一下“韩烨……我恨你……我也恨我自己……”

韩烨看着怀里的徐晋说话声音越来越小彻底慌了,他被人诬陷轼君篡位,自己父皇听信他人谗言要将太子府一干人等赶尽杀绝,身边人跑的跑散的散只有徐晋最后时刻护着他逃了出来,直到今天他才意识到自己对徐晋的感情,他以前也是恨极了自己为什么要和一个男人成亲,可是越往后的交往中他越发喜欢徐晋了

“晋儿?徐晋!你说话,你别死,你要敢死,我下辈子也不会放过你的索性让你恨个透,你说你恨我,你死了怎么恨我,徐晋!”韩烨将徐晋紧紧的抱在怀里,只不过怀里的人再也说不了话了……

“他们在这!!!”韩烨闻声抬头就看到自己大哥的心腹带着一大队士兵将他们团团围住

“太子殿下,您可让属下好找,大皇子说了,如果您放弃抵抗,可留您个全尸”

韩烨全然不理他们把徐晋抱起来让他靠在自己的怀里,他找了个石头靠在了一边,双手环着徐晋,这个动作显得两人暧昧极了,都说太子和太子妃感情不好,可是这个动作看起来似乎不是那么一回事,韩烨抬头看着他,凌厉的目光让带头的人身后一阵发寒

“我和你们回去我就可以活?”

“当然,大皇子说……”

“饶我一命,还是这大靖的太子还会是我?”

“……当然,只要您和我回去……”韩烨一阵笑声打断了他

“哈哈哈哈哈,让我回去,饶我一命,放他娘的狗屁……”韩烨打断了他“我落到现在这个下场是拜谁所赐,是大皇子啊,哈哈哈哈哈,我一直拿他当做亲大哥,没想到他每天都想置我于死地,如今我落到这步田地麻烦你转告给我大哥一句话”

“你……你说”

“这大靖的江山我希望他大皇子有命夺也得有命守,午夜十分希望他别睡的太死,我韩烨做鬼都不会放过他!我在下面等着他!!!”说完掏出自己的匕首自了尽,鲜血喷涌而出瞬间染红了他俩的衣服,周围的人都被吓了一跳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晋儿……你等……等等我,我不会让你自己走的……”

“我为什么要和一个男人成亲!”

“拜见太子殿下”

“你是徐晋?”

“是”

……

“晋儿,晋儿!!!”韩烨挣扎着起来大口喘着粗气,入目的一大片的红色刺的他的眼睛闭了起来,就一瞬间他倏地睁开眼睛,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上,他居然穿着他和徐晋成亲时的婚服,他摸了摸自己脖子,又摸了摸自己的身上,没有伤口也没有任何受伤的痕迹,他又转头看着房间里装饰的大红色还有还在燃烧的红色蜡烛

“这是我和晋儿婚后的第一天?我活了???”韩烨不再想其他,只想现在见到徐晋,他想确认一下徐晋是否也活了过来,他赶紧起身大步走到门口拉开门后门口伺候的婢女都吓了一跳

“殿下”

“徐晋在哪?”

“太子妃……”

“快说”

“太子妃昨晚在书房睡的……”韩烨没理她们大步向书房跑去

“晋儿,晋儿”韩烨离书房还有些距离的时候就喊了起来,吓得旁边的下人都跪了下来,可是当他推开门的时候日思夜想的人并没有在书房里,他来回找了几圈,一点徐晋生活的痕迹都没有“徐晋!你在哪!”韩烨慌了,他怕他真的失去了徐晋

“殿下”韩烨的心腹,从小伺候他的莫青“太子妃一早就走了”

“去哪了?”韩烨转头一脸惊慌的看着他“他去哪了,徐晋去哪了”

“城外金诩卫”

徐晋今天早早的就醒了又或者说是一晚没睡,昨晚是他的新婚之夜,是他和当今太子的新婚之夜,他本是大靖的肃王最有前途的将军,却因为当今圣上忌惮他功高震主,把他赐婚给当今太子,至今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圣上会同意未来储君娶一个男人……

“王爷”徐平一大早收到徐晋的消息,早早等在金诩卫门口“您要教训他们也不急于这一时吧,昨天可是您的大喜日子”

“这种日子有什么可喜的,驾”徐晋冷脸不再说什么,快马加鞭就这么进了金诩卫的大营,门口竟无一人阻拦

“王爷,这金诩卫现在的时间正是早操的时间现在怎么这么安静”徐平进了大营一脸的警惕,反而徐晋一脸平静“这金诩卫不会给您个下马威吧,都说他们最近懒散懈怠,不服管”

徐晋冷哼一声“如果是一群好兵,圣上怎么会把这烫手山芋给我,走,去营帐”

“来来来,继续喝”

“喝!”徐晋还没走进就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和扑面而来的酒气

“呐,人不就在这么”徐晋利落的下马,徐平紧跟在后面,而里面此刻喝酒猜拳的声音一阵比一阵声音大,吵得徐晋本来就因为一晚没睡的头痛更加难受……








我的月亮永悬不落

  接下来大家想看什么剧情啊?灵感枯竭,想不到有趣的情节了😭😭😭

  接下来大家想看什么剧情啊?灵感枯竭,想不到有趣的情节了😭😭😭

都新余

小明星和小富婆20

赵泛舟几乎是跑回车上的,坐在驾驶位上还心有余悸,白鹤是真疯了,竟然派人跟踪自己和张泯,仔细思索了一下,在外面两个人没有过什么出格的举动,拍到了也就是恋情曝光罢了,自己早就想曝光了,还是想想回家怎么跟老婆说这件事吧…


“脱了多少啊?”

  

张泯侧躺在沙发上,枕着小狗抱枕,故作严肃地审问小椅子上坐的端端正正的赵泛舟。

  

“肩膀,刚到肩膀我就把衣服蒙头上了,什么都没看见!”

  

“她知道咱俩结婚了这次?”

  

“应该是,我说了,但是我不知道她听没听…”

  

“你说了她怎么会听不到?”

  

“她没说话,我衣服蒙着头我也没看到,然后我就踹门出来了,估计还得赔那......

赵泛舟几乎是跑回车上的,坐在驾驶位上还心有余悸,白鹤是真疯了,竟然派人跟踪自己和张泯,仔细思索了一下,在外面两个人没有过什么出格的举动,拍到了也就是恋情曝光罢了,自己早就想曝光了,还是想想回家怎么跟老婆说这件事吧…


“脱了多少啊?”

  

张泯侧躺在沙发上,枕着小狗抱枕,故作严肃地审问小椅子上坐的端端正正的赵泛舟。

  

“肩膀,刚到肩膀我就把衣服蒙头上了,什么都没看见!”

  

“她知道咱俩结婚了这次?”

  

“应该是,我说了,但是我不知道她听没听…”

  

“你说了她怎么会听不到?”

  

“她没说话,我衣服蒙着头我也没看到,然后我就踹门出来了,估计还得赔那个门…”

  

越说越委屈…

  

张泯实在忍不住,噗呲一下笑了,

  

“傻不傻啊你!”

  

赵泛舟严肃且认真,

  

“我是有家室的人了,要守男德。”

  

“自我定位还挺清晰哈哈哈哈哈哈”

  

赵泛舟看张泯也不是真的生气,从小椅子一点点蹭过去,挪到了沙发上,

  

“老婆不生气了?”

  

“本来也没生气,就想逗逗你~那你这次彻底撕破脸了,打算怎么办啊?”

  

“想公开。”

  

张泯又想逗逗他,

  

“我看人家男明星好多都隐婚的,这样粉丝多。”

  

“我不在乎这个,我就想跟大家说一下我有老婆了~嘿嘿~”

  

赵泛舟像个大型犬一样把张泯搂在怀里,

  

“就这么说定了,我待会儿卡点发个微博。”

  

“那你也给我注册一个微博,我转一下你的。”

  

“好~”

  


赵泛舟卡了张泯的生日,发了条微博,

  

“有老婆啦!”

  

配了三张图片,一张结婚证,一张张泯拿着白玫瑰两个人在民政局门口的合影,一张两个人带着婚戒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赵泛舟没什么粉丝,下头评论的一般都是震惊突然结婚了还是和男的,还有就是祝福,或者夸赞嫂子漂亮。

  

张泯新注册的微博也没什么热度,而且id叫“要好好爱小狗”,更没人知道是谁了,转了一条,配的文案,

  

“有小狗啦!”


“你老说我像狗!”

  

“你不像吗?”

  

“我不!”

  

“这样更像了!”

  

“……”


网剧播出后果然不出所料,精心的制作,跌宕起伏的情节,再加上演员精湛的演技,收获了一大波好评,赵泛舟也凭借这个角色收获了一大批粉丝,受宠若惊的同时,因为微博下头一堆喊他老公的而感觉到不爽,把微博背景换成了结婚证照片。

  

此举让很多没有看到官宣微博的粉丝大呼这是内娱第一姐夫,第一次看有人用结婚证做微博背景的,一时间微博热搜好几个词条,

  

“内娱第一姐夫”

  

“赵泛舟已婚”

  

“赵泛舟老婆”

  

“内娱第一嫂子是谁”

  

直到“要好好爱小狗”的账号被扒出来,大家才知道嫂子是四海集团的小张总,张泯还从来没在媒体面前露过面。

  

网上舆论的声音更大了,有说赵泛舟吃软饭的,但是更多的事嗑到了的cpf,张泯微博里都是分享的一些和赵泛舟的日常,比如煲鸡汤的背影,带着水滴的白玫瑰,边看剧本边陪自己加班却不小心睡着了,还有给自己按腿泡脚的照片,比起吃软饭,更多人还是愿意相信这就是真爱。

  

随着赵泛舟的通告越来越多,大家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嫂子的id叫“要好好爱小狗”,因为他真的很小狗!原来嫂子才是狗塑赵泛舟第一人!


白鹤本想等赵泛舟有点名气的时候把拍到的照片放出去,结果他竟然官宣了,还借此火了一把,也不想照片砸手里,就卖了出去,没想到又被嗑到了,原来拍戏的时候两个人就已经这么腻歪了。

  

  


赵泛舟又一部戏杀青的时候正好赶上过年,男主角杀青宴也没参加,别人问是哪去了,都要调侃一下,还能去哪?找老婆去了呗!

  

  


新的一年,愿我们都能平安健康,见想见的人,做更好的自己!

  


可能会有番外,不定期更新吧,承蒙喜欢,不胜感激!

无尽夏开永不落幕

月老的红线54

月老的红线54 交换条件2


无尽夏开永不落幕/文


韩烨不知道国师这是在危言耸听还是在威胁,但是一个无权无宠并且还没有母族强有力支持的皇子,跟一个位高权重的国师相比,他并没有左右和讨价还价的筹码,如今的他能做的只是安静的聆听。


终究还是年轻,国师在韩烨镇定的神色下看到了一丝的无措,而也是这份无措,让国师更加坚定自己的计策能成功。


国师:“我现在有两个选择,要么顺应天命,帮助你说服皇上立你为储顺应天命,要么顺应局势,只要皇上能狠得下心放弃你,哪怕你具有金龙命格,如果无法等到顺应天命的时间,也是无用的,五殿下,你觉得我应该怎么选择。”


如果是个真的沉得住气有后......

月老的红线54 交换条件2


无尽夏开永不落幕/文


韩烨不知道国师这是在危言耸听还是在威胁,但是一个无权无宠并且还没有母族强有力支持的皇子,跟一个位高权重的国师相比,他并没有左右和讨价还价的筹码,如今的他能做的只是安静的聆听。


终究还是年轻,国师在韩烨镇定的神色下看到了一丝的无措,而也是这份无措,让国师更加坚定自己的计策能成功。


国师:“我现在有两个选择,要么顺应天命,帮助你说服皇上立你为储顺应天命,要么顺应局势,只要皇上能狠得下心放弃你,哪怕你具有金龙命格,如果无法等到顺应天命的时间,也是无用的,五殿下,你觉得我应该怎么选择。”


如果是个真的沉得住气有后手的人,或者说是对自己的后手和准备全然相信的人,此刻给的反馈必然是随便你怎么选,我只能逆来顺受,可是韩烨说到底不过是个半大的孩子,所有的心机城府不过是为了自保所以不得不学会的东西,而不是深谙操控人心之道。


于是沉默了半天的韩烨终究还是开口了:“国师来我这儿,肯定是有可能选择前者的,只是你有条件,需要我去做。”


国师微微眯着眼,捋了捋虎须:“我一开始就说过了,我要的只是徐晋能安安稳稳老老实实的继承我的衣钵,成为虞国下一任的国师,最近你跟他走得近你应该知道,他想参军,相当将军,如果他只是出生在我虞国的一个普通的名门望族的话我乐于成全他,但是我徐氏一族既然有了最优的选择,为什么要退而求其次呢,我相信五殿下能够明白我说的意思。”


韩烨虽然明白了,但是却不清楚自己能做什么:“国师大人,可能有些事情您并不清楚,虽然我和令公子有幸能说上两句,最近几天也的确经常见面,但是我在他的面前恐怕远远达不到你希望我达到的作用,至少我说的话,无足轻重,他完全可以不听,我也不过是个无足轻重的皇子,要说在父皇心中的地位和未来的权势,很显然令公子要比我明确很多,他完全可以不再搭理我,所以如果您的意思是让我出面说服他放弃参军的想法承袭您的爵位,那我恐怕是要让您失望了,不是我不做,而是我做不到。”


韩烨将自己的姿态放的很低,但是却猜错了国师的想法。


国师摇了摇头,道:“我的儿子我清楚,我也没指望你能说服他,我跟他有约定,他也在族中选择了我愿意尽心培养的继承人,是我的三女儿徐昕蕊,如果没有徐晋,她的确是个好苗子,我也不介意也相信虞国不介意未来的国师是个女儿身,但是珠玉在前,剩下的哪怕再好都会差那么点儿意思。”


韩烨皱眉,这牛头不对马嘴的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国师:“只要徐晋永远没办法找到能够让全族上下认可的继承人,他就得必须永远担负起徐家的担子。”


韩烨错愕,虎毒不食子,原本以为这句话在皇家是一句笑话,没想到在徐氏一族竟然也能为了“私欲”而牺牲自己的亲子。


国师虽然狠辣,但是也不至于到韩烨所认为的那样没有下限:“我的三女徐昕蕊今年十六,虽然是个庶女身份低位,但是微臣别的不求,只希望五殿下下次来我府中的时候见上一面,不求明媒正娶,在身边做个侧室甚至是妾室也是可以的,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一个女子最好的归宿是嫁的一个好郎君,我不求她将来母仪天下,能成为未来君主的后妃之一,也算是她的造化了。”


说到这里韩烨算是彻底明白了,如果徐晋选上的徐家三女徐昕蕊真的代替他成为了徐家的继承人,那么她虽然可以婚嫁,也是需要男方入赘徐家的,国师一族的名望和权利,想要入赘的人比比皆是,即便不想入赘,在传承上也由不得旁人说个不字。


但是如果是皇族,即便徐氏一族在虞国上下举足轻重,但也断然没有让皇族入赘徐家的道理,所以如果跟皇族联姻,徐昕蕊就势必不可能承袭徐家家业,更遑论如果她嫁的人登上了九五之尊的位置,这再谈入赘,简直就是要谋朝篡位,不得不说,这一波釜底抽薪国师的确技高一筹。


国师给了韩烨充足消化的时间,继续道:“而且五殿下也并不着急,虽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只要五殿下愿意,可以先来见见小女,至于什么时候成婚,微臣相信五殿下是个言而有信之人,家国大业事有轻重缓急,我们不着急,等时机到了,微臣会恬着脸向五殿下谏言的。”


韩烨明白了,国师的意思挑明了就是说,先瞒着徐晋,让徐晋以为徐昕蕊可以代替他承袭徐家,让他尽心尽力的教导,分散他想要驰骋沙场的注意力,等到了实在没办法拖延的时候,再让徐昕蕊嫁给自己,来一招釜底抽薪,并且有了自己的诺言,国师也不担心徐昕蕊因此而成了个无人可选的老姑娘,毕竟自己在这给她兜着底,即便未来不是相敬如宾,也至少是一生衣食无忧。


韩烨有些哭笑不得:“国师大人,我是无所谓,毕竟怎么选都比我现在好太多了,只是这里掺和上了你的家事,而且不止一个人,你能确定他们都能像你所想的那样吗?毕竟按照你说的,我只要承诺你愿意娶三小姐,并且在将来你需要的时间娶了她就可以了。”


国师心中的石头落了地,语调都轻快了许多:“这就不劳烦五殿下操心了,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我也不会跟殿下签署什么书面上的约定,我会信守我的承诺助你一臂之力,也希望你信守你的承诺,毕竟对你也是有利的,将来你登上皇位,辅佐你的国师则是我徐家最优秀的子弟,徐晋。”


===


爱发电ID无尽夏开永不落幕,爱发电已更新至93章

我的月亮永悬不落

13

  这场吻戏剧本里写的是借位,但是都知道他俩的关系了,借不借位导演也不要求,只要拍出来效果好就行。

  不知道是导演太较真,还是他俩真的没法进入状态,一直NG。

  “吴漾和姜遇第一次吻戏呀,生涩一点,龚老师你这亲的太熟练了…”导演在旁边提醒着,其他工作人员还有路人演员都偷笑着,谁看不出来是因为这俩人平时亲多了,已经形成肌肉记忆了呢?

  张哲瀚都被亲麻了,他掐着龚俊大腿,“你是不是故意的!”

  “老婆~不能怪我~”

  “快点!我都饿了…”张哲瀚小声催着,他刚才闻见爆米花的味道,馋都馋死了。

  于是又拍了七八条,终于通过了,导演在监视器前露出满意的笑,旁边的工作人员吃狗粮吃得...

  这场吻戏剧本里写的是借位,但是都知道他俩的关系了,借不借位导演也不要求,只要拍出来效果好就行。

  不知道是导演太较真,还是他俩真的没法进入状态,一直NG。

  “吴漾和姜遇第一次吻戏呀,生涩一点,龚老师你这亲的太熟练了…”导演在旁边提醒着,其他工作人员还有路人演员都偷笑着,谁看不出来是因为这俩人平时亲多了,已经形成肌肉记忆了呢?

  张哲瀚都被亲麻了,他掐着龚俊大腿,“你是不是故意的!”

  “老婆~不能怪我~”

  “快点!我都饿了…”张哲瀚小声催着,他刚才闻见爆米花的味道,馋都馋死了。

  于是又拍了七八条,终于通过了,导演在监视器前露出满意的笑,旁边的工作人员吃狗粮吃得饱饱的。

  终于结束一天的拍摄工作,两人晚上沿着拍摄学校后面的小吃街边吃边逛,夏天的风吹得人很是惬意,又因为刚结束拍摄,两人心境还没有完全调整过来,而且他俩穿着简单的T恤和牛仔裤,装扮很清爽,虽然戴着帽子和口罩,但走在人群里,和高中的学生没什么两样,少年感很强。

  “我想吃烧烤…”张哲瀚指着一家烧烤店。

  “换一个换一个…太辣了…”龚俊拉着他往外走。

  “少吃一点~”

  “回去还要喝药呢!”龚俊哄着他,“奶茶喝不喝?火锅吃不吃?”

  “不吃!”

  “老婆你爱不爱我?”龚俊突然问。

  “啊?”

  主要是他问的很不合时宜,张哲瀚还没反应过来。

  “你先说,你爱不爱?”

  “我…爱你爱你…我就吃一点点…”张哲瀚敷衍着他,因为他着急,看着店里面人越来越多,他就想着吃,拽着龚俊往里走,却被龚俊拉回来,指着前面一家火锅店,“现在给你个机会证明你爱我…”

  “啊?证明什么呀!我要吃烧烤!”

  龚俊笑着把他拉到一家火锅店门口,指着招牌说:“菌汤麻辣锅底,吃不吃?”

  “不吃不吃!”

  “那你就是不爱我~不吃菌子~”龚俊突然开始了他的鬼把戏。

  “你玩我呢!这怎么能和你联系在一起了?”张哲瀚不服气。

  “我不管!反正你要是不吃,你就是不爱我…你自己看着办吧!”龚俊双手插兜,一副傲娇的模样。

  “生气了?”张哲瀚看着他,拉拉他的手,“我吃…我吃还不行嘛~”

  说着拽着他往里走,老板还以为他俩是高中生,笑着说:“小伙子,几位?”

  “两位两位…”

  “好嘞,这边来,你们也是这里的学生吗?看你们很面生,这里的学生好多都喜欢来我家吃,主要是便宜实惠味道好…哈哈哈哈哈…”老板热情地介绍着。

  两人一愣,张哲瀚笑了,“我们不是学生了。”

  “啊?哈哈哈哈哈,看你们长的小,这里啊,一般都是学生来,因为店面不大,其他人都不知道…你们这里毕业的吗?”老板又问。

  “不是的,我们来这边工作。”龚俊解释着。

  “哦哦…工作好,菜单在这里,你们自己选,然后手机下单就好了。”老板指着一张双人桌,然后离开了这里。

  “这老板好热情啊哈哈哈哈哈…”张哲瀚笑着说。

  龚俊看着菜单,先把锅底选好,辣锅特意选了微辣,然后剩下的交给张哲瀚。

  “选吧~”

  “中辣好不好~”张哲瀚看着已经被勾画的微辣,撇撇嘴。

  “乖,等药停了咱再吃~”龚俊帮他倒水。

  “哼!吃就吃…”

  虽然是微辣,但是张哲瀚吃的可香了。

  看着嘴巴塞得鼓鼓的小野猫,龚俊故意问:“俊子好吃吗?”

  “嗯嗯…好吃…”张哲瀚鼓着嘴说道,“不愧是招牌,下次还要来~”

  龚俊憋着笑,对他的话很是满意。

  吃饱喝足了,小野猫路过烧烤摊又走不动路了,扭头可怜巴巴地哀求着:“就一串~好不好?”

  “你说的啊,就一串…”龚俊觉得他太好笑了,就想逗他,捏捏他的小脸,帮他买了一串,特意少放辣。

  小野猫舔了舔嘴巴,边吃边夸着,“好吃…”

  因为旁边都是学生,年轻群体对他们也非常熟悉,但他俩都戴着口罩和帽子,很是低调,有几个学生不敢去问,拍下他俩的照片发到了微博上,想问这是不是龚俊和张哲瀚。

  等他们回酒店才发现自己又上热搜了。

  【龚俊张哲瀚路边吃烧烤】

  【张哲瀚 猫】

  主要是有人拍到张哲瀚为吃烧烤拉着龚俊撒娇的样子,很像猫,就成了话题被讨论。

  【搞到真的猫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甜死我这个单身狗吧!】

  【好娇的老婆】

  【老婆好可爱啊啊啊啊啊】

  【一个在闹,一个在笑😭😭😭】

  【龚老师眼睛都笑完了哈哈哈哈哈】

  【偶像剧也不过如此哈哈哈哈哈】

  【他们还去了火锅店诶~】

  【姜遇和吴漾走进现实…】

  【两人好有少年感啊!龚老师多演一些偶像剧吧!不能浪费这张脸…】

  【太适合青春剧了…】

  【给他吃给他吃…】

  【怎么才能搞到这样的猫啊?】

  【这还不简单?变成龚俊就好了…】

  【听君一席话,胜听一席话…】

  【废话文学…】

  【龚俊:就这样…那样啊…】

  【为什么你可以发语音!】

  【哈哈哈哈哈哈哈有画面感了…】

  【龚老师骗了我们好久,他才不是高冷男神…】

  【张老师的小狗哈哈哈哈】

  【恋爱原来是这么谈的…】

  【好接地气啊…】

  ………

  张哲瀚趴在床上刷着微博,看着网友的评论觉得好笑,想起刚才拍下的那串羊肉串的照片,灵机一动编辑了一条微博发了出去:

  张哲瀚疯子:【狗子说只能吃一串☹️+图片】

  【啊啊啊啊啊啊龚西蒙给他吃!】

  【老婆好可爱…】

  【呜呜呜这么可爱怎么能不给他吃啊…】

  【都给他都给他…】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哲有在认真冲浪】

  【@龚俊Simon,你老婆在告状哈哈哈哈】

  【老婆,嫁给我,我给你买~】

  【龚西蒙:你在说什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这么拐人的吗?加我一个…】

  【好吃吗?】

  【这家贼好吃,我高中就是那里的,这是学校后面的小吃街,这次拍摄据说就是在我母校哦…】

  【啊啊啊啊啊好羡慕…】

  【想吃老婆手里的…】

  【喂了狗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龚老师:夺笋啊!】

  【老婆手里的只能老龚吃】

  【你是懂劝人的!】

  …………

  龚俊正帮他把药加热,然后倒在碗里,端过去的时候才发现老婆在发微博,他好奇打开手机看,就看到小野猫在告状。

  笑着回了他一条:

  龚俊Simon:【小野猫乖乖喝药,我就给你买~😘😘😘+中药图片】

  张哲瀚看到龚俊给他评论了,扭头看着他,“哼”了一声。

  “噗…快来喝…”龚俊把人拉起来,看他喝药,忍不住说:“开始学会告状了哈…”

  “控诉你的罪行~”

  龚俊揉揉他的头发,“最近是不是好多了?”

  “嗯嗯…没有之前频繁了,估计都好了,我觉得都不用再喝了~”

  “等明天去复查看看吧!”

  “好~”

  喝完了药,评论区更热闹了。

  【老婆怎么在喝药?】

  【呜呜呜老婆生病了吗?】

  【照顾好我的猫😭】

  ………

  张哲瀚回复着:【没有生病,手术后调理的药而已,大家不用担心~顺便说一下今天的菌汤锅底很不错哦~+火锅图片】

  【?】

  【老婆暗戳戳的撒糖…】

  【你的俊子我的菌子好像不一样…】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知道你吃的是菌子,不知道还以为…】

  【不可说不可说…】

  【会被封号的哈哈哈哈哈哈】

  【我不信,除非你给我尝尝…】

  【虎狼之词!】

  【放肆!】

  【评论区画风逐渐跑偏…】

  【全是不能播的啊啊啊啊啊啊啊】

  【评论区逐渐bt哈哈哈哈哈】

  【裤子穿上再说!】

  【裤子飞飞~】

  【笑死我了…】

  【整个评论区凑不齐一条裤子………】

  【粉随正主…】

  ……………

  但是张哲瀚真不是这个意思,他就是撒撒糖,分享今天吃的美食,可是粉丝们车速太快,他也没想到能被解释成这样…

  他不知道当他盯着评论区发呆的时候,龚俊依旧在他旁边看了好久了,直到他被人抱起去了浴室,才发现龚俊表情很是诡异。

  “你笑什么?”

  “菌子真的好吃吗?”龚俊挑着眉问。

  “好吃啊!我不都吃完了…”张哲瀚认真回答着,说完想起刚才评论区画风,“你…你看到了?”

  “嗯哼~”

  “我不是那个意思…”张哲瀚赶紧解释,心虚得很,“他们自己联想的…不怪我~”

  “嗯…不想我吗?”龚俊笑着问,亲了亲他的小嘴。

  “想~”小野猫躁动着,红着脸点点头。

  浴室里温度很高,两人很快就燥热起来,干柴烈火的,两人感觉慢慢上来了,于是就着晕热的灯光,浴室里逐渐传来阵阵急促的声音,仿佛在交待着这场性事的热烈…

  

  

  


  

  

  

  

照还

第一次自己剪的,剪的不好

素材里应该没侵权吧🥺

不喜勿喷

谢谢🥺🥺


第一次自己剪的,剪的不好

素材里应该没侵权吧🥺

不喜勿喷

谢谢🥺🥺

我的月亮永悬不落

12

  这天晚上,两人的微信和微博上收到了很多朋友和同事的祝福,第二天早上去片场,好多人也都过来祝福他们。

  龚俊很是开心,下午请剧组所有人吃了下午茶。

  他俩的官宣对于这部剧很是有益,热度更高了,粉丝们都在期待着这部剧的播出,再加上这部剧还是校园青春爱情,后期也很甜,拍摄的时候都分不清到底是演的还是他们本人,整个剧组都是甜蜜轻松的氛围。

  唯有文斌,刚表白就失恋了,情绪一直不高,但他本人很敬业,一直努力调整自己的状态,完成度还是很高的。

  这部剧文斌饰演的杨浩是姜遇的表哥,是姜遇舅舅的儿子,在隔壁班,中途插班进来的,和张哲瀚也有很多对手戏。

  舅舅工作调到了镇上,所以他们一家...

  这天晚上,两人的微信和微博上收到了很多朋友和同事的祝福,第二天早上去片场,好多人也都过来祝福他们。

  龚俊很是开心,下午请剧组所有人吃了下午茶。

  他俩的官宣对于这部剧很是有益,热度更高了,粉丝们都在期待着这部剧的播出,再加上这部剧还是校园青春爱情,后期也很甜,拍摄的时候都分不清到底是演的还是他们本人,整个剧组都是甜蜜轻松的氛围。

  唯有文斌,刚表白就失恋了,情绪一直不高,但他本人很敬业,一直努力调整自己的状态,完成度还是很高的。

  这部剧文斌饰演的杨浩是姜遇的表哥,是姜遇舅舅的儿子,在隔壁班,中途插班进来的,和张哲瀚也有很多对手戏。

  舅舅工作调到了镇上,所以他们一家也都搬到了这里,而且舅舅也知道姜遇在那个家里的委屈,刚搬过来就把姜遇接到自己家住了,他一直很疼爱姜遇。

  于是每天上下学,姜遇就和杨浩一起走,吴漾一开始不知道,后来看到两人走在一起,再加上同学们都在传姜遇和杨浩在谈恋爱,他真的相信了,心里酸溜溜的。

  杨浩来之前,他还能找借口每天和姜遇一起回家,有时候放学还能拽着他去自己家吃老妈做的馄饨,现在突然冒出的人可是成了他跟姜遇感情升温的拦路虎,他看不惯杨浩的样子,却又不敢亲口问姜遇他们到底是不是别人说的那样。

  他还因为吃醋故意疏远姜遇,姜遇和他说话他也不理,下了课就跑了,一个眼神都不给他,有时候还和那些经常说他坏话的同学聚在一起打球。

  姜遇就觉得很奇怪,但也不知道怎么问,毕竟这个班里很多人对他都抱有恶意和偏见,他单纯地以为吴漾也信了他们的话,还有些小失望。

  这天下了课,杨浩在教室门口等他一起走,却被班主任拦住了,班主任听说他俩谈恋爱的事情,把他们叫去了办公室,吴漾好奇,也跟了过去,在门外听墙角。

  “我说,这都高三了,心思都得放在学习上,谈恋爱这种事,高考后再说不行吗?”老刘语重心长地说。

  “刘老师,我们不是…”姜遇赶紧解释,“他是我舅舅的儿子,我住我舅舅家,不是那种关系。”

  “啊?”

  “对,”杨浩也解释,“我是他表哥。”

  老刘这才放心,松了口气,“那就好,姜遇你可吓死我了,你可是这一届重点培养对象,可不能在这方面栽了跟头,是老师想多了,你们快回去吧!”

  “谢谢老师,我先走了。”姜遇礼貌地打了招呼,和杨浩走出办公室,刚打开门就看到吴漾趴在那里听,样子特别搞笑。

  “你…你干嘛?”姜遇一惊。

  吴漾心虚得很,刚好手里有个笔记本,慌忙解释:“我…送作业…”

  “哦哦…”姜遇也没多想,和杨浩一起离开了。

  吴漾很是开心,还好不是那种关系,他也松了口气,拿着本子跑回了教室。

  可是他发现,姜遇在刻意疏远自己,他觉得很奇怪,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之前的行为也伤害了姜遇,让姜遇误以为他也和其他人一样误解他,恶意他。

  “姜遇。”

  有天早上,去学校的路上,吴漾看到了姜遇,他是一个人走的,因为杨浩发烧了,没有来上学。

  他喊住他,跑上去找他。

  “什么事?”姜遇冷冷地说,一点也不像之前那样。

  “啊?我…咱一起走呗…”吴漾笑着说。

  “你还是别跟我一起走了,要不然别人误会你就不好了。”姜遇说完走进了校门。

  “别人为什么误会我?”吴漾还没明白,跟上去问。

  “你自己知道…”

  “我…我不知道!姜遇,你怎么了?”吴漾傻里傻气,根本没懂。

  “我很感谢你之前说和我做同桌很好,也很感谢你之前一直把我当朋友,但是现在你既然那样想,为什么还要来问我?”

  “我怎么想了?”吴漾一头雾水,冤枉死了,他拉住姜遇,“你是不是误会我什么了?”

  “我怎么会误会?你每天和那些在背后诋毁我的人一起,怎么会不知道他们说什么?可能你也和他们有一样的想法,你不理我,我都觉得没什么,可能跟我做同桌确实会给你带来困扰,我不希望给任何人带来麻烦,所以我们还是不要一起走了,免得你朋友误会你。”

  吴漾这才明白,姜遇就是误会了,他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没有那样想过你,我和他们只是打球,他们也算不上我朋友,而且…而且我不理你是…是因为,因为杨浩。”

  “啊?”

  “对不起…我也以为你和杨浩在谈恋爱…我就…我…”吴漾支支吾吾,脸都红了。

  “啊?”姜遇很惊讶,“可是…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我…我不喜欢…”

  “什么?”

  “我不喜欢你跟别人谈恋爱…”吴漾一鼓作气说完,然后头也不回跑进了教学楼,他第一次跟别人说这种话,他也紧张。

  姜遇站在那里,看着那个吴漾傻里傻气地跑走,他也傻了,刚才吴漾的话他还有点反应不过来,但是他听懂了,可他不敢接这份感情,先不说他们俩现在都是高三,不能分心,重要的是,他怕自己接不住,虽然认识吴漾才一个多月,但是他能感觉到吴漾是个充满朝气,阳光善良的大男孩,家庭幸福,未来也很光明,而自己,除了成绩好一无所有,就算考上大学,也未必能有机会去,他清楚父亲不会给他交学费,那个后妈也不会把钱花在他身上,自己和吴漾是两个世界的人,光自己身上背着的那些恶意就已经让他整个人蒙上了灰色的纱,他不想把别人拽进这个深渊。

  可是,他也贪恋吴漾的温暖,这是这么多年他第一次感受到的来自别人的关心,17岁的他毕竟也是个孩子,再成熟也不会考虑地太周全,他紧张到不知所措,背着书包缓缓走上楼梯。

  到了教室,他看到吴漾坐在座位上,他刚进门,就撞见吴漾的眼神,清澈而真诚,又很热烈,充满期待。

  姜遇逃避着这双眼睛,低着头走进教室坐在座位上,刚坐下,怀里塞进一袋肉包。

  “我妈做的。”吴漾小声地说。

  “谢谢…”

  趁着早自习还没开始,姜遇低着头偷偷吃着包子,吃完后才发现纸袋底下有个小纸条,他好奇打开,里面写着:姜遇,我喜欢你。

  他更紧张了,小脸红的不行,旁边吴漾也是,看到他打开纸条了,也不敢看他反应,俩人低着头都不敢看对方,像做了坏事的小孩一样。

  整个早自习,俩人都没认真背书,吴漾期待着姜遇的回复,很是紧张,姜遇想了一个早自习,下课后回了他一张同样大小的小纸条:高考一起去北京吧!

  吴漾明白他的心意了,心里的紧张立刻消失,开心得很,把纸条紧紧握在手里,直到手心出了好多汗,他才舍得把纸条拿出,展开夹在书里。

  自从有了这个约定,吴漾学习更努力了,他虽然不差,但是相比姜遇还是有距离的。

  姜遇能感觉到吴漾的努力,每天晚自习结束都会和他在教室做完作业才回家。

  晚上两个人走在小路上,讨论各种话题,还有对大学生活的幻想和期待。

  “吴漾,咱俩考一起吧!”

  “好~”

  “下周就是一模,你细心一点没问题的。”姜遇提醒着。

  “你放心吧!我这次目标可是年级前十,绝对稳~”吴漾很自信,他本来就聪明,脑子很好的,只是之前没好好学,贪玩儿,再加上粗心大意,成绩才一般般,稍微努努力绝对能冲上去。

  “不能轻敌…”姜遇笑着说。

  “我知道~走,去我妈店里,咱们吃夜宵~”

  之前姜遇也被吴漾带回去好几次,吴妈妈认识他,也很喜欢姜遇,只要他们来这里,她都会给他们煮点东西吃。

  虽然吴漾不说,但是吴妈妈也能看出自己儿子的心思,一开始还担心儿子因为这个耽误学习,但是看着吴漾成绩一次比一次高,排名也越来越靠前,她也放心很多,没有说破,叮嘱他现在不要把感情投入太多,一切等考上大学再说。

  其实她第一眼看到姜遇就觉得很有眼缘,也想过如果以后真成了他儿媳妇儿,也是很满意的,但是作为妈妈她还是要以孩子们学习为主,要引导他们不要走错路。

  “阿姨好~”姜遇很礼貌地打招呼。

  “诶,好好好,今天回来晚了哈,我给你们煮点小馄饨吧!吃了早点睡,不要熬夜,要不然明天上课没精神。”吴妈妈笑着说。

  “妈,写作业呢~”吴漾放下书包,帮姜遇调小料。

  “知道了,给,你们慢慢吃,我先回家了,吴漾你走的时候把店门关了哈…”吴妈妈把两碗馄饨端上来,钥匙递给他,拿着包离开了。

  “去吧去吧,我吃完就回去。”吴漾看着老妈离开,把钥匙放兜里。

  “阿姨专门等你回来的啊?”姜遇好奇地问。

  “嘿嘿嘿…是等我们~”吴漾边吃边说,看姜遇惊讶的表情,他笑着说,“你放心,我没和她说,她自己猜的,不过她说只要我好好学习,不做出格的事情,她不管,而且…我妈很喜欢你的,你不用担心~”

  姜遇脸又红了,默默吃着馄饨,不再说话。

  吴漾偷笑着,小手指桌子下面偷偷勾主姜遇的手,心里甜的很。

  两人一直以这种方式相处,共同进步,各科老师看到吴漾的成绩一路突飞猛进,也都非常满意,上学期结束,期末考试时吴漾成绩已经能排到全校前五了,而第一一直都是姜遇。

  “我厉害吧~”拿着成绩单,吴漾开始得瑟。

  “嗯,够了够了…”姜遇算着吴漾市里面的排名,完全够上他俩都想去的学校。

  “嘿嘿嘿…姜遇,你信不信,高考前,我能把你第一的位置换了~”

  “噗…好啊!你尽管换…”对于吴漾的进步,姜遇很开心,也很期待他能超过自己。

  高考前一周,一场车祸带走了姜遇父亲和他后妈,还有两个弟弟,一时间,他彻底没了家。

  车祸原因是因为那天有个弟弟过生日,他们四个人一起去饭店吃了饭,姜父酒驾,开车冲向了路边的围栏,四个人当场死亡。

  那天姜遇正在教室上晚自习,班主任突然进来,把这个消息告诉他,然后带着他去了医院。

  在医院,姜遇看着蒙上白布的四个人,不知道该怎么办,很快他舅舅也来了,帮着处理后事。

  “小遇,还有舅舅呢…以后咱们仨一起过。”舅舅轻声说,帮他擦干眼泪。

  其实姜遇并没有太难过,这家人平时对他一点也不好,非打即骂,他早就失望透顶了,每天期待着早日考上大学离开这里,再也不见他们,可是毕竟是自己的亲爸,突然离世,他一时间接受不了。

  晚自习结束,吴漾才知道姜遇离开的原因,也很担心,想去找他,可是不知道去哪找。

  第二天他就要回户籍地准备高考了,可他想临走前再见一次姜遇,他们约好了一起考,互相加油,可是他不知道这个时候怎么和他说,只能把想说的话写下来交给杨浩,让他帮忙送信。

  杨浩也早就知道他俩的关系,很乐意帮忙。

  姜遇看到了那封信,心里很是踏实,他相信自己和吴漾都能考上理想的大学。

  高考结束后第二天,姜遇躺在床上,听到楼下熟悉的声音,大声喊着他的名字。

  “姜遇…”

  他连忙从床上爬起来往下看,就看到吴漾站在楼下,身穿白色T恤,浅蓝色牛仔裤和白色帆布鞋,还是之前的模样,像太阳一样温暖又热烈。

  他跑下楼,站在门口却没有再往前走,因为他太激动了。

  “小遇,吃…”舅舅早早地去上班了,杨浩听见他下楼声音刚要喊他吃饭,就看到吴漾站在门口,他明白了一切,笑着说,“要不一起吃点?”

  姜遇把吴漾拉进来,帮他拿椅子。

  “噗…我是不是…太多余了…”杨浩笑着问。

  “没有没有…”姜遇红着脸摆摆手,吴漾看他不好意思的样子,只觉得可爱。

  “终于结束了…你们想去哪里?”杨浩帮他们盛饭,好奇地问。

  “北京…”

  “去北京…”

  两人异口同声。

  杨浩笑了,“那就不能一起了,我想去厦门…”

  “为什么?”姜遇好奇地问。

  “我爸说,我妈还在的时候,特别喜欢海,我也想去看看…”杨浩说着,眼里都是期待。

  “你肯定能考上的…”吴漾笑着说。

  “咱仨都行!”姜遇点点头。

  “吴漾,你之前是不是还误会过我和小遇?”

  过了一会儿,杨浩笑着问。

  这一问可把吴漾问的不好意思了,“哎呀那…那不是…误会误会…嘿嘿嘿…我哪知道你是他哥呀…”

  “噗…”姜遇憋着笑,“你都不问问就开始误会…”

  “那我…我不敢嘛!万一你俩…对吧,多没面子…”吴漾挠挠头,完全一副羞涩的大男孩。

  吃过饭,杨浩去书店买书,吴漾和姜遇去了新开的电影院。

  电影结束时,姜遇发现自己的手被吴漾紧紧握着,少年的心动在这一刻终于不再被压抑,影院最后一排的角落里,开始了他们俩第一次接吻。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