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柒梅

20353浏览    199参与
叶梦
借tag出物。鬼妻本体80,+...

借tag出物。鬼妻本体80,+明书签+5,不包邮。收价120自刀出。还没看完。看完再出。

借tag出物。鬼妻本体80,+明书签+5,不包邮。收价120自刀出。还没看完。看完再出。

忆泽
梅花一在学校的设想~背景有彩蛋...

梅花一在学校的设想~背景有彩蛋哦~

梅花一在学校的设想~背景有彩蛋哦~

叶梦
借tag出物。春眠不觉晓和千里...

借tag出物。春眠不觉晓和千里不留行的周边。方形徽章10r,大徽章30r。其余徽章15r。钥匙扣都是15r。立牌都是30r。全部带走214包邮。单走不包邮。钥匙扣立牌均未撕膜

借tag出物。春眠不觉晓和千里不留行的周边。方形徽章10r,大徽章30r。其余徽章15r。钥匙扣都是15r。立牌都是30r。全部带走214包邮。单走不包邮。钥匙扣立牌均未撕膜

叶梦

借tag出物

刺客伍六七春眠不觉晓武警立牌,45r收价捆o2立牌2选一,全款是45+30+邮费。

可80包邮带走武警+p2立牌2选一。

武警立牌已撕膜,无瑕疵无划痕。

p2立牌未拆未撕膜

借tag出物

刺客伍六七春眠不觉晓武警立牌,45r收价捆o2立牌2选一,全款是45+30+邮费。

可80包邮带走武警+p2立牌2选一。

武警立牌已撕膜,无瑕疵无划痕。

p2立牌未拆未撕膜

叶梦
借tag出物 柒梅6713同人...

借tag出物

柒梅6713同人,全部带走80r不包。

明信片有18张,单走明信片是30r。

钥匙扣是自己约的商稿做的周边,钥匙扣单个10r。

徽章是春眠不觉晓的,单走30r。

收价出。


借tag出物

柒梅6713同人,全部带走80r不包。

明信片有18张,单走明信片是30r。

钥匙扣是自己约的商稿做的周边,钥匙扣单个10r。

徽章是春眠不觉晓的,单走30r。

收价出。


骆文

【6713】花蕊

考试终于考完了,赶紧想要发一发。

ooc是肯定有的啦!考试前和考试期间断断续续写的可能有bug,不会写打斗,请多见谅。

刺客六七x花妖十三


01

伍六七与梅花十三的初次相识,是在小鸡岛的那棵百年梅树上。

正值初春,梅花开得热烈,团团簇簇。远看,如初冬的白雪,在寒意依然浓重的风中开得毅然决然,坚韧倔强。但近看却是娇小可爱,洁白的色彩延至花瓣的边缘,呈现透明之色,显得纤细柔软,惹人怜爱。

人们皆说,这棵树上住着一位梅花花神,美艳而不可方物。            ...

考试终于考完了,赶紧想要发一发。

ooc是肯定有的啦!考试前和考试期间断断续续写的可能有bug,不会写打斗,请多见谅。

刺客六七x花妖十三


01

伍六七与梅花十三的初次相识,是在小鸡岛的那棵百年梅树上。

正值初春,梅花开得热烈,团团簇簇。远看,如初冬的白雪,在寒意依然浓重的风中开得毅然决然,坚韧倔强。但近看却是娇小可爱,洁白的色彩延至花瓣的边缘,呈现透明之色,显得纤细柔软,惹人怜爱。

人们皆说,这棵树上住着一位梅花花神,美艳而不可方物。                         

小飞的一次飞行失误后,伍大七在自己的惨叫声中从高空落下,一头扎进了梅树。在撞了一根又一根枝丫后,终于停在了一根较粗壮的树枝上。

“哇,好险好险。”伍六七抹了把虚汗,拍拍身上沾染的梅花花瓣,忽然察觉到唇上湿润的触感,小小的水珠裹挟着梅花的清香。许是掉下时不慎在哪朵梅花上沾到的吧。伍六七不以为然地想。

当他站起身,却是愣住了。

梅枝的另一端是一位面如凝脂的少女。青色宝玉的眸子流光异彩,脸颊绯红。她用绣有云纹的青衣衣袖遮住自己的半脸,许是羞涩。素色的衣袍下摆隐约露出姣好的脚裸。她坐在枝上,自成一景。

真美!伍六七从一秒前的无神论者变为拜倒在梅花女神石榴裙下的新晋信徙。他不由自主地想上前搭话:“靓……”

清晨的风格外的大,少女青色的衣袖被吹起,露出她的全部容颜,犹如打开了潘多拉的宝盒,伍六七屏住了呼吸。白璧的修长颈脖,蝴蝶的锁骨,蓝色的长发被风撩起又放下,眼角两边的泪痣使她的美更甚之前 。她用手抚去落在衣裙上的花瓣,轻启缨红的双唇,用婉转动听,似清脆莺啼般的嗓音道:

“登徒子!不要脸!我要杀了你!”咬牙切齿,似乎怒火中烧。

伍六七脚底一滑,从树上掉了下去。

02

伍天七和梅花十三的再次相遇,是在小鸡岛的金黄色海滩上。

盛夏将至,阳光洒满整个沙滩,将温暖填进每颗沙粒。温和的海浪带着从远方而来的咸甜的风拍打在沙滩上,在蓝天下波光粼粼,清澈透亮。退去的海浪留下有趣的礼物,各异的贝壳在阳光中有着斑斓的色彩。

少女便坐在沙滩的一角。面向大海,青色的瞳子映着碧蕴的水波,身上有着与大海相似的恬静。

伍六七在又次刺杀任务失败之后,走在沙滩边瞧见。心心念念的一个春天,终于见到,他兴奋地蹦跳着挥手:“嗨,神仙小姐,又见面了。”然后顺势在她的身边坐下。

少女做不到无视这么大个活人,闷闷地开口纠正:“我叫梅花十三,不是什么神仙,只是一朵梅花修成的普通妖怪。”语调清清冷冷,但态度认真的可爱。

“哦,是这样呀。”伍六七搔了搔后脑勺,操着一口广普:“那,重新认识一下,梅小姐。我叫伍六七,刺客排行榜一万七千三百六十九位,大保J发廊现任高级发型师,最擅长剪空气流海,要不要一起喝杯茶?”状似绅士的鞠躬,实则憨厚的紧。

"噗。”梅花十三忍俊不禁,脸蛋舒展开来,似夏花盛开。

“啊,对了!”伍六七突然想起:"为什么你上次叫我登徙子呢?”

提起这,刚刚还嘴角有笑的梅花十三面色一沉,愠声道:“你还好意思在我面前提!竟然亲了我放在树上本体的花蕊,怎么?难道不认?”

我!原来梅树上触碰到的梅花竟是梅小姐的……但伍六七还是不解:"亲到花蕊有什么特殊含义吗?”

“呵。”梅花十三的语调越来越冷:“混蛋。”她站起身,眨眼间消失不见。

留下一脸迷茫的伍六七。

“大保,你说……“伍六七回到发廊,向鸡大保请教:“亲到花妖的花蕊是什么含义呢?”

“啊?花妖的花蕊吗?亲了的话,就表示对她忠贞不渝哦。这是是个人都知道的常识。”

伍六七脸涨的通红:原来是忠贞不渝……吗?伍六七的嘴角止不住的上扬。

“喂,阿七你有在听我讲话吗?喂喂喂,阿七你在傻乐什么啊?扑街……”

第二天,伍六七大清早便跑到百年梅树下,大喊:“梅小姐,我会对你负责的!”被赐了一个字:滚。

第三天,伍六七带着一百元三枝黑玫瑰,在树下给梅花十三唱了自编的一见钟情。被赐了两个字:难听。多了一个字,伍六七乐颠颠的跑了。

第四天,伍六七让小飞带着他飞到了梅枝上,给梅花十三送了一件岛牌时尚,说:“梅小姐,这件衣服很适合在海滩穿,下次我们一起去吧!”梅花十三红了脸,但没有拒绝。

第五天……

第……

这天,伍六七再次来到树下,对梅花十三发出邀请:“梅小姐,今天有庙会哦。要不要一起去玩。”

正值黄昏,树叶与枝干的交相遮掩下,伍六七没有看清树上梅花十三的表情。只听见在沉默片刻后,树上传来轻轻的一声:“嗯。”

伍天七笑逐颜开。

小鸡岛的庙会与其他地方一样的热闹。各色的摊位连成一条贯通小鸡岛东西的道路,向着沙滩的两侧漫延。夜色渐深,摊主把形色的灯笼挂了起来,黄色的灯光透着温暖,摊主的叫卖与来来往往的人们将寂静的夜空喧闹得沸腾起来。

“快点,梅小姐。”伍云七牵着梅花十三,一路小跑。

梅花十三穿了一件素色的长裙,将海蓝的长发编成麻花辫,虽然还是平静着一张脸,但隐约显出与伍六七初次相遇时不同的娇俏。

“哇,那边有个冻奶茶摊,梅小姐要来一杯吗?”

“这个冰淇凌真不错,给你一个,梅小姐。”

“唔,这个牛杂没有我做的好吃,梅小姐,下次我给你做。”

“梅小姐,吃这个手打牛丸,很好吃哦。”

“梅小姐!尝尝这个……”

“梅小姐……”

 伍六七总是恰到好处在梅花十三吃完上一样的间隙递来下一样,脸上的笑意仿佛要溢出来。他用那个好听又奇怪的称呼一遍又一遍的呼唤她,梅花十三没有回应,但对他的礼物也没有拒绝。

夏日的庆典已到了尾声,梅花十三站在沙滩的一角,月色下的海洋奏响温和的曲调。伍六七从又一个摊位跑来,将一个琉璃光泽的冰糖葫芦送入梅花十三的口中,醇甜的麦牙糖香弥漫。伍六七问:

“甜吗?”

“……甜。“梅花十三迟疑片刻。

“是吗?“伍六七将头突然凑近,舔了一口梅花十三嘴边的冰糖葫芦,舌尖抚过梅花十三的嘴唇: "确实很甜。”

“唔……”梅花三涨红了脸,她抬眼对上伍六七的黑色眸子,温柔又灼热,似滚烫的岩浆,又似夏夜空中柔光的荧火。

“我中意你。”伍六七在梅花十三的脸颊留下一个带着有麦牙清香的吻,歪头笑了笑,泛红了耳根:“不知道梅小姐怎么想呢。”

“土土的,但……”

“嗯?”

“我也喜欢你。”少女低着头,给出细如蚊咛却无比肯定的答案。

伍六七开心的大喊,抱着梅花十三转了一圈又一圈。

梅花是喜欢阳光的。这也是梅花十三爱在沙滩上的原因。而现在,她拥有了自己的太阳。

夏日的夜空,群星闪烁。

03

伍六七离开了 ,在小鸡岛秋色深沉的时候。

记忆的深渊抓住夏天的尾巴,寻着踪迹找上了他。

梅花十三的师父,那个青鸟修成人形的青凤将他遗忘的噩梦又还给了他。

从前零星的记忆告诉他,青凤说的都是真的。

他有回去的家,关心他的家人,他爱,也爱他的女孩,他们度过了整个夏天。他应当回去,为了结一切。

他的女孩给他写了一封信,或许有局促的语句,羞涩的措辞,但他没有勇气打开,他怕他不舍离开。

其实真正是梦的,或许是这里,其实恶梦才是现实。

秋日的风没有了夏日的火热,显得更为冰冷。枯枝的败叶顽固的立在枝头,被风狠狠地打下,落在地上,不堪重负的破碎。常青的樟木那黄绿的叶子也痿迷不振,败柳之姿,已不复夏的神采。

梅花十三瑟缩了一下肩膀。她穿着一件浅蓝的长裙,在海滩边坐了一天一夜。阴郁的天空下,她青色的眼中倒映着潮起潮落,倒映着秋水无力的翻滚。她无数次的听见那一声梅小姐,刹然回首,却是空无一人。

他……还是没有来。

巨响自海的彼岸传来,黑云气势汹汹地奔涌而至,浪花又再次沸腾,粉身碎骨地拍击沙难之上,泛起雪白的沫。惊弓之鸟的锐鸣,树木残枝不堪重负的吱呀声此起彼伏。

风雨将至。

梅花十三拢了拢长裙,站起身:既然你不来找我,我便去寻你。

她知道她的男孩去了哪。

04

伍六七与梅花十三的重逢,在玄武国冬雪纷飞时山中的一间破庙。

伍天七被青凤刺了黑玄冰刀。在各路刺客的追杀之中,无法凝聚内力,狼狈逃窜。刀剑戟矛,各式的武器在伍六七的身上留下深浅不一的伤口。殷红的鲜血在暗紫色的衣衫上弥漫,层层叠叠。 跟踉跄跄中,来不及抹除身后白雪上的足迹与血迹,留下斑斑点点。

伍六七支撑着身体倚靠在佛台之下。

无尽的追杀抹灭了伍六七眼中的明亮,与记忆一同埋葬的冷厉再次深藏眼眶,似幽冥的暗冰,如黑色的深渊。

“吱呀”,门再次被打开,隐约的人影映在青石的地板上。

“谁!”伍六七的眼中冷芒炸裂,剪刀作势飞出。

“伍六七”熟悉的清冷语调染上焦急。

 啊,原来是梅小姐。伍六七瞬间放开了紧绷己久的神经,不知多久没有上挑的嘴角有了久违的笑意,他用轻松的语气开口:“梅小姐,这么巧,在这里遇见ne……”但没来得及说完便眼前一黑。

咦?梅花的香好近。 伍六七在不知多久的昏睡后感受到身下柔软的触感,他醒来却没有睁开眼。难道、难道是梅小姐的膝枕,伍六七心中不由欢呼雀跃起来。

他将眼睛睁开一条缝,偏转头瞟了一眼,身下是用梅花十三衣物叠成的枕头。“原来没有梅小姐的膝枕呀……”他失望地小声嘟囔。

早就注意到伍六七小动作的梅花十三听见这句话,又好气又好笑地轻拍他的头:“既然醒了就赶紧起来,别满脑都想着如何占我便宜。”

“哦。伍六七略显委屈的坐起身,一眼瞧见梅花十三苍目的脸色,眉头皱了下来:“梅小姐你的脸色不太好哦,是怎么一回事。”

“没事。”梅花十三用平静遮盖虚弱,精血的流逝使她元气大伤,也只将伍六七的伤治愈的七七八八,黑玄冰刃的毒也只能堪堪压制。她试图用其余的话题引开伍六七的注意:“我等了你一天一夜,你没有来吧。”

“哎? "伍六七装傻充愣:“梅小姐你在说什么。”

“嗯?”

屋外的寒风吹着飘落的雪花,冰冷刺骨,但伍六七觉得屋内的寒气更胜一筹。他小心翼翼地赔笑:“梅小姐,你在……生气吗?”

“没有。”

对不起梅小姐。我错了梅小姐。我愿意负荆请罪梅小姐。”伍六七一口一个梅小姐的叫着,态度极软,到令梅花十三不好意思继续生气。

“下不为例。”梅花十三本也没打算咬得太紧。

“真的?”

“嗯。”

“那我们来谈谈梅小姐你身体不适并且我身上的伤好了不少这个话题吧。”

“……”梅花十三觉得自己被伍六七憨厚的外表给欺骗了。

这可怎么办?梅花十三不愿说出又无法蒙混过关。她估计着伍六七心中已然十分猜中了九分,只是没有得到证实。

一时之间左右为难。

“小心!”暗箭袭来,伍六七一声惊呼,打断了梅花十三的思绪,对此察觉过来,恰到好处的侧身一躲,险之又险的避过。

“是谁!”见梅花十三差点被伤的伍六七淡定不能。虽黑玄冰刀的毒性尚在,但经过梅花十三的压制,用出五分力还是是游刃有余的。闪着寒光的剪刀急速旋转,与空气的摩擦中产生荧蓝的电流,向屋顶飞去。

“你还真是顽强,明明不久前还是一幅油尽灯枯之态。"妩媚的女声自屋顶传来,曼珠沙华飞身而下:“同为花妖,你为什么唯独对她那么好?”

伍六七没有接话,召唤剪刀,一分为二,两手分别持住,疾行数步,靠近曼珠沙华,以求近战。剪刀的锐端攻击她的手部,在空气中留下圆弧的残影。暗红的花镖轻松挡住伍六七的右手,伍六七以右手为支点的借力而上,身体在空中旋转半圈,左手的剪刀直取颈部:好强,不能留手!

“我真的好伤心呀。”曼珠沙华在剪刀触颈的一刹离开,飞快的身法令伍六七完全没有察觉,右手失去支点,左手的剪刃插入地下:“你竟然想杀我,我心爱的男人。” 曼珠沙华语尾上挑,望着因刚刚的发力过猛而滚落在地,毒性有复发之兆的伍六七,轻笑出声。

“伍六七!“梅花十三以梅枝变为双刀,欲上前相助。

“你要去哪?“沙哑的声音自梅花十三身后传来,黑鸟以黑龙鞭进攻,带有倒刺的鞭子擦过梅花十三侧头欲躲的脸颊,拉出长长的血痕。余下的力道击打到庙中的梁柱上,梁柱应声而断,黑鸟略有诧异的挑了挑眉。

贯注妖力,梅花十三将梅花制作花镖尽力甩出,在“叮叮当当”的金属碰撞声中梅花镖被尽数打落。

不好!梅花十三望着身后已颓然倒地,痛苦喘息的伍六七,心急如焚。刚刚庙宇的坍塌已然吸引了周遭刺客的注意, 他们正向这里聚集。

梅花十三且战且退,不断向伍六七身边靠近。脚踏白梅,在空中以其为支撑点,凭翩然蝴蝶之姿,辅以麻花辫尾的银色短刃,自黑鸟密不透风的鞭势中,硬生生冲出一条路来。

伍六七! 梅花十三飞奔而去,忽觉通体生寒。

 “小姑娘,你要去哪儿呀?”曼珠沙华用一只手轻轻抵住梅花十三脖颈上的大动脉,将嘴贴近她的耳边,轻声问道。

 梅花十三僵硬片刻,随即后退一步,身转半圈,猛起一个侧踢,虽落了空,但也因此得以与曼珠沙华拉开了距离,她抱起伍六七,夺门而出。

“不追吗?”望着越跑越远的梅花十三,黑鸟开口。

“猎物挣扎的样子我也很喜欢,而且接悬赏的人又不只我们。”曼珠沙华红色的瞳子中盈满了笑意;“我想,你也很乐意见证这场逃亡的结局。”

“那你为什么还要现身。”

 “见见他喜欢的女孩,顺便来为她送行。我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别想得到。”

梅花十三一路狂奔,曼珠沙华与黑鸟二人虽没有追赶,但刺客如嗅及腥味的秃鹰,纠缠不息,梅花十三已然满身伤痕。

迫不得己,梅花十三将伍六七安置在一块巨石旁,护在她的身后,自己转身面对数以百计的敌人。

来吧!我一定会保护好伍六七。梅花十三将自己的嘴唇咬出了血。

伍六七在黑玄冰刀的毒性中,浸染在记忆的汪洋。海水在耳边喧嚣,混杂着微小的人声,随着内力对毒性的消磨,过往的记忆在灌输,撕扯着他,他无力挣扎,只能被动接受。

哪怕其中的罪恶,黑暗,痛告是做为伍六七的他所不能想象的。

他快要窒息了。

伍六七吃力地睁开了双眼。

“伍六七?”梅花十三一身青衣已经被染红了大半,由法术召唤而来的梅枝折断,散乱的落在地上。洁白的梅瓣浸在血水之中,泛黑的血蔓延到了花瓣之上。厮杀多时,她已然油尽灯枯,但梅花十三抹去嘴角的血,勾起一抹笑意,绝丽的佳颜没有因血色而褪却分毫:“你醒啦!”语气中充满惊喜。      前来刺杀的刺客还是源源不绝,但她的轮廓却柔和下来。

是啊,醒来了。伍六七望着眼前的佳人,心中倍感温暖,但见她满身伤痕,又不由嗔怪:“梅小姐,若你丢下我,就不会....”

“闭嘴!”梅花十三走近了伍六七,给了他一个拳头:“我苦战那么久,可不是为了听你说这句话。我虽然不是神明,不是什么手段通天的妖怪,只是一朵小小的梅花。但我的花瓣若只是护住自己的心爱之人,还是可以做到的。”

梅花十三脸颊飞红,一把扯住伍六七的衣领,弯下腰去,吻猛得撞上了伍六七的嘴唇,果断,干练,毫不拖泥带水。

梅花十三的嘴唇有果冻的质感,带着淡淡的梅香,充满了深情,伍六虽猝不及妨,但沦陷其中。

战场上,梅花十三在略显粗暴的一吻后,用那双清澈的青眸注视着伍六七黑色的瞳子,语气柔和下来:你知道吗,伍六七,wo……咳。”

没有叶的花茎,鲜艳似血的花朵,彼岸的飞漂穿过层层的人群,插入梅花十三的胸膛,血自伤口涌出,溅在了伍六七的脸上。花茎上的鲜血一滴又一滴的落在雪地之上,红的刺目,仿佛生命的倒计。

“梅……小姐?”伍六七的双瞳倾刻间盈满了红。

梅花十三没有惊愕,而是无奈又悲伤地笑了,她不顾胸前的伤口,一把抱住了伍六七,在他耳边轻声道:“我不曾知道过去的你,但不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只要你还是你,我都喜欢。伍六七 ,我爱你。我希望你能活下来。”声音中满含不舍与绻恋。

她将自己一身的精血尽数引入伍六七的体内,将伍六七体内只余零星的毒洗涤,治愈伍六七的伤口。梅花十三轻吻了伍六七的额头,心道:好希望能一直跟你在一起。她略带遗憾的合上了眼。

原来我的情况你早就知道了呀。伍六七轻轻抱住梅花十三,回吻她的额头:“你真是一个既温柔又残忍的人啊,梅小姐。”

彼岸花吸收着梅花十三的能量,开的越加妖艳。伍六七抽出那把梅花十三相送的剪刀,将与梅花十三血肉相连的根茎一丝一毫地慢慢剪断,动作轻柔小心,仿佛他的女孩还活着,他害怕弄痛了她。

终于摘下来。伍六七用剪刀将花剪成碎片,踩成泥沫,再用内力一烧而尽。他明知道,再怎么做也换不回他的女孩。

刺客们在狰笑,他们盯着伍六七,好似盯着失去牧羊人的羊羔的狼。

“赏金归我了。”终于有人按捺不住。

但他从来不是什么羊羔。

 电光火石间,手起刀落,妖异的紫光闪过,人头落地。

他恰恰是世上最危险的猎食者,是一头失去了伊甸的恶龙,是天下第一刺客:

柒!

手持魔刀千刀,有万象皆为缕蚁之势。他向世界宣告对众人的审判:

死!

那一日,他没有流一滴泪,但敌人的血流成了河,血融化了数厘米的雪。

目及之处,再无活人。

柒在河边洗涤女孩一身的血污,为她着上一身温暖的素色衣裙,为她编起长长的麻花辫。他也在河边荡去一身血迹 ,换上那身白色的卫衣 。

与夏日庆典的时候有点像呢。染无声地笑笑,微弯的嘴角又很快平复。

回小鸡岛吧。回我们的家。柒将女孩横抱而起。

05

“你听说了吗?首席回玄武国杀死了首领。”

“听说暗影刺客也折损了一半。”

“听说了,听说了,那一战真是惊天动地。首领被首席一刀断头!

“……”小鸡岛上的刺客在各自议论。

柒随手将还沾有血迹的魔刀丢在屋子的角落,转身去了百年梅树下。

又是一年初春,那棵百年梅树花开的依就热烈,洁白似雪。但柒吻遍每一朵花,却再也没有找到那害羞的女孩……





另附自己画的渣图一份初遇 

我喜欢把人拉进来再刀グッ!(๑•̀ㅂ•́)و✧第一次写be,不知道行不行′~`

沐雪园

出千里不留行6713同人周边

占tag致歉,原价出下面全新未拆立牌和挂件,都可以单出

[图片]

[图片]



占tag致歉,原价出下面全新未拆立牌和挂件,都可以单出


夏柒

看好了梅小姐,狮子是这样舞的(bushi)


好吧依旧是背景废

是没有肝完的四周年贺图后续

第一次搞Q版(有参考)

看好了梅小姐,狮子是这样舞的(bushi)


好吧依旧是背景废

是没有肝完的四周年贺图后续

第一次搞Q版(有参考)

骆文

伍六七:好想回到小鸡岛,看看你穿着我送你的衣服,去海边……

梅花十三:对了,上次你送的泳衣太丑,我自己买了一条白色的裙子,下次去海滩的时候,算了,可能没这个机会了……


第四季什么时候出,N刷后快被刀傻了,想找人一起被刀(≧∇≦)/

画的很丑,主要是自己比较爽,随便看看就好ヽ(‘ー`)ノ

伍六七:好想回到小鸡岛,看看你穿着我送你的衣服,去海边……

梅花十三:对了,上次你送的泳衣太丑,我自己买了一条白色的裙子,下次去海滩的时候,算了,可能没这个机会了……



第四季什么时候出,N刷后快被刀傻了,想找人一起被刀(≧∇≦)/

画的很丑,主要是自己比较爽,随便看看就好ヽ(‘ー`)ノ

忆泽

十三的大姐,二姐(好像十三)

十三的大姐,二姐(好像十三)

懒莓酱
占tag致歉 宣个6713粉丝...

占tag致歉

宣个6713粉丝群 目前没人 后面会拉亲友 我特别闲还很能说ww

杂食和梦女也欢迎✓

婉拒柒白抱歉

占tag致歉

宣个6713粉丝群 目前没人 后面会拉亲友 我特别闲还很能说ww

杂食和梦女也欢迎✓

婉拒柒白抱歉

忆泽

梅花大侠我恨你

我最近在画梅花家的十三女孩们哦,可以多提点意见哦。

我最近在画梅花家的十三女孩们哦,可以多提点意见哦。

忆泽

十三的妈妈,年轻时也很好看吧~(抱图留名哦~)谢谢🙏

十三的妈妈,年轻时也很好看吧~(抱图留名哦~)谢谢🙏

忆泽
十三小时候应该也有开心的时侯吧...

十三小时候应该也有开心的时侯吧~,下次画十三的妈妈哦~

十三小时候应该也有开心的时侯吧~,下次画十三的妈妈哦~

忆泽
我不喜欢的, BE ~(可抱图...

我不喜欢的, BE ~(可抱图 )不会画刀…

我不喜欢的, BE ~(可抱图 )不会画刀…

忆泽
‘嘻嘻~,请自行观看哦~(背景...

‘嘻嘻~,请自行观看哦~(背景有惊喜」)

‘嘻嘻~,请自行观看哦~(背景有惊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