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染谷将太

18609浏览    292参与
Desire.

春节到了,我来丢人现眼了


妖猫传搞差不多了,搞下杂烩吧


祝大家春节快乐!


(p3没调 我觉得电影原图很有氛围

(p6注意 不是三张一样的图 凯哥的烟有不同

(p7没调 因为我朋友说原图有感觉  p8动过 是我自己的审美

(p7p8我重点强调 因为庸才本身是一部非常沉重的现实题材的电影,而就在这部片子里染谷却有这样美丽的镜头,眼尾那一抹艳色……我调的时候真的感动

春节到了,我来丢人现眼了


妖猫传搞差不多了,搞下杂烩吧



祝大家春节快乐!



(p3没调 我觉得电影原图很有氛围

(p6注意 不是三张一样的图 凯哥的烟有不同

(p7没调 因为我朋友说原图有感觉  p8动过 是我自己的审美

(p7p8我重点强调 因为庸才本身是一部非常沉重的现实题材的电影,而就在这部片子里染谷却有这样美丽的镜头,眼尾那一抹艳色……我调的时候真的感动

Desire.

第一次尝试搞这种图

唯一的感受就是:


调   色   好   难

我   好   菜


(p1是最满意的一张 哈哈 可能这就是我调色巅峰了吧

第一次尝试搞这种图

唯一的感受就是:


调   色   好   难

我   好   菜



(p1是最满意的一张 哈哈 可能这就是我调色巅峰了吧

毛凌风
夕阳映照的山坡上金黄色的斑驳光...

夕阳映照的山坡上
金黄色的斑驳光点从树叶的缝隙中洒下来

凌风水彩电影场景课 风景篇 第二节
哪啊哪啊神去村
荷尔拜因水彩颜料、ecoline墨水
阿诗300g中粗水彩纸
凌风水彩定制笔

夕阳映照的山坡上
金黄色的斑驳光点从树叶的缝隙中洒下来

凌风水彩电影场景课 风景篇 第二节
哪啊哪啊神去村
荷尔拜因水彩颜料、ecoline墨水
阿诗300g中粗水彩纸
凌风水彩定制笔

DR邬梦雨
一张正面,一张背面。是起初看他...

一张正面,一张背面。是起初看他们迎面而来,终要目视远去的角度。

一张线条,一张彩色。是两个人彼此依靠、充实对方的过程。

一张露天,一张剧场。从需要两人交替正对呼喊的普通麦克风,到可以从两侧收音的专业漫才麦克风;是他们技艺和境遇的变化。

一张明月,一张偶像。同样的位置,在头顶散发理想的光,照亮前行的路。

串联起第一集两人热海相遇,到第二集两人在东京开启追梦路的金木犀(桂花);也串联起了这两张画。


德永答应为神谷写个人传记,换取神谷收自己为徒;第一张画就是德永用来写“神谷传记”的笔记本,日期是他们相遇的时间至空白,记载着未完待续还有无限可能的人生。天空中两朵火花就是他们自己,代表理想...

一张正面,一张背面。是起初看他们迎面而来,终要目视远去的角度。

一张线条,一张彩色。是两个人彼此依靠、充实对方的过程。

一张露天,一张剧场。从需要两人交替正对呼喊的普通麦克风,到可以从两侧收音的专业漫才麦克风;是他们技艺和境遇的变化。

一张明月,一张偶像。同样的位置,在头顶散发理想的光,照亮前行的路。

串联起第一集两人热海相遇,到第二集两人在东京开启追梦路的金木犀(桂花);也串联起了这两张画。


德永答应为神谷写个人传记,换取神谷收自己为徒;第一张画就是德永用来写“神谷传记”的笔记本,日期是他们相遇的时间至空白,记载着未完待续还有无限可能的人生。天空中两朵火花就是他们自己,代表理想的麦克风在框外面,神谷有违常理的在漫才演出中怒斥观众,手伸到了框的外面,到了与理想更近的距离。德永的眼镜反射的画面,是和面目狰狞截然不同的笑容,与火花。



DR邬梦雨
看过《火花》的朋友应该一眼就能...

看过《火花》的朋友应该一眼就能看出第二张画是完全虚构的场景。他们俩不是一个组合,没有一起表演过;所以在这个两人同台的画面中,有大片奇异的金木犀在剧场中,营造超越时空的虚幻氛围;除了串联两张画以外,还有一支未上色的金木犀串联起两个人的手。这是他们的人生舞台,台下坐着的都是他们人生路上遇到过、陪伴过的人们。还记得红帽子的太鼓小哥吗?神谷和他互为映照也是红帽子。甚至德永小时候的自己也在台下看着自己。这一次神谷伸手不是为了怒斥观众,而是为了试着去触摸他生命中意义重大的人。

这两张海报之间承载的,是他们持续绽放十年的火花;这十年,是一场漫长的漫才;笑中带泪。

看过《火花》的朋友应该一眼就能看出第二张画是完全虚构的场景。他们俩不是一个组合,没有一起表演过;所以在这个两人同台的画面中,有大片奇异的金木犀在剧场中,营造超越时空的虚幻氛围;除了串联两张画以外,还有一支未上色的金木犀串联起两个人的手。这是他们的人生舞台,台下坐着的都是他们人生路上遇到过、陪伴过的人们。还记得红帽子的太鼓小哥吗?神谷和他互为映照也是红帽子。甚至德永小时候的自己也在台下看着自己。这一次神谷伸手不是为了怒斥观众,而是为了试着去触摸他生命中意义重大的人。

这两张海报之间承载的,是他们持续绽放十年的火花;这十年,是一场漫长的漫才;笑中带泪。

白发慵梳

20190618 圣哥传。
能无所事事的只有神啊。

20190618 圣哥传。
能无所事事的只有神啊。

Sincontrato

二人和山田熊猫一起宣传第二季圣哥传

二人和山田熊猫一起宣传第二季圣哥传

Sincontrato

《圣哥传》真人版第一季,期待六月的第二季,因为终于出外景了!!

《圣哥传》真人版第一季,期待六月的第二季,因为终于出外景了!!

下北泽小狗
贵圈真乱
【4730】竹中直人VS染谷将...

【4730】竹中直人VS染谷将太

【4730】竹中直人VS染谷将太

熊熊天天好眠

小好小麻佐和子 染cut

……腾讯怎么连这么冷的片都想得起,b站又给我锁了orz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NEO9x6FAjXQh6keS20C5kg 提取码:5lk5  

无字幕,暗恋店长姐姐的浮气小青年

和最近小松菜奈的恋如雨止滤镜还蛮像的,不愧是兄妹hhhhh

……腾讯怎么连这么冷的片都想得起,b站又给我锁了orz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NEO9x6FAjXQh6keS20C5kg 提取码:5lk5  

无字幕,暗恋店长姐姐的浮气小青年

和最近小松菜奈的恋如雨止滤镜还蛮像的,不愧是兄妹hhhhh

微光

千|阳 CP就是下面一坨人&黄轩

千|阳

韩春明|苏东|伊谷春|高桥彻|雷宇崢|余淮&叶晓

朱亚文|周一围|段奕宏|染谷将太|窦骁|刘昊然&黄轩


第十三话:“我现在想想,没有什么发生是错误,它们最终都是正确。”上篇


“我去抽根烟。”

甩出这句话,韩春明自动退到走廊合住门。

高桥彻从背包内掏出小说放在叶晓面前,余光中见他大步走出去,脸上迅速弥散开近乎是糖融化在心口的愉悦。他被这份愉悦勾起好奇心,叶晓轻快脱下羽绒服搭在椅子背上坐下,肩线也随之松懈下来。

“我从未想过我们还能再遇见。”

栗色卷发铺在额前折射出星星点点柔光,高桥彻被柔化在灯光下,依旧是谦和有礼样子。长桌对...

千|阳

韩春明|苏东|伊谷春|高桥彻|雷宇崢|余淮&叶晓

朱亚文|周一围|段奕宏|染谷将太|窦骁|刘昊然&黄轩

 

第十三话:“我现在想想,没有什么发生是错误,它们最终都是正确。”上篇

 

“我去抽根烟。”

甩出这句话,韩春明自动退到走廊合住门。

高桥彻从背包内掏出小说放在叶晓面前,余光中见他大步走出去,脸上迅速弥散开近乎是糖融化在心口的愉悦。他被这份愉悦勾起好奇心,叶晓轻快脱下羽绒服搭在椅子背上坐下,肩线也随之松懈下来。

“我从未想过我们还能再遇见。”

栗色卷发铺在额前折射出星星点点柔光,高桥彻被柔化在灯光下,依旧是谦和有礼样子。长桌对面叶晓用手扯下棉线帽子,蓬乱头发用指缝随意梳理。只有顶部那一撮头发依旧赌气一般高立,随着他一举一动间不时跳动。高桥彻抬起手想要帮他抚平,却担心这动作太过亲昵,手掌空画个圆又放下。

“好久不见,叶晓。”

 

走廊里暖风阵阵吹的人有些朦胧困倦,韩春明透过玻璃窗瞭望远处残阳如血。山茶烟口味很淡,他几口就抽完一支。想再续,指腹擦过烟盒凹凸不平的字迹。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他记忆里有一个很重要的故人,就在刚才金色余晖下振臂向天际生长的叶晓面前,他惊觉已经抛诸脑后许多往事。

记忆有断裂,冲突矛盾委屈难堪。

苏萌是这一切纷扰纠扯的根基,但是他何尝不是只会指责失望。

也许人本就不具备纯粹的特质,自己只是在满足自己感动自己。

 

“韩大哥,在我心里你就是像白求恩那样的人。”

 

韩春明像电打在身上浑身颤抖,他张开手掌空抓几下,思绪模模糊糊里有什么是他曾经因为伤痛草草了结——然而却从未了结的事。

电话拨出,苏东瞬间就接起来。

“苏东,你还记得10年前苏萌非要趁我在海南投资时让程建军套牢我妹手中那块儿地皮吗?”

“韩大爷,您烧着炭盆人就跑了——这现在哪根筋搭错了?怎么突然想起这么一折儿。”

韩春明没工夫和苏东打嘴官司,他感觉自己心脏乱蹦勉强用牙齿死咬住才不至于从嘴里吐出来。

“能帮我查查那块地皮上那所学校的下落,或者老师什么的——”

“那也得年后,最早初二能给你。”

“你记得就好。”

 

 

 

血红渐渐变为橘红,天际无云渲染。伊谷春含着烟刚要点火转过脸就看到禁止吸烟的蓝色铜牌,边缘已经褪漆泛起青绿看来很久无人打理。

荧光闪亮又被摁灭,伊谷夏发来一句:晚上回家吃涮肉。

伊谷春觉得自己已经适应没有人关心经常生死一线的状态,即使知道这样不会有任何回应——

 

辛小丰很少喝水。嘴唇中央总有一道深口,只要他一牵动嘴唇说话就会撕裂淌下血。那血沿着下颚滑到衣服上,好险协警制服是黑色的。

“伊队,你放的茶叶太多了,喝浓茶对身体不好。”

“伊队,我今天值夜班,你回去多休息。”

“伊队,今天我请假,尾巴发烧一夜都没退,我害怕她不好。”

辛小丰语言能力很差,有的时候普通话说得蹩脚,着急会流露出几句土话。那时候他眼睛就会小心从四周围扫过,他伪装太久,磨难太久,即使想挣脱也无从挣脱。

 

“伊处,我刚去前面饶了一圈,白玉的车就停在后院消防通道里。我们是跟着他上楼还是——”

杨小宝冻得脸颊通红,嘴皮子都不如往日利落,话都是秃噜着出嘴。伊谷春逡巡他一身皮衣牛仔裤运动鞋:“也不怕被冻掉皮!数九寒冬,你这是看不起怎么的?”

杨小宝缩紧脖子舔舔嘴唇耳钉在路灯下反出银光,他就是憨憨笑不接话。

伊谷春甩手把车钥匙仍到他手里:“车里等我。”

“这怎么行?我来了就是和您共进退!”

伊谷春剜他一眼:“国家给你记头功啊?赶死也不在这个点儿!上去你知道他们是不是已经等着把咱们两个一锅烩了,动脑子想想,车在前面口子里。”

杨小宝瞪大眼睛连说几个:“对对对,我怎么没想到呢!您等一下打手势,我直接拦住他。”

已经做好动手受伤的准备,伊谷春直背靠墙隐在安全门阴影处点燃烟深吸一口。

一个点后,白玉如往常一样出现在院门口。

伊谷春小心碾灭不知第几根烟,冷意已经在周身成魔。他不觉多了几分狠厉,拳头暗自上劲儿。

“只是流了点血——”

白玉一字一顿中气已经泻出大半,伊谷春透过缝隙捕捉到他颤抖摁压在腹腔的手。

伊谷春闪出半个身子眼看白玉双膝失力磕在地面上,杨小宝窜出车门立在安全通道口面色发白双眼圆睁。

“埃索木达西瓦,埃索木达。”

白玉仰着头大口喘息,他的脸已经被疼痛扭曲融合成一团。

“伊处!”

“架好他,上车!”

 

表盘转过一圈又恢复到12数值位置,风高星稀。

余淮匆匆步入写字楼,他本以为会有前台拦截,却看到空荡大厅里除了低头玩手机的保安没有任何闲人。再过三天就是小年夜,这种高福利的私人企业自然讲究人文关怀早早放假。

余淮下意识用脚尖踢踢大理石地面,电梯停稳后一步迈进门。猛然他才意识到,过了这个春节,那个人已经死了整十年。

 

雷宇崢没有开灯。

黑暗把他浸透在角落里,或者说他与黑暗本就成为一体。

第一次否认自己的存在,即使从骨子里来都是桀骜自负。有些情感真实可信,甚至超出自己预期。

就在两个小时前,他终于在一种盘根交错、带着羞耻且虚弱的认知里领悟了震撼、华彩、自我——继而又转换为愤怒、失落、潦倒。他不知道何时挂断视讯,固执思绪停在韩春明走向叶晓的坚毅果敢中,迟迟不能退却。

他鲜少去揣测别人,因为不具备事实依靠的任何观点都是给别人强加精神拷问。

但是他禁不住在头脑里产生各种各样卑鄙污浊阴暗心绪,放弃逻辑理智道理——肆意情绪去挖掘他人之间也许从未不堪的关系。

原来自己泯然众人,不过尔尔。

“雷总,余淮先生刚到。您约他在六点见面——”

“简惠,请他在部门会议室等我。”

休论旧事,因为既然已经发生。即使就像鱼刺哽在喉咙正中,成年人也可以用手把它拔除干净。

 

当雷宇崢推开透明几净厚重玻璃门,余淮端坐在电脑前,简单黑框眼镜配清淡认真面容。雷宇崢禁不住将他与叶晓重合又分离。

“抱歉,我在出发前看到一段设计过于粗糙,我又修改了一部分,没来及全部改完。但是我记得您也是技术人才,所以我想解释一下我的思路,您看有什么需要修改的部分。”

“你说的我都会认真听,现在可以开始了。”

余淮笑笑露出一侧虎牙尖,深藏的倦意在不经意时刻坦露。好像这种倦意是他们兄弟二人特质一样。不,不仅仅是倦意,还有不食嗟来之食的最后骨气,还有那种坠落到底后的本能反弹。

“从操作来讲,如果用光敏度链接核内进行检测。即:运用计算运行中时间来完成循环。”

雷宇崢果断拔除自我情感,认真倾听思考。

 

当门再次被叩响,雷宇崢才意识到已经十一点。余淮迅速敲击几下将文件全部导入到加密盘内。不拖沓的整理好书包,起身道一声晚安就走。

还未来及开口,余淮已经走到电梯口摁下下楼键进门。就像数次与叶晓相处一样,他总是晚一步,总是不能获得主动权。

“您还是收拾一下回家吧。”

简惠丝毫没有倦意,就像每天雷宇崢一大早就看到她为自己整理好文件送上香醇咖啡时候一样,她还是一丝不苟的立在那里。

“我送你。”

简惠抿一下嘴目光向幽暗的透明夹层看去:“雷总,在北京生活的独身女人都有能把自己送回家的能力。尤其是我这样开着公司车的女助理。”

雷宇崢顺着她的目光看上去,他不能避免眼前的情况。

“我知道您能划分好公与私之间的界限——但是我希望您不仅仅看到青年才俊,也适当处理一下您的红颜知己。”

雷宇崢摊手点头,就如同每次敷衍简惠他不愿意处理的难题一个样子。

简惠噗嗤笑出声,终于卸下女助理的公事公办模样,她走近几步,双眸盯着雷宇崢放慢语速。

“作为老搭档,我想说你已经做的很好了。至少今天,即使你真的失去了——你也没有再失去理智。”

雷宇崢当然知道简惠所指。

 

他曾经因为私欲软禁过那个人——

他知道叶晓也知道。


微光

千阳 CP就是下面一坨人&黄轩

千|阳

韩春明|苏东|伊谷春|高桥彻|雷宇崢|余淮&叶晓

朱亚文|周一围|段奕宏|染谷将太|窦骁|刘昊然&黄轩

 

第十二话:“你所见日光下的一切,都是空虚,都是捕风。”

和室内两个人端正身子对坐,佛手青柚蜜桔芦柑供奉在一副唐寅仿迹前,清淡橘柚香气萦绕在周身。高桥彻目光低垂在打开的剧本上,写作中不断反复修改纠正是不可缺失的一部分,尽管这样一次一次修改难免对自身最开始创作时怀有的情感逐渐消退。

“我个人观点——剧本问题不大。”

对面人终于被双腿麻木带动着腰部颤抖,双手合十在诚恳抱歉中歪过身体。高桥彻目光在他金色卷发上掠过点头示意他放松,注意力再度回到剧本上...

千|阳

韩春明|苏东|伊谷春|高桥彻|雷宇崢|余淮&叶晓

朱亚文|周一围|段奕宏|染谷将太|窦骁|刘昊然&黄轩

 

第十二话:“你所见日光下的一切,都是空虚,都是捕风。”

和室内两个人端正身子对坐,佛手青柚蜜桔芦柑供奉在一副唐寅仿迹前,清淡橘柚香气萦绕在周身。高桥彻目光低垂在打开的剧本上,写作中不断反复修改纠正是不可缺失的一部分,尽管这样一次一次修改难免对自身最开始创作时怀有的情感逐渐消退。

“我个人观点——剧本问题不大。”

对面人终于被双腿麻木带动着腰部颤抖,双手合十在诚恳抱歉中歪过身体。高桥彻目光在他金色卷发上掠过点头示意他放松,注意力再度回到剧本上。

“我希望有一个能够撑得起这份感情的主角——不论男女,必须明白我所要表达释放的感情。”

“当然,你知道我是美国人,我对日本文化理解仅在于菊与刀之间转化之美。我也承认,我心太急了,推荐的演员不算能够胜任你内心角色。但是,彻,我们只有三个月的时间选拔之后就是半年封闭排演期。你说的那位天才舞蹈家我愿意欣赏他的表演,但是第一次登台甚至巡回演出会让他很难跟上进度。”

点心随着期待目光端上桌,透明如同水珠一般圆润饱满的水信玄饼晃动在青色磁盘中央,盐渍后保留花型的樱花被封冻在其中仿佛禁锢住的生动灵魂。

“我想今天下午再和你去一趟月梅老师那里,如果依旧没有合适主角出现,我会妥协。”

点心已经吸引对面人全部精力,高桥彻起身穿鞋走到走廊外的小院。一院枯朽枝丫下,他捏碎蓝莓爆珠点燃深吸一口。

浅薄烟气中,他看到叶晓疏离冷漠的脸,还带着青紫伤痕。

 

沉水香气息渐渐单薄,韩春明仔细把兰花轻放回红漆木圆台上。苏东捞一把紫皮花生在嘴里一阵嚼,不时还嘲笑几声。

“你说你也是养育花种的高手,这你要是不知会一声儿谁知道这一丛草居然是兰花。”

韩春明用白娟仔细擦拭花盆一圈,目光在双叶分叉中心打量几下顺口回:“梅兰竹菊四君子,本就是高寒植物。所谓高,就是品格高,绝不是生姿谄媚的主儿,尤其这野生兰花断然是不会轻易开花。而那寒,就更不必说了。这花明天得搬到暖房外面天井里养着,要是烂了根可就全毁了。”

苏东懒散喝口茶,看着韩春明又用铲子松根土就哼笑两声。

“我倒是觉得这花像我认识的一个人,嗨,你还记得那个小骗子嘛~”

韩春明沿着根系理下去,苏东见他没有回应倒是自顾自说下去。

“你说一个人怎么那么韧,就跟在没水的芦苇荡子里生了老根的芦苇。看见他随风摇摆不定,觉得他岌岌可危,偏偏人家自己就是能咽下那份苦立在那儿。年纪轻轻就没有父母依靠,换作是我估计早就成了废物了——”

韩春明手里活明显停下,苏东只看他背过去身以为他还在继续整理,起身穿廊子进内厅取泉水烧茶。

暖房外瓦当上凝结的冰柱正滴滴答答融着雪水,一滴一滴仿若敲打着往事让人清明。

他想起一件事,那件事是他与苏萌第一次有了裂痕。

苏萌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以他的名义打扫了被逼拆迁的城中村初中。他记得自己期中考试还给每个孩子都发了奖学金,期末他却只能空立在操场中央眼看两栋破败楼宇被定向爆破。

那时候他答应自己要资助一个孩子到大学,结果不过是红口白牙哄人。

苏萌那时候并不认真的道歉,她一门心思拿下地皮打算高价转卖给前来投资的美国制药厂。她不知道自己已经买了钻戒打算在学校孩子们期末颁奖典礼上向她求婚,结果是她在自己办公室翻找出戒指与自己大闹一场还当众扔了戒指。

现在这件事被重新思考过,韩春明没打算和苏萌算旧账。

他只是想——那个孩子,那个同样失去双亲靠自己打工跑腿养活自己的孩子怎么样了。是不是如同叶晓一样,被高利贷碾压就像蚂蚁一样残喘生存。

他又想到叶晓叫他韩大哥的样子,只一次他就知道自己不能放任他不管。

 

苏东拎着壶进门,暖房里空无一人。

 

 

奶茶店里人头攒动,林琳挤在角落的凳子上眼巴巴看着叶晓随着如同毛毛虫一样冗长的队伍向前“蠕动”。

叶晓不由自主翻看手机上的时间,韩春明快到了。

迟疑片刻低下头,手指在摁键上纷飞忙乱。“我在买奶茶——等一下学校东门口广场上见。”

韩大哥,我想你了。

指尖颤抖一字一字删除,仿佛一千根针顺着嗓子滑进胃里。

明知故犯,人往往蕴藏在内心深处层层包裹着不能见光的心机偏偏要在犹豫间袒露。

“叶晓,你是不是还有事?”

林琳已经挤过人群站在他身边,晶莹剔透的甲片上粉色水钻闪动着盈盈柔光。

“我没事。”

自欺欺人也好刻意也好,去延长一段时间。就算是为偷偷隐匿在玻璃窗后的自己再去延续一个韶华梦。

林琳毫无多余心思接过奶茶痛快吸一大口,对于叶晓回答很不满意。

“我听说余淮要读应用物理的研究生,他自己不想读本校的还在申请国外学校名额。他还真把自己当作少爷了,有那个闲钱怎么不说给阿姨疗养啊?!他这么多年也打工赚钱,你也没花过他一分钱——”

叶晓摇摇头笨拙揭开咖啡盖子,右手指骨带着涩涩地痛。

“他应该去。”

林琳被叶晓噎得翻白眼,好像一口囫囵进嘴的热粥要生咽下去,但是很快林琳就转了话头。

“之前,我和你说的事情你没忘吧。”

“教务处通报批评?”

叶晓喝下一口咖啡,眼睛又不由自主看向店外。

“能不能行了!是我和你说的就是选拔演员的事情!你怎么就是不上心!更何况你听说过哪个导演三番五次邀请一个人去试演?!”

“林琳,你不用为我太操心,我已经打算放弃了。”

“你这是什么没骨气的话!”

整个店里骤然喧嚣静止,林琳看着周围人都用看戏的目光扫视终于还是压下火气低声恨恨说:“叶晓!你想一辈子都靠骗人生活吗?!你还想带着余淮那个拖油瓶,被白玉那群人殴打死吗?!”

林琳终于压不住泪还是流下来咬住槽牙才说出口:“你都救了我!你怎么不救救你自己!”

“你所见日光下的一切,都是空虚,都是捕风。林琳,我不值得任何好。”

叶晓依旧是平静无波澜,他知道自己早就没有了向上摆脱的欲望。

 

东广场上围起一圈又一圈的人流,中央不大的原型露天舞台前几个青年男女正做着热身运动。虽然是三流舞蹈学院,但是露天演出从来不会少。好在天气还算作美,气温在夕阳下还不算低。

林琳一路过来与叶晓赌气,叶晓也不安慰只是跟在她身后走。

夕阳光辉撒在些许还未消融的冰面上显现出温暖金色,林琳小快步在冰上走着,不多时进入广场的人流里甩开叶晓。

叶晓好不容易挤进人流,他勉强抬起手看一眼手机,韩春明说他已经到了广场。

“林琳!林琳!”

不论叶晓怎么叫,林琳依旧向更深处走去。

就在叶晓忍耐着膝盖锥疼好不容易拉住林琳袖口,就在一瞬间他听到那歌声压过劣制嘈杂声穿进他耳道。

“看着飞舞的尘埃掉下来,没人发现它存在,多自由自在。”

他近乎忘却自己在何时何地,他感觉到每一寸骨骼都在叫嚣着要冲破压抑跳跃起来。

“小小,能够放肆的跳也是非常快乐的事啊。”

 

“卜仁。”

 

韩春明艰难行走,耳边是人群阵阵惊呼声。他忍不住用手推开人流打开一个口子进到中央看一看,而人群却总在他眼前拥堵着严丝合缝。

终于他看到几个人走进人群,人群里又是惊呼,但人潮渐渐向后退为他们让出一条能走的缝隙。

“月梅老师,您好——”

“天哪!居然是月梅老师?!中央舞蹈学院的月梅老师!”

韩春明跟在他们身后终于挤到圈子中心。

 

他看到了。

那是发着金色光晕的叶晓,熠熠生辉的叶晓。

他舒展开自己的肢体展示着内心最深处秘密,他和着歌声不断向上生长延续。

他本身就是瑰丽色梦境,不需要人再去雕琢。

 

高桥彻勉强站稳,果断掏出手机对准在圆心中央里发光的人影。他近乎是第一时间就向雷宇崢发出视讯邀请,雷宇崢也第一时间接起。

音乐渐渐舒缓,叶晓也收拢自己的锋芒。

泪光闪动,高桥彻放低镜头。

他真切看到,那滴晶莹的泪从叶晓眼睛里流动坠落,带着闪光。

一个男人毅然奔向他,把他抱在怀里。

他读懂那句唇语在说:“我在,别怕。”

白桃乌龙

Wwww!每天就是要看一万遍染谷弟弟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男生啊!!!完全都被睫毛吸进去了!美貌到我失语 什么彩虹屁都吹不出来了!只会啊啊啊啊啊!发现弟弟真的是对颜狗的狂欢 掩面哭泣

Wwww!每天就是要看一万遍染谷弟弟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男生啊!!!完全都被睫毛吸进去了!美貌到我失语 什么彩虹屁都吹不出来了!只会啊啊啊啊啊!发现弟弟真的是对颜狗的狂欢 掩面哭泣

数字五南极刀客

《食梦者》

染谷的眼神太有戏了,他是那种,可以用眼神在可爱,俏皮和丧杀之间穿越的类型。

说是演的天才漫画家,感觉这几个镜头,拿来当什么‘设计尸体play’的变态杀手都完全ok

《食梦者》

染谷的眼神太有戏了,他是那种,可以用眼神在可爱,俏皮和丧杀之间穿越的类型。

说是演的天才漫画家,感觉这几个镜头,拿来当什么‘设计尸体play’的变态杀手都完全ok

数字五南极刀客

《再见歌舞伎町》
这个电影真的好萌,表面丧,实则特别正能量
染古演的高桥真是承担了全电影的笑点
他好萌,丧丧的圆滚滚,小心眼,每天懒散的要命骨子里却蛮正的,丧可爱
几个配角的女孩子性格也都可爱爆炸

《再见歌舞伎町》
这个电影真的好萌,表面丧,实则特别正能量
染古演的高桥真是承担了全电影的笑点
他好萌,丧丧的圆滚滚,小心眼,每天懒散的要命骨子里却蛮正的,丧可爱
几个配角的女孩子性格也都可爱爆炸

贵圈真乱
【3824】染谷将太VS林遣都

【3824】染谷将太VS林遣都

【3824】染谷将太VS林遣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