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查尔斯

12.3万浏览    1087参与
星和桃桃

【4068X查尔斯】局中人14

14陪伴之人

“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

4068不知道梵蒂好好的是怎么了,一会儿像是会读心术,一会儿又像个预言家。

莱伊到底是谁?

这是关键。这个有胆量大闹光影会的人,这个被梵蒂提防却又很熟悉的人,这个扬言要去见查尔斯的人。

4068紧紧盯着梵蒂,企图从她的脸上找到答案。

他需要完全地知道他的身份。

突然脸颊被掐地生疼,面前正举着手的姑娘便是始作俑者。

“笑一个嘛,你的样子好吓人哦。”

“回去再好好想,现在快去填饱你的肚子。光影值再这么高,我也救不了你。”


这里没有答案。

于是,他听话地去了。在食堂里碰见了负责查尔斯饮食的伙计,得知他还没来吃饭,索性将午饭带回去给他。...

14陪伴之人

“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

4068不知道梵蒂好好的是怎么了,一会儿像是会读心术,一会儿又像个预言家。

莱伊到底是谁?

这是关键。这个有胆量大闹光影会的人,这个被梵蒂提防却又很熟悉的人,这个扬言要去见查尔斯的人。

4068紧紧盯着梵蒂,企图从她的脸上找到答案。

他需要完全地知道他的身份。

突然脸颊被掐地生疼,面前正举着手的姑娘便是始作俑者。

“笑一个嘛,你的样子好吓人哦。”

“回去再好好想,现在快去填饱你的肚子。光影值再这么高,我也救不了你。”


这里没有答案。

于是,他听话地去了。在食堂里碰见了负责查尔斯饮食的伙计,得知他还没来吃饭,索性将午饭带回去给他。

快走到门口时,远远看见莱伊正离开。

普通的卫兵装扮,但能让人一眼认出。难道又是这个家伙,耽误了查尔斯吃饭吗?想到这里,4068有些不高兴了。潜意识告诉他如果不来上一拳,他是不会快乐的。

所以,为了不必要的耽搁,他有意避开了。

 

敲门的动静扰到了查尔斯,他抬起头,4068发觉他的头发有些乱。

他忙了一上午。

“中午吃什么?”

“牛排和汤,还有橘子。”

“今天不是苹果?”

“一会儿让他们下午送来,别看了。”

“嗯。”

趁着查尔斯走到餐桌的间隙,4068帮他将牛排切成小块,再摆好餐具。

失了左臂后,查尔斯吃饭的速度也变慢了。4068有空就会陪在一旁,帮忙拿取东西。

 

“你吃过了?”

“吃过了。”4068这么说,实际上着急给查尔斯送午饭,饭只吃了一半,又随手拿了个面包路上吃了。

“帮我翻下一页。”

这是查尔斯刚刚带过来的文件,4068顺带瞥了一眼,发现竟是梵蒂上交的名单,翻页的手抖了一下。

他问:“这份名单您已经看过了吧。”

查尔斯轻哼了一下,将嘴里的肉咽下才开口:“因为有人坚持不想,所以得稍微调整了。”

原来,那个人不想去,也是可以被允许的。

这一瞬间,4068更像揍莱伊了。


“是刚刚出去的人吗?”

“你碰见他了?”

“是的,擦肩而过。”

查尔斯身体微微向4068这里倾斜,声音是关切的:“他没对你,额,有什么异常吗?”

他在担心他。这样的举动倒是让那一股莫名的怨气消减了不少。会有什么异常吗?难不成他还想杀了他。

4068如实回答:“没有,但是他耽误你吃饭了。”


“的确,我对他太纵容了。”查尔斯坐正身子,保持着他的用餐礼仪。

“?”

“他还质问我为什么不把你排上去。”

“这到底与我有什么关系?”

“为了我质问您,这是他第二次提起我了。”这会有什么好处吗?还是有别的原因?

4068想起了来自梵蒂的警告。莱伊若是真的危险,为何又能自由出入查尔斯的办公室?他们一定是相熟的,是查尔斯默许的。

查尔斯到底有什么样的考虑?

“我从未见过他。他到底是谁?”


正当4068向查尔斯问个究竟时,思路被打断了。查尔斯问道:“所以,你想去吗?”

“不想。”

他没多想就回答了,然后才发现查尔斯的嘴角带着调侃。

“到时候,你会知道的。我会告诉你的。”

罢了,他高兴就好。

“新名单,你要亲自安排吗?”

“不,还是交给梵蒂。你通知她?”

“有事,不顺路。”

 还是有些别扭在心里。然后“诶呦”一声,被查尔斯轻轻“踹”了一脚。


片刻宁静。

梵蒂上午的那番话便开始在4068的脑海中回旋。

思考再三,查尔斯也吃得差不多了,4068决定问个明白:“会首大人。”

“嗯?”

“梵蒂的事情。她告诉我她没有情感,是吗?”

查尔斯挑了挑眉毛,看起来有些意外:“她亲口说的?”

“是的。她说这样,就能永远在你身边。她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呢?”

查尔斯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拿起餐巾慢慢的擦着嘴。随后,他起身向书架走去。走动的时候被椅子绊了一下,4068连忙扶住,跟着他一起过去。

“我以为,这些事最终是由我来告诉你的。”

“她的身体被加上了部分机械,因此失去了情感。作为荷光者,她是权杖,丈量别人情感的人,自己又怎能够有情感。”查尔斯示意拿出一本书递给4068,他很快发现了夹在其中的相片。

是年幼的查尔斯、梵蒂和大狗,那个已经死去的护卫。

似是轻叹一声,查尔斯低声呢喃:“她这么做,又是何必呢。”

 

4068突然很想抱住查尔斯,但他忍住了。

他问了一件能使查尔斯伤感的事情,但查尔斯有他的脆弱,更有他的坚强。

“查尔斯,有空我们也照张合影吧?”

“我拒绝。”

“为什么!?”本以为他会答应的。4068把沮丧直接写在了他的脸上,看得查尔斯忍俊不禁。

“帮我把头发理一下。”

“好。”

 

岔开话题就岔开吧,无论怎样,我会一直都在,梵蒂也在,你不会是一个人。

4068这样想。


这个傻瓜,无论怎样,我不绝能让你也为我如此牺牲。

查尔斯这样想。

 

TBC.

 这也是双向奔赴了吧~

 

第十三章 


星和桃桃

【4068X查尔斯】局中人13

来了来了,许久不见~


13嫉妒之人

查尔斯和他?

男人是没法生出孩子的,男人和男人更是不可能创造出生命。

这样的知识,他是知道的,显然查尔斯也不可能不明白。所以说,那很明显只是一个玩笑。

可好几天过去了,像被下了咒语一样,4068总是会不时想起这个玩笑,再挣扎着把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别的事情上去。

如此反复。无奈中带这些许懊恼,还有莫名的尴尬。


不留神间,4068已经走到了光影会的工作间外。

哦,对了,他是来找梵蒂的。

最近一段时间人口补充计划执行的相对平稳,灯塔的孕妇多了不少,一时间相关物资的消耗速度超出了之前的预计,有些必须去地面搜集来。所以,4068需...

来了来了,许久不见~


13嫉妒之人

查尔斯和他?

男人是没法生出孩子的,男人和男人更是不可能创造出生命。

这样的知识,他是知道的,显然查尔斯也不可能不明白。所以说,那很明显只是一个玩笑。

可好几天过去了,像被下了咒语一样,4068总是会不时想起这个玩笑,再挣扎着把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别的事情上去。

如此反复。无奈中带这些许懊恼,还有莫名的尴尬。

 

不留神间,4068已经走到了光影会的工作间外。

哦,对了,他是来找梵蒂的。

最近一段时间人口补充计划执行的相对平稳,灯塔的孕妇多了不少,一时间相关物资的消耗速度超出了之前的预计,有些必须去地面搜集来。所以,4068需要和梵蒂进行最终核实,以便主控部门和猎荒者制定出更加周全有效的行动方案,这也是他今天过来的目的。

 

过了集会时间的光影会总是安静的。

神圣的场所,威严建立在噤若寒蝉之上。但当下,一个男人的愤怒将所有都推翻了。

4068不好直接进去,索性站在门口八卦起那人的控诉。

“这种事是从没有过的!”

愤怒的声音很耳熟。是谁?

“梵蒂,我警告你。”

敢直呼梵蒂的名字,还能在这里闹事的人,来头不小。

“别以为会首大人让你负责人口繁衍的事务,你就可以互作非为!”

梵蒂的言语中夹杂着揶揄:“这么生气呀,去金色大厅有什么不好的?你们男人,不是为了这个都挤破了头。” 

“我不想去。”

“这是任务哦~”

“把我的名字去了,就不和你计较这事了。”

“光影之主赐予的无上荣光,你不想要吗?”

“别闹了。”

“莱伊,光影之主创造了一切。没有人能例外。” 

原来是他。

听到这个名字,4068想起来了,是那次在生态所附近碰见的人,和梵蒂认识。

“没有人例外?”

“没有人例外的话,那这名单里会有那个尘民吗?”伴随着质问的是被重重拍响的桌面,像是要被拍碎了般。

4068不明白,这个叫莱伊的人怎么刚刚冷静下来,又突然爆发,像个拉了栓的手雷。

 

如果这份名单是去金色大厅的人,那一定不会有他。

他始终是个尘民。即使身上挂着蓝牌子,身边的大多数上民从没正视过他,表面的客气多数也是来自查尔斯。

4068心里默默想着,幸好现在的他不需要在乎这些。

 

“这份名单是会首大人看过的,他什么也没说。”梵蒂没有直接回答他,“莱伊,我劝你不要想的太多。”

男人似乎是沉默了,片刻后说要找查尔斯当面问清楚,随后就要离开。

4068来不及躲避,只好与莱伊在门口正面相遇。他还是穿着普通卫兵的制服,透过面具能看见双眼中的愤恨。

是针对他的?

心一跳,望着人离开的方向,4068生出遇敌时才有的警觉。

“你还要在门口站多久?”

梵蒂一巴掌拍在4068后背上,被他别扭地躲开了。

“长进不少啊。”小姑娘望着落空的手感慨了一下,随后转身回到了房间了,4068赶忙跟上。这一出热闹,让他差点忘记了此行的目的。

“让猎荒者指挥官大人久等了。”

“说正事吧。我只是负责和你联络。”

 

梵蒂对照顾孕妇和婴儿的事情很用心,不仅仅是因为对待工作认真。

“我记得并不是所有上民都要强制执行繁育任务吧?”忙完后,4068又想起刚刚的事情,想起莱伊的反应。

梵蒂认真思考着:“确实。身份特殊的人,执行特殊任务的人,基因排除的人,有不少。但现在灯塔的情况也很特殊,不是吗?莱伊他不能总是那么任性。”

4068不是很熟悉繁育的事情,但情况和他猜测的差不多,而像梵蒂这样查尔斯的副手,猎荒者队伍中的骨干,因为有更重要的分工,都被排除在外;其余在内的人,必须服从。

这就是灯塔,它的规则,所有的安排都是有目的的。

 

“如果安排你去,你会拒绝吗?”说完,4068就后悔了,他不应该和一个女孩谈论这个。

梵蒂愣了一下,这让4068更自责了。

而梵蒂却说,她愿意,但是不可能。因为她无法生育,无法成为母亲。

这下换作4068愣住了。

小姑娘很满意这样的反应,抬头望着阳光下的众神像。阴影笼罩着神,阳光洒在她的头发上,有一轮弯弯的光环。

她说:“4068,你是特殊的。你永远不会伤害他。”

“我不会。”仿佛存在着默契,他知道梵蒂和他想的一样。

 

“我们不一样的。”

梵蒂说着将光影值检测器的枪口对着4068,打得他猝不及防。因为查尔斯,现在上面的数据波动的厉害。

梵蒂又将仪器转向自己,画面却瞬间平静。

诶,她在做什么?

“欢喜,愤怒,恐惧,担忧,我知道它们什么时候应该出现,却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感受。我没有情感。”梵蒂向4086解释着,“就像我无法生育,所以能无所顾忌地谈论成为母亲的事一样。因为没有情感,所以我能永远呆在查尔斯大人身边。”

“情感不仅会吸引噬极兽,它更会让人在嫉妒和贪婪中迷失。”

“你要小心莱伊,为了查尔斯大人,也为了你自己。”


TBC.


第十二章 

第十四章 

苞米不吃玉米
狠狠的代了,虽然跟我想象中的长...

狠狠的代了,虽然跟我想象中的长发差了点意思。

狠狠的代了,虽然跟我想象中的长发差了点意思。

苞米不吃玉米

第二章

很有诚意的1k多了

  

王舜秉承着不背地里嘲笑别人的良好情操,当机立断选择拿出工会里的吉祥物——


饼多多价值9.9的流沙多人定制相框。


细碎的流动沙随着王舜不断抖动的手上下起伏,照片里各色人物面貌被遮挡的支离破碎,其中最严重的是牧四诚,本应站在C位旁光彩夺目的他竟离奇的被聚集一团的白色细沙覆盖,成了小透明的低存在。


王舜极力地抑制住嘴角肆意扬起的弧度,严肃地把相框置于笔记本旁,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飘逸的流沙缓缓地归回原位才慢慢地,慢慢地长舒一口气。


不仅仅是因为最近公会里369度的摆放了一堆高清监控摄像头的现实原因,还有最近无故掀起的“团欺”风。


无缘无故,没...

很有诚意的1k多了

  

王舜秉承着不背地里嘲笑别人的良好情操,当机立断选择拿出工会里的吉祥物——


饼多多价值9.9的流沙多人定制相框。


细碎的流动沙随着王舜不断抖动的手上下起伏,照片里各色人物面貌被遮挡的支离破碎,其中最严重的是牧四诚,本应站在C位旁光彩夺目的他竟离奇的被聚集一团的白色细沙覆盖,成了小透明的低存在。


王舜极力地抑制住嘴角肆意扬起的弧度,严肃地把相框置于笔记本旁,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飘逸的流沙缓缓地归回原位才慢慢地,慢慢地长舒一口气。


不仅仅是因为最近公会里369度的摆放了一堆高清监控摄像头的现实原因,还有最近无故掀起的“团欺”风。


无缘无故,没来源的病毒般席卷了大大小小各个团队,似乎每个优异的集体之中,总得有个明受委屈的可怜虫,才算真正地挤进了正常的行列。


很不幸地,牧四诚,大家口中赫赫有名的牧神,成了被开刀的第一人。


脱口而出的牧神渐渐的变成了交通工具,变成了智商总被摩擦在地板的傻猴,变成了玩家口中谈资的笑料。


名牌大学的大学生,颜值堪比校草的傲人资本也渐渐的被玩笑覆盖。


这场名为“工具”的语言攻击真的能如愿平息吗?


被嘲讽的代价仅仅是一句道歉就足够疗伤了吗?


下一个受害者又会在哪个不为人知的角落低声啜泣呢?


王舜的嘴角弧度渐渐绷直,就算他系统界面的IQ值降到了百分之二十,就算他原地撞破脑袋鲜血横飞也能明白这些摄像头出现在他身后距离不到3米的原因了。


被论坛乱七八糟的语言无差别攻击的受害者大有人在,更不用说那些单单只看了一面就来充当裹小脑患者了,他怀疑他们时刻存在病发可能。


嗯,时刻。


王舜果断得出了最终结论,并为自己的睿智比了个耶。(✌️)







  

  

或许是身前工作身后监控不能放飞自我的双重快乐加持,王舜突感一阵头晕,平日里安分的右眼皮子疯狂地小幅度鼓动,右手紧握着的钢笔与纸张贴的极近,向来疼惜物料的他也来不及移走,独留下几道凌乱的曲线与监控对峙。


In hundred years(一百年后)


“诶!舜哥!醒醒啊醒醒!哎呀……”


“天呐!面是早上见的!人是下午走的!哎!”


“看吧看吧,我早就说了,舜哥这样超负荷工作量是畜生也干不来啊!怪我……怪我啊!”


与桌面贴贴的王舜克制着躁动的心努力控制自己的面部管理,直听到后一个人的发言后才有些舒展了紧皱的眉头,原来自己对工会的奉献成员们也是有目共睹的!原来自己那些与星共舞,与月作伴的苦逼打工旅程也是有意义的!原来自己所做的一切的一切他人都有看在眼里!原来……


“原来舜哥找不到女朋友是等着男人爱?!!”


“嘘嘘嘘!你不知道安监控了吗?咱们自己知道就好啦!我听我老家那里的人说,工作狂呐结婚了不好过滴!都与工作相处了那么久,那感情都正正滴,哪是简单的爱情能融化的!这时候啊,就得来个霸气的男的!再这样……那样……”


“我去,这么刺激!不不不,你可不能造舜哥的谣啊!这我可不允许的!但是……为啥不能是霸气的女的咧?”


“你傻呐,老人家说的自有老人家的道理咧!或许是同个性别之间先天就有个力扯着!懂吧!玄学那玩意你搞不来滴~”


行,玄学那玩意搞不来,来搞我是吧?你们有考虑过小概率的可能性比如我醒了听你们这玄学的一环套一环吗?


王舜愤愤不平地在心里怒吼。


尽管身边一对又一对的男cp促成,但人家毕竟势均力敌,毕竟是老天爷喂饭,那老人家都说缘分是天注定的,咋还扯上这套呼啦圈呢?


我,王舜,以百分之一百,不,是一定,一定的一定要么不婚,要么与喜欢的女生步入圣洁的婚姻殿堂!




  

  

  

  

PS:猜中的奖励一篇小黄文(设定自选的那种)

Q:你为什么这么肯定未来与你步入殿堂的一定是女性呢?不考虑任何的未来因素吗?

A:? ? ?


即墨月白
  查尔斯耸了耸肩膀:“当然我...

  查尔斯耸了耸肩膀:“当然我觉得这对

于他们来说,也是最好的选择——白柳至少

不会让他们轻易死亡。”

  查尔斯耸了耸肩膀:“当然我觉得这对

于他们来说,也是最好的选择——白柳至少

不会让他们轻易死亡。”

苞米不吃玉米

第一章

简介

结束完苦逼工作,打算在工会坐下休息的王舜突然感到一阵眩晕,再次醒来的他只觉得眼镜架嵌入一枚与黑色格格不入的蓝宝石,他好奇的伸出手抚摸,却被突如其来的声音阻止,他四处张望才发现声音的来源竟然是自己的眼镜,古怪的是这不是道具的恶作剧,而是真的眼镜说话了,还语出惊人的让王舜勾引男人,满足好感度才能从眼镜上离开,否则他和他都得死,王舜被迫展开了勾引男人查尔斯的历险记,在死和死的边缘反复摩擦,他甚至看得到男人的好感度,忽高忽低仿佛在过山车,渐渐地一段凄惨的封建男与年下男的虐恋浮出水面。

(一股古早耽美味扑鼻而来。。。)

  

  

  

  

正文

  

“舜哥,我们走了!”欢脱...

简介

结束完苦逼工作,打算在工会坐下休息的王舜突然感到一阵眩晕,再次醒来的他只觉得眼镜架嵌入一枚与黑色格格不入的蓝宝石,他好奇的伸出手抚摸,却被突如其来的声音阻止,他四处张望才发现声音的来源竟然是自己的眼镜,古怪的是这不是道具的恶作剧,而是真的眼镜说话了,还语出惊人的让王舜勾引男人,满足好感度才能从眼镜上离开,否则他和他都得死,王舜被迫展开了勾引男人查尔斯的历险记,在死和死的边缘反复摩擦,他甚至看得到男人的好感度,忽高忽低仿佛在过山车,渐渐地一段凄惨的封建男与年下男的虐恋浮出水面。

(一股古早耽美味扑鼻而来。。。)

  

  

  

  

正文

  

“舜哥,我们走了!”欢脱的声音回荡在流浪马戏团的破落办公室。

  

王舜来不及回应,下一批的招呼又涌了上来,他干脆放弃,徒留只墨色镜框后的厚重黑眼圈回应。

  

他不敢想,在与死神做赌注的恐怖竞技游戏里,真的存在这么洒脱地做副本的普通玩家吗?成员们一改加入工会前的死寂,似乎对生命的悄然离去也淡去了不少。

  

王舜把视线移回了笔记本,不断地用手翻看着一页页的成员日志,一次次的副本刷新以及他先前想都不敢想的更全面的通关技巧,这些看来在新星榜,噩梦榜才会出现的奇思妙想真的属于这些重燃希望,险些困死在小电视区的底层玩家吗?

  

直至翻到笔记的空白页他才停了手,无力地瘫靠在椅背,脑海中不断地闪现过往,最终是白柳在玫瑰工厂接近尾声的演讲场面按下了暂停键。

  

铿锵有力,纵横捭阖,一个在副本里还能左右游戏大厅里观看小电视玩家的神秘男人,王舜不由自主地联想到小女巫不留情面吐槽着白柳一副演讲词来回讲三五遍还不厌烦的搞笑名场面。

  

有些嘴角一旦翘起,再降下来就不是一会两会的事情了。

  

王舜秉承着不背地里嘲笑别人的良好情操,当机立断选择拿出工会里的吉祥物——

  

PS:猜中吉祥物送小黄文一篇)

(设定自选的那种)

即墨月白

  听说你们都觉得他比较大叔,那就换一个版本看看

  听说你们都觉得他比较大叔,那就换一个版本看看

丌㺵

邪教查尔斯兆木驰友情向

“还玩吗?”

“玩什么,我亲爱的会长,我相信你不差那几千万的。”

“确实不缺,当一个人失去对筹码的兴趣时,赌博也就失去了乐趣,我的红桃皇后要不要换一个筹码呢?”

“可以啊,来让我看一下我们的会长能拿出什么让我心动的筹码,拿不出来我可就下逐客令了。”

查尔斯百无聊赖的望着四周,想到自己淡下去的肌肉线条,开口道

“那继续摇骰子,比大小,输得平板支撑,全部翻倍,来吗?”

红桃想见自己胖了1kg的体重,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查尔斯脱掉了西装外套,轻车熟路的拿出骰子和骰盅,六颗骰子,六秒起步。兆木驰不知道从哪儿搬来了瑜伽垫。查尔斯拿起骰盅,拿了三颗放进去。似笑非笑的看着对面的兆木驰

“......

“还玩吗?”

“玩什么,我亲爱的会长,我相信你不差那几千万的。”

“确实不缺,当一个人失去对筹码的兴趣时,赌博也就失去了乐趣,我的红桃皇后要不要换一个筹码呢?”

“可以啊,来让我看一下我们的会长能拿出什么让我心动的筹码,拿不出来我可就下逐客令了。”

查尔斯百无聊赖的望着四周,想到自己淡下去的肌肉线条,开口道

“那继续摇骰子,比大小,输得平板支撑,全部翻倍,来吗?”

红桃想见自己胖了1kg的体重,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查尔斯脱掉了西装外套,轻车熟路的拿出骰子和骰盅,六颗骰子,六秒起步。兆木驰不知道从哪儿搬来了瑜伽垫。查尔斯拿起骰盅,拿了三颗放进去。似笑非笑的看着对面的兆木驰

“皇后大人,你猜谁会赢呢?”

“查尔斯,你知道的,我从来不做这种没有任何意义的猜测。”

“点数十八,请——”

“十八。有意思吗?”

“亲爱的皇后大人,我们还是先完成赌约吧,一共是七十二秒哦。”

查尔斯边说边打开计时器,七十二秒很快就过去了。

“我去游戏里拿个东西。”


查尔斯很快就回来了,回来时拿着几盒骰子和很多不同型号的骰盅。

查尔斯又拿了三颗骰子放进去,

“全部翻倍哦,我的皇后大人。”

红桃看着眼前的人,心理有些许无语,但还是拿了又三颗放进去。

“六颗骰子,我先开——”

“三十六点。”

查尔斯朝着眼前的人笑。眼里闪过一丝狡猾的光。

“三十六。”

“翻倍一共是一百四十四秒。”查尔斯边说边打开计时器,“来吧,我的皇后大人。”


【两人做完 1 4 4 秒平板支撑后】


“要继续翻倍了哦。”查尔斯说着又拿了十二颗骰子放进去。

“翻倍应该一共是十二颗。”

“我说的是全—部—翻—倍—。”

“你这是闲的没事干来做平板支撑?”

“我最近锻炼有点少,我觉得我们都应该加强锻炼了,难道不是吗?”

“你想让我和你一起你可以直接说的。”

“但那样你不会答应。”

“来,开始吧,红桃。”

“幺零八。”

“幺零八。”

“翻倍的话六百四十八秒。请——”


【十分多钟过去后】

  

“又要翻倍了呢。一共是七十二颗骰子哦。记得数对,”查尔斯说着把一个大了不止一号的骰盅扔过去。

查尔斯摇着骰盅,眼睛紧紧盯着自己的手腕,同时听着骰子碰撞骰盅发出的声音,打算摇七十二个六点。

“查尔斯,建议你快点。”

红桃说话的瞬间,查尔斯手腕抖了一下,两人都知道,查尔斯要完了。

“来开吧,查尔斯先生。”

查尔斯打开骰盅,发现里面只有378点。

  

红桃看着查尔斯黑下去的脸,笑了一下。手腕慢慢摇着骰盅。

兆木驰打开骰盅,朝查尔斯示意了一下。

“一共是397点,翻倍,一共是三千一百秒,恭喜我们的查尔斯先生为自己赚到了五十分钟的平板支撑。”兆木驰看着查尔斯,眼里全是戏谑,“赌徒工会第一条,赌约必须完成,我相信查尔斯先生是不会反悔的。”

查尔斯看着兆木驰,在对方的注视下开始做平板支撑。

兆木驰笑着对查尔斯说,“我们的会长先生果然会是一位遵守赌约的好赌徒呢。”

  

——四十分钟后——

  

查尔斯的身体因为长时间不动而微微发抖,可以清晰的看到汗从他手臂上,脸颊两侧留下来,衬衫从胸前到背后都是湿的。

房间里充斥着查尔斯的喘_息声,混杂着世界杯的声音。

滴——————

计时器响起,查尔斯从地上起来,地板上也有他滴落的汗液。

  

“我去洗个澡。”

查尔斯洗澡回来以后世界杯已经结束了。

“恭喜你,日本队获胜。”

“哦?是吗,看来我运气还是很不错的。”

“可惜了我那五千万。”

  

  

  

  

  

  

  

  

可能还会有个群像,有人看吗,没人看不写了

彩蛋不开也行,我回来后发评论,我低估彩蛋表面能输的字数了。

即墨月白

  查尔斯耸了耸肩膀:“当然我觉得这对于他们来说,也是最好的选择——白柳至少不会让他们轻易死亡。”

  (你喜欢哪一张👀👀)

  查尔斯耸了耸肩膀:“当然我觉得这对于他们来说,也是最好的选择——白柳至少不会让他们轻易死亡。”

  (你喜欢哪一张👀👀)

丌㺵

兆木驰查尔斯(邪教CB)

人物归壶鱼辣椒,ooc归我

兆木驰和查尔斯,CB向,邪教,不喜误入

时间在现实生活中最近


最近游戏中没有什么特别大的事,一切都井井有条,于是大家理所当然的回到现实世界浪了有一段时间,查尔斯对着自己看上去淡了一点的肌肉线条暗自伤神,觉得自己有必要加强锻炼。兆木驰看着自己重了1kg的体重,感觉自己需要减肥了。


正逢世界杯,各种赌球活动层出不穷,作为赌徒工会会长,在游戏里叫上红桃皇后,开了赌池,带领整个游戏的人走上了赌球的道路。于是大厅的小电视都放着世界杯,查尔斯准备了足够的筹码,为游戏献上了一场狂欢。


游戏大厅中哭声笑声此起彼伏,从某个不知名的角落爆发出的尖叫,筹码被摔在...

人物归壶鱼辣椒,ooc归我

兆木驰和查尔斯,CB向,邪教,不喜误入

时间在现实生活中最近



最近游戏中没有什么特别大的事,一切都井井有条,于是大家理所当然的回到现实世界浪了有一段时间,查尔斯对着自己看上去淡了一点的肌肉线条暗自伤神,觉得自己有必要加强锻炼。兆木驰看着自己重了1kg的体重,感觉自己需要减肥了。


正逢世界杯,各种赌球活动层出不穷,作为赌徒工会会长,在游戏里叫上红桃皇后,开了赌池,带领整个游戏的人走上了赌球的道路。于是大厅的小电视都放着世界杯,查尔斯准备了足够的筹码,为游戏献上了一场狂欢。


游戏大厅中哭声笑声此起彼伏,从某个不知名的角落爆发出的尖叫,筹码被摔在桌上,扔在地上滚向了某个不起眼的角落。有不少玩家把自己的小电视换成了世界杯,一个又一个电视放着同样的内容,发出了怪异的声响,整个游戏毅然成为了一个真正的赌场。


皇后面带似笑非笑的看着查尔斯“这不就是你梦想中的赌场吗?”

“我尊敬的皇后,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赌场。我可以邀请您来赌一把吗?”

“当然可以。”


随后两人一起来到了赌徒工会,工会大厅中筹码在空中,在地面不停的滚动,空气中充满了糜烂的气息。

“尊敬的皇后,要现在开始吗?”

“如你所愿。”

“那你赌那个球队赢?”

“德国。”

“那我赌日本。”

“出结果还要些时间,过来摇骰子吧。”

“你先?”

“行。”


两个人都不是差钱的主,前前后后玩了十来把,积分出入已经达到了百万积分,周围人全都围了过来,尖叫声一浪高过一浪。

“这儿维度钟过得有些慢?出去吗?”

“去你那儿还是我那儿?”

“我那儿吧。”

“走。”

两人一同登出了游戏,来到了兆木驰的别墅中。硕大的别墅中只有他们两个人。

BBBBiirrrddd
 查尔斯百日绘,一遍重刷地海一...

 查尔斯百日绘,一遍重刷地海一边画 

 查尔斯百日绘,一遍重刷地海一边画 

壴山

像你这么可爱的小蛋糕是会被吃掉的!


像你这么可爱的小蛋糕是会被吃掉的!


巫女大人

综英美他们都是我的崽(四)

在晚饭前,购买的衣服和用具到了。

    伊芙琳找到一条粉色的小裙子(和贴身衣物)和一双粉色的拖鞋,拿到房间给莎莉穿上。

    此时房间的电视机,正在播放美国的历史。

    “你再看一会儿吧,等会吃饭我叫你,顺便让你认识一下哥哥和弟弟们。”

    伊芙琳又找了三套衣服和拖鞋,进了男孩们的房间。

    伊莱和塞特已经滚成一团,打闹着,柯蒂斯在一旁看着。...


在晚饭前,购买的衣服和用具到了。

    伊芙琳找到一条粉色的小裙子(和贴身衣物)和一双粉色的拖鞋,拿到房间给莎莉穿上。

    此时房间的电视机,正在播放美国的历史。

    “你再看一会儿吧,等会吃饭我叫你,顺便让你认识一下哥哥和弟弟们。”

    伊芙琳又找了三套衣服和拖鞋,进了男孩们的房间。

    伊莱和塞特已经滚成一团,打闹着,柯蒂斯在一旁看着。

    伊芙琳将蓝色的一套递给柯蒂斯,浅绿色的给了伊莱。

    接着坐在床边给塞特穿衣服,白色的小T恤,黑色的小裤子。

    “OK”,伊芙琳回头,哥哥们也穿好了衣服。

    “你们在房间再玩会儿。待会儿叫你们吃饭。”

    伊芙琳回到厨房,粥已经熬好了,闻起来香喷喷的,尝一口,是熟悉的味道。

    将粥端上桌,喊四个小崽子吃饭。

    两边卧室的门打开,一个黑色的小团子冲了出来,迅速爬到了座位上。蓝色和绿色的团子,跟在他身后,走向餐桌。

    粉色的团子只露出一半,半遮半掩地看向几个男孩。

    伊芙琳走向前,一把将她抱起,快步走向餐桌,“不要害羞,来见见你的兄弟们。”

    将莎莉放在座位上,“她是莎莉”,伊芙琳看向男孩们。

    塞特朝她挥挥手,“姐姐你好,我叫塞特。”

    柯蒂斯微笑着看看莎莉,“妹妹你好,我的名字是柯蒂斯,是你的大哥。”

    伊莱板着脸道“我是伊莱。”

    莎莉有些紧张,小声道:“哥哥们好,弟弟好。”

    伊芙琳轻轻摸了摸莎莉的头。“吃饭吧,尝尝我熬的十全大补粥。”

    崽子们都喝起了粥。伊芙琳看着门口堆放的一堆箱子,又想起地下室里的3个孩子,看来要把三楼收拾一下了。

    “妈妈,有人在地下室!”柯蒂斯突然抬头,看向地下室的大门。“他在往楼梯方向走。”

    伊芙琳掏出裤子口袋的木仓,“你们快回房间!”

    “不,我可以帮助你。”4个崽子同时拒绝。

    连莎莉都从座位上漂浮了起来。

    桌子上的刀叉隐隐震动。

    塞特抓起盘子。

    想起崽子们的基因提供者,伊芙琳叹了一口气,“小心一点。”

    随着脚步声的接近,通往地下室的门打开了。一个青年出现,长得不错,棕色短发、蓝色眼睛,皮肤很白。

    青年和伊芙琳对视,“小姐,公司的事我处理好了。”

    伊芙琳脑中闪现一段回忆,在Eden 6岁时,父亲带她出基地去玩。

    当时路边一个非常瘦弱的小男孩被几个穿着整洁的少年抢走了面包,那些少年还朝他丢石头,辱骂他,男孩一声不吭,只是抱着头,无意露出了半张脸。虽然瘦弱,但五官非常端正,像一只蝴蝶弱小却美丽。

    “爸爸,我要他。”Eden坚定道。

    伴随着这句话,男孩来到了她的身边。

    男孩叫雷诺,9岁,是个孤儿。父亲将他带回了基地,白天接受训练,晚上陪着Eden。

    雷诺非常的沉默,很少开口。Eden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非常听话,也只听Eden一个人的话。

    慢慢的,Eden的智慧显现出来,开始做起实验,雷诺也在九头蛇高层的默认下,成了她的助手。

    在父母相继死去后,Eden觉醒了变种能力,作为一个九头蛇,她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因为父亲的缘故,Eden决心脱离九头蛇,身份卡、房子都是她让雷诺偷偷办的。

    考虑到钱的方面,还让雷诺注册了一家公司,研究生物制药方面。

    只可惜,Eden在之前的袭击中已经死去。

    回过神来,雷诺还站在门口等待指示。

    “你先过来,一起吃饭吧。”伊芙琳将木仓放在桌子上,示意让孩子们坐下。

    雷诺沉默地走过来,从厨房取了一个碗,盛了一碗粥,坐在莎莉的旁边,安静地喝。

    伊芙琳简单地介绍了一下情况,告知雷诺决定养这些孩子(暗示他,不用这些孩子做实验了)。并告诉孩子们,雷诺算是她小弟,是自己人,叫叔叔就好。

    塞特放下盘子继续吃饭。

    柯蒂斯也坐了下来,但看他眉头紧皱,想必还在感知雷诺的思想,伊芙琳拍拍他的手,小声道“没事。”

    伊莱则时不时地看雷诺一眼,很是警惕。

    莎莉小声地说了一句,叔叔好。

    雷诺有些惊讶,很快转过头朝莎莉笑了一下,继续吃饭。

    饭后,伊芙琳道“莎莉,你去跟哥哥们玩一玩。”又让柯蒂斯看好弟妹。

    带着雷诺去了二楼主卧。

    “跟我说一下公司的事。”伊芙琳关上房门,让雷诺坐在小沙发上,自己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公司地址在皇后区,已经招了一些研究员和员工。”雷诺道。“根据小姐您之前给我的一些血液,研究员已经研制出了一种可以使伤口快速愈合的药物,但还在实验阶段,效果不太稳定。”

    伊芙琳翻了翻脑海中关于变种能力的记忆,自己的能力应该跟细胞有关,之前Eden在九头蛇基地不方便做测试,下次要找个时间做些实验。

    雷诺些犹豫,似乎想说些什么。

    “你想说什么?”伊芙琳直接问道。

    “前两天,九头蛇郊外分基地被袭击了。”雷诺停顿了一下,“小姐,您还回去吗?”

    “当然不,我已经决定离开九头蛇了,他们应该觉得我已经死了。”

    “我知道了,我也离开九头蛇。”雷诺道。

    伊芙琳看着他的脸,突然想起自己改变了他的容貌,雷诺原本是黑发绿眼,长的也比现在的样子更帅一些。

    “以防九头蛇的追查,你的容貌我暂时不恢复。”伊芙琳道。“这几天你就在这边住下。”

repe

  呜呜呜呜我的老婆们,狗wy

  呜呜呜呜我的老婆们,狗wy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