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查旺

25455浏览    73参与
pag.

 突然看到的模板,赶紧代了查旺 👀

  有一说一查旺真的香

 突然看到的模板,赶紧代了查旺 👀

  有一说一查旺真的香

五杯橙汁🍊

亲爱的旺卡先生(上)

私设旺卡先生比查理大十八岁

非常规相爱

四十岁男人的中年危机与变成大人的查理

威利旺卡——从没有长大过,即使他已经将近四十了。


查理二十二岁,再迟也慢慢长全了柔软的心。他慢慢知道糖果工厂不只只是神奇的研发厂,漂亮绮丽的制作品,还有醇厚的巧克力瀑布。


工厂外,是大量向外回流的金钱通道,旺卡糖果公司是一座在糖果界的庞然巨物,它可以是孩子们的快乐源泉,也可以同时是资本的收割斧子。


等到查理再晚些注意到这些不平衡时,整个巧克力工厂会变得像当初来的那个嚣张跋扈小姑娘一样,肆意妄为的用手里的权利去索取一切。


他不知道威利旺卡是怎么打算的,那些多的能排队排到到小...

私设旺卡先生比查理大十八岁

非常规相爱

四十岁男人的中年危机与变成大人的查理

威利旺卡——从没有长大过,即使他已经将近四十了。



查理二十二岁,再迟也慢慢长全了柔软的心。他慢慢知道糖果工厂不只只是神奇的研发厂,漂亮绮丽的制作品,还有醇厚的巧克力瀑布。



工厂外,是大量向外回流的金钱通道,旺卡糖果公司是一座在糖果界的庞然巨物,它可以是孩子们的快乐源泉,也可以同时是资本的收割斧子。



等到查理再晚些注意到这些不平衡时,整个巧克力工厂会变得像当初来的那个嚣张跋扈小姑娘一样,肆意妄为的用手里的权利去索取一切。



他不知道威利旺卡是怎么打算的,那些多的能排队排到到小镇外的外贸经理们,查理怀疑天天笑着和他讨论新品糖果该用蓝莓还是草莓做外形的旺卡是否都见过他们,或者说压根不在意他们做的一切。



而旺卡——一如查理猜测的那样,对他试探着说出的忧虑不置一词,迅速展示了一张新的口香糖配方图,兴高采烈的像他介绍。



“噢。”有一次威利旺卡不耐烦了,他翘着二郎腿,抬手给了查理一个脑瓜崩,声调懒散:“这些事有什么重要的?关心别人的安慰还不如想想怎么才可以做出尾调是混合橘子味的榛果巧克力呢!”



他的眼神清澈的通透,可二十二岁的查理不是十岁的那个被哄的团团转的缺心眼小屁孩,他不信这个早年摸爬滚打积累原始资本的糖果商人不懂他在说什么。但是威利旺卡的神态单纯又恳切,好似真的在说自己真心话的样子噎的他说不出话。



威利旺卡先生只是表面上变得像一个正常人,但是没有人比和他朝夕相处的查理更知道,这位漂亮的先生对待某些方面——比如之前的亲情,再比如现在的金钱,有多非人般的没心没肺。



他只愿意对一部分人负责,像一个任性的小孩。



“威利———”这是他长大后自行改的称呼,查理在进入了高中时候就莫名不喜欢叫他这位年轻跳脱的人叫刻板的“旺卡先生”,但他也没有选择和爸妈一样称呼昵称,而是改叫了“威利。”。



“哎呦我的查理宝贝,别管了,操心死你啦。”威利旺卡一把搂住男孩的肩膀——或者说是青年人,毕竟查理已经将近高了他这个中年人半个头。



他颇为满意伸长手拍拍青年头上的一丛卷毛,还是小时候的颜色和形状,这小子大概全身变得最小的就是头顶的这块毛:“查理,这件事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可是这件事情!”



“嘘,小伙子,比起这个,你大学快毕业了,想要来一个世界环游么?”成年人转开话题,狡捷的眨眨眼,转而搂住查理的脖子,踮起脚尖自下而上的啄了一下青年紧绷的嘴唇,声音又软又轻:“我带你去看看那些帕伦人的家乡怎么样?虽然已经没什么帕伦人了,但是我把那里买下来了———保护的还算不错,有很多的热带雨林树,你会很喜欢的。”



旺卡极为少见的,但是轻车熟路的主动扑住查理的腰往柔软的床上带——谢天谢地,床不是巧克力做的。



不太成熟的小青年很快沦陷在旺卡先生糖衣炮弹下。过了一个连自己在哪,是谁都快不记得的下午。



帕伦人勤勤恳恳的在外面清理屋外长的过快的薄荷巧克力草坪,麻木的听着里面从二楼传下隐约砰砰啪啪的响声,没料想到两位平时人模狗样的主人居然不要脸到能白日宣淫,只恨自己没能带对耳塞堵死耳朵。



不服老的威利旺卡先生被志气方刚的年轻人弄的床上躺了半天,自认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查理即将返校,那时他在大学的最后一个学期。他亲自陪着查理返校——总算知道了这小鬼对工厂销售疑三疑四的原因,这小子偷摸着在大二从食品专业转到了金融系!



真是一天不打,上房掀瓦。威利旺卡觉得自己从小还是对这嘴臭的小屁孩太好了点。哦或许也有些他对这个男孩疏忽的缘由,但是!老天!他又不是查理的爸妈,只是——查理对与他的意义几万字也说不清,但这也不是他私自换专业的理由!其实换专业也无所谓,什么文学系啦,机械系啦,老天!这么多的专业,怎么就偏偏选了金融!


这门专业在威利旺卡眼里是一门仅次于牙医的行业——或许现在比牙医还让人讨厌,金融业专门出讨厌的大人们——各种方面上讨厌的大人!



有那么一瞬间,威利旺卡——这个怎么也长不大的顽劣小孩,有种被深深背叛的错觉,他的脸刷的一下苍白一片,快速大步走开。



查理几乎是立刻就意识到出了问题,当即把行李箱一丢,快步上前扯住男人的手臂。



“干什么。”威利旺卡说,回头看他。他现在没有办法平视当年那个还没到他肩膀的小孩,只能微微仰头才能看见查理的眼睛。查理有一双很好看的眼睛,蔚蓝色,像晴天下的海面。



“威利——我道歉,没有很你说这件事。”查理的手拽的很紧,好像怕旺卡跑了似的:“我只是——”



“你只是?”男人说,他气的口不择言,只会尖酸刻薄声讨:“你只是什么?不敢说吗?怎么?你也要变成那些个成功人吗?我可真是看错你了查理巴克特,当初是对着我怎么好听怎么来是吧?怎么说?卑鄙无耻的小人!”



这位威利旺卡真的是一个孩子,对最最熟悉的人连辱骂都只能有颠三倒四的几段词汇,堂而皇之漏出了全部弱点,只能虚张声势的撑起一身的张牙舞爪。



查理不是个小孩了,就算自己再怎么想拒绝这一事实也不可能否认,他确实已经不算一个小孩了。



像威利旺卡这样永远的留在了儿童时期的人是很少见得——他从来没有变过,一样的天真,幼稚,偶尔带点可爱的神经质。查理扪心自问,他从十岁问到二十二岁,得到的答案还是做不到。



他还是无可奈何的变成了一个大人了,潜意识的以一个大人的方式对待威利旺卡。



所以他和旺卡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大。



他变不回去,就像威利旺卡长不大一样。



桂花糕

查旺,一点点

  我是说,如果有一天早上起来,发现自己变得年轻了,更美丽了,你会怎么样?

  旺卡先生不想怎么样,他只想养老。

  拜托,这世界这么累,而他前半生已经走够了,他如今收了徒弟,查理小宝贝会继承好自己的工厂的。

  等等,他那个魔法技术,自己如今,是不是拜他所赐?

  旺卡先生去找自己的徒弟了,那已经是一个英俊的少年了,少年英俊的脸在看到自己时显得满意而又期待。

  所以,旺卡先生今晚,您一定会喝醉的吧

  我的sir,您不醉也得醉呢,就在我怀里醉吧

  我是说,如果有一天早上起来,发现自己变得年轻了,更美丽了,你会怎么样?

  旺卡先生不想怎么样,他只想养老。

  拜托,这世界这么累,而他前半生已经走够了,他如今收了徒弟,查理小宝贝会继承好自己的工厂的。

  等等,他那个魔法技术,自己如今,是不是拜他所赐?

  旺卡先生去找自己的徒弟了,那已经是一个英俊的少年了,少年英俊的脸在看到自己时显得满意而又期待。

  所以,旺卡先生今晚,您一定会喝醉的吧

  我的sir,您不醉也得醉呢,就在我怀里醉吧

🌱茵音怪(过年辣!!!
  (๑؂๑)喜欢一点甜甜的!...

  (๑>؂<๑)喜欢一点甜甜的!!

  年下选手又开始了🤤🤤

查理:​小孩子也要做选择,巧克力工厂和厂主我全都要‎✨(´ސު`)👉👈

  (๑>؂<๑)喜欢一点甜甜的!!

  年下选手又开始了🤤🤤

查理:​小孩子也要做选择,巧克力工厂和厂主我全都要‎✨(´ސު`)👉👈

双爹是只晓鹿【Hyazinthe风信子】

想法

就,看了四遍原著和三遍电影的人,想说一下自己的观点。

可能在原著中旺卡先生是一个比较严谨,更加成熟的人,而在电影中他可能表现的更加疯狂,更加刁钻。

因为电影中添了他童年的回忆,所以使得人物形象变得更加饱满。然后这就是导致了我产生了一些奇怪的想法。

1.s🚫m

就,其实我认为【仅个人观点啊】,旺卡先生可能是s,而查理可能是m。.。。

因为无论是电影还是原著,未来的走向都可能是查理在巧克力工厂中长大学习。最终接替旺卡成为第二代这个工厂的老板。

但是因为童年的贫穷以及对旺卡先生的仰慕吧,他可能就会变得很听话。。

有人说这不对啊,你不是磕查旺的吗?

【嗯其实我杂食。。。】

就算是查......

就,看了四遍原著和三遍电影的人,想说一下自己的观点。

可能在原著中旺卡先生是一个比较严谨,更加成熟的人,而在电影中他可能表现的更加疯狂,更加刁钻。

因为电影中添了他童年的回忆,所以使得人物形象变得更加饱满。然后这就是导致了我产生了一些奇怪的想法。

1.s🚫m

就,其实我认为【仅个人观点啊】,旺卡先生可能是s,而查理可能是m。.。。

因为无论是电影还是原著,未来的走向都可能是查理在巧克力工厂中长大学习。最终接替旺卡成为第二代这个工厂的老板。

但是因为童年的贫穷以及对旺卡先生的仰慕吧,他可能就会变得很听话。。

有人说这不对啊,你不是磕查旺的吗?

【嗯其实我杂食。。。】

就算是查旺也很香呀,忠实小狗狗和有精神病的小狐狸。

  1. fork and cake

    就这个梗就是单纯的香而且很适合他们两个。


双爹是只晓鹿【Hyazinthe风信子】

无趣的诗

              无趣的诗

文中角色均已成年。若有危险动作,请各位读者不要模仿。

【就喜欢看老狐狸和小狗狗谈恋爱】

  

  

 查理从柜子里翻到一本旧的诗集。

  那是一本很怪的诗集。

  封皮就开始带卷边了,但里面却没有掉页。没有出版社,也没有作者。只有封面上写着两个词

  summer time

  闲着也是闲着,他便翻起了那本诗。...


              无趣的诗

文中角色均已成年。若有危险动作,请各位读者不要模仿。

【就喜欢看老狐狸和小狗狗谈恋爱】

  

  

 查理从柜子里翻到一本旧的诗集。

  那是一本很怪的诗集。

  封皮就开始带卷边了,但里面却没有掉页。没有出版社,也没有作者。只有封面上写着两个词

  summer time

  闲着也是闲着,他便翻起了那本诗。

  风从窗边吹过,像大地的胸膛中困住了一只飞鸟。耳边传来工厂独有的声音。他还没有看几页,天色就暗了下去,窗边一片绯红。

  “Charlie, my good boy, where are you?”忽然 门口传来了旺卡先生的声音。

  “I'm here, sir.”他起身回答,书便随手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

  “啊,你在这里呢!我还以为你在发明室的纺花糖间待着呢。毕竟你最近天天跟我念叨这个。”旺卡先生都出了标志的微笑,往屋里看了一眼,“你在看什么呢?”

  查理下意识的用身子挡了一下:“没,没什么。”

  旺卡先生则拍了拍他的肩,大笑起来:“没关系,查理,我又不会像你的父母那样说你——虽然他们说的是对的——但是没有关系,我只是,看一下下。”说着,便侧身溜了进去。

“你在看……哇哦!”查理突然听见旺卡先生大叫一声,奇怪地问:“你——哦,我是说您知道这本书吗?”

旺卡拿起那本书,左翻翻,右看看,又大笑起来。

“你知道是谁写的吗?”

查理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但我认为他写的很漂亮。”他又想补充些什么,却随着旺卡先生明亮的眼睛而消亡了。

漂亮的,就像你的眼睛一样。

“那你想知道吗?”旺卡先生带着他的标志的笑容向他眨了眨眼睛,就好像这个问题是“你觉得往棉花糖里面加这种东西会不会更好一点?”

查理点点头,知道他对旺卡先生的提问没有拒绝的权利。

“好吧,这个东西——其实是我写的。”旺卡眨眨眼睛,俏皮的看着他,希望得到他的肯定。

查理其实也猜到了,但是却故作震惊的说了一声哇哦你好厉害啊。

这句话说完,两人突然都沉默起来。

“嗯……您为什么要写这本书呢?”

“嗯,我想想——哦!你一定会想听的。”旺卡突然跳了起来,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那样。忽然抓住查理的手,不停地摇晃。“我当时写的是因为我在想巧克力配方的时候,想出来更好的点子。于是把那些想到的所有的点子都写在这本书上面,突然发现这本书充满了一股——嗯,你懂的——巧克力的味道。就是这样,哈哈哈哈哈。”

“确实,充满了巧克力的味道呢。”查理抬头看,“瞧,这诗写的多好:‘淡淡的气息,想紫罗兰一样迷恋在这里。我想这宇宙起源,大概也是这么来的吧。’我喜欢,紫罗兰!”

“是啊,可是他们是我没有灵感的时候记下来的罢了。”旺卡耸耸肩,又把玩起他的手杖。一会儿握在手上,一会儿要举起来。

“不如给他起个名字 叫无趣的诗好了。”查理向旺卡先生眨了眨眼睛。

“啊,嗯——好主意,多么精妙的点子!就在无趣的事吧。可是现在我们该走了,我亲爱的查理。”

查理答应了一声,又像那个房间看了一眼,在乘电梯的路上,问:“先生,那个房间是干嘛的?”

“啊,你不需要知道。顺便说一下,你没有把那本书看完吧?”旺卡先生被他问的楞了下,下意识的正了正自己的礼帽,又拍了拍自己的礼服。他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依旧是带着笑的。

“没有。”

那就好,旺卡想。你很幸运,也很不幸,你没有看到最后一首最好的诗了。


【彩蛋是最后一首诗,用免费的粮票就可以看啦】

可以在评论区里面猜一下旺卡先生是怎么看待查理暗恋自己的事情。


水母要相信

【查旺】卡卡卡

  01

  “生病了?”旺卡低着头询问着,额头轻轻抵着查理。

  查理躺着,意识模糊着,似乎感受不到外界发生了什么。

  发热的身体却本能地察觉到了暖流,不自觉地蹭着抵在额头上的手掌。

  旺卡不太喜欢这种毛茸茸的手感,立马撤出手,略有嫌弃的瘪嘴。

  “好冷。”“什么”旺卡又不得不抱住他

  01

  “生病了?”旺卡低着头询问着,额头轻轻抵着查理。

  查理躺着,意识模糊着,似乎感受不到外界发生了什么。

  发热的身体却本能地察觉到了暖流,不自觉地蹭着抵在额头上的手掌。

  旺卡不太喜欢这种毛茸茸的手感,立马撤出手,略有嫌弃的瘪嘴。

  “好冷。”“什么”旺卡又不得不抱住他

水母要相信

【查旺】“你是我选出来的”

 水母有话说:啊啊啊,我发现自己写的情节很拖沓啊,有点焦绿。不过还是坚持下去吧,不管有没有人看~我努力多存点稿!!!

  目前三篇都是情人节的,emmm,这篇就能结束了!

  PS:希望期待下一个有主题的小作文hhh(๑˙ー˙๑) 

  

  

  

 前情提要:xql闹别扭

  

  01

    “旺卡,我下周要搬出去了。”查理自顾自说着。

  “嗯?”旺卡眉头轻蹙着,好像延迟了几秒,不依不饶地说,“可是你是我选出来的人啊。你要接替这个工厂的,不能反悔。”

  “我没有反悔,只不过你替我找了个这么好的女朋友”查理在最后三个字上加了重......

 水母有话说:啊啊啊,我发现自己写的情节很拖沓啊,有点焦绿。不过还是坚持下去吧,不管有没有人看~我努力多存点稿!!!

  目前三篇都是情人节的,emmm,这篇就能结束了!

  PS:希望期待下一个有主题的小作文hhh(๑˙ー˙๑) 

  

  

  

 前情提要:xql闹别扭

  

  01

    “旺卡,我下周要搬出去了。”查理自顾自说着。

  “嗯?”旺卡眉头轻蹙着,好像延迟了几秒,不依不饶地说,“可是你是我选出来的人啊。你要接替这个工厂的,不能反悔。”

  “我没有反悔,只不过你替我找了个这么好的女朋友”查理在最后三个字上加了重音,“所以一直住在这也不合适啊~”

  “不是,这,可我只是想回礼而已。”旺卡没有想让查理搬走的意思,一点也没有,可是也不能接受多一个人住进来,百口莫辩下只能像个孩子一样喃喃自语。

  “什么回礼?不是,旺卡先生你的逻辑还真的很严密啊,我只不过送你个礼帽,你要送我一个女朋友吗”这下轮到查理有些无语了,一边气恼昨天的冲动,一边想到了什么似的玩味的一笑,“那我再送你一个礼物,你还要送我什么呢”

  “我…”

  “你?”查理长大后的脸上褪去了儿时的天真稚嫩,不说话时还有些严肃得难以亲近,但一笑起来就像是个大狗狗一样人畜无害。

  

  

  02

  旺卡难有血气的脸上浮现一抹绯红,此刻如临大敌一般,脑海中浮现出那一次和小查理一起去看望父亲的场景。

  “If you don't believe me, you should ask”

  “Willy,你。”

  “Charlie,呃,我是说我有点想反悔”旺卡先生意识到眼前起了层湿雾,慌忙掏出墨镜带上。

  “Willy,你说你选择我是希望我成为你的接班人为你照顾奥伯伦伯人和你的工厂,那你自己呢。”

  “啊哈哈,你知道的一个巧克力专家一个自由追求他梦想的”旺卡开始手足无措起来,摩挲这皮手套发出吱嘎声。

  “不过除了你,我好像从未成功挽回过任何人,Charlie”旺卡低着头默默说着,暗淡的仿佛失去了可以骄傲的一切,“至少别留我一个人”

  

  

  

  03

  查理故意忍住冲上去抱住他的冲动,嘴唇抿成好看的线,等了几秒,才开口,“Willy,你过来一下”

  旺卡低着头向前走着,突然间感觉被一股树莓淡淡的香味袭来,查理的手钳在他的腰上,旺卡全身一下子紧绷起来,瞳孔猛地一缩。

  查理是坐在扶手椅上的,搂着旺卡先生的手没有撤去力气,仿佛在怕好不容易哄来的猫逃了,眼神温柔地看着旺卡,希望能抚平猫猫炸毛的反应。

  “别躲闪”查理的声音闷闷地说着。

  “哦嗯”旺卡不敢有太多反应,身体还是紧绷成一条线。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查理再说这话时低下头,其实心里慌的发怵,可开弓没有回头箭,继续硬撑着,只感觉研发室的空气热了很多,后背有些渗出微微的薄汗。

  旺卡听到这话,条件反射一样向后锁着,可腰上的力气更大了点,没有再向后退的余地了。突然一下感觉天旋地转,查理反手把旺卡压在扶手椅上,自己起身,双手支撑这扶手,缓缓开口,“you want me to go with you?”

  和多年前那样,查理再次问出这句话,如果此时旺卡敢看眼查理就能发现查理的眼眶已经红透了,眼角的红,耳后的红蔓延到脸上。

  旺卡全身发着冷颤,什么时候会这么害怕呢,好像是独自离家后的前几年的每一个夜晚吧。

  旺卡低声说,“I make the candy I feel like”声音几不可闻,但由于两人的距离太近了,每一个字都清楚的砸在查理的心上。

  查理的颈后突然有一股力,把他向下压,嘴上沾染上花生的味道,一点点像把他的心侵蚀瓦解。

  

  

  已完撒花!期待后面的哦!

  ps:我也不想的,没逆,没逆,只是猫猫旺卡一下子饿狠了hhh

  

  

  

水母要相信

【查旺】“送你个情人”

前情提要:旺卡准备送查理——情人,却好像遭到了查理的不满

  

  

  

  01

  “你不喜欢吗,我特地去了解了一下那是里根家的小女儿比你小几个月,特别懂事听话,家里的家务大多都是她做的,对了,她的两个姐姐都嫁出去了,所以她就急着帮她张罗对象呢。”旺卡似乎不太明白为什么查理突然脸色难看,还一个劲地说好话。

  查理胡乱抓了一把头发,嘴唇气的微微颤抖,心中是难以言喻的焦躁,他自己也觉得好笑,是啊,对方人也很好,旺卡平时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居然帮自己说起媒来倒也有些戏谑,他平白无故整这一出干什么,难不成就因为是情人节突发奇想想替小徒弟张罗对象,说不准呢,他这人总是突然来一出让...

前情提要:旺卡准备送查理——情人,却好像遭到了查理的不满

  

  

  

  01

  “你不喜欢吗,我特地去了解了一下那是里根家的小女儿比你小几个月,特别懂事听话,家里的家务大多都是她做的,对了,她的两个姐姐都嫁出去了,所以她就急着帮她张罗对象呢。”旺卡似乎不太明白为什么查理突然脸色难看,还一个劲地说好话。

  查理胡乱抓了一把头发,嘴唇气的微微颤抖,心中是难以言喻的焦躁,他自己也觉得好笑,是啊,对方人也很好,旺卡平时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居然帮自己说起媒来倒也有些戏谑,他平白无故整这一出干什么,难不成就因为是情人节突发奇想想替小徒弟张罗对象,说不准呢,他这人总是突然来一出让人摸不着头脑。

  查理在心里把缘由分析了一通,好像再不合常理的事旺卡也是做的出的,这样一切就合理起来了,可是该怎么解决问题呢?将计就计吧,查理在心中嗤笑了一声,随即转过身,头也不回地对旺卡说,“你既然那么想让我去,我去就是了,毕竟人家姑娘也那么好,上哪找呢?”

  话是说出来了,可是较往常的语气要生硬很多,但旺卡这个巧克力脑袋丝毫没察觉出,歪着头怔怔地愣了半秒,反应过来,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大概是父亲嫁女儿的感受吧,旺卡故作镇定地点点头,笑着说,“要给人家姑娘带点巧克力哦~”。

  查理听着这话没回答,头也不回地走了。

  旺卡一个人呆立在原地,有些出神,随手抬手一个清脆的响指,一个接一个的欧帕伦帕人跳了出来,有这拿着乐器,载歌载舞,一下子场面十分热闹,可那个应该笑着,跟着音乐一起摇摆的人默默的朝另一个方向走了。

  

  

  

  02

  隔天上午,查理从自己在工厂的独立休息室起来,像往常一样去研发室看看新品效果,当他经过那扇门时他有些犹豫,因为每天早上打开那扇门,叫醒有着起床气旺卡似乎快有点成为习惯了,手已经放在门把手上了,一下子恍惚过来停住了,轻叹了口气,叫住了一个路过准备早饭的欧帕伦帕人,让他去叫醒旺卡。

  只到他膝盖的欧帕伦帕人一下子仿佛心领神会了什么,给他抛了个颜色,比了个OK的手势,又拍拍自己的胸脯。

  一旁的查理有些哭笑不得,对着这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也只能是点点头笑了。

  

  

  

  03

  查理在旺卡面前保持以往的样子,向他问好,谈谈今天的天气如何,就闭口不谈了。

  今天的旺卡先生的起床气好像延迟的久了一点,不要想大概也知道是被叫醒的方式有些过于特殊了。

  “昨天的约会怎么样?还不错吧,我都知道。”旺卡明明先问了一个问题,又自己接了起来,语气没有一点起伏,好像从一开始就是没想让人接话。

  

  

  

  未完待续:“先生,我想我也是时候要搬出去了”

H2.

  私心查旺👉👈拿咕咕鸡挡一挡 五雷轰顶预警(小查理成年惹🥺

  

  靠了怎么发不出去

  私心查旺👉👈拿咕咕鸡挡一挡 五雷轰顶预警(小查理成年惹🥺

  

  靠了怎么发不出去

H2.

  幼儿园涂鸦🥺有oc有一点点cp向很雷人 承受不了的no看👉👈私设小查理成年了(悄悄🥺

  p2是兔兔(看不出来好像

  关于俺每次都精准踩进冷坑 冻死了还没饭吃这件事👉👈可是他们明明那么好🥺

  不发东西我都忘了有个号了(悄悄)说白了就是懒(躺

  幼儿园涂鸦🥺有oc有一点点cp向很雷人 承受不了的no看👉👈私设小查理成年了(悄悄🥺

  p2是兔兔(看不出来好像

  关于俺每次都精准踩进冷坑 冻死了还没饭吃这件事👉👈可是他们明明那么好🥺

  不发东西我都忘了有个号了(悄悄)说白了就是懒(躺

离里三巷雨
小查理问:“都能吃吗?” 威利...

小查理问:“都能吃吗?”

威利旺卡:“当然,这个房间里的所有东西都能吃,我也能吃~”

印象太深刻了,忍不住摸了一个小查理长大后吃掉了旺卡先生( ͡°ᴥ ͡° ʋ)

总算得偿所愿了

嘿嘿嘿~

小查理问:“都能吃吗?”

威利旺卡:“当然,这个房间里的所有东西都能吃,我也能吃~”

印象太深刻了,忍不住摸了一个小查理长大后吃掉了旺卡先生( ͡°ᴥ ͡° ʋ)

总算得偿所愿了

嘿嘿嘿~

离里三巷雨
姿势有参考,莫名觉得合适哈哈哈...

姿势有参考,莫名觉得合适哈哈哈~

小查理和他富有童心的旺卡先生~

姿势有参考,莫名觉得合适哈哈哈~

小查理和他富有童心的旺卡先生~

水母要相信

【查旺】“把我送给全世界”

前情提要:剪头发~~~情人节谁在嘴硬?


(1)

“噗嗤”旺卡被突来的笑声吵醒,缓缓抬起眼眸,细长睫毛下露出鄙夷的表情。

“查理!我可算是你老师!不对!你的…”

“哈哈哈哈哈,对,对不起,不过我看你头发那么长了,剪了怪可惜的,就帮你扎了一下,挺可爱的!”

“可爱?emmm,那就扎一会吧,你喜欢我留长发啊?”旺卡从来没有被人用“可爱”形容过,语气的末尾微微上扬,如钩子般将人的心勾起。

查理呆滞了一下,随机开口道,“喜欢啊,先生你想出去溜达吗?”


迟来的答复,欲盖弥彰的掩饰在巧克力的浓香下被赋予暧昧的气味。


(2)

“先生你看着花好看吗”查理...

前情提要:剪头发~~~情人节谁在嘴硬?









(1)

“噗嗤”旺卡被突来的笑声吵醒,缓缓抬起眼眸,细长睫毛下露出鄙夷的表情。

“查理!我可算是你老师!不对!你的…”

“哈哈哈哈哈,对,对不起,不过我看你头发那么长了,剪了怪可惜的,就帮你扎了一下,挺可爱的!”

“可爱?emmm,那就扎一会吧,你喜欢我留长发啊?”旺卡从来没有被人用“可爱”形容过,语气的末尾微微上扬,如钩子般将人的心勾起。

查理呆滞了一下,随机开口道,“喜欢啊,先生你想出去溜达吗?”


迟来的答复,欲盖弥彰的掩饰在巧克力的浓香下被赋予暧昧的气味。


(2)

“先生你看着花好看吗”查理依旧带着孩子般稚气的语气,眼神中闪烁这光。

旺卡故作矜持地问“有巧克力色的吗,我就问问”

查理了解到旺卡只是喜欢向熟悉的人胡搅蛮缠,又担心别人接不上话,还给个梯子下,故意说:“有啊”随机拿出之前做的巧克力出来,是巧克力做的玫瑰。

“以前巧克力乐园里的东西不是都能直接吃的吗,但买的依旧是普通的巧克力,我就想着能不能做的仿真一点,好看好玩还好吃,一定会有很多人喜欢的!”

旺卡的眼前一亮,倒不是看着这长相略显笨拙的玫瑰巧克力,而是紧紧盯着查理。

心里好像有什么点着了似的,旺卡自诩是巧克力天才,但对于无用的巧克力,所有的商人只是为了谋利,真正投入到钻研巧克力的人却很少,查理不一样,他真的在用心投入。

旺卡抓住查理的手,低下头咬下巧克力的一片花瓣。

查理被这一举动微微震惊了一下,能感受到旺卡的手很冷,旺卡垂下的睫毛扑朔着,查理第一次发现原来有人的睫毛可以这么长。

旺卡快速放开查理的手,缠绕在查理指尖的长发一下子抽离,同时捎带走一点指尖的温度。

旺卡点头品尝道:“玫瑰的形状不够明显,可以用玫瑰花素点缀,前调一开始太苦了,不符合情人节的气氛,甜一点才好;但后调的带点苦,这样才会有回甘的滋味”

查理暗暗记下,回应着,“先生,您在情人节送过别人巧克力吗”

旺卡的眼睛半眯起来,略带戏谑地看着查理,微微抿起嘴,他似乎体会到了巧克力的回甘,回应道,“有哦,送给全世界~”


(3)

查理在情人节送给旺卡一顶新的礼帽,他没想到这成了从没收到过情人节礼物的旺卡的压力


旺卡躺着心里诊疗室的椅子上,对心理医生说,“你说查理为什么要在情人节送我帽子?是礼物还是情人节礼物?”

“我收到了,什么都不表示会不会不好?可我表示了会不会让他以为我误会了什么?不行,我是他…父亲…一样的存在啊,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是的,我应该准备点父亲应该准备的!对了,是情人节啊,小查理也已经多大了…”

旺卡记不住查理的年纪,因为所有人不管多大都还是孩子啊,但孩子一天一个样,和查理一样大的都已经有女朋友了,旺卡的思路不同寻常,他决定送给查理一个情人。

小矮人满意的比了一个ok,也满意地收到了这份便宜工作的报酬:可可豆!


未完待续:

“情人,你要送我…”查理眼睛睁的如核桃一样

旺卡很满意查理惊喜的反应,向他保证“你会满意的”

查理冷静后,走近俯下身,贴在旺卡耳边,咬牙切齿道,“我想我会的”

水母要相信

【查旺】“感觉有点不一样”

【查旺】“感觉有点不一样”

时间:查理17岁

地点:工厂的研发室

人物:查理,旺卡

“查理,你可以帮我剪头发吗”旺卡踩着皮鞋走来,故作轻松地问查理。

“诶,我吗?他们不是?”查理在忙着调制新口味的巧克力,忽的抬起头,宝石蓝的眼睛与旺卡四目相对。

“他们有事!对有点事!出差了!”在旺卡话音刚落,只听见瓶瓶罐罐被撞到的声音,“他在骗人”

查理看着旺卡心虚的样子,身子往前倾,离得更近了一点,“这样啊!当然可以啦,旺卡先生。”接着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可似乎是距离过于近了一点,旺卡先生有些不自在,冷白的脸上露出绯红。

“那太好了。对了,等会把你调的巧克力带过来让我尝尝你有没有进步,毕竟现...

【查旺】“感觉有点不一样”

时间:查理17岁

地点:工厂的研发室

人物:查理,旺卡

“查理,你可以帮我剪头发吗”旺卡踩着皮鞋走来,故作轻松地问查理。

“诶,我吗?他们不是?”查理在忙着调制新口味的巧克力,忽的抬起头,宝石蓝的眼睛与旺卡四目相对。

“他们有事!对有点事!出差了!”在旺卡话音刚落,只听见瓶瓶罐罐被撞到的声音,“他在骗人”

查理看着旺卡心虚的样子,身子往前倾,离得更近了一点,“这样啊!当然可以啦,旺卡先生。”接着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可似乎是距离过于近了一点,旺卡先生有些不自在,冷白的脸上露出绯红。

“那太好了。对了,等会把你调的巧克力带过来让我尝尝你有没有进步,毕竟现在的人除了纯正的巧克力外变得越来越喜新厌旧了,现在又出来郁金香口味的你知道吗,我想你知道的,可你也会觉得那味道很难吃吧,好了,我很期待你做的。”旺卡说了一大堆后迅速逃离,生怕多呆一秒就会露馅。

“他还是这样啊,一紧张就走极端,不是一句话都说不出就是一下子说的又多又快。”查理轻叹了一下,可为什么要让我帮他理发呢?


时间:理发啦

地点:工厂的理发室(旺卡的卧室:其实只是因为这一层都是旺卡住的地方,理发室只是一个小隔间)

“咚咚咚”查理拿着包好的巧克力,敲着木门,这一层比其他地方的灯光暗很多,相比高科技的玻璃门,这里保留着可可树的醇香。

“请进!”木门自动打开了,旺卡坐在镜子前没动一下。

“先生,这是我做的,请您指教。”查理把巧克力交给旺卡。

“查理今天是几号?”

“情人节,先生,所以最近几天的销量很高!”查理如实回答,但旺卡低下了头,安静了几秒,只听他用低沉的声音,“你帮我剪头发吧”

“先生,请问剪多短,我第一次剪发,也许剪不太好”边说查理顺手捋了一下旺卡耳边的长发,“是好久没见先生剪过了,都卡及腰了”

旺卡很少与人有肢体接触,所以十分敏感,低闷的哼了一下,就到你手拿着的长度吧

查理瞥见旺卡红透了的耳匡,没多说什么。

查理用手扶起旺卡低下的头,与镜子中旺卡的眼睛相触,用手比划了一下,“先生到这里吧”

旺卡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和查理,查理好像长大了,不再是以前那个小不点了,“好像有点不一样了”

“先生,哪里不对吗”查理俯身询问,鼻息间的热气扑向旺卡。

“就这样剪吧,我有点累了,睡会。”


咸鱼麻绳今天沒更

和大家分享在推上fo的三位畫旺卡的老師,查旺/夢向也都有。刷了半個小時的我覺得幸福來得太突然,怕是以後沒有這種好事了😭😭

和大家分享在推上fo的三位畫旺卡的老師,查旺/夢向也都有。刷了半個小時的我覺得幸福來得太突然,怕是以後沒有這種好事了😭😭

磕死谁了

俺来求文了!

想要甜甜日常w

好香好香的cp虽然冷呜呜呜

想要甜甜日常w

好香好香的cp虽然冷呜呜呜

麻雀请吻我.

我认为我这个想法不说出来会憋死

如果,我说如果啊()在未来的某一年轮到了伦敦办奥运会,我觉得它也可以做一个和咱们中国的《我们的冬奥》差不多的宣传片👀把那些老经典全搬上去

开场是哈利和罗恩赫敏小天狼星卢平唐克斯等人骑着扫帚飞越伦敦,路过大本钟时偶遇站在分针上的彼得温迪约翰和麦克尔。然后哈利他们掠过公园里的一棵树时树洞里钻出爱丽丝和疯帽子。然后镜头转到公园旁边的公路上驶过的宾利车,里面坐着克劳利和亚茨拉菲尔。汽车驶过后在路边长椅上坐着的查理又收到一张金劵只不过上面印着奥运会的标志,然后查理很兴奋的把金劵给旁边的威利旺卡看,旺卡很宠溺的回望查理然后笑着摸摸他的头。然后镜头再转到对面的公寓楼,福尔摩斯和华生正走出221b的大门,...

如果,我说如果啊()在未来的某一年轮到了伦敦办奥运会,我觉得它也可以做一个和咱们中国的《我们的冬奥》差不多的宣传片👀把那些老经典全搬上去

开场是哈利和罗恩赫敏小天狼星卢平唐克斯等人骑着扫帚飞越伦敦,路过大本钟时偶遇站在分针上的彼得温迪约翰和麦克尔。然后哈利他们掠过公园里的一棵树时树洞里钻出爱丽丝和疯帽子。然后镜头转到公园旁边的公路上驶过的宾利车,里面坐着克劳利和亚茨拉菲尔。汽车驶过后在路边长椅上坐着的查理又收到一张金劵只不过上面印着奥运会的标志,然后查理很兴奋的把金劵给旁边的威利旺卡看,旺卡很宠溺的回望查理然后笑着摸摸他的头。然后镜头再转到对面的公寓楼,福尔摩斯和华生正走出221b的大门,221b旁边塔迪斯出现,九叔和rose打开门从里面走出来还手拉着手顺便和哈利等人打个招呼()然后哈利他们刚刚经过的夜空中出现了又一次挟持飞马车从纽蒙迦德越狱的GG,马车窗外飞过一只猫头鹰一路飞到霍格沃茨把登着“黑魔王再次越狱”头条的报纸扔给校长室里正在逗福克斯的AD,最后画面从校长室窗户退出去转到城堡上空,出现奥运会的标志,然后宣传片就可以结束啦👀

然后我:🤤🤤🤤🤤🤤🤤🤤🤤🤤🤤🤤😍😍😍😍😍😍😍😍😍😍

谢谢🙏已经脑出我在电视前又哭又笑的鬼样子了

傻瓜夹心

【授翻】【查旺】A Good Thing

标题:A Good Thing

原作:查理和巧克力工厂(2005)

作者:mokuyoubi

译者:傻瓜夹心 

配对:Charlie Bucket/Willy Wonka

等级:M(ature)

摘要“我在考虑着,”查理在旺卡耳边低声说,呼吸带动对方的发丝拂过脸颊,惹得旺卡顺着脊背打了个寒颤。他固执地保持沉默,静静等待着,并歪了下脑袋表示他的好奇。查理的手轻轻搭在旺卡的腰上,而旺卡只希望电梯能开得再快点儿,最好马上就到这儿,否则他不确定他们还能不能回到卧室。“要扩张。”

“扩张,”旺卡重复着,头歪得更低了,头发披散在肩上,露出了...

标题:A Good Thing

原作:查理和巧克力工厂(2005)

作者:mokuyoubi

译者:傻瓜夹心 

配对:Charlie Bucket/Willy Wonka

等级:M(ature)

摘要“我在考虑着,”查理在旺卡耳边低声说,呼吸带动对方的发丝拂过脸颊,惹得旺卡顺着脊背打了个寒颤。他固执地保持沉默,静静等待着,并歪了下脑袋表示他的好奇。查理的手轻轻搭在旺卡的腰上,而旺卡只希望电梯能开得再快点儿,最好马上就到这儿,否则他不确定他们还能不能回到卧室。“要扩张。”

“扩张,”旺卡重复着,头歪得更低了,头发披散在肩上,露出了脖子,他希望查理能察觉到他的暗示,“扩张工厂吗?”他问道,但其实并没把心思放在这场谈话上。(下略)

其实就是为了稿皇找借口!

备注:这是另一篇我终于从lj搬过来的巨古早的文。还会有更多!

虽然没有明确说明查理的年龄,但这篇文里他已经成年了喔。

译者的话:是谁刚看了摘要就被瑟到了?哦,原来是我啊,那没事了,哈哈哈哈哈。查旺真香!这篇的旺卡很诱嗷,希望大家看得开心~新年快乐🎉🎉~!




真的每次发文都要跟审核大战数个小时hhh

考了,放过我吧lof大美女

#全文走随缘或者wb【口水带王】#




“现在,关于你的想法,”旺卡说着,气都还没喘匀。

 

查理笑出了声,呼吸喷洒在旺卡喉间,“怎么说?”

 

“我相信它肯定有它的价值,”他听到查理的胸腔里发出低沉的声音,“但恐怕在推进这个项目之前,我还需要更多的实践经验。”

 

“哦?”查理的声音稍微有些紧绷。

 

“嗯...”旺卡哼哼着。

 

“你太难满足了。”查理嘀咕道。

 

“查理,”旺卡用一种权威的口吻说,“如果说我在做糖果商的这些年里学到了什么的话,那就是,好事不嫌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