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查理和巧克力工厂

26913浏览    258参与
Psycho_UG
想整那种,刚创业妹多久的十七八...

想整那种,刚创业妹多久的十七八靓仔【。


整一半发现不太会整,sai关闭

还挺ooc的哈(-ι_- )

想整那种,刚创业妹多久的十七八靓仔【。


整一半发现不太会整,sai关闭

还挺ooc的哈(-ι_- )

厚厚实实过冬
要被打/我为什么会想出这种东西...

要被打/我为什么会想出这种东西,草生

要被打/我为什么会想出这种东西,草生

九 · 歌

食人族身份认证通过,我要流口水了。💪💪💪


旺卡:这里所有的东西都能吃,甚至连我都能吃。(疯狂暗示!!!)

查理:哦⊙∀⊙!,连旺卡先生也能吃吗?

旺卡:当然可以,超美味,而且还好看。(自我评价满分!!)

查理:(咽口水声——)

旺卡:尽情享受吧。

查理:(继续咽口水——)

旺卡:啧。吃吃看,快点!!(臭小子gkd)

查理:(嗷呜~)好好吃!!(憨笑ing)


注:这不是查旺,这是宠妻日常,虽然内容有点像吧~但我只吃旺查,旺查,旺查!!!(别在评论区ky)


食人族身份认证通过,我要流口水了。💪💪💪


旺卡:这里所有的东西都能吃,甚至连我都能吃。(疯狂暗示!!!)

查理:哦⊙∀⊙!,连旺卡先生也能吃吗?

旺卡:当然可以,超美味,而且还好看。(自我评价满分!!)

查理:(咽口水声——)

旺卡:尽情享受吧。

查理:(继续咽口水——)

旺卡:啧。吃吃看,快点!!(臭小子gkd)

查理:(嗷呜~)好好吃!!(憨笑ing)


注:这不是查旺,这是宠妻日常,虽然内容有点像吧~但我只吃旺查,旺查,旺查!!!(别在评论区ky)



Ruer -瑞雪
请问您要一只可可爱爱的尼德普嘛...

请问您要一只可可爱爱的尼德普嘛?

请问您要一只可可爱爱的尼德普嘛?

厚厚实实过冬

【查旺】 My Candy Boy

还是@淡淡云影映鹿晓 写的!


“旺卡先生想过有一个另一半吗?”一个来自南极的小精灵是这么问的。

“想过,但是没有找到。”旺卡先生看了眼她,说:“毕竟没有哪个姑娘会愿意找一个疯癫癫的人吧。”

小精灵顿了顿,问道:“那旺卡先生希望您的另一半是什么样子?”

旺卡先生下意识的看向了门口,看见那人不在后,回答道:“像厂里那样吧,能包容我的疯狂,也愿意为了我而疯狂。”

小精灵睁大了她那双蓝宝石一般的眼睛,小心翼翼的问:“那若是查理先生是您的另一半呢?”

旺卡先生听完此活,突然放声大笑,随后回头看着小精灵的眼睛,说:“我们两个,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听到此话,查理握紧...

还是@淡淡云影映鹿晓 写的!





“旺卡先生想过有一个另一半吗?”一个来自南极的小精灵是这么问的。

“想过,但是没有找到。”旺卡先生看了眼她,说:“毕竟没有哪个姑娘会愿意找一个疯癫癫的人吧。”

小精灵顿了顿,问道:“那旺卡先生希望您的另一半是什么样子?”

旺卡先生下意识的看向了门口,看见那人不在后,回答道:“像厂里那样吧,能包容我的疯狂,也愿意为了我而疯狂。”

小精灵睁大了她那双蓝宝石一般的眼睛,小心翼翼的问:“那若是查理先生是您的另一半呢?”

旺卡先生听完此活,突然放声大笑,随后回头看着小精灵的眼睛,说:“我们两个,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听到此话,查理握紧了手中的录音笔。

不可能是吗?

好一个不可能。

小精灵明显感到了无趣,便走开了。

看到小精灵的背影完全离去后,查理才走出来。

“哦,查理你怎么来了?”

“你说,我们不可能在一起?”

旺卡笑容渐渐消失,看着查理:“我们不可能在一起。”

“为什么?”查理青筋暴起,质问道:“有情人不是终成眷属吗?”

“英国,还没有同性恋合法呢。”他缓缓的说出这句话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眉头也皱在了一起。

“没关系,我可以等。”

“哦,我的小查理。你可以等,但我不可以,我不希望你因为我而毁了你的后半生。我之所以会选你,所以我没有继承人。我不希望这样的错误再次出现。”

“为什么?为什么我就必须去找那个属于我的女生呢?你刚才也说了,我可以包容你的疯狂,你也可以包容我的错误,那为什么我们俩不可以?”查理质问道。

“Mycandyboy,Stop。”

“我当然可以等呢。”

“我也是。”

2034年12月26日

英国政府宣布同性恋合法。

多好。

查理带了一顶帽子,走在工厂门口。

“是在这里吧?”

他走到当初捡到钱的地方。

英国的雪很轻,也很厚。

他用手扒了扒,找到了一封信。

上面没有写收件人,也没有写寄件人。

只在信封上画了一个糖果的标志。

信中是这么写的:

     Mycandyboy:

很高兴能跟你来信,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不在了。

你每天蹲在这工厂门口,似乎喜欢巧克力呢。

但出于私心,我想把你留下来。

而且我相信你一定能成为我的继承人。

                                Mr  candy

“知道我的别有用心了吧?小查理。”

“但是先生,你应该把继承人改成恋人。”

索马里嗷嗷

【查旺】你会亲吻我吗

文不对题且ooc

有丶意识流 

三刷电影快打产物。(我就是馋他身子。我还能怎么办 555

-


你会亲吻我吗?
巧克力工厂的所有者,威利·旺卡先生面色诡异地对着一块巧克力问。
噢,当然,没有人能拒绝巧克力……糖果,甜丝丝,轻飘飘,每一样都勾人心弦。
他很少说正经的,诚恳的话。提词卡成了必不可少之物。查理为他写了很多张,即便如此,他也多次在他人面前忘词到尴尬。
那个男孩,他英俊,碧色的眼像点翠,让威利·旺卡想起一种玻璃糖。查理的头发长了,有些打卷,淡金色像旺卡工厂新出的金丝棉花糖。
威利·旺卡拉了第二百三十一次衣摆,做了第五百七十六次自以...

文不对题且ooc

有丶意识流 

三刷电影快打产物。(我就是馋他身子。我还能怎么办 555

-


你会亲吻我吗?
巧克力工厂的所有者,威利·旺卡先生面色诡异地对着一块巧克力问。
噢,当然,没有人能拒绝巧克力……糖果,甜丝丝,轻飘飘,每一样都勾人心弦。
他很少说正经的,诚恳的话。提词卡成了必不可少之物。查理为他写了很多张,即便如此,他也多次在他人面前忘词到尴尬。
那个男孩,他英俊,碧色的眼像点翠,让威利·旺卡想起一种玻璃糖。查理的头发长了,有些打卷,淡金色像旺卡工厂新出的金丝棉花糖。
威利·旺卡拉了第二百三十一次衣摆,做了第五百七十六次自以为没有发生的小动作。而查理仍在写作业。
该死,十七岁的男孩都这样吗?写不完的paper。威利·旺卡换了许多个姿势,最后他不耐烦地靠在椅背上,翘着二郎腿,大胆道,“不如将他们扔进焚化炉。”
嘿查理,你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吗?丢进焚化炉里……
男孩稍稍抬起了头,笔尖在纸上点下一个黑黑的小圆点。
“旺卡,你忘了,今天不是星期二。”
噢,好吧,好吧。不是星期二,糟糕透了。
这幼稚的男人懊恼地嘀咕着,并咬起自己的指尖,不知在思考什么。
几年以前,查理就不再叫他“先生”了。
有多久之前呢?那大概是查理14岁生日的前后。他是一个温柔又机灵的男孩,在旺卡送他新的巧克力时,才发现他已经长得要和自己一样高了。
谢谢你,或许我可以拥抱你一下?
查理在变声期,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那时他们相处了好几年的时光,熟悉得就像可可豆和巧克力那样。威利·旺卡答应了这个请求。
这个男孩,他的胸膛是瘦削的,但是很笃定。像一块原味巧克力软糖。平淡无奇和欲罢不能的结合体。
威利·旺卡从很年轻的时候开始制造巧克力,岁月好像对他格外宽容,刻刀从他脸上缓缓滑过,舍不得划出哪怕一道浅淡的痕迹。
谢谢你,旺卡。
查理很爱对他说谢谢。威利·旺卡不知陷在哪儿,其实并没有在听,更没有反应过来。
查理不再唤他“旺卡先生”。
他知道,查理是可靠的继承人,是机灵的创作者,也稍稍略有耳闻,查理是学校里的人气人物。
“你为什么要做那么多作业?我不明白,奥帕伦帕人可以帮你搞定一切。呃,除了糖果以外的那些糟糕事情。”
他心情有些不好。同查理的来往让他有了一点点理智的头脑,以用作想一些主意来满足自己除了巧克力外的需求。
比如说……查理·巴克特。
这个男孩仍在验算一个式子,而伸出一只手摊在桌面上。
不要着急,旺卡,我马上就好了。
他的变声期渡过得很平稳,因此声音柔软,像一流开心牛奶巧克力软糖。
噢。奇思妙想的巧克力制造商怪叫了一声,在皮椅里挪了挪,仍有些不满地抱怨。
快一些,我等不及了。
为了这个还要上学的男孩,威利·旺卡甚至生产过巧克力墨水——想想看吧,你写完了一份满分的作业,现在你可以把你的字吃下去。当然要佐以旺卡巧克力钢笔。
那是查理十六岁的一份生日贺礼之一,提前了一个月便送到他手里。另一份礼物是威利·旺卡先生本人,是一不小心落到查理手里的。
不可以,轻一些……真主啊!查理,你简直——你简直——
他说不下去了,巧克力浆和奶油奶酪,如果他闭上眼,他会感觉自己身体内部开始流淌,而那个男孩,温暖,坚定,身上有可可豆的香味,似乎还有一点肥皂的清爽。
他果然是一片巧克力软糖,是威利·旺卡多年来最中意的那款。
好吧,我写完了。你在着急什么?旺卡?
查理夹好那张轻飘飘的纸,放进书袋。
我想做一块夹心巧克力。威利·旺卡严肃地说。
要打泡奶油,香喷喷乳酪,麦芽的碎屑。巧克力浆也必不可少。
男孩站起身来。他已经比旺卡还要高了,虽然不多。查理伸了伸懒腰,绕过桌子,俯身亲吻这为巧克力着了魔的旺卡先生。
浓缩红丝绒蛋糕太妃糖。他浅尝辄止,节制而不贪食。
“没有问题,你想要怎么做呢?”
“你以为你能问倒我?”威利·旺卡神气十足,“可我已经想好了答案。查理,听好了,我要你来做。”
好吧。查理耸了耸肩,我们是不是应该去夹心车间?
车间?不不不,那里的奥帕伦帕人实在太多了。旺卡这样思揣着,他攥着手杖,要自己起身。近几年来他最大的变化是没有变化,查理像一个灵感喷泉,理发日想要寻找到一根白发,唔,那的确是个难题。
未来的厂主是个绅士,他身着休闲服,负着手,并不打扰威利·旺卡突如其来的神游。直到对方重新注意到场合。
“噢,well,我有一个绝妙的主意。”他扬了扬下巴,得意洋洋道,“跟我来,去一个新的车间。”
-
查理·巴格特一直笃定一件事:威利·旺卡每一次有好点子的时候都会让他感到愉悦。
不管是覆盆子风筝,还是冰淇淋夹心巧克力橘子酒,他常常情不自已,这时他不是很绅士,甚至看起来有些焦急过头。
威利·旺卡,他奇妙的人生中必不可少的这位先生,有时是个迟钝的人。表现在当查理微微低头要亲吻他时,他才反应过来,这距离实在太近了。
还有许多奥帕伦帕人。
好在这个吻是他最熟悉的味道,一点点坚果仁的香气,巧克力的丝滑,糖果的甜蜜。
查理走进这个“车间”,准确来说,这像个……储物室。
“很大,但不太像可以做巧克力的地方。”
他摊摊手,看向前方转过身来的威利·旺卡。
而这位漂亮的男人,他狡黠一笑,你说的没错,但是它的确可以。跟我来,我带你看。
这是不同味道的奶油,嗯……但是建议你不要用柠檬薄荷味的,凉飕飕的!噢天啊,那简直令人害怕。
威利·旺卡夸张地抖了一抖,将那瓶奶油又放了回去,他的手杖在地面上叩出高昂的响声。
也可以看看这个,查理,你喜不喜欢这样的?我新研发的巧克力,拿一块放在手心,或者随便哪里接触皮肤的地方,然后它会自己化掉,这样你就可以收获巧克力酱!
查理扫过一瓶瓶一罐罐奇特的新产品,最后望向仍摆着姿势的旺卡先生。
男孩面上的表情变成了夜晚的湖泊,查理走上前去,不容抗拒地环住威利·旺卡的腰。
“威利,”他用气音说,“按你说的,我们先用奶油,然后放上巧克力。”
当然是最受人欢迎的草莓味夹心巧克力,蓬松的奶油滑下,粉红的巧克力在亲吻间隙软成糖浆。
-
这是一项特殊成就,是他吃过的最美味的糖果。
威利·旺卡背靠光滑的墙壁,接受了新的一个亲吻,奶酪冰淇淋,焦糖裹着草莓。
他在颤抖,双腿紧紧箍住查理的腰。
“慢一些,慢一些……查理,你……”
无人可以拒绝红丝绒蛋糕,查理尤甚。他衔住柔软的云,偷走窸窸窣窣的呻吟声。
他微微侧过脸,喘着气,小声无奈道,你知道的,巧克力和奶油这样使用,对身体不好。
这个惊慌失措,几近哭泣的男人显然没有听进去。他的人生极大一部分都是巧克力,恐怕没有办法让他和它们分开。
查理从小就喜欢旺卡巧克力,实际上,没有一个小孩不喜欢这些巧克力。
但正如他所言,巧克力并没法换来全部。
威利·旺卡软着腰伏在床上,陷进松软的被褥里。迷迷糊糊间唤道,查理?
我要去学校了,威利,现在还早,你可以再睡会儿。
那男孩已经穿好了制服,在背上双肩包前掀开被子亲吻了旺卡的额头。

-end-

想见ta_
【查理和巧克力工厂】 我认为这...

【查理和巧克力工厂】


我认为这完全就是一部特别好的家庭教育影片~适合家长和孩子一起观看~


里面的几个小孩有着这样或那样的毛病,太过娇纵,太过傲慢,没有礼貌。不光是小孩自己的原因更大程度上是因为父母的溺爱与放纵。


查理很有孝心,很喜欢和家人待在一起。这是一个很值得推崇的美德。有人说查理太懂事了,好喜欢。可我看到的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很喜欢查理的父母以及四个老人。没有因为家里贫穷而磨灭孩子的天真与梦想,鼓励查理去做他想做的事情,一家人很其乐融融,特别是爷爷👴🏻仍然有一颗童心,真好😇还有查理的爸爸,这是我看评论才知道的,查理爸爸在被辞退之后,一直都有看一本红色的...

【查理和巧克力工厂】


我认为这完全就是一部特别好的家庭教育影片~适合家长和孩子一起观看~


里面的几个小孩有着这样或那样的毛病,太过娇纵,太过傲慢,没有礼貌。不光是小孩自己的原因更大程度上是因为父母的溺爱与放纵。


查理很有孝心,很喜欢和家人待在一起。这是一个很值得推崇的美德。有人说查理太懂事了,好喜欢。可我看到的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很喜欢查理的父母以及四个老人。没有因为家里贫穷而磨灭孩子的天真与梦想,鼓励查理去做他想做的事情,一家人很其乐融融,特别是爷爷👴🏻仍然有一颗童心,真好😇还有查理的爸爸,这是我看评论才知道的,查理爸爸在被辞退之后,一直都有看一本红色的书,类似于机械修理的,就是那本书帮助爸爸最后找到了修理机器的工作。看到的时候我还蛮震惊的,敬佩与爸爸那份没有被打垮,仍然上进的那股劲!

厚厚实实过冬
原著的画风太魔性了哈哈哈哈哈哈...

原著的画风太魔性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原著的画风太魔性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厚厚实实过冬

【查旺】我们终将分离 一

先声明一下哈,文不是我写的,是一位群里的太太@淡淡云影映鹿晓 ,她发不了,我代她发。好了,请欣赏。


当他们带走查理时,旺卡绝望了。

他依旧记得他走的是微笑着对他说:“旺卡先生,外面很危险,请你不要出来。答应查理好吗?查理一定会平安回来。”

旺卡强扯出一个笑脸,嗓子里蹦出一个字:“好。”

英国的疫情越来越严重了。

严重到确认诊断人数已经破万,死亡人数超过2000。

依旧没有查理的消息。

旺卡先生都快疯了。

“这里一定会没事,你一定要活着。”旺卡先生每天都在这样告诉自己。

直到医院把死亡通知单交到他的手中。...


先声明一下哈,文不是我写的,是一位群里的太太@淡淡云影映鹿晓 ,她发不了,我代她发。好了,请欣赏。



当他们带走查理时,旺卡绝望了。

他依旧记得他走的是微笑着对他说:“旺卡先生,外面很危险,请你不要出来。答应查理好吗?查理一定会平安回来。”

旺卡强扯出一个笑脸,嗓子里蹦出一个字:“好。”

英国的疫情越来越严重了。

严重到确认诊断人数已经破万,死亡人数超过2000。

依旧没有查理的消息。

旺卡先生都快疯了。

“这里一定会没事,你一定要活着。”旺卡先生每天都在这样告诉自己。

直到医院把死亡通知单交到他的手中。

                       查理

                 确认已死亡。

                 请家属签字。

                        签字处:

旺卡先生不相信:“这是真的吗?查理他。。。。。死了?”

看到医生点头后,突然发疯似的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查理你这个负心汉,居然背着我先走,看来工厂不能交给你这样的人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医生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那可真是个怪人。”医生喃喃自语。

“这是梦吗?”

旺卡问着自己。

“如果是梦,请让这个一直下去。”

他看了看枕边空无一物。苦笑道:“因为这个梦,是真的。”

My name is Teprita

又看到以前的帖子了…拿来归个类

p1威利旺卡

p2爱德华

p3唐璜德玛科

p4第九道门

p5德普和麻雀的对比

p6杰克麻雀

p7-8踩到香蕉皮被Lovett太太接住的Todd先生

p9Todd复仇的椅子

p10小萨姆

又看到以前的帖子了…拿来归个类

p1威利旺卡

p2爱德华

p3唐璜德玛科

p4第九道门

p5德普和麻雀的对比

p6杰克麻雀

p7-8踩到香蕉皮被Lovett太太接住的Todd先生

p9Todd复仇的椅子

p10小萨姆

九 · 歌

我喜欢山河湖海,也喜欢璀璨星辰,更喜欢你。

🌱🌱🌱🌱

我喜欢山河湖海,也喜欢璀璨星辰,更喜欢你。

🌱🌱🌱🌱

九 · 歌

今天也是Mr.Wonka的大头贴啊,这个行走的表情包。

每一帧都像个小憨憨!

(画质太模糊了π_π,猛女落泪!!)

By the way,我太爱这个滤镜了。

🌱🌱🌱🌱

今天也是Mr.Wonka的大头贴啊,这个行走的表情包。

每一帧都像个小憨憨!

(画质太模糊了π_π,猛女落泪!!)

By the way,我太爱这个滤镜了。

🌱🌱🌱🌱

八个格子。

就算失去记忆,也能再一见钟情

【番外3 爱丽丝×威利旺卡】3

“早上好,爱丽丝!”

“早上好,巴克特夫人!”

昨晚的一觉睡得好香,爱丽丝早上醒来觉得身体轻松了不少。她跟四位老人打过招呼便走到巴克特夫人身边。“我又来晚了吗?”

“没有!”巴克特夫人一边说着一边将食物摆在桌子上,然后在床上给四位老人摆好了一个小桌子,也在上面盛好了四个人的餐食,“我们也没吃呢!”

一切都准备好了,巴克特夫人也坐下来准备吃早饭。爱丽丝四周看了看,问道:“今天周末啊,巴克特先生和查理呢?威利也不来吃了吗?”

“哦,旺卡先生今天好像有什么事情,一大早就出门了。查理的学校今天有活动,他和爸爸一起去学校了!”巴克特夫人解释道。...

【番外3 爱丽丝×威利旺卡】3

“早上好,爱丽丝!”

“早上好,巴克特夫人!”

昨晚的一觉睡得好香,爱丽丝早上醒来觉得身体轻松了不少。她跟四位老人打过招呼便走到巴克特夫人身边。“我又来晚了吗?”

“没有!”巴克特夫人一边说着一边将食物摆在桌子上,然后在床上给四位老人摆好了一个小桌子,也在上面盛好了四个人的餐食,“我们也没吃呢!”

一切都准备好了,巴克特夫人也坐下来准备吃早饭。爱丽丝四周看了看,问道:“今天周末啊,巴克特先生和查理呢?威利也不来吃了吗?”

“哦,旺卡先生今天好像有什么事情,一大早就出门了。查理的学校今天有活动,他和爸爸一起去学校了!”巴克特夫人解释道。

爱丽丝勉强的笑了笑,低下了头说:“这样啊、、、他最近什么都不跟我说了、、、”

“别多心了,一会有事吗?”巴克特夫人似是转移话题的问道。

爱丽丝摇了摇头,说:“没有,今天我也没什么工作可以做。”

巴克特夫人笑道:“那一会吃完饭陪我出去一趟吧!”

“哦,好!”爱丽丝答应道,“要买什么东西吗?”

巴克特笑了笑,并没有回答。

吃过饭,爱丽丝想帮巴克特夫人收拾一下,可是巴克特夫人说让爱丽丝去换衣服,将她推了出去。爱丽丝回到房间,她想起昨天旺卡让她挑选衣服的事,便从门后拿下昨天挂在上面的衣服。

昨天爱丽丝左想右想,也不知道拿什么衣服好,也不知道有什么用,大概就是出门买些东西,干嘛非要提前准备衣服呢!不过旺卡让她准备,她只好挑出一套,选来选去,最后拿出那套前一阵旺卡送给她的大衣。

爱丽丝换好衣服便回到了查理的家,她看到巴克特夫人的时候有点惊讶,她似乎是特意打扮了一下,看起来和平时不太一样。

“哦,你回来了!”巴克特夫人看到爱丽丝,便招呼她过来,“衣服真漂亮,过来让我仔细瞧瞧!”

爱丽丝一边向巴克特夫人走过去,一边说:“嗯,之前旺卡买给我的,没来得及穿。”

巴克特夫人按着爱丽丝的肩膀,让她坐到椅子上。“我看看、、、这件衣服把头发盘起来更好看!”巴克特夫人似乎特别喜欢爱丽丝的头发,总是帮她做各种发型。这一点总是让爱丽丝觉得好笑又无奈,不过不管怎么说,既然是自己带她来的,她喜欢爱丽丝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不一会的工夫,巴克特夫人就帮爱丽丝盘好了头发。“好啦!”

爱丽丝转过身面向巴克特夫人,让巴克特夫人可以好好的看着她。这时约瑟芬奶奶叫道:“孩子,过来一点,让我们也瞧瞧你!”

爱丽丝微笑着走到四位老人身边,不好意思的扯了扯自己的衣襟。

“哦,孩子,你很漂亮!”乔治娜外婆惊呼道。

乔治外公也点头说:“真遗憾我们不能跟你一起去。”

爱丽丝笑道:“你们想要什么,我可以帮你们带回来?”

“孩子,我们想要的已经在开始在发生了!”约瑟芬爷爷说,“玩得开心点!”

爱丽丝微微有些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也许是他们太久没有出过屋子了吧。这样想着,爱丽丝便笑着答应道:“好!”

可能是因为周末的原因,路上的人很多。爱丽丝在旺卡留下的旧的玻璃电梯里向下面望着,觉得有这个电梯真是方便。

“巴克特夫人,我们去哪里啊?”爱丽丝问道。

“一会你就知道啦!”

电梯经过诺亚广场的上空,爱丽丝看到喷泉前面聚集了很多人,中间似乎放着一个很大的红色的东西。

“巴克特夫人你看!那发生了什么?”爱丽丝指着人群叫道。

“想过去看看吗?”

“好啊,我们过去看看!”

就这样,电梯被停在喷泉旁边。爱丽丝从电梯里出来,大家似乎都是在看着中间那个巨大的东西。爱丽丝挤进喧闹的人群,费力的走到最前面,可是那里放了隔离带,爱丽丝只好停在那里,这时爱丽丝发现原来红色只是它外面盖着的绒布。

爱丽丝仔细的观察着那个巨大的物体,她总觉看着那个外轮廓好像旺卡新订制的移动电梯,可是没道理啊,他把电梯放这里干什么?

爱丽丝正迷惑着,跟其他的人一样想知道这个放在广场上的庞大物体到底是什么,这时巴克特夫人也挤了进来。她看了看爱丽丝,然后掀起隔离带,径直走了过去。

人群更加沸腾,爱丽丝也叫道:“巴克特夫人!”

巴克特夫人走到那个物体旁边,然后向爱丽丝摆摆手,示意爱丽丝也过来。爱丽丝左右看看,最后无奈走了进去。她走到巴克特夫人的旁边,瞄着外面正议论纷纷的人小声的对巴克特夫人说:“外面围了隔离带,我们不应该擅自进来的!”

“你难道不想看看这里面的东西吗?”巴克特夫人说道。

爱丽丝顿了一下,然后无奈的说道:“可是、、、这不是我们的东西、、、”

“那如果我说是为你准备的呢?”

熟悉的声音突然从背后响起,爱丽丝惊奇的转身。“旺卡!”

旺卡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爱丽丝的背后,他眨着蓝色的大眼睛,表情略显别扭的看着爱丽丝。许是在外面呆的久了,他的脸颊红红的。人群中有人认出了旺卡,大声的叫着:“嘿!他是威利·旺卡!”

现场变得更加混乱了,旺卡回身吱着牙,大笑着跟那个人挥着手,好像很开心。他又转过来看着爱丽丝,说道:“去吧,去拿下那块红布,看看里面是什么!”

爱丽丝的心砰砰砰快要跳出来,她缓缓地抬手抓住了红布。回头看了看旺卡,他笑着对爱丽丝点点头,并挥手催促她快点。巴克特夫人也笑着看爱丽丝,爱丽丝顿了顿,一下把红布拉了下来。

“哦!”

人群中发出小小的惊呼,然后就有人开始用手机拍照,有的人甚至想钻到里面来,不过旺卡和巴克特夫人及时阻止了那些人。

不过此时此刻,爱丽丝已经无暇顾忌那些了,她已经愣在那里了。她正目不转睛的盯着红布之下的巨大的移动电梯,不过那并不是重点,重点是移动电梯里,巨大的巧克力色双人雕像,事实上,那好像就是巧克力。

那是一个带着礼帽的男人怀抱着一个身穿礼服的女人,爱丽丝颤抖着双手扶在电梯的透明墙壁上,仔细的看着里面的雕像,她慢慢的认出了那两个人,毫无疑问,那是旺卡和爱丽丝。过爱丽丝注意到自己的那座雕像的头上带着好像是花环的东西,她心猛的一跳。再仔细看那座雕像身上的衣服,竟然是疯帽子送给自己的那件裙子!

爱丽丝猛地转过身,而旺卡就站在她的身后,他好像知道爱丽丝心里所想。

“你、、、”爱丽丝的呼吸有些急促。

“是啊,我都记起来了。”旺卡看着她轻柔的说道。

爱丽丝深吸了一口气,控制了一下自己的眼泪。她故意轻巧的笑起来,看着旺卡笑道:“你就是为了这个把自己关了那么久?”

“没错。”旺卡并不掩饰,扬起了眉毛,“不过这不是我一个人完成的,你也有参与啊。”

“我?”爱丽丝迷惑的指了指自己。

旺卡笑着打开了移动电梯的门,一瞬间巧克力的香味扑鼻而来。旺卡拉着爱丽丝进到电梯里面,指着雕像说道:“你仔细看这上面!”

爱丽丝低头仔细的看着雕像,上面覆盖着薄薄的一层晶莹剔透的硬膜。“那是用石头糖做的,记得吗?是你帮我买回来的!”旺卡解释道。

爱丽丝起身看着旺卡,心里有太多的问题想问,可是竟然都不知道应该先问什么。

“啊,对了,还有这个!”旺卡叫着从大衣的兜里掏出一个小盒子递给了爱丽丝。

爱丽丝并没有多问,直接打开了盒子,依然是巧克力,不过那不是普通的巧克力,那是一顶帽子形状的巧克力,那是疯帽子的帽子。

“尝尝看!”旺卡说道。

“可是、、、”爱丽丝看着那块巧克力,无论是外形还是颜色都和她记忆中的一模一样,就连上面的羽毛都做的那么精致,爱丽丝实在不舍得放进嘴里。

容不得爱丽丝说舍不得,旺卡抓起了巧克力就塞进爱丽丝的嘴里。他说:“你知道我为什么在雕像上加石头糖汁吗?因为那样巧克力就更加不易融化了!不过就算是融化了也没关系,因为我还可以再做,就像这个巧克力,只要你想要,我都可以做给你!”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嘴里含着巧克力的原因,爱丽丝只是看着旺卡,却没有说话。旺卡看到她的眼角闪着微光,便伸手拂去了那温热的晶莹,阻止它流出来。正在这时,刚才停在广场另一边的旧移动电梯突然降落在新的移动电梯旁边,威尔伯、巴克特先生、查理、海伦和玛格丽特从里面走了出来。

“你们、、、”爱丽丝有些呆住了。

“我们没错过什么吧?”巴克特先生带着查理走到巴克特夫人身边问道。

“没有,这才刚开始呢!”巴克特夫人解释道。

爱丽丝觉得自己好像被骗了,她假装生气的样子对巴克特夫人说:“你不是说巴克特先生和查理一起去学校了吗!”

“额、、、是啊!但是他们现在回来了!”巴克特夫人赔笑道。

爱丽丝知道巴克特夫人在骗她,便又看向巴克特先生和查理。巴克特先生看到爱丽丝略带怒气的眼神忙摆手道:“不关我的事啊!我真的是今天早上才知道的!他们怕我和查理说漏嘴,之前也一直向我保密的!”

看着巴克特先生紧张的样子,爱丽丝嗤笑着,这时海伦笑着走到爱丽丝的旁边说道:“所以这就是你想要的吗?”

“妈妈、、、”爱丽丝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偷偷地瞄着旺卡,不过旺卡看起来好像比她更害羞,整个人都僵了。

玛格丽特走过来,握住了爱丽丝的一只手,微笑道:“知道这件事,我特意从中国赶回来呢!我就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祝你幸福!”

“谢谢你,姐姐!”爱丽丝笑着说道。

海伦和玛格丽特相视一笑,然后默契的给旺卡和爱丽丝腾出了空间。威尔伯则上前拍了拍旺卡的肩,激动的点着头,半天只说道:“好孩子!”然后便和其他人站在一起看着爱丽丝和旺卡。

旺卡看着四周挤满了看热闹的人,身边还站在那么多长辈,嘴抿得紧紧的,手套攥的咯吱咯吱的。半晌,他低头看着爱丽丝,好几次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大家都瞪着眼睛迷惑的看着旺卡,巴克特夫人忍不住对着身后喧闹的人群大喊了一声:“都给我闭嘴!再吵我就砍掉你们的脑袋!”人群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巴克特夫人自己。她看着正一脸震惊的看着自己的丈夫和孩子,尴尬的笑了笑,“抱歉,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说出那样的话、、、”

好在大家的关注点更多在广场中心的那两个人身上,四周安静了,旺卡不得不让自己专心了一些,偷偷深吸了口气。他努力让自己正视着爱丽丝,并尽可能流利的说道:“爱丽丝,你知道、、、我可能跟你想的不一样,但是我们在一起这么久,我也希望可以继续和你一起、、、一起做巧克力。我从来都只会做巧克力,从不想其他的事情,所以、、、额、、、”

这是他第一次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跟巧克力没有关系话,而且至少在他看来,他在表白。不过因为比较紧张,而且本来他就不擅长这种事,所以已经不知道该如何继续表达。

口中的巧克力已经融化的差不多了,爱丽丝轻轻握住旺卡的手温柔的说道:“我知道,我知道你想说的话,所以不用这么勉强了,只要我们在一起就够了。”

“不不不!”旺卡阻止了爱丽丝继续说下去。一直以来她都在为自己考虑,从不抱怨,也不曾怀疑。她的心里不知道偷偷装了多少心事,这都是因为自己没能表达清楚自己对她的感情,这对她来说,不公平,所以今天他必须把话都说清楚。

很久很久以前,自己可以在众人面前承诺要和她永远在一起,那么现在,他要告诉她,他做到了。

也许是因为爱丽丝握住了他的手,他的内心突然感到无比的坚定。旺卡抿了抿嘴唇,然后大声的,清晰的说道:“爱丽丝,我爱你爱得希望你爱我只是因为我是我,而不是疯帽子。但是毋庸置疑我就是疯帽子,所以今天在这么多人面前,我只想证明一件事,除了我不会做帽子,其余的,他能做到的,我都可以!”

爱丽丝轻轻颤抖着身体,她看着旺卡的眼睛,刚刚才被控制住的眼泪又一次跑出来。旺卡很想看着爱丽丝咧着嘴笑,但是看到她流泪,他就怎么也笑不出来。他深深地看着爱丽丝,缓缓地说:“所以、、、所以,如果你觉得这样还不够,我们也可以去举办婚礼,我们可以去圣保罗教堂,那是伦敦最大的教堂!或者我们可以、、、”

剩下话被爱丽丝用手指堵在嘴边,如果不是担心旺卡会害羞,爱丽丝也许会把手指换成嘴唇。“已经够了,威廉,这样就够了,我们在一起就够了,结不结婚无所谓啊!”

仿佛在旺卡心里悬着的那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他看着爱丽丝问:“真的吗?这样你就不会再怕了吗?”

“我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你,我只是对自己没有信心、、、”爱丽丝低下头,小声的说道。

旺卡揉了揉爱丽丝的头,凑到她的耳边轻柔的说道:“别担心,爱丽丝,你一直都是那么优秀,而且你现在的大小刚好!”

爱丽丝抬起头,看见旺卡蓝色眼睛里闪着的光,良久,她笑了出来。

“噗呲!”

“你笑什么?”旺卡有些恼羞道,他刚刚可是说了那样令人害羞的话呢!真是不知道自己刚才在想些什么!

“没什么!”爱丽丝嘴角挂着笑容,不顾周围起哄的人群,紧紧的抱住了旺卡,将自己的脸深深地埋进他的胸膛。这时,爱丽丝注意到巧克力雕像上,自己的胸前停了一只蓝色的蝴蝶。

“啊,普绪克之魂!”爱丽丝抬头看着蝴蝶叫道。

“什么?”旺卡也抬头向着雕像看去。

爱丽丝指了指那只蓝色的正拍着翅膀的蝴蝶,笑着说道:“普绪克之魂,你送给我的礼物!”

“哦、、、”旺卡迷惑的想了半天,说,“我不记得我送过你蝴蝶的项链,还起了个名字?”

“嘻嘻,那你就当它是活字典吧!”爱丽丝没有过多的解释,再一次笑着扑进了旺卡的怀中。

第二天,旺卡和爱丽丝登上了各大报纸的头条,市民们纷纷讨论着旺卡,不过这次不仅仅讨论他神奇的工厂,更多的是爱丽丝。各大媒体也在争先恐后的报导这件事,关于爱丽丝的身份以及她和旺卡间的关系也被媒体们写出了各种版本。有很多记者来到旺卡的工厂,表示想要采访他和爱丽丝,不过都被旺卡给回绝了。不过这并不能浇熄那些记者内心好奇的火焰,他们甚至跑到查理的学校门口去为难查理,好在查理是个聪明的好孩子,他知道怎么应付那些记者。

旺卡做的巧克力雕像装在移动电梯里还摆放在广场上,许多单身的人来到那里许愿,希望自己也能得到像旺卡和爱丽丝那样的爱情,而慕名而去的情侣们则希望自己和恋人能像旺卡和爱丽丝那样浪漫。不过在摆放了五天之后,因为总是有人想搞点破坏甚至偷走雕像,旺卡不得不把它拿回到工厂。旺卡将它摆放在玫瑰大厅,因为那是他第一次跟爱丽丝表白的地方【如果那样也算表白的话、、、】。

后来,不知道是谁在广场上放置了一座跟旺卡做的巧克力雕像等比例大小并且除了材质之外几乎一模一样的铜像。就这样,又有接连不断的前去许愿的人了,那已然成为了伦敦的一个著名景点,一直到现在。没错,如果你现在去伦敦,你依然能够看到它。

而作为当事人,旺卡和爱丽丝当然很负责的一直一直很幸福的生活下去啦!

【全篇结束,感谢一直追文的小伙伴。接下来大概会更一些短篇,欢迎大家再来!】

【顺便继续插广告,杰克刺绣手链征集目前只招12人,已经逼近流产边缘,还望各位感兴趣的朋友快点进群呀!(不想参加征集的也欢迎大家去搞基(x】



九 · 歌

阿西,看看这傲娇的小表情,就是个小孩子。

大晚上看这种照片会出事的!!

轻则失眠重则昏厥。

阿西,看看这傲娇的小表情,就是个小孩子。

大晚上看这种照片会出事的!!

轻则失眠重则昏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