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查瑞拉

5292浏览    165参与
SchwarzenRózsa

Facing the music愿赌服输 IV (恶友 英法娘 亲子分娘 普洪 法英)

愿赌服输 I (英法娘)
愿赌服输 II (恶友 英法娘 亲子分娘 普洪)

愿赌服输 III(恶友 英法娘 亲子分娘 普洪)

法国料理的高级感不单只是料理本身,香草鲜花的装饰及精心调配的酱汁都是点睛之笔。他们对摆盘的讲究和餐具的挑选首先就是视觉上的享受。连卖相欠佳连个知名的沙拉都没有的英国料理只要在前面缀上法式两字气质就马上up了。至于味道也有一点小的改良,法国人善于把他们的美酒融入到料理里面增添风味。如同法国女人独有的风情,不是必需品,但添加了那么一丢丢就让人欲罢不能。

刻板英国...

愿赌服输 I (英法娘)
愿赌服输 II (恶友 英法娘 亲子分娘 普洪)

愿赌服输 III(恶友 英法娘 亲子分娘 普洪)

法国料理的高级感不单只是料理本身,香草鲜花的装饰及精心调配的酱汁都是点睛之笔。他们对摆盘的讲究和餐具的挑选首先就是视觉上的享受。连卖相欠佳连个知名的沙拉都没有的英国料理只要在前面缀上法式两字气质就马上up了。至于味道也有一点小的改良,法国人善于把他们的美酒融入到料理里面增添风味。如同法国女人独有的风情,不是必需品,但添加了那么一丢丢就让人欲罢不能。

刻板英国人做的法式料理的确有一点不同,法式彩虹蔬菜冻整齐的就像刺绣的针脚。这位骄傲的法国大小姐到底是如何调教这位固执的英国王子做出这番改良是个谜。虽然还是会有争吵但不失为一次成功的英法合作,又远超不被毒死就好的心理预期,大家越发觉得料理美味无比了。


先引起查瑞拉注意的不是她喜欢的无花果沙拉,而是沙拉碗。

“LaRochere里昂系列[1],这是爱理切设计的。”

“是的呢,这是她送我的新居礼物。19世纪佛罗伦萨的风格,我很喜欢呢。”

“里昂系列的杯子还不错,沙拉碗我更喜欢凡尔赛系列。”她转着手中的高脚杯,她很少提到她人见人爱的妹妹,姐妹俩的关系很是微妙。

“啊!说起凡尔赛,索娅你和安东尼奥联名设计的凡尔赛系列,实在是太美了!那条凡尔赛之心我看到第一眼就被击中了!一直对它念念不忘。可惜限量款我现在还没等到....你们就不能给我想点办法吗!”伊莎撅着小嘴。

安东尼奥和基尔伯特相视一笑。

基尔伸出手挡住了她的绿眼睛说:“闭上眼睛。”

“难不成你们能给我变出来....”一个沉甸甸的东西挂上了她的脖子。

伊莎睁眼一看,她朝思暮想的凡尔赛之心就挂在她胸前。

“天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还以为要等到明年呢!”她搂住老公给了他重重的一个吻,激动到忘了这是她上司的家。

“伊莎,不好意思,这款工艺太复杂了,且不说里面的大量彩色宝石镶嵌了,底部是K黄表面是电铑,还要做特殊纹理处理....10颗钻石的菱形边框是玫瑰金还要分色.....宝石是我亲自镶嵌才赶了这一只出来。还是看在是你想要,基尔又这样苦苦哀求我的份上。再急的单子我也没有这样赶过哦。”

安东尼奥划出了项链的高清3D图介绍起来,动态的视屏把坠子无比精美的细节展示的一清二楚,射灯下的钻石和彩宝璀璨无比,工艺及精细程度令人惊叹。

亚瑟也不得不承认凡尔塞之心的美。只是没想到在橱窗最显眼的地方可以看到它,回家居然还要看到它。这是他老婆和她前男友浓情蜜意之时设计的,心上面那只骨节分明的手还是按着他本人的手为原型倒模的。这双手会弹美妙的吉它,会做美味料理,还会做出件件都可称为艺术品的美丽珠宝,这双手就这样俘获了她的芳心。还好他们大部分工作时间是不可以带珠宝的,也不用担心老在伊莎身上看到它。

叮的一声打断了众人对凡尔塞之心的赞叹。安东尼奥关上了屏幕,大家都正襟危坐等着今天的主角。


亚瑟弯下他永远挺的直直的腰,带着严肃专注的表情好像是主刀医生要下第一刀。六双期待的眼睛等着看着这块精心准备的惠灵顿牛肉到底内容是不是和表面一样漂亮。锋利一刀下去,切面平整无比,完美的层层面皮包裹,粉色的牛肉慢慢渗出汁水。磨刀切肉擦刀一气呵成,身上的Dior homme白衬衫还是一尘不染。chef完成了他的全部使命,拿起了杯子慢慢啜饮,余下的事就交给女主人。

两部下属又不免联想到007绅士穿着定制三件套打着领带戴着Fedora帽子——请不要误会他是要去什么体面的场所见什么体面的人,大部分情况下是,但他最终的目的只是保证某位体面的先生体面的死去。Burberry的风衣或者羊毛双排扣大衣必不可少,看他心情和对像还会戴上皮手套或者墨镜。他以讯雷不及掩耳之势轻松解决掉目标,全身上下还是纤尘不染。然后优雅地来一杯红茶或者抽着烟看着报纸,好像只是踩死了一只蚂蚁。


伊莎推翻了之前不要吃的想法,并且打算把老公那份也吃掉。不过她没有得逞。

甜点除了无花果乳酪派还有布丁。基尔尝了一口赞道:“这真是吃过最好吃一次法式乳酪派了,快说说你们是怎么做的呢?”

“先不要说我来猜一下:难不成姐姐把Kiri[2]都用完了吗?噢,我的布丁碗是凡尔赛,真是贴心。”

“恰拉说的对,我没有用Kiri,亚瑟说它太咸了。他成功说服了我。”

"Mascarpone.[3]"她们异口同声说到。

“它乳脂含量更低,口感更清爽。”

“虽然清爽但是奶香很浓郁呢,是怎么做到的?”伊莎问。

“因为奶油用的是蓝风车,我们家里没有用法国的奶油。”亚瑟说。

“嗯,这点我也同意,英国不是所有的东西都很难吃的。”索娅很坦率的答到。众人不免又感叹一番两人婚后的变化。

做为英国仅有的几样美食发明之一的布丁自然也很好吃。其实亚瑟从小最拿手的就是布丁,但是每次拿给那位法国大小姐她都要说不怎么好吃但是也没有剩下过。

甜品吃完大家都非常满足。英国的黑暗料理和英国人都是味觉白痴这种以讹传讹的说法可以告一段落了。


嗯?这么晚了还有人拜访吗?

从酒柜拿酒的伊莎经过门口,敏锐的直觉告诉她有人在门外。她一看监视窗口,便飞奔过去开门扑到了那个人的怀里。

“嘿!你们看谁来了!弗朗茨,超想你的!”

“噢,我的小伊莎!”他穿着讲究,手里拿着利兹酒店的点心盒。

“嘿,爸爸,你怎么来了!妈妈呢?”索娅和父亲贴面打招呼。

“妈妈说想念利兹酒店的下午茶了,于是我们就过来了。呃,她觉得你们车库的工具间——有点~乱~呢,所以收拾了一下。让我给你们拿了这个过来给亚瑟。这是本季的女王限量,今天最后一天出售。”弗朗西斯看着亚瑟嘴角含笑。

“Merci bien...”闻讯而来的亚瑟脸红的接过盒子,昨天居然忘记收拾还被岳父母发现了,太尴尬了。伊莎自然心领神会get到了新的素材。

“她让我半个小时之后下去,他抬眼看了一眼手表。啊,已经只剩下25分钟了。”原来他也会守时的啊。

“嗯?你们要去哪?不在这里留宿吗,已经很晚了。”

“我早就订好房间了,至于在哪里不可以告诉你们。这是我和奥莉薇的秘密。”他冲他们一眨眼。

“啊,你们都在啊!嘿!好久不见小伙子们!噢,恰拉,我的美丽小天使!”

“Buona sera,色胡子・真・大叔...”那不勒斯少女不情不愿地和他贴面吻,但是谁都看出来她脸红娇羞之下满心欢喜。“我喜欢你今天的香水,是Arancia di Capri[4]?果然是你的media naranja[5]呢,东尼。”

“我也爱你的裙子,你这种美人简直就是天生为这个牌子代言而生的呢。”

“嘿,不要再夸恰拉了,别的女士会嫉妒的。”安东尼奥和弗朗西斯热情的拥抱贴面吻。

“别的女士的确会嫉妒恰拉呢,她有一个这么棒的男朋友。噢,东尼,你今天真漂亮,我也嫉妒小恰拉嫉妒得要发疯了,我发誓。因为和你共度良宵的人是她不是我。来,让我好好看看你的衣服,还有这无与伦比的胸针和戒指....”

“哦,小基尔,你这件衬衫真辣...伊莎会激动地把它扯坏吗?”

“不,弗朗茨,你永远是最辣的那一个,我发誓我只想扯坏你的衬衫....”不等老公开口伊莎就把他拽到沙发中间坐下。


安东尼奥给弗朗西斯倒了上酒,看着他们觥筹交错把酒言欢,这不是自己应该干的事吗?为什么站在这发愣呢?安东尼奥的外表,才华,品位,连他身边的女人,每一样还是那么出色,连弗郎西斯仿佛都专门跨过海峡来证明安东尼奥更讨他喜欢。

老婆正忙着展示着她最佳女主人的魅力,她天生就是属于人群的,而不是独属于自己。从小他就是格格不入那一个,现在也是一位讨下属嫌的刻薄上司。他的老婆和他的岳父仿佛也不是他的家人,大陆上那群家伙才是,本来他们也都是属于那片大陆的。她为了自己放弃大陆和家人朋友跑到这个阴暗的小岛上来,虽然只隔了34km的多佛海峡。

不要去破坏他们的欢乐详和,这样他们才可以畅所欲言不是吗。他走到了阳台上,点了一根烟。只也有在楼下的岳母可以理解自己的心情了吧,想到这里他打算下楼去和她道谢,又觉得有点难为情。


“我的小王子,你今天还是独自一人呢?”弗朗西斯走了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对不起,弗朗茨,我觉得...”

“不要觉得索娅冷落了你,她为了你——”

“我知道,她为了我放弃了太多了,家人,朋友。”他看了一屋里的热闹,“还有...巴黎。”

“噢,这个的话,其实她很喜欢伦敦的,就像她也很爱妈妈一样。”

“还有,安东尼奥是个迷人的小伙,但我——我们并没有更喜欢他。她最后还是选择了你不就能说明一切了吗?”

“弗朗茨,谢谢你和我说这个,这对我意味着很多...”

突然他被拉入怀中并被带着胡茬的脸贴了两下,还是熟悉的香水味道。“补刚刚的。”

“Monsieur[6],很合适你。品味进步很大。”

弗朗西斯抛了个媚眼,亚瑟没有觉得不适,他已经被这个法国男人迷住了,又一次。

“谢谢,我也很喜欢这款,但是索娅给我买的...”


他由着岳父把他从孤岛拽回了大陆。

--------------------------------

注释:

西家的珠宝原型是我最喜欢的西班牙品牌Magerit 和Carrera y Carrera等。西班牙的建筑和珠宝是我特别喜欢的,也是我把他设定为一个品味很高很有艺术才华的设计师及珠宝商人的原因。

Magerit 的凡尔赛系列:

null凡尔赛之心,之后西法的第一篇名字应该就是这个!

null

couple戒指

[1]La Rochere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475年,是法国历史最悠久的玻璃品牌也是欧洲大陆最古老的持续生产经营的玻璃制造商。

null里昂系列

null凡尔赛系列

[2]Kiri,被誉为 “Crème de la Crème”(法语极致中的极致——至尊奶油芝士)在欧美和日本那边超级受欢迎,是烘培界公认的最好奶油奶酪,也是最贵的。但是我不喜欢它的咸味,不怎么爱用它。

[3]马斯卡彭奶酪(Mascarpone Cheese)是一种将新鲜牛奶发酵凝结,继而取出部分水分后所形成的奶酪。常用于披萨及蛋糕的烘焙。原产地于意大利Lombardy。

[4]意大利品牌Acqua di Parma帕尔玛之水地中海系列卡普里岛橙。

[5]半个橙子(media naranja),西班牙人对另一半的称呼。

[6]Monsieur绅士:最喜欢的香水品牌Frederic Malle(没有之一)的最喜欢的一款男香之一,还有之一是法用的French Lover。

南毒
私心打上了亲子分,是脑的娘塔亲...

私心打上了亲子分,是脑的娘塔亲子分的人鱼,要是中考完能要到板子就画成条漫(×)

私心打上了亲子分,是脑的娘塔亲子分的人鱼,要是中考完能要到板子就画成条漫(×)

Tata Ray
【授权转载】 原画师:inko...

【授权转载】

原画师:inko

原地址:Instagram


请不要二次转载至lof以外的网站或者随意使用。如有疑问,欢迎评论和私聊。

【授权转载】

原画师:inko

原地址:Instagram



请不要二次转载至lof以外的网站或者随意使用。如有疑问,欢迎评论和私聊。

SchwarzenRózsa

Facing the music愿赌服输 III(恶友 英法娘 亲子分娘 普洪)

愿赌服输 I (英法娘)
愿赌服输 II (恶友 英法娘 亲子分娘 普洪)

愿赌服输 IV(恶友 英法娘 亲子分娘 普洪 法)

故事背景设定 

这一章主要是写美食,亚瑟会做饭。第五章是基尔伯特会唱歌!

-------------------------------

索娅说:“我们这几天一直在准备呢。今天的chef是小亚蒂,我来帮忙,你们看着姐姐我的特训成果。”

亚瑟解开了衬衫的扣子,露出喉结和锁骨,伊莎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天哪!这个过程,这不轻易示人的绝...

愿赌服输 I (英法娘)
愿赌服输 II (恶友 英法娘 亲子分娘 普洪)

愿赌服输 IV(恶友 英法娘 亲子分娘 普洪 法)

故事背景设定 

这一章主要是写美食,亚瑟会做饭。第五章是基尔伯特会唱歌!

-------------------------------

索娅说:“我们这几天一直在准备呢。今天的chef是小亚蒂,我来帮忙,你们看着姐姐我的特训成果。”

亚瑟解开了衬衫的扣子,露出喉结和锁骨,伊莎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天哪!这个过程,这不轻易示人的绝对领域,完全戳中了她的性 癖,她觉得就算马上被毒死也无憾了。基尔看着老婆的满脸痴样,心生嫉妒摸了摸自己的喉结,他觉得自己喉结也很好看但是自觉没有上司这种禁欲感之下的色气。

他解开了袖扣把袖子叠了起来,取下了手表。另外一个绝对领域——手腕露了出来。伊莎不知道画过多少次他咬手套把它脱下露出手腕那块性感的骨头了,捂住了嘴差点就要哭了出来。索娅也意识到了,走到老公面前挡住了痴汉视线,轻轻握住了亚瑟的手腕表示这是我的男人,差不多适可而止吧;基尔觉得丢人之极赶紧把她搂到胸口:“你就别在这碍事了,我们坐那边看着就行。”


法国人一半的浪漫在美食,他们对待厨具也像对待情人一样,精心保养爱护如新。铸铁锅和紫铜锅整齐的挂在墙上,色彩鲜艳的铸铁珐琅锅Le Creuset必不可少。 最显眼的那只橙色大锅他们都很眼熟,是她从巴黎娘家拿过来的。大家不约而同的想到了弗郎西斯,聊起了小时候的事情。

从小他们就视法国人的充满艺术气息家为天堂,他亲自设计了自己的居所,一部分家具,餐具及装饰品也是他们夫妻两人设计的。开满鲜花还有个小池塘的庭院也由他们亲力亲为打理。好像没有这位美人爸爸不会做的美食,他会把金发束起,穿着有女儿涂鸦的围裙,那双漂亮的手不但变出各种精美的点心:马卡龙,玛德琳,可露丽,水果塔,闪电泡芙...还会帮他们擦嘴边多余的奶油,轻拍着他们的头以示鼓励。小公主的妈妈也是位甜美的公主,她温柔无比,也会做漂亮的甜点。只是她一开口永远是皇室口音的英语,带着英国人的疏离和自视甚高。索娅永远和妈妈说英语,和爸爸说法语,不过她说她最喜欢的是意大利语和西班牙语。

欧洲大陆的孩子们那时候就意识到只隔着一条dover海峡的那个小岛离他们很近又很远,就像那个岛上那个粗眉金发的小王子一样。明明一个人很孤独很想和他们一起玩,却总是在远处看着他们。他们从小就讨厌他,只有索娅叫他金色毛毛虫,不厌其烦的捉弄他。谁知道他们的小公主最后还是嫁给了他呢。


作为法英的女儿索娅自然是对两国的料理都如数家珍,没有和亚瑟确定关系之前两人一直在各个方面较劲,其实那是一种旁人不能理解的调情方式。加之在大陆上生活的人建立友情的最快方法就是吐槽海峡对面的那群英国佬,所以她经常会把英国的一切包括料理都贬得一文不值。但是现在不同了,她已经是英国的女人了。她理所当然地做着英国人的料理,就算她不想和妈妈一样说着带皇室口音的英语,毕竟谈话对象是个大英遗老很难独善其身。同样有趣的是亚瑟也会主动和她说法语,要求她做油封鸭和拿破仑。用伊莎的话说就是:“他们俩终于可以坦率的承认一点都不讨厌对方其实是喜欢得要死。”

就算是这样索娅还是不忘先挖苦一下英国人:“其实除了Haggis,黑布丁那些知名的黑暗料理外,英国料理还是有一些不太难吃的....”她向客人介绍今天的菜单:惠灵顿牛肉,皇家奶油鸡,普罗旺斯炖菜......

炖菜的香味早已经飘了出来。电子屏上精确的显示着每个烤箱和炉灶上料理的菜名和完成时间,火候也都已经设定好了。可以看到白酒炖牛肚是用了最讲究的做法,炖了5个小时。在这么智能的厨房中料理想炸厨房也难。

安东尼奥仔细看了一眼已经处理好的牛排,说:“澳洲和牛只有在花纹分MS4以上的肉才会明显好过安格斯牛,平时MS5-6已经很不错了。招待贵客用MS7,并不是等级越高越好,更好的油脂太多会很腻的。”

“Exactly!果然是安东尼呢。”

“MS7不需要什么技术,只要不是太老,切下去还如切黄油一样柔滑。”

安东尼奥轻描淡写的说。原来他说了半天是要说这个,英国人轻哼一声还是专注于把那块圆柱形的牛排绑好打结定型以至于煎的时候不会变形,灵巧的手指让伊莎浮想连翩,她偷偷地把刚才的脑洞一并记了下来。

亚瑟完全对得起身上那件Dior,动作优雅好像他身处的不是厨房而是在肯辛顿宫喝下午茶。从小到大除了厨艺样样都很出众的天才少年,刺绣这种极精细的活都不在话下,厨房里这些小事怎么会难倒他呢。他的表现虽不如法国人那么潇洒自如,一板一眼的,也是无可挑剔了。

他把煎好的牛排刷上第戎芥末酱[1]。“呃,第戎芥末酱它很甜,所以不会很抢风味。英国产的芥末酱偏生过于刺激。这是菲力所以要稍微温和一点...”亚瑟回想起弗朗西朗料理的时候不但动作优美而且还要声情并茂地解说,真不愧于他职业歌剧演员的自称。虽然不情愿还是要说点什么不至于这么干巴巴…

下一步是把薄饼调味,铺上西班牙火腿。他发现有二张薄饼不那么完美,便皱起了眉头看着老婆。

“我准备的数量有多,完全够用。”索娅提高了声音表示对先生吹毛求疵的不满。他没有说话,把准备好的蘑菇碎馅料铺到西班牙火腿上。

“现切的Jamón ibérico[2]!真是很懂呢...”

看在火腿的份上,西班牙人终于开始别有深意的“认可”英国人了。

“我猜头盘是帕尔玛火腿[3]卷蜜瓜法式酥饼。”

查瑞拉看到另外一盘用剩下的火腿,闻了一下味道说。

“噢,Sweetheart,你可真聪明。”

索娅拿出一块喂到她嘴里,没忘给颇费脑力的伊莎也投喂一块。

“啊~我喜欢这个酥饼,一定是姐姐做的。除了蜜瓜之外我喜欢帕尔玛火腿配无花果,我爱那个籽的口感。”美食美人当前,查瑞拉就很像妹妹了。

“是的,还有惠灵顿外面的法式薄饼和酥皮。巧的是我昨天就做好了法式无花果乳酪派,我想你一定会喜欢呢。”她从冰箱里拿出派展示了一下。

众人都口水直流十分期待。20分钟后叮的一声响起,亚瑟把牛肉卷从冰箱里拿出来再裹上一层酥皮,往酥皮里面刷上蛋液,连酥皮里面的调味都没有省略,然后整形再刷上一层鸡蛋液。最后一步用锋利的小刀在上面划出斜条花纹。这可谓是全帝国玩刀最优雅的男人了,两位下属脑中立马浮现出这位柯克兰上校审讯的时候有多狠辣,如何用刀尖对待那些长得比他还漂亮的男人的脸。这道菜还是不要吃了——伊莎心里开始埋怨为什么他们要打这种赌,虽然对叛徒和敌人她从不手软,但是漂亮的男人女人的脸她实在是下不了手,又不是没有其他的选择。Sir一定是嫉妒别人的美貌,想到这她看了看安东尼奥那张漂亮的脸。

“20分钟,200 度。准备我们的开胃菜。”亚瑟把金光闪闪层层包裹的牛排放进烤箱,对老婆下了指令,像个真正的主厨一样。

"Yes~Your highness."


内心很八卦的基尔充分发挥了他的职业素养,他听到上司对他的夫人抱怨为什么要临时改菜单。索娅说刚刚由无花果得到的灵感,要做用马苏里拉芝士[4]和帕尔玛火腿一个地中海风情的无花果沙拉。于是上司批评夫人总是这样随心所欲影响进度,而且他才是chef,夫人满不在乎觉得反正又不差那点时间....

他马上跑到帮忙摆盘上菜的老婆那里悄悄的告诉了她。

“你看,全世界也就我们的女神享受不到Sir对女士那无懈可击的绅士风度。”

“切,世界唯二享受不到他绅士风度的女人不正站在你面前么!Sir的性格怎么能容忍他人改变他主导的事情呢,连他好不容易才娶回家的女人也一样。唉,想想我可怜的索娅这几天肯定受了不少委屈。就怪你俩打这么无聊的赌!”

“是是,我的女王陛下。我真的后悔莫及呢,我做一周的家务给您赔罪。”他搂着她可怜巴巴。

“起开!别防碍老子!帮我干活!”


大家围着餐桌坐定,烤箱叮的一声,亚瑟取出了惠灵顿牛排摆在了中间。他一边定时一边说:“还要醒30分钟才能达到最完美的状态。”

他清了一下嗓子,众人屏息凝神倾听亲王殿下发表晚宴演说。

"Ladies and gentlemen.We meet tonight,at the memorable day...I should like to say thank you...”

然后他停住了,大家都不敢出声。

“我不会发表让人生厌的演说的,Bon appétit.”

“所谓天堂就是:英国的房子,法国的情人。敬我们的人生赢家。”

“这位法国情人可是我们在坐四个人的初恋呢,真是让人嫉妒~敬我们的人生赢家。”

" I would like to ask all your other guests this evening to drink a toast to you,Mrs Kirkland.To Mrs Kirkland."

柯克兰先生看着他的柯克兰夫人,''Hard for you."


"To Mr Kirkland and Mrs Kirkland."


-----------------------

注释:

[1]第戎芥末酱(Dijon mustard),源于法国第戎市,可是不一定产自法国第戎市才能称得上第戎芥茉酱。黑芥末粉中混合了酸葡萄汁和普通的醋。酸性物质会使其产生浓郁的芥末味。第戎芥茉酱质感一般很顺滑细腻。

现在很多第戎芥茉酱是由酸度较低的液体制作而成,最常用的是用白酒和褐色或(和)黑芥末籽制成。如果你想给食物增加浓郁的芥末味,那这款强烈突出的芥末味可以像黄芥末酱一样用到很多地方。第戎芥茉酱和香醋和蛋黄酱特别搭。

[2]帕尔玛火腿(Prosciutto di Parma),意大利艾米里亚-罗马涅区帕尔玛省特产。帕尔玛火腿原产地是帕尔玛省南部山区。帕尔玛火腿是全世界最著名的生火腿,其色泽嫩红,如粉红玫瑰般,脂肪分布均匀,口感于各种火腿中最为柔软,因此正宗的意大利餐厅,都有供应。

[3]西班牙火腿(Spanish Hams)从原材料上可分为塞拉诺火腿(Jamón serrano)和伊比利亚火腿(Jamón ibérico)两类。塞拉诺火腿是由常见的白蹄猪制成,在市场上和餐厅中比较常见;伊比利亚火腿是用产量稀少的伊比利亚黑蹄猪制成,并且制作更讲究,当然价格也更贵。

还有一点需要注意的是,Jamón是用猪的后腿制成,如果是用猪的前腿制作的火腿,则叫Paleta。在火腿产品生产出来以后,包装上都会印上Jamón(后腿)和Paleta(前腿)字样,以便消费者区分。因为猪前腿的肉相对少,且肉质较硬,而猪后腿的肥肉更多,因此做出来的火腿味道更好。

[4]马苏里拉(Mozzarella)奶酪,是意大利南部坎帕尼亚(Campania)和那布勒斯(Naples)地方产的一种淡味奶酪,真正的Mozzarella奶酪是用水牛奶制作的,不过现代比较常见的是普通牛奶的制品。

Paradise_

期末考完了  是近期的aph

群里有老师要的海西+ooc的娘塔+很烂的草稿

期末考完了  是近期的aph

群里有老师要的海西+ooc的娘塔+很烂的草稿

SchwarzenRózsa

Facing the Music 愿赌服输 II (恶友 英法娘 亲子分娘 普洪)

恶友玩牌姐姐输了,两损友让她吃一顿亚瑟做的饭。她一口答应并且叫他们过来一起吃。两人带着老婆和女朋友赴约。

时间线在英法结婚后第一个月。安东尼奥家族也是经营珠宝的,他也是一位非常有才华的设计师,是姐姐前男友,一起工作过。现在还有在帮姐姐家的品牌代工。

前后的剧情和背景设定请点这里

------------------------------------


伦敦 柯克兰家


和预想的情况完全一样,贝什米特夫妇提前了15分钟到达。主人夫妇和他们在门口拥抱贴面礼,索娅赞道:“哇,这可真是一对漂亮的妙人儿!贝什米特先生,贝什米特夫人,请问你们是要直接去走红毯吗?”

两位下属知道...

恶友玩牌姐姐输了,两损友让她吃一顿亚瑟做的饭。她一口答应并且叫他们过来一起吃。两人带着老婆和女朋友赴约。

时间线在英法结婚后第一个月。安东尼奥家族也是经营珠宝的,他也是一位非常有才华的设计师,是姐姐前男友,一起工作过。现在还有在帮姐姐家的品牌代工。

前后的剧情和背景设定请点这里

------------------------------------


伦敦 柯克兰家


和预想的情况完全一样,贝什米特夫妇提前了15分钟到达。主人夫妇和他们在门口拥抱贴面礼,索娅赞道:“哇,这可真是一对漂亮的妙人儿!贝什米特先生,贝什米特夫人,请问你们是要直接去走红毯吗?”

两位下属知道这位上司对仪表讲究之极,自然不敢穿着T和牛仔裤出现。基尔穿着他最好的衬衫,只是松开了两颗扣子,为了表示他对身份的尊贵上司及夫人的尊重,家族的双头鹰领扣也别在外套上。伊莎虽然不想难得和朋友聚会也穿的那么拘束,但也是可以去米其林餐厅的标准。她束起了长发,穿着一条宽松的墨绿色真丝裙子,只是系了一根银灰色的腰带,首饰是一套奥匈帝国时期的石榴石,和老公站在一起很是般配。

“谢谢您的赞美,柯克兰夫人。”

“你知道如果是去别人家我们不会这么穿的。”伊莎小声在索娅耳边说道。

“没错,她又得穿辣眼睛的马卡龙色了,你都多大岁数的人了...”基尔也小声嘀咕着。

“切,不知道谁一把年纪还要穿着肥啾T呢。”伊莎毫不留情的反击。


亚瑟在家果然还是穿着白衬衫。这位讲究的英国绅士几乎每日都穿着衬衫,看上去好像他有一柜子的白衬衫,其实每一件都是他专门订制的。细心的人可以通过观察他的衬衫领口及手表袖扣这些不容易注意到的微小细节来了解这个外表永远规规矩矩的小少爷是多么闷骚。(另外一位小少爷的衣服虽然也是每一件都是在Knize & Comp[1]订制的,但是风格就完全不同了,他日常的白衬衫以宫庭式为主,现在还会穿这种繁复花边风琴褶系带元素的衬衫也只有他一人了。他身着White Tie[2]出现在维也纳金色大厅已经优雅至极,不过他也深知弹钢琴和指挥的时候隐藏在蕾丝袖下只露出半截的纤长手指更能撩动全欧洲少女的心。)


伊莎和基尔一直对上司在家里是怎么生活的充满好奇,一路上猜测他在家里会穿伊顿领还是温莎领还是什么领——这个帝国第一装模作样的男人就算在家里穿着帝国领别着维多亚利时期的领针也没什么不合谐。但是万万没想到他今天穿的是小方领的Dior Homme[3]*。虽然他身形比基尔要稍纤细一些,但也绝不是Dior那些近乎病态的纤瘦,充满性别暧昧的男模。但他又太合适Dior Homme了:禁欲的白衬衫下装著庞克摇滚的颓废灵魂,紧闭轻薄的嘴唇中透露出一丝不屑的嘲讽。没有第二个人可以把英伦低调忧郁的气质与法国精致高贵如此完美融合在一起。

果然和索娅结婚之后他改变了不少呢,伊莎想像着这贴身的剪裁下的美好肉体口水都快留出来了,满脑子想着穿成这样的亚瑟是如何去诱惑弗朗西斯的。基尔想的则是如何把自己塞进Dior Homme里,他还颇有自信自己没有一点赘肉应该不用减肥。只是不知道亚瑟穿着这个怎么下厨?


到了约定的时间西班牙人果然没有出现 ,“西班牙人只有在参加斗牛比赛活动时才严守时间。”亚瑟无不讽刺地说道。贝什米特夫妇和柯克兰夫人默契地交换了一下眼神,想着接下来得在这两个死对头之间打圆场,不过他们三个人配合应该不至于情况太糟。

“HOLA~不好意思啊,我们需要午睡...”


半个小时之后西班牙人带着他的那不勒斯小美人终于出现了。他穿着罗意威[4]的两粒扣黑西装,里面是珍珠白米兰袖的意式衬衫。裤子是很深的绿色带点低调的光泽,居然是九分的,露出了脚踝。脚上趿着一双罗意威的黑色鳄鱼压纹无带乐福鞋。这种可以踩后跟的皮鞋其实很挑人,也只有安东尼奥和弗朗西斯可以hold住。这种慵懒的穿法可以更凸显他漂亮的脚踝。看似潇洒随意其实是无比精心的搭配,连弗朗西斯也得甘拜下风。

虽然安东尼奥是个极漂亮也很会穿的男人,但他偏爱是舒适的时髦,不像弗郎西斯每次都是精心打扮艳惊四座。穿得如此讲究出现在私人场合的安东尼奥大家从未见过都很诧异,还以为他会穿着牛仔裤出现。他西服领上别着一枚翠榴石胸针,璀璨夺目之极,和他的绿眼极为相衬。手上带着一枚华丽的坦桑石戒指——看到这里大家明白了,原来他是来展示新作的。全场女士都被他迷住了,亚瑟倒一点也不恼反而觉得这是安东尼奥对他无比的尊重。

而他的这位小美人也完全不输他,索娅一眼就看出查瑞拉穿这条蓝花白底的裙子是D品牌的新款,设计灵感来自于古罗马蓝花瓷砖。她戴着一套简单钻石围镶的卡米奥[5]首饰,图案是最经典的蝶恋花。一般来说卡米奥个头都不小会使用复古华丽的设计黄金镶嵌,而她戴的这套是蓝底加白金钻石,非常简单干净又不失华丽,与裙子也很相配。看来就算有几百年传统的家族也会顺应时代潮流与时俱进呢。


“Ciao…大叔们还是这么有精神。”查瑞拉懒洋洋地和他们打招呼,好像没睡醒。“姐姐们也还是这么漂亮呢~”对着两位姐姐她露出了一个迷人的笑容,明明她张了一张冷漠厌世脸,笑起来却那么甜美,甚至比妹妹更有杀伤力。姐姐们和基尔顿时被她猫一样的媚眼勾走了魂。

西班牙人的笑容和南意美人的风情让人不禁想到地中海的灿烂阳光,蔚蓝色的海岸与白色沙滩。居住在阴冷的英德两国的四人都暗暗羡慕,心中计划着要去西班牙和意大利度假晒成他们一样的肤色。

“C'est super, bravo!你们是把这里当成好莱坞了吗?真是一个比一个穿的漂亮。你们来的比我想像中早呢~”女主人和他们拥抱贴面吻,基尔和伊莎也赶紧起身不能落下。希望上司不要看到自己老婆和她前男友贴面亲吻,虽然那是不可能的。基尔连着和自己的大小女神拥抱贴面吻还有不知道多开心。本来好哥们也是要贴一下的,但是基尔为了避免那两个人的尴尬就免掉了,只拥抱了一下。伊莎也很喜欢热情爽朗的安东尼奥和这对意大利小美人,今天他们如此漂亮更是和索娅一起围着他们称赞个不停。

最后西班牙人和英国人在众目睽睽下拥抱了一下,西班牙人还是挂着热情的笑容,而英国人皮笑肉不笑。

在沙发上坐定寒暄几句后,眼尖的伊莎发现了亚瑟和安尼东奥居然戴的是同一款手表——昆仑海军上校杯[6]而且都是绿色表盘配绿色鳄鱼皮。

“哟,两位船长的品味可真够相似的。”基尔重重的掐了一下她的手,招来了一个白眼。她知道他内心也不知道多想看大西洋修罗场呢。

索娅说道:“昆仑刚出的新款,我一眼就相中它啦,还没正式开卖就托阿黛尔给我弄来一块。这可是我们婚后送他的第一件礼物呢。我想让他日常穿的轻松一点, 绿色也衬他的眼睛。”

安东尼奥看了她一眼,笑道:“看来还是我们还是如此默契。”

一语即出基尔伊莎都偷偷看自己上司的脸色,他虽然看上去没什么反应内心已经把安东尼奥大卸八块了吧。伊莎赶紧说:“Sir,您穿Dior真是——辣极了。完全不输任何一位它家的男模。”

“是吧!我觉得Dior Homme真是为他这种清冷少年感的男人而设计的,不过亚蒂没有那么瘦呢,该有的肌肉可一块不少呢。”索娅搭着老公的肩手在他胸上摸了一下。

查瑞拉一进门就注意到了亚瑟的衬衫,也赞道:“这可真是亚瑟叔叔穿过最好看的一件衬衫了。”意大利人的时尚品味自然不用多说,她也极少直接称赞别人。看在这个份上亚瑟就没计较她叫自己叔叔了,本来她年纪也小。

“哼,这种流水线产生的东西怎么能和我在萨维尔街[7]订制的衬衫相比。”亚瑟对女士们的恭维不以为然。

安东尼奥也在打量着亚瑟,两人想的一样:

他是不是看起来比我更好看。


这个问题对于伊莎真的是太难回答了。她刚刚脑完亚瑟如何色诱弗朗西斯,又开始脑穿着这身的安东尼奥是如何把亚瑟那件Dior脱下来的。她的手已经按捺不住开始在基尔大腿上划拉起来。基尔知道自己家这个奇葩男人婆的德性,抓住她的手轻轻在她耳边道:“好戏还在后面,你看厨房怎么样。”

伊莎一听满眼放光,说道:“是不是到准备料理的时间了,我们可以帮忙。”

---------------------------------------


上篇不是好多人等着要看安东尼奥和恶友么。就光写这几个男人的着装就写了一篇了....下篇会详细写珠宝和前男友老公的修罗场,而普洪在这里就是我们的视角——围观群众。感觉要写四篇才可以写完!写恶友真的很有意思!


注释:

[1]Knize & Comp:位于维也纳城壕街(Graben)的高级男装手工定制品牌。其古老的定制传统起源于19世纪。

[2]White Tie:宴会着装最高等级,最最正式的晚宴着装。非常高级的晚宴、晚宴式的婚礼、以及一些皇室级别的活动。

[3]Dior Homme:DIOR男装,设计师 Hedi Slimane 主导的瘦削形象与摇滚氛围,带动了男装市场的时髦纪元,为了配合纤细剪裁达到和谐的效果,将领面宽度设计得更窄。连 CHANEL 的设计师 Karl Lagerfeld 也努力甩掉赘肉,就为了穿上 Dior Homme。

[4]罗意威:创立于1846年的西班牙百年皮具品牌。个人非常喜欢的一个品牌。

[5]卡米奥Cameo:在古希腊时期,就曾经盛行使用地中海出产的缠丝玛瑙贝壳进行贝雕创作。这一技艺后来传入欧洲被法国人学习,当时意大利南部被法国统治,受到法国人的影响意大利的那不勒斯成为了世界贝雕艺术中心,贝雕这一技艺在意大利发展到了顶峰。

设定伊家是那不勒斯做贝雕的家族,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

null文里小恰拉戴的是这套

[6]昆仑海军上校杯:昆仑CORUM是瑞士高级制表品牌,由René Bannwart及其叔父Gaston Ries于1955年成立。昆仑表于1960年创作出海军上将杯腕表系列,该系列腕表和重大航海比赛﹑盛名航海运动员有紧密联系的悠久历史。腕表的独特设计——十二边形表壳﹑表盘装饰国际航海旗图案以及表底盖雕刻的海军上将杯奖杯图案等,已经成为这个经典表系列的专属特征。

null昆仑是我特别喜欢的一个品牌,非常喜欢它的设计,在一类二等档次中无能出其右。所以它也是阿黛尔、罗迪经常会戴的。这款一出来我就马上想到这不是两位船长最适合的表么!

[7]萨维尔街位于英国伦敦oxford circus附近,二百年来号称全球男装定制的圣地。世界各国的高官显贵、富商巨贾、演艺明星都以有一套萨维尔顶级裁缝店手工制作的西装为身份象征。

啊嗚無。
祝@Percy 生日快乐!!...

 祝@Percy 生日快乐!!!

刚认识的时候还是15年,现在都已经二字打头了,感叹时光飞逝……不过底迪还是一如既往的美少女小可爱ớ ₃ờ!

抱歉因为最近ddl太多就只能简略画贺图了,是刚刚学会化妆,表演开场前的小公主恰拉——拉开幕布闪闪发光吧!祝考试全过,天天快乐!

 祝@Percy 生日快乐!!!

刚认识的时候还是15年,现在都已经二字打头了,感叹时光飞逝……不过底迪还是一如既往的美少女小可爱ớ ₃ờ!

抱歉因为最近ddl太多就只能简略画贺图了,是刚刚学会化妆,表演开场前的小公主恰拉——拉开幕布闪闪发光吧!祝考试全过,天天快乐!

Tata Ray

【授权转载】

作者:paperballz

地址:(暂时不贴,ins查ID)


对不起,搞错了,两位都是女孩子(如果作者tag没错……)。

😂😂😂


请不要二次转载至lof以外的网站或者随意使用。如有疑问,欢迎评论和私聊。

【授权转载】

作者:paperballz

地址:(暂时不贴,ins查ID)


对不起,搞错了,两位都是女孩子(如果作者tag没错……)。

😂😂😂


请不要二次转载至lof以外的网站或者随意使用。如有疑问,欢迎评论和私聊。

?

wmmm是上课摸鱼

p3有、参考8(?)

p1经不知道设的某人改了所以有错误

wmmm是上课摸鱼

p3有、参考8(?)

p1经不知道设的某人改了所以有错误

南毒

冲完了,p1的滤镜也太牛了qaqq

mtxx,yyds

冲完了,p1的滤镜也太牛了qaqq

mtxx,yyds

思泉儿
就,想了想,还是用大号发吧ww...

就,想了想,还是用大号发吧ww,小号那就掉马了啊草草。(我宁愿被茶茶笑也不用小号)


没见过送草稿的……咱好寒碜啊@亚白世界第一菜 


手动打水印(别问!问就是咱的水印它飞了)


大概是被传染了,画啥都想打cptag(明明没有cp向)

就,想了想,还是用大号发吧ww,小号那就掉马了啊草草。(我宁愿被茶茶笑也不用小号)


没见过送草稿的……咱好寒碜啊@亚白世界第一菜 


手动打水印(别问!问就是咱的水印它飞了)


大概是被传染了,画啥都想打cptag(明明没有cp向)

导线  baroy

《原罪》

以前画的儿童画,貌似没发过?p2是粗糙的仏仏二十分钟摸鱼,为爽而爽,太糙了就不打tag了(怂)

《原罪》

以前画的儿童画,貌似没发过?p2是粗糙的仏仏二十分钟摸鱼,为爽而爽,太糙了就不打tag了(怂)

高冷磷酸镜
画基佬好累摸点南欧美女

画基佬好累摸点南欧美女

画基佬好累摸点南欧美女

怡怡

他/她對我的情感

  • 主異色+娘塔

  • 盧西x查瑞拉

  • 國設

  • 有愛麗切和弗拉的互動

  • 普萊西預警

  • 普萊西果然強勢,不愧是3p

  • 羅維群爹地說想看異色北伊x娘塔南伊的產物

瓦爾加斯宅

義大利12為國/家/化/身的居住地

平日是很~~~~和(核)平的

大家相處也是和樂融融

但今天...

常色義/大/利雙子,羅維諾和費里西安諾去了世界會議,說今天不會回來

異色義/大/利雙子,弗拉維奧和盧西安諾目前的計畫是待在家

3p義/大/利雙子......普萊西多和馬爾科可能又失蹤了吧?晚點可能會出現吧?

娘塔義/大/利雙子,查瑞拉和愛麗切,查瑞拉正在午睡,愛麗切貌似要出門

異色娘塔義/大/...

  • 主異色+娘塔

  • 盧西x查瑞拉

  • 國設

  • 有愛麗切和弗拉的互動

  • 普萊西預警

  • 普萊西果然強勢,不愧是3p

  • 羅維群爹地說想看異色北伊x娘塔南伊的產物

瓦爾加斯宅

義大利12為國/家/化/身的居住地

平日是很~~~~和(核)平的

大家相處也是和樂融融

但今天...

常色義/大/利雙子,羅維諾和費里西安諾去了世界會議,說今天不會回來

異色義/大/利雙子,弗拉維奧和盧西安諾目前的計畫是待在家

3p義/大/利雙子......普萊西多和馬爾科可能又失蹤了吧?晚點可能會出現吧?

娘塔義/大/利雙子,查瑞拉和愛麗切,查瑞拉正在午睡,愛麗切貌似要出門

異色娘塔義/大/利雙子,布蘭達和麗蓓卡早早的就出門去訓練了

3p娘塔義/大/利雙子,一早說了要去聽音樂會和歌劇就出門了

所以現在~...


(瓦爾加斯宅)

愛麗切:♪~♪~(打扮中)

弗拉維奧:(抬頭)愛麗切要出門嗎?

愛麗切:嗯!人家要去看畫展!

弗拉維奧:一個人?

愛麗切:是呀~誰叫姐姐睡著了~

弗拉維奧:我說啊~別這樣用力抓,而且愛麗切妳不適合黑色髮帶。

弗拉維奧:用橙色的好不好?

盧西安諾:我說,你們兩個別在那恩恩愛愛的看著礙眼想砍。

愛麗切:ㄌㄩㄝ~(吐舌頭)

弗拉維奧:真是的...別老是這樣子。

愛麗切:哼~

弗拉維奧:綁好囉,可以出門了。

愛麗切:對了,弗拉哥哥和人家一起去嘛。

弗拉維奧:诶?

愛麗切:要是人家一不小心被拐走就糟了嘛!所以一起去吧!

弗拉維奧:...那好吧,等我換衣服。

愛麗切:好~

盧西安諾:...故意的?

愛麗切:故意?人家就是想和弗拉哥哥約會嘛~

盧西安諾:......

愛麗切:而且你不是很想和姐姐單獨相處嗎?

盧西安諾:虧妳知道。

愛麗切:不許對姐姐太超過啊。

愛麗切:"長男"可能在家哦~

弗拉維奧:愛麗切~可以出門囉。

愛麗切:好~


查瑞拉:zzzz....(躺在沙發上午睡)

盧西安諾:...居然還在睡啊。

盧西安諾:(這麼一觀察她睫毛可真長啊...)

盧西安諾:(這麼一想我可真少和她在一個空間啊,平常好不容易能獨處的時候馬爾科那混蛋就會竄出來...)

盧西安諾:(不過馬爾科他們應該不在吧?不然就是在Siesta。)

盧西安諾:姐姐。

查瑞拉:(翻身)zzz...

盧西安諾:姐姐。(轉身)

查瑞拉:zz......

盧西安諾:......姐姐,不起來小心我親妳。

查瑞拉:zzz......

盧西安諾:...(正準備親)

查瑞拉:(睜眼)...!!?

啪!

查瑞拉:(手掌拍臉)你幹嘛啊!

盧西安諾:醒了啊。

查瑞拉:你想幹嘛啊!?

盧西安諾:誰叫姐姐你都不起來啊。

查瑞拉:那也不是欽我啊!變態!流氓!!

盧西安諾:是是是,老子就是流氓怎麼了,再流氓也沒那個中/國流氓。(起身準備離開)

查瑞拉:不允許你這樣說春燕!(從沙發上爬起)

盧西安諾:她不流氓嗎?(停下)

查瑞拉:...都說了,不允許這麼說春...

查瑞拉伸手就要揮向自己的弟弟盧西安諾

可盧西安諾他手疾眼快地抓住了她的手腕

將查瑞拉擁入懷中

查瑞拉:喂,放開我你這混...

查瑞拉:!?

並賭上查瑞拉準備罵他的唇

可是.........

普萊西多:討打!!!!(砍)

盧西安諾:!!!?

馬爾科:...哥哥...不要誤傷到查瑞拉姐姐...

普萊西多:(打開窗戶)

馬爾科:(被拎起)!?

盧西安諾:(被拎起)喂!你要幹嘛啊!?

普萊西多:小孩子外面玩去!!!

普萊西多一氣之下

將兩個弟弟扔了出去並把窗戶鎖了

查瑞拉:......扔出去了?

普萊西多:查瑞拉妳真是的...不是說過魯莽禁止嗎?

查瑞拉:...對不起。

普萊西多:我沒砍到妳吧?

查瑞拉:我沒事。

普萊西多:對姐姐耍流氓啊,搞什麼啊那傢伙。

查瑞拉:沒事啦,哥哥你剛睡醒吧?

普萊西多:查瑞拉,臉很紅。

查瑞拉:......

普萊西多:雖然我知道盧西安諾喜歡妳,還對妳有非分之想。

普萊西多:妳如果也那樣我當然無法管妳,但真的要三思。

查瑞拉:...知道啦。

普萊西多:先讓小孩子繼續撕逼,我說能放進來再放。

查瑞拉: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