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柯罗娜

323浏览    17参与
Miracle.

Happy Halloween!!

是魔女娜娜!!

Happy Halloween!!

是魔女娜娜!!

鸢尾

【龙星】似月

中秋临近更新的小破文!赶太急了,比较烂 


顾星海捏了捏酸痛异常的肩膀和脖颈,微微欠身伸了个懒腰,长出一口浊气后,将目光放向窗外。


风动,远处那抹残阳在周边片片火烧云的簇拥下,潇洒离去,慢慢隐在了地平线下。


似是一个万众瞩目的大明星,刚刚完成一次精妙的演出,在粉丝的簇拥下,带着光芒落幕。


又像是她那不负责任的老爹,顶着东皇的名声在外面天天光鲜亮丽,快活得很。等她终于爬到能仰头直视他眼睛的地方,要好好跟他算一算这么些年欠她和她妈妈的新账旧账的时候,突然一下拍拍屁股走人。


之前对星海持续性打压,到要面对面对峙的时候,却直接投降,跟星海说要“自我流放...

中秋临近更新的小破文!赶太急了,比较烂 





顾星海捏了捏酸痛异常的肩膀和脖颈,微微欠身伸了个懒腰,长出一口浊气后,将目光放向窗外。


风动,远处那抹残阳在周边片片火烧云的簇拥下,潇洒离去,慢慢隐在了地平线下。


似是一个万众瞩目的大明星,刚刚完成一次精妙的演出,在粉丝的簇拥下,带着光芒落幕。


又像是她那不负责任的老爹,顶着东皇的名声在外面天天光鲜亮丽,快活得很。等她终于爬到能仰头直视他眼睛的地方,要好好跟他算一算这么些年欠她和她妈妈的新账旧账的时候,突然一下拍拍屁股走人。


之前对星海持续性打压,到要面对面对峙的时候,却直接投降,跟星海说要“自我流放”,一通电话后便没了踪影。


“星海,你是我的女儿,我的一切,将来都会是你的。”


这电话最后一句的内容莫名其妙,更是没等她开口就被挂断,再打过去就是一阵忙音。


原以为是她这个便宜老爸又要给她使什么绊子,神经紧张地做好应对的心理准备,等了好几天,等到的却是白萧和东皇几个骨干的到来。


她这才知道,顾一川在差不多给她打完那个电话之后,就消失了,也没有想到,自己名下有东皇的股份,更没想到,这个便宜老爸临走时留了话,让自己暂时代理东皇的事务。


“哈哈,那现在,可真是要名正言顺地叫你一声大小姐了。”


那时,白萧脸上还是一如既往带着一抹温和烂漫的微笑,配上他的颜真是没话说的养眼,但却是看得她心里发毛,现在想起,还不由得微微一颤。


从前的接触让她意识到,白萧可不单单是花瓶,是衣服架子。这位影帝的心理活动,绝非她单单靠表面就能揣摩的,而且举止言行不定,时而出手帮她,时而动摇叶莺的内心,搞不清是敌是友,或是单纯的想看热闹。


不论如何,在与他交流的情景下,星海时刻保持着小心谨慎,每一句话都在盘算,全然没有了跟龙灏天在一块时那种不费心神的随意。


嘶……说起那个谁,好像……很久没见了吧。


至少从超新星结束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


人生轨迹本就不同的两个人,失去了曾经相识的媒介,便终会离散,并渐行渐远。


他依旧在她看不见的舞台上发光发热,对自己的认知还停留在离别时的柯罗娜,而她,回到顾星海的身份里经历了一系列的荒唐,早已找不到自己前进的方向与光亮。


眼前晚霞散去,夜幕浸染天空,令人期待的圆月却没有如约而至,云间偶尔泄出几处点点星光,却照不亮整片夜空。


顾星海并没有那么期待中秋夜晚的月景,触景生情会让她想起过去,但无论是和妈妈相依为命,靠着几块小小月饼带来的快乐瞬间,还是更小的时候,“家人”这个词里还包含着顾一川,那时中秋佳节月宴的其乐融融,在现在看来,都是那么不堪回首。


因此她连月饼都没有给自己买一块。


“咚咚咚。”


“嗯?什么事?请进。”


突如其来的敲门打断了她的思绪, 应声走进房间的人拿着一个礼袋放到了桌前,恭敬地说道:


“顾小姐您好,这是别人委托送给您的月饼,东西已经送到,我便不打扰了,再见。


“啊,好的,谢谢。”


她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随口应答,等反应过来还没问是谁送过来的,人已经带上门离开了。


她打开礼袋,确实是几枚包装精美的纯手工月饼。


至于为什么能看得出是纯手工的……实在是因为造型太过灾难了,哪家的机器做成这样还不得立刻被拆除。


唔……那肯定不是郁弦、叶莺她们做的了,她们的手艺可是不错,不至于有这样的卖相,更不可能是顾一川,自小他会买的就是那种精致好看得,仿佛下一秒就要裱起来。


那……还能有谁?


正揣着疑惑,手机铃声突然响起,界面是陌生的号码。


“喂,萝卜腿,月饼收到了没有?。”


“龙……灏天?月饼你送的?”


“对啊,味道怎么样?还不赖吧?”


“……你自己,看得下去吗?”


“喂,我第一次做哎,而且在烦死人的综艺里做的,能做出来已经很不错了好不好。”


她撕开月饼包装,咬了一口,味道倒是还可以,但还是很想吐槽一句,节目组把一切都准备好了,就组装个冰皮月饼有那么难吗?


“你最近怎样?”


顾星海一愣,她不是没想到别人会问她这些,但没想到龙灏天会问的这么直接。


“还活着。东皇一下子撂给我,我虽然什么也不会,但也不能像顾一川那么不负责任,等他回来再跟他算账。”


“你就不能利用利用白萧?不然你们东皇养他干什么?”


“我替他谢谢你奥,既要给公司赚钱,还要在老板不在的时候给公司做管理,全职待命员工?他要是累死了第一个找的肯定是你。”


“咳,我的意思就是,你别把自己搞得太累。还有,等一切尘埃落定之后,你打算干什么?”


“回舞台。”


“哦?你参加超新星做偶像不就是为了跟你爸斗法吗?愿望达成,还回去干嘛?”


她侧头望了望被她摆在桌上的合照,三个花季少女对着镜头笑得灿烂。


“戾气那么重的想法我早就丢了,我还是更享受踏在舞台上表演的愉悦,以及和朋友在一起的欢喜。唱歌,才是我一直以来的愿望。”


“嗯,不错,看来我这个师傅教的好。”


“你要点脸。”


“好了,不说了,我这边忙,挂了,中秋快乐。”


“嗯,同乐。”


按下挂断键,龙灏天回头看向距自己只有几步路的顾一川,冷笑一声道:


“怎么?你们这些大佬是有偷听别人电话内容的习惯?”


“别误会,我只是关心关心自己女儿的社交圈。”


“是吗?您突然出现在我这里,是凑巧,还是关心的范围挺远的呢?”


“年轻人火气别那么大,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慢慢聊。”


在咖啡厅一处不起眼的地方坐下,两个人面对面地沉默,一个不爽摆在脸上,一个笑得虚伪。


“顾先生,我不觉得我们能有什么好聊的,不过我有一点好奇,您现在这些动作是想干什么。”


顾一川拨动着面前的杯子,面上还是那抹轻浮的笑。


“也没什么,就想跟我觉得不错的年轻人交流交流思想吧。我这个人吧,可以说是唯利是图,年轻时为了利益可以放弃一切。但是现在,这些事情想不动了,或许是想让女儿体会体会自己经历过的事情,感受一些共鸣获取一些理解,或许是为了她真的要撕破脸跟我走法律程序之后,有些事能有点经验,不至于到时候焦头烂额。也是在给自己一点时间,脱离了我的一切处境,回想回想过去,我是不是还能理解当初的自己。”


“在我看来,你不是一个称职的丈夫和父亲,可的的确确,做到了事业有成。你的女儿很优秀,但她不会接你的班,成为你这样的人。”


“哦?你很了解?”


“当然,她是优秀的偶像,歌声和才华不会骗人。”


“可能吧,她还是更像她的妈妈,无论我如何打压,都不会动摇到她。”


门上的风铃响了一声,龙灏天看着对面的空荡和桌上未喝完的咖啡,想着顾一川临走时最后说的话。


“你和我女儿还挺像的,我有点期待你们一起能在这个圈子里掀起的风浪,舞台和现实都是。”


他望向窗外,探出云层的月亮,散出光芒点亮了周遭的星光。


他也看到了角落没有靠向月亮,并不明亮的星星,微弱,但努力地闪烁。


像是那个倔强的女孩,不愿放弃的模样。


想到这里,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或许有一天,积攒的光源能比肩明月呢?


不过,谁说能这样比肩的明星只有一个呢?

Miracle.

进行一个娜娜的传 

是深海回声娜 四舍五入就是画了龙星x

背景懒得画于是直接p了网图(

* 动作有参考 

进行一个娜娜的传 

是深海回声娜 四舍五入就是画了龙星x

背景懒得画于是直接p了网图(

* 动作有参考 

Miracle.

 陪你走到天荒地老  

靠p图都拯救不了俺的画呜呜 ​

龙大袖子上的花纹莫名消失(?


 陪你走到天荒地老  

靠p图都拯救不了俺的画呜呜 ​

龙大袖子上的花纹莫名消失(?


Miracle.

摸一张舞会女神星海🥺


色差太大了我的天

摸一张舞会女神星海🥺


色差太大了我的天

鸢尾

【龙星】私相授受

二十岁星海×二十四岁龙大

!!!ca边警告!!!


“嘭。”


剔透精巧的高脚杯从桌上掉落,在厚重的地毯发出了一声闷响,红酒洒落在上面,开出了一朵朵鲜艳的花。


与此同时,少女因受到的冲击,踉跄着往后退了几步,就在即将撞到桌沿的那一刻,被一只宽厚有力的大手揽住


全文走微博,搜索本喵皇超凶

二十岁星海×二十四岁龙大

!!!ca边警告!!!






“嘭。”


剔透精巧的高脚杯从桌上掉落,在厚重的地毯发出了一声闷响,红酒洒落在上面,开出了一朵朵鲜艳的花。


与此同时,少女因受到的冲击,踉跄着往后退了几步,就在即将撞到桌沿的那一刻,被一只宽厚有力的大手揽住







全文走微博,搜索本喵皇超凶

平海上的月亮和流星

【星梦】24:00·(柯瑶)学妹太黏人了怎么办

七夕联文·阳光灿烂的午后

第五棒:24:00 平海上的月亮和流星

上一棒:22:00@谢谢今天社保了。 


·校园pa

·我写的很烂dbq


1.

我是柯罗娜,没什么特别的爱好,要说最喜欢的也就是写歌唱歌了。


柯罗娜是音乐社的一员,也是他们社招新生的活招牌,但当她高三的时候,有新的麻烦找上了她。


麻烦姓端木名瑶,是她的学妹。端木大小姐的妈妈是娱乐圈一家有名上市公司的总裁,她也从小学习音乐,凭借扎实的唱功和个性的舞台吸引了众多星探的关注。


结果她没进娱乐圈的理由就这??


柯罗娜莫...

七夕联文·阳光灿烂的午后

第五棒:24:00 平海上的月亮和流星

上一棒:22:00@谢谢今天社保了。 




·校园pa

·我写的很烂dbq




1.

我是柯罗娜,没什么特别的爱好,要说最喜欢的也就是写歌唱歌了。


柯罗娜是音乐社的一员,也是他们社招新生的活招牌,但当她高三的时候,有新的麻烦找上了她。


麻烦姓端木名瑶,是她的学妹。端木大小姐的妈妈是娱乐圈一家有名上市公司的总裁,她也从小学习音乐,凭借扎实的唱功和个性的舞台吸引了众多星探的关注。


结果她没进娱乐圈的理由就这??


柯罗娜莫名其妙的被Q,因为要向我挑战再打败我所以在这之前都不会去娱乐圈发展?这个理由,你有病吧。




2.

端木瑶在初中的时候偶然在网上看到了一个视频,乐队的人穿着校服在舞台上表演,她是误点入那个视频的,原本正想退出的她听到主唱开口的一瞬间放弃了点右上角的手。


清澈的声线,穿透力强,哪怕是学校的破话筒也掩盖不住她在发光,女生的歌声把曲子里的故事娓娓道来,端木瑶不知不觉就听入迷了。


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是那个视频播完黑屏了,她不自觉的点了重播,就坐在哪里听了好多遍。


她认识那个校服,是隔壁区的高中,幸运的是他们同在一个市念书。


端木瑶果断放弃了她能保送的学校,去考视频中女生所念的学校。




3.

这个人真的很有毅力,这是柯罗娜对端木瑶的目前印象。


她第一次见到端木瑶是在社团的招新上,社长软磨硬泡终于把她拉到了招新现场,柯罗娜当时就无所事事的坐在哪里。


她看到有个女生在到处跑来跑去问人,也不知道在问什么,从被她问的人反应来看她应该不是很有礼貌,看起来问了一圈也没得到她要的答案。


应该是新生,柯罗娜左手托腮在那儿发呆,这个长相和性格在年级里没有传言基本上不可能,除非她刚来。


柯罗娜就看着那个女生几乎一个个社团问过来,终于挨到了他们这边。


她看到音乐社的牌子,然后急冲冲地问他们社长,他们社是不是有个乐队。


“原来是有……但乐队的成员大部分比我高一届,已经毕业了。”


“那乐队的主唱呢,也毕业了吗?”


社长脾气不算差,但对面前女生逼问的行径显然非常不满,他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指着一边的柯罗娜说,“你瞎吗。”


柯罗娜显然没想到吃瓜吃到自己头上,莫名其妙的看着那个女生向自己走过来。


“你就是那个主唱吧?”


“啊……哦。”


“跟我比一场,就比唱歌!”


“不要,”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总之柯罗娜脱口而出,“你谁啊?”




4.

端木瑶最后如愿以偿的加入了音乐社,虽然柯罗娜打死不答应和她比。


她好几次对柯罗娜用激将法也没用,柯罗娜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瘫在椅子上,她说到精疲力尽了对方还没掉血。


音乐社的人给端木瑶鼓掌,也给柯罗娜鼓掌。


从各种意义上来说,这一对都很人才。


有人问端木瑶,为什么死揪着柯罗娜不放,端木瑶说她自打看到那个视频之后就发誓一定要打倒柯罗娜。


柯罗娜:你有事吗?


得亏柯罗娜是女生,但凡她是个男的,有一天的热搜榜上可能就要多一条“端木集团大小姐竟爱上穷小子”了。


柯罗娜想了想那个画面,痛苦起来了。




5.

有人问柯罗娜,为什么不同意端木瑶的挑衅,毕竟拖着拖着麻烦越滚越大。


我不,柯罗娜说,我就不。


多有趣啊,她想,想当年她高一的时候被音乐社某位不知名毒舌前辈祸害了半年,现在终于风水轮流转,她怎么说也要让她的后辈感受一下自己当年的痛苦。


惨,端木瑶,惨。


然后音乐社的人放弃了她俩,让她们相爱相杀去吧。她们是真的搞音乐的,我们就是玩玩,音乐人的世界,搞不懂。




6.

直到有一天端木瑶上网的时候找到了奇怪的帖子。


论坛?柯罗娜和我?同人文?糖点分析?


点进去,收获一个新世界。


端木瑶知道自己不应该往下看,但是手不自觉的就往下滑了,然后她刷了两个小时的论坛。


感觉不错,她放下手机。


然后端木瑶更加坚定了去找柯罗娜挑战的决心。


现在她们还没正式比赛,就有人剪了她俩唱同一首歌的伪合唱,端木瑶想,她怎么都要把柯罗娜拐来和她比试。




7.

柯罗娜最近很烦恼,因为端木瑶越发黏人了,原本还是在社内烦她,现在倒好,追到她班里来了。


她这回又打了什么鸡血啊。


第一次见端木瑶的时候觉得她是个目中无人的大小姐,虽然歌唱的确实不错,但是怎么看着都很欠扁。


“拿了被女主逆袭的女二剧本”,据社内队友描述。


对此柯罗娜觉得正常,大小姐脾气吗,正常。毕竟她家是真的有钱,人又有才,所以叫任性,如果两者都不沾的还这样,那就是有病。


现在她依然觉得端木瑶欠扁,但跟刚开始不是一个欠扁。


她就是个死傲娇还嘴硬还不听人把话讲完,柯罗娜想,拳头硬了。


重点是在端木瑶不听人讲话这一点上。


她们曾有这样一段对话,柯罗娜说,“你现在高一,我高几?”


“高三。”


“高三应该干什么?”


“不知道。”


“学习!学习知道吗!”柯罗娜暴躁起来了,“我要高考的,你别总缠着我!”


然后端木瑶消停了两天,后来虽然有所收敛,但依然百折不挠的缠着她。


收敛的具体表现为不在下课堵门口,改在午休堵。


柯罗娜:高三很累的,放我去休息。




8.

端木瑶最后逮到了一个机会,就是学校的文艺汇演。


她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第一时间去找柯罗娜,问她什么时候报名。


柯罗娜是想报的,但她看着端木瑶恨不得把她摁在报名表上签字的样子又很想退缩。


当然,这毕竟是她在高中的最后一次汇演,也是她唯一能和端木瑶一起参加的一届,她还是签了报名表交上去。


“你到底为什么一定要和我比唱歌啊,如果想找个人跟你一起唱什么歌的话,以你家里的情况找个专业歌手也并非不可能啊。”


“我,我不是说了要打败你吗,所以必须是你才行!”原本这是个单纯的理由,但是最近端木瑶找到了奇怪的钥匙,所以答起来支支吾吾的。


“比我厉害的人还有很多吧,怎么就非我不可了?”


“我看到了你在校园乐队的现场视频,反正,反正我不能输给你。”




9.

她们的文艺汇演最后大获成功,虽然上场前端木瑶一直在嘴硬我一定会赢你的,但是上台后两人比起对手更像是多年的队友,配合的相当完美。


端木瑶原本只想着打败她,因为她认可柯罗娜的实力,她也一直希望找到旗鼓相当的对手,但是在台上唱着唱着就不自觉的投入了进去。


在柯罗娜唱她的part的时候,端木瑶不自觉的看向她,学校要求头发不披肩,所以柯罗娜平时都扎着利落的高马尾,现在她披下了长发,端木瑶看着她亮晶晶的眼睛不自觉的被吸引了。


轮到最后合唱的part了,柯罗娜向她转身,然后拉住她的手往前,端木瑶一时没反应过来被她往前带。


彩排时没有这个动作啊——


她感觉柯罗娜的手搂住自己的肩膀,她们一起站在舞台中央,灯光很亮,台下有人在鼓掌,但端木瑶感受到的却是肩上的温度。


她们向观众席鞠躬谢幕。




10.

回到后台她们拿上东西离开了,她们的节目在很后面,差不多晚会也快结束了。


今天是周五,晚会结束后放学,端木瑶拿回她的手机,顺手刷起论坛。


唔,果然有人传了她们俩的舞台cut,感觉还挺不错的,端木瑶顺手往下滑,看看评论吧。


“看什么呢。”端木瑶突然感觉肩上被人狠狠一拍,熟悉的声音响起,自己手机还被拿走了。


手机被被被被拿走了?!


端木瑶顿时觉得自己遭遇了史上最大危机,她连忙去抓柯罗娜的手,“快还给我!”


“我不,我倒要看看你看什么看的这么入迷,我喊你好几声了都没听见。”柯罗娜比端木瑶大两岁,借着身高优势没让她抢回来。


来不及了……


“哦——”柯罗娜故弄玄虚的点点头,“你平时就看这种东西?”


端木瑶看她指的是她们俩的cp帖。


“手,手滑。”


“你说这话你信吗,”柯罗娜给她一个白眼,“瞧瞧这点赞的是谁啊。”


端木瑶想跑路,但不行,她手机还在她嗑的cp的另一位正主手上。


磕自己跟学姐的cp还被本人抓包了,天底下照不出来比这更尴尬的事了。


柯罗娜把手机还给她,“原来你喜欢这种类型的啊,啧啧啧,没看出来。”


“你!我才没……”


端木瑶话说到一半说不下去了,因为柯罗娜挑着她的下巴,“要是你喜欢,要不要我亲自下场给你表演一下?”


柯罗娜正在努力的回忆自己八百年前看的言情小说,学着里面的霸总调戏自己学妹,她还靠到端木瑶耳边吹了口气。


然后她就看到端木瑶整张脸都红了。


啊这啊这啊这,我就觉得好玩想调戏你一下,没想到她脸皮这么薄,柯罗娜也不好继续,只好摸了摸她的头。


然后端木瑶脸更红了。


鸢尾

【星梦】16:00·(龙星)共同创作

七夕联文·阳光灿烂的午后

第一棒 16:00  鸢尾


是和几位太太一起的七夕小短篇,QAQ小菜狗的我第一个,水平有限,谢谢浏览。

原作设定,时间线在超新星大赛赛后。


在咖啡厅里等待许久,男人看着对面的空位皱起了眉头,招牌的不耐烦神情浮现在脸上。

这家伙,能耐了,我叫她来都敢迟到。

端起手边的咖啡抿了一口,却被没注意到的温度烫到,猛烈地咳嗽起来。

“咳,咳,真是的,倒霉。”

“是咖啡都看不惯你的毒舌,烫你,是要好好教训你一下吧。”


一只白嫩修长的手掀开了咖啡厅卡座隔音用的门帘,进来的,是一名体态匀称的妙龄女郎。...


七夕联文·阳光灿烂的午后

第一棒 16:00  鸢尾


是和几位太太一起的七夕小短篇,QAQ小菜狗的我第一个,水平有限,谢谢浏览。

原作设定,时间线在超新星大赛赛后。






在咖啡厅里等待许久,男人看着对面的空位皱起了眉头,招牌的不耐烦神情浮现在脸上。

这家伙,能耐了,我叫她来都敢迟到。

端起手边的咖啡抿了一口,却被没注意到的温度烫到,猛烈地咳嗽起来。

“咳,咳,真是的,倒霉。”

“是咖啡都看不惯你的毒舌,烫你,是要好好教训你一下吧。”


一只白嫩修长的手掀开了咖啡厅卡座隔音用的门帘,进来的,是一名体态匀称的妙龄女郎。

 

小巧精致的贝雷帽藏住了大半秀发,溢出的发丝色彩似深海夜空般梦幻,洁白的天鹅颈尽显优雅美丽,裁剪得体的风衣衬得她的身形像极了极具舞台经验的模特和偶像。

 

事实也确实如此。

 

来者摘下了脸上的墨镜,灵动的眼眸中透着戏谑,双手交叉在胸前,微笑着望向对面的人。

 

如果有谁现在不小心误闯进这个包厢,大概率会被眼前的景象惊到,毕竟这两人可是当下流量尖端的人物。

 

一个是经常霸榜热搜的话题人物,业内称其为毒舌小天王的乐坛奇葩龙灏天。

 

另一个,则是几个月来话题热度最高的选秀综艺节目——超新星最终的角逐出来的优胜者之一,容貌实力并存的人气创作型歌手柯罗娜。

 

哦不对,现在应该叫她顾星海,毕竟在决赛之际她亮明自己身份的那一幕,可是给不少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对有些人来说是惊喜,对有些人来说却是冲击。

 

对于从一开始就关注比赛的观众来说,这两人的恩怨再熟悉不过,最初的火花是著名的-5000分之怒,两人水火不容的互动也为比赛添上了最大的亮点之一。

 

但估计谁也不会想到,两人的私交好到了连毒舌小王子都愿意一直等迟到的顾星海,还没有中途甩脸色直接走人。

 

“哟,大明星啊,幸会幸会,这么长时间还没到,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得了吧,你这种咖位的,就不能别噎我一刚出道的新人了吗?”

 

“你也知道?刚出道就在我面前摆架子耍大牌,还让我等你,以后你要是跟我差不多火岂不是要直接踩我头上?”

 

“唔……听起来……还不错?”

 

“哈?”

 

“扑哧,行了行了,讲讲正事吧,你不是说要跟我讨论一下新曲的歌词细节吗?”

 

“是教,别以为你有那么些天赋,而且刚取得一点成绩就可以沾沾自喜了,论经验你还有不少要学的地方呢。我只不过是因为新曲里男女对唱的地方,包含了一部分女生的心理描写,我怕我理解有偏差到时候又一堆粉丝搁那吵来吵去,才找你来改一改的。”

 

“嗤,不愧是直男。”

 

“啊?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没什么没什么,我说,您说的都对,我一不成熟的新人是该跟龙老师后面好好学习。”

 

说着她抽出了龙灏天放在一旁的成稿,坐下仔细的研读了起来,是首轻快明朗的歌,讲述了少男少女追梦中的相碰相知相伴,由一开始的相看两厌到后来的携手共进,形成水到渠成的情愫。

 

情感中比起俗套的爱情,反而是一同追梦的情谊更占据版面,高潮部分的摇滚很有他的风格,不仅是情感上升华的点睛之笔,更是燃爆整首歌的炸弹。

 

只不过……

 

原本在电脑上处理其他工作的龙灏天听到了一些细微的声音,微微侧身,便看到了对面正努力憋笑的顾星海,顾星海也在这时也看到了他,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

 

“笑什么笑!”

 

“哈哈哈哈哈,不是我说你,你是真的对女生一点了解都没有啊,写的女孩子怎么别别扭扭的。”

 

“女生难道不是这样的吗?想什么都复杂的要死,顾及这个顾及那个,真麻烦。我要是知道女生怎么想的,还叫你来干什么。”

 

“你可闭嘴吧,要是被媒体录到,又得是你一大热搜黑料。”

 

“切,我被骂的还少吗?在乎这一次两次的。”

 

顾星海没再搭理他,抽过他手边的一支笔,就开始在原先的纸上修改起来。

 

龙灏天单手以拳托腮,就这么望着正在思索的顾星海,见她时而灵光乍现,便立即腾抄在纸上。

 

嘛,这家伙,认真起来还挺像那么回事的。

 

“对了,比赛结束,我们这些拿了出道位的选手这么多通告,你作为人气最高的导师怎么这么清闲?没有工作安排吗?”

 

手上动作没停,顾星海头也不抬地突然问道。

 

“比赛都结束了,还要参加那么多杂七杂八的活动干什么?合约外的东西我才懒得去,再说了,与其上综艺把他们的东西搅得一团乱再被黑,还不如把东西都推了,给自己留点好好创作的时间。光超新星幕后的黑水就够我噎一阵了,我可要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嗯,好了。”

 

“这么快?”

 

“大概打了一个草稿再跟你一起讨论修改啊,我可不敢乱改龙前辈的东西。”

 

“说的跟我的歌你没改过一样。”

 

“但不是也在一直被你刁难的情况下,得到你的认可了吗?”

 

“投机取巧而已。”

 

说着两人便隔着桌子,开始一起修改歌词,讨论的投入让他们沉醉在创作之中,一时竟忽略了靠得越来越近的脑袋。

 

“砰!”

 

一个忘乎所以的激动使两人的头重重地碰撞了一下,吃痛地弹坐回各自的卡座,揉着脑袋向面前看去,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虽然他们都不愿意承认,但他们的身上有着太多的相似与共通。

 

“你这首曲子,打算之后跟哪个女歌手一起搭?业内现在跟你年纪相仿又有实力的女歌手好像不多吧?既然内容是这样,年龄差别太大也不太好。”

 

“你不可以吗?”

 

“哎?”

 

“萝卜腿,你还记不记得之前说要打败我?”

 

“当然记得,我现在也没忘啊,它还是我的目标之一。”

 

“那既然这样,这首歌你也参与了一部分,歌词还是要作词人演唱才有感觉,等你展露一定头角,敢不敢跟我同台竞技,一起演唱这首歌?”

 

“谁怕谁!不过我才出道,你是成名已久的小天王,这样怕不是要被说蹭你流量?”

 

“呵,就知道你不敢,你要是有必胜的决心和对自己实力的认同,还会怕这些?舞台上,实力才是说话的权力,超新星没教会你?”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

 

顾星海站了起来,双手撑在桌子上,身体微微向龙灏天的方向倾去,眼神中满是坚毅与不服输的倔强。

 

看着她的眼睛,龙灏天也笑了,仍是玩世不恭的神态略微掺杂了一点欣赏。

 

“一言,为定。”

end.




下一棒 @辰萧 18:00


Miracle.

摸索上色方法ing

照着烟头劳斯原画画滴()

各位快去投星海袜🥺

摸索上色方法ing

照着烟头劳斯原画画滴()

各位快去投星海袜🥺

大概是维芙吧

今天画了柯罗娜!!!是大美人我爱!!

今天画了柯罗娜!!!是大美人我爱!!

瓊脂海藻糖
突然发现 这张 一 直 没 发...

突然发现 这张 一 直 没 发


突然发现 这张 一 直 没 发


静守时光,以待流年

又回去看了一遍星梦,发现这对真的cp感超强,已被星黛洗脑中……

又回去看了一遍星梦,发现这对真的cp感超强,已被星黛洗脑中……

静守时光,以待流年

柯星( 1 )

第一次写文,文笔不好,求别打脸。

        有美一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若狂。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何日见许兮,慰我徬徨。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不得于飞兮,使我沦亡。 

        只怪他没那么大的勇气,害怕连现有的温存都打破,于是,就看着她重新闪耀成星,带着那一片星海,执起另一个同样璀璨的人...

第一次写文,文笔不好,求别打脸。

        有美一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若狂。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何日见许兮,慰我徬徨。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不得于飞兮,使我沦亡。 

        只怪他没那么大的勇气,害怕连现有的温存都打破,于是,就看着她重新闪耀成星,带着那一片星海,执起另一个同样璀璨的人的手越走越远,直至消失,整个世界都黑了,什么都没有,真干净。
        矜持的举止,稚嫩的面容,浅笑的嘴角些微僵硬,他一眼就望进那深邃如海的紫眸,于一片华丽中发现了那抹极致的伤痛,以及滔天的恨意!
        耳边传来父亲的介绍:“阿泽,这是你的妹妹,柯罗娜!”柯雨泽回神,漫不经心的移开目光,再转眼,眸中的凌厉已收起,嘴角扯开的弧度轻柔如触摸钻石,却又有些僵硬:“初次见面,我是柯雨泽,柯罗娜……妹妹。”
        在这之前,他无数次设想过与她的相遇,他们会在或街角处,或超市中,或咖啡厅不进意见的匆匆一瞥,便具是一愣,相顾无言,然后纠结着开口:“你好,我们是不是见过?”又或者……
        但他从没一次想过会是这么另(狗)类(血)的初遇!
        小剧场:   柯雨泽面上仍是高冷,心底却在疯狂刷屏:这么尴尬你是要闹哪样啊?!老子的唯美相遇呢?!老子的一见钟情呢?!老子不干了!!!
         作者冷漠一笑:“哼!不干了?好啊,你走了正好叫我龙来当男主,你、走、啊!”
         柯雨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