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柳生但马守宗矩

3252浏览    40参与
夏樱可
迦勒底特搜队 「迦勒底的未来就...

迦勒底特搜队

「迦勒底的未来就由我们来守护―――

 什么? 怎么看都很可疑? 好伤人心啊!」


这就是传闻中秘密进行活动的迦勒底特别搜查班。

由推理王牌,老练的谍报专家,以及监督他们的班长组成。

今天,他们或许也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解决各式事件吧。

迦勒底特搜队

「迦勒底的未来就由我们来守护―――

 什么? 怎么看都很可疑? 好伤人心啊!」


这就是传闻中秘密进行活动的迦勒底特别搜查班。

由推理王牌,老练的谍报专家,以及监督他们的班长组成。

今天,他们或许也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解决各式事件吧。

盖浇红茶
大奥日常② 三层的弱智梗

大奥日常②

三层的弱智梗

大奥日常②

三层的弱智梗

迷失在梦的迷宫

三单抽阿周那………
是我不配拥有😦

教授二宝
旦马老爷子三宝
拉二爸爸三宝
喀戎老师也三宝了
高哥哥四宝
燕青直接满宝
萨老师也满宝了
新来了哥伦布和特斯拉
这次真的疯狂补宝
还不是常用的( °◅° )
在我最后单抽那一下看到翻过来那张金卡弓阶五星的时候瞧我激动的……
定眼一看

是教授😧
福袋堵我,连池子也要堵我啊😧

算了还是乖乖等狂周吧

三单抽阿周那………
是我不配拥有😦

教授二宝
旦马老爷子三宝
拉二爸爸三宝
喀戎老师也三宝了
高哥哥四宝
燕青直接满宝
萨老师也满宝了
新来了哥伦布和特斯拉
这次真的疯狂补宝
还不是常用的( °◅° )
在我最后单抽那一下看到翻过来那张金卡弓阶五星的时候瞧我激动的……
定眼一看

是教授😧
福袋堵我,连池子也要堵我啊😧

算了还是乖乖等狂周吧

伊斯坎达尔
画个柳生老爷子,,,老爷子是真...

画个柳生老爷子,,,老爷子是真的帅,等圣杯,下一个100级就是他嗷

画个柳生老爷子,,,老爷子是真的帅,等圣杯,下一个100级就是他嗷

Hildakoaren
岛田半藏x柳生但马守宗矩。

岛田半藏x柳生但马守宗矩。

岛田半藏x柳生但马守宗矩。

氷海

#战斗局截图
我杀我自己(xx

杀蛇的时候太帅了

#战斗局截图
我杀我自己(xx

杀蛇的时候太帅了

Hildakoaren

食我世纪美味拉郎半藏x柳生。

可能有点没头没尾,之前的东西全部没交代只是七夕自己精分营业的短打。

但改变不了他俩很美味的事实。震声

食我世纪美味拉郎半藏x柳生。

可能有点没头没尾,之前的东西全部没交代只是七夕自己精分营业的短打。

但改变不了他俩很美味的事实。震声

松永久猿

【鼎之脚】警视厅AU

这个是之前那篇薙刀与剑的正篇,不过话说回来作为fgo同人来说自己的设定过于多,差不多又是历史同人……后续被我搞得越搞越多,可能又是个常年四季写不完的东西……大概没有cp,有的话可能是信all,虽然看起来这个人根本还没出场……

作业bgm是循环时间一小时的拔刀队……大约还有两个小时德国进行曲合集……【这都是什么曲子,而且为什么写出来的东西完全对不上……】

------------


“请让开!”

路上撑伞的行人踉跄着躲开奔跑的人,想要抱怨自己被溅了一身水,迎面又被后面的人撞到。

“对不起!”

后面的人没有停下,撂下这句话就继续追。

雨继续在下,春日局身上湿淋淋的,但她毫无停下来的...

这个是之前那篇薙刀与剑的正篇,不过话说回来作为fgo同人来说自己的设定过于多,差不多又是历史同人……后续被我搞得越搞越多,可能又是个常年四季写不完的东西……大概没有cp,有的话可能是信all,虽然看起来这个人根本还没出场……

作业bgm是循环时间一小时的拔刀队……大约还有两个小时德国进行曲合集……【这都是什么曲子,而且为什么写出来的东西完全对不上……】

------------


“请让开!”

路上撑伞的行人踉跄着躲开奔跑的人,想要抱怨自己被溅了一身水,迎面又被后面的人撞到。

“对不起!”

后面的人没有停下,撂下这句话就继续追。

雨继续在下,春日局身上湿淋淋的,但她毫无停下来的意思。她一心只看着前方的路和正在逃跑的人,完全没有顾及到身后追逐她的后辈。

后面追着她的后辈扶着栏杆停下歇了一下,又跟着跑过去。

“哈——!”春日局大喝一声扑倒了前面的人,“你已经被逮捕了!”

“信纲!”她回头冲着终于赶过来的后辈命令,“手铐!”

“局さん,在你身上。”

“那么你联系柳生さん吧!哈!不要挣扎了!”说着又重重地摁住犯人的胳膊。

“已经联系了,他很快就过来了。”

“真是周到。”

她拉起垂头丧气的犯人站起来,天上落的雨顺着额发就要划进春日局的眼睛,她抬起胳膊擦了一下。

“春天的雨真是没名堂啊。”

“您说的是。”

“啊呀……信纲,柳生さん快到了吗?”

“大约吧,我想他很快会过来。”

他们等了大约两分钟,柳生开着车出现了。

“柳生さん。”春日局示意,信纲打开车门让她把犯人送进去。

“辛苦了,阿福。”柳生回答。

犯人的罪名是侵吞公款。本来只是通知并逮捕的事情,但是对方看到春日局出现就跑,接着就一路追出到了这里。

去年冬天总店 成立了这个特别搜查班。柳生宗矩和本名是斋藤福的春日局是老搭档,松平信纲却是从总务部调来的,尽管春日局是很疼爱后辈的类型,他们之间仍有些距离感。话虽如此,工作上的合作倒是无间。

本来逮捕金融犯罪者应该是搜查二课的公务,但这一桩案子是特别的,犯人名叫松仓胜家,一方面是银行侵吞公款和洗钱等金融犯罪的嫌疑人,一方面是搜查二课的板仓重昌被害的关联者。松仓身上缠绕着各种各样的线索,所以特搜班动用了很大的力气来取得搜查逮捕和审问的权力。

松仓在车上什么都不说,但是看得出他的焦虑急躁。

春日局接过手帕擦去脸上的雨。

“你们不明白……‘

松仓低低地呢喃。他垂着头,就像马上就会死去的人。

“什么……?”春日局询问到。

“你们完全不明白……”

接着他就再也不讲话了,面对信纲和春日局的疑问也只是摇摇头,尽管那副神情表露出了一种将要而未成的欲望。


“所以你并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你只是个转手的人吗?”

“是。”

带回来之后柳生负责审问,信纲则在柳生旁边记录

松仓并没有吐露实情,柳生一眼便看得出来。坐在这张椅子上的人少有老实的,这也在预料之中,现在只需要知道如何让他说出来。

春日局拿着资料夹走进来了。

“不是很明朗,”她低声在柳生耳边说,“没有确定性的证据。”

她说完直起身子,“信纲,这里由我来吧。”

信纲看了一眼春日局,收起自己的钢笔离开。

“那么就交给您了。”

春日局坐下,重新面对松仓。

“我知道你的处境,松仓胜家先生。”

松仓不以为意,并没有搭话。

“板仓重昌殉职前正在调查的就是你这一件案子,你自然是见过他的吧?”

“是。”

柳生在一旁既不讲话,也不做其他动作,他只是看着松仓。

“我们所掌握的证据来看,显然你不是凶手,但是也很显然你没有讲实话。根据现场的目击,你是在场的。”

“如果有目击你们就并不需要问我了。”

“你自己也很清楚这不是非常合理吧?”

“……”

“你很害怕吧。”

春日局直视着他的眼睛,柳生也看着他。

不,这行不通。他们看出了松仓依然慎重而且如同已死一样的眼神。

看来他不相信警察所带来的安全感,他的恐惧靠特搜班无法清除。

“你们还是不明白啊……”

松仓又这么说。

“我不会告诉你们任何事。”

真是棘手。无法通过个人的能力来清除的问题,看来是需要找到背后的结症。

今天不会有成果了。时间紧迫,他们只能在有限的时间里审问,之后二课的人和一课的人就会接手这件案子。

必须找到让他说出口的方法。


“啊,太好了,天海搜查官!”春日局叫住正要出门的人。

“不要找我做麻烦的事。”对方听都没听就马上回绝她。

“时间紧迫,我给您带了便当,我们坐下谈吧。”春日局一边拉住天海的胳膊,一边拿起手里的便当,笑眯眯地看着天海。

“……下不为例。”

“是是,坐下吧。”

她打开便当盒,里面是玉子烧、烧鲭鱼和一些青菜和乳瓜。

“是板仓的案子的问题。”

“你们已经有目前为止所有的证据和结果了。”

“不,还缺一些。之前跟您提过吧?当时认为可能未必需要,但现在是必须的。”

“……你们怎么只会给我找麻烦!”

“拜托您了!”

天海答应下她,所以两人吃完饭以后春日局就匆匆告辞。


另一方面柳生和信纲正在跟一课和二课回旋。柳生是一课出身所以一课勉强算是应付了,但是二课的人很固执,坚持认为之前板仓的案件的主要调查是二课的事,并不认同特搜班的权限。

“柳生班长,我明白现在的情况,但是我们现在仍然不会把和生银行案交给你们来处理。”

“如果是搜查证据的问题,那么我们接受资源共享。”

“这自然不错,但是你我都很清楚现场调查本身的意义,如果主要的调查工作在我们这一方二课比较有把握。”

“那么就是不行吗?”

“是的。”

二课的人这样回绝他们。

“明天我们会按照原定的情况继续和生银行的调查,那么无事请回吧。”

柳生确实没有更好的筹码,所以目前只能如此,最好春日局那边有所进展。

他和信纲走出二课,这个时候还没有吃饭,于是两个人去了餐厅。

“说回来一件事,”柳生问起信纲,“虽然这是你自己的问题,不过你的调查和本次的案件是否有关?”

信纲稍微愣了一下,“并不是非常相关。”

“哦——?”柳生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事到如今你这么说对课长也不是那么有益了。”

“……您知道的吗?”

“德川警视总监以前是我的上司。”

信纲意识到他正在说的人应该是另一位德川。

“虽然你已经很谨慎小心了,但是这种事单纯谨慎小心也不是万全之策,你最好暂停下来。”

“是。”

“不过这种时候还是不提这些事了,先吃饭吧,下午还要继续。”


未完


------------

我真的不会写正经的查案,这里写的东西有很多相棒xday的东西,话说回来相棒我也只看过xday……我写得好头疼!我想迫害〇〇哥了!【

Saron Asker

是手绘的。用马克笔涂到吐血…第一次画这种完成度的图
背景随缘糊,没什么质量💦
我永远喜欢佐佐木小次郎
tag随缘了

是手绘的。用马克笔涂到吐血…第一次画这种完成度的图
背景随缘糊,没什么质量💦
我永远喜欢佐佐木小次郎
tag随缘了

芝士蛋奶派🧀

20min狂草x2(ง ˙o˙)ว
p1鼎の足 還有劇情裏明明有提到過天海可是連立繪都沒有!!!!絕對是你吧光秀!!!((
p2猴子 (猴子的tag該怎麼打啊可惡!!!!

20min狂草x2(ง ˙o˙)ว
p1鼎の足 還有劇情裏明明有提到過天海可是連立繪都沒有!!!!絕對是你吧光秀!!!((
p2猴子 (猴子的tag該怎麼打啊可惡!!!!

松永久猿

警视厅前传 薙刀与剑

虽然大奥活动之后没有德川落地让自认三河的女儿的我非常失望,但是德川家鼎之脚的创作实在是有趣!很喜欢春日局,也很喜欢春日局、信纲还有柳但的三人同事情谊【虽然其实我在推上蹭了别人一堆柳纲创作……】,所以想要在平成结束前搞出点什么。结果正篇让我搞得越来越麻烦,于是就先搞了这个前传……是柳生春日局的相遇故事,设定是推上看来的特搜班au,斗胆借来写一写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僭越他人灵感的问题但是总之写了……设定是警视厅新人斋藤福【春日局的本名】和早她一年的前辈柳生宗矩。由于并没有真的去练剑道所以这些都是作为爱好者然后参考了一些剑道比赛、维基百科、知乎回答的结果,而且写完也不太清楚异种试合的规矩……总之都是乱写...

虽然大奥活动之后没有德川落地让自认三河的女儿的我非常失望,但是德川家鼎之脚的创作实在是有趣!很喜欢春日局,也很喜欢春日局、信纲还有柳但的三人同事情谊【虽然其实我在推上蹭了别人一堆柳纲创作……】,所以想要在平成结束前搞出点什么。结果正篇让我搞得越来越麻烦,于是就先搞了这个前传……是柳生春日局的相遇故事,设定是推上看来的特搜班au,斗胆借来写一写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僭越他人灵感的问题但是总之写了……设定是警视厅新人斋藤福【春日局的本名】和早她一年的前辈柳生宗矩。由于并没有真的去练剑道所以这些都是作为爱好者然后参考了一些剑道比赛、维基百科、知乎回答的结果,而且写完也不太清楚异种试合的规矩……总之都是乱写的,而且现在好晚了我也困了注释以后再说吧谢谢大家……



——————




前傳 薙刀與劍

 


 

今日的教养课剑道道场非常热闹。

 

“胜负已分!”

 

胜者是凛然站立在右的柳生宗矩,同级的各位被他一一打败,现在所战胜的已是同级中最后一人。

 

柳生确实是道场家的孩子,但在场同级也不乏像他这般从小培养的剑士,站立到现在属实算是天赋异禀的强者。

 

这是非正式的试合,无非是练习之余的一些娱乐,但是在柳生战胜了三个对手之后大家被强烈的胜负之心所影响,逐渐演变到了前辈也在一旁围观的地步,俨然像是演武大会。

 

“那么……”

 

正有人要终止这场比赛,有人却阻止了他。

 

“请等一等!”

 

清朗的女声叫住了担当裁判的人。

 

“不知道前辈是否接受异种试合?”

 

护甲上写着“斋藤”的人从背后走过来,手上拿着薙刀。

 

“女人?不行……”有人马上搭腔。

 

“为何不行,在抓捕犯人时犯人会因为我是女人而留情吗?”斋藤非常强硬地反驳回绝她的人,“况且我要挑战的前辈并不是您吧?”

 

“你这家伙……!那么由我先来!”

 

“那就让您来试试我的能力足不足够好了!”

 

柳生没有表示什么不满,示意让出场地。

 

道理上这着实不是应有的行为,但大家津津有味,于是竟就如此继续了。

 

斋藤先攻。她中段持刀,凌厉地向迎击的前田攻击。

 

剑尖碰击,接着是交锷。

 

前田突刺向斋藤的面,但力度未够,被斋藤反击向胴。

 

如此果断!前田有些乍舌。

 

“一本!”

 

第二回合前田显得很谨慎,他对斋藤的力道有了很深的印象。

 

剑尖交击,斋藤的中线非常稳定。前田晃向小手,在被挡之际击向喉咙。

 

“诶!”

 

在如此一刻却被迅速拉开,斋藤重击他的腿,紧接着行云流水击打小手。

 

前田被破了中线,他试图回归残心。

 

“呀!”

 

斋藤清朗的声音随着她对前田的面击而来,颇具气势地得下第二本。

 

“一本!”

 

前田很是狼狈地退下。

 

“感谢前辈赐教。”斋藤答道。

 

“哪里……”领教了一番,被二振出局的前田实在没了刚才的底气。

 

柳生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但气势与之前有了不同。

 

“那么柳生前辈,可否赐教?”

 

斋藤转向柳生,一如既往带着强烈的自信。

 

“斋藤小姐确实很强。”

 

柳生走过来。

 

非常强烈的压迫感从双方袭来,斋藤有着强烈的自信的感染力,而柳生则有一种不可战胜的气质。

 

大家都提起了非常高的兴趣。

 

第一回合。

 

斋藤中段持刀,她惯常的打法是攻击小腿来阻碍对手保持中线,继而攻向上段的有效部位。她引以为傲的是在求稳的薙刀道中保持了非常惊人的爆发力,这是让刚刚低估她的前田非常意想不到的,所以前田输得很是狼狈。

 

柳生亦是中段持刀。斋藤从刚刚的观察中已经发现,柳生的优点是全无死角,上段下段都十足稳定,这就是他难以被击败的重要原因。在警视厅道场多少是鲁莽的人占多,柳生却十分之静,这是他的出众之处。

 

刃与刃互相试探,斋藤相比对前田时显得更谨慎。

 

斋藤的切先押住了柳生的剑,柳生的刃试探向小手,接着虚晃一招,击向面部。

 

斋藤防住这一击而向后一步,改为上段。

 

双方僵持之际,平息凝神。

 

劈砍!斋藤先手一步。

 

柳生站住,抬手防面之后逼近斋藤,接着是面击。

 

“一本!”

 

斋藤吃下一击。

 

第二回合开始斋藤反倒更加果断,她发觉到了柳生的剑的一些手感。

 

交锷之后退击,这一次是斋藤防住柳生的面,柳生选择防御之时被斋藤逮住,足突迅速切换,直指咽喉。

 

中线被夺反应失衡,柳生竟被得了一本。

 

接着就是第三回合,这最后一回合聚集了所有人的目光,无人能判断出胜负的流向。

 

剑的试探更加谨慎,但多了几分进取之意。斋藤由中段切至下段,柳生的防守滴水不漏,双方有来有往。

 

二人注视着对方,一方有着压倒性的冷静,另一方有着超绝的果断。

 

交锷,随之击打。短短三分钟却好似有三日一般的流动,直到最后示意平手。

 

“结束了!”担当裁判的老师终止了这场非正式比赛,“虽然精彩但也要继续练习了。”

 

“那么这算是谁赢呢……”

 

观众间有不同看法,但战斗的双方倒是干脆利落,二人毫无再战之意,似是分出了高下。

 

“感谢前辈。”

 

柳生对斋藤的感谢微微颔首致意,若有若无展露出一个少见的笑容。

 

“诶……”斋藤有些愣神。

 


 

隔了一周,大家都对这场精彩的试合逐渐忘怀的时候,斋藤终于获得了自己的新岗位。

 

斋藤福今年刚刚入职,之前有些差错让她没被分配到正式的职位,在剑道指导室做了一段时间。百无聊赖,就更加追求起武道,再及她本就是高中获得过优胜的选手,很少输给道场的其他人,但也是在与柳生打成平手之后才被人喊什么“道场之鬼”的荒唐外号。

 

这一回是被分去分店的刑事课,这让她非常期待。

 

“就是这里了,斋藤小姐,这是你的座位。”

 

和善的前辈领她到了座位,随后表示并不是她的直属前辈,让她稍等。

 

斋藤坐下以后填写表格。刚刚填完,抬头一看,她的前辈来了。

 

“柳生前辈?!”

 

“哦?是‘道场之鬼’小姐。”

 

“不、这种称呼……”

 

斋藤不好意思地放下笔,站起来面对柳生。

 

“那么以后请多多指教!”

 

至于这两人的组合成为警视厅传说就是以后的事了。



——————

真是好短啊!【但是我困了!(

话说回来我还真是就写了一堆外行人剑斗描写……

作业bgm是例行写和风故事用的筑前琵琶。


——————

一些解释

基本的剑道规则是如果连得两本那么该方胜利。

更详细的规则可参考百科【方便打开起见就用百度了(。】https://baike.baidu.com/item/%E5%89%91%E9%81%93/81761#13

切先和足突指薙刀的刀刃和柄部,下面这个清晰度很差的图比较清楚,另外看了这个就会发现我乱写【……】


总店、分店的称呼是指东京警视厅总部【霞关】和各分区的警署。

教养课是警视厅警务部下属的一个部门,除了剑道指导室还有其他指导室,比如逮捕术和柔道。

另外是柳但道理上是使用属于古流剑术的柳生新阴流的,现代剑道是不分流派的。然后警察有一套叫做警视流的剑术,是从十个流派各取一式创立的,比如下图就是警视流比赛允许而常规剑道比赛犯规的……


春日局使用的现代薙刀道【naginata なぎなた】,薙刀同样也是有古流和现代之分,古流称为“薙刀术”

另外剑道得本的判定是“气剑体一致”,有很多模糊的判定,异种试合的基本判定和剑道应该差不多,推荐观看一下这个知乎问题,比较的详细确切。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0837419/answer/51267085


大致是这些解释,诶呀……我真的觉得我还是不要再创作了我去拍纪录片都更有前途……

Antilus
但!马!守! 我再摸鱼就必死无...

但!马!守!

我再摸鱼就必死无疑了……

但!马!守!

我再摸鱼就必死无疑了……

sujinh
请问有没有人出这个本(我觉得没...

请问有没有人出这个本(我觉得没有我已经不抱希望了)

请问有没有人出这个本(我觉得没有我已经不抱希望了)

嘘言
呜呜呜……抽不到柳生老爷爷_(...

呜呜呜……抽不到柳生老爷爷_(:з」∠)_
卡池歪到了天边……

呜呜呜……抽不到柳生老爷爷_(:з」∠)_
卡池歪到了天边……

劳纸可™算是有拐的人了
杀阶过多,引得玄奘来降妖除魔了...

杀阶过多,引得玄奘来降妖除魔了

安卓B站未过章,10块抱走~

杀阶过多,引得玄奘来降妖除魔了

安卓B站未过章,10块抱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