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柿子

14826浏览    1159参与
可可爱爱的甜饼酱

把我当软柿子捏的人都注意点——当心折了手

第一百零八章奔赴战场

今日是万寿节的第二日,明心早早地便由着巴雅达嬷嬷一行人替她装扮,此刻站立在梳妆镜前,由着巴雅达嬷嬷等人替她理正衣裙。

     “这身朝服极衬娘娘,娘娘穿上它显得既华贵又鲜妍,一定可以艳惊四座”青禾整理好了裙摆,退后了半步,眼睛上下转了一圈,笑着打趣道。

     明心弯了弯眉眼,侧一侧身子,打量着镜中有些模糊的自己,敲打道“宫里的娘娘小主俱是姿容出色的人物,也都各有各的特点,可轮不到本宫来艳惊四座,这话可就别再说了,传出去本宫一个张狂的名声可就落定了”

明心一直都......

第一百零八章奔赴战场

今日是万寿节的第二日,明心早早地便由着巴雅达嬷嬷一行人替她装扮,此刻站立在梳妆镜前,由着巴雅达嬷嬷等人替她理正衣裙。

     “这身朝服极衬娘娘,娘娘穿上它显得既华贵又鲜妍,一定可以艳惊四座”青禾整理好了裙摆,退后了半步,眼睛上下转了一圈,笑着打趣道。

     明心弯了弯眉眼,侧一侧身子,打量着镜中有些模糊的自己,敲打道“宫里的娘娘小主俱是姿容出色的人物,也都各有各的特点,可轮不到本宫来艳惊四座,这话可就别再说了,传出去本宫一个张狂的名声可就落定了”

明心一直都清楚地知道奉承话容易让人迷失自己,而且许多大话说出口之后就成了脸面之争,只要有争斗就会有了得失心,有了得失心就容易失去平常心,没了平常心后就会轻易不再冷静,不在冷静状态下的行事很容易就会偏激。所以明心不太喜欢这些形式上的、带着利益的奉承,因为今日被因利而奉承,他日也会因利而被糟践。

    明心抿抿唇,生怕青禾等人不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细细地解释道“如今皇上膝下不过八个小阿哥,本宫膝下就占了了三个,将近一半的数量呢!不知多少人盯着本宫呢!这可不是本宫张扬的时候”

    “是,奴婢说错话了”自跟了明心之后,随着明心连诞二子,且长子还由皇太后亲自抚养,十六年又封了嫔,到今年又诞下一子,且行宫之乱才过去没多久呢!康熙又亲自下旨接了明心回宫。

青禾随着明心一路走来,基本上可以说是一帆风顺,到现在,确实有些飘了。好在她是个能听得进劝的,明心一指出问题,她就接受并会改正。

    “行了,不提这个了”青禾认错态度诚恳,且又是明心身边的老人了,明心终究不是个心狠的人,也愿意给她留几分面子,因而转移了话题。

    “去瞧瞧九阿哥和十阿哥可收拾好了,今儿个还是早些到的好,其它娘娘小主们想必也想念本宫了,早些到也有时间与其它娘娘小主们说说话”明心意有所指地开口道,乍一看去还真有几分高人的味道。

明心经行宫一乱时,不知有多少人在背后诅咒他们母子俱陨;哪怕后来等来他们母子平安的消息,因为康熙一直没有将他们母子接回宫中,也有不少人在等着看她的笑话!既然如此,明心怎敢辜负他们的期望,不风风光光地出现在人前,那还不得让人踩在泥里。她要低调不假,却非是任人欺凌。

“娘娘说的是”巴雅达嬷嬷一下子就领会了明心的意思,然后回道“娘娘与其它娘娘小主也有一段日子不见了,也该联络联络感情,说到底,都是姐妹呢!”

尽管他们都知道这话也就说得好听罢了,宫中妃嫔,大多都是不共戴天的仇敌,又怎么会想着培养姐妹之情呢!说白了明心就是想去告诉众人自己并不好欺负,想要把她当软柿子捏的人都注意点,当心折了手。

“娘娘,可要把十三阿哥带上”巴雅达嬷嬷邹着眉头询问明心的意见。

明心也皱了皱眉头,叹了一口气,眉目间是掩不住的忧心“这孩子自出生以来就多灾多难的,且今日人多,鱼龙混杂的,就不带他去了,让全诚好好看着吧!”

“娘娘放心,奴才必定一眼不落地看着,不会叫小阿哥出一丁点差错”全诚自进了景阳宫后存在感就比较低,此刻得了吩咐后,赶紧保证道。

能往上爬,谁愿意一直被人压着,而在景阳宫的出路,袁顺就盯上了新出生的胤禶。明心给的这个机会,正是他显身手的时候。

“走吧!”明心带着巴雅达嬷嬷一行人往胤祾的寝殿去。万黼虽然在景阳宫也有房间,但一来他喜欢和胤祾一块住,另一方面他那屋子并不常住人,难免少了些人气。

一连串的原因加起来,万黼在景阳宫的房间就没好好住过,只要他在景阳宫睡觉,几乎是在胤祾的寝殿里住。

进了殿后,放眼望去,万黼和胤祾都是一袭皇子蟒袍,看着既精神又高贵,在诸多人中一下子脱颖而出。

“儿子给额娘请安”许是母子间真的有心灵感应,明心才进殿,就让万黼和胤祾给发现了,小哥俩一颠一颠地跑到了明心身前,与明心有三步的距离时停了下来,似模似样地给明心请安。

 “快起来”一见着小哥俩这副活泼可爱的模样明心就爱得不行,赶紧弯下身来,把小哥俩拉到身前“我儿子真帅气,来,让额娘抱抱”。小哥俩笑着扑进明心怀里,明心抱着小哥俩香了一会儿,才道“走吧!额娘带你们去乾清宫去”

“去见皇阿玛吗?”万黼虽然小,但在他的记忆里也知道乾清宫是康熙的寝宫,景阳宫是明心的寝殿,慈仁宫是皇太后的寝宫。

    “对,万黼高兴吗?”明心牵着小哥俩往前走,轻柔地回答道。

    “高兴”万黼点了点头,又问道“不去见皇玛嬷吗?万黼也想皇玛嬷了”

    “没关系的,太后娘娘一会儿也要去乾清宫的,到时候万黼就能见到太后娘娘了”对于几个孩子的问题,明心能够解答的,她都不会吝啬。

明心先扶着小哥俩上了轿辇,吩咐了底下人道“都小心些,摔着了两个小阿哥,别怪本宫对你们不客气”

“是,娘娘”抬轿辇的几人齐齐应声道。

好生叮嘱了一番,明心才上前,进了自己的轿辇。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往乾清宫去,待下了轿,明心又对着安佳嬷嬷和巴雅达嬷嬷吩咐道“先带两位小阿哥去后殿太后娘娘处”

一会儿铁定要与其它嫔妃唇枪舌战的,明心不认为自己能分出心神来照看小哥俩,故而才想着把人送去太后出,至少能保证小哥俩的安全。

    “是”安佳嬷嬷和张嬷嬷一齐应声道。

    “阿哥爷,咱们走吧!”安佳嬷嬷与张嬷嬷俱哄道。

“额娘不和我们一起去吗?”万黼先是看了看明心,后又看了看安佳嬷嬷,好奇地询问道。

    “对,额娘有点事需要办,你们兄弟俩去吧!”明心蹲下身子,摸了摸小哥俩的头,温柔地开口道。

    “那额娘快些啊!”万黼与胤祾俱懂事的点点头,他们都是知道的,大人总有属于大人的事需要做,不会告诉他们小孩子。“弟弟,咱们走”叮嘱完明心后,万黼牵上了胤祾的手蹦蹦跳跳地走了。

小哥俩欢快地身影渐渐地远去,巴雅达嬷嬷道“咱们小阿哥既贴心又聪明”

明心笑了笑,站起身来,挺直了腰板道“走吧!本宫也该去奔赴属于本宫的战场了”

    “是”巴雅达嬷嬷也扶着明心殿内走。

来的人不少了,譬如皇室宗亲和重臣极其家眷,嫔妃中的庶妃、答应、常在、贵人之类的也已经到了,就是嫔位里头,安嫔、敬嫔、端嫔、惠嫔以及僖嫔已经到了。

其中当属惠嫔最出风头,因为大阿哥不仅是大清的长子,算起来也是如今康熙唯一一个长成的皇阿哥,其它的皇阿哥都还太小,在宫里,只要皇阿哥没有长到自己到乾五所居住,就不算立住。

明心眼看着惠嫔长袖善舞地与几位福晋说话,脚步也只是顿了一下,继而脸上又扬起了笑容,随后坚定地朝人群中走去。

    “锦嫔娘娘到”袁顺永远是个合适的助攻,知道在什么时候做什么事,一声唱报声便报告了明心的到来。

    “臣妇等拜见锦嫔娘娘”众人一顿,仅仅一瞬间的事,就开始行礼,如果不注意地话根本不会发现。

“诸位福晋请起”明心的敌人从来不是这群大臣福晋,她们至多算得上一个看客,因而只要这群福晋不找她的麻烦,明心也不会与她们为难。

    “谢娘娘恩典”众人谢了礼,才又起身。

明心继续往前而去“安嫔姐姐、敬嫔姐姐、端嫔姐姐、惠嫔姐姐”明心目光一转,落在僖嫔的身上“还有僖嫔姐姐,许久不见了”

明心一个个地打了招呼,也见了礼,再然后就是其它五嫔向明心回礼。“锦嫔妹妹”安嫔高冷地换了一句,又回了礼,算是与明心打招呼了。

    “锦嫔妹妹”敬嫔待明心的态度就和善了许多,大概是底气不那么足的关系。

    “锦嫔妹妹”端嫔一直走的是白莲风,因而也笑着换了一句。

    “锦嫔妹妹”僖嫔似乎正与娘家人说话,因为在她跟前的似乎是索额图的福晋,出生佟佳氏的贵女。僖嫔此刻抢先了惠嫔一步,先与明心打了招呼,将她与惠嫔的不对付直接摆明了。想想也是,一个是太子的姨母,一个是大阿哥的生母,在面子上两个人又能和气到哪里去。就是被僖嫔抢了先,惠嫔也只是脸色不顺了一瞬,马上又收拾好了,对明心道“确实许久未见了,本宫在此欢迎锦嫔妹妹回宫”

 

 

第一百零九章排挤

      ‘欢迎回宫’出口之后,在场的命妇们脸色都难免有些异样,就跟担心众人忘了明心是才从行宫里回来,才经历天花之乱一般,所以需要特地提醒一番。

     世人皆是既自私又愚昧,在她们的想法中,天花传染力那么强,谁知道明心这个才经历天花之乱的人,会不会将天花的影子又带回宫中。

     生老病死,人人都逃不过;且人作为高级动物,都有趋利避害的本性;为着自己的性命着想,哪怕原来对于明心有相交的想法的人,都想要暂且打消自己的念头了。

     不得不说,惠嫔确实聪慧;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是直捏七寸。明心却相是未曾听出惠嫔的言外之意似的,依旧言笑晏晏地道“承惠嫔姐姐一句‘欢迎’了,本宫也在此恭贺惠嫔姐姐成功种痘之喜”

     如今后宫嫔妃之中,除了还身怀有孕的郭络罗庶妃,又有谁不曾与天花直接接触呢!惠嫔怕是忘了这一点,明心并不介意提醒她一句,反正只是举手之劳,不需要惠嫔太感激她。

    惠嫔或许是出自真情实意,又许是演技太好,所以明心才没法从她的脸上看出除了笑容以为的第三种情绪“锦嫔妹妹一声恭贺本宫便收下了”惠嫔面色不改,关心地道“说起来十三阿哥也是与妹妹一道回宫的,怎么没见十三阿哥”

“他小人家家的,觉多,又经不得闹腾,且一番赶路费了不少精力,本宫也心疼他,就没带他来,让他在景阳宫好好休息,日后有机会了,再让他与姐姐请安”明心不着痕迹地就将话题给挡回去了,谁也挑不出错来。

惠嫔也没紧抓着不放,笑着道“本宫还以为今儿能见着十三阿哥呢!期待了好久”

“姐姐若是真的喜欢,可以在宴席结束后去景阳宫,本宫必定扫榻以待”打扫干净屋子等客人上门,这可是最高规格的待客之道了。

“扫榻以待就不必了”惠嫔笑着打趣道“若是因为本宫的缘故让妹妹这么麻烦,本宫可不敢上门了”

“怎会觉得麻烦”明心表现得非常惊讶,双眸之中的不赞同显而易见“姐姐能上本宫的门,本宫心甚喜,扫榻以待不过区区小事,否则何以体现本宫的诚心”

“本宫在此先谢过妹妹的诚心以待”惠嫔这个圆滑的性子从来不会有任何失礼之处。这个话题没有继续瓣扯的必要了,惠嫔的眼睛环视一圈“怎么也没见九阿哥和十阿哥”

“他们两个太皮,本宫怕宴席还没开始就让他们给搅和了,故而先送去了太后处,请太后娘娘先照看着”明心的理由坦坦荡荡,无论谁来他都是这个说法,反正她就是觉得现在不安全,不放心儿子呆在这里,又有谁能够拆穿她呢!

“九阿哥、十阿哥都是天家阿哥,皮一些也是无妨的”惠嫔如此安慰道,巴不得这小哥俩再皮一些,最好把康熙的期待都给皮完。

这话也就哄哄鬼罢了,就是明心摸着良心说,她也是不喜欢调皮的孩子的。不过是嘴上说说罢了,又不用自己承担后果,所以漂亮话才一个劲地说。

“本宫也是这般想,不过又想到既是天家阿哥,就更不能堕了皇室的脸面,未免皮过头后、胡闹过头,还是得收一收性子”小的时候调皮大人可以包容,大了之后还调皮就惹人嫌了,父母之爱子,必为之计深远,明心是不会等到不好的后果发生后才知道后悔的。

“妹妹说得是”到底是明心的儿子,惠嫔可以私下说两句,若是插手教明心怎么教育儿子,那就是僭越了。

“本宫还有其它事,就不与妹妹说话了,咱们姐妹有时间再聚”没有谈话的必要,惠嫔就找了个理由与明心分开。

    “姐姐请”对于惠嫔会与她分开,明心一点也不奇怪。以往宫妃们都被困在紫禁城里,与宫外的家族传递消息极其困难,像这种节日庆典,是借机与家族交流信息的好机会。

不过这种机会并不多,皇家宴席宴请所有官员的只有每年的正月初一和正月十五,再有就是春耕节、颁金节了。像除夕、端午、中秋、桑蚕节以及康熙的万寿节和太皇太后、皇太后与皇后千秋节之类的都只是宴请三品以上的官员和命妇,所以无怪家世好的嫔妃能在宫里爬的更快。

她们与家族都有特殊的联系方式,且家族也会倾力助这个宫妃往上爬,爬到顶端后再回馈家族,这完全是一种互惠互利。而家世差的宫妃在宫里的晋升之路全凭自己去争取,再加上在宫里生活一定要消息通畅才能不踩雷,而要保持消息通畅则需要培养人手,然而培养人手需要足够的资金和势力,此外还要凭一己之力拉拔宫外的母家。就是再能干的人也被拖垮了。于家世好的宫妃而言,家族是助力;于家世差点宫妃而言,家族是拖累。一番比对下来,差距自然就拉开了,无怪宫妃们如此看重家族的力量,所以惠嫔会如此急着去见家族中派来的人,也就不奇怪了。

惠嫔既然有向上爬的心思,明心也没有恶趣味前去阻拦。也就是辉发那拉氏一族势力太低,她阿玛这个族长都只是正六品的骁骑尉,三品以上的大员更是一个也没有,不然明心也要借此机会见一见阿玛的。

    “锦嫔不去见一见娘家人吗?”僖嫔与索额图的福晋佟佳氏已经说完了话后,闲着没事干,便来找明心的麻烦了。

所以说啊!人最好别闲着,有事做就不会自寻麻烦了!

明心就坐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也被僖嫔找了麻烦,果真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啊!明心如此感叹道。

明心娘家势微是宫里人都清楚的事,这些宫妃贵女们,旁的不提,关于各自的家族必定是背得透透彻彻的,就是为了踩雷和避免踩雷。

所以明心才敢断定僖嫔的问话不怀好意,明心可不是个以德报怨的性子,所以她微微一笑,漫不经心地道“僖嫔适才是在于赫舍里福晋谈论儿女经吗?”又有谁谁规定了一定要回答别人的问题呢!

僖嫔暗讽明心家世低微,明心就直接戳她的心窝子,进宫十多年连个孩子都没怀过,一个没生养过的人却与别人讨论儿女经,多讽刺!方法是恶毒了些,但胜在管用啊!

僖嫔原本脸上的笑容也保不住了,所以说啊!没有人可以活成十全十美的样子,都是各有缺陷的人,大家又何必互相伤害呢!

僖嫔冷哼一声转身走了,明心又继续坐着发呆,原本她以为不会有人大着胆子来与她说话,结果一眨眼跟前就站了人,站的还是裕亲王福全的福晋西鲁特氏,并且西鲁特氏还带着裕亲王的嫡长子昌全阿哥,这位本该在十六年夭折的孩子,竟然站在了明心的跟前。

“妾身参见锦嫔娘娘,娘娘金安”西鲁特氏脸上带着得体的笑容,落落大方地给明心行礼。裕亲王的亲王爵位位列超品,凭着夫荣妻贵,西鲁特氏也是位列超品,不过凭着明心是康熙的女人,就足够压下所有的外命妇和宗室福晋了。不说明心,就是其它的答应小主之类的,西鲁特氏遇见了,也得行礼,不过这些低位嫔妃会侧开身子,以示尊重,谁让她们说康熙的嫔妃呢!会形成这个现象,就是天子威仪所在的缘故了。

    “昌全给锦娘娘请安”昌全奶声奶气地给明心见了礼,应当是裕亲王福晋用心教过。

根据满人的规矩,宗室子弟对于康熙这个天下之主是唤作‘汗阿玛’,对于康熙后宫中的主位娘娘便称‘封号/姓氏+娘娘’,对于低位嫔妃,则是直接称呼位分。明心仔细看了看昌全,瞧着身子骨还有些弱,不过细心照看也不是长不大,总归是有希望的。

    “福晋请起,昌全阿哥也请起”明心作为一个母亲,还是很喜欢小孩子的,尤其是与自己并无利益冲突关系的孩子,再加上这对母子算起来也是经过她的手才得以救助的,因而明心的态度也和善了许多。

    “妾身有些累了,昌全也经不得劳累,不知可否在娘娘处歇歇脚”裕亲王福晋说话很是客气,就是提出请求也温温柔柔的。

    “当然可以,福晋请坐”明心一开始没有邀请裕亲王福晋母子同坐就是怕西鲁特氏心有忌讳,此刻西鲁特氏自己提出来了,就是看裕亲王的面子,明心也不能拒了西鲁特氏。

 巴雅达嬷嬷将席上为胤祾准备的椅子搬到了西鲁特氏的旁边“谢娘娘”西鲁特氏道了谢后才坐到了椅子上,正要将昌全阿哥抱入怀中,却不曾想昌全阿哥跑到了明心的跟前,奶声奶气地提出要求“锦娘娘抱”

明心最先注意的是西鲁特氏的神色,她虽然喜欢昌全,西鲁特氏也带了昌全来与她一同说话,表示她并不忌讳明心才从行宫中回来,可这并不代表裕亲王福晋当真不介意明心太过靠近昌全阿哥。明心并不想因为这种事让裕亲王夫妻惦记上,所以需要率先查看西鲁特氏的想法。

 

 

第一百一十章贺寿

由于明心在昌全阿哥说话的瞬间就将目光转向了西鲁特氏,因而没有错过西鲁特氏的神情,从一开始的惊愕,应该是没想到昌全阿哥会提出这个请求,后来则是欣喜。

     “这孩子素日里都不愿接近生人,今日竟主动接近娘娘,看来果真是缘分使然”西鲁特氏震惊之后,便是由衷的欢喜了,生怕明心有丝毫的误会,赶紧解释道。

      瞧着西鲁特氏果真没有其它想法,明心这才摸了摸昌全的小脑袋,带着笑意道“本宫也很喜欢昌全阿哥,昌全阿哥既也喜欢本宫,可见昌全阿哥与本宫有缘,也叫本宫好好抱一抱,也就不算辜负这一段缘分了”

      “都说小儿眼睛明亮,最能分辨人心,看来昌全也是看出了娘娘喜爱他,才这般放肆与娘娘亲近”大家贵女,首要培养的就是交际能力,西鲁特氏自然也是个懂得说话的能耐人,不着痕迹地奉承,最能讨人欢心。

     哪怕不知道西鲁特氏的话语中是不是有做戏的成分,明心还是听得舒坦,抿了抿唇,温婉地笑着问道“本宫记得昌全阿哥是十四年十二月生人”

     “娘娘好记性”西鲁特氏柔和地目光落在昌全头上,点点头道“确实是十四年十二月生人,与九阿哥同岁,只是小了九阿哥将近两个月”

明心又想到了万黼,两个人虽说是同年出生,生辰也只差两个月,但无论是精气神还是个子,两人是相差了一大圈。昌全阿哥瞧着瘦瘦弱弱的,也没有男孩子该有的调皮,坐在明心腿上就安安静静的,瞧着就让人心疼,明心也是个做母亲的人,看着昌全这副模样,难免有些心软。

     “肚肚饿不饿”明心底下头,将手放到昌全的肚子上,柔声问道。

昌全看着明心轻轻地点了点头,看来是饿了。明心看向巴雅达嬷嬷,吩咐道“将咱们备的零食拿出来”

带小孩子的人,参加聚会时总会备些儿童用的吃食备着,就是为了在宴席开始前小孩子突然开口要吃东西的时候,能哄一哄。且这些零食一直是放在明心眼皮子底下,也下了死令让小允子给盯紧了的,绝对保证安全。

    “哎”巴雅达嬷嬷忙不迭应道,手脚伶俐地就将零食给翻出来了,小允子也只是将零食递到了巴雅达嬷嬷手上。没一会儿,明心跟前的桌子上就摆了许多零食,像小饼干、糖糕和鲜奶之类的,这些东西里头明心都加了灵泉的。

    “不知昌全可有什么忌讳的东西”到底不是自家的孩子,明心也没有直接喂给昌全,而是先向西鲁特氏询问道。

    “这孩子脾胃有些弱,像小饼干和糖糕,给他一两块就够了,只是这鲜奶,倒是可以叫他解解渴”西鲁特氏也不推辞,自家的孩子自家心疼,而且无论是她还是明心,都不希望昌全出事,她们利益一致,这才是西鲁特氏的自信,所以西鲁特氏才敢出言指挥。巴雅达嬷嬷留了西鲁特氏所说的量,又将剩下的东西都给收走了,眼不见,心不烦,以免昌全看见了哭闹。

    “要不要锦娘娘喂”明心放柔了嗓音道,鲜奶是用了法子保温的,下面还热着,明心先是用手试了试温度,确认不烫之后才将鲜奶推到昌全跟前。

    “想自己吃”昌全乖巧地摇摇头,回答道。

    “真乖”明心没有拒绝他的要求,相反地还加以鼓励,下颚还在昌全的头上轻轻地蹭了蹭。还把饼干和糖糕推到了昌全的身前“想吃什么自己拿”。西鲁特氏在一旁看着,打趣道“娘娘待孩子着实温柔,无怪昌全喜欢娘娘,妾身也觉得娘娘性子甚好,想和娘娘好好处一处呢!”

    “福晋这可是看错本宫了”明心可不想打上一个好脾性的人设,好脾性的人一般都是被欺负的对象,故而笑着道“本宫这好性子也是分人的,也是福晋脾性好,昌全阿哥的性子也乖巧,让本宫的坏性子也没处使了”。明心一点也不介意打趣自己,自黑也是一种艺术。

    “娘娘就是会说话,妾身也不是个好性子的人,也就是娘娘好相处,才显得妾身也好相处了”西鲁特氏马上就知道明心根本不需要一个温柔的人设,西鲁特氏赶紧转了话题,也是毫不犹豫地就拉了自己下水。

二人对视一眼,噗嗤一声地就笑了出声,两人意外地合拍“行了,咱们也别互相揭短了”明心率先开口道。

    “娘娘说的对”西鲁特氏也附和道“自家的丑事还是烂在肚子里的好”

     而明心怀中的昌全先是喝了一点鲜奶,随后就是左手一块糖糕,右手一块饼干,吃得正是开心。西鲁特氏还想说什么,让一旁的唱报声给打断了。

    “宜嫔娘娘到,荣嫔娘娘到,八阿哥到,十一阿哥到,三格格到,五格格到”周围说话的声音已经安静下来了,明心还在逗昌全玩,并不记着起身。

    “臣妇等拜见宜嫔娘娘,荣嫔娘娘,请八阿哥、十一阿哥、三格格、五格格安”明心先是听见了众人行礼问安到声音。

明心赶紧拿走了昌全手中的零食,也顾不得替他擦手,悄声道“给宜娘娘和荣娘娘见安”若是万黼几个倒是没关系,只是昌全只能算是宗室子,明心并不愿将他牵扯进后宫争斗之中。

昌全眨眨眼睛,顺从地道“给宜娘娘、荣娘娘请安”。

“起嗑”待荣嫔叫起的声音传来时,宜嫔与荣嫔已经走到了位置前,转而像其它几位嫔主道“姐妹们好”二人都省了事,只是说了这一句,并没有特地点出姓名来。

    “荣嫔好,宜嫔好”明心是不咸不淡地就向荣嫔和宜嫔见了礼。随后便又带着昌全坐下来,细心地替他擦了手,待整理好之后,才将他递给西鲁特氏,道“宴席快开始了,福晋也带着昌全阿哥入席吧!日后有机会咱们再聊”

    “臣妇告退”这里诸多娘娘俱集,西鲁特氏也知道一会儿刀光剑影的避免不了,他们母子难免会被牵扯进去,正想告退,正好明心给了理由,便开始请辞。碍于裕亲王的在本朝的地位,其它几位娘娘并没有阻拦,所以西鲁特氏带着昌全回了臣子做的位置。

    “今儿吹的是什么风!你们两个竟然聚在了一起”惠嫔笑着开口,既是打趣也是打探,这两人八竿子打不着,怎么竟是一起来,也太巧合了一些。

    “巧合遇上了”荣嫔脸色不算好,淡淡地回了一句,看来宜嫔是有些得罪荣嫔了,但从宜嫔的脸上又看不出来。

    “本宫怀胎辛苦,就不与姐妹们闲话了,先走一步”宜嫔无视周围打探的眼神,直接釜底抽薪,竟是不打算与众人纠缠。说完也不需众人许可,便回了她自己的位置。

看来宜嫔当真极为看重她这一胎,明心垂下眼睑,若有所思地想。

    “宴席也快开始了,这么还是回自己的位置好了”惠嫔跳出来打了圆场。

“惠嫔真是越来越能干了”安嫔似笑非笑地插了一句,自从五阿哥回宫,惠嫔也越来越活跃了,如今连她这众嫔之主的职责也代理了。安嫔说完,转身也回了自己的位置。敬嫔只是笑笑,也跟着走了。端嫔什么都没表示,跟在了敬嫔后头。没一会儿,人就散了个干净。“贵妃娘娘到”唱报声又来时,明心等人又起身相迎佟贵妃。

佟贵妃没有时间难为她们,直接提醒道“起嗑,皇上、太皇太后、皇太后与太子就要到了,都备着吧!众人赶紧入了席,张嬷嬷也将九阿哥和十阿哥送到了明心身边,如佟贵妃所言,殿外已经传来了太监报唱的声音。

    “臣/臣妇/臣妾/嫔妾等恭迎皇上,惟愿皇上万寿无疆,拜见太皇太后、皇太后、太子殿下,太皇太后、皇太后、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康熙走到了上首、坐下,随后道“起嗑,赐座”

    “谢皇上恩典”一番礼仪之后,众人才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今日是皇帝的生辰,哀家便先敬皇帝一杯,愿皇帝岁岁平安,福佑大清”太皇太后先举杯,而后道。

    “孙儿谢皇玛嬷玉言,今后必将勤勤恳恳,不负皇玛嬷期待”康熙举起面前的酒杯,眉目间的野心与沉稳相映射,越发得高深莫测。

    明心在下头,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康熙这个帝王越来越合格了。这也不奇怪,康熙如今也坐在龙椅上十八年了,没有成长才是怪事。康熙与太皇太后演了一番祖孙相合,随后便是由皇太后举杯“哀家祝愿皇帝永享康健,将大清的基业发扬光大”

    “儿子绝不辜负皇额娘期待”康熙的话语掷地有声,语气中的坚毅不可忽略。二人又一道喝了杯中酒,无论怎么看,都是一副母慈子孝的画卷。

    接下来敬酒的是太子,不提嫡长之争,仅仅凭太子是大清的储君,是大清的下一任皇帝,五阿哥与他就没有可比性。所以由太子打头无可厚非。“儿臣以茶代酒,祝愿皇阿玛万岁长青,平定天下,四海升平”太子如今已经是虚六岁、十五岁了,一举一动颇有仪态。

    “好”康熙望向太子的目光,其中的自豪不加掩饰,毫不犹豫地就饮尽了杯中酒“朕等着太子成才成人,为朕分忧”
周岐情感
柿子只挑软的捏人只有在内心强大的时候才能赢得被人尊重你认同。
柿子只挑软的捏人只有在内心强大的时候才能赢得被人尊重你认同。
王炸婆婆
这老家伙天天往我们家门口偷扔垃圾,柿子也不挑个软的捏,……
这老家伙天天往我们家门口偷扔垃圾,柿子也不挑个软的捏,……
白云之语手工折纸大全
折纸立体的柿子,手工创意折纸甜软的柿子让人垂涎欲滴
折纸立体的柿子,手工创意折纸甜软的柿子让人垂涎欲滴
陈秃秃的一家
来啦来啦,柿子饼带着他的大脸盘子来啦
来啦来啦,柿子饼带着他的大脸盘子来啦
奇特折纸
折一个柿子,又大又甜好好吃。
折一个柿子,又大又甜好好吃。
塔塔也是strong

#色彩60天挑战赛# day12@色彩班长 参考素材:张大肠

晚上吃柿子啦 今天柿子涩不涩

#色彩60天挑战赛# day12@色彩班长 参考素材:张大肠

晚上吃柿子啦 今天柿子涩不涩

她城
柿子也不找个软的捏,我能让你欺负了???
柿子也不找个软的捏,我能让你欺负了???
MISS手作
这柿子做的我心态都崩了。
这柿子做的我心态都崩了。
离兮
第一幅正式的练习,虽然看不出来...

第一幅正式的练习,虽然看不出来这是柿子😂

第一幅正式的练习,虽然看不出来这是柿子😂

九枯岸

柿子跳舞截图😘,美美哒

柿子跳舞截图😘,美美哒

穆阿悦
夏天的太阳应该配红柿子~

夏天的太阳应该配红柿子~

夏天的太阳应该配红柿子~

九枯岸

鹅子的美~( ̄▽ ̄~)~

鹅子的美~( ̄▽ ̄~)~

青山远
翻到一张之前画的 柿子,“爷明...

翻到一张之前画的

柿子,“爷明雍第一帅!!”

翻到一张之前画的

柿子,“爷明雍第一帅!!”

郑说电影zk
今天才知道,柿子上插一根牙签,真是厉害,看完视频涨知识了
今天才知道,柿子上插一根牙签,真是厉害,看完视频涨知识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