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栋洙

107浏览    5参与
小青花永

连锁反应2(补档)

我没了,我又没了(ʘ言ʘ╬)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我没了,我又没了(ʘ言ʘ╬)








小青花永

连锁反应

是联动哦(´-ω-`)

seventeen和李栋旭李洙赫的高颜值搭配(^ω^)

李栋旭×李洙赫(在文里是徐文祖×金秀赫)   洪知秀×金珉奎   尹净汉×李硕珉

seventeen全员黑帮设定


“你好,请问你有时间吗?”


徐文祖听到了背后温柔的声音,动作停顿了一下,长长地吸了口气,重新带上手套拿着注射器把还在地上捂着不断涌出血液的脖子的濒临死亡的人丢到一边,转身冲着躲藏在阴影中模糊不清面容的男人走,迈开的步子越来越大,速度也越来越快,那个身影却还是相当平...

是联动哦(´-ω-`)

seventeen和李栋旭李洙赫的高颜值搭配(^ω^)

李栋旭×李洙赫(在文里是徐文祖×金秀赫)   洪知秀×金珉奎   尹净汉×李硕珉

seventeen全员黑帮设定



“你好,请问你有时间吗?”


徐文祖听到了背后温柔的声音,动作停顿了一下,长长地吸了口气,重新带上手套拿着注射器把还在地上捂着不断涌出血液的脖子的濒临死亡的人丢到一边,转身冲着躲藏在阴影中模糊不清面容的男人走,迈开的步子越来越大,速度也越来越快,那个身影却还是相当平和地站在原地不动,徐文祖看到了男人手里握着的枪,他的面容也清晰起来,微弯着唇角的俊秀桃花一般的容颜。


“我们谈一谈吧,杀人魔大叔。”


中分的黑发稍微有些遮挡视线,他习惯性地吹了一下眼前的发丝,润红的唇在白到几乎显得透明的皮肤下显出诡异的血一般的鲜艳。徐文祖好像没把那把枪放在眼里,深沉地叹息了一声,低下头把注射器扔到一边,摘下手套撩起前额的头发看了看把枪口放下却依然紧扣着扳机的男人,随意地问:“你想谈什么?”


“关于交易,我的上司想和你做个交易。”

“我认为我们之间没什么交易可谈。”


洪知秀看到对方当着自己面毫不在意地收拾起尸体,倒也不知道要再说些什么了,眯了眯眼睛,提出了交易条件。


“杀人的后续处理工作,不是很麻烦吗?”


他看到男人抬起眼睛看向自己,又弯起唇角,毫无胁迫的威压,“交易是有益于我们双方的,就当玩个游戏,你的作品,不也在成长期吗?”


从阴暗的桥底走出来,来到了明亮空旷的街口,徐文祖注意到一辆车,笔直的向着两个人开过来,却又停在了足够远的地方,谨慎地保持着距离。


“你在看什么呢?”


徐文祖转过身来,眼前面容俊秀的男人斯斯文文地笑着,微笑唇的唇角微微用力地翘着,声音柔和。杀人魔不着痕迹地拉开了他们之间的距离,垂下纤长的眼睫观察起这个比自己矮了一头的心理医生,洪知秀好似没感觉到对方相当危险的打量与试探,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在灿然的阳光下微迷起桃花眼,清浅地吸了口气,长相英气明丽的CEO正刚从车上下来,随着动作牵扯出的衬衫褶皱隐隐透出姣好的肌肉线条,金珉奎解开西装紧裹住腰部的衣扣,远远地就看见了哥哥站在街口上带着蜜糖般的绅士微笑注视着自己,原本气场有些锐利压人的青年突然就软化了下来,温暖热烈的笑容和可爱的尖尖虎牙让他整个人好像变成明艳的向日葵,在阳光下撒发出富有生气的魅力。


徐文祖看了看对着自己旁边男人挥手表示问候的温和样子,低了低头准备离开,却在刚要转身时被洪知秀叫住了。


“别打珉奎的主意。”


平和的声音气势强势却不容拒绝,徐文祖又看了一眼远处站在车旁的精英人士,转头面向依然微笑着的男人,明白了对方是什么意思,微微歪了歪头,卷曲的黑色发丝有着润玉一般的光泽,深邃的眼窝却在透白到好像要融化的皮肤上投下阴郁的淡影,醇厚低沉的声音在喉头间研磨出微哑的性感。


“那如果我一定要下手呢?”

“啊…是啊…如果一定要下手的话…”


美国绅士深吸了一口气背过手去,微皱起眉头看向一边,满脸的苦恼,又转过身来露出平和的笑,上翘的眼角弯起。


“我劝你最好不要尝试。”


杀人魔嗤笑一声,转身离开了。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个他,而自己还没不识趣到要跟同类打到两败俱伤。


金珉奎看着恋人身边气息相当危险的男人远离,拿出手机打通了电话。


“金秀赫检察官,不好意思打扰你了,我有事想说。”


“工作辛苦了,今天来的很早呢。”


洪知秀相当自然熟稔地揽住珉奎的腰,看到大狗狗亮晶晶的眼睛,声音越发柔和。金珉奎明灿地笑了笑,在大自己一岁的哥哥面前拖出了撒娇般的软乎乎的尾音。


“因为想和哥一起参加家族晚宴所以拼命工作过了。”

“我们珉奎真是不管做什么都很棒呢。”


洪知秀打开车门,绅士地把用一支手臂圈着的人重新送进了驾驶座里,珉奎要比他高,抱起来也会有一种满满当当的感觉,轻易地就把自己的心脏填满软化,嘴上也轻声低念着些赞美安抚的话,连哄带亲地纵容活泼的恋人。附身帮人系好安全带,眼中的柔情好像要化成蜂蜜淌下来。只觉得就算穿着西装也像个开朗好动的大狗狗,毕竟本质是改不了的。


“好久都没见过胜澈哥了,今天成员们会都到齐吧?”

“嗯,家族聚会是不会有人缺席的。”


路上一直都在说话,估计也是平常在大公司高层里没有家人陪着不会说太多的事,现在在恋人面前一下子就爆发了,说了一大堆生活上的琐事。洪知秀也就一直都听着,偶尔迎合几句来回应希望得到肯定的狗狗。


“shua呀,刚刚那个是谁?”

“什么?”


洪知秀一下子从放松的状态警觉起来,微迷起桃花眼,抿起了唇。金珉奎单手打着方向盘转向隐秘的小路,指纹加密码解锁自己的另一个手机,再次确认通往聚会别墅的新路线,再次开口问道:“是需要特别注意的人吗?毕竟如果不是大事哥也不可能会亲自露面的。”


绅士微弯起唇角,他的恋人还是一如既往的敏锐,倒是什么都瞒不住。指尖轻敲脸颊,看着车开入黑暗的地下车库,沉吟了一会开了口。


“珉奎最近为什么要去接近金秀赫呢?”


金珉奎有些困惑地轻皱起眉头,不明白为什么问题被拐到了这里,但还是先回答了对方,“这本来是灿的工作来着。”


洪知秀挑了挑眉,“原本是灿去?”


“对啊。”


珉奎有些生气地抿了抿唇,不满地跟哥哥抱怨起来,“真是,不知道怎么想的,那个检察官可是很危险的,怎么能让最小的弟弟去啊?虽然灿很努力爆发力也很强但和那种人接触连胜澈哥都很难全身而退,要不是带着灿出去吃饭我都不知道这件事。”


男人深吸了一口气,“看来得排查一下顺荣那边的人了,对最小的孩子下手怎么看都应该惩罚一下才对。”


“所以说这跟刚才那个恐怖的大叔有什么关系吗?”


洪知秀笑了笑,垂下眼给教父发了两人到达的消息,压低了柔和的嗓音问道:“珉奎呀,如果我们的所有人再加上金秀赫那边的势力都不一定能控制的了的人,你不觉得很难缠吗?”


金珉奎倒吸了一口冷气,轻微的刺痛像荆棘一样攀上脊背,他不想再推断下去了。


“对不起。”


金秀赫挂掉手机眯起眼睛看向刚刚撞到自己的匆匆消失在电梯里脸被口罩和帽子严严实实的推着货物的工人,男人摘下口罩,露出一张有辩识性的对于男性来说相当漂亮的有骨感的脸,嘴部周围有几颗小巧的痣,看到检察官不动声色地把手里被塞的卡片藏进了西装外套里,抬手扬了扬帽檐,勾起唇角向人打招呼。


“金检查长,怎么了吗?”

“没什么。”


金秀赫对着警员冷淡地丢下一句话后就转身离开了案发现场,咬了咬牙。他倒是没想到首尔的黑帮已经到了这般张扬的地步,可以直接当面自己发出不知道是威胁还是邀请的卡片,男人冷峻的气息也再没有使别人萌生探求的念头,俊美又线条分明的脸庞倒是吸引了不少注意,鹿般的透黑眼瞳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柔和意味,金秀赫走的很快,风扬起西装的下摆露出包裹着精瘦腰部的衬衫,宽肩窄腰长腿的身材也是毫不逊色顶级的模特。


金秀赫把自己摔进车里,骨节分明的手用力地扯了扯领口,原本整洁利落的领结被扯歪了,领口也弄出褶皱。他抿紧了粉薄微干的唇,皱着眉头从西服夹层的口袋里抽出一张印着白色钻石的黑色贺卡。


“首尔的教父希望能见您一面,是对双方都有益处的好事,恳请您能考虑一下。”

“如果同意会面的话,会有专门的人去您的住址来接您。”


落款是那位教父一惯的作风,大写的seventeen和粉蓝色的钻石。


“那么清新的颜色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女生茶话会的邀请函。”


低沉的声音嫌弃又不讲情理地数落了一句。金秀赫转动方向盘开往对方指定的地点,他不喜欢被人控制的感觉也不怕独自前往,倒不如换句话说,他早就独来独往惯了,而且黑帮也多多少少忌惮着冷静理智到令人发怵的检察官。


“我就知道您会接受我们的邀约。”


尹净汉微笑着看向从车上下来的男人,打开后座的车门。金秀赫瞄了一眼被黑布封的相当严实的车窗和五官大气清俊假笑着的人,坐了进去。


“没必要假笑到这种地步,本来你们就不应该敌对的人笑,未免也太怪异了。”

“啊…其实也没想维持多久,因为太累了。”


被识破后就无所顾忌地撤下了笑容,本身接人会面这种低级任务是他这个二把手不用做的,只不过是因为这位检察官太危险,洪知秀去牵制那个突然出现的难缠的变态杀人魔了,身为教父处于最高地位的崔胜澈不管怎么样都不能乱跑,所以还是身为哥哥的自己来比较保险。


“我们希望和您做一个交易而已,希望您可以提前做好心理准备,金秀赫检察长。”

“那就要看你们开出的条件是什么了。”


金秀赫抿了抿唇,不动于衷地靠坐在后座的坐背上,通过黑布缝隙的光影印照在他俊美如画报般艺术品的侧脸上,气场犀利又敏锐,让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一刻也不能放松警惕。尹净汉的身体一直在紧绷着,有些不耐地咬了咬牙,这位检察官是真的不好对付,他现在突然开始有些羡慕与徐文祖周旋的洪知秀了,但其实自己也明白那个杀人魔不会比眼前那个男人更容易应对,反正左右都是麻烦的事。他扣紧了搭在方向盘上的指尖。


难得的家族聚会却还有这么一堆麻烦的人和事,也真是很让人烦躁了,他想起乖顺善良的他的傻瓜,硕珉的笑很好是他很喜欢的,只希望这个注定会气氛紧张咄咄逼人的夜晚赶紧过去,毕竟他的耐力不怎么样。



这里是分成三条线

1.洪知秀和徐文祖

2.金珉奎和金秀赫

3.李硕珉和尹宗佑


简单来说就是大魔王徐文祖来到了新的城市首尔,管理首尔的黑帮团体是seventeen,因为忌惮徐文祖会威胁到自己管辖保护范围内的势力所以提出了交涉协商的想法,洪知秀身为心理医生了解心理变态的想法所以由他去跟徐文祖谈条件,但因为徐文祖太不可控所以需要黑道白道一起看着,所以又去找金秀赫检察官做交易,金珉奎表面身份有利于和外界名流交涉去接近金秀赫(本来是由老小李灿去,但金秀赫太危险所以由身为哥哥的珉奎去)


要牵制徐文祖,又让性格最为善良温和的李硕珉去接近大魔王的作品尹宗佑,总的就是徐文祖太危险所引发的一系列连锁反应(*^ω^*)


金秀赫和徐文祖感觉会挺香的,最近也想写王黎地狱使者和刘本刘部长的cp呢(´-ω-`)


(崔胜澈队长是教父,还是分成三个小分队,崔胜澈带黑泡队的三个崽,李知勋带主唱队的四个崽,权顺荣带表演队的三个崽,一共13人为黑帮所有的高级干部,剩下的都是小喽啰,大家除了黑帮的都有各自的表面身份,珉奎是大公司身价23亿的金CEO,洪知秀是心理医生,其他的暂定)





小青花永

演戏的错觉

小短文哦(´-ω-`)


“没什么,只是觉得亲爱的你很漂亮,很喜欢。”

“cut.”


李洙赫拿着李栋旭的台本,被穿着黑毛衣的男人困在手臂和沙发靠背之间,微迷起鹿般透黑的瞳紧盯着纸页上的文段,眉眼间无端地生出冷峻的气质,在确认说出来的文字没有错误后喊了停。李栋旭马上放松了富有压迫感的姿势坐到了紧靠着恋人的旁边,一支手臂还搭在沙发背上,看上去就好像是把自己的白蒸糕揽在怀里一样。伸手拿过自己的台本再次确认台词。


“我觉得台词上已经没问题了,声音上的处理也很不错。”


李洙赫侧过头看了看台本,薄粉的唇瓣翕动着,低沉醇厚的声音磨得他心痒痒,李栋旭抬起眼睛,距离近到他...

小短文哦(´-ω-`)



“没什么,只是觉得亲爱的你很漂亮,很喜欢。”

“cut.”


李洙赫拿着李栋旭的台本,被穿着黑毛衣的男人困在手臂和沙发靠背之间,微迷起鹿般透黑的瞳紧盯着纸页上的文段,眉眼间无端地生出冷峻的气质,在确认说出来的文字没有错误后喊了停。李栋旭马上放松了富有压迫感的姿势坐到了紧靠着恋人的旁边,一支手臂还搭在沙发背上,看上去就好像是把自己的白蒸糕揽在怀里一样。伸手拿过自己的台本再次确认台词。


“我觉得台词上已经没问题了,声音上的处理也很不错。”


李洙赫侧过头看了看台本,薄粉的唇瓣翕动着,低沉醇厚的声音磨得他心痒痒,李栋旭抬起眼睛,距离近到他能看清恋人线条挺拔顺畅的鼻梁和纤长的眼睫,微微地笑起来,李洙赫见男人半天没有一声动静疑惑地抬起头,正正好好坠入对方深邃眼瞳中柔和的流光里,条件反射似的把距离拉远,用手背遮住嘴,露出了标志性害羞时窘迫的笑,俊美的眉眼弯成了月牙的好看形状,透白的皮肤也快速地染上一层不好意思的淡红。李栋旭笑着附身把恋人遮住嘴角的手拉下来,宽大的手掌包裹住洙赫富有骨感的手腕,指腹轻柔地磨蹭。看到对方抿紧了弯起的唇垂下头,原本的淡红渐渐变成了更为艳丽的色彩,年长的男人却还像个小孩子一样不依不饶地压低了身子非得要看李洙赫的脸,忍不住调笑起来。


“啊,真是容易害羞。”

“那是因为哥你突然那副表情。”


被抓着手手的人指着对方辩解起来,李栋旭只觉得有趣,笑着稍微晃了晃牵着的手,想到了什么,突然压低了低沉的嗓音,“我爱你。”


“啊!真是!”


看到被自己抓着的人有点被调戏地受不住的轻吼起来,整个人都变成红色的了,李栋旭没心没肺地笑得更加欢快,眼角边的笑褶带着迷人深沉的阴影,那是岁月送给他的,他依然英俊如昔。算是欺负够了,李栋旭揽住恋人宽阔瘦削的肩膀紧紧地抱了抱权当安抚,中分的卷发很适合他但有时候会稍微遮挡住视线,修长的指尖抓了抓头发,停下了胡闹。


“关灯再来一遍吧,这次看着我。”

“嗯…”


李洙赫把台本放下,看着灯光熄灭后别墅陷入了沉寂与黑暗,迷起鹿瞳,看到几乎与黑暗融为一体的李栋旭从中抽离出来,他身上的色彩是如此纯粹,大片的黑,皮肤的冷白,以及那少得可怜的玫瑰花似的润红,带来了古怪的压迫与恐惧感。李洙赫舔了舔唇,坐直了身体,他能感觉到压迫感的不舒适刺痛了他的脊椎与后颈,一步,两步,三步………他看着对方一步步地走过来,心脏跳动的速度也开始加快。原本深邃富有魅力的眼窝变成了阴冷的暗影,李洙赫看到他眼中的神采,死寂又冰凉,脊背上轻微的刺痛变得越来越明显,于是他又向后靠,但柔软椅背并未卷走这不适分毫,李洙赫从来没见过男人那种神情,那并不属于李栋旭,那属于徐文祖,而徐文祖不是他的爱人,他不爱徐文祖。


原本因外貌而模糊的认知在思索下变得清晰起来,李洙赫因不适应而紧扣在一起的修长指节放松下来,原本气场的温和平缓越发严峻冷漠起来,他近乎是用陌生人般挑剔疏离的眼光打量身前气息阴森恐怖的人,男人却就只是站在那里注视着自己,李洙赫眯着眼睛看了看迟迟没有动作的人,困惑地微启轻薄的唇。是忘记台词了吗?


李栋旭突然行动起来,眼神却温软,哪里还有刚才半分的危险与血腥,他走到不解的恋人身前蹲下,把对方裸露在阻隔了地面凉气地毯上的双脚抓住拉进怀里捏了捏,手感软乎乎的。李洙赫翘起脚尖在恋人的黑毛衣上不自觉地来回摆动轻点,李栋旭的手很温暖,他终于软化了表情,微弯起精致的鹿眼,李栋旭也像是松了一口气般地起身向前温柔地轻吻了下白蒸糕翘起的好看唇角,声音低沉带上了小心的诱哄意味,“我去把灯打开。”


“台本上写你应该说一直以来辛苦了。”

“如果你想听的话,亲爱的。”


与演戏时的语气不一样,微哑的性感尾音被点缀上繁星般的珍惜与爱意,变成了醇香咖啡一般的醇厚语调,李栋旭的指腹轻蹭过恋人的眼角留下自己的体温。李洙赫安稳地看他再次没入黑暗,心境却比刚才平静许多,平和地微弯唇角。他爱李栋旭,只要清楚这点就算扮演成什么都不会搞错的。

小青花永

关于吻痕(下)

“拍摄辛苦了。”

“大家都辛苦了。”

“栋旭要走了吗?我们打算去喝一杯暖暖身子,你来吗?”

“啊,今天家里有事就先不去了。”


李栋旭裹紧了身上淡灰的皮呢大衣,跟拍摄人员都道过别之后赶紧缩回到了车里,车里的暖气才刚开还远没有那么暖和,男人搓了搓有些冻僵了的手,拿过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快到凌晨的时候了。仰靠在座椅上闭上眼睛长舒了一口气,暂时休息一下紧绷着的神经。


“大晚上的一身酒气回家太不像话了……”


低沉的声音微哑,在喉间低吟,李栋旭确实是比以前要更注意细节,他顾忌着很多可能会为恋人带来困扰的不利因素,也没关系,并不觉得这些约束有多麻烦,他已经养成习惯了,习...




“拍摄辛苦了。”

“大家都辛苦了。”

“栋旭要走了吗?我们打算去喝一杯暖暖身子,你来吗?”

“啊,今天家里有事就先不去了。”


李栋旭裹紧了身上淡灰的皮呢大衣,跟拍摄人员都道过别之后赶紧缩回到了车里,车里的暖气才刚开还远没有那么暖和,男人搓了搓有些冻僵了的手,拿过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快到凌晨的时候了。仰靠在座椅上闭上眼睛长舒了一口气,暂时休息一下紧绷着的神经。


“大晚上的一身酒气回家太不像话了……”


低沉的声音微哑,在喉间低吟,李栋旭确实是比以前要更注意细节,他顾忌着很多可能会为恋人带来困扰的不利因素,也没关系,并不觉得这些约束有多麻烦,他已经养成习惯了,习惯了每天早上变得越来越熟稔的浅吻,习惯了冬天在家里堆满各种各样柔软又温暖的东西,习惯了做各种各样的家常菜,也习惯了全心全意地爱一个人,他想要好好地去爱,不计代价的也好,束缚很多的也好,只要是爱李洙赫,爱他害羞的情人,爱笑起来很可爱的白蒸糕那就很好,那是他非常想做的,每分每秒都在做的事情。


“栋旭呀,应该要走了。”


差一点就要睡着了,李栋旭猛地清醒过来,是经纪人在敲车窗。有些困倦的男人捏了捏酸痛的鼻梁,玫瑰花瓣一样润红的唇微干,他还有点迷糊,今天确实是工作量蛮多的,但不能睡,李栋旭注视着窗外飞逝而过的建筑物,昏黄又慵懒的路灯灯光为他分明的脸部线条描上深沉又迷人的浓黑阴影。


“啊,就到这里就行了。”


李栋旭突然出了声,让经纪人把车停在了路边,两人交换位置,他坐到了驾驶位上。摇下车窗,向对方道别,经纪人也很识趣地没有问什么东西,互相打了个招呼就分开了。李栋旭是在向他的经纪人隐藏,把他珍贵的恋人藏起来,唯有这点他谁都放不下心不能告诉,所以不管每天晚上有多累他都会特意让对方走一个奇奇怪怪的圈子,然后再自己一个人开车回家,确保万无一失,毕竟天蝎座的多疑与谨慎在他身上淋漓尽致地体现了出来。


到了家,李栋旭把车停进后仓库后有些奇怪地从后门进到了里屋,他缩了缩脖子,皱起眉头,别墅里非常黑而且非常冷,他找不到自己乖巧羞涩的恋人了。眼睛稍微适应了黑暗,李栋旭摸索着向二楼的卧室边走边呼唤李洙赫的名字。


“洙赫,你在哪里呢?听到了回答一声,洙赫呀。”

“栋旭哥……”


卧室里传来细微的回应声,李栋旭进到卧室里,接着窗外一缕纯净的银白月光,看到了安静地窝在被窝里的男人,李洙赫鹿般的眼瞳眯着,纤长的眼睫在眼睑下投出银灰色的精巧影子,连薄薄的唇都泛着清淡的光泽,就像在拍杂志一样,李栋旭无端地想到,他从来都不吝啬对爱人的夸奖,但现在好像并不是应该调情的场景,虽然他很想。弯起眉眼,深邃的透黑眼睛沉淀高调宣扬的柔情,李栋旭的情感变得前所未有的柔软,非得让李洙赫沉溺在其中,最好一辈子都别出去。


“别别,不用起来,别起来,现在家里很冷。”


着急忙慌地制止了李洙赫想要起身的行为,李栋旭在他身边单膝跪下,靠在床边唇角勾起注视着床上的人,表情深沉又平和,让黑夜变得无端的暧昧晦涩起来。李洙赫虽然眼睛睁开了但意识并不清楚,他一直都在缓慢地眨透黑的眸。他往床上的另一边挪,把原本沾染着自己温暖体温的部分床铺移出来,低沉的嗓音语调安定。


“栋旭哥你赶紧进来,现在床铺很温暖。”


李栋旭脱下外套,快速地掀开被窝躺了进去,揽住恋人精瘦的腰一个翻身又把乖乖侧躺着的人又重新弄回了原先被暖好的床铺的部分,也不管怀里的人怎么说,闭上眼睛下巴靠在洙赫宽阔瘦削的肩膀上,轻轻拍了拍对方修长又骨节分明的手,语气带上了点抚慰的意味。


“马上就会暖和起来的…”


身后人的胸膛紧贴着自己的后背,李洙赫甚至能听到年长恋人稳定有力的心跳声,只庆幸幸好是停了电,浓厚的黑暗遮去了他俊美脸庞上的绯红与热度,他还是会害羞,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感觉到栋旭的呼吸声变得绵长平稳起来,洙赫也有些困倦,小心地转过身却又被男人揽着腰,只能安分地待在对方怀里,闭上眼睛,过近的距离让两个人的吐息都融化在一起,临坠入睡梦前,李洙赫迷迷糊糊地想着一件事。


希望明天吻痕能消下去……




下篇出炉啦✧٩(ˊωˋ*)و✧

还会接着再写哦(´-ω-`)

小青花永

关于吻痕(上)

是李栋旭×李洙赫哦(´-ω-`)


很早以前就像写写看了(*'▽'*)♪


“我去工作了。”

“嗯………”


李洙赫闭着眼睛翻了个身,正好靠到恋人的怀里,伸出手胡乱又小幅度地摸了摸李栋旭的背表示问候与支持,沙哑低沉的声音麻酥酥的,迷糊地感觉到对方温热的气息喷洒到侧脸上,他得到了今天的早安吻。


李栋旭从柔软的宽大床铺上起来,看到洙赫又温吞地缩回了被褥里,不自觉地笑起来,指节力度柔和地蹭了蹭半睡半醒的人线条分明的下颌,忍不住轻声感叹,“睡相还是一如既往的乖啊,我们洙赫。”


临走前打开了房间里的加湿器,确保室温温暖后离开了舒适的家,毕竟他...

是李栋旭×李洙赫哦(´-ω-`)


很早以前就像写写看了(*'▽'*)♪





“我去工作了。”

“嗯………”


李洙赫闭着眼睛翻了个身,正好靠到恋人的怀里,伸出手胡乱又小幅度地摸了摸李栋旭的背表示问候与支持,沙哑低沉的声音麻酥酥的,迷糊地感觉到对方温热的气息喷洒到侧脸上,他得到了今天的早安吻。


李栋旭从柔软的宽大床铺上起来,看到洙赫又温吞地缩回了被褥里,不自觉地笑起来,指节力度柔和地蹭了蹭半睡半醒的人线条分明的下颌,忍不住轻声感叹,“睡相还是一如既往的乖啊,我们洙赫。”


临走前打开了房间里的加湿器,确保室温温暖后离开了舒适的家,毕竟他的爱人怕冷,在大冷天的感冒了估计也会很难受,最珍贵的要好好地保护起来才是作为好丈夫的执行准则嘛。


因为今天并没有行程所以特地把闹钟关掉了,李洙赫一直睡到快到中午才慢悠悠地起了床,从床铺上缓慢地做起来,闭着眼睛揉了揉有些乱的头发,雕塑般线条利落的俊美侧脸在投过窗帘的阳光映照下白净得好像变成了奶油一样的顺滑,落在脖颈上暧昧的吻痕也显示出漂亮的樱红色,连带着隐藏在一夜糜乱后衣领下的情色痕迹在透白皮肤的映衬下看起来明显非常。窝在被子里又懵了一会才睁开眼睛,吸了吸鼻子,起身下床去洗漱。


“啊,真是……”


李洙赫在抬眼真正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时才感觉到害羞,因为被脖颈上过于明显的痕迹窘迫地双手撑在洗手台上垂下了脑袋,脸颊透红,连握着牙刷的指尖好像都烫到让人错以为着了火的地步,无语地空噎了一下,重新深吸一口气抬起脸,试图打起精神继续洗漱但在不小心看到领口下更过分的东西后算是彻底放弃了冷静,不好意思又尴尬地紧抿着唇线笑了笑,连宽阔瘦削的肩膀都笑到微微抖动,翘起的眼角像月牙那般的可爱又羞涩的弯弯笑眼,只得磨蹭着抓起水杯走出了卫生间,坐在沙发上刷起来了牙,却依旧被不知为何被吻痕越来越明显的痒意惹得心神不宁,后颈羞红的颜色让整个时不时突然蜷缩起来的身形修长的高大男人像只煮熟了的虾,是让看了的人都忍不住跟着一起害羞的程度。


吃过早餐收拾好盘子后洙赫暂且坐在沙发上发起了呆,修长的指尖时不时地抓一下线条利落的锁骨上的红痕。这种样子是绝对不能去健身房运动的,要是出门也必须穿高领的衣服才可以,不过话说回来谁会穿着高领衣服做运动啊…有些无奈地抿了抿薄唇,起身拿起桌面上的遥控器,铺开电热毯,安稳地把两条长腿一并收到电热毯上打开了电视。


“看看电视剧好了,今天栋旭哥演的电视剧好像要更新。”


一边小声念叨一边浏览电视屏幕,选定了影片后就嚼着味道酸甜的维生素靠在柔软的沙发背上,整个人都稍微陷下去了一点,温暖地包裹住他的后背与脖颈,李洙赫一到冬天除了健身和工作拍摄在家里基本不怎么做家务活,大部分是因为怕冷所以到了放松的地方就很容易犯困,正好也像是短暂性冬眠了一下补充身体能量,原本高冷富有攻击性的俊美外貌在犯困时却非常乖巧可爱,李栋旭就很少在他睡觉时招惹他,年长苏荷7岁的恋人在日常中也相当温和成熟,可能是因为经常闲着没事就做家务活的缘故,李栋旭把洙赫照顾得很好,现在的洙赫就算到了冬天也很少感冒或者手脚冰凉了。沙发也是最近买的非常宽大又舒服的款式,把沙发背放下来几乎可以让两个身形修长的男人当床睡。


橙子味的维生素在舌尖漫开可口的酸甜,李洙赫改变了姿势侧躺在电热毯上,盖着毯子,身上非常暖和,翻了个身仰躺在沙发上,伸手捏了捏微微酸痛的劲瘦的腰,可能是因为今天没有行程的缘故所以昨天晚上才做得比往常更猛烈,平时李栋旭都是会有收敛压制着点的,洙赫在床上能感觉得到,因为过程毕竟缓慢节奏也温和所以一般都是让他感觉更舒服,也小心地不留下任何痕迹,最过分的也只不过是前戏时不管多少次都让自己无所适从的在他耳边研磨着低沉嗓音的不为人知的下流情话和爱抚身体时显得格外细致缓慢让人起鸡皮疙瘩的情欲意味,但那只是让他感到害羞而已,他很容易害羞,皮肤又白性格安静,脸红得就特别明显但也非常可爱。


“啊…想叠盒子…”


无厘头的话突然就从嘴里跑了出来,李洙赫从沙发上下来在家里走来走去找盒子,最近的综艺上有叠盒子,一下子就喜欢上了,现在栋旭不在家就留自己一个人,腰又不舒服不想打游戏,叠盒子就很好,因为是属于喜欢上一个剩下的就全都喜欢的人。


实在是找不到盒子,只能拿还没来得及扔的鞋盒稍微应付一下,重新盘腿坐在沙发上,垂着脑袋把鞋盒子分解开又慢悠悠地重新拼接上,是就这样自己一个人玩上一个小时也可以的类型。


慢慢地莫名其妙地就困了,透黑的眼睛像鹿一般深邃漂亮,脸颊的线条也很利落,就算只坐在什么地方本身都是拍摄画报般的绝美艺术品。缓慢地眨起眼睛,像放慢视频了倍速一样的困倦,渐渐的也放弃了和睡意的抗争,抱着盒子很好地在暖暖呼呼的沙发上睡着了,最近午睡也是常见的事了。




只写了一小段,剩下的也会好好地写完的(´-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