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格兰杰

188浏览    22参与
柒染.

[R&H]Ⅰ求婚②

       赫敏接受了罗恩的求婚,这让他高兴地在教室里唱起了前几天刚从麻瓜广播里听来的歌——“茫茫夜空里/听见心跳的声音/虽然相隔万里/渴望的眼睛/寻找着/彼此的轨迹”,甚至还开始跳起了踢踏舞。说时迟那时快,曼德拉草的尖叫响彻了天空。金妮连忙跑去叫纳威,波特则从身后的架子上拿下一双手套试图把它按回到泥土里。事情到这里还没有结束,匆匆忙忙跑出来的金妮一个不小心,掉出了口袋里的秘鲁烟雾弹。霎时间,烟雾缭绕。等烟雾散去,每个人的脸上都变得灰扑扑的,而在不久前被罗恩安利给纳威的烟雾报警器也恰逢其时地响彻了教室。...


       赫敏接受了罗恩的求婚,这让他高兴地在教室里唱起了前几天刚从麻瓜广播里听来的歌——“茫茫夜空里/听见心跳的声音/虽然相隔万里/渴望的眼睛/寻找着/彼此的轨迹”,甚至还开始跳起了踢踏舞。说时迟那时快,曼德拉草的尖叫响彻了天空。金妮连忙跑去叫纳威,波特则从身后的架子上拿下一双手套试图把它按回到泥土里。事情到这里还没有结束,匆匆忙忙跑出来的金妮一个不小心,掉出了口袋里的秘鲁烟雾弹。霎时间,烟雾缭绕。等烟雾散去,每个人的脸上都变得灰扑扑的,而在不久前被罗恩安利给纳威的烟雾报警器也恰逢其时地响彻了教室。

       正当一切变得越来越不可控之时,差点没头的尼克从门缝中钻了出来,着急道:“你们收拾一下快走,我看见麦格教授往这边走来了。”场面顿时忙碌了起来,“清理一新”“XX飞来”的咒语层出不穷。麦格教授的脚步声近在咫尺,门锁正在被打开。波特只来得及把最后一个罐子扶起来,便听到了开门声。

     “哦!你们在这里什么?”向来严苛的麦格教授没露出什么好脸色。

     “啊哈,这个嘛......嗯......”波特欲言又止。

       赫敏站了出来,向来在麦格教授面前自信有加的她这次也露出了羞涩,“那个......罗尼......他......”罗恩带着英勇就义的表情望着曾经的院长,打断了格兰杰,“不过就是我求了个婚。”

       麦格教授挑了挑眉,声调中带着一丝逗意,“哦?”

       罗恩和赫敏欲言又止,他们想起来当初在一起的时候麦格教授也是恰巧撞见了才知道,也不知道是什么孽缘。

       金妮没有让场面继续沉默下去,推了推罗赫二人,对上麦格教授的视线,快速陈述,“我们向纳威短暂地借用了一下草药学教室,由于意外导致时间延迟到了现在影响了城堡的作息,我们将尽快离开。”

       麦格教授点了点头,嘱咐:“下次可别这样了,何况求婚这种大场面好歹也得耗费一笔吧,城堡虽然在大战后重新修缮过,但肯定不如外面的场地。希望下次不会这样了。”说完自己也才意识到不对,补充到:“啊应该没有下次了。不过你们这一届的确是出格了一点。”说完摇着头离开了。

       大家面面相觑,又不约而同地拿起了飞路粉。


Ⅰ求婚end.

你不知道我是谁

【黑暗时代AU】冈特家的梅洛普-4

前言:灵感来自重看哈利波特时,发现在梅洛普的故事旁边做了笔记《德伯家的苔丝》。

警告:1 绝不是洗白伏地魔等反面角色,拒绝三观JC。

2 时间设定在黑暗时代焚烧女巫时期,《国际保密法》颁布前。为了剧情逻辑,角色的年龄辈分和原著不完全符合,所以是AU。可以粗暴地看作有相同性格和姓名的祖先之故事。

—————正文的分割线—————

王储POV盔甲和遗忘咒

雷古勒斯·布莱克出现在里德尔府大门的时候,小汉格顿已经一片火海。贝拉特里克斯的笑声和火苗一同飘荡在教堂上方的黑色夜空,神父的尸体躺在她的脚下。马沃罗·冈特比起报复里德尔更想把亲生女儿生吞活剥,他冲向...

前言:灵感来自重看哈利波特时,发现在梅洛普的故事旁边做了笔记《德伯家的苔丝》。

警告:1 绝不是洗白伏地魔等反面角色,拒绝三观JC。

2 时间设定在黑暗时代焚烧女巫时期,《国际保密法》颁布前。为了剧情逻辑,角色的年龄辈分和原著不完全符合,所以是AU。可以粗暴地看作有相同性格和姓名的祖先之故事。

—————正文的分割线—————

王储POV盔甲和遗忘咒

雷古勒斯·布莱克出现在里德尔府大门的时候,小汉格顿已经一片火海。贝拉特里克斯的笑声和火苗一同飘荡在教堂上方的黑色夜空,神父的尸体躺在她的脚下。马沃罗·冈特比起报复里德尔更想把亲生女儿生吞活剥,他冲向牢房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正同贝拉一起发泄情绪。

当卢修斯的猫头鹰带来梅洛普被麻瓜法庭判处火刑的消息,母亲沃尔布加气得破口大骂,父亲奥赖恩的手微微发抖。魔法世界没有国王,而是纯血家族共治。可每当这种情形,古老而高贵的布莱克自然而然地成了领导者。“巫师的审判权必须留在魔法界。”父亲宣布,这是战争,一个世界对另一个世界的。

二十八个家族都参加了这场神圣的战争,甚至包括叛徒韦斯莱,他们决定把《保密法》的争议暂时放在一边。可实际上,雷古勒斯看到的是单方面的报复和屠杀,而他全无兴趣参与。他兴致勃勃地来找村子里唯一有能力反抗的人,汤姆·里德尔骑士。

雷古勒斯轰隆一声用魔法打开了大门,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客厅,却失望地看见年轻的汤姆抱着美丽的女士和年迈的父亲,站在客厅正中央瑟瑟发抖,完全不像一个骑士。

“汤姆爵士,您不觉得您有义务保护您父亲大人的领地吗?”雷古勒斯无奈地摊手。

“我知道我拿你们没办法,你们不怕刀剑、不会感到疼痛。我知道你们是什么,一群怪物。”汤姆骑士脸上混杂着恐惧和鄙夷,嘴上也不饶人。

“实际上,我很怕疼。”雷古勒斯觉得受到冒犯,他只是一个巫师,又不是刀枪不入。接着他用魔杖指着三个人,继续盘问道:“梅洛普·冈特在哪儿?”

汤姆意外地显得平静,回答道:“哼,在监狱里,不然呢。为什么我应该知道。”

“她越狱了,不知所踪。我以为是你……”

“为什么是我?”

“她怀了你的孩子,你这冷血的麻瓜!”

“她在撒谎。她所有的一切都是谎言。”

雷古勒斯明白了,是无知给他们带去了愚昧和冷漠。这事实不难用魔法来验证,而麻瓜在找到他们的方法之前,不会做出任何改变。“你不会想告诉我,就算她怀孕了,也不一定是你的孩子吧?”

“极有可能。她是个魔鬼,会控制任何她想得到的男人。”汤姆小声地说出了真实想法。

这就过分了,他明知道那不可能,雷古勒斯心里升腾出一股怒气。巫师的家庭很奇怪,大人们给小孩子讲梅林的故事,却从来没想过也许会有巫师的小孩喜欢亚瑟王。骑士的故事让他着迷,可现实总让他失望。也许就像布莱克的纯洁一样,麻瓜那些古老而高贵的精神,也终究都在慢慢地被遗忘。

“你最好祈祷是我先发现冈特家的女孩,不然我想里德尔家很有可能要后继无人了。”雷古勒斯举起了魔杖。

“不,不要,求您。”女士拦在了汤姆的面前。

雷古勒斯犹豫了,然后对汤姆说:“汤姆爵士,您是准备出来堂堂正正地决斗呢?还是准备继续躲在女士的裙摆下面呢?”

汤姆吓坏了,没有回话。真是毫无勇气和荣誉可言。

“钻心剜骨!”雷古勒斯的魔杖里发出了红光。红光撞上了汤姆的盔甲,竟然弹了回来。雷古勒斯吃了一惊:“这盔甲哪里来的?”

汤姆的眼神突然迷离了起来,“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离开小汉格顿之前我不能脱下它。”

一个夺魂咒。看着汤姆和女士紧紧地抱在一起,雷古勒斯内心生出了悲凉和怜悯。梅洛普的爱像一场风暴,原本汤姆可以平凡但体面地娶这位小姐。

雷古勒斯看着手里的魔杖,魔法到底带来的是幸还是不幸呢?然后他重新握紧了它,对准汤姆没有盔甲保护的部位,“一忘皆空。”之后是那位女士和老绅士。

等他们缓过神来,雷古勒斯已经藏起了魔杖。他对着他们装作着急地大喊:“里德尔大人!我的大人!小汉格顿被攻击了!必须赶快逃走!快走!”里德尔一家就这样迷迷糊糊地被他放走了。

当雷古勒斯回到教堂附近的时候,他以为疯狂应该已经结束了。直到他在一个不起眼的茅草屋前远远看到德拉科颤抖着拿着魔杖指着一对夫妇。一片火光之中,德拉科的脸显得尤其苍白。

“德拉科,孩子。天啊,你也是个巫师?”麻瓜的男人一脸茫然,显然他们认识。

“闭嘴!”德拉科咬着牙说出了这句话。

“孩子,到底出了什么事?赫敏在哪呢?”麻瓜的女人担忧地问道。

“闭嘴!我不是孩子!”随着雷古勒斯默默走近,德拉科愤怒的声音和涨红的双眼清晰了起来。

“他们是谁?”雷古勒斯的声音突然出现吓到了三个人。

德拉科慌张中拿着魔杖指了过来,看清楚了是谁之后,放下了魔杖,“谁也不是。”

“你们认识?”雷古勒斯觉得他这个外甥有点低估他了。

“德拉科和我们的女儿是朋友。她不见了,我们很担心。”女人急忙说道。雷古勒斯意识到,这对麻瓜夫妇还不知道村子现在的情况。马尔福这是除了和麻瓜贵族过从甚密,开始对麻瓜里的穷鬼也有兴趣了吗?他很好奇,德拉科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你的外伯祖父下了命令。”雷古勒斯试探地问。

然后他看见德拉科用空着的那只手捂住了一只眼睛,他感受到德拉科急促的呼吸,他觉得德拉科似乎要哭泣,他听到德拉科微弱的声音:“我不是懦夫。但我做不到。”

夏日的火焰和德拉科激动的话向雷古拉斯迎面扑来:“赫敏·格兰杰是个女巫,我认识她。雷古勒斯,我‘认识’她。你知道什么是‘认识’吗?就是我能猜到,如果我做了,她会如何恨我。她会怎么狠狠地揍我,她会怎么追着我、用石头砸我。”

雷古勒斯哭笑不得,德拉科不是个懦夫,可还是个孩子,他下不了杀手。“你不会告诉我,你都十六岁了还被小姑娘吓得尿裤子吧?”

德拉科用胳膊遮住了双眼:“我无法忍受她再次哭着拿魔杖指着我。麻瓜还是巫师,原来人没有什么不一样,我能感受她的感觉。她说这个世界疯了,可快要疯了的人是我。”

听了这话,雷古勒斯的心沉了下来。德拉科现在头脑混乱,所以搞不明白,这不是人都能感同身受的缘故,而是因为德拉科有多在乎那个女孩的感受。雷古勒斯看着火海中的小汉格顿,宁愿德拉科只是想在夏天找些乐子。所以他猛地把男孩的胳膊拉了下来,然后用力握住男孩的脖颈。“德拉科,听着,你不是个狠人,这点我很清楚。如果你不想杀他们,你可以用遗忘咒,然后放他们走。没有人会知道,我会掩护你,知道吗?”

格兰杰夫妇的表情终于变成了惊恐:“杀我们?你在说什么?他不会杀我们!”

雷古勒斯冷漠地忽视他们,搂住男孩的肩膀。德拉科渐渐冷静了下来,终于重新拿起了魔杖,荧光从尖端缓缓飘出。格兰杰夫妇的眼神轻松了起来,然后他们立刻被赶着出了村落。

雷古拉斯看着臂弯里的德拉科,男孩眼睛里的红血丝逐渐消散。雷古勒斯突然想到了哥哥西里斯,他不得不低声警告:“还有,你最好忘了他们。看到梅洛普引起的严重后果,你应该懂事。茜茜只有你一个儿子,而我不想看见她的眼泪。”

德拉科温顺地点了点头,雷古勒斯见状把他从怀里推了出去。“好了,去找卢修斯吧。”男孩毫无防备地将沮丧的后背暴露在他的面前。看着这个背影,雷古勒斯又一次盯着手里的魔杖。这简直毫无勇气和荣誉可言。到底是幸还是不幸呢?

“一忘皆空。”无声的魔咒击中了那个背影。我的孩子,你必须忘了她。雷古勒斯觉得无比绝望。


柒染.

[R&H]Ⅰ求婚①

       罗恩向赫敏求婚的时候,场面一度极其混乱。

       罗恩别出心裁的租用了霍格沃茨的草药课教室(在纳威的友情帮助下),他在玻璃棚上挂满了星星灯,在原来放危险植物的玻璃柜里放上他们认识以来的所有记录。例如罗恩第一次见赫敏时穿的袍子(现在在市面上已经过时太久而买不到了),当然最多的还是赫敏帮他写的作业。不过以罗恩的脾性是绝对会扔了他们,所以他是从赫敏的某个用了无限伸展咒的包里翻出来的。其实他还想像哈利一样弄个和赫敏的定情信物(哈利波特拿了那一...

       罗恩向赫敏求婚的时候,场面一度极其混乱。

       罗恩别出心裁的租用了霍格沃茨的草药课教室(在纳威的友情帮助下),他在玻璃棚上挂满了星星灯,在原来放危险植物的玻璃柜里放上他们认识以来的所有记录。例如罗恩第一次见赫敏时穿的袍子(现在在市面上已经过时太久而买不到了),当然最多的还是赫敏帮他写的作业。不过以罗恩的脾性是绝对会扔了他们,所以他是从赫敏的某个用了无限伸展咒的包里翻出来的。其实他还想像哈利一样弄个和赫敏的定情信物(哈利波特拿了那一年的魁地奇奖杯来求婚),然后接着发现他们的定情之物貌似是蛇怪的牙齿,而是蛇牙在大战后已经被傲罗办公室主任(也就是哈利·波特)销毁了,于是只好作罢。

       同时他还暗中让波特夫妇联系了亲朋好友,届时起哄。连在阿尔巴尼亚寻找神秘人遗迹的卢娜都回到了英国,带着新一期的《唱唱反调》,声称要在下一期头版放上他们的求婚。

       好容易到了求婚的那一天,原计划.在下午五点带赫敏去霍格沃茨的罗恩却迟迟不等不到赫敏回家。跑到魔法部一问才知道,刚出了一起案子,事态严重,涉及到虐待家养小精灵,赫敏已经赶去了事发现场。于是生生等到了八点,罗恩才带着赫敏来到了霍格沃茨。赫敏以为罗恩带她去重温校园,径直去了公共休息室,但带胖夫人坚决不让他们没有口令就进去,所以他们才放弃,最后经过走廊到了草药学教室。

       藏匿在四处的人们早已昏昏欲睡,金妮轻轻的叫了一声,哈利才意识到开始,一挥魔杖,星星灯逐级亮起,但最后一排星星灯却因不知从某哪儿冒出来的护树罗锅夹断电线而爆炸了(明明可以用魔法,但罗恩坚决要用麻瓜的东西,说这样才显诚意,但波特吐槽说他是怕用不好魔法)。在罗恩的一番表白后,他拿出了麻瓜历时一个月才做好的戒指(金妮指责他既浪费钱做工还慢)。戒指中心镶了一颗蛇牙形状的天然白水晶(他羡慕哈利作为三兄弟的唯一后裔拥有死亡圣器,直接亲自人工仿造了一枚复活石戒指,代表家族送给了金妮)。正如人们所希望的那样,赫敏惊讶地戴上了戒指(但事后说罗恩被骗了戒指上是人造水晶)。就当人们欢欣鼓舞的准备放礼花之时,却发现礼花被詹姆不知何时换成了粪弹,弄得教室臭烘烘的(纳威在事后还被学生指责在教室玩粪弹还不打扫干净)。

     to be contiuned......

kazami

快乐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像灰姑娘的魔法舞会,像比赛胜利的瞬间,也像我和他相处的点滴。

圣诞舞会的时候我就思考过这件事——霍尔沃兹有这么多漂亮姑娘,为什么克鲁姆偏偏邀请了我——我当然知道自己有多不修边幅,所以在接到邀请之前我甚至没有考虑到这样的选项,也没有想到罗恩他们糊涂到忘记我的性别。从一开始的期待到之后的落寞,尽管我不愿意承认,那滋味我不想再尝到第二回。

你们可能会疑惑为什么我说“比赛胜利的瞬间也是短暂的快乐”,很抱歉的是,这也许是对我一个人才能用到的例子。英雄在收获声誉的同时能够怀抱美人,不管是报纸还是故事书,文献上都是这么记载的。而冠军就像英雄一样,我本应该为他高兴,但那样的发展让我...

快乐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像灰姑娘的魔法舞会,像比赛胜利的瞬间,也像我和他相处的点滴。

圣诞舞会的时候我就思考过这件事——霍尔沃兹有这么多漂亮姑娘,为什么克鲁姆偏偏邀请了我——我当然知道自己有多不修边幅,所以在接到邀请之前我甚至没有考虑到这样的选项,也没有想到罗恩他们糊涂到忘记我的性别。从一开始的期待到之后的落寞,尽管我不愿意承认,那滋味我不想再尝到第二回。

你们可能会疑惑为什么我说“比赛胜利的瞬间也是短暂的快乐”,很抱歉的是,这也许是对我一个人才能用到的例子。英雄在收获声誉的同时能够怀抱美人,不管是报纸还是故事书,文献上都是这么记载的。而冠军就像英雄一样,我本应该为他高兴,但那样的发展让我根本没办法平静地看着他,更不用说什么微笑着称赞了。

入学到现在,从我们在列车上的第一次相遇开始,我们拥有无数个瞬间。无数次对视,无数次相视一笑,无数次互相数落,甚至无数次争吵。无论什么原因,无论是好是坏,对我来说,每一个瞬间都是美好的回忆——我本来以为罗恩也会这么认为,但是现在我不确定了。他是怎么看待这些事情的,是怎么感受我的存在,是怎样去理解,或者说他到底有没有发现这些瞬间…我全部都不知道。

现在我似乎连自己都难以感受,就好像书上的文字突然之间全部变成空白,我脑子里的一切都缠在一起,乱糟糟的,像一团草,更像一团浆糊。

真可笑,我的眼泪就要从眼眶里掉出来了,可面前的他们抱在一起,热情地拥吻,所有人,所有人都在为他们欢呼。

真可笑,只有我一个人在难过。

我要离开这里,我要逃离这种窒息感。

结束了。

kazami

冬天的图书馆对我来说格外的有吸引力——读不完的书本,安静的氛围,还有和冬天不太般配的温暖——当然,每个季节的图书馆都有特别吸引我的地方,没有哪一天会让我对这里提不起兴趣。

我选了一个离窗户比较近的位置,以便自己能和阳光充分接触。

今天和往常一样,又不太一样。因为在我才看了两页书的时候,那个咋咋呼呼的家伙就抱着一叠书坐下了。

我原本猜想他下一秒就会开口让我借他作业参考,但是三分钟过去了,他依然安静地坐在那里,就好像他不是他一样。

我诧异地抬头看了看他,哦…也没什么问题啊,还是熟悉的麻子,好看的红麻花,就连嘴边的蛋挞屑都一样——等等,红麻花?

为了确认自己没有眼花,我再一次,仔细地看了看...

冬天的图书馆对我来说格外的有吸引力——读不完的书本,安静的氛围,还有和冬天不太般配的温暖——当然,每个季节的图书馆都有特别吸引我的地方,没有哪一天会让我对这里提不起兴趣。

我选了一个离窗户比较近的位置,以便自己能和阳光充分接触。

今天和往常一样,又不太一样。因为在我才看了两页书的时候,那个咋咋呼呼的家伙就抱着一叠书坐下了。

我原本猜想他下一秒就会开口让我借他作业参考,但是三分钟过去了,他依然安静地坐在那里,就好像他不是他一样。

我诧异地抬头看了看他,哦…也没什么问题啊,还是熟悉的麻子,好看的红麻花,就连嘴边的蛋挞屑都一样——等等,红麻花?

为了确认自己没有眼花,我再一次,仔细地看了看他。红色的双麻花,黑色的制服裙,除了这两个天差地别的特征,其他都是…熟悉的样子。

我费解地抓了抓头,突然现在自己的发型好像也不太一样…校裤,短发?这都是怎么回事…!?

“罗恩,你…”

如果不是图书馆不能大声喧哗,我大概已经叫出来了——就连这低沉的声音都在提醒我现在我不是个女孩儿。我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梅林!喉结!这是什么新型魔法吗?

“对,对,赫勄,你终于察觉到了!我其实是来这儿找舞伴的,既然找了半个霍尔沃兹都没有,那现在最佳场地就是图书馆了!”

…罗恩的反应也太平常了,就好像大家原本就是这样。哈利不在这儿,我不确定到底是什么情况…等会儿我得好好翻翻书看看这是什么魔咒造成的。

“喂,你也是男生嘛,约不到女孩子可就太丢脸了,要不从我跟哈莉中选一个?”

这句话可把我气得够呛,我真不明白为什么就连这种时候我都还要再听一遍这样的话,要我说,就算我们性别颠倒一下,她也还是会到最后关头才来跟我商量舞会的事情,就好像我是她最后的备用选项。更别说我是亲身经历过的了。

我想,拿着东西走人已经是我对这事儿最绅士的处理方法了,根本没得谈,我不想在变成男孩儿之后还被这样羞辱。

“什么?赫…不,格兰杰先生,你就不能对我发起邀请吗!?现在明明才一月,我今年都这么早暗示你了!”

一月?圣诞舞会在十二月…?对啊!现在还真是一月…那,这样的话,她也不算过分?

让我想一想…虽然还不知道事情原委,但既然难得地变成了男生,主动一点也是应该的?梅林,仅此一次,我可不会主动邀请她第二次了。

“好吧。”

转过身看着她,尽管我还不太习惯我们现在的身高差。

“萝恩,你愿意跟我一起参加今年的圣诞舞会吗?”

kazami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We wish a Merry Christmas and a Happy New Year♪…”

    圣诞夜时的伦敦街头总是一年中最热闹的,不绝于耳的圣诞乐曲,用常青针叶树枝条制成的圣诞花环,金色的星星、红色的帽子、棕色的橡果,还有缀满彩灯的圣诞树,整个伦敦,不,整个英格兰都被圣诞的氛围给包围了。

    即使在海德公园也是这样,只不过这里能看见星空,更加浪漫一些。...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We wish a Merry Christmas and a Happy New Year♪…”

    圣诞夜时的伦敦街头总是一年中最热闹的,不绝于耳的圣诞乐曲,用常青针叶树枝条制成的圣诞花环,金色的星星、红色的帽子、棕色的橡果,还有缀满彩灯的圣诞树,整个伦敦,不,整个英格兰都被圣诞的氛围给包围了。

    即使在海德公园也是这样,只不过这里能看见星空,更加浪漫一些。

    圣诞舞会已经顺利结束,今年和往年都不太一样,没有克鲁姆的邀请、没有拉文德的阻挠,和Ron跳舞让我觉得很开心。

    我和Ron约在海德公园最大的一棵圣诞树下见面,理由是“感受麻瓜世界的圣诞氛围”…当然,这不是我的提议,但尽管我当时露出嫌弃的表情,现在还是满怀期待地站在这里了。

    Ron一直都是这样,像个幼稚鬼。那时候他绕着我问了不少问题,像是“麻瓜怎么过圣诞节”啊、“麻瓜世界有没有关于圣诞的传说”啊、“他们是不是和我们一样有自己的传统”啊,这些。我甚至想给他一个安静咒,或者直接把他变成麻雀——如果当时我们不是正在圣诞舞会的话。

    “万事通就是万事通,不管是魔法学问还是‘麻瓜学’,你都知道这么多!”这是他在一番问题轰炸后得出的结论,“那我们来感受麻瓜世界的圣诞氛围吧,去圣诞树下…然后逛街吃大餐,还有什么…?交换礼物?”不用想都能知道我的表情,我给了他一个白眼,但他的热忱却不减半分,所以才有了现在站在圣诞树下的我。

    我习惯比约定时间早一些到达约定地点,而现在,还有五分钟Ron就会出现了。不得不说,我有那么一点点紧张,我不确定他是否会喜欢我准备的礼物——一条红色的手织围巾。一方面为了证明我在手作方面的能力,另一方面…我认为红围巾和他的红发搭起来很好看,也显得很暖和。我有些迫不及待,尽管我已经想象了很多次他围上的样子。

    象征约定时间到达的钟声敲响了,Ron还没有出现。不过稍微迟到一下也不会影响我此刻的心情,不如说“Ron准时到的话就不是真正的Ron了”。今天的星星很亮,即使被璀璨夺目的圣诞树映照着,仍然熠熠生辉。我还蛮喜欢星空的,从地球上看小得像一粒粉尘,聚集在一起却能照亮一整片夜空…就像我们一样。不过Ron大概不会有这种想法,不,不对,他甚至不会去看星空——假如我邀请他晚上一起去看星星,他没准会说:“看什么?看星星?这比你整天待在图书馆更不能让人理解,星星有什么好看的?它会变成鸡腿掉下来砸中我们吗?”虽然我没试过,但光是想到这样的答复我就不会去邀请他了,尽管这些无厘头的话都只是我的空想。

    Ron是怎么回事,已经比约定时间迟了20分钟了,我连他的一根头发都没有见到,要是他把这事儿给忘了,那就不是一封咆哮信能解决的问题了。事实上我有点担心他,我印象里这附近就有一个公共电话亭,可他根本就没有电话!我也不能轻举妄动,毕竟我不知道他在哪,也没有把他找出来的好办法。

    再等一会儿吧。

    如果不是因为冬夜的寒风吹得我打了个哆嗦,也许我还没注意到现在已经过了第二个20分钟了。冬天就是这样,越接近凌晨气温越低。我下意识地拉紧了自己的围巾,然后把手揣进风衣的口袋——就在我低头的时候,发现围巾一角原本隐藏在内测的“R”不知道什么时候翻了个面暴露在外面。轻轻地捏着它看了一会儿,我有一点恍惚,想起了织围巾时的场景——温暖的壁炉,柔软的毛线堆,还有雀跃的心情。对,我脖子上的这条围巾也是自己织的,用了酒红色的珊瑚绒和一些金色绒带,还掺了一点银色细线…织起来有一点复杂,但成品让我觉得很满意——包括那个隐藏在内侧金色的“R”,一切看起来都那么自然又那么特别——也许这就是麻瓜世界常说的“少女心”?Ron绝对不会想到这是按照他那年圣诞收到的新毛衣为灵感来源织的。

    在慢慢适应了这没什么人情味的气温之后,有什么水滴似的冰冰凉凉的东西滴在了我的鼻尖上。下雨了吗?这就糟糕了,我没有带伞,我们巫师通常都不带伞…但现在在麻瓜世界,而且圣诞树也遮不了雨吧…?有些担心地抬头想确认雨滴下落的速度,结果发现,映照着星空下落的,是一片片的、白色的、如起舞地精灵一般的雪花。下雪了。被雪花包围的圣诞树显得更加精致和梦幻,这样的场景让我想起霍尔沃兹大厅里的圣诞氛围,用魔法创造出的场景是那么梦幻华丽,而此刻被真实围绕着的我,竟然认为这一刻胜过霍尔沃兹圣诞晚会时的任何瞬间。

    整点的钟声第二次响起,把我从这幅雪夜油画中拽了出来。我忽然间意识到,在我等待Ron的这70分钟里,还是第一次花时间观赏这棵圣诞树,也是现在,才发现树上的槲寄生。每个人都知道关于它的美好传说,也没有人会不希望有它见证自己与爱人的亲吻——我也一样,但是这大概实现不了,毕竟……他大概不会来了吧。虽然我很不想说,但是把亲吻和Ron联系在一起时,拉文德总是会在我的脑子里跳来跳去。这太恶心了,让我难以忍受。但是就现在的情形来看,我也和她差不了多少吧,或许在Ron看来,我站在伴侣的位置上甚至还比不上她。我想回家休息了,或者窝在壁炉前看书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没错,我该回去了,现在还没有很晚,我还是可以跟往年一样在家度过这个温馨的夜晚。

    他不会来了。

    在转身之前我还是犹豫了一会儿,但是那个方向始终没有身影出现,我想我该走了。

    “等等!Mione!等等——你在干什么?你要走了吗?我还没到你就要走了吗!?”

    熟悉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有些不可思议地,我看着眼前的人,红头发、小雀斑、还有那双宝石一样的蓝眼睛——是Ron…他来了!

    “喔…对不起,我知道我迟到了很久…但是我没怎么来过麻瓜世界,光是找到这儿就费了很大的劲……哦哦,还有,对!礼物!我猜你会喜欢的,有两份emmmm因为刚刚我在找这儿的时候路过一家店,我觉得橱窗里那个发饰很适合你所以我就…Mione!?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梅林!对不起,你别哭好吗?”

    Ron一直都是这样,像个幼稚鬼,但我一点也不讨厌。我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流眼泪,但我能确定,从他出现的那一刻开始,我就什么都不怪他了,我很开心,就像一开始站在这儿等他的时候那样…不,要比那时候更快乐一点!

    我冲过去抱住他,不需要任何多余的言语。

    “圣诞快乐,Ron!”

冬日菡萏

【罗赫】骑士情缘

骑士情缘(Ron Weasley/Hermione Granger)  

  

  赫敏·格兰杰和其他十一岁的女生不同,她很少会去幻想她的骑士。在这个万圣节前夜,她第一次发现自己的生活中也有一位骑士,而如今她都笃定了对这名骑士身份的猜测。

  她的面前是巨型的象棋棋盘,而且黑白两方棋子竟然都没有五官。虽然赫敏不是第一次见到巫师棋,但这个场面还是让她多少有些害怕。

  “很明显,我们必须下棋才能走到房间那头,”罗恩指了指白棋后的一扇门。

  赫敏比罗恩更紧张。她不擅长下棋,尤其是面对这么巨大的棋子。“怎么下?”她听得出自己声音中的颤抖,。

  “我想,”罗恩缓缓地说,“...

骑士情缘(Ron Weasley/Hermione Granger)  

  

  赫敏·格兰杰和其他十一岁的女生不同,她很少会去幻想她的骑士。在这个万圣节前夜,她第一次发现自己的生活中也有一位骑士,而如今她都笃定了对这名骑士身份的猜测。

  她的面前是巨型的象棋棋盘,而且黑白两方棋子竟然都没有五官。虽然赫敏不是第一次见到巫师棋,但这个场面还是让她多少有些害怕。

  “很明显,我们必须下棋才能走到房间那头,”罗恩指了指白棋后的一扇门。

  赫敏比罗恩更紧张。她不擅长下棋,尤其是面对这么巨大的棋子。“怎么下?”她听得出自己声音中的颤抖,。

  “我想,”罗恩缓缓地说,“我们得充当棋子。”

  赫敏抖了一下,但罗恩却很自然地走向一个黑骑士,并摸了摸他的马。伴随这个动作,骑士和马都活了。马蹬了蹬地面,像真的马一样吐了吐气,而黑骑士则把他戴着头盔的脑袋转了过来。

  “我们是不是——”罗恩对黑骑士说道,赫敏忽然发觉了一件事:罗恩的声音中有什么东西让她安心,“——必须跟你们一起才能过去?”

  骑士点了点头,赫敏立刻把目光投向罗恩。此刻,大概只有罗恩,才能破解这个难题。而同时罗恩也把脑袋转向他和哈利。

  “需要好好考虑一下……恐怕我们必须代替这里的三个黑骑士……”

  罗恩静静地思索着,哈利和她都不敢出声。赫敏第一次感受到一种帮不上忙的无力感。她还从来没碰上过想不出办法的时候呢。就目前而言,罗恩就是最好的解决方法。她看着罗恩·韦斯莱,后者焦急而紧张,一两滴汗珠从红发上垂落,他的手挠着脑袋,嘴里又一边吐出一些词语,显得有些苦恼。

  终于,罗恩的眉头舒展了些。赫敏兴奋的望着他,但罗恩却有些艰难地开口。

  “嗯……你们别生气……我说得可能有些不太客气:你们俩棋下得都不太好……”

  “我们不生气,”哈利急忙说道,“快告诉我们该怎么做?”

  “好吧,哈利,你去代替那个主教;赫敏,”罗恩转过来看她,“你就代替那个城堡。而我就做一个骑士。”

  黑白棋子一个接一个在棋盘上移动着。罗恩从容地指挥着,就像是一名真正的骑士。恍惚间,赫敏好像看到了他身披铠甲,戴着头盔的样子。本就瘦高的身材显得更加高大,几缕头盔边缘的红发若隐若现。她赶紧晃了晃脑袋,重新睁开眼睛。

  哎呀,差点错过罗恩给她下的又一道指令。他们可没有时间再耽搁了。

  他们眼睁睁地看着一个黑骑士被白后吃掉,感受到的恐惧比之前更甚。白后把那个骑士打翻在地,又拖出棋盘,毫不留情。而被吃掉的棋子,就再也不动了。

  伴随着被吃掉的黑白棋子越来越多,他们离目标的那扇门也越来越近。

  “快要到了,让我想想——让我想想……”罗恩突然低声说道,他们陷入了新的困境,“是的……只有这个办法了……”

  赫敏忽然屏住呼吸。她知道罗恩下一句会说什么,可她来不及阻止。

  “我必须被吃掉。”

  赫敏紧跟地大喊。

  “不行!”

  不行!绝对不能让罗恩去冒险!这些巨型棋子对待没有生命的对手尚且如此,谁知道对待一个活人会是怎样?尽管赫敏对许多魔法有所了解,但从未了解过有关于巫师棋的魔法。她不知道这些棋子会怎么对待罗恩。可她本能有一丝感觉,感觉他们不可能仅仅只是把罗恩打晕就罢了。

  “这是在下棋!”面对同样不愿答应的哈利,罗恩喊道,“总是需要做出一些牺牲的!我向前一步,她就会把我吃掉,这样你就可以把国王将死了,哈利!”

  “可是……”

  “你到底想不想去阻止斯内普?如果不快点,再不抓紧时间,他就已经把魔法石拿到手了!”

  赫敏看着两个人的对话,不知该说什么。此刻她竟想不出话反驳罗恩。

  “准备好了吗?”罗恩苍白的脸上却带着一丝誓死如归的坚定,“我去了,注意赢了以后立即行动!别在这里耽搁!”

  罗恩一向前跨,白后立刻扑了上去,举起手臂,朝他的脑袋,狠狠地打了一拳,罗恩一下子倒在地上。

  赫敏控制不住自己,发出一声尖叫。但她控制着自己,不让自己离开格子半步。她眼看着罗恩被拖到一旁,像其他黑棋子一样,一动不动,毫无生机。

  伴随哈利的移动,一切都如罗恩所计划的那样。白王摘掉王冠,扔在哈利脚下。他们终于险胜。

  当他们终于松了口气,轻喘着朝那扇门走去时,赫敏最后看了一眼罗恩。他真的不会有事吗?

  哈利的话替她回答了她的这个问题,尽管也像是自我安慰。

 

  * * *

  

  赫敏一边手拿刀叉,享受着晚宴大餐,看着哈利和罗恩开着不同的玩笑;一边则思考着前些天发生的那件事。

  她一破解那个魔药的谜题,就急忙赶回原来那个房间。她迫切地想看到罗恩,以确定他的安好。他是依然昏迷着,还是已经醒了呢?

  当她赶到时,罗恩依然躺倒在一堆黑棋子旁边,一动不动,但看起来没有大碍。赫敏松了口气,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她赶紧摇了摇罗恩的肩膀。

  “快醒醒,罗恩,我们得赶紧找到邓布利多教授!”

  罗恩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接着猛地睁大眼睛。

  “赫敏,你怎么在这儿——没受伤吧?”他抓住赫敏的肩膀上下观察了一下,“哈利呢?”

  当赫敏扶起罗恩,通过魔鬼网和路威,回到他们当时进来的走廊后,他们试图通过猫头鹰联系到校长。很不巧,他们的猫头鹰和邓布利多在空中错过了。接下来,就如大家所知的那样,哈利保住了魔法石,也得到了邓布利多及时的解救。

  现在听过表彰之后,再细数那几个关卡,赫敏忽然明白过来。不过,她觉得邓布利多教授一定没有想到一点。

  就像她曾经以为那是一段友谊的印证,却没有想到这是一份情愫萌芽的开始。

 


带走

两张迷人的emma!!女神啊啊啊啊啊!!

两张迷人的emma!!女神啊啊啊啊啊!!

Zones
对比,进阶,这周很累,要挺住!

对比,进阶,这周很累,要挺住!

对比,进阶,这周很累,要挺住!

Zones
Highland,慢慢品味寻找...

Highland,慢慢品味寻找,忽然发现多年前的感觉在某人身上今日发生了,竟感同身受...

Highland,慢慢品味寻找,忽然发现多年前的感觉在某人身上今日发生了,竟感同身受...

逐绯

慢慢从Sina上搬下来。

慢慢从Sina上搬下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