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格兰芬多

49.2万浏览    9014参与
✧HLO

学院壁纸(这几张超喜欢🥰🥰

图源网络,侵删

学院壁纸(这几张超喜欢🥰🥰

图源网络,侵删

芥子小姐
最近图画的少了,只能先拿稿子混...

最近图画的少了,只能先拿稿子混混更

依旧是老板的自设 

最近图画的少了,只能先拿稿子混混更

依旧是老板的自设 

来点Felix Felicis

《关于》

我想买个袍子,可是我一分钱没有,大穷逼一个……

[图片]


我想买个袍子,可是我一分钱没有,大穷逼一个……


屏风

是非常可爱的格兰芬多与拉文克劳的小女巫!


对我oc感兴趣的请戳这里 

晋江链接请搜《HP魔法的秘密》


是非常可爱的格兰芬多与拉文克劳的小女巫!



对我oc感兴趣的请戳这里 

晋江链接请搜《HP魔法的秘密》




来点Felix Felicis

四学院友谊长存!

掠夺者万岁!


四学院友谊长存!

掠夺者万岁!


我不想在北极圈饿死

本来是想昨天剪的,拖到今天剪 ...(˘̩̩̩ε˘̩ƪ),画质调毁了,懒得调了

本来是想昨天剪的,拖到今天剪 ...(˘̩̩̩ε˘̩ƪ),画质调毁了,懒得调了

L.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图上两人均已成年无开童车行为只是情侣间正常亲亲抱抱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图上两人均已成年无开童车行为只是情侣间正常亲亲抱抱

林老狮
三小只上楼梯这幕大概是第一个惊...

三小只上楼梯这幕大概是第一个惊险的点吧

三小只上楼梯这幕大概是第一个惊险的点吧

姓庸字扰之(随缘更新)
四大学院第二弹!!!格兰芬多!...

四大学院第二弹!!!格兰芬多!!!

(原图不带名字~~)

四大学院第二弹!!!格兰芬多!!!

(原图不带名字~~)

kiss your heart

【无授转】HP轮回归来 第24章

序言、避雷指南必看!!

轮回转世向,祖世代轮回到子世代

四人组关系:

    德拉科·马尔福=亚瑟·潘德拉贡=戈德里克·格兰芬多 黄金狮

    哈利·波特=梅林·安布罗修斯=萨拉查·斯莱特林 羽蛇

    薇薇安·萨里=罗伊娜·拉文克劳 精灵

    温格·霍普金=赫尔加·...

序言、避雷指南必看!!

轮回转世向,祖世代轮回到子世代

四人组关系:

    德拉科·马尔福=亚瑟·潘德拉贡=戈德里克·格兰芬多 黄金狮

    哈利·波特=梅林·安布罗修斯=萨拉查·斯莱特林 羽蛇

    薇薇安·萨里=罗伊娜·拉文克劳 精灵

    温格·霍普金=赫尔加·赫奇帕奇 人鱼

为了方便阅读,文章把四人组的名字一律用四巨头代替

(蛇怪剧情预警!四巨头高能预警!)

以下正文——————————



小狮子玩闹过后懒洋洋的趴在萨拉查的大腿上晒太阳,小天狼星觉得自己好久没那么放松过了。

    戈德里克突然从萨拉查的大腿上弹了起来,变回了人形。和萨拉查对视一眼——霍格沃茨出事了。

    于是一左一右架起了沉浸在自己的美好世界里无限yy的小天狼星,拿出定向门钥匙,传送回来了霍格沃茨的大门。

    等他们走到礼堂不远的地方就听见了礼堂里的巨大响声,还看见了不少石化的学生。

    戈德里克和萨拉查立马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保护好自己!”他们对小天狼星异口同声说到,然后跑向了礼堂。小天狼星急匆匆的拿出魔杖跟上。

    礼堂里已经一片混乱,石化的学生和实力弱的教授被邓布利多用魔法保护着。桌椅都东倒西歪,几个教授让靠近的学生离开。

    萨拉查和戈德里克溜进礼堂时,以邓布利多为首的几个教授同罗伊娜和赫尔加正拿着魔杖指着一条至少二十米长的大蛇。

    脑内频道信息迅速传来:

    “现在的咒语都伤害不了海尔波!”

    “我们不可以使用超出常理的咒语!”

    “我们试过蛇语,但我们不是蛇佬腔,没有用……”

    “海尔波头上的冠冕,应该说被伏地魔附身了!”

    “…那个该死的切片脑残!”

    萨拉查和戈德里克的闯入引来了教授们的注意。

    “波特先生和马尔福先生!你们来干嘛?”麦格教授着急的大叫,再伤到学生就不好了,特别是哈利·波特。

    萨拉查没有停下脚步,蛇听到哈利的名字激动的剧烈扭动身体。

    §海尔波,听得到我的声音吗?§萨拉查高声用蛇语问到。

    所有的人都倒吸了几口冷气,刚刚两个姑娘会蛇语就够吓人了,为什么击败了斯莱特林邪恶后人的救世主哈利波特也会?

    §哈利·波特,大名鼎鼎的男孩,我一生的宿敌,你终于来了。§魔王蛇嘶嘶嘶的大叫,黄色的眼睛里透满了杀意。

    “没用了,被伏地魔彻底控制住了。”萨拉查回头对罗伊娜三人表示无奈。

    所有教授除了邓布利多听了伏地魔的名字后集体牙痛。

    “他头顶的冠冕,拉文克劳的皇冠!这应该是个魂器,我在书上读过!”罗伊娜假装突然想到了的样子大叫,不少教授明白了过来。

    蛇怪缓缓朝萨拉查游过来,蛇怪越来越近,所有人越来越紧张。

    一声清脆的凤鸣响起,邓布利多的老凤凰福克斯叼来了破旧的分院帽,扔在了萨拉查身边,被他边上的戈德里克捡起。在众人惊讶的目光里,戈德里克从帽子里面顺手抽出一把宝剑。

    戈德里克·格兰芬多曾经最爱的一把宝剑,没人知道他藏在分院帽里面。宝剑感受到了戈德里克的气息,变得更有光泽了。

    戈德里克握着剑对着蛇怪严阵以待。

    蛇怪张开血盆大口要咬了下去,萨拉查飞快的甩出咒语,击落了蛇怪头上的皇冠。

    戈德里克趁机冲了上去,闪到蛇的侧身,剑尖挑起下落的冠冕,向下一劈,劈成了两半,舞起一个漂亮的剑花。

    冠冕里冒出来一阵惨叫,一片黑雾飘了,罗伊娜偷偷挥手将魂片趁着还未完全消散收拢到一个玻璃瓶里,赫尔加飞速消除不正常的魔法痕迹。

    四人配合默契,周围人什么也没发现。他们只能看见冠冕击碎后,蛇怪就一动不动。

    §海尔波,你可以听见我吗?§萨拉查看见蛇怪愣了,问到。

    §你是谁,熟悉的气息……§蛇怪嘴里的嘶嘶声很吓人呢。

    §萨拉,看来没事了。§戈德里克笑着说了。

    呵呵呵,这一开口又吓死了一片人,为什么马尔福家的孩子也会说蛇语。

    §你是萨拉,我想起来了!§蛇怪语气兴奋。在众人惊讶的目光里面变成了一条碧绿色,只有魔杖长的小蛇。

    §海尔波,好久不见。§萨拉查在教授孟惊讶的目光里捡起了小蛇。

    §萨拉主人,对不起,我做错事了,五十年前我居然杀了一个学生……§小蛇的话语略带哭腔。

    §这不能怪你。好久不见,海尔波!§罗伊娜拿出一个鸡腿,喂给了海尔波。

    §罗伊娜,谢谢你原谅我。§

    ……

    蛇怪在四人之间撒欢卖萌,完全没有注意到这样嘶来嘶去和恐怖的,还有边上的一群教授真的不用管了吗?

    “哈利,这是……?”邓布利多忍不住打断了他们的互动。

    “蛇怪。”萨拉查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着邓布利多,手上拿着一个水晶瓶,在那里装着海尔波的毒液。

    邓布利多汗颜,他也知道这是蛇怪啊。这时那个水晶瓶已经被装满毒液,传到了西弗勒斯手上。西弗勒斯投来了感谢的目光,萨拉查回了一个“不用谢”。

    “蛇怪不会在伤害学生了,伏地魔的魂片已经死了,邓布利多教授。”萨拉查终于记得理会这位教授了。

    “我们还是先恢复这里,到办公室去谈。”邓布利多提议。

    “奇洛教授呢?”萨拉查故意提及,因为城堡告诉他,奇洛在四楼走廊。

    “奇洛不在?”邓布利多环顾四周,脸色突然发白,“所有教授留在这里恢复设施,照顾伤员。米勒娃,西弗勒斯,跟我来。”

    “我们去吗?”戈德里克小声问到。

    “不去,奇洛跑不了。”萨拉查回答。

    所有教授将学生石像们搬到医疗翼,就连刚出阿兹卡班身体状态不佳的小天狼星也来帮忙。

    他们大幅度挥动魔杖,将坏掉的地板,墙面,桌椅等修补好。萨拉查好心提供了解除石化的魔药,他的蛇惹出来的事当然要由他解决。

    罗伊娜趁乱修复了她的冠冕,戈德里克欢脱的挥舞着他的宝剑,做出华丽的动作,萨拉查正在用海尔波练习打结,赫尔加纠结的给破旧的分院帽打上一个个强力清洁咒,好让它看起来不那么黑。

    邓布利多很快的就带着被五花大绑的奇洛回到了礼堂,罪名是从事食死徒活动,袭击古灵阁,意图偷窃魔法石未遂。



———————————

好家伙,今天来翻老福特,忽然发现点赞量比平时多,粉丝也涨了,还有人催更,把我乐得赶紧更新……果然小红心、粉丝和催更可以治懒癌呢~

祝食用愉快!


Wond

涂涂自己的格兰芬多设


涂涂自己的格兰芬多设


独孤倾夏

【520译文】The Hour of Separation

无授权译文,试图和作者联系,但是email被退回了,邮箱表示:查无此mail

十多年前看的snarry文,那时候只有初中【暴露年纪了,救命】,6k字也啃不下来,只勉强记了个结尾,大致意思是:“爸,你还好吗?”没错,连这句英语都没有太记清楚,标题里有个长词导致标题也没记住。然后在多年之后,我在谷歌上凭这一句结尾找到了这篇文,快乐地看完了(be警告!)

我一直乐此不疲地所有人说这件事情,在这个特别的日子我想分享这篇对我而言意义非凡的文。原文作者:Cyane_Snape,原文网站:livejournal


下面的图是我日常摸鱼摆的小屋子,试图摆出四大学院,但是水平有限,就这样吧_(:з」∠)...

无授权译文,试图和作者联系,但是email被退回了,邮箱表示:查无此mail

十多年前看的snarry文,那时候只有初中【暴露年纪了,救命】,6k字也啃不下来,只勉强记了个结尾,大致意思是:“爸,你还好吗?”没错,连这句英语都没有太记清楚,标题里有个长词导致标题也没记住。然后在多年之后,我在谷歌上凭这一句结尾找到了这篇文,快乐地看完了(be警告!)

我一直乐此不疲地所有人说这件事情,在这个特别的日子我想分享这篇对我而言意义非凡的文。原文作者:Cyane_Snape,原文网站:livejournal


下面的图是我日常摸鱼摆的小屋子,试图摆出四大学院,但是水平有限,就这样吧_(:з」∠)_

一楼是公共休息室,二楼是宿舍。






清
今天就和你们小过一下吧!我亲爱...

今天就和你们小过一下吧!我亲爱的韦斯莱先生们 😘😘🥰

今天就和你们小过一下吧!我亲爱的韦斯莱先生们 😘😘🥰

因为马上要会考所以麻溜收拾东西暂时滚出了福特
好耶!!!! 就是一个摸鱼,摸...

好耶!!!!


就是一个摸鱼,摸了自己的大闺女

(是格兰芬多六年级学生,社恐,这里指社交恐怖分子)

好耶!!!!


就是一个摸鱼,摸了自己的大闺女

(是格兰芬多六年级学生,社恐,这里指社交恐怖分子)

寒愿渊

千纸鹤飞向心爱的人

(私心折了学院印象颜色的千纸鹤)

ps:折得不太好……

千纸鹤飞向心爱的人

(私心折了学院印象颜色的千纸鹤)

ps:折得不太好……

久司

偷偷摸回来设备,没有踩点可恶,520本来想发小甜饼的,可是写不出来,脑子里的画面就几张图,然后自己又没那个技术画漫画出来,结果就……玷污了你们的眼睛,真是抱歉!!。撞墙

偷偷摸回来设备,没有踩点可恶,520本来想发小甜饼的,可是写不出来,脑子里的画面就几张图,然后自己又没那个技术画漫画出来,结果就……玷污了你们的眼睛,真是抱歉!!。撞墙

伊路米

番外:四巨头掉落千年后22

“阿瓦达索命!”

刺目的绿光一瞬间照亮了阴暗的墓地,也穿透了哈利的眼皮。伤疤火烧火燎的痛,哈利瘫在地上忍受着,奋力的想睁开眼睛——哪怕再剧烈的疼痛也比不上这个咒语带给他的恶心和惶恐。

进入眼帘的是塞德里克那张微微吃惊却永远凝固了的脸,哈利感到这一秒钟被人无限拉长了,他的胃仿佛被灌了铅一般沉得发痛。

“是、是你!?”

突然被粗暴的拽起来绑缚在墓碑上,哈利震惊的看到竟然是三年级时逃跑的小矮星彼得。

【海尔波……唔唔!】刚刚想悄悄呼唤不知道跑哪去了的小蛇,哈利就被塞住了嘴。

一口巨大的简直能容纳一个成人的石制坩埚被推了过来,看着虫尾巴一步步的动作,时间的流逝让哈利感觉更加惶恐了……

“...

“阿瓦达索命!”

刺目的绿光一瞬间照亮了阴暗的墓地,也穿透了哈利的眼皮。伤疤火烧火燎的痛,哈利瘫在地上忍受着,奋力的想睁开眼睛——哪怕再剧烈的疼痛也比不上这个咒语带给他的恶心和惶恐。

进入眼帘的是塞德里克那张微微吃惊却永远凝固了的脸,哈利感到这一秒钟被人无限拉长了,他的胃仿佛被灌了铅一般沉得发痛。

“是、是你!?”

突然被粗暴的拽起来绑缚在墓碑上,哈利震惊的看到竟然是三年级时逃跑的小矮星彼得。

【海尔波……唔唔!】刚刚想悄悄呼唤不知道跑哪去了的小蛇,哈利就被塞住了嘴。

一口巨大的简直能容纳一个成人的石制坩埚被推了过来,看着虫尾巴一步步的动作,时间的流逝让哈利感觉更加惶恐了……

“父亲的骨,无意中捐出,可使你的儿子再生!”

“仆人的肉,自、自愿捐出,可使你的主人——重生。”

“仇、仇敌的血,被迫献出,可使你的敌人…复活。”

伴随着虫尾巴嘶哑啜泣的低语,坩埚沸腾了,随即——

“我回来了,哈利.波特……”阴冷尖利的声音如此呢喃,带着玩味,带着胜利般欣喜若狂的宣告。

伏地魔重生了。

“我真正的家庭马上就会回来…”伏地魔残酷的裂开嘴阴笑,注视着哈利好像在注视一个什么可笑滑稽的东西“看吧,属于我的食死徒们!”

空气中突然充满了斗篷的悉悉卒卒声。在坟墓之间,在杉树后面,每一处阴暗的地方都有巫师幻影显形。他们全都戴着兜帽,蒙着面孔。他们一个个的走过来,跪下,亲吻伏地魔的袍角……

“这里少了六个食死徒…有三个为我死了,有一个没胆子回来,他会付出代价的。另一个,我想是永远离开我了…他当然会被处死。还有一个仍然是我最忠诚的仆人,他已经重新为我服务了。”

“摄魂怪将加入我们,他们是我们的天然同盟。我们将召回被驱逐的巨人…我将找回我所有忠诚的仆人,重新拥有一批人人畏惧的神奇生物…”

“舆论认为这个男孩比我强的想法是多么愚蠢。”伏地魔睁着一说鲜红的眼睛环顾四周,不屑的嗤笑“但我要彻底消除大家脑子里的误解。他从我手里逃掉完全是侥幸。现在我要杀死他,以证明我的力量。我会给他机会,他可以和我搏斗,这样你们就不会怀疑到底谁更加强大了。”

“真可笑,你的强大竟然需要通过杀死一个幼崽来证明。”

突然,一个富有磁性的低沉声音打破了凝滞的空气。

一个同样穿着黑色长袍,披着斗篷的人从阴影里走出,踏着慢悠悠的步伐,显得从容又优雅。

“你是什么人?”像蛇一样扁平的鼻子抽动了两下,伏地魔阴狠的盯着面前的不速之客,微微抬高了魔杖“该死的邓布利多派来的走狗?”

“呵——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没有资格跟我叫嚣。”

一双更加诡谲的竖瞳在兜帽中闪烁着猩红的幽光,带着浓浓的嘲讽和鄙夷。

萨拉查微微勾起唇角,掀开了自己的兜帽“真是让我失望…你的品味就是这样?看看你这副丑陋的样子——”

“可笑!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阿瓦达索命!”伏地魔气愤的瞪大了鲜红的眼睛,随即出手射出魔咒。

但代表死亡的绿光在碰到萨拉查之前就消失了。随意的抬手,萨拉查懒洋洋的抵消了咒语,根本不把伏地魔放在眼里。

“你真是斯莱特林的耻辱!”

冷厉阴狠的话语仿若宣判,微微眯起眼睛,萨拉查不再拖拉直接对伏地魔施加了血脉惩罚。

尖利刺耳的恐怖尖叫响彻夜空,伏地魔毫无预兆的倒在了地上,翻滚着、扭动着,仿佛在承受什么巨大的痛苦。

“安静一会。”萨拉查随意挥手,消掉了刺耳的惨叫,同时,几条坚韧的藤蔓从地底腾地升起,把伏地魔紧紧绑缚在了原地。

“接下来就拜托你了,赫尔。”

不知何时,一个面容俏丽温润的女巫出现在了坩埚旁,正往里加着什么东西。

“差不多了,你就放过他吧,萨拉。”赫尔加抬头看了眼仍在无声惨叫的伏地魔,有些不忍“毕竟是你的后裔。”

“我可不承认他。”嗤笑一声,萨拉查从半位面掏出一个小瓶子,把里面暗红的血倒进了坩埚里“留下他的性命不过是物尽其用,榨取剩余价值。”

“萨、萨拉…”不可置信的呢喃飘散在空气中,萨拉查转头看到了被绑缚在墓碑上的哈利,他的脸上糅杂了极度的恐惧和震惊,显得有些滑稽。

“哈利,稍微等一会,你可以到塞德里克.迪戈里旁边坐着。”萨拉查温和的说,微微勾起唇角露出了一个精致的笑容。但哈利见此却突然哆嗦了一下,变得更加害怕了。

“为、为什么…不,塞德里克他…他被杀死了…”

瞥了眼已经停止惨叫,但好像已经昏死过去的伏地魔,哈利的声音里夹杂了仇恨和愤懑“是伏地魔把…等等,你们…你真的是萨拉…还有赫尔?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我不明白…”

“他没死,我帮他抵消了那个索命咒,他此刻只是沉浸在了幻术里而已。”萨拉查把行动不便的哈利转移到塞德里克旁边“正好你们在这里别碍事。”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食死徒此刻有些骚sao动,他们踌躇的看了看被枝条束缚瘫倒的主人,又看了看明显更加强大的萨拉查,顿时拿捏不定。

“闭嘴吧,埃弗里。”卢修斯.马尔福拿掉面具站了出来,刚刚他一直默不作声的等待着“萨拉查阁下,请问有什么是我可以效劳的?”

恭敬的弯下腰行礼,卢修斯不卑不亢的询问。

“那么你来解答他们的疑惑吧,卢修斯,让他们知道什么才是应该做的。”萨拉查不在乎一圈食死徒的震惊和不敢置信,直接说道“我相信你能做到人尽其用吧?”

“请、请问——萨拉查阁下是指…”激动的声音甚至有了些扭曲,诺特站了出来,也拿掉面罩,露出了一张苍白却满含憧憬的面孔“请问您的身份难道是…”

“不要打扰萨拉查阁下,我会来给你们解释。”卢修斯微微蹙眉“很抱歉阁下,您不用理会他们。”

“马尔福,你什么意思?!”旁边的埃弗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位阁下、后裔、还有名字…这位难道是…”

“好吧,既然你们那么好奇,那我就说几句话。”萨拉查不耐烦的从坩埚前转回身,看着一圈情绪激动的食死徒们,微微皱起了眉“我是萨拉查.斯莱特林,你们中大部分人好像都是从我的学院毕业的?”

“梅林——!”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气,看着那闪闪发光的魔法署名不敢置信,甚至怀疑自己是否陷入了一种荒唐的幻境中。

但眼前的少年,有着一双幽暗深邃的猩红竖瞳,那凛冽霸道、无人可敌的厚重魔压、磅礴的气势,绝不是一般人能达到的…

“请、请问…”激动的简直无法呼吸,食死徒们两眼放光,满脸的狂热和崇敬,都恭敬的弯腰向萨拉查行礼。

“请问您…您怎么会…您现在是?”语无伦次的,诺特站了出来,简直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意思了。

“让卢修斯给你们解释吧,我现在需要处理一下里德尔的问题,哦,就是你们的伏地魔。”萨拉查淡淡的说,猩红的眸子平静无bo波。

“赫尔加,到时间了吗?”不再理会满腔热忱的食死徒们,萨拉查径直走到坩埚旁询问道。

“差不多了,等会你把他扔进去,构造法阵进行魂器的串联融合,我来进行纯粹化和平衡魔力点。”赫尔加点点头,瞥了一眼不远处小声谈论着什么的食死徒们“萨拉,你还真冷淡呀,他们可都是你的迷弟哦。”

听着好友略带调侃的话语,萨拉查抽了抽唇角“算了吧…我可不想要跟着里德尔玩荒唐的主仆游戏、眼界狭隘、实力弱小的迷弟。”

“噗,萨拉你真的是…”无奈的耸肩,赫尔加努努嘴“好啦,时间到,你该加料了。”

“好。”猩红的竖瞳幽幽亮起狠戾的微光,萨拉查挥手让绑缚伏地魔的藤蔓把人送到手边。

围绕着坩埚,地面上亮起了一个复杂的法阵,莹莹波光中流转着不祥的血色。萨拉查虚虚一握,凭空构造出一把漆黑的长剑来,有力的手拎起伏地魔的衣领,随后便是果断又毫不留情的一斩——

鲜血飞溅,但猩红的血却在喷射而出的刹那被局限在了坩埚上方的范围里,并且不断地流动鼓胀,逐渐形成了一圈圆环,链接上了每一个漂浮在半空中的魂器。把被腰斩成两截的里德尔扔进去,萨拉查激活了下方的魔法阵。

“啊啊啊——!”受到惊吓的尖叫响彻整个墓地,哈利.波特惊恐的看着这血腥的一幕,颤抖个不停。

“…”食死徒们虽然也有一瞬的惊恐,但他们都很克制的把这种感情压制在了嗓子里没有爆发出来。

“萨、萨拉查阁下到底是在…”克拉布和高尔惊恐的张大了嘴,求救般的看向一脸平静的卢修斯.马尔福。

“萨拉查阁下确实不满伏地魔,但是并没有要抹杀他。”卢修斯顿了顿,才开口道“你们只需要静候一会就好,阁下会做出安排的。”

就在此时,坩埚里的液体突然沸腾,变成了耀眼的红色。浓稠的雾气倏然从中升起,把坩埚周围笼罩。

赫尔加挥手召回自己的金杯和罗娜的冠冕,萨拉查则收起了他曾经留在斯莱特林一族的挂坠盒。

看着从坩埚中站起的人,萨拉查冷笑了声,猩红的眸子划过暗芒。

“我想你应该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了。”

“…感谢您,给了我第二次机会。”站在坩埚里的汤姆.里德尔被萨拉查极其刺骨狠戾的气势压迫了一瞬,不禁心脏紧缩。缓了下,他才抑制住身体的颤抖,低下头恭敬的回答“斯莱特林阁下,感谢您的宽宥,但是对于麻瓜们,我可能……”

“你需要了解的资料都被我们存于冠冕魂片的意识中,现在你的灵魂已经融合,该花时间去了解了解真正有意义的东西了。若是你以后再犯下错误,那么我会直接抹杀你。”

懒得听他废话,萨拉查眼神冰冷“现在不是你想,而是我让你如何。当然,我对于主仆游戏没什么兴趣,只要你在我规划的范围内不触及底线活动,我就懒得去管你。”

转身走到食死徒们面前,萨拉查勾起嘲讽的冷笑,微微扬起下巴。

“现在,我只问一句话,你们是乐意继续做里德尔的仆人,玩可笑的主仆游戏,还是乐意重拾自由,自己选择、自己决定。”

“…我们…”食死徒们惶恐的互相看了看,显得有些不安。

“我希望走自己的路。”卢修斯.马尔福首先站出来,对萨拉查恭敬的行礼“萨拉查阁下,您宽容而大度,体察部下,是我们斯莱特林的领袖和精神向往,伏地魔是绝对无法企及您的。我跟随自己的心,愿意追随您的脚步。”

“不是作为仆人,而是作为下属和朋友。”卢修斯掷地有声,灰蓝的眸子里是全然的景仰和尊敬。

“萨拉查阁下,我也…”

“还有我,我也想追随您…”

食死徒们一个个争先恐后的表态,没有人再去关注一旁正虎视眈眈的里德尔。

“既然如此,那么卢修斯,就由你跟其他人说明情况吧。等你们真正了解了,再做决定不迟。”萨拉查冲微笑的卢修斯点点头,随后抬手构造了一个覆盖了所有表态的人的魔法阵“我消除了你们和里德尔的链接,也就是你们的黑魔标记,从此以后他无法再通过契约束缚惩罚你们。”

瞥了眼已经跨出坩埚的末裔,萨拉查冷淡的微微蹙眉“你想如何,我也懒得多干涉,但这些人不再是你的仆人,你最好记得。”

“…是的,斯莱特林阁下。”里德尔哽了下,暗暗握紧了拳“我…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请容我…”

顿了顿,看着表情冷漠的萨拉查,里德尔微微迟疑“您为什么不直接去征服麻瓜们?凭您的力量,应该…”

“你知道麻瓜的人口是多少吗?”萨拉查有些不耐烦 “而且我以为你已经看到了前车之鉴,那所谓的第一代黑魔王盖勒特.格林德沃?”

“而且我征服他们干什么?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喜欢玩无聊的主仆游戏吗?”冷酷的,萨拉查不屑,猩红的眸中流转着鄙夷和厌恶“力量不是用在这种可笑的地方的。我也没有兴趣得到那些恐惧、憎恨还有那些扭曲的崇敬与虚伪的拥护。”

“悲惨的童年导致了你的这种病态和心性,失败的魂器则进一步酿造了你的疯狂和残忍。我想你已经知道,何为魂器了吧?”

“…是,我知道。”咬紧了下唇,里德尔闭了闭眼,面色凝重而沉郁“我不会再犯曾经的过错了。”

“很好,那么——”

猩红的眸中滑过诧异,萨拉查顿时扭头看向赫尔加,微微蹙起眉“赫尔,发生紧急情况,我需要立刻回霍格沃茨城堡,你先处理一下。”

“好的,没问题。”赫尔加惊讶了一瞬,随即从半位面中抽出法杖开始清扫所有的魔法痕迹“萨拉,你先去城堡里恢复,相信戈迪和罗娜可以控制局面,我随后就到。”

【海尔波,跟我来。】萨拉查嘶嘶的对盘绕在伏地魔旁边,压迫着可怜兮兮的纳吉尼的宠物说道【等会你先去魁地奇球场帮忙,我还需要一些时间。】

 PS:求个粮票么么哒

PPS:德哈、教授和AD穿到千年前准备放另一个合集里,等四巨头搞的差不多的时候开始写,希望亲们支持呀。

Tilly Covis(蚊崽)

我也弄个😃😃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我是鹰蛇跨越院了……

占tag致歉

我也弄个😃😃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我是鹰蛇跨越院了……

占tag致歉

来点Felix Felicis

GGAD

“那双羊毛袜子里装着温暖的梦,梦里是再也无法相见的人”

“那双羊毛袜子里装着温暖的梦,梦里是再也无法相见的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