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格尔曼

55万浏览    2870参与
河

原著没出现过的。原著出现过的

原著没出现过的。原著出现过的

天唳互通

混更!!

两张稿,不可以存不可以用噢(›´ω`‹ )

混更!!

两张稿,不可以存不可以用噢(›´ω`‹ )

5532345563
妈的,鼠绘,妈的 我迟早开18...

妈的,鼠绘,妈的

我迟早开18万辆泥头车把鼠绘创死

妈的,鼠绘,妈的

我迟早开18万辆泥头车把鼠绘创死

纆Terbium

在听《我,稻草人》的时候狠狠的带了,这格尔曼怎么一顿八个挑衅者啊


在听《我,稻草人》的时候狠狠的带了,这格尔曼怎么一顿八个挑衅者啊


阿狐不咕咕咕
今晚,格尔曼加入了狩猎.JPG...

今晚,格尔曼加入了狩猎.JPG

因为想看,所以画了(我就没见过有谁比格尔曼更适合英伦女仆装)

今晚,格尔曼加入了狩猎.JPG

因为想看,所以画了(我就没见过有谁比格尔曼更适合英伦女仆装)

扣希♞зî♭
“一个个透明的小虫变得肿胀,疼...

“一个个透明的小虫变得肿胀,疼痛越发剧烈。肉芽在脸上萌芽,迸发,收缩,再次萌芽。我是谁?我是格尔曼·斯帕罗。”


你是谁?你是我命中注定的老婆!!!我是海上野玫瑰的狗!!

“一个个透明的小虫变得肿胀,疼痛越发剧烈。肉芽在脸上萌芽,迸发,收缩,再次萌芽。我是谁?我是格尔曼·斯帕罗。”


你是谁?你是我命中注定的老婆!!!我是海上野玫瑰的狗!!

纳米

见证人类性癖的多样性耶!

见证人类性癖的多样性耶!

孤闾
小克其实也好累,可惜...小克...

小克其实也好累,可惜...小克!还不能休息啊!


(摸鱼鱼

小克其实也好累,可惜...小克!还不能休息啊!



(摸鱼鱼

Dr.Bright

【诡秘/无CP】一个秘偶的苟且偷生(1)

犹豫很久还是把新坑扔上来了。

因为个人对类似题材的爱好,本意是想写个海上大冒险的爽文,排除掉那些序列、命运的沉重压力,让克莱恩(格尔曼)嘎嘎乱杀,爽就完事儿了。

但为了逻辑合理却慢慢脑补出了另外一种东西。但中途还是要爽!要乱杀!

背刺秘偶(格尔曼)复活且独立的设定,避雷预警。

其他诡秘角色会按照剧情进展陆续出现,海上组应该会是出场最多的。

无CP,可凭爱好自行脑补。

角色属于乌贼,OOC属于我。

因为原小说只看过一遍,二周目进展缓慢,有些设定已经记不清了,一定会有阿蒙,看到建议无视

——————————————


01

 

第一纪之前的旧日都市中,戴着半高丝...

犹豫很久还是把新坑扔上来了。

因为个人对类似题材的爱好,本意是想写个海上大冒险的爽文,排除掉那些序列、命运的沉重压力,让克莱恩(格尔曼)嘎嘎乱杀,爽就完事儿了。

但为了逻辑合理却慢慢脑补出了另外一种东西。但中途还是要爽!要乱杀!

背刺秘偶(格尔曼)复活且独立的设定,避雷预警。

其他诡秘角色会按照剧情进展陆续出现,海上组应该会是出场最多的。

无CP,可凭爱好自行脑补。

角色属于乌贼,OOC属于我。

因为原小说只看过一遍,二周目进展缓慢,有些设定已经记不清了,一定会有阿蒙,看到建议无视

——————————————


01

 

第一纪之前的旧日都市中,戴着半高丝绸礼帽,穿着黑色风衣的格尔曼·斯帕罗抬头望向“源堡”,表情变得颇为复杂。

他本质是一具尸体,在“灵体之线”被放弃后,自然没法再维持自身的存在。

亚当给予的只有人性,没有空想出来的生命,因为后者会被发现。

格尔曼·斯帕罗缓缓倒了下去,目光投向了旧日都市中的一个个房间。

他死在了这片废墟中。

 

本该如此。

 

在“他”身体甫一接触地面的刹那,空间瞬间被挤压塌缩,伴随着根根骨头都被碾成粉末的巨大痛苦,正因生命消逝变得模糊不清的视野徒然扭曲成毫无意义的线条和色块,接着一切归于黑暗,又在下个瞬间被白色光芒迅速侵占。

 

轰——!

 

巨大的爆鸣从四面八方炸开,继被突发变故夺走视力后,“他”的听力也因此被暂时摧毁。强烈的耳鸣在脑袋里震荡,“他”能感觉到自己已经变形成为一滩不可入目的怪物,半流体状态的身体在地面的剧烈震动中紧紧吸附在地表,帮助自己不至于被甩飞到空中散成碎片。

 

好在异变来得突然去得也迅速。

 

轰鸣声沉寂,带来的空间震荡也在逐渐减弱直至消失。“他”用自己主观感受上的“手脚”支撑着身体坐起,压抑不下因这前后不过数秒突变导致的汹涌而来的惊诧。

 

发生了什么?

 

我怎么还活着?

 

出了什么问题?克莱恩呢?

 

想到克莱恩,想到曾经的本体又同时是自己最忠诚的“主”,“他”那丝被亚当赋予的人性瞬间引导出了情绪上的剧烈波动,让本就处在崩溃边缘的精神和身体迅速滑向失控的深渊。

 

然而再此被中止了。

 

就像之前本该到来却又离奇消失的死亡一样,失控同样不见了。

 

溃烂变形的身体在慢慢蠕动聚合,尝试着重新组成一个正常的人形,各种感官同步恢复,最先被击溃的视觉也是最先重启的。

 

一轮银月高悬于顶,星空亘久不变地闪烁着点点微光,久违的冷白光线照亮了墨色夜空笼罩下的钢筋混凝土废墟。

 

依旧是旧日都市的残骸,但“他”能确确实实感受到异样。

 

比如维持“他”的灵体之线已经完全消失,但“他”没有死,失控也被中止;比如这并不是自己刚刚所在的位置,不管是近处还是远处那些和之前形状完全不同的建筑群无一不在证明这一点;比如这里已经脱离了历史间隙原有的那种缥缈感,一切看起来都实实在在厚重无比——仿佛是被凝固了几万年的真实空间。

 

还比如“他”真切感受到了灰雾的气息。

 

身体已经基本复原,耳鸣也停止了,只剩下皮肤表面零零星星的破损面还在聚合。“他”尝试着站起身,确认身上脏兮兮的风衣很难靠拍打恢复体面后,果断放弃并抬起头仔细打量这个空间,再次确认刚才的灵性直觉没有任何问题。与其说这里是旧日都市,倒不如说是形态近似的“源质”,灰雾的气息从四周无处不在大大方方地渗透过来,似乎生怕这个不速之客发觉不出。

 

这里不是任何一个源质,但却有源质的特性?总不可能是被遗漏的第十个吧。“他”按了按太阳穴,皱起眉头轻轻叹了口气,一种无力感油然而生。

 

“他”只是克莱恩·莫雷蒂的一件复制品,从记忆到性格,从样貌到能力,无一不是以他的主为蓝本塑造的。原本“他”只需要默默做好既定的事情,充当愚者先生最忠诚的传声筒和办事员,不必也不会拥有自我,却因为诸神间的争斗意外获得了人性。

 

克莱恩·莫雷蒂被命运推搡着,用常人难以理解的速度向神明的位置攀登。没得选择,没得余地。但周明瑞太累了,抛开压在肩上的无数责任,他只是个想拥有平淡生活的普通人。

 

太累了,休息吧,只要放松一下,就能解脱了。

 

“他”作为复制品怎么会不知道被他深深埋藏在心底最不可见光的角落里的呓语,但“他”更知道他绝不可能这么做。

 

直到亚当抓住了这个弱点,复制、加强、安置在“他”空无一物的心灵岛屿上,从那一瞬起,“他”就想要替他完成那个心愿。

 

于是意外就这么发生了。

 

“他”当然不会天真地以为这样一切就能结束,主的光辉从来不会也不可能因为一个秘偶的反叛就黯然失色,“他”只是随着那强烈的人性指引,献给自己的主一个可以选择的“可能性”罢了。

 

明明已经完成了任务,已经到了该退场的时候,为什么会出这种变故?这个世界还需要我做点什么?

 

我只是一个秘偶啊。


补货了
我年纪轻轻日薪就达到了3200...

我年纪轻轻日薪就达到了3200镑,很多人好奇我过着怎样朴实无华的生活,不说别的,就说买非凡物品。我就问你,你去非凡者聚会买神奇物品,问不问价格?半神层次以上的封印物你敢不敢买?我从来不问,问已经崩人设了。就好比今天下午我往塔罗会边上一坐,伸出手指就是一通输出。这个这个这个这个这个这十几个序列五非凡特性通通卖出,其余四个,做成物品。成员很高兴,他们说最喜欢我这样的人,但是他们复杂的眼神已经彻底把他们出卖。我根本没有在意。买非凡材料也是,我跟小太阳说来一斤辅助材料,他直接给我献祭了一斤半。换别人早就吵起来了,我也不在乎,直接付金镑走人。聚会结束后也不会在别的非凡者门口来回炫耀,管他知不知道我今天又......

我年纪轻轻日薪就达到了3200镑,很多人好奇我过着怎样朴实无华的生活,不说别的,就说买非凡物品。我就问你,你去非凡者聚会买神奇物品,问不问价格?半神层次以上的封印物你敢不敢买?我从来不问,问已经崩人设了。就好比今天下午我往塔罗会边上一坐,伸出手指就是一通输出。这个这个这个这个这个这十几个序列五非凡特性通通卖出,其余四个,做成物品。成员很高兴,他们说最喜欢我这样的人,但是他们复杂的眼神已经彻底把他们出卖。我根本没有在意。买非凡材料也是,我跟小太阳说来一斤辅助材料,他直接给我献祭了一斤半。换别人早就吵起来了,我也不在乎,直接付金镑走人。聚会结束后也不会在别的非凡者门口来回炫耀,管他知不知道我今天又晋升了。所以年轻非凡者,有钱是真的好,当你买物资不看价格的时候,你已经成功了,加油。

白山羊幼崽

佛尔思酒后犯醉创作(ren)事件

#佛尔思作大死实录
#喝酒不创作,创作不喝酒
#作品可以接地气,但不能接永暗之河
#三句话让满天神佛(x)围观我作大死


本文纯恶搞,肯定ooc的,还有很多bug,请不要带脑子看!这就是一篇无脑的东西!
内含混邪all克all世杂食,小心被创!
故意用了加括号的雨擦聊天方式,以及一些奇奇怪怪符号,不要挂我啊(
各种玩梗(陈年老梗)注意!


休下班回家,打开家门,看到佛尔思面朝下倒在地上,脑袋旁边倒着一个花盆。
她在原地静止了几秒,然后平静地从佛尔思“尸体”上跨过去。
“尸体”当场诈尸,抱着她一条腿:“呜呜呜不许走!你的好朋友死得这么惨,你居然无动于衷!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休拖着“尸体”挪到餐桌旁给自己...

#佛尔思作大死实录
#喝酒不创作,创作不喝酒
#作品可以接地气,但不能接永暗之河
#三句话让满天神佛(x)围观我作大死


本文纯恶搞,肯定ooc的,还有很多bug,请不要带脑子看!这就是一篇无脑的东西!
内含混邪all克all世杂食,小心被创!
故意用了加括号的雨擦聊天方式,以及一些奇奇怪怪符号,不要挂我啊(
各种玩梗(陈年老梗)注意!


休下班回家,打开家门,看到佛尔思面朝下倒在地上,脑袋旁边倒着一个花盆。
她在原地静止了几秒,然后平静地从佛尔思“尸体”上跨过去。
“尸体”当场诈尸,抱着她一条腿:“呜呜呜不许走!你的好朋友死得这么惨,你居然无动于衷!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休拖着“尸体”挪到餐桌旁给自己倒了杯水,“记得把洒出来的土收拾干净,别逼我揍你。”
每天回家都会看见我舍友在装死,特么每次还是不同的死法,完全无法预料。跟开盲盒似的。
第一次倒在血泊中那是真的差点吓死她,第二次套了个绳索上吊也是心有余悸,还有身上摆满蘑菇的死法,插着她的武器倒地的死法,地上散落一地单片眼镜的死法……
从有时候只想直接关上门,慢慢发展到她都开始期待明天会死成什么样子了(没有
“你但凡把整活的力气用在格尔曼文学上,你早就可以交稿了。”
屋子里静了那么一静,然后传出了嚎啕大哭:“我写不出来——!我真的一滴都写不出来了——!”
佛尔思捧着咖啡翘着脚坐在她对面的沙发,神情很安逸,语气很痛苦,让她怀疑这女人是不是找旧日级“小丑”进修过。
“格尔曼的平生事迹我都写了个遍,从下海卖身救青梅竹马小女仆,到被海盗女将军掳走肆意玩弄;从红剧场那些不得不说的风流往事,到梦中世界的皮鞭龙娘与病娇魔女……连美人鱼我都没放过!”
画面有那么几秒的静止。
休心平气和,
“在格尔曼醒来之前,你还是自我了断吧。不要连累我。”
有的人,坐着坐着就滑下去了。佛尔思渐渐变成了一滩,“啊——好难啊,瓶颈了,没有灵感!”
“要不,你喝点酒,睡一觉?”
佛尔思立刻坐直了,矜持道:“哎呀使不得,使不得……
“这可是你说的,不是我自己想喝。”
说完,她就跳起来,笑嘻嘻地去翻藏酒了。
休:……
妈的,为什么我的灵性直觉在疯狂预警??


佛尔思坐在书桌前,边喝酒边写作。
两个小时过去,她终于——
写下了格尔曼三个字。
以及喝完了手边的所有藏酒。
嗝儿,喝、喝不下了……她晃了晃瓶底最后一点,随手倒进书架上的鱼缸。
很快,一条鱼翻着肚皮浮出水面。
她喘着粗气,像盯着仇人一般盯着纸上的名字。她头好晕,以至于眼前出现了三个格尔曼。
“冷静,呼……冷静!没什么好怕的,对,至圣先师罗塞尔曾说过,想要战胜恐惧,最好的办法是……面对他!!”
于是她面朝下,砰的一声——

磕在桌上睡着了。


不知过去多久,她猛地一窜,大吼着“为格尔曼献上心脏”醒过来,并自配bgm,开始唱起激昂慷慨的歌曲。
一段开场曲(?)过后,佛尔思口齿不清地念叨,“嗯~大家好,这里是格尔曼梦女广播电台,我是主持人……愚者先生座下!神之……第三只手!神之lof……嗯,lof天使。今天呢我带大家来看看格尔曼文学新作,昂新作……是什么呢?”
她唰唰唰在纸上写下一行字。
【寂静,清冷。】
【这样的雨夜,实在不适合他这么漂亮纤弱的男子独自徘徊,仿若受惊的、被淋湿的夜莺,湿漉漉的翅膀瑟瑟发抖,蜷缩在漆黑的屋檐,肮脏的街角。】
【好冷啊……他想,随便来个人……什么人都好,把他带回去吧。】
【可是他也清楚,这样的夜晚,连醉鬼都不会出门,哪里能揽到客人呢?】
佛尔思呆呆地看着笔下自然涌现的字句。
恍然大悟。
“哦!是站街文学啊!”
“嘻嘻……站街好,站街好……”
“那么问题来了,谁会是格尔曼的第一个客人呢?”
“嘶……这个问题我们要从长分析。”
佛尔思一个人自语着,却好像在面对满场听众。
“首先,众所周知!格尔曼·斯帕罗此人是突然在海上出名的,他以前生活在哪儿?有没有家人?干什么工作?还不还房贷?垃圾分不分类?从盥洗室出来洗不洗手……没有人知道!”
“什么情况能让一个这么狂霸酷炫拽的人物心甘情愿前半生隐姓埋名呢……”


佛尔思啪啪拍了两下掌,“——那一定是爱吧!”
“霸道王室爱上忧郁杀手,这个好这个好。”
“想想后来格尔曼找鲁恩王室玩儿命,连人家祖坟都炸了,没点爱恨情仇在里面我是不信的。”
她嘴上嘟囔,笔下也不耽搁。
【装潢华丽但光线昏暗的房间。】
【由最高超的工匠所打造的黄金装饰,反射着庸俗冰冷的色泽。】
【这里是禁锢白鸽的豪华囚笼,再舒适又怎样呢?哪怕每天新鲜采摘的娇嫩玫瑰,都无法让他露出笑容。】
【一只粗糙的手捏住了格尔曼瘦削的下巴。那人观察着他郁郁又不甘的苍白脸色,邪魅一笑,“宝贝儿,整个国家都是我的,你,也是我的……呵呵呵,你休想逃出去!”】
佛尔思愣愣地看着跃然纸上的文字。
突然惨叫一声:“不行啊!!!”
“鲁恩那几个老头子,”
“长得太丑啦!!!”
“磕不动啊——”
她愤怒且粗暴地把写好的部分涂黑,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
“换一个,开拓眼界!展望未来!想想还有什么能留住……”


“哦,”她停下笔,醉濛濛的眼睛一亮,突然字正腔圆地吐出两个字,
“信仰!”
“对,想想后来他与黑夜教会那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
“以——”
佛尔思张嘴念出一个名字,声音却消散在空气中。
咦?尽管困惑,但她那醉意昏沉的脑壳显然不支持她进行正常的思考。
不管了。
总之,以女神的实力,囚禁、拿捏、玩弄格尔曼不是轻轻松松的事情吗?
她奋笔疾书,没有注意到窗外的月光染上绯红。
夜色似乎更深沉了。
连室内的煤气灯都黯淡些许。
【“你有本事走!走了,就再也别回来!你敢走……以后就没有魔药了!还有美人鱼,只有我的教会才有美人鱼,到时候我一条都不会分给你!!”】
【他看着往日矜持高傲的女神在他面前泣不成声,徒留一声叹息。】
【“魔药,我自己挣;美人鱼,我自己找;序列,我自己升。妮,放手吧,我们,都回不去了……”】
【教堂大门打开的那一刻,寒冷的风扬起了他的风衣下摆。】
【他头也不回地离开。】
【身后终是传来一声声呼唤,“尔曼,尔曼!不要走~~~”】
【“尔曼!我们还会见面吗?再见面,你要幸福!你要幸福啊!”】
【“尔曼~~没有你我该怎么活呀尔曼~~~”】
【风霜白了他冷酷的鬓角,却没有人知道,他心里有多痛!痛!太痛了!】
【或许,这是他们生来就无法逃离的宿命……】


“是的,就是这样了,被霸道女神强制爱,所以过去生活一片空白。”佛尔思抹眼泪,“最后带球跑,为了生计去站街,虐!太虐了!”
“而且,虽然他又被强制爱又站了十年街,但他依然纯洁干净。”
“洁癖党一本满足。”
她现在没有脑子去思考为什么站街十年依然是个处男的问题,这站的哪门子街,钓鱼执法拿悬赏吗……那倒是现实格尔曼有可能会干的事。
总之!这对醉驾的铜仁女佛太太来说不重要。
“嗝儿……总、总不能写他被无名路人抹布吧……”
佛尔思呆呆想了会儿,脑子里出现了若干打了马赛克的黄色废料。
她骤然伏案大哭,眼泪同时从眼角和嘴角射了出来。
“不能啊,不能写他被蹂躏,格↗尔↘曼↓会↘脏↗的↑!”
她抑扬顿挫地哭着,“救救格尔曼——”
“对了,给他个男主,马上给他安排个真命天子!”


【再一会儿。】
【再一小会儿,就回去吧……格尔曼这么想着,拉紧了黑色蕾丝边小披肩,徒劳地抵御雨夜的凄寒。】
【其实也没那么糟,他自我安慰,虽然跟黑夜教会切断了联系……但青梅竹马的伦纳德,时常偷偷溜出来接济他。】
【他知道伦纳德对他的感情……当那双爱都要满溢出来的碧眸痴恋地望着他,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伦纳德迫于女神的压力,将爱藏在心里,隐忍了这么多年,如今终于能表露自己的真心!】
【可他不能!不能接受伦纳德的感情。】
【他知道,伦纳德的长辈帕列斯·索罗亚斯德极其反对他们在一起。他还记得对方冷酷地把金币摔在他脸上,说给他九千镑,离开自己孙子。】
【而且,他也不想成为伦纳德教会内晋升之路的阻碍……】
【忽然,得得的马蹄声从街的那边传来,打断了他的忧思与哀愁。晕黄的路灯下,一辆四轮马车缓缓驶近。】
【“哎……您需要一点特殊服务么,先生……”】
【格尔曼弱弱地喊道,甚至不指望对方能听见。】
【然而,马车缓缓在他面前停了下来。】
【车门无声打开,似乎有氤氲的雾气从里面漾出来。】
【车厢太黑,他看不清里面的人,只隐约看见一副头戴礼帽,身穿鲁恩常见绅士套装的人影。】
【“我不需要特殊服务。”看不清面容的人,有着温和又不失威严的嗓音。】
【“那,那您需要什么……”】
【“呵呵……我需要你。”那人从容地伸出手,扣住他的手腕,将他拉近。“我可以给你一个家,只要你……跟我走。”】
【手腕冰冷的触感,和鼻端清冷的气息令他浑身战栗,他莫名产生了臣服的冲动,恨不得单膝跪下,等待那人爱抚他的脊背,或者踩住他的手,强迫他亲吻自己的鞋面。】
【他的OO悄悄立起,他竭力控制住颤抖的呼吸,“您……是什么人?”】
【“呵呵,他们叫我……愚者先生。”】


“对!没错!就是这样!”

佛尔思大力拍打桌面,要不是她是个非凡者,怕不是把手拍烂。

“这就是‘愚者’先生与格尔曼的初遇啊!什么叫一见钟情?什么叫一眼万年?”

佛尔思陶醉(也是真醉)又亢奋地啧啧称赞。

鱼缸里的鱼忽然抬起头,看到虚空熟悉的某一点,似乎闪烁起红光,似乎传来被吵醒的人发出的含糊不清,带着疑问语气的咕哝。

抖了抖,默默地沉了下去。

恨不得把自己淹死(?)。

佛尔思还在作死。

她还在嚣张作死。

所以说酒精真不是好东西,看,平时那么胆小珍惜生命的一个人,喝了点酒,就把平时的压力完全释放了,将生死置之度外了,已经、没有什么好怕の了。


“‘愚者’先生把格尔曼带回去,这样那样,那样这样地调教,不是,特训了一番。”

“格尔曼的实力愈发恐怖!深不可测。”

“而格尔曼呢,也从此对‘愚者’先生死心塌地!灵肉纠缠!爱得至!死!不!渝!”

“‘愚者’先生让他夺得一片海域创立新的国度。所以他才转战海上,乍然出名!夺取拜亚姆,打下赫赫战功!”

“圆上了!!”

“这么看来,格尔曼其实是……是……”佛尔思费劲地思索半天,她新任的那个编辑闲聊时怎么说来着?哦!

“——大女主!对,格尔曼应该是个,大女主。”

“那这里要改改,改改……”佛尔思粗鲁地把上面写的一段涂黑,“大女主剧呢,都是看起来很强大很独立,其实还是靠男人,的爱~~~”

“所谓格尔曼横行海上,现点现杀,那都是谣言!是假的!是有人眼红,嫉妒他有万千宠爱,走到哪里都被人捧在手心;特别是魔女!嫉妒他一来就成了红剧场头牌☆傲娇眼镜娘♡,夺走了所有人的目光!”

“专门雇海盗,嗯,也就是水军,来黑我们格尔曼哥↗哥↘。”

“其实我们格尔曼哥↗哥↘真的很温柔的,我哭死,他真的很努力,呜呜呜呜……”

“大家都被他迷住了,神魂颠倒。比如——”

【两个金发灿烂,肌肉如复古雕像一般健美的男人怒视着彼此。】

【空气中仿佛吹响了无声的哨音。】

【如成实质的战火霎时点燃!】

【两个原本称兄道弟的男人大打出手,反目成仇!】

【“不要打了,不要再打了!”】

【格尔曼无助地哭道,“不要再为了我打架了!”】

【“别哭了,曼儿……你哭得我心疼。”】

【两个男人立刻分开,一左一右地挽着他的手臂。】

【格尔曼把头埋进达尼兹的胸肌,小声抽泣,同时握紧了安德森的手。】

【“我错了,小格,我看到你选择了他,就控制不住自己……”安德森懊恼,自责。】


“再比如——”

【砰!】

【曾经无比冷漠,对世间一切都不在乎的死亡执政官,此时红了眼眶,将格尔曼压在墙上。】

【“说!那天‘愚者’先生召唤你,到底对你做了什么!”】

【“我跟‘愚者’先生之间……什么都没有……”格尔曼哀伤地转过头。】

【“我不信!”死亡执政官一手捏住他的下巴,强迫他对视,一手狠狠掐住他的细腰。“事到如今,你甚至不肯再叫我一声,老师……”】

【沉痛的话语消失在辗转的唇舌间。】

【话说得再凶狠,对他,却极尽温柔缠绵。轻柔的舔舐,深情的纠缠,深吻……】

【两人再分开,皆是情动,微微低喘。】

【死亡执政官嘶哑地低语,低下头去,轻咬松开的领结底下展露的喉结。】

【“叫声老师,命都给你……”】


房间地板,一堆白骨像喷泉一样涌出来,很快组成了一个巨大的骨架。

如果是清醒的佛尔思看到,不说吓到开门跑路吧,至少也是正襟危坐,不敢乱动。

但是……她现在连房间里多出了这么个玩意儿都没有察觉。

她还在写。

骨头架子硕大的脑袋就搁在她头顶,好奇地观望纸上的内容。

但她,还在写。

【“不就是块破岛吗!”风暴教会半神嘶吼,带着哭腔和显而易见的悲伤。“你要,我能不给你吗?!”】

【“对不起,对不起……”格尔曼流下两行清泪,但依然没有放下,对准祂的枪口。】

【“你早说你要拜亚姆!要建教会!有什么吗?!值得你用这些下作手段来引诱我背叛我的主!格尔曼,你⚡欠⚡我⚡这⚡里⚡的⚡用⚡什⚡么⚡还⚡!”】

【不愧是水手途径的半神,呼吸间,整个岛的电量便已拉满。】

【电流涌过四肢百骸,格尔曼几乎无法控制住自己,甚至快要失禁。】

【他夹着双腿跪倒在地,哭着仰望对方和对方身后闪电与权杖组成的圣徽。“不要……至少不要,在祂面前说这种事……这里是教堂……”】

【“你也知道这里是祂的教堂!那祂⚡知⚡道⚡我⚡心⚡里⚡有⚡多⚡难⚡过⚡吗⚡!”】

【因为途径的特殊性,半神咆哮的时候像在咏唱圣歌,只不过是调了电音的圣歌。】

【半神露出一抹无奈的苦笑,“其实……连我信仰的神,祂都宠爱着你啊……”】

“是啊,”佛尔思边写边感叹,“就连列……”

她的鱼终于看不下去了。

为了防止雷劈下来的时候连累到自己,鱼啪地跃出水面猛甩尾巴给了她两个大逼兜。

好险,把不能说出口的那个名字扇回肚里去了。


在遥远的某个神国。

风暴之主冷笑着放下了举到一半的权杖,萦绕的闪电滋滋作响,没有消失,就等下一次机会。

——不愧是祂的信徒,跟祂一样……欠揍。

风暴之主转头望向不远处一个浮在半空的庭园。

——你不管她吗?

长满了深眠花的庭园中,戴着黑面纱、长裙繁复摇曳,像缀着繁星的女神没有马上回答祂。

女神单手托腮,面纱下似乎勾起一抹缥缈……又古怪的微笑。

——我的人性……似乎增加了。


被多人/神注视的佛尔思,灵性直觉终于延时响了两下。

“嗝儿,不能,不能说出来……”她挠了挠头,“啊,既然鱼的两巴掌救了我,那你就叫‘两巴掌’吧。”

【“两巴掌”冲出云层,雷电狠狠砸在亚当的尸骨教堂。】

【咆哮的雷电像巨龙一般穿梭云层与大气,漫天闪光,昭示着主人的勃然怒火。】

【“亚当!把他交出来!我饶你不死!”】

【白骨被闪电击得粉碎,半空中不断有残骸崩落。即将崩塌的教堂里,年轻的白袍神父弯下腰,平静而从容地理了理青年的衣冠,将尸体抱在怀里。】

【四周狂风呼啸,电闪雷鸣,可祂眼里只有青年凝在脸上的得意挑衅的笑容。】

【“我只是想将你囚禁起来,留在我身边……你就这么不愿意,跟我在一起吗……你宁可去死,死在我面前……”】

【轰隆!】

【很快,“两巴掌”彻底摧毁了祂的神国,看到被祂拥在怀里,已经失去呼吸的人儿,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亚当——!啊啊啊,我要你的命!”】

【痛失所爱的“两巴掌”老泪纵横,不要命一般向祂冲去!】


“唉……格尔曼啊,你真是个祸水!”佛尔思写着写着,自己眼眶都湿润了。

“你怎么招惹了这么多男人,让他们为你伤心,疯狂……”

“不过好在结局是好的,毕竟这是一篇纯爱文,男女主肯定是1v1的。最终,格尔曼陪伴着他唯一真心爱着的‘愚者’先生,隐姓埋名,逍遥世间~”

“啊!我从没写得这么畅快过!嘿嘿嘿……”佛尔思歪歪扭扭地伸了个懒腰。

她撑着桌子站来,转过身,愣了一下。

“咦?怎么多了个人?”

金发、络腮胡的神父端庄地坐在旁边的床上,手里捧着本书,不知来了多久。

“写完了?”祂颇为友好地问道。

“是……是啊……”佛尔思脑子已经成了一滩浆糊。她迷迷糊糊地拨开神父,栽倒在床上睡着了。

神父走到桌边,拿起稿纸看了两眼,拿走了其中几张。

临走前,祂瞟了眼毫无所觉的佛尔思。

墙壁上的煤气灯火光忽然跳跃了两下,映射在透明玻璃罩子上,透着诡异变幻的花纹。

仿佛某种警告。

神父没再坚持,转身踏入虚幻的梦境世界,离开了——虽然来的不是本体,也不必为了这点小事跟某些存在对上。

反正祂拿到了想要的。

呵,跟“诡秘”关系不浅的秘法师的“记录”……



佛尔思醒来的时候,几乎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只有一颗头颅沉甸甸、晕乎乎地搁在床上。

她睁不开眼睛,直到宿醉的恶心感从胃部延伸到四肢。

四肢没有力气,她也懒得动弹。

还在回味昨晚的梦。

昨晚她做了个非常美好的梦,梦到对笔说,你已经是个成熟的笔了,要学会自己赶稿了。

然后,不知道怎么写出来的,就ber——一下自动写完了。

等她终于有力气爬起来,爬到书桌前坐下,她彻底愣住了。

几页稿纸是摊开的,写满了字。她自己的笔迹。就是比平时扭曲张狂。

那一瞬间她其实是有两三秒钟的小小幸福感。

接着就是,恐惧。

我、他、妈、都、写、了、啥、啊!

捧着稿纸的手,微微颤抖。

“快逃吧,佛尔思,他们全都知道了。”鱼悲愤地告诉她。“收手吧,外面全是格尔曼。”

“逃……我又能逃哪里去,我得罪了个遍……不对!还有一个!我、我至少没写阿蒙!”

她跳起来打包行李准备流浪星空。


与此同时,大门的铃声被按响。

休打开门,惊讶地看到某个本该沉睡在主的神国的人,提着枪,站在门外。

看到休,他很有礼貌地摘下礼帽,放在胸前行礼致意。

熟悉的瘦削冷酷的面容,低垂的眼睛带着刚苏醒的混沌虚无。却给她强烈的、几乎让人窒息的杀气腾腾的感知。

“……‘世界’先生?”

对方点点头,嗓音低沉沙哑,像很久没有开口说话。

“我找‘魔术师’。”


END


(鱼梗的出处在这里 )

画不完了哈哈
娃宣——是格尔曼长腿体——

娃宣——是格尔曼长腿体——

娃宣——是格尔曼长腿体——

河洲

诡秘之主ppap!

(p1,p2的滤镜好像加狠了,无滤镜实物图在p3,购买方式在p4)

诡秘之主ppap!

(p1,p2的滤镜好像加狠了,无滤镜实物图在p3,购买方式在p4)

慕鸦_pvo
格尔曼 但是是ponyᐇ

格尔曼 但是是ponyᐇ

格尔曼 但是是ponyᐇ

樱落
误食魔女途径魔药的格尔曼(bu...

误食魔女途径魔药的格尔曼(bushi

误食魔女途径魔药的格尔曼(bushi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