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格拉斯哥帮

531浏览    12参与
衔烛

【推进之王X因陀罗】 独行者

  真是只敏捷的小猫。我认识的维多利亚人中,很少有比得上她的。

  她不停朝我出拳,如果不是因为没有武器,或许我早就被击中了——她拳上的指虎和我的铁锤比起来,确实很难算作武器。

  但这点劣势似乎让她更加兴奋,每次被我用铁锤推开,她都会立刻再次出拳。虽然她的战斗方式实在显得幼稚。

  “啊啊啊,本大爷来啦!这次一定会打到你的!”

  …她又来了

  还是像之前那样从正面发起进攻,毫无变化可言。她完全没想去利用自己的速度优势,哪怕已经发觉这样的攻击还没打到我一下。...

  真是只敏捷的小猫。我认识的维多利亚人中,很少有比得上她的。

  她不停朝我出拳,如果不是因为没有武器,或许我早就被击中了——她拳上的指虎和我的铁锤比起来,确实很难算作武器。

  但这点劣势似乎让她更加兴奋,每次被我用铁锤推开,她都会立刻再次出拳。虽然她的战斗方式实在显得幼稚。

  “啊啊啊,本大爷来啦!这次一定会打到你的!”

  …她又来了

  还是像之前那样从正面发起进攻,毫无变化可言。她完全没想去利用自己的速度优势,哪怕已经发觉这样的攻击还没打到我一下。

  她甚至没能让我扔掉嘴里的棒棒糖。糖在舌尖一点点融化,就快要吃完了。我开始有点不耐烦,得敲打她一下才行。

  她的破绽很少,其中一处便是袭来的拳头。我挥出铁锤,比之前加了不少力道。

  “彭!”锤头传来了沉重的打击感,我命中了她的右拳,她整个人都被打得飞了出去。她在空中调整着重心,没让自己砸向地面。

  这一次她没立刻回击,是下手太重了吗?我这样想着,刚刚似乎听见了骨头的碎响…

  其实在独行途中遇到这样的对手也不错,哪怕情况是像现在这样的明晰。她帮我找回了在家乡战斗时的感觉。

  那只好斗的小猫调整着呼吸,她摩挲着指虎的尖端,不像是才受了重击的样子。看来这不仅是只敏捷的猫,她的抗击打能力也不错。

  “啊啊啊啊啊!”

  她咆哮着向我冲来了,这一次有了些变化。她把重心压得很低,到离我还有几步的地方,又突然放慢了动作。

  我差点没能看清她接下来的行动——她的眼睛夺去了我大半的注意。那双眸中喷涌着火焰,完全不像是一位受挫的拳手的眼神。

  我有些喜欢她了。

  她倏地跳起,向我扑了过来。她的身上满是破绽,但我也来不及做出任何防御了。

  我向上抡起铁锤,限制着她出手的距离。

  “给我中啊!”她喊着,松开了拳头,用手掌打向我的脸。

  “啪”,嘴里的棒棒糖被扇得飞了出去,我没能看到它落向了哪里。

  锤柄震动着,这一次直接砸中了她未设防的胸口。我收敛了很多,她不至于有生命危险。但还是有血顺着锤头落向地面。

  久违的血啊。

  她在地面翻滚了几圈,努力支撑着想爬起来,最终还是躺倒在地上。

  “呼啊…”她大口地喘着气,胸膛上下地起伏,“打中了,打中了…”

  像是在向我宣告着某种胜利,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大姐,你这么厉害,”她躺在地上,嘴角不断地淌出鲜血,“要不加入我们格拉斯哥吧,我挺想跟着你的咳咳咳…”还没说完,她就开始剧烈地咳嗽。

  大姐…我对这样的称呼有些恼火。把目光从她身上移开,寻找棒棒糖掉落的地方。

  糖掉了就不能吃了…虽然只剩一点了。

  “大姐!”她又叫起来了,仿佛刚才喘气和咳嗽的都是另一个人,“你找这个吗?”

  我回过头,棒棒糖就在她手里。她是怎么拿到的?我想不明白。

  “这已经不能吃啦!”她盯着糖看了一会,“唔,剩的也不多了..不过你放心,我会叫摩根赔给你一箱的!”她对着我笑,嘴角还留有不少血渍。

  她眼中的火焰熄灭了,变成了另一种特别的光芒。

  我看着她,听血滴在地面的声音,脸上传来了疼痛感。

  狮虎本该独行,

  但多一人陪伴,或许也不错。

 

 她后来真的给了我满满一箱的棒棒糖。

  ….真是只傻猫。

 【END】

 

附:因陀罗因陀罗啊!你还不来啊!我岛需要你啊啊啊啊!


泊鲤呀泊鲤w

#喜可k

“回过神来,已经习惯了这种漂泊的生活,真奇妙啊——这是我从来没有想象过的事。”

🦁:原po(泊鲤)
phx:章鱼

章鱼太会拍了,这光这影这构图,我除了绝已经不会说话了👍👍👍
我太喜欢p2了,大家一定要点开品一品,我人好不好看已经不重要了 这是艺术(?)

#喜可k

“回过神来,已经习惯了这种漂泊的生活,真奇妙啊——这是我从来没有想象过的事。”

🦁:原po(泊鲤)
phx:章鱼

章鱼太会拍了,这光这影这构图,我除了绝已经不会说话了👍👍👍
我太喜欢p2了,大家一定要点开品一品,我人好不好看已经不重要了 这是艺术(?)

Sexyhaha

​推进之王和罗德岛的故事(二)

第一次发的因为色情被屏蔽了,改正后重发

文笔一如既往的糟糕轻喷

可能ooc

博士还是没出现,但是目前的构思中博士之后会有很多戏份堪称一大主角

本文在构思计划中并不主推因cp,可能都没有cp

推进之王四个字打着实在太累,之后我就以维娜称呼了



      维娜醒的很早,身边的因陀罗还在打呼噜流口水,维娜看着她觉得可爱极了,欢喜地把尾巴挂到了她的脸上来回撩拨她,因陀罗被撩的打了好几个喷嚏。见她醒来,维娜变回了神色把尾巴收回来装无辜。

      “你醒啦主子。...

第一次发的因为色情被屏蔽了,改正后重发

文笔一如既往的糟糕轻喷

可能ooc

博士还是没出现,但是目前的构思中博士之后会有很多戏份堪称一大主角

本文在构思计划中并不主推因cp,可能都没有cp

推进之王四个字打着实在太累,之后我就以维娜称呼了



      维娜醒的很早,身边的因陀罗还在打呼噜流口水,维娜看着她觉得可爱极了,欢喜地把尾巴挂到了她的脸上来回撩拨她,因陀罗被撩的打了好几个喷嚏。见她醒来,维娜变回了神色把尾巴收回来装无辜。

      “你醒啦主子。”

      “嗯,有个事待会想跟你商量。”

        洗漱完毕,维娜把那张名片递过去给因陀罗问:

     “听过这家单位吗?”

      “罗德岛?听说是个雇佣兵组织,还是个。。活摘人体源石,那词叫啥?人血工厂?”

       “唔?”维娜有点吃惊。

      “也可能是我记错了,他们在伦蒂尼姆没啥影响力,我也不太清楚,好像之前听过一两个得了矿石病的朋友提起过去那里接受治疗。”

       “我懂个人在那里,我在考虑要不要拜访一下,看看能不能拉到些合作。”

       “主子,你看这上面有个电话,咱先咨询一下要不?”


      俩人来到了安全屋楼下附近的公用电话亭,照着名片上的打了过去,接通后,一阵奇特的8bit电子乐响起,维娜和因陀罗都没听过这种音乐,还以为是机器坏了。这时有个女性人声冒出来。“欢迎您致电罗德岛,罗德岛目前停靠在(停顿)龙门 市,停留时间至 (停顿)未知,商业贸易合作请按1,医疗援助请按2,职务应聘请按3,人工服务请按4。”


      “嗯,有点像正经大公司的样子。”维娜耐心的听着人声说完话,选择了人工服务。电话里维娜与客服代表进行了友好的交谈。回到安全屋后,维娜考虑了一会做下了决定,她召集各队代表开了一个会议,宣布自己将代表格拉斯哥帮前往龙门与罗德岛开展合作,即日启程。在她外出时间里,由因陀罗主持帮里的事务。随后她还部署了一些今后工作的大致方针:在城郊贫民窟里发掘新生力量;查明天龙帮和韦恩帮的贸易物流路线并进行骚扰打劫等等。众人表示坚决拥护以维娜为首的中央决策,并且祝老大一路顺风。会议圆满结束。


       从维多利亚到龙门的路程很长,为了尽快赶路,维娜选择轻装上阵,只带了一些干粮和一套换洗的衣服,还有那把跟随了多年的大锤。临走前,因陀罗拿了一堆糖果追了上来:“主子留步!你忘了拿棒棒糖了。喏还有这罐甘草糖你也拿去,要是想咱们了就吃一颗,不过也别吃太多对牙齿不好。”维娜接过糖果,伸出手撸了撸因陀罗的耳朵和脸颊:“谢谢,这阵子得多靠你了。”因陀罗鼻子一酸:“放心吧主子,来吧咱们拥抱一下!”因陀罗熊抱在维娜身上,尾巴大力摇摆着难掩内心的激动。“好了好了”,维娜拍了拍因陀罗的背,把她放下来。随后因陀罗和摩根等人一起,挥手目送维娜的远去。


       维多利亚气候温和湿润,地形多为平地有着广袤的草原。早起期维娜以天为帘以地为席,倒也不算太辛苦。随着时间推移,维娜远离了自己的故乡,走出了维多利亚的领地,环境开始变得复杂起来,崎岖的山峰,干涸的河床,堪比天灾的自然灾害,甚至还遇到了些自己从未见过的凶猛野怪,这些艰难险阻维娜都一一化解。“不忘初心,保持冷静,牢记使命,继续前行。”坚韧的阿斯兰时刻这样告诫着自己,将身上的担子和心中的理想转换成不竭的动力开拓前方的道路。


       不知经过了多少天的风餐露宿,维娜终于来到了龙门。已经是晚上了,在前往目的地龙门港口之前,维娜选择在市区里暂留一晚。她兑换了一些龙门币,在市区里随便找了家旅馆,放下了行李和大锤。现在睡觉似乎还有点过早,于是她决定先出门逛逛。


       和伦蒂尼姆的古典文艺气息不同,这是一座高度现代化的大都市,高耸入云的天际线,交错纵横的高架桥,到处都是钢筋混凝土打造的森林,灯火通明的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快速流动着,大家都很忙碌的样子,仔细观察还会发现一些动乱的痕迹似乎发生在不久之前。维娜经询问得知这些都是整合运动的功劳,所幸龙门的灾后重建工作很快,人们的日常生活很快就恢复了过来。“一个孤独的异乡人在这样的大城市里,还真是没啥存在感呢”维娜心想。


       维娜独自一人太久了,她需要被一些热闹的环境感染一下,给她一些拥抱和安慰,其实维娜并没有怎么想过这些问题,她只是自然而然的走进了一间夜店。在进去的那一刻,她就有点后悔了。同样是吵闹,区别在于自己以前常去的酒馆,是没有音乐的,只有人们在酒桌上各种吆喝吹牛和打斗掀桌子的噪音,而在这里,轰鸣的电子乐震耳欲聋,舞池里打扮时髦的俊男靓女在蹦着狂嗨,装潢上也要精致的多,这些都太陌生了。维娜看了看自己的打扮,黑色有领皮夹克,褐色热裤黑色皮靴,还有那条白色打底t恤,虽然说也挺帅的,可还是有点与当下环境格格不入,似乎自己应该出现在某个摇滚乐队现场。“入乡随俗吧。”维娜心想,她走向了吧台找了个角落坐着。


      酒保给她推荐了一款单一麦芽威士忌,她抿了一口,确实是好酒,老实说,要比自己在伦蒂尼姆喝的那些劣质烈酒要好的多,可还是差点感觉。维娜接着喝了一口,她突然想起来,自己与因陀罗等人已经有段时间没通过话了,她想打电话回去,可是现在已经很晚了,因陀罗已经睡了估计,要让她到楼下的公用电话那接电话太为难了,还是算了。维娜拿出了身上携带的甘草糖丢进酒杯里摇了摇,然后一口干完。“这味道还差不多。”然后她喝的很快,续点了好多杯酒,每杯都放了几颗甘草糖。


       坐在吧台期间其实有好几个人来和维娜搭讪,一看就是家里有钱的那种,维娜其实并不排斥和陌生人闲聊。只是她话语不多,有时候不知道该说什么,聊着聊着就会显露出一丝对这种尴尬的嫌弃和不悦,把人给吓跑,然后自己郁闷得又喝了一大杯酒。喝了好多差不多得了,她停下来,慵懒的靠在高脚凳上,摇晃着酒杯观望着舞池里的人,还有那些在卡座里玩游戏比划手势大声说话试图让对方听见的人,这帮人疯的跟没有明天似的,好像永远不会感到累。”维娜越看越觉得郁闷,“我究竟在这里呆着做什么?去他的!”她把钱砸在了吧台上。“闪开!”维娜推开了挡在自己面前混乱的人群,疾步走出了夜店。


       回到了旅馆,维娜打开水龙头,然后脱下脏兮兮且带有一些汗臭味衣物,躺进了浴缸温热的水中。她感到了难得的惬意,她已经很久没好好洗个澡了。维娜闭上了眼睛,缓缓地揉搓着自己的肌肤。维娜有着令人羡慕的身材,尤其是那对站着看不到脚尖的篮球,维娜情不自禁的笑了笑“好久没善待你们了,伙计们。”维娜的篮球气孔非常敏感,轻轻来点刺激便会凸起,这股涨痛诱使着她一只手单手持球,另一只手往篮球下面的耳朵摸去。“哦~”,在碰到的一瞬间,维娜发出了一声娇喘。她回想因陀罗的技法,开始照式学着:先用指尖挑拨着耳垂,然后四指左右来回摩擦着耳廓,最后双指直奔耳孔深处,另一只手也不停地掐着自己的篮球气孔,这套操作每次都搞的维娜很爽。


      自己玩了一会,维娜觉得有点累了,明天还要去拜访罗德岛,便从浴缸中起身,拿了条毛巾擦了擦身体和头发。她走出浴室,头发懒得吹干了睡衣也懒得穿了,光着身子一头栽在了床上,没一会就睡着了。


Sexyhaha

推进之王和罗德岛的故事(1)

     文笔很糟且可能ooc轻喷

     有点车

     第一集博士还没出现


      格拉斯哥帮的日子最近不太好过,伦蒂尼姆的几大黑社会帮派对这个新生势力虎视眈眈,他们似乎达成了某种共识开始围剿格拉斯哥帮,在军师摩根的建议下推进之王决定从城里的主要地盘中撤出转移至郊区地下打游击战。...


     文笔很糟且可能ooc轻喷

     有点车

     第一集博士还没出现


      格拉斯哥帮的日子最近不太好过,伦蒂尼姆的几大黑社会帮派对这个新生势力虎视眈眈,他们似乎达成了某种共识开始围剿格拉斯哥帮,在军师摩根的建议下推进之王决定从城里的主要地盘中撤出转移至郊区地下打游击战。

       先前正面战场上的几番恶战下来帮里增添了不少伤员,还有不少同志感染上了矿石病无法得到良好救治。安全屋主卧里,连一向乐观的因陀罗都担忧了起来:“主子,高文跟我反映说他们那队人最近意见很大,他们现在粮食紧缺连土豆都吃不上了。摩根还跟我说,在让出主要地盘后,咱们的保护费和贸易分红也断了,帮里的资金链出了很大问题。这下可咋办啊?”推进之王听了之后眉头微蹙,没有答话。

      因陀罗继续叨叨着:“咱们要不要接点活干挣点外快,前几天我的一个小弟和我说城里新开了一家酒吧,里面进了一批好酒打劫的话能卖不少钱。还有,东城区新开了个地下拳击场,天天有比赛,冠军奖金很高我可以偷偷去参赛。我这还有条线索,知道西三环的那家情趣用品店吧,咱们经常光顾的,听说那是天龙帮的一个洗钱场所,里面藏着一个小金库,如果你在某月的13号凌晨4点光顾,会有意外的收获。还有啥我再想想。”

      因陀罗越讲越激动,“。。。他妈的天龙帮和韦恩帮,一帮孬种,格拉斯哥帮刨他们家祖坟了还是咋的了,有种单挑啊抱团算什么本事,老子以后要干。。唔?”她话还没说完,推进之王把一根棒棒糖强塞到了她嘴里说道:“你很吵,吵得我头疼。”因陀罗面露难色:“主子,这也太酸了吧!”她想吐出可推进之王的手没有拿开,保持着抵着她的嘴:“吸着,别说话。”另一只手摸上因陀罗的胸,开始玩弄因陀罗的咪咪。因陀罗刚开始陶醉,推进之王突然撕开了因陀罗外套,把她撂倒摔到旁边的床上,身子顺势坐到因陀罗大腿上,安全屋的设施简陋,床是木床只有一张草席连床垫都没有,因陀罗这下摔得可不轻。因陀罗从陶醉中反应过来,挣扎着试图反抗,可身上的这个阿斯兰力量实在是太大了压制着她。“别动”,推进之王面不改色的把手上的棒棒糖往喉咙里捅的更深了点,连手指都进入了因陀罗的喉咙,另一只手一下子扯开了因陀罗的内裤,然后起身把头埋了进去。因陀罗呜呜着说不出话,心想自己实在是没有办法,主子发起情来谁能挡的住啊,只好乖乖顺从。没一会推进之王的手上都是口水,因陀罗的下面也湿完了,前戏差不多够了,推进之王抽出因陀罗口中棒棒糖,舌头吻了上去,两只大猫陷入了一番云雨之中。。。

      因陀罗被搞的精疲力尽,完事后便呼呼大睡起来,推进之王靠在床头,撕开了一只新的棒棒糖含起来,思索着如何改善目前现状:粮食、装备、资金这些都不难弄,战士们一路打拼下来也不是吃不了苦,可是伤员一定要优先处理,尤其是矿石病。帮里现在的条件很差,矿石病爆发起来不仅会造成减员,还会影响士气造成军心动摇,真让人头疼。提起矿石病,推进之王突然想起前一阵子发生的一件事。

      当时她独自与一人去多伦郡附近的村子谈采购物资的事情,晚上回去的路上在一个树林里,碰上一群人吵吵嚷嚷着,便偷偷上前查看,原来是一群菲林土匪手持大砍刀围着两个沃尔珀少女,两个沃尔珀少女一个个子高,一个个子小像小孩。个子高的拿身体挡着小孩,同土匪们对峙,为首的土匪骂骂咧咧的,大致意思是矿石病的人都该死免得祸害更多人,看来他们不只是想打劫,还想杀人灭口。推进之王看不下去了,上前干涉。土匪老大盯着这个不速之客,是个金发女孩,身形高挑,面容姣好神色冷漠,肌肉线条不明显但是看着十分结实,手持一把黑色大锤挂在肩上,有种不怒自威的王霸之气。本来气势汹汹的土匪老大怂了一些:“来将贵姓?”

      “你们走吧,不要为难她们。”推进之王平和的说道。土匪老大听了一下子来了劲:“我问你话呢你算老几啊,知不知道这是谁的地盘,我就为难她们了咋地了?要不要爷也为难你一下哈哈哈?”说完看了一眼身边的部下,以为自己能逗大伙一下,可是那几个手下都被推进之王的气势镇住了,面色凝重甚至有些畏惧,似乎没人留意老大的插科打诨。自知没趣,土匪老大对推进之王补充了一句:“爷几个好几天没开荤了,这劫我是打定了!”

      “我劝你们赶紧离开,不然别怪我不客气。”推进之王说道。“放肆!给我上”土匪一怒挥着大砍刀朝推进之王砍去,推进之王先是侧身一躲,然后闪转到土匪老大的身旁,拿着大锤砸向土匪老大的左侧小腿,动作干净利落,土匪老大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哀嚎着没法起身。其他几个咸鱼土匪本来就犹豫着要不要上,见状直接溜了。

      个子高的沃尔珀少女上手挎一个黑色大包,从里面拿出了一些医疗用具查看土匪老大伤势。原来是个医生,推进之王心想。“你们这帮崽子,怂包!”土匪老大边哭边骂,“逃吧,被当成懦夫总比没命强。”,推进之王说道。医生找来了一些树枝,简单地处消毒敷药包扎了一下土匪老大的伤腿:“你骨折了,躺在这里不要乱动,我去村子里找些人来救你。这个是止痛药,如果你实在痛的受不了了就吃一粒。”说完带着那名小女孩和推进之王走开。

      “小姐,刚才真是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我和这孩子恐怕会遭不测。””不用客气,大晚上的,你们在外面做什么。“推进之王问,”这孩子的矿石病发展的比较快,村子里的医疗条件不够,我打算带她去别的地方医治。“听完推进之王看着这名小女孩,她似乎还被刚才的场景吓着,半个身子躲在医生身后抓着医生的衣服。推进之王温柔地摸摸了小女孩的头,拿出了一根棒棒糖轻声地说:”吃糖吗?“小女孩害羞地接过了糖说了声:”谢谢姐姐。“露出了难得的微笑。

      医生见此也面露喜悦:”小姐请问你贵姓,我叫微风,来自多伦郡的游学者,很荣幸见到你。“”我是格拉斯哥帮的维娜,她们都叫我推进之王。“听完,微风高兴地递过了一张名片对推进之王说,”维娜小姐,这是我的名片,我目前正在罗德岛任职,如果你以后需要什么帮助的话,请尽管来罗德岛找我,就说是微风介绍的。“推进之王接过点了点头:”好的。“”再一次感谢你的帮助,告辞了!。“目送着她们离开,小女孩还回头向推进之王摇了摇手,推进之王也微微笑着回手致意,没想到之后还能再见。

     回想完这些事,推进之王起身下床,从乱糟糟的桌子抽屉中找到了这张名片,”也许我也该寻求一下帮助了。“推进之王想着,然后嚼碎了剩下的糖果,回到被窝里抱着因陀罗入眠。


   

CAISENA
“王,还有什么要打的吗”“都解...

“王,还有什么要打的吗”
“都解决了吗?那应该没有了”

推进作为我第一个六星真的太好用了,只可惜我的公招没有因陀罗这个角色(┯_┯)

“王,还有什么要打的吗”
“都解决了吗?那应该没有了”

推进作为我第一个六星真的太好用了,只可惜我的公招没有因陀罗这个角色(┯_┯)

逍遥竹曲

食色方舟之格拉斯哥帮

“博士,我找到因陀罗啦!”维娜推开我的办公室门说道。

“太好了,她人呢?”

“她正在办理手续,我让她一会就来办公室找你。”

“好的,谢谢你,维娜。话说,因陀罗是什么动物啊?”

“菲林族。”维娜轻轻拽了一下外衣,在我耳边轻轻说,“是白虎嗷~”

这倒是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我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一根棒棒糖,剥开外衣,一点一点送进维娜嘴里,说:“这是我新做的,味道还不错吧。”

我轻抚维娜的脸庞,深邃的眼神配上发红的脸蛋格外惹人爱。“晚上你叫上她一起来我的房间。”

手顺着维娜的脸游弋到她的后脑,一边抚摸她的头发,一边将她的头靠近我。

“唔。”两个嘴唇相触,维娜发出了轻微的声音。

“我要检...

“博士,我找到因陀罗啦!”维娜推开我的办公室门说道。

“太好了,她人呢?”

“她正在办理手续,我让她一会就来办公室找你。”

“好的,谢谢你,维娜。话说,因陀罗是什么动物啊?”

“菲林族。”维娜轻轻拽了一下外衣,在我耳边轻轻说,“是白虎嗷~”

这倒是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我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一根棒棒糖,剥开外衣,一点一点送进维娜嘴里,说:“这是我新做的,味道还不错吧。”

我轻抚维娜的脸庞,深邃的眼神配上发红的脸蛋格外惹人爱。“晚上你叫上她一起来我的房间。”

手顺着维娜的脸游弋到她的后脑,一边抚摸她的头发,一边将她的头靠近我。

“唔。”两个嘴唇相触,维娜发出了轻微的声音。

“我要检查一下她是不是白虎。”

新茶十九

全员向「情人节礼物9」

情人节回礼设定9

No.49推进之王「待到星夜低垂」

几枚酥脆可口的小馅饼,配以芝麻粒作为点缀,看上去很有维多利亚地区的特色,烤制出的薄脆外皮吃起来满口生香,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维娜小姐的手艺

「啊,不要在意,之前在维多利亚那里,伙食日渐变差,我总得想点办法才能应付,要谢……不如谢谢那段经历,我现在还记得,那天的篝火,天上的星辰,和大家脸上满足的……笑容」

No.50因陀罗「甘草糖」

一小罐呈琥珀色的甘草糖,闻起来味道比较奇特,不是很能立刻接受,放一颗到嘴里,初期怪异的味道让人有点皱眉,但是过了一会儿,甘甜的味道逐渐占领味蕾,很像因陀罗小姐给人的印象

「我家主子都送了你礼物,我自然也不...

情人节回礼设定9

No.49推进之王「待到星夜低垂」

几枚酥脆可口的小馅饼,配以芝麻粒作为点缀,看上去很有维多利亚地区的特色,烤制出的薄脆外皮吃起来满口生香,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维娜小姐的手艺

「啊,不要在意,之前在维多利亚那里,伙食日渐变差,我总得想点办法才能应付,要谢……不如谢谢那段经历,我现在还记得,那天的篝火,天上的星辰,和大家脸上满足的……笑容」

No.50因陀罗「甘草糖」

一小罐呈琥珀色的甘草糖,闻起来味道比较奇特,不是很能立刻接受,放一颗到嘴里,初期怪异的味道让人有点皱眉,但是过了一会儿,甘甜的味道逐渐占领味蕾,很像因陀罗小姐给人的印象

「我家主子都送了你礼物,我自然也不能落下,否则岂不是丢我家主子的脸,这段时间暂时就充当你的拳刃好啦,哟呷!」

No.51艾丝黛尔「翡翠结晶花」

一枚空心加工的观赏玻璃球,内部放置着如同雪花状的翡翠结晶花,看了不由得心生怜爱,这也许就是来自艾丝黛尔的最贴近的写照吧

「博……博士,谢谢你……送给我一顶小皇冠……这是……这是回礼……希望你能……喜欢……」

No.52嘉维尔「蛋白质!」

上等的牛肉,刷上橄榄油,涂抹上蜂蜜,西兰花和半面的煎鸡蛋配色鲜明,撒上胡椒粉和盐,佐以些许特制酱汁,最后挤上洋葱汁,慢慢烤制,浓香四溢

「哟博士!果然还是烤肉最棒了不是吗!能在这个日子和你分享,简直没有比这更棒的了!」

No.53红豆「摇滚乐谱」

一本线装摇滚乐谱,封面上画着红豆自己的头像,翻看一看,是红豆仔细抄录的乐谱,每一个音符都如同在倾诉红豆内心的渴望,那梦想的花朵,小心的绽放了开来

「只有这个……只有这个!博士!我能听到,音乐中鼓点的呐喊,来吧!用我们的方式,奏出这情人节的最强音吧!」

No.54格雷伊「迷迭微光」

一盏小巧的提灯,和之前送的好像是一对,与之前不同的地方在于这次是很稀有的使用曾经的充电电池式的提灯,下面有一行小字「愿微光照亮前进的道路」

「谢谢博士……那个……虽然我的能力还是很有限,但是……我会努力成为博士可以托付信任的……人」

Pulse

《Farewell》

天空沉淀一片海,溶解浓稠的墨,豪放派的泼墨方式,将礁石和海岸浸染,赤红的日摧拉枯朽地迸溅火星,烧满一条星河,淬一束金色的发,草草扎起来,碎发垂在耳侧。维娜的手掌搭在锤柄上,细细摩挲,刻有复杂纹路的浮雕已然磨损,铺开杂乱无序,如同她的思绪在久睡后无法连接成型。对她来说,或许理性思考作战方式更容易,因为最终只有生和死,不会是思绪蛛网纠缠、交杂、模糊且暧昧。海风吹得口中咸涩,像是泪水的味道,云朵是柠檬味奶油,点缀花边,再吞下一口海盐奶油蛋糕,算得上可口,只是尝不到半点甜蜜。因陀罗扣上前车盖,满手的机油还未擦净,踱到她身边亲吻唇角。


也不是没有半点甜。维娜回过神来,拆了根棒棒糖,作势要喂进因陀罗...

天空沉淀一片海,溶解浓稠的墨,豪放派的泼墨方式,将礁石和海岸浸染,赤红的日摧拉枯朽地迸溅火星,烧满一条星河,淬一束金色的发,草草扎起来,碎发垂在耳侧。维娜的手掌搭在锤柄上,细细摩挲,刻有复杂纹路的浮雕已然磨损,铺开杂乱无序,如同她的思绪在久睡后无法连接成型。对她来说,或许理性思考作战方式更容易,因为最终只有生和死,不会是思绪蛛网纠缠、交杂、模糊且暧昧。海风吹得口中咸涩,像是泪水的味道,云朵是柠檬味奶油,点缀花边,再吞下一口海盐奶油蛋糕,算得上可口,只是尝不到半点甜蜜。因陀罗扣上前车盖,满手的机油还未擦净,踱到她身边亲吻唇角。






也不是没有半点甜。维娜回过神来,拆了根棒棒糖,作势要喂进因陀罗嘴里。因陀罗赶忙跑回汽车旁边埋头修理,末了才喊:经费不够再买糖,还是先紧主子吃吧!摩根从远处的山坡上看得急吼吼:我吃!维娜就留了一根,等摩根下来给她。






她们要离开了。伦蒂尼姆早就不适合继续住下去,矿石病和腐朽的政权是蜷缩在城市中啃食的蛀虫,直到千疮百孔仍不放过边角料,污秽泼在每一个大街小巷,人们的心智也如同被蛊虫蚕食殆尽,对此不觉为奇,反而赖以为生。哪里都不正常,如果要让维娜在泡泡糖里举步维艰,她更乐意搏命一赌,但此时有人捡起了她,这些一次性想法全部被击碎,或者说湮灭。因陀罗说:这里可以有食肉动物,但他们必须记住,阴沟里的虫子成群结伴起来,照样可以咬死他们。是的,强大意味着同等的威胁,在这样污浊的厚云中,她们如同璀璨的星子,堪堪以脚下微薄的灰尘作为遮挡,早就没有意义,因此她们要逃离。不是作为英雄凯旋,当鲜血和高呼一起溅上天空,她们只能逃离。






落了雨点,海边的雨来去都从容。维娜想到她曾在电话亭里避雨,雨像一颗颗未打磨干净的钻石,砸在玻璃上划出痕迹,但很快又消退。她坐在地上,靠上冰凉的玻璃,打通因陀罗的电话,老旧的设备有些漏电,灯光如萤火虫,只是命不久矣了。因陀罗接起电话,不等维娜说话,她便说:你等等,这就来。维娜第一次觉得好笑,她没有打电话的原因,也没有说地点,她如何找得着。维娜只是想说,我要晚点回去,你和摩根先休息。话语颇有一家人的感觉,连她自己都未曾察觉。多年来的独来独往只是荒漠中垂死的树,偏偏天灾降下,解渴的甘霖毫无征兆将沙漠灌溉成绿洲,她是独一棵,也是唯一一颗。





可事实是,因陀罗举着伞,稳稳站在电话亭前,敲了敲玻璃,叫醒打盹的维娜。维娜对她说:你的眼睛像柠檬味的糖。说白了,她是想吃特酸棒棒糖,于是她们回家前买了一包糖。








总归是修好了报废又报废,启动又启动的破车子,勤俭持家是个好品质,因陀罗深信不疑。她们要前往罗德岛——说是岛,只不过是一艘船。但和她们一样,漂浮在水上,偶尔的失重感给她们舒心的感觉,那是个不错的选择。




因陀罗拉开手刹,摇下窗户,胳膊柱着车窗,朝出神的维娜说:美女,搭个顺风车?维娜笑了笑,俯身勾起她的下巴,在唇上印一个吻,低声说一句:当然,然后坐在副驾驶上。摩根一路跑下来,钻进车后座,推开天窗,伸出脑袋,活像坦克的炮台,手指向前随便一指下令道:出发!



因陀罗踩上离合,给油直上八十迈,风浩浩吹来,给予她们离别的吻。


矛盾莱茵
关于王维娜小姐在罗德岛搞小团体...

关于王维娜小姐在罗德岛搞小团体带动不良风气敲诈doctor这件事(

关于王维娜小姐在罗德岛搞小团体带动不良风气敲诈doctor这件事(

羽泽

“严禁通行”


推进之王:千米

📷:羽泽

“严禁通行”


推进之王:千米

📷:羽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