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格蕾

39535浏览    646参与
阿信__第六卷真好看
格蕾,极巨化——! ……不。只...

格蕾,极巨化——!

……不。只是在cosKingprotea小姐为她庆生的普通格蕾亲而已。

但是我ccc联动复刻真的没有抽到她啊)

是我立了个她实装就给她氪20单的flag的关系吗

格蕾,极巨化——!

……不。只是在cosKingprotea小姐为她庆生的普通格蕾亲而已。

但是我ccc联动复刻真的没有抽到她啊)

是我立了个她实装就给她氪20单的flag的关系吗

阿信__第六卷真好看

3月32日部分卡面更改。


-

没想到要愚人节了,我冲)

3月32日部分卡面更改。



-

没想到要愚人节了,我冲)

红楼引
今日摸鱼,格蕾,滤镜比我会画系...

今日摸鱼,格蕾,滤镜比我会画系列

今日摸鱼,格蕾,滤镜比我会画系列

限量版好帅比科爷
【斯芬灰】管家斯芬&times...

【斯芬灰】管家斯芬×格蕾小姐的小片段

脑洞:格蕾小姐被委托前往深山里的山庄调查,她遇见了打理这里的金发管家斯芬

————————————

昏暗的走廊前方,传来了让人咔哒咔哒的机械声。

Lady,容我向你作些要求,接下来这段路可能会有些不好的东西出现,请跟紧我,不要离我太远。
嗯。
也请不要紧张,如果不能从容地把客人送到客房,那就是我的严重过失了。

【斯芬灰】管家斯芬×格蕾小姐的小片段

脑洞:格蕾小姐被委托前往深山里的山庄调查,她遇见了打理这里的金发管家斯芬

————————————

昏暗的走廊前方,传来了让人咔哒咔哒的机械声。

Lady,容我向你作些要求,接下来这段路可能会有些不好的东西出现,请跟紧我,不要离我太远。
嗯。
也请不要紧张,如果不能从容地把客人送到客房,那就是我的严重过失了。

伪造之物

Fate《赤轮の歌》16

这周依旧是有事的状态,所以熬夜更新了,希望大家喜欢。

本来这章是打算写日常的,但是写之前突然想起来还有一些东西没交代,所以这章只能放弃日常,简单的用三段讲述了一点事情,渴望评论区有互动哦,这样我会很高兴w


第十六章X


NO.1

地点:日本冬木


 今天明明是月曜日,但是绘却总是在走神。

她坐在属于自己的的座位上,手中转着一支笔看似在阅览桌面上平铺的文件,其实思绪已经飘得好远了。周围的同事在狭窄的办公桌间穿梭忙碌着,只有她一个人安静的想着自己的心事。

不过,因为她的那份产品报...

这周依旧是有事的状态,所以熬夜更新了,希望大家喜欢。

本来这章是打算写日常的,但是写之前突然想起来还有一些东西没交代,所以这章只能放弃日常,简单的用三段讲述了一点事情,渴望评论区有互动哦,这样我会很高兴w






第十六章X

 

 

 

NO.1

地点:日本冬木

 

 

 今天明明是月曜日,但是绘却总是在走神。

她坐在属于自己的的座位上,手中转着一支笔看似在阅览桌面上平铺的文件,其实思绪已经飘得好远了。周围的同事在狭窄的办公桌间穿梭忙碌着,只有她一个人安静的想着自己的心事。

不过,因为她的那份产品报告做得很不错,以往严格古板的主任看了以后也赞不绝口,甚至还请客了自己一周的咖啡,但是只有绘自己心里清楚,那份报告出自谁之手。

 

 --------------------------------------------------------------------------------------------------------------------------------------------------------

 

“呃,您是说....圣杯战争是吗、在这个冬木市?”

绘看着面前的金发男人,忍不住被对方的气势压制住了,偷偷的吞咽了一下唾沫。

 

金发的男人半眯着红色的双瞳,动手用木勺搅拌了一下面前木碗里的味噌汤,神情带着一丝嫌弃。

“果然和风早饭不合国外人的口味吗?我去做份三明治吧。”绘忍不住出声问道。

他绝对不喜欢喝吧,毕竟10分钟内都闻了三次了。

“无妨,再磨蹭下去你上班会迟到了,本王也不是顽固不化的人,没必要拖延时间。”

金发男人丢掉了手中的汤勺,拨弄了一下刘海:”怎么说,你都对本王有一点救命之恩,而且本王接下来也确实需要继续待在你家进行休养,所以继续瞒着也没什么意义。但是,你究竟哪里不明白?”

 

 

“大概...全部?....” 绘小声说道。

“那你就只记住一件事为好,那就是冬木市现在并不安全,你要去上班的话也不会阻拦你,但是下了班就赶快回家待着,本王现在并没有找到充沛的魔力补给源,也没有想参加战斗的想法,只打算看着那些家伙们死斗而已。”

男人一口气说完以后,端起汤碗喝了一口汤。

 

“是.....”绘点了点头,“您说您是caster吗、魔术师的意思?”

“本王的职介是caster,真名你暂时不用知道。”金发男人摆了摆手。

“是,那我就出门了,caster先生。”绘从餐桌边站起身,提着背包准备出门。

“喂,杂/修,记得带上这个。”

男人抬手将一个文件袋丢在了女人手上。

“这是!我的产品报告?!”

绘惊讶的看着文件夹里的一沓稿纸,是与自己原先努力想出来的薄薄几张纸完全不能比拟的厚度,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男人。

“本王不介意你把工作带回来做,毕竟可以用来打发无聊。”

男人双手环抱,露出带着恶作剧得逞的表情,看着目瞪口呆并愣在原地的绘。

 

 --------------------------------------------------------------------------------------------------------------------------------------------------------

 

直到回想到这里,绘才长叹一声,脑袋重重的磕在了桌面上。

动静很大,把周围的同事都吓了一跳,但是他们很快又转过头,去继续忙手头的事情了。

主啊,我好像不小心把麻烦的东西捡回家了。

绘白皙的指尖轻轻触碰着挂在脖子上的十字架挂坠,心事重重的做着无意义的祷告。

但是她隐约有着一丝不安。

因为,【圣杯战争】这个词她似乎以前在哪里听过,但是...却一点也回忆不起来。

 

 

 --------------------------------------------------------------------------------------------------------------------------------------------------------

 

 

No.2

地点:英国伦敦

 

 

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在棕色的办公桌上,身体呈现水银色的女仆将泡好的红茶放在了主人手边。

她的主人,一个长相俏丽的金发女子,正坐在办公桌旁处理必要的公务,只是她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

比起面前死气沉沉的文件,还有别的更有意思的事情即将发生.....

而她似乎,就在等着那件有意思的事情,以至于明亮的双眼里透露出了玩味的气息。

‘叩叩叩....’

木质的房门被人敲响,女子放下手中批阅用的羽毛笔,朗声说了一声‘请进’。

“打扰你工作了,莱尼斯小姐。”

一位戴着兜帽的身影探了进来,她的手里举着一个牛皮文件袋:“师父要的资料似乎送到了,我拿来了.....”

“啊啊,辛苦你了,格蕾。”

女子露出一副已经期待很久了的神情,接过牛皮袋随后开始翻阅起里面的资料。

“今天的点心是涂了厚肝酱的压缩饼干,格蕾你也吃一点?”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

带着兜帽的身影点了点头,随即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水银女仆立刻走过来给她倒了一杯红茶。

“话说,师傅和齐格应该已经到达日本冬木了吧?这次让齐格过去陪同真的没问题吗?”

被称呼为‘格蕾’的人、边小口吃着点心,边出声问道。

“嘛,毕竟是兄长大人自己的意思,为了和尤格多米雷尼亚家族保持友好往来,带着他们赠送的人造人做随从可是明智之举,而且齐格还是拥有魔术回路的人造人。”

似乎是翻阅到了有趣的内容,莱尼斯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这回参加的御主还真有意思!”

“诶?”

“克洛埃家的那个伊登并没有出现令咒,但是却召唤出了从者...难道有两个master?”

莱尼斯手指摩挲着下巴,做出一副思考中的样子。

“伊登.克洛埃,我记得好像是师傅的学生?”

“嘛,不过他其实还有一件事情在时钟塔内部比较出名,不过仅限我亲爱的兄长大人和法政科知道整件事件的详情。”

莱尼斯做出摊手的姿势,就在这时,她手边的电话响了起来,打断了格蕾的继续发问。

 

“喂?啊齐格君,嗯,资料已经送到了,我马上准备邮寄。好的,替我向我亲爱的兄长大人问好,再见。”

 

莱尼斯挂断电话后,水银女仆托里姆将牛皮袋拿走,准备去办邮寄手续。

“对了格蕾,你刚才想问什么?”

到了中场休息的时间,莱尼斯也悠闲的喝起下午茶来。

 

“就是,莱尼斯小姐所说的那个伊登.克洛埃的事情....”

“啊,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本来也与兄长大人无关的,在魔术师家族纷争里很常见就是了,这位少年被他出生的本家进行了绑架和暗杀,用了某种禁术而已,以至于事情闹得没法收场了,所以只能让法政科出面解决了。”

 

“被本家绑架、并暗杀吗?”  

格蕾轻轻的抚摸着杯子,红色的茶汤模糊的倒映着她的脸。

“克洛埃家只是收养他的家族,他的本家是斯图亚特,只可惜这个家族已经没落了,或许叫他伊登.斯图亚特也可以的.....啊、失礼了,我接个电话。”

说着她拿起了手边的电话听筒。

“喂?啊,我是埃尔梅罗......什么?”

对方那头似乎说了什么,只见金发女子脸上的表情、慢慢的阴沉了下来。

 

 

-------------------------------------------------------------------------------------------------------------------------------------------------------- 

 

NO.3

地点:日本冬木

 

银发红瞳的人造人放下了手中的话筒,走出了公用电话亭,他们现在是在冬木的机场外。

虽然现在是凌晨时分,但是黑色长发的男人因为在飞机上已经睡过一觉的缘故,所以还算是有精神的,只是疲惫似乎没法一次性消除完,他黑色的镜框下,眼角依旧显现着乌青。

“资料很快就能邮寄过来了。”

齐格向坐在长椅上的男人转达了莱尼斯的话,男人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并有些破坏形象的伸了个懒腰:“冬木市啊,还真是有段时间没来了...”

见他双眼里浮现出怀念的神色,齐格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老师,我们接下来做什么?您需要吃饭吗?”


长发男人点了点头,面无表情的站起身:“这种时候也不指望有咖啡厅还在营业了,只能去吃Family Restaurant了吧。”

 

“Family Restaurant?”

人造人对这个新名词有些陌生,他不由得出声重复了一遍。

“就是大众餐馆。”长发男人耐心的解释道,虽然他也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但是目前也没别的去处了。

 

 -------------------------------------------------------------------------------------------------------------------------------------------------------

 

当他和齐格在大众餐馆解决完意大利面和三明治,喝着饭后茶水的时候,

店内电视机播放的一则新闻引起了他的注意。

 

 

{近日在柳洞寺附近发现不明身份的被害人,现已经确认国籍为外国人。}

 

 

看到这里,男人的眉头再次紧紧纠结起来。

 

“在冬木市出现外国被害人....在这个时间段,是巧合吗?”

 

似乎也觉察出了异常,齐格捧着瓷器茶杯,小声问道。

 

“具体情况,只能去当地的警察局问一下了,走吧。”

 

说完,黑发男人拎起放置在一旁的酒红色大衣,推开餐厅的玻璃门,齐格提着两人的行李紧跟了上去。

 

 

 

 

 

 

 

 

 

 

 

第十六章完





清叶
要是官方出了大正的灵衣就好了...

要是官方出了大正的灵衣就好了

事件簿好文明啊!( ;´Д`)

要是官方出了大正的灵衣就好了

事件簿好文明啊!( ;´Д`)

差域
是给阿信印抽奖挂件的小格蕾🌸

是给阿信印抽奖挂件的小格蕾🌸

是给阿信印抽奖挂件的小格蕾🌸

竹取焖土豆儿
稿子! 这样的50r这样约稿开...

稿子!

这样的50r这样约稿开放中()

稿子!

这样的50r这样约稿开放中()

竹染紫茗

死讯

努力的找了一上午fsf的小说结果毫无成果,于是去补了漫画。

灵感来源于和 @您所查看的用户不在服务区 的聊天

只是个渣渣的小短篇,是我还没有写好的一个正剧向的长篇的番外

当然独立使用也OK

第一人称是个中国留学生

部分偏差请原谅

以下

——————————————————

双休的最后一天,我在时钟塔的图书馆里看书复习,周围人并不多。

书本翻到最后一页,我把它合起,放回书架。


我拿着借来的书,准备回宿舍,路上遇到了法政科的化野小姐,她拿着一份文件。

这位让人头疼的女士见到我轻轻的笑了,并且叫住了我。

“请问什么事吗,化野小姐?”我问她,并且突然想...

努力的找了一上午fsf的小说结果毫无成果,于是去补了漫画。

灵感来源于和 @您所查看的用户不在服务区 的聊天

只是个渣渣的小短篇,是我还没有写好的一个正剧向的长篇的番外

当然独立使用也OK

第一人称是个中国留学生

部分偏差请原谅

以下

——————————————————

双休的最后一天,我在时钟塔的图书馆里看书复习,周围人并不多。

书本翻到最后一页,我把它合起,放回书架。


我拿着借来的书,准备回宿舍,路上遇到了法政科的化野小姐,她拿着一份文件。

这位让人头疼的女士见到我轻轻的笑了,并且叫住了我。

“请问什么事吗,化野小姐?”我问她,并且突然想起了跑去美国参加圣杯战争的弗拉特,也许是她今天和服上的花纹的色彩宛如那双蓝色的眼睛。

“啊,你知道君主埃尔梅罗二世此刻在那吗?”她问。

“老师的话.........办公室吧。您找他有什么事?”我回答了她。

“一点小事。”说完,她轻轻巧巧的走了。

“.......”她真的十分擅长勾起人的好奇心,我改变了回宿舍的计划,跟着她向办公室走去。

我相信她肯定发现了我,但是并没有叫我离开,那便说明,我可以知道这件事。

也许.........


我还是选择了站在了办公室外,以魔术辅助使自己能听清她和老师的对话。

“这是...........”

“关于死去却又没有立下遗嘱的魔术师的死亡问题文书,一般是交由他最亲近的长辈填写。”

“!所以是...”

“您教室里那位去参加了圣杯战争的学生,死了哦。”

听到这的我终于忍不住的打开了门冲了进去。化野菱理,这个给老师带来了弗拉特死讯的女人依然保持得体的微笑,像来时一样轻轻巧巧的离开。我真想问她为何还笑得出来,可是下一刻我想起了这就是魔术师。她是位真正的魔术师,并且与埃尔梅罗教室没有什么关系。自然,她不会,亦不需要去流泪。

“那个........笨蛋..........”老师发出了破碎的声音,他低着头,没有再说话了。

“老师?”我走近,看到他正在流泪。

他很痛苦。

他在流泪。

文书已经被放到一旁。

我离开了。

他不会在学生面前,露出最脆弱的模样。


今天下午老师强撑着把课讲完了,尽管有几个专有名词说错了,但还是很快改了过来。

今天的作业布的也不多。


埃尔梅罗二世回到了家,格蕾已经帮忙把晚饭做好,待吃完晚饭洗完碗后,格蕾主动的离开了。

门被关上了,听声音估摸着格蕾和亚德已经远去,埃尔梅罗二世便去工作。

他坐在书桌前,麻木的工作,最后凌晨约两三点时,他终于把文书拿了出来,像往常一样的认真,仿佛这只是一份普通的报告。

他的眼睛干涩疼痛,他也突然想起曾有一只出了车祸的小猫窝在他的腿上,鲜血渗出,渗透进了他的衣服,格蕾想了很多办法都不能把那块血渍给清理掉。

如今他的学生死去了,他在这报复性的工作与熬夜,透支着自己的身体健康。

如果,当初再拦着他一点...........

如果,没有把那份赠品给他..........弗拉特.........肯定把当成我给他购买的圣遗物了............

如果............

埃尔梅罗二世呜咽起来,他费尽心力看完了文书并签了字,然后无法支撑自己似的跌跌撞撞的倒在了沙发上。

“Rider啊.........我该......到底怎么办才好..........”

他最终无法抵御身体迫切需要休息的渴求,紧紧皱着眉,坠入梦乡。

恶意涌了上来,在他的梦中把他包裹,奸笑着要让他沉沦坠落,他也无力去抵抗,在梦里也得不到安稳。

突然的海风拂过,他坠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那些恶意被驱散了,被赶跑了,拼命的离去,似乎感知到可怕的事物而迅速退散。

“小子,不必太勉强自己了。”

“你做的已经很好了。”


迷迷糊糊中他听到了熟悉的声音,然后他离开了梦境,只余一片安静的黑暗,他的眉舒展开来,却又流下泪来,但并没有苏醒。

“Rider.......”他终于在睡梦中喃喃出声,眼角滑下一行清泪。


————————————————————

我为我的渣感到绝望。

ひきがや はちまん

永恒的羁绊①

轻拂的微风,湿润的空气,浅灰的墙壁,熟悉的小路。

一切都如往常一般,我和师父从那狂欢盛宴般的列车之旅回来后,与先前并无差异,只是我们间的隔阂似乎在逐渐瓦解。

我走在人群之中,尽管还是清晨,但马路上却早已络绎不绝。虽然已经来了许多次,但这结界却依然令我感到不适。

眼前的房屋因屋主人的懒惰早已布满了爬山虎,很难想象这是时钟塔大名鼎鼎的十二君主之一的屋舍。若是莱妮丝小姐在这里,必然会毫不留情的讽刺吧。

我缓缓地推开门,轻轻地迈着步子,为了不打扰楼上正在熟睡中的师父。在楼梯的转角,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早安,莱妮丝小姐。”

“早啊,格蕾。”

对方面带着微笑看着我,赤红的眼瞳中是看不...

轻拂的微风,湿润的空气,浅灰的墙壁,熟悉的小路。

一切都如往常一般,我和师父从那狂欢盛宴般的列车之旅回来后,与先前并无差异,只是我们间的隔阂似乎在逐渐瓦解。

我走在人群之中,尽管还是清晨,但马路上却早已络绎不绝。虽然已经来了许多次,但这结界却依然令我感到不适。

眼前的房屋因屋主人的懒惰早已布满了爬山虎,很难想象这是时钟塔大名鼎鼎的十二君主之一的屋舍。若是莱妮丝小姐在这里,必然会毫不留情的讽刺吧。

我缓缓地推开门,轻轻地迈着步子,为了不打扰楼上正在熟睡中的师父。在楼梯的转角,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早安,莱妮丝小姐。”

“早啊,格蕾。”

对方面带着微笑看着我,赤红的眼瞳中是看不见的深邃,她嘴角的笑意不禁令我拉低了兜帽。

“你还戴着那个帽子啊,明明有个可爱的脸蛋,那个家伙也真是的。”

“这不能怪师父,他并没有错。”

“只因这是被诅咒的面庞……”

我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一旁的莱妮丝小姐并没有太在意,只是默默地注视着我,我不清楚她想到了什么,只是这短暂的寂静令我安心。

“他已经醒了,你进去吧。”

有些冰冷的声音将我拉回了现实,我整理了一下斗篷,用兜帽遮住了自己的脸。

朴素的木门被推开,布满灰尘的地板上,游戏机和书籍随处堆放,一脸倦意的师父躺在沙发上,似乎早已知晓我的到来。

“师父,早上好。”

面前的那个人只是点头示意,但这却已让我十分安心。

不知为什么,每次见到眼前的这个人,总是会有一种从所未有的家的感觉,那么的舒适,那么的令人无所顾虑,但这脆弱的羁绊又能维持到何时呢?

我不知道,但是我想自己并不期待这一天的到来。我说不出来是为什么,只是觉得不想离开师父,想要继续沉浸在这不变的日常当中,就像家人一样。

师父带着些许的睡意走到了办公桌前,我跟着走到了椅子后面,熟练地握起长发,有条不紊地梳理着。纹理分明的木桌上堆叠着大大小小的资料,早已干涸的马克杯中残留着咖啡的香气。看来昨晚师父一定是熬了夜,我凝视着这张算不上英俊的面庞,岁月所留下的痕迹一览无余,眼角黑色的印迹越发地加重。

细长的黑发在我的指尖摩擦,无法言喻的感觉在心中蔓延,不禁令我逐渐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怎么了吗,格蕾?”

“不,并没有什么……”

我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一步,以微弱的声音回答道。

“你是我的弟子,如果有什么可以和我说。虽然我可能做不到什么,但既然我将你从那里带了出来,我必然会对你负起责任。”

他转过身来,脸上满是坚定而又决绝的神色。明明是那么的的熟悉,但从未有过的一种情感在我心中肆虐。

一直都是这样,他为我的灰色世界带来了光明。明明作为魔术师是那样的脆弱,但他的身影从初次见面就已令我感到高大,他给予了我太多太多,这些都是我从来没有感受过的。无论是莱妮丝小姐,还是斯芬或是弗兰特,能遇见他们都是因为师父。虽然早已不记得当时自己为何会跟随他,但我相信我并不会对自己当时的决定而感到后悔,因为它使我第一次感受到了生命所带来的喜悦与希望。

“这算是求婚吗?”

一个讥讽的声音从我的右手上传来,我害羞的拉低了兜帽,默默地走到角落旁,放下了隐藏在斗篷中的铁笼。

“等等,格蕾,啊啊啊”

我拼命的挥舞着右臂,伴随着刺耳的惨叫声的还有铁链互相碰撞的声音。一旁的师父低下了头,似乎在思索着什么。我却无心顾及这些,亚德的哀求渐渐在我脑海中淡去,我回味着那不知名的情感,根本无法理解这莫名的悸动。

窗外的枫叶渐渐飘落,随着风儿在空中不住地摇晃,不知会飘向何方。

 


A酱一口甜血涌上喉咙说

《奇迹的价格是1便士》

OOC警告,人物有私设,轻微格蕾队长×贾斯敏

第七卷49章的扩展脑洞,共4P

《奇迹的价格是1便士》

OOC警告,人物有私设,轻微格蕾队长×贾斯敏

第七卷49章的扩展脑洞,共4P

冬木瓦斯处理人Lui
【斯芬心中一直有道填不满的沟壑...

【斯芬心中一直有道填不满的沟壑,而在他嗅到格蕾的气味时,这道沟壑才终于被填上】

狗狗和格蕾好真啊,什么时候才能看到他们在一起呢呜呜呜

【斯芬心中一直有道填不满的沟壑,而在他嗅到格蕾的气味时,这道沟壑才终于被填上】

狗狗和格蕾好真啊,什么时候才能看到他们在一起呢呜呜呜

NiimiOmega
拿手机自带的滤镜调了调 上色....

拿手机自带的滤镜调了调



上色...随缘吧(逃

拿手机自带的滤镜调了调




上色...随缘吧(逃

Landis✦
「格蕾/仿漫画风格」 画了一下...

「格蕾/仿漫画风格」

画了一下午完成

是类似漫画风格的

嘿嘿嘿

格蕾真可爱阿


「格蕾/仿漫画风格」

画了一下午完成

是类似漫画风格的

嘿嘿嘿

格蕾真可爱阿




窝只是一个普通的喵喵人

【COS】君主·埃尔梅罗二世事件簿-格蕾 FGOfes

19年9月的fgo fes

遇到好多coser好开心嗷,还遇到了野生的师父和妹妹,希望有一天能约正片

摄影感谢假先生

还翻唱了ED,是我人生点击量最高的一首歌了,网易云戳

https://music.163.com/#/song?id=1378916759

B站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59855029/

【COS】君主·埃尔梅罗二世事件簿-格蕾 FGOfes

19年9月的fgo fes

遇到好多coser好开心嗷,还遇到了野生的师父和妹妹,希望有一天能约正片

摄影感谢假先生

还翻唱了ED,是我人生点击量最高的一首歌了,网易云戳

https://music.163.com/#/song?id=1378916759

B站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59855029/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